总目录 当前:孔雀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四十一卷目录

 孔雀部汇考
  孔雀图
  春秋纬〈元命苞〉
  南中志〈孔雀出产〉
  酉阳杂俎〈孔雀尾毛 雷声而孕〉
  北户录〈孔雀媒〉
  太平广记〈交趾人养孔雀〉
  桂海禽志〈浴沙〉
  埤雅〈孔雀〉
  尔雅翼〈孔雀〉
  茅亭客话〈寄孔雀书〉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血主治 发明 屎气味 主治 尾气味〉
 孔雀部艺文一
  孔雀赋〈有序〉      魏杨修
  孔雀赋           钟会
  孔雀赋〈有序〉     宋林希逸
  孔雀赋〈有序〉      明贝翱
  孔雀赋〈有序〉      张治道
 孔雀部艺文二〈诗〉
  孔雀〈有序〉      唐武元衡
  和武相公感韦令公旧池孔雀 白居易
  和武相公咏韦太尉所养孔雀  韩愈
  和武门下伤韦令孔雀     王建
  和孙朴韦蟾孔雀咏     李商隐
  孔雀            薛能
  孔雀            李郢
  赋孔雀送魏殊      宋梅尧臣
  邻家孔雀         刘克庄
  孔雀图          明胡俨
 孔雀部纪事
 孔雀部杂录
 鹧鸪部汇考
  鹧鸪图
  禽经〈鹧鸪〉
  古今注〈鹧鸪飞〉
  北户录〈鹧鸪鸣声〉
  酉阳杂俎〈鹧鸪飞〉
  桂海禽志〈鹧鸪可食〉
  埤雅〈鹧鸪〉
  琅嬛记〈内史花豸〉
  闽部疏〈闽食鹧鸪〉
  本草纲目〈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脂膏主治〉
 鹧鸪部艺文一
  哀鹧鸪赋〈有序〉    宋梅尧臣
 鹧鸪部艺文二
  山鹧鸪词         唐李白
  听吹鹧鸪          许浑
  鹧鸪啼          韦应物
  山鹧鸪          白居易
  放鹧鸪词         柳宗元
  鹧鸪词           李涉
  又             前人
  九子坂闻鹧鸪       李群玉
  鹧鸪            郑谷
  侯家鹧鸪          前人
  鹧鸪词           李益
  放鹧鸪           罗邺
  放鹧鸪           崔涂
  鹧鸪            韦庄
  鹧鸪            徐夤
  闻鹧鸪          宋张咏
  咏零陵李宗古居士家驯鹧鸪 黄庭坚
  行不得哥哥〈禽言〉    刘学箕
  麦熟也哥哥〈禽言〉     姚勉
  行不得也哥哥〈禽言〉   邓光荐
  禽言           任士林
  禽言            桂𤩰
  鹧鸪篇          元马臻
  山鹧鸪          明刘基
  又             前人
  又             前人
  鹧鸪图          李东阳
  鹧鸪            王恭
  丁丑道中闻鹧鸪       戴冠
  行不得也哥哥        丘浚
  鹧鸪            杨基
 鹧鸪部纪事
 鹧鸪部杂录

禽虫典第四十一卷

孔雀部汇考

释名



孔雀《春秋元命苞》   都护《茅亭客话》
越鸟《本草纲目》    南客《本草纲目》
摩由逻《本草纲目》

孔雀图


《春秋纬》《元命苞》

火离为孔雀。

《南中志》《孔雀出产》

云南郡有上方下方夷出孔雀。常以二月来翔,月馀而去。
南里县有孔雀。
宁州之极西南有孔雀。

《酉阳杂俎》《孔雀尾毛》

孔雀尾端一寸,名珠毛。

《雷声而孕》

《释氏书》言:孔雀因雷声而孕。

《北户录》《孔雀媒》

雷罗数州收孔雀雏养之,使极驯。扰致于山野间,以物绊足,傍施罗网。伺野孔雀至,则倒网掩之无遗。一说孔雀不匹偶,但音影相接便有孕,如白鹢雌雄相视则孕。或曰雄鸣上风,雌鸣下风亦孕。见《博物志·宋纪》曰:孝武大明五年,有献白孔雀为瑞者。愚按《说文》曰:率鸟者,系生鸟以来之。名曰,字林音。由今猎师有𤩰也。淮南《毕万术》曰:鸡鸺致鸟。注云:取鸡鸺折其大羽,绊其两足以为媒。《博物志》云:鸺鹠一名鸡鸺。

《太平广记》《交趾人养孔雀》

交趾郡人多养孔雀,或遗人以充口腹,或杀之以为脯腊。人又养其雏为媒,旁施网罟,捕野孔雀。伺其飞下,则牵网横掩之,采其金翠毛,装为扇拂。或全株,生截其尾,以为方物。云,生取则金翠之色不减。

《桂海禽志》《浴沙》

孔雀生高山乔木之上,人探其雏育之。喜卧沙中,以沙自浴,呴呴甚适。雄者尾长数尺,生三年尾始长,岁一脱尾,夏秋复生羽。不可近目,损人。饲以猪肠及生菜,惟不食菘。

《埤雅》《孔雀》

《博物志》云:孔雀尾多变色,或红或黄,喻如云霞,其色无定人。拍其尾则舞,尾有金翠。五年而后成,始生三年,金翠尚小。初春乃生,三四月后复凋,与花萼俱衰荣。雌者不冠尾,短无金翠。人采其尾以饰扇拂,生取则金翠之色不减。南人取其尾者,握刀蔽于丛竹潜隐之处,伺过急斩其尾。若不即断,回首一顾金翠无复光彩。性颇妒忌,自矜其尾。虽驯养已久,遇妇人童子服锦綵者,必逐而啄之。每欲山栖,先择置尾之地。故欲生捕者候雨甚往擒之,尾沾而重不能高翔。人虽至,且爱其尾,不复鶱扬也。《岭表异录》云:孔雀翠尾自累其身,比夫雄鸡自断其尾无所称焉。《说苑》曰:君子爱人,辩士爱口,孔雀爱羽,虎豹爱爪,此之谓也。今画史虽妙善花鸟,犹惮为此物,盖其金翠生动,染色有不能似者。《太元礼首》曰:孔雁之仪利用登于阶言,孔有文雁有序,而其象皆中礼,故利用登于阶也。《盐铁论》曰:南越以孔雀珥门户,昆山之旁以璞玉抵乌鹊。此言贵生于少,贱生于所有。《老子》曰:知我者希,则我者贵。岂虚言哉,孔雀亦与蛇偶。《禽经》曰:鹊见蛇则噪而贲,孔见蛇则宛而跃。

《尔雅翼》《孔雀》

孔雀生南海,盖鸾凰之亚尾。凡五年而后成,长六七尺,展开如车轮,金翠煜然。始春而生,至三四月复凋,与花萼俱荣衰。羽属之最华辉者。故元命苞言火离为孔雀,然尤自珍爱。遇芳时好景,闻弦歌必舒张翅尾,眄睐而舞。盖物之能自爱者,如鸾自歌凤自舞也。群飞数十为偶,南人收其雏养之,使极驯。扰寘山间,以物绊足,傍施罗网掩之无遗者。周成王时,方人常献列于王。会及汉文帝时,赵佗亦以为献。《九歌》称孔盖兮翠旌,以为神明之饰。魏文帝亦尝诏以于阗所上尾万枚为金根车盖,今越人以珥门户。

《茅亭客话》《寄孔雀书》

愚友人左侍禁辛贻显为容宜廉白等州巡检,因寄一孔雀雏西南相去万里,蜀人固未尝睹之,诚可爱也。书云:所属郡邑山中多孔雀焉。雌者尾短无金翠,雄者尾大而绿光翠夺目。孔雀生者为贵,为妇人首饰及扇拂之类。或生擒获者,饷馈如京洛间。鹅雁以充口腹,其味亦如之。南海有一士人尝养一只,仆夫告云:蛇盘孔雀,且恐毒死。士人急令救之,其仆回但笑而已。士人怒之,其仆告曰:蛇与孔雀偶,有得其卵者,使鸡抱伏即成,其名曰:都护。初年生绿毛,二年生尾,生小火眼,三年生大火眼,其尾乃成矣。孔雀每至晴明轩翥其尾,自回顾视之,谓之朝尾。须以一间房前开窗牖,面向明方,东西照映。向里横一木架令栖息。其性爱向明,不在地止。日饲之以米谷豆麦,勿令阙水,与养鸡无异。每至秋夏,令仆夫于田野中拾螽斯、蟋蟀、活虫喂饲之。凡欲喂饲,引于厅事上,令惯见宾客。又盛夏或患眼痛,可以鹅翎筒子灌少生油,以新汲水洗之。如眼不开,则擘口餤之小鱼虾,不尔饿损,及切蒻少许餤之。贵其凉冷,如食有馀则愈。切不可与咸酸物食,食则减精神,昏暗毛色。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孔大也,李昉呼为南客。《梵书》谓之摩由逻。

《集解》

陶弘景曰:出广益诸州,方家罕用。苏恭曰:交广多有,剑南元无。时珍曰:按南方《异物志》云:孔雀交趾、雷罗诸州甚多。生高山乔木之上,大如雁。高三四尺,不减于鹤。细颈隆背,头栽三毛,长寸许。数十群飞,栖游冈陵,晨则鸣声相和。其声曰:都护。雌者尾短无金翠,雄者三年尾尚小,五年乃长二三尺。夏则脱毛,至春复生。自背至尾有圆文五色金翠,相绕如钱。南人生断其尾以为方物,山人养其雏为媒。或探其卵,鸡伏出之,饲以猪肠、生菜之属。闻人拍手歌舞则舞之。《冀越集》云:孔雀虽有雌雄,将乳时登木哀鸣,蛇至即交,故其血胆皆伤人。《禽经》云:孔见蛇则宛而跃者是矣。

《肉气味》

咸凉微毒。
陈藏器曰:无毒。

《主治》

日华曰:解药毒蛊毒。

《发明》

李时珍曰:按《纪闻》云:山谷夷人多食之,或以为脯腊。味如鸡鹜,能解百毒。人食其肉者,自后服药无效,为其解毒也。又《续博物志》云:李卫公言鹅惊鬼,孔雀辟恶,鵁鶄厌火。

《血主治》

日华曰:生饮解蛊毒良。

《发明》

李时珍曰:熊太古言孔雀与蛇交,故血胆皆伤人。而日华及《异物志》言其血与首能解大毒,似不相合。按:孔雀之肉既能解毒,何血独伤人耶。盖亦犹雉与蛇交时即有毒,而蛇伏蛰时即无毒之意耳。

《屎气味》

微寒。

《主治》

《别录》曰:女子带下小便不利。日华曰:治崩中带下,可傅恶疮。

《尾气味》

有毒。
寇宗奭曰:不可入目,令人昏翳。

孔雀部艺文一《孔雀赋》〈有序〉      魏杨修

魏王园中有孔雀,久在沼与众鸟同列,其初至也。甚见奇伟。而今行者莫视临淄侯,感世人之待士,亦咸如此。故兴志而作赋,并见命及遂作赋曰:

有南夏之孔雀,同号称于火精。寓鹑墟以挺体,含正阳之淑灵。首戴冠以饰貌,爰龟背而鸾颈。徐轩翥以俯仰,动止步而有程。

《孔雀赋》钟会

有炎方之伟鸟,感灵和而来仪。禀丽精以挺质,生丹
穴之南垂,戴翠毛以表弁。垂绿蕤之森纚,裁修尾之翘翘。若顺风而扬麾。五色点注,华羽参差。鳞交绮错,文藻陆离。丹口金辅,元目素规。或舒翼轩峙奋迅洪姿,或蹀足踟蹰鸣啸郁咿。
《孔雀赋》〈有序〉宋·林希逸
夫离合聚散悲欢怨怼之情,非必含灵而具识者有之。物亦与有焉。而怀怅恨以相感者,又非必有族类俦侣者也。物亦我,我亦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余往时读《鹦鹉赋》,戚然有动于余心。及今而见斯雀也,形神意趣,高怀远慕,怅然有异于常日。故采其情而为之赋,以解之其辞曰:

猗珍禽之何来,粲五色之华郁。擢双骹于空庭,乃点首而彳亍。角蓬松以特起,尾纷葩而欲秃。循阶除以数步,咮屡俛而不啄。闯长径之迢遥,目四顾而疑愕。虽樊笼之乍解,不振迅而萧索。长引吭以不鸣,类欲诉而寥漠。于是仆本恨人,壮怀易感。对斯禽而眙讶,情遽集于所览。谅中心之有违,乃凭拊而问讯。谓口噤以莫言,请臆对而神应。托元嘿以倾听,爰舒写于篇咏尔。其产遐陬毓下土间,洪涛越重阻。三代唐虞此何处所,更秦历汉侈意宕心。珠崖拓郡,儋象桂林。重译累堠,远极天南。索王府之琛贡,遂徵及于鱼禽。惟斯名之一出,乃委祸而至今。嗟彼巧匠胡为肆,情分雌雄而入画。合姚魏以为屏,曾颜色之足眩。乃晃耀乎丹青,元胡髡。亦以名经侏离乃效予声,又有伶人乐工誇训虫蚁。对华筵之嗢噱,呈薄技而披靡。扬青鞦值翠尾,腾觚爵以为欢,在予心而良耻。于是公子王孙贪奇好异,闻佳名而竞喜,挥金帛以罗致。嗟进献之有时,奈斯求之无已。惟蛮惟猺,以货以市尔。乃缘巉岩而为弋,冠云日以张罝。连柯结蔓以为储,胥苟一目之所暨。昭碧落其焉如离俦失侣,绝母弃雏。怆哀鸣而谁念,竟快意于锥刀之馀。于是委命归穷,飘流万里。闭以雕笼,饲以粟米。宁一饱之足谋,怅吾生之已矣。眷炎路以长怀,感寒燠之殊气。嗟俦匹其奈何,痛天属之暌异。虽五客之相从,亦南北之殊类。遇物感时,相顾垂泪。量陋质之郁臊,岂凫雁之同味。名虽载于陶仙,曰方家之所弃。何品别于咸凉,又见录乎藏器。曾祸福之由生,恨不效雄鸡之断尾。且其岭岫崎崟,林薄蒙密。山风海涛,昼夜豗击。动扤乎林根,濆沫乎崇壁。山妖木魅闪尸于其巅,元猿鼯鼠嘂啸于其侧尔。乃朝飞暮翔群聚卵息,求偶命子节节足足。纵流落而依人,亦羽衣之仙客。是余固不厌于危苦,而无乐于閒逸也。若夫芝栭藻井之华,雕朱镂碧之饰。触之而惊,盼之而惕。物固有所宜,情固有所适。矧才能之何奇,敢无效而素食。长缔思以展转,愈怀慕乎畴昔。情靡乡而不凄,况今夕之何夕。陈情未既戛尔,长鸣有怀馀思。尚托歌声,歌曰:寒月惨兮元云愁,叶窣窣兮虫啾啾。故乡何许兮淹此留,惟圣贤之羁寄兮哲智拘囚。何微禽之足迷兮于天道,而诟尤良。委情以若命兮,奈何乎休。
《孔雀赋》〈有序〉明·贝翱
世传孔雀当巳午时则振翎舒尾若拜舞状,以为朝凤凤为百鸟之王,故曰:孔雀朝王。洪武二十有一年春,予奉教获睹于东圃。凡历二时而后止,因叹夫羽毛之族,犹知有尊上之诚,其去凡禽远矣。或者乃谓闻笙歌弦管则舞,此谬语也。故为之赋,其辞曰:

钜海之南厥生奇禽,离精火德。凤首鸾衿翘翘,修尾团翠错金。朝饮荔支之浦,夕息桄榔之林。蔽芳薄兮戏清阴,濯涟漪兮履嵚崟。顾形影兮矜惜恒,自托于高深则有虞。人见知弋者就获,远近耸观,称文之特乃。饰以雕笼,荐以玉食。踰海陟峤而进乎王国,于是君王悦之。贮之兔苑文杏为巢,木兰为揵。纵游芝田,往来蕙畹。厮迹金涂结情翠幰,衔惠靡报蕴奇思展尔。乃融风应律,春日载阳。百禽流音,杂卉含芳。当丽日之中天,乃奋尾而舒张。翠髻高耸,彩翼旁障。金碧熠耀,绮缬炜煌。乍若槊眊之齐举,复似重麾之再扬。晃兮宝屏植于金殿,烂兮翠衾陈于象床。参差兮扇列乎二十有四,的皪兮钗骈乎十二其行。锦绶不足以为饰,华虫不足以为章。鹬羽不足以为冠,隼尾不足以为裳。乍低乍昂,将翱将翔。或抃或伏,跻跻跄跄。既徘徊而中伫,复旋拱乎四方。讵昡曜于一时,盖致礼于君王。何世俗之淫僻,乃谓有感于笙簧。然后徐敛徐步,去华就素。侍御兴嗟,君王留顾。盖历二时乃复于,故乱曰:枭不仁兮鸷不德,鹤好仙兮鹇好逸。鸡司晨兮有时忒,鹭之洁兮鱼之贼。又曰:鹦能言兮招鹘拳,鸾善舞兮伤自怜。鸑鷟一鸣兮逾千年,鶤鹏高飞兮碍九天。噫此羽族之夥兮,差或短而或长。求忠君而尊上兮,咸不若孔雀之朝王。
《孔雀赋》〈有序〉张治道
嘉靖庚子,余游藩府。见孔雀四,一雄三雌。佳丽閒
雅,珍奇可爱。西北之人不识此鸟,偶一见之目耀神悚。众宾欢赏,余亦叹羡。感异惊奇,触情动兴。惜王不授简才阻,即席归为之赋,以遗同好。辞曰:

值峥嵘之岁暮,游佳丽之仙洲。见南方之奇鸟,立浦屿之清幽。性驯雅而弗惊,色倏爚而寡俦。禀金火以成形,占文章之孔修。怒则危冠,閒则舒体。尾屡变而如云,貌恂恭而有礼。虽宝爱之周身,实珍奇之在尾。金闪灼而浮光,翠缤纷而极斐。步款移于幽木,舞按节而迤逦。屡却顾而自矜,每含情而独喜。见服綵而生嗔,疾文章之夺己。时晦阴以藏形,遇朝阳而刷羽。气纠纠而射人,声鷕鷕而逐侣。离炎方而更珍,非江北而为枳。遂飞鸣于华林,资饮啄于蓬𦬊。信音影而怀生,何伉俪之相比。固中礼之足称,亦明惠之可嘉。虽鹦鹉之能言,何灵表之堪誇。用君子之利登,虚虞人之网罗。金翠之无色,候锋刃之暗加。止则敛云,飞则散霞。鶱扬乱目,丹彩夺花。虽嬉游于宫阙,终怀想乎云霄。望旧乡而延伫,处异域而兴嗟。速故山之群匹,怀岭表之珍池。类南冠之楚囚,魂怔怦而奈何。方其始也。千金勿惜,购自南邦。致不单来,到必叠双。跋山超海,踰岭越江。鸟尊人贱,地远威降。期一毛之不损,庶千金之可偿。保一二于千百,谨存没于毫芒。恐风土之弗宜,虑寒暑之相妨。经年岁而始至,岂日月之可将。载南海之淑质,供北人之奇观。睹闺阁之丽区,美台榭之雕阑。虑龟玉之毁椟,托微命于从官。若乃绮筵初秩,佳宾咸涖。罢丝竹之孔欢,命雅观于禽类尔。乃整步肃容,扬尾戢翅。襄首蹻足,斜盼流视。意象如斯,动止无忌。举喙昂眉,似陈其意。我生何地兮,我处何乡。恨不如鸿鹄一举兮,万里翱翔。华屋非不可以娱乐兮,奈离恨之钻肠。抱幽衷以徙倚,历信美而徬徨。虽极人之观美,徒增己之悲伤。既来路之弗知,又云天之渺茫。不假容而强颜,将何虑而何思。断怀土之素心,忘异域之流离。身鹤凫而为群,心鸾凰而作比。不矜己以为高,每降志而自卑。终惠养以毕命,愿委身而承怡。庶无入而不得,类达人之随时。

孔雀部艺文二〈诗〉

《孔雀》〈有序〉      唐武元衡

西川使宅有韦,太尉时孔雀存焉。暇日因与诸公同玩,座中兼故府宾御兴叹者,久之因赋,是诗用广其意。

荀令昔居此,故巢留越禽。动摇金翠尾,飞舞玉池阴。上客撤瑶瑟,美人伤蕙心。会因南国使,归放海云深。
《和武相公感韦令旧池孔雀》白居易
索莫少颜色,池边无主禽。难收带泥翅,易结著人心。项翠落残碧,尾花销暗金。放归飞不得,云海故巢深。

《和武相公咏韦太尉所养孔雀》韩愈

穆穆鸾凤友,何年来止兹。飘零失故态,隔绝抱长思。翠角高独耸,金华焕相差。坐蒙恩顾重,毕命守阶墀。

《和武门下伤韦令孔雀》王建

孤号秋阁阴,韦令在时禽。觅伴海山黑,思乡橘柚深。举头闻旧曲,顾尾惜残金。憔悴不飞去,重君池上心。

《和孙朴韦蟾孔雀咏》李商隐

此去三梁远,今来万里携。西施因网得,秦客被花迷。可在青鹦鹉,非关碧野鸡。约眉怜翠羽,刮目想金篦。瘴气笼飞远,蛮花向座低。轻于赵皇后,贵极楚悬黎。都护矜罗幕,佳人炫绣褂。屏风临烛扣,捍拨倚香脐。旧思牵云叶,新愁待雪泥。爱堪通梦寐,画得不端倪。地锦排苍雁,帘钉镂白犀。曙霞星斗外,凉月露盘西。妒好休誇舞,经寒且少啼。红楼三十级,稳稳上丹梯。

《孔雀》薛能

偶有功名正俗才,灵禽何事降瑶台。天仙黼黻毛应是,宫后屏帏尾忽开。曾处嶂中真雾隐,每过庭下似春来。佳人为我和衫拍,遣作傞傞送一杯。

《孔雀》李郢

越鸟青春好颜色,晴轩入户看呫衣。一身金翠画不得,万里山川来者稀。丝竹惯听时独舞,楼台初上欲孤飞。刺桐花谢芳草歇,南国同巢应望归。

《赋孔雀送魏殊》宋·梅尧臣

置从南海桄榔林,笼入西州鹦鹉地。耸观翕翼修尾张,鳞鳞团花金缕翠。一身烂熳文章多,引声笙竿奈老何。五侯池馆不可恋,桂树深枝自有窠。

《邻家孔雀》刘克庄

初来毛羽锦青葱,今与家鸡饮啄同。童子有时偷剪翅,主人长日少开笼。峤南岁月幽囚里,陇右山川梦寐中。因笑世间真赝错,绣身翻得上屏风。

《孔雀图》明·胡俨

有鸟有鸟名孔雀,文彩光华动挥霍。修颈昂昂翠羽翘,大尾斑斑金错落。由来丽质产南方,丹山碧水多翱翔。芭蕉花开风正软,桄榔叶暗日初长。忽闻都护啼一声,山中百禽皆不鸣。松篁引韵笙竽奏,顾影徘徊舞翅轻。炎荒暑热时多雨,尾重低垂飞不举。一朝笼养近帘帏,可怜犹妒美人衣。永嘉谢环善写生,画图貌得边鸾清。老眼摩挲石苔紫,浑似枇杷树底行。

孔雀部纪事

《汲冢周书·王会解》:方人以孔鸟。〈注〉亦戎别名孔,与鸾相匹也。
《神仙传》:萧史吹箫,常致孔雀。
《广庄》:齐威王令于国中有能善巧分别者,赐千金。三日而应募者,一人曰:臣之术能分别鸡鹜野鹊。齐王乃命啬夫笼孔雀翡翠百馀,私识其左右前后,遍令阅之。顷之发笼,嘈唼庭下。杂问其处,一无所失。《汉书·南粤王赵佗传》:佗文帝元年献孔雀二双。《西京杂记》:鲁恭王好养孔雀。
《世说》:梁国杨氏子九岁,甚聪慧。孔君平诣其父,父不在,儿出。为设果,果有杨梅。孔指以示儿曰:此是君家果。儿答曰:未闻孔雀是孔子家禽。
魏文帝与群臣诏前于阗王山习所,上孔雀尾万枝,文彩五色以为金根车盖,遥望曜人眼。
《晋公卿赞》:世祖时,西域献孔雀,解人语,弹指应节起舞。
《晋书·陶璜传》:孙皓时,交趾太守孙谞贪暴,为百姓所患。会察战邓荀至,擅调孔雀三千头,遣送秣陵,既苦远役,咸思为乱。
《异苑》:元嘉中,高平檀道济镇浔阳。十二年入朝,与家分别,顾瞻城阙歔欷逾深识者,预知道济之不南旋也。故时人为其歌曰:生人作死别,荼毒当奈何。道济将发舟,所养孔雀来衔其衣,驱去复来,如此数焉。以十三年三月伏诛。
《述异记》:宋武帝大明五年,广郡献白孔雀以为中瑞。《南齐书·文惠太子传》:太子善制珍玩之物,织孔雀毛为裘,光彩金翠,过于雉头矣。
《南史·齐武帝本纪》:武帝年十三,梦人以笔画身左右为两翅,又著孔雀羽衣裳空中飞举。
《佛祖历代通载》:普通元年,帝于禁中筑圆坛,将禀受归戒妙,选德行尤异者为之师,朝议以惠约法。师望高诏至约以礼,逊让不许。夏四月丁巳,帝行问道礼,禀约为师,授具足戒方羯磨。次甘露降于庭,有三足乌、二孔雀历阶驯伏。帝大悦,赐约别号智者。
《魏书·西域传》:龟兹国多孔雀,群飞山谷间,人取养而食之,孳乳如鸡鹜,其王家恒有千馀只云。
《唐书·高祖太穆顺圣皇后传》:窦氏,京兆平陵人。父毅,在周为上柱国,尚武帝姊襄阳长公主,入隋为定州总管、神武公。后生,发垂过颈,三岁与身等。读《女诫》《列女》等传,一过辄不忘。武帝爱之,养宫中,异他甥。时突厥女为后,无宠,后密谏曰:吾国未靖,虏且强,愿抑情抚接,以取合从,则江南、关东不吾梗。武帝嘉纳。及崩,哀毁同所生。闻隋高祖受禅,自投床下,曰:恨我非男子,不能救舅家祸。毅遽掩其口,曰:毋妄言,赤吾族。常谓主曰:此女有奇相,且识不凡,何可妄与人。因画二孔雀屏间,请昏者使射二矢,阴约中目则许之。射者阅数十,皆不合。高祖最后射,中各一目,遂归于帝。画断贞元中,新罗国献孔雀解舞。德宗召边鸾于真武门,写貌一正一背,翠綵生动,金钿遗妍。若运清声,宛应舞节。
《杜阳杂编》:咸通十四年,诏迎佛骨以金银为宝刹,仍用孔雀鹬毛饰其宝刹。
《唐书·地理志》:岭南道厥贡孔翠。
罗州招义郡土贡孔雀。
雷州海康郡土贡孔雀。
爱州九真郡土贡孔雀。
武安州武曲郡土贡孔雀尾。
《环王传》:婆利王姓刹利邪伽,名护路那婆,世居位。缭班丝贝缀珠为饰,坐金榻,左右持白拂孔雀翣。《盘盘传》:盘盘以孔雀羽饰纛。
《拂菻传》:拂菻土多孔雀。
《珍珠船》:李昉慕居易,园林畜五禽,皆以客名,孔雀曰南客。
《宋史·黄伯思传》:伯思尝梦孔雀于庭,觉而赋之,词采甚丽。

孔雀部杂录

《楚辞》:孔盖兮翠旌。〈注〉孔雀之羽为车盖。
《唐书·南蛮骠国传》:凡曲名十有二:九曰《孔雀王》,骠云《桃台》,谓毛采光华也。
《续博物志》:南越以孔雀珥门户,昆山以璞玉抵乌鹊。《墨庄漫录》:孔雀毛著龙脑,则相缀禁中,以翠尾作帚。每幸诸阁,掷龙脑以辟秽,过则以翠尾扫之。皆聚无有遗者,亦若磁石引针,琥珀拾芥,物类相感也。《墨客挥犀》:物有异类交者,孔雀与蛇交,蚯蚓与人斯交。
《桂海禽志》:郡民以鹦鹉为鲊,又以孔雀为腊,皆以其易得故也。此二事载籍所未纪,自余始志之。
《增益经》:孔雀有九德:一颜貌端正;二音声清彻;三行步翔序;四知时而行;五饮食知节;六常念知足;七不分散;八少淫;九知反覆。以此喻比丘之行仪也。《林水录》:咸驩已南,孔雀飞翔,蔽日笼山。

鹧鸪部汇考

释名


越雉《禽经》      怀南《禽经》
逐影《禽经》      《北户录》内史《琅嬛记》     花豸《琅嬛记》

鹧鸪图


《禽经》《鹧鸪》

随阳越雉鹧鸪也,飞必南翥。
《广志》云:鹧鸪似雌雉飞,但徂南不北也。

晋安曰:怀南。
《异物志》云:鹧鸪白黑成文,其鸣自呼,象小雉。其志怀南不北徂也。

江左曰:逐影。
《古今注》曰:南方有鸟名鹧鸪,向南飞。燕人不知有此鸟。

《古今注》《鹧鸪飞》

鹧鸪出南方,鸣常自呼。常向日而飞,畏霜露。早晚稀出,有时夜飞。夜飞则以树叶覆其背上。

《北户录》《鹧鸪鸣声》

衡州南灵鹧鸪,解岭南野葛诸菌毒及辟温瘴。又一名,多对啼。《广志》言鹧鸪鸣云:但南不北。《古今注》云:其鸣自呼。《南越志》云:其鸣自号。杜薄州食之亡厉。惟《本草》说鸣云钩辀格磔。

《酉阳杂俎》《鹧鸪飞》

鹧鸪飞数逐月,如正月,一飞而止于窠中,不复起矣。十二月十二起,最难捕,南人设网取之。

《桂海禽志》《鹧鸪可食》

鹧鸪大如竹鸡而差,长头如鹑,身文亦然。惟臆前白点,正圆如珠,人采食之。

《埤雅》《鹧鸪》

鹧鸪有时夜飞,飞则以木叶自覆其背。古笺云:偃鼠饮河,止于满腹。鹧鸪衔叶,才能覆身。此之谓也。臆前有白圆点文,多对啼。志常南向,不思北徂。《南越志》所谓鹧鸪虽东西回翔,然开翅之始先必南翥,亦胡马嘶北之义也。

《琅嬛记》《内史花豸》

鹧鸪一名内史、一名花豸。

《闽部疏》《闽食鹧鸪》

鸟之异者曰鹧鸪,斑而善啼。可笼畜,味美。闽人为之语曰:山食鹧鸪獐,海食马鲛鲳。

《本草纲目》《集解》

孔志约曰:鹧鸪生江南,形似母鸡。鸣云钩辀格磔者,是有鸟相似。不作此鸣者则非矣。颂曰:今江西闽广蜀夔州郡皆有之,形似母鸡,头如鹑。臆前有白圆点如真珠,背毛有紫赤浪文。时珍曰:鹧鸪性畏霜露,早晚稀出。夜集以木叶蔽身,多对啼。今俗谓其鸣曰:行不得也哥哥。其性好洁,猎人因以竿粘之,或用媒诱取。南人专以炙食充庖,云:肉白而脆,味胜鸡雉。

《肉气味》

甘温无毒。
日华曰:微毒。诜曰:不可与竹笋同食,令人小腹胀。自死者不可食。或言此鸟天地之神,每月取一只飨至尊,所以自死者不可食。

《主治》

《唐本》曰:岭南野葛菌子毒、生金毒及温疟久病欲死者,合毛熬酒渍服之,或生捣汁服最良。日华曰:酒服主蛊气欲死。孟诜曰:能利五脏,益心力聪明。

《发明》

李时珍曰:按《南唐书》云:丞相冯延己苦脑痛不已,太医吴廷诏曰:公多食山鸡鹧鸪,其毒发也,投以甘草汤而愈。此物多食乌头半夏苗,故以此解其毒尔。又类说云杨元之通判广州归楚州,因多食鹧鸪遂病,咽喉间生痈,溃而脓血不止,寝食俱废,医者束手。适杨吉老赴郡邀诊之,曰:但先啖生姜一斤,乃可投药。初食觉甘香,至半斤觉稍宽,尽一斤觉辛辣。粥食入口,了无滞碍。此鸟好啖,半夏毒发耳,故以姜制之也。观此二说,则鹧鸪多食亦有微毒矣。而其功用又能解毒、解蛊,功过不相掩也。凡鸟兽自死者皆有毒,不可食,为其受厉气也,何独鹧鸪即神取飨帝乎。鄙哉,此言也。

《脂膏主治》

苏颂曰:涂手皲瘃,令不龟裂。

鹧鸪部艺文一

《哀鹧鸪赋》〈有序〉    宋梅尧臣

余得二鹧鸪,饲之甚勤。既久开笼肆其意,其一翩然而去,其存者特爱焉。鹧鸪于禽最有名,顷未识也。思持归中州与朋友共玩之。凡养二年,呼鸣日善,罢官至芜湖。一夕为鼠伤死,遂作赋以哀云:

物有小而名著,亦有大而无闻。吾于禽类得鹧鸪兮不群,其音格磔,其羽斓斑,其生遐僻,其趣幽閒。饮啄乎水裔,栖翔乎竹间。往咨罗者求之于野生,致二雏形声都雅,爱之畜之笼之服之。为日已久,言驯熟兮。纵晞朝旭,一逸而不复兮,谓之背德,非我族兮。恋而不去,尤可谷兮。晨啼暮宿,何嗟独兮。固当携之中国,为士大夫之目兮。不意孽鼠事潜伏兮,破笯齧嗉何其酷兮。呜呼。翻飞远逝不为失兮,安然饱食不为福兮。焉知不为名之累兮,焉知不为鬼所瞰而祸所速兮。哀哉,诚不如秃鸧鸮鵩兮,凡毛大躯妖鸣饫腹,何文彩之佳,何名誉之淑。前所谓大而无闻,其自保而自足者与。

鹧鸪部艺文二〈诗〉

《山鹧鸪词》唐·李白

苦竹岭头秋月辉,苦竹南枝鹧鸪飞。嫁得燕山胡雁婿,欲衔我向雁门归。山鸡翟雉来相劝,南禽多被北禽欺。紫塞严霜如剑戟,苍梧欲巢难背违。我今誓死不能去,哀鸣惊叫泪沾衣。

《听吹鹧鸪》许浑

金谷歌传第一流,鹧鸪清怨碧云愁。夜来省得曾闻处,万里月明湘水秋。

《鹧鸪啼》韦应物

可怜鹧鸪飞,飞向树南枝。南枝日照暖,北枝霜露滋。露滋不堪栖,使我夜常啼。愿逢云中鹤,衔我向寥廓。愿作城上鸟,一年生九雏。何不旧巢住,枝弱不得去。何意道苦辛,客子常畏人。

《山鹧鸪》白居易

山鹧鸪朝朝暮暮啼复啼,啼时露白风凄凄。黄茅冈头秋日晚,苦竹岭下寒月低。畬田有粟何不啄,石楠有枝何不栖。迢迢不缓复不急,楼上舟中声闇入。梦乡迁客辗转卧,抱儿寡妇徬徨立。山鹧鸪尔本此乡鸟,生不辞巢不别群。何苦声声啼到晓,啼到晓惟能愁北人,南人惯闻如不闻。

《放鹧鸪词》柳宗元

楚越有鸟甘且腴,嘲嘲自名为鹧鸪。徇媒得食不复虑,机械潜发罹罝罦。羽毛摧折触笼籞,烟火煽赫惊庖厨。鼎前芍药调五味,膳夫攘腕左右视。齐王不忍觳觫牛,简子亦放邯郸鸠。二子得意犹念此,况我万里为孤囚。破笼展翅当远去,同类相呼莫相顾。

《鹧鸪词》李涉

湘江烟水深,沙岸隔枫林。何处鹧鸪飞,日斜斑竹阴。二女虚垂泪,三闾枉自沈。唯有鹧鸪啼,独伤行客心。

《又》前人

越冈连越井,越鸟更南飞。何处鹧鸪啼,夕烟东岭归。岭外行人少,天涯北客稀。鹧鸪啼别处,相对泪沾衣。

《九子坂闻鹧鸪》李群玉

落照苍茫秋草明,鹧鸪啼处远人行。正穿屈曲崎岖路,又听钩辀格磔声。曾泊桂江深岸雨,亦于梅岭阻归程。此时为尔肠千断,定是今宵白发生。

《鹧鸪》郑谷

暖戏烟芜锦翼齐,品流应得近山鸡。雨昏青草池边过,花落黄陵庙里啼。游子乍闻征袖湿,佳人才唱翠眉低。相呼相唤湘江曲,苦竹丛深春日西。

《侯家鹧鸪》前人

江天梅雨湿江蓠,此处香烟是此时。苦竹岭无归去日,海棠花落旧栖枝。春宵思极兰灯暗,晓月啼多锦幕垂。惟有佳人忆南国,殷勤为尔唱愁辞。

《鹧鸪词》李益

湘江斑竹枝,锦翅鹧鸪飞。处处湘云合,郎从何处归。

《放鹧鸪》罗邺

好傍青山与碧溪,刺桐毛竹待双栖。花时迁客伤离别,莫向相思树上啼。

《放鹧鸪》崔涂

秋入池塘风露微,晓开笼槛看初飞。满身金翠画不得,无限烟波何处归。

《鹧鸪》韦庄

南禽无侣似相依,锦翅双双傍马飞。孤竹庙前啼暮雨,汨罗祠畔吊残晖。秦人只解歌为曲,越女空能画作衣。懊恼泽家非有恨,年年长忆凤城归。

《鹧鸪》徐夤

绣仆梅兼羽翼全,楚鸡非瑞莫争先。啼归明月落边树,飞入百花深处烟。避烧几曾遗远岫,引雏时见饮晴川。荔枝初熟无人际,啄破红苞坠野田。

《闻鹧鸪》宋·张咏

画中曾见曲中闻,不是伤情即断魂。北客南来心未稳,数声相应在前村。

《咏零陵李宗古居士家驯鹧鸪》黄庭坚

山鸡之弟竹鸡兄,乍入雕笼便不惊。此鸟为公行不得,报晴报雨总同声。
《行不得哥哥》〈禽言〉刘学箕
行不得,唤阿兄。向晚夕,犹悲鸣。坦坦之途万人履,跛鳖不休跬千里。汝行不上可奈何,日暮途远无蹉跎。
《麦熟也哥哥》〈禽言〉姚勉
晨阴凉润疑秋肃,格磔軥辀叫云木。似催农夫急腰镰,村北村南麦皆熟。屋头场地初雨乾,耞声拍拍儿童欢。田家未敢冀一饱,父老相呼先了官。
《行不得也哥哥》〈禽言〉邓光荐
行不得也哥哥,瘦妻弱子羸㹀驮。天长地阔多网罗,南音渐少北语多。肉飞不起可奈何,行不得也哥哥。

《禽言》任士林

行不得也哥哥,未曙登程日已蹉。腹饥足研可奈何,前山雨暗豺虎多。

《禽言》桂𤩰

行不得也哥哥,千呼万唤奈尔何。黄陵花落暗春雨,湘江水深生素波。奋衣出门天地窄,仗剑欲往旌旗多。行不得,早归来,只今谁埽黄金台。

《鹧鸪篇》元·马臻

鹧鸪鹧鸪,不知春色何负汝,每到春来声更苦。百年不得此身安,尚忆当时在行旅。尔不学大鹏一举,培风两翼如云垂。又不学篱边斥鴳,翱翔飞跃蓬蒿枝。黄陵庙前几春草,空遗怨恨传新诗。江南二月烟花乱,子子孙孙自呼唤。说尽人间行路难,凄风苦雨心肠断。

《山鹧鸪》明·刘基

黄茅垄上雨和泥,苦竹冈头日色低。自是行人行不得,莫教空恨鹧鸪啼。

又             前人

鹧鸪原是岭南音,岭北无人识此禽。南人唱歌过岭去,北人相向泪沾襟。

又             前人

山禽一处一般声,不是乡音便动情。多事江南子规鸟,天津桥上对人鸣。

《鹧鸪图》李东阳

鹧鸪啼处春江绿,日暮西风吹苦竹。相呼相唤不停声,万恨千愁啼未足。有时格磔还钩辀,此声欲断无时休。风低不渡三江水,竹冷先惊八月秋。我家旧在湘南住,犹记曾闻鹧鸪处。不似云安有杜鹃,声声道不如归去。

《鹧鸪》王恭

绿树残春外,双飞锦翼齐。长沙有迁客,莫向雨中啼。

《丁丑道中闻鹧鸪》戴冠

鹧鸪新啼啼且急,草根露重声如塞。昔闻尔名未相识,今闻尔啼长叹息。试问哥哥行不得,何用一身生两翼。罗浮遥遥云似墨,山高水深道多棘。鹧鸪鹧鸪,为尔泪沾臆。

《行不得也哥哥》丘浚

金兵追宋隆祐后至漳赣,几及之。时人有词曰:天晚正愁予,春山啼鹧鸪,盖言行不得也。

行不得也哥哥,十八滩头乱石多。东去入闽南去广,溪流湍驶岭嵯峨。行不得也哥哥。

《鹧鸪》杨基

湘江两岸无茅宇,湘竹阴阴覆江渚。春来未听一声莺,只有鹧鸪啼暮雨。怜渠亦是他乡客,苦向人啼行不得。纵教行得也消魂,那个行人不头白。

鹧鸪部纪事

《西京杂记》:太液池其间多平沙,沙上鹈鹕鹧鸪动辄成群。
《唐诗纪事》:郑谷以鹧鸪诗得名,时号为郑鹧鸪。《梦溪笔谈》:尝有人善调山鹧,使之斗,莫可与敌。人有得其术者,每食则以山鹧皮裹肉哺之,久之,望见其鹧,则欲搏而食之。此以所养移其性也。
《遂昌杂录》:邓中斋先生讳剡字光荐,宋丞相信国公客也。以义行著,其所赋鹧鸪词有曰:行不得也哥哥,瘦妻弱子羸㹀驮。天长地阔多网罗,南音渐少北音多。肉飞不起可奈何,行不得也哥哥。其意可见。

鹧鸪部杂录

《酉阳杂俎》:鹧鸪向日飞。
《异物记》:鹧鸪其志怀南不思北,徂南人闻之则思家。故郑谷诗云:坐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风唱鹧鸪。《搜采异闻录》:鹧鸪性好洁,猎人于茂林间净扫地,稍散谷于上。禽往来行游,且步且啄,则以竿取之。《墨客挥犀》:欧阳文忠常爱林逋诗草泥行郭索,云木叫钩辀之句。文忠以谓语新而属对亲切,钩辀鹧鸪,声也。李群玉诗云:方穿诘曲崎岖路,又听钩辀格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