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三十八卷目录

 鹑部汇考
  鹑图
  鴳图
  诗经〈鄘风鹑奔 魏风伐檀〉
  礼记〈月令 内则〉
  尔雅〈释鸟〉
  春秋纬〈运斗枢 文曜钩〉
  山海经〈西山经〉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禽经〈鴳雀 别雌雄 野义豢搏〉
  埤雅〈鴳 鹑〉
  尔雅翼〈鹑〉
  本草纲目〈鹑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鴳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直省志书〈泽州〉
 鹑部艺文
  题画鹌鹑        明于慎行
 鹑部纪事
 鹑部杂录
 雀部汇考
  雀图
  礼记〈月令 内则〉
  礼纬〈稽命徵〉
  春秋纬〈运斗枢〉
  孝经纬〈左契 援神契〉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古今注〈嘉宾〉
  广志〈安息雀〉
  玉历通政经〈赤雀〉
  述异记〈黄雀〉
  埤雅〈雀〉
  尔雅翼〈雀〉
  中馈录〈黄雀鲊〉
  辍耕录〈白翎雀〉
  格物总论〈雀〉
  本草纲目〈雀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雀卵气味 主治 发明 肝主治 头血主治 脑气味 主治 喙及脚胫骨主治 雄雀屎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蒿雀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脑主治 附方〉
  直省志书〈石门县〉

禽虫典第三十八卷

鹑部汇考

释名

《诗经》     鹌《诗经》注〉《礼记》     鴳《礼记》
鹨天鸙《尔雅》附〉  鴾母《尔雅》
《尔雅》     鶛《尔雅》
《尔雅》     鳼《尔雅》
《尔雅》     罗鹑《本草》
早秋《本草》    白唐《本草》
《本草》     朱衣鸟《泽州志》

鴳图



《诗经》《鄘风·鹑奔》《诗经》《鄘风·鹑奔》

鹑之奔奔,鹊之疆疆。
〈朱注〉鹑鹌属奔奔疆疆,居有常匹飞则相随之貌。

《魏风·伐檀》

胡瞻尔庭,有悬鹑兮。
〈传〉鹑,鸟也。

《礼记》《月令》

季春之月,田鼠化为鴽。
〈注〉鴽,鴾毋。〈疏〉郭氏云:谓鹌也。青州呼鴾毋。舍人云毋作,无谓牟无也。〈陈注〉鹑鹌之属。〈大全〉马氏曰:田鼠化为鴽,则阴类之慝者,还乎阳而其性和也。

《内则》

雉,兔,鹑,鴳。
〈注〉又以鴳为鴽也。〈疏〉公食大夫礼以鴳为鴽。案释鸟云鴽鴾毋。郭氏云谓鹌,李巡云鴽鹌,一云鴾毋。郭景纯云鹌,青州呼为鴾毋。皇氏用贺氏之说鴽。蝙蝠其义未闻。

爵,鴳,蜩,范。
〈注〉皆人君燕食,所加庶羞也。

鹑羹,鸡羹,鴽酿之蓼。
〈注〉酿谓切择之鴽在羹下烝之,不羹也。〈陈注〉鴽不为羹,惟烝煮而已。故不曰羹,此三味皆切蓼以杂和之。

《尔雅》《释鸟》

鹨,天鸙。
〈注〉大如鴳雀,色似鹑,好高飞作声。今江东名之曰天鹨,音绸缪。〈疏〉鹨一名天鸙,音绸缪者。诗豳风云:绸缪牖户。取其音同,故读从之。

鴽,鴾,毋。
〈注〉鹌也,青州呼鴾毋。〈疏〉李巡云鴽鹌,一名鴾毋。田鼠所化者也。月令季春,田鼠化为鴽是也。

鹩,鹑,其雄鶛,牝痹。
〈注〉鹑,鹌属。〈疏〉李巡曰:别雄雌异方之言,鹑一名鹩,其雄名鶛,其牝名痹。郭云鹑鹌属,鹌即上云鴽鴾毋。田鼠所化者,鹑旧云虾蟆所化者也。

鹑子,鳼。鴽子,鸋。
〈注〉别鹌鹑雏之名。〈疏〉鹑之子雏,名鳼。鴽之子雏,名鸋。

《春秋纬》《运斗枢》

机星散为鹑,德义少残。

《文曜钩》

水灭火,故虻螫鴳。

《山海经》《西山经》

昆皋之丘,实惟帝之下都。有鸟焉,其名曰鹑鸟,是司帝之百服。

《汲冢周书》《时训解》

清明又五日,田鼠化为鴽。田鼠不化鴽,国多贪残。

《大戴礼记》《夏小正》

田鼠化为鴽。鴽,鹌也。变而之善,故尽其辞也。鴽为鼠,变而之不善,故不尽其辞也。

《禽经》《鴳雀》

鴳雀啁啁,下齐众庶。
鴳,篱鴳也。雀属众人之象,言多也。

《别雌雄》

鹩鹑雄鶛牝痹。
鹩雀也鹑也二鸟,皆雄者足高,雌者足短。

《野义豢搏》

鴽鹑野则义,豢则搏。
月令曰:田鼠化为鴽。关东谓之鹑,蜀陇谓之循。在田得食鸣相呼,夜则群飞,昼则草伏。驯养之久,见食相搏斗也。

《埤雅》《鴳》

鴳,鴽属也,其品中膳羞,《内则》所谓雉兔鹑鴳是也。庄子曰:穷发之北有鸟焉,其名为鹏。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鴳笑之曰: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此言大小虽殊,安于至足则其于逍遥一也。故虽斥鴳之卑,无羡云鹏而荣,愿有馀矣。盖周之书,方祛羡欲之累。因言鹏翼弥大,而所以笑之者愈小,故前曰蜩,与鸴鸠笑之。后曰斥,鴳笑之也。鴳不木处安矣,故谓之鴳,然又不如燕之燕也。白虎通曰:一谷不升撒鹑鴳,二谷不升撒凫雁,三谷不升撒雉兔。梦书曰:鹑鴳为斗,梦见鹑鴳忧斗辩也。一曰鴳亦雀属,所谓鴳上有尺是也。

《鹑》

鹑无常居,而有常匹。故尸子曰:尧鹑居。庄子曰:圣人鹑居而𪃟食。诗曰:鹑之奔奔,鹊之疆疆。奔奔斗也,疆疆刚也。言鹑能不乱其匹,鹊能不淫其匹。故序云卫人以为宣姜,鹑鹊之不若也。一章曰:我以为兄,兄女兄也。二章曰:我以为君,君女君也。故曰:刺宣姜也。曰:兄者娣刺,宣姜之词。曰:君者妾刺,宣姜之词。诗曰: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鹑小物也,以言在位贪鄙,小禽尚公之如此。庄子曰:吾未尝为牧,而牂生于奥。未尝好田,而鹑生于宎。若勿怪何耶。俗言此鸟性淳憃,不越横草。所遇小草横其前,即旋行避碍。名之曰淳,以此亦其性淳之易熟,故曰鹑也。

《尔雅翼》《鹑》

鹑鸟之谆者,其居易容,其欲易给。窜伏浅草之间,随地而安,故言。上世之俗曰:鹑居而𪃟食也。尾特秃,若衣之短结。传称子夏贫衣若悬鹑。又今有郭公鸟者,名褴褛鸟褴褛,亦衣短秃之名,意相类也。《列子》言蛙化为鹑,《淮南子》云虾蟆为鹑。闻昔至道年中秋间,京师鬻鹑者,积于市枚直二钱。是秋雨水绝无蛙声,人有得于水次者,半为蛙半为鹑。又云鼠亦化鹑。庄子曰:吾未尝好田,而鹑生于宎。司马彪云宎东北隅,一曰东南隅。鹑火之地,故生鹑也。诗鹑之奔奔,刺卫宣姜也。公子顽贲贲者,健斗之貌。鹑性虽谆,然特好斗。今人以平底绵囊养之怀袖间,乐观其斗。大率食粟者,不过再斗。食穄者尤耿介一斗而已。物之小而健无若此者,然鹊虽处高疆疆,然不失其类。鹑虽处下贲贲,然而无慕于高。高下各得其所,以言人之不如也。贲如虎之贲,驹之贲,皆强猛之象。天文东方朱雀之次,有鹑名说者,以为东方苍龙七宿,有角有亢有尾。南方朱雀七宿,有喙有嗉有翼而无尾,取象于鹑。予以《左传》考之,有鹑之贲贲,天策焞焞。火中成军虢,公其奔言鹑火之星,其象亦贲贲,然与诗言鹑鹊者相类。又司马彪以东南隅鹑火地生鹑,则天文之鹑,当与地之鹑相应。然七宿虽无尾,而其次有鹑首鹑火鹑尾又鹑啼。朱雀与苍龙白虎,元武神灵异之物,并列则似不应耿于此。按《禽经》:青凤谓之鹖,赤凤谓之鹑。盖凤昂首长尾而身又赤,故可以应鹑首鹑火鹑尾之象,而与彼龙虎龟蛇相配。鹖冠子曰:凤鹑火之禽,阳之精也。当待识者断之。

《本草纲目》《鹑释名》

李时珍曰:鹑性醇,窜伏浅草。无常居而有常匹,随地而安。庄子所谓圣人鹑居是矣。其行遇小草即旋避之,亦可谓醇矣。其子曰鳼。宗奭曰:其卵初生谓之罗鹑,至秋初谓之早秋,中秋以后谓之白唐。一物四名也。

《集解》

掌禹锡曰:鹑,虾蟆所化也。杨亿《谈苑》云:至道二年夏秋,汴人鬻鹑者,车载积市,皆蛙所化,犹有未全变者。《列子》所谓蛙声为鹑也。宗奭曰:鹑有雌雄,常于田野屡得其卵,何得言化也。时珍曰:鹑大如鸡雏,头细而无尾,毛有斑点,甚肥。雄者足高,雌者足卑,其性畏寒。其在田野夜则群飞,昼则草伏。人能以声呼取之,畜令斗搏。《毕万术》云:虾蟆得瓜化为鹑。《交州记》云:南海有黄鱼,九月变为鹑。以盐炙食,甚肥美。盖鹑始化成,终以卵生,故四时常有之。鴽则始由鼠化,终复为鼠,故夏有冬无。

《肉气味》

甘平无毒。
掌禹锡曰:四月以前未堪食,不可合猪肝食,令人生黑子。合菌子食,令人发痔。

《主治》

嘉祐曰:补五脏,益中续气,实筋骨,耐寒暑,消结热。和小豆生姜煮食,止泄痢。酥煎食,令人下焦肥。宗奭曰:小儿患疳及下痢五色,旦旦食之有效。

《发明》

李时珍曰:按《董炳集验方》云,魏秀才妻病,腹大如鼓,四肢骨立不能贴席,惟衣被悬卧,谷食不下者数日矣。忽思鹑食,如法进之,遂晕剧。少顷雨汗莫能言,但有更衣状,扶而圊小便,突出白液,凝如鹅脂。如此数次,下尽遂起。此盖中焦湿热积久所致也。详《本草》鹑解热结,疗小儿疳亦理固然也。董氏所说如此,时珍谨按鹑乃蛙化,气性相同。蛙与虾蟆皆解热治疳利水消肿则鹑之,消鼓胀盖亦同功云。

《鴳释名》

李时珍曰:鴳不木处,可谓安宁自如矣。庄子所谓腾跃不过数仞,下翔蓬蒿之间者也。张华注《禽经》谓之篱鴳即此,鹌则鴳音之转也。青州谓之鴾毋,亦曰鴳雀。又鳸有九种,此其一也。

《集解》

陈藏器曰:鴳是小鸟鹑类也,一名鴽。郑元注《礼记》雉兔鹑鴳以鴳为鴽,人多食之。时珍曰:鴳,候鸟也。常晨鸣如鸡趋。民取麦行者,以为候春秋。《运斗枢》云:立春雨水,鹑鹌鸣是矣。鹌与鹑两物也,形状相似,俱黑色。但无斑者为鹌也。今人总以鹌鹑名之。按《夏小正》云:三月田鼠化为鴽,八月鴽化为田鼠。注云鹌也。《尔雅》云:鹑子鳼,鴽子鸋。注云:鹌,鹑属也。鴽,鹌也。《礼记》云:鹑羹鴽酿之以蓼。注云:鴽小,不可为羹,以酒蓼酿之,蒸煮食也。据数说,则鹑与鹌为两物明矣。因其俱在田野而形状彷佛,故不知别之。则夫鹑也,始由虾蟆海鱼所化,终即自卵生,故有斑。而四时常有焉。鴳也,始由鼠化,终复为鼠,故无斑,而夏有冬无焉。本原既殊,性疗当别,何可混邪。

《肉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诸疮阴𧏾,煮食去热。

《直省志书》泽州

朱衣鸟出泽州,形如瓦雀,毛羽类丹砂,善鸣。张希周携归,陈继儒以为即古之赤鴳也。

鹑部艺文《题画鹌鹑》明·于慎行

渺彼枋榆翼,丹青画作真。静眠宫草日,閒傍苑花春。顾影骄金距,逢场上锦茵。非同珠树鸟,独用羽毛珍。

鹑部纪事

《国语》:晋平公射鴳,不死,使竖襄搏之,失,公怒,拘将杀之。叔向闻之,夕,君告之。叔向曰:君必杀之。昔吾先君唐叔射兕于徒林,殪,以为大甲,以封于晋。今君嗣吾先君唐叔,射鴳不死,搏之不得,是扬吾君之耻者也。君其必速杀之,勿令远闻。君忸怩,乃趣赦之。
《拾遗记》:宋景公之世,有善星文者,许以上大夫之位,处于层楼延阁之上,以望气象,设以珍食,施以宝衣。其食则有丛庭之鴳,蒸以蜜沬。
《周地图记》:鹑觚县者,秦使太子扶苏及蒙恬筑长城。见此原水浅,因欲筑城。遂以觚爵奠祭,乃有鹑鸟飞升觚上。以为灵异,因以名县。
《晋书·五行志》:赵王伦篡位,有鹑入太极殿,雉集东堂。天戒若曰,太极东堂皆朝享听政之所,而鹑雉同日集之者,赵王伦不当居此位也。诗云:鹊之疆疆,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其此之谓乎。寻而伦诛。《在穷记》:赵大龙以鹑二十枚,奉上老母。
《宋史·王安石传》:有少年得斗鹑,其侪求之不与,恃与之昵辄持去,少年追杀之。开封当此人死,安石駮曰:按律,公取、窃取皆为盗。此不与而彼携以去,是盗也;追而杀之,是捕盗也,虽死当勿论。遂劾府司失入。府官不伏,事下审刑、大理,皆以府断为是。诏放安石罪,当诣阁门谢。安石言:我无罪。不肯谢。御史举奏之,置不问。
《庚溪诗话》:蔡元长京既贵,享用侈靡,喜食鹑。每预蓄养之,烹杀过当。一夕梦鹑数千百诉于前,其一鹑居前,致辞曰:食君廪中粟,作君羹中肉。一羹数百命,下箸犹未足。羹肉何足论,生死犹转毂。劝君宜勿食,祸福相倚伏。观此亦可为饕餮而暴天物者之戒。《宣和画谱》:艾宣,金陵人。善画花竹禽鸟,能傅色晕。淡有生意,扪之不衬。人指其孤标雅致,非近时之俗工所能到。尤喜作败草荒榛野色凄凉之趣,以画鹌鹑著名于时。
《春渚记闻》:张鬼灵,三衢人。其父使从里人学相墓术,忽自有悟见,因以鬼灵为名。蔡靖安世先墓在富春白升岭,其兄宏延鬼灵至墓下视之,谓宏:此墓当出贵人。然必待君家麦瓮中飞出鹌鹑,为可贺也。宏曰:前日某家卧房米瓮中忽有此异,方有野鸟入室之忧。鬼灵曰:此为克应也,君家兄弟有被魁荐者,即是贵人也。是秋安世果为国学魁选。
《金史·五行志》:章宗大定二十九年十二月,密州献白鹑、白雉各一。
《指月录》:杭州慧日,永明延寿。智觉禅师尝习定天台天柱峰下者九旬,有鸟类斥鴳巢衣襵中。

鹑部杂录

《周礼·考工记》:鸟旟七斿,以象鹑火也。
《庄子·逍遥游篇》: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辨也。
《天地篇》:圣人鹑居而鷇食。
《达生篇》:寡闻之民,告以至人之德,譬之若载鼷以车马,乐鴳以钟鼓也,彼又乌能无惊乎哉。
《徐无鬼篇》:未尝好田而鹑生于宎。
《列子·天瑞篇》:田鼠之为鹑也。
若蛙为鹑,得水为𢇍,得水土之际,则为蝇蠙之衣。《吕氏春秋·明理篇》:至乱之化,雉亦生鴳。
《易林》:鹑尾奔奔,火中成军。虢叔出奔,下失其君。《淮南子·齐俗训》:虾蟆为鹑,水虿为〈青蚙也〉,皆生非其类,唯圣人知其化。
《淮南毕万术》:虾蟆得瓜,平时为鹑。
《甘氏星经》:鸟之斗竦其尾,鹑之斗竦其翼。
《潜夫论·交际篇》:鹑鴳群游,终日不休。乱举聚跱,不离蒿茆。
《盐铁论》:今民间酒食,殽旅重叠,燔炙满案,麑卵鹑鴳。《抱朴子·明本篇》:斥鴳挥短翅以凌阳侯之波,非其所堪祇足速困。
《逸民篇》:斥鴳不以蓬榛,易云霄之表。玉鲔不以幽岫,贸沧海之旷。
《名实篇》:窃华名者蝼蜥腾于云霄,失实贾者翠虬沦乎九泉。于是斥鴳凌风以高奋,灵凤卷翮以幽戢。《吴失篇》:背公之俗弥剧,正直之道遂坏。于是斥鴳因惊风以凌霄,朽舟托迅波而电迈。鸳凤卷六翮于丛棘,鹢首滞潢污而不擢。
《广志》:宛鹑大于北鹑,以供御。
《中论·贵言篇》:夫俗士之牵达人也,犹鹑鸟之欺孺子也。鹑鸟之性善,近人飞不峻也,不速也,蹲蹲然似若将可获也,卒至乎不可获。是孺子之所以膝踠足,而不以为弊也。俗士之与达人言也。受之虽不肯,拒之则无说。然而有赞焉,有和焉。若将可寤卒至乎,不可寤。是达人之所以乾唇竭声而不舍也。
《梦书》:鹑鴳为斗,相见怒也,梦见鹑鴳忧斗也。
《两同书》:虽蛤因雀化,而蛤不与雀游。鴽自鼠为,而鴽不与鼠匹,理所异耳。
《清异录》:鹑之为性,闻同类之声则至。熟其性必求鹑之善鸣者,诱致则无不获。自号引鹑为长生网。鹑捕之者多论网而获,故雌雄群子同被鼎俎。世人文其名为族味。
《梦溪笔谈》:四方取象:苍龙、白虎、朱雀、龟蛇。唯朱雀莫知何物,但谓鸟而朱者,羽族赤而翔上,集必附木,此火之象也。或谓之长离,盖云离方之长耳。或云,鸟即凤也,故谓之凤鸟。少昊以凤鸟至,乃以鸟纪官。则所谓丹鸟氏。即凤也。又旗旐之饰皆二物,南方曰鸟隼,则鸟、隼盖两物也。然古人取象,不必大物也。天文家朱鸟,乃取象于鹑,故南方朱鸟七宿,曰鹑首、鹑火、鹑尾是也。鹑有两种,有丹鹑,有白鹑。此丹鹑也。色赤黄而文,锐上秃下,夏出秋藏,飞必附草,皆火类也。或有鱼所化者。鱼,鳞虫龙类,火之所自生也。天文东方苍龙七宿,有角、亢、有尾。南方朱鸟七宿,有喙、有嗉、有翼而无尾,此其取于鹑欤。
《懒真子》:南方朱鸟,盖未为鹑首,午为鹑火,已为鹑尾。天道左旋二十八宿,右转而朱鸟之首在西。故先曰未,次曰午,卒曰巳也。然南方七宿之中,四宿为朱鸟之象。《汉天文志》:柳为鸟咮,星为鸟蝢。张为鸟啄,翼为鸟翼。或问朱鸟而独取于鹑,何也。仆对曰:朱鸟之象止于翼宿,而不言尾。有似于鹑,故以名之。然谓之鹑尾者,常问元城先生。先生曰:盖以翼为尾云。故《甘氏星经》云鸟之斗竦其尾,鹑之斗竦其翼。以此知之。《游宦纪闻》:造化权舆曰:夏雀生鹑,楚鸠生鹗。
《后山谈丛》:颖谚曰:黄鹌口噤乔麦。斗夏中候黄鹌不鸣,则乔麦可广种也。
《汲古丛语》:大鹏尺鴳不同者,形也。而其分各适也,故均谓之逍遥。

雀部汇考

释名

《礼记》     安息雀《广志》
佳宾《古今注》   黄雀《述异记》
白翎雀《辍耕录》  瓦雀《本草纲目》
宾雀《本草纲目》  麻雀《本草纲目》
蒿雀《本草纲目》

雀图


《礼记》《月令》

季秋之月,爵入大水为蛤。
〈陈注〉爵为蛤,飞物化为潜物也。

《内则》

爵,鴳,蜩,范。
〈注〉皆人君燕食,所加庶羞也。

《礼纬》《稽命徵》

祭五岳四渎,得其宜则黄雀见。

《春秋纬》《运斗枢》

瑶光星散为雀。

《孝经纬》《左契》

赤雀者,王者孝则衔书来。

《援神契》

王者奉己俭约,台榭不侈,尊事耆老,则白雀见。

《汲冢周书》《时训解》

寒露又五日,爵入大水化为蛤。爵不入大水,失时之极。

《大戴礼记》《夏小正》

九月:雀入于海为蛤。盖有矣,非常入也。

《古今注》《嘉宾》

雀一名嘉宾,言常栖集人家,如宾客也。

《广志》《安息雀》

安息雀举头高八九尺,张翅丈馀。食大麦,卵如瓮。

《玉历通政经》《赤雀》

赤雀不见,则国无贤。

《述异记》《黄雀》

淮水中黄雀至秋化为蛤,春复为黄雀。雀五百年化为蜃蛤。

《埤雅》《雀》

《雀赋》曰:头如颗蒜,目如擘椒。雀,物之淫者。鼠,物之贪窃者。故诗言雀角鼠牙,以譬彊暴。西方之书以为淫人受果其报。雀鸽鸳鸯雀,固物之淫者也。今鸽喜合,凡鸟皆雄乘雌鸣,此鸟雌乘雄。又雀四时有子,鸽逐月有子。周蒙续崔豹《古今注》曰:九月雀入水不则多淫佚。酒善使人淫佚,故一升曰爵。爵所以戒也,亦取其鸣节足。所以戒荒淫之饮,舟以戒沉湎,爵以戒淫佚,其义一也。先儒图礼以为爵漆赤中,其下刻为雀形,盖雀之制。其上如斛,下为爵形。故汉《律历志》称斛以为其状似爵,以縻爵禄也。爵散之爵出于爵,燕飨之燕出于燕。一则以为法,一则以为戒。先王之禁劝有在于是,故孔子欲学者之多识也。或曰雀状似斛,不为雀形。按《说文》解爵曰礼器也。象爵之形,中有鬯酒。又持之也,则爵为雀形明矣。西方之书曰:雀浴沙受卵。师旷《禽经》曰:雀交不一,雉交不再。又曰:雀以猜瞿,今雀俛而啄,仰而四顾,所谓瞿也。《说文》以为鹰隼之视,误矣。太元曰:明珠弹雀,费不当也。言所用者重,所要者轻。《朝野佥载》曰:叱雀官仓,犹是向公故书之所贵者,意也。《旧说》:鸟雀尾翠上有肉高有冗者,名脂鉼鸟雀。每引觜取脂以涂翅毛,衣则悦泽,雨露不濡。又云:雀争燕巢,御艾置巢中,燕不复顾也。

《尔雅翼》《雀》

雀小隹,依人以居。其小者黄口贪食,易捕。老者黠,难取,号为宾雀。《淮南子》云:季秋后雁来,宾雀入大水为蛤。许叔重释之曰:宾雀者,老雀也。栖宿人家堂宇之间,如宾客。崔豹《古今注》亦云:雀一名嘉宾,其所入之水,盖淮水。故赵简子云:雀入淮为蛤,雉入于淮则为蜃,盖二物皆化于淮水中。故江以鸿止,而鸿从之。淮以雀化,而雀从焉。此雀所以为隹也。或曰:雀入海为蛤,性极多欲,至曛黑辄盲。人至其时用目力不止者,亦得雀盲之疾。性不能为巢,穿屋居之,力能胜燕。或㘅艾于燕巢中,燕弃去则居之。召南之诗曰: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雀鼠善窃而好淫,以喻狂暴之男。屋与墉者,礼之界也。雀之穿屋,以喙不以角。鼠之穿墉,以爪不以牙。狂暴之男所以侵凌贞女,亦不在家之有无也。彼其狂暴之人既至于讼,必且从而自罔。曰:我既有家矣,不应复为此侵凌之事。故贞女从而诘之曰:吾谁问雀角之有无,但问吾屋之何以穿而已。谁问鼠牙之有无,但问吾墉之何以冗而已。谁问汝家之有无,但问何以速我讼于狱而已。盖贞信之教兴,则人辞简而理尽此。召伯之所以化也,雀之字通于爵。古作爵饮之器,以为名象雀之形。中有鬯酒以持之也,所以饮器象爵者,取其鸣节节足足也。其法用铜方尺而以圆其外,旁有庣焉。其上为斛,下为斗。其左耳为升,右耳为合。龠其状似爵,以縻爵禄。盖雀者啄粟之鸟,量起于黄钟之龠,以子谷秬黍中者,千有二百实其龠。故以比云其冠服,则爵弁者冕之次。广八寸,长尺二寸。如爵形前小后大,缯其工似爵头色。其色赤而又微黑,若雀头然。或谓之緅,盖纁而再染。以黑者王之丧涞车,雀饰亦是此色。《春秋运斗枢》曰:瑶光星散为雀。《异苑》魏肇初生,有雀飞入其手,占者以为封爵之祥。

《中馈录》《黄雀鲊》

每只治净,用酒洗,拭乾不犯水。用麦黄红曲盐椒葱丝,尝味和为止。却将雀入匾坛,内铺一层上料,一层装实,以箬盖篾片芊定,候卤出倾去。加酒浸,密封久用。

《辍耕录》白翎雀

白翎雀生于乌桓朔漠之地,雌雄和鸣,自得其乐。

《格物总论》《雀》

雀,小鸟也,常依人。觜颔皆黑,通身毛羽褐色。尾长二寸许,爪趾黄白色。四时有子,其种类不一。有神雀、蒿雀、突厥雀、瓦雀。瓦雀出浙东,其雌雄相感,必一俯一仰。

《本草纲目》《雀释名》

李时珍曰:雀,短尾小鸟也。故字从小从隹,隹音锥,短尾也。栖宿檐瓦之间,驯近阶除之际,如宾客然。故曰瓦雀宾雀,又谓之嘉宾也。俗呼老而斑者为麻雀,小而黄口者为黄雀。

《集解》

李时珍曰:雀处处有之,羽毛斑褐,颔嘴皆黑。头如颗蒜,目如擘椒。尾长二寸许,爪距黄白色,跃而不步。其视惊瞿,其目夜盲。其卵有斑,其性最淫。小者名黄雀,八九月群飞田间。体绝肥,背有脂如披绵。性味皆同,可以炙食,作鲊甚美。按《逸周书》云:季秋雀入大水为蛤,雀不入水国多淫泆。又临海《异物志》云:南海有黄雀,鱼常以六月化为黄雀。十月入海为鱼,则所谓雀化蛤者,盖此类若家雀,则未尝变化也。又有白雀,《纬书》以为瑞应所感。

《肉气味》

甘温无毒。
陶弘景曰:雀肉不可合李食,不可合猪肝食。妊妇食雀肉饮酒,令子多淫。食雀肉豆酱,令子面皯。凡服白朮,人忌之。

《主治》

陈藏器曰:冬三月食之起阳道,令人有子。日华曰:壮阳益气,暖腰膝,缩小便,治血崩带下。孟诜曰:益精髓,缩五脏不足气,宜常食之,不可停辍。

《发明》

寇宗奭曰:正月以前,十月以后宜食之。取其阴阳,静定未泄也。故卵亦取第一番者。颂曰:今人取雀肉和蛇床子熬膏,和药丸服,补下有效。谓之驿马丸,此法起于唐世,云明皇服之有验。时珍曰:《圣济总录》治虚寒,雀附丸用肥雀肉三四十枚,同附子熬膏丸,药亦祖此意也。

《雀卵气味》

酸温无毒,五月取之。

《主治》

《别录》曰:下气男子阴痿不起强之,令热多精有子。孟诜曰:和天雄兔丝子末为丸,空心酒下五丸,治男子阴痿不起,女子带下便溺不利,除疝瘕。

《发明》

陶弘景曰:雀利阴阳,故卵亦然。术云:雀卵和天雄服之,令茎不衰。颂曰:按素问云胸胁肢满者,妨于食。病至则先闻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肢青,目眩,时时前后。血病名血枯,得之年少时。有所大脱血若醉,入房中气竭肝伤,故月事衰少不来。治之以乌鲗鱼骨、藘茹二物并合之,丸以雀卵,大如小豆,以五丸为后饭饮鲗骨汁,以利肠中及肠肝也。饮后药先为后饭。《本草》:三药并不治血枯,而经法用之,是攻其所生所起耳。时珍曰:今人知雀卵能益男子阳虚,不知能治女子血枯,盖雀卵益精血耳。

《肝主治》

肾虚阳弱,圣惠四雄丸用之。

《头血主治》

陶弘景曰:雀盲乃人患黄昏时无所见,如雀目夜盲也,日日取血点之。

《脑气味》

平。

《主治》

孟诜曰:绵裹塞耳治聋,又涂冻疮。
李时珍曰:按张子和方腊月雀脑烧灰,油调涂之亦可。

《喙及脚胫骨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乳癖,每用一具煮汁服,或烧灰米饮调服。

《雄雀屎修治》

日华曰:凡鸟左翼掩右者是雄,其屎头尖挺直。敩曰:凡使勿用雀儿粪,雀儿口黄未经淫者也。其雀苏底坐尖在上是雄,两头圆者是雌。阴人使雄,阳人使雌。腊月采得,去两畔附著者,钵中研细以甘草水浸一夜,去水焙乾用。时珍曰:别录止用雄雀屎,雌雄分用则出自雷氏也。

《气味》

苦温微毒。

《主治》

《别录》曰:疗目痛决痈疽,女子带下溺不利,除疝瘕。陶弘景曰:疗龋齿。苏恭曰:和首生男子乳点目中弩肉,赤脉贯瞳子者,即消神效。和蜜丸服,治症瘕久痼诸病。和少乾姜服之,大肥悦人。藏器曰:痈疖不溃者,点涂即溃。急黄欲死者,汤化服之立苏。腹中痃癖诸块伏梁者,和乾姜桂心艾叶为丸服之,能令消烂。孟诜曰:和天雄乾姜丸服,能强阴消积,除胀通、咽塞、口噤、女人乳肿、疮疡、中风、风虫、牙痛。

《发明》

李时珍曰:雀食诸谷,易致消化。故所治疝瘕积胀痃癖及目瞖弩肉痈疽疮疖咽噤齿龋诸证,皆取其能消烂之义也。

《蒿雀集解》

陈藏器曰:蒿雀似雀,青黑色,在蒿间。塞外弥多,食之美于诸雀。

《肉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食之,益阳道补精髓。

《脑主治》

陈藏器曰:涂冻疮,手足不皲。

《附方》

补益老人,治老人脏腑虚损羸瘦,阳气乏弱。雀儿五只如常,治粟米一合,葱白三茎,先炒雀熟,入酒一合煮。少时入水二盏,下葱米作粥食。〈食治方〉
心气劳伤,朱雀汤治心气劳伤,因变诸疾,用雄雀一只取肉炙,赤小豆一合,人参、赤茯苓、大枣肉、紫石英、小麦各一两,紫苑、远志、肉丹参各半两,甘草炙二钱,半细剉拌匀,每服三钱,用水一盏煎六分,去滓食远温服。〈奇效方〉
肾冷偏坠疝气,用生雀三枚,燎毛去肠,勿洗。以舶上茴香三钱,胡椒一钱,缩砂、桂肉各二钱入肚内,湿纸裹煨熟,空心食之,酒下良。〈直指方〉
小肠疝气,用带毛雀儿一枚,去肠入金丝矾末五钱,缝合以桑柴火煨成炭为末,空心无灰酒服。年深者二服愈。〈瑞竹堂方〉
赤白痢下,腊月取雀儿去肠肚皮毛,以巴豆仁一枚入肚内,瓶固济锻存性研末,以好酒煮黄蜡。百沸取蜡和丸梧子大,每服一二十丸。红痢甘草汤下,白痢乾姜汤下。〈普济方〉
内外目障,治目昏生瞖,远视似有黑花,及内障不见物,用雀儿十个,去翅足觜连肠胃,骨肉研烂,磁石煅醋淬七次,水飞神曲炒青盐肉,苁蓉酒浸炙各一两,兔丝子酒浸三日,晒三两为末,以酒二升,少入炼蜜,同雀盐研膏和丸梧子大,每温酒下二十丸,日二服。〈圣惠方〉
霍乱不通,胀闷欲死,因伤饱取凉者,用雄雀粪二十一粒研末,温酒服,未效再服。〈总录〉
目中瞖膜,治目热生赤白膜,以雄雀屎和人乳点上自烂。〈肘后方〉
风虫牙痛,雄雀粪绵裹塞孔中,日二易之效。〈外台〉咽喉噤塞,雄雀屎末温水灌半钱。〈外台〉
小儿口噤中风,用雀屎水丸麻子大,饮下二丸即愈。〈千金方〉
小儿不乳,用雀屎四枚,末之与吮。〈总微〉
小儿痘,黡白丁香末,入麝少许,米饮服一钱。〈保幼大全〉妇人吹乳,白丁香半两为末,以温酒服一钱。〈圣惠方〉破伤风,疮作白痂无血者,杀人最急。以黄雀粪直者研末,热酒服半钱。〈普济方〉
破决痈疖诸痈,已成脓惧针者,取雀屎涂疮头,即易决。〈梅师方〉
瘭疮作痛,用雀屎燕窠土研末傅之。〈直指方〉
浸淫疮癣洗净,以雀屎酱瓣和研日涂之。〈千金翼〉喉痹乳蛾,白丁香二十个,以沙糖和作三丸,每以一丸绵裹含咽,即时遂愈。甚者不过一丸,极有奇效。〈普济方〉
面鼻酒皻,白丁香十二粒,蜜半两早夜点,久久自去。〈圣惠方〉

《直省志书》石门县

黄雀出排头者,蜡涂软脚为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