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鸭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三十二卷目录

 凫部汇考
  凫图
  诗经〈郑风鸡鸣 大雅凫鹥〉
  尔雅〈释鸟〉
  禽经〈凫杂〉
  毛诗陆疏广要〈弋凫与雁〉
  通志〈水䲹〉
  中华古今注〈凫食〉
  埤雅〈凫〉
  尔雅翼〈凫〉
  琅嬛记〈少卿〉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血主治〉
 凫部艺文一
  江曲孤凫赋〈有序〉    唐王勃
  禽暴           陆龟蒙
  放凫赋〈有序〉     明周是修
 凫部艺文二〈诗〉
  咏单凫         梁简文帝
  咏寒凫           同前
  赋得汎汎水中凫      陈江总
  凫            唐李峤
  白凫行           杜甫
  东飞凫          陆龟蒙
  池上双凫〈二首〉      吴融
  池上双凫          薛涛
  咏凫           宋文同
  题惠崇画秋江凫雁     王庭圭
  汎汎水中凫        李昭𤣱
  冻凫          元贡性之
  柳塘野鸭          虞集
 凫部选句
 凫部纪事
 凫部杂录
 鸭部汇考
  鸭图
  礼记〈曲礼 内则〉
  周礼〈春官〉
  尔雅〈释鸟〉
  博雅〈释鸟〉
  禽经〈水鹜 鹜杂〉
  齐民要术〈养鹅鸭 羹臛法 炙法〉
  补禽经〈鸭〉
  埤雅〈鹜〉
  尔雅翼〈鹜〉
  本草纲目〈释名 正误 集解 鹜肪 气味 主治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头主治 脑主治 血气味 主治 舌主治 涎主治 胆气味 主治 肫衣主治 卵 气味 主治 发明 白鸭通气味 主治 附方〉
  直省志书〈泸溪县 广信府〉
 鸭部艺文一
  野鸭帖         晋王羲之
  蕲茶帖           前人
  斗凫赋           蔡洪
  野鹜赋〈有序〉      齐谢脁
  为晋安王谢赐鹅鸭启    梁刘潜
  斗鸭赋          唐李邕

禽虫典第三十二卷

凫部汇考

释名


《诗经》    鸍《尔雅》
沈凫《尔雅》   晨凫《说苑》
水䲹《通志》   冠凫《尔雅翼》少卿《琅嬛记》

凫图


《诗经》《郑风·鸡鸣》

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朱注〉凫水鸟如鸭,青色,背上有文。

《大雅·凫鹥》

凫鹥在泾。
〈传〉凫,水鸟也。

《尔雅》《释鸟》

鸍,沈凫。
〈注〉似鸭而小,长尾,背上有文。今江东亦呼为鸍。〈疏〉鸍一名沈凫。郭云:似鸭而小,长尾,背上有文。今江东亦呼为鸍。陆玑云:大小如鸭,青色,卑脚短喙,水鸟之谨愿者也。《大雅》云:凫鹥在泾。

凫雁丑,其足蹼。
〈注〉脚指间有幕蹼属相著。

其踵企。
〈注〉飞即伸其脚跟,企直。〈疏〉凫,水鸟也。雁,阳鸟也。蹼犹蹼属相著之谓也,踵脚跟也。凫雁之类,脚指间有幕蹼属相,著飞即伸其脚跟,企直也。

《禽经》《凫杂》

凫鹜之杂。
凫鹜鸭属,色不纯正,故曰杂矣。

《毛诗·陆疏广要》弋凫与雁

凫大小如鸭,青色,卑脚短喙,水鸟之谨愿者也。
凫,《尔雅》云:鸍,沈凫。《郑注》云:似鹜而小,尾白,俗呼水䲹。好没,故曰沈凫。

《通志》水䲹

沈凫似鹜而小,尾白,俗呼水䲹。

《中华古今注》凫食

凫常在海边沙上食沙石,皆消烂,唯食海蛤不消,随其矢出。用为药,倍胜常也。

《埤雅》

庄子曰:凫胫虽短,续之则忧;鹤胫虽长,断之则悲。此言生理至足,无欠无馀。自长非所增,自短非所损也。诗曰: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明星有烂,言小星已不见矣,故于是时相警以夙兴也。盖凫雁常以晨飞,故是诗如此。赋曰:晨凫旦至。此之谓也。亦其弋不射宿,所以为好德。又凫性悫谨,雁有行列而不乱,故刺不说德之诗。乐正言琴瑟,礼正言凫雁,因以微切之尔也。又曰: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加,与元鹤加,加双鶤之加同意。盖弱弓微矢,乘风振之曰弋。故楚人好以弱弓微矢加之,归雁之上。《楚辞》曰: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将泛泛若水中之凫乎。盖沈凫善没,而又容与与波上下,故昔之散人慕焉。

《尔雅翼》

凫似鸭而小,长尾,背上有文。今江东亦呼为鸍。陆玑云:大小如鸭,青色,卑脚短喙,水鸟之谨愿者也。而《说文解几字》云:鸟之短羽,飞几几也。若诗:将翱将翔,弋凫与雁。唐陆龟蒙称冬十月视穫于甫田,夜间往往闻有声,类暴雨而疾至者,一夕凡数四。明讯其氓曰:凫,鹥也。其曹蔽天而来,盖当田之禾,必竭其穗而后去。江之南不能弋罗,常药而得之〈上音篦下音西〉涂枝丛植于陂,一中千万,胶而不飞。然则江东盖未尝弋也。然闻今江南大陂湖中,其说凫者,亦皆以网植两表于水,相去甚近,中网焉。以舟自前驱而逐之,率一获千百辈。则又与龟蒙说异矣。凫所在必贼粱食,古之人亦养之。邹穆公有令:食凫雁必以秕,无得以粟。于是仓无秕,而求易于民,二石粟而得一石秕。故郭氏解《方言》称:今江东有小凫,其多无数,俗谓之冠凫,善飞。王充《论衡》曰:日月一日一夜行二万六千里,与凫飞相类。故王乔以上方所赐舄,假形于凫自叶朝京师焉。《吴地志》曰:石首鱼至秋化为冠凫,凫头中有石也。《方言》曰:野凫甚小而好没水中者,南楚之外谓之鸊鶗。《说苑》:魏文侯嗜晨凫。〈常以晨飞也〉《南越志》:有松凫栖息松间。《周书》:王会凫羽为旌,汉佽飞在上苑中。结缯缴弋,凫雁岁万头。

《琅嬛记》少卿

凫,一名少卿。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凫从几音殊,短羽高飞。貌凫,义取此。《尔雅》云:鸍,沈凫也。凫性好没,故也俗作晨凫。云凫常以晨飞,亦通。

集解

李时珍曰:凫,东南江海湖泊中皆有之,数百为群。晨夜蔽天而飞,声如风雨。所至稻粱一空,肥而耐寒。或云食用绿头者为上,尾尖者次之。海中一种冠凫,头上有冠,乃石首鱼所化也。并宜冬月取之。

肉气味

甘凉,无毒。
孟诜曰:九月以后,立春以前,即中食,大益病人。全胜家者,虽寒不动气。
日华曰:不可合胡桃、木耳、豆豉同食。

主治

孟诜曰:补中益气,平胃消食,除十二种虫。身上有诸小热疮,年久不愈者,但多食之即瘥。
日华曰:治热毒风及恶疮疖,杀腹脏一切虫,治水肿。

血主治

李时珍曰:解挑生蛊毒,热饮探吐出摘元。

凫部艺文一《江曲孤凫赋》〈有序〉    唐王勃

梓州之东南,涪江之所合,有潭焉。周数十步,青壁绝地,绿波澄天。常有孤凫栖荡其侧,飞沈翻唼,而天性不违。嗟乎。宇宙之容我多矣,造物之资我厚矣,何必处华池之内,而求稻粱之恩哉。遂作赋曰:

灵凤翔兮千仞,大鹏飞兮六月。虽凭力而易举,终候时而难发。不如深泽之鸟焉,顺归潮而出没。迹已存于江汉心,非系于城阙。吮红藻,翻碧莲,刷雾露,栖云烟。迫之则隐,驯之则前。去就无失,浮沈自然尔。乃忘机绝虑,怀声弄影。乘骇浪而神惊,漾澄澜而趣静。耻园鸡之恋促,悲塞鸿之赴永。知动息而多方,屡沿洄而自省。故其独泛单宿,全真远致。反复幽溪,淹留胜地。伤云雁之婴缴,惧泉鱼之受饵。甘辞稻粱之惠焉,而全饮啄之志也。

《禽暴》陆龟蒙

冬十月,予视穫于甫里,旱苗离离,年无以支,忧伤于〈集作盈〉怀,夜不能寐。往往有声,类暴雨而疾至者,一夕凡数四。明日讯其氓,曰凫鹥也。其曹蔽天而下,盖田所当之,禾必竭穗而后去。予曰是岂无弋罗者,捕而耗之耶。对曰:江之南不能弋罗,常药而得之。〈上音篦下音西〉涂枝丛植于陂,一中千万。胶而不飞,是药也。出于长沙豫章之涯,行贾货错岁售于射鸟儿。盗兴已来,蒙冲塞江,其谁敢商。是药既绝群凫恣翔,幸不充乎口腹,反侵人之稻粱。予曰嘻,失驭之民化为盗,关梁急征,商不得行。使江湖小禽亦肆其暴,以害民食。古圣人驱害物之民,出乎四裔。况害民之物,乎俾生灵之众,死乎盗,死乎饥,吾不知安用驭为。
《放凫赋》〈有序〉明·周是修
洪武丙子仲春之月,上憩乎东城之台。环罗俊彦,咨询古先。既而有进水凫百馀翼者,毛色鲜华,群匹和辑。悠然兴夫不忍之心,俱放于濠观。其始则纷纷焉,少则濈濈焉,俄而并举翀逝。于是览春光之舒迟,乐物性之得遂,怡怡如也,愉愉如也。召奉祠臣,周是修赋之臣,感夫君德之至仁,及庶类敢不奉扬休命,再拜稽首,赋曰:

猗茫茫之堪舆兮,胡万类之纷敷。维水禽之众美兮,盛莫盛于鹥凫。虽群游之无算兮,非定偶而弗居。泛波涛之浩渺兮,乐沧洲之辽夐。藉软莎而安眠兮,弄轻萍而闲泳。赪其趾而丹凝兮,缟其襟而玉映。性于物而不忮兮,恒恣情乎烟沙。孰虞人之曾识兮,羌潜罗而忽加。爱毛质之绮丽兮,遥将献乎皇家。繄予皇之仁德兮,当览春乎崇台。体阳和之生育兮,澹冲融而舒怀。适筠笼之跪进兮,绚晴光于文绣。既彬彬而戢羽兮,亦肃肃而并咮。启予皇之良心兮,敕俱放乎金濠。始依依而泊浅兮,渐翾翾而升高。交回翔而反顾兮,若感恩而不舍。徐翀飞乎云霄兮,遗馀音乎钜野。何皇心之恻怛兮,由亲亲而仁民。由仁民而及物兮,秩先后而有伦。岂睿鉴于往古兮,实诚中而形外。思高下与洪纤兮,期并育而不悖。惟好生而恶死兮,人与物其同情。何至德之昭明兮,举一视而同仁。观夫若商郊之祝网兮,暨中山之放麛。于禽兽犹有所不忍兮,矧于人而违之。尤异乎华阴之黄雀兮,终衔环而报施。抑尝闻江滨之白龟兮,先伏篆而兆祺。善予黄之深慈兮,泽旁沾乎微物。念苍苍之生灵兮,曷非辜而有忽。嗟群凫之何幸兮,脱万死于斯须。遂重登于寥廓兮,从心性之所如。历漫漫之河济兮,依漠漠之江湖。刷羽仪而再整兮,顾俦匹而相呼。纵物性之或昧兮,将天理之可凭。粤作喜而降祥兮,同影响而足徵。匪麟趾之仁厚兮,又乌致夫驺虞之蕃息。愿扩充乎是心兮,明刑政而不忒。日揄扬于仁闻兮,无一夫之不获。谇曰尔凫之生兮,仁君之恩。倏离鼎俎兮,翱于天门。东西无际兮,南北无垠。网罗交张兮,矰缴相仍。慎尔所止兮,全尔性灵。无或轻投兮,暝渚寒汀。庶永慰乎王心兮,想遐征而孔宁。盍御图而献祯兮,逐韶凤以来庭。彰予皇之至治兮,发咏歌乎词臣。超升平于千载兮,流无穷之德馨。

凫部艺文二〈诗〉《咏单凫》梁·简文帝

衔苔入浅水,刷羽向沙洲。孤飞本欲去,得影更淹留。

《咏寒凫》同前

回水浮轻浪,沙场弄羽衣。眇眇随山没,离离傍海飞。

《赋得汎汎水中凫》陈江总

归凫沸卉同,乱下芳塘中。出没时衔藻,飞鸣忽飏风。浮深或不息,戏广若乘空。春鹦徒有赋,还笑在金笼。

《凫》唐·李峤

飒沓睢阳涘,浮游汉水隈。钱飞出井见,鹤引入琴哀。李陵赋诗罢,王乔曳舄来。何当归太液,翔集动成雷。

《白凫行》杜甫

君不见黄鹄高于五尺童,化为白凫似老翁。故畦遗穗已荡尽,天寒岁暮波涛中。鳞介腥膻素不食,终日忍饥西复东。鲁门鶢鶋亦蹭蹬,闻道如今犹避风。

《东飞凫》陆龟蒙

裁得尺锦书,欲寄东飞凫。胫短翅亦短,雌雄恋菰蒲。

《池上双凫》吴融

碧池悠漾小凫雏,两两依依祇自娱。钓艇忽移还散去,寒鸱有意即相呼。可怜翡翠归云髻,莫羡鸳鸯入画图。幸是羽毛无取处,一生安稳老菰蒲。
其二

双凫狎得傍池台,戏藻衔蒲远又回。敢为稻粱凌险去,幸无鹰隼触波来。万丝春雨眠时乱,一片浓萍浴处开。不在笼栏夜仍好,月汀星沼剩徘徊。

《池上双凫》薛涛

双栖绿池上,朝去暮飞还。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咏凫》宋·文同

双双纹羽弄清漪,全得天真似尔稀。万顷沧波供口腹,一梁寒日晒毛衣。雨归别岛呕唲语,风度前滩翕呷飞。好向中流最深处,等閒休上钓鱼矶。

《题惠崇画秋江凫雁》王庭圭

老崇学画如学禅,中年悟入理或然。长江未落凫雁下,舒卷忽若无丹铅。定自维摩三昧里,半幅生绡开万里。不用并州快剪刀,断取铁围山下水。

《汎汎水中凫》李昭𤣱

泛泛水中凫,上下声相呼。徜徉信波浪,澡濯羞泥污。晴洲漾蘋荇,雨岸眠菰蒲。饮啄亦自足,飞游谁我拘。侯门大池籞,富屋夸庖厨。何惭久垂翅,未愿轻投躯。虽非黄鹄举,幸与白鹭娱。逃烹笑穷雁,啄腐嗟饥乌。三秋熟粱稻,万里开江湖。寄言泽中子,何用张网罗。

《冻凫》元·贡性之

江天岁晚景凄凄,云脚低垂望欲迷。水鸟畏寒飞不起,黄芦枝上并头栖。

《柳塘野鸭》虞集

江南水退秋光浅,风柳参差万丝捲。鸳鸯在梁凫在渚,荡荡扁舟去家远。千艘转海古长策,白粲连江动秋色。断蒲折苇野水阔,烂烂明星且将弋。翠盘擎露夜深寒,玉色亭亭落月残。太液池头黄鹄下,梦中曾见画中看。

凫部选句

《楚辞》:鹄酸臛凫,煎鸿鸧些。
晋张华《鹪鹩赋》:彼晨凫与归雁,又矫翼而增逝。孙楚《登楼赋》:鸣鸠拂羽干桑榆,游凫濯翅于素波。梁简文帝诗:戏凫乘洑下,渔舟冒浪前。
唐骆宾王诗:翔凫犹化履,狎雉尚驯童。
杜甫诗:沙暖低风蝶,天晴喜浴凫。〈又〉早凫江槛底,双影谩飘飘。
宋黄庭坚诗:两凫相倚睡秋江。
元杨维桢乐府:波心荡漾青头凫。
明高启诗:水满乳凫翻藕叶,风疏飞燕拂桐花。

凫部纪事

《汲冢周书·王会解》:其西天子,车立马乘,亦青阴羽凫旌。〈注〉鹤凫,羽为旌旄。
《拾遗记》:宋景公之世,有善星文者,许以上大夫之位,处于层楼延阁之上,以望气象,设以珍食,施以宝衣。其食则有渠沧之凫,煎以桂髓。
《说苑·至公篇》:齐景公凫雁,食以菽粟。
《新书》:邹穆公有令,食凫雁者必以秕,毋敢以粟。于是仓无秕而求易于民,二石粟而易一石秕。吏以请曰:秕食雁,为无费也。今求秕于民,二石粟而易一石秕,以秕食雁,则费甚矣,请以粟食之。公曰:去。非而所知也。夫百姓煦牛而耕,曝背而耘,苦勤而不敢惰者,岂为鸟兽也哉。粟米,人之上食也,奈何以其养鸟也。《说苑·奉使篇》:魏文侯封太子击于中山,三年,使不往来,舍人赵仓唐进称曰:为人子,三年不闻父问,不可为孝。君何不遣人使大国乎。太子曰:未得可使者。仓唐曰:臣愿奉使,侯何嗜好。太子曰:侯嗜晨凫。于是乃遣仓唐,奉晨凫,献于文侯。仓唐至,上谒曰:孽子击之使者,不敢当大夫之朝,请以燕閒,奉晨凫,敬献庖厨。文侯悦曰:击爱我,知吾所嗜,知吾所好。
《说丛篇》:蒲且脩缴,凫雁悲鸣。
《洞冥记》:影娥池中有升蕖鸭,赤色,每止于芙蕖上。不食五谷,唯𠯗叶上垂露,因名垂露鸭,一名丹毛凫。《拾遗记》:日南之南,有淫泉之浦。时有凫雁,色如金,群飞戏于沙濑。罗者得之,乃真金凫也。昔秦破骊山之坟,行野者见金凫向南,而飞至淫泉。后宝鼎元年,张善为日南太守。郡民有得金凫,以献张善。该博多通,考其年月,即秦始皇墓之金凫也。
《后汉书·王乔传》:王乔者,河东人也。显宗世,为业令。乔有神术,每月朔望,常自县诣台朝。帝怪其来数,而不见车骑,密令太史伺望之。言其临至,辄有双凫从东南飞来。于是侯凫至,举罗张之,但得一只舄焉。乃诏上方视,则四年中所赐尚书官属履也。《广州先贤传》:顿琦至孝,母丧感慕,哀声不绝。有飞凫白鸠栖庐侧,见人即去,见琦而留。
丁密遭父艰致飞凫一双,游庐旁小池,见人则驯附,如家所畜。后遭母丧,密归至所居。一宿双凫复游戏池中。
《晋书·张华传》:惠帝中,人有得鸟毛长三丈,以示华。华见,惨然曰:此谓海凫毛也,出则天下乱矣。
《南越志》:化蒙县祠山上有池,池中有松凫。如今野凫栖息松间,故俗谓松凫。
《后周书·贺拔胜传》:初,胜至关中,自以年位素重,见太祖不拜,寻而自悔,太祖亦有望焉。后从太祖宴于昆明池,时有双凫游于池上,太祖乃授弓矢于胜曰:不见公射久矣,请以为欢。胜射之,一发俱中。因拜太祖曰:使胜得奉神武,以讨不庭,皆如此也。太祖大悦。自是恩礼日重,胜亦尽诚推奉。
《唐书·王绩传》:绩字无功,有奴婢数人,种黍,春秋酿酒,养凫雁,莳药草自供。
《五代史·唐本纪》:克用尤善骑射,能仰中双凫。
《齐东野语》:文庄章公性滑稽,入太学为集正,尝置酒揭馔单于炉亭,品目多异。其间有大雏卵者最奇,其大如瓜,片切饾饤大盘中。众皆骇愕,不知何物。好事者穷诘之其法,乃以凫弹数十,黄白各聚一器。先以黄入羊胞蒸熟,次复入大猪胞,以白实之,再蒸而成。

凫部杂录

《冬官·考工记》:凫氏为钟。〈订义〉易氏曰:凫,羽物也,轻莫尚焉。为钟,以凫氏取其声之轻也。
《庄子·骈拇篇》:凫胫虽短,续之则忧。
《易林》:双凫俱飞,欲归稻池。经涉萑泽,为矢所射,伤我胸臆。
凫游江海,没行千里,以为死亡。复见空桑,长生乐乡。凫雁哑哑,以水为家。雌雄相和,心志娱乐。得其欢欲,泽狗水凫,难畜少雏,不为家饶,心其亟逋。
水坏我里,东流为海。龟凫驩嚣,不见慈母。
凫过稻庐,甘乐𪍿鳅。虽驱不走,田畯怀忧。凫游江湖,甘乐其饵。既不近人,虽惊不骇。
璚英朱草,仁政得道。凫鹥在渚,福禄来下。
夷羿所射,发辄有获。双凫俱得,利伐王国。
凫舞鼓翼,嘉乐尧德。虞夏美功,要荒宾服。
《春秋繁露》:臣汤问仲舒:祠宗庙或以鹜当凫,鹜非凫,可用否。仲舒对曰:鹜非凫,凫非鹜也。臣闻孔子入太庙,每事问之,慎之至也。陛下察躬亲,斋戒沐浴,以承宗庙,甚敬谨,奈何以凫当鹜,鹜当凫,名实不相应,以承太庙,不亦不称乎。臣仲舒愚以为不可。
《抱朴子·博喻篇》:小鲜不解灵虬之远规,凫鹥不知鸿鹄之非匹。
《新论·正赏篇》:海滨居者,望岛如舟,望舟如凫。而须舟者不造岛,射凫者不向舟。知是望远,目乱心惑也。

鸭部汇考

释名


《礼记》     舒凫《礼记》
《周礼》     《博雅》野鸭《本草纲目》

鸭图


《礼记》《曲礼》

庶人之摰匹。
〈注〉说者以匹为鹜。

《内则》

弗食,舒凫翠。
〈注〉翠,尾肉也。舒凫,鸭也。

《周礼》《春官》

大宗伯之职,以禽作六摰,以等诸臣,庶人执鹜。
〈订义〉郑康成曰:鹜取其不飞迁。王昭禹曰:府史胥徒庶人之在官者,则庶人非特府史而已。凡民在焉,或联于乡,遂相胥以生。或联于官府,相胥以行。欲其不迁散,故执鹜。

《尔雅》《释鸟》

舒凫,鹜。
〈疏〉李巡曰:野曰凫,家曰鹜。《礼记·内则》:辨鸟之不可食者,云舒凫翠。

《博雅》《释鸟》

鴄鸗,凫鹜也。

《禽经》《水鹜》

水鹜泽则群,扰则逐。
鹜,野鸭也。飞止大泽之中,群处既豢扰之,恶其族类,而相逼逐也。

《鹜杂》

凫鹜之杂
凫鹜鸭属,色不纯正,故曰杂矣。

《齐民要术》《养鹅鸭》

鹅、鸭,并一岁再伏者为种。
一伏者待时少;三伏者,冬寒,雏亦多死也。

大率鹅三雌一雄,鸭五雌一雄。鹅初辈生子十馀,鸭生数十;后辈皆渐少矣。
常足五谷饲之,生子多;不足者,生子少。

欲放厂屋之下作窠,
以防猪犬狐狸惊恐之害。

多著细草于窠中,令煖。先刻白木为卵形,窠别著一枚以诳之。
不尔,不背入窠,喜西浪生;若独著窠,后有争窠之患。

生时寻即收取,别作一煖处,以柔细草覆之。
停置窠中,冻即须死。

伏时,大鹅一十子,大鸭二十子;小者减之。
多则不周。

数起者,不任为种。
数起即冻死也。

其贪伏不起者,须五六日一与食,起之令洗浴。
久不起者,饥羸身冷,虽伏无热。

鹅鸭皆一月雏出。量雏欲出之时,四五日内,不用闻打鼓、纺车、犬吠、猪叫及舂声;又不用器淋灰,不用亲见产妇。
触忌者,雏多厌杀,不能自出;假令出,亦寻死也。

雏既出,别作笼笼之。先以粳米为粥糜,一顿饱食之,名曰填嗉。
不尔喜轩壶羌〈缺〉量而死。

然后以粟饭,切苦菜、芜菁英为食。以清水与之,浊则易。
不易,历塞鼻则死。

入水中,不用停久,寻宜驱出。
此既水禽,不得水则死;脐未合,久在水中,冷彻亦死。

于笼中高处,敷细草,令寝处其上。
雏小,脐未合,不欲冷也。

十五日后,乃出。
早放者,匪直乏力致,又有寒冷,兼鸟鸱灾也。

鹅唯食五谷、稗子及草、菜,不食生虫。
《葛洪方》曰:居躬工之地,常养鹅,见此物食之,故鹜群此物也。

鸭,靡不食矣。水稗实成时,尤是所便,啖此足得肥充。供厨者,子鹅百日以外,子鸭六七十日,佳。过此肉硬。大率鹅鸭六年以上,老,不复生伏矣,宜去之。少者,初生,伏又未能工。唯数年之中佳耳。
《风土记》曰:鸭,春季雏,到夏五月则任啖,故俗五六月则烹食之。
作杬子法:纯取雌鸭,无令杂雄,足其粟豆,常令肥饱,一鸭便生百卵。
俗所谓谷生者。此卵既非阴阳合生,虽伏亦不成雏,宜以供膳。

杬木皮,
《尔雅》曰:杬,鱼毒。郭璞注曰:杬,大木,子似粟,生南方,皮厚汁赤,中藏卵、果。无杬皮者,虎杖根、牛,并作用。《尔雅》云:荼,虎杖。郭璞注云:似红草,粗大,有细剌,可以染赤。

净洗细茎,剉,煮取汁。率二斗,及熟下盐一升和之。汁极冷,内瓮中,
汁热,卵则致败,不堪久停。

浸鸭子。一月任食。煮而食之,酒食俱用。咸彻则卵浮。
吴中多作者,至十数斛。久停弥善,亦得经夏也。

《羹臛法》

作鸭臛法:用小鸭六头,羊肉二斤,大鸭五头。葱三升,芋二十株,橘皮三叶,木兰五寸,生姜十两,豉汁五合,米一升,口调其味。得臛一斗。先以八升酒煮鸭也。作笋鸭羹法:肥鸭一只,净治如糁羹法,脔亦如此。四升,洗令极净;盐尽,别水煮数沸,出之,更洗。小蒜白及葱白、头汁等下之,令沸便熟也。

《炙法》

腩炙法:肥鸭,净治洗,去骨,作脔。酒五合,鱼酱汁五合,姜、葱、橘皮半合,豉汁五合,合和,渍一炊久,便中炙。子鹅作亦然。

《补禽经》

鸭以怒睨。

《埤雅》

释鸟云:舒凫鹜雕,鹗丑善立,凫鹜丑善趋。周官庶人执鹜工商,执鸡工商,欲其知时,又上之所畜也。故执鸡庶人虽亦上之所畜,欲其不散迁而已,故执鹜。《郑元》曰:鹜取其不飞迁。《说苑》曰:鹜无佗心,故庶人以为摰。鹜一名鸭,盖自呼其名,曰鸭也。或曰鸡可,系故谓之鸡鸭可押,故谓之鸭。徐锴曰:鸟之孚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亦鸟以爪覆护其卵,爱之诚至也。今鸡孚卵,鸡二十日而化,鹜三十日而化,皆如其期也。《物类相感志》云:鸡鹜伏卵忌磨,若闻砻磨之声,则不生矣。《曲礼》曰:庶人之摰,匹匹鹜也。鹜不散迁,而又乘匹不妒,故或谓之匹也。今雄鸡能鸣,其雌不能鸣。雌鹜能鸣,其雄不能鸣,盖类之不可推也。《广雅》曰:也,鹜音木质木,故也。盖鹑性醇,鹜性木。

《尔雅翼》

鹜庶人以为摰,而工商摰鸡。鹜取其不远徙,鸡取其能识,时各有宜也。《曲礼》则以为庶人之摰匹,鹜能群居。不失其匹者,盖其别名。又谓之木言质木也,又以为冠。《淮南子》载武王克商,乃云解其瞀而载之,木解其剑而带之。笏许叔重,以为瞀被其发也,木鹜鸟冠也。知天文者冠鹜,然则非特取其质木,又以文采见取矣。鹜初无文,古称知天文者乃冠鹬。鹬翠鸟而鹜首亦深绿,今谓之鸭头绿,岂亦可杂取为冠耶。然鹜性终质木,故称刻鹄不成,犹类鹜以言刻。鹄而颈短,犹不失为凫鹥。而谓慕淳厚者,而不至犹为谨敕之士云尔。鹜无所不食,易以蓄息。今江湖间养者,千百为群,暮则以舟敛而载之。其雄者尾毛翅起如钩,大率皆雌鸣乘雄。无〈恐作比〉他,易畜。出水〈恐作子〉则拾〈恐作抱〉于舟中。其生子多者,不暇伏则以牛矢妪而出之。或不接而食饱者,亦能生伏,大抵不长耳。孟子称五母鸡,二母彘,言一鸡〈一作雄〉将五雌,以此为率多寡,得所则易蓄。今养鹜者并以一岁再伏者为种,其多寡如鸡之数。然古人贵鸡而贱鹜,《春秋传》曰:公膳日双鸡,饔人窃更之以鹜,是也。一谓之鸭。《禽经》曰:乌鸣哑哑,鸾鸣噰噰,凤鸣喈喈,凰鸣啾啾,雉鸣嘒嘒。〈作一鷕〉鸡鸣咿咿,莺鸣嘤嘤,鹊鸣唶唶,鸭鸣呷呷,鹄鸣哠哠,鵙鸣呗呗,盖自鸡以下,大抵象其声而为之名。又其足鴽,〈汝居切鸽也〉谓之蹼鸭,谓之跗鸡,谓之蹠鹰,谓之骰,谓之雕。〈下恐有缺文〉《上林赋》云:烦鹜庸渠。郭璞曰:烦鹜鸭属庸渠,似凫灰色鸡脚,一名章渠。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鹜通作木。《曲礼》云:庶人执匹匹双鹜也。匹夫卑末,故《广雅》谓鸭为鴄。《禽经》云:鸭鸣呷呷,其名自呼。凫能高飞,而鸭舒缓不能飞,故曰舒凫。

正误

陶弘景曰:鹜即鸭,有家鸭、野鸭。
陈藏器曰:尸子云野鸭为凫,家鸭为鹜,不能飞翔,如庶人守耕稼而已。
韩保升曰:《尔雅》云野凫鹜,而《本草》鹜肪乃家鸭也。寇宗奭曰:据数说,则凫鹜皆鸭也。王勃《滕王阁序》云:落霞与孤鹜齐飞,则鹜为野鸭明矣。勃乃名儒,必有所据。
李时珍曰:四家惟藏器为是,陶以凫鹜混称,寇以鹜为野鸭,韩引《尔雅》,错舒凫为野凫,并误矣。今正之,盖鹜有野凫之名,而凫有野鹜之称,故王勃可以通用而其义自明。按《周礼》:庶人执鹜,岂野鸭乎。《国风》弋凫与雁,岂家鸭乎。屈原《离骚》云:宁与骐骥抗轭乎。将与鸡鹜争食乎。宁昂昂若千里驹乎。将汎汎若水中之凫乎。此以凫鹜对言,则家也野也盖自明矣。

集解

李时珍曰:按《格物论》云:鸭雄者绿头文翅,雌者黄斑色。但有纯黑纯白者,又有白而乌骨者,药食更佳。鸭皆雄瘖雌鸣,重阳后乃肥腯味美。清明后生卵,则内陷不满。伏卵闻砻磨之声,则毈而不成。无雌抱伏则以牛屎妪而出之,此皆物理之不可晓者也。

鹜肪

白鸭者,良鍊过用。

气味

甘,大寒,无毒。孙思邈曰甘平。

主治

《别录》曰:风虚、寒热、水肿。

肉气味

甘冷,微毒。
陶弘景曰:黄雌鸭为补,最胜。
孟诜曰:白鸭肉最良,黑鸭肉有毒,滑中发冷,利脚气,不可食。且白者杀人。吴瑞曰:肠风下血,人不可食。李时珍曰:嫩者毒,老者良,尾不可食。见《礼记》昔有人食鸭肉成症,用秫米治之而愈,见秫米下。

主治

《别录》曰:补虚除客,热和脏腑,及水道疗,小儿惊痫。日华曰:解丹毒,止热痢。
孟诜曰:头生疮肿,和葱豉煮汁饮之去。卒然烦热,并用白鸭。

发明

刘完素曰:鹜之利水,因其气相感而为使也。
李时珍曰:鸭水禽也,治水利、小便,宜用青头雄鸭,取水木生发之象。治虚劳、热毒,宜用乌骨白鸭,取金水寒肃之象也。

头主治〈雄鸭者良〉

苏恭曰:煮服,治水肿,通利小便。古方有鸭头丸。

脑主治

李时珍曰:冻疮取涂之良。

血气味〈白鸭者良〉

咸冷,无毒。

主治

《别录》曰:解诸毒。
孟诜曰:热饮解野葛毒,已死者入咽即活。
李时珍曰:热血解中生金、生银、丹石、砒霜诸毒、射工毒。又治中恶及溺水死者,灌之即活。蚯蚓咬疮,涂之即愈。

舌主治

李时珍曰:痔疮杀虫,取相制也。

涎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痓风头及四肢皆往后,以鸭涎滴之。又治蚯蚓吹小儿阴肿,取雄鸭抹之即消。

胆气味

苦辛寒,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涂痔核良。又点赤目,初起亦效。

肫衣主治〈即膍胵内皮也〉

李时珍曰:诸骨硬,炙研水服一钱即愈。取其消导也。
卵气味
甘咸,微寒无毒。
孟诜曰:多食发冷气,令人气短背闷,小儿多食脚软。盐藏食之,即宜人。
陈士良曰:生疮毒者食之,令恶肉突出。
陶弘景曰:不可合鳖肉、李子食,害人合葚食,令人生子不顺。

主治

日华曰:心腹胸膈热。

发明

李时珍曰:今人盐藏鸭子,其法多端,俗传小儿泄痢,炙咸卵食之,亦间有愈者。盖鸭肉能治痢,而炒盐亦治血痢,故耳。

白鸭通气味〈即鸭屎也与马通同义〉

冷,无毒。

主治

《别录》曰:杀石药毒,解结缚,散畜热。
孟诜曰:主热毒毒痢。又和鸡子白涂热疮,肿毒即消。涂蚯蚓咬亦效。
李时珍曰:绞汁解金银铜铁毒。

附方

瘰𤻤汁出不止,用鸭脂调半夏末傅之。〈永类方〉白凤膏葛可久,云治久虚、发热,欬嗽、吐痰、欬血。火乘金位者,用黑嘴白鸭一只,取血入温酒量饮,使直入肺经,以润补之。将鸭乾挦去毛,胁下开窍,去肠拭净,入大枣肉二升,参苓平胃散末一升,缚定,用砂瓮一个置鸭在内,以炭火慢煨,将陈酒一瓶作三次入之,酒乾为度,取起食鸭及枣,频作取愈。〈十药神书〉大腹水病,小便短少,百一方用青头雄鸭煮汁饮。厚盖取汁心,镜治十种水病。垂死用青头鸭一只,如常治切,和米并五味煮作粥食,又方用白鸭一只,治净以豉半升,同姜椒入鸭腹中,缝定蒸熟食之。
鸭头丸治阳水、暴肿、面赤、烦燥、喘急、小便涩,其效如神,此裴河东方也。用甜葶苈炒二两,熬膏汉防己末二两,以绿头鸭血同头全捣三千杵,丸梧子大,每木通汤下七十丸,日三服,一加猪苓一两。〈外台秘要〉卒中恶死,或先病痛,或卧而忽绝,并取雄鸭向死人口,断其头沥血入口,外以竹筒吹其下部,极则易人,气通即活也。〈肘后方〉
解百蛊毒,白鸭血热饮之。〈广记〉
小儿白痢似鱼冻者,白鸭杀取血滚酒泡服,即止也。〈摘元方〉
石药过剂,白鸭屎为末,水服二钱效。〈百一方〉
乳石发动烦热,用白鸭通一合汤一盏,渍之澄清,冷饮。〈圣惠方〉
热疮肿痛不可忍,用家鸭粪同鸡子清调傅,即消。〈圣惠方〉

《直省志书》泸溪县

邑中鸭甚小,必湖鸭为大,仍以白毛乌骨者贵。

广信府

鸭种自闽来者,宜畜。先时有自浙来者,白身而黑,名白凤,今失种矣。

鸭部艺文一

《野鸭帖》晋·王羲之

损惠野鸭一双,秋来未得,始是尝新,远能分遣,但深佩耶二谢。

《蕲茶帖》前人

节日萦牵少睡,蕲茶微炙善佳。令姊差耶石首鲞,食之消瓜成水,此鱼脑中有石如棋子。野鸭亦有,云此鱼所化,乾蜗青黛,主风搐搦良。

《斗凫赋》蔡洪

嘉乾黄之散授,何气化之有灵。产羽虫之丽鸟,惟斗鸭之最精。禀离午之淑气,体鸾凤之妙形。服文藻之华羽,备艳采之翠英。冠葩绿以耀首,缀素色以点缨。性浮捷以轻躁,声清响而好鸣。感秋商之肃烈,从金气以出征。招爽敌于戏门,交武势于川庭。尔乃振劲羽,竦六翮。抗严趾,望雄敌。忽雷起而电发,赴洪波以奋击。
《野鹜赋》〈有序〉齐·谢脁
有门人毙一野鹜,因以为献。予时命以登俎,用待
宾客。客有爱其毛羽,请予为赋,其词曰:

夫何罗人之伎巧,荐江海之逸禽。落摩天之迅羽,绝归飞之好音。碎文锦之丹臆,裂雕绮之翠襟。孤雏惊以靡翼,饥雌叫而莫寻。越沧流以远致,乃交贸以兼金。同阍寺以传请,排邃户以重深。贵敷衽以取爱,愿登俎以甘心。

《为晋安王谢赐鹅鸭启》梁·刘潜

形类沈文经符,陶记晋臣羞筮,吴觋未占复有。背如车盖,胸垂却月,口疑犀,脚似鱼悬。出九芝之池,去千金之沼。

《斗鸭赋》唐·李邕

东吴王孙笑傲,阊门鱼横玉剑。蚁沸金樽,宾僚雾进,游侠星奔。桂舟兮锦缆,碧涧兮花源尔。乃辍轻棹登水阁。丝管递进,献酬交错。云欲起而中留,尘将飞而遂落。既而酣歌徙坐,取物为娱。徵羽毛之好鸟,得渤澥之仙凫。出笼而振,少步而趋。唼喋争食,䙰褷带雏。随绿波而澹淡,向红藻而傲愉。凫之为物也。说类殊种,迁延迟重。其聚则同而不和,其斗则仁而有勇。参差聱轧,飒沓缤纷。其浮蔽水,其旋如云,共洽波而弄吭,各求匹而为群。绕菰蒲而相逐,隔洲渚而相闻。于是乎会合纷泊,崩奔鼓作。集如异国之同盟,散若诸侯之背约。迭为擒纵,更为触搏。或离披以折冲,或奋振以前却。始戮力兮决胜,终追飞兮袭弱。耸为惊鸿,回疑返鹊。逼仄兮掣裔,联翩兮踊跃。忽惊迸以差池,倏沉浮而闪烁。号噪兮沸乱,倾耳为之无闻。超腾兮往来,澄潭为之溃濩。排锦石蹴,琼沙披羽,翰簸烟霞。避参差之荇菜,随菡萏之荷花。驻江妃之往棹,留海客之归槎。而乃拥津塞浦辨观,如堵空里廛訇厉天。蛙黾兮失穴,龟鱼兮透泉。专场之鸡沮气,倾市之鹤惭妍。其为状也,不一其为态也。且千岂笔精之所,拟非意匠之能传。良戒之于在斗,俾闻义而忘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三十三卷目录

 鸭部艺文二〈诗〉
  花鸭           唐杜甫
  野鸭           李群玉
  鸭雏          宋梅尧臣
  画鸭           黄庭坚
  小鸭          元揭傒斯
  巴人竹枝歌       明王廷相
  斗鸭篇           高启
  射鸭词           前人
  沈石田百鸭图        赵宽
 鸭部纪事
 鸭部杂录
 鸭部外编
 鸡部汇考
  鸡图
  竹鸡图
  秧鸡图
  礼记〈曲礼 月令 内则〉
  周礼〈春官〉
  尔雅〈释畜〉
  春秋纬〈运斗枢 说题辞〉
  汲冢周书〈时训解〉
  星经〈天鸡〉
  大戴礼记〈夏小正〉
  方言〈鸡杂释〉
  禽经〈鸡恶类〉
  广志〈鸡各种〉
  古今注〈别名〉
  述异记〈伺潮鸡〉
  齐民要术〈养鸡 羹臛法 蒸缹法 𦙫腤煎〉
  宋史〈天文志〉
  物类相感志〈乌骨鸡 鸡卵 鸡双黄〉
  补禽经〈鸡视〉
  旸谷谩录〈鸡爪〉
  桂海禽志〈翻毛鸡 长鸣鸡〉
  埤雅〈鸡〉
  尔雅翼〈鸡 昆鸡〉
  蟫史〈鸡鸣〉
  瀛涯胜览〈苏门答剌雄鸡〉

禽虫典第三十三卷

鸭部艺文二〈诗〉

《花鸭》唐·杜甫

花鸭无泥滓,阶前每缓行。羽毛知独立,黑白太分明。不觉群心妒,休牵众眼惊。稻粱沾汝在,作意莫先鸣。

《野鸭》李群玉

鸂𪆟借毛衣,喧呼鹰隼稀。云披菱藻地,任汝作群飞。

《鸭雏》宋·梅尧臣

春鸭日浮波,羽冷难伏卵。常因鸡抱时,托以鸡窝暖。三旬既坼,乳毛寒胫短。鸡宁辨其雏,翅拥情款款。一日向水涯,所禀殊未断。汎然去中流,鸡呼心悹悹。人之苟异怀,负义不足算。有志在养毓,勿论报德限。

《画鸭》黄庭坚

小鸭看从笔下生,幻法生机全得妙。自知力小畏沧波,睡起晴沙依晚照。

《小鸭》元·揭傒斯

春草细还生,春雏养渐成。茸茸毛色起,应解自呼名。

《巴人竹枝歌》明·王廷相

野鸭唼唼一双飞,飞到侬池不肯归。莫共鸳鸯斗毛羽,鸳鸯情性世间稀。

《斗鸭篇》高启

春波漾群凫,斗鸭每堪玩。宛转回翠吭,䙰褷振文翰。声兼江雨喧,影逐浦云乱。唼喋队初交,纷披势将散。持敌忽同沈,呼俦更相换。时陈水槛侧,如聚湖亭畔。长鸣若贾勇,远奋如追窜。荷叶触俱翻,菱丝𦊰齐断。鱼骇没中流,鸥惊起前案。心逾陇雉骄,气压场鸡悍。海客朝自驱,溪娃晚犹看。稍欲碍行舟,浑忘避流弹。苦争因为食,幸胜非因算。微鸟昧全躯,临川独成叹。

《射鸭词》前人

射鸭去清江,曙射鸭返回塘晚。秋菱叶烂烟雨晴,鸭群未下媒先鸣。草翳低遮竹弓彀,水冷田空鸭多瘦。行舟莫来使鸭惊,得食忘猜正相斗。觜唼唼毛褷褷,潜机一发那得知。

《沈石田百鸭图》赵宽

柳塘流水春沄沄,谁放百头花鸭群。石田老翁真好戏,点染霜毫成锦云。锦云历乱不可数,饮啄浮沈散还聚。白莹翻令鸥鹭猜,綵鲜更被鸳鸯妒。菰蒲剑芽一尺强,水香烟暖任回翔。正怜身上无泥滓,安用人间觅稻粱。洞庭之波连笠泽,深绿晴摇汉江色。甫里先生得意时,自挈雕阑引文翼。我家恰与天随邻,惯见毰毸弄碧粼。就中亦有能言者,不取橐金惊使人。

鸭部纪事

《管子·菁茅谋篇》:城阳大夫,嬖宠被絺,鹅鹜含馀粖。《左传》:襄公二十八年,齐庆封好田而耆酒,与庆舍政,则以其内实,迁于卢蒲嫳氏,易内而饮酒数日国迁朝焉。使诸亡人得贼者,以告而反之,故反卢蒲癸,癸臣子之,有宠,妻之,庆舍之士,谓卢蒲癸曰:男女辨姓,子不辟宗,何也。曰:宗不余辟,余独焉辟之,赋诗断章,余取所求焉。恶识宗,癸言王何而反之,二人皆嬖,使执寝戈而先后之,公膳日双鸡,饔人窃更之以鹜,御者知之,则去其肉,而以其洎馈,子雅,子尾,怒,庆封告卢蒲嫳,卢蒲嫳曰:譬之如禽兽,吾寝处之矣。
《吴地记》:鸭城者,吴王筑地以养鸭,周数百里。
《西京杂记》:高帝既作新丰,并移旧社衢巷栋宇,物色惟旧。士女老幼相携,路首各知其室,放犬羊鸡鸭于通涂,亦竞识其家。
鲁恭王好斗鸡鸭。
《洞冥记》:有升蕖鸭,赤色。每止于芙蕖上,不食五谷,唯吸叶上垂露,因名垂露鸭,一名丹毛凫。
《赵飞燕外传》:后贵宠,益思放荡,使人博求术士,求却老之方。时西南北波夷致贡,其使者举茹一饭,昼夜不卧。后闻之,问何如术。夷人曰:吾术天地平生死齐出入有无变化万象而卒不化。后令樊嫕弟子不周遗千金。夷人曰:学吾术者要不淫。与谩言后,遂不报。他日樊嫕侍后浴,语甚欢。后为樊嫕道夷言,嫕抵掌笑曰:忆,在江都时,阳华李姑畜斗鸭水池上,苦獭啮鸭。时下朱里芮姥者,求捕獭狸献。姥谓姑曰是狸不他食,当饭以鸭。姑怒,绞其狸。今彼术真似此也。后大笑,曰:是何足污吾绞乎。
《江表传》:魏文帝遣使求斗鸭,群臣奏宜勿与权曰:彼在谅闇之中,所求若此,岂可与言礼哉。具以与使者。《吴志·陆逊传》:时建昌侯孙虑于堂前作斗鸭栏,颇施小巧,逊正色曰:君侯宜勤览经典以自新益,用此何为。虑即时毁撤之。
《岳阳风土记》:临湘鸭栏矶,建昌侯孙虑斗鸭之所。《魏志·齐王芳本纪》:嘉平六年秋九月,大将军司马景王谋废帝,以闻皇太后。〈注〉《魏氏春秋》云:姜维寇陇右。时司马文王镇许昌,徵还击维,至京师,帝于平乐观以临军过。中领军,许允与左右小臣谋,因文王辞,杀之。已书诏文王入,帝方食栗,优人云午等唱曰:青头鸡。青头鸡者,鸭也。帝惧不敢发,景王因是谋废帝。《语林》:傅信贫,母羸病,惊悸。信乃取鸡鸭灭毛放承尘上,行落地转恐怖。
《邺中记》:寒食俗多画鸭子以相饷。
《竺法真登罗山疏》:山上有神湖,湖中有白鸭。
《岭南异物志》:广州浛洭县金池,黄家有养鹅鸭池,尝于鸭粪中见麸金。遂多收淘之,日得一两。缘此致富,其子孙皆为。使府剧职三世后,池即无金,黄氏力殚矣。
《宋书·王僧达传》:太祖闻僧达蚤惠,召见于德阳殿,问其书学及家事,应对闲敏,上甚知之,妻以临川王义庆女。少好学,善属文。年未二十,以为始兴王浚后军参军,迁太子舍人。坐属疾,于杨削桥观斗鸭,为有司所纠,原不问。
《异苑》:释僧群,清贫守节,蔬食持经。居罗江县之霍山,搆立茅屋,孤在海中。上有石盂,水深六尺,常有清泉。古老相传,是群仙所宅,群因绝粒。其庵舍去石盂,隔一小涧,日夕往还,以木为梁,由之以汲水,年至一百三十。忽见一折翅鸭,舒翼当梁头就唼,群永不得过,欲举锡杖拨之。恐有转伤,因此回,遂绝水经数日死。临死,向人说年少时,曾折一鸭翅,验此以为现报。元嘉中,章安有人啖鸭肉,乃成瘕病,胸满面赤,不得饮食。医令服秫米沈,须臾烦闷,吐一鸭,雏身啄翅皆已成就,惟左脚故缀昔所食肉,病遂获瘥。
《齐春秋》:齐人渡江至元武湖西北,莫府山南,我军自覆舟东移顿郊坛北,与齐人对。是时及食调,市人馈军皆是交屑为饭,以荷叶裹而分给,兵士皆困。会文帝遣送米三千石,鸭千头。帝即炊米煮鸭,誓申一战。将士及防身计粮数脔,人人裹饭媲以鸭肉。帝命众军蓐食攻之,齐军大溃。
《魏书·灵徵志》:孝昌二年四月,民有送死鸭雏,一头、两身、四足、四翅、两尾。
《北史·李崇传》:崇除征南将军、扬州刺史。延昌初,加侍中、车骑将军、都督江西诸军事。时寿春城中有鱼数从地涌出,野鸭群飞入城,与鹊争巢。
《三国典略》:高德众正相齐,未诛之前,家有赤鸭群行于庭。犬来逐,遂成碎血。
《北史·贺若敦传》:武成元年,陈将侯瑱等围逼湘州,令敦渡江赴救。敦乘胜遂次湘州。初,土人亟乘轻船,笼鸡鸭以饷瑱军。敦患之,乃伪为土人,装船伏甲士于中。瑱军人望见,谓饷船之至,逆来争取,敦甲士遂擒之。
《隋书·元善传》:善以高颎有宰相之具,常言于上曰:杨素粗疏,苏威怯懦,元冑、元旻,正似鸭耳。可以付社稷者,唯独高颎。上然之。
《唐书·太宗诸子传》:庶人祐字赞武,喜养斗鸭,方未反,狸齰鸭四十馀,绝其头去。及败,牵连诛死者凡四十馀人。
《朝野佥载》:安南都护邓祐,韶州人,家巨富。奴婢千人,恒课口腹自供,未曾设客。孙子将一鸭私用,祐以擅破家资,鞭二十。
《云仙杂记》:王缙饮酒,非鸭肝猪肚,著辄不举。
《中吴纪闻》:陆鲁望有斗鸭一栏,颇驯。一旦驿使过焉,挟弹毙其尤者。陆曰:此鸭能人言。见欲附苏州上进使者,奈何毙之。使者惧以囊中金遗之,徐问其人语,鲁望曰:能自呼其名尔。
《旧唐书·李愬传》:愬袭蔡州至悬瓠城,夜半,雪甚。近城有鹅鸭池,愬令惊击之,以杂其声。
《小说》《旧闻记》:外王父中书令晋国公。宣宗朝,在启黄阁也。不协比于权贵,惟以公谅宰,大政四方。凡诸所碍于德刑者,必固争不允。由是征镇忌焉,而志尚典籍虽门施行马,庭列凫钟,而寻绎未尝倦。于永宁里第,别搆书斋。每退朝,独处其中,愉愉如也。大中因请辰前假寤入斋,惟所爱卑脚大花鸭。从既启扉,而花鸭连衔公衣却行,叱去复至。既入阁,花鸭仰视犬转急。公亦疑之,乃于匣中拔千金剑按于膝上,向空祝之曰:若有异类阴阳物,可出相示。吾乃大丈夫,岂摄于若而相迫耶。言讫,倏有物梁上坠地,乃人也。朱发衣短褐衣色貌黝瘦,顿首连拜,惟曰死罪。公止之,且询其来及姓名,对曰:李龟寿,卢龙塞人也。或有厚赂龟寿,令不利于公。龟寿上感钧化,复为花鸭所惊,形不能匿。令公若释龟寿万死罪,愿以舍生服事台鼎。公曰:待汝以不死。
《全唐诗话》:李贺同时,有刘枣强先生。名言史不详,其乡里有所歌诗千首,其美丽恢赡,自贺外世莫得比。王武俊之节制镇冀也。先生造之,武俊雄健,颇好词艺。一见先生,遂加异敬,将置之宾位,先生辞免。武俊善骑射,载先生以贰乘逞其艺于野,武俊先骑惊双鸭起于蒲稗间,武俊控弦不再发,双鸭联毙于地。武俊欢甚,命先生曰:某之伎如是,先生之词如是,可谓文武之会矣。何不一言以赞耶。先生由是马上草射鸭歌以示武俊,议者以为祢正平鹦鹉赋之类也。武俊益重先生,由是奏请官先生诏授枣强令。先生辞疾不就,世重之,曰:刘枣强亦如范莱芜之类焉。《陕西通志》:冯宿宅在西安府亲仁坊,宿从子衮为给事中。宅南有山林池亭,多养鹅鸭及杂禽之类,常遣一家人主之,谓之鸟省。
《云仙杂记》:司马伯殊买得鸭卵一枚,非常珍重,夜犹未食。梦曰:此卵乃徐龙幼子,清水郎君也,不杀将富。殊乃放之。
向声能于铛中,以手拨鸭卵成花。
富扬庭蓄鸭万只,每饲以米五石,遗毛覆渚。
浮光多美鸭,太野少尹樊千里买百只置后池,载数车浮萍入池,使为鸭作裀褥。
彭几嗜鸭。腊未曝前三日,置镇石之下,时所共服。《唐书·地理志》:江南道苏州吴郡,土贡鸭胞肚。
《五代史·唐本纪》:同光三年春二月乙酉,射鸭于郭泊。《晋本纪》:出帝开运三年春二月壬午,射鸭于板桥幸南庄。
《辽史·穆宗本纪》:应历十五年春二月壬寅,上东幸。甲寅,以获鸭,除鹰房刺面、腰斩之刑,复其徭役。
《清异录》:御史符昭远曰:鸭颇类乎鹅,但足短耳,宜谓之减脚鹅。
《鉴戒录》:陈裕秀才下第,游蜀誓弃举业,唯事唇喙,睹物便嘲。大慈寺东地有放生池,蜀人竞以三元日多将鹅鸭放在池中。裕当门书绝句,自此放生者稍息矣。鹅鸭同群,世所知蜀人竞送放生池,比来养狗图鸡,在不信阇黎是野狸。
《梦溪笔谈》:予昔年在海州,曾夜煮盐鸭卵,其间一卵,烂然通明如玉,荧荧然屋中尽明。置之器中十馀日,臭腐几尽,愈明不已。苏州钱僧孺家煮一鸭卵,亦如是。物有相似者,必自是一类。
《括异志》:去东湖三四里,有村曰杨墩,左右皆杨,其姓者有杨。四九者以养鸭为生,数百为群人有鬻之者,就令其打并杨,利于得钱,则每鸭必执其颈,宛转于地,立死,前后不知其几矣。又得燖治之法,沃之以热汤而气未绝,随燖而身毛脱落。晚年得一疾,甚怪。每常浸浴缸中,妻孥频频添汤,极热而不觉,皮肤皆浸成白晰。又令人以足跟踏心,至今尚存而家事索然矣。人以为杨生活受镬汤地狱报云。
《癸辛杂识》:何小山,既贵里居有邑宰。初上来见一睹,刺字曰小鬼耳,遣吏谢之。后以佃家来诉邻凫之扰,有状至邑宰,判云:作高田塍,多著水鸭,踏苗头自理会。朝中自有大官人,何必执状问小鬼。
方回老而贪淫,得一小婢曰半细,曲意奉之。每出至亲友间,必以荷叶包饮食肴核于袖中,归而遗之。一日遇客于途,正揖间荷包坠地,视之乃半鸭耳。路人无不大笑,而方回略不为耻。
《豹隐纪谈》:自来县尉下乡扰人,虽监司郡守亦不能禁止,迩来尤甚。京口旅邸中有戏,效古风雅之体,作鸡鸣诗曰鸡鸣,刺县尉下乡也。鸡鸣喈喈,鸭鸣呷呷。县尉下乡,有献则纳。鸡鸣于埘,鸭鸣于池。县尉下乡,靡有孑遗。鸡既鸣矣,鸭既羹矣,锣鼓鸣矣,县尉行矣。鸡鸣三章,章四句。
《稗史》:上虞郑宰治邑有声,及代去,邑人作旗帐饯之。其一云:郑君制锦天,下无一封紫,诏觐皇都。邑人借留不肯住,谁能举网罗双凫。郑大喜。每有宴集,必出示之。其弟亦作宰,而归无有饯辞,颇以为羞。乃曰:此非颂兄之美,乃讥兄也。网即罔,双即两,凫即鸭,其意以为罔两鸭也。兄怒命焚之。
《元史·忙哥撒儿传》:撒儿祖搠阿。搠阿精骑射,帝甚爱之,号为默尔杰,华言善射之尤者也。帝尝与贼遇,将战,有二飞鹜至,帝命搠阿射之。请曰:射其雄乎。抑雌者乎。帝曰:雄者。搠阿一发坠其雄。贼望见,惊曰:是善射若此,飞鸟且不能逃,况人乎。不战而去。
《琅嬛记》:客有曰:犬姓卢,鸡姓朱。沈尚书曰:鸡既姓朱,则鸭姓奚也。坐上一人谓鸭姓奚,至今传之。
《扬州府志》:万历乙丑,诸生马儒龙家畜一雄鸭,而病欲死,命奴烹之。剖其腹则一小鸭在胸腹间,头足羽翅皆具,以卵化胎,亦一异也。
《江宁府志》:沈之问,虎林人,流寓南都,家于骁骑仓之傍。家畜二鸭,一日将烹其雄,以笼罩之雌者,旋绕其旁,逐之不去,饲之不食。已杀其雄,以沸汤燖之,其雌哀鸣,举身投沸汤中,宛颈而死。沈君怜而瘗之,永不食鸭。
《江西通志》:石井在吉安府永丰县南二十里,深阔丈馀,风雨晦冥时,见金鸭出没其间。

鸭部杂录

《春秋繁露》:臣汤问仲舒:祠宗庙或以鹜当凫,鹜非凫,可用否。仲舒对曰:鹜非凫,凫非鹜也。臣闻孔子入太庙,每事问之,慎之至也。陛下察躬亲,斋戒沐浴,以承宗庙,甚敬谨,奈何以凫当鹜,鹜当凫,名实不相应,以承太庙,不亦不称乎。臣仲舒愚以为不可。
《说苑·修文篇》:庶人以鹜为贽,鹜者鹜鹜也,鹜鹜无他心,故庶人以鹜为贽。
石崇《金谷诗序》:吾有庐在河南金谷中,去城十里,有金田十顷,羊二百口,鸡猪鹅鸭之类,莫不毕备。《抱朴子·金丹篇》:崔文子丹法,内丹鹜腹中蒸之服,令人延年,长服不死。
《风土记》:仲夏端午,烹鹜角黍。
《酉阳杂俎》:鸭目白杀人。
《兼明书》《风俗通》以呼鸡作朱朱声,即云朱氏之化;且呼鸭作与与声,又是谁氏之化耶。
《物类相感志》:鸭卵以碙砂画花及写字,候乾,以头发灰汁洗。〈阙二字〉黄直透内。
红糟酸入鸭子,与酒则甜。
做灰盐鸭子,月半日做则黄居中,不然则偏,一云日中做。
煮红鸭子,以金棡根同煮,白皆红。
《鸡肋编》:两浙妇人多事服饰口腹,而耻营生。故小民有不能供其费者,皆从其私通,谓之贴夫。如近寺居人其所贴,皆僧行也,多至有四五焉。浙人以鸭为名大讳,北人但知鸭作羹,虽甚热亦无气。后至南方,乃知鸭若只一雄,则虽合而无卵,须则二三始有子。其以为讳者,盖为是耳,不在于无气也。
《老学庵笔记》:淮南谚曰:鸡寒上树,鸭寒下水。验之皆不然。有一媪曰:鸡寒上距,鸭寒下嘴耳。上距谓缩一足,下嘴谓藏其咮于翼间。
《蠡海集》:或问曰:鸡鸭卵之生,皆系著于脊。其产于后窍,不知自何道而能出。答曰:凡鸟之卵生者,莫不系著于脊。盖本乎天者,亲上也。脊系卵处,下生一肠,上口连属于系卵。卵既长足而产,则入于此肠,俗谓之花肠也。下口乃并于粪肠,以通于后窍出焉。卵之壳皆于当日始能坚。何以知其然,因宰杀之日,隔宿可验也。
《辍耕录》:今人以米汤和入盐草灰,以团鸭卵,谓曰:咸杬子。按《齐民要术》:用杬木皮淹渍,故名之。若作圆字写,则误矣。
《萤雪丛说》:王勃作《滕王阁序》,中间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句,世率以为警联。然而落霞者,乃飞蛾也,即非云霞之霞,土人呼为霞蛾。至若鹜者,乃野鸭也。野鸭飞逐蛾虫而欲食之,故也。所以齐飞,若云霞则不能飞也。见吴獬事始。
居家宜忌,九月后宜食野鸭,多年小热疮不愈。食多即瘥,永久无患。
《贤奕》:鹅鸭有翼而不飞。

鸭部外编

《洞冥记》:帝升望月台时,暝望南端有三青鸭群飞,俄而止于台上,帝悦之。至夕鸭宿于台端,日色已暗,帝求海肺之膏以为灯焉,取灵布为缠,火光甚微。而光色无幽不入,青鸭化为三小童,皆著青文繻,各握鲸文大钱五枚,置帝几前,身止影动,因名轻影钱。《寻阳记》:周访与商人共入宫亭庙宿。明起如厕,见一白头翁访,逐之化为雄鸭,还船欲煮之,遂飞去。《指月录》:洪州百丈山怀海禅师,一日侍马祖行,次见一群野鸭飞过。祖曰:是甚么。师曰:野鸭子。祖曰:甚处去也。师曰:飞过去也。祖遂把师鼻扭,负痛失声。祖曰:又道飞过去也。师于言下有省。

鸡部汇考

一释名

翰音《礼记》    蜀鸡《尔雅》
《尔雅》     鶤《尔雅》越鸡《庄子》    鲁鸡《庄子》
鸊鸱《方言》    《方言》秋侯子《方言》   长鸣鸡《广志》
烛夜《古今注》   伺潮鸡《述异记》
乌骨鸡《物类相感志》翻毛鸡《桂海禽志》
荆鸡《埤雅》    火鸡《瀛涯胜览》
山驼鸡《瀛涯胜览》 鸠七咤《本草》长尾鸡《本草》   食鸡《本草》
角鸡《本草》    石鸡《本草》
伧鸡《本草》    矮鸡《本草》
灵禽《本草》    载丹《本草》
竹鸡《本草》 以下附〉山菌子《本草》
鸡头鹘《本草》   泥滑滑《本草》
英鸡《本草》    秧鸡《本草》

秧鸡图


竹鸡图竹鸡图

《礼记》《曲礼》竹鸡图

《礼记》《曲礼》《礼记》《曲礼》

凡祭宗庙之礼,鸡曰翰音。
〈注〉翰声长也。〈疏〉鸡肥,则其鸣声长。

《月令》

孟夏之月,食菽与鸡。
〈注〉菽实孚甲坚合属木,鸡木畜,时熟食之,亦以安性也。

仲夏之月,天子乃以雏尝黍。
〈陈注〉旧注以内则之雏为小鸟,此雏为鸡。

季冬之月,鸡乳。
〈疏〉易通卦验云:鸡乳在立春节与此同,以立春在此月也。〈大全〉马氏曰:鸡木畜也,丽于阳而后有形。

《内则》

麦食脯羹鸡羹。
〈疏〉谓以麦为食,以脯为羹,又以鸡为羹,味相宜也。


濡鸡,醢酱实蓼。
〈注〉濡谓烹之以汁和也。〈疏〉言烹濡此鸡,加之以醢及酱,又实之以蓼。


秋宜犊麛,膳膏腥。
〈注〉鸡膏腥。〈疏〉鸡属东方木。秋,西方金,金克木。金盛则木休废,故用鸡膏也。


鹑羹,鸡羹,鴽酿之蓼。
〈注〉酿谓切杂之也。〈疏〉三者皆酿之以蓼。〈陈注〉此三味皆切蓼以杂和之。


弗食,鸡肝。
〈疏〉为不利人也。

《周礼》《春官》

大宗伯之职,以禽作六挚,以等诸臣,工商执鸡。
〈订义〉郑康成曰:鸡取其守时而动。王昭禹曰:工兴事造业,以利其上。商懋迁有无,以利其上。欲其趋时而动,故执鸡。郑锷曰:古之工商亦有见君之理。如工执艺事以谏,郑商人以乘韦先牛犒师,匠庆伶州鸠之徒,皆工商之得以见君者也。工制器商贸迁,皆欲其不违乎。时其挚以鸡宜矣。

《尔雅》《释畜》

鸡,大者蜀。
〈注〉今蜀鸡。

蜀子雓。
〈注〉鸡子名。

未成鸡,僆。
〈注〉江东呼鸡少者曰僆。

绝有力,奋。
〈注〉诸物有气力,多者无不健自奋迅,故皆以名云。〈疏〉此别鸡属也。案《春秋》说题辞曰:鸡为积阳,南方之象火,阳精物炎上,故阳出。鸡鸣以类感也。鸡者,知时畜。其大者名蜀。郭云:今蜀鸡,蜀之雏子名雓,雏之稍长未成鸡者,名僆。郭云:江东呼鸡少者曰僆,壮大绝有力者名奋。郭云:诸物有气力,多者无不健自奋迅,故皆以名。云者谓上文雉也、羊也。并此鸡皆云绝有力奋,故此释之也。

鸡三尺为鶤。
〈注〉阳沟巨鶤,古之名鸡。

《春秋纬》《运斗枢》

玉衡星散为鸡,远雅颂著倡优则雄鸡五足。

《说题辞》

鸡为积阳,南方之象火,阳精物炎上,故阳出。鸡鸣以类感也,鸡之为言隹也。隹而起为人期莫宝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寒之日,鸡始乳。鸡不始乳,淫女乱男。

《星经》《天鸡》

天鸡二星在狗国北,主异鸟火星守兵起。土守人饥,相食流亡。

《大戴礼记》《夏小正》

正月:鸡桴粥。粥也者,相粥之时也。或曰:桴,妪伏也。粥,养也。

《方言》《鸡杂释》

鸡陈楚宋魏之间谓之鸊鸱,桂林之中谓之割鸡,或曰。北燕朝鲜冽水之间,谓伏鸡,曰抱爵子及鸡雏,皆谓之𪃟。
江东呼蓲关西曰𪃟,

其卵伏而未孚始化,谓之涅。
鸡雏徐鲁之间谓之秋侯子。
徐今下邳僮县东南,大徐城是也。

《禽经》鸡恶类

鸡鸴恶其类。
鸡与山鹊恶其类,相值则相搏。

《广志》鸡各种

鸡有胡髯、五指、金骹、反翅之种,大者蜀,小者荆。白鸡金骹者美,并州所献。吴中送长鸣鸡,长倍于常鸡,永昌郡无鸡。

《古今注》别名

鸡,一名烛夜。

《述异记》伺潮鸡

伺潮鸡,潮水上则鸣。孙绰《望海赋》曰:石鸡清响而应潮是也。

《齐民要术》《养鸡》

《尔雅》曰:鸡,大者蜀。蜀子,雓。未成鸡,僆。绝有力,奋。鸡三尺为鶤。郭璞注曰:阳沟巨鶤,古之鸡名。《广志》曰:鸡有胡发、五指、金骹、反翅之种。大者蜀,小者荆。白鸡金骹者,鸣美。吴中送长鸣鸡,鸡鸣长,倍于常鸡。《异物志》曰:九真长鸣鸡最长,声甚好,清朗。鸣未必在曙时,潮水夜至,因之并鸣,或名曰伺潮鸡。《风俗通》云:俗说朱氏公化而为鸡,故呼鸡者,皆言朱朱。《元中记》云:东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桃树,名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一天鸡,日初出,光照此木,天鸡则鸣,群鸡皆随而鸣也。

鸡种,取桑落时生者良,
形小,浅毛,脚细短是也,守窠,少声,则无鸡子。

春夏生者则不佳。
形大,毛羽悦泽,脚粗长者是,游荡饶声,产、乳易厌,既不守窠,则无缘蕃息也。

鸡,春夏雏,二十日内,无令出窠,饲以燥饭。
出窠早,不免鸟、鸱;与湿饭,则令脐脓也。

鸡栖,宜地为笼,内著栈。虽鸣声不朗,而安稳易肥,又免狐狸之患。若在树林,一遇风寒,大者损瘦,小者或死。燃柳柴,鸡雏:小者死,大者盲。
此亦烧穰杀瓠之流,其理难悉。

养鸡令速肥,不杷屋,不暴园,不畏鸟、鸱、狐狸法:
别筑墙匡,开小门;作小厂,令鸡闭两日。雌雄皆斩去六翮,无令得飞出。伟多收、稗、胡之类以养之,亦作小槽以贮水。荆藩为栖,去地一尺。数扫去屎。凿墙为窠,亦去地一尺。唯冬天著草,不茹则子冻。春夏秋三时则不须,直置匡上,任其产、伏;留草则蜫虫生。鸡出则著外许,以罩笼之。鹌鹑大,还内墙匡中。其供食者,又别作墙匡,蒸小麦饲之,三七日便肥大矣。

又谷产鸡子供常食法:
别取雌鸡,勿令与雄相杂,其墙匡、斩翅、荆栖、土窠,一法。唯多与谷,令竟冬肥盛,自然谷产矣。一鸡生百馀卵,不雏,并食之无咎。饼、炙所须,皆宜用此。

瀹鸡子法:
打破,著沸汤中,浮出,即掠取,生熟正得,即加盐醋也。

炒鸡子法:
打破,铜铛中,搅令黄白相杂。细擘葱白,下盐米、浑豉,麻油炒之,甚香美。

《孟子》曰: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
《家政法》曰:养鸡法:二月先耕一亩作田,秫粥洒之,刈生芽覆上,自生白虫。便买黄雌鸡十只,雄一只。于地上作屋,方广丈五,于屋下悬箦,令鸡宿上。并作鸡笼,悬中。夏月盛昼,鸡当还屋下息。并于园中筑作小屋,覆鸡得养子,乌不得就。
《龙鱼河图》曰:畜鸡白头,食之病人。鸡有六指者亦杀人。鸡有五色者亦杀人。
《养生论》曰:鸡肉不可食小儿,食令生疣虫,又令消体瘦。鼠肉味甘,无毒,令小儿消杀,除寒热,炙食之,良也。

《羹臛法》

作鸡羹法:鸡一头,解骨肉相离,切肉,𤥨骨,煮使熟。漉去骨,以葱头二升,枣三十枚合煮。羹一斗。

《蒸缹法》

蒸鸡法:肥鸡一头,净治;猪肉一斤,香豉一斤,盐五合,葱白半虎口,苏叶一寸围,豉汁三升,著盐。安甑中,蒸令极熟。
《𦙫腤煎消法》
腤鸡:一名缹鸡,一名鸡。以浑。盐,豉,葱白中截,乾苏
微火炙,生苏不炙,与成治浑鸡,俱下水中,熟煮。出鸡及葱,漉出汁中苏、豉,澄令清。擘肉,广寸馀,奠之,以煖汁沃之。肉若冷,将奠,蒸令煖。满奠。又云:葱、苏、盐、豉汁,与鸡俱煮。既熟,擘奠,与汁,葱、苏在上,莫按下。可增葱白,令细也。

《宋史》《天文志》

天鸡二星,在牛西,一在狗国北,主异鸟,一曰主候时。荧惑舍之,为旱,鸡多夜鸣。太白、荧惑犯之,为兵。填星犯之,民流亡。客星犯,水旱失时;入,为大水。

《物类相感志》乌骨鸡

乌骨鸡,舌黑者则骨黑,舌不黑者但肉黑。

鸡卵

鸡下卵,晨则雄,暮则雌,日中对日下亦雄。

鸡双黄

鸡黄双者,生两头及三足鸡。

《补禽经》鸡视

鸡以嗔视。
鸡睨。

《旸谷谩录》鸡爪

鸡四爪。

《桂海禽志》翻毛鸡

翻毛鸡,翮翎皆翻生,弯弯向外,尤驯狎不散逸,二广皆有。

长鸣鸡

长鸣鸡,高大过常鸡,鸣声甚长,终日啼号不绝,生邕州溪洞中。

《埤雅》

《盐铁论》曰:鸡廉狼吞,鸡跑而食之,每有所择,故曰小廉如鸡。鸡有蜀、鲁、荆、越诸种,越鸡小,蜀鸡大,鲁鸡又其大者。《庄子》:一越鸡不能伏鹄卵,鲁鸡固能矣。成元英曰:越鸡、荆鸡也,鲁鸡今之蜀鸡。案韩子曰:鲁鸡之不期,蜀鸡之不支。则元英所谓鲁鸡今之蜀鸡,非是旧说日中有鸡,月中有兔。按:鸡正西方之物,兔正东方之物。大明生于东,故鸡入之月。生于西,故兔入之。此犹镜灯,西象入东镜,东象入西镜云尔。《风雨之诗》曰:风雨凄凄,鸡鸣喈喈。风雨潇潇,鸡鸣胶胶。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言鸡之信度如此,秋气惨而凄凄。风雨如此,则疑于不能和秋物脱而潇潇。风雨如此,则疑于不能固向晦,则君子入以宴息之时也。风雨如此,则又疑于已。今曰风雨凄凄,鸡鸣喈喈。风雨潇潇,鸡鸣胶胶。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则乱世君子不改其度之譬也。喈喈言鸣而不失其和,胶胶言鸣而不失其固。《易》曰:㢲为鸡,兑见而㢲伏,故为鸡。鸡知时而善伏,故也。故曰:乳狗噬虎,伏鸡搏狸。又曰:伏鸡日抱其卵,伏而未孚始化之时,谓之涅。王褒曰:鱼瞰鸡睨。李善以为鱼目不瞑,鸡好邪视,此言是也。《禽经》曰:陆鸟曰栖,水鸟曰宿,独鸟曰止,众鸟曰栖。水鸟晚于林栖,故曰宿也。《说文》云:日在西方而鸟栖,因以为东西之西。《诗》曰:鸡栖于埘,日之夕矣。言鸡栖矣,日于是夕。夕于是月见。故象半月未有蟾桂之状,月满则夜见,半则夕见,故也。故曰:朝见曰,朝暮见曰,夕夕非曛晦之时,明矣。吴均曰:鸡有呼群之德,鹿有食苹之美。传曰鸡见食,相告者仁也。

《尔雅翼》

鸡司时之畜,鸣必三度。故礼有初鸣而衣服者,又能自守不为风雨止,故诗人以比不改度之君子。古有鸡人,掌共鸡牲大祭祀。夜漏未尽,则呼旦以嘂。百官以其畜鸡,则知时故也。古称鸡之德五: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告者,仁也。鸣不失时者,信也。鸡有五德,犹日瀹而食之,何也。以其所从来者,近也。然鸡老遇岁,则有怯寒至晓方鸣者,又鸡或乙丙夜辄鸣者,俗谓之盗啼。云行且有赦盖海中。《星占》云:天鸡星动为有赦,故后魏北齐赦日,皆设金鸡揭于竿,至今犹然。亦曰盗啼为有火。古称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以喻商王之用妇言。至汉世,乃有雌鸡化为雄,冠距鸣将与雄不殊将者,谓能率领其群也。《说者》曰:鸡有冠距,文武之貌,不为威仪。貌气毁,故有鸡祸。《风俗通》云:呼鸡曰朱朱,相传鸡本朱氏翁化为之。按:汉祝鸡翁居尸乡山下,养鸡百馀年,皆有名字。呼名则种别而至,则朱乃祝之转也。又崔豹《古今注》。鸡名烛夜。《尔雅》:鸡大者蜀。其音岂又本于此耶。郭璞既解蜀为今之蜀鸡,《广志》又称大者蜀,小者荆。而《庄子》别称越鸡不能伏鹄卵,鲁鸡固能,则荆与越为小蜀,与鲁为大荆。越相近若蜀者非巴蜀,盖鲁成公会于蜀者,亦鲁地云尔。〈说文鲁郊以丹鸡祝曰以斯翰音赤羽去鲁侯之咎〉《禽经》曰:鹰鸡多秋生,雉鸡多冬死。盖鲁雉则今斗鸡,自周宣王时,已有纪渻子为王养斗鸡之事。其后鲁季郈鸡斗,季氏介其鸡,盖以胶沙播其羽,或曰捣芥汁播之。郈氏则为之金距,距者鸡附足骨,斗时所用剌也。后世则又私取狸膏涂其头辄间,无敌。此非有厌胜,特是狸能捕鸡。异鸡闻狸之气,则畏而走,不若养之。至于木鸡者之为全也。今南方蓄蛊之家鸡辄飞去。〈庄子谓惠子曰羊沟之鸡三岁为株相者视之则非良鸡也然而数以胜人者以狸膏涂其头〉

昆鸡

昆鸡似鹤《说文》作鶤〉,黄白色,长颔赤喙。《九辨》曰:昆鸡啁哳而悲鸣。公孙乘月赋云:昆鸡舞于兰渚。谢灵运雪赋:对庭昆之双舞。淮南曰:钳旦大丙之御,过归雁于碣石,轶鶤鸡于姑馀。许叔重云:鶤鸡,凤凰之别名。考《穆天子传》:鶤鸡飞八百里。郭璞曰:即鶤鸡也。

《蟫史》鸡鸣

鸡鸣咿咿。

《瀛涯胜览》苏门答剌雄鸡

苏门答剌产雄鸡,大者七八斤,易煮,味美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