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三十一卷目录

 鸥部汇考
  鸥图
  诗经〈大雅凫鹥〉
  禽经〈信鸟〉
  埤雅〈鹥〉
  尔雅翼〈鹥〉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鸥部艺文一
  狎鸥赋          唐黄淊
 鸥部艺文二〈诗〉
  咏白鸥兼嘲别者      梁何逊
  古风           唐李白
  鸥             杜甫
  弄白鸥歌         刘长卿
  白鸥           陆龟蒙
  戏鸥            钱起
  赋得白鸥歌送李伯康归使   卢纶
  赠沙鸥          白居易
  和鲁望白鸥        皮日休
  江鸥           崔道融
  题白鹭洲江鸥送陈君    宋徐铉
  述鸥           孔平仲
  马当呼鸥不至偶成呈同行诸官 余靖
  鸥            朱继芳
  海鸥           元宋无
  观沙鸥          明袁凯
  鸥捕鱼           高启
  江上杂咏         尹嘉宾
  盟鸥轩          僧妙声
 鸥部选句
 鸥部纪事
 鸥部杂录
 鹭部汇考
  鹭图
  诗经〈陈风宛丘〉
  尔雅〈释鸟〉
  禽经〈鹭洁 鹭序〉
  毛诗陆疏广要〈值其鹭羽〉
  补禽经〈鹭〉
  通志〈昆虫草木略〉
  埤雅〈鹭〉
  尔雅翼〈鹭〉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头主治〉
  直省志书〈绍兴府〉
 鹭部艺文一
  白鹭赋         宋谢惠连
 鹭部艺文二〈诗〉
  朱鹭          梁王僧孺
  朱鹭           裴宪伯
  朱鹭           陈后主
  朱鹭           张正见
  朱鹭           苏子卿
  白鹭咏          唐李端
  赋得白鹭送宋少府入三峡   李白
  白鹭鸶           前人
  白鹭           刘长卿
  鹭鸶            许浑
  白鹭           陆龟蒙
  晚归鹭           钱起
  江行            前人
  白鹭           李嘉佑
  白鹭           刘禹锡
  鹭             裴说
  省试振鹭          李频
  鹭鸶            卢仝
  鹭鸶            杜牧
  崔卿双白鹭        顾非熊
  鹭鸶            郑谷
  失鹭鸶           前人
  鹭鸶            张祜
  咏双白鹭          雍陶
  崔卿池上双白鹭       贾岛
  鹭鸶障子          张乔
  鹭鸶            来鹏
  亲仁里双鹭         许棠
  鹭鸶            刘象
  双鹭            徐夤
  放鹭鸶           李中
  鹭鸶            罗隐
  沙上鹭          张文姬
  鹭鸶           宋文同
  再赠鹭鸶          前人
  题惠崇鹭鸶        刘仙伦
  鹭鸶            徐照
  题秋鹭图         范成大
  赠鹭            陆游
  鹭            叶绍翁
  双鹭            武衍
  鹭            元马臻
  舟中杂咏          袁桷
  九鹭图          傅若金
  题秋塘图          陈深
  过高邮射阳湖杂咏     萨都剌
  鹭            吴师道
  驯鹭            张雨
  恭题宣庙御笔汀鹭图   明于慎行
  题九鹭图          萧镃
  九鹭图           李晔
  正阳城楼西角二鹭巢焉   皇甫汸
  题尚仲良画鹭卷      张以宁
  出郊            杨慎
  湘江绝句          王铮
 鹭部选句
 鹭部纪事
 鹭部杂录
 鹭部外编

禽虫典第三十一卷

鸥部汇考

释名


《诗经》     水鸮《诗经》正义〉
信鸟《禽经》    信凫《尔雅翼》
海鸥《本草纲目》  江鸥《本草纲目》

鸥图


《诗经》《大雅凫鹥》

凫鹥在泾。
〈正义〉《苍颉解诂》云鸥也。一名水鸮。

《禽经》信鸟

鸥信鸟也,信不知用。
鸥,水鸟,如鸧鹒而小。随潮而翔,迎浪敝日,曰信鸥。鸥之别类,群鸣喈喈优优,随大小潮来也。食小鱼、虾之属。虽潮至则翔,水向以为信,反为鸷所击,是知信而不知所以,自害也。

《埤雅》

鹥,凫属,苍黑色。凫好没,鹥好浮,故鹥一名沤。列子曰:沤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今字从鸟,后人加之也。凫鹥安乐于水者也,故诗以为神祇,祖考安乐之譬。而周官王后安车鹥总诗曰:凫鹥在泾,公尸来燕来宁。公尸燕饮,福禄来成。凫鹥在沙,公尸来燕来宜。公尸燕饮,福禄来为来成。以祖言福禄也,来为以考言福禄也。传曰:来为言厚,为孝子则其为考,可知矣。又曰:凫鹥在渚,公尸来燕来处。公尸燕饮,福禄来下。凫鹥在潨,公尸来燕来宗。公尸燕饮,福禄来崇来下。以天神言福禄也。来崇以地示言福禄也,盖天故自上来下,地故自卑来崇,亦其天道主贵高,地事主富崇故也。于祖曰:尔酒既清,尔殽既馨。于考曰:尔酒既多,尔殽既嘉,则以宗庙尚文故也。郊丘则贵质而已,故曰尔酒既湑,尔殽伊脯也。其卒章则又总上四章之词,故曰公尸燕饮,无有后艰。无有后艰者,道也。盖道之至,可以祐神,非有资于物也。孰能福禄之哉,故于福禄为不足道也。《苍颉解诂》曰鹥鸥也,今鸥,一名水鸮。形色似白鸽而群飞。《风土记》曰鹥鹥,鸭也,以名自呼。大如小鸡,生于荷叶之上。

《尔雅翼》

鹥,鸥也。《海物异名记》曰鸥之别类,群鸣喈喈。随潮来往,谓之信凫。《南越记》曰在潮海中,随潮上下,常以三月风至,乃还洲屿,颇知风云。若群飞至岸渡海者,以此为候凫鹥之诗,称神祇祖考,安乐之引。凫与鹥盖水鸟,灭没浩荡,似不可羁。而又善别风云,不妄飞集。然诚得其道,有可驯之理,盖凫水鸟之谨愿者也。而鸥又可狎,海上之人有好鸥鸟者,每旦至海上从鸥鸟游,鸥鸟之至者,百类而不止其父,使取而玩之。明日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下,诚伪之,不可掩也。如此程氏曰:犬吠屠人,世传有物随之,非也。此正如海上鸥尔,诗以凫鹥之驯,为神祇祖考安乐之验。夫凫鹥鸟尔,何足以知神之安乐者。盖古者祭义通于物理,故自乐之一变,而致羽物及川泽之示,以至六变各有所致。羽物既与川泽之示相应,则所以美神祇祖考之安乐者,比之凫鹥,亦其理宜也。其称在泾以下亦有次序,盖泾大川沙渚,小洲其外有水而已。潨水之高者、亹者,山绝米水鸟戏广浮深者也。今自泾而沙自沙,而渚自渚而潨,潨而亹,流益狭,势益高,而凫鹥在焉,此以见其安而乐之也。周礼王后五路安车,用鹥总盖总,著马勒直两耳,与两镳以缯为之鹥者,其色青黑如鹥,而谓之安车,则亦若诗之凫鹥,安乐之义尔。然鸥亦有白者,不专于青黑。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鸥者浮水上,轻漾如沤也。鹥者鸣声也,鸮者形似也。在海者名海鸥,在江者名江鸥。江夏人讹为江鹅也。海中一种随潮往来,谓之信凫。

集解

李时珍曰:鸥生南方江海湖溪间,形色如白鸽及小白鸡,长喙长脚,群飞耀日,三月生卵。罗氏谓青黑色,误矣。

鸥部艺文一

《狎鸥赋》〈以释意与游迁之汀曲为韵〉 唐黄滔
海童以泛泛浮浮,爱于白鸥。遂将穷于赏玩,乃相狎以遨游。彼鸟何知苟同心而同德,斯人足验。谅不忮而不求,当其访物外之高,踪得沙间之逸,致云心潇洒以荐往。鹤貌飘飖而叠至,列为俦侣。肯无求友之声,郤尽猜嫌皆得忘形之意。至若海镜秋碧,天蓝霁青,磨开桂月于浩渺,画出蓬山于杳冥尔,乃瞻雪影缅风,翎曲得其情。此旷荡而来,依别派不言而信。彼联翩而飞下回汀,四目夷犹两情容与。曾无隼击之患,忘到鸠居之所。罗列靡惭于交契,固类朋游。参差罔愧于弟兄,还同雁序。斯则别号羽客,参为水仙。杨柳之江头雨夜,蒹葭之渡口霜天,莫不探此景象。穷乎岁年,异鸡群之迥处,殊莺谷之高迁。扫尘绪以皆空,那虞触网负身。弓而不绾,讵肯惊弦,则知蝉蜕是非羽翔。凡俗岂鹰扬于霄汉之外,乃鹗立于烟涛之曲。因嗤鸿渚,盖春去以秋来。翻笑鹊河,竟离长而会促。其父既骇于斯爰,令执之才。及入笼之念,已兴登俎之疑。潮满沧洲游泳,空期于水际,日生丹壑翱翔,遽在于云湄。所谓祸机中藏,物情外释。且斯鸟之犹尔,岂于人而能隔。则包含诡绐之流,宜览之而改易。

鸥部艺文二〈诗〉

《咏白鸥兼嘲别者》梁·何逊

可怜双白鸥,朝夕水上游。何言异栖息,雌往雄不留。孤飞出溆浦,独宿下沧洲。东西从此别,影响绝无由。

《古风》唐·李白

摇裔双白鸥,鸣飞沧江流。宜与海人狎,岂伊云鹤俦。寄形宿沙月,沿芳戏春洲。吾亦洗心者,忘机从尔游。

《鸥》杜甫

江浦寒鸥戏,无他亦自饶。却思翻玉羽,随意点春苗。雪暗还须浴,风生一任飘。几群沧海上,清影日萧萧。

《弄白鸥歌》刘长卿

泛泛江上鸥,毛衣皓如雪。朝飞潇湘水,夜宿洞庭月。洞庭归客正夷犹,爱此沧江閒白鸥。

《白鸥》陆龟蒙

惯向溪头漾浅沙,薄烟微雨是生涯。时时失伴沈山影,往往争飞杂浪花。晚树清凉还鳿,旧巢零落寄蒹葭。池塘信美应难恋,针在鱼唇剑在虾。

《戏鸥》钱起

乍依菱蔓聚,尽向芦花灭。更喜好风来,数片翻晴雪。《赋得白鸥歌送李伯康归使》卢纶
积水深源,白鸥翻翻。倒影光素,于潭之间。衔鱼鱼落,乱惊鸣争。扑莲丛莲叶倾尔,不见波中鸥鸟閒。无营何必汲汲劳,其生柳花,冥濛大堤口,悠扬相和。乍无有轻随去,浪杳不分。细舞清风亦何有,似君换得白鹅时。独凭栏干雪满池,今日还同看鸥鸟,如何羽翮复参差。复参差,海涛澜漫何由期。

《赠沙鸥》白居易

老逼教垂白,官科遣著绯。形骸虽有累,方寸却无机。遇酒多先醉,逢山爱晚归。沙鸥不知我,犹避隼旟飞。

《和鲁望白鸥》皮日休

雪羽䙰褷半惹泥,海云深处旧巢迷。池无飞浪争教舞,洲少轻沙若遣栖。烟外失群惭雁鹜,波中得志羡凫鹥。主人恩重真难遇,莫为心孤忆旧溪。

《江鸥》崔道融

白鸟波上栖,见人懒飞起。为有求鱼心,不是恋江水。

《题白鹭洲江鸥送陈君》宋·徐铉

白鹭洲边江路斜,轻鸥接翼满平沙。吾徒来送远行客,停舟为尔长叹息。酒旗渔艇两无猜,月影芦花镇相得。离筵一曲怨复清,满座销魂鸟不惊。人生不及鱼禽乐,安用虚名上麟阁。同心携手今如此,金鼎丹砂何寂寞。天涯后会渺难期,从此又应添白髭。愿君不忘分飞处,长保翩翩洁白姿。

《述鸥》孔平仲

水滨老父忘机关,醉眠古石红蕖间。绿波荡漾意不动,白云往来心与閒。有鸥素熟翁如此,命侣呼俦就翁喜。相亲饮啄少畏避,自浮自沈不惊起。渔人窥之即谋取,手携网罗来翁所。群鸥瞥见皆远逝,千里翩翩一回顾。鸥不薄翁勿疑避,祸未萌真见机。渔人罗网不在侧,敢辞旦夕从翁嬉。

《马当呼鸥不至偶成呈同行诸官》余靖

昔年曾泛马当湾,团饭唤鸥篙楫间。今日江头飞不下,应知人世足机关。

《鸥》朱继芳

采鱼秋江上,鸥鸟来相随。荡桨忽惊起,云天碧四垂。
《海鸥》宋无
群飞独宿水中央,逐浪随波羽半伤。莫去西湖花里睡,芰荷翻雨打鸳鸯。

《观沙鸥》明·袁凯

门外群鸥我所知,终朝相见不相离。借尔桥东杨柳岸,明年春日更添儿。

《鸥捕鱼》高启

秋江水冷无人渡,群鸥忍饥愁日暮。白头来往似鱼翁,心思捕鱼江水中。眼明见鱼深出水,复恐鱼惊隐芦苇。须臾衔得上平沙,鳞鬣半吞犹见尾。江鱼食尽身不肥,平生求饱苦多饥。却猜人少忘机者,海上相逢不飞下。

《江上杂咏》尹嘉宾

杏花淡淡柳丝丝,画舸春江听雨时。渐捲鹤洲江色紫,沙鸥睡著不曾知。

《盟鸥轩》僧妙声

客有忘机者,开轩命白鸥。同心如此水,有约共沧洲。尔性何其静,吾生亦若浮。自今期岁晚,风雨亦相求。身不肥平生,求饱苦多饥。却猜人少忘机者,海上相逢不飞下。

《盟鸥轩》僧妙声

客有忘机者,开轩命白鸥。同心如此水,有约共沧洲。尔性何其静,吾生亦若浮。自今期岁晚,风雨亦相求。

鸥部选句

陈江总诗:翔鸥方怯冻,落雁不胜弹。
唐李峤山居七夕诗:暂惊河女鹊,终狎野人鸥。杜甫诗: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又〉娟娟戏蝶过閒幔,片片轻鸥下急湍。〈又〉风蝶勤依桨,春鸥懒避船。〈又〉远鸥浮水静,轻燕受风斜。〈又〉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又〉锡飞常近鹤,杯渡不惊鸥。〈又〉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陆龟蒙冬柳诗:正见霜风飘断处,寒鸥惊起一双双。许浑诗:雨晴巢燕急,波暖浴鸥閒。〈又〉眠鸥犹恋草,栖鹤未离松。
白居易诗:石叠青棱玉,波翻白片鸥。
雍陶诗:初归山犬翻惊主,久别江鸥却避人。
杜荀鹤诗:岩鹿惯随锄药叟,溪鸥不怕洗苔僧。宋文同诗:凫鸥惯入阑干宿,鱼蟹长随舴艋归。陆游诗:渴鹿出林窥药井,驯鸥掠水傍棋轩。〈又〉平湖烟水已盟鸥。

鸥部纪事

《山海经》:元股之国,其为人衣鱼食鸥。
《列子·黄帝篇》:海上之人有好鸥鸟者,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鸥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闻鸥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下也。
《世说》〈注〉《褚氏家传》曰:陶字季雅,钱塘人,褚先生后也。聪惠绝伦,年十三作《鸥鸟赋》。宛陵严仲弼见而奇之,曰:褚先生复出矣。
《晋书·五行志》:成帝咸和二年正月,有五鸥鸟集殿庭,此白祥也。是时庾亮苟违众谋,将召苏峻,有言不从之咎,故白祥先见也。三年二月,峻果作乱,宫掖焚,化为污莱,此其应也。
《佛图澄传》:石季龙僭位,倾心事澄,使司空李农旦夕亲问,其太子诸公五日一朝,尊敬莫与为比。支道林在京师,闻澄与诸公游,乃曰:澄公其以季龙为海鸥鸟也。
《南史·宋彭城王义康传》:义康未败时,东府厅事前井水忽涌,野雉江鸥并入所住斋前。
《清异录》:宦者刘继诠得芙蓉鸥二十四只以献,毛色如芙蓉。帝甚喜,置北海中,曰鸥字三品鸟,宜封碧海舍人。
《唐书·崔仁师传》:仁师子湜,元宗在东宫,数至其第申款密。湜阴附主,时人危之,为寒毛。门下客献《海鸥赋》以讽,湜称善而不自悛。
《侯鲭录》:顾况与李邺侯善。邺侯卒,况感其知,作海鸥咏以见意,为权贵所疾。
《清异录》:郑遨隐居,有高士问何以阅目,对曰:不注目于婆娑儿,即侧耳于鼓吹长,谓玩鸥而听蛙也。《冷斋夜话》:予自并州还故里,馆延福寺。寺前有小溪,尝暮寒归见白鸟。作诗曰:剩水残山惨淡间,白鸥无事钓舟闲。个中著我添图画,便似华亭落照湾。

鸥部杂录

《周礼·春官》:巾车、安车,彫面鹥总。〈订义〉郑锷曰:鹥读如凫鹥之鹥。
《易林》:凫鹥游泾,君子以宁。
《抱朴子·博喻篇》:小鲜不解灵虬之远,规凫鹥不知鸿鹄之非匹。
《明本篇》:居言于室,而翔鸥不下。

鹭部汇考

释名


《诗经》      舂锄《尔雅》
白鸟《毛诗·陆疏广要》 朱鹭《毛诗·陆疏广要》
白鹭《毛诗·陆疏广要》 鹭鸶《通志》

鹭图


《诗经》《陈风·宛丘》

无冬无夏,值其鹭羽。
〈正义〉鹭鸟之羽,可以为舞者之翳。

《尔雅》释鸟

鹭,舂锄。
〈注〉白鹭也,头翅背上皆有长翰毛。今江东人取以为睫䙰,名之曰白鹭缞。

《禽经》鹭洁

鹇鹭之洁。

《鹭序》

《寀寮雍雍鸿仪鹭序》
鹭,白鹭也。小不踰大,飞有次序。百官缙绅之象,诗以振鹭比百寮雍容,喻朝美易,曰:鸿渐于干于磐。圣人皆以鸿鹭之群,拟官师也。

《毛诗·陆疏广要》《值其鹭羽》〈坊刻振鹭于飞误〉

鹭,水鸟也。好而洁白,故汶阳谓之白鸟。齐鲁之间谓之舂锄。辽东、乐浪、吴扬人,皆谓之白鹭。大小如鸱。青脚,高尺七八寸,尾如鹰尾,喙长三寸,头上有毛十数枚,长尺馀。毵毵然与众毛异。甚好将欲取鱼时,则弭之。今吴人亦养焉,好群飞鸣。楚威王时,有朱鹭合沓飞翔而来,舞则复有赤者,旧鼓吹朱鹭曲是也。然则鸟名白鹭,赤者少耳。此舞所持,持其白羽也。
按:鹭一名属玉,属玉乃是水鸟。汉武以之名观,云可以厌火。恐亦非鹭,姑存疑以俟博识者。

《补禽经》

鹭目成而受胎。

《通志》昆虫草木略

白鹭亦曰鹭鸶。

《埤雅》

鹭一名舂锄,步于浅水,好自低昂,故曰舂锄也。方言鹖鴠谓之独舂,与此同意。鹖鴠亦其鸣,声如舂鹭,色雪白,顶上有丝,毵毵然长尺馀,欲取鱼则弭之。《禽经》曰:鹭啄则丝偃,鹰捕则角弭,藏杀机也。青脚喜翘,高尺七八寸,善蹙捕鱼。又其翔集必舞而后下,故诗以况二王之后,曰我客戾止,亦有斯容也。楚威王时,有赤鹭合沓飞翔而舞,旧鼓吹朱鹭曲是也。今鹭之集,每至水面数尺,则必低回少盘。其势与飞之时径起特异,盖其天性,舞而后下,非朱鹭独然也。故诗于鹭于下曰醉言舞鹭,于飞曰醉言归也。《禽经》曰:山禽之咮多短,水禽之咮多长。山禽之尾多脩,水禽之尾多促。山禽尾脩咮短,若鹊之类是也。水禽尾促咮长,若鹭之类是也。又曰鹴好霜,鹭恶露,字从露省,以此亦或谓之白露。今人畜之,极有驯扰者。每至白露降日,则定飞扬而去,不可复畜矣。俗说雌雄相眄,则产阴阳。自然变化,论曰:鹭目成而受胎,鹳影接而怀卵。鸳鸯交颈,野鹊传枝。物固有是哉,鹭白鸟也。《淮南子》曰:的的者获,提提者射。故诗正言: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翯翯。以美文王之德。

《尔雅翼》

鹭,水鸟。洁白而善为容,其集必飞舞而下。头上有长毛十数枚,长尺馀,毵毵然与众毛异,欲取鱼则弭之。翅背上皆有长翰毛。江东人取为接䍦,名曰鹭缞,亦曰白鹭蓑。或以红鹤毛间之。鲁颂曰:振振鹭鹭于飞鼓,咽咽醉言归。说者以为客有鹭之容耳。《隋乐志》云:建鼓商世所作,又栖翔鹭于其上,不知何代所加。或曰鹄也,取其声扬而远闻。或曰白鹭鼓精也。或曰皆非也,振振鹭鹭于飞鼓,咽咽醉言归。言古之君子,悲周道之衰,颂声之息。饰鼓以鹭存其风流,未知孰是。《隋志》之说云:尔按梓人之职,赢者、羽者、鳞者,以为笋簴,盖振古如此,则所谓建鼓之鹭,安知非商世所有。《陈风》亦曰: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冬无夏,值其鹭羽。坎其击缶宛丘之道,无冬无夏,值其鹭翿翿,或为纛羽,与翿皆笋簴之所。悬则鼓之,上有鹭。旧矣说诗者,乃以鹭为舞者之翳,而训值为待,不知值者,盖植立之义。又曰:振鹭于飞于彼西雍说者,以西雍为泽。按:西雍当是置礼乐器之所,盖《大雅》言,论钟鼓必于辟雍之地,以在西,故曰西雍。而《春秋传》则云:西辟乐备,是辟雍西。雍西辟,皆乐器之所在也。大射仪建鼓在阼阶西。《南书》亦云:大贝鼖鼓在西,傍则西雍,振鹭之飞为鼓上之鹭,明矣。鼓常在西,振鹭在鼓之上,有飞之象耳。建鼓以水贯而载之,下有跗。又说者以鹭为鼓精。《古今乐录》云:吴王夫差时,有双鹭飞出鼓中而入云,故有是名,犹会稽雷门之鼓。相传有鹤飞入其中,鼓鸣闻洛阳。后破鼓,鹤遂飞去,亦其类也。后世有鼓吹曲,亦以朱鹭为首。孔颖达曰:楚威王时,有朱鹭合沓飞翔而来,旧舞鼓吹朱鹭曲是也。或言朱鹭是汉曲说乐府者,亦以为因饰鼓以鹭而为曲之名,此则非也。饰鼓以鹭而不朱,朱自因瑞耳。《禽经》曰:朱鸢不攫肉,朱鹭不吞鲤。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禽经》云鹴飞则霜,鹭飞则露,其名以此。步于浅水,好自低昂,如舂如锄之状,故曰春锄。

集解

李时珍曰:鹭,水鸟也。林栖水食,群飞成序,洁白如雪。颈细而长,脚青善翘。高尺馀,解指短尾,喙长三寸。顶有长毛十数茎,毵毵然如丝,欲取鱼则弭之。
汪颖曰:似鹭而头无丝,脚黄色者,俗名白鹤子。又有红鹤,相类色红。《禽经》所谓朱鹭是也。

肉气味

咸平,无毒。

主治

汪颖曰:虚瘦益脾补气,炙熟食之。

头主治

破伤风。肢强口紧,连尾烧研,以腊猪脂调傅疮口。〈救急方〉

《直省志书》绍兴府

鹭色雪白,顶上有丝长尺馀。山阴濒水人家多畜之,皆驯不去。惟白露一日必笼之,不然飞去。

鹭部艺文一

《白鹭赋》宋·谢惠连

有提樊而见献,实振鹭之仙禽。表弗缁之素质,挺乐水之奇心。

鹭部艺文二〈诗〉《朱鹭》梁·王僧孺

因风弄玉水,映日上金堤。犹持畏罗缴,未得异凫鹥。闻君爱白雉,兼因重碧鸡。未能声似凤,聊变色如圭。愿识昆明路,乘流欲复栖。

《朱鹭》裴宪伯

秋来惧寒劲,岁去畏冰坚。群飞向葭下,奋羽欲南迁。暂戏龙池侧,时往凤楼前。所叹恩光歇,不得久联翩。

《朱鹭》陈后主

参差蒲未齐,沈漾若浮绿。朱鹭戏蘋藻,徘徊流涧曲。涧曲多岩树,逶迤复继续。振振虽以明,汤汤今又瞩。

《朱鹭》张正见

金堤有朱鹭,刷羽望沧瀛。周诗振雅曲,汉鼓发奇声。时将赤雁并,乍逐彩鸾行。别有翻潮处,异色不相惊。

《朱鹭》苏子卿

玉山一朱鹭,万里入王畿。欲向天池饮,还绕上林飞。金堤晒羽翮,丹水浴毛衣。非贪葭下食,怀恩自远归。

《白鹭咏》唐·李端

迥起来应近,高飞去自遥。映林同落雪,拂水状翻潮。犹有幽人兴,相逢到碧霄。

《赋得白鹭送宋少府入三峡》李白

白鹭拳一足,月明秋水寒。人惊远飞去,直向使君滩。

《白鹭鸶》前人

白鹭下秋水,孤飞如坠霜。心闲且未去,独立沙洲傍。

《白鹭》刘长卿

亭亭常独立,川上时延颈。秋水寒白毛,夕阳吊孤影。幽姿閒自媚,逸翮思一骋。如有长风吹,青云在俄顷。

《鹭鸶》许浑

西风澹澹水悠悠,雪点丝飘带雨愁。何事归心倚前阁,绿蒲红蓼练塘秋。

《白鹭》陆龟蒙

雪然飞下立苍苔,应伴江鸥拒我来。见欲扁舟摇荡去,倩君先作水云媒。

《晚归鹭》钱起

池上静难厌,云间欲去晚。忽背夕阳飞,剩与清风远。

《江行》前人

月下江流静,村荒人语稀。鹭鸶虽有伴,仍共影双飞。

《白鹭》李嘉佑

江南绿水多,顾影逗轻波。终日秦云里,山高奈若何。

《白鹭》刘禹锡

白鹭儿,最高格。毛衣新成雪不敌,众禽喧呼独凝寂。孤眠芊芊草,久立潺潺石。前山正无云,飞去入遥碧。

《鹭》裴说

秋江清浅时,鱼过亦频窥。却为分明极,翻成所得迟。浴偎红日色,栖压碧芦枝。会共鹓同侣,翱翔应可期。

《省试振鹭》李频

有鸟生江浦,霜华作羽翰。君臣将比洁,朝野用为欢。月影林梢下,冰光水际残。飞翻时共乐,饮啄道皆安。迥翥宜高咏,群栖入静看。由来鹓鹭侣,济济列千官。

《鹭鸶》卢仝

刻成片玉白鹭鸶,欲捉纤鳞心自急。翘足沙头不得时,傍人不知谓閒立。

《鹭鸶》杜牧

雪衣雪发青玉觜,群捕鱼儿溪影中。惊飞远映碧山去,一树梨花落晚风。

《崔卿双白鹭》顾非熊

朝客高情爱水禽,绿波双鹭在园林。立当风里丝摇急,步绕池边字印深。刷羽竞生堪画势,依泉各有取鱼心。我卿多傍门前见,坐觉恩波思不禁。

《鹭鸶》郑谷

闲立春塘烟澹澹,静眠寒苇雨飕飕。渔翁归后沙汀晚,飞下滩头更自由。

《失鹭鸶》前人

野格由来倦小池,惊风却下碧江涯。月昏风急宿何
处,秋岸萧萧黄苇枝。

《鹭鸶》张祜

深窥思不穷,揭趾浅沙中。一点山光净,孤飞潭影空。暗栖松叶露,轻下蓼花风。好是沧波侣,垂丝趣亦同。

《咏双白鹭》雍陶

双鹭应怜水满池,风飘不动顶丝垂。立当青草人先见,行傍白莲鱼未知。一足独拳寒雨里,数声相叫早秋时。林塘得尔须增价,况与诗家物色宜。

《崔卿池上双白鹭》贾岛

鹭雏相逐出深笼,顶各有丝茎数同。洒石多霜移足冷,隔城远树挂巢空。其如尽在滩声外,何似双飞浦色中。见此池塘卿自凿,清泠太液底潜通。

《鹭鸶障子》张乔

剪得机中如雪素,画为江上带丝禽。閒来相对茅堂下,引出烟波万里心。

《鹭鸶》来鹏

袅丝翘足傍澄澜,消尽年光伫思间。若使见鱼无羡意,向人姿态更应閒。

《亲仁里双鹭》许棠

双去双来日已频,只应知我是江人。对攲雪顶思寻水,更振霜翎恐染尘。三楚几时初失侣,五陵何树又栖身。天然不与凡禽类,傍砌听吟性自驯。

《鹭鸶》刘象

洁白孤高生不同,顶丝清软冷摇风。窥鱼翘立荷香里,慕侣低翻柳影中。几日下巢辞紫阁,多时凝目向晴空。摩霄志在潜修羽,会接鸾凰到苇丛。

《双鹭》徐夤

双鹭雕笼昨夜开,月明飞出立庭隈。但教绿水池塘在,自有碧天鸿雁来。清韵叫霜归岛树,素翎遗雪落渔台。何人为我追寻得,重劝溪翁酒一杯。

《放鹭鸶》李中

池塘多谢久淹留,长得霜翎放自由。好去蒹葭深处宿,月明应认旧江秋。

《鹭鸶》罗隐

斜阳澹澹柳阴阴,风袅寒丝映水深。不要向人誇洁白,也知长有羡鱼心。

《沙上鹭》张文姬

沙头一水禽,鼓翼扬清音。只待高风便,非无云汉心。

《鹭鸶》宋·文同

避雨竹间点点,迎风柳下翩翩。静依寒蓼如画,独立晴沙可怜。

《再赠鹭鸶》前人

颈若琼钩浅曲,骹如碧管深翘。湖上水禽无数,其谁似汝风标。

《题惠崇鹭鸶》刘仙伦

清霜著木高柳枯,惊风猎猎吹寒芦。芦根败蓼色惨淡,沙觜无复菰与蒲。风标皎皎四公子,来从西雍有閒思。肝肠澡濯秋水清,雪衣不受泥土滓。偶得一饱即自如,鹏飞万里何关渠。出离风波岸上立,岂只临渊常羡鱼。惠也小景独称步,那知写生尤得趣。傍边谨勿生机心,恐即长鸣过溪去。

《鹭鸶》徐照

一点白如雪,顶黏丝数茎。沙边行有迹,空外过无声。高柳巢方稳,危滩立不惊。每看閒意思,渔父是前生。

《题秋鹭图》范成大

昨夜新霜冷钓矶,绿荷消瘦碧芦肥。一江秋色无人问,尽属风标两雪衣。

《赠鹭》陆游

雪衣飞去莫匆匆,小住滩前伴钓篷。禹庙兰亭三十里,相逢多在暮烟中。

《鹭》叶绍翁

无事时来立葑田,几回惊去为归船。霜姿不待他人爱,照影沧波亦自怜。

《双鹭》武衍

谁惊双鹭起蘋汀,蹴裂玻璃细有声。飞入白云浑不辨,碧山横处忽分明。

《鹭》元·马臻

水风吹冷逼菰蒲,藕叶攲斜一半枯。玉立鹭鸶浑不动,满身烟雨看西湖。

《舟中杂咏》袁桷

鹭鸶漾晴空,意态极楚楚。翻风苍雪回,转日烂银舞。盘旋傲孤鸿,清远敌凡羽。须臾下鱼陂,愧我觉疾去。

《九鹭图》傅若金

鲜鲜白鹭羽,振振清江澨。露草寒已衰,风芦近相蔽。飞鸣各自适,离居亦有次。虽惬江海情,终怀云霄志。君子思有则,画者工取譬。仪羽庶可希,修洁诚所贵。

《题秋塘图》陈深

水落秋菰老,夕寒烟树微。绝怜双白鹭,飞去似知几。

《过高邮射阳湖杂咏》萨都剌

白鹭爱秋水,独立仍自行。得鱼固偶尔,惊飞亦常情。

《鹭》吴师道

振振风生柳,沾沾雪点矶。白攒秋水立,青映暮天飞。

《驯鹭》张雨

孑然驯鹭雪霜明,下濑求鱼自在行。碧玉灯檠双足瘦,白麻衣袂一身轻。海鸥见事应何晚,凡鸟题门也不情。输我鹓行旧俦侣,举头寥廓总云程。

《恭题宣庙御笔汀鹭图》明·于慎行

笔端成大造,海鸟若相忘。暮雨汀莎湿,春风岸芷香。柳边迷落絮,云里带飞霜。总为经天藻,长留羽翰光。

《题九鹭图》〈为内府传制赋此数取九者象乾元也〉萧镃

宣德年间边景昭,彩色翎毛称独步。近时林良用水墨,落笔往往皆天趣。鸳鸯凫雁清溪流,寒鸦古木长林幽。等闲得意即挥洒,一扫万里江南秋。此图九鹭真奇绝,散立晴烟乍明灭。日长坐久看转亲,飘来点点青天雪。翱翔霄汉殊不惊,欲下未下浑有情。潜踪独趁水边食,延颈忽向芦中鸣。吁嗟。林生精艺有如此,座客见之谁不喜。洞庭湘渚在眼前,暝色惨澹凉飙起。方今圣主覃恩波,四海山泽无虞罗。悠悠群鹭各自适,虽有鹰鹯奈尔何。

《九鹭图》李晔

何人水墨开毫素,白日晴窗起烟雾。强将醉眼窥微茫,乃见江南九秋鹭。两只长鸣一只飞,两只共啄菰米肥。其馀四只梦洲渚,黄芦白苇相因依。我家曾住苕川上,绿蓑披雨听渔唱。西塞山边今有无,桃花流水应新涨。别来几载栖林峦,身欲奋飞无羽翰。卷图高咏风漠漠,忆尔矶头青钓竿。

《正阳城楼西角二鹭巢焉》皇甫汸

并负青云翼,来耽紫阁栖。攀龙窥殿北,随雉卧城西。顾影依霜洁,鸣筹候月迷。振雍殊可咏,聊此谢尘泥。

《题尚仲良画鹭卷》张以宁

沧江雨疏疏,翻飞一舂锄。老树如人立,欲下意踌躇。明年柳条长,遮汝行捕鱼。

《出郊》杨慎

高田如楼梯,平田如棋局。白鹭忽飞来,点破秧针绿。

《湘江绝句》王铮

同舟白衣人,雪色何。忽有飞来者,方知是鹭群。

鹭部选句

唐杜甫诗:钩帘宿鹭起,丸药流莺啭。〈又〉野鹭宿娟娟。王维诗: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陆龟蒙诗:亦以鱼虾供熟鹭,近缘樱笋识邻翁。〈又〉锦鲤冲风掷,丝禽掠浪飞。
钱起诗:饥鹭不惊收钓处,闲麛应乳负暄时。
温庭筠诗:愁鹭睡蒹葭。
裴说诗:戏鹭飞轻雪,惊鸿叫乱弦。
皮日休诗:细雨阑珊眠鹭觉。
曹唐诗:彤阁钟鸣碧鹭飞。
宋王禹偁诗:锦掷鲜鳞红拨剌,雪翻寒鹭白䙰褷。陆游诗:汀鹭一点白,烟柳千丝黄。

鹭部纪事

《晋书·五行志》:咸康八年七月,有白鹭集殿屋。是时康帝初即位,不永之祥也。后涉再期而帝崩。按刘向曰:野鸟入处,宫室将空。此其应也。
《南史·张融传》:融弱冠有名。道士陆修静以白鹭羽麈尾扇遗之,曰:此既异物,以奉异人。
《唐书·石雄传》:初,雄讨刘稹,水次见白鹭,谓众曰:使吾射中其目,当成功。一发如言。帝闻,下诏褒美。
《云溪友议》:滕倪苦心为诗,嘉声早播《题鹭鸶障子》云:映水有深意,见人无惧心。
《该闻录》:开宝中,神泉县令张某者新到官,外以廉洁自矜,内则贪黩自奉,其例甚多。时王岩以鹭鸶诗讽之云:飞来疑是鹤下处,却寻鱼最为中的。
珍珠船李昉慕白居易,园林畜五禽,皆以客名。鹭鸶曰白雪客。
《湘山野录》:寇莱公一日延诗僧惠崇于池亭,探𨷍分题,丞相得池上柳青字韵,崇得池上鹭明字韵。崇默绕池径,驰心于杳冥以搜之。自午及晡,忽以二指点空,微笑曰:已得之,已得之。此篇功在明字,凡五押之俱不到,方今得之。丞相曰:试请口举。崇曰:照水千寻迥,栖烟一点明。公笑曰:吾之柳,功在青字。已四押之,终未惬,不若且罢。崇诗全篇曰:雨绝方塘溢,迟徊不复惊。曝翎沙日暖,引步岛风清。及断句云:主人池上凤,见尔忆蓬瀛。
《黎州图经》:黎州通望县,每岁孟夏,有鹭鸶一只坠化。古老传云,众鸟避瘴。临去,留一鹭祭山神。又每郡主将有除替,一日前,须有白鹭鸶一对,从大渡河飞往州城,盘旋栖泊,号为先至鸟。便迎新送故,更无误焉。《金陵图考》:出三山门水关中,街水环绕处,是白鹭洲。以洲多聚白鹭,故名。

鹭部杂录

《诗经·陈风·宛丘章》:无冬无夏,值其鹭翿。
《周颂·振鹭章》:振鹭于飞,于彼西雍,我客戾止,亦有斯容。〈注〉振群飞貌。
《鲁颂·有駜章》:振振鹭鹭于下。〈注〉鹭鹭羽舞者,所持或坐或伏,如鹭之下也。
振振鹭鹭于飞。〈注〉舞者振作鹭,羽如飞也。
《易林》:凫得水没,喜笑自啄,毛羽悦泽,利以攻玉。《唐书·南蛮骠国传》:铙铎集以翔鹭。
《两同书》:振鹭来庭,天下荣之,愿从其化也。
《谈苑》:人畜鹭鸶虽驯熟,然至饮秋水则飞去。京师夏间竞养铜觜,至九月多死。
《贵耳集》:鹭鸶一名舂锄。《尔雅》注:行如舂锄,山谷亦有诗独雍陶一联曲,尽写物之妙。立当青草,人先见行,傍白莲鱼,未知以属玉为鹭鸶,非也。
《汲古丛语》:鹭欲啄则偃丝,鹰欲捕则弭角,藏杀机也。然丝与角者,其廉隅也。中有欲则廉隅不张,故曰廉生威。
《田家杂占》:夏秋间雨阵将至,忽有白鹭飞过,雨竟不至,名曰截雨。
《枕谈》:升庵有纪行诗:山遮延鹭堠,江绕画乌亭。用事甚僻,而不知出处。元魏改官制,以候望官为白鹭,取延望之意,其时亭堠多刻鹭像也。
《丹徒县志》:鹭,东坡呼为雪衣儿。

鹭部外编

《隋书·音乐志》:越王勾践击大鼓于雷门以厌吴。晋时移于建康,有双鹭鼓而飞入云。《搜神后记》:钱塘人姓杜,船行时大雪日暮,有女子素衣来岸上。杜曰:何不入船。遂相调戏。杜閤船载之。后成白鹭,飞去。杜恶之,便病死。
《太平广记》:晋建武中,剡县冯法作贾,夕宿荻塘,见一女子,著缞服,白晰,形状短小,求寄载。明旦,船欲发,云:暂上取行资。既去,法失绢一疋,女抱二束刍寘船中。如此十上,失十绢。法疑非人,乃缚两足,女云:君绢在前草中。化形大白鹭,烹食之,肉不甚美。
《幽明录》:巴东有道士,事道精。进入屋烧香,忽有风雨至。家人见一白鹭从室中飞出,雨住,遂失道士所在。《马自然传》:马湘,字自然。游越州,道士王知微及弟子王延叟同行。时方春,见道旁一家好菘菜,求之不得,仍闻恶语。湘命延叟取纸笔,知微遂言求菜见阻,诚无讼理。况在道门,讵宜施之。湘笑曰:我非讼者也,作小戏耳。于是延叟授纸笔,湘画一白鹭,以水噀之,遂化成真鹭,飞入菜畦中啄菜。其主逐起,又飞下再三。湘又画一猧子,亦以水噀化成走趁,捉白鹭共践其菜,一时碎尽。主人见道士戏笑,曾求菜致此,虑复为他术,遂来哀乞。湘曰:非求菜也,故相戏耳。于是呼鹭及犬皆飞走,投入湘怀中。视菜如故,悉无所损。《树萱录》:剡人贾傅于镜湖泊舟,夜月纵步于清流芳荷中。见二叟并语,一曰碧继翁,一曰篁栖叟,相对吟诗,贾遽揖之,化为白鹭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