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鵙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三十卷目录

 鸽部汇考
  鸽图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白鸽肉气味 主治 血主治 卵主治 屎名左盘龙 气味 主治 附方〉
 鸽部艺文一
  义鸽赋〈有序〉     明皇甫汸
  读鸽赋赋〈有序〉     侯一元
  驯鸽赋          王世贞
 鸽部艺文二〈诗〉
  白鸽           唐徐夤
  牡丹鹁鸽图       元朱德润
 鸽部纪事
 鸽部杂录
 鸽部外编
 鹖鴠部汇考
  鹖鸡图
  寒号虫图
  礼记〈月令〉
  山海经〈中山经〉
  方言〈鴠〉
  禽经〈鹖〉
  埤雅〈鹖〉
  尔雅翼〈鹖〉
  本草纲目〈鹖鸡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寒号虫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五灵脂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鹖鴠部艺文一
  鹖赋           魏王粲
  鹖赋〈有序〉        曹植
  鹖赞           晋郭璞
鹖鴠部艺文二〈诗〉
  得过且过         明丘浚
  凤凰不如我        凭惟敏
  得过且过          前人
 鹖鴠部纪事
 鹖鴠部杂录
 鵙部汇考
  鵙图
  诗经〈豳风七月〉
  礼记〈月令〉
  尔雅〈释鸟〉
  易纬〈通卦验〉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禽经〈题鴃〉
  酉阳杂俎〈伯劳〉
  补禽经〈鵙〉
  埤雅〈鵙〉
  尔雅翼〈鵙〉
  蟫史〈鵙鸣〉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毛气味 主治 发明〉
 鵙部艺文一
  令禽恶鸟论        魏曹植
 鵙部艺文二〈诗〉
  姑恶          宋刘学箕
  姑恶〈有序〉       范成大
  夜闻姑恶          陆游
  姑恶行         明陈靖远
  伯劳吟           杨慎
 鵙部纪事
 鵙部杂录

禽虫典第三十卷

鸽部汇考

释名


《本草纲目》   鹁鸽《本草纲目》
飞奴《本草纲目》  迦布德迦《本草纲目》

鸽图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鸽性淫而易,合故名鹁者,其声也。张九龄以鸽传书目为飞奴,梵书名迦布德迦。

集解

寇宗奭曰:鸽之毛色于禽中品第最多,惟白鸽入药,凡鸟皆雄乘雌,此独雌乘雄,故其性最淫。时珍曰:处处人家畜之亦有野鸽,名品虽多,大要毛羽不过青白皂绿,鹊斑数色眼目,有大小黄赤绿色而已,亦与鸠为匹偶。

白鸽肉气味

咸平无毒,孟诜曰暖。

主治

嘉祐曰:解诸药毒及人马久患,疥食之立愈。
孟诜曰:调精益气,治恶疮疥癣、风疮、白癜、𤻤疡、风炒熟酒服,虽益人食,多恐减药力。

血主治

李时珍曰:解诸药百蛊毒,出《事林广记》

卵主治

李时珍曰:解疮毒痘毒。

屎名左盘龙

李时珍曰:野鸽者,尤良其屎,皆左盘,故宣明方谓之左盘龙也。

气味

辛温微毒。

主治

嘉祐曰:人马疥疮,炒研傅之,驴马和草饲之。汪颖曰:消肿及腹中痞块。时珍曰:消瘰𤻤诸疮,疗破伤风及阴毒,垂死者杀虫。

附方

消渴饮水不知足用,白花鸽一只切作小片,以上苏煎含咽。〈心镜〉
预解痘毒,每至除夜以白鸽煮炙,饲儿仍以毛煎汤浴之,则出痘希少。
预解痘毒,小儿食之永不出痘,或出亦希,用白鸽卵一对入竹筒,封置厕中,半月取出以卵白和辰砂三钱,菉豆大每服三十丸,毒从大小便出也。〈滆江方〉带下排脓,宗奭曰:野鸽粪一两炒微焦,白朮、麝香各一分、赤芍药青木香各半两,延胡索炒赤一两,柴胡三分为末,温无灰酒空心调服一钱,候脓尽即止,后服补平脏药。〈仝上〉
破伤中风,病传入里,用左盘龙即野鸽粪、江鳔白僵蚕各炒半钱,雄黄一钱为末蒸饼丸,梧子大每服十五丸,温酒取效。〈保命集〉
阴症腹痛,面青甚者,鸽子粪一大抄研末,极热酒一钟和匀,澄清顿服即愈。〈刘氏方〉
虫腹痛,白鸽屎烧研饮和服之。〈外台秘方〉冷气心痛,鸽屎烧存性酒服一钱即止。
项上瘰𤻤,左盘龙炒研末饭和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米饮下。〈张子和方〉
头痒生疮,白鸽屎五合醋煮三沸,杵傅之日三上。〈圣惠方〉
头疮白秃,鸽粪研末傅之,先以醋泔洗净,亦可烧研掺之。〈同上〉
反花疮毒初生恶肉,如米粒破之,血出肉随生,反出于外,用鹁鸽屎三两炒黄为末,温浆水洗后傅之。〈圣惠方〉
鹅掌风,鸽屎白雄鸡屎炒研,水煎日洗。

鸽部艺文一

《义鸽赋》〈有序〉     明皇甫汸

余客居陪京,常养鸽十馀。寻被流言将图归计。乃命童子悉放之,一鸽夜去晨来,徘徊瞻顾,意若恋恋。因感而作赋焉。词曰:

何斯禽之灵哲兮,乃恋主而踟蹰。若含意兮未展,犹吊影以相。于绕空梁以托宿兮,嘅故栖之。在除方其驯扰,晨轩和鸣,夕砌饮啄。閒暇毛羽鲜丽,或命侣以将雏。奉清光以娱稚,顾以鸟而养鸟,胡观仁而取义。逮其主人不乐群鸽已,辞翼将翔而复止声。暂背而仍依,岂无匹而守独。舍寥廓而安卑,似楚姬之怨,别类田客之相随,痛鸡鹜之骞舞兮,俾鸾凤为之摧。颓乏冥鸿之遐举兮,悼鹦鹉之罹灾。众方嫉余之修能兮,鸟何意而怜才。若夫雀处堂而孔惧兮,鹏止舍而贾悲。系鸽非野鸟兮,奚昭慝而示危。又若海鸥不惊庭,爵斯集愧未尽乎。尘机亦何,徵于报德。若其张仲之庐乍偃,翟公之门。尚开。朱生绝谒以谢,往敬通却埽而杜来世之丧道,人亦何心。昔时结驷,今日遗簪。请息交于良友,恐负诮于微禽。
《读鸽赋赋》〈有序〉侯一元
司勋皇甫大夫舍中驯鸽十馀,既被言欲行则放鸽于野。鸽有去而复还者。大夫感之,作鸽赋读之。悽怆决绝,余以大夫往忤中贵,承谴江湘既狎于忧患,且君子焉。往而不三黜,将广大夫之意。故复赋焉。

何浮云之黯黮兮,哲人罹其眚灾。钦乘沐而往唁兮,遵庭除而徘徊。睹遗鸽于坐隅兮,羌欲飞而未忍流。惠音以盈庭兮,情郁结而纡轸。感夫君之昌辞兮,怊临轩而太息。张罗阒其在门兮,夫何斯禽之独见昵。无稻粱以与汝兮,故栖溘焉不存。鵩鸟告余以将去兮,雄鸠鸣而翩翻。深林以出雉兮,弋高天而下鸢览。机辟之恢恢兮,孰羽族之。能安禽将牺而断尾兮,兽将絷而决蹯乏彼。鹤之惠姿兮,孰云届乎。华轩。奠东门之食饮兮,发贾生之休。问羌聆音而鼓翼兮,俛抽思而若愠何。主人之夙知兮,犹感激乎兹词。历险艰而密若兮,顾微禽而怛之。扼怒虎之炰炰兮,曾不忍乎虻之咂肤。登太行而不慄兮,乃彷徨乎陂陁。昔欃枪之干纪兮,茀扬光于帝侧。执法眙而相睨兮,勾陈弗求其贼君乃挺。夫刳蟆之铦刃兮,俨植立于中流。终被椒兰之唼佞兮,亦浮湘而远投猰㺄之牙。森其相向兮,世共嗟其濩落阽。危亡而不反顾兮,岂复吝。夫好爵悲荆棘之既芟兮,芳芜蔓而不扬鸳既违。夫鸱鸮兮,百鸟喧啾而踉蹡。彼螳螂之执叶兮,黄雀睨而在后。阅传舍之流人兮,孰栖迟而能久循畴。昔之顾养兮,俦辈呴其相鸣倏。澶漫于中野兮,渺不知其所征慨衰荣兮,各一时孑特立兮,有所思江未春而雁北,社方秋而燕辞释山中之隐祸兮,远幕上之至危。智宁二虫之不若兮,固义结而不可离隘。廷尉之题门兮,晰冯公之过市,鸟兽不可与同群兮,余非袭人而焉处。昔灵均之遐征兮,睨故都而踌蹰。顾微羽其犹若兹兮,又焉诧乎。吾累乱曰:㛹娟飞柳,故所息兮。自洁,物无慝兮。俦侣既远,形影只兮。夷犹踯躅,感今昔兮。永葆孤贞,矢无极兮。

《驯鸽赋》王世贞

惟中国之珍禽,有兹羽之殊质。貌皦皦而自分,性温然,其如一秋则篱菊并丽于浔阳,春则木药均华于洛室,指未易屈谱不能悉尔。乃玉觜朱眸,危冠卑趾。或冰质而彩其双翅,或雪毛而黔其首尾,或若汉绣之就机,或若商彝之出水。山鹊莫调家雉无文尔,独驯狎云锦成群。饥而儿女之昵昵饱矣。童稚之欣欣,方缉心以委质。忽耸身而入云舒徐兮,停霞之碎剪。熛疾兮奔星之叠,发忽天乐之铮鈜,知传铃于尻末,始顺风而扬声,奈回飙之错节。若夫昂首耸肩周旋中规,婉态柔音逐雄媚雌,无别差惭乎。匹鸳慆淫少愧乎。关雎然而知足知止。毋乃天机,当抱卵之绵鴂,若返听乎。元府怜弱,雏之艰食。更呕哺而不辞苦,感主人之微禄。日徬徨兮未忍去,嗟德曜之肥,丑恐终罹乎鼎俎。彼夫好水之败,以为尔罪,端阳之射与器俱碎,霜风冽野,鹰隼方厉,托慈荫于佛,日指招提而趋避。曷若狂夫衽铁思归流,黄辽阳一信为致君,傍辞曰:洛中黄耳为日长,上林雁素竟茫茫。不辞天衢远衔,恩酬稻粱。

鸽部艺文二〈诗〉

《白鸽》唐·徐夤

举翼凌空碧,依人到大邦。粉翎栖画阁,雪影拂琼窗。振鹭堪为侣,鸣鸠好作双。狎鸥归未得,睹尔忆晴江。

《牡丹鹁鸽图》元·朱德润

深苑朱阑覆锦裀,百花开尽牡丹春。粉毛双鸽多驯狎,对浴金盆不避人。

鸽部纪事

《畿辅通志》:鹁鸽井在真定府临城县西北二十里,按《碑记》云:项羽引兵追汉高祖。高祖避井中,有双鸽集井上,追者不疑,因得免。
《宋书·符瑞志》:晋武帝泰始二年,白鸽见酒泉延寿,延寿长王音以献。
《南史·侯景传》:景围建邺,援军中外断绝。城中围逼既久,军士煮弦熏鼠捕雀食之。殿堂旧多鸽群聚,至是歼焉。
《魏书·崔光传》:光崇信佛法,礼拜读诵,老而愈甚,终日怡怡,未曾恚忿。曾于门下省昼坐读经,有鸽飞集膝前,遂入于怀,缘臂上肩,久之乃去。道俗赞咏诗颂者数十人。
《北齐书·李绘传》:河间守崔谋恃势,从绘乞麋角鸽羽。答曰:鸽有六翮,飞则冲天,麋有四足,走则入海。下官手足迟钝,不能逐飞追走,远事佞人。
《隋书·崔彭传》:彭迁备身将军。上尝宴达头可汗使者于武德殿,有鸽鸣于梁上。上命彭射之,既发而中。上大悦,赐钱一万。
《朝野佥载》:沧州东光县宝冠寺,常有苍鹘集重阁,每有鸽数千。鹘冬中每夕,即取一鸽以暖足,至晓,放之而不杀。自馀鹰鹘,不敢侮之。
《唐书·徐浩传》:浩,字季海,越州人。擢明经,有文辞。张说称其才,繇鲁山主簿荐为集贤校理,见《喜雨》《五色鸽赋》,咨嗟曰:后来之英也。
《开元天宝遗事》:张九龄少年时,家养群鸽。每与亲知书信往来,只以书系鸽足上,依所教之处飞往投之。九龄目之为飞奴,时人无不爱讶。
《酉阳杂俎》:大理丞郑复礼言,波斯舶上多养鸽,鸽能飞行数千里,辄放一只至家,以为平安信。
《录异记》:燉煌公李太尉德裕,一旦,有老叟诣门。引五六辈舁巨木请谒焉,阍者不能拒之。公异而见之,叟曰:某家藏此桑宝三世矣。某已耄矣,感公之好奇,搜异是以献尔。木中有奇宝,若能者斲之,必有所得。洛邑有匠,计其年且老,或身已殁。子孙亦当得其旨。诀非洛匠,无能斲之者也。公如其言,访于洛下,匠已殂矣。其子应召而来。睨而视之曰:此可徐而斲之矣。因解为二琵琶槽,自然有白鸽,羽翼爪足,巨细毕备。匠料之微失,厚薄不中,一鸽少其翼。公以形羽全者进之,自留其一。今犹在民间。
《唐国史补》:南海舶外国船也。舶发之后,海路必养白鸽为信。舶没,则鸽虽数千里,亦能归也。
《南唐近事》:陈诲嗜鸽,驯养千馀只。诲自南剑牧拜建州观察使,去郡前一月群鸽先之富沙旧所,无孑遗矣。又尝因早衙有一鸽投诲之怀,袖中为鹰鹯所击。故也。诲感之,自是不复食鸽矣。
《清异录》:南唐王建封不识文义,族子有动,植疏俾吏录之。其载鸽事以传,写讹谬分一字为三变而为人日鸟矣。建封信之,每人日开筵必首进此味。
《十国春秋·吴越武肃王世家》:天宝二年,术者言吉安县东有王气。王命凿其地,忽四鸽飞出化为四龙。赐名曰四龙湖。
《清异录》:豪少年,尚畜鸽,号半天娇人。以其蛊惑过于娇女,艳妖呼为插羽佳人。
《宋史·夏国传》:仁宗庆历中,桑怿征元昊于道傍得数银泥合,中有动跃声,不敢发,总管任福至发之,乃悬哨家鸽百馀,自中起,盘旋军上。于是夏兵四合,福力战,军没。
《侯义传》:义,应天府楚丘人。贫无产,佣田以事母。里人有葬其亲而遽反者,义母过其冢,泣谓义曰:我死,其若是乎。义乃感激自誓而不欲言,但慰其母曰:勿悲,义必不尔。咸平中,母卒,义力自办葬,不掩坟圹,昼则负土筑坟,夜则恸哭柩侧。妻子困匮不给,田主曹氏哀怜之,资以糇粮。踰年,坟间瓜异蒂、木连理,又有巨蛇绕其侧不暴物,野鸽飞而不去。
《墨客挥犀》:熙宁中,巩大卿申者善事权贵。王丞相生日,即饭僧具疏,笼雀鸽造相府以献丞相。方家位即于客宴,开笼搢笏手,取雀鸽跪而一一放之。每放一鸟,且祝曰:愿相公一百二十岁。
《贤奕》:刘豫揭榜。山东言中官冯益遣人收买飞鸽,因有不逊之语。知泗州刘纲得而上之,张浚请斩。益以释谤,上未许。赵鼎曰:益事诚暧昧,然疑似间有关国。体若朝廷,略不加罚。外议必谓陛下实遣之,有累圣德。不若暂解其职,姑与外祠以释众惑。上欣然出之。《钱塘县志》:高宗绍兴间,宫中养鸽。每日群飞于外,太学士人作诗以讽曰:万鸽飞翔绕帝都,朝昏收放费工夫。何如养取云中雁,沙漠能传二帝书。其诗流于大内,高宗恻然。自是宫中不复畜鸽。
《齐东野语》:曲端为泾原都统,日有叔为偏将,战败诛之。既乃发丧祭之。以文曰:呜呼,斩副将者,泾原统制也。祭叔者,侄曲端也。尚享一军畏服,其纪律极严。魏公尝按视端军执挝,以军礼见阒。无一人。公异之,谓欲点视端,以所部五军,籍进公命点其一部于廷间。开笼緃一鸽以往而所点之。军随至。张为愕,然既而欲尽观于是悉。纵五鸽则五军顷刻而集。戈甲焕灿,旗帜精明,魏公虽奖而心实忌之。
《江南通志》:丹井在苏州府常熟县虞山南岭下,宋淳熙中进士,李正则浚井得藏丹石。䃭启之化为双红鸽,飞入尚湖。
《辍耕录》:颜清甫,曲阜人,颜子四十八代孙。尝卧病,其幼子偶弹得一鹁鸽,归以供膳于梢翎间,得书一缄。书上题云:家书付男郭禹开拆。禹乃曲阜县尹,郭仲贤也。盖其父自真定寄至者,时仲贤改授远平县尹,去鸽未及。知盘桓寻觅,遂遇害。清甫见之责其子,便取木匣函鸽,候病稍愈直抵仲贤官,所献书与鸽且语其故。仲贤戚然曰:畜此鸽已十七年矣。凡有家书,虽隔数千里亦能传至,诚异禽也。命左右瘗之,以清甫长厚君子留之。累日,商及子弟出处,告言长子国祥,颇习儒业,及仲贤。知霍州,召补州史贡山。东廉访奏差升书吏,后官至汉中廉访使。
《昌平州志》:明初有玉鸽十二,从南方来飞集燕山。识者谓北平必当王,盖兆燕山十二陵也。
《龙兴慈记》:圣祖赐刘诚意一金瓜。曰:击门锥有急则击之。一夕夜将半击,宫门乃洞开,重门迎之。曰:何也。曰:睡不熟,思圣上弈棋耳。命棋对弈,俄顷,报太仓灾。命驾往救,刘止之。曰:且弈。圣祖遽起,曰:太仓,国之命脉也。不可不救。曰:请先遣一内使充乘舆往。遂如言。回则内使已毙车中,圣祖惊曰:何以知救朕厄。曰:观乾象有变,特来奏闻耳。曰:何人为谋。曰:明早朝衣绯者是。早朝,西班中有一臣衣绯。命缚之,即取袖中悬哨鸽放起,鸽已死袖中。盖以鸽为号起,伏兵也。辟寒鲁猎者,能以计得狐。设竹阱茂林,缚鸽于阱中,而敞其户猎者,叠树叶为衣栖于树以索。系机俟狐入取鸽,辄引索闭阱,遂得狐。一夕月微朗,有老翁幅巾缟裳,支一筇伛偻而来。且行且詈曰:何雠而掩取我子孙,殆尽也。猎初以为人至阱,所徘徊。久之,月堕而暝。乃亦入取鸽,亟引索闭阱,则一白毳老狐也。制为裘,比常倍温。
《蓬栊夜话》:新安市有橐鸽,和尚行负一橐。遇空阔处,趺坐良久,启橐鸽冲出飞绕一匝,师举橐鸽即投入。有人问曰:为是师识。鸽归,为是鸽知师意。师曰:总不与么。乃是汝心自为凑逗。曰:有时橐举,鸽不至。鸽至橐不举,如何。曰:恁汝卜度,毕竟意旨,何如。师踢翻橐纵,鸽不知所往。
《三馀赘笔》:鸟之中惟鸽性最驯。人家多爱蓄之,每放数十里或百里外,皆能自返,亦能为人传书。昔人谓之飞奴。一友言家有老仆。正统间,尝以事往淮阳,一日大风雨,有鸽堕,逆旅主人屋上。困甚,主人将取烹之。见其足系书一封,裹以油纸。视其封盖此鸽自京师来才三日耳。主人怜之不敢启封,乾其羽毛纵,使飞去。
《偃曝谈馀》:北人以鹁鸽贮葫芦中,悬之柳上,弯弓射之。矢中葫芦鸽辄飞出,以飞之高下为胜负。往往会于清明端午日,名曰射柳。

鸽部杂录

《唐书·南蛮骠国传》:凡曲名十有二:三曰《白鸽》,骠云《答都》,美其飞止遂情也。
《酉阳杂俎》:蜀郡无兔鸽。
《物类相感志》:狗粪中米,鸽食则死。
《元亭涉笔》:飞奴,鸽也。张曲江以传书,故名又曰插羽佳人。
《指月录》:鹞子趁鸽子飞向佛殿,栏杆上颤。有人问僧:一切众生在佛影中,常安常乐。鸽子见佛为甚么却颤无对。法灯代云:怕佛。

鸽部外编

《法苑珠林》:舍利弗从佛经行。是时有鹰逐鸽,鸽飞来佛旁住。佛影覆鸽上,鸽身安隐。怖畏即除,不复作声。后舍利弗影到,鸽便作声战怖如初,舍利弗白。佛言佛即我身,俱无三毒以何因缘。佛影覆鸽,鸽便无声。我影覆上鸽,便作声。佛言汝三毒习气未尽,以是故恐怖不除。
《佛国记》:宿呵多国,其国佛法亦盛。昔天帝释试菩萨化作鹰鸽,割肉贸鸽处。佛即成道,国人由是于此处起塔金银校饰。
《洛阳伽蓝记》:惠生西北。行七日,渡一大水至,如来为尸毗王救。鸽之处亦起塔寺。
《酉阳杂俎》:陕州西北白径岭上逻村,村人田氏常穿井,得一根大如臂。节中粗皮若茯苓,气似朮。其家奉释,有像设数十,遂寘于像前。田氏女名登娘,年十六七,有容质。父常令供香火焉。经岁馀,女常见一少年出入佛堂中,白衣蹑履。女遂私之。精神举止,有异于常矣。其物根每岁至春擢芽。其女有娠,乃以其事白于母。母疑其怪。常有衲僧过门,其家因留之供养。僧将入佛宇,辄为物拒之。一日,女随母他出,僧入佛堂。门才启,有鸽一只拂僧飞去。其夕,女不复见其怪。《宣室志》:云光寺有七圣画,初有少年兄弟七人至寺,闭室画之,曰七日慎勿启门。至六日发其封,有七鸽飞去。
《续博物志》:绛州碧落观天尊像,高丈馀。唐龙朔中刺史李谌为母氏太妃追荐所造,上有篆文,老黄冠云有二道士求篆,此文闭户,篆毕化为二白鸽飞去。《济南府志》:曹三公者,淄川之龙泉乡人。募佣得一人独勤力,月馀支工价佣。欲得粟以草作囷,曹曰:此盛几何。佣曰:但满是足矣。倾至二石,犹未充。曹曰:公必异人也。佣曰:吾实苍龙,欲潜东山峡中,有乌龙亦欲潜,此约明日战岩上公,但助吾击乌者,吾事成矣。曹早起至峡旁,果见二鸽斗岩上,乃抛杖击乌者中尾飞去,顷大雨如注。曹奔至家南坐枣树下,雨止。其家迎看,乃坐逝矣。
《珍珠船》:蓝田山真悟寺高僧写涅槃经,群鸽自空中衔水添砚。

鹖鴠部汇考

释名


鹖旦《礼记》    《方言》定甲《方言》    独舂《方言》
城旦《方言》    倒悬《方言》
鴠鴠《方言》    寒号虫《本草纲目》

寒号虫图



《礼记》《月令》《礼记》《月令》

仲冬之月,鹖旦不鸣。
〈注〉鹖旦夜鸣,求旦之鸟也。〈大全〉严陵方氏曰:夜鸣而求旦,故谓之鹖。旦夫夜鸣,则阴类也。然鸣而求旦则求阳而已。故感微阳之生而不鸣则以得所求故也。

《山海经》《中山经》

煇诸之山,其鸟多鹖。

《方言》

鴠,周魏齐宋楚之间谓之定甲,或谓之独舂。自关而东谓之城旦,或谓之倒悬,或谓之鴠鴠。自关而西秦陇之内谓之鹖鴠。
〈注〉鹖鴠鸟似鸡五色,冬无毛,赤裸,昼夜鸣独,舂好自低仰。城旦言其辛苦,有似于罪祸者,倒悬好自悬于树也。

《禽经》

鹖毅也,毅不知死。
〈注〉状类鸡首有冠,性敢于斗。死犹不置,是不知死也。《左传》鹖冠,武士戴之,象其勇也。

《埤雅》

鹖似雉而大黄黑色,故其名曰褐而鹖。《赋》云扬元黄之劲羽也。有毛角专场健斗,斗死不却盖鸷鸟之暴戾者,每所攫撮应爪,摧碎亦爱其党。郭璞鹖赞所谓俦类被侵,虽死不避。古者令武士冠之,实取诸猛。先儒所云:虎,夫戴鹖者是也。《列子》曰:昔黄帝战于阪泉之野,帅熊罴狼貙虎豹为前驱,雕鹖鹰鸢为旗帜。此则以力使禽兽者也。尧使夔典乐击石拊石,百兽率舞箫韶九成,凤凰来仪。此则以声致禽兽者也。先王之于鸟兽,或以力使,或以声致如此。又况横目之民乎。字说曰:奚也。曷也。皆无知也。鸡可畜焉,以放于死,物而无知者也。鹖善斗焉以放于死,曷物而无知者也。

《尔雅翼》

鹖似黑雉,上党郭氏则云似雉而大,青色有角,性尤相党,其同类有被侵者辄往赴救之。其斗大抵一死,乃止曹植赋所谓双战不只僵者也。颜师古云俗为鹖鸡,昔黄帝之战以雕鹖鸢为旗,帜至周鸟隼为旟,而其后有鹖冠环缨,无蕤以青丝为绲,如双鹖尾植,左右武士皆冠之。《东京赋》武夫皆戴鹖,上林赋云蒙鹖苏苏,折羽也。鹖以苏为何蒙覆而取之,盖以其勇于斗,兼同类相死,可以厉众。故赵武灵王以表武士,秦汉沿之俗谓之大冠也。鹖冠子居深山,以鹖为冠,汉世常用之而黄霸乃以为凤凰,故为张敞所讥。

《本草纲目》鹖鸡释名

李时珍曰:其羽色黑黄而褐,故曰鹖,青黑色者名曰,音介,性耿介也。青凤亦名鹖,取象于此也。

集解

陈藏器曰:鹖鸡出上党,魏武帝赋云鹖鸡猛气,其斗期于必死,今人以鹖为冠象此也。

肉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炙食令人勇健。汪颖曰:炙食令人肥润。

寒号虫释名

李时珍曰:杨氏丹铅录谓寒号虫即鹖,鴠今从之鹖鴠,诗作盍旦礼作曷,旦说文作鴠,广志作侃旦,唐诗作渴旦,皆随义借名耳。扬雄《方言》云:自关而西谓之鹖鴠,自关而东谓之城旦。亦曰倒悬周魏宋楚谓之独舂。郭璞云鹖鴠夜鸣求旦之鸟,夏月毛盛,冬月裸体。昼夜鸣叫,故曰寒号,曰鹖旦,古刑有城旦,舂谓昼夜舂米也。故又有城旦独舂之名,月令云仲冬曷旦不鸣,盖冬至阳生渐暖故也。其屎名五灵脂者,谓状如凝脂而受五行之灵气也。

集解

马志曰:五灵脂出北地,寒号虫粪也。禹锡曰寒号虫四足有肉,翅不能远飞。颂曰:今惟河东州郡有之,五灵脂色,黑如铁采无时。时珍曰:曷旦乃候时之鸟也,五台诸山甚多,其状如小鸡。四足有肉翅,夏月毛采五色自鸣,若曰凤凰不如我,至冬毛落如鸟雏,忍寒而号曰得过且过,其屎恒作一处。气甚臊恶,粒大如豆,采之有如糊者,有粒块如糖者,人亦以沙石杂而货之,凡用以糖心润泽者为真。

肉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汪颖曰:食之补益人。

五灵脂修治

苏颂曰此物多夹沙石,绝难修治凡用研为细末以酒飞去沙石,晒乾收用。

气味

甘温无毒恶,人参损人。

主治

开宝曰:心腹冷气,小儿五疳辟疫,治肠风通利气,脉女子血闭。苏颂曰疗伤冷积,朱震亨曰凡血崩过多者,半炒半生,酒服能行血止血,治血气刺痛甚效。李时珍曰:止妇人经水过多,赤带不绝,胎前产后血气诸痛,男女一切心腹胁肋,小腹诸痛,疝痛血痢,肠风腹痛,身体血痹刺痛,肝疟发,寒热反胃,消渴及痰涎挟血成窠,血贯瞳子,血凝齿痛重舌,小儿惊风,五痫癫疾,杀虫解药毒及蛇蝎蜈蚣伤。

发明

寇宗奭曰:五灵脂引经有功不能生血,此物入肝最速也。常有人病目,中瞖往来不定,此乃血所病也。肝受血则能视目,病不治血为背理也。用五灵脂之药而愈。又有人被毒蛇所伤,良久昏愦,一老僧以酒调药二钱灌之遂苏,仍以滓傅咬处少顷复灌二钱,其苦皆去,问之乃五灵脂一两,雄黄半两,同为末耳。其后有中蛇毒者,用之咸效。时珍曰:五灵脂足厥,阴肝经药也。气味俱厚,阴中之阴,故入血分肝主血诸痛皆属于木,诸虫皆生于风,故此药能治血病,散血和血而止,诸痛治惊痫,除疟痢,消积化痰,疗疳杀虫,治血痹血眼,诸證皆属肝经也。失笑散不独,治妇人心痛血痛,凡男女老幼一切心腹胁肋,小腹痛,疝气并胎前产后血气作痛及血崩经溢,百药不效者俱能奏功。屡用屡验,真近世神方也。又按李仲南云五灵脂治崩中,非止治血之药,乃去风之剂风动物也。冲任经虚,被风伤袭营血以致崩中暴,下与荆芥防风治崩,义同方悟,古人识见深奥如此,此亦一说,但未及肝血虚滞,亦自生风之意。

附方

失笑散治男女老少心痛、腹痛、小腹痛、小肠疝气诸药不效者,能行能止,妇人妊娠、心痛及产后心痛,小腹痛、血气痛、尤妙用五灵脂蒲黄等分研末,先以醋二杯调末熬成膏,入水一盏煎至七分,连药热服,未止再服。一方以酒代醋,一方以醋和丸童尿酒服。〈和剂局方〉
紫金丸治产后恶露不快、腰痛、小腹如刺时作痛、热头痛、不思饮食。又治久有瘀血,月水不调、黄瘦不食、亦疗心痛,功与失笑散同,以五灵脂水淘净,炒末一两,以好米醋调稀,慢火熬膏,入真蒲、黄末、和丸、龙眼、大每服一丸,以水与童子小便各半盏煎至七分温服,少顷再服,恶露即下,经闭者酒磨服之。〈杨氏产乳〉灵脂散治丈夫脾积气痛,妇人血崩诸痛,飞过五灵脂炒烟尽研末,每服一钱,温酒调下,此药气恶难吃,烧存性乃妙也。或以酒水、童尿煎服,名抽刀散治产后心腹胁肋腰胯痛,能散恶血如心烦,口渴者加炒蒲黄减半,霹雳酒下肠风下血者,煎乌梅柏叶汤下,中风麻痹痛者加草乌五分,同童尿水煎服。〈永类钤方〉产后血晕治产妇血晕,不知人事用五灵脂二两半生,半炒为末,每服一钱,白水调下如口噤者,斡开灌之,入喉即愈。〈图经〉
产后腹痛,五灵脂、香附、桃仁等分研末,醋糊丸服一百丸,或用五灵脂末神曲糊丸、白朮、陈皮汤下。〈丹溪方〉儿枕作痛,五灵脂慢炒研末酒服二钱。〈产宝〉
血气刺痛,五灵脂生研三钱、酒一盏,煎沸热服。〈灵苑方〉卒暴心痛,五灵脂炒一钱五分乾,姜炮三分为末,热酒服立愈。〈事林广记〉
心脾虫痛,不拘男女用五灵脂、槟榔等分为末,水煎石菖蒲调服,三钱先嚼猪肉一二片。〈海上仙方〉小儿蛔痛,五灵脂末二钱灵矾火飞五分,每服一钱。水一盏煎五分温服,当吐虫出愈。〈阎孝忠集效方〉经血不止,五灵脂炒烟尽研,每服二钱,当归两片,酒一盏煎六分热服,三五度取效。〈经效方〉
血崩不止,苏颂曰用五灵脂十两研末,水五碗煎三碗去滓,澄清再煎为膏,入神曲末二两和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空心温酒下,便止极效,集要用五灵脂烧研以铁秤锤烧红淬酒调服,以效为度。
胎衣不下,恶血冲心,用五灵脂半生半炒研末,每服二钱温酒下。〈产宝〉
子肠脱出,五灵脂烧烟薰之,先以盐洗净。〈危氏方〉吐血呕血,五灵脂一两,芦荟三钱研末,滴水丸芡子大每浆水化服二钱。又治血妄。行入胃吐不止,五灵脂一两、黄芪半两为末,新汲水服二钱。吐逆不止,不拘男女连日粥饮汤药,不能下者即效五灵脂,治净为末,狗胆汁和丸芡子大,每服一丸,煎生姜酒磨化,猛口热吞,不得漱口,急将温粥少许压之。〈经验方〉
化食消气,五灵脂一两,木香半两,巴豆四十枚,煨熟去油,为末糊丸,菉豆大每白汤下五丸。〈普济方〉久疟不止或一日二发,或一日二三发,或二三日一发,用五灵脂头垢各一钱、古城石灰二钱研末,饭丸皂子大每服一丸,五更无根水下即止,神效方也。〈海上方〉
消渴饮水竹笼散,用五灵脂、黑豆去皮等分为末,每服三钱,冬瓜皮汤下。无皮用叶亦可。日二服,不可更服,热药宜八味丸去附子,加五味子,若小渴者二三服即止。〈保命集〉
中风瘫痪,追魂散用五灵脂研末以水飞去,上面黑浊下面沙石研末,每服二钱,热酒调下,日一服细服小续命汤。〈奇效方〉
手足冷麻,寇宗奭曰:风冷气血闭,手足身体疼痛冷麻,五灵脂二两没药一两,乳香半两,川乌头一两,五钱炮去皮为末,滴水丸如弹子大每用一丸生姜温酒磨服。〈本草衍义〉
骨折肿痛,五灵脂、白芨各一两,乳香没药各三钱为末,熟水同香油调涂患处。〈乾坤秘韫〉
损伤接骨,五灵脂一两、茴香一钱为末,先以乳香末于极痛处,傅上以小黄米粥涂之,乃掺二末于粥上,帛裹木牌子夹定,三五日效。〈儒门事亲〉
五疳潮热、肚胀发焦不可用大黄、黄芩,损伤胃气恐生别證,五灵脂、水飞一两,胡黄连五钱为末,雄猪胆汁丸香米大每服一二十丸,米饮下。〈全幼心鉴〉欬嗽肺胀皱肺,丸用五灵脂二两、胡桃仁八、个柏子仁半两研匀,滴水和丸,小豆大每服二十丸,甘草汤下。〈普济方〉
痰血凝结紫芝丸用五灵脂、水飞半夏、汤泡等分为末,姜汁浸蒸饼丸,梧子大每饮下二十丸。〈百一方〉酒积黄肿,五灵脂末一两、入麝香少许、饭丸小豆大每米饮下一丸。〈普济方〉
目生浮瞖五灵脂、海螵蛸各等分为细末,熟猪肝日蘸食。〈明目经验方〉重舌胀痛,五灵脂一两淘净为末,煎米醋漱。〈经验良方〉恶血齿痛,五灵脂末米醋煎汁含咽。〈直指方〉
血痣溃血,一人旧有一痣,偶抓破血出一线,七日不止欲死,或用五灵脂末掺上即止也。〈杨拱医方选要〉血溃怪病,凡人中白珠浑黑,视物如常,毛发坚直,如铁条能饮食而不语,如醉名曰血溃,以五灵脂为末汤服五钱即愈。〈夏子益奇疾方〉
大风疮癞油调五灵脂末涂之。〈摘元方〉
虫虺螫,凡蜈蚣蛇蝎毒虫伤,以五灵脂末涂之立愈。〈金匮钩元〉
毒蛇伤螫同上。

鹖鴠部艺文一

《鹖赋》魏·王粲

惟兹鹖之为鸟,信才勇而劲武,服乾刚之正气,被淳駹之质,羽愬晨风以群鸣震声,发乎外㝢厉廉风与猛节,超群类而莫与,惟膏薰之焚销,固自古之所咨,逢虞人而见获,遂囚执乎缥累,赖有司之图功,不开小而漏微。令薄躯以免害,从孔鹤于园湄。

 《鹖赋》〈有序〉         曹植

鹖之为禽,猛气共斗终无胜负,期于必死,遂赋之焉。

美遐圻之伟鸟生太行之岩,阻体贞刚之烈,性亮乾德之所辅,戴毛角之双,立扬元黄之劲羽,其沉陨而重辱,有节侠之仪,矩降居檀,泽高处保岑游不同岭,栖必异林,若有翻雄骇逝孤雌惊翔,则长鸣。挑敌鼓翼专场踰高,越壑双不只僵阶侍斯珥俯,耀文墀成武官之首饰,增庭燎之高辉。

《鹖赞》晋·郭璞

鹖之为鸟,同群相为。俦类被侵,虽死不避。毛饰武士,兼厉以义。

鹖鴠部艺文二〈诗〉

《得过且过》明·丘浚

得过且过,多福何如少遭,祸纥干山头冻羽乾,真信凤凰不如我,得过且过。
《凤凰不如我》冯惟敏
凤凰不如我,竹实醴泉真琐琐,何不委形浊世中,飞鸣饮啄无不可,凤凰不如我。

《得过且过》前人

得过且过,风雨冥冥,巢欲堕饱煖,当时不自知炎凉,此日方参破,得过且过。

鹖鴠部纪事

《云笈七签》:黄帝与榆罔争天下,始以雕鹖鹰鹯为旗帜。
《贫士传》:鹖冠子者,楚人也。隐居幽山,衣敝屡空,以鹖为冠,莫测其名,因服成号。
《汉书·黄霸传》:霸代丙吉为丞相,封建成侯,食邑六百户。霸材长于治民,及为丞相,总纲纪号令,风采不及丙、魏、于定国,功名损于治郡。时京兆尹张敞舍鹖雀飞集丞相府,霸以为神雀,议欲以闻。敞奏霸曰:窃见丞相请与中二千石博士杂问郡国上计长吏守丞,为民兴利除害成大化条其对,有耕者让畔,男女异路,道不拾遗,及举孝子弟弟贞妇者为一辈,先上殿,举而不知其人数者次之,不为条教者在后叩头谢。丞相虽口不言,而心欲其为之也。长吏守丞对时,臣敞舍有鹖雀飞止丞相府屋上,丞相以下见者数百人。边吏多知鹖雀者,问之,皆阳不知。丞相图议上奏曰:臣闻上计长吏守丞以兴化条,皇天报下神雀。后知从臣敞舍来,乃止。郡国吏窃笑丞相仁厚有知略,微信奇怪也。昔汲黯为淮阳守,辞去之官,谓大行李息曰:御史大夫张汤怀诈阿意,以倾朝廷,公不早白,与俱受戮矣。息畏汤,终不敢言。后汤诛败,上闻黯与息语,乃抵息罪而秩黯诸侯相,取其思竭忠也。臣敞非敢毁丞相也,诚恐群臣莫白,而长吏守丞畏丞相指,归舍法令,各为私教,务相增加,浇淳散朴,并行伪貌,有名亡实,倾摇解怠,甚者为妖。假令京师先行让畔异路,道不拾遗,其实亡益廉贪贞淫之行,而以伪先天下,固未可也;即诸侯先行之,伪声轶于京师,非细事也。汉家承敝通变,造起律令,即以劝善禁奸,条贯详备,不可复加。宜令贵臣明饬长吏守丞,归告二千石,举三老孝弟力田孝廉廉吏务得其人,郡事皆以义法令检式,毋得擅为条教;敢挟诈伪以奸名誉者,必先受戮,以正明好恶。天子嘉纳敞言,召上计吏,使侍中临饬如敞指意。霸甚惭。
《后汉书·西南夷传》:冉駹夷者,土地宜畜牧有轻毛毼鸡。〈注〉郭璞注《山海经》曰:毼鸡似雉而大,青色有毛角,斗敌死乃止。
《八王故事》:张方将移惠帝于长安,入殿奉迎,自领五千骑皆促铁匣槊二节,发系兜鍪皆用凉州白鹖毛,天子见之大惊。
《颜氏家训》:窦如同从河州来,得一青鸟,驯养爱玩,举族呼之为鹖。吾曰:鹖出上党,数曾见之,色并黄黑,无驳杂也。故陈思王鹖赋云:扬元黄之劲羽。试检说文:鸦雀似鹖而青,出羌中。韵集音分。此疑顿释。

鹖鴠部杂录

《礼记·坊记》:诗云:相彼盍旦,尚犹患之。〈陈注〉诗,逸诗也。盍旦夜鸣,求旦之鸟患犹恶也。言视彼盍旦之夜鸣以求晓,是欲反夜作昼,求所不当求者,人尚且恶之,况人臣而求犯其上乎。
《后汉书·舆服志》:武冠俗谓之大冠,环缨无蕤以青丝为绲,加双鹖尾竖左右为鹖冠,云五官左右,虎贲羽林五中郎将,羽林左右监皆冠鹖冠纱,谷单衣虎贲将,虎文绔白虎,文剑佩刀。虎贲武骑皆鹖冠虎文,单衣襄邑,岁献织成虎文。云鹖者,勇雉也。其斗对一死乃止,故赵武灵王以表武士秦施安焉。〈注〉徐广曰:鹖似黑雉,出于上党,荀绰晋《百官表注》曰:冠插两鹖,鸷鸟之暴疏者也。每所攫撮应爪摧衄天子武骑,故以冠焉。郑元赋注曰:羽骑骑者戴鹖。
《笔记》《汉书·黄霸传》云:京兆尹张敞舍鹖雀飞集丞相府,霸以为神雀,议欲以闻。颜师古曰:此鹖音介,字当作,此通用耳。雀大而青,出羌中,非武贲所戴鹖也。今官本介字,误作芬字,作鳻,鳻亦音芬,鳻是鸟聚貌而非鸟名也。予见徐锴本亦如此改定。
《辍耕录》:五台山有鸟名寒号虫,四足有肉翅,不能飞,其粪即五灵脂,当盛暑时文采绚烂,乃自鸣曰凤凰不如我。比至深冬严寒之际,毛羽脱落,索然如𪃟雏,遂自鸣曰:得过且过。嗟夫,世之人中无所守者,率不甘湛泊乡里,必振拔自豪,求尺寸名诧九族侪类则便志满意得,出肆入扬以为天下无复我加矣。及乎稍遇贬抑,遽若丧家之狗,垂首贴耳,摇尾乞怜,惟恐人不我恤,视寒号虫何异哉。是可哀已。

鵙部汇考

释名


伯赵《春秋左传》  伯劳《尔雅》
博劳《易·通卦验》  鴂《大戴礼记》百鹩《大戴礼记》  题鴂《禽经》

鵙图


《诗经》《豳风·七月》

七月鸣鵙。
〈传〉鵙,伯劳也。〈笺〉伯劳鸣,将寒之候也。五月则鸣,豳地晚寒,鸟物之候,从其气焉。〈正义〉李巡曰:伯劳一名鵙樊。光曰《春秋》云少皞氏以鸟名官,伯赵氏司至伯赵鵙也。夏至来冬至去。郭璞曰:似鶷𪆰而大,陈思王《恶鸟论》云伯劳以五月鸣,应阴气之动,阳气为仁养,阴杀为残贼,伯劳盖贼害之鸟也。其声鵙
鵙。故以其音名月令,仲夏鵙始鸣,是中国正气,五月则鸣。今豳地晚寒,鸟初鸣之,候从其乡士之气,故至七月鵙始鸣也。王肃云蝉及鵙皆以五月始鸣,今云七月其义不通也。古五字如七肃之,此说理亦可通。〈大全〉新安胡氏曰:补传云仲夏始鸣,七月则鸣之极。朱子曰:鵙以七月鸣则阴气至,而众芳歇矣。服虔陆佃以为题,鴂即鵙也。

《礼记》《月令》

仲夏之月,小暑至,鵙始鸣。
〈注〉鵙,博劳也。〈大全〉方氏曰:鵙,阴类也,感微阴而鸣。

《尔雅》《释鸟》

鹊鵙丑,其飞也翪。
〈注〉竦翅上下。〈疏〉鵙,伯劳也,翪竦也,丑类也,鹊鵙之类不能翱翔远飞,但竦翅上下而已。

鵙,伯劳也。
〈注〉似鶷𪆰而大。《左传》曰伯赵氏,〈疏〉李巡云伯劳,一名鵙。樊光曰:《春秋传》云少皞氏以鸟名官,伯赵氏司至伯赵鵙也。以夏至来,冬至去,郭云似鶷𪆰而大,陈思王《恶鸟论》曰:伯劳以五月鸣,应阴气之动阳,生为仁养阴杀为残贼,伯劳盖贼害之鸟也。其声鵙鵙,故以其音名。云月令仲夏之月,鵙始鸣是也。郭云似鶷𪆰而大者,《字林》云鶷𪆰似伯劳而小,故也。注《左传》伯赵氏者,按昭十七年云,伯赵氏司至者也。杜注伯赵,伯劳也,以夏至鸣,冬至止是也。

《易纬》《通卦验》

夏至小暑,博劳鸣,博劳性好单,栖其飞翪,其声嗅嗅,夏至应阴而鸣,冬至而止。

《汲冢周书》《时训解》

芒种又五日,鵙始鸣,鵙不鸣令奸壅偪。

《大戴礼记》《夏小正》

五月:鴂则鸣。鴂者,百鹩也。鸣者,相命也。其不辜之时也,是善之,故尽其辞也。
《禽经》题鴂
题鴂鸣而草衰。
《尔雅》谓之鵙鵙,伯劳也。状类鶷𪆰而大。《左传》谓之伯赵,方言曰孤鸡,鸣则草衰。

《酉阳杂俎》伯劳

伯劳,博劳也。相传伯奇之,所化其所,踏枝鞭小儿能令速语,南人继母有娠乳儿病如疟,唯鵙毛治之。

《补禽经》

鵙鸣则蛇结。

《埤雅》

鵙,伯劳也,陈思王《恶鸟论》曰:伯劳以五月鸣,应阴气之动,阳气为仁义,阴气为残贼。伯劳,贼害之鸟也。其声鵙鵙,故其音名。云月令仲夏曰鵙,始鸣是也。《释鸟》云鹊鵙丑其飞也。翪言其不能翱翔,竦翅上下而已。许慎《说文》以为翪敛足也。今鹊鵙丑飞亦皆敛足腹下。诗曰:七月鸣鵙,八月载绩,盖仓庚知分,鸣鵙知至,故阳气分而仓庚鸣,可蚕之候也。阴气至而鵙鸣,可绩之候也。旧云鵙善制蛇,鸣则蛇结,类从曰鵙鸣在上,蛇盘不动,鹊鸣在上,猬反不行。或曰金得伯劳之血,则昏铁得鸊鸡之膏,则莹石得鹊髓,则化银得雉粪则枯。

《尔雅翼》

鵙似鶷𪆰而大,一名伯赵,又名伯劳,通卦验云博劳性好单栖,其飞翪,其声嗅嗅,夏至应阴而鸣,冬至而止。故帝少皞以为司至之官,而夏小正五月鸿则鸣。月令仲夏有鵙始鸣,豳诗则云七月鸣鵙,盖豳地寒。晚物从其气,其鸣为将寒之候,故八月载绩,常候此也。《时训》云鵙不始鸣,号令壅偪高诱以为夏至,后应阴而杀蛇,乃磔之棘上而始鸣,今俗云鵙,在林间鸣,蛇于其下盘结不动,飞去则伸,其所踏枝可鞭儿,令速语以其当万物不鸣时而能鸣,故以类求之。又能疗继病继病者,母有娠而乳子使子得疾如疟。《淮南鸿烈》曰:男子植兰美而不芳,继子得食肥而不泽,情不相与往来也。盖情在腹中之子,故于所乳之子为情,不往来所以病而不泽也。世传伯奇化为鵙,岂亦母所不爱为此耶。然少皞已有伯赵氏,岂待伯奇而后有姑广异闻尔。

《蟫史》

鵙鸣

鵙鸣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案曹植《恶鸟论》云,鵙声嗅嗅。故以名之,感阴气而动,残害之鸟也。谓其为恶声者,愚人信之,通士略之世传,尹吉甫信后妻之才杀子伯奇后化为此鸟,故所鸣之家以为凶者,好事傅会之言也。伯劳象其声也,伯赵其色皂也,赵乃皂讹。

集解

李时珍曰:伯劳即鵙也,夏鸣冬止,乃月令候时之鸟。《本草》不著形状而后人无识之者,郭璞注《尔雅》云:鵙似鶷𪆰而大,服虔云鶷𪆰音辖乾,白项鸦也。张华注《禽经》云:伯劳形似鸲鹆,鸲鹆喙黄,伯劳喙黑。许慎《说文》云:鸲鹆似鵙而有帻颜。师古注《汉书》:谓鴂为子规王逸注楚词谓鴂为巧妇。扬雄《方言》:谓鵙为鹖鴠,陈正敏遁斋閒览谓鵙为枭。李肇《国史补》:谓鴂为布谷。杨慎丹《铅录》:谓鴂为驾犁。九说各异,窃谓鵙既可以候时,必非希见之鸟。今通考其得失,王说已谬不必致辨,据郭说则似今苦鸟。据张许二说则似今之百舌,似鸲鹆而有帻者,然鵙好单栖鸣,则蛇结而百舌不能制蛇,为不同也。据颜说则子规名鷤鴂,音弟桂,伯劳名鴂,音决,且月令起于北方,子规非北鸟也。据杨说鹖鴠乃寒号虫,惟晋地有之。据陈说则谓其目击断,然以为枭矣,而不具其形,似与陈藏器鸮即枭之说不合,而《尔雅》鸱鸮一名鸋鴂,与此不同。据李说则布谷一名鴶鵴,字音相近,又与月令鸣鸠,拂其羽相犯,据杨说则驾犁乃鷑鸠,小如鸲鹆,三月即鸣,与礼记五月鵙始鸣,豳风七月鸣鵙之义不合。八说不同,如此要之,当以郭说为准,案《尔雅》谓鹊鵙之丑其飞也,翪敛足竦翅也。既以鹊鵙并称而今之苦鸟大如鸠,黑色,以四月鸣,其鸣曰苦苦。又名姑恶,人多恶之,俗以为妇被其姑苦死所化,颇与伯奇之说相近。但不知其能制蛇否。《淮南子》云:伯劳之血涂金,人不敢取。

毛气味

平有毒。

主治

宋嘉祐曰:小儿继病取毛带之继病者,母有娠,乳儿儿病如疟痢,他日相继,腹大或瘥或发,他人有娠相近,亦能相继也,北人未识其病。

发明

李时珍曰:案《淮南子》云:男子种兰美而不芳,继子得食肥而不泽,情不相往来也。盖情在腹中之子故也。继病亦作鬾病,鬾乃小鬼之名,谓儿羸瘦如鬾鬼也。大抵亦丁奚疳病。

鵙部艺文一

《令禽恶鸟论》魏·曹植

国人有以伯劳生献者,王召见之,侍臣曰:世人同恶伯劳之鸣,敢问何谓也。王曰:昔尹吉甫用后妻之说杀孝子伯奇,吉甫后悟追伤伯奇出游于田,见鸟鸣于桑,其声噭然,吉甫动心曰:伯劳乎。乃抚翼,其音尤切,吉甫乃顾谓曰:伯劳乎。是吾子,栖吾舆非吾子飞勿居鸟,寻声而栖于盖,吉甫遂射杀,后妻以谢之,故俗恶伯劳之鸣,言所鸣之家必有尸也。此好事者附名为之说。而今普传恶之,斯实否也。伯劳以五月而鸣,应阴气之动,阴为贼害,盖贼害之鸟也。其声鵙鵙,然故俗憎之,若其为人灾害愚民之所信,通人之所略也。鸟鸣之恶,自取憎人言之恶,自取灭不有能累于当世也。而凶人之行弗可易枭鸟之鸣,不可更者天性然也。昔荆人之枭将巢于吴,鸠遇之曰何去,荆而巢吴乎。枭曰:荆人恶予之声。鸠曰:子不能革子之音则吴楚之民不异情也。为子计者,莫若宛颈戢翼终身勿复鸣也。昔会朝议者,有人问曰:宁有闻枭食其母乎。有答之者曰尝闻乌反哺,未闻枭食母也。问者,惭唱不善也。得蟢者莫不驯而放之为利人也。得蚤者莫不糜之齿牙为害身也。鸟兽昆虫犹以名声见异,况夫吉士之与凶人乎。

鵙部艺文二〈诗〉《姑恶》宋·刘学箕

姑恶姑恶,家道立汝为人妇,供妇职妇德妇功,汝不能抱恨殁身空怨,抑不化秋柏,实不化山头,石化作春鸟,鸣号奴何苦极。

《姑恶》范成大

姑恶,水禽,以其声得名。世传姑虐其妇妇死所化,东坡诗云:姑恶姑恶,姑不恶,妾命薄。此句可以泣鬼神,余行苕霅始闻其声,昼夜哀厉不绝,客有恶
之以为此必子妇之不孝者,余为作姑恶诗。

姑恶,妇所云恐是妇,偏辞姑言妇恶定有之,妇言姑恶未可知,姑不恶,妇不死。与人作妇亦大难,已死人言尚如此。

《夜闻姑恶》陆游

湖桥东西斜月明,高城漏鼓传三更。钓船夜过掠沙际,蒲苇萧萧姑恶声。湖桥南北烟雨昏,两岸人家早闭门。不知姑恶何所恨,时时一声能断魂。天地大矣汝至微,沧波本自无危机。秋菰有米亦可饱,哀哀如此将安归。

《姑恶行》明·陈靖远

芳池月阴春草碧,有鸟有鸟鸣不息。千声万声道姑恶,新妇低回泪痕落。姑恶姑恶姑不恶,弩力窗前勤织作。嗟尔小鸟胡不思,新妇会有作姑时。

《伯劳吟》杨慎

南中有鸟名伯劳,禽经羽族称雄豪。曾隶九苞来栋竹,耻随百舌绕蓬蒿。青春受谢四月维,夏茂树薰风。长林短,夜伊伊,喔喔未有声,架架格格先鸡鸣,阶前停蚓笛江上,住鼍更熠耀,收灯火,蟋蟀罢秦筝。村妇侵星提瓮汲,山农带月架犁耕。戴胜降桑人共羡,鶗鴂歇芳君不见,寄信难凭北去鸿,单栖肯逐西飞燕。故乡迢递水云深,客游闻此几惊心。何时高枕松窗下,细听桐花小凤吟。

鵙部纪事

《左传》:昭公十七年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元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注〉伯赵,伯劳也,以夏至鸣,冬至止。
《东方朔别传》:东方朔与弟子偕行渴,令弟子叩道边家取饮,不知姓名,主人开门不与,须臾见伯劳飞集门中李树上。朔谓弟子曰:此主人姓李名伯劳,但呼李伯劳,果有李伯劳应,即入取饮。
《晋书·苻坚载记》:坚出如五将,慕容冲入据长安。初,坚之分氐户于诸镇也,赵整因侍,援琴而歌曰:阿得脂,阿得脂,博劳旧父是仇绥,尾长翼短不能飞,远徙种人留鲜卑,一旦缓急语阿谁。坚笑而不纳。至是,整言验矣。
《香案牍》:范豹云东方朔乃黠我,我小儿时数与之狡,狯宋文帝召见,豹从东宫过指宫门曰:此中有博劳鸟,奈何养贼。

鵙部杂录

《楚辞》:恐鹈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梦书》:伯劳为忧口,舌声可恶也。梦见伯劳忧口舌也。《感应经》:违天无状,伯赵鸱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