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鸢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二十七卷目录

 鹳部汇考
  鹳图
  诗经〈豳风东山〉
  尔雅〈释鸟〉
  博雅〈释鸟〉
  禽经〈鹳石〉
  毛诗陆疏广要〈鹳鸣于垤〉
  酉阳杂俎〈鹳井〉
  埤雅〈鹳〉
  尔雅翼〈鹳〉
  雚经〈象乳 别名 国言 形表 凤微 性俎 影孳 鹤母 气宝 孕宝 阵容 罡师 羽霸 丹稗 方筌 齑臣 斿贡 帘招〉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正误 骨气味 主治 脚骨及嘴主治 卵主治 屎 主治〉
 鹳部艺文〈诗〉
  鹳            宋文同
  垤鹳           僧守仁
 鹳部选句
 鹳部纪事
 鹳部杂录
 鹳部外编
 鸢部汇考
  鸢图
  诗经〈小雅四月 大雅旱麓〉
  尔雅〈释鸟〉
  春秋纬〈运斗枢〉
  春秋繁露〈郊语〉
  博雅〈释鸟〉
  禽经〈鸢〉
  酉阳杂俎〈鸱饮 鹘生〉
  续博物志〈鸢鸣〉
  补禽经〈鸱顾鸢鸣〉
  通志〈昆虫草木略〉
  埤雅〈鸢〉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鸱头修治 气味 主治 肉主治 骨主治 附方〉
 鸢部艺文一
  驯鸢赋         唐王勃
  驯鸢赋         卢照邻
  鸢赋         宋薛士隆
 鸢部艺文二〈诗〉
  与刘伯宗绝交诗     汉朱穆
  射鸢          魏刘桢
  鸢夺巢        唐韦应物
  病鸱           韩愈
  飞鸢操         刘禹锡
 鸢部选句
 鸢部纪事
 鸢部杂录
 鸢部外编

禽虫典第二十七卷

鹳部汇考

释名


《诗经》     鶝鶔《尔雅》
《尔雅注》   媠羿《尔雅注》冠雀〈华峤《汉书》  鶤鸡《穆天子传》
背灶《博雅》    皂帔《博雅》负釜《毛诗·陆疏》  皂裙《毛诗·陆疏》
黑尻《毛诗·陆疏》  瓦亭仙《清异录》
负金《元池说林》  旱群《合璧事类》
鸾鸟《雚经》    乌童雚《雚经》
乌尾雚《雚经》   灰鹤《雚经》
羽霸《雚经》    乌鹳《雚经》
白鹳《雚经》

鹳图


《诗经》《豳风·东山》

鹳鸣于垤。
〈传〉垤蚁冢也。〈正义〉此虫穴处辇土为冢以避湿,将欲阴雨水泉上润,故穴处者先知之。是蚁避湿而上冢,鹳是好水之鸟,知天将雨,故长鸣而喜也。〈朱注〉鹳水鸟似鹤者也,垤蚁冢也。将阴雨则穴处者,先知故蚁出穴而鹳就食之,遂鸣于其上也。

《尔雅》《释鸟》

鹳鷒,鶝鶔。如鹊短尾,射之衔矢射人。
〈注〉或说曰:鹳鷒鶝鶔,一名媠羿,〈疏〉鹳鷒一名鶝鶔。按《字书》云,媠古以为解惰字,羿古之善射者,此言鸟捷劲虽羿之善射,亦解惰不敢射也,故以名云。郭图赞云,鹳鷒之鸟,一名媠羿,应弦衔镝矢不著,地逄蒙缩手养由不睨。

《博雅》《释鸟》

背灶皂帔雚雀也。

《禽经》《鹳石》

覆卵则鹳入水。
鹳,水鸟也。覆卵时数入,水冷则不毈,取礜石周卵以助煖气。故方术家以鹳巢中,礜石为真物也。

《毛诗·陆疏广要》《鹳鸣于垤》

鹳,鹳雀也。似鸿而大,长颈赤喙,白身黑尾,翅树上作巢大如车轮,卵如三升,杯望见人。按其子令伏径,舍去一名负釜,一名黑尻,一名背灶,一名皂裙。又泥其巢,一傍为池,含水满之取鱼置池中,稍稍以食其雏,若杀其子则一村致旱灾。
《诗考异字》云,鹳鸣于垤。《说文》云,小爵也。想即《尔雅》所谓鹳鷒鶝鶔也。郭图赞云,鹳鷒之鸟,一名媠羿,应弦衔镝矢不著,地逄蒙缩手养由不睨。此鸟捷劲异常,与本草意义不合,不知伯厚何据。

《酉阳杂俎》《鹳井》

鹳,江淮谓群鹳旋飞为鹳井,鹤亦好旋飞,必有风雨。人探巢取鹳子,六十里旱。能群飞,薄霄激雨,雨为之散。

《埤雅》《鹳》

鹳形状略如鹤,其性甘带,每遇巨石知其下有蛇,即于石前如术士禹步其石,阞然而转南方。里人学其法者,伺其养雏,缘木以篾縆,缚其巢鹳,则作法解之。乃于木下铺沙印,其足迹而仿学之,天将雨则长鸣而喜,盖知雨者也。又喜群飞,薄霄激雨,雨为之散。作巢大如轮卵,如三升杯择礜石以妪卵。鹳,水鸟也。伏卵时数入水卵则不毈取礜石周围,绕卵以助煖气。故方术家以鹳煖巢中,礜石为真物也。又泥其巢,一傍为池以石宿水。今人谓之鹳石,飞则将之取鱼置池中,稍稍以饲其雏。俗说鹊梁蔽形鹳石归酒。又曰礜石温鹳,石凉故能使卵不毈,水不臭腐也。鹳鸣于垤,妇叹干室垤蚁冢也。鹳知天将雨,有见于上。蚁知地将雨,有见于下。鹳鸣于垤,将雨之候也。将雨则征夫之,至不必如期,故妇叹于室也。且行百里者半九十,言永路之难也。则于是时遇雨为尤苦,故诗人道此以序其情而序曰:三章言室家之望女也。《禽经》曰:鹳俯鸣则阴,仰鸣则晴。仰鸣则晴,是有见于上也。俯鸣则阴,是有见于下也。夫文雚见为观,盖取诸此。《拾遗记》曰,鹳聚水巢上,故人多聚鹳鸟以禳却火灾。

《尔雅翼》《鹳》

鹳似鸿而大,长颈赤喙,白身黑尾翅,别名黑尻,皂裙负釜背灶,以背尾翅黑为名也。木上作巢,大如车轮,卵如三升,杯泥其巢,一傍为池,含水满之畜鱼其中,以哺其子。故杨震有鹳衔三鳣鱼,堕讲堂以为升进之象也。巢中水有礜石养之,故不竭得之者,可为药用。性好旋飞,古者有鹅鹳之阵。今江南谓群鹳旋飞,为鹳井惟鹤亦然,其旋飞必以风雨,鹳是好水之鸟,知天将雨则长鸣而喜。诗曰:鹳鸣于垤,妇叹于室,天之将雨则蚁封土为垤,而鹳又鸣其上,则零雨其濛者至矣。此思妇所以为叹也。然见人探其子则舍去,能致数十里旱,以其群飞激云,云散雨歇故也。《禽经》曰,鹳生二子,一为鹤鸠。生三子,一为鹗,言万物之相变也。易之中孚,九二鸣鹤,在阴上九翰音登于天说者,以为鹳者,别于鹤也。震为,鹤阳鸟也。巽为鹳阴鸟也。鹤感于阳,故知夜半鹳感于阴,故知风雨鹳生。鹤者,巽极成震极阴生阳之谓也。今人通呼鹳为鹳鹤。《说文》:则以鸣于垤者,为鹳鹳小鹊也。与毛诗说异。

《雚经》《象乳》

文象聿兴,爰仿鸟蹄,沮诵仓颉,作大慧观,八九既还,极妙穷实,斯殊体矣。
蒋德璟曰:鹳赘误萑非妖,今从古文作雚。

《别名》

一名媠羿,见《尔雅注》一名鶤鸡,见《穆天子传注》一名冠雀,见华峤《汉书》一名负釜,见《陆玑疏》一名负金,以其喜负日飞,日色如金,见《诗考》一名黑尻,一名背灶,一名皂裙,见《陆玑疏》一名旱群,以天旱则群飞,见合璧事类,亦名皂帔,见《博雅》

《国言》

于方则北荒谓之老雚,亦曰鸾鸟,南京通语曰雚,河南谓曰雚。儿陈魏之间亦曰皂帔,自关而西谓之冠雀。浙江苏松之间或曰乌童雚,福建谓之乌尾雚,两粤之会郊曰灰鹤,出新会。

《形表》

绿觜修颈,皓身黑翅,赤脚皂帔,胸釜背灶,短尾高大,类鹤而顶不丹。
雚不善唳,喙相戛而鸣鸣,则反颈击喙,其鸣转摇其颈,声如砧声。
陶贞白论,雚有两种,似鹤而巢树者曰白雚,黑色曲颈者曰乌雚。
《东筦记》:雚毛灰白,二种粤西名灰鹤。

《凤微》

天老曰凤象雚颡鸳思。
蒋德璟曰:庶鸟四千五百凤王之雚,得凤之颡曰羽霸。

《性俎》

雚善飞,搏其飞也。奋层霄上,落处不知几千里。日札曰雚善符。
《考异邮》曰,雚鹆者,飞行属之阳外,裔之鸟穴,居于阴也。
短脚多伏,长脚多立,雚夜栖亦立。
水鸟咮圆善唼,陆鸟咮锐善啄,雚陆鸟也。而生涯于水。
雚以喙鸣。
《禽经》:震为,鹤阳鸟,巽为雚阴鸟,故鹤知夜半,雚知风雨。
雚仰鸣晴,俯鸣阴,鸠雄鸣晴,雌鸣阴。
埤雅雚知天蚁知地。
鱼出水而鳖神守之,蚁出垤而雚喜鸣之。

《影孳》

雚影抱,虾蟆声抱。
雚影交,鹤声交。

《鹤母》

雚生三子,一为鹤。

《气宝》

鹊梁蔽形雚石归酒。
《禽虫述》:雚择礜石妪卵以助暖,营小池养鱼以饲雏。

《孕宝》

雚卵如三升杯。
鹤卵易得,雚卵难求,以为杯直千金。

《阵容》

风后有雚鹅之阵。
雚好旋飞,旋飞必雨,古法以为阵。

《罡师》

鴷画印开穴以出蠹而鼠窃之,鸩步罡转石以出蛇而雚如之。
雚能以喙书符作法。

《羽霸》

《尔雅》:雚鷒,鶝鶔。射之衔矢射人。
雚遗火毕方衔火。
谚云:雚巢莫睹神维白虎。

《丹稗》

淮南毕万术曰,天雄雚,胎日行千里。
《抱朴子》:雚血涂金丹,一丸内衣中以指物随口变化。

《方筌》

《神农本经》:雚骨味甘无毒,主鬼蛊,诸疰毒五尸心腹疾。
陶隐居曰:宜用白者。
雚骨有小毒,杀树木秃,人毛发沐汤中,下少许发尽脱亦更不生。

《齑臣》

《野菜谱》:老雚觔二月采之,熟食亦可作齑。

《斿贡》

凤阳府岁办雚翎四千根。

《帘招》

酒谭曰:树雉之招者,利倍鸢之招者,倍差雚之招者倍三。
蒋德璟曰:贝隺诸经,未尝策事笋海棠之谱策,事又何哤杂也。雚事上溯图纪,近迄圣代天真则伯
夭水羽佛祖,则达摩、尸婆臆采未奢,谐怪斯贵乃若须江邑瑞,应在石梁惇史可徵璟不敢讳,而不列唯农经缉于方筌,偏荒副于鞮史,灾占编于异纬。事岐派分无取殽,置若其俭俟博雅焉。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鹳字篆文象形,其背尾色黑,故《陆玑诗疏》有皂君诸名。

《集解》

陶弘景曰:鹳有两种,似鹄而巢树者为白鹳,黑色曲颈者为乌鹳,今宜用白者。
寇宗奭曰:鹳身如鹤,但头无丹项,无乌带,兼不善唳,止以喙相击而鸣,多在楼殿吻上作窠,尝日夕观之,并无作池养鱼之说。
李时珍曰:鹳似鹤而顶不丹,长颈赤喙,色灰白,翅尾俱黑,多巢于高木,其飞也。奋于层霄,旋绕如阵,仰天号鸣必主有雨。其抱卵以影,或云以声聒之。《禽经》云,鹳生三子,一为鹤,巽极成震阴变阳也。震为鹤巽为鹳也。

《正误》

陈藏器曰:人探巢取鹳子六十里,旱能群飞激散雨也。其巢中以泥为池,含水满中养鱼蛇以哺子,鹳之伏卵恐冷取礜石围之,以助煖气。
李时珍曰:寥郭之大,阴阳升降,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区区微鸟,岂能以私忿使天壤赤旱耶。况鹳乃水鸟,可以候雨乎。作池取石之说,俱出自《陆玑诗疏》,张华《博物志》可谓愚矣。

《骨气味》

甘大寒无毒。
陈藏器曰:有小毒,入沐汤浴头,令发尽脱,更不生也,又杀树木。

《主治》

鬼蛊诸疰毒五尸心腹痛。
甄权曰:亦可单炙黄研,空心暖酒服,方寸匕。
李时珍曰:千金治尸疰有鹳骨丸。

《脚骨及嘴主治》

陈藏器曰:喉痹飞尸蛇虺咬及小儿闪癖、大腹痞满,并煮汁服之,亦烧灰饮服。

《卵主治》

李时珍曰:预解痘毒,水煮一枚与小儿啖之,令不出痘或出亦稀出活幼全书。
《屎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天吊,惊风发歇不定,炒研半钱入牛黄、麝香各半钱,炒蠍五枚为末,每服半钱,新汲水服。

鹳部艺文〈诗〉《鹳》宋·文同

常恶静时,凫鹜不惊。饱处虾鱼,与我閒正。相似问尔,乐复何如。

《垤鹳》僧守仁

垤鹳何翩翩,颇与鹤同类。秦人罗致之,怜爱无不至。固无警露姿,实有乘轩贵。羽毛已鲜泽,习性亦骄恣。秦人既鹤呼,鹳亦鹤自谓。忽逢浮丘伯,借之乘谒帝。长鸣玉陛前,帝怪鹳音异。敕令击杀之,下充膳夫馈。浮丘报秦人,秦人方自愧。为诫畜禽家,畜禽辨真伪。

鹳部选句

唐杜甫诗:江鹳巧当幽径浴。
宋苏轼诗:诗坛欲敛鹳鹅军。

鹳部纪事

《穆天子传》:天子之鹳,鸡飞八百里。〈注〉河伯以为礼礼穆王者。
《左传》:昭公二十一年,宋公子城与华氏战于赭丘,郑翩愿为鹳,其御愿为鹅。〈注〉郑翩华氏党鹳鹅,皆阵名也。
《后汉书·杨震传》:震客居于湖,不答州郡礼命数十年,众人谓之晚暮,而震志愈笃。后有冠雀衔三鳣鱼,飞集讲堂前〈冠音贯,即鹳雀也〉,都讲取鱼进曰:蛇鳣者,卿大夫服之象也。数三者,法三台也。先生自此升矣。年五十,乃始任州郡。
《还冤记》:晋张祚为凉王河州刺史,张璀士众强盛,祚猜忌之。密遣兵进图璀璀,率众拒祚祚,遂为璀所杀。璀后数见祚,来指璀云底奴要当截汝头,璀立张元靓为凉王,自为凉州牧。忽有鹳来巢广夏门,弹逐不去,自往看之,守燉煌,宋混遣弟澄即于巢所害璀。《宋书·五行志》:宋武帝永初三年,临轩拜徐羡之为司徒,百僚陪位,有一野鹳集太极鸱尾鸣呼。
少帝景平二年春,鹳巢太庙西鸱尾,驱去复还。《雚经》:梁元帝游春苑,白麻纸画鹿图师利像,雚鹤陂池芙蓉醮,鼎图并有题印传于代。
《元池说》:林周弘正子思方幼时,于林下见一鹳为弹所伤,取归养之,俟其愈纵。去后数日,夜读书闻有物击,其扉启视之,乃向纵之鹳也。背负一金串卸于地,串上结纸条上书云始于博士,终于大夫。后果然故呼鹳为负金。
《隋书·五行志》:后齐武平七年,有鹳巢太极殿,又巢并州嘉阳殿。雉集晋阳宫御座,获之。京房《易飞候》曰:鸟无故巢居君门及殿屋上,邑且虚。其年国灭。
《雚经》:贞观七年,制破阵乐舞,图左圆右方,先偏后伍,交为屈伸,首尾回互,象鱼丽鹅雚乐,工披银甲执戟而舞。
《朝野佥载》:魏光乘任左拾遗,题品朝士宰相姚元之,长大行急,目为趁蛇鹳。
《册府元龟》:贞元十一年八月,潞州献白鹳。
《閒燕常谈》:太宗朝王济,主漳州龙溪簿,时福建诸郡输鹳翎为箭羽,既非常有之物而官司督责甚急。民间苦之,济辄以便宜喻郡民用鹅翎代之,因附驿以闻诏,可请施及旁郡,民咸德之。
《平阳府志》:鹳雀楼蒲州西南城上,旧在黄河中,高阜时有鹳雀栖其上,故名。
《雚经》:太平兴国八年,帝清心殿读书,自巳迄申有苍雚飞止殿,䲭尾逮掩卷去。帝怪之,宰相宋琪曰:昔杨震讲间冠雀衔三鳝堕庭,亦符斯应。王荆公好解字说,不本说文,妄自杜撰。刘贡父曰:易之观卦,即是老雚诗之小雅,即是老鸦。荆公不觉欣然,久乃悟其戏。
张广年,绍定中,署某县谯楼巢雚中弋带箭造庭,哀鸣若诉,广年阅箭首得弋人,姓名拘惩之,鹳乃退。《松江府志》:刘璧知华亭日有鹳集堂前,悲鸣类有所诉者,刘顾而言曰:岂非为人毁汝巢,或取汝子乎。鹳俯首而听,立遣左右物色之鹳随以往。至普照寺鸱吻声愈切,乃恶少年挟弹毙其雏,而鹳悲噪不已。寺僮厌其喧聒,遂并巢毁之。左右还鹳亦随,至刘曰:我知之矣。便当为汝追治,亦不动,少顷捕少年及僮到庭下,各杖之,然后振翼飞鸣而去。
群鹳旋飞江淮,谓为鹳井,鹳飞成井,必有风雨。若探巢取其子,则一方致旱。嘉靖辛亥岁云间大风拔木,鹳巢坠地,有子不损,老人侯姓者取护之,鹳巢成负去。其后侯老得疾,气绝矣。鹳衔一草如箸置其口,老人复活。或曰此东海祖洲不死草也。
《扬州府志》:明嘉靖初,徐司训觐宅近启圣祠纵奴射鹳,合邑之鹳无不带箭者,一日鹳衔火焚祠,有鹳数百盘旋烈焰之上,若快心者。
明隆庆初,王令汝言署楼有鹳孤危,垒巢不就,公为架木承之,鹳生雏,公报升濒行。公嘱鹳善护尔雏,吾去而戕之者至矣,鹳即日衔巢飞去,不知所往。《平湖县志》:了尘万历己未托钵过长福寺,废址见一鹳鸣翔于上,询知故寺也。了尘击柝募建,每蓑笠盘坐其处,风雨无辍而鹳亦留止不去,居民异之,爰共乐助越五月告成。
《常德府志》:李光学知直,隶兴化县存心仁厚,政尚德化,厅前东鹳乳雏三已而雌雄,暨二雏皆飞,去其一折翅,独留光学取而药之,愈亦飞去。后光学病思食鲜鱼,忽有鹳衔一鳊置于庭,烹食之,病愈,人以为仁厚之报。
《雚经》:高邮双雚栖南,楼上人弋其雄,雌独孤栖旬馀,雚群偕一雄与共巢若媒之者,竟日弗偶,遂皆飞去。雌雚忽攒嘴入巢隙,倒挂而死,人为树烈雚碑。萧山县文庙鹳屡结巢,结东则东斋登第,结西则西斋登第,辄有验始信为瑞鸟也。

鹳部杂录

《续博物志》:聒抱者,鸺鹠鹳鹊也。
《清异录》:鹳多在殿阁、鸱尾及人家屋兽结巢,故或有呼瓦亭仙者。
《蠡海集》:飞禽皆属阳,故昼飞鸣而夜栖宿,然鹳鹤夜飞鸣者,水鸟含阴从其性也。
《兼明书》《东山》云: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毛苌云:垤,蚁冢也。将阴雨,则穴处先知之。明曰:据诗之文势,此垤不得为蚁冢。盖是土之隆耸,近水者也。按《左传》云:敛及于垤皇,谓寝门阙也。又云葬于垤皇,谓墓门阙也。凡阙者,聚土为之,故知此垤谓土之隆耸近水者也,若坻沚之类也。鹳,水鸟也。天将阴雨,则鸣于隆土之上。妇人闻之,忧雨思夫,故叹于室。若以于垤是蚁上于冢,则鹳鸣竟于何处岂文章之体,当如是耶且经无蚁文,何得凿空生义。
《珍珠船》:鹳有长水石,故能于巢中养鱼而水不涸。

鹳部外编

《拾遗记》:糜竺用陶朱计术,日益亿万之利,赀拟王家。有宝库千间。竺性能赈生恤死,忽有青衣童子数十人来云:糜竺家当有火厄,万不遗一。赖君能恤敛枯骨,天道不辜君德,故来禳却此火,君宜多聚鹳鸟之类以禳火灾,鹳能聚水巢上也。
《雚经》:达摩说法,百鹳闻经。

鸢部汇考

释名


《诗经》     鶨《尔雅》
鶀老《尔雅》    狂《尔雅》
茅鸱《尔雅》    萑《尔雅》
老鵵《尔雅》    卢休《博雅》
𪁒《博雅》     鹇《博雅》句喙鸟《通志》   击正《本草》
题肩《本草》    阿黎耶《本草》
老鸱《本草》

鸢图


《诗经》《小雅·四月》

匪鹑匪鸢,翰飞戾天。
〈朱注〉鸢,亦鸷鸟也。其飞上薄云汉。

《大雅·旱麓》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笺〉鸢鸱之类,鸟之贪恶者也。〈正义〉苍颉解诂以为鸢,即鸱也。名既不同,其当小别,故云鸱之类也。《说文》云,鸢鸷鸟击小鸟,故为贪残,以贪残高飞,喻恶人远去。〈朱注〉鸢,鸱类。《抱朴子》曰,鸢之在下,无力及至乎上,耸身直翅而已,盖鸢之飞,全不用力,亦如鱼跃怡然自得,不知其所以然也。

《尔雅》《释鸟》

鶨,鶀老。
〈注〉鳹,鶨也,俗呼为痴鸟。〈疏〉鶨,一名鶀。老字林云勾喙鸟。〈按通志以勾喙鸟为鸱类〉

狂,茅鸱。
〈注〉今鵵鸱也,似鹰而白。〈疏〉茅鸱一名狂。

萑,老鵵。
〈注〉木兔也。似鸱鸺而小,兔头有角毛脚,夜飞好食鸡。〈疏〉老鵵,一名萑。

鸢乌丑,其飞也翔。
〈注〉布翅翱翔。〈疏〉鸢,鸱也。鸱鸟之类,其飞也。布翅翱翔。

《春秋纬》《运斗枢》

玉衡星散为鸱。

《春秋繁露》《郊语》

鸱羽去昧〈一作昧〉

《博雅》《释鸟》

卢休鶜𪁒鹇,老鵵也。

《禽经》《鸢》

鸢不击而贪。鸢,鸱也。不善搏击,贪于攫肉也。诗云鸢飞戾天鲍照曰寒鸱嚇雏。

风翔则风。
〈注〉风禽鸢类,越人谓之风伯,飞翔则天大风。

《酉阳杂俎》《鸱饮》

世俗相传云,鸱不饮泉及井水,惟遇雨濡翮,方得水饮。

《鹘生》

相传鹘生三子一为

《续博物志》《鸢鸣》

朝鸢鸣即大风。

《补禽经》《鸱顾鸢鸣》

鸱以贪顾。
鸢以饥鸣。

《通志》《昆虫草木略》

鶨,《尔雅》曰,鶀,老鶨音,彖郭云鸰鶨也,俗呼痴鸟。《字林》云句喙鸟,按此盖鸱类,能捕雀,句喙目圆,黄可畏如拳大小者尤俊。

《埤雅》《鸢》

《释鸟》云,鸢乌丑其飞也。翔高飞曰翱,布翼不动曰翔,鸢鸱也。摩风回翔故其飞也。翔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鸢钝者也。而乘风以风作之则高飞,鱼潜者也。而乘气以气作之则深跃,故以况君子作人之盛,今人乘风放纸鸢鸢,辄引丝而上。令小儿张口望视以泄内热,盖放于此。旧说观鱼翼而创橹,视鸱尾而制柁。言古之人仰观俯察,取材于物以成舟楫之利。如此庾桑子曰:人实鸱义而有国,鸱贪残之鸟,善抄盗人。诗曰:为枭为鸱。《说文》曰,鸢从逆于上,为逆鸢飞戾天,故从逆也。《易》曰:飞鸟遗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顺也。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鸱鸢二字篆文象形,一云鸱,其声也。鸢攫物如射也。隼击物准也。鹞目击遥也。《诗疏》云隼有数种,通称为鹞雀鹰,春化布谷,《尔雅》谓之茅鸱,齐人谓之击正,或又曰题肩。《尔雅》云,鷣负雀也。梵书谓之阿黎耶。

《集解》

陶弘景曰,鸱即俗呼老鸱者,又有雕鹗并相似而大。时珍曰鸱似鹰而稍小,其尾如舵,极善高翔,专捉鸡雀鸱类,有数种。按《禽经》云,善搏者曰鹗,窃元者曰雕,骨曰鹘,瞭曰鹞,展曰鹯,夺曰鵽。又云鹘生三子,一为鸱,鹘小于鸱而最猛捷,能击鸠鸽,亦名鹬子,一名笼脱鹯。色青向风,展翅迅摇,搏捕鸟雀,鸣则大风,一名晨风。鵽小于鹯,其脰上下亦取鸟雀如攘掇也,一名鹬子。又月令,二月鹰化为鸠,七月鸠化为鹰。《庄子》云鹞为鹯,鹯为布谷,布谷复为鹞,皆指此属也。隼鹘虽鸷而有义,故曰鹰,不击伏隼不击胎鹘,握鸠而自暖,乃至旦而见释,此皆杀中有仁也。

《鸱头修治》

陶弘景曰,虽不限雌雄雄,者当胜用须微,炙不用蠹者,古方治头面,有鸱头酒。

《气味》

咸平无毒。
李时珍曰,按段成式云,唐肃宗张后专权,每进酒寘鸱脑于内,云令人久醉健忘,则鸱头亦有微毒矣。

《主治》

《别录》曰,头风目眩,颠倒痫疾。

《肉主治》

孟诜曰食之治癫痫。时珍曰食之消鸡肉鹌鹑成积。

《骨主治》

李时珍曰,鼻衄不止,取老鸱翅关、大骨微炙,研末吹之出,圣济总录。

《附方》

癫痫瘈疭,飞鸱头三枚,铅丹一斤为末,蜜丸梧子大每酒服三丸,日三次。〈千金方〉
旋风眩冒,鸱头丸用鸱头一枚炒黄,真䕡茹、白朮各一两,川椒半两炒,去汁为末,蜜和丸梧子大每酒下二十丸。〈圣惠方〉

鸢部艺文一

《驯鸢赋》唐·王勃

海上兮云中,青城兮绛宫,金山之断鹤,玉塞之惊鸿。谓江湖之涨不足憩,谓宇宙之路不足穷。终衔石矢坐触金笼,声酸夕露影怨秋风。已矣哉,何气高而望阔,卒神悴而智痒。徒骛迹于仙游,竟缠机于俗网,未若兹禽,犹融泛想。惭丹丘之丽质,谢青田之逸响。与道浮沈,因时俯仰,去非内惧,驯非外奖,夫劲翮挥风,雄姿触雾,力制烟道,神周天步,郁霄汉之弘图,受园庭之近顾。质虽滞于城阙,策已成于云路,陈平负郭之居,韩信昌亭之遇似达人之用,晦混尘濛而自托,类君子之含道,处蓬蒿而不怍。悲授饵之徒悬,痛闻弦之自落,故尔放怀于诞,畅此寄心于寥廓。

《驯鸢赋》卢照邻

孕天然之灵质,禀大块之奇工。觜距足以自卫,毛羽足以凌风。怀九围之远志,托万里之长空。阴云低而含紫,阳景升而带红。经过巫峡之下惆,怅彭门之东。既而摧颓短翮,寥落长想,忌蒙庄之见欺,哀武溪之莫往。进谢扶摇之力退,惭归昌之响。腐食多惧,层巢无象。屈猛性以自驯,抱愁容而就养。于是傍跳德门,言栖仁路不践高梁之屋,翔止吾人之树听,鸣鸡于月,晓侣群鹊于星暮,狎兰砌之高低,玩荆扉之新故。循广庭之一息,历长檐而径度,若乃风去雨还,河移月落,徘徊乱于双燕鸣舞,均乎独鹤,乍哨聚于霞庄,时追飞于云阁,荷大德之纯粹,将轻姿之陋薄,思一报之无偕,欣百龄之有托。

《鸢赋》宋·薛士隆

嗟万汇之丛夥庆,禀天而自性,或同类而殊时亦异。情而一命惟孤鸢之挺质,兼鹰隼之神俊,凛凌烈之宏厉。飙飞扬以时奋真,鸷鸟之英标而抟扶之匪迅者也。岂皇苍之好德,毒雕鹗之靡仁,损威棱于搏击,馀毛羽之形存。忍痴肠之屡空旷,爪吻其徒,云彼燕雀之何知,唧啁喧乎大厦,怛拳如之文鹞,蹇桀然为何者。鹘孔微而云詟顾匪,甘乎乃下,相彼翎之文著,观眄瞿其矍,落六翮翙其招摇上,且凭于无莫,何嗜乐之卑污,食孔甘于腐璞,舍血饮而毛茹,牲体陈而肉攫。睢盱漫其何以耿,含灵之是度兹,有以得侮于群雏而为禽之彼薄也。走观物之资性,渺百生之诚一,彼目狼以兢战,蒙虎皮而羊质,舞狮人之为诳阵象轰,其骇逸匪叶公之知画睹降龙而心失,曾不如小鸟之知,不视形而忘实也。慨高飞之轩翥,远翱翔于寥廓,振衣裳其楚楚,爽精神之卓荦,毋为是鸢识而鹰章,近取轻于乌鹊。

鸢部艺文二〈诗〉《与刘伯宗绝交诗》汉·朱穆

北山有鸱,不洁其翼。飞不正向,寝不定息。饥则木榄,饱则泥伏。饕餮贪污,臭腐是食。填肠满嗉,嗜欲无极。长鸣呼凤,谓凤无德。凤之所趋,与子异域。永从此诀,各自努力。

《射鸢》魏·刘桢

鸣鸢弄双翼,飘飘薄青天。我后横怒起,意气凌神仙。发机如惊焱,三发两鸢连。流血洒墙屋,飞毛从风旋。庶士同声赞,君射一何妍。

《鸢夺巢》唐·韦应物

野鹊野鹊巢林梢,鸱鸢恃力夺鹊巢。吞鹊之肝啄鹊脑,窃食偷居常自保。凤凰五色百鸟尊,知鸢为害何不言。霜鹯野鹞得残肉,同啄膻腥不肯逐。可怜百鸟生纵横,虽有深林何处宿。

《病鸱》韩愈

屋东恶水沟,有鸱堕鸣悲。青泥掩两翅,拍拍不得离。群童叫相召,瓦砾争先之。计较生平事,杀却理亦宜。夺攘不愧耻,饱满盘天嬉。晴日占光景,高风送追随。遂凌紫凤群,肯顾鸿鹄卑。今者命运穷,遭逢巧丸儿。中汝要害处,汝能不得施。于吾乃何有,不忍乘其危。丐汝将死命,浴以清水池。朝餐辍鱼肉,暝宿防狐狸。自知无以致,蒙德久犹疑。饱入深竹丛,饥来傍阶基。亮无责报心,固以听所为。昨日有气力,飞跳弄藩篱。今晨忽径去,曾不报我知。侥倖非汝福,天衢汝休窥。京城事弹射,竖子岂易欺。勿讳泥坑辱,泥坑乃良规。

《飞鸢操》刘禹锡

鸢飞杳杳青云里,鸢鸣萧萧风四起。旗尾飘扬势渐高,箭头砉划声相似。长空悠悠霁日悬,六翮不动凝风烟。游鶤翔雁出其下,庆云清景相回旋。忽闻饥乌一噪聚,瞥下云中争腐鼠。腾音砺吻相喧呼,仰天大嚇疑鹓雏。畏人避犬投高处,俯啄无声犹屡顾。青鸟自爱玉山禾,仙禽徒贵华亭露。扑𥰡危巢向暮时,毰毸饱腹蹲枯枝。游童挟弹一麾肘,臆碎羽分人不悲。天生众禽各有类,威凤文章在仁义。鹰隼仪形蝼蚁心,虽能戾天何足贵。

鸢部选句

陈徐陵诗:青雀离帆远,朱鸢别路遥。
北周庾信诗:鞭石未成雨,鸣鸢不起风。
唐李白诗:转背落双鸢。
杜甫诗:东走穷归鹤,南征尽站鸢。
陆龟蒙诗:晴鸢争上下,意气苦淩漫。
李咸用诗:浅茅鸣斗雉,曲蘖啸寒鸢。宋苏轼诗:歌鼓惊山草木动,箪瓢散野乌鸢驯。〈又〉老桧作花真强项,冻鸢储肉巧谋身。〈又〉晴空仰见浮海蜃,落日下数投村鸢。
陆游诗:水面饥鸢有堕声。

鸢部纪事

《新论·祸福篇》:帝辛之时有雀生鸢于城之隅,史占之曰以小生大,国家必王,帝辛骄暴遂亡殷国。
《周礼·夏官》:射鸟氏,祭祀,以弓矢驱乌鸢。凡宾客会同,军旅,亦如之。〈注〉郑锷曰:射鸟氏之设,又非为供膳羞之用,及祭祀宾客,军旅会同之时,用弓矢以驱之,其所驱者特乌鸢而已。盖乌鸢之为物,翔于野外而下食乌,能污人鸢善钞物,于人所聚之地,祭祀之兆域,在郊野之外吾,将致洁乎鬼神,而彼敢乘便,攫拿或以不洁污之,则吾事神之礼不谨矣。讵可不驱而远之,若夫宾客会同军旅之时,非唯有杀牲告神之礼,畏其污也。亦以为众之所聚,防其不洁也。贾氏曰:会同皆有盟诅之礼,杀牲之事。军旅亦有斩牲巡阵之事,故须驱乌鸢。
《庄子·秋水篇》: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鹓雏,子知之乎。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雏过之,仰而视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嚇我耶。
《淮南子·人间训》:虞氏,梁之大富人也。家充盈殷富,金钱无量,财货无赀。升高楼,临大路,设乐陈酒,积博其上。游侠相随而行楼下,博上者射朋张,中反两〈射朋张,上棋中之以一反两也〉而笑,飞鸢适堕其腐鼠而中游侠,游侠相与言曰:虞氏富乐之日久矣,而常有轻易人之志。吾不敢侵犯,而乃辱我以腐鼠。如此不报,无以立务于天下〈务势也〉。请与公僇力一志,悉率徒属,而必以灭其家。
《续博物志》:墨子作木鸢飞三日不集。
《汉书·五行志》:成帝河平元年二月庚子,泰山山桑谷有䳒焚其巢。男子孙通等闻山中群鸟䳒鹊声,往视,见巢㸐,尽堕地中,有三䳒𪃟烧死。树大四围,巢去地五丈五尺。太守平以闻。䳒色黑,近黑祥,贪虐之类也。易曰: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泰山,岱宗,五岳之长,王者易姓告代之处也。天戒若曰,勿近贪虐之人,听其贼谋,将生焚巢自害其子绝世易姓之祸。其后赵飞燕得幸,立为皇后,弟为昭仪,姊妹专宠,闻后宫许美人、曹韦能生皇子也,昭仪大怒,令上夺取而杀之,皆并杀其母。成帝崩,昭仪自杀,事乃发觉,赵后坐诛。此焚巢杀子后号咷之应也。一曰,王莽贪虐而任社稷之重,卒成易姓之祸云。京房易传曰:人君暴虐,鸟焚其舍。
《汉书·王莽传》:有用方技待诏黄门者,或问以莽形貌,待诏曰:所谓鸱目虎吻豺狼之声者也,故能食人,亦当为人所食。
《东观汉记》:马援征交趾下潦上,雾毒气上,蒸仰视乌鸢跕跕堕水中。
《后汉书·盖勋传》:武威太守倚恃权势,恣行贪横,从事苏正和案致其罪。凉州刺史梁鹄畏惧贵戚,欲杀正和以免其负。勋,谏鹄曰:夫绁食鹰鸢欲其鸷,鸷而烹之,将何用哉。
《北史·秦王翰传》:翰子仪,仪子纂,纂弟良,良弟干,善弓马,以骑从明元于白登之东北,有双鸱飞鸣于上,帝命左右射之,莫能中。鸱旋飞稍高,干以二箭下双鸱。帝赐之御马、弓矢、金带一,以旌其能。军中于是号干为射鸱都将。
《周书·窦炽传》:魏孝武即位,茹茹等诸蕃并遣使朝贡,帝临轩宴之。有鸱飞鸣于殿前,帝素知炽善射,因欲示远人,乃给炽御箭两只,命射之。鸱乃应弦而落,诸蕃人咸叹异焉。帝大悦,赐帛五十匹。
《皇甫遐传》:遐事母以孝闻。保定末,又遭母丧,乃庐于墓侧,负土为坟。后于墓南作一裨窟,阴雨则穿窟,晴霁则营墓,晓夕勤力,未尝暂停。积以岁年,坟高数丈,周回五十馀步。裨窟重台两匝,总成十有二室,中间行道,可容百人。遐食粥枕块,栉风沐雨,形容枯瘁,家人不识。当其营墓之初,乃有鸱乌各一,徘徊悲鸣,不离墓侧,若助遐者,经月馀日乃去。
《隋书·崔彭传》:彭迁备身将军。上尝宴达头可汗使者于武德殿,有鸽鸣于梁上。上命彭射之,既发而中。上大悦,赐钱一万。及使者反,可汗复遣使于上曰:请得崔将军一与相见。上曰:此必善射闻于虏庭,所以来请尔。遂遣之。及至匈奴中,可汗召善射者数十人,因投肉于野,以集飞鸢,遣其善射者射之,多不中。复请彭射之,彭连发数矢,皆应弦而落,突厥相顾,莫不叹服。可汗留彭不遣百馀日,上赂以缯綵,然后得归。《酉阳杂俎》:中宗景龙中,召学士赐猎作吐陪行前方后圆也,有二大雕,上仰望之有放挫,啼曰臣能取之,乃悬死鼠于鸢,足联其目放而钓焉。二雕果击于鸢,盘狡兔起前上举挝击毙之,帝称那庚从臣皆呼万岁。
相传鹘生三子一为。肃宗张皇后专权,每进酒,常寘脑酒脑酒,令人久醉健忘。《因话录》:德宗初登勤政楼,外无知者。望见一人衣绿乘驴戴帽至楼下,仰视久之,俛而东去。上立遣宣示京尹,令以物色求之。尹召万年捕贼官李镕,使促求访。李尉伫立思之曰:必得。及去,召干事、所由于春明门外数里内,应有诸司旧职事伎艺人,悉搜罗之。而绿衣者果在其中。诘之,对曰:某天宝教坊乐工也。上皇时,数登此。每来,鸱必集楼上,号随驾老鸱。某自罢居城外,更不复见。今群鸱盛集,又觉景象宛如昔时。心知圣人在上,悲喜且欲泣下。以此奏闻。敕尽收此辈,却系教坊。李尉亦为京尹所擢用,后至郡守。《文献通考》:乾符六年夏,鸱雉集于偃师南楼,及县署刘向说野鸟入处宫室将空。
光启二年正月,阌乡湖城野雉及鸢夜鸣。
三年十月,慈州仵城枭与鸱斗相杀。
《宋史·宗室传》:德昭子惟吉,五岁,日读书诵诗。帝尝射飞鸢,一发而中,惟吉从旁雀跃,喜甚,帝亦喜,铸黄金为奇兽、瑞禽赐之。
《五行志》:建炎四年正月丁巳,金人围陕州,有鸢鸦数万飞噪城上,与战声相乱,金将娄宿曰城当陷,急攻之,遂失守,近羽孽也。

鸢部杂录

《礼记·曲礼》:前有尘埃,则载鸣鸢。〈注〉鸱鸣则风生,风生则尘埃起。
《庄子·齐物论》:民食刍豢,麋鹿食荐,蝍蛆甘带,鸱鸦耆鼠,四者孰知正味。
《易林》:怒非其愿,因物有迁,贪妒腐鼠,而呼鸮鸢,自合失饵,倒被困患。
《抱朴子·杂应篇》:鸢飞转高则但直舒两翅,子不复扇摇之而自进者,渐乘刚气故也。《盐铁论》:南方有鸟名鹓雏,非竹实不食,非醴泉不饮,飞过太山,太山之鸱,俛啄腐鼠,见鹓雏而嚇。今公卿以其富贵笑儒者为之常行,得无若太山之鸱嚇鹓雏乎。
《续博物志》:视鸱制柁。
今之纸鸢引丝而上,令儿张口望视以泄内热。《谭子·化书》:虎居于林,蛇游于泽,非鸱鸢之雠;鸱鸢从而号之,以其蓄异心之故也。

鸢部外编

《列仙传》:季仲甫夜卧床上,或为鸱鸟,后至沓县巨山上,候北风当飞,渡南海,上有罗鹰者,罗得鸱视之,仲甫也。后更留三年自云往昆崙山。
《异苑》:河内司马元引元嘉中为新釜令,丧官月旦设祭柑,化而为鸢。
《独异志》:梁武帝太清三年,侯景反,围台城,远近不通。简文与太子大器为计,缚纸鸢飞空,告急于外。侯景谋臣谓景曰:此必厌胜术。令左右射之。及堕,皆化为禽鸟飞去,不知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