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鸿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鸿雁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十七卷目录

 鸿雁部纪事
 鸿雁部杂录
 鸿雁部外编

禽虫典第十七卷

鸿雁部纪事

《书经·舜典》:肆觐东后,五玉,三帛二生,一死,贽。〈传〉二生,卿执羔大夫执雁。
《说苑·臣术篇》:秦贾人买百里奚以五羖羊之皮,使将车之秦。秦穆公知其君子也,令有司具沐浴为衣冠与坐,公大悦,异日与公孙枝论政,公孙枝大不宁曰:君耳目聪明,思虑审察,君其得圣人乎。公曰:然,吾悦夫奚之言,彼类圣人也。公孙枝遂归取雁以贺曰:君得社稷之臣,臣敢贺社稷之福。公不辞,再拜而受。《晏子外篇》:景公赏赐及后宫,文绣被台榭,菽粟食凫雁而见。殣谓晏子曰:此何为而死。晏子对曰:此喂而死。公曰:嘻,寡人之无德也甚矣。对曰:君之德著而彰,何为无德也。景公曰:何谓也。对曰:君之德及后宫与台榭;君之玩物,衣以文绣;君之凫雁,食以菽粟;君之营内,自乐延及后宫之族,何为其无德。顾臣愿有请于君,由君之意,自乐之心推而与百姓同之,则何殣之有。君不推此而苟营内,好私使,财货衡有,所聚菽粟币帛腐于囷府,惠不遍加于百姓,公心不周乎。万国则桀纣之,所以亡也。夫士民之所以叛,由偏之也。君如察臣婴之言,推君之盛德公布于天下,则汤武可为也,一殣何足恤哉。
《吕氏春秋·慎小篇》:卫献公戒孙林父、宁殖食。鸿集于囿,虞人以告,公如囿射鸿。二子待君,日晏,公不来至,来不释皮冠而见二子。二子不悦,逐献公,立公子黚。《史记·孔子世家》:灵公与孔子语,见蜚雁,仰视之,色不在孔子。孔子遂行。
《左传》:哀公七年,宋人围曹,郑桓子思曰:宋人有曹,郑之患也。不可以不救,冬,郑师救曹,侵宋,初,曹人或梦众君子立于社宫,而谋亡曹,曹叔振铎请待公孙彊,许之,旦而求之曹,无之,戒其子曰:我死,尔闻公孙彊为政,必去之,及曹伯阳即位,好田弋,曹鄙人公孙彊好弋,获白雁,献之,且言田弋之说,说之,因访政事,大说之,有宠使为司城以听政,梦者之子乃行,彊言霸说于曹伯,曹伯从之,乃背晋而奸宋,宋人伐之,晋人不救。
《列子·说符篇》:齐田氏祖于庭,食客千人。中坐有献鱼雁者,田氏视之,乃叹曰:天之于民厚矣。殖五谷,生鱼鸟以为之用。众客和之如响。鲍氏之子年十二,预于次,进曰:不如君言。天地万物与我并生,类也。类无贵贱,徒以小大智力而相制,迭相食;非相为而生之。人取可食者而食之,岂天本为人生之。
《新序》:梁君出猎,见白雁群,梁君下车,彀弓欲射之。道有行者,梁君谓行者止,行者不止,白雁群骇。梁君怒,欲射行者。其御公孙袭下车抚矢曰:君止。梁君忿然作色而怒曰:袭不与其君,而顾与他人,何也。公孙袭对曰:昔齐景公之时,天大旱三年,卜之曰:必以人祠,乃雨。景公下堂顿首曰:凡吾所以求雨者,为吾民也,今必使吾以人祠乃且雨,寡人将自当之。言未卒而天大雨方千里者,何也。为有德于天而惠于民也。今主君以白雁之故而欲射人,袭谓主君言无异于虎狼。梁君援其手与上车,归入庙门,呼万岁,曰:幸哉。今日也他人猎,皆得禽兽,吾猎得善言而归。
贾谊《新书》:邹穆公有令,食凫雁者必以秕,毋敢以粟。于是仓无秕而求易于民,二石粟而易一石秕。吏以请曰:秕食雁,为无费也。今求秕于民,二石粟而易一石秕,以秕食雁,则费甚矣,请以粟食之。公曰:去。非而所知也。夫百姓煦牛而耕,曝背而耘,苦勤而不敢惰者,岂为鸟兽也哉。粟米,人之上食也,奈何其以养鸟也。且汝知小计而不知大会。周谚曰:囊漏贮中。而独弗闻与。夫君者,民之父母也。取仓之粟,移之与民,此非吾粟乎。鸟苟食邹之秕,不害邹之粟而已。粟之在仓,与其在民,于吾何择。邹民闻之,皆知其私积之与公家为一体也。
《说苑·说丛篇》:蒲且修缴,凫雁悲鸣。
《庄子·山木篇》: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傍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明日,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子笑曰:周将处夫材与不材之间。
《韩诗外传》:魏文侯有子曰击,次曰诉,诉少而立以嗣,封击中山。三年莫往来,其傅赵苍唐曰:父忘子,子不可忘父,何不遣使乎。击曰:愿之,而未有所使也。苍唐曰:臣请使。击曰:诺。于是请问君之所好与所嗜,曰:君好北犬,嗜晨雁。遂求北犬晨雁赍行。苍唐至,曰:北蕃中山之君有北犬晨雁,使苍唐再拜献之。文侯曰:击知吾好北犬嗜晨雁也,则见使者。
《史记·楚世家》:楚人有好以弱弓微缴加归雁之上者,顷襄王闻,召而问之。对曰:小臣之好射鶀雁〈素隐曰:鶀音其,小雁也〉,罗鸗,小矢之发也,何足为大王道也。且称楚之大,因大王之贤,所弋非直此也。昔者三王以弋道德,五霸以弋战国。故秦、魏、燕、赵者,鶀雁也;齐、鲁、韩、卫者,青首也;邹、费、郯、邳者,罗鸗也。外其馀则不足射者。见鸟六双,以王何取。王何不以圣人为弓,以勇士为缴,时张而射之。此六双者,可得而囊载也。其乐非特朝夕之乐也,其获非特凫雁之实也。
《战国策》:天下合从。赵使魏加见楚春申君曰:君有将乎。曰:有矣,仆欲将临武君。魏加曰:臣少之时好射,臣愿以射譬之,可乎。春申君曰:可。加曰:异日者,更嬴与魏王处京台之下,仰见飞鸟。更嬴谓魏王曰:臣为君引弓虚发而下鸟。魏王曰:然则射可至此乎。更嬴曰:可。有间,雁从东方来,更嬴以虚发而下之。魏王曰:然则射可至此乎。更嬴曰:此孽也。王曰:先生何以知之。对曰:其飞徐而鸣悲。飞徐者,故疮痛也;鸣悲者,久失群也,故疮未息,而惊心未去也。闻弦者音,烈而高飞,故疮陨也。今临武君,尝为秦孽,不可为拒秦之将也。《拾遗记》:昔始皇为冢,敛天下瑰异,生殉工人。倾远方奇宝于冢中。为江海川渎及列山岳之形。以沙棠沉檀为舟楫,金银为凫雁,以琉璃杂宝为龟鱼。《兖州府志》:龙头山在城二十里,白雁泉水出焉。相传汉高帝伐楚过此山,士卒渴,甚见白雁惊起得清泉其下,众因以济。
《汉书·武帝本纪》:太始三年二月,行幸东海,获赤雁,作朱雁之歌。
《苏武传》:匈奴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昭帝即位。数年,匈奴与汉和亲。汉求武等,匈奴诡言武死。后汉使复至匈奴,常惠请其守者与俱,得夜见汉使,具自陈道。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使者大喜,如惠语以让单于。单于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武等实在。于是,单于召会武官属,前以降及物故,凡随武还者九人。
《西京杂记》:梁孝王好营宫室,园囿之乐,筑兔园,园中有雁池。
鲁恭王好斗鸡鸭及鹅雁。
太液池其间,凫雏、雁子布满充积。
《城武县志》《列仙传》:周贯号木雁。子修仙于邑之南,门外东偏凿池,一渠水黑而甘,刻木雁于其上。雁春来秋往,动鸟也。木雁则否殆止,而不动之意乎。
《汉书·郊祀志》:宣帝以立世宗庙告祠孝昭寝,有雁五色集殿前。
《翟方进传》:方进子义,为东郡太守。平帝崩,王莽居摄,义心恶之,乃举兵,莽击义,破之。始,义兄宣居长安,先义未发,家数有怪。宣教授诸生满堂,有狗从外入,齧其中庭群雁数十,比惊救之,已皆断头。走出门,求不知处。
《世说》:皇甫度辽解官归乡时,有以货得雁门太守者,书刺投谒。度辽卧不时起,既入见,问:卿前在郡,食雁美乎。有顷,白王节信在门,度辽惊遽而起,衣不及带,屣履出迎,援手入坐,极欢而别。时人为之语曰:徒见二千石不如一逢掖。
《后汉书·陈纪传》:纪拜大鸿胪。子群,为魏司空。弟谌,字季方。与纪齐德同行,父子并著高名,时号三君。每宰府辟召,常同时旌命,羔雁成群,当世靡不荣之。《礼仪志》〈注〉:旧典市长执雁,建安八年始,令执雉。《会稽典录》:虞固字季鸿,少有孝行。为越南太守,常有双雁止宿厅事上。每出行,县辄飞逐车。卒官,雁还至馀姚,住墓前,历二年乃去。
《晋书·石季龙载记》:建元初,季龙飨群臣于太武前殿,有白雁百馀集于马道南。季龙命射之,无所获。既将讨三方,诸州兵至者百馀万。太史令赵揽私于季龙曰:白雁集殿庭,宫室将空,不宜行也。季龙纳之。《郭瑀传》:瑀隐于临松薤谷。张天锡遣使者孟公明持节,以蒲轮元纁备礼徵之。公明至山,瑀指翔鸿以示之曰:此鸟也,安可笼哉。遂深逃绝迹。
《礼志》:穆帝升平元年将纳皇后何氏,太常王彪之大引故事,以定其礼。称孝武纳王皇后,其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皆用白雁、白羊各一头,郑元所谓五雁六礼也。
《吴隐之传》:隐之事母孝谨,及其执丧,哀毁过礼。家贫,无人鸣鼓,每至哭临之时,恒有双鹤警叫,及祥练之夕,复有群雁俱集,咸以为孝感所致。
《南康记》:平固县有覆笥山,上有湖,周回十里。有一石雁浮出湖中。每至秋天,石雁飞鸣,如候时也。
《梁州记》:梁州县界有雁塞山,传云此山有池水,雁栖集之故因名曰:雁塞。
《浔阳记》:庐山顶上有三石雁,霜降则飞。
《荆州记》:雁塞北接梁州汝阳郡,其间东西岭属天无际,云飞风翥,望崖回翼,唯一处为下。翔雁达塞,矫翼裁度,故名雁塞,同于雁门也。
《十三州记》:上虞县有雁,为民田春拔野草根,秋啄除其秽,是以县官禁民不得妄害此鸟,犯则有刑无赦。《酉阳杂俎》:南朝薨,卒赠予者以密应,著貂蝉者以雁代之绶者以书。
《寰宇记》:浚仪有鸿池,卫献公射鸿于此。
《伽蓝记》:建义初,阳城太守薛令伯,闻太原王,诛百官,立庄帝,弃郡东走,忽梦射得雁,以问元慎。元慎曰:卿执羔大夫执雁,君当得大夫之职。俄然,令伯除为谏议大夫。
景明寺有三池,萑蒲菱藕水物生焉,或黄甲紫鳞出没于蘩藻,或青凫白雁沈浮于绿水,伽蓝之妙最为首称。
北夷酋长遣子入侍者,常秋来春去,避中国之热,时人谓之雁臣。
《北史·斛律光传》:光以库直事文襄。从出野,见双雁飞来,文襄使光驰射之,以二矢俱落焉。
《史万岁传》:尉迟迥之乱,万岁从梁士彦击之。军次冯翊,见群雁飞来,万岁谓士彦请射行中第三者。射之,应弦而落,三军莫不悦服。
《三国典略》:徐思王寿阳人,家本寒微,以捕雁为业。《隋书·五行志》:大业末,京师宫室中,恒有鸿雁之类无数,翔集其间。俄而长安不守。
《唐书·王绩传》:绩大业中,为六合丞,时天下乱。叹曰:罗网在天,吾且安之。乃还乡里。有奴婢数人,种黍,春秋酿酒,养凫雁,莳药草自供。
《孝敬皇帝弘传》:显庆元年,立为皇太子。会纳妃裴,而有司奏贽用白雁,适苑中获之,帝喜曰:汉获朱雁,为乐府歌。今得白雁为婚贽,婚乃人伦首,我则无惭。《开元天宝遗事》:奉御汤中以文瑶密石,中央有玉莲汤泉,涌以成池。又缝锦绣为凫雁于水中,帝与贵妃施钑镂小舟戏玩于其间。
《独异志》:张巡守宁陵,事急心孤,每战,喊一声,即雁数行飞逆。
《上饶县志》:唐陆羽字鸿渐,号竟陵。子初未知所生,世传复州雁桥乃竟陵龙。盖寺僧得羽处,初见群雁翔集,覆小儿于下。僧史种师得而育之,欲以为弟子。及长,以易自筮得蹇之,渐曰: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吉。乃以陆为氏,以羽为名,而字鸿渐,以雁目其桥。唐会要大历二年,岭南节度使徐浩奏十一月二十五日,当管怀集县阳雁来乞,编入史。从之,先是五岭之外,翔雁不到,浩以为阳为君。德雁随阳者,臣归君之象也。
《册府元龟》:贞元十一年二月,同州献五色雁。
《酉阳杂俎》:临邑县有雁翅泊,泊旁无树木土人。至春夏,常于此泽,罗雁鸟取其翅以禦暑。
《五代史·朱汉宾传》:梁方东攻兖、郓,郓州朱瑾募其军中骁勇者,黥双雁于其颊,号雁子都。太祖闻之,乃更选勇士数百人,号落雁都,以汉宾为指挥使。及汉宾贵,人犹以为朱落雁。
《后唐明宗本纪》:同光三年春二月乙亥,射雁于王莽河。
辛巳,射雁于北郊。
庚寅,射雁于北郊。
九月丁巳,射雁于尖山。
《画墁录》:郭祖微时与冯晖同里,闬相善也。椎埋无赖,靡所不至,既而各窜赤籍。一日有道士见之,问其能,曰:吾业彫刺二人。因令刺之,郭于项右作雀,左作谷粟,冯以脐作瓮,中作雁数只,戒曰:尔曹各于项脐自爱,尔之雀衔谷,尔之雁出瓮,乃亨显之时也,寒食冯之妇得麻鞋数双,密藏之,将以作节,冯搜得之。蒲博醉归,卧门外,其妇勃然曰:节到,如何办得冯。徐扪腹曰:休说办不办,且看瓮裹飞出雁。冯秉旄雁自瓮中累累而出。
《辽史·太宗本纪》:天辅九年秋八月壬午,自将南伐。乙酉,拽剌解里手接飞雁,上异之,因以祭天地。
《续诗话》:鲍当善为诗。景德二年进士及第,为河南府。法曹薛尚书,映知府当失其意。初甚怒之,当献孤雁诗云:天寒稻粱少,万里孤难进,不惜充君庖,为带边城信。薛大嗟赏,自是游宴,无不预焉,不复以掾属待之,时人谓之鲍孤雁。
《宋史·富弼传》:弼母韩有娠,梦旌旗鹤雁降其庭,云有天赦,已而生弼。《梅涧诗话》:元裕之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于汾水之上,累石为志,号曰:雁丘。与同行者杨正卿,李仁卿,俱为赋摸鱼儿。
《谈苑》:虢州朱阳镇,一夕凫雁之声满空,其鸣甚悲。逮旦,凫雁死于野中无数,或断头,或折翅,或全无所伤,而血污其喙。村民载之入市,市人不敢买。盖此镇未尝有此物怪之也。又一年,王冲叛,朱阳之民歼焉。《阳曲县志》:金元好问过阳曲见一猎者捕得二雁,一死,一脱网去,空中哀鸣。良久,投地亦死。好问遂以金赎之,瘗之汾滨垒土为丘。贞烈之性钟于禽鸟,当与盐城之雁俱千古矣。
《长治县志》:宗室振庵市得一雁,羽毛摧落,而声甚哀,悯而饲之,踰时羽毛全矣。忽云中雁过,与此雁相应而鸣声,渐急渐哀,知其雌雄也。纵之比翼,和鸣徘徊良久,而后去。越岁,二雁复来,环振庵舍飞鸣,若报主人,使相知也。是可愧世之弃,故而背德者。
《元史·太祖本纪》:帝与汪罕合军攻乃蛮,约明日战,札木合言于汪罕曰:我于君是白翎雀,他人是鸿雁耳。白翎雀寒暑常在北方,鸿雁遇寒则南飞就暖耳。意谓帝心不可保也。
《郝经传》:经拘宋十六年,从者皆通于学。书佐苟宗道,后官至国子祭酒。经还之岁,汴中民射雁金明池,得系帛,书诗云:霜落风高恣所如,归期回首是春初。上林天子援弓缴,穷海累臣有帛书。后题曰:至元五年九月一日放雁,获者勿杀,国信大使郝经书于真州忠勇军营新馆。其忠诚如此。
《辍耕录》:郝公字伯常,泽州陵川人,世皇召居潜邸。岁己未,扈从济江,授江淮宣慰司副使。中统元年,拜翰林侍读学士,充国信使宋。馆于真州,凡十有六年始得归。先是有以雁献命畜之雁,见公辄鼓翼引吭似有所诉者,公感悟。择日率从者,具香案北向拜舁。雁至前,手书尺帛,亲系雁足,而纵之。后虞人获之苑中。以闻上,恻然曰:四十骑留江南,曾无一人雁比乎。遂进师,南伐越,二年宋亡。至今秘监帛书尚存。
《续文献通考》:应山有字:雁媒者宿媒沙中。诸群雁闻其声而至,则掩取之。三年矣,一日中匹雁哀鸣而下,与媒交其项,弗释,并死之,字者遂不复弋。
《定兴县志》:万历初,北郭有崔伯通者,好鸟畜。一雁踰岁,颇驯。乃有一雁,解群而下,交颈哀鸣,如泣如诉。观者狎至不惊,饮食之不顾,相持两昼夜,竟俱毙。观者欷歔泣下。
《宁波府志》:刘主事光云中表家,得一雄雁,与雌鹅交感育卵出雏,如雁能飞。王义官骈云:龙舌。朱家畜一雌雁,家童执雁足,招雄鹅强与之合。既已,雁遽狂跳触地而死。人谓雄者苟交雌者立节,可以人而不如鸟乎。
《扬州府志》:有娄生以矰弋为业。一日捕得只雁,闭之笼中。其雌盘空,叫声甚苦。久之,自投而下,雄自笼伸脰,就之交结死。娄瘗之丛薄间破罝,断缴改业,终其身。又江南一寺僧罗得一雁,笼置窗前。秋夜闻月中,有孤雁声与笼雁相随鸣答。俄而扑拉檐下,僧亟启视,则二雁交颈俱毙笼旁矣。惜此,僧从罗刹中来,不若娄能自忏其业也。

鸿雁部杂录

《易经》:渐,初六,鸿渐于干,小子厉有言,无咎。〈程传〉渐诸爻皆取鸿象,鸿之为物,至有时而群有序,不失其时序,乃为渐也。干水湄水,鸟止于水之湄水。至近也,其进可谓渐矣。〈大全〉云峰胡氏曰:二至四互坎故初有水湄之象艮少男,故有小子象。或曰鸿之飞长在前而幼在后,幼者唯恐失群,故危之而号呼。长者必缓飞以俟之故,为小子厉有言之象,以占者则小子在下未可遽进,而进鸿之幼者不若也。
六二,鸿渐于磐,饮食衎衎,吉。〈本义〉磐,大石也。渐远于水,进于干,而益安矣,衎衎和乐意。〈大全〉胡氏曰:艮为石故有磐象;互坎有饮,食象;鸿食则呼众饮食,衎衎和鸣,二柔顺而有应之象。
九三,鸿渐于陆。夫征不复,妇孕不育,利禦寇。〈本义〉鸿水鸟,陆非所安也。九三过刚不中而无应,故其象如此。〈大全〉胡氏曰:雁群不乱止则相保,亦有禦寇象。六四,鸿渐于木,或得其桷,无咎。〈本义〉鸿不木栖桷,平柯也。或得平柯,则可以安矣。〈大全〉吴氏曰:鸿水鸟而乘风以飞,下卦艮止,而有坎水,故下三爻之象,曰于,曰磐,曰陆,皆鸿之渐进,而止于水际者也。上卦巽,为风为高故上三爻之象,曰木,曰陵,曰逵,皆鸿之渐进而飞于风中者也。
九五,鸿渐于陵,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吉。〈本义〉陵高阜也,九五居尊,六二正应在下,而为三四所隔,然终不能夺其正也。
上九,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吉。〈本义〉陆当作逵云路也,仪羽旄旌,纛之饰也。上九至高,出乎人位之外,而其羽毛可用以为仪饰位。虽极高而不为无用之象。〈大仝〉郑氏曰:鸟羽皆有用,而各有所取,雉取其綵,鹭取其白,鸿取其知时。
《诗经·邶风·新台章》:鱼网之设,鸿则离之。〈注〉鸿雁之大者。
《郑风·女曰鸡鸣章》:将翱将翔,弋凫与雁。〈注〉弋缴射谓以生丝系矢,而射也。
《豳风·九罭章》:鸿飞遵渚,公归无所,于女信处。
鸿飞遵陆,公归不复,于女信宿。
《小雅·鸿雁章》:鸿雁于飞,集于中泽。
鸿雁于飞,哀鸣嗷𧊀。
《礼记·曲礼》:饰羔雁者以缋。〈注〉画布为云气,以覆羔与雁,为相见之贽也。
前有车骑,则载飞鸿。〈注〉鸿雁也,雁飞有行列,与车骑相似。
凡挚,大夫雁。〈注〉取其知时,且飞有行列也。
《王制》:庶人,冬荐稻,稻以雁。〈注〉稻为西方之谷,则阴类也。故配以雁,雁阳物,故也。
兄之齿雁行。〈注〉雁行并行,而稍后也。
《昏礼》:父亲醮子而命之迎,男先于女也。子承命以迎,主人筵几于庙,而拜迎于门外,婿执雁入,揖让升堂,再拜奠雁,盖亲受于父母也。
《周礼·天官》:醢人掌四豆之实,加豆之实,箈菹,雁醢,笥菹,鱼醢。〈订义〉史氏曰:鱼雁出于水,故以陆产配之。《仪礼·士昏礼》:下达纳采,用雁。〈孔疏〉昏礼有六五礼,用雁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是也。唯纳徵不用雁,以其自有币帛可执,故也。周礼大夫执雁,昏礼无问尊卑皆用雁取。顺阴阳往来,雁木落南,翔冰泮北,徂夫为阳,妇为阴。今用雁者,取妇人从夫之义。
宾降出,主人降,授老雁,摈者出请,宾执雁,请问名,主人许,宾入授,如初礼。
士相见礼。下大夫相见以雁,饰之以布,维之以索,如执雉。〈注〉雁取知时飞翔有行列也。饰之以布,谓裁缝衣其身也。维谓系联其足。
大射礼。旌各以其物无物,则以白羽与朱羽糅杠,长三仞,以鸿脰,韬上二寻。〈注〉韬为翿鸿鸟之长脰者,乡大夫一命州长,士不命。不命者无物翿,亦所以进退众者。
《庄子》:孔子见老子归,三日不谈。谓弟子曰:人如飞鸿者,吾必矰缴而射之,今吾见龙矣。
《荀子·富国篇》:今是土之生五谷也,人善治之,则亩数盈,一岁而再获之。然后飞鸟、凫、雁若湮海。
《史记·周本纪》:武王告周公曰:维天不飨殷,自发未生于今六十年,麋鹿在牧,蜚鸿满野。〈注〉徐广曰:此事出周书及随巢子,云夷羊在牧。牧,郊也。夷羊,怪物也。索隐曰按:高诱曰蜚鸿,蠛蠓也。言飞虫蔽田满野,故为灾,非是鸿雁也。随巢子作飞拾,飞拾,虫也。正义曰:蜚音飞,古飞字也。于今犹当今。于今六十年,从帝乙十年至伐纣年也。麋鹿在牧,喻谗佞小人在朝位也。飞鸿满野,喻忠贤君子见放弃也。故诗曰:鸿雁于飞,肃肃其羽,之子于征,劬劳于野。毛苌云之子,侯伯卿士也。郑元云鸿雁知避阴阳寒暑,喻民知去无道就有道也。
《汉书·礼乐志》:赤雁集六纷员殊翁杂五采文。〈注〉师古曰:言六者,所获赤雁之数也。纷员,多貌也。孟康曰:翁,雁颈也。言其文采殊异也。
《易林》:去如飞鸿,避凶直东,遂得全脱,与福相逢。鸿雁翩翩,来若劳苦,灾疫病民,鳏寡愁忧。
凫雁哑哑,以水为家,雌雄相和,心志娱乐,得其欢欲。鸿飞在陆,公出不复,仲氏任只,伯氏客宿。
春鸿飞东,以马货金,利得十倍,重载归乡。
李华再实,鸿卵降集,仁哲以兴,荫国受福。
冰将泮散,鸣雁雍雍,丁男长女,可以会同,生育贤人。鸿雁南飞,随阳休息,转送天和,千里不哀。
鸿鹊高飞,鸣求其雌,雌来在户,雄哺嘻嘻,甚独劳苦,炰鳖脍鲤。
九雁列阵,雌独不群,为罾所牵,死于庖人。
鸿盗我襦,逃于山隅,不见其迹,使伯心忧。
六雁俱飞,游戏稻池,大饮多食,食饱无患。
三雁俱飞,避暑就凉,适与缯遇,为缴所伤。
逐雁南飞,马疾牛罢,不见渔池,失利忧危,牢户之冤,脱免无患。
鸟惊孤鸿,乱国不宁,上弱下强,为阴所行。
鸿飞戾天,避害紫渊,虽有锋门,不能危身。
《春秋繁露》:雁乃有类于长者,长者在民上,必施然有先后之随,必俶然有行列之治,故大夫以贽。
《韩诗外传》:堂衣若曰:吾始以鸿之力,今徒翼耳。子贡曰:非鸿之力,安能举其翼。
《淮南子·览冥训》:王良、造父之御,过归雁于碣石。《脩务训》:夫雁顺风,以爱气力,衔芦而翔,以备矰弋。〈注〉矰矢弋缴衔芦,所以令缴不得截其翼也。《说苑·脩文篇》:大夫以雁为贽,雁者行列有长幼之礼,故大夫以为贽。
扬子《法言·问明篇》:鸿飞冥冥,弋人何慕焉。
灵场之威,宜夜矣乎。朱鸟翾翾,归其肆矣。或曰:奚取于朱鸟哉。曰:时来则来,时往则往。能来能往者,朱鸟之谓欤。
《盐铁论》:今食必趣时,𪃟膹雁羹。《论衡·偶会篇》:雁鹄集于会稽,去避碣石之寒,来遭民田之毕,蹈履民田,喙食草粮。粮尽食索,春雨适作,避热北去,复之碣石。
《抱朴子·对俗篇》:金人据鸿,雁以正时。
《逸民篇》:虎豹入广,厦而怀悲;鸿鶤登嵩,峦而含戚。物各有心,安其所长,莫不泰于得意,而惨于失所也。《广譬篇》:潜灵俟庆,云以腾竦;栖鸿阶劲,风以凌虚。《新论·专学篇》:隶首天下之善算也,当算之时,有鸣鸿过者,弯弧拟之。将发未发之间,问以三五,则不知也。非三五难算,意有暴昧鸿乱之也。
《慎隙篇》:鸿毳性轻,积之沉舟;鲁缟质薄,叠之折轴。以毳缟之轻微能败舟车者,积多之所致也。
《唐书·百官志》:苍乌、朱雁为中瑞,其名物三十有二。《两同书》:飞鸿逝云,天下恶之,愿同其耻也。
《玉堂閒话》:雁宿于江湖沙渚中,动计百十,大者居中,令雁奴围而警察捕者俟。阴暗无月时,藏烛器中持棒者数人屏气潜行,将及则略举烛便藏之,雁奴警叫,大者亦警,顷之复定。又复前举烛,雁奴又警。如是数四,大者怒啄雁奴,秉烛者徐徐逼之,更秉烛则雁奴惧啄不复动矣。乃高举其烛,持棒者齐入群中,乱击之,所获甚多。
《蠡海集》:飞禽皆属阳,故昼飞鸣而夜栖宿。然乌独夜飞鸣者,色黑属阴,从其类也。鹳鹤夜飞鸣者,水鸟含阴从其性也。然雁之为鸟,古称为阳,实阴鸟也。释之曰:凡鸟方咮骈趾皆阴而能夜食,鹅、鸭、凫、鹜尽然。但不能远飞,尔而雁生北方,秋自北而南,春自南而北。盖历七政,所行以顺其情。夫秋分已后,循昴毕觜参之位。春分已后,循房心尾箕之位,得乎。右转之气实阴鸟而称阳,亦犹十月纯阴而称阳月也。
《清波杂志》:世谓雁为孤而不曰双,燕曰双而不曰孤。以雁属乎阳,燕属乎阴,阳数奇,阴数耦,故也。然常言,雁序雁行盖亦有雁而不孤,燕虽有于飞之语,古今赋咏何尝必及于双。曰孤曰岂止以耦言之耶。演繁露王褒圣主得贤臣颂曰:翼乎。如鸿毛之遇顺风。鸿毛非指其羽中之最大者言,如鸿鹄得风而顺,其羽翰既大,风又借便,故以为贤臣遇主之喻也。《搜采异闻录》:天生万物久而与之俱化,固其自然之理也。无间于有情无情有知无知也。予得双雁于衢人,郑伯膺纯白色,极驯扰可玩寘之,云壑不远飞翔未几陨其一。其一块独无俦,因念白鹅正同色,又性亦相类,乃取其一只与同处。始也,两下不相宾,接见则东西分背。虽一盆饲谷,不肯并啜。如是五日,渐复相就。踰旬之后,怡然同群,但形体有大小,而色泽。飞鸣则一久之,雁不自知,其为雁,鹅不自知其为鹅。宛然同巢而生者,与之俱化,于是验焉。今人呼鹅为野雁,或称家雁,其褐色者为雁。鹅雁之最大者为天鹅。唐太宗时吐蕃录东赞上书,以谓圣功远被,虽雁飞于天。无是之,速鹅犹雁也。遂铸金为鹅以献,盖二禽一种也。
《辍耕录》《汉书》:太液池中,凫雏雁子布满充积用雁子甚佳。王维诗:芦笋穿荷叶菱:花𦊰雁儿又新。《佛祖历代通载》:司徒中郎张融作门律,云道之与佛逗极无二,吾见道士与道人战,儒墨道人与道士辩,是非昔有鸿飞天首积远难亮,越人以为凫,楚人以为乙人自楚越鸿,常一耳。
《周易》稽疑鸿渐于磐,饮食衎衎,孟康曰:磐水涯之,堆二当互坎可称,水涯之堆虞马,谓磐为山石。悉误坎为饮,互兑为食,夫鸿水鸟也,据于石,又何饮食乎。孟之说是矣。
《贤奕》:昔人有睹雁翔者,将援弓射之。曰获则烹。其弟争曰舒雁,烹宜翔雁,燔宜竞斗,而讼于社伯,社伯请剖雁,烹燔半焉。已而,索雁则凌空远矣。今世儒争同异,何以异是。
《维园铅擿》:王右丞出塞作第三句:暮云空碛时驱马。又七句:玉靶角弓珠勒马。重一马字,李于鳞诸子俱不能定,偶阅杨用修集云鲍照诗秋霜晓,驱雁春雨暗成虹佳句也,又阳休之《洛阳伽蓝记》有北风驱雁,千里飞云之语,则暮云空碛句。当作时驱雁,无疑矣。推篷寤语雁北归必衔芦越关,则输之。《淮南子》以为雁爱气力,衔以避矰缴俗传以为过。海投芦为桴以息气力,或云输芦以供税,供税之说诞矣。过海为桴之说,何秋来独无而春始芦耶。芦避矰缴之说,不知来时何以为避,且使上林射雁芦,何能避耶。予考雁从风而飞,春夏南风,故北飞;秋冬朔风,故南飞。秋冬过南食肥体,重故借芦以助风力耳。塞北风高,则无事此。故投于雁门关,如识之以俟明者焉。
元亭涉笔殊翁鸿雁也见汉隽。

鸿雁部外编

《西域记》:昔有比丘,见群雁飞翔思食之。忽有一雁自殒,佛谓比丘曰:此雁王也,不可食。乃瘗而立塔。《懒真子》:唐元奘法师往五印度取经,至西域王舍城之中,有僧婆窣堵波。僧婆者,唐言雁也。窣堵波者,唐言塔也。师至王舍城,尝礼是塔,因问其因缘。云:昔此地有伽蓝依小乘食,三净食,三净食者,谓雁也,犊也,鹿也。一日众僧无食,仰见群雁翔飞,辄戏言曰:今日众僧阙供摩萨捶宜,知其引前者应声而堕,众僧欲泣,遂依大乘更不食三净,仍建塔以雁埋其下,故师因此名塔。
《太平广记》:海陵县东居,人多以捕雁为业。恒养一雁,去其六翮以为媒。一日群雁回塞时,雁媒忽人语谓主人曰:我偿尔钱足,放我回去。因腾空而去,此人遂不复捕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鸿雁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