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鸿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鸿雁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十五卷目录

 鸿雁部汇考
  鸿雁图
  书经〈禹贡〉
  诗经〈邶风苦叶 小雅鸿雁〉
  礼记〈王制 月令 内则〉
  周礼〈天官 春官〉
  尔雅〈释诂 释鸟〉
  诗纬〈纪历枢〉
  春秋纬〈说题辞〉
  山海经〈海内经〉
  吕氏春秋〈孟春纪〉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夏小正〉
  方言〈雁杂释〉
  禽经〈鳱 𩿪 鸿仪 舒雁〉
  博物志〈雁不宜粟〉
  古今注〈雁衔芦〉
  毛诗陆疏广要〈鸿飞遵渚 弋凫与雁〉
  物类相感志〈雁备捕〉
  埤雅〈雁〉
  尔雅翼〈雁 鹔鹴〉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雁肪正误一名鹜肪 气味 主治 发明 肉气味 主治 骨主治 毛主治 发明 屎白主治 附方 附古今注方〉
 鸿雁部艺文一
  离缴雁赋〈有序〉     魏曹植
  雁赋           晋羊祜
  雁赋            孙楚
  鸿雁赋〈有序〉      成公绥
  夜亭度雁赋        陈后主
  孤鸿赋〈有序〉     隋卢思道
  鸿渐赋          唐陆贽
  秋鸿赋           赵励
  鸿渐赋           崔陟
  鸿赋            阙名
  雁字赋         宋文彦博
  雁阵赋           田锡
  闻雁赋          李曾伯
  后湖雁赋〈有序〉    明皇甫涍
  来雁赋〈有序〉      俞允文
  孤雁赋〈有序〉       薛蕙
  雁奴说           徐芳
  雁赋           徐守铭

禽虫典第十五卷

鸿雁部汇考

释名


阳鸟《书经》       鸿《诗经》
候雁《吕氏春秋》     五色雁《汉唐书》并载〉𪀉鹅《博雅》 𪀉音加一音哥〉鸧𪀉《方言》朱鸟《法言》       鳱《禽经》
𩿪《禽经》        翁鸡《毛诗·陆疏广要》《毛诗·陆疏广要》   《毛诗·陆疏广要》霜信《尔雅翼》      鹔鹴《尔雅翼》僧娑〈梵书名〉      天厌《道书》

鸿雁图


《书经》《禹贡》

彭蠡既潴,阳鸟攸居。
〈传〉随阳之鸟,鸿雁之属。冬月所居于此泽。〈正义〉日之行也。冬至渐南,夏至渐北。鸿雁之属,九月而南正月而北。日阳也。此鸟南北与日进退随阳之鸟。故称:阳鸟冬月居于彭蠡之泽也。

《诗经》《邶风·苦叶》

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朱注〉雍雍声之和也,雁鸟名似鹅。畏寒,秋南春北旭日初出貌。昏礼纳采用雁迎亲以昏而纳采。请期以旦归。妻以冰泮而纳采。请期迨冰未泮之时。〈大全〉孔氏曰:生执之以行礼,故言雁声六礼唯纳徵用币,馀皆用雁。郑氏曰:用雁者,取其顺阴阳往来程。子曰:取其不再偶也。朱子曰:凡贽用生雁左首以生色缯交络之。安城刘氏曰:集传但言纳采用雁者,唯举六礼之始耳。

《小雅·鸿雁》

鸿雁于飞,肃肃其羽。
〈正义〉鸿雁俱是水鸟,其形鸿大,而雁小。

《礼记》《王制》

庶人,冬荐稻,稻以雁。
〈大全〉方氏曰:稻为西方之谷,则阴类也,故配以雁,雁阳物也。

《月令》

孟春之月,鸿雁来。
仲秋之月,鸿雁来。
〈陈注〉孟春言:鸿雁来自南而来北也。此言来自北而来南也。

季秋之月,鸿雁来宾。
〈正义〉仲秋初,来则过去,故不云宾。今季秋鸿雁来,犹如宾客。客止未去也。〈注〉仲秋先至者为主,季秋后至者为宾。如先登者为主,人从之以登者为客也。

季冬之月,雁北乡。
〈正义〉雁北乡有早有晚。早者则此月北乡,晚者二月乃北乡。故易说:云二月惊蛰,候雁北乡。〈大全〉马氏曰:雁北乡则顺阳而复也。

《内则》

雁宜麦。
〈大全〉刘氏曰:雁宜麦,岂独于味为宜实,亦于人有补焉。

冬宜鲜羽,膳膏膻。
〈正义〉鲜鱼、羽雁膏、膻羊膏也,羊属南方火冬水王则火休废。故用羊膏羊属火也,鱼雁水涸而性定得冬之气,尤盛人食之弗胜是以用休废之膏煎和之。

弗食雁肾。
〈疏〉为不利于人也。

《周礼》《天官》

食医,凡会膳食之宜,雁宜麦。
〈正义〉雁味甘平,大麦味酸而温。小麦味甘微寒亦气味相成,〈订义〉雁阳物也。麦秋种而夏熟得,阳气为多与雁相宜。

《春官》

大宗伯之职,以禽作六挚,以等诸臣,大夫执雁。
〈订义〉郑锷曰:雁来往顺时行列有序为大夫者。循道以进退视义而去,就欲如雁之知时而行不失序。此所以执雁也。

《尔雅》《释诂》

鸿、昏、于、显、间,代也。
〈注〉鸿雁知运代昏主代明明亦代昏显。即明也间错亦相代于义未详。〈疏〉皆谓更代也云:鸿雁知运代者,鸿雁之属。九月而南,正月而北是知其时运而更代南北也。云昏主代明者,释经昏字也。日入后二刻半为昏昏来则明往。故云:昏主代明明亦代昏者,释经显也。显即明也。云间错亦相代者谓间则交错亦相更代也。仪礼乡饮酒云乃间歌鱼丽郑注云:间代也谓一歌则一吹是也。又周颂桓篇云:皇以间之。

《释鸟》

凫雁丑,其足蹼。
〈注〉脚指间有幕蹼属相著。

其踵企。
〈注〉飞即伸其脚跟企直。〈疏〉凫水鸟也,雁阳鸟也。蹼犹蹼属相著之谓也踵脚跟也。凫雁之属脚指间有幕蹼属。相著飞则伸其脚跟企直也。

《诗纬》《纪历枢》

天霜树落叶,而鸿雁南飞。

《春秋纬》《说题辞》

雁之言雁起圣以招期知晚蚤,故雁南北以阳动也。

《山海经》《海内经》

雁门山,雁出其间。

《吕氏春秋》《孟春纪》

孟春之月:候雁北。
候时之雁,从彭蠡来,北过至北极之沙漠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雨水又五日,鸿雁来。鸿雁不来,远人不服。
白露之日,鸿雁来。鸿雁不来,远人背畔。
小寒之日,雁北向。雁不北向,民不怀主。

《大戴礼》《夏小正》

正月:雁北乡。先言雁而后言乡者,何也。见雁而后数其乡也。乡者,何也。乡其居也,雁以北方为居。何以谓之为居。生且长焉尔。九月遰鸿雁,先言遰而后言鸿雁,何也。见遰而后数之,则鸿雁也。何不谓南乡也。曰:非其居也,故不谓南乡。记鸿雁之遰也,如不记其乡,何也。曰:鸿不必当小正之遰者也。
九月:遰鸿雁。遰,往也。

《方言》《雁杂释》

雁自关而东谓之:𪀉鹅。南楚之外谓之鹅,或谓之鸧𪀉。
𪀉今江东,通呼为𪀉。

《禽经》鳱 𩿪

鳱以水言,自北而南。
鳱音雁随阳鸟也,冬适南方集于江干之上,故字从干。

𩿪以山言,自南而北。
𩿪亦音雁。中春寒尽,雁始北向燕代尚寒,犹集于山陆岸谷之间,故字从厈。

《鸿仪》

寀寮雍雍鸿仪鹭序。
鸿雁属大曰:鸿,小曰:雁。飞有行列也。《易》曰:鸿渐于干于磐圣人,皆以鸿鹭之群拟官师也。

《舒雁》

舒雁前鸣后和。
舒雁飞成行也,雌前呼雄后应也。

群栖独警
夜栖川泽中千百为群,有一雁不瞑以警众也。

《博物志》雁不宜粟

雁食粟则翼重不能飞。

《古今注》雁衔芦

雁自河北渡江南,瘦瘠能高飞,不畏缯缴。江南沃饶,每至还河北,体肥不能高飞,恐为虞人所获尝衔芦长数寸以防缯缴焉。

《毛诗·陆疏广要》鸿飞遵渚

鸿雁大略相类以中秋来宾。一同也鸣如家鹅;二同也进有渐飞有序;三同也雁色苍而鸿色白。一异也雁多群而鸿寡侣;二异也毛有粗细形有大小。

弋凫与雁〈陆疏无雁今录广要〉

《禽经》云:雁一名翁鸡,一名鹑,一名。又云鳱以水言自北而南,以山言自南而北。《博雅》云:𪀉。〈音加一音哥〉鹅仓𪀉〈古雁字〉也。诗缉曹氏曰:鸿雁之趾连蹄不能握木故易以鸿。渐于木为失所不安之。象书以彭蠡既潴,阳鸟攸居,为得其所埤。雅云:弱弓微矢,乘风振之。曰:弋故楚人,好以弱弓微矢,加之归雁之上。

《物类相感志》雁备捕

雁奴阳鸟也,飞作八字在天。人若张其一,则飞行中缺一位也。大曰:鸿,小曰:雁。夜宿洲中,鸿在内雁在外。备狐与人之捕已也。

《埤雅》《雁》

《释鸟》云:凫雁丑其足蹼。其踵企郭璞以为凫雁指间有幕蹼属相著。故曰:其足蹼是也。又曰:飞则脚跟企直非是也。踵足后也。今凫雁之丑行,则皆前幕布地,后踵企。故曰:其踵企也。以今鹅观凫行,则概可见矣。雁行斜步侧身,故庄子谓士成绮雁行避影,而问老子。《诗》曰:鸿飞遵渚公归,无所于汝信处,鸿飞遵陆公归,不复于汝信宿,盖鸿之为物其进也。有渐其飞也。有序。又其羽可用为仪君子之道也。故此以况周公。《易》曰:渐之进也,公归东都,则之进也。然未知西都,故为不复。《易》曰:其羽可用为仪吉,不可乱也。然则礼有以鸿为仪者,取其行列不乱而已。《礼》曰:前有车骑,则载飞鸿,飞鸿则有行列,故也载。谓合剥皮毛举之竿首,若所谓以鸿脰韬杠者。周官以禽作六挚,大夫执雁以知保身,又有去就之义,而不失其序,故执雁也。雁夜泊洲渚,令雁如围而警察,飞则衔芦而翔,以避缯缴有远害之道,非特取其有去就之义而已。盐铁论曰:噰噰鸣雁,朝日始旦,登则前利,无蹈后害,此言婚姻以礼,则有利而无害也。故曰:贵聘而贱逆之是以君子知出姜之不允于鲁也。夏小正曰:雁北乡乡者何也。乡其居也。又曰:遰鸿雁,先言遰,而后言鸿雁者。何也。见遰而后数之,则鸿雁也。且曰:遰犹曰传其驿舍,尔非其居也。法言曰:能来能往者,朱鸟之谓与燕一名,元鸟雁一名,朱鸟、元鸟,以春分来朱鸟,以春分去。淮南子曰:燕雁代飞此之谓也且霜降,南翔冰泮北徂其性恶热。故中国始寒而北至。旧说鸿南翔不过衡山,今衡山之旁有峰曰:回雁。盖南地极燠人罕识雪者,故雁望衡山而止。陈琳曰:陆陷蕊犀水截轻鸿轻鸿鸿毛也。传曰:轻于鸿毛今人试刀剑令发浮转于水,以刃断之,观其铦钝水截轻鸿殆类是也。博物曰:鸿毛为囊可以渡江不漏案昏。《礼》曰:挚不用死。故《诗》曰:噰噰鸣雁言用生者也。《禽经》曰:鸿雁爱力遇风迅举,孔雀爱毛遇雨高止。又曰:雁曰翁,鸡曰,鹑曰

《尔雅翼》《雁》

雁鸿雁乃一物,尔初无其别前章以尽之。至诗注乃云:大曰,鸿,小曰:雁。雁曷为有小者,按淮南鸿烈云:雁乃两来。仲秋鸿雁来,季秋候雁来。候雁比于鸿雁而小,故说诗推雁为鸿。雁而别以此为雁也。今北方有白雁似鸿而小色白。秋深乃来,来则霜降河北谓之霜信。盖曰:霜降五日而鸿雁来,寒露五日而候雁来。候雁之来在霜降前,十日所以谓之霜信也。唐杜甫曰:故国霜前白雁来。盖谓此尔古者执贽,虽用鸿雁,然当亦通用此小者。故春秋曹伯、阳好、田弋。曹鄙人公孙彊,获白雁献之汉武帝太子,昏得白雁于上林,以为贽,即此物也。今月令及周书,乃不复有。鸿雁候雁之别,月令则云:八月鸿雁来,九月鸿雁来。宾周书则曰:白露之日,鸿雁来。寒露之日又来。既是一种何得前后不齐,如此似不应尔许叔重注二雁,则以为仲秋时候之雁,从北汉〈恐作漠〉中来,过周雒南去,至彭蠡。季秋时候之雁从北汉中来,南之彭蠡。以为八月来者其父母也,是月来者,盖其子也。羽翼稚弱故在后耳。而宾字读属下句,谓之宾雀不取来宾之义。今淮南子乃并作候雁,此当有所据。

《鹔鹴》〈按鹔鹴据此则作雁属他书俱自为一种姑并存以备参考〉

鹔鹴水鸟盖雁属也。归藏曰:有凫鸳鸯,有雁鹔鹴。《西京赋》亦曰:鸟则鹔鹴、鸹鸨、鴐鹅、鸿鶤,上春候来,季秋就温。南翔衡阳,北栖雁门。则鹔鹴之为雁类审矣高诱注。淮南云:长颈绿色其形似雁鹴,又作鹴。《禽经》曰:鸷好风,好雨,鹴好霜,鹭好露。然是鸟也以季秋就温似是避霜。今乃称好霜者。盖当霜之候飞鸣而来似有好霜之意。如白雁以霜前至,谓之霜信。挚鸟好风,名为晨风也。鹔鹴大体类雁,而段成式乃云:状似燕稍大,足短指似鼠。未尝见下地常止林中。偶失势控地不能自振而起。上凌青霄出凉州,则与此水鸟者异。又《说文》称五方神鸟焦明凤凰之属。其在西方者曰:鹔鹴,禽经述凤五种亦称白凤谓之鹔。皆名适同耳古者。良马多取于飞鸟之名,以况轻迅。故马鹔鹴者,唐成公以献楚子。唐开元中独以鹔鹴马当御,名盖取此。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禽经云,鳱以水言,自南而北;以山言自北而南。张华注云鳱并音雁。冬则适南集于水干,故字从干。春则向北集于山岸,故字从岸。小者曰雁,大者曰鸿。鸿大也,多集江渚,故从江梵书谓之:僧娑。〈按字典不从岸〉

《集解》

《别录》云:雁生江南池泽取无时。
陶弘景曰:诗疏云:大曰:鸿,小曰:雁。今雁类亦有大小皆同一形。又有野鹅大于雁似人家苍鹅谓之:鴐鹅雁在江湖夏当产伏故皆往北雁门,北人不食之也。虽采无时以冬月为好。
苏恭曰:雁为阳鸟与燕往来相反。冬南翔,夏北徂,孳育于北也。岂因北人不食之乎。
寇宗奭曰:雁热则即北寒,则即南以就和气,所以为礼币者,一取其信,一取其和也。
李时珍曰:雁状似鹅亦有苍白二色。今人以白而小者为雁,大者为鸿,苍者为野鹅,亦曰𪀉鹅。《尔雅》谓之鵱鷜也。雁有四德:寒则自北而南止于衡阳,热则自南而北归于雁门。其信也飞则有序而前鸣后和。其礼也失偶不再配。其节也夜则群宿而一奴巡警。昼则衔芦以避缯缴其智也。而捕者豢之为媒以诱其类,是则一愚矣。南来时瘠瘦不可食,北向时乃肥。故宜取之。又汉唐书并载有五色雁云。

雁肪正误一名鹜肪

陶弘景曰:鹜是野鸭。《本经》雁肪亦名鹜,是雁鹜相类而误耳。

《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本经》曰:风挛拘急偏枯血气不通,利久服益气不饥轻身耐老。
心镜云:上證用肪四两,鍊净每日空心暖酒服一匙。《别录》曰:长毛发须眉孟诜曰合生发膏用之。
吴普曰:杀诸石药毒。
日华曰:治耳聋和豆黄作丸补劳瘦肥白人。
李时珍曰:涂痈肿耳疳又治结热胸痞呕吐,外台治。此證有雁肪汤。

《发明》

陶弘景曰:雁肪人不多食亦应好。
寇宗奭曰:人不食雁谓其知阴阳之升降少长之行。序也道家谓之,天厌亦一说耳食之则治诸风。

肉气味

甘平无毒。
孙思邈曰:七月勿食雁伤人。神礼云:食雁去肾不利人也。

《主治》

日华曰:风麻痹久食动气壮筋骨。
时珍曰:利脏腑解丹石毒。

骨主治

孟诜曰:烧灰和米泔沐头长发。

毛主治

苏恭曰:喉下白毛疗小儿痫有效。
日华曰:自落翎毛小儿佩之辟惊痫。

《发明》

李时珍曰:按酉阳杂俎云临邑人春夏罗取鸿雁毛以禦暑。又淮南毕万术云:鸿毛作囊可以渡江。此亦中流一壶之意,水行者不可不知。

屎白主治

梅师曰:灸疮肿痛和人精涂之。

《附方》

生发雁肪日日涂之。《千金方》

附古今注方

凫雁在江边沙上食沙石,悉皆销烂唯食,海蛤不消,随其粪出,用以为药,倍胜馀者。

鸿雁部艺文一

《离缴雁赋》〈有序〉     魏曹植

余游于武陵中,有雁离缴,不能复飞,顾命舟人追而得之,故怜而赋焉。

怜孤雁之偏特情惆焉,而内伤寻淑类之殊,异禀上天之休祥,含中和之纯气,赴四节而征行远。元冬于南裔,避炎夏于朔方。白露凄以飞兮,秋风发乎西商。感节运之复至兮,假魏道而翱翔。接羽翮以南北兮,情逸豫而永康。望范氏之发机兮,播纤缴以凌云挂。微躯之轻翼兮,忽颓落而离群。旅朋惊而鸣逝兮,徒矫首而莫闻。甘充君之下厨膏,函牛之鼎镬。蒙生全之顾复何恩施之隆博,于是纵躯归命,无虑无求,饥食稻粱,渴饮清流。

《雁赋》晋·羊祜

鸣则相和,行则接武,前不绝贯,后不越序,齐力不期而并至,同趣不要而自聚。当其赴节,则万里不能足其路,苟泛一壑,则众物不能易其所。临空不能顿其翼,扬波不能瀸其羽。

《雁赋》孙楚

有逸豫之隽禽,禀和气之清冲。候天时以动静,随寒暑而污隆。飒同集于旷野,纷群翔于云中。翳朝阳之景,曜角声势于晨风。族类阜繁,数则千亿,迎素秋而南游,背青春而北息。溯长川以鸣,号淩洪波以鼓。翼任自然而相佯穷天壤于八极。
《鸿雁赋》〈有序〉成公绥
余尝游乎,河泽之间。是时,鸿雁应节而群至,望川以奔集。夫鸿渐著羽仪之叹,小雅作于飞之歌。斯乃古人所以假象兴物有取其美也。余又奇其应气而知时,故作斯赋。

辰火西流,秋风属起。轩翥鼓翼,抗志万里。过云梦以娱游,投淮湘而中憩。昼顾眺以候远,夜警循而相卫。

《夜亭度雁赋》陈后主

春望山楹,日煖苔生。云随竹动,月共水明。暂逍遥于夕,径听霜鸿之度声。度声已悽切,犹含关塞鸣。从风兮,前侣驶。带暗兮,后群惊。帛久兮,书字灭。芦束兮,断衔轻。行杂响时乱响杂行。时散已定,空闺愁还,长倡楼叹。空闺倡楼本寂寂,况此寒夜。褰珠幔心悲,调管曲未成,手抚弦聊一弹。一弹管,且陈歌,翻使怨情多。
《孤鸿赋》〈有序〉隋·卢思道
余志学之岁,自乡里游京师,便见识知音,历受群公之眷。年登弱冠,甫就朝列,谈者过误,遂窃虚名。通人杨令君、邢特进已下,皆分庭致礼,倒屣相接,剪拂吹嘘,长其光价。而才本驽拙,性实疏懒,势利货殖,淡然不营。虽笼绊朝市且三十载,而独往之心未始去怀抱也。摄生舛和,有少气疾。分符坐啸,作守东原。洪河之湄,沃野弥望,嚣务既屏,鱼鸟为邻。有离群之鸿,为罗者所获,野人驯养,贡之于余。置诸池庭,朝夕赏玩,既用销忧,兼以轻疾。《大易》称鸿渐于陆,羽仪盛也。《杨子》曰鸿飞冥冥,鶱翥高也。《淮南》云东归碣石,违溽暑也。平子赋曰南寓衡阳,避祁寒也。若其雅步清音,远心高韵,鹓鸾以降,罕见其俦,而铩翮墙阴,偶影独立,唼喋秕稗,鸡鹜为伍,不亦伤乎。余五十之年,忽焉已至,永言身事,慨然多绪,乃为之赋,聊以自慰云。其辞曰:

惟此孤鸿,擅奇羽虫,实禀清高之气,远生辽碣之东。氄毛将落,和鸣顺风,壮冰云厚,矫翅排空。出岛屿之绵邈,犯霜露之溟濛,惊絓鱼之密网,畏落雁之虚弓。若其斗柄东指,女夷司月,乃遥集于塞门,遂轻举于元阙。至如天高气肃,摇落在时,既啸俦于淮浦,亦弄吭于江湄。摩赤霄以凌厉,乘丹气之威夷,愬商飙之袅袅,玩阳景之迟迟。彭蠡方春,洞庭初绿,理翮整翰,群浮侣浴。振雪羽而临风,掩霜毛而候旭,餍江湖之菁藻,饫原野之菽粟。行离离而高逝,响噰噰而相续,洁齐国之冰纨,皓密山之华玉。若乃晨沐清露,安趾徐步;夕息芳洲,延颈乘流;违寒竞逐,浮沉水宿;避暑言归,绝汉云飞。望元鹄而为侣,比朱鹭而相依,倦天衢之溟漠,降河渚之芳菲。忽值罗人设网,虞者悬机,永辞寥廓,蹈迹重围。始则窘束笼樊,忧惮刀俎,糜躯绝命,恨失其所。终乃驯狎园庭,栖托池籞,稻粱为惠,恣其容与。于是翕羽宛颈,屏气销声,灭烟霞之高想,閟江海之幽情。何时骧首奋翼,上凌太清,鶱翥鼓舞,远薄层城。恶禽视而不贵,小鸟顾而相轻,安控地而无耻,岂冲天之复荣。若夫图南之羽,伟而云羡,栖睫之虫,微而不贱,各遂性于天壤,弗企怀以交战。不听咸池之乐,不飨太牢之荐,匹晨鸡而共饮,偶野凫以同膳。匪扬声以显闻,宁校体而求见,聊寓形乎沼沚,且夷心于溏淀。齐荣辱以晏如,承君子之馀眄。

《鸿渐赋》〈以鸿渐路适之为韵〉唐·陆贽

深不测者,道大无疆者,空空非羽。而何适道非人兮,孰通通于道者,是谓君子。适于空者,莫如渐鸿。故圣人托象以明义,务勤以饬躬,将自迩而图远,必因卑而致崇。始其素卵,新化青春戏融。一之日,乳哺衡阳之曲;二之日,翱翔彭蠡之中。且爰居以乐水,亦从正而养蒙。毳毛其成,洞庭之芳草,初绿弱羽云,就武陵之繁华,已红而见其进,未知其终。美夫姿淑,伟丽飞鸣,有检动靡。求栖游皆远险,思奋志于寥廓。且藻容于菱芡,升不越次先。冒履木之危,进而得中。爰及于磐之渐渐,如何其往有攸措。方去渚而戾,止俄跻陵而遐顾风水。遥辅于羽毛烟云,未通于道路嗈嗈。相召惊月,次而乱趋。肃肃连行,拂天池而径度。信梁燕之莫俦,岂谷莺之足慕。亦犹九层起于累土,千里始于投迹。琢玉者,日就其功。为学者,月将其益。皆自微以成,著固何求,而不适异。夫出陆抟空,骧首矫翮顺,寒暑以攸,往亘山川,而罔隔以言乎鸟也。尚不忘进以言乎。人也,如何无思。思者,所以志道进者,所以修辞诚。既往而莫返,冀将来而可追。蒙亦有望,于斯渐敢不肃然而勉之。

《秋鸿赋》赵励

若夫随阳之鸟,翩翩者鸿,高飞晴日,长鸣朔风。乘秋阴于迥塞,结阵影于遥空。观其羽翮联翩,出入寥廓。念江山而游,远犯霜露,而无托。昔年春去,爱洲渚之芳菲;今日秋来,值关河之摇落。借如良人远戍,贱妾孤居,帷屏旷望,意息空疏路杳渺,而无恨心。婵娟而有馀忆,紫塞之年,尽怨青楼之夜,虚莫不闻之者,愤惋听之者,涟如罗回文之织锦。思系足之边书,若乃明月宵悬,黄云昼泄牢落天池。苍茫溟碣,行宛转而初上影,参差而不绝,愁轻代北之云,讶负辽西之雪。既而南游泽国,北别沙场,千里万里怀稻怀粱。强能鸣以取爱,恐不才而见伤。所愿免虞人之缯,缴得狎君之池,塘者也。

《鸿渐赋》崔陟

易之为书也,八卦分体,万象潜通,渐之为义也。进以得位动而有融,故圣人假物筌理,爰托喻于兹鸿。鸿之为物也,迹狎洲渚去轶云空。始于干而渐陆,竟自卑而陟崇飞,则有序和,而不同有类。夫君子进德修业,积微成功陟遐,以自迩谋始而利终者哉。原夫交颈颉颃,乘波澹荡,逍遥自得,罻罗莫掩匪干时,以强进每卑栖,而自检。虽欲致云霄之高,故必阶磐陆之渐。洎乎理翰海表骧首烟路,既应日而春来,亦随阳而类序。行藏不昧于节,游止不愆于素。匪亲凫鹥之群,岂思稻粱之顾。诚羽仪之可重,奚燕雀之能慕。岂比夫鹦鹉衒其羽翮,徒矜才以取誉。然无罪而见,获乡国迢遥,箱笼窘迫,慕侣心断冲天望隔不阶,渐以苟进,非忤物而致危,岂同年而语哉。

《鸿赋》阙名

翩翩者,鸿刷羽疏风宾。燕蓟之北,旅江湖之中,何斯禽之寡识。亦阴阳之载,通若乃编名汉川,栖身禁籞,易象嘉其渐陆。诗人美乎遵渚,晋文以宾客见规,齐桓以君臣相许。既随轩于良吏,亦衔丹于仙女。其德性也,肃肃习习,缤缤纷纷,泛滥绿水,翱翔白云。飞则有贯集,则为群。迹不以沙泥自混,貌不以元黄自分。敏清真之不杂,同朴略之无文。于是寒月改躔,朱星移度,苔浓春水,草滋甘露,园木含荣,溪水解冱。乃连太阴于北漠,遣少阳于南路。唼藻而至,岂鹰鹯之见。猜衔芦以飞,何罻罗之足。惧至于长距,蒙赏利嘴见升。豹以尾,而自贵。鹑以尾,而自矜。巢睫之虫,终幽微而莫睹垂天之羽,竟寥廓而难徵孰与。夫鸿也,穷远适纵,遐观凌天衢,拂青汉,横逸翮,奋羽仪空,违沮泽竟属污池。有四海之心,而人莫识;有八方之气,而人莫知年岁。蹉跎兮,行不返毛羽。翕集兮,飞未远。愿借势兮,自强庶。高翔兮不晚。

《雁字赋》〈以云净天远腾翥成字为韵〉宋·文彦博

草木落兮,雁来宾。扬清音兮,凌紫氛。迤逦而齐,舒劲羽。联翩而宛,类崩云。几阵斜飞,认初成于鸟迹。数行高翥,疑上杂于天文。时也,秋风高,秋气净。雍雍而奋,翮弥远肃,肃而排空,逾劲初同,洒翰如丝之密雨轻笼几讶,书绅似练之澄江,下映莫不鱼贯星联,疏而复连,极望而回鸾。宛若仰观而返鹊依然,常因避缴以横飞。画开飞雾,几为随阳,而上击点,破青天,理翰方。遥传书。更远衔芦,而倒薤。宜并遵渚,而偃波相混。暮穿霞绮,依稀而窦氏回纹。晓拂云罗,髣髴而仲尼华衮。徒观其一,一成列翩翩上腾,自得羽书之妙,固非虫篆之能。拂岩岫以徊翔,宜刊翠琰触网罗之萦绊,可代结绳宁假。染濡自随腾翥,精研靡在于彤管,凌厉皆侔于玉著,水宿近蒹葭露,下垂露势,全云飞经螮蝀,桥边题桥象著堪铭鸳序。可志鹏程比人,文而虽异,纪鸟道以惟明,不识不知,皆类效奎而制。自南自北,悉同取史而成。是何羽族之中,斯禽有异违。朔塞而整翮飏,秋天而成。字彼冠之与,蝉緌非吾族类。

《雁阵赋》〈以蕊落南翔云飞水宿为韵〉田锡

绝塞霜早,阴山叶飞。有翔禽兮,北起常遵。渚以南归。一一汇征,若阵行之,甚整嗷皋,类聚比部。曲以相依,当乎朔野,九秋湘天万里。风萧萧兮,吹白草。雁嗈嗈兮,向寒水。单于台下繁笳之哀,韵催来勾践城边。两槊之幽音惊起。颉颃交相,翩翩迭翔,似鱼丽之布列,若鹅鹳之舒张。疏密有绪,高低载飏,天空而残月铺影,水阔而微云间行。应遵丹凤诏书咸增跃跃。虽是苍鹰鸷勇敢击堂堂。观其戾,青霄横碧,落历江渚,达沙漠来。若羽林骑士,闻一鼓以争前。去如翊卫材官,听摐金而稍却。岂天阵地阵之能,询何圆阵方阵之足。云:但见乘夕,霭拂朝云,羽翼自高,不让于汉家。飞将烟霞,远没疑沈,于胡土。孤军宜乎后伍,先偏声交影接。当塞上之飘霜,值江皋之堕叶。纵横势定阵图,按牧野之师,绰约体轻兵法,试吴宫之妾。惟有淮之北,汉之南,山如画,水如蓝。离离而霞彩,旁衬一一而波光。远涵旋成偃月之形,悠飏可爱。忽变常山之势,首尾相参,乃知接武烟鸿,追踪霜鹄。既横空而似阵,自违寒而顺燠。北方远兮南图遥。云飞兮水宿。

《闻雁赋》李曾伯

飙金高露玉,冷黄帘垂,碧幕静属,文书之燕,閒与亲友,以笑咏阒。其何声隐若可听,始缥缈以甚远。继嘹唳,以渐近。如故人之好音。将客梦以呼醒,乃吕后之来宾。殆汉颂之遇,顺仆本壮夫。顿有秋思感机,缄之不停。嗟岁月之易逝,彼仓庚兮春兰,及啼鴂兮夏至。曾为日之几何,而此物者至矣。乃因人情载想物意其来也。岂从龙荒朔幕之墟,将自狼居姑衍之地。过西域之玉门,亦尚记于汉垒。历长安之铜驼,抑曾饮于渭水。麦芃芃兮何如,黍离离兮奚似。谅山河之无恙,今风景之不异尔,能为予而一鸣。予亦将有以告乎,尔久之有声。从天而来,如怨如诉,如悲如哀。物若是以有情,人胡为乎忘怀。虽至于无可奈何者,已是得不为之长太息也。哉于是乃告之曰:伊蜀山之千重,去吴天之万里。巫峡高入于云端,岷峨深在于雪际。恐缯弋之过忧,非羽翼之得计。吾闻晚烟,苍梧夜月,青草洞庭,橘柚之乡,松江蘋,蓼之岛厥,有稻粱亦有芦苇,尔不彼去,胡过于此。又闻暮雨滕阁,西风楚楼,鹦鹉黄鹤之境,凤凰白鹭之洲,可以回翔,可以栖止尔,不彼去胡久。于是尔其有中原之信音,又胡不诣上林,而报天子。于时桂影,沉夜桐声响,秋既感物之可感,又忧人之所忧,其有穷征绝塞,远戍他州。念百战之已老,苦数奇之不侯。如李广班超之徒,闻此之声,安得不发怒而眉愁。其有缱绻,河梁投老。遐陬思故国之越,吟作他乡之楚囚。如李陵苏武之徒,闻此之声,安得不涕雪而泪流。或有遭时摈斥,与世沉浮,逐汨罗之渔父,盟江上之沙鸥,如屈平贾谊之徒,闻此之声,安得不含愤而怀羞。或有随牒千里,寄倩一丘,动莼鲈之佳兴,赋松菊之西畴,如渊明季鹰之徒,闻此之声,又得不神往而形留。或有萤雪案前,风雨床头,誓击楫以自厉,痛枕戈之未酬,如刘琨祖逖之徒,闻此之声,又安得不咎命而时。尤又有闺房荡子,江湖远游,倚日暮之脩竹,望天际之归舟,如潇湘湓浦之妇,闻此之声,又鲜不寓心于伉俪,托兴于绸缪。或又有月冷金殿,霜凄锦裘,恨敝履之已弃悲,纨扇之不收,如长门卓郡之人,闻此之声,又鲜不寄言于赋,咏属意于悲。讴凡若人兮,此心何求。是亦犹闻乌而唾,闻鹊而喜,闻子规而思归,闻邻鸡而思起,非无故而偶然。盖不能以自已而况于斯。云:胡不以然则衡阳以北,代地以南,千万人之心不同,又岂一人之心,可拟是。盍不玩羲经之渐陆兮,思出处之大义,咏周雅之集泽兮,味还定之深旨。或讶其所闻者,一而所思者,殊则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后湖雁赋》〈有序〉明·皇甫涍
予每过省闼,则见群雁后湖之上,回翔而不去,感而作赋。

予旧京之羁旅,乃散瞩于城隅,有违寒之灵鸟,矫归翼于朔涂。系华林而倾藻,纷栖泊于春湖背,高柳之脩岩,飘南云以遐征。戒俦匹于万里,惧缯缴之我撄。聊濡迹以游憩,终怀土而思萦,日凝光而西坠,山倒影于寒渚,唼澄澜以群浮,仰崇冈而延伫。亮丰草之可依,愁繁氛之袭。予忽反顾以惊鸣,振轻羽而孤迈。濯烦襟于长霄,去寰流之尘隘。言绁马以悠悠,感微禽而永喟。
《来雁赋》〈有序〉俞允文
明府大梁王公,以廉平惠爱为邑,而尤以文学,缘饰之百姓,乂安彬彬,有单父之理。隆庆二年冬,十有一月,公在厅事,忽有翔雁降于公庭,依迟宛颈,留止不去,公乃异而畜之,不以笼槛,益用柔驯,咸谓公之理行,不惟孚于民,而且暨于翔泳矣。昔祢衡为黄祖赋。鹦鹉韦诞,为曹公赋。山鸡然皆获自林虞,因以致献,犹欲侈之于辞矧。夫兹雁雍雍,实有来仪之徵。由是士之及公门者,并为赋以献允文,衰蹇伏迹蓬枢公,尤礼之齐,以古人之度,目睹弘美其可阙,而无述乎,敢辄毕其愚,悰用嗣斯。作其辞曰:

有塞门之逸禽,禀壹性之纯贞。绝大漠以安集,介二岭之峥嵘。才识机而远害,性知时以通灵。故其族类,虽繁飞翔有序,唼食相召,鸣号同趣,劲翮蹼足黄喙元羽,汎素壑而并游,矫泰清而轩翥。伊兹禽之特殊,何燕雀之足比。爰取象以明义,亦表德于嘉礼。若乃蓐收戒节月,壮霜凝衰草。共黄云一色,飘沙与紫塞俱平。万里萧条,天高气清。乃违寒而就燠咸,啸侣而鸣群度。关山之无极,翩嘹嘹以南征。望烟路,而中憩。遵枉渚以自营,忽苍茫以颓落。趋单父之诤庭,且其容止柔驯。徘徊延伫,无笼槛以羁縻;甘戢翼而自弭,岂闇雾之相失。将疾风之乍惊,惧鸷击之遄迫。怯虞机之见,撄抑毛羽之摧。瘁竟偏特而伶俜,顾日暮而途远。怅中心之有惩,遂归仁于君子。偶来仪之,瑞徵于是饲以稻粱,丰其肌体,谅俎味之至珍,终周防以休处。及夫洞庭水绿,吴苑花繁,青春丽兮,燕已还望。故乡兮渺关山嗟俦侣之偕逝独栖迟而莫从遭此世之崄巇,罹惨毒之切,躬幸微躯之见,托荷盛德之能,容辑风云之遐想。狎阶墀之近踪,庶承君之惠渥,长保己而永终。
《孤雁赋》〈有序〉薛蕙
孤雁感物也,涡水上有孤雁,随人家畜鹅鹜辈,以取食,人或逐之,辄飞去入左右洲渚间。然终不远也。予游城西,有野人指示,予心恻然伤焉,因作赋云。

遵长河之峻阪,出城隅以西,徂望鸿雁于河涘伫,徬徨而独居,容貌憯以愁悴,音悽怆而号呼。伊斯鸟之嘉淑,产异质于幽荒体,贞信之至,性动静一其有常固羽族之殊,特众鸟孰可以比,伉故其行不失时止,必择所候暖北逝先寒南下,既冒险而涉,危曾不恤。夫勤苦惟众鸟之多智,曰:庇生之得,宜弗一遘于艰难,羡暇豫之无期,或巢山巅,或游海涯,奋首虹霓,濯翼天池。托户牖之巍巍,下民莫得以,或窥足无虚,蹠翼不勤飞资。饮啄于寻丈,迁徙弗踰乎旬时。何斯鸟之劬劳,增荼毒,其曷已将材质之不伦,固天命之难。俟瞻北都与南国,念室家之靡,止道路夐以辽远,间一岁而万里,复有群侣中迷,雄雌死别。目骇魂惊飞沉隔绝始回遑而不进,终踌躇而永诀,尔乃背云路下绪风,依沮洳潜蒙茸捐燕越之,故思甘愁苦而终。穷虽六翮之尚在,欲北归其焉,从于是沦形晦迹亡精失志牢,落远迁踯躅无寄痛众雏之,一隔慕同类之,难值伺晨,凫而朝征,逐鴐鹅以宵寐,岂卑湫之敢辞。耻众目之,猜忌声未鸣而先绝,翅将举而复坠,呻吟幽僻周旋林坰。践旷野之严霜,食潢污之流萍。延性命以苟存,非初心之所营,遭志意之摧毁,中无故而或惊况畏悸之丛,至迫末路之茕,茕避缯缴而往来。困鹰隼之,纵横思逸,乐之无遗,忧慄纷其相婴若乃阳律毕谢阴气。时作天清日迥,草枯木落,明月出兮,皎皎野露皓以漠,漠恋南游,于朱厓怀北栖乎元朔魂魄。竦而怵惕顾,形影之寂寞,吐哀响之嘹唳志。激昂而将跃动,幽谷之虚,籁停高门之晓,柝闻之者,怊怅而自怜见之者,歔欷而不乐,嗟斯禽之可哀,像羁旅而无朋,因昆虫之同感。未若斯人之有,情汎游观而历兹,忽容与而不行咏。鸿雁于周诗,泣涕下而沾缨,览万物之参错,悟大化之合并相吉凶与忧喜,终同归于杳冥,齐百虑于一致,孰云天道之不平。

《雁奴说》徐芳

雁之性善,睡宿于野,恐人谋己则使孤者。司警有所见,高鸣戛戛若传呼,然群雁辄随之起,谓之雁奴。有黠者,贮火竹管中,潜行至近处,摇之火星喷出,烂然旋韬而伏,雁见火至,谓有寇。矍然而叫,群雁鼓翅交应,久之寂然无所睹。于是怪奴欺己,小啄之复,就宿。少顷,伏者再起,举火摇动,奴又辄叫群雁,又辄应已。又寂然,则益怪啄之加甚。如是数四,火即数四,惊又数四,啄奴见火之无害,而啄不胜苦也,意稍怏不敢复警,群雁亦不复应。于是张网遍其宿处,噪而攻之。群雁梦中起,尽在网中,不可复脱,自后捕雁者皆用其术。愚山子曰:设警固将以防患也,今更以其警罪之,固不如无设矣,欲不罹得乎。至骈颈就絷,而后叹奴之,忠而听之,不早也则何及矣,吾非悲睡雁也,悲奴之屡啄而又以俱网也。

《雁赋》徐守铭

邕邕鸣雁,顺时翱翔,东海申歌,于汉武睢阳,见养于梁王。贺秦缪之得士,悲虞固而随丧。或曰:鴐鹅亦称足蹼。既闻其维索饰布亦同乎三帛五玉。可以饲秕不宜食粟,若乃入梁州而逾塞,过高柳而知门应,季冬而北向,候白露而来宾,献伯阳而听政,谏梁君之杀人,今有明行列之次,辨长幼之纪,见杀远殊于山。木入用近同于士雉,表女子之得,时唯大夫而为,贽从风后,先随阳飞止礼,既傲于太守,色不存于夫子。若其遇明月,而双坠,集河西而五色,入上虞而治田。在南康而浮石,翔于广泽,常避缴而衔芦,来自穷边亦传书而系帛。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鸿雁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