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雕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十一卷目录

 雕部汇考
  雕图
  海东青图
  诗经〈小雅四月〉
  山海经〈中山经〉
  禽经〈雕色窃元〉
  古今注〈鸠鸟〉
  通典〈雕化为珬〉
  埤雅〈雕〉
  尔雅翼〈释雕〉
  辍耕录〈鹰背狗〉
  三才图会〈海东青〉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骨气味主治 发明 屎主治〉
 雕部艺文一
  雕赋〈并进表〉      唐杜甫
  画雕赞          白居易
  海青赋         金赵秉文
 雕部艺文二〈诗〉
  白海青          元袁易
  海东青行        明僧梵琦
 雕部选句
 雕部纪事
 雕部杂录
 鹗部汇考
  雎鸠图
  诗经〈周南关雎〉
  尔雅〈释鸟〉
  禽经〈鸷鸟〉
  毛诗陆疏广要〈关关雎鸠〉
  兼明书〈雎鸠辨〉
  埤雅〈雎鸠〉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骨主治 觜主治 附方〉
  直省志书〈含山县〉
 鹗部艺文
  鹗执狐记         唐李华
  一鹗赋          杨弘真
 鹗部选句
 鹗部纪事
 鹗部杂录

禽虫典第十一卷

雕部汇考

释名


《诗经》       就《山海经》
《说文》       天女《古今注》
沸河《埤雅》      揭罗阇《本草纲目》
皂雕《本草纲目》    青雕《本草纲目》
海东青《本草纲目》   羌鹫《本草纲目》

海东青图



《诗经》《小雅·四月》《诗经》《小雅·四月》

匪鹑匪鸢,翰飞戾天。
〈正义〉说文云:鹑雕也,从敦而为声字异于鹑也。雕之大者,又名鹗。孟康汉书音义曰:鹗大雕也。

《山海经》《中山经》

暴山,其兽多麋鹿𪊨就。
〈注〉就,雕也。

《禽经》《雕色窃元》

鸷鸟之窃,元曰雕。
色浅黑而大者,其羽虫鸟毛也。
《古今注》鸟》
一名天女,又名鸷鸟。〈按字典无字但有有就岫二音即鹫也与本
文鸷鸟合故载雕部

《通典》《雕化为珬》

雕入海化为珬,作马勒谓之珂。

《埤雅》《雕》

雕能食草似鹰而大黑色,俗呼皂雕。一名鷻。其飞上薄云。汉诗曰:匪鹑匪鸢翰飞戾天;匪鹯匪鲔潜逃于渊。言:人民窜伏不安如此,此序所谓乱也。昔之相雕者,以为雕首欲长而额狭、顶平、领大、项后毛磔,生劲疾,目睛大、满脸长、眸子小而近前主,明慧爪近肉粗。《圆其末纤》:细主多力蹠平润,主巧捷不夭,鼻大主长飞不乏,膝骨大如蒺藜实者,上相骨小无圭角者,下也指节大肉少分成十字。上相骨节细平者,下也钝金色青润者、上相浅黑者、下也丛林色静白者、上相黑腻者、下也封厚者、管粗者上相细薄者、下也背偃而沟深者、上相隆起者。下也臆圆跌为上相,仄狭为下相尾狭厚为上相,阔软为下相。鹘相同雕。唯头欲小,顶臆欲圆,旋毛欲深,咮欲侧薄而短小,为异鹰相。亦与雕同,而鹰又欲其尾长,翅短,尔雅象,谓之:鹄玉;谓之:雕。盖鹄之义,出于鸿鹄之鹄,雕之义,出于雕鹗之雕。鹄性劲利,雕性刻制。故也今大雕翱翔水上,扇鱼令出,沸波攫而食之。一名:沸河。淮南子所谓,鸟有沸波者,即此是也。《禽经》曰:淘河在岸,则鱼没沸河在岸,则鱼涌相感志云其毛能食诸鸟羽如群错草中有雕毛,必众鸟毛羽自落地,颜氏云:雕一名鹫其翮可用为箭羽。盖雕隼六翮皆乘风轻劲,故堪以为箭羽。《禽经》曰:雕以周之,鹫以就之。

《尔雅翼》《释雕》

雕者,鹗之类。土黄色,健飞。击沙漠中,空中。盘旋无细不睹。能食獐鹿之属,可谓:鸷有力矣。其毛能食诸鸟羽如草,中有雕毛,众毛,自落。古者,雕之字作彫,至籍文乃作雕耳。昔人以草木雕落之,必从雕者。岂亦自然相感。如雕羽与羽,可以为箭。汉时,匈奴有就入汉,地直张掖郡者,生奇林木,箭竿就羽,汉欲得之。以饶边。就即大雕。《山海经》曰:景山多鹫,黑色,多力。《说文》鹫黑色多子师旷曰:南山有鸟,名曰羌鹫。黄头赤目五色皆备。《禽经》云:雕以周之,鹫以就之。言其所从搏击之异,则其说不同。然则鹫乃雕之大者,鹫多黑色,则谓皂雕也。诗曰:肇允彼桃虫拚飞,维鸟,桃虫小鸟也。鸟雕也,小毖之君。于惩患之后,始知天下之机盖有自小变而为大者,以求助也。《说文》:雕籀文作雕。〈当作鷻〉从鸟鷻雕也,诗曰:匪鷻匪鸢。

《辍耕录》《鹰背狗》

北方凡皂雕作巢,所在官司必令人穷巢探卵,较其多寡。如一巢而三卵者,置卒守护。日觇视之,及其成鷇一,乃狗耳取以饲养,进之于朝其状与狗无异,但耳尾上多毛羽数根而已。田猎之际,雕则戾天,狗则走陆,所逐同至名曰:鹰背狗。

《三才图会》《海东青》

《异名记》:登州海岸,有鸟如鹘。自高丽飞渡海岸,名海东青。击物最健善擒。天鹅飞时,旋风直上云际。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禽经》云:鹰以膺之鹘,以骨之隼,以尹之雕,以周之鹫,以就之鷻,以搏之。皆言其击搏之异也。梵书谓之:揭罗阇。

《集解》

李时珍曰:雕似鹰而大尾、长翅、短土黄色。鹫悍多力、盘旋空中、无细不睹,皂雕即鹫也。出北地,色皂青雕。出辽东最俊者,谓之海东青。羌鹫出西南夷,黄头赤目,五色皆备。雕类能搏鸿鹄獐鹿。犬豕鹰雕虽鸷而畏燕子。物无大小也。其翮可为箭羽。刘郁西域记:云皂雕一产三卵者,内有一卵化犬。短毛灰色与犬无异,但尾背有羽毛数茎。耳随母影而走,所逐无不获者,谓之鹰背狗。

骨气味主治

李时珍曰:折伤断骨,烧灰,每服二钱。酒下,在上食后在下食前。骨接如初。〈接骨方〉

《发明》

李时珍曰:鹰鹗雕骨皆能接骨。盖鸷鸟之力在骨,故以骨治骨从其类也。

屎主治

李时珍曰:诸鸟兽骨哽,烧灰酒服方寸匕。〈外台秘要〉

雕部艺文一《雕赋》〈并进表〉      唐杜甫

臣甫言:臣之近代陵,夷公侯之贵磨。灭鼎铭之勋,不复照曜,于明时,自先君恕预以降,奉儒守官未坠,素业矣亡祖。故尚书膳部员外郎先臣审言,修文于中宗之朝。高视于藏书之府。故天下学士,到于今而师之。臣幸赖先臣绪业,自七岁所缀、诗笔,向四十载矣。约有千馀篇。今贾马之徒,得排金门上玉堂者,甚众矣。唯臣衣不盖体,常寄食于人,奔走不暇。祇恐转死沟壑,安能望仕进乎。伏惟明主哀怜之,傥使执先祖之故事。拔泥涂之,久辱则臣之述作,虽不足以鼓吹六经,先鸣数子,至于沉郁顿挫随时,敏捷而扬雄。枚皋之流,庶可跂及也。有人如此,陛下其舍诸伏。惟明主哀怜之,无令役。役便至于衰老也。臣甫诚惶诚恐,稽首顿首,死罪死罪。以为雕者,鸷鸟之殊特,搏击而不可当。岂但壮观于旌门,发狂于原隰,引以为类。是大臣正色立朝之义也。臣窃重其有英雄之姿,故作此赋,实望以此达于圣聪耳。不揆芜浅谨投延恩,匦进表献,上以闻谨言。

当九秋之凄清,见一鹗之直上,以雄材为己任,横杀气而独往。梢梢劲翻,肃肃遗响,杳不可追。俊无留赏,彼何乡之性命碎。今日之指掌,伊鸷鸟之累。百敢同年而争长,此雕之大略也。若乃虞人之所得也。必以气凛元冥,阴乘甲子,河海荡潏,风云乱起,雪冱山阴,冰缠树死。迷向背于八极,绝飞走于万里。朝无以充肠,夕违其所止。颇愁呼。而蹭蹬信求食,而依倚用此时。而椓杙待弋者,而纲纪表狎羽,而潜窥顺雄姿之所拟。欻捷来于森木,固先系于利觜。解腾攫而竦神,开罗网而有喜。献禽之课数,备而已。及乎闽隶,受之也,则择其清质,列在周垣,挥拘挛之掣曳。挫豪梗之飞翻,识畋游之所使。登马上而孤骞,然后缀以殊饰,呈于至尊抟风枪,藟用壮旌门乘舆。或幸别馆猎平原,寒芜空阔,霜仗喧繁。观其夹翠华,而上下卷毛,血之崩奔,随意气而电落。引尘沙而昼昏。豁堵墙之荣观弃功效而不论,斯亦足重也。至如千年孽狐三窟,狡兔恃古,冢之荆棘饱荒。城之霜露,回惑我,往来沬趄我场圃。虽有青骹戴角,白鼻如瓠。蹙奔蹄而俯临,飞迅翼以遐寓。而料全于果见迫宁。遽屡揽之而颖脱。便有若于神助,是以哓哮。其音飒爽,其虑,续下韝而缭绕,尚投迹而容与。奋威逐北,施巧无据,方蹉跎而就擒,亦造次而难去。一奇卒获百胜。昭著夙昔多端萧条何处斯。又足称也。尔其鸧鸹鸦鹢之伦,莫益于物空生此身,联拳拾穗,长大如人,肉多奚有味。乃不珍轻鹰隼而自若。托鸿鹄而为邻彼,壮夫之慷慨,假强敌而逡巡。拉先鸣之异者,及将起而遄臻,忽隔天路终,辞水滨宁。掩群而进取,且快意而惊新此。又一时之俊也,夫其降精于金,立骨如铁。目通于脑筋,入于节架轩楹之上,纯漆光芒,掣栋梁之间,寒风凛烈。虽趾蹻千变,林岭万穴,击丛薄之不开,突杈枒而皆拆。此又有触邪之义也。久而服勤,是可吁畏,必使乌攫之党。罢钞盗而潜飞,枭怪之群。想英灵而遽坠,岂比乎虚陈其力,叨窃其位。等摩天以自安,与枪榆而无事者矣。故不见其用也。则晨飞绝壑,暮起长汀来。虽自负去,若无形。置巢巀嵲,养子青冥倏。尔年岁茫然,阙庭莫试,钩爪空,回斗星众雏,傥割鲜于金殿。此鸟已将老于岩扄。

《画雕赞》白居易

寿安,令白旻予宗兄也。得丹青之妙,传写之要。毛群羽族尤是所长。长庆九年,以画雕贶予,予爱之,因以题赞云。

挚禽之英,黑雕丁。丁钩缀八爪,剑插六翎。想入心匠,写作笔精,不卯不离。一日而成,轩然将飞,戛然欲鸣。毛动骨活,神来著形,始知造物不必杳冥。但获天机,则与化争韩。干之马籍,籍知名薛。稷之鹤,翩翩有声,研工覈能,较真斗灵,岂无化人,不如我兄。

《海青赋》金·赵秉文

霜空萧条塞草先,白海树无枝海云。寡色黯兮辽迥,风悲日匿,何鸷鸟之不群。岂翰海而一息尔其俊气横骛,英姿杰立,顶摩穹苍,翼迅东极。铁勾利觜,霜排劲翮,角膝插脑,细筋入骨。顾盼雄毅,飞腾灭没。旦寄巢于扶桑,夕刷羽于碣石。于是乃命虞人,愬风势缴矰设万里,足擎一枝。心折遂投丘以委命。耻摧翼以丧。节奚奴头,千髯官指,百时饥饱,以嗾呼,谨寒温之调。适臂不暇,弛铃不停,掣犹恐怀。林丘梦沙碛,恨身絷而子留。叹雄孤而雌只也。逮其骨肉,融性情,习违龙沙。入阊阖,蒙禁脔之专宠,叨锦韝之前席。思报功于所养,甘贾勇于一决。既而新春,届候太簇,司月阳燄,浮冰澌拆。水溶溶而泛渌,鹅翩翩而下唼。探使星驰,属车雷发,千舆隐嶙,万骑飘瞥。上将幸乎光春之中,所以观民风而宣郁结。龙旗标而殿门敞,虎旅围而鼓声叠。忽水击而惊飞,乍云翔而成列。玉爪翻臂,锦绦下绁。初贴水而徐回,倏干云而上击。雨血纷纭,风毛磔裂。象广寒之舞纷,霓裳之回雪,似吴宫之战,惊玉颜之喋血,壮如破敌,势甚擒贼。至如关羽义勇,张纲奋烈,取鲸鲵于坚阵。叱豺狼之当辙,固亦释。丰狐之九尾,略狡兔之三穴,盖犹赏骥足之神骏。且以劝忠于英杰也。既而寿杯举臣,工悦天威。畅皇恩洽,背长杨兮而趋京阙。

雕部艺文二〈诗〉《白海青》元·袁易

渺渺东冥刷羽翰,乍随天马万人观。孤飞雪点青云破,一击秋生玉宇宽。赐予岂将追雁鹜,驱除直欲辨枭鸾。江南明月难同色,梦想瑶阶白露漙。

《海东青行》明·僧梵琦

海东青,高丽献之天子庭,万人却立,不敢睨。玉爪金眸,铁作翎心在寒空鞲在手。一生自猎,知无偶。孤飞直出,大鹏,前猛志,岂落鴐鹅。后是日,霜风何栗冽,长杨树羽看腾瞥。奔云突雾入紫霄,狡兔妖蟆洒丹血。束身归来如木鸡,众鹘欲并功难齐。尔辈无材空碌碌,不应但费官厨肉。

雕部选句

汉王褒突厥寺碑:麟胶,角触之弓,鹫羽,射雕之箭。梁吴均诗:射雕灵丘下,驱马雁门北。
唐元稹诗:憎兔跳趯趯,恶雕黑翻翻。〈又〉金雕不得擒妖狐。
杜牧诗:金络擎雕去,鸾环拾翠来。
温庭筠诗:燕弓弦劲霜封瓦,扑簌寒雕睇平野。贾岛诗:寒草烟藏虎,高松日照雕。
宋韩琦诗:大雕盘空不轻搏,老狐仰视肝胆裂。范成大诗:拄杖前头双雉起,浮图绝顶一雕盘。

雕部纪事

《云笈七签》:黄帝与榆罔争天下,始以雕鹖为旗帜。《穆天子传》:舂山爰有白鸟青雕,执犬羊,食豕鹿。《异苑》:魏安釐王观翔雕而乐之,曰:寡人得如雕之飞,视天下如芥也。吴客有隐游者闻之,作木雕而献之王。王曰:此有形无用者也。夫作无用之器,世之奸民也。召隐游,欲加刑焉。隐游曰:臣闻大王之好飞也,故敢献焉。安知大王之恶此也,可谓知有用之雕鸟,未悟无用之雕鸟也。今臣请为大王翔之。乃取而骑焉,遂翻然飞去,莫知所之。
《汉书·李广传》:广为上郡太守。匈奴入上郡,上使中贵人从广勒习兵击匈奴。中贵人者将数十骑从,见匈奴三人,与战。射伤中贵人,杀其骑且尽。中贵人走广,广曰:是必射雕者也。〈文颖曰:雕,鸟也,故使善射者射之。师古曰:雕,黑色,翮可以为箭。〉广乃从百骑往驰三人。身自射彼三人者,杀其二人,生得一人,果匈奴射雕者也。
《佛国记》:耆阇崛山未至,头三里有石窟南向,佛本于此。坐禅西北三十步,复有一石窟,阿难于中。坐禅天魔波。旬化作雕鹫,住窟前。恐阿难佛以神足,力隔石舒。手摩阿难,肩怖即得止鸟迹手孔。今悉存,故曰:雕鹫窟山。
《林邑记》:西南远界有灵鹫,能知吉凶,觇人将死,食尸肉尽乃去。
《南史·波斯国传》:波斯国去城十五里有土山,山非过高,其势连接甚远。中有鹫鸟啖羊,土人以为患。《北齐书·斛律光传》:光尝从世宗于洹桥校猎,见一大鸟,云表飞飏,光引弓射之,正中其颈。此鸟形如车轮,旋转而下,至地,乃大雕也。世宗取而观之,深壮异焉。丞相属邢子高见而叹曰:此射雕手也。当时传号落雕都督。
《隋书·长孙晟传》:宣帝时,突厥摄图请婚于周,以赵王招女妻之。然周与摄图各相誇竞,妙选骁勇以充使者,因遣晟副汝南公宇文神庆送千金公主至其牙。前后使人数十辈,摄图多不礼,见晟而独爱焉,每共游猎,留之竟岁。尝有二雕,飞而争肉,因以两箭与晟曰:请射取之。晟乃弯弓驰往,遇雕相攫,遂一发而双贯焉。摄图喜,命诸子弟贵人皆相亲友,冀昵近之,以学弹射。
《酉阳杂俎》:中宗景龙中,召学士赐猎,作吐陪行。前方后圆也。有二大雕,上仰望之,有放挫啼曰:臣能取之。乃悬死鼠于鸢足,联其目放而钓焉二雕,果击于鸢。盘狡兔起,前上举挝,击毙之。帝称那庚从。臣皆呼万岁。
《唐书·李林甫传》:林甫为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初,三宰相就位,二人磬折趋,而林甫在中,轩骜无少让,喜津津出眉宇间。观者窃言:一雕挟两兔。
《高骈传》:骈,字千里,南平郡王崇文孙也。家世禁卫,幼颇修饬,折节为文学,与诸儒交,硁硁谭治道,两军中人更称誉之。事朱叔明为司马。有二雕并飞,骈曰:我且贵,当中之。一发贯二雕焉,众大惊,号落雕侍御。《唐国史补》:裴延龄,恃恩轻躁,班列惧之,唯顾少连不避延龄。尝画一雕,群鸟噪之,以献上。上知众怒如是,故益信之,而竟不大用。
《唐书·地理志》:关内道灵州,灵武郡土贡雕。
河东道厥土,贡雕羽。
代州雁门郡土,贡白雕羽。
云州云中郡土,贡雕羽。
朔州马邑郡,土贡白雕羽。
《录异记》:长安富平县北定陵后通关乡。入谷二十馀,里有二洞。一名东女学,一名西女学。其东女学山前有神雕。一窠常护洞门。人或侵犯者,神雕击之立致殒毙。古有道流刻五石人,致于山上。民有锄禾者,为雕所惊走。避于石人之下,置笠于石人头上,雕即击之石人头,殒于今见在。
《辽史·耶律沤里思传》:沤里思,六院夷离堇蒲古只之后。负勇略,每战被重铠,挥铁槊,所向披靡。会同间,伐晋,上至河而猎,适海东青鹘搏雉,晋人隔水以鸽引去。上顾左右曰:谁为我得此人。沤里思请内厩马,济河擒之,并杀救者数人还。上大悦,优加赏赉。
《穆宗本纪》:应历十八年六月甲戌,挞烈于雕窠中得牝犬来进。
《宋史·礼志》:太宗诏诸州不得以鹰犬来献。已而赵保忠献鹘一,号海东青,诏还赐之。
《挥麈前录》:淳化三年,西夏李继捧遣使献鹘,号海东青。上赐诏曰:朕久罢畋游,尽放鹰犬。卿地控边塞,时出捕猎,今还以赐卿,可领之也。宣和末,耶律禧由此失国。呜呼,太宗圣矣哉。
《金史·张彀传》:彀改同州观察判官。是时,出兵备边,州徵箭十万,限以雕雁羽为之,其价翔跃不可得。彀曰:矢去物也,何羽不可。节度使曰:当须省报。彀曰:州距京二千馀里,如民急何。万一有责,下官身任其咎。一日之间,价减数倍。尚书省竟如所请。
《元史·完者都传》:漳州陈吊眼聚党数万,劫掠汀、漳诸路,完者都加镇国上将军、福建等处征蛮都元帅,率兵五千以往。时黄华聚党三万人,扰建宁,号头陀军。完者都先引兵鼓行压其境,军声大震,贼惊惧纳款。完者都许以为副元帅,凡征蛮之事,一以问之。且虑其奸诈莫测,因大猎以耀武。适有一雕翔空,完者都仰射之,应弦而落,遂大猎,所获山积,华大悦服。乃闻于朝,请与之俱讨贼,朝廷从之。
《文宗本纪》:天历元年十月己亥,幸大圣寿万安寺,谒世祖、裕宗神御殿。赐燕帖木儿太平王黄金印,并降制书,及赐玉盘、龙衣、珠衣、宝珠、金腰带、海东白鹘青鹘各一。河南行中书省、行枢密院,皆听便宜行事。二年正月丙寅,帝幸大崇恩福元寺。遣使赐西域诸王燕只吉台海东鹘二。
戊辰,遣使献海东鹘于皇兄行在所。
甲戌,复命太仆卿教化献海东鹘于皇兄行在所。《辍耕录》:某人浮湛里,中无以为生。侦民有小不平嗾之讼,佐之请谒。己旁缘自资。且既饵临政者,因持其短长,以蠹民梗政。遂有人作雕传以警之。传曰:昔黄帝少皞氏之世。凤鸟适至,故为鸟师而鸟名命凤凰。为百禽长。当是时,南山有鸟,其名曰雕。雕之性鸷而健,贪而狡。稻粱之甘,木实之美,雕不屑焉。资众禽之肉以为食。雕之徒实繁。其与雕同气而异质者,鹰鹯鸢隼。鹞鹘鸱鹗皆助雕为虐者也。其异类而同性者,鸱、鸮、鸺、鹠、枭、鸩训狐鬼、车其恶。与雕同特其材异尔然雕有大小。小者,从鹪鹩鴳,雀力可制,则制之。大者虽鸿鹄不畏也。故雕之所在,众禽皆逃散远去。摽枝无安巢,灌丛无息羽,雕无所得食。则遣操诡辞,招众禽之过,而愬诸凤曰:鸿雁背北而来南,是叛者也。鹦鹉舍禽言习人语,是奸者也。仓庚出幽谷,迁乔木,是冒越者也。鷾鸸秋冬远遁,是避役者也。乌知吉凶,言妖祥,以惑众听。鹊填河,以阻水利。鸤鸠攘鹊之居,鸳鸯荒淫无度。鸥好閒,鸡好斗。殴相伤凫鹥,鹅鸭习水战颅鹚。白鹭得鱼,不税孔雀。有异相杜鹃催归。令戍卒逃亡,提壶劝人饮酒,生事,是皆有罪,不治将益甚。凤凰惑焉,命爽鸠氏治之。雕与爽鸠相为表里,穷山谷,搜林麓。禽之出者,搏之,逐之,攫之,拿之,啄胔扼吭,裂肪绝筋。磔毛扬风,洒血殷地。凡遇之者,无噍类。其馀皆周章振掉。谋所以免祸者,毁巢破鷇,空所积以奉爽鸠。且以赂雕使勿执。于是雕之势益张,而众禽之生理日蹙。其爪距稍利者,慕雕所为,则起而效之。其钝者,深藏远窜,馁死于草莽。相藉也,而凤凰始忧之闻蓬莱之巅,有胎仙焉。胎仙名鹤,号青田翁。廉介而洁白,和平而好生。于是徵爽,鸠使鹤乘轩而治之。鹤乃与凤凰谋曰:夫雕,其始一而已。自子之不戒,而使之蔓延。今之为雕者,何其多耶。昔之雕,名雕,字雕。形雕性雕,本为雕者也。今有非雕,而雕者何也。雕则得食,不雕则不得食。雕则有利而无害。不雕,则利未见,而害尝随之。故不容其不雕也。今禽之产子者,愿为雕。雏之学飞者,习为雕。形状与雕异者,又冒为雕。不诛其渠魁,歼其凶丑,以励其馀。吾恐鸾鴳鹓鸑神雀大鹏金翅皆化为雕耳。凤凰曰:善奏。请于帝,帝遣虞人持弓矢,张网罗,随雕而磔之。雕之徒,尽毙。敕天下无留雕,故其馀党,皆屏迹匿形,不敢出。众禽始得安于生养,以尽其天年。此皆少皞氏之恩,凤凰与鹤之力也。太史公曰:雕奸禽也暴恶。受诛固宜,吾独惧今之人,子务养雕,意有所欲。举雕而放之,求众禽之血肉,以肥其躯。殊不知少皞氏之戒也。嗟夫。害物而日益者,刑虽未及,天必谴之。其雕岂足恤哉。
《书蕉》:至正时史官熊太古经,上都过雕窠站,站吏指站后山上一穴,云:往年雕窠其中,生三卵,一为犬,一为蛇。心窃疑之后于脱。脱丞相家,见一犬,坐客咸指此犬为雕窠所生,则知向者所闻,不为异也。
《佛祖历代通载》:帝与帝师坐,次一亢二僧侍侧,帝云:何不游戏。三昧亢以一年小。云从小至大为次一。遂云:海青身至小,天鹅身至大。海青彻天飞,天鹅生惧怕。亢云猪㹠身,至小象王身。至大象,见㹠来欺,掷向大千界。帝师云:我以大千界化为一釜灶,煮你四件物,大小都镕了。帝大悦。
《青溪暇笔》:洪武间,翰林应奉,唐肃有应,制赋海东青一绝,云:云翮能追万里风,坐令狐兔草间空。词臣不敢忘规谏,却忆当时魏郑公。自记云:是日,上御奉天门外西鹰房,观海东青。翰林学士宋濂因谏曰:禽荒古所戒。上曰:朕聊玩之耳,不甚好也。濂曰:亦当防微杜渐。上遂起,呜呼我太祖圣明,天纵,固非唐太宗所能,肖然宋公之直诚,不在郑公之下。而肃之诗,亦可谓善于规讽矣。此虽一事,可以见当时君臣相得之际,如此其盛也。
《四裔考》:高丽国王祹宣德四年,进海东青,制诏珍禽异兽。非朕所贵,其勿进,方物效诚而已。
高丽国王成化三年,进海青。白鹘却之。
《历城县志》:红山在城南五十里,相传洞内有红孩妖。洞上有二皂雕。高数尺,翅若轮,苍狐狡兔,见此俱不能逃。

雕部杂录

《易林》:仲冬,兼秋鸟散饮,忧困于米食,数惊鹯雕。刚柔相伤,火烂销金,雕鹰制兔,伐楚有功。
《说苑·杂言篇》:飞鸟成列,鹰鹫不击。
《辍耕录》:白湛渊先生续演雅十诗,发挥云:海青羽中虎燕。燕能制之,小隙沉大舟。关尹不吾欺者,海青俊禽也。而群燕缘扑之即坠。物受于所制者,无小大也。华川卮辞山,高矣。鹰鹫犹以为卑,而巢增其上。然而卒不免罹,于毕弋者何也。有身则有害也。

鹗部汇考

释名


雎鸠《诗经》    王雎《尔雅》
杨鸟《尔雅》    白鷢《尔雅》
鱼鹰《禽经》    白鹥《禽经》
沸波《本草纲目》  下窟鸟《本草纲目》
红鹤〈鹗雏 《含山县志》

雎鸠图


《诗经》《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正义〉关关音声和也。〈朱注〉雎鸠水鸟,一名王雎。状类凫鹥今江淮间有之。生有定偶而不相乱偶,常并游而不相狎。故毛传以为挚而有别列女传,以为人未尝见其乘居而匹处者,盖其性然也。〈大全〉朱子曰:尝见淮人说,淮上有之状如鸠,差小而长常是雌雄两两相随。不相失然亦不曾相近立处,须隔丈来地。所谓挚而有别是也。此说却与《列女传》合乘。居是四个同居。按《列女传》曲沃妇曰:妾闻男女之别国之大节,故以雎鸠起兴夫雎鸠之。鸟人犹未尝见其乘居而匹处也。华谷严氏曰:《左传》郯子五鸠备见《诗经》雎鸠氏司马此雎鸠是也。祝鸠氏司徒鹁鸠也四牡嘉鱼之鵻是也。鸤鸠氏司空布谷也。曹风之鸤鸠是也。爽鸠氏司寇大明之鸠是也。鹘鸠氏司事鸴鸠也,即小鸠。大宛之鸣鸠与氓食桑葚之鸠是也。左传雎作鴡。杜预云:挚而有别,故为司马主法则。

《尔雅》《释鸟》

瞗鸠,王瞗。
〈注〉雕类今江东呼之为鹗,好在江渚山边食鱼。《毛诗传》曰:鸟鸷而有别。〈疏〉李巡曰:王瞗一名瞗鸠,幽州谓之鸷,而扬雄许慎皆曰:白鷢似鹰尾上白。〈注〉《毛传》曰:鸟鸷而有别,此即关雎。传文也鸷至也谓:鸟中雌雄情意至厚而犹能有别。故以兴后妃说:乐君子情深犹能不淫其色。

杨鸟,白鷢。
〈注〉似鹰尾上白。〈疏〉杨鸟,一名白鷢。

《禽经》《鸷鸟》

鸷鸟之善,搏者曰鹗。
鹗大人见而悚愕也。

王瞗瞗鸠鱼鹰也。
毛诗曰:王瞗瞗而有别多子江表人,呼以为鱼鹰。雌雄相爱,不同居处。诗之国风始关雎也。

亦曰白鹥。
鹥之色白者,

亦曰白鷢。
状如鹰尾上白也。

《毛诗·陆疏广要》《关关雎鸠》

雎鸠大小如鸠。深目。目上骨露出,幽州人谓之鹫。
韩诗说,雎鸠贞洁,慎匹。以声相求,隐蔽乎无人之处。徐铉虫鱼图云:雎鸠常在河洲之上为俦偶更不移处。俗云:雎鸠交则双翔,别则立而异处。朱子语录状:如鸠差小而长,常是雌雄两两相随不相失。然亦不曾相近须隔丈来地。淮南子:关雎兴于鸟君子美之为其雌雄之不乘居也。鹿鸣兴于兽,君子大之取其见食而相呼也。风土记云:或说雎鸠为白鷢白鷢鹯属于义无取。盖苍鴳大如白鷢而色苍其鸣戛和顺又游于水而息于洲,常只不双。郑渔仲云:雎鸠王雎凫类多在水边尾有一点白。故扬雄云:白鷢旧说雕类误矣。
《尔雅释》鸟又云:杨鸟白鷢是与雎鸠同类而异种者也。不知扬雄许慎何皆曰:白鷢范郑诸家辨之甚详。或谓王雎、雎鸠是二鸟。则与经传相乖,余未敢遽信。

《兼明书》《雎鸠辨》

颜氏《匡谬》云:雎鸠,白鷢。明曰:按《左传》云:雎鸠氏,司马也。《尔雅》云:雎鸠,王雎。郭璞曰:今江东呼为鹗。毛苌云:雎鸠挚而有别。然则雎鸠之为鹗,不可易也。《尔雅》又杨鸟,白鷢。是白鷢一名杨鸟,则雎鸠非白鷢明矣。

《埤雅》《雎鸠》

雎鸠,雕类,江东呼之为鹗鸷,而有别阴阳。《自然变化论》曰:雎鸠,不再匹,盖言是也。诗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盖关雎和而挚别,而通习水,又善捕鱼,故诗以为后妃。之比鸤鸠,则一宿均养。又居鹊之成巢,故为夫人之德而已。徐铉《草木虫鱼图》云:雎鸠,常在河洲之上,为俦偶。更不移处,盖鹗性好跱。故每立,更不移处。所谓鹗立,义取诸此。郯子曰:少皞氏以鸟名官凤鸟氏,历正也。元鸟氏,司分伯。赵氏司,至青鸟氏。司启丹鸟氏,司闭祝。鸠氏,司徒雎。鸠氏司马鸤。鸠氏,司空鹴。鸠氏,司寇鹘。鸠氏,司事五鸠。鸠民者也,凤知天时,故以名。历正之官,元鸟燕也。以春分来,秋分去。故司分。伯赵鵙也,以夏至鸣,冬至止。故司至青鸟鸧鴳也。以立春鸣,立夏止。故司启丹,鸟鷩雉也。以立秋来,立冬去,故司闭雎,鸠鸷而有别,故为司马。主法,制鸤鸠,平均,故为司空平水。土鵻鸠孝,故为司徒主教。民耕虞槐赋曰:春栖教农之鸟,即鵻是也。俗云:雎鸠交则双翔,别则立,而异处是谓鸷。而有别传曰:鸷鸟不双是也。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鹗状可愕,故谓之鹗。其视雎健。故谓之雎。能入穴取食,故谓之下窟乌。翱翔水上,扇鱼令出,故曰沸波。

《集解》

李时珍曰:鹗雕类也,似鹰而土黄色,深目好跱,雌雄相得。鸷而有别,交则双翔。别则异处能翱翔水上捕鱼食。江表人呼,为食鱼鹰,亦啖蛇。诗云: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即此其肉,腥恶不可食。陆玑以为鹫,扬雄以为白鷢,黄氏以为杜鹃,皆误矣。《禽经》云:鸠生三子,一为鹗鸠、尸鸠也。杜预以王雎为鸤鸠,或以此也。

骨主治

李时珍曰:接骨。

觜主治

李时珍曰:蛇咬烧存性研末,一半酒服,一半涂之。

《附方》

接骨用下窟乌,即鹗也。取骨烧存性,以古铜钱一个,锻红醋淬七次,为末等分酒服一钱。不可过多,病在下空心,在上食后服极有效。验须先夹缚定乃服此。
〈唐蔺道人方〉

《直省志书》含山县

鹗似鹭而色淡,夜鸣则雨。又色微红者,乘旺气而栖,生卵如鸡子,野人谓之红鹤。

鹗部艺文

《鹗执狐记》唐·李华

某尝目异鸟击,丰狐于中野。双睛耀宿,六翮垂云,迅犹电驰,厉若霜杀。吻决肝脑爪刳,肾肠昂藏自雄倏欻而逝。问名于耕者,对曰:此黄金鹗也。其何快哉。因识之曰:仁人秉心,哀矜不暇,何乐之有。曰:是狐也。为患大矣。震惊我姻族,挠乱我闾里。喜逃徐子之卢,不畏申孙之矢。皇祗或者,其恶贯盈,而以鹗诛之予。非斯禽之快也。而谁为悲。夫高位疾偾,厚味腊毒,遵道致盛。或罹诸殃况假威为孽。能不速祸在位者,当洒濯其心,祓除凶意恶是务去,福其大来,不然则有甚于狐之害,人庸忸于鹗之能尔。

《一鹗赋》〈以凌厉清浮羽翰无匹为韵〉杨弘真

禽之鸷者,鹗兮挺生。不翻翻以群萃自耿,介以孤贞羽族之中。虽彼众而我寡,云路之上,如特立而独行。固将杀敌,无匹击鲜莫京。岂惟拂之于平野,玩之于太清哉。卓彼雄姿,凛乎壮观。或危石以砺吻,或高柯而整翰。搏鸠之隼不能飞,扬逐燕之鹯,望而伏窜及夫当杀节乘劲秋,双眸电掣,六翮云浮,仰之弥高。方一举而千里翔,而后集耻乘,居而匹游。既而变金风,惊商律,不类聚以颉颃。自孤飞而厉疾,介然直下,固不可以同群邈矣。独翔谅有殊于丧匹,摩碧落而上腾,与紫气而相凌。自乐其绝侣,无求于得朋。鹰扬者,迎之而不逮。雕悍者,攀之而不能莽苍。天高悠扬,日厉自暇自逸,倏来倏去,何刚者而不惧。何勍者而不制。风毛雨血,在嫉恶,而不遗。草伏木栖,咸畏威。而若厉明心,不测利用,则殊以少为贵。匪繁有徒,想像乎八纮之间,视远如迩。隐映乎九霄之际,出有入无谅。搏击而不竞,岂蒐狩而弗图。是知禽之凡者,虽累百,而何补士之杰者,将无双而必取。亦犹务利嘴刷迅羽,虽多亦奚以为固非一鹗之为伍。

鹗部选句

唐王勃广州宝庄严寺碑:挚猿情暗,求鹗计早。储光羲诗:鹏鹗奋羽仪,俯视荆棘丛。
李白诗:鸷鹗啄孤凤,千春伤我情。
杜甫诗:蛟龙得云雨,雕鹗在秋天。
许浑诗:牛羊晚食铺平地,雕鹗群飞摩远天。
钱起诗:百鸟喧喧噪一鹗,上林高枝亦难托。
元稹诗:司晨守夜悲鸡犬,啄腐吞腥笑雕鹗。〈又〉皓腕卷红袖,锦韝臂苍鹗。
吴融诗:拔地孤峰秀,当天一鹗雄。

鹗部纪事

《山海经·西山经》:钟山,其子曰鼓,其状如人面而龙身,是与钦䲹杀葆江于昆崙之阳,帝乃戮之钟山之东曰崖。钦䲹化为大鹗,其状如雕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鹄,见则有大兵。
《左传》:昭公十七年,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太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元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雎鸠氏司马也。〈注〉鴡鸠,王鴡也。鸷而有别,故为司马,主法制。〈正义〉释鸟云:鴡鸠王鴡。李巡云:王鴡,一名鴡鸠。《毛诗传》曰:鸟鸷而有别,则鴡鸠是鸷击之鸟。又能雌雄有别也。司马主兵,又主法制击伐。又当法制分明,故以此鸟名官,使主司马之职。
《翰府名谈》:西子母,梦翠鸡五色,自空中而下,化为鹗飞去,后生西子。
《宋史·刘熙古传》:清泰中,骁将孙铎以战功授金州防禦使,表熙古为从事。晋天福初,铎移汝州,又辟以随。熙古善骑射,一日,有鹗集戟门槐树,高八尺,铎恶之,投以瓦石不去,熙古引弓一发,贯鹗于树。铎喜,令勿拔矢,以旌其能。
《元史·王鹗传》:鹗始生,有大鸟止于庭,乡先生张大渊曰:鹗也。是儿其有大名乎因名之。
《顺帝本纪》:至元三年,河南武陟县禾将熟,有蝗自东来,县尹张宽仰天祝曰:宁杀县尹,毋伤百姓。俄有鱼鹰群飞啄食之。

鹗部杂录

《春秋繁露》:咎及羽虫,则蜚鸟不为,冬应不来,枭鹗群鸣。
《新语》:关雎以义鸣其雄。
《易林》:贞鸟雎鸠,执一无尤,寝门治理,君子悦喜。抱空握虚,鹗惊我雏,利出不成。
《抱朴子·清鉴篇》:駮子,有吞牛之容。鹗鷇,有凌鸷之貌。《广譬篇》:熊罴不校,健于狐狸。金鹗不竞,击于小鹞。《芥隐笔记》《史记》赵简子曰:鸷鸟累百,不如一鹗。邹阳上书亦用之,孔文举荐襧衡表,又用此语。孙权曰:云云令蒙讨贼,诛其首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