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鹄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十卷目录

 鹄部汇考
  鹄图
  天鹅图
  诗经〈小雅鸿雁〉
  礼记〈内则〉
  毛诗陆疏广要〈鸿飞遵渚〉
  太平广记〈鹄寿三千岁〉
  埤雅〈释鹄 鹄性〉
  尔雅翼〈鹄即鹤音之转〉
  琅嬛记〈鹄别名〉
  三才图会〈天鹅〉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油主治 绒毛主治 附方〉
 鹄部艺文
  黄鹄歌          鲁陶婴
  咏怀           晋阮籍
  飞来双白鹄       宋吴迈远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     唐高适
  送别双黄鹄         王维
  别鹄操           韩愈
  黄鹄下太液池        贾岛
  齐优开笼飞去所献楚王鹄   崔枢
  追作太液黄鹄       宋陆游
  黄鹄篇赠罗封君就养还万安 明卢楠
 鹄部选句
 鹄部纪事
 鹄部杂录
 鹄部外编

禽虫典第十卷

鹄部汇考

《释名》

鸿《诗经》     遥翮《琅嬛记》
乌孙公王《琅嬛记》 天鹅《三才图会》
黄鹄《本草纲目》  丹鹄《本草纲目》

天鹅图



《诗经》《小雅·鸿雁》《诗经》《小雅·鸿雁》

鸿雁于飞,肃肃其羽。
〈正义〉鸿雁俱是水鸟,其形鸿大而雁小。

《礼记》《内则》

弗食,鹄鸮胖。
〈注〉胖,谓胁侧薄肉也。〈疏〉谓鹄鸟,鸮鸟胁侧薄肉不可食,为不利于人也。

《毛诗·陆疏广要》《鸿飞遵渚》

鸿鹄,羽毛光泽,纯白似鹤而大,长颈,肉美如雁,又有小鸿,大小如凫,色亦白,今人直谓鸿也。
《易》曰:渐初六,鸿渐于干,六二,鸿渐于磐,九三,鸿渐于陆,六四,鸿渐于木,九五,鸿渐于陵,上九,鸿渐于陆。《礼》曰:前有车骑则载飞鸿,飞鸿则有行列,故也载,谓合剥皮毛,举之竿首,若所谓,以鸿脰韬杠者,禽经鸿仪。《鹭序》张注:鸿雁属大曰鸿,小曰雁,飞有
行列也,圣人皆以鸿鹭之群拟官师也。又云:鸿雁爱力,遇风迅举,孔雀爱毛,遇雨高止。《扬子》云:鸿飞冥冥弋,人何慕焉。《尸子》云:鸿鹄之鷇羽翼未合,而有四海之心。陈琳曰:陆陷蕊犀,水截轻鸿。轻鸿,鸿毛也。传曰:轻于鸿毛。今人试刀剑,令发浮转于水,以刃断之,观其铦钝,水截轻鸿殆类是也。《博物志》曰:鸿毛为囊可以渡江不漏。又云:鸿鹄千岁者皆胎产,鸿雁大略相类,以中秋来,宾一同也,鸣如家鹅,二同也,进有渐,飞有序,三同也,雁色苍而鸿色白,一异也,雁多群而鸿寡侣,二异也,毛有粗细,形有大小。《埤雅》诗曰:鸿飞遵渚,公归无所,于女信处,鸿飞遵陆,公归不复,于女信宿。盖鸿之为物也,其进也有渐,其飞也有序,又其羽可用为仪,君子之道也,故此以况。周公《易》曰:渐之进也。公归东都则之进也,然未至西都故为不复。《易》曰:其羽可用为仪,吉不可乱也。郑笺云:鸿,大鸟也,不宜与凫鹥之属,飞而循渚。以喻周公今与凡人处东都之邑,失其所也。
按:鹄,小鸟也,射者设之以命中,鸟小而飞疾,故射难中,是以中之为俊,似飞鸿类,或云鹄,即是鹤意。陆玑所见略同,但云鸿肉美如雁,似与雁非一物。

《太平广记》《鹄寿三千岁》

鹄生百年而红,五百年而黄,又五百年而苍,又五百年为白,寿三千岁矣。

《埤雅》《释鹄》

鸿鹄一举千里,故周官木路前樊鹄缨,盖取诸此,又曰:革路龙勒条缨。龙勒犹此所谓鹄缨,盖行天莫如龙,行地莫如马,而庾人八尺以上为龙,六尺以上为马,马以龙名,其来尚矣,司裘王大射则共虎侯、熊侯、豹侯,设其鹄,设其鹄者栖鹄于侯中以为的也,若今所射红心是也。谓之鹄者取名于鹄,鸿鹄一举千里,射者难中,是以中之为隽也。梓人云张皮侯而栖鹄皮侯,所谓三侯是也。先儒申郑以为其鹄,还以虎熊豹麋之皮为之,按鹄取名于鸟,则或画、或刻、或以其毛为之,虽不可知,然知其不以虎熊豹麋之皮为之明矣。今鹄善步,凫善趋,鹰善立。《禽经》曰:鸟鸣哑哑,鸾鸣噰噰,凤鸣喈喈,凰鸣啾啾,雉鸣鷕鷕,鸡鸣咿咿,莺鸣嘤嘤,鹊鸣唶唶,鸭鸣呷呷,鹄鸣哠哠,鵙鸣嗅嗅。《字说》云:鹄远举难中,中之则可以告。故射侯栖鹄,中则告胜焉。

《鹄性》

鹄性劲利。

《尔雅翼》《鹄即鹤音之转》

古书多言鹄鹄即鹤音之转,后人以鹄名颇著,谓鹤之外别有所谓鹄,故《埤雅》既有鹤又有鹄,盖古之言:鹄不日浴而白,白即鹤也,鹄名哠哠,哠哠,鹤也。以龟龙鸿鹄为寿,寿亦鹤也。故汉昭时黄鹄下建章宫太液池而歌,则名黄鹤。《神异经》:鹤国有海鹄,卫懿公好鹤,齐王使献鹄于楚,亦列国之君皆以为玩。其馀诸书文如:蕙帐空兮夜鹤怨。《楚辞》:黄鹄一举。及田饶说鲁哀公言:黄鹄或为鹤,或为鹄。者甚多,以此知鹤之外无别有所谓鹄也。

《琅嬛记》鹄别名

黄鹄,一名遥翮,一名乌孙公主。

《三才图会》《天鹅》

天鹅即头鹅,初至有一巨者为之首,重二三十觔,捕得此鹅,则其馀盘旋一处不能去,海东青擒而尽获之。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师旷《禽经》云:鹄鸣哠哠。故谓之鹄,吴僧赞宁云:凡物大者皆以天名。天者大也,则天鹅名义盖亦同此,罗氏谓鹄即鹤,亦不然。

《集解》

李时珍曰:鹄大于雁,羽毛白泽,其翔极高而善步,所谓鹄不浴而白,一举千里,是也。亦有黄鹄、丹鹄,湖海江汉间皆有之,出辽东者尤甚,而畏海青鹘,其皮毛可为服饰,谓之天鹅绒。按《饮膳正要》云:天鹅有四等大,金头鹅似雁而长项,于食为上美,于雁小金头鹅形差,小花鹅色花一种,不能鸣,鹅飞则翔响,其肉微腥,并不及大金头鹅,各有所产之地。

肉气味

甘平无毒,汪颖曰冷,忽氏曰热。

《主治》

李时珍曰:腌炙食之,益人气力,利脏腑。
油冬月取肪鍊收。

《主治》

李时珍曰:涂痈肿,治小儿疳耳。

绒毛主治

汪颖曰:刀杖金疮,贴之立愈。

《附方》

疳耳出脓,用天鹅油调草乌末,入龙脑少许,和傅立效,无则以雁油代之。〈通元论〉

鹄部艺文

〈诗〉《黄鹄歌》鲁陶婴《列女传》曰:鲁陶婴者,陶明之女也,少寡养幼,孤无疆,昆弟纺绩为产,鲁人或闻其义,将求焉,婴闻之恐不得免,乃作歌明己之不更二庭也,鲁人闻之,遂不敢复求。

悲夫黄鹄之早寡兮,七年不双。宛颈独宿兮,不与众同。夜半悲鸣兮,想其故雄。天命早寡兮,独宿何伤。寡妇念此兮,泣下数行。呜呼哀哉兮,死者不可忘。飞鸟尚然兮,况于贞良。虽有贤雄兮,终不同行。

《咏怀》晋·阮籍

鸿鹄相随飞,飞飞适荒裔。双翮凌长风,须臾万里逝。朝餐琅玕食,夕宿丹山际。抗身青云中,网罗孰能制。岂与乡曲士,携手共言誓。

《飞来双白鹄》宋·吴迈远

可怜双白鹄,双双绝尘氛。连翻弄光景,交颈游青云。逢罗复逢缴,雌雄一旦分。哀声流海曲,孤叫出江濆。岂不慕前侣,为尔不及群。步步一零泪,千里犹待君。乐哉新相知,悲来生别离。持此百年命,共逐寸阴移。譬如空山草,零落心自知。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唐·高适

清晨汎中流,羽族满汀渚。黄鹄何处来,昂藏寡俦侣。飞鸣无人见,饮啄岂得所。云汉尔固知,胡为不轻举。

《送别双黄鹄》王维

天路来兮双黄鹄,云上飞兮水上宿。抚翼高鸣整羽族,不得己忽分飞,家在玉京朝紫微。

《别鹄操》韩愈

雄鹄衔枝来,雌鹄啄泥归。巢成不生子,大义当乖离。江汉水之大,鹄身鸟之微。更无相逢日,且可绕树相随飞。

《黄鹄下太液池》贾岛

高飞空外鹄,下向禁中池。岸印行踪浅,波摇立影危。来从千里岛,舞拂万年枝。踉跄孤风起,徘徊水沬移。幽音清露滴,野性白云随。太液无弹射,灵禽翅不垂。

《齐优开笼飞去所献楚王鹄》崔枢

受命笼齐鹄,交欢献楚王。惠心先巧辩,戢羽见回翔。意适清风远,忧除白日长。度云摇旧影,过树阅新芳。直取名翻重,宁惟好不伤。谁言滑稽理,千载戒禽荒。

《追作太液黄鹄》宋·陆游

建章宫里春风寒,太液水生池面宽。中人驰奏黄鹄下,龙旂豹尾临池看。芹香藻暖鹄得意,左右从官呼万岁。须臾传诏宴公卿,驩声如雷动天地。时平宫省游乐多,黄鹄刷羽涵恩波。小臣珥笔龙池下,愿继前朝天马歌。

《黄鹄篇赠罗封君就养还万安》明·卢楠

君不见黄鹄,飘飘下太清。天风接引铜台城,仙雏衔羽远相慰,啸舞不觉烟云轻,玉佩玱锵何所致,荧荧上刻瑶华字。归时持赠与卢敖,万里罗川恣游戏。

鹄部选句

汉贾谊《惜誓》:鸿鹄之一举兮,知山川之纡曲,再举兮睹天地之圜方。
后汉崔骃《博徒论》:蒸羊炰鳖,饪鹄煎鱼。
傅毅《雒都赋》:弋高冥之独鹄,连轩翥之双鶤。
魏武帝《乐府》:黄鹄摩天极高飞,后宫尚得烹煮之。王粲诗:寒蝉在树鸣,鹳鹄摩天游。
梁简文帝诗:池清戏鹄聚,树秋飞叶散。
北周庾信诗:毻毛新鹄小,盘根古树低。
唐杜甫诗:举头向苍天,安得骑鸿鹄。
孟浩然诗:壮志吞鸿鹄,遥心伴鹡鸰。
许浑诗:海鳅潮上见,江鹄雾中闻。李贺诗:晚鳞自遨游,瘦鹄暝单跱。
吴融水鸟诗:为谢离鸾兼别鹄,如何禁得向天涯。〈又〉但乐濠梁鱼,岂怨钟山鹄。
宋苏轼诗:水光兼竹净,时有独立鹄。〈又〉一夜心逐南飞鹄。〈又〉欲书加餐字,远托西飞鹄。〈又〉故应千顷池,养此一双鹄。

鹄部纪事

《瑞应图》:黄帝习乐昆崙以舞众神,有元鹄二八翔其右。
《西溪丛语》:伊尹始仕,因缘烹鹄鸟之羹,修玉鼎以事于汤,汤贤之,遂以为相。
《新论》:微子伤殷之将亡,见鸿鹄高飞,援琴作操,其声清以浮。
《穆天子传》:天子至于巨蒐,之人𠮀奴乃献白鹄之血以饮天子。
天子命驾八骏之乘,赤骥之驷,造父为御,乃南征翔,行径绝翟,道升于太行,南济于河,驰驱千里,遂入于宗周。官人进白鹄之血以饮天子,以洗天子之足。《述异记》:周昭王时涂修国献青凤、丹鹄各一雌一雄。《管子·霸形篇》:桓公在位,管仲隰朋见立,有间,有贰鸿飞而过之,桓公叹曰:仲父,今彼鸿鹄,有时而南,有时而北,有时而往,有时而来,四方无远,所欲至而至焉,非唯有羽翼之故,是以能通其意于天下乎。管仲隰朋不对。桓公曰:二子何故不对。管子对曰:君有霸王之心,而夷吾非霸王之臣也。是以不敢对。桓公曰:仲父胡为然。寡人之有仲父也,犹飞鸿之有羽翼,仲父不一言教寡人,寡人之有耳,将安闻道而得度哉。《玉符瑞图》:师旷鼓琴,通于神明而白鹄翔。
《礼稽命徵》:孔子谓子夏曰:群鹄至,非中国之禽也。《韩诗外传》:田饶事鲁哀公而不见察,田饶谓哀公曰:臣将去若,黄鹄举矣。公曰:何谓也。曰:君独不见夫鸡乎。首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得食相告,仁也,守夜不失时,信也。鸡有五德,君犹曰瀹而食之,何也。则以其所从来者近也。夫黄鹄一举千里,止君园池,食君鱼鳖,啄君黍粱,无此五者,君犹贵之,以其所从来者远矣。臣将去若,鹄举矣。《吴越春秋》:越王入吴,与群臣别于浙江之上。越王据船哭,顾乌鹄啄江渚之虾,飞去复来,因为作歌。《说苑·尊贤篇》:赵简子游于河而乐之,叹曰:安得贤士而与处焉。舟人古乘跪而对曰:夫珠玉无足,去此数千里而所以能来者,人好之也;今士有足而不来者,此是吾君不好之乎。赵简子曰:吾门左右客千人,吾尚可谓不好士乎。舟人古乘对曰:鸿鹄高飞,其所恃者六翮也,背上之毛,腹下之毳,无尺寸之数,去之满把,飞不能为之益高。不知门下左右客千人者,有六翮之用乎。将尽毛毳也。
《奉使篇》:魏文侯使舍人毋择,献鹄于齐侯。毋择行道失之。徒献空笼,见齐侯曰:寡君使臣毋择献鹄,道饥渴,臣出而饮食之,而鹄飞冲天,遂不复返。念思非无钱以买鹄也,恶有为其君使,轻易其币者乎。念思非不能拔剑刎头,腐肉暴骨于中野也,为吾君贵鹄而贱士也。念思非不敢走陈、蔡之间也,恶绝两君之使,故不敢爱身逃死,来献空笼,唯主君斧锧之诛。齐侯大悦曰:寡人今者得兹言,三贤于鹄远矣。寡人有都郊地百里,愿献子大夫以为汤沭邑。毋择对曰:恶有为其君使而轻易其币,而利诸侯之地乎。遂出不反。《史记·滑稽传》:齐王使淳于髡献鹄于楚。出邑门,道飞其鹄,徒揭空笼,以献楚王曰:使臣献鹄,过于水上,不忍鹄渴,出而饮之,而飞去。吾欲刺腹绞颈而绝。恐人议若君以鸟故令士自杀。鹄,毛物,多相类者,吾欲买而代之,是不信而欺吾王。欲越他国存亡,痛吾两主使不得通。故来受罪。楚王曰:善。
《水经注》:赵侯自五原河曲筑长城,昼见群鹄游于云中,徘徊经日,见火光在其下,武侯曰:此为我乎。乃即于其处筑城,今云中城是也。
《平阳府志》:魏安釐王见翔鹄而乐之曰:寡人得如鹄之飞,视天下如芥也。客有隐游者闻之,作木雕而献王,王曰:此有形无用者也,夫作无用之器,世之奸民。召游者欲加刑焉,游者曰:大王知有用之用,未知无用之用者也,今臣请为大王翔之。乃取而骑焉,遂翻然飞去,莫知所之。
《史记·陈涉世家》:涉与人庸耕,辍耕之垄上,曰:苟富贵,无相忘。庸者曰:若为庸耕,何富贵也。涉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留侯世家》:上欲废太子,立戚夫人子。吕后劫,留侯画计。留侯曰:上有不能致者四人。〈四皓也〉宜使人奉太子书,迎此四人。四人至。上召戚夫人指示四人者曰:我欲易之,彼四人辅之,羽翼已成,难动矣。戚夫人泣,上曰:为我楚舞,吾为若楚歌。歌曰: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
《古今注》:汉惠帝五年七月,黄鹄二集萧池。
《汉书·昭帝本纪》:始元元年春二月,黄鹄下建章宫太液池中。公卿上寿。赐诸侯王、列侯、宗室金钱各有差。《西京杂记》:始元元年黄鹄下太液池,上为歌曰:黄鹄飞兮下建章,羽肃肃兮行跄跄,金为衣兮菊为裳,唼喋荷荇,出入蒹葭,自愧菲薄,愧尔嘉祥。《后汉书·章帝本纪》:元和二年二月辛未,幸太山,柴告岱宗。有黄鹄三十从西南来,经祠坛上,东北过于宫屋,翱翔升降。
《崔琦传》:琦初举孝廉,为郎。河南尹梁冀闻其才,请与交。冀行多不轨,琦数引古今成败以戒之,冀不能受。乃作外戚箴。以言不从,复作白鹄赋以为风。
《拾遗记》:张承之母孙氏怀承之时,乘轻舟游于江浦之际,忽有白蛇长三尺,腾入舟中。母祝曰:若为吉祥,勿毒噬我。萦而将还,置诸房内,一宿视之,不复见蛇,嗟而惜之。邻中相谓曰:昨见张家有一白鹤,耸翮入云,以告承母。母使筮之。筮者曰:此吉祥也。鹤延年之物,从空入云,自下升高之象也。昔吴王阖闾葬其妹,殉以美女珍宝异剑,穷江南之富。未及十年,雕云覆于溪谷,美女游于冢上,白鹄翔于林中,白虎啸于山侧,皆昔时之精灵。今出于世,当使子孙位超臣极,擅名江表。若生子,可以名曰白鹄。及承生,位至丞相,辅吴将军,年踰九十,蛇鹄之祥也。
《晋书·石季龙载纪》:扬州人送黄鹄雏五,颈长一丈,声闻十馀里,泛之于元武池。
《南越志》:开宁县多晨鹄。
《南史·范云传》:云之幸于子良,江祏求云女婚姻,酒酣,巾箱中取剪刀与云,曰:且以为聘。云笑受之。至是祏贵,云又酒酣曰:昔与将军俱为黄鹄,今将军化为凤凰,荆布之室,理隔华盛。因出剪刀还之。祏亦更姻他族。
《垣荣祖传》:荣祖善弹,登西楼,见翔鹄云中,谓左右当生取之。于是弹其两翅,毛脱尽,坠地无伤,养毛生后飞去。
《孝义传》:谢昌宇为刘悛广州参军。孝性甚至。尝养一鹄,昌宇病二旬,而鹄二旬不食。昌宇亡而鹄遂飞去。《梁书·安成康王秀传》:秀性仁恕,喜愠不形于色。左右尝以石掷杀所养鹄,斋帅请治其罪。秀曰:吾岂以鸟伤人。
《录异记》:药水在房州西四十里九室,宫室中古老相传云昔有二鹄栖于双柏之上,时饮此水,居人因取饮之,有疾皆愈。
《元史·英宗本纪》:至治二年,禁捕天鹅,违者籍其家。《辍耕录》:昔宝赤鹰房之执役者,每岁所养海青,有获头鹅者赏黄金一锭,头鹅,天鹅也,以首得之,又重过三十馀斤,且以进御膳,故曰头。
《佛祖历代通载》:帝与帝师坐,次一亢二僧侍侧,帝云:何不游戏三昧。亢以一年小,云从小至大为次,一遂云:海青身至小,天鹅身至大,海青彻天飞,天鹅生惧怕。亢云:猪豚身至小,象王身至大,象见豚来欺,掷向大千界。帝师云:我以大千界,化为一釜灶。煮你四件物,大小都容了。帝大悦。
《元史·顺帝本纪》:元统二年冬十月,却天鹅之献。

鹄部杂录

《礼记·射义》:为人父者,以为父鹄,为人子者,以为子鹄,为人君者,以为君鹄,为人臣者,以为臣鹄,故射者各射己之鹄。〈正义〉谓升射之时既身为人父,则念之云所射之鹄是为人父之鹄,中则任为人父,不中则不任为人父,故为人之父者以为父,鹄以下仿,此谓之鹄者取名于鳱鹄,鳱鹄,小鸟而难中,是以中之为隽,亦取鹄之言较较者,直也,射所以直,己志则是,但取其名 非呈实鸟也。
《周礼·春官》:巾车,木路,前樊鹄缨。〈订义〉郑康成曰:以鹄色饰韦为缨。
《仪礼·大射仪》:量人巾车张三侯,大侯之崇见鹄于参。〈注〉鹄鸟名射之难中,中之为俊,是以所射于侯取名也。《淮南子》曰:鳱鹄知来,正亦鸟名,齐鲁之间名题肩为正,正鹄皆鸟之捷黠者。
《阴符经》:鹯隼击鹄。
《战国策》:庄辛谓楚襄王曰:黄鹄游乎江海,淹乎大沼,俯噣鳝鲤,仰齧䔖衡,奋其六翮,而凌清风,飘摇乎高翔,自以为无患,与人无争也。不知夫射者,方将修其碆卢,治其矰缴,将加己乎百仞之上。被磻,引微缴,折清风而抎矣。故昼游乎江河,夕调乎鼎鼐。
《庄子·庚桑楚篇》:越鸡不能伏鹄卵,鲁鸡固能矣。《列子·杨朱篇》:鸿鹄高飞,不集污池。何则。其极远也。《商子·画策箴》:黄鹄之飞,日行千里,有必飞之备也。《春秋繁露》:恩及羽虫,则飞鸟大为,黄鹄出见。
《淮南子·览冥训》:凤凰之翔,羽翼弱水,暮宿风穴,当此之时,鸿鹄鸧鹤莫不惮惊伏窜,注喙江裔。《汜论训》:夫牛蹄之涔,不能生鳣鲔,而蜂房不容鹄卵;小形不足以包大体也。
《韩诗外传》:蕤宾有声,鹄震马鸣。《易林》:鹄鵴鸤鸠,专一无尤,君子是则,长受嘉福。鹄思其雄,欲随凤东。顺理羽翼,出次日中。须留北邑,复反其室。
鸟升鹄举,照临东海。龙降庭坚,为陶叔后。封于蓼丘,福履绥厚。
亡羊补牢,张氏失牛。骍驷奔走,鹄盗我鱼。
六人俱行,各遗其囊。鸿鹄失珠,无以为明。
鹄求鱼食,道遇射弋。缯加我颈,缴缚两翼。欲飞不得,为羿所得。
雄鹄延颈,欲飞入关。雨师洒道,纤我袍裘。车重难前,侍者稽首。
白鹄游望,君子以宁。履德不愆,福禄来成。
《新序》:黄鹄白鹤,一举千里,使之与燕服翼,试之堂庑之下,庐室之间,其便未必能过燕服翼也。
鸿鹄保河海之中,厌而欲移徙之小泽,则必有九缯之忧。
《后汉书·马援传》:援诫兄子曰:龙伯高敦厚,愿汝曹效之。效之不得,犹为谨敕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也。《袁绍传》:瞻望鹄立。〈注〉企伫之状,如鹄立也。
《潜夫论·交际篇》:鸿鹄高飞,双别乖离。通千达万,志在陂池。
《抱朴子·金丹篇》:康风子丹法,用羊鸟、鹤卵、雀血合少室天雄汁和丸内,鹄卵中漆之,内云母水中,百日化为赤水,服一合辄益寿十岁,服一升千岁也。
《博喻篇》:凫鹥不知鸿鹄之非匹。
《喻蔽篇》:鸿鹄奋翅,不能卑其飞。
《清鉴篇》:鸿鹄之翼,騄骐之足,虽未飞走,轻迅可必也。《广志》:黄鹄出东海汉,以其来集为祥。
《新论·清神篇》:万人弯弧以向一鹄,鹄能无中乎。万物眩曜以惑一生,生能无伤乎。
《妄瑕篇》:巢幕之窠,不容鹄卵。
《兼明书》《射义》曰:失诸正鹄而反求诸身。先儒皆以鹄鸟小鸟,画于射侯之上。明曰:鹄有二音,其鸟亦别。鸿鹄即胡木反,正鹄则古笃反。《广雅》曰:鸦鹄,鹊也。然则鸦鹄是鹊,鹊即是鸦。鸦性惊黠,射之难中,故画于射侯之上,非小鸟也。小鸟无名鹄者,先儒未之详也。今射垛之上画乌珠者,是正面画乌鸦也。

鹄部外编

《青州府志》:桓公猎,得一鸣鹄,宰之,得一人,长三寸三分,执圭著白袍,带剑驰车骂,詈瞑目,又得一折齿,方圆三尺,问群臣曰:天下有此齿及此小儿否。陈章答曰:昔秦古乞一举渡海与齐鲁交战,折伤板齿,昔李子昂于鸣鹄嗉中游,长三寸三分。
《神异经》:西海之外有鹄国焉,男女皆长七寸,为人自然有礼,好经纶拜跪,其人皆寿三百岁,其行如飞,日行千里,百物不敢犯之,唯畏海鹄,过辄吞之,亦寿三百岁,此人在鹄腹中不死而鹄一举千里。
《洞冥记》:天汉二年帝升苍龙阁,思仙术,召诸方士东方朔跪而进,有童子遥见有黄鹄,白首鼓翅于帝前,即方朔著黄绫单衣,头已斑白,汉朝皆异其神化而不测其年矣。
帝尝夕望,东边有青云起,俄而见双白鹄集台之上,倏忽变为二神女舞于台,握凤管之箫,抚落霞之琴,歌青吴春波之曲,帝舒闇,海元落之席散,明天发日之香,香出胥池寒国地,有发日树,言日从云出,云来掩日,风吹树枝拂云。开日光也,亦名开日树,树有汁滴如松脂也。
《南康记》:南野县有汉监匠陈邻,其人通灵,夜尝乘龙还家,其妇怀身,母疑与外人通,密看,乃知是邻乘龙,龙至家辄化青竹杖,邻内致户前,母不知,因将杖去,须臾光彩满堂,俄尔飞失杖,乃御双鹄还。
昔有卢耽仕州为治中,少有栖元之术,尝元会至,耽不及朝列,化为白鹄,至阁前回翔欲下,威仪以帚掷之,得一只履,耽乃还,坐内外左右莫不骇异,时步骘为广州刺史,意甚恶之,便以状列,遂至诛灭。
《异苑》:孙钟,富春人,坚父也,与母居,至孝性笃,种瓜为业,忽有三年少,容服妍丽,诣钟乞瓜,钟为设食出瓜,礼敬慇勤,三人临去曰:我等司命郎,感君接见之厚,欲连世封侯。欲数世天子。钟曰:数世天子故当所乐。因为钟定墓地,出门悉化成白鹄。
《拾遗记》:沐胥国有道术,人名尸罗。张口向日,则见人乘羽盖,驾螭、鹄,直入于口内。复以手抑胸上,而闻怀袖之中,轰轰雷声。更张口,则见羽盖、螭、鹄,相随从口中而出。
《太平广记》:晋安帝元兴中,一人年出二十,未婚对,然目不干色,曾无秽行。尝行田,见一女甚丽,谓少年曰:闻君自以柳季之俦,亦复有桑中之欢耶。女便歌,少年微有动色,后复重见之,少年问姓,云:姓苏名琼,家在涂中。遂要还尽欢,从弟突入,以杖打女,即化成雌白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