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鸾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七卷目录

 鸾鸟部汇考
  鸾鸟图
  诗纬〈含神雾〉
  春秋纬〈元命苞〉
  山海经〈西山经〉
  说文〈神灵之精〉
  禽经〈鸾为瑞鸟〉
  玉符瑞图〈凤凰之佐〉
  埤雅〈鸾〉
  尔雅翼〈鸾〉
 鸾鸟部艺文一
  鸾鸟赞          晋郭璞
  青鸾颂          明解缙
 鸾鸟部艺文二〈诗〉
  赠秀才诗         魏嵇康
  杂诗            王粲
  鸾鸟           宋范泰
 鸾鸟部选句
 鸾鸟部纪事
 鸾鸟部杂录
 鸾鸟部外编

禽虫典第七卷

鸾鸟部汇考

释名

鸾鸟《山海经》   瑞鸟《禽经》
鸡趣《禽经》    丹凤《禽经》
羽翔《禽经》    化翼《禽经》
阴翥《禽经》    土符《禽经》
朱雀《古今注》   朱鸟《古今注》
青凤《埤雅》

鸾鸟图


《诗纬》《含神雾》

德化充塞,照润八冥,则鸾臻也。

《春秋纬》《元命苞》

火离为鸾。

《山海经》《西山经》

女床之山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彩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

《说文》《神灵之精》

鸾者,神灵之精也,赤色五采,鸡形,鸣中五音,颂声作则至。

《禽经》《鸾为瑞鸟》

鸾瑞鸟
鸾者凤鸟之亚,始生类凤,久则五彩变易,故字从变省,礼斗仪曰:天下太平安宁则见,其音如铃峦峦然也周之文物,大备法车之上,缀以大铃,如鸾之声也,后改为銮。

一曰:鸡趣。
顾野王符瑞图曰:鸡趣,王者有德则见。

首翼赤曰:丹凤,青曰:羽翔,白曰:化翼,黑曰:阴翥,黄曰:土符。
别五采而为名也。

凤翥鸾举,百羽从之。
鸾凤翔止,百鸟皆从也,以类化。

凤靡鸾吪,百鸟瘗之。
凤死曰:靡,鸾死曰:吪,禽鸟啄土,以瘗藏之。

《玉符瑞图》《凤凰之佐》

鸾鸟者赤神之精,凤凰之佐,鸡身赤毛,赤色亦被五彩,鸣中五音肃肃雍雍,喜则鸣舞人君,进退有度,亲疏有序,则至一本曰心识钟律,律调则至鸣舞以和之。

《埤雅》《鸾》

《说文》:云赤神灵之精也,赤色五采鸡形,鸣中五音,颂声作则至,一曰青凤为鸾,孔颖达曰:燕雀有啁噍之感,鸾凤有歌舞之容,是也。鸾雌曰和,雄曰鸾,《礼》云:在舆则闻鸾和之音盖取诸此,乘车和在衡,鸾在轼而輶车置鸾于镳,异于乘车者,驱逆之车则尚轻疾故也,庭燎之诗一章曰:鸾声将将,二章曰:鸾声哕哕,将将,大声,声大则近故也,哕哕,小声,声小则远故也。《郊特牲》曰:割刀之用而鸾刀之贵,贵其义也,鸾刀,刀有鸾者也,以言割牲中节而和,盖《易》曰:利者,义之和也。利物足以和义,先王寓之于礼,则刀之所以有鸾也。又曰: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先王寓之于礼则瓒之,所以有鬯也,鸾取和鬯,取畅在《易》则为道,在《礼》则为器,其义一也,旧云鸾血作胶可以续弓弩,琴瑟之弦或曰:鸾凤之亚也,鸾善歌,凤善舞,《山海经》曰:鸾鸟自歌,凤鸟自舞,鸾始生类凤,久则五采变易,当上古时鸾舆顺动此鸟辄集车上,雄鸣于前,雌应于后,后世不能致作和,鸾以象之因谓之鸾仗,《葬书》曰若龙若鸾,或骞或盘,言山形若龙之盘伏,鸾之骞翔也,元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蹲踞。

《尔雅翼》《鸾》

鸾赤色五采,鸡形,鸣中五音,古者职方氏之职扬荆二州,其畜宜鸟兽,先儒以为孔鸾、鵁鶄、犀象之属,然则盖常有之非若麟凤为畜,鸟兽不獝也,孔雀鵁鶄后世稔识而鸾在纬书已为瑞物,故《瑞应图》称鸾赤神之精,凤凰之佐,《说文》以为颂声作则至,引周成王时氐羌献之以为验,而《山海经》亦言生于女床,见则天下太平也。鸾入夜则歌,好自歌自舞,或曰鸾甚好其类,见则鸣舞。西域之国尝有得之者,金樊珍羞,三年不一鸣,乃悬镜照之,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盖以为其类而感也。昔有虞氏之路谓之鸾车,亦曰鸾路明堂,月令春则乘之,蔡邕称以金为鸾鸟,悬铃其中,施于衡为迟速之节。崔豹《古今注》亦以为五辂衡上金雀者,朱鸟也,口衔铃铃,谓之銮。《礼》云:衡前朱雀或谓朱雀者,鸾鸟以前有鸾鸟故谓之鸾,鸾口有铃,故谓之銮,事一而义异,然则鸟之鸾主形,铃之銮主声,铃之为銮亦以象鸾鸟之声为名,然杜预又以为钖鸾和铃者,钖在马额,鸾在镳,和在衡,铃在旂,动皆有鸣声,则与前说异。按:鸾、和皆铃也。《韩诗外传》《大戴礼》及郑氏解《周官》《大驭礼记》《玉藻经解》之篇皆云鸾在衡,和在轼。唯毛氏《蓼萧传》称在轼曰:和,在镳曰:鸾。郑氏解《烈祖》复兼取之,以《诗》輶车鸾镳及四牡八鸾考之,镳谓马口两旁,四马故八鸾,则言在镳者亦不为无据。然此乃谓輶车,及仲山甫人臣所乘耳,若乃天子之路,既特以此为名,不当止如常车置马口傍,故《秦风·笺》亦以为輶车者置鸾于镳,异于乘车。是则天子之乘车,鸾不在镳而在衡明也。然说者又以衡之所容唯两服马,安能置八鸾夫。八鸾既不主,谓天子之车则施一鸾于衡上有何不可,岂必欲置服马间而后为在衡耶。盖鸾路之说如此,至常鸾则所在,施之如庭燎之鸾,则谓旂之铃,盖旌旗有铃为旂,夜未尽则闻其声,夜乡晨则见其旂,而所谓鸾刀者,又特以有环为鸾,亦不待铃也。凡此皆以鸾善为声故取之。《禽经》有鸾鸣噰噰,凤鸣喈喈,又以为君子之车也。然鸾赤色五彩,古又以应朱雀至后,汉光武时华阴有大鸟高五尺,鸡头燕颔,蛇颈鱼尾,五色备举而青,诏问百僚,咸以为凤,太史令蔡衡对,以为凡象凤者五,多赤色者凤,多青色者鸾,今此鸟多青,乃鸾非凤也,与《说文》《瑞应图》之说异。

鸾鸟部艺文一

《鸾鸟赞》晋·郭璞

鸾翔女床,凤出丹穴。拊翼相和,以应圣哲。击石靡咏,韶音其绝。

《青鸾颂》明·解缙

琳宫起,瑶坛丽,绛节朝,青鸾至。哕哕跄跄,威凤仪回,翔炫转,霏虹霓,黛毛翠羽,荫桂旂,碧天碾出青琉璃。缀红采金,明芝抃舞,合欢和埙,篪随帝来,车徐徐度,云英甘,露濡上,帝陟降,情所娱,感通圣,孝来寰,区万世万年垂简书。

鸾鸟部艺文二〈诗〉《赠秀才诗》魏·嵇康

双鸾匿景曜,戢翼泰山崖。抗首嗽朝露,晞阳振羽仪。长鸣戏云里,时下息兰池。

《杂诗》王粲

联翩飞鸾鸟,独游无所因。毛羽照野草,哀鸣入层云。我尚假羽翼,飞睹尔形身。愿及春阳会,交颈遘殷勤。

《鸾鸟》〈并序〉宋·范泰

昔罽宾王结罝峻卵之山,获一鸾鸟,王甚爱之,欲其鸣而不致也,乃饰以金樊,飨以珍羞,对之愈戚,三年不鸣,其夫人曰:尝闻鸟见其类则鸣,何不悬镜以映之。王从其意,鸾睹形悲鸣,哀响冲霄,一奋而绝。嗟乎,兹禽何情之深,昔钟子破琴于伯牙,匠石韬斤于郢人,盖悲妙赏之不存,慨神质于当年耳。矧乃一举而殒其身者哉,悲夫乃为诗曰:

神鸾栖高梧,爰翔霄汉际。轩翼飏轻风,清响中天厉。外患难预谋,高罗掩逸势。明镜悬高堂,顾影悲同契。一激九霄音,响流形已毙。

鸾鸟部选句

《后汉书·仇香传》:枳棘非鸾凤所栖,百里岂大贤之路。崔骃诗:鸾鸟高翔时来仪,应治归德合望规,啄食竹实饮华池。
魏王粲诗:翼翼飞鸾,载飞载东。
晋陶潜诗:灵凤抚云舞,神鸾调玉音。
唐李白诗:拙妻好乘鸾,娇女爱飞鹤。
韩愈诗:明庭集孔鸾,曷取于凫鹥。
李商隐诗:彩鸾餐颢气,威凤食卿云。〈又〉紫鸾不肯舞,满翅蓬山雪。〈又〉相思树上合欢枝,紫凤青鸾井羽仪。赵嘏诗:会须携手乘鸾去,萧史楼台在玉京。
吴融诗:终古兰岩栖偶鹤,从来玉谷有离鸾。

鸾鸟部纪事

《尚书·中候》:黄帝,鸾鸟来仪。
《拾遗记》:尧在位七十年,鸾雏岁岁来集。
《会稽县志》:世传禹受图籍,是时麟游其庭,鸾结其巢,凤凰鸣飞,依于林木。
《尚书·中候》:周公归政于成王,太平制礼,鸾凤见。《汲冢周书·王会解》:丘羌鸾鸟。〈注〉丘地之羌不同,故谓之丘羌,今谓之丘戾,鸾大于凤,亦归仁义也。
《汉书·宣帝本纪》:神爵四年春二月,诏曰:乃者凤凰甘露降集京师,嘉瑞并见。修兴泰一、五帝、后土之祠,祈为百姓蒙祉福。鸾凤万举,蜚览翱翔,集止于旁。斋戒之暮,神光显著。荐鬯之夕,神光交错。或降于天,或登于地,或从四方来集于坛。上帝嘉向,海内承福。其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鳏寡孤独高年帛。五凤三年春三月辛丑,鸾凤又集长乐宫东阙中树上,飞下止地,文章五色,留十馀刻,吏民并观。
《决疑要注》:辛缮尝隐居华阴,光武徵不仕,有大鸟高五尺,五色备举而多青,栖缮槐树,旬时不去,弘农太守以闻,诏问百僚,咸以为凤。太史令蔡衡对曰:凡象凤者有五,多赤色者凤,多青色者鸾,多黄色者雏,多紫色者鹓,多白色者鹄。此鸟多青,乃鸾也。上善之。《后汉书·章帝本纪》:元和二年五月戊申,诏曰:乃者凤凰、黄龙、鸾鸟比集七郡。
谢承《后汉书》:方储字圣明,幼丧父事母,母终,自负土成坟,种奇树千株,鸾鸟栖其上,白兔游其下。
灵帝建宁四年,河南上言二凤、二凰、二鸾鸟集原县。《东观汉记》:王阜为重泉令,鸾鸟止学宫,阜使掾沙叠,为张雅乐,鸟举足垂翼,应声而舞,止县庭,留十馀日乃去。
《豫章记》:洪井在西山,有鸾冈,洪崖先生乘鸾所憩处也。
《拾遗记》:蓬莱山有浮筠之簳,叶青茎紫,子大如珠,有青鸾集其上。
《宋书·符瑞志》:元嘉二十四年五月辛未,白鸾集司徒府西园,太尉江夏王义恭以闻。
《异苑》:罽宾国王买得一鸾,欲其鸣不可致,饰金繁,飨珍羞,对之愈戚,三年不鸣,夫人曰: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
《南史·梁武帝本纪》:天监元年八月癸卯,鸾鸟见乐游苑。
太清元年,帝舍身光严、重云殿。时海中浮鹄山,去馀姚岸可千馀里,上有女人年三百岁,有女官道士四五百人,年并出百,但在山学道。遣使献红席。帝方舍身时,其使适至,云此草常有红鸟居下,故以为名。观其图状,则鸾鸟也。
《齐始安贞王道生传》:道生三子:长凤,次鸾,是为明帝。明帝追封凤始安靖王,改华林凤庄门为望贤门,太极东堂画凤鸟,题为神鸟,而改鸾鸟为神雀。
《魏书·灵徵志》:宣武景明三年六月,泾州献曰鸾。《北史·萧宝夤传》:夤将有异图,问河东柳楷。楷曰:大王齐明帝子,天下所属,今日之举,实允人望。且谣:鸾生十子九子,一子不关中乱。武王有乱臣十人,乱者理也,大王当理关中,何所疑虑。
《通鉴》:大业十一年有二孔雀自西苑飞集朝堂,亲卫校尉高德儒等十馀人见之,奏以为鸾,时孔雀己去,无可得验,于是百官称贺拜德,儒朝散大夫赐物百段。
《册府元龟》:太宗贞观元年十月和州言鸾见。
二十一年四月兖州鸾见。
《唐书·杨元琰传》:琰子仲昌为孝义令。鸾降庭树,太守萧恕表其政。
《杜阳杂编》:飞龙卫士韩志和,本倭国人也。善彫木,作鸾状,饮啄动静,与真无异。以关戾置于腹内,发之则凌云奋飞。
《旧唐书·五行志》:贞元十四年秋,有鸟色青,类鸠鹊,息于宋郊,所止之处,群鸟翼卫,朝夕嗛稻粱以哺之。睢阳之人适野聚观者旬日,人不知其名,郡人李翔见之曰:此鸾也,凤之次。
《仪真县志》:青鸾、白鹤亭,二亭在西小山,大中祥符间铸金像成,有青鸾白鹤翔舞之异,因建二亭于此。《通州志》:万历二年有大星殒于西方,火光四散,七月十四日风雨异常,江海泛溢,拔木发屋,溺死者不可胜计,次日有青鸾数十栖于狼山,皆为僧人所杀。

鸾鸟部杂录

《诗经·秦国风驷铁章》:輶车鸾镳。〈注〉效,鸾鸟之声。《春秋孔演图》:天子官守以贤举则鸾在野。
《春秋运斗枢》:天枢得则鸾集。
《孝经·援神契》:德至鸟兽,则鸾凤舞。
《易林》:温山松柏,常茂不落,鸾凤所庇,得其欢乐。九疑郁林,阻隰不中,鸾鸟易去,君子不安。
孔鸾鸳雏,鵔鸃鹈鹕,翱翔紫渊。
大树之子,百条共母,当夏六月,枝叶盛茂,鸾凤以庇,召伯避暑,翩翩偃仰,各得其所。
《淮南子·地形训》:凤凰生鸾鸟,鸾鸟生庶鸟。
《盐铁论》:香饵非不美,鸾凤见而高逝者,知其害身也。《潜夫论·交际篇》:鸾凤翱翔黄历之上,徘徊太清之中。随景风而飘飖,时抑扬以从容,意犹未得,喈喈长鸣。蹶号振翼,陵朱云,薄丹极,呼吸阳露,旷旬不食,其意尚犹嗛嗛如也。
《抱朴子·明本篇》:鹰隼屯飞而鸾凤罕出。
《论仙篇》:俗人未尝见龙麟鸾凤,乃谓天下无有此物,以为古者虚设瑞应欲令人主自勉不息,冀致斯珍也。
《嘉遁篇》:一枝足以戢鸾羽,何烦乎丰,林潢洿足以泛龙鳞,岂求乎沧海。
《逸民篇》:夫蜕志于雏鼠者,不识驺虞之用心,盛务于庭粒者,安知鸳鸾之远指。〈又〉何必服巨象使捕鼠而韝鸾也。
《君道篇》:鸺枭化为鹓鸾,邪伪变成忠贞。
《贵贤篇》:鸿鸾之凌虚者,六翮之力也,渊虬之飞天者,云雾之偕也。
《交际篇》:搜琬琰于培塿之上,索鸾凤乎鹪鹩之巢。《守塉篇》:奇士之居也,进则侣鸿鸾以振翮。
《博喻篇》:鸾凤竞粒于庭场则受亵于鸡鹜,龙麟杂厕于刍豢则见黩于六牲。
止波之修鳞不出穷谷之隘,鸾栖之峻木不秀培塿之卑。
栖鸾戢鸑,虽饥渴而不愿笼委于庖人之室。
晋崔豹《古今注》:五辂衡上金爵者,朱雀也,口衔铃,铃谓銮,所谓和銮也。《礼记》云行前朱鸟,鸾也,前有鸾鸟,故谓之鸾,鸾口衔铃,故谓之銮,铃今或为銮,或为鸾,事一而义异也。
《齐书·舆服志》:一辕漆画车衡。〈注〉银花带。衡上金涂博山四,和鸾鸟立,花跌衔铃,所谓和鸾鸟立衡也。《新论·韬光篇》:穷岩曲岫之梓,桀生于积石,颖贯青天,根凿黄泉,分条布叶,轮囷磥硊,骐驎戏其下,鹓鸾游其巅。
《托附篇》:搏牛之䖟飞,极百步若附鸾尾,则一翥万里非其翼工,所托迅也。
《骖鸾录》:桂林自唐以来以山川奇秀称,韩文公虽不到,在潮熟闻之,故诗有参天带水,翠羽黄柑之语,末句乃曰:飞鸾不下骖。盖歆羡之如此,故余行记以骖鸾名之。

鸾鸟部外编

《山海经·海外西经》: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穷山在其北,不敢西射,畏轩辕之丘。在轩辕国北。其丘方,四蛇相绕。此诸天之野,鸾鸟自歌,凤鸟自舞。
《海内西经》:开明西有凤凰、鸾鸟,皆戴蛇践蛇,膺有赤蛇。
开明北有视肉、珠树、文玉树、玕琪树、不死树。凤凰、鸾鸟皆戴《大荒南经》:有臷民之国。帝舜生无淫,降臷处,是谓巫臷民。巫臷民朌姓,食谷,不绩不经,服也;不稼不穑,食也。爰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爰处。百谷所聚。
《大荒西经》山有五彩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
西有王母之山,壑山、海山。有沃之国,沃民是处。沃之野,凤鸟之卵是食,甘露是饮。凡其所欲其味尽存。爰有甘华、甘柤、白柳、视肉、三骓、琁瑰、瑶碧、白木、琅玕、白丹、青丹、多银铁。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是处,是谓沃之野。
《海内经》: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爰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鸾鸟自歌,凤鸟自舞。
《拾遗记》:燕昭王二年海人乘霞舟,以雕壶盛数斗膏以献燕王,王坐通云之台,亦曰:通霞台,是以龙膏为灯光,耀百里,烟色丹紫,国人望之,咸言瑞光,世人遥拜之,灯以火浣布为缠,山西有照石,去石十里,视人物之影如镜焉,碎石片片皆能照人,而质方一丈则重一两。昭王舂此石为泥,泥通霞之台,与西王母常游,居此台上,常有众鸾凤鼓舞,如琴瑟和鸣。
《洞冥记》:元光中帝起寿灵坛,此坛高八尺,帝使董谒乘云霞之辇以升坛,至夜三更闻野鸡鸣,忽如曙,西王母驾元鸾,歌春归乐谒,乃闻王母歌声而不见其形。
《汉武内传》:西王母曰仙之次,药有灵丘苍鸾之血。《博物志》:羽民国,民有翼,飞不远,多鸾鸟,民食其卵,去九疑四万三千里。
《异闻录》:开元中明皇与申天师游月中,见素娥十馀人,皓衣乘白鸾,笑舞于广庭。大桂树下,乐音嘈杂清丽,明皇归,制《霓裳羽衣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