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异境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异境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三百十三卷目录

 异境部汇考
  易经纬〈龙鱼河图〉
  列子〈黄帝篇 汤问篇〉
  史记〈封禅书〉
  淮南子〈地形训〉
  神异经〈中荒经〉
  海内十洲记〈祖洲 瀛洲 元洲 炎洲 长洲 元洲 流洲 生洲 凤麟洲 聚窟洲 方丈洲 蓬丘 昆崙〉
  洞冥记〈钓影山〉
  西王母传〈昆崙〉
  博物志〈神宫 员丘山〉
  搜神记〈昆崙山〉
  搜神后记〈始兴机山〉
  拾遗记〈三壶 浮玉山 扶桑 峭崖 昆陵 蓬莱山 方丈山 瀛洲 昆吾山 员峤山 岱舆山 洞庭山〉
  幽明录〈金台山〉
  酉阳杂俎〈玉格 夜叉城〉
  录异记〈北山洞 女学洞 麻姑洞〉
  洞天福地记〈十洞天 三十六小洞天〉
  云笈七签〈三山〉
  三才图会〈武功山〉

神异典第三百十三卷

异境部汇考

《易经纬》《龙鱼河图》

元洲在北海中,地方三十里。去南岸十万里,上有芝草元涧,涧水如蜜味,服之长生。

《列子》《黄帝篇》

列姑射山在海河洲中,山上有神人焉,吸风饮露,不食五谷;心如渊泉,形如处女;不偎不爱,仙圣为之臣;不畏不怒,愿悫为之使;不施不惠,而物自足;不聚不敛,而己无愆。阴阳常调,日月常明,四时常若,风雨常均,字育常时,年谷常丰;而土无札伤,人无夭恶,物无疵厉,鬼无灵响焉。

《汤问篇》

渤海之东不知其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其山高下周旋三万里,其顶平处九千里。山之中间相去七万里,以为邻居焉。其上台观皆金玉,其上禽兽皆纯缟。珠玕之树皆丛生,华实皆有滋味;食之皆不老不死。所居之人皆仙圣之种;一日一夕飞相往来者,不可数焉。而五山之根无所连著,常随潮波上下往还,不得暂峙焉。仙圣毒之,诉之于帝。帝恐流于西极,失群圣之居,乃命禺疆使巨鳌十五举首而戴之。迭为三番,六万岁一交焉。五山始峙。而龙伯之国有大人,举足不盈数步而暨五山之所,一钓而连六鳌,合负而趣归其国,灼其骨以数焉。于是岱舆员峤二山流于北极,沈于大海,仙圣之播迁者巨亿计。帝凭怒,侵减龙伯之国使阨,侵小龙伯之民使短。至伏羲神农时,其国人犹数千丈。

《史记》《封禅书》

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船风引而去。盖尝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未至,望之如云;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终莫能至云。

《淮南子》《地形训》

县圃、凉风、樊桐在昆崙闾阎之中,是其疏圃。疏圃之池,浸之黄水,黄水三周复其原,是谓丹水,饮之不死。昆崙之丘,或上倍之,是谓凉风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是谓县圃,登之乃灵,能使风雨。或上倍之,乃维上天,登之乃神,是为大帝之宫。

《神异经》《中荒经》

东方有宫,青石为墙。高三仞,左右阙高百尺。画以五色,门有银榜,以青石碧镂题曰天地长男之宫。西方有宫,白石为墙,五色元黄。门有金榜,而银镂题曰天地少女之宫。中央有宫,以金为墙,门有金榜,以银镂题曰天皇之宫。南方有宫,以赤石为墙,赤铜为门,阙有银榜,曰天皇中女之宫。北方有宫,以黑石为墙,题曰天地中男之宫。东南有宫,黄石为墙,黄榜碧镂,题曰天地少男之宫。西北有宫,黄铜为墙,题曰地皇之宫。
东方裔外东明山有宫,以青石为墙;西方裔外大夏山有宫,以金为墙;南方裔外冈明山有宫,以赤石为墙;西南裔外老寿山有宫,以黄铜为墙;东南裔外阓清山有宫,以青石为墙;西北裔外西明山有宫,以白石为墙。
东北有鬼星石室三百户,共一门,石榜题曰鬼门。西南铜关夹门榜题曰人往门。东北铜关夹门榜题曰人来门。
鬼门昼日不开。至暮,即有人语,有青火色。

《海内十洲记》祖洲

祖洲近在东海之中,地方五百里,去西岸七万里。上有不死之草,草形如菰苗,长三四尺,人已死三日者,以草覆之,皆当时活也。服之,令人长生。昔秦始皇大苑中,多枉死者,横道有鸟,如乌状,衔此草覆死人面,当时起坐而自活也。有司奏闻始皇,遣使者赍草以问北郭鬼谷先生,鬼谷先生云:此草是东海祖洲上有不死之草,生琼田中,或名为养神芝。其叶似菰苗,丛生一株,可活一人。始皇于是慨然。曰:可采得否。乃使使者徐福发童男童女五百人,率摄楼船等入海寻祖洲。遂不返,福道士也。字君房,后亦得道也。

瀛洲

瀛洲在东海中,地方四千里。大抵是对会稽,去西岸七十万里。上生神芝仙草,又有玉石,高且千丈。出泉如酒,味甘,名之为玉醴泉,饮之数升辄醉,令人长生。洲上多仙家。风俗是吴人,山川如中国也。

元洲

元洲在北海之中,戌亥之地。地方七千二百里,去南岸三十六万里。上有太元都,仙伯真公所治。多丘山,又有风山,声响如雷电对天西北门上多太元仙官宫室,宫室各异。饶金芝玉草。乃是三天君下治之处。甚肃肃也。

炎洲

炎洲在南海中,地方二千里,去北岸九万里。上有风,生兽似豹,青色,大如狸。张网取之,积薪数车以烧之,薪尽而兽不,然灰中而立,毛亦不焦,斫刺不入,打之如灰,囊以铁锤锻其首数十下,乃死。而张口向风须臾复活,以石上菖蒲塞其鼻即死。取其脑和菊花服之,尽十斤,得寿五百年。又有火林山,山中有火光,兽大如鼠,毛长三四寸,或赤、或白。山可三百里许。晦夜即见此山林乃是此兽光照,状如火光相似。取其兽毛以缉为布,时人号为火浣布此是也。国人衣服垢污,以灰汁浣之,终无洁净,唯火烧此衣服,两盘饭间振摆,其垢自落,洁白如雪,亦多仙家。

长洲

长洲,一名青丘,在南海辰巳之地。地方各五千里,去岸二十五万里。上饶山川及多大树,树乃有二千围者。一洲之上专是林木,故一名青丘又有仙草灵药,甘液玉英靡所不有。又有风山,山恒震声。有紫府宫,天真仙女游于此地。

元洲

元洲在北海中,地方三千里,去南岸十万里。上有五芝元涧,涧水如蜜浆。饮之长生。与天地相毕,服此五芝亦得长生不死。亦多仙家。

流洲

流洲在西海中,地方三千里,去东岸十九万里。上多山川积石,名为昆吾。冶其石成铁作剑,光明洞照如水晶状,割玉物如割泥。亦饶仙家。

生洲

生洲在东海丑寅之间。接蓬莱十七万里,地方二千五百里,去西岸二十三万里。上有仙家数万,天气安和,芝草常生,地无寒暑,安养万物。亦多山川,仙草众芝。一洲之水味如饴酪。至良洲者也。

凤麟洲

凤麟洲在西海之中央,地方一千五百里。洲四面有弱水绕之,鸿毛不浮,不可越也。洲上多凤、麟,数万,各为群。又有山川、池泽、及神药百种,亦多仙家煮凤喙及麟角合煎,作膏,名之为续弦胶,或名连金泥。此胶能续弓弩已断之弦,刀剑断折之,金更以胶连续之。使力士掣之他处,乃断,所续之际终无断也。武帝天汉二年,帝幸北海祠恒山,四月,西国王使至,献此胶四两吉光毛裘。武帝受。以付外库,不知胶裘二物之妙用也。以为西国虽远而止,贡者不奇稽,留使者未遣。又时,武帝幸华林园射虎,而弩弦断。使者时从驾,又上胶一分,使口濡以续弩弦。帝惊曰:异物也。乃使武士数人共对掣引之,终日不脱,如未续时也。胶色青如碧玉,吉光毛裘黄色,盖神马之类也。裘入水数日不沉入,火不焦。帝于是乃悟,厚谢使者而遣去,赐以牡桂乾姜等诸物,是西方国之所无者。又益思东方朔之远见。周穆王时,西胡献昆吾割玉刀及夜光常满杯。刀长一尺,杯受三升,刀切玉如切泥,杯是白玉之精光明夜照冥夕出杯于中庭。以向天比明,而水汁已满于杯中也。汁甘而香美,斯实灵人之器。秦始皇时,西胡献切玉刀,无复常满杯耳。如此,胶之所出,从凤麟洲来。剑之所出,必从流洲来,并是西海中所有也。

聚窟洲

聚窟洲在西海中申未之地。地方三千里。北接昆崙二十六万里,去东岸二十四万里。上多真仙灵官,宫第比门不可胜数,及有狮子辟邪。凿齿天鹿,长牙铜头、铁额之兽洲。上有大山,形似人鸟之象,因名之为神鸟山。山多大树,与枫木相类,而花叶香闻数百里,名为返魂树。扣其树,亦能自作声,声如群牛吼,闻之者皆心震神骇。伐其木,根心于玉釜中。煮取汁,更微火煎,如黑饧状,令可丸之,名曰惊精香,或名之为震灵丸,或名之为返生香,或名之为震檀香,或名之为人鸟精,或名之为却死香。一种六名,斯灵物也。香气闻数百里,死者在地闻香气,乃却活不复亡也。以香薰死人,更加神验。征和二年,武帝幸安定西胡,月支国王遣使献香四两,大如雀卵,黑如桑椹。帝以香非中国所无,以付外库。又献猛兽一头,形如五六十日犬子,大似狸而色黄。命国使将入,呈帝见之使者抱之似犬,羸细秃悴,尤怪其名之非也。问使者:此小物可弄,何谓猛兽。使者对曰:夫威加百禽者不必系之以大小,是以神麟,故为巨象之王。鸾凤必为大鹏之宗,百足之虫制于螣蛇,亦不在于巨细也。臣国去此二十万里,国有常占,东风入律,百旬不休,青云干吕,连月不散者,当知中国有好道之君。我王固将贱百家而贵道儒,薄金玉而厚灵物也。故搜奇蕴而贡神香,步天林而请猛兽,乘毳车而济弱渊,策骥足以度飞沙,契阔途遥辛苦蹊路,于今已十三年矣。神香起夭,残之死疾,猛兽却百邪之魅鬼。夫此二物实济众生之至要,助政化之升平,岂图陛下反不知真乎。是臣国占风之谬矣。今日仰鉴天姿,亦乃非有道之君也。眼多视则贪色,口多言则犯难,身多动则淫贼,心多饰则奢侈,未有用此四者。而成天下之治也。武帝恧然不平,又问使者:猛兽何方而伏百禽食啖何物。膂力何比其,所生何乡耶。使者曰:猛兽所出,或生昆崙,或生元圃,或生聚窟,或生天路。其寿不穷。食气饮露,解人言语,仁慧忠恕。当其仁也,爱获蠢动,不犯虎豹。当其威也,一声叫发,千人伏息,牛马百物惊断縆系,武士奄然失其势力,当其神也。立兴风云吐嗽雨露,百邪迸走,蛟龙腾骛,处于太上之厩。役御狮子名曰猛兽。盖神光无常,能为大禽之宗主,乃玃天之元王,辟邪之长帅者也。灵香虽少,斯更生之,神丸也疫,病灾死者,将能起之。及闻气者,即活也。芳又特甚,故难歇也。于是帝使使者令猛兽发声试听之,使者乃指兽命唤一声,兽唇良久,忽叫,如天大雷霹雳。又两目如磾之交光,光朗冲天。良久,乃止。帝登时颠蹶掩耳,震动不能自止。侍者及武士虎贲皆失仗,伏地。诸内外牛马豕犬之属皆绝,绊离系惊骇放荡。久许,咸定。帝忌之,因以此兽付上林苑,令虎食之。于是虎闻兽来,乃相聚屈积,如死虎伏。兽入苑,径上虎头,溺虎口去十步已。来顾视虎,虎辄闭目。帝恨使者言不逊,欲收之。明日,失使者及猛兽所在,遣四出寻讨,不知所止。到后元元年,长安城内病者数百,亡者大半。帝试取月支神香烧之于城内,其死未三月者皆活,芳气经三月不歇。于是信知其神物也。乃更秘录馀香。后一旦又失之,检函封印如故,无复香也。帝愈懊恨,恨不礼待于使者。益贵方叔之,遗语自愧,求李君之不勤惭卫叔于楷庭矣。明年,帝崩于五柞宫,已亡。月支国人鸟山震檀,却死等香也。向使厚待使者,帝崩之时,何缘不得灵香之用耶。自合殒命矣。沧海岛在北海中,地方三千里,去岸二十一万里。海四面绕岛,各广五千里。水皆苍色,仙人谓之沧海也。岛上俱是大山积石,至多石象八石,石脑、石桂、英流、丹黄、子石胆之辈百馀种,皆生于岛石,服之神仙长生。岛中有紫石宫室,九老仙都所治。仙官数万人居焉。

方丈洲

方丈洲在东海中心。西南东北岸正等,方丈方面各五千里,上专是群龙所聚,有金玉琉璃之宫。三天司命所治之处。群仙不欲升天者,皆往来此洲受太元生箓。仙家数十万,耕田种芝草课计顷亩如种稻状。亦有玉石,泉上有九源丈人宫。主领天下水神及龙蛇巨黥阴精水兽之辈。
扶桑在东海之东岸,岸直陆行登岸一万里。东复有碧海,海广狭浩汗,与东海等水既不咸苦。正作碧色甘香味美。扶桑在碧海之中,地方万里。上有太常宫。太真东王父所治处。地多林木,叶皆如桑。又有椹树,长者数千丈,大二千馀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仙人。食其椹而一体皆作金光色,飞翔空元其树虽大,其叶椹。故如中夏之桑也。但椹稀而色赤,九千岁一生实耳。味绝甘香美,地生紫金丸玉,如中夏之瓦石状。真仙灵官变化万端,盖无常形。亦有能分形,为百身十丈者也。

蓬丘

蓬丘,蓬莱山是也。对东海之东。北岸周回五千里。外别有圆海绕山圆,海水正黑,而谓之冥海也。无风而洪波百丈,不可得往。来上有九老丈人,九天真王宫,盖太真人所居。唯飞仙有能到其处耳。

昆崙

昆崙号曰昆崚。在西海之戌,地北海之亥。地去岸十三万里。又有弱水周回绕匝山,东南接积石圃,西北接北户之室,东北接大活之井,西南至承渊之谷,此四角大山寔昆崙之支辅也。积石圃南头是王母告,周穆王云咸阳。去此四十六万里,山高平地三万六千里,上有三角,方广万里,形似偃盆。下狭上广,故名曰昆崙山。三角其一角正北干辰之辉,名曰阆风巅。其一角正西,名曰元圃堂。其一角正东,名曰昆崙宫。其一角有积金为天墉域,面方千里域,上安金台五所,玉楼十二所。其北户山承渊山,又有墉城金台玉楼相鲜,如流精之阙光,碧玉之堂,琼华之室,紫翠丹房。锦云烛日,朱霞九光。西王母之所治也。真官仙灵之所宗,上通璿玑,元气流布五常,玉衡理九天而调。阴阳品物群生希奇特出,皆在于此。天人济济不可具记。此乃天地之根纽,万度之纲柄矣。是太上名山鼎于五方镇地理也。号天柱于珉城象纲辅也。诸百川极深水灵居之其阴难到故治无常处,非如丘陵可得论耳。乃天地设位物象之宜,上圣观方缘形而著尔。乃处元风于西极,坐王母于坤乡,昆吾镇于流泽,扶桑植于碧津,离合火生而光兽。生于炎野坎总众阴,是以仙都宅于海岛,艮位名山。蓬山镇于寅丑巽体元,女养巨木于长洲,高风鼓于群龙之位,畅灵符于瑕丘。至妙元深幽神难尽真人隐宅灵陵所在。六合之内岂惟数处而已哉。此盖举其标永耳臣朔所见不博未能宣通王母及上元夫人圣旨。昔曾闻之于得道者,说此十洲大丘灵阜皆是真仙隩墟神官所治,其馀山川万端并无睹者矣。其北海外又有钟山,在北海之子地。隔弱水之北一万九千里。高一万三千里。上方七千里,周旋三万里。自生玉芝及神草四十馀种。上有金台玉阙亦元气之所舍,天地居治处也。钟山之南有平邪山,北有蛟龙山,西有劲草山,东有柬木山。四山并钟山之枝干也。四山高钟山三万里。官城五所,如一登四面山下,望乃见钟山耳。四面山乃天帝君之城域也。仙真之人出入道,经自一路,从平邪山东南入穴中,乃到钟山北阿门外也。天帝君总九天之维贵无比焉。山源周回俱有四城之高,但当心有观于昆崙也。昔禹治洪水既毕乃乘蹻车,度弱水,而到此山祠。上帝于北阿归大功于九天。又禹经诸五岳,使工刻石识其里数高。下其字蝌虬书,非汉人所书。今丈尺数里,皆禹时书也。不但刻剫五岳诸名山,亦然刻山之独高处尔。今书是臣朔所具见,其王母所道诸灵处。禹所不履,唯书中夏之名山尔。臣先师谷希子者,太上真官也。昔授臣昆崙山,蓬莱山及神洲真形图。昔来入,汉留以寄知故人,此书又尤重于岳形图矣。昔传授年限正同尔,陛下好道思微,甄心内向,天尊下降,并传授宝秘。臣朔区区亦何嫌惜而不出所有哉。然术家幽其事,道法秘其师,术泄则事多疑,师显则妙理散愿,且勿宣臣之意也。

《洞冥记》钓影山

钓影山,去昭河三万里,有云气。望之如山影。丹藿生于影中,叶浮水上。有紫河万里深,十丈中有寒荷,霜下方香盛,有降灵坛养灵池。分光殿五间,奔雷室七间,望蟾阁十二丈。上有金镜,广四尺。元封中有秖国献此镜,照见魑魅,不获隐形。

《西王母传》昆崙

西王母所居宫阙,在龟山春山西那之都,昆崙之圃。阆风之苑。有城千里、玉楼十二,琼华之阙、光碧之堂、九层元室、紫翠丹房。左带瑶池、右环翠水。其山之下,弱水九重。洪涛万丈。非飙车羽轮,不可到也。所谓玉阙暨天,绿台承霄。青琳之宇,朱紫之房,连琳丝帐,明月四朗。戴华胜,佩虎章,左侍羽童。宝盖沓映,羽掺荫庭。轩砌之下,植以白环之树,丹阙之林,空青万条,瑶𠏉千寻,无风而神籁自韵,琅琅然皆九奏八会之音也。

《博物志》神宫

神宫在高石沼中,有神人,多麒麟琪芝神草有英泉,饮之寿三百岁乃觉不死,去琅琊万五千里。

员丘山

员丘山上有不死树,食之乃寿。有赤泉,饮之不老。多大蛇为,人害不得居也。

《搜神记》昆崙山

昆崙之墟,地首也,是惟帝之下都,故其外绝以弱水之深,又环以炎火之山。山上有鸟兽草木,皆生育滋长于炎火之中;故有火浣布,非此山草木之皮枲,则其鸟兽之毛也。汉世西域旧献此布,中间久绝。至魏初时,人疑其无有。文帝以为火性酷烈,无含生之气,著之典论,明其不然之事,绝智者之听。及明帝立,诏三公曰:先帝昔著典论,不朽之格言,其刊石于庙门之外及太学,与石经并以永示来世。至是,西域使人献火浣布袈裟,于是刊此论,而天下笑之。

《搜神后记》始兴机山

始兴机山东有两岩,相向如䲭尾。石室数十所。经过皆闻有金石、丝竹之响。

《拾遗记》三壶

三壶,海中三山也。一曰方壶,则方丈也;二曰蓬壶,则蓬莱也;三曰瀛壶,则瀛洲也。形如壶器,此三山上广、中狭、下方,皆如工制,犹华山之似削成。

浮玉山

西海之西有浮玉山,山下有巨穴,穴中有水,其色若火。昼则通昽不明,夜则照耀穴外。虽波涛灌荡,其光不灭,是谓阴火。当尧世,其光烂起,化为赤云,丹辉炳映,百川恬澈,游海者铭曰:沈燃以应,火德之运也。

扶桑

扶桑东五万里有磅磄,山上有桃树百园。其花青黑,万岁一实。郁水在磅磄,山东其水小流在大陂之下,所谓沈流。亦名重泉生碧。藕长千,常七尺,为常也。条阳山出神蓬,如蒿长十丈。周初国人献之周,以为宫柱。所谓蒿宫也。中有白橘花色翠而白,实大如瓜,香闻数里。奏环天之和乐,列以重霄之宝器。器则有岑华镂管䀟泽,雕钟员山,静瑟浮瀛,羽磬抚节。按歌万灵皆聚环天者,钧天也,和广也,岑华山名也。在西海上有象竹,截为管,吹之为群凤之鸣,䀟泽出精铜。可为钟员山,其形员也。有大林虽疾风震地,而林木不动,以其木为琴瑟。故曰静瑟。浮瀛即瀛洲也。上有青石,可为磬。磬者,长一丈,轻若鸿毛,因轻而鸣西王母。与穆王劝歌既毕也。乃命驾升云而去。

峭崖

六时,水青城山宗元观南二里已来,有峭崖。面对观中高五百馀丈。其山崖上有授道坛,昔宁真君与轩辕黄帝授道之。所下涧底有石龛。元宗皇帝御真,每日六时从崖上自然有水出,至今不绝。时人游者多礼谒焉。

昆陵

昆崙山,有昆陵之地。其高出日月之上。山有九层,每层相去万里。有云色,从下望之,如城阙之象。四面有风,群仙常驾龙乘鹤游戏其间。四面风者,言东西南北一时俱起也。又有祛尘之风,若衣服尘污者,风至吹之,衣则净如浣濯甘露濛濛似雾。著草木则滴沥如珠,亦有朱露望之,色如丹。著木石,赭然如朱雪洒焉。以瑶器承之,如炱昆崙山者。西方曰:须弥山对七星之下,出碧海之中。上有九层,第六层有五色玉树。荫翳五百里。夜至水上,其光如烛。第三层有禾穟一株,满车有瓜,如桂有柰,冬生如碧色。以玉井水洗食之,骨轻柔能腾虚也。第五层有神龟,长一尺九寸,有四翼。万岁则升木而居,亦能言。第九层山形渐小,狭下有芝田蕙圃皆数百顷。群仙种耨焉。傍有瑶台十二,各广千步。皆五色玉为。台基最下层有流精霄间直上四十丈。东有风云雨师闻,南有丹密云,望之如丹色,丹云四垂周密。西有螭潭多龙螭,皆白色,千岁一蜕。其五脏此潭。左侧有色石,皆云是白螭肠化成。此石有琅玕璆琳之玉,煎可以为脂。北有珍琳,别出折扶相扣,音声和韵。九河分流。南有赤陂红波千劫一竭,千劫水乃更生也。

蓬莱山

蓬莱山,亦名防丘,亦名云来。高二万里,广七万里。水浅有细石如金玉。得之不加陶冶自然光净。仙者服之。东有郁,夷国时有金雾。诸仙说此上常浮转,低昂有如山上架楼室,常向明以开户牖及雾灭歇。户皆向北。其西有含明之国,缀鸟毛以为衣。承露而饮。终天高登取水,亦以金银仓环水精火藻为,阶有冰水、沸水。饮者千岁。有大螺,名裸。步负其壳露行,冷则复入其壳,生卵,著石则软取之,则坚明王出世。则浮于海际焉。有葭红色,可编为席温,柔如罽毳焉。有鸟名鸿鹅,色似鸿,行如秃,鹙腹内无肠,羽翮附骨而生,无皮肉也。雌雄相眄则生产。南有鸟,名鸳鸯。形似雁,徘徊云间栖,息高岫,足不践地。生于石穴中。万岁一交,则生雏千。岁衔毛则学飞,以千万为群,推其毛长者高翥万里。圣人之世来入,国郊有浮筠之干,叶青茎紫,子大如珠,有青鸾,集其上下有砂礰。细如粉,柔风至叶,条翻起拂。细砂如云雾,仙者来观而戏焉。风吹竹叶,声如钟磬之音。

方丈山

方丈之山,一名峦雉。东有龙场。地方千里。玉瑶为林,云色皆紫。有龙皮,骨如山阜数百顷。遇其蜕骨之时,如生龙或云龙。常斗此处膏血如水流。膏色黑者著草木及诸物,如淳漆也。膏色紫光著地坚,凝可为宝器。燕昭王二年,海人乘霞舟,以雕壶盛数斗膏以献昭王。王坐通云之台,亦曰通霞台。以龙膏为灯,光耀百里,烟色丹紫。国人望之咸言:瑞光。世人遥拜之,灯以火浣布为缠。山西有照石,去石十里,视人物之形,如镜焉。碎石片片皆能照人,而质方一丈则重一两。昭王舂此石为泥,泥通霞之台,与西王母常游居此台。上常有众鸾凤鼓舞,如琴瑟和鸣。神光照耀,如日月之出台。左右种恒春之树叶,如莲花芬芳,如桂花随四时之色。昭王之末,仙人贡焉,列国咸贺王曰:寡人得恒春矣,何忧太清不至。恒春一名沈生,如今之沈香也有草名濡奸,叶色如绀,茎色如漆。细软可萦。海人织以为席荐。卷之不盈一手,舒之则列坐方国之宾。莎萝为经,莎萝草细如发,一茎百寻,柔软香滑。群仙以为龙,鹄之辔。有池方百里,水浅可涉。泥色若金,而味辛。以泥为器,可作舟矣。百鍊可为金色,青照鬼魅犹如石镜,魑魅不能藏形矣。

瀛洲

瀛洲,一名魂洲,亦曰环洲。东有渊,洞有鱼,长千丈。色斑,鼻端有角,时鼓舞群戏。远望水间有五色云,就视乃此鱼喷水为云。如庆云之丽无以加也。有树名影木。日中视之,如列星。万岁一实,实如瓜,青皮黑瓤。食之骨轻。上如华盖。群仙以避风雨,有金峦之。观饰以众环。直上干云,中有青瑶,瓦覆以云,纨之素刻碧玉为倒龙之状。悬火精为日,刻黑玉为鸟,以水晶为月,青瑶为蟾兔。于地下为机棙,以测昏明不亏。弦望时时有香风泠然而至,张袖受之则历年不歇。有兽名嗅石。其状如麒麟,不食生卉,不饮浊水,嗅石则知有金玉吹石则开,金沙宝璞,粲然而可用。有草名芸苗,状如菖蒲,食叶则醉,饵根则醒。有鸟如凤,身绀翼丹,名曰藏珠。每鸣翔而吐珠累斛,仙人常以其珠饰仙裳,盖轻而耀于日月也。

昆吾山

昆吾山,其下多赤金色,如火。昔黄帝伐蚩尤,陈兵于此地。掘深百丈,犹未及泉,惟见火光如星。地中多丹,鍊石为铜。铜色青而利,泉色赤。山草木皆剑利。土亦钢而精,至越王勾践,使工人以白马、白牛,祠昆吾之神。采金铸之以成八剑之精,一名掩日。以之指日,则光,昼暗金阴也。阴盛则阳灭。二名断水,以之划水,开即不合。三名转魄,以之指月,蟾兔为之倒转。四名县剪,飞鸟游过,触其刃,如斩截焉。五名惊鲵,以之泛海,鲸鲵为之深入。六曰灭魂,挟之夜行,不逢魑魅。七名却邪,有妖魅者见之则伏。八名真刚,以切玉断金如削土木矣。以应八方之气铸之也。其山有兽大如兔,毛色如金,食土下之丹石,深穴地以为窟。亦食铜铁胆肾皆如铁。其雌者,色白如银。昔吴国武库之中,兵刃铁器俱被食尽而封署依然。王令检其库穴,猎得双兔,一白一黄。杀之,开其腹而有铁胆肾,方知兵刃之铁为兔所食。王乃招其剑工,令铸其胆肾以为剑。一雌一雄号干将者,雄号镆铘者,雌其剑可以切玉,断犀王深宝之遂,霸其国。后以石匣埋藏。及晋之中兴夜,有紫色,冲斗牛张华使雷焕为丰城县,令掘而得之。华与焕各宝其一拭以,华阴之土光耀射人。后华遇害失剑,所在焕子佩其一剑。过延平津,剑鸣飞入水及入水寻之,但见双龙缠于潭下,目光如电,遂不敢前取矣。

员峤山

员峤山,一名环丘。上有方湖,周回千里。多大鹊。高一丈,衔不周之粟,粟穗高三丈,粒皎如玉。鹊衔粟飞于中国,故世俗间往往有之。其粟食之,历月不饥。故《吕氏春秋》云:粟之,美者。有不周之粟焉。东有云石,广五百里。駮骆如锦。扣之片片则蓊然。云出有木,名猗桑,煎椹以为蜜。有冰蚕,长七寸,黑色,有角,有鳞,以霜雪覆之,然后作茧,长一尺,其色五彩,织为文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经宿不燎。唐尧之世,海人献之尧,以为黼黻。西有星池千里,池中有神龟,八足,六眼,背负七星日月八方之图。腹有五岳四渎之象。时出石上,望之煌煌如列星矣。有草名芸蓬,色白如雪,一枝二丈。夜视有白光,可以为杖。南有移池,国人长三尺,寿万岁。以茅为衣服,皆长裾大袖。因风以升烟霞,若鸟用羽毛也。人皆双瞳,修眉长耳,餐九天之正气,死而复生。于亿劫之内,见五岳再成尘扶桑万岁一枯,其人视之如旦暮也。北有浣肠之国,甜水绕之,味甜如蜜。而水强流,迅急千钧。投之久久乃没。其国人常行于水上,逍遥于绝岳之岭,度天下广狭,绕八柱为一息。经四轴而暂寝,拾尘吐雾以算历,劫之数而成。丘阜亦不尽也。

岱舆山

岱舆山,有员渊千里。常沸腾,以金石投之,则烂如土矣。孟冬水涸,中有黄烟从地出,起数丈。烟色万变,山人掘之,入数尺得燋石如炭,灭有碎火。以蒸烛投之,则然而青色深。掘则火转盛,有草名莽煌,叶团如荷。去之十步炙人衣则燋。刈之为席,方冬弥温。以枝相摩则火出矣。南有平沙千里,色如金若粉,屑靡靡常流。鸟兽行则没足,风吹沙起若雾,亦名金雾,亦曰金尘。沙著树粲然,如黄金涂矣。和之以泥,涂仙宫,则晃昱明粲也。西有白玉山,其石五色而轻,或似履舄之状,光泽可爱,有类人工。其黑色者,为胜众仙所用焉。北有玉梁,千丈驾元流之上,紫苔覆漫,味甘而柔。滑食者千岁不饥。玉梁之侧有斑斓,自然云霞龙凤之状。梁去元流千馀丈,云气生其下,傍有丹桂、紫桂、白桂,皆直上百寻可为。舟航谓之文桂之舟。亦有沙棠豫章之木,长千寻。细枝为舟,犹长十丈。有七色,芝生梁下,其色青光辉耀。谓之苍芝。萤火大如蜂声,如雀八翅六足。梁有五色蝙蝠,黄者,无肠,倒飞腹向天白者,脑重头垂自挂黑者,如乌至千岁形变如小燕青者,毫毛长二寸色如翠赤者,止于石穴。穴上入天视日出,入恒在其上。有兽名嗽,月形似豹,饮金泉之液,食银石之髓。此兽夜喷白气,其光如月,可照数十亩,轩辕之世获焉。有遥香草,其花如丹,光耀如月,叶细长而白,如忘忧之草。其花叶俱香,扇馥数里,故名遥香草。其子如薏,中实,甘香。食之累月不饥渴,体如草之香。久食延龄。万岁仙人常来食之。

洞庭山

洞庭山浮于水上,其下有金堂数百间。玉女居之。四时闻金石丝竹之声彻于山顶。楚怀王之时,与群才赋诗于水湄,故云潇湘洞庭之乐。听者令人难老,虽咸池九韶不得比焉。又有灵洞,入中常如有烛于前。中有异香芬馥,泉石明朗,采药石之人。入中如行十里,迥然天清霞耀,花芳柳暗,丹楼琼宇,宫观异常。乃见众女霓裳冰颜艳质,与世人殊。别来要采药之人,饮以琼浆玉液,延入璇室,奏以箫管丝桐,饯令还家,赠之丹醴之诀。虽怀慕恋,且思其子,息郤还。洞穴还若灯烛,导前便绝。饥渴而达旧乡,已见邑里。人户各非故乡邻,唯寻得九代孙。问之,云:远祖入洞山采药,不还今经三百年也。其人说于邻里,亦失所之。

《幽明录》金台山

海中有金台山,高百丈,结构巧丽穷尽。神工横立,岩渚竦曜星门。台内有金机文备制。

《酉阳杂俎》玉格

道列三界,诸天数与释氏同,但名别耳。三界外曰四人天,谓常融玉隆梵度覆奕四天也。四人天外曰三清,大赤禹馀清微也。三清上曰大罗,又有九天波利等九名。天圆十二纲运关,三百六十转为一周天运,三千六百周为阳孛地纪推机三百三十转为一度地转三千三百度为阳。蚀天地相去四十万九千里,四方相去万万九千里。名山三百六十,福地七十二。昆崙为天地之齐,又九地四十六土八酒仙宫,言冥谪阴者之所。有罗酆山,在北方癸地,周回三万里,高二千六百里。洞天六宫周一万里,高二千六百里。洞天六宫是为洞天鬼神之宫,六天一曰纣绝阴天宫,二曰泰煞谅事宫,三曰明辰耐犯宫,四曰怙照罪气宫,五曰宗灵七非宫,六曰敢司莲苑宫,人死皆至其中。人欲常念六天宫名,空洞之小天三阴所治也。又耐犯宫主,生纣绝天主死,祸福续命由怙照第四天鬼官北斗,君所治即七辰北斗之考官也。项梁城酆都宫颂曰:纣绝标地晨谅事搆重阿炎如霄。汉烟波然景耀华。武阳带神锋怙照,吞清河,开阖临丹,井云门,郁嵯峨七非,通奇灵连苑,亦敷魔六天横北道北。是鬼神家凡有二万言此,唯天宫名耳。夜中微读之辟鬼魅。

夜叉城

苏都识匿国有夜叉城。城旧有野叉,其窟见。在人近窟住者五百馀家,窟口作舍,设关籥一年。再祭人有逼窟口烟气出,先触者死,因以尸掷窟口。其窟不知深浅。

《录异记》北山洞

开州后倚盛山。东枕清江,溯江而北三十馀里,至温汤井。井有汤泉,北山上麟德年,因雷雨震霹,山脚摧裂,洞门自开。当门有石钟,自然成形,如数千斤钟大悬身。去地二尺许外,像钟而中实,扣之无声。门两壁有石,如金刚力士之形者。数人钟旁有小径,高六尺已来。行二三丈稍阔,有石碑巨龟,负之自然而成。但无文字而已。碑侧有巨屏,上与鼎相连,下有一穴,侧身可入一二尺许。自是广阔中有路,径平坦。与常无异。路之左右滴乳为石,罗列众形,龙麟鸾鹤颓云。巍山如林如柱,似动似跃,乍飞乍顾,千形万态,不可殚纪。仅一里许,傍竦莲台,周回数步。高三四丈,层缀重叠皆可攀跻。旋生乳石,如臂如指者,以烛照之,通透莹彻随拆脆断。及出洞门外,得风皆为白石矣。自台侧三四十。步步有莲花罗布于地。旁有甘泉,水色温白。游洞者烹茗于此。前有横溪,湍波甚急,其声喧汹流出洞外。溪上有桥,长二三丈,阔一丈许,非石非土,功甚宏壮。过桥得黄土坡,高四五丈,道径险滑,行者累息方至其顶坡。上有巨堂,四壁平静,中高数丈。壁上皆有游山之人。题记年月。处堂之极处,曲角有一穴,高四五尺,广三四尺。去下丈馀,跻攀莫及。相传云昔有游人攀缘而入,累月之后出于巫山洞中。自后无复敢入者。

女学洞

长安富平县北定陵,后通关乡。入谷二十馀里,有二洞,一名东女学,一名西女学。其东女学崖壁悬绝,洞门在崖面,跻攀不及。夜往往闻读书之声。其西女学约山,有路可到洞门。近门有一石室,可容一二十人。其洞门时有人秉烛。可入行一二十里。两面有五门,皆各有题记。或通蓬莱及诸仙境。近年有石摧下遮闭洞门,不通人。入又山顶有一天井直下,深二丈许。有自然横石旁出。石下天井亦可二丈馀,可通人过。其底旁有崖,龛梯磴而上,屈曲甚广。龛内有《道经》数万卷,皆置于柏木板床之上。有一石人俛首凭案而坐,形如生人。天井之底有道门,所投之简委积朽烂,不知其数。其大顺年中,富平奉道人姓徐第七曾于洞内取《养生经》出外传写。却送山洞中,又向北行二十馀里,有三泉。山谷中有石嵌,可容三二百人。当谷内有三石盆。其盆各广丈馀,制度光滑,迨非人工。三盆涌出,泉水常满,馀水流出山外,古老云时有仙人浴此盆。大都此山有人触犯即立,致雷雹损伤苗稼。由是乡里多隐避踪迹难于寻访。山上有仙人斗圣,踪迹极多。东女学山前有神雕一窠,常护洞门人或侵犯者。神雕击之立致殒毙。古有道流刻五石人致于山上。民有锄禾者为雕所惊。走避于石人之下,置笠于石人头上,雕即击之石人头陨。于今见在其山下通关乡多姓公孙,贾家山上石保村多姓闾氏、麻氏。

麻姑洞

繁阳山麻姑洞,即二十四化之第一阳平之别名也。在繁水之阳,因以为名。本际经云天师张道陵所游。太上说经之处在成都府新都县南渡江十五里,众山连接孤峰特起是也。神武皇帝潜龙之时,光化二年己未五月四日丙申,山土摧落,洞门自开。县吏时康乡所由杨靖道士、张守真等以事申府云:自洞门开后,每日有百姓往来者。府差县典杨泽画工任从与张守真同往,检覆画图。申上称把灯烛入洞,看检其第一门对北,高二尺,阔三尺五寸。入至第二门,约五尺已来,第二洞门方一尺六寸。入内并是黑处,长一丈二尺,阔六尺,有石窟两处。在东畔西南有洞门两路。南畔一路,阔一尺六寸,入内长一丈二尺,阔一丈,高四尺。南畔有石窟三处。西畔两路,入内通绕门圆,阔一丈七尺。内各阔五尺,高六尺已来,门相去一丈。门屋一所,高五尺,阔四尺。从内往来,有刻枓栱筒瓦,约山作石日月,兼作日字、月字。隔子房一所,阔二尺五寸,高一尺五寸。刻枓栱筒瓦石灶一所,高一尺,阔一尺五寸。门阔五寸,石窟三处,各阔七尺。又西入洞门,圆阔一尺七寸。弯曲入向南门一所,高六尺,阔四尺。从内来往有石枓栱筒瓦,又有灶模两所共一床,高一尺,阔二尺三寸。门阔八尺,有石枓栱。西北角又有一门,方一尺六寸,内方二丈。已来南畔、西畔、北畔各窟一所。南角又有一洞,圆阔一尺六寸已来。将灯烛,近前有黑气出,灯火即灭。更入,不得其洞。连接繁阳本山,相去三里已来。其山据诸乡帐生张赟者,状称繁阳是古迹,山每准敕祭祀,其洞亦是。元有往往闭塞。元和中,南康王韦皋莅蜀洞忽开,时人咸云:洞门开即年丰物贱。寻又闭。塞至是复开,其后果年远近丰稔。其洞本名麻姑洞,山侧有麻姑宅基,盖修道之所也。

《洞天福地记》

十洞天

第一,玉屋洞。周回一万里,名小有清虚之天。在东都。第二,委羽洞。周回一万里,名大有虚明之天。在兖州府东岳。
第三,西城洞。周回三千里,名太元总真之天。在梁州西王母所居昆崙之别宫。
第四,西元洞。周回一千里,名三元极真之天。在华州。第五,青城洞。周回二千里,名宝仙九室之天。在蜀青城县。
第六,赤城洞。周回三百里,名上玉清平之天。在台州唐兴县。
第七,罗浮洞。周回五百里,名珠明耀真之天。在惠州博罗县八十里。
第八,句曲洞。周回一百五十里,名金坛华阳之天。在润州金坛县,界属茅山。
第九,林屋洞。周回四百里,名佐神幽虚之天。在苏州洞庭湖中。
第十,括苍洞。周回三百里,名成德隐元之天。在台州乐安县,界有宫一所。

三十六小洞天

第一洞,霍童山。周回三千里,名霍林之天。在福州长溪县。有三所观及游仙湖。
第二洞,东岳泰山。周回一千里,名蓬元之天。在兖州。第三洞,南岳衡山。周回七百里,名朱陵之天。在衡州衡山县。
第四洞,西岳华山。周回三百里,名总仙之天。在华州。第五洞,北岳恒山。周回一百三十里,名总元之天。在镇州。
第六洞,中岳嵩山。周回三千里,名思真之天。在洛州。第七洞,峨嵋山。周回三百里,名灵陵太妙之天。在蜀嘉州。
第八洞,庐山。周回二百六十里,名洞灵咏真之天。在江州。
第九洞,四明山。周回一百八十里,名丹山赤水之天。在明州。
第十洞,会稽山。周回三百五十里,名阳明洞天。一名极元太元之天,在越州。
第十一洞,太白山。周回五百里,名元德之天。在明州。第十二洞,西山。周回三百里,名天宝极元之天。在洪州。
第十三洞,大围山。周回三百里,名好生元上之天。在潭州醴陵县。
第十四洞,潜山。周回八十里,名天柱司元之天。在舒州怀宁县。
第十五洞,鬼谷山。周回七十里,名元思之天。在信州贵溪县。
第十六洞,武夷山。周回一百二十里,名升真化元之天。在建宁府。
第十七洞,玉笥山。周回一百二十里,名太秀法乐之天。在临江军。
第十八洞,华盖山。周回三十里,名容成太玉之天。在温州永嘉县。
第十九洞,盖竹山。周回八十里,名长耀宝元之天。在台州临海县。
第二十洞,都峤山。周回一百八十里,名宝元之天。在容州。
第二十一洞,白石山。周回七十里,名琼秀长真之天。在和州。
第二十二洞,句漏山。周回四十里,名玉阙宝圭之天。在容州流阳县。
第二十三洞,九疑山。周回三十里,名相真太虚之天。在道州。
第二十四洞,洞阳山。周回一百十里,名洞阳隐观之天。在潭州。
第二十五洞,幕阜山。周回一百里,名元真太元之天。在鄂州唐年县。
第二十六洞,大酉山。周回一百里,名大酉华妙之天。在辰州。
第二十七洞,金庭山。周回三百里,名金庭崇妙之天。在剡县。
第二十八洞,麻姑山。周回一百五十里,名丹霞之天。在抚州南城县。
第二十九洞,仙都山。周回三百里,名祈仙之天。在处州缙云县。
第三十洞,青田山。周回四十里,名青田太鹤之天。在处州青田县。
第三十一洞,钟山。周回一百里,名朱湖太生之天。在润州上元县。
第三十二洞,良常山。周回三十里,名方会之天。在茅山东北。
第三十三洞,紫盖山。周回八十里,名紫元洞照之天。在荆州常阳县。第三十四洞,天目山。周回二百里,名太微元盖之天。在杭州馀杭县。
第三十五洞,姚源山。周回七十里,名白马元光之天。在州武陵县。第三十六洞,金华山。周回一百五十里,名金华洞元之天。在婺州金华县。

《云笈七签》三山

西元者,葛衍山之别名。葛衍有三山相连,西为西元,东为郁绝根山,中央名葛衍山。三山有三府,名曰三宫,西元山为清灵宫,葛衍山为紫阳宫,郁绝根山为极真宫。三山缠固万三千里,高二千七百里,下有洞庭,潜行地中,通元洲昆崙府也。西元山下有洞台,方圆千里,金城九重,有玉堂兰室,东西宫殿,中有四百二十真人处焉。其树则绛碧,草则芝英,其鸟兽则麒麟凤凰。距昆崙七万里,其间有高晖山,上有洞,光如日,葛衍、西元、郁绝根三山也。

《三才图会》武功山

武功山在西安府武功县西百二十里。山行至枫木凹,即武功东界也。迤逦至北斗七星冈峭径纡折高下,循溪往水㶁㶁激石鸣。抵平湛静。迄下行,有所触辄,复作响。千岩万巘或峻矗入云,如笔竖笋攒或壁嶂排如植碑。倚屏或倒崖作罄折状,或杰竦如弁冕执圭为敬者。又如龙凤轩举,如虎豹躩,且踞如飞走器物,靡所殚述。自山麓行,丛林蒙翳,瀑布鸣鸟在上。自山半行,空处山翠欲湿衣,泉瀑鸟声皆归履舄。下时有偃树,横涧以济。人而根叶具存。时有石枕流如。天生桥方、竹龙、草仙茅灵药所在有之。自枫木凹四十五湾,约十五里许,至迎仙桥。桥北为图坪庵,一名小桃源。有二杏树,逼檐对峙,各大丈馀,东花西实。至明年花实易向矣。此植物所无也,山有五庵箕峰在图坪南集云行宫,二庵,在图坪东北其西则。九龙也因所通道。置以憩谒者。又十五里,葛仙坛而张许二仙翼列者,不知其由也。谒者以坛为顶,闻白鹤峰尤高云雨皆出其下。白鹤仙居之武功水发源,其巅澒泞喷沬如芙蕖,发荣闻人语,则愈溢出其为行者。所循溪皆其委也。相传为葛仙炼丹池,西北有雷崖谺洞,嵌可容数百人。路险绝,游者必縆掖而升然。人或亵之即迅霆霾曀,故名雷崖。上有数十洞,恍惚有人居其中。可望而不可即。盖为葛仙藏书处。又其阻有齐云山,山有寺,径亦涩,惟猎者时入焉。荒基败础平畴带溪沃田数千亩,沟塍宛然皆柞棫充布,亦避乱全身之区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异境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