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女冠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二百九十二卷目录

 女冠部列传
  唐
  李裕       女道姑
  蛇姑
  五代
  耿先生
  宋
  王妙坚      朱氏女
  徐氏姊妹     妙明真人
  曹仙姑      单县君
  俞道婆      楞伽贫女
  唐广真
  金
  萧净兴
  元
  王守素      仙婆
  明
  仙娘
 女冠部艺文〈诗词〉
  故女道士婉仪太原郭氏挽歌词二首 唐刘长卿
  送内寻庐山女道士李腾空二首 李白
  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游南岳  前人
  题女道士居         奏系
  送宫人入道        戴叔伦
  前题            王建
  赠不食姑          于鹄
  送宫人入道归山       前人
  送宫人入道        张萧远
  宫人入道         殷尧藩
  赠张鍊师         刘禹锡
  赠成鍊师四首       刘言史
  赠苏鍊师         白居易
  赠韦鍊师          前人
  赠女道士郑玉华二首    施肩吾
  赠施仙姑          前人
  元日女道士受箓       贾岛
  和韩录事送宫人入道    李商隐
  赠女仙           赵嘏
  赠庞鍊师          李洞
  送女冠还俗       宋孙惟信
  送妓入道         段天祐
  效唐人送宫人入道      陈安
  赠李仙姑         丁鹤年
  拟唐人送宫人入道二首   明李濂
  宫人入道〈已上诗〉     徐渭
  女冠子         唐温庭筠
  瑞鹤仙〈已上词〉    宋吴文英
 女冠部纪事
 女冠部外编

神异典第二百九十二卷

女冠部列传

李裕

《续文献通考》:李裕,字季兰。女冠,能诗者也。尝与诸贤会乌程县。开元时知河间,刘长卿有阴重疾季兰,乃笑之曰:山气日夕佳。长卿对曰:众鸟欣有托。举坐大笑,论者美之。盖上仿班姬则不足,下比韩奕则有馀者也。

女道姑

《广西通志》:女道姑,唐时人。在永宁双瑞岩修炼。岩有石釜,每日出米三升,适有老僧至,以米不敷,凿其釜,得米三斗六升米。毕不复出,道姑饿死。忽有一棺漂至,侍女扛入棺内,覆以石。獞民疑有异物,欲开之,倏然雷雨大作,遂止。今棺半覆于石,石床、石釜犹存。

蛇姑

《临海县志》:唐有蛇姑居邑后岭之巅。樵者见之,与居人忻生往观,见庵畔一蛇护守,遇不善人至则逐焉。张得一闻之,即往谒姑。姑授之诀曰:心湛湛而无动,气绵绵而徘徊,精涓涓而运转,神混混而往来。得一瞿然解悟,遂游。方不知所往,道姑亦化去。

五代

耿先生

《南唐近事》:女冠耿先生,鸟爪玉貌,甚有道术。获宠于元宗将诞前三日,谓左右曰:我子非常产之夕,当有异及他夕。果震雷绕室,大雨河倾。半夜雷止,耿身不复孕,左右莫知。所产将子亦随失矣。按《江宁府志》:南唐女冠耿先生,鸟爪玉貌,宛然神仙。保大中游金陵,以修炼为事。元宗召见,悦之,常止于卧内。先是大食国进龙脑油二器,其味辛烈,服之蠲疾。元宗秘惜,先生见之曰:此非佳者,当为陛下制之。乃以绢囊悬龙脑于屋栋。须臾,沥如注,香味逾。所进者尝搦雪为铤,爇之成金,指痕隐然其上。又因宫人扫除,取箕中粪壤炼为白银。元宗尝购珍珠数升欲得圆者,先生曰:易致也。就取小麦微涤,以银釜灼之,匀圆皆成珠胎。元宗殂,先生不复入宫,往来江淮,不知所之。

王妙坚

《齐东野语》:王妙坚者,本兴国军九宫山道妪也。居常以符水、咒枣等术行乞村落,碌碌无他异。既而至杭,多游西湖两山中。一日至西陵桥茶肆少憩,适其邻有陈生隶职御酒库,其妻适见之,因扣以妇人头,䐈不可疏者还可禳解否。妪曰:此特细事。命市真麻油半斤,烧竹沥投之,且为持咒,俾之沐发。盖是时恭圣杨后方诛,韩心有所疑而发。䐈不解意,有物出示,以此遍求禳治之术。会陈妻以油进,用之良验,意颇神之。遂召妙坚入宫,赐予甚厚,日被亲幸。且为创道宇,赐名明真,俾主之,累封真人。

朱氏女

《温州府志》:朱氏女,崇宁中,年十馀岁。居南雁荡西洞中,辟谷二十年。后不知所在。今其洞名仙姑洞。

徐氏姊妹

《温州府志》:宋徐氏姊妹,号五姑六姑,平阳人。居前仓,遇一贫道求宿,以丹四丸授之。人服一丸,馀二丸藏壁中。其兄归见有毫光,视之乃丹也。二姑复分服之,皆心风丐。于途积钱建丹光观,后不知所之。

妙明真人

《罗浮山志》:妙明真人,吴氏,本句容士人女。寓杭,幼遇异人,得诀修炼辟谷。宋徽宗宣和间召赴阙馆之以礼,蔡京赠之诗有姑射仙人犹饮露,龟台王母未忘桃之句。既而得请复还钱塘。未几,欲他往。人或问之,曰:城中皆黑气,可速避去。才经浃旬,即有金人之祸。真人肌肤明秀,语论皆历历可听,未尝观书质以古今无不知者。后隐罗浮。

曹仙姑

《罗浮山志》:宋徽宗宣和中有曹仙姑居京城,作诗赠道士邹葆光云:罗浮道士真仙子,跃出樊笼求不死。冰壶皎洁水鉴清,洞然表里无尘滓。叱咤雷霆发指端,馘邪役鬼篆飞丹。朝吞霞气松窗暖,夜礼星辰玉简寒。琴心和雅胎仙舞,屏绝淫哇追太古。幽韵萧森海岛风,馀音缭绕江天雨。真居僻在海南边,溪上帘栊洞里天。灵凤九苞飞槛外,珍禽五色舞花前。金丝捣露紫河车,青霓跨领铁桥斜。罗浮自古神仙宅,万里来寻况是家。我昔闺中方幼稚,当年曾览罗浮记。形质虽拘一室间,精魂已出千山外。如今亲见罗浮人,疑是朱明降上真。剑气袖携三尺水,霞浆杖挂一壶春。松姿鹤步何萧散。风调飘飘惊俗眼。吾师出处任高情,止则止兮行则行。富有溪山宁愿利,贵怀道义不干名。我今寄迹都城里,门外喧喧那入耳。上床布被日高眠,不为公来不能起。问公去速来何迟。得接高谈几许时。白云偶向帝乡过,去住无踪安可期。我亦韶华断羁绁,何异飘蓬与翻叶。相逢邂逅即开颜,礼乐何曾为吾设。志同笙磬合宫商,道乖肝胆成吴越。相近未必常往还,相遥未必长离别。翩然孤鹤又南征,寄语石楼好风月。时徽宗广求学仙之徒,与工诗赋。奇女仙姑与吴妙明皆徵。至京师,仙姑明于丹术,尝作大道歌,深得要旨,道流竞传诵之。敕封文逸真人,每遇道流,藐谓无人,独与葆光语深见称许,故有此赠。

单县君

《罗浮山志》:单县君,号绿原道人,增城石滩人。以夫受封,常厌俗纷,端坐读书悟道。能为诗文,常题冲虚观云:雄峰峻峙焕朱明,元圣清虚此耀真。地静无心閒日月,山高举首近星辰。金坛露冷青鸾舞,丹灶风清白鹤驯。时有仙人绿云上,九霄飘忽响韶钧。后无疾而化。

俞道婆

《江南通志》:俞道婆,卖油糍为业。一日闻贫子唱莲花落云:不因《柳毅传》,书信何缘得。到洞庭湖忽然契悟,抛油糍于市。其夫云你颠也。婆打一掌云:非公境界,乃往见琅琊起印可之。

楞伽贫女

《苏州府志》:宋楞伽贫女,名伴娘,不知何许人。乞食为活,往来山中。历年久,颜发不变,插花讴歌,夜宿古墓中,蛇虺寒暑皆不畏。时有何从者与郏道士游山中,适遇贫女。问其姓,曰:无姓。问其年,曰:天长地久,有甚数目。时严冬,问何不畏寒,却指松木答曰:草木与人,天地之所养,木尚能过,何不会此。从等因敬之,进曰:特来问道,愿慈悲开示。女曰:汝不能悲慈,如何却教我慈悲。汝若求道,必归求心。从赧逡巡而退,明旦复往,已失所在。

唐广真

《严州府志》:唐广真,严州人。既嫁,得血疾,梦道士与药服而愈。自是与夫相离从师修道。至宋淳熙中在郭家食饭次,若有人唤者,出门,逢三仙人。问:汝欲超凡入圣耶。留形住世耶。弃骨成仙耶。对曰:有母尚在,愿终养。因与丹一粒,吞之,遂不复食。后召入德寿宫,封寂静凝佛真人。

萧净兴

《畿辅通志》:萧净兴,宗城人。初入道,九年不语。既语,能解文义,人有请必先知之。明昌二年,帝昼寝,忽梦一仙姑驾鹤而来,状貌清古,与论神仙事。帝惊觉,拟像遣使求之。使者未至,前二十日已知其事矣。明昌六年羽化。

王守素

《辍耕录》:王氏守素,钱塘民家女。其夫丁野鹤弃家为全真道士于吴山之紫阳庵。一日召守素入山,自付四句云:懒散六十三,妙用无人识。逆顺两俱忘,虚空镇常寂。坐抱一膝而逝。方外者流谓之骑鹤化。守素遂亦束发簪冠,著道士服,奉夫遗尸,二十年迹不下山,年逾七十。几于得道者神仙渺茫,故未暇论贞守一节,乃可尚也。丁卯进士萨都剌天锡赠之诗曰:不见辽东丁令威,旧游城郭昔人非。镜中春去青鸾老,华表山空白鹤归。石竹泪乾斑雨在,玉箫声断綵云飞。洞门花落无人迹,独坐苍苔补道衣。

仙婆

《贵州通志》:仙婆,永宁人,名满道笃于戒行善知休,咎人多就决焉。卒,葬于乌降山。至今呼为仙婆墓。

仙娘

《湖广通志》:苟氏,陈文鏊妻。嘉靖中,偕母拾柴观国山,遇老妪食以野草。苟氏吞之,自是不饥,日惟饮水啖果。遂于山头结庵栖止,不火食者殆三十年。乡人呼仙娘。

女冠部艺文〈诗词〉

《故女道士婉仪太原郭氏挽歌词二首》唐刘长卿


作范宫闱睦,归真道艺〈一作业〉超。驭风仙路远,背日帝宫〈一作居〉遥。鸾殿空留处,霓裳已罢朝。淮王哀不尽,松柏但萧萧。


宫禁恩长隔,神仙道已分。人间惊早露,天上失朝云。逝水年无限,佳城日易曛。箫声将薤曲,哀断不堪闻。

《送内寻庐山女道士李腾空二首》李白

君寻腾空子,应到碧山家。水舂云母碓,风埽石楠花。若爱幽居好,相邀弄紫霞。


多君相门女,学道爱神仙。素手掬青霭,罗衣曳紫烟。一往屏风叠,乘风著玉鞭。

《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游南岳》前人

吴江女道士,头戴莲花巾。霓衣不湿雨,特异阳台云。足下远游履,凌波生素尘。寻仙向南岳,应见魏夫人。
《题女道士居》〈不饵芝木四十馀年〉秦系
不饵住云溪,休丹罢药畦。杏花虚结子,石髓任成泥。扫地青牛卧,栽松白鹤栖。共知仙女丽,莫是阮郎妻。

《送宫人入道》戴叔伦

萧萧白发出宫门,羽服星冠道意存。霄汉九重辞凤阙,云山何处访桃源。瑶池醉月劳仙梦,玉辇乘春却帝恩。回首吹箫天上伴,上阳花落共谁言。

《前题》王建

休梳丛鬓洗红妆,头戴芙蓉出未央。弟子抄将歌遍叠,宫人分散舞衣裳。问师初得经中字,入静犹烧内里香。发愿蓬莱见王母,却归人世施仙方。

《赠不食姑》于鹄

不食非关药,天生是女仙。见人还起拜,留伴亦开田。无屋寻溪宿,兼衣扫叶眠。不知何代女,犹带剪刀钱。

《送宫人入道归山》前人

十载吹箫入汉宫,看修水殿种芙蓉。自伤白发辞金屋,许著黄冠向玉峰。解语老猿开晓洞,学飞雏鹤落高松。定知别后宫中伴,应听缑山半夜钟。

《送宫人入道》张萧远

舍宠求仙畏色衰,辞天素面立阶墀。金丹拟驻千年貌,玉指休匀八字眉。师主与收珠翠后,君王看戴角冠时。从来宫女皆相妒,闻向瑶台尽泪垂。

《宫人入道》殷尧藩

卸却宫妆锦绣衣,黄冠素服制相宜。锡名近奉君王旨,佩箓新参老氏师。白昼无情趋玉陛,清宵有梦步瑶池。绿鬟女伴含愁别,释尽当年妒宠私。

《赠张鍊师》刘禹锡

东岳真人张鍊师,高情雅淡世间稀。堪为烈女书青简,久事元君住紫微。金缕机中抛锦字,玉清坛上著霓衣。云衢不用吹箫伴,秖拟乘鸾独自归。

《赠成鍊师四首》刘言史

花冠蕊帔色婵娟,一曲清箫凌紫烟。不知今日重来意,更住人间几百年。


黄昏骑得下天龙,巡遍茅山数十峰。采芝却到蓬莱上,花里犹残碧玉钟。


等闲何处得灵方。丹脸云鬟日月长。大罗过却三千岁,更向人间魅阮郎。


曾随阿母汉宫斋,凤驾龙軿列御阶。当时白燕无寻处,今日云鬟见玉钗。

《赠苏鍊师》白居易

两鬓苍然心浩然,松窗深处万烟前。㩦将道士通宵语,忘却花时〈一作光〉尽日眠。明镜懒开长在匣,素琴欲弄半无弦。犹嫌庄子多词句,只读逍遥六七篇。

《赠韦鍊师》前人

浔阳迁客为居士,身似浮云心似灰。上界女仙无耆欲,何因相遇两徘徊。共疑过去人间劫,曾作谁家夫妇来。

《赠女道士郑玉华二首》施肩吾

元发新簪碧藕花,欲添肌雪饵红砂。世间风景那堪恋。长笑刘郎漫忆家。


明镜湖中休采莲,却辞阿母学神仙。朱丝误落青囊里,犹是箜篌第几弦。

《赠施仙姑》前人

缥缈吾家一女仙,冰容虽少不知年。有时频夜看明月,心在嫦娥几案边。

《元日女道士受箓》贾岛

元日更新夜,斋身称净衣。数星连斗出,万里断云飞。霜下磬声在,月高坛影微。立听师语了,左肘系符归。

《和韩录事送宫人入道》李商隐

星使追还不自由,双童捧上绿琼辀。九枝灯下朝金殿,三素云中侍玉楼。凤女颠狂成久别,月娥孀独好同游。当时若爱韩公子,埋骨成灰恨未休。

《赠女仙》赵嘏

水思云情小凤仙,月涵花态语如弦。不因金骨三清客,谁识吴州有洞天。

《赠庞鍊师》李洞

家住涪江汉语娇,一声歌戛玉楼箫。睡融春日柔金缕,妆发秋霞战翠翘。两脸酒醺红杏妒,半胸酥嫩白云饶。若能㩦手随仙令,皎皎银河渡鹊桥。

《送女冠还俗》宋·孙惟信

脱却霞绡上醮衣,女童髽髻绿杨垂。重调螺黛为眉浅,再试弓鞋举步迟。紫府烟花莺唤醒,丹房云雨鹤通知。帘低红杏春风暖,清梦应曾见旧师。

《送妓入道》段天祐

歌舞当年第一流,洗妆今日别青楼。便从南岳夫人去,肯为苏州刺史留。琳馆月明箫凤下,琐窗花老镜鸾收。却怜愁绝浔阳妇,嫁得商人已白头。

《效唐人送宫人入道》陈安

长门一别赴琳宫,宁复中官促绣工。红叶人间无旧梦,碧桃天上自春风。步虚尚觉宸光近,归院还疑辇路通。犹有内家箫管在,夜深吹向月明中。

《赠李仙姑》丁鹤年

何年萼绿华,来降地仙家。花拥青鸾节,香随白鹿车。清辉回雪月,元想结云霞。不赴瑶池宴,桃开几度花。

《拟唐人送宫人入道二首》明·李濂

苦忆仙人萼绿华,乞身遥入太清家。向来写恨馀红叶,此去行踪有碧霞。学道晚依新药灶,洗妆朝弃旧菱花。玉笙不作昭阳调,缑岭閒吹月影斜。


蚤承丹诏入华清,却戴黄冠出汉京。箫谱好传秦弄玉,鍊师初拜许飞琼。衣沾别岛朝霞色,梦断长门夜雨声。十二层楼何处所,芙蓉花外是仙城。

《宫人入道》徐渭

昭阳队里混铅华,垂老参师日半斜。不向秋风怨团扇,却教明月〈宫女名〉进琵琶。朝留楚簟身为雨,夜绣茅君线作霞。见说缑山闲姊妹,尚论恩宠旧谁家。

《女冠子》唐·温庭筠

含娇含笑,宿翠残红,窈窕鬓如蝉。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寄语青娥,伴早求仙。
《瑞鹤仙》〈赠道女陈华山内夫人〉宋·吴文英
彩云栖翡翠。听凤笙,吹下飞軿天际。晴霞剪轻袂。澹春姿、雪态寒梅清泚。东皇有意。旋安排、阑干十二。早不知为云,为雨尽日,建章门闭。堪比红绡织素,紫燕轻盈,内家标致。游仙旧事。星斗下,夜香里。对华峰、如掌纸屏横幅,春色长供午睡。更醉乘玉井。秋风采花弄水。

女冠部纪事

《晋书·王恭传》:会稽王道子尝集朝士,淮陵内史虞珧子妻裴氏有服食之术,常衣黄衣,状如天师,道子甚悦之,令与宾客谈论,时人皆为降节。恭抗言曰:未闻宰相之坐有失行妇人。坐宾莫不反侧,道子甚愧之。《学佛考训》:隋炀帝初封晋王,任总江淮。因从智者受菩萨戒,既而淫侈毁戒,以女冠道士自随。及难作,为近臣所弑。
《唐书·金仙公主传》:金仙公主,始封西城县主。景云初进封。太极元年,与玉真公主皆为道士,筑观京师,以方士史崇元为师。崇元本寒人,事太平公主,得出入禁中,拜鸿胪卿,声势光重。太平败,崇元伏诛。
《杨太真外传》:杨贵妃,小字玉环。开元二十二年十一月归于寿邸。二十八年十月,元宗幸温泉,宫使高力士取杨氏女于寿邸,度为女道士,号太真,住内太真宫。天宝四载七月于凤凰园册太真宫,女道士杨氏为贵妃,半后服用。
《旧唐书·元宗本纪》:天宝三年,玉真公主先为女道士,让号及实封,赐名摘盈。
《酉阳杂俎》:扬州东陵圣母庙中。女道士康紫霞自言少时梦中被人录于一处,言天符令摄将军巡南岳,遂擐以金锁甲令骑道从千馀人马蹀虚南去。须臾至岳,神拜迎马前,梦中如有处分岳、中峰岭、溪谷无不历也。恍惚而返,鸡惊觉,自是生须数十根。
《东观奏记》:上微行至德观,女道士有盛服浓妆者。赫怒,亟归宫,立宣左衙功德使宋叔康令尽逐去,别选男道士七人住持,以清其观。
《北梦琐言》:唐女道士鱼元机字蕙兰,甚有才思。咸通中,为李亿补阙执箕帚。后爱衰下山,隶咸宜观为女道士。有怨李公诗曰: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又云:蕙兰销歇归春浦,杨柳东西伴客舟。自是纵怀,乃娼妇也。竟以杀侍婢,为京兆尹温璋杀之,有集行于世。浙西周宝侍中博陵崔夫人乃乾符中时相之姊妹也,少为女道士。或曰:寡而冠帔,自幽独焉。大貂素以豪侠闻,知崖有颜色,踰垣而窃之,宗族亦莫知其存没尔。后周除浙右,其内亦至国,乃具车马偕归。崔门曰:昔者官职卑下未敢先言,此际叨尘亦不相辱,相国不得已而容之。
《茅亭客话》:遂州女道士,游氏,不记名。太平兴国末,经过成都游青城及诸仙化,仪质古雅,喜谈至道,容貌可二十馀。不饮食,云得丹砂之妙。有一叟髭发皓然,腰脊伛偻,执焚香洒扫之役,侍于女冠之后,常遭叱辱。又有张五经道士,名道明,年过四十,亦为女冠侍者。云此女冠者百二十岁,老侍者乃远孙尔。蜀城士民仰从之,至于纳货、求丹、就师、辟谷者,如市焉。时知府辛谏议仲甫恐其妖,遣出城,任游诸化。犹有师资者随行经数年。有遂州、刘山人到城休,复话女冠之事。山人笑云:秖自那时与张道明于飞,至今见住庚除化向来老侍者,即女冠之父也。嗟乎。师问者但存诚敬之为,其所欺如稚孺,得不戒于所惑乎。
《宋史·丁谓传》:谓以左仆射、门下侍郎、平章事,封晋国公。仁宗即位,进司徒,为山陕使。坐雷允恭擅易皇堂地,降太子少保、分司西京。先是,女道士刘德妙者,尝以巫师出入谓家。谓败,逮于德妙,内侍鞫之。德妙通款,谓尝教言:若所为不过〈阙二字〉,不若托言老君言祸福,足以动人。于是即谓家设神像,夜醮于园中,允恭数至请祷。及帝崩,引入禁中。又因穿地得龟蛇,令德妙持入内,绐言出其家山洞中。仍复教云:上即问若,所事何知为老君,第云相公非凡人,当知之。谓又作颂,题曰混元皇帝赐德妙,语涉妖诞。遂贬崖州司户参军。诸子并勒停。𤣱又坐与德妙奸,除名,配隶复州。籍其家,得四方赂遗,不可胜纪。其弟诵、说、谏悉降黜。坐谓罢者,自参知政事任中正而下十数人。
《哲宗本纪》:绍圣三年九月乙卯,废皇后孟氏为华阳教主、玉清妙静仙师,赐名冲真。
《太平府志》:白鹤观,在采石宝积山南麓。宋元祐间女冠孙真人开山于此,敕建。有仙姑炼丹池。
《清波杂志》:有妇人号虞仙姑,年八十馀。有少女色,能行大洞法。徽宗一日诏虞诣蔡京,京饭之虞见一大猫拊其背,语京曰:识此否。乃章惇也。京即诋怪而无理。翊日,京对上曰:已见虞仙姑邪。猫儿事极可骇。《宣政杂录》:宣和初,都下有朱节,以罪置外州。其妻年四十,居望春门外。一夕颐颔痒甚,至明,须出长尺馀。人问其实,莫知所以。赐度牒为女冠,居于家。
《桐江诗话》:畅,姓惟,汝南有之。其族尤奉道,男女为黄冠者十之八九。时有女冠畅道姑,姿色妍丽,神仙中人也。少游,挑之不得。乃作诗云:瞳人剪水腰如束,一幅乌纱裹寒玉。超然自有姑射姿,回看粉黛皆尘俗。雾閤云窗人莫窥,门前车马任东西。礼罢晓坛春日净,落红满地乳鸦啼。
《山房遗笔》:元遗山好问裕之,北方文雄也。其妹为女冠,文而艳。张平章当揆欲娶之,使人嘱裕之辞以可否。在妹妹以为可则可。张喜,自往访觇其所向。至则方自手补天花版,辍而迎之。张询近日所作应声。答曰:补天手段暂施。张不许,纤尘落画堂,寄语新来双燕子,移巢别处觅雕梁。张悚然而出。
《五色线》《集官一录》:女道士董灵微,年逾八十,貌若婴孺,号为花姑。

女冠部外编

《稽神录》:洪州樵人,入西山岩石之下。藤萝甚密,中有一女冠,姿色绝世,闭目端坐,衣帔皆如新。近观之不能测,或为整其冠髻,即应手腐坏。众惧散去。复寻之,不能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