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僧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一百七卷目录

 僧寺部汇考一
  释名〈寺〉
  晋书〈孝武帝本纪〉
  魏书〈释老志〉
  洛阳伽蓝记〈白马寺 永宁寺 建中寺 长秋寺 景乐寺 昭仪尼寺 愿会寺 光明寺 胡统寺 修梵寺 嵩明寺 景林寺 明悬尼寺 龙华寺 璎珞寺 宗圣寺 魏昌尼寺 景兴尼寺 庄严寺 秦太上君寺 正始寺 平等寺 景宁寺 归觉寺 景明寺 大统寺 招福寺 秦太上公二寺 报德寺 大觉寺 三宝寺 宁 远寺 正觉寺 龙华寺 追圣寺 高阳王寺 崇虚寺 冲觉寺 宣忠寺 王典御寺 光宝寺 法云寺 融觉寺 大觉寺 永明寺 疑元寺 河间寺 京师诸寺〉
  寺塔记〈大兴善寺 安国寺 东禅院 山庭院 赵景公寺 宝应寺 菩萨寺 光宅寺 静域寺 崇济寺 资圣寺 慈恩寺〉
  三宝感通录〈唐述谷寺〉
  法苑珠林〈波提寺 灵味寺 招提寺〉
  梁京寺记〈小庄严寺 同泰寺 开善寺 大爱敬寺 法宝寺 宝林寺〉
  庚寅奏事录〈龙游寺〉
  于役志〈寿宁寺〉
  燕翼贻谋录〈相国寺〉
  挥麈前录〈应天寺 启圣院 兴德禅院〉
  庐山后录〈西林寺〉
  吴中胜记〈吴山寺 光福寺〉
  学佛考训〈翠微寺 天宫寺 善卷寺〉
  西干十寺记〈水西寺 经藏寺〉

神异典第一百七卷

僧寺部汇考一

《释名》《寺》

寺,嗣也。治事者相续于其内,本是司名,西僧乍来,权止公司移入别居,不忘其本,还标寺号。

《晋书》《孝武帝本纪》

太元六年春正月,帝初奉佛法,立精舍于殿内,引诸沙门以居之。

《魏书》《释老志》

后汉明帝遣郎中蔡愔等使于天竺、写浮屠遗范。愔得佛经《四十二章》,以白马负经而至,汉因立白马寺于洛城雍关西。摩腾、法兰咸卒于此寺。自洛中构白马寺,盛饰佛图,遂为四方式。

《洛阳伽蓝记》白马寺

白马寺,汉明帝所立也。在西阳门外三里御道。南帝梦金人长丈六项,皆日月光明,胡神号曰:佛遣使向西域求之,乃得经像焉。时白马负经而来,因以为名明帝崩,起祗洹于陵上,自此以后百姓冢上或作浮屠焉,寺上经函至今犹存,常烧香供养之经函,时放光明耀于堂宇,是以道俗礼敬之,如仰真容浮图前。柰林蒲萄异于馀处,枝叶繁衍,子实甚大。柰林实重七斤,蒲萄实伟于枣味,并殊美冠于中京。帝至熟时,常诣取之,或复赐宫人,宫人得之转饷亲戚,以为奇味,得者不敢辄食,乃历数家。京师语曰:白马甜榴,一实直牛。

永宁寺

永宁寺,熙平元年灵太后胡氏所立也。在宫前阊阖门。南一里御道西,其寺东有太尉府,西对永康里,南界昭元曹北邻御史台中有九层浮图一所架木为之举高九十丈有刹,复高十丈,合去地一千尺,去京师百里遥,已见之初,掘基至黄泉下得金像三十躯,太后以为信法之徵,是以营建过度也,刹上有金宝瓶,容二十五石,宝瓶下有承露金盘三十重,周匝皆垂金铎,复有铁锁四道,引刹向浮图,四角锁上亦有金铎,铎大小如一石瓮子。浮图有九级角,角皆悬金铎,合上下有一百二十铎,浮图有四面,面有三户六窗,户皆朱漆,扉上有五行金铃,合有五千四百枚,复有金环铺首,殚土木之功,穷造形之力,佛事精妙不可思议。绣柱金铺骇人心目,至于高风永夜宝铎和鸣,铿锵之音闻,及十馀里,浮图北有佛殿一所,形如太极殿,中有丈八金像一躯,人中长金像十躯,绣珠像三躯,织成五躯,作功奇巧,冠于当世僧房楼。观一千馀间雕梁粉壁青璅绮疏,难得而言,栝椿松柏扶疏拂檐,翠竹香草布濩阶墀,是以常景碑云:须弥宝殿兜率净宫莫尚于斯也。外国所献经像皆在此寺,寺院墙皆施短椽以瓦覆之,若今宫墙也,四面各开一门,南门楼三重,通三道,去地二十丈,形制似今,端门图以云气画彩仙灵绮钱青璅赫丽华拱夹,门有四力士,四狮子,饰以金银,加之珠玉,壮丽焕炳世所未闻。东西两门皆亦如之所可异者,唯楼两重,北门一道,不施屋似鸟头门,四门外树以青槐亘,以绿水,京邑行人多庇其下,路断飞尘不由奔云之润,清风送凉,岂藉合欢之发。诏中书舍人常景为寺碑文,装饰毕功。明帝与太后共登之视宫内如常,中临京师若家庭,以其目见宫中禁人不听升衒之,常与河南君胡孝世共登之,下临云雨,信哉。不虚时有西域沙门菩提达摩者,波斯国胡人也,起自荒裔来游中,土见金盘炫日光,照云表,宝铎含风响,出天外,歌咏赞叹实是神功,自云年一百五十岁,历涉诸国,靡不周遍,而此寺精丽,遍阎浮所无也,极佛界亦未有此口,唱南无,或合掌连日,至孝昌二年大风发,屋拔树,刹上宝瓶随风而落入地丈馀,复命工匠更著新瓶。永熙三年二月,浮图为火所烧,帝登临云台望火,遣南阳王宝炬录尚书,长孙稚将羽林一千救赴火所,莫不悲惜垂泪而去,火初从第八级,中平旦,火发当时雷雨晦冥,杂下霰雪,百姓道俗咸来观火,悲哀之声振动京邑,时有三比丘赴火而死火,经三月不灭,有入地柱火寻柱,周年犹有烟气,其年五月中有人从象郡来,云见浮图于海中,光明照耀俨然如新,海上之民咸皆见之,俄然,雾起浮图遂隐。

建中寺

建中寺,普泰元年尚书令乐平王尔朱世隆所立也。本是阉官司空刘腾宅屋宇。奢侈,梁栋踰制一里之间廊庑充溢,堂北宣光殿,门西乾明,门博敞弘丽,诸王莫及也。在西阳门内御道北,谓延年里。正光年中,元义专权,太后幽隔永巷,腾为谋主。至孝昌年,太后反政,遂诛义等,没腾田宅,元义诛日,腾已物故,太后追思腾罪,发墓残尸,使其神灵无所归,聚以宅赐王雍。建义元年,尚书令乐平王尔朱世隆为荣追福,题以为寺,朱门黄阁所谓仙居也,以前厅为佛殿,后堂为讲堂,金花宝盖遍满其中,有一凉风堂,本腾避暑之处,凄凉常冷,经夏无蝇,有万年千岁之树也。

长秋寺

长秋寺,刘腾所立也。腾初为长秋令,因以为名,在南阳门内御道北一里,亦在延年里,即是晋中朝时金市处。寺北有濛汜池,夏则有水,冬则竭矣。中有三层浮图,一所金盘灵刹耀,诸城内作六牙白象负释迦,在虚中庄严佛事悉用金玉,作工之异难可具陈,四月四日此像常出辟邪,师子导引其前,吞刀吐火,腾骧一面綵幢上索,诡谲,不常奇伎异服冠于都市,像停之处观者如堵,迭相践跃,常有死人。

景乐寺

景乐寺,太傅清河文献王怿所立也。在阊阖门南御道西望,永宁寺正相当。寺西有司徒府,东有大将军高肇宅,北连义井里,义井里北门外有丛树数株,枝条繁茂,下有甘井一所,石槽铁罐供给行人饮水,庇荫多有憩者,有佛殿一所,像辇在焉,雕刻巧妙,冠绝一时,堂庑周环曲房连接轻条拂户,花蕊披庭,至于六斋常设女乐,歌声绕梁,舞袖徐转,丝管寥亮,谐妙入神,以是尼寺丈夫不得入得往观者,以为至天堂,及文献王薨,寺禁稍宽,百姓出入无复限碍,后汝南王悦复修之,悦,是文献之弟,诏诸音乐逞伎寺内,奇禽怪兽舞忭殿亭,飞空幻惑,世所未睹,异端奇术总萃,其中剥驴扳井,植枣种瓜,须臾之间皆得赐食,士女观者目乱精迷,自建义以后,京师频有大兵,此戏遂隐也。

昭仪尼寺

昭仪尼寺,阉官等所立也。在东阳门内一里御道南。寺有一佛二菩萨,塑工精绝,京师所无也。四月七日,常出诣景明,景明三像恒出迎之,伎乐之盛与刘腾相比,堂前有酒树面木,昭仪寺有池,京师学徒谓之翟泉也,衒之按杜预注春秋云:翟泉在晋太仓西南,按晋太仓在建春门内,今太仓在东阳门内,此地今在太仓西南,明非翟泉也。后隐士赵逸云此地是晋侍中石崇家池,池南有绿珠楼,于是学徒始悟,经过者想见绿珠之容也。

愿会寺

愿会寺,中书舍人王翊舍宅立也。佛堂前有桑树一株,直上五尺,枝条横绕,柯叶傍布,形如羽盖覆,高五尺,又叶凡为五重,每重叶生椹各异,京师道俗谓之神桑,而观者成市,布施者甚众,帝闻而恶之,以为惑众,命给事中黄门侍郎元纪伐杀之,其日云雾晦冥,下斧之处血流至地,见者莫不悲泣。

光明寺

宜寿里内有苞信县令段晖宅地下,常闻钟声,时见五色光明照于堂宇,晖甚异之,遂掘光所,得金像一躯,可高三尺,有二菩萨趺坐,上铭云。晋太始二年五月十五日侍中中书令荀勖造晖,遂舍宅为光明寺。时人咸云此荀勖旧宅,其后盗者欲窃,此像与菩萨合声喝贼,盗者惊怖应,即殒倒,众僧闻像叫声,遂来捉得贼。

胡统寺

胡统寺,太后从姑所立也。入道为尼,遂居此寺,在永宁南一里许,宝塔五重,金刹高耸洞房,周匝对户交窗,朱柱素壁,甚为佳丽。其寺诸尼,帝城名德善于开导,工谈义理,常入宫与太后说法,其资养缁流从无此也。

修梵寺 嵩明寺

修梵寺,在清阳门内,御道北。嵩明寺复在修梵寺西并,漫墙峻宇,比屋连甍,亦是名寺也。修梵寺有金刚鸠鸽,不入鸟雀,不栖苦提,达磨云:得其真相也。

景林寺

景林寺在开阳门内,御道东。讲殿叠起,房庑连属,丹楹炫日,绣桷迎风,实为胜地。寺西有园,多饶奇果,春鸟秋蝉鸣声相续,中有禅房一所,内置祇洹精舍,形制虽小,巧构难比,加以禅阁虚静隐室,凝邃,嘉树夹牖,芳杜匝阶,虽云朝市相同岩谷,静行之僧绳坐其内,餐风服道,结跏数息,有石铭一所,国子博士卢白头为其文白头,字景裕,范阳人也。

明悬尼寺

明悬尼寺,彭城武宣王协所立也。在建春门外石楼南。有三层塔一所,未加庄严,寺东有中朝,时常满仓,高祖令为租场,天下贡赋所聚蓄也。

龙华寺

龙华寺,宿卫羽林虎贲所立也。在建春门外阳渠南。寺南有租场阳渠,北有建阳里,里有土台,高三丈,上作二精舍,赵逸云此台是中朝旗亭也。上有二层楼,悬鼓,击之以罢市,有钟一口,撞之,闻五十里。太后以钟声远闻,遂移在宫内,置凝閒堂所,与内讲沙门打,为时节。孝昌初,萧衍子豫章王萧综来降,闻此钟声,以为奇异,遂造听钟歌词三首传于世。

璎珞寺

璎珞寺,在建春门外御道北。所谓建阳里也。即中朝时白杜地董威辇所居处。里内有璎珞慈善晖和通觉晖,元宗圣魏昌熙平崇真因果等十,寺里内士庶二千馀户,信崇三宝,众僧利养,百姓所供也。

宗圣寺

宗圣寺有像一躯,高三丈八尺,端严殊特,相好毕备士庶瞻仰,目不暂瞬,此像一出,市井皆空,炎光辉赫,独绝世表,妙伎杂乐亚于刘腾,城东士女多来此寺观看也。

魏昌尼寺

魏昌尼寺,阉官瀛州刺史李次寿所立,即中朝牛马市处也。刑嵇康之所。

景兴尼寺

建春门外一里馀。至东石桥南,北而行石桥南,道有景兴尼寺,亦阉官等所共立也。有金像辇去地三尺,施宝盖,四面垂金铃,七宝珠飞天伎乐,望之云表,作工甚精,难可扬确。像出之日,帝诏羽林一百人举此像,丝竹杂伎皆由旨给。

庄严寺

庄严寺在东阳门外一里御道北。所谓东安里也。北为租场。

秦太上君寺

秦太上君寺,胡太后所立也。在东阳门御道北。所谓晖文里。当时太后正号崇训母,天下号父为秦太上公,母为秦太上君,为母追福,因以名焉。中有五层浮图,一所巨刹入云高,门向街。佛事庄饰等于永宁诵室。禅堂周流重叠,花林芳草遍满阶墀,常有大德名僧讲一切经,受业沙门亦有千数。

正始寺

正始寺,百官等所立也。正始中立,因以为名。在东阳门外御道南。所谓敬义里也。里内有典虞,檐宇清净,美于景林,众僧房前高林对牖,青松青柽连枝交映,多有枳树而不中食,有石碑一枚,背有侍中崔光施钱四十万,陈留侯李崇施钱二十万,自馀百官各有差,少者不减五千以下,后人刊之。

平等寺

平等寺,广平武穆舍宅所立。在青阳门外二里御道北,所谓孝敬里也。堂宇宏美,林木萧森,平台复道独显当世。寺门外金像一躯,高二丈八尺,相好端严,常有神验国之吉凶。先炳祥异。孝昌三年十二月中,此像面有悲容,两目垂泪,遍体皆湿,时人号曰佛汗,京师士女空市里而往观之,有比丘以净绵拭其泪,须臾之间,绵湿都尽,更以他绵换,俄然,复湿,如此三日乃止,明年四月,尔朱荣入洛阳诛戮百官,死亡涂地。永安二年三月此像复汗,士庶复往观之,五月北海王入洛,庄帝北巡。七月北海王大败,所随江淮子弟五千尽被俘虏,无一得还。永安三年七月,此像悲泣如初,每经神验,朝夕惶惧,禁人不听观之,至十二月尔朱兆入洛阳,擒庄帝于晋阳,在京宫殿空虚百日无主,永熙元年,平阳王入纂,大业,始造五层塔一所,平阳王,武穆王少子,诏中书侍郎魏收等为寺碑文,至二年二月五日,土木毕功帝率百僚作万僧,会其日寺门外有石像无故自动,低头复举,竟日乃止,帝躬加礼拜,怪其诡异,中书舍人灵景曰:石立社移,上古有此,陛下何怪也。帝乃还宫,七月中,帝为侍中斛斯椿所使,奔于长安,至十月终。而京师迁邺焉。

景宁寺

景宁寺,太保司徒公,杨椿所立也。在清阳门外三里御道南,所谓景宁里也。高祖迁都洛邑,椿创居此里,遂分宅为寺,因以名之。制饰甚美,绮柱珠帘。椿弟慎,冀州刺史,慎弟津司空并立性宽雅,贵义轻财,四世同居一门,三从朝贵义居未之有也。普泰中,为尔朱世隆所诛。后舍宅为建中寺,出清阳门外三里御道,北有孝义里,里西北角有苏秦冢,冢傍有宝明寺,众僧常见秦出入此,冢车马羽仪若今宰相也。

归觉寺

孝义里东市北植货里,里有太常民刘胡兄弟四人,以屠为业,永安年中,胡杀猪,猪忽唱:乞命。声及四邻,人谓胡兄弟相斗而来观之,乃猪也。即舍宅为归觉寺,合家人入道焉。普泰元年,此寺金像生毛,眉发悉皆具足。尚书左丞魏季景谓人曰:张天锡有此事,其国遂灭。此亦不祥之徵。至明年,而广被废死。

景明寺

景明寺,宣武皇帝所立。景明年中立,因以为名。在宣阳门外一里御道东。其寺东西南北方五百步,前望嵩山少室却负帝城,青林垂影,绿水为文,形胜之地。爽垲独美山县台观光,盛一千馀间,复殿重房,交疏对霤,青台紫阁,浮道相通,虽外有四时而内无寒暑,房檐之外皆是山池松竹,兰芷垂列阶墀,含风团露,流香吐馥。至正光年中,太后始造七层浮图一所,去地百仞,是以邢子才碑文云:俯仰击电傍瞩奔星是也。妆饰华丽,侔于永宁,金盘宝铎焕烂霞表。寺有三池,萑蒲菱藕水物生焉,或黄甲紫鳞出没于繁藻,或青凫白雁沉浮于绿水,碾硙舂簸皆用水功,伽蓝之妙最为称首,时世好崇福。四月七日京师诸像皆来此寺,尚书祠部曹录像名有一千馀躯,至八日以次入宣阳门向阊阖宫前,受皇帝散花于时,金花映日宝盖浮云幡幢若林,香烟似雾,梵乐法音聒动天地百戏腾骧,所在骈比名僧德众负,锡为群,信徒法侣持花成薮,车骑填咽,繁衍相倾,时有西域胡沙门见此唱言:佛国。至永熙年中,始诏国子祭酒邢子才为寺碑文。

大统寺 招福寺

大统寺在景明寺西,所谓利民里。寺南有三公令史高显略宅,每于夜,见赤光行于堂前,如此者非一,向光明所掘地丈馀,得黄金千斤,铭云:苏秦家金得者为吾造功德。显略遂造招福寺以世,人谓此地是苏秦旧宅,当时元义秉政,闻其得金,就洛索以十二斤,与之,衒之按苏秦,时未有佛法,功德者不必是寺,应是碑铭之类,颂其声迹也。

秦太上公二寺

秦太上公二寺在景明南一里,西寺,太后所立。东寺皇姨所造。并为父追福,因以名之。时人号为双女寺。并门邻洛水,林木扶疏,布叶垂阴,各有五层浮图一所,高五十丈,素綵画工,比于景明。至于六斋,常有中黄门一人监护僧舍衬施供具,诸寺莫及焉。
报德寺 大觉寺 三宝寺 宁远寺
报德寺,高祖孝文皇帝所立也,为冯太后追福,在开阳门外三里,开道门御道。东有汉国子学堂,堂前有三种字,石经二十五碑表里刻之,写春秋尚书二部,作篆蝌蚪隶,三种字,汉中郎蔡邕笔之遗迹也。犹有十八碑,馀皆残毁。复有石碑四十八枚,亦表里隶书,写周易尚书公羊礼记四部,又赞学碑一所,并在堂前。魏文帝作典论六碑,至太和十七年,犹有四。高祖题为劝学里,里有大觉,三宝,宁远三寺,武定四年,大将军迁石经于邺周回,有园珍果出焉,有梨如承光,寺亦多果,木柰味甚美,冠于京师。

正觉寺

劝学里东有延贤里,里内有正觉寺。尚书令王肃所立也。肃,字恭懿,琅琊人。伪齐雍州刺史,奂之子也。赡学多通,才辞美茂,为齐秘书。丞太和十八年,背逆归顺,时高祖新营洛邑,多所造制,肃博识旧事,大有裨益,高祖甚重之,常呼王生,延贤之名,肃立之。肃在江南之日,聘谢氏女为妻,及至京师,复尚公主谢作五言诗以赠之,其诗曰:本为薄上蚕,今作机上丝,得路逐胜去,颇忆缠绵时。公主代肃答谢云:针是贯绵物,目中恒任丝,得帛缝新去,何能纳故时。肃甚有愧,谢之色,遂造正觉寺以憩之。

龙华寺 追圣寺

龙华寺,广陵王所立也。追圣寺,北海王所立也。并在报德寺之东,法事僧房比秦太上公京师寺皆种杂果,而此三寺园林茂盛莫与之争。

高阳王寺

高阳王寺,高阳王雍之宅也。在津阳门外三里御道西。傍雍为参朱荣所害也,舍宅以为寺。

崇虚寺

崇虚寺,在城西,即汉之跃龙园也。延熹九年,桓帝祠老子于跃龙园,设华盖之坐用郊。天之乐,此其地也。高祖迁京之始,以地给民憩者,多见妖怪,是以人皆去之,遂立寺焉。

冲觉寺

冲觉寺,太傅清河王怿舍宅所立也。在西明门外一里御道北。怿亲王之中最有名行,世宗爱之,特隆诸弟。延昌四年,世宗崩,怿与高阳王雍广平王怀并受遗诏辅翼。孝明,时帝年始六岁,太后代总万机以,怿名德茂亲体,道居正事无大小多咨询之,是以熙平神龟之际,势倾人主,第宅丰大,踰于高阳正光。初元义秉权闭太后于后宫,怿薨于下省。孝昌元年,太后还总万机,追赠怿太子,太师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谥曰,文献,图怿像于建始殿,为文献追福,建五层浮图一所,工作与瑶光寺相似也。

宣忠寺

宣忠寺,侍中司州牧城阳王徽所立也。在西阳门外一里御道南。永安中,北海入洛庄帝北巡,自馀诸王各怀二望,唯徽独从庄帝至长子城,大兵阻河,雄雌未决,徽愿入洛阳舍宅为寺,及北海败散,国道重晖,遂舍宅焉。

王典御寺

王典御寺,阉官王桃汤所立也。时阉官皆为尼寺,惟桃汤独造僧寺,世人称其英雄,门有三层浮图一所,工踰昭义宦者招提最为人宝,至于六斋常击鼓歌舞也。

光宝寺

光宝寺,在西阳门外御道北。有三层浮图一所,以石为基,形制甚古,画工雕刻隐士赵逸。见而叹曰:晋朝石塔寺,今为光宝寺也。人问其故,逸曰:晋朝三十二寺尽皆埋灭,惟有此寺独存。指园中一处曰:此是浴,堂前五步应有一井。众僧掘之,果得屋及井焉,井虽填塞,砖口如初浴,堂下犹有石数十枚,当时园地平衍,果菜葱青,莫不叹息焉,园中有一海号,咸池葭芙被岸,菱荷覆水,青松翠竹罗生其傍,京邑士子至于良辰美日,休沐告归,徵友命朋来游,此寺云车接轸,羽盖成阴,或置酒林泉,题诗花圃,折藕浮瓜以为兴,适普泰末,雍州刺史陇西王参朱天光总士马于此寺,寺门无何都崩,天光见而恶之,其年天光战败,斩于东市也。

法云寺

法云寺,西域乌阳国胡沙门昙摩罗所立也。在光宝寺西,隔墙并门,摩罗聪慧利根学穷释氏至中国,即晓魏言隶书,凡所闻见无不通解,是以道俗贵贱同归,仰之,作祇洹一所,工制甚精,佛殿僧房皆为胡饰丹素,发彩金碧,垂辉摹写真容似,丈六之见鹿苑,神光壮丽若金刚之在双林,伽蓝之内,珍果蔚茂,芳草蔓合,嘉木蔽庭,京师沙门好胡法者皆就摩罗受持之戒,行真苦难,可揄扬秘咒神验阎浮所无也。咒枯树能生枝叶,咒人变为驴马,见之莫不忻怖,西域所卖舍利骨及佛牙经像皆在此寺。

融觉寺

融觉寺,清河文献王怿所立也。在阊阖门外御道南。有五层浮图一所,与冲觉寺齐等。佛殿僧房充溢,里许比丘昙谟最善于义学,讲涅槃华严僧徒千人,天竺国胡沙门,菩提流支见而礼之,号为菩萨流支,解佛义知名,西土诸夷号为罗汉,晓魏言及隶书翻十地,楞伽及诸经论二十三部,虽石室之写金言草堂之传真教不能过也。流支读昙谟最义大乘章,每弹指赞叹唱言:微妙。即为胡书写之传之于西域,西域沙门常东向遥礼之,号昙谟最为东方圣人。

大觉寺

大觉寺,广平王环舍宅所立。在融觉寺西一里许,北瞻芒岭,南眺洛汭,东望宫阙,西顾旗亭,神皋显敞,实为胜地,是以温子升碑云:面水背山,左朝右市,是也。环所居之,堂上置七佛,林池飞阁,比之景明,至于春,风动树则兰开紫叶,秋霜降,草则菊吐黄花,名僧大德寂以遣烦,永熙年中,平阳王即位,造砖浮图一所,是土石之工,穷精极丽,诏中书舍人温子升以为文也。

永明寺

永明寺,宣武皇帝所立也。在大觉寺东。时佛法经像盛于洛阳,异国沙门咸来辐辏,负锡持经,适兹洛土。宣武故立此寺俾以憩之,庑房连亘,一千馀间。庭列修竹,檐拂高,奇花异草,骈阗阶砌。百国沙门三千馀人,西域远者,乃至大秦国尽,天地之西陲,绩纺百姓野店邑房相望,衣服车马拟仪中国。

疑元寺

疑元寺,阉官济州刺史贾灿所立也。在广明门外一里御道东,所谓永平里也。即汉太上王广处迁京之初创,居北里,值母亡舍以为寺。地形高显,下临城阙,房庑丽精,竹柏成林,实是净行息心之所也。王公卿来游观,为五言者,不可胜数。

河间寺

寿丘里,民间号为皇子坊,当时帝族王侯外戚公主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誇竞,崇门丰室,洞户连房,飞馆生风,重楼起雾,而河间王琛最为豪首,经河阴之役,诸元歼尽,王侯第宅多题为寺,寿丘里间列刹相望祇洹郁起,宝塔高临。四月八日,京师士女多至河间寺观其殿庑,绮丽无不叹息,以为蓬莱仙室,亦不足过。入其后园见沟渎环绕石磴,嶕峣朱荷出池,绿萍浮水,飞梁跨树,高栋出云,咸皆唧唧,虽梁王兔苑想之不如也。

京师诸寺

京师东西二十里,南北十五里,户十万六千馀,庙社宫室府曹以外,方三百步为一里,里开四门,门置里正,二人吏四人,门士八人,合有二百二十里,寺有一千三百六十七所,天平元年,迁都邺城,洛阳馀寺四百二十一所,北芒山上有冯王寺,齐献武王寺,京东石关有元领军寺,刘长秋嵩高中有閒居寺,栖禅寺,嵩阳寺,道场寺上有中顶寺,东有升道寺,栖禅寺京南关口有石窟寺,灵岩寺京西瀍涧有白马寺,照乐寺,如此之寺既郭外不在数,限亦详载之。

《寺塔记》大兴善寺

靖恭坊大兴善寺,寺取大兴两字,坊名一字,为名,新记云:优填像总章初为火所烧,据梁时,西域优填在荆州言隋自台城移来,此寺非也。今又有栴檀像开目,其工颇拙,尤差谬矣。不空三藏塔前多老松,岁旱则官伐其枝为龙骨以祈雨,盖三藏役龙意,其树必有灵也。行香院堂后壁,上元和中,画人梁洽画双松,稍脱俗,格曼殊堂工塑极精妙,外壁有泥,金帧不空,自西域赍来者,栴檀像堂中有时非时经界朱写之盛以漆龛,僧云隋朝旧物。寺后先有曲池不空,临终时忽然涸竭至惟宽禅师止住因潦通泉白莲藻自生,今复成陆矣。东廊之南素和尚院庭有青桐四株,素之手植元和中卿相多游此院桐至夏有汗污人衣如輠脂不可洗,天王阁长庆中造本在春明,门内与南内连墙,其形大为天下之最,太和二年,敕移就此寺,拆时,腹中得布五百,端漆数十筒,今部落鬼神形像堕坏,唯天王不损。

安国寺

长乐坊安国寺,红楼。睿宗在藩时舞榭。

东禅院

东禅院,亦曰木塔院,院门北西廊五壁,吴道元弟子释思道画释梵八部,不施彩色,尚有典型。

山庭院

山庭院,古木崇阜,幽若山谷,当时辇土营之。

赵景公寺

常乐坊赵景公寺,隋开皇三年置,本曰弘善寺。十八年,改焉。南中三门里,东壁上吴道子白画地狱变,笔力劲怒,变状阴怪,睹之不觉毛蛓,吴画中得意处三阶。院西廊下范长寿画西方变,及十六对事宝池尤妙绝,谛视之,觉水入浮壁,院门上白画树石颇似阎立德予携立德行天祠粉本验之,无异。西中三门里,门南,吴生画龙及刷天王须,笔迹如铁,有执炉天女窃眸欲语,华严院中,鍮石卢舍立像高六尺,古样精巧,塔下有舍利三斗四升,移塔之时,僧守行建道场,出舍利,俾士庶观之呗赞,未毕满地。现舍利,士女不敢践之,悉出寺外守,公乃造小泥塔及木塔近十万枚葬之,今尚有数万存焉。寺有小银像六百馀躯,金佛一躯,长数尺,大银像高六尺馀,古样精巧,又有嵌七宝,字多心经,小屏风盛以宝函,上有杂色珠,及白珠骈甃乱目禄,山乱宫人藏于此。寺屏风十五牒,三十行经,后云发心主司马恒存愿成主上柱国索伏宝息上柱国真德为法界众生,造黄金牒经善继疑外国物也。

宝应寺

通政坊宝应寺,韩干,蓝田人,少时常为贳酒家送酒,王右丞兄弟,未遇,每一贳酒漫游,干常徵债于王家,戏画地为人马,右丞精思丹青,奇其意趣,乃岁与钱二万,令学画十馀年,今寺中释梵天女悉齐公妓小小等写真也。寺有韩干画,下生帧弥勒,衣紫袈裟右,边仰。面菩萨,及二狮子尤入神,西北角院内有怀素书,颜鲁公序,张渭侍郎钱起郎中赞。

菩萨寺

平康坊菩萨寺,食堂东壁上。吴道元画。智度论色偈变,偈是吴自题,笔迹遒劲,如磔鬼神毛发次堵,画礼骨仙人,天衣飞扬,满壁风动佛殿内槽。后壁面吴道元画消灾经事,树石古崄。元和中,上欲令移之,虑其摧坏,乃下诏择画手写进佛殿内槽,东壁维摩变舍利佛角而转膝。元和末,俗讲僧文淑装之,笔迹尽矣。寺之制度钟楼在东唯此寺,缘李右座林甫宅在东,故建钟楼于西寺。内有郭令玳瑁鞭及,郭令王夫人七宝帐。寺主元竟多识释门故事,云李右座每至生日,常转请此寺僧就宅设斋,有僧乙尝叹佛施鞍,一具卖之,材直七万。又僧广有声名,口经数年,次当叹佛因极祝,右座功德冀获厚,䞋斋毕帘下,出綵篚香,罗帕藉一物如朽钉,长数寸,僧归失望,惭惋数日,且意大臣不容欺己,遂携至西市示于商胡,商胡见之惊曰:上人安得此物。必货此不违价,僧试求百千,胡人大笑曰:未也。更极意言之,加至五百千,胡人曰:此直一千万。遂与之,僧访其名曰:此宝,骨也。又寺先有一僧不言姓名,常负束槁坐卧于寺两廊下,不肯住院经,数年寺纲维或劝其住房,曰:尔厌我耶。其夕遂以束槁焚身,至明,唯灰烬耳。无血膋之臭,众方知异人,遂塑灰为像,今在佛殿上,世号束草师。

光宅寺

光宅坊光宅寺,普贤堂,本天后梳洗堂。葡萄垂,实则幸此堂今堂中尉迟画颇有奇处四壁画像及脱皮白骨。匠意极崄又变形三魔女,身若出壁,又佛圆光均彩相错乱,自成讲。堂东壁佛座前,锦如断古标,西壁逼之摽摽然。

静域寺

宣扬坊静域寺,本太穆皇后宅寺。僧云三阶院门外是神尧,皇帝射孔雀处,上蟠蛇汗烟可惧,东廊树石崄怪,高僧亦怪。

崇济寺

招国坊崇济寺,寺后有天,后织成蛟龙被袄子及绣衣六事东廊,从南第二院有宣律师制袈裟堂,曼殊堂有松数株甚奇。

资圣寺

崇圣坊资圣寺,净土院门外。相传吴生一夕,秉烛醉画就中戟手,视之恶骇,院门里卢楞伽画卢常学吴画,吴亦授以手,诀乃画总,持三门寺方半,吴大赏之,谓人曰:楞伽不得心诀,用思太苦,其能久乎。画毕而卒。

慈恩寺

慈恩寺本净觉,故伽蓝因而营建焉。凡十馀院总一千八百九十七间敕度三百僧。初,三藏自西域回诏太常卿江夏王,道宗设九部乐迎经像入寺,綵车凡千馀辆,上御安福门观之。太宗常赐三藏衲约直百馀金,其工无针綖之迹,寺中柿树,白牡丹是法力上人手植。

《三宝感通录》唐述谷寺

晋初,河州唐述谷寺者在今河州西北五十里,度风林津登长夷岭。南望名积石山,即禹贡导之极地也。众峰竞出,各有异势,或如宝塔,或如层楼,松柏映岩,丹青饰岫,自非造化神功,何因绮丽若此。南行二十里,得其谷焉。凿山构室接梁,通水绕寺,华药果菜充满,今有僧住南,有石门滨于河上镌石文曰:晋太始年之所立也。寺东谷中有一天寺,穷讨处所略无定,指,常闻钟声,又有异僧故号此谷名为唐述,羌云鬼神也,所以古今诸人入积石者每逢仙圣行住,恍惚现寺,现僧东北岭上出醴泉,甜而且白,服者不老。

《法苑珠林》波提寺

晋南京寺记云:波提寺在秣陵县,昔晋咸安二年,简文皇帝起造,本名新林寺,时历阳郡乌江寺尼道容苦行通灵,预知祸福,世传为圣𡡉。咸安初,有乌巢殿屋,帝使掌筮人占之,曰:西南有女人,师当能伏。此怪即遣,使至乌江迎圣𡡉,问此吉凶焉在,𡡉曰:修德可以禳灾,斋戒亦能转障。帝乃建斋七日,礼忏精勤法席,未终忽有群乌运巢而去,一时净尽,帝深加敬信,因为圣𡡉起此寺焉。

灵味寺

灵味寺,建康钟山蒋林里。宋永初三年,沙门法意起造,晋末,有高逸沙门莫显。名迹岩,栖谷饮常,在钟山之阿,一夜忽闻怪石崩,坠声振林,薄明旦,履行,唯见清泉湛然,因聚徒结宇号曰:灵味。

招提寺

庐山招提寺有释僧瑜姓周吴兴,馀杭人,弱冠出家,业素纯粹,宋元嘉十五年,与同学昙温慧光等,于庐山南岭共建精舍,名曰:招提。

《梁京寺记》小庄严寺

小庄严寺

在建业定阴里。本是晋零陵王庙地,梁天监六年,道度禅师起造,时有邵文立者,世以烹屠为业,常欲杀一鹿,鹿跪而流泪,以为不祥,鹿怀一麑,寻当产育,就庖哀切,同被刳割,因斯患疾,眉须皆落身,疮并坏,后乃深起悔责,求道度禅师发,大誓愿罄舍家资乃,买此地为立伽蓝。

同泰寺

梁武帝改年号大通,起同泰寺。在台城内,穷极帑藏。造大佛阁七层,为火所焚。武帝舍身施财以祈佛福,自大通以后,无年不幸。

开善寺

梁武帝天监十三年,以钱二十万易定林前。冈独龙阜以葬志公,永定公主以汤沐之资造浮图五级于其上,十四年即塔前建开善寺。

大爱敬寺

梁武帝普通元年造在蒋山之北高峰上。

法宝寺

梁同泰寺,基之半也。建康刹录梁武帝大通元年创同泰寺,寺处宫后,别开一门,名大通门,帝晨夕讲议,多游此门。

宝林寺

梁天监中,武帝与宝公同游此山,见林峦殊胜,命建精蓝。

《庚寅奏事录》龙游寺

金山龙游寺,长老宝印川人,有众二百栋宇,鼎新寺绕山临水为屋,故谚云:金山屋,里山焦,山山里屋。盖实录也。三门借石碑山为案,乃江中三石峰也。寺有雄跨堂,颇雄伟,洪景伯书额观音殿下临龙,渊长老云:顷年军士习水战,尝坠石测之深。三十二丈,而扬子江心深七十馀丈云。

《于役志》寿宁寺

寺本徐知诰故第。李氏建国以为孝先,寺太平兴国改今名。寺甚宏壮,画壁尤妙,问老僧云:周世宗入扬州时,以为行宫尽,污墁之,唯经藏院画元奘取经一壁独在。尤为绝笔。

《燕翼贻谋录》相国寺

东京相国寺,乃瓦市也。僧房散处,而中庭两庑可容万人,凡商旅交易皆萃其中,四方趋京师以货物求售转售他物者必由于此。太宗皇帝至道二年,命重建三门,为楼其上,甚雄。宸墨亲填书金字额曰:大相国寺。五月壬寅赐之。

《挥麈前录》应天寺 启圣院 兴德禅院

西京应天寺,本后唐夹马营,大中祥符二年,以太祖诞圣之地,建寺赐名。东京启圣院,本晋护圣营,以太宗诞圣之地,太平兴国六年建寺,雍熙二年寺成,赐名。二寺皆奉祖宗神御。英宗以齐州防禦使入继大统,治平二年建齐州为兴德军。熙宁八年八月,诏潜邸为佛寺,以本镇封赐名兴德禅院,仍给淤田三十顷。

《庐山后录》西林寺

庐山西林寺即慧永道场也。流水㶁㶁循阶,除寺不经火,但不葺耳。牛僧孺书寺额,佛像独被冠缨。

《吴中胜记》吴山寺

吴山岭腰有寺,寺有井,僧言凿石,得之宋时,龟蛇怪见。寺以井胜病者汲饮之多愈,故名分水岭,又曰:施水院。一碑篆龟蛇记,甚古记,多与僧言合。

光福寺

光福寺燬堂宇独存。而结构迥异,碑多唐僧书,书皆善有唐进士顾士彦者题石剥落,而子昂复书之,题曰:苍岛孤生白浪中,倚天高塔势翻空,烟凝远岫崩寒翠,霜染疏林堕碎红。汀沼或栖彭泽雁,楼台深贮洞庭风,六时金磬落何处。偏傍苇芦惊钓翁。字句交辉,当时为光福二绝,僧言士彦葬宇下施地,为寺五子,官皆太守,寺左祠之号为五神而祷祈不绝,近山今有顾氏二百馀家,某年涧底露铜观音像,雩有异灵,而寺以起元至千僧,今市皆其舍也。故传铜钟,千斤其灵亦异。国初,籍寺产归之民。寺以二异得免。

《学佛考训》

翠微寺 天宫寺

唐太宗舍终南旧宫为龙田寺,更名翠微寺,又以太原旧第为天宫寺。

善卷寺

善卷寺,去祝陵一里,长松夹道,今渐少亭跨涧,曰涌金,入寺门有阁,曰圆通古碑离立阁下唐殿制作甚古科斗葳蕤数百重罘罳坚朴前荣承尘雕镂作连钱文使不穴鼠大中初创建庭中左纽柏一。

《西干十寺记》水西寺

淳熙志云太平兴国寺在县西,南唐至德二载,建号兴唐寺,寺门踞两峰,间下瞰溪流,州西胜处也。唐末杨氏改为延寿寺,而民间亦呼为水西寺,寺有戒坛,国朝之制岁以诞圣,日开坛为,沙弥受三百六十戒,祠部给戒牒,凡天下坛七十有二云。

经藏寺

余遍历名刹藏经阁所在,而有兴唐以经藏命寺,盖从陕州五张寺,经藏碑得名耳,碑文出庾子山之笔,南阳张元高五子同居共舍为寺,伽蓝肇建即以五张为名。寺主三藏大法师,法映邑主,洛州刺史张隆等财法,行檀身心,罄竭兼化乡邑黑白数千,造一功德,轮见成三百馀部,故得云书,金检并,入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