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旗纛之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三十五卷目录

 先农之神部汇考二
  诗经〈小雅甫田 大田〉
  礼记〈郊特牲〉
  史记补〈三皇本纪〉
  风俗通〈先农〉
  蔡邕独断〈先农〉
 先农之神部艺文一
  祀先农文        唐王仲丘
  青苗神          元沈贞
  祀先农文         明太祖
 先农之神部艺文二〈诗〉
  祀先农迎送神歌      梁江淹
  先农歌諴夏        隋牛弘
  享先农乐章        旧唐书
  又
 先农之神部杂录
 先蚕之神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后汉〈明帝永平一则〉
  晋〈武帝太康一则〉
  宋〈孝武帝大明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总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高宗永徽一则 元宗先天一则〉
  宋〈真宗景德一则 神宗元丰一则 徽宗政和一则 宣和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孝宗乾道一则〉
  明〈世宗嘉靖二则〉
 先蚕之神部汇考二
  宋史〈天文志〉
  通鉴前编〈先蚕〉
 先蚕之神部总论
  三才图会〈蚕马同气〉
  鼠璞〈蚕马同气〉
 先蚕之神部艺文一
  祀先蚕文         明会典
 先蚕之神部艺文二〈诗〉
  享先蚕乐章        旧唐书
  祭先蚕乐章        明会典
 先蚕之神部纪事
 旗纛之神部汇考一
  秦〈始皇一则〉
  汉〈高祖一则 武帝一则〉
  北齐〈总一则〉
  隋〈高祖开皇一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总一则〉
  辽〈景宗乾亨一则 圣宗统和一则〉
  宋〈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三则 世宗嘉靖一则〉
 旗纛之神部汇考二
  诗经〈大雅皇矣〉
  礼记〈王制〉
  尔雅〈祭名〉
  山海经〈大荒北经〉
  史记〈五帝本纪 天官书〉
  晋书〈天文志〉
  春明梦馀录〈旗纛〉
 旗纛之神部艺文一
  祭纛文         唐独孤及
  祃牙文          陈子昂
 旗纛之神部艺文二〈诗〉
  旗纛           明高启
 旗纛之神部选句
 旗纛之神部纪事
 旗纛之神部杂录
 旗纛之神部外编
 瘟疫之神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北齐〈总一则〉
  隋〈总一则〉
  唐〈总一则〉
 瘟疫之神部汇考二
  礼记〈月令 郊特牲〉
  史记〈封禅书〉
 瘟疫之神部艺文一
  大疫上疏        后汉张衡
  说疫气          魏曹植
  逐伯强文         宋刘敞
 瘟疫之神部艺文二〈诗〉
  谴疟鬼          唐韩愈
  弦歌行           孟郊
  腊月村田乐府〈并序〉  宋范成大
  时傩           元吴莱
 瘟疫之神部选句
 瘟疫之神部纪事
 瘟疫之神部杂录

神异典第三十五卷

先农之神部汇考二

《诗经》《小雅·甫田》

琴瑟击鼓,以御田祖。
〈传〉田祖,先啬也。〈疏〉郊特牲注云:先啬若神农。春官籥章注云:田祖,始耕田者。谓神农是一也,以祖者始也。始教造田,谓之田祖。先为稼穑,谓之先啬神。其农业谓之神农,名殊而实同也。以神农始造田谓之田祖,而后稷亦有田功,又有事于尊,可以及卑,则祭田祖之时,后稷亦食焉。后土则五谷所生,本云勾龙能平之,则勾龙亦在祭中。而籥章云以乐田畯尚及典田之大,夫明兼后土,后稷矣。言此田祖,其文得兼有后土,后稷而司徒言田主,则其文不得兼神农,何则彼云设其社稷之壝而树之田主,则田主惟社稷不得有神农。故郑惟云后土田正,其言不及神农,是其意也。

《大田》

去其螟螣,及其蟊贼,无害我田稚,田祖有神,秉畀炎火。

《礼记》《郊特牲》

蜡之祭也,主先啬而祭司啬也。祭百种,以报啬也。
〈注〉先啬若神农者,司啬后稷是也。〈陈注〉司啬,上古后稷之官百种,司百谷之种之神也。〈大全〉马氏曰:先啬者,其智足以创物,立于其先。司啬者,因其成法而谨司其职而已。故祭以先啬为主,而以司啬配之。

飨农,及邮表畷,禽兽,仁之至,义之尽也。
〈陈注〉农古之田畯有功于民者,邮者邮亭之舍也。标表田畔相连畷处,造为邮舍。田畯居之以督耕者,故谓之邮表畷。

《史记补》《三皇本纪》

炎帝神农氏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用以教万人,始教耕,故号神农氏。

《风俗通》《先农》

谨按《春秋左氏传》曰:夏,四月,三十郊不从,乃免牲。孟献子曰:吾乃今而知有卜筮。夫郊祀后稷,以祈农事也。是故启蛰而郊,郊而后耕,今既耕而卜郊,宜其不从也。周四月,今二月也,先农之时也。孝文帝二年正月诏曰:农者天下之本,其开藉田。朕躬帅耕,以给宗庙粢盛。今民间名曰田官。

《蔡邕·独断》《先农》

先农者,盖神农之神。神农作耒耜,教民耕农。至少昊之世,置九农之官。
先农之神部艺文一《祝先农文》唐·王仲丘《神农》
维某年岁次月朔日,子开元神。武皇帝某敢昭告于帝神农氏,献春伊始,东作方兴。率由典则,恭事千亩。谨以制币,牺齐粢盛。庶品肃备,常祀陈其明荐,以后稷氏配神作主,尚飨。
《后稷》
维某年岁次月朔日,子开元神。武皇帝某敢昭告于后稷氏,土膏脉起,爰修耕藉用荐。常祀于帝神农氏,惟神功协,稼穑实允。昭配谨以制币,牺齐粢盛,庶品式陈。明荐作主,侑神尚飨。

《青苗神》元·沈贞

两旗兮分张,舞轻风兮悠扬。神之司兮我疆,原田每每兮立我青秧。不稂不莠兮无虸无蚄,时雨兮时旸。俾百谷兮登场,维神兮降康。报之兮肴蒸腯羊。

《祀先农文》明·太祖

洪武元年正月十七日,告祭于先农之神。惟神生于天地开辟之初,创田器,别嘉种以肇兴农事。古今亿兆,非此不生。永为世教,帝王典祀,敬不敢忘。因天下乱,集兵保民者,一纪于玆。荷天眷佑海内,一家临御称尊。纪纲黎庶,考典崇祀,神载策书。今东作方兴,礼宜告祭。谨命太常寺筑坛于京城之阳,躬率百司诣坛展礼缅。惟神明造化,万世如新。冀发太古之苗宝,初生之粟,为民立命。昭祀无疆,谨以制币,牺齐粢盛,庶品肃备。常仪陈其名荐,以神作主,尚飨。

先农之神部艺文二〈诗〉《祀先农迎送神歌》梁·江淹

羽銮从动,金驾时游。教腾义镜,乐缀前修。率先丹耦,躬遵绿畴。灵之圣之,岁殷泽柔。

《先农歌諴夏》隋·牛弘

农祥晨晰,土膏初起。春原俶载,青坛致祀。敛跸长阡,回旌外壝。房俎饰荐,山罍沈滓。亲事朱纮,躬持黛耜。恭神务穑,受禧降祉。

享先农乐章        旧唐书

《乐志》曰:贞观中,享先农乐。
《咸和》
粒食伊始,农之所先。古今攸赖,是曰人天。耕斯帝藉,播厥公田。式崇明祀,神其福焉。
《肃和》
樽彝既列,瑚簋方荐。歌工载登,币礼斯奠。肃肃享祀,颙颙缨弁。神之听之,福流寰县。
《舒和》
羽籥低昂文缀已,干戚蹈厉武行初。望岁祈农神所听,延祥介福岂云虚。

《享先农乐章》

同前《乐志》曰:太乐旧有享先农送神乐章,不详所起。
《咸和》
三推礼就,万庾祈凝。夤宾志远,藨蓘惟兴。降歆肃荐,垂祐祗膺。送神有乐,神其上升。

先农之神部杂录

《春明梦馀录》:大蜡兴藉田相为始终,而本朝惟于此阙焉。应请当东作方兴之始,既举藉田之礼,以祀先农而以帅先农民。兴其务本之心,则百谷告成之后,载举大蜡之礼以报先啬。于冬而以劳来农民报其勤动之苦,惜未行。

先蚕之神部汇考一


周制,王后以中春帅命妇享先蚕于北郊。
《周礼·天官》:内宰,中春,诏后帅外内命妇,始蚕于北郊,以为祭服。
《晋书·礼志》:周礼,王后帅内外命妇享先蚕于北郊。

汉制,皇后亲桑东郊,祭蚕神。
《晋书·礼志》:汉仪,皇后亲桑东郊苑中,蚕室祭蚕神,曰苑窳妇人、寓氏公主,祠用少牢。

后汉

明帝永平二年,皇后帅命妇祭先蚕。
《后汉书·明帝本纪》不载。按《礼仪志》:永平二年三月,皇后帅公卿诸侯夫人蚕。祠先蚕,礼以少牢。
〈注〉汉旧仪曰:今蚕神曰苑窳妇人、寓氏公主,凡二神。

武帝太康六年,诏以明年立先蚕坛,祠以太牢。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康六年,诏蚕礼明年施行。于是蚕于西郊,先蚕坛在蚕室西南。择吉日,皇后、公主、三夫人、九嫔、世妇、诸太妃、太夫人及县乡君、郡公侯特进夫人、外世妇、命妇皆步摇,衣青,各载筐钩从蚕。先桑二日,蚕宫生蚕著薄上。桑日,皇后未至,太祝令质明以一太牢告祠。

孝武帝大明四年,设先蚕兆域,又立蚕观。
《宋书·孝武帝本纪》:大明三年冬十月,诏来岁,使六宫妃嫔修亲蚕之礼。四年二月甲申,皇后亲桑于西郊。
《隋书·礼仪志》:大明四年,始于台城西白石里为先蚕,设兆域。置大殿七间,又立蚕观。自是有其礼。

北齐

北齐置先蚕坛,使公卿祀先蚕黄帝轩辕氏。
《隋书·礼仪志》:后齐置先蚕坛于桑坛东南。每岁季春,谷雨后吉日,使公卿以一太牢祀先蚕黄帝轩辕氏于坛上,无配,如祀先农礼。

北周

北周皇后率命妇祭先蚕西陵氏。
《隋书·礼仪志》:后周制,皇后乘翠辂,率三妃、三、御媛、御婉、三公夫人、三孤内子至蚕所,以一太牢亲祭,进奠先蚕西陵氏神。礼毕,降坛,昭化嫔亚献,淑嫔终献,因以公桑焉。

隋制以季春上巳,皇后率命妇祭先蚕。
《隋书·礼仪志》:隋制,于宫北三里为坛,高四尺。季春上巳,皇后服鞠衣,乘重翟,率三夫人、九嫔、内外命妇,以一太牢,制币,祭先蚕于坛上。
唐太宗贞观元年,皇后亲飨先蚕。
《唐书·太宗本纪》:贞观元年三月癸巳,皇后亲蚕。按《礼乐志》:皇后,季春,吉,巳享先蚕,遂以亲桑。
高宗永徽三年,诏以先蚕为中祀。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会要》:永徽三年三月七日,以先蚕为中祠,后不祭。则皇帝遣有司享之,如先农。
元宗先天二年三月辛卯,皇后亲祠先蚕。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会要》云云。

真宗景德三年,诏遣官祭先蚕。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先蚕之礼久废,真宗从王钦若请,诏有司检讨故事以闻。按《开宝通礼》:季春吉巳,享先蚕于公桑。前享五日,诸与享官散斋三日,致斋二日。享日未明五刻,设先蚕氏神坐于坛上北方,南向。尚宫初献,尚仪亚献,尚食终献。女相引三献之礼,女祝读文,饮福、受胙如常仪。又按《唐会要》:皇帝遣有司享先蚕如先农可也。乃诏:自今依先农例,遣官摄事。礼院又言:《周礼》:蚕于北郊。以纯阴也。汉蚕于东郊,以春桑生也。请约附故事,筑坛东郊,从桑生之义。坛高五尺,方二丈,四陛,陛各五尺。一壝,二十五步。祀礼如中祠。
神宗元丰四年,定于北郊为坛祀先蚕。
《宋史·神宗本纪》:元丰四年九月,详定郊庙奉祀礼文。按《礼志》:元丰,详定所言:季春吉巳,享先蚕氏。唐《月令注》:以先蚕为天驷。按先蚕之义,当是始蚕之人,与先农、先牧、先炊一也。《开元享礼》:为瘗坎于坛之壬地。而《郊祀录》《先蚕祀文》,有肇兴蚕织之语,《礼仪罗》又以享先蚕无燔柴之仪,则先蚕非天驷星明矣。今请就北郊为坛,不设燎坛,但瘗埋以祭,馀如故事。
徽宗政和元年,诏以黑币享先蚕。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政和礼局言:《周官内宰》:诏后帅内外命妇蚕于北郊。郑氏谓:妇人以纯阴为尊。则蚕为阴事可知。《开元礼》享先蚕,币以黑,盖以阴祀之礼祀之也。请用黑币,以合至阴之义。诏从其议。〈按《文献通考》作政和元年。〉
宣和元年,以皇后亲蚕,命有司享先蚕氏。
《宋史·徽宗本纪》:宣和元年三月甲戌,皇后亲蚕。按《礼志》:宣和元年三月,皇后亲蚕,即延福宫行礼。其仪:季春之月,太史择日,皇后亲蚕,命有司享先蚕氏于本坛。
高宗绍兴七年,祀先蚕。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七年五月壬申,命礼官举农、蚕、风、雷、雨师之祀。按《礼志》:绍兴七年,始以季春吉巳日享先蚕,视风师之仪。
孝宗乾道 年,升先蚕为中祀。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云云。

世宗嘉靖九年,建先蚕坛,祀先蚕。
《明会典》:嘉靖九年初,建先蚕坛于北郊,以岁春择日,皇后躬祀先蚕,行亲蚕礼。
嘉靖十年,建先蚕坛于内苑,皇后以仲春致祭。按《春明梦馀录》:嘉靖十年,召张孚敬、李时诣西苑相地建土谷坛,并进先蚕坛于仁寿宫侧,毁北郊蚕坛。其礼以岁仲春择日,皇后祭,用少牢,礼三献,公主内外命妇陪祭。

先蚕之神部汇考二

《宋史》

《天文志》

扶筐七星,为盛桑之器,主劝蚕也,一曰供奉后与夫人之亲蚕。明,吉;暗,凶;移徙,则女工失业。彗星犯,将叛。流星犯,丝绵大贵。

《通鉴前编》《先蚕》

西陵氏之女嫘祖,黄帝元妃。始教民育蚕治丝茧,以供衣服,而天下无皴瘃之患,后世祀为先蚕。

先蚕之神部总论

《三才图会》

《蚕马同气》

蚕神,天驷也。天文辰为龙蚕,辰生又与马同气,谓天驷即蚕神也。淮南王《蚕经》云:黄帝元妃西陵氏始蚕,至汉祀宛窳妇人、寓氏公主,蜀有蚕女马头娘,此历代所祭不同。然天驷为蚕精,元妃西陵氏为先蚕,实为要典。若夫汉祭宛窳妇人、寓氏公主,蜀有蚕女马头娘,又有谓三娘为蚕母者,此皆后世之溢典也。然古今所传立像而祭不可遗阙,故并附之。

《鼠璞》蚕马同气

《唐乘异集》载:蜀中寺观多塑女人披马皮谓马头娘以祈蚕。《搜神记》载:女思父,语所养马若得父归,吾将嫁汝。马迎得父,见女辄怒。父杀马曝皮于苞中,皮忽卷女飞去桑间,俱为蚕俗。谓蚕神为马明菩萨以此。然《周礼》马质禁原蚕,注天文辰为马。《蚕书》曰:蚕为龙精,月值大火,蚕马同气,物不能两,大禁再蚕者,为伤马。旧祀先蚕与马同祖,亦未可知。

先蚕之神部艺文一

《祀先蚕文》明·会典

维嘉靖九年月日皇后致祭于先蚕氏之神,曰:维神肇兴蚕织,衣我烝民,万世永赖。时维季春,躬行采桑礼。仰冀默垂庇佑,相兹蚕事。率土大同,惟神之休。敬以牲帛,醴齐之仪,用申祭告尚享。

先蚕之神部艺文二〈诗〉

《享先蚕乐章》旧唐书

《乐志》曰:显庆中,皇后亲蚕,内出享先蚕乐章。
《永和》
芳春开令序,韶苑畅和风。惟灵申广祐,利物表神功。绮绘周天宇,黼黻藻寰中。庶几承庆节,歆奠下帷宫。
《肃和》
明灵光至德,深功掩百神。祥源应节启,福绪逐年新。万宇承恩覆,七庙伫恭禋。于兹申至恳,方期远庆臻。
《展敬》
霞庄列宝卫,云集动和声。金卮荐绮席,玉币委芳庭。因心罄丹款,先已励苍生。所冀延明福,于兹享至诚。
《絜诚》
桂筵开玉俎,兰圃荐琼芳。八音调凤历,三献奉鸾觞。絜粢申大享,庭㝢冀降祥。神其覃有庆,契福永无疆。
《昭庆》
仙坛礼既毕,神驾俨将升。伫属深祥起,方期庶绩凝。虔诚资宇内,务本勖黎蒸。灵心昭备享,率土洽休徵。
《祭先蚕乐章》明·会典《迎神》
于穆惟神,肇启蚕桑。衣我万民,保我家邦。兹举旷仪,春日载阳。恭迎霞驭,灵气洋洋。
《奠帛》
神其临只,有苾有芬。乃献玉齍,乃奠文纁。仰祈昭鉴,淑气氤氲。顾兹蚕妇,祁祁如云。
《亚献》
载举清觞,蚕祀孔明。以格以飨,鼓瑟吹笙。阴教用彰,坤仪允贞。神之听之,鉴此禋诚。
《终献》
神之格思,桑土是宜。三缫七就,惟此茧丝。献礼有终,神不我遗。锡我纯服,藻绘皇仪。
《彻馔》
俎豆具彻,式礼莫愆。既匡既敕,我祀孔虔。我思古人,葛覃惟贤。明灵歆只,永顾桑阡。
《送神》
神之升矣,日霁霞蒸。相此女红,杼轴其兴。兹返元宫,鸾凤翔腾。瞻望弗及,永锡嘉徵。

先蚕之神部纪事

《齐谐记》:吴县张成夜起,忽见一妇人,立于宅上南角,举手招成,成即就之。妇人曰:此地是君家蚕室,我即是此地之神。明年正月半,宜作白粥,泛膏于上,祭我也,必当令君蚕桑百倍。言绝失之。成如言,作膏粥,自此后大得蚕。

旗纛之神部汇考一

始皇二十八年,祠蚩尤。
《史记·秦始皇本纪》不载。按《封禅书》:始皇东游海上,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三曰兵主,祠蚩尤。蚩尤在东平陆监乡,齐之西境也。〈按《本纪》始皇东游在二十八年。〉

高祖 年,立蚩尤祠于长安。
《汉书·高祖本纪》:高祖立为沛公。祠黄帝,祭蚩尤于沛廷,而衅鼓。
《史记·封禅书》:高祖初起,徇沛,为沛公,则祠蚩尤,衅鼓旗。后天下已定,令祝官立蚩尤之祠于长安。
武帝 年,告祝泰一建灵旗,为兵致祷。
《史记·汉武帝本纪》:为伐南粤,告祝泰一。以牡荆画幡日月北斗登龙,以象天一三星,为泰一锋,名曰灵旗。为兵祷,则太史奉以指所伐国。

北齐

北齐天子亲征,建牙旗于墠,以太牢致祭。
《隋书·礼仪志》:后齐天子亲征,卜日,建牙旗于墠,祭以太牢。将届战所,卜刚日,备元牲,列军容,设柴于辰地,为墠而祃祭。大司马奠矢,有司奠毛血,乐奏《大濩》之音。礼毕,彻牲,柴燎。
隋高祖开皇二十年,晋王广北伐,祭轩辕。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仪志》:开皇二十年,太尉晋王广北伐突厥,四月己未,次于河上,祃祭轩辕黄帝,以太牢制币,陈甲兵,行三献之礼。
炀帝大业七年,征辽东为坛祀,黄帝行祃祭。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礼仪志》云云。

唐制,皇帝亲征,则祀轩辕氏。
《唐书·礼乐志》:皇帝亲征,祃于所征之地,则为壝再重,以熊席祀轩辕氏。兵部建两旗于外壝南门之外,陈甲胄、弓矢于神位之侧,植槊于其后。尊以牺、象、山罍各二,馔以特牲。皇帝服武弁,群臣戎服,三献。其接神者皆如常祀,瘗而不燎。

景宗乾亨二年,祠兵神,祭旗鼓。
《辽史·景宗本纪》:乾亨二年冬十月辛未朔,命巫者祠天地及兵神。辛巳,将南伐,祭旗鼓。
圣宗统和六年九月癸卯,祭旗鼓。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五年,车驾北征,遣官祭蚩尤。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平兴国五年十一月,车驾北征。前一日,遣官祭蚩尤祃帝于北郊,用少牢。仍遣内侍一人监祭。

太祖洪武元年,诏定出师,祃祭旗纛,每岁秋冬遣官致祭。
《明会典》:洪武元年诏定亲征,遣将诸礼仪以为古天子亲征则类于上帝,造于祖,宜于社,祃于所征之地。祭所过山川,若遣将出师亦告于庙社。祃祭旗纛而后行。今牙旗六纛藏之内府,其庙在山川坛,每岁仲秋祭山川。日遣官祭于旗纛庙,霜降日又祭于教场,至岁暮享太庙,日又祭于承天门外,俱旗手卫指挥行礼。
成祖永乐六年定北狩仪,注车驾将发,祭旗纛。
《明会典》云云。
永乐八年,遣官祭告旗纛之神。
《大政纪》:永乐八年二月以亲征祓于承天门,遣官祭太岁旗纛等神。八月丁未遣官祭旗纛,十一月甲戌帝还京,遣官祭告天地宗庙社稷。孝陵承天门及京都祀典旗,纛诸神。
永乐 年,建旗纛庙于太岁殿之东。
《春明梦馀录》:旗纛庙建于太岁殿之东,永乐建规制如南京神曰旗头,大将曰六纛,大神曰五方,旗神曰主宰,战船之神曰金鼓角,铳炮之神曰弓弩,飞鎗飞石之神曰阵前阵后,神祇五猖等众皆南向。
世宗嘉靖十八年,南巡遣官祭旗纛之神。
《明会典》云云。

旗纛之神部汇考二

《诗经》

《大雅皇矣》

是类是祃。
〈注〉类将出师祭上帝也。祃至所征之地而祭,始造军法者,谓黄帝及蚩尤也。

《礼记》《王制》

天子将出征,类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祢,祃于所征之地。
〈注〉祃,师祭也,为兵祷,其礼亦亡。〈疏〉正义曰:谓之祃者,按《肆师注》云:貊读如十百之百,为师祭造军法者,祷气势之增倍也。其神盖蚩尤或曰黄帝。

《尔雅》《祭名》

是禷是祃,师祭也。
〈疏〉祃之所祭,其神不明。肆师云凡四时之田猎,祭表貉则为位。注云貉,师祭也。于立表处为师祭,祭造军法者,祷气势之增倍也。其神盖蚩尤或曰黄帝。又甸祝掌四时之田,表貉之祝号,杜子春云:貉,兵祭也,田以讲武治兵,故有兵祭。习兵之礼,故貉祭,祷气势之十百而多获。由此二注言之,则祃祭造兵为军,法者为表,以祭之祃。周礼作貉,貉又或为貊字,古今之异也。貉之言百祭祀,此神求获百倍。

《山海经》《大荒北经》

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

《史记》《五帝本纪》

黄帝者,少典之子。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徵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
〈注〉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匹绛帛,民名为蚩尤旗。

《天官书》

蚩尤之旗,类彗而后曲,象旗。见则王者征伐四方。
〈注〉孟康曰:荧惑之精也。晋灼曰:吕氏春秋曰其色黄上下白。

《晋书》《天文志》

蚩尤旗,类彗而后曲,象旗。或曰,赤云独见。或曰,其色黄上下白。或曰,若植雚而长,名曰蚩尤之旗。或曰,如箕,可长二丈,未有星。主伐枉道,主惑乱,所见之方下有兵,兵大起;不然,有丧也。

《春明梦馀录》《旗纛》

旗谓牙旗,黄帝出军诀曰:牙旗者,将军之精,一军之形。凡始竖牙,必祭以刚日。祭牙之日,吉气来应。大胜之徵,纛谓旗头也。《太白阴经》曰:大将军中营建之天子,六军故用六纛,以旄牛尾为之,在左騑马首。秦置颈骑以先驱,汉武帝置灵旗为兵祷,则太史奉以指所伐国,孙权作黄龙火牙旗,后齐天子亲征建牙旗,唐宋及元皆有旗纛之祭。

旗纛之神部艺文一

《祭纛文》唐·独孤及

年月日都统江淮之南,节度观察处置等使户部尚书李峘谨以少牢之奠敬告于六纛之神。天地无私,神明无亲,惟德是与,若响之答。敢有象恭,滔天搆衅,称乱国有明罚,神其舍诸贼刘展,假宠多难,敢包狼心。窃发虿毒将敷雪于我,上下神祇使东溟扬波,群动昏垫。皇帝震怒,按剑授钺。命我上将底天之伐于是。虎牙鹰扬之臣,蛇矛犀渠之群,横行而东。我伐用张月羽云旗,以先启行。方将历浔阳,下南陵,收京口,扫建业。斮枭獍以衅鼓,付鲸鲵为京观。俾万里浪,破三象雾。廓今以令,月吉日釐。驾即路是用,徼福于尔。有神惟神降衷尚鉴予志,敢告无靡。旗无絓,骖无汰,辀无偾。车命五将获野,万灵并毂。今天地氛祲,望风扫除。魑魅魍魉,罔不率俾,莫我敢遏,为神祇羞。

《祃牙文》陈子昂

万岁通天二年三月朔,清边道大总管建安郡王某敢以牲牢告军牙之神,盖先王作兵以讨有罪奸慝。窃命戎夷不龚,则必肆诸市朝大戮原野。我皇周子育万国,宠绥百蛮,青云干吕,白环入贡,久有年矣。契丹凶羯,敢乱天常,乃蜂聚丸山,豕食辽塞。晏安鸩毒,作为欃枪,天厌其凶,国用致讨。皇帝命我肃将王诛,今大军已集,吉辰叶应旄头首建,羽旆前列,夷貊咸集,将士听誓。方俟天休命为人殄灾,唯尔有神尚歼,乃丑召太一会。雷公翼白虎,乘青龙,星流彗扫,永清朔裔,使兵不血刃。戎夏大同,以昭我天子之德,允神之功,岂非正直克明哉。无纵世雠,以作神羞,急急如律令。

旗纛之神部艺文二〈诗〉《旗纛》明·高启

发乱野牛惊,神专大将营。师行当祃祭,坛下戮番生。

旗纛之神部选句

后汉张衡《驳图谶疏》:凡谶皆云黄帝伐蚩尤,而诗谶独以为蚩尤败,然后尧受命。〈又〉《周天大象赋》:浮天谗而耸剑,列蚩尤而耀旗。〈又〉伊土宿之,播灵为旗。星而耀质。〈又〉《西京赋》:蚩尤秉钺,奋鬣被般。
陈沈炯《归魂赋》:扫欃枪之星,斩蚩尤之旆。明薛蕙诗:蚩尤苍黄化石陨。

旗纛之神部纪事

《述异记》:太原村落间,祭蚩尤神,不用牛头。今冀州有蚩尤川,即涿鹿之野。汉武时,太原有蚩尤神,昼见,龟足蛇首,首疫其俗,遂为立祠。

旗纛之神部杂录

《鼠璞·唐百官志》:节度使辞日赐双旌双节,行则建节立。六纛入境,筑节楼,迎以鼓角。本朝有六纛旌节门旗二,受赐藏之公宇私室,号节堂。朔望次日祭之号衙日,盖有旌节则有神祀,今节镇重此祠节堂,衙礼废矣。

旗纛之神部外编

《述异记》:轩辕之初立也,有蚩尤氏兄弟七十二人,铜头铁额,食铁石。轩辕诛之于涿鹿之野。蚩尤能作云雾。涿鹿,今在冀州,有蚩尤神,俗云人身牛蹄,四目六手。今冀州人掘地得髑髅如铜铁者,即蚩尤之骨也。今有蚩尤,齿长二寸,坚不可碎。秦汉间说蚩尤氏耳鬓如剑戟,头有角。与轩辕斗,以角抵人,人不能向。今冀州有乐名蚩尤戏,其民两两三三,头戴牛角而相抵。汉造角抵戏,盖其遗制也。

瘟疫之神部汇考一


周立方相氏掌驱疫鬼。
《周礼·夏官》:方相氏狂夫四人,掌蒙熊皮,黄金四目,元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难,以索室驱疫。
〈订义〉郑锷曰:阳胜则为狂,阴慝则为疫。狂夫,阳之太过者也。使之索阴慝之,鬼亦厌胜之术。李嘉会曰:鬼神阴物,狂夫四目,元衣朱裳,皆象阳气以抑阴气。

后汉

后汉先腊一日,大傩,逐疫鬼。
《后汉书·礼仪志》:先腊一日,大傩,谓之逐疫。其仪:选中黄门子弟年十岁以上,十二以下,百二十人为侲子。皆赤帻皂制,执大鼗。方相氏黄金四目,蒙熊皮,元衣朱裳,执戈扬盾。十二兽有衣毛角。中黄门行之,冗从仆射将之,以逐恶鬼于禁中。夜漏上水,朝臣会,侍中、尚书、御史、谒者、虎贲、羽林郎将执事,皆赤帻陛卫。乘舆御前殿。黄门令奏曰:侲子备,请逐疫。于是中黄门倡,侲子和,曰:甲作食𣧑,胇胃食虎,雄伯食魅,腾简食不祥,揽诸食咎,伯奇食梦,强梁、祖门共食磔死寄生,委随食观,错断食巨,穷奇、腾根共食蛊。凡使十二神追恶凶,赫女躯,拉女干,节解女肉,抽女肺肠。女不急去,复者为粮。因作方相与十二兽舞。嚾呼,周遍前后省三过,持炬火,送疫出端门;门外驺骑传炬出宫,司马阙门门外五营骑士传火弃雒水中。百官官府各以木面兽能为傩人师讫,设桃梗、郁儡、苇茭毕,执事陛者罢。苇戟、桃杖以赐公、卿、将军、特侯、诸侯云。
〈注〉汉旧仪曰:颛顼氏有三子,生而亡,去为疫鬼。一居江水,是为疫鬼;一居若水,是为罔两蜮鬼;一居人宫室枢隅处,善惊人小儿。《月令·章句》曰:日行北方之宿,北方大阴,恐为所抑,故命有司大傩,所以扶阳抑阴也。《东京赋》曰:捐魑魅,斮獝狂,斩委蛇,脑方良。囚耕父于清冷,溺女魃于神潢。残夔魖与罔象,殪壄仲而歼游光。注曰:魑魅,山泽之神。獝狂,恶鬼。委蛇,大如车毂。方良,草泽神。耕父、女魃皆旱鬼,恶水,故囚溺于水中使不能为害。夔魖、罔象,木石之怪。壄中、游光兄弟八人,恒在人间作怪,害也。孔子曰:木石之怪,夔罔;两水之怪,龙罔。象臣昭曰:木石,山怪也。夔一足越人,谓之山㺐。罔两山精好,学人声而迷惑人,龙神物也,非所常见。故曰:怪罔象食人,一名木埤。苍曰:獝狂,无头鬼。又曰:煌火驰而星流,逐赤疫于四裔。注曰:赤疫,疫鬼恶者也。又曰:卫士千人在端门外,五营千骑在卫士外。为三部更送至雒水,凡三辈逐鬼,投雒水中,仍上天池,绝其桥梁,使不得度还。

北齐

北齐季冬晦,傩,以逐恶鬼。
《隋书·礼仪志》:齐制,季冬晦,选乐人子弟十岁已上十二已下为侲子,合二百四十人。一百二十人,赤帻、皂褠衣,执鼗。一百二十人赤布裤褶,执鞞角。方相氏黄金四目,熊皮蒙首,元衣朱裳,执戈扬楯。又作穷奇、祖明之类,凡十二兽,皆有毛角。鼓吹令率之,中黄门行之,冗从仆射将之,以逐恶鬼于禁中。皇帝常服,即御座。王公执事官第一品已下、从六品已上,陪列预观。傩者鼓噪,入殿西门,遍于禁内。分出二上閤,作方相与十二兽舞戏,喧呼周遍,前后鼓噪。出殿南门,分为六道,出于郭外。

隋制,岁三傩,以禳阴阳之气及疫鬼。
《隋书·礼仪志》:隋制,季春晦,傩,磔牲于宫门及城四门,以禳阴气。秋分前一日,禳阳气。季冬旁磔、大傩亦如之。其牲,每门各用羝羊及雄鸡一。选侲子如后齐。冬八队,二时傩则四队。问事十二人,赤帻褠衣,执皮鞭。工人二十二人。其一人方相氏,黄金四目,蒙熊皮,元衣朱裳。其一人为唱师,著皮衣,执棒。鼓角各十。有司豫备雄鸡羝羊及酒,于宫门为坎。未明,鼓噪以入。方相氏执戈扬楯,周呼鼓噪而出,合趋显阳门,分诣诸城门。将出,诸祝师执事,预副牲匈,磔之于门,酌酒禳祝。举牲并酒埋之。

唐制,大傩,以逐疫鬼。
《唐书·礼乐志》:大傩之礼。选人年十二以上、十六以下为侲子,假面,赤布裤褶。二十四人为一队,六人为列。执事十二人,赤帻、赤衣,麻鞭。工人二十二人,其一人方相氏,假面,黄金四目,蒙熊皮,黑衣、朱裳,右执楯;其一人为唱师,假面,皮衣,执棒;鼓、角各十,合为一队。队别鼓吹令一人、太卜令一人,各监所部;巫师二人。以逐恶鬼于禁中。有司豫备每门雄鸡及酒,拟于宫城正门、皇城诸门磔攘,设祭。太祝一人,斋郎三人,右校为瘗埳,各于皇城中门外之右。前一日之夕,傩者赴集所,具器服以待事。其日未明,诸卫依时刻勒所部,屯门列仗,近仗入陈于阶。鼓吹令帅傩者各集于宫门外。内侍诣皇帝所御殿前奏侲子备,请逐疫。出,命寺伯六人,分引傩者于长乐门、永安门以入,至左右上閤,鼓噪以进。方相氏执戈扬楯唱,侲子和,曰:甲作食𣧑,胇胃食虎,雄伯食魅,腾简食不祥,揽诸食咎,伯奇食梦,彊梁、祖门共食磔死寄生,委随食观,错断食巨,穷奇、腾根共食蛊,凡使一十二神追恶凶,赫汝躯,拉汝干,节解汝肉,抽汝肺肠,汝不急去,后者为粮。周呼讫,前后鼓噪而出,诸队各趋顺天门以出,分诣诸城门,出郭而止。傩者将出,祝布神席,当中门南向。出讫,宰手、斋郎副牲匈磔之神席之西,藉以席,北首。斋郎酌清酒,太祝受,奠之。祝史持版于坐右,跪读祝文曰:维某年岁次月朔日,天子遣太祝臣姓名昭告于太阴之神。兴,奠版于席,乃举牲并酒瘗于埳。

瘟疫之神部汇考二

《礼记》

《月令》

季春之月,命国难,九门磔攘,以毕春气。
〈陈注〉难之事在周官则方相氏掌之裂牲,谓之磔,除祸谓之攘春者阴气之终。故磔攘以终毕厉气也。旧说大陵八星在胃北,主死丧,昴中有大陵积尸之气,气佚则厉鬼随之而行。此月初日在胃从胃历昴,故驱疫之事,当于此时行之也。

仲秋之月,天子乃难,以达秋气。
〈陈注〉季春命国难以毕春气,此独言天子难者,此为除过时之阳,暑阳者,君象。故诸侯以下不得难也。暑气退则秋之凉气通达,故云以达秋气也。

季冬之月,命有司,大难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气。
〈陈注〉磔谓四方之门,皆披磔其牲以攘除阴气。不但如季春之九门磔攘而已,旧说此月日经虚危,司命二星在虚北,司禄二星在司命北,司危二星在司禄北,司中二星在司危北,此四司者,鬼官之长。又坟四星在危东南坟墓,四司之气能为厉鬼,将来或为灾厉,故难磔以攘除之。

《郊特牲》

乡人禓,孔子朝服立于阼,存室神也。
〈注〉禓,强鬼也。谓时傩索室殴疫,逐强鬼也。存室神,神依人也。〈疏〉乡人禓者,庾云禓是强鬼之名谓,乡人驱逐此强鬼,孔子则身著朝服立于阼阶之上,所以然者于时驱逐强鬼,恐已庙室之神时有惊恐。故著朝服立于庙之阼阶,存安庙室之神,使神依己而安也。

《史记》《封禅书》

磔狗邑四门,以禦蛊菑。
〈注〉索隐曰:按乐彦云:左传血虫为蛊,枭磔之鬼亦为蛊。故月令云大傩,旁磔,注云磔,禳也。厉鬼亦为蛊,将出害人,旁磔于四方之门。故此亦磔狗邑四门也。

瘟疫之神部艺文一

《大疫上疏》后汉·张衡

臣窃见京师为害兼所及,民多病死,死有灭户,人人恐惧。朝廷憔心以为至忧,臣官在于考变禳灾,思任防救,未知所由,夙夜征营。臣闻国之大事在祀,祀莫大于郊天奉祖。方今道路流言佥曰:孝安皇帝南巡路崩,从驾左右行慝之臣欲徵。诸国王子故不发丧衣车还宫,伪遣大臣并祷。请命臣处外治,不知其审。然尊灵见罔,岂能无怨。且凡夫私小有不蠲犹为谴谪,况以大秽用礼郊庙。孔子曰: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天地明察降见灾,乃其理也。又间者有司正以冬至之后奏,开恭陵神道陛下至孝,不忍距逆。或发冢移尸,月令仲冬土,事无作,慎无发。盖及起大众以固而闭地气,上泄是谓发天地之房,诸蛰则死,民必疾疫,又随以丧。厉气未息,恐其殆此二年,欲使知过改悔。《五行传》曰:六沴作见,若时共禦。帝用不差,神则不怒。万福乃降,用章于下。臣愚以为可使公卿处议,所以陈术改过,取媚神祇,自求多福也。

《说疫气》魏·曹植

建安二十二年疠气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或以为疫者,鬼神口作。夫罹此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荆室蓬户之人耳。若夫殿处鼎食之家,重貂异蓐之门,若是者鲜焉。此乃阴阳失位,寒暑错时,是故生疫而愚民,悬符厌之亦可笑也。

《逐伯强文》宋·刘敞

宝元二年予羁旅淮南,医来言曰:今兹岁多疾疫。予因作文以逐伯强,伯强厉也,能为疫者,故逐之。

皇皇上天兮后土浩浩,厥生孙繁兮其施甚溥,陶陶仲夏兮草木蕃芜,鸟兽孳息兮我民乐胥。我民孔灵兮上帝是仁,天子圣兮百工日新,上无秕政兮下无悖人。邻里其集兮乐哉欣欣,伯强何为兮孰畀以政。反世五福兮持极以令,我民不怡兮既爽其盛。白黑眩瞀兮孰察其正,谓寿反夭兮谓康反病。仁义无怀兮苟且为幸,嗟尔伯强兮其独何心。绝世和气兮俾民不任,上天孔神兮大德。曰:生天不可长罔兮,民不可久侵。天诛诚加兮,安所避。雷公驱兮风伯逝,嗟尔伯强兮何所诣。南有蛮兮为寇为逋,西羌戎兮恃艰自虞。天子孔仁兮靡焉毕,屠伯强往兮代天伐诛。嗟中国兮不可久留,子不去兮颠倒思予。

瘟疫之神部艺文二〈诗〉

《谴疟鬼》唐·韩愈

屑屑水帝魂,谢谢无馀辉。如何不肖子,尚奋疟鬼威。乘秋作寒热,翁媪所骂讥。求食呕泄间,不知臭秽非。医师加百毒,熏灌无停机。灸师施艾炷,酷若猎火围。诅师毒口牙,舌作霹雳飞。符师弄刀笔,丹墨交横挥。咨汝之胄出,门户何巍巍。祖轩而父顼,未沬于前徽。不修其操行,贱薄似汝稀。岂不忝厥祖,腼然不知归。湛湛江水清,归居安汝妃。清波为裳衣,白石为门畿。呼吸明月光,手掉芙蓉旂。降集随九歌,饮芳而食菲。赠汝以好词,咄汝去莫违。

《弦歌行》孟郊

驱傩击鼓吹长笛,瘦鬼染面惟齿白。暗中崒崒拽茅鞭,裸足朱裈行戚戚。相顾笑声冲庭燎,桃弧射矢时独叫。
《腊月村田乐府》〈并序〉宋·范成大
余归石湖,往来田家,得岁暮十事,采其语各赋一诗,以识风土,号《村田乐府》。其四口数粥行,腊月二十五日煮赤豆作糜。暮夜阖家同飨云:能辟瘟气。虽远出未归者亦留贮口分。至襁褓小儿及童仆皆预,故名口数粥豆粥,本正月望日祭门,故事流传为此。

家家腊月二十五,淅米如珠和豆煮。大杓轑分口数,疫鬼闻香走无处。䤹姜屑桂浇蔗糖,滑甘无比胜黄粱。全家团圞罢晚饭,在远行人亦留分。褓中孩子强教尝,馀波遍沾获与臧。新元叶气调玉烛,天行已过来万福。物无疵疠年谷熟,长向腊残分豆粥。

《时傩》元·吴莱

古人重傩疫,时俗事禬禳。岁阳欲改律,舆鬼寖耀铓。厉神乃恣肆,魃蜮并猖狂。侲僮幸成列,巫觋陈禁方。虎头眩金目,元制炳赤裳。桃弧驱菑沴,豆砾毙瘅刚。八灵悉震慑,六合高褰张。清宁信不害,动静维吾常。世途颇险盭,人魅更跳梁。狐鼠戴介帻,夔魖窃香囊。煎熬到膏髓,击剥成疕疡。乘风作国蠹,抵隙为民殃。自从九鼎没,谁使百怪藏。瘃寒服褫帛,饥寠食閒粮。芦花敝汝体,橡栗馋吾肠。地肤竟卷去,天孽俱彫伤。神荼欲呀啖,蟠木蔓不长。蒙倛强颜貌,枯竹无耿光。圣言谓近戏,五祀徒惊惶。惜哉六典废,述此时傩章。

瘟疫之神部选句

唐社甫诗:三年奄病疟,一鬼不销亡。
元顾瑛诗:画张神气骇疟鬼。

瘟疫之神部纪事

《八闽通志》:陈昌有一女生于唐大历二年,嫁刘杞,年二十四而卒。古田县临水有白蛇,洞中产巨蛇,时吐气为疫疠。一日,有朱衣神执剑索白蛇斩之,乡人诘其姓名,曰:我江南下渡陈昌女也。忽不见,亟往下渡询之,乃知其为神,遂为立庙于洞山。凡祷雨旸,驱疫疠,求嗣续,莫不响应。
《玉堂閒话》:朱梁时,有士人自雍之邠,数舍,遇天晴月皎,中夜而进。行至旷野,忽闻自后有车骑声,少顷渐近。士人避于路旁草莽间,见三骑,官带如王者,亦有徒步,徐行谈话。士人蹑之数十步,闻言曰:今奉命往邠州,取数千人,未知以何道而取,二君试为筹之。其一曰:当以兵取。又一曰:兵取虽优,其如君子小人俱罹其祸何。宜以疫取。同行者深以为然,既而车骑渐远,不复闻其言。士人至邠州,则部民大疫,死者甚众。《稽神录》:广陵裨将郑守澄,新买一小婢。旬日,有夜扣门者曰:君家纳婢,其名籍在此。婢忽病,遂卒。既而守澄亦病卒。而吊客数人,转相染著,皆卒。甲寅岁春也。《异闻总录》:吕文靖公宅在京师榆林巷,群从数十。遇时节朔望,则昧旦共集于一处,以须尊者之出。文穆公之孙公雅年十八岁,时当元日,谨礼以卑幼,故起太早,命小妾持笼灯行前。髣髴见数人立暗中,奇形异服,颇类世间瘟神。相与语云:待制来稍稍敛身向壁。妾惊仆而灯不灭,吕徐掖起之,自携笼行。诸鬼慌窘,悉趋壁而没。是岁一家皆染时疾,惟吕独无。他后终徽猷閤待制鬼,盖先知之矣。
绍兴六年,馀干村民张氏家已寝。牧童在牛圈,闻有扣门者,急起视之。见壮夫数百辈,皆披五花甲,著红兜鍪突而入。既而隐不见。及明,圈中牛五十头尽死。盖疫鬼云。
绍兴三十一年,湖州渔人吴一因捕鱼,系舟新城栅界民舍外。夜过半,闻岸上人相语曰:我曹寓是家已久,当为去计,移入此舟,如何。或应曰:此乃鱼艇,尔又他处人,何可登也。明日东南上当有船来,其中有两朱红合及赤泥酒数瓶者,是可随以往。渠乃病人家,亲戚来相问讯。又其家颇富足,称吾所需。皆曰:然。言终而寂。吴一怪之。天欲明,起访其事,乃此民舍正病疫。所谋者,鬼也。遂径往东南数里外舣泊,将验之,果遇小舟来望,其中物色同鬼言。急呼止,告以夜所闻。大骇曰:乃我婿家,今正欲往视其病,非君相救,一家且入鬼录矣。尽以所携酒炙为赠,致谢而反。
乐平耕民植稻归,为人呼出,见数辈在外,形貌怪恶。叱令负担,经由数村疃,历洪源石村,何冲诸里,每一村必先诣社神,所言欲行疫,皆拒却,不听。怪党自云:然则独有刘村刘十九郎家可往尔。遂往,径入趍庑下客房宿,无饮食枕席之具。明旦,刘氏子出,怪魁告其徒曰:击此人右足。杖才下,子即仆地。继老妪过之,令击左足,妪仆地,连害三人矣。然但守一房不浪出。有侦者密白一虎从前跃而来,甚可畏。魁色不动,遣两鬼持杖待之曰:至则双击其两足。俄报虎毙于杖下。经两日,侦者急报北方火作。斯须间,焰势已及房。山水又大至,怪相视窘慑,不暇取行李,单身亟奔。怒耕民不致力,推堕田坎中。蹶然起,则身乃在床卧,妻子环哭已三日。乡人访其事于刘氏云:二子一婢同时疫困。呼巫治之,及门而死。复邀至一巫,巫惩前事,欲掩鬼不备。乃从后门施法,持刀吹角,诵水火轮咒而入,病者即日皆安。
《旌异记》:庆元元年五月,湖州南门外一妇人颜色洁白,著皂弓鞋踽踽独行。呼赁小船欲从何山路往易村,既登舟,未几即偃卧自取苇席以蔽。舟才一叶,展转謦欬必相闻,寂然无声。舟人讶焉,举席视之,乃见小乌蛇,可长尺许,凡数千条蟠绕成聚。惊怛流汗,复以席覆之。凡行六十里始抵岸,乃扣舷警之,奋而起,俨然人矣。与初下船不少异,腰间解钱二百为雇值,舟人不敢受,妇问其故曰:我适见汝若此,何敢受。笑曰:切莫说与人,我从城里来,此行蛇瘟一个月后却归矣。徐行入竹林,数步而没。彼村居人七百家是夏死者大半,初湖常秀,三州自初夏疫疠大作。湖州尤甚,独五月稍宁,六月复然,当是蛇妇再还也。
《遁斋閒览》:南人信巫,有疫疠不召医,惟命巫使行咒禁。辛巳年临江大疫,群巫尽死,馀人不治,多自瘥然,则俗巫岂足恃乎。

瘟疫之神部杂录

《续博物志》:疟鬼小不能病巨人,故曰:壮士不病疟。晋人曰:君子不病疟。蜀人以痎疟为奴婢疟。
俗好于门画虎头,书聻字,谓阴司刀鬼名。读汉旧史,傩逐疫鬼。又立桃人苇索沧耳,虎等。聻,盖沧耳也。《辨惑论》:世俗以疾咎鬼神者,众矣。至疫气流行,则曰:有主疾之神,家至而户守之。妖由巫兴,互相煽惑,是故病疫之家人皆惴惴焉。无敢踵其门而问者,甚而父子兄弟亦不相救。伤风败俗,莫甚于斯,故述此于,死生之后以晓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