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风云雷雨诸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风云雷雨诸神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二十卷目录

 风云雷雨诸神部汇考一〈电神附〉
  周〈总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高祖一则 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总一则 世祖建武一则〉
  晋〈元帝建武一则 成帝咸和一则〉
  梁〈总一则 武帝天监一则〉
  陈〈文帝天嘉一则〉
  北魏〈太宗泰常一则〉
  北齐〈总一则 显祖天保一则〉
  隋〈总一则 高祖开皇一则〉
  唐〈总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二则 肃宗乾元一则 代宗永泰一则 德宗贞元二则 宪宗元和一则〉
  辽〈圣宗统和二则 开泰二则 道宗清宁一则〉
  宋〈总一则 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真宗咸平一则 大中祥符一则 仁宗皇祐一则 神宗元丰一则 哲宗元符一则 徽宗政和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金〈章宗明昌二则 宣宗兴定一则〉
  元〈世祖至元一则 仁宗延祐一则〉
  明〈太祖洪武四则 成祖永乐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风云雷雨诸神部汇考二
  书经〈周书洪范〉
  诗经〈小雅渐渐之石〉
  易经纬〈龙鱼河图〉
  春秋纬〈合诚图〉
  山海经〈海内北经〉
  史记〈天官书〉
  风俗通〈风伯 雨师〉
  蔡邕独断〈风伯雨师〉
  广雅〈异祥〉
  晋书〈天文志〉
  搜神记〈雨师〉
  宋史〈天文志〉
 风云雷雨诸神部总论
  朱子全书〈鬼神〉
  大学衍义补〈国家常祀之礼〉
  图书编〈祭风伯雨师论〉
 风云雷雨诸神部艺文一
  云中君          楚屈平
  风伯雨师不得避讳议〈二首〉晋束晢
  讼风伯          唐韩愈
  祈晴风伯祝文       宋苏轼
  祈晴雨师祝文        前人
  诋风穴           刘攽
  风伯           元沈贞
  雨师            前人
 风云雷雨诸神部艺文二〈诗〉
  祭风伯坛应张太祝作   唐储光羲
  祀风师乐章〈五首〉     包佶
  祀雨师乐章〈五首〉     前人
  恶神行雨          姚合
  雷公            韩偓
  祠风师酬提刑赵学士见贻 宋范仲淹
  云中君图         金刘迎
 风云雷雨诸神部选句

神异典第二十卷

风云雷雨诸神部汇考一〈电神附〉

周制以槱燎祀风师雨师。
《周礼·春官》:大宗伯之职,以槱燎祀司中司命风师雨师。
〈注〉风师箕也,雨师毕也。〈疏〉《春秋纬》云:月离乎,箕风必扬沙,是风师箕也。《诗》云:月离于毕俾滂沱矣,是雨师毕也。〈订义〉崔氏曰:祭司中司命风师雨师之法,皆谓随其类祭之,兆风师于西方不从箕星者,箕星天位。尔兆雨师于北郊者,水位在北也。

小宗伯之职,兆五帝于四郊,四望四类亦如之。
〈订义〉郑锷曰:先儒以四类为日月星辰考之。书云:类于上帝惟天神则类而祭之,以其神非一故也。雨师水也,其类宜于北。先儒以风师亦在西郊,恐不然也。五星箕星好风箕东方之宿也,西则违其方位,岂理哉。


始皇二十六年,立风伯雨师庙。
《史记·始皇本纪》不载。按《封禅书》:始皇并天下,雍有风伯、雨师庙,以岁时奉祠。〈按《始皇本纪》秦并天下在二十六年。〉

高祖六年,祠云中君。
《史记》《汉书·高祖本纪》俱不载。按《汉书·郊祀志》:高祖六年,天下已定。长安置祠祀官、女巫。其晋巫祠云中君,以岁时祠宫中。
〈注〉云中君,谓云神也。
平帝元始五年,分雷公、风伯庙于东郊兆;雨师庙于北郊兆。
《汉书·平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云云。

后汉

后汉县邑,以丙戌日祀风伯,以己丑日祀雨师。按《后汉书·祭祀志》:县邑常以丙戌日祠风伯于戌地,以己丑日祀雨师于丑地,用羊豕。
世祖建武二年,始以风伯雨师从祀于郊兆。
《后汉书·世祖本纪》不载。按《祭祀志》:建武二年正月,初制郊兆于洛阳城南七里,为圆坛。外营四门,门百八神,背营内乡。背外营神,风伯、雨师之属也。

元帝建武元年,令县祠风伯、雨师。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按《隋书·礼仪志》:元帝建武元年,令以仲春仲秋,县祠风伯、雨师。
成帝咸和八年,立北郊祀雨师、雷电、风伯诸神。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咸和八年正月,立北郊,天郊则雨师、雷电、司空、风伯神也。

梁制以风伯、雷电、雨师从祀南郊,令县祀风伯、雨师。按《隋书·礼仪志》:梁南郊,风伯、司空、雷电、雨师,皆从祀。皆有坎。又梁每以仲春仲秋,并令郡国县祠社稷、先农,县又兼祀灵星、风伯、雨师之属。
武帝天监七年,定风伯、雨师,及箕、毕二星之祀如旧制。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隋书·礼仪志》:天监七年,太常丞王僧崇曰:风伯、雨师,即箕、毕星矣。而今南郊祀箕、毕二星,复祭风师、雨师,恐繁祀典。帝曰:箕、毕自是二十八宿之名,风师、雨师自是箕、毕星下隶。两祭非嫌。

文帝天嘉 年,正风伯、雨师及箕、毕二星之祀。
《陈书·文帝本纪》不载。按《隋书·礼仪志》:文帝天嘉中,大中大夫、领大著作、兼太常卿许亨奏曰:梁武帝议,箕、毕自是二十八宿之名,风师、雨师自是箕、毕下隶,非即星也。故郊雩之所,皆两祭之。臣案《周礼》大宗伯之职云:槱燎祀司中、司命、风师、雨师。郑注云:风师,箕也;雨师,毕也。《诗》云:月离于毕,俾滂沱矣。如此则风伯、雨师即箕、毕星矣。而今南郊祀箕、毕二星,复祭风伯、雨师,恐乖祀典。制曰:若郊设星位,任即除之。

北魏

太宗泰常三年,定风伯、雨师之祀。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泰常三年,为五精帝兆于四郊。又风伯、雨师之坛,皆有别兆,祭有常日,牲用少牢。

北齐

后齐以风师、雨师从祀于圆坛下丘。
《隋书·礼仪志》:后齐制圆丘,风师、雨师于下丘,用苍牲。
显祖天保八年,诏祀风、雨,务尽诚敬。
《北齐书·显祖本纪》:天保八年八月庚辰,诏风、雨、杂祀,果饼酒脯。当务尽诚敬,义同如在。

隋制为风师坛于国城东北,雨师坛于国城西南。按《隋书·礼仪志》:旧礼祀司中、司命、风师、雨师之法,皆随其类而祭之。兆风师于西方者,就秋风之劲,而不从箕星之位。兆司中、司命于南郊,以天神是阳,故兆于南郊也。兆雨师于北郊者,就水位,在北也。隋制。国城东北七里通化门外为风师坛,祀以立春后丑。国城西南八里金光门外为雨师坛,祀以立夏后申。坛皆三尺,牲以一少牢。
高祖开皇 年,定风师、雨师为小祀。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仪志》:高祖受命,欲新制度。乃命国子祭酒辛彦之议定祀典。风师、雨师为小祀。

唐制立春后丑日祀风伯,立夏后申日祀雨师。按《唐书·礼乐志》:有司岁所常祀者,立春后丑日祀风伯;立夏后申日祀雨师,皆一献。
《旧唐书·礼仪志》:武德、贞观之制,立春后丑,祀风师于国城东北;立夏后申,祀雨师于国城西南。各用羊一、笾、豆各二,簠、簋各一。
元宗开元二十年,开元礼成,定风伯、雨师之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礼乐志》:小祀风伯、雨师。又风师、雨师,笾八、豆八、簋一、簠一、俎一、羊一。按《旧唐书·礼仪志》:起居舍人王仲丘撰《大唐开元礼》。二十年九月,颁所司行用。以风伯、雨师为小祀。
天宝四载,升风伯、雨师为中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文献通考》:天宝四载,敕风伯雨师济时育物,谓之小祀。颇紊彝伦前,载众星已为中祀。永言此义,固合同升自今,已后并宜入中祀,仍令诸郡各置一坛。以春秋立社之日,同申享祠九月十六日,敕诸郡风伯坛,置在社坛之东。雨师坛,在社坛之西各稍北三数十步。其坛卑小,于社坛其祀风伯,用立春后丑祀雨师,用立夏后申所祭,各用羊一笾,豆各十簠,簋俎一,酒三斗应缘,祭须一物已。上并以当郡公廨社利充如无,即以当处官物充其祭官,准祭社例取太守以下充。
天宝五载,诏以雷师与风伯、雨师并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文献通考》:天宝五载,诏曰:发生振蛰雷为其始,画卦陈象威物效,灵气实本乎,阴阳功先施于动植,今雨师风伯久列于常祠,惟此震雷未登于群望,已后每祀雨师宜以雷师同坛祭,共牲别置祭器。
肃宗乾元二年四月,以久旱,祭风伯、雨师。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按《唐肃宗实录》云云。
代宗永泰二年,祠风伯、雨师于旧坛。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礼仪志》:永泰二年,礼仪使右常侍于休烈请依旧祠风伯、雨师于国门旧坛,复为中祠,从之。
德宗贞元二年,复定祀风伯、雨师之仪。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贞元二年四月壬午,太常寺奉祭风伯、雨师,祝版准开元礼。凡有司摄事祝版应御署者,进署讫皆北面再拜。其风伯雨师本是小祀,并有司行事。天宝三载始,升诸星为中祀,亦无亲祀。风伯雨师之命有司,自是常典不同摄祭。其祝版准中祠例合进署其再拜,按礼无文诏曰:风雨等师升为中祀,有烈祖成命,况在风雨事切,苍生今虽无文,朕当屈己再拜,以申子育万姓之意。贞元三年,徙风师坛于浐水东。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宪宗元和十五年,太常礼院请以风师陪祀于南郊。按《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文献通考》:元和十五年,
太常礼院奏,来年正月三日,皇帝有事于南郊,立春后丑祀风师。按《周礼》:大宗伯官以槱燎祀风师,郑元云:风,箕星也,故今礼。立春后丑于城东北,就箕星之位,为坛祭之。祀礼昊天上帝于圆丘,百神咸秩,箕星从祀之,位在坛之第三等伏。以皇帝有事南郊,遍祭之仪,百神咸在其五方,帝并日月神已下,缘对昊天上帝,皇地祇尊不得申,并为从祀,悉无上公行事。井御署祝版之仪,风师既是星神,厌降之仪便当陪祭,如非遇郊祀,其特祭如常仪。

圣宗统和二年四月辛卯,祭风伯。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统和七年五月辛巳,祭风伯于儒州白马村。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开泰元年四月己酉,祀风伯。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开泰八年二月丙辰,祭风伯。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道宗清宁元年,拜风师坛。
《辽史·道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清宁元年,皇帝射柳讫,诣风师坛,再拜。

宋制风师、雨师为中祀,其诸州以风雨为小祀。按《宋史·礼志》:中祀立春后丑日祀风师,立夏后申日祀雨师,其诸州祀风雨,并如小祀。
太宗太平兴国五年,车驾北征,遣官祭风师、雨师。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平兴国五年十一月,车驾北征。前一日,遣官磔风于风坛,祀雨师于本坛,并用少牢。仍遣内侍一人监祭。
真宗咸平二年旱,诏有司祠雷师、雨师。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云云。
大中祥符 年,颁诸州郡祀风伯、雨师仪式。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风伯、雨师,诸州亦致祭。大中祥符初,诏惟边地要剧者,令通判致祭,馀皆长吏亲享。未几,泽州请立风伯、雨师庙,乃令礼官考仪式颁之。有司言:唐制,诸郡置风伯坛于社坛之东,雨师坛于西,各稍北数十步,卑下于社坛。祀用羊一,笾、豆各八,簠、簋各二。
仁宗皇祐 年,改定风伯、雨师坛制。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旧制,风师坛高四尺,东西四步三尺,南北减一尺。皇祐定高三尺,周三十三步;雨师坛、雷师坛高三尺,方一丈九尺。皇祐定周六步。
神宗元丰 年,改定风伯、雨师祀典。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元丰详定局言:《周礼》:小宗伯之职,兆五帝于四郊,四类亦如之。郑氏曰:兆为坛之营域。四类,日、月、星、辰,运行无常,以气类为之位,兆日于东郊,兆月与风师于西郊,兆司中、司命于南郊,兆雨师于北郊。各以气类祭之,谓之四类。汉仪,县邑常以丙戌日祠风伯于戌地,以己丑日祀雨师于丑地,亦从其类故也。熙宁祀仪:兆日东郊,兆月西郊,是以气类为之位。至于兆风师于国城东北,兆雨师于国城西北,司中、司命于国城西北亥地,则是各从其星位,而不以气类也。请稽旧礼,兆风师于西郊,祀以立春后丑日;兆雨师于北郊,祀以立夏后申日;兆司中、司命、司禄于南郊,祀以立冬后亥日。其坛兆则从其气类,其祭辰则从其星位,仍依熙宁仪,以雷师从雨师之位,以司民从司中、司命、司禄之位。
哲宗元符 年,定风师、雨师、雷师祀仪。
《宋史·哲宗本纪》不载。按《文献通考》:元符定祀风师、雨师、雷师仪注。
徽宗政和三年,颁《五礼新仪》。更定风伯、雨师、雷神祀典。
《宋史·徽宗本纪》:政和三年四月,颁《五礼新仪》。按《礼志》:政和中,定《五礼新仪》,以雷神为中祀;州县祀风伯雨师雷神为小祀。
高宗绍兴七年五月壬申,命礼官举风、雷、雨师之祀。按《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文献通考》:七年,太常博士黄积言:立春后丑日祀风师,立夏后申日祀雨师雷师,望下有司举行。从之。

章宗明昌二年五月戊辰,诏诸郡风雨师、神坛隳废者,复之。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明昌五年三月庚辰,初定风雨雷师常祀。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按《礼志》:明昌五年,礼官言:国之大事,莫重于祭。王者奉神灵,祈福祐,皆为民也。我国家自祖庙禘祫五享外,惟社稷、岳镇海渎定为常祀,而天地日月风雨雷师其礼尚阙,宜诏有司讲定仪注以闻。尚书省奏:天地日月,或亲祀或令有司摄事。若风雨雷师乃中祀,合令有司摄之。且又州县之所通祀者也,合先举行。制可。乃为坛于景风门外东南,阙之巽地,岁以立春后丑日,祀风师。牲、币、进熟,如中祀仪。又为坛于端礼门外西南,阙之坤地,以立夏后申日祀雨师,其仪如中祀,羊豕各一。是日,祭雷师于位下,礼同小祀,一献,羊一,无豕。
宣宗兴定五年三月丙午,以旱筑坛祀雷雨师。
《金史·宣宗本纪》云云。

世祖至元七年十二月,敕岁祀风师、雨师、雷师。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按《祭祀志》:至元七年十二月,大司农请于立春后丑日,祭风师于东北郊;立夏后申日,祭雷、雨师于西南郊。
仁宗延祐五年,立风雨雷师坛壝。
《元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祭祀志》:风雨雷师,仁宗延祐五年,乃即二郊定立坛壝之制,其仪注阙。

太祖洪武元年定风师雨师雷师之祀。
《图书编》:洪武元年诏:立春后丑日祭风师于东北郊,立夏后申日祭雨师雷师于西南郊,祭风师雨师给米三石。
洪武二年始合祀风云雷雨诸神于一坛。
《春明梦馀录》:洪武二年,以风云雷雨诸神止合祀于城南,诸神享祀之所,未有坛壝等祀,非隆敬神祇之道。命礼官考古制以闻,礼官奏风雨师之祀,见于周官秦汉随唐,亦皆有祭。天宝中,增雷师于雨师之次,因升风云雷雨为中祀,宋元因之。今国家开创之初,尝以风云雷雨与太岁岳渎城隍,皆祀于城南享祀之,所既非专祀,又室而不坛,非理所宜。考之唐制以立春后申日祭雨雷,于城东南。以今观之,天地之生物,动之以风,润之以雨,发之以雷,阴阳之机本。一气使然,而各以时别祭,甚失享祀本意,今宜以风云雷雨与太岁岳渎城隍合为一坛,春秋祀之,诏可洪武。年令有司各立坛庙,祭风云雷雨。
《明会典》云云。
洪武二十六年定各省风云雷雨之祀。
《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风云雷雨、山川、城隍之神,凡各布政司府州县,春秋仲月上旬,择日同坛祭,设三神位,风云雷雨居中,山川居左,城隍居右。
成祖永乐六年,北巡预期敕皇太子,祭风云雷雨之神。
《明会典》:永乐六年,驾幸北京,东宫监国,凡风云雷雨之神,预期敕皇太子摄祭。
世宗嘉靖九年,更风云雷雨之序,曰:云雨风雷。
《明会典》:嘉靖九年,更风云雷雨之序,曰:云雨风雷。又分云师、雨师、风伯、雷师,以为天神,岳镇海、渎钟山、天寿山、京畿并,天下名山大川之神以为地祇。〈按图书经
改叙云雨风雷在嘉靖十一年与此互异

〉风云雷雨诸神部汇考二

《书经》

《周书·洪范》

星有好风,星有好雨。
〈传〉箕星好风,毕星好雨,〈疏〉以为箕星好风者,箕东方,木宿风中,央土气木克土,为妻从妻所好,故好风也毕星,好雨者毕西方。金宿雨东方,木气金克木,为妻从妻所好,故好雨也。

《诗经》《小雅·渐渐之石》

月离于毕,俾滂沱矣。

《易经纬》《龙鱼河图》

太白之精,下而为风伯之神,主司刑风者,天之使也。

《春秋纬》《合诚图》

轩辕星,主雷雨之神。

《山海经》《海内北经》

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其腹。在吴西。

《史记》《天官书》

权,轩辕。轩辕,黄龙体。前大星,女主象;旁小星,御者后宫属。
〈注〉正义曰:轩辕十七星,在七星北,黄龙之体,主雷雨之神,后宫之象也。阴阳交感,雷激为电,和为雨,怒为风,乱为雾,凝为霜,散为露,聚为云气,立为虹蜺,离为背璚,分为抱珥。二十四变,皆轩辕主之。

《风俗通》《风伯》

《楚辞》说:后飞廉使奔属飞廉,风伯也。谨按《周礼》:以槱燎祀风师。风师者,箕星也,箕主簸扬能致风气。易巽为长女也,长者伯,故曰:风伯。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养成万物,有功于人。王者祀以报功也,戌之神为风伯,故以丙戌日祀于西北,火胜金为木相也。

《雨师》

《春秋左氏传》说:共工之子为元冥,师郑大夫子产禳于元冥,雨师也。谨按《周礼》:以槱燎祀雨师。雨师者,毕星也。《诗》云:月离于毕俾,滂沱矣。易师卦也,土中之众者莫若水众者师也。雷震百里,风亦如之,至于泰山不崇朝,而遍雨天下,异于雷风。其德散大,故雨独称师也。丑之神为雨师,故以己丑日祀雨师于东北,土胜水为火相也。

《蔡邕·独断》《风伯雨师》

风伯,神箕星也,其象在天,能兴风。雨师,神毕星也,其象在天,能兴雨。祠此神以报其功也。

《广雅》《异祥》

震霣雷也,风师谓之飞廉,雨师谓之荓翳,云师谓之丰隆。

《晋书》《天文志》

轩辕十七星。轩辕,黄帝之神,黄龙之体也;后妃之主,士职也。一曰东陵,一曰权星,主雷雨之神。

《搜神记》《雨师》

雨师,一曰屏翳,一曰号屏,一曰元冥。

《宋史》《天文志》

辰星,其神风伯;岁星,其神雨师;荧惑,其神丰隆;填星,其神雷公。

风云雷雨诸神部总论

《朱子全书》

《鬼神》

神,伸也;鬼,屈也。如风雨雷电初发时,神也;及至风止雨过,雷住电息,则鬼也。
雨风露雷,日月昼夜,此鬼神之迹也,此是白日公平正直之鬼神。若所谓有啸于梁,触于胸,此则所谓不正邪暗,或有或无,或去或来,或聚或散者。如起风做雨,震雷闪电,非有神,而何自不察耳。淳举程子所谓天尊地卑,乾坤定矣。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曰:天地造化,皆是鬼神,古人所以祭风伯雨师。曰:风雷鼓动是神,收敛处是鬼否。曰:是。
横渠言:至之谓神,反之谓鬼,固是。然风雷山泽亦有神,江之庙貌亦谓之神,亦以方伸之气为言耳。此处要错综周遍而观之。
虚空之中,忽然有风有雨,忽然有雷有电,这是如何得恁地。这都是阴阳相感,都是鬼神。

《大学衍义补》《国家常祀之礼》

唐天宝五载诏曰:发生振蛰,雷为其始。画卦陈象,威物效灵。气实本于阴阳,功先施于动植。今雨师风伯久列于常祀,惟此震雷未祭于群望,其已后每祀雨师,宜以雷师同坛。
臣按此后世祀雷之始,《周礼》有风师、雨师,汉以丙戌日祀风师于戌地,以己丑日祀雨师于丑地。宋人兆风师于西郊,祠以立春后丑日。兆雨师于北郊,祠以立夏后申日。兆司中司命司禄于南郊,祠以立秋后亥日。以雷师从雨师之位,以司民从司中司命司禄之位。皆各坛为祭,未尝合而为一。本朝于风雨雷之外又加以云合为一坛,以从献于郊祀,又为坛于郊坛之西。每岁仲秋,天子又躬祀焉。其与并祀者,太岁及岳镇海渎之神,而以京畿山川四季月将京都城隍从享。所谓太岁月将城隍与夫风雨雷师之外,而加以云皆前代所未尝祀者也。夫云兴而雨霈既祀,夫雨而独遗于云可乎。峙形于两间者,既已享祀而流行于四时以司。民耕作之候者,而无其祭可乎。圣祖之见,所以卓越千古非独人蒙。夫至治之泽,而凡冥漠之中有薰蒿之感者,莫不咸受其职焉。呜呼。至哉。

《图书编》《祭风伯雨师论》

《周礼》:以槱燎祀风师雨师。月令立秋后丑日,祭风师于国城东北。立夏后申日,祀雨师于国城西南,其见于经传者,如此然史迁。盖难乎。其言之也。若经传所言风师雨师司中司命司禄彼固谓各有神主之,而祭焉。已非夏商以前简略忠质之事矣,而彼时注家顾各以星当之,何耶。盖星宿之名多出于纬书,而先后郑之说又自相牴牾,固未可据以为信也。此杨氏所以一归于天与气数谓四司之神。如司春司夏之类不无见矣。

风云雷雨诸神部艺文一

《云中君》楚屈平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览冀州兮有馀,横四海兮焉穷。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𢥞𢥞。

《风伯雨师不得避讳议》晋·束晢

元康七年,诏书称咸宁元年诏下尊讳风伯雨师皆为诂训,又公官文书吏人上事称引经书者,复多回避。使大义不明诸经传,咸言天神星宿帝王称号皆不得变易。本文但省事言语临时训避而已。
又议
太常博士华简言:按《周礼》:大宗伯职云,槱燎祀司中司命风师雨师此礼,文正称应如丙辰。诏书不改其名,事下五府博议。

按风伯之名所由来远其,在汉魏固已有之,非晋氏避讳始造,此号也。若以异于《周礼》,宜当变改,则今国家行事神物称号,多因近代不皆率古。盖亦简易而从,仍旧随时之制,不足悉变。唯雨师之名,实繇避讳,宜如旧称。

《讼风伯》唐·韩愈

德宗贞元十九年正月不雨,至七月甲戌公时,为四门博士作此,专以刺权臣裴延龄、李齐运、京兆尹、李实之徒,壅蔽聪明,不顾旱饥,专于诛求,使人君恩泽不得下,流如风吹云而雨泽不得坠也。是年冬,公拜御史,竟以言旱饥谪阳山云。

维兹之旱兮,其谁之由。我知其端兮,风伯是尤。山升云兮泽上气,雷鞭车兮电摇帜。雨寖寖兮将坠,风伯怒兮云不得止。旸乌之仁兮念此下民,閟其光兮不斗其神。嗟风伯兮,其独谓何。我于尔兮,岂有其他。求其时兮修祀事。羊甚肥兮酒甚旨,食足饱兮饮足醉。风伯之怒兮谁使,云屏屏兮吹使。醨之气将交兮,吹使离之。铄之使气不得化,寒之使云不得施。嗟尔风伯兮,欲逃其罪又何辞。上天孔明兮,有纪有纲,我今上讼兮,其罪谁当。天诛加兮不可悔,风伯虽死兮人谁汝伤。

《祈晴风伯祝文》宋·苏轼

维神开阖,阴阳鼓舞,万类行巽之权,直箕之次,阴淫为霖,神能散之,下土垫涝,神能暵之,发轸西北弭节,东南风反雨霁,神亦不惭,尚飨。

《祈晴雨师祝文》前人

天以风雨寒暑付于神,亦如人君之设,官置吏以治刑政也,人君未尝不欲民之安,天亦何尝不欲岁之丰乎。刑政之失,中民惟吏之怨,雨旸之不时,民亦不能无望于神也。今淫雨弥月,农工告穷,岁之丰凶决于朝夕而并走群望,莫肯顾答维天之所,以畀于神,神之所以食于民者,庶其在此尚率厥职,俾克有秋,尚飨。

《诋风穴》刘攽

背崧右洛兮,维汝泱泱。左界韩郑兮,前关鲁阳。陵丘曼延兮,土膏脉良。生植遂茂兮,厥夭且长。咨飘风兮,胡狠而狂。乘冬肆威兮,怒号以常。通昼且夕兮,日月夺光。宇宙昏惑兮,颠倒元黄。折枝排根兮,松桂毁伤。冲空动楗兮,披户登堂。兽亡其曹兮,鸿鹄失翔。问谁尸之兮,底此不祥。曰:兹穴之诡异兮,窃神之机。幽崄穷奇兮,狭中不夷。鼓舞蜚廉兮,招摇南箕。平居无事兮,淫乐而尔。为历九州而遐观兮,孰乐土其若此。独蛮夷之僻陋兮,乃自古记之矣。邈炎洲之荒忽兮,汩大海其千里。上雾下潦兮,垫隘瘴疠。魑魅群游兮,乐人之死。蓄为飓风兮,毒疵疠。扶涛驾山兮,舟航糜毁。历日旋时兮,然后得已。西极旷荡兮,阴碛无垠。流沙不波兮,瀚海无泉。五谷不生兮,蓬棘蓁蓁。热风之来兮,天地翳昏。触肥为瘠兮,四肢若燔。亦幸有老驼之先知兮,呜呼,而告言归命。野兽兮廑焉,得存彼鬼。方之幽昧兮,固宜以然。慨中土之与邻兮,不避不偏。胡穴神之忍兮,固蔽以顽。用夏变夷兮,至于髦蛮外。百里而不同兮,兹邑独为匪民。帝之高居兮,临照在下。虎豹服仁兮,九阍莫阻。巫咸上愬兮,帝命斯许。巨灵夸娥兮,干其绝膂。拔山投石兮,北海之渚。大野夷爽兮,八风攸叙。号令专一兮,莫予或侮。蒙常圣时兮,维民所取。穴神虽悔兮,夫孰闵汝。

《风伯》元·沈贞

嗟灵伯兮,御清泠。洗袢歊兮,涤炎蒸。骀荡兮春初,䫻飐兮夏徂。飕飗下兮木叶枯,号空桑兮吹雪载。涂灵之来兮,凭女巫。女巫兮屡舞。箫兮伐鼓,灵醉饱兮无怒,萧萧来兮飒飒去。

《雨师》前人

佩芳兰兮揽芬椒,洁新服兮缀珠玿,驾灵螭兮翔重霄,要灵辂兮下迢迢。我禾兮成役,我田兮龟坼。烈日兮骄阳利,行水兮热汤灵。之来兮天外下,土乾兮沾一溉。维灵布泽兮,惠我无私。嗟我民兮,其敢斁思。灵皇皇兮萃只,舞僛僛以醉止福穰穰兮。

风云雷雨诸神部艺文二〈诗〉

《祭风伯坛应张太祝作》唐·储光羲

圣主御青春,纶言命使臣。将修风伯祀,更福太平人。帟幕宵联事,坛场晓降神。帝心勤动物,非为属车尘。

《祀风师乐章》包佶

《迎神》〈此首一作李中作〉
太皞御气,句芒肇功。苍龙青旗,爰候祥风。律以和应,神以感通。鼎俎修蚃,时惟礼崇。
《奠币登歌》
旨酒告洁,青蘋应候。礼陈瑶币,乐献金奏。弹弦自昔,解冻惟旧。仰瞻肸蚃,群祥来凑。
《迎俎酌献》
德盛昭临,迎拜巽方。爰候发生,式荐馨香。酌醴具举,工歌再扬。神歆入律,恩降百祥。
《亚献终献》
膋芗备,玉帛陈。风动物,乐感神。三献终,百神臻。草木荣,天下春。
《送神》
微穆敷华能应节,飘扬发彩宜行庆。送迎〈一作迎送〉灵驾神心飨,跪拜灵坛礼容盛。气和草木发萌芽,德畅禽鱼遂翔泳。永望翠盖逐流云,自兹率土调春令。

《祀雨师乐章》前人

《迎神》
陟降左右,诚达幽圆。作解之功,乐惟有年。云軿戾止,洒雾飘烟。惟馨展礼,爰列豆笾。
《奠币登歌》
岁正朱明,礼布元制。惟乐能感,与神合契。阴雾离披,灵驭摇裔。膏泽之庆,期于稔岁。
《迎俎酌献》
阳开幽蛰,躬奉郁鬯。礼备节应,震来灵降。动植求声,飞沈允望。时康气茂,惟神之贶。
《亚献终献》
奠既备,献将终。神行令,瑞飞空。迎乾德,祈岁功。乘烟燎,俨从风。
《送神》
整驾升车望寥廓,垂阴荐祉荡昏氛。飨时灵贶僾如在,乐罢馀声遥可闻。饮福陈诚礼容备,撤俎终献曙光分。跪拜临坛结空想,年年应节候油云。

《恶神行雨》姚合

凶神扇簸恶神行,汹涌挨排白雾生。风击水凹波扑凸,雨漴山口地嵌坑。龙喷黑气翻腾滚,鬼掣红光劈划。哮吼忽雷声揭石,满天啾唧闹轰轰。

《雷公》韩偓

闲人倚柱笑雷公,又向深山霹怪松。必若有苏天下意,何如惊起武侯龙。

《祠风师酬提刑赵学士见贻》宋·范仲淹

先王制礼经,祠为国大事。孟春祭风师,刺史敢有二。斋戒升于坛,拜手首至地。所祈动以时,生物得咸遂。勿鼓江海涛,害我舟楫利。旱天六七月,会有雷雨至。慎无吹散去,坐使百谷悴。高秋三五夕,明月生天际。乃可驱云烟,以喜万人意。愿君入薰弦,上副我皇志。阜财复解愠,即为天下赐。八使重古礼,作诗歌祭义。诚欲通神明,非徒奖州吏。贤哉推此心,良以警有位。

《云中君图》金·刘迎

衣若新沐兰汤薰,灵巫拜舞方迎神,恍然相见帝者服,九歌昔咏云中君。画史亦可人,妙入造化域。羽衣玉麈美且閒,此意不知何处得。空明倏忽分溟濛,胡为眷眷临寿宫。飘然来下复远举,想像决去随飞龙。祠空人散秋萧瑟,落日猿声唤秋色。湘天极目青茫茫,凭高一望无南北。

风云雷雨诸神部选句

楚屈平《远游篇》:风伯为余先驱兮,氛埃解而清凉。〈又〉左雨师使经縳兮,右雷公而为纬。
汉司马相如《大人赋》:时若薆薆,将混浊兮。召屏翳,诛风伯,而刑雨师。
刘向《游逝篇》:鞭风伯使先驱兮,囚灵元于虞渊。扬雄《河东赋》:郁萧条其幽蔼兮,满汎沛以丰隆。叱风伯于南北兮,呵雨师于西东。
后汉班固《东都赋》:雨师汎洒,风伯清尘。
魏曹植《诜咎文》:何伯典泽,屏翳司风。回呵飞廉,顾叱丰隆。
应休琏《与从弟书》:风伯扫途,雨师洒道。
晋郭璞《山海经》:诸神赞雷泽之神,鼓腹优游。
唐张九龄诗:日御驰中道,风师卷太清。
李白诗:我欲攀龙见明主,雷公砰訇震天鼓。帝旁披壶多玉女,三时大笑开电光,倏烁晦冥起风雨。韩愈诗:雷公擘山海水翻,齿牙嚼齧舌腭反。雷光磾赪目,顼冥收威避元根。白居易诗:夙兴祭风伯,天气晓冥冥。
李咸用诗:云根劈裂雷斧痕。
南唐陈陶诗:风官扫道迎游龙。
宋苏轼诗:江鼍吹浪江水急,雷师鞭鼓旌旗湿。黑云驾雨霹雳鸣,怒龙拿空半天立。
刘克庄诗:雷嗔斧山开。
严羽诗:云中之君兮骖白鹿。
金陈赓诗:雷公电母踏烟雾,天吴海石驱鼍鼋。何时供取霹雳手,倒挽银汉清乾坤。
元贡师泰诗:又如丰隆起行雨,鞭笞铁骑驱奔雷。柳贯诗:乘云执镜麾电母。
吴菜诗:雷公一声忽下击,鸟迹不到犹重突。
陈孚诗:一帆东南来,乃为风伯侮。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风云雷雨诸神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