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列星之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十九卷目录

 列星之神部汇考一
  上古〈高辛氏一则〉
  周〈总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高祖一则 成帝建始一则〉
  后汉〈总一则 世祖建武一则〉
  晋〈总一则 成帝咸和一则〉
  梁〈总一则 武帝天监二则〉
  陈〈总一则 武帝永定一则〉
  北魏〈太祖天兴一则 又一则 高祖太和二则〉
  北齐〈总一则 显祖天保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高祖开皇一则〉
  唐〈总一则 高祖武德一则 太宗贞观一则 元宗开元二则 天宝一则 德宗贞元一则〉
  宋〈真宗景德一则 大中祥符一则 天禧一则 仁宗皇祐三则 嘉祐一则 神宗元丰三则 哲宗元符一则 徽宗政和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宁宗嘉泰一则〉
  金〈总一则 章宗承安一则〉
  元〈总一则 世祖至元二则 成宗元贞一则 大德一则 仁宗皇庆一则 延祐三则 英宗至治三则 泰定帝泰定四则 文宗天历二则 至顺一则〉
  明〈太祖洪武三则〉
 列星之神部汇考二
  书经〈虞书尧典〉
  礼记〈礼运 祭法〉
  淮南子〈天文训〉
  晋书〈天文志〉
 列星之神部总论
  图书编〈历代祭星辰风师雨师总论〉
 列星之神部艺文一
  南郊享寿星赋       唐周铃
  祠灵星赋          阙名
 列星之神部艺文二〈诗〉
  织女赠牵牛        梁沈约
  代牵牛答织女        王筠
  咏织女           刘潜
  七夕赋咏成篇      唐许敬宗
  三星行           韩愈
  海客           李商隐
  织女怀牵牛         曹唐
  明河篇          宋谢翱
  七夕织女歌         方夔
  观孙太古周天二十八宿星君像图
               元吴莱
  七夕词           方积
  陪何用中议祠星于天宝宫  马祖常
  织女           明王彝
  河仙谣           张泰
  游仙诗           前人
  驾幸朝天宫祭星之作     李祯
 列星之神部选句
 列星之神部纪事
 列星之神部外编

神异典第十九卷

列星之神部汇考一

上古

高辛氏始有星辰之祀。
《史记·五帝本纪》不载。按《路史》:帝喾高辛氏,以日至设丘兆于南郊,以祀上帝,日月星辰。

周制以实柴、圭璧祀星辰。孟冬则有司民之祀。按《周礼·春官》:大宗伯之职,以实柴祀日月星辰。
〈订义〉星辰司次,十有二辰,二十有八星。

《典瑞》:圭璧以祀日月星辰。
〈订义〉郑锷曰:日月星辰丽乎。天其用各主乎。一故用一圭,其体则托乎天。故以一圭而邸璧。

大司乐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
〈注〉天神谓:五帝及日月星辰。

《秋官》:小司寇,孟冬祀司民,献民数于王,王拜受之。
〈订义〉郑锷曰:轩辕之角有大民,小民之星。其神实主民。先王以为民之登耗,必有神主之。故每岁孟冬物成之时,使司寇祀之。亦以刑者,所以驭民。而民之多寡,皆本于刑之繁省故也。

《冬官》:玉人之事,圭璧五寸,以祀日月星辰。

始皇二十六年,立星辰庙。
《史记·始皇本纪》不载。按《封禅书》:秦并天下,雍有日、月、参、辰、南北斗、荧惑、太白、岁星、填星、二十八宿、风伯、雨师、四海、九臣、十四臣、诸布、诸严、诸逑之属,百有馀庙。于下邽有天神。沣、滈有昭明。〈按《始皇本纪》:秦并天下,在二十六年。〉
〈注〉索隐曰:汉书旧仪云祭参、辰于池阳谷口,夹道左右为坛也。尔雅祭星曰布,或曰诸布是祭星之处。乐彦引河图云荧惑星散为昭明。

社、亳有寿星祠。
〈注〉索隐曰:寿星,盖南极老人星也,见则天下理安,故祠之以祈福寿也。正义曰:角、亢在辰为寿星。三月之时,万物始生建,于春气布养,各尽其性,不罹灾夭,故寿。

高祖六年,始祠灵星。
《史记》《汉书·高祖本纪》俱不载。按《史记·封禅书》:汉王二年,立黑帝祠。后四岁,立蚩尤祠。其后二岁,或曰周兴而邑邰,立后稷之祠,至今血食天下。于是高祖制诏御史:其令郡国县立灵星祠,常以岁时祠以牛。
〈注〉张晏曰:龙星左角曰天田,则农祥也,晨见而祭。正义曰:汉旧仪云:五年,修复周家旧祠,祀后稷于东南,为民祈农报厥功。夏则龙星见而始雩。龙星左角为天田,右角为大庭。天田为司马,教人种百谷为稷。灵者,神也。辰之神为灵星,故以壬辰日祠灵星于东南,金胜木为土相也。庙记云:灵星祠在长安城东十里。
成帝建始元年,罢旧祠,存诸星辰祠。
《汉书·成帝本纪》:建始元年,罢甘泉汾阴祠。按《郊祀志》:成帝初即位,丞相衡、御史大夫谭奏罢。雍旧祠二百三所,唯山川诸星十五所为应礼云。

后汉

后汉以仲秋,祀老人星。季秋,祀心星。
《后汉书·礼仪志》:仲秋之月,祀老人星于国都南郊老人庙。季秋之月,祠心星于城南坛心星庙。
世祖建武二年,初制圆坛,定诸星神位。
《后汉书·世祖本纪》不载。按《祭祀志》:建武二年正月,初制郊兆于雒阳城南七里。为圆坛。中营四门,门五十四神。分营四门,门百八神。皆背营内乡。背中营神,五星也,及中宫宿五官神之属也。背外营神,二十八宿外宫星之属也。

晋祀老人星及心星,仍汉旧制。
《通典》:晋以仲秋月,祀老人星于国都南郊,老人星庙。季秋祀心星于南郊,坛心星庙。
成帝咸和八年,祀五星、二十八宿及诸星于南郊。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按《礼志》:成帝咸和八年正月,立北郊,天郊则五星、二十八宿、文昌、北斗、三台、司命、轩辕、太一、天一、太微、勾陈、北极、老人,神也。

梁制以五星、二十八宿及诸星俱从祀南郊。
《隋书·礼仪志》:梁南郊太一、天一、五星、二十八宿、太微、轩辕、文昌、北斗、三台、老人星,皆从祀。其二十八宿等座有坎,馀皆平地。器以陶匏,席用槁秸。
武帝天监十一年,敕祀诸星悉停为坎。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礼仪志》:天监十一年,帝曰:《礼》云:祭日于坛,祭月于坎,并是别祭,不关在郊,故得各从阴阳而立坛坎。兆于南郊,就阳之义,居于北郊,就阴之义。既云就阳,义与阴异,星与月异,礼不为坎。八座奏请二十八宿等座,悉停为坎。
天监十七年,以十二辰从祀南郊。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礼仪志》:天监十七年。帝以郊祀有二十八宿而无十二辰,于义阙然。于是南郊始除五帝祀,加十二辰座,与二十八宿各于其方而为坛。

陈制祠老人星、天皇大帝诸星于太中署。
《隋书·礼仪志》:陈制令太中署,以二月八日,于署庭中以太牢祠老人星,兼祠天皇大帝、太一、日月、五星、钩陈、北极、三台、二十八宿、大人星、子孙星,都四十六座。其仪本之齐制。
武帝永定二年,除十二辰座。
《陈书·武帝本纪》不载。按《隋书·礼仪志》云云。

北魏

太祖天兴二年,定郊坛星辰从祀之位。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天兴二年正月,帝亲祀上帝于南郊,为坛。天位在其上。五星、二十八宿、天一、太一、北斗、司中、司命、司禄、司民在中壝内,各因其方。
太祖 年,立星神。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太祖立星神,一岁一祭,常以十二月,用马荐各一,牛豕各二,鸡一。太祖初,有两彗星见,刘后使占者占之,曰:祈之则当扫定天下。后从之,故立其祀。又立〈阙二字〉神十二,岁一祭,常以十一月,各用牛一、鸡三。
高祖太和三年,祷星于北苑。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和三年,上祈于北苑,又祷星于苑中。
太和十五年,诏罢城北星神祠。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和十五年,诏曰:先恒有水火之神,及城北星神。今圆丘之下,既祭风伯、雨师、司中、司命,明堂祭门、户、井、灶、中霤,每神皆有。此四十神计不须立,悉可罢之。

北齐

后齐以星辰从祀圆丘,五郊各以其方配之。
《隋书·礼仪志》:后齐制圆丘,五星、北斗、二十八宿、司中、司命、司人、司禄于下丘,为众星之位,迁于内壝之中。用苍牲。司空献五星、二十八宿,太常丞已下荐众星。〈又〉后齐五郊坛星辰、七宿各于其方配郊而祀之。其星辰为坛,崇五尺,方二丈。其礼颇同南郊。冢宰亚献,宗伯终献,礼毕。
显祖天保八年,诏严祀星之仪。
《北齐书·显祖本纪》:天保八年八月庚辰,诏雩、禖、风、雨、司民、司禄、灵星、杂祀,果饼酒脯。当务尽诚敬,义同如在。

北周

后周内官、中官、外官诸星并从祀圆丘。
《隋书·礼仪志》:后周圆丘内官、中官、外官、众星,并从祀。其用牲之制。五星、十二辰、四望、五官,各以其方色。

高祖开皇元年,定星辰从祀圆丘之位。其迎气之祭,亦以星辰从祀。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仪志》:高祖受命,欲新制度。乃命国子祭酒辛彦之议定祀典。为圆丘于国之南。五方上帝、日月、五星、内官四十二座、次官一百三十六座、外官一百一十一座、众星三百六十座,并皆从祀。上帝、日月在丘之第二等,北斗五星、十二辰、河汉、内官在丘第三等,二十八宿、中官在丘第四等,外官在内壝之内,众星在内壝之外。其牲,五帝、日月用方色犊各一,五星以下用羊豕各九。又星辰、四望等为中祀,司中、司命及诸星等为小祀。又天子每以四立之日及季夏,各于其方,迎其帝而祭之。梁、陈、后齐及隋,制度相循。并以五官、三辰、七宿于其方从祀焉。

唐制圆丘及蜡祭,并以星辰从祀。
《唐书·礼乐志》: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圆丘。天皇大帝、北辰、北斗、天一、太一、紫微五帝座,并差在行位前。馀内官诸座及五星、十二辰、河汉四十九座,在第二等十有二陛之间。中官、市垣、帝座、七公、日星、帝席、大角、摄提、太微、五帝、太子、明堂、轩辕、三台、五车、诸王、月星、织女、建星、天纪十七座及二十八宿,差在前列。其馀中官一百四十二座皆在第三等十二陛之间。外官一百五在内壝之内,众星三百六十在内壝之外。又蜡祭百神,五星、十二次、二十八宿各在其方之坛。又以著尊二实醴齐,以祀内官。以牺尊二实盎齐,以祀中官。以象尊二实醍齐,以祀外官。以壶尊二实青酒,以祀众星。
高祖武德 年,定内官、中官、外官及众星从祀之位。按《唐书·高祖本纪》不载。按《旧唐书·礼仪志》:武德初,
定令:每岁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圆丘,内官、中官、外官,并皆从祀。五星以下内官五十五座,在坛之第三等;二十八宿以下中官一百三十五座,在坛之第四等;外官一十二座,在坛下外壝之内;众星三百六十座,在外壝之外。其牲,内官以下羊豕各九。
太宗贞观 年,定灵星及司中、司命、司人、司禄之祀。按《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礼仪志》:贞观之
制,立秋后辰,祀灵星于国城东南;立冬后亥,祀司中、司命、司人、司禄于国城西北。各用羊一,笾、豆各二,簠、簋各一。
元宗开元二十年,开元礼成,以星辰为中祀。司中、司命、诸星为小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礼仪志》:起居舍人王仲丘撰《大唐开元礼》。二十年九月,颁所司行用。以星辰为中祀,司中、司命诸星之属为小祀。
开元二十四年初,置寿星坛,祭老人星及角亢等七宿。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开元二十四年七月庚子,有上封事者言:月令云八月,日月会于寿星,居列宿之长,五者土之数,以生为大臣窃,以寿者圣人之长也。土者皇家之德也,陛下首出寿星之次,旅于土德之数示五运。开元之期万寿无疆之应,伏请两京各改一殿,以万寿为名,至千秋节会百僚于此殿,如受元之礼,每至八月社日,配寿祠至于大社坛享之。诏曰:德莫大于生成,福莫先于寿考,苟有所主得无犯之,今有上事者言:仲秋日月会于寿星,以为朕生于是月,欲以配社而祭,于义不伦,且寿星角亢也。既为列宿之长,复有福寿之名,岂惟朕躬独享。其应天下万姓,宁不是怀盖。秦时已有寿星祠,亦云旧矣,宜令所司特置寿星坛,当以千秋节日修其祀典。申敕寿星坛,宜祭老人星及角亢七宿著之常式。
天宝三载,诏升诸星为中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三载三月戊寅,诏曰:祭之为典,以陈至敬,名或不正是相夺伦,况社稷孚佑百代蒙其福。日月照临,五星叶其纪兆,庶允殖下土式瞻,既超言:象之外须,极尊严之礼,列为中祀,颇紊大猷。自今已后,社稷及日月、五星并升为大祀,仍以四时致祭,诸星升为中祀,庶昭报之诚,格于上下钦崇之称,合于典则。
德宗贞元六年春二月甲申,复祀司中、司命、司人、司禄及灵星。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真宗景德三年,更定郊祀星辰之位。又定寿星之祀。按《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景德三年,卤簿使
王钦若言:汉以五帝为天神之佐,今在第一龛;天皇大帝在第二龛,与六甲、岳渎之类接席;帝座,天市之尊,今与二十八宿、积薪、腾蛇、杵臼之类同在第三龛。卑主尊臣,甚未便也。若以北极、帝坐本非天帝,盖是天帝所居,则北极在第二,帝座在第三,亦高下未等。又太微之次少左右执法,子星之次少孙星,望令司天监参验。乃诏礼仪使、太常礼院、司天监检定之。礼仪使赵安仁言:按《开宝通礼》,元气广大则称昊天,据远视之苍然,则称苍天。人之所尊,莫过于帝,托之于天,故称上帝。天皇大帝即北辰耀魄宝也,自是星中之尊。《易》曰: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又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盖明辰象非天,草木非地,是则天以苍冥为体,不入星辰之列。又《郊祀录》:坛第二等祀天皇大帝、北斗、天一、太一、紫微、五帝坐,差在行位前,馀内官诸位及五星、十二辰、河汉,都四十九坐,俱在十二陛之间。唐建中间,司天冬官正郭献之奏:天皇、北极、天一、太一,准《天宝敕》并合升第一等。贞元二年亲郊,以太常议,诏复从《开元礼》,仍为定制。《郊祀录》又云:坛第三等有中宫、天市垣、帝坐等十七坐,并在前。《开元礼义罗》云:帝有五坐,一在紫微宫,一在大角,一在太微宫,一在心,一在天市垣。即帝坐者非直指天帝也。又得判司天监史序状:天皇大帝一星在紫微勾陈中,其神曰耀魄宝,即天皇是星,五帝乃天帝也。北极五星在紫微垣内,居中一星曰北辰,第一主月为太子,第二主日为帝王,第三为庶子,第四为嫡子,第五为天子之枢,盖北辰所主非一,又非常坐之比。太微垣十星有左右执法、上将、次将之名,不可备陈,故总名太微垣。《星经》旧载孙星,而《坛图》止有子星,辨其尊卑,不可同位。窃惟《坛图》旧制,悉有明据,天神定位,难以跻升,望依《星经》,悉以旧礼为定。钦若复言:旧史《天文志》并云:北极,北辰最尊者。又勾陈口中一星曰天皇大帝,郑元注《周礼》谓:礼天者,冬至祭天皇于北极也。后魏孝文禋六宗,亦升天皇五帝上。按晋《天文志》:帝坐光而润,则天子吉,威令行。既名帝坐,则为天子所占,列于下位,未见其可。又安仁议,以子、孙二星不可同位。陛下方洽高禖之庆,以广维城之基,苟因前代阙文,便为得礼,实恐圣朝茂典,尤未适中。诏天皇、北极特升第一龛,又设孙星于子星位次,帝坐如故。钦若又言:帝坐止三,紫微、太微者已列第二等,唯天市一坐在第三等。按《晋志》,大角及心中星但云天王坐,实与帝坐不类。诏特升第二龛。旧郊丘,神位板皆有司颋署,命钦若改造之。又是年,诏定寿星之祀。太常礼院言:按《月令》:八月,命有司享寿星于南郊。《注》云:秋分日,祭寿星于南郊。寿星,南极老人星也。《尔雅》云:寿星,角、亢也。《注》云:数起角、亢,列宿之长,故云寿星。唐开元中,特置寿星坛,常以千秋节日祭老人星及角、亢七宿。请用祀灵星小祠礼,其坛亦如灵星坛制,筑于南郊,以秋分日祭之。
《文献通考》:知枢密事王钦若言:寿星之祀,肇自开元,伏以陛下光阐鸿猷,并秩群祀,而萧芗之祭独略此祠,缙绅之谈皆谓缺典,加以周伯星出实,居角亢之间,天监垂休,礼罔不荅。伏望特诏礼官俾崇祀事,庶百祥之允,集介万福以无疆。诏:有司详定,请以秋分日飨寿星及角亢七宿为坛,南郊高三尺,周八步四尺四。陛下壝其祭器祀礼、咸以灵星为准,奏可。
大中祥符二年,祀周伯星。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大中祥符二年,翰林天文邢中和言:景德中,周伯星出亢宿下。按《天文志》,角、亢为太山之根,果符上封之应。望于亲郊日特置周伯星位于亢、宿间。诏礼官与司天监定议,且言:周伯星出氐三度,然氐、亢相去不远,并郑分。兖州,寿星之次,宜如中和奏,设位氐宿之间,以为永式。
天禧四年,增祀天河内诸星。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天禧四年,从灵台郎皇甫融请,凡修河致祭,增龙神及尾宿、天江、天记、天社等诸星在天河内者,凡五十位。
仁宗皇祐二年,定明堂从祀星辰之数,如圆丘制。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皇祐二年,诏:今祀明堂诸神,悉如圆丘从祀之数。天皇大帝、北极,大尊各二,在殿上神坐左。笾豆,数用中祠。五官,数用小祠。内官,象尊各二,在堂左右。中官,壶尊各二,在丹墀、龙墀上。外官,概尊各二,众星,散尊各二,在东西厢神坐左右。北极以上槁秸加褥,五官、五星以下筦不加褥,五官白币,内官以下,币从方色。礼生引分献官奉币,祝史、斋郎助奠,乃进熟。北极馔,升自东阶;天皇大帝馔,升自西阶;内中官、五官、外官、五星诸馔,随便升设。亚献将升,礼官分引献官俱诣罍洗,各由其阶酌献天皇、北极,下及左右夹庑、丹墀、龙墀、庭中五官、东西厢外官众星坐。礼毕。
皇祐四年,诏祭河兼祠天河内十七星。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皇祐四年,以灵台郎王大明言,汴口祭河,兼祠箕、斗、奎,与东井、天津、天江、咸池、积水、天渊、天潢、水位、水府、四渎、九坎、天船、王良、罗堰等十七星在天河内者。
《文献通考》:灵台郎王大明言:按《占书》,主河江淮济沟渠溉灌之事,十九星汴口祭河。渎七位而不及星,司天监定:亢池主渡水,往来送迎之事。北河为胡门;北戒南河为越门;南戒主西河,掌水土功事。皆不主江淮。济箕斗奎三星,颛主津渎大明所遗,请与东井、天津、天江、咸池、积水、天渊、天潢、水位、水府、四渎、九坎、天船、王良、罗堰等十七星在天河内者。当祠二月,诏汴口祭河兼祠十七星。
皇祐 年,定灵星寿星及七宿坛位,俎豆之制。按《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庆历以立秋后辰日祀灵星,其坛东西丈三尺,南北丈二尺,寿星坛方丈八尺。皇祐定如唐制,二坛皆周八步四尺。其享礼,笾八,豆八,在神位前左右,重三行。俎二,在笾、豆外,簠、簋一,在二俎间。象尊二,在坛上东南隅,北向西上。七宿位各设笾一,豆一,在神位前左右。俎一,在笾、豆外,中设簠、簋一,在俎豆左右。爵一,在神位正前。壶尊二,在神位右。光禄实以法酒。
嘉祐元年,定以星辰从祀五帝之制。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嘉祐元年,以集贤校理丁讽言,立春祀青帝,以帝太昊氏配,勾芒氏、岁星、三辰、七宿从祀。
〈注〉勾芒位坛下卯阶之南,岁星、析木、大火、寿星位坛下子阶之东,西上。角、亢、氐、房、心、尾、箕宿,位于坛下子阶之西,东上。

立夏祀赤帝,以帝神农氏配,祝融氏、荧惑、三辰、七宿从祀。
〈注〉祝融位坛下卯阶之南,荧惑、鹑首、鹑火、鹑尾位子阶之东,西上。井、鬼、柳、星、张、翼、轸宿,位于坛下子阶之西,东上。

季夏祀黄帝,以黄帝氏配,后土、镇星从祀。
〈注〉后土位坛下卯阶之南,镇星位坛下子阶之东。

立秋祀白帝,以帝少昊氏配,蓐收、太白、三辰、七宿从祀。
〈注〉蓐收位坛下卯阶之南,太白、大梁、降娄、实沈位坛下子阶之东,西上。奎、娄、胃、昴、毕、觜、参宿,位于子阶之西,东上。

立冬祀黑帝,以帝高阳氏配,元冥、辰星、三辰、七宿从祀。
〈注〉元冥位坛下卯阶之南,辰星、娵訾、元枵、星纪位子阶之东,西上。斗、牛、女、虚、危、室、璧宿,位子阶之西,东上。
神宗元丰元年,诏定郊坛从祀诸星位制。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元丰元年二月,诏内壝之外,众星位周环,每二步植一杙,缭以青绳,以为限域。既而详定奉祀礼文所言:《周官》外祀皆有兆域,后世因之,稍增其制。国朝郊坛卒循唐旧,虽仪注具载圆丘三壝,每壝二十五步,而有司乃以青绳代内壝,诚不足以等神位、序祀事、严内外之限也。伏请除去青绳,为三壝之制。从之。
元丰四年,祀寿星,罢东方七宿祀。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元丰中,礼文所言:时令秋冬,享寿星于南郊。熙宁祀仪:于坛上设寿星一位,南向。又于坛下卯陛之南设角、亢、氐、房、心、尾、箕七位,东向。按《尔雅》所谓寿星角、亢,非此所谓秋分所享寿星也。今于坛下设角、亢位,以氐、房、心、尾、箕同祀,尤为无名。又按晋《天文志》:老人一星在弧南,一曰南极,常以秋分之旦见于丙,春分之夕没于丁,见则治平,主寿昌,常以秋分候之南郊。后汉于国都南郊立老人星庙,常以仲秋祀之,则寿星谓老人矣。请依后汉,于坛上设寿星一位,南向,祀老人星。其坛下七宿位不宜复设。〈按《文献通考》作元丰四年。〉
元丰 年,以司民从司中、司命、司禄之祀。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元丰详定向请兆司中、司命、司禄于南郊,仍依熙宁仪,以司民从司中、司命、司禄之位。
哲宗元符元年,诸星始皆用香币。
《宋史·哲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元符元年,左司员外郎曾旼言:周人以气臭事神,近世易之以香。按何佟之议,以为南郊、明堂用沉香,本天之质,阳所宜也;北郊用上和香,以地于人亲,宜加杂馥。今令文北极天皇而下皆用湿香,至于众星之位,香不复设,恐于义未尽。于是每陛各设香。又言:先儒以为实柴所祀者无玉,槱燎所祀者无币。今太常令式,众星皆不用币,盖出于此。然考《典瑞》《玉人》之官,皆曰圭璧以祀日月星辰。则实柴所祀非无玉矣。槱燎无币,恐或未然。至是遂命众星随其方色用币。
徽宗政和三年,定星辰从祀之仪,及寿星司民之祀。按《宋史·徽宗本纪》:政和三年四月庚戌,班《五礼新仪》。 按《礼志》:政和三年,议礼局上《五礼新仪》:皇帝祀昊
天上帝,天皇大帝、五帝、大明、夜明、北极九位于第一龛;北斗、太一、帝坐、五帝内坐、五星、十二辰、河汉等内官神位五十有四于第二龛;二十八宿等中官神位百五十有九于第三龛;外官神位一百有六于内壝之内;众星三百有六十于内壝之外。第一龛席以槁秸,馀以筦席,皆内向。又寿星坛改定:坛高三尺,东西袤丈三尺,南北袤丈二尺,四出陛,一壝,二十五步。初,乾兴祀灵星,值屠牲有禁,乃屠于城外。至是,敕有司:凡祭祀牲牢,无避禁日,著为令。又政和之制,司中、司命、司民、司禄为四坛,各广三十五步,同壝。
高宗绍兴七年,命祀寿星。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七年五月壬申,命礼官举荧惑、寿星之祀。
《文献通考》:绍兴七年,太常博士黄积言:立春后丑日,祀风师;立夏后申日,祀雨师雷神;秋分日,飨寿星;立夏日,祀荧惑。从之。寿星礼料用笾一、鹿脯豆一、鹿臡著尊一,实以法酒。
宁宗嘉泰二年九月己丑,诏:南郊加太子、庶子星、宋星。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金制以天皇大帝、北极从祀。郊坛第一等,内官第二等,中官第三等,外官及众星在内壝之内外。
《金史·礼志》:郊坛天皇大帝、北极神座于坛上第一等,席皆槁秸,内官五十四座于坛第二等,中官一百五十有八座于坛上第三等,外官一百六座于内壝之内,众星三百六十座在内壝之外,席皆以筦。神座版各设于座首。天皇大帝、北极,皆左八笾、右八豆,登在笾豆间,簠一簋一在登前,爵坫一在神座前。内官五十四座,每座笾二、豆二、簠一、簋一、俎一、爵坫一。中官一百五十八座,及内壝内外官一百六十座,内壝外众星三百六十座,每位笾二、豆二、簠一、簋一、俎一、爵一。第一等每位太尊二、著尊二、皆有坫。第二等每陛山尊二,第一等每位蜃尊二,内壝内外每辰概尊二,皆加勺。自第二等以下皆用匏爵,先洗拭讫,置于尊所,其尊所皆在神位之左。天皇大帝以元圭璧进熟。天皇大帝、北极,皆羊豕之体。
章宗承安元年,始命天皇大帝、北极用玉,并用犊。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承安元年,将郊,礼官言:近代郊,自第二等升天皇大帝、北极于第一等,前八位旧各有礼玉燔玉,而此二位尚无之。按《周礼典瑞》云:以圭璧祀日月星辰。近代礼九宫贵神、大火星位,犹用《周礼》之说。其天皇大帝、北极二位,固宜用礼神之玉及燔玉也。上命俱用真玉。省臣又奏:前时郊,天、地、配位各用一犊,天皇大帝、北极皆大祀,亦当用犊。从之。

元制以星辰从祀圆坛,各从其位。
《元史·祭祀志》:从祀圆坛,第一等。北极位丑,天皇大帝位戌,用神位版,丹质黄书。神席绫褥座各随其方色,籍皆以槁秸。第二等内官位五十有四。钩星、天柱、元枵、天厨、柱史位于子,其数五;女史、星纪、御女位于丑,其数三;自子至丑,神位皆西上。帝座、岁星、大理、河汉、析木、尚书位于寅,帝座居前行,其数六,南上。阴德、大火、天枪、元戈、天床位于卯,其数五,北上。太阳守、相星、寿星、辅星、三师位于辰,其数五,南上。天一、太一、内厨、荧惑、鹑尾、势星、天理位于巳,天一、太一居前行,其数七,西上。北斗、天牢、三公、鹑火、文昌、内阶位于午,北斗居前行,其数六;填星、鹑首、四辅位于未,其数三;自午至未,皆东上。太白、实沈位于申,其数二,北上。八谷、大梁、杠星、华盖位于酉,其数四;五帝内座、降娄、六甲、传舍位于戌,五帝内座居前行,其数四;自酉至戌,皆南上。紫微垣、辰星、娵訾、钩陈位于亥,其数四,东上。神席藉以筦席,内壝外诸神位皆同。第三等中官百五十八位。虚宿、牛宿、织女、人星、司命、司非、司危、司禄、天津、离珠、罗堰、天桴、奚仲、左旗、河鼓、右旗位于子,虚宿、女宿、牛宿、织女居前行,其数十有七;月星、建星、斗宿、箕宿、天鸡、辇道、渐台、败瓜、扶筐、匏瓜、天弁、天棓、帛度、屠肆、宗星、宗人、宗正位于丑,月星、建星、斗宿、箕宿居前行,其数十有七;自子至丑,皆西上。日星、心宿、天纪、尾宿、罚星、东咸、列肆、天市垣、斛星、斗星、车肆、天江、宦星、市楼、候星、女床、天籥位于寅,日星、心宿、天纪、尾宿居前行,其数十有七,南上。房宿、七公、氐宿、帝席、大角、亢宿、贯索、键闭、钩钤、西咸、天乳、招摇、梗河、亢池、周鼎位于卯,房宿、七公、氐宿、帝席、大角、亢宿居前行,其数十有五,北上。太子星、太微垣、轸宿、角宿、摄提、常陈、幸臣、谒者、三公、九卿、五内诸侯、郎位、郎将、进贤、平道、天田位于辰,太子星、太微垣、轸宿、角宿、摄提居前行,其数十有六,南上。张宿、翼宿、明堂、四帝座、黄帝座、长垣、少微、灵台、虎贲、从官、内屏位于巳,张宿、翼宿、明堂居前行,其数十有一,西上。轩辕、七星、三台、柳宿、内平、太尊、积薪、积水、北河位于午,轩辕、七星、三台、柳宿居前行,其数九;鬼宿、井宿、参宿、天尊、五诸侯、钺星、座旗、司怪、天关位于未,鬼宿、井宿、参宿居前行,其数九;自午至未,皆东上。毕宿、五车、诸王、觜宿、天船、天街、砺石、天高、三柱、天潢、咸池位于申,毕宿、五车、诸王、觜宿居前行,其数十有一,北上。月宿、昴宿、胃宿、积水、天谗、卷舌、天河、积尸、太陵、左更、天大将军、军南门位于酉,月宿、昴宿、胃宿居前行,其数十有二;娄宿、奎宿、壁宿、右更、附路、阁道、王良、策星、天厩、土公、云雨、霹雳位于戌,娄宿、壁宿居前行,其数十有二;自酉至戌,皆南上。危宿、室宿、车府、坟墓、虚梁、盖屋、臼星、杵星、土公吏、造父、离宫、雷电、腾蛇位于亥,危宿、室宿居前行,其数十有三,东上。内壝内外官一百六位。天垒城、离瑜、代星、齐星、周星、晋星、韩星、秦星、魏星、燕星、楚星、郑星位于子,其数十有二;钺星、赵星、九坎、天田、狗国、天渊、狗星、鳖星、农丈人、杵星、糠星位于丑,其数十有一;自子至丑,皆西上。车骑将军、天辐、从官、积卒、神宫、傅说、龟星、鱼星位于寅,其数八,南上。阵车、车骑、骑官、颉颃、拆威、阳门、五柱、天门、衡星、库楼位于卯,其数十,北上。土司空、长沙、青丘、南门、平星位于辰,其数五,南上。酒旗、天庙、东瓯、器府、军门、左右辖位于巳,其数六,西上。天相、天稷、爟星、天记、外厨、天狗、南河位于午,其数七;天社、矢星、水位、阙丘、狼星、弧星、老人星、四渎、野鸡、军市、水府、孙星、子星位于未,其数十有三;自午至未,皆东上。天节、九州殊口、附耳、参旗、九斿、玉井、军井、屏星、伐星、天厕、天矢、丈人位于申,其数十有二,北上。天园、天阴、天廪、天苑、天囷、刍槁、天庾、天仓、鈇锧、天溷位于酉,其数十;外屏、土司空、八魁、羽林位于戌,其数四;自酉至戌,皆南上。哭星、泣星、天钱、天纲、北落师门、败臼、斧钺、垒壁阵位于亥,其数八,东上。内壝外众星三百六十位,每辰神位三十自第二等以下,神位版皆丹质黄书。内官、中官、外官则各题其星名;内壝外三百六十位,惟题曰众星位。凡从祀位皆内向,十二次微左旋,子居子陛东,午居午陛西,卯居卯陛南,酉居酉陛北。
世祖至元五年十二月,敕二分、二至及圣诞节日,祭星于司天台。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三十一年四月,成宗即位。五月庚申,祭紫微星于云仙台。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成宗元贞元年,祭星于司天台。
《元史·成宗本纪》:元贞元年十二月庚子朔,遣集贤院使阿里浑撤里等祭星于司天台。
大德九年八月,祭星于司天台。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九年八月己卯,命太常卿丑间、昭文馆大学士靳德进祭星于司天台。
仁宗皇庆二年夏四月甲子,禜星于司天台。
《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五年,禜星于司天台。
《元史·仁宗本纪》:延祐五年五月戊辰,遣平章政事王毅禜星于司天台三昼夜。
延祐六午春正月戊寅,禜星于司天台。二月丁亥,改禜星于回回司天台。九月壬辰,禜星于回回司天台。按《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续文献通考》:元祀仪皆礼官所拟,而定于中书。日星始祭于司天台,而回回司天台遂以禜星为职事。延祐七年三月,英宗即位。八月戊申,禜星于司天监。十二月乙丑,禜星于回回司天监四十昼夜。
《元史·英宗本纪》云云。
英宗至治元年六月丁卯,禜星于司天台。
《元史·英宗本纪》云云。
至治二年五月戊子,禜星于五台山。按《元史·英宗本纪》云云。
至治三年九月,泰定帝即位。十一月己卯,禜星于司天监。十二月壬申,禜星于司天监。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泰定帝泰定元年五月癸丑,命司天监禜星。七月丙午,禜星于上都司天监。十一月甲午,禜星于回回司天监。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泰定二年二月丁酉,禜星于回回司天监。七月甲寅,禜星于上都司天监。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泰定三年三月壬子,禜星于司天监。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泰定四年夏四月乙未,禜星于回回司天台。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文宗天历元年九月丁丑,命司天监禜星。辛巳,命司天监禜星。
《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天历二年五月己未,命司天监禜星。八月甲辰,命司天监及回回司天监禜星。
《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至顺元年秋七月壬子,命西僧禜星。
《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太祖洪武元年,定司中、司命、司人、司禄之祀。
《大政纪》:洪武元年十二月乙酉,太常寺奏:拟立冬后亥日祀司中、司命、司人、司禄如唐制。立坛于城南从之。
洪武三年,以星辰附祭于月坛。
《大政纪》云云。
洪武四年,定亲祀星辰之仪。
《大政纪》:洪武四年正月,诏亲祭星辰,用皮弁服陪。祭官各服本品,梁冠祭服。九月乙亥,诏亲祀星辰斋。三日降香斋一日,著为令。

列星之神部汇考二

《书经》

《虞书·尧典》

日中星鸟。
〈蔡注〉星鸟南方,朱鸟七宿,唐一行推以鹑火为春分。昏之中星也。〈大全〉永嘉郑氏曰:二十八宿,环列四方,随天而西转。角、亢、氐、房、心、尾、箕、东方宿也。斗牛、女虚、危室、壁北方宿也。奎娄、胃昴、毕觜、参西方宿也。井鬼、柳星张翼轸南方宿也。

日永星火。
〈蔡注〉星火,东方苍龙。七宿火谓大火,夏至昏之。中星也。

宵中星虚。
〈蔡注〉星虚北方,元武七宿之虚星。秋分昏之,中星也。

日短星昴。
〈蔡注〉星昴西方,白虎七宿之昴宿,冬至昏之,中星也。

《礼记》《礼运》

礼行于郊,而百神受职焉。
〈注〉百神列宿也,〈疏〉百神天之群,神也。玉郊天备礼。则星辰不忒,故云受职。

《祭法》

幽宗,祭星也。
〈注〉宗当为禜,幽禜亦谓星坛也。星以昏始见,禜之。言营也。《春秋传》曰:日月星辰之神,则雪霜风雨之不时于时乎。禜之。〈陈注〉幽以言:其隐而小也。扬子曰:视日月而知众星之蔑,故祭星之所则,谓之幽宗。焉宗之为,言尊也。《书》曰:禋于六宗。《诗》曰:靡神不宗,无所不用其尊之谓也。

《淮南子》《天文训》

天神之贵者,莫贵于青龙。

《晋书》《天文志》

北极五星,钩陈六星,皆在紫宫中。北极,北辰最尊者也。钩陈口中一星曰天皇大帝,其神曰耀魄宝,主御群灵,执万神图。天一星在紫宫门右星南,天帝之神也,主战斗,知人吉凶者也。太微,天子庭也,五帝之座也,十二诸侯府也。其外蕃,九卿也。一曰太微为衡。衡,主平也。又为天庭,理法平辞,监升授德,列宿受符,诸神考节,舒情稽疑也。黄帝坐在太微中,含枢纽之神也。四帝星夹黄帝坐,东方苍帝,灵威仰之神也;南方赤帝,赤熛怒之神也;西方白帝,白招矩之神也;北方黑帝,叶光纪之神也。轩辕十七星。轩辕,黄帝之神,黄龙之体也;后妃之主,士职也。一曰东陵,一曰权星,主雷雨之神。

列星之神部总论

《图书编》

《历代祭星辰风师雨师总论》

《周礼》:以实柴祀日月星辰,以槱燎祀司中司命风师雨师,小司寇孟冬祀司民、司禄而献民数。谷数周制。仲秋祭灵星于国之东南,月令。立秋后丑日,祭风师于国城东北。立夏后申日,祀雨师于国城西南。秋分日享寿星于西南国,立冬后亥日祀司中、司命、司民、司禄于国城西北。又祭法曰、幽宗、祭星也。此皆见于经传者。如此然,史迁盖,难乎。其言之也。若经传所言风师、雨师、司中、司命、司民、司禄彼固。谓:各有神主之,而祭焉。巳非夏商简略,忠质之事矣。而彼时注家顾,各以星当之何耶。盖星宿之名,多出于纬书,而先后郑之说。又自相牴,牾固未可据。以为信也。此杨氏所以一归。于天与,气数谓四司之神,如司、春司夏之类,不无见矣。彼信谬忌之。奏而奉神君。以受画法信嘉庆之。言而置九坛,以祭贵神。至有请随贵神飞棋之,方以定祭位者。吾不知何说也,虽然为民请福。无文咸秩宁有过,立非执一隅推数,于回复候神,于恍惚因方弭沴,随气考祥则亦国家所不废也。由斯以言,则非以民。故而以徼福,若所谓天子心,独喜其事秘者诚矫诬也哉。

列星之神部艺文一

《南郊享寿星赋》唐·周铃

玉露初降,金风正秋,有寿星之发彩。出离方而若浮。太史于是奏:时令赞天休。谓三光之丕显盖。万乘之勤,修天子,乃命有司灌郁鬯,登灵坛以蒇事敬。南极而延望,当其氛雾、寝烟、霞旷徇大象之昭回。见孤光之寥亮,月来岁往常居,赤帝之前,目击心祈空仰碧霄之上。所欲精诚斯感肸,蚃潜交瞩神灵兮,心驰箕斗奠椒浆兮,酌满陶匏事异乞言:殊养老于东序。祭惟合礼同祀,月于西郊时也。阴阳正位,昼夜平分思荐祉于人寿,遂大享乎。天文则知秩天宗,用郊祀斯祭也。象在角亢,坛当戊己月皎皎。而清汉波流,夜萧萧而白榆。风起斋心常洁蘋蘩之荐。已申寿域光开龟蒙之年可俟。祀事既道之南。恍惚兮光临。俎豆依稀兮气动烟岚。由是见星躔之不爽,知君德之相参。彼牛女迢递以增思参。商隐见而差失,处圆灵兮徒炳焕。于敬授兮未为贞吉。曷若我冠众星,而称老当三秋。而迥出既有补。于乾坤讵。废书于时日。是宜执牺,象展鸡彝召冯相。而司历命祝史以陈辞,如此则所谓一人有庆,兆民赖之。

《祠灵星赋》〈以工奏云汉祈彼嘉谷为韵〉阙名

祀有典兮,惟敬天垂象兮。在崇奉灵星之德,祈戬谷是丰。乃命宗伯诏:乐工徵旧典于祝史。答:嘉贶于元穹以夫灵者,降休祐星者烛宇宙。况出应天田见彰农候足,使野夫致享祠官,敬授礼而有异,岂雩禜之同。登乐则必伦。乃丝簧之并奏,于是验星纪稽。帝文睹农祥之晨,正彰土膏之脉,分奠玉杯于青帝,用洁牲于白云。乃启云坛爰登玉瓒,拜天贶之,昭彰见星光之照,烂列黍稷而馨感明灵。奏:和乐而声闻霄汉,瞻彼太极载乎。紫微神之至兮,云映暧灵之降兮,日扬飞列,缀兆于峻舞徵歌,颂于丝衣礼。成文兮乐终,变神胥乐兮,俨将归雕豆玉觞。自殊器于宗祀,青圭绀席,乃叶礼于禳祈懿夫。高祖建始福禄,奚委礼用太牢名。存汉氏皇家,复位乐器是备异。晋皇之配飨因南郊而道弛,礼容盛兮在今时。祀丰兮迈彼。且夫与众祈祷,曷不称嗟溥天之惠。罔不休嘉,岂比夫贾生吊屈。空祀三闾之水,汉皇幸蜀虚祷万里之沙者哉。是知我礼,有肃苾祀,不黩告农,可以劝躬耕祀圣。可以励浮俗,固宜不害三时方成,九谷然后睹观泽之礼,承届天之福,庶凭之而多祐,睹秋成于西陆。

列星之神部艺文二〈诗〉

《织女赠牵牛》梁·沈约

红籹与明镜,二物本相亲。用持施点画,不照离居人。往秋虽一照,一照复还尘。尘生不复拂,蓬首对河津。冬夜寒如此,宁遽道阳春。初商忽云至,暂得奉衣巾。施衿已成故,每聚忽如新。

《代牵牛答织女》王筠

新知与生别,繇来傥相值。如何〈一作岂如〉寸心中,一宵怀两事。欢娱未缱绻,倏忽成离异。终日遥相望,秪益生愁思。犹想今春悲,尚有故年泪。忽遇长河转,独喜凉飙至。奔精翊凤轸,纤阿警龙辔。

《咏织女》刘潜

金钿已照曜,白日未蹉跎。欲待黄昏后,含娇渡浅河。

《七夕赋咏成篇》唐·许敬宗

一年抱怨嗟长别,七夕含态始言归。飘飘罗袜光天步,灼灼新籹鉴月辉。情催巧笑开星靥,不惜呈露解云衣。所叹却随更漏尽,掩泣还弄昨宵机。

《三星行》韩愈

三星,斗、牛、箕也。愈自悯其生多訾毁如此。

我生之辰,月宿南斗。牛奋其角,箕张其口。牛不见服箱,斗不挹酒浆。箕独有神灵,无时停簸扬。无善名已闻,无恶声已欢。名声相乘除,得少失有馀。三星各在天,什伍东西陈。嗟汝牛与斗,汝独不能神。

《海客》李商隐

海客乘槎上紫氛,星娥罢织一相闻。只应不惮牵牛妒,聊用支机石赠君。

《织女怀牵牛》曹唐

北斗佳人双泪流,眼穿肠断为牵牛。封题锦字凝新恨〈一作思〉,抛掷金梭织〈一作结〉旧愁。桂树三春烟〈一作天云〉漠漠,银河一水夜〈一作带冰〉悠悠。欲将心向〈一作就〉仙郎说,借问榆花早晚秋。

《明河篇》宋·谢翱

牵牛夜入明河道,泪滴相思作秋草。婺女城头玩明月,星君冢上无啼鸟。天寒露净沾衣巾,明河倏化为白云。云飞蜿蜿秋在水,石压槎头海烟起。

《七夕织女歌》方夔

牛郎咫尺隔天河,鹊桥散后离恨多。今夕不知复何夕,遥看新月横金波。抛梭掷纴愁零乱,彩凤飘飘度霄汉。重来指点昔游处,香奁宝箧虫丝满。一年一度承君颜,相别相逢比梦间。旧愁未了新愁起,已见红日衔青山。当初谩道仙家别,日远月长不相接。不似人间夫与妻,百岁光阴长会合。

《观孙太古周天二十八宿星君像图》元吴莱


大圜杳何极,鳌柱屹不倾。日月光最耀,众星奔纵横。周天二十八,错粲各有名。荒哉审厥象,晃朗夺目睛。东垣青龙崛,西圉白虎狞。翾飞鸟隼状,偃伏龟蛇精。紫宫自然拱,银汉无复声。五行所经纬,甘石知性情。上界足官府,神人居穆清。韡晔逞幻怪,顤顟振铿轰。跳踉鬼脚捷,舑舕兽面赪。裳衣牙裸袭,角鬣纷披鬇。岂其太白变,嬉戏类亚婴。或者荧惑动,威怒流欃枪。照临多芒角,躔次在缩赢。揣摩过人料,綵绘匪世程。伊谁驾一气,得以导九坑。想像陵倒景,观游抚层城。虚空何宫宇,苍莽孰节旌。毋宁秉笔际,溘此埃风征。凡夫本狭见,四顾惟寰瀛。夜叉冰澨呀,罗刹炎徼瞠。鲛女买绡出,狗夫衔著争。祗疑列宿质,却混殊方氓。山神对我博,刻石华山陉。海神勒我画,浪卷沧海鲸。天神讵可识,万古欺聋盲。星占世有职,画史吾奚评。

《七夕词》方积

织女女有夫,牛郎郎有妻。可惜不相守,夜夜河东望河西。一岁才一会,会合一何稀。吾闻河西有田郎可犁,云中织锦女有机,胡不一耕一织长相随?长相随,无别离。

《陪何用中议祠星于天宝宫》马祖常

教命司诸席,元辰集醮筵。星君符介寿,岁纪辑安躔。炬燄天无夜,熏焚树有烟。音如缑岭上,拜似竹宫前。蕊笈祥延世,飙轮俨御仙。日馀青炜接,宿耀罽坛连。象纬昭重润,斋明祝大年。步虚垂佩响,奠币织文鲜。诚感将馨祀,神娱乐鼓渊。蕃釐归帝胄,孚祐播农田。

《织女》明·王彝

红莲小朵金塘秋,水上弓鞋新月钩。碧日无光灵鹊死,文星坠地银云起。阴股森寒闻唾壶,神衣繂縩机声里。曲曲湖波艳神眼,十八虚鬟神自绾。宝奁掩月袅蛛丝,天促神归神不归。

《河仙谣》张泰

银河迢迢界秋昊,碧沙两岸生瑶草。冰轮半浸练影寒,兔杵声乾桂花老。锦鸡宫对乌鹊桥,鸾车辗云天女娇。河西郎君双髻小,牵牛耕烟种兰苕。翠帔仙裙笑相遇,星罗斗帐秾香护。嬴女吹箫庆合欢,羿姬独宿啼清露。天上恩情惟此夕,求巧女儿那刺促。踆乌不管经年思,须臾入上扶桑枝。

《游仙诗》前人

碧沙瑶草带银潢,天女停梭夜采香。也觉九霄风雾冷,不裁云锦寄牛郎。

《驾幸朝天宫祭星之作》李祯

上帝萧台肃百灵,储皇拂曙醮群星。清都秘箓开云篆,白昼神雷掷火铃。晓露未乾珠树湿,天风微动宝花零。叨恩久在南宫里,长从鸾舆幸冶亭。

列星之神部选句

唐王初诗:几见星妃度袜尘。
徐夤诗:祭星秋卜日。
南唐李中诗:羡师向此朝星斗,一炷清香午夜焚。元张世昌诗:星官何年游太清,飞来化作高崖青。明袁宏道诗:织女弄机丝,馀纬烂霄阙。下土虮虱民,误唤作雌霓。

列星之神部纪事

《淮南子》:七月七日,织女赴牵牛,乌鹊填河成桥而渡。《搜神记》:蜀郡张宽,字叔文,汉武帝时为侍中。从祀甘泉,至渭桥,有女子浴于渭水,乳长七尺。上怪其异,遣问之。女曰:帝后第七车者知我。所来时,宽在第七车。对曰:天星。主祭祀者,斋戒不洁,则女人见。
《世说》:天河之水,与海相通。张骞奉使大夏寻河源,乘槎经月而至一处。见城郭如官府,内见一妇浣纱,河侧又见一丈夫牵牛饮河水。骞问妇人曰:此何处。答曰:此天河也。乃与一石而归。后问严君平,曰:此织女支机石也。
《博物志》:旧说天河与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滨者,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不失期。人有奇志立飞阁于槎上。多赍粮乘槎而去,十馀日中犹观星月日辰。自后茫茫忽忽亦不觉,昼夜去十馀日,奄至一处有城郭状。屋舍甚严,遥望宫中多织妇。见一丈夫牵牛,渚次饮之。牵牛人乃惊问曰:何由至此。此人具说来意,并问:此是何处。答曰:君还至蜀郡,访严君平则知之。竟不上岸,因还如期。后至蜀问君平,曰:某年月日有客星犯牵牛宿,计年月,正是此人到天河时也。
《续齐谐记》:桂阳成武丁有仙道,谓其弟曰:七月七日,织女当渡河,诸仙悉还宫。盖暂诣牵牛,世人谓织女嫁牵牛也。
《搜神记》:汉,董永,千乘人。少偏孤,与父居肆,力田亩,鹿车载自随。父亡,无以葬,乃自卖为奴,以供丧事。主人知其贤,与钱一万,遣之。永行,三年丧毕,欲还主人,供其奴职。道逢一妇人曰:愿为子妻。遂与之俱。主人谓永曰:以钱与君矣。永曰:蒙君之惠,父丧收藏,永虽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报厚德。主曰:妇人何能。永曰:能织。主曰:必尔者,但令君妇为织缣百疋。于是永妻为主人家织,十日而毕。女出门,谓永曰:我,天之织女也。缘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偿债耳。语毕,凌空而去,不知所在。
《北史·刘芳传》:芳转太常卿,以灵星之祀不应隶太常。乃上疏曰:灵星本非礼事,兆自汉初,专为祈田,恒隶郡县。《郊祀志》云:高祖五年,制诏御史,其令天下立灵星祠,县令邑、长得祠。晋《祠令》云:郡、县、国祀社稷、先农,县又祠灵星。此灵星在天下诸县之明验也。今移太常,恐乖其本。臣以庸蔽,谬忝今职,考括坟象,博采群议,既无异端,谓粗可依据。诏曰:所上乃有明据,但先朝置立已久,且可从旧。
《五色线》:郭子仪,初从军沙塞间,至银州数里,将宿。既夜,忽见左右皆有赤光,仰视空中,骈车绣幄,有一美女,坐床垂足,自天而下,俯视。子仪仪拜祝云:今月七日,必是织女降临,赐长寿富贵。女笑曰:大富贵,亦寿考。言讫,冉冉升天,犹正视子仪。良久而隐。子仪后立功贵盛,威望烜赫。大历初,镇河中,疾甚,三军忧惧。公谓御医及幕宾等,曰:吾此疾自是未便衰损。因语所遇之事,众称贺忻悦。其后迈尚父,年九十馀薨。《神仙感遇传》:唐开元中,元宗皇帝昼景晏居,昏然思寐,梦二十七仙人云:我等二十八宿也,一人寓直,在天不下。我等寄罗底间三年矣,与陛下镇护国界,不令戎虏侵边。众仙每易形混迹游处耳。既寤,敕天下山川郡县,有罗底字处访之,竟不能得。他夕又梦云:有音乐处是也。诏访焉。于宁州东南五里,有地名罗川,川上有县,县以川名。有罗州山,相传有洞穴,而翳荟不通。樵牧者闻音乐之声。诏使寻之,久而不见。忽有白兔出于林中,径入崖下。寻所入而得嵌窦焉。石室宽博,中有石像二十七真,得之以进。乃于内殿设位,晨夕焚香,躬自瞻谒。命夹纻工作二十七像,送于本洞。于其处置通圣观,改县为真宁以旌之。赐宝香及炉,炉今犹在。乡里之人言:昔年有底老者,不知所来,庞眉皓发,异于他叟。或出或处,乡族咸敬之。于山下卖酒,常有异人来饮。或药童樵父,来往其家。一旦众异人谓底老曰:加其酝,更一饮,不复来矣。如其言,加酿以待。酿熟,群仙果至,饮酣,居下者一人,与坐云:我请刻众仙之形,以留于世。乃取石二十七片。刻成二十七人。俄顷之间,备得众仙真容,置于洞中,依饮时列坐。志众仙之名氏于其背。安讫散去。底老亦不复知所之。时人咸谓仙举也。底老者,疑其氐宿耳。后著作郎东门诰,为赞序以纪之。
《灵应录》:沈仲霄之子于竹林中,见蛇缠一龟,将锄击杀之。其家数十口,旬日相次而卒。有识者曰:元武神也。
《长编》:宋太祖南郊,司天监定从祀星辰图上之。《宋史·王钦若传》:仁宗即位,钦若请置寿星祠,升天皇北极帝坐于郊坛第一龛,增执法、孙星位。所著书有《列宿万灵朝真图》
《见闻录》:嘉祐八年冬十一月,京师有道人游卜于市,貌体古怪,饮酒无算,都人士异之。好事者潜图其状。后近侍达帝引见,赐酒一石,饮及七斗。次日,司天台奏寿星临帝座,忽失道人所在。仁宗嘉叹久之。《元史·英宗本纪》:延祐七年八月,宫人官奴,坐用日者请太皇太后禜星,杖之,籍其资。

列星之神部外编

《西王母传》:王母亦号曰金母,又云:王母蓬发,戴胜。虎齿善啸者,此乃王母之使,金方白虎之神,非王母之真形也。昔黄帝都涿鹿,王母遣使白虎之神,乘白虎集帝之庭,授以地图。
《酉阳杂俎》:二十八宿,昴〈一日角〉为首,一夜行三十〈一有六字〉时,形如剃刀,姓鞞耶尼,祭用乳,属火。毕,形如笠,又属木,祭用鹿肉,姓颇罗堕。觜,属日〈一无日字〉月之子,姓毗梨祛耶尼,形如鹿头,祭用果。参,属日天,姓婆斯絺,形如妇人黡,祭用醍醐。井,属日,姓同参,形如足迹,祭用粳米和蜜。鬼,属木,姓炮波罗毗,形如佛胸,祭同井。柳,属日,姓祭与参同,形如蛇。星,属火,形如河岸,姓宾伽耶尼,祭用乌麻。张,属福德,天姓瞿昙弥形,祭如井。翌,属林,天姓憍陈如,祭用黑豆,形同井。轸,属毗沙梨帝,形如人手,姓迦遮延,祭用莠稗。角,属喜乐,天姓质多罗,形如人手,祭用花。亢,姓迦旃延,祭用菉豆。氐,姓多罗尼,以花祭。房,属慈,天姓阿蓝婆,形如璎珞,祭用酒肉。心,属忉利,天姓迦罗延,形如大麦,祭用粳米。尾,属腊师,天姓遮耶尼,形如蝎尾,祭用果根。箕,属清净,天姓持叉迦,形如牛角。斗姓莫迦逻,形如人拓石,祭如井。牛,属梵天,姓梵岚摩,形如牛头,祭如参。女,属毗纽,天姓帝利迦遮耶尼,形如心,祭以鸟肉。虚姓同翌,形如鸟,祭以乌豆汁。危姓单罗尼,形如参,〈一日心〉祭以粳米。室,属蛇头天蝎天之子,姓阎浮都迦,祭用血。壁,姓陁难阇。奎,姓阿瑟吒,祭用酪。娄,属乾闼罗,天姓阿含婆,形如马头,祭用大麦。胃,姓驮伽毗,形如鼎足。亢、虚、参、胃四星不得入阵。轸宿,生人七步无蛇;角宿,生人好嘲戏;女宿,生人;亢、参、危三宿,日作事不成虚角〈一有事字〉胜。
《灵怪集》:太原郭翰,少简贵,有清标。姿度美秀,当盛暑,乘月卧庭中。仰视空中,见有人冉冉而下,直至翰前,乃一少女也。明艳绝代,光彩溢目,衣元绡之衣,曳霜罗之帔,戴翠翘凤凰之冠,蹑琼文九章之履。侍女二人,皆有殊色。翰整衣巾,下床拜谒曰:不意尊灵迥降,愿垂德音。女微笑曰:吾天上织女也。佳期阻旷,幽思盈怀。上帝命游人间,仰慕清风,愿托神契。翰曰:非敢望也,益深所感。女为敕侍婢净扫室中,张霜雾丹縠之帏,施水晶玉华之簟,转会风之扇,宛若清秋。乃携手升堂,解衣共卧。其衬体轻红绡衣,似小香襄,气盈一室。有同心龙脑之枕,覆双缕鸳文之衾。柔肌腻体,深情密态,妍艳无匹。欲晓辞去,面粉如故。为试拭之,乃本质也。翰送出户,凌云而去。自后夜夜皆来,情好转切。翰戏之曰:牛郎何在。那敢独行。对曰:阴阳变化,关渠何事。且河汉隔绝,无可复知;纵复知之;不足为虑。因抚翰心前曰:世人不明瞻瞩耳。翰又曰:卿已托灵辰象,辰象之门,可得闻乎。对曰:人间观之,只见是星,其中自有宫室居处,群仙皆游观焉。万物之精,各有象在天,成形在地。下人之变,必形于上。吾今观之,皆了了自识。因为翰指列宿分位,尽详纪度。时人不悟者,翰遂洞知之。后将至七夕,忽不复来,经数夕方至。翰问曰:相见乐乎。笑而对曰:天上那比人间。正以感运当尔,非有他故也,君无相忌。问曰:卿来何迟。答曰:人中五日,彼一夕也。又为翰致天厨,悉非世物。徐视其衣,俱无缝。翰问之,谓翰曰:天衣本非针线为也。每去,辄以衣服自随。经一年,忽于一夕,颜色悽恻,涕泗交下,执翰手曰:帝命有程,便可永诀。遂呜咽不自胜。翰惊惋曰:尚馀几日在。对曰:只今夕耳。遂悲泣,彻晓不眠。及旦,抚抱为别,以七宝枕一留赠,言明年某日,当有书相问。翰答以玉环一双,便履空而去,回顾招手,良久方灭。翰思之成疾,未尝暂忘。明年至期,果使前侍女。持书函至。遂开封,以青缣为纸,铅丹为字,言词清丽,情意重叠。书末有诗二首。诗曰:河汉虽云阔,三秋尚有期。情人终已矣,良会更何时。又曰:朱阁临清汉,琼宫御紫房。佳期情在此,只是断人肠。翰以香笺答书,意甚悽切。并有酬赠诗二首,诗曰:人世将天上,由来不可期,谁知一回顾,交作两相思。又曰:赠枕犹香泽,啼衣尚泪痕。玉颜霄汉里,空有往来魂。自此而绝。是年,太史奏织女星无光。翰思不已,后官至侍御史而卒。
《神仙感遇传》:唐御史姚生,罢官,家于蒲之左邑。有子一人、甥二人,年皆及壮,而顽驽不肖。姚之子稍长于二生。姚惜其不学,日以诲责,而怠游不悛。遂于条山之阳,结茅以居之,冀得专艺学。将遣之日,姚诫之曰:每季一试汝之所能,学有不进,必槚楚及汝。汝其勉焉。及至山中,二子曾不开卷。但朴斲涂塈为务。居数月,其长谓二人曰:试期至矣,汝曹都不省书,吾为汝惧。二子曾不介意,其长攻书甚勤。忽一夕,子夜,凭几披书之次,觉所衣之裘,后裾为物所牵,襟领渐下。亦不之异,徐引而袭焉。俄而复尔,如是数四。遂回视之,见一小豚,藉裘而伏,色甚洁白,光润如玉。因以压书界方击之,豚声骇而走。遽呼二子秉烛,索于堂中。牖户甚密,周视无隙,而莫知豚所往。明日,有苍头骑扣门,搢笏而入,谓三人曰:夫人问讯,昨夜小儿无知,误入君衣裾,殊以为惭;然君击之过伤。今则平矣,君勿虑。三人俱逊词谢之,相视莫测其故。少顷,骑僮复至,兼抱持所伤之儿,并乳褓数人,衣襦皆绮纨,精丽非寻常所见。复传夫人语云:少儿无恙,故以相示。逼而视之,自眉至鼻端,如丹缕焉,则界方棱所击之迹也。三子愈恐。使者及乳褓,皆甘言慰安之,又云:少顷夫人自来。言讫而去。三子欲潜避之,未决。有苍头及紫衣宫监数十奔波而至,前施屏帏,茵席炳焕,香气殊异。旋见一油壁车,青牛丹毂,其疾如风,宝马数百,前后导从,及门下车。则夫人也。三子趋拜,夫人微笑曰:不意小儿至此,君昨所伤,亦不至甚,恐为君忧,故来相慰耳。夫人年可三十馀,风姿闲整,俯仰如神,亦不知何人也。问三子曰:有家室未。三子皆以未对。曰:吾有三女,可以配三君子。三子拜谢。夫人因留不去,为三子各创一院,指顾之间,画堂延阁,造次而具。翌日,有辎軿至,宾从粲丽,逾于戚里。车服炫晃,流光照地,香满山谷。三女自车而下,皆年十七八。夫人引三女升堂,又延三子就座。酒肴珍备,果实丰衍,非当世所有。三子殊不自意。夫人指三女曰:各以配君。三子避席拜谢。复有送女数十,若神仙焉。是夕合卺,夫人谓三子曰:人之所重者生也,所欲者贵也。但百日不泄于人,令君长生度世,位极人臣。三子复拜谢,但以愚昧扦格为忧。夫人曰:君勿忧,斯易耳。乃敕地上主者,令召孔宣父。须臾,孔子具冠剑而至。夫人临阶,宣父拜谒甚恭。夫人端立,微劳问之,谓曰:吾三婿欲学,君其引之。宣父乃命三子,指六籍篇目以示之,莫不了然解悟、大义悉通,咸若素习。既而宣父谢去。夫人又命周尚父,示以元女符玉璜秘诀,三子又得之无遗。复坐与言,则皆文武才矣。三子相视,自觉风度夷旷,神明开爽,悉将相之具矣。其后姚使家僮馈粮,至则大骇而走。姚问其故,具对以屋宇帏帐之盛、人物艳丽之多。姚惊谓所亲曰:是必山鬼所魅也。促召三子。三子将行,夫人戒之曰:慎勿泄露,纵加楚挞,亦勿言之。三子至,姚亦讶其神气秀发,占对闲雅。姚曰:三子骤尔,皆有鬼物凭焉。苦问其故,不言,遂鞭之数十。不胜其痛,具道本末,姚乃幽之别所。姚素馆一硕儒,因召而与语。儒者惊曰:大异大异。君何用责三子。向使三子不泄其事,则必贵极人臣。今泄之,其命也夫。姚问其故,而云:吾见织女、婺女、须女星皆无光,是三女星降下人间,将福三子。今泄天机,三子免祸幸矣。其夜,儒者引姚视三星,星无光。姚乃释三子,遣归山,至则三女邈然如不相识。夫人让之曰:子不用吾言,当于此诀。因以汤饮三子。三子既饮,则昏顽如旧,一无所知。儒者谓姚曰:三女星犹在人间,亦不远此地分。密为所亲言其处,或云河东张嘉贞。其家将相三代矣。
《云笈七签》:甲从官,阳神也,角星神主之。阳神九人。姓宾,名远生,衣绿元单衣,角星神主之。乙从官,阴神也,亢星神主之。阴神四人,姓扶,名司马。马头赤身,衣赤缇单衣,带剑,亢星神主之。丙从官,阳神也,氐星神主之。阳神十三人,姓王,名师子。衣青纱单衣,氐星神主之。丁从官,阴神也,房星神主之。阴神八人,姓洪,名寄生。衣绛绯单衣,房星神主之。戊从官,阳神也,心星神主之。心星,火也,为工,故在东方。阳神五人,姓女,名涂祖,牛头人身,衣黄单衣,带剑,心星神主之。己从官,阴神也,尾星神主之。阴神十一人,姓涂,名徐泽。兔头人身,衣青单衣,尾星神主之。庚从官,阳神也,箕星神主之。桑木者,箕星之精也。阳神十一人,姓〈阙〉,名仲。衣飘飖玉纱单衣,箕星神主之。辛从官,阴神也,南斗星神主之。阴神四人,姓杨,名多,衣青单衣,持矛,南斗星神主之。壬从官,阳神也,牛星神主之。阳神十二人,姓柳,名将生。衣绛元单衣,牛星神主之。癸从官,阴神也,女星神主之。阴神姓刁,名徐,字郁子。犬头人身,女星神主之。子从官,仲神也,参星神主之。仲神八人,姓铜,名徐舒,衣黄绯单衣,带剑,参星神主之。丑从官,季神也,并星神主之。季神九人,名搏阳,衣黄水单衣,带剑,能致凤凰、元武,东井星神主之。寅从官,孟神也,虚星神主之。槐者,虚星之精也。孟神四人,姓木,名徐他。鼠头人身,衣银黑单衣,带剑,虚星神主之。卯从官,仲神也,危星神主之。仲神十一人,姓刘,名归生。衣琼纹单衣,带剑,危星神主之。辰从官,季神也,营室星神主之。营室之内,五色杂神,营室天子受命之司,冰官星神主之。季神八人,姓吕,名升,衣黄锦单衣,营室星神主之。巳从官,孟神也,东壁星神主之。孟神七人,姓石,名苏和,豕头人身,衣黑单衣,带剑,东壁星神主之。午从官,仲神也,奎星神主之。仲神六人,姓黑,名石胜。衣丹纱单衣,带剑,奎星神主之。未从官,季神也,娄星神主之。季神十三人,姓竺,名远来。衣流萤单衣,娄星神主之。申从官,孟神也,胃星神主之。孟神八人,姓冯,名谢君。衣流黄单衣,带剑,胃星神主之。酉从官,仲神也,昴星神主之。仲神四人,姓张,名弩小。衣绿青单衣,昴星神主之。戌从官,季神也,毕星神主之。季神姓桑,名公孙,带剑,衣白毛单衣,毕星神主之。亥从官,孟神也,觜星神主之。孟神十一人,姓王,名平。衣龙青单衣,觜星神主之。坎,乾之中子也,柳星神主之。中男神四人,姓角,名石襄,羊头人身,衣黄韦单衣,柳星神主之。艮,乾之少子也,七星神主之。少子神五人,名胜子。衣飞霞单衣,七星神主之。震,乾之长男也,鬼星神主之。长男神五人,姓作,名涂于。蛇头黑身,带剑,衣赤野单衣,鬼星神主之。巽,坤之长女也,张星神主之。长女神五人,姓李,名神子。衣赤血单衣,张星神主之。离,坤之中女也,翌星神主之。中女神十人,姓张,名奴子。衣赭黑单衣,带剑,翌星神主之。兑,坤之少女也,轸星神主之。少女神五人,姓〈阙〉,名苏子。衣流黄单衣。轸星神主之。三台星,天之陛官,旦为龙,昼为蛇,暮为鱼。三神者,三台之灵也。上台神君字显真,上台名虚精,主金玉。中台神君字章明,中台名六淳,主禄位。中台两星小阔,晋张华为司空,死,其星开。下台神君字际生,下台名曲生,主土田。
紫微宫内神姓柳,字君明。紫微君字露光,夫人姓王,讳叔华。
轩辕星,天之后妃,土官也。其神旦为羊,昼为蟹,暮为鳖。
土官星所主,能致山内果实。旦为猿,昼为猴,暮为死石。
传舍水官星,主天符。南戒星,同北戒。水官星旦为马,昼为鹿,暮为獐。天市星,天之仓曹神,能致明月珠。旦为木、昼为兔,,暮为貉。
平门土官星,能致神女倡乐。旦为生木、昼为豖、暮为蛦蝓。
元冥星,姓冥枢,讳定宣觉,字法开度。真名执天之,游击也。主伐逆。上总九天鬼神,中领北帝三官,下监万兆。
谷土星,能致飞鸟,来朱雀,旦为鸡,昼为乌,暮为鸢。积水星,能致四方万物,恣其所欲,坐在立亡。
狼星,能致天帝,君百二十神。
二十四星,星大一寸,如连结之状。一星之中,辄有一人,合二十四人。人皆如小儿,始生之状,无衣服也。织女水官星,能致神芝,食之寿与天地无极。
《月令·广义》天河之东,有织女天帝之子也。年年机杼劳役,织成云锦天衣,容貌不暇整。帝怜其独处,许嫁河西牵牛郎。嫁后,遂废织纴。天帝怒,责令归河东,但使一年一度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