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五星五行之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十五卷目录

 五星五行之神部汇考一
  陶唐氏〈帝尧一则〉
  周〈总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宣帝神爵一则 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世祖建武一则〉
  晋〈成帝咸和一则〉
  梁〈总一则〉
  陈〈总一则〉
  北魏〈太祖二则 高祖太和二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高祖开皇一则〉
  唐〈总一则 高祖武德一则 元宗天宝二则〉
  后唐〈庄宗一则〉
  宋〈仁宗康定一则 嘉祐一则 徽宗建中靖国一则 崇宁二则 政和一则 高宗绍兴四则 孝宗乾道一则〉
  金〈总一则〉
  元〈总一则 世祖至元二则 武宗至大一则〉
  明〈神宗万历一则〉
 五星五行之神部汇考二
  礼记〈月令〉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
  易经纬〈龙鱼河图〉
  山海经〈西山经 海外南经 海外西经 海外北经 海外东经〉
  淮南子〈天文训〉
  博雅〈神名〉
  晋书〈天文志〉
  路史〈后记〉
  江南通志〈火神〉
  湖广通志〈火神〉
 五星五行之神部总论
  朱子全书〈论祭祀神祇〉
  祛疑说〈鬼神之理〉
 五星五行之神部艺文一
  庖牺赞          魏曹植
  神农赞           前人
  黄帝赞           前人
  少昊赞           前人
  颛顼赞           前人
  山海经诸神赞       晋郭璞
 五星五行之神部艺文二〈诗〉
  陆浑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韵  唐韩愈
  赠勾芒神         李商隐
 五星五行之神部选句
 五星五行之神部纪事
 五星五行之神部杂录
 五星五行之神部外编

神异典第十五卷

五星五行之神部汇考一

陶唐氏

帝尧始祀大辰及土神。
《史记·五帝本纪》不载。按《路史》:帝尧陶唐氏命遏伯长火居商丘,祀大辰而火纪时焉。是食于心,故因其出入而望之,以修其官而戒民事。
〈注〉是为火祖。

迎牲杀于廷,毛血诏于室,以降土神。

周制以实柴祀五星。
《周礼·春官》:大宗伯之职,以实柴祀日月星辰。
〈注〉星,谓五纬。〈疏〉五纬,即五星。东方岁星,南方荧惑,西方太白,北方辰星,中央镇星。言纬者二十八宿,随天左转为经,五星左旋为纬。

始皇二十六年,立五星庙于雍。
《史记·秦始皇本纪》:二十六年,秦初并天下。按《封禅书》:秦并天下,雍有荧惑、太白、岁星、填星庙。于下邽有天神。沣、滈有昭明。
〈注〉乐彦引河图云荧惑星散为昭明。

宣帝神爵元年,立岁星、辰星、太白、荧惑祠于长安城旁。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云云。
平帝元始五年,王莽奏兆五帝于四郊,分五星五行,神以类从祀。
《汉书·平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元始五年,王莽奏兆五帝于四郊。分群神以类相从为五部,兆:中央帝黄灵后土畤及填星、中宿中宫于长安城之未地兆;东方帝太昊青灵勾芒畤及岁星、东宿东宫于东郊兆;南方炎帝赤灵祝融畤及荧惑星、南宿南宫于南郊兆;西方帝少皞白灵蓐收畤及太白星、西宿西宫于西郊兆;北方帝颛顼黑灵元冥畤及辰星、北宿北斗于北郊兆。

后汉

世祖建武二年,初制圆坛,定五星五行神位。
《后汉书·世祖本纪》不载。按《祭祀志》:建武二年正月,初制郊兆于雒阳城南七里,为圆坛。中营四门,门五十四神,外营四门,门百八神,皆背营内乡。背中营神,五星也,及中宫宿五官神之属也。

成帝咸和八年,立五星神于天郊。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咸和八年正月,立北郊,天郊则五星神也。

梁南郊五星从祀。
《隋书·礼仪志》云云。

陈制于太中署祠五星。
《隋书·礼仪志》:陈制令太中署,常以二月八日,于署庭中以太牢祠五星。

北魏

太祖天兴二年,定五星从祀郊坛之位。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天兴二年正月,帝亲祀上帝于南郊,为坛天位在其上,五星在中壝内。
年,立土神四,岁二祭。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通典》:后魏道武帝初,立土神四,岁二祭,常八月、十月,用羊。
高祖太和二年,帝亲祈五星于苑中。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志》:高祖太和二年,旱。帝亲祈五星于苑中,祭之夕大雨,遂赦京师。
太和十五年,诏罢水火之神。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和十五年,诏曰:先恒有水火之神四十馀名,及城北星神。今圜丘之下,既祭风伯、雨师、司中、司命,明堂祭门、户、井、灶、中霤,每神皆有。此四十神计不须立,悉可罢之。

北齐

北齐五星从祀于圆坛下丘。
《隋书·礼仪志》:后齐制圆丘五星于下丘,迁于内壝之中。

北周

北周五星、五行神俱从祀圆丘。
《隋书·礼仪志》:后周圆丘内官、中官、外官众星并从祀,其用牲之制,五星、五官各以其方色。

高祖开皇元年,定五星从祀圆丘之位。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仪志》:高祖受命,命国子祭酒辛彦之议定祀典。为圆丘于国之南,五星在丘第三等。

唐制圆丘方丘蜡祭,并以五星从祀,又以四时祀五星五行之神。
《唐书·礼乐志》: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圆丘,五星在第二等,十有二陛之间。又立春祀青帝,岁星、三辰在坛下之东北,七宿在西北,句芒在东南。立夏祀赤帝,荧惑、三辰、七宿、祝融氏之位如青帝。季夏土王之日祀黄帝,镇星、后土氏之位如赤帝。立秋祀白帝,太白、三辰、七宿、蓐收之位如亦帝。立冬祀黑帝,辰星、三辰、七宿、元冥氏之位如白帝。又蜡祭百神,五星各在其方之坛,又方丘五官五星三辰,以象尊实醍齐,皆二。
高祖武德 年,定五星从祀圆丘之位。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按《旧唐书·礼仪志》:武德初,定令:每岁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圆丘,内官、中官、外官,并皆从祀。五星以下内官五十五座,在坛之第三等。
元宗天宝三载,诏升五星为大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三载三月戊寅,诏自今以后五星升为大祀,仍以四时致祭。天宝十四载,遣官祭五星坛。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玉海》:天宝十四载三月时,雨未降。二十五日,令给事中王维等分祭五星坛。

后唐

庄宗同光二年,禳荧惑。
《五代史·唐庄宗本纪》:同光二年九月壬子,置水于城门,以禳荧惑。

仁宗康定元年,诏祀大火以阏伯配。
《宋史·仁宗本纪》:康定元年十二月癸未,诏南京祀大火。按《礼志》:康定初,南京鸿庆宫灾,集贤校理胡宿请修其祀,而以阏伯配焉。礼官议:阏伯为高辛火正,实居商丘,主祀大火。后世因之,祀为贵神,配火侑食,如周弃配稷、后土配社之比。祖宗以来,郊祀上帝,大辰已在从祀,阏伯之庙,每因赦文及春秋,委京司长吏致奠,咸秩之典,未始云阙。然国家有天下之号实本于宋,五运之次,又感火德,宜因兴王之地,商丘之旧,为坛兆祀大火,以阏伯配。建辰、建戌出内之月,内降祝版,留司长吏奉祭行事。位牌以黑漆朱书曰大火位,配位曰阏伯位。
嘉祐元年,定祀五帝,以五星、五行神从祀。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嘉祐元年,祀仪:立春祀青帝,以帝太昊氏配,勾芒氏、岁星从祀。
〈注〉勾芒位坛下卯阶之南,岁星位于阶之东,西上。

立夏祀赤帝,以神农氏配,祝融氏、荧惑从祀。
〈注〉祝融位坛下卯阶之南,荧惑位于阶之东,西上。

季夏祀黄帝,以黄帝氏配,后土、镇星从祀。
〈注〉后土位坛下卯阶之南,镇星位坛下子阶之东。

立秋祀白帝,以帝少昊氏配,蓐收、太白从祀。
〈注〉蓐收位坛下卯阶之南,太白位坛下子阶之东,西上。

立冬祀黑帝,以帝高阳氏配,元冥、辰星从祀。
〈注〉元冥位坛下卯阶之南,辰星位子阶之东,西上。
徽宗建中靖国元年,祀荧惑以阏伯配,五方火精、神从祀。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建中靖国元年建阳德观以祀荧惑。因翰林学士张康国言,天下崇宁观并建火德真君殿,仍诏正殿以离明为名。有司请以阏伯从祀离明殿,又请增阏伯位。按《春秋传》曰:五行之官封为上公,祀为贵神。祝融,高辛氏之火正也;阏伯,陶唐氏之火正也。祝融既为上公,则阏伯亦当服上公衮冕九章之服。既又建荧惑坛于南郊赤帝坛壝外,令有司以时致祭,火德、荧惑以阏伯配。五方火精、神等为从祀。
崇宁元年秋七月甲申朔,建长生宫以祀荧惑。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崇宁四年秋七月辛丑,置荧惑坛。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政和三年,定五星从祀之位。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政和三年,议礼局上《五礼新仪》:皇帝祀昊大上帝,五星神位于第二龛。
高宗绍兴三年,诏祀大火以阏伯配。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三年春正月癸酉,复祭大火。
《礼志》:三年,复大火祀,配以阏伯。

绍兴七年,命举荧惑大火之祀。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七年五月壬申,命礼官举荧惑、寿星之祀。六月壬辰,令岁辰戌月祀大火,配以阏伯。
《文献通考》:绍兴七年,太常博士黄积言:立夏日祀,荧惑从之。
绍兴十年三月甲申,封阏伯为商丘宣明王。
《宋史·高祖本纪》云云。
绍兴十八年,议祀火神。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按《文献通考》:绍兴十八年,礼部侍郎沈该言国家乘火德之运以王天下。先朝建阳德观专奉火德配以阏伯而祀,以夏至旧典可举望。诏有司于宫观内,别建一殿专奉火德配以阏伯以时修祀,益固炎图。诏礼部太常寺讨论,太常寺讨论得应天府祀大火系以季春秋。择日差官于本庙致祭,今道路未通从宜于行。在春秋设位,臣僚言多事以来大火之祀弗举,比年多灾。虽缘有司不戒,然预防之计宜无所不用。其至望命有司参酌旧典即行,在每建辰戌出纳之月设位望祭,岂特昭炎德昌炽之福,亦弥灾之道寻。太常寺请以季春出火日于东郊,季秋纳火日于西郊,各建坛壝以大祠之礼礼火神。
孝宗乾道五年,定祀大火配位祝版,称宣明王而不名。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乾道五年,太常少卿林栗等言:本寺已择九月十四日,设位,望祭应天府大火,以商丘宣明王配。二十一日内火,祀大辰,以阏伯配。大辰即大火,阏伯即商丘宣明王也。缘国朝以宋建号,以火纪德,推原发祥之所自,崇建商丘之祠,府曰应天,庙曰光德,加封王爵,锡谥宣明,所以追严者备矣。今有司旬日之间举行二祭,一称其号,一斥其名,义所未安。乞自今祀荧惑、大辰,其配位称阏伯,祝文、位版并依应天府大火礼例,改称宣明王,以称国家崇奉火正之意。

金制方丘设五行神于坛之第二等。
《金史·礼志》:方丘设水神元冥,木神勾芒,火神祝融,土神后土,金神蓐收于坛之第二等。

元定五星从祀圆坛之位。
《元史·祭祀志》:从祀圆坛第二等,岁星位于寅,荧惑位于巳,填星位于未,太白位于申,辰星位于亥。
世祖至元二十六年十二月丁亥,命回回司天台祭荧惑。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三十一年,成宗即位,祭火、土等星于司天台。按《元史·成宗本纪》:至元三十一年即位,五月壬子,祭火、土等星于司天台。
武宗至大四年,仁宗即位,禜五星于司天台。
《元史·仁宗本纪》:至大四年即位,秋七月甲辰,禜五星于司天台。

神宗万历七年,周王在廷,奏立祠祀荧惑火德真君,请额不许。
《续文献通考》:万历七年,周王在廷奏立祠祀荧惑火德真君,请额礼科给事中张养蒙论其非礼,上命停给。

五星五行之神部汇考二

《礼记》

《月令》

春,其帝大皞,其神句芒。
〈注〉此苍精之君,木官之臣,自古以来著德立功者也。大皞,宓戏氏。句芒,少皞氏之子。曰重为木官。〈疏〉此据死后享祭之时不论生存之日,故云其神句芒。句芒言其神,则大皞亦神也。大皞言帝,则句芒当云臣也,互而相通。大皞在前,句芒在后,相去县远,非是一时。大皞,木王。句芒,有生木之功。故取以相配也。

夏,其帝炎帝,其神祝融。
〈注〉此赤精之君,火官之臣,自古以来著德立功者也。炎帝,大庭氏也。祝融,颛顼氏之子。曰犁为火官。〈陈注〉炎帝,大庭氏,即神农也。

中央土,其帝黄帝,其神后土。
〈注〉此黄精之君,土官之神,自古以来著德立功者也。黄帝,轩辕氏也。后土,亦颛顼氏之子。曰犁兼为土官。〈疏〉《正义》曰:案昭二十九年,《左传》云:共工氏有子曰句龙,为后土。后土为土官。知此经后土非句龙而为犁者,以句龙初为后土,后转为社后。土官阙犁则兼之,故郑注大宗伯云犁食于火土。以宗伯别云,社稷又云,五祀句龙为社神则不得,又为五祀,故云犁兼也。

秋,其帝少皞,其神蓐收。
〈注〉此白精之君,金官之臣,自古以来著德立功者也。少皞,金天氏。蓐收,少皞氏之子。曰该为金官。〈疏〉正义曰案此秋云,其帝少皞在西方金位。《左传》昭元年云: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为元冥师,生允格,台骀,称金天氏与少皞金位相当,故少昊则金天氏也。昭二十九年,蔡墨云:少昊氏之子,该又云该为蓐收,是为金神佐少皞与。秋蓐收者,言秋时万物摧蓐而收敛。

冬,其帝颛顼,其神元冥。
〈注〉此黑精之君,水官之臣,自古以来著德立功者也。颛顼,高阳氏也。元冥,少皞氏之子。曰修,曰熙为水官。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

蔡墨曰:木正曰勾芒,少皞氏有子曰重,重为勾芒,火正曰祝融,颛顼氏有子曰犁,为祝融,土正曰后土,共工氏有子曰勾龙,为后土,金正曰蓐收,少皞氏有子曰该,为蓐收,水正曰元冥,少皞氏有子曰修,曰熙,修及熙为元冥。
〈注〉五官之君,长能修其业者,死皆配食于五行之神。

《易经纬》《龙鱼河图》

太白之精,下而为风伯之神,主司刑。辰星之精,下而为灵星,主得土。

《山海经》《西山经》

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是多文玉石。实惟员神磈氏之宫。是神也,主司反景。
〈注〉少昊,金天氏。帝挚之,号日西入则反景,东照主司察之。

泑山,神蓐收居之。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气员,神红光之所司也。
〈注〉蓐收,亦金神也,人面虎爪白尾。〈广注〉蓐收执钺,见《外传》云。

《海外南经》

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
〈注〉火神也。

《海外西经》

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两龙。

《海外北经》

北方禺彊,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青蛇。
〈广注〉郭曰:字元冥,水神也。《庄周》曰:禺彊立于北极。一曰:禺京一本云北方禺彊,黑身手足乘两龙。任臣按越绝云元冥治北方,白辨佐之。五岳真形图云北海神名帐馀里,又名禺彊。

《海外东经》

东方勾芒,鸟身人面,乘两龙。
〈注〉木神也,方面素服。

《淮南子》《天文训》

东方,木也,其帝太皞,其佐勾芒,执规而治春;其神为岁星。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执衡而治夏;其神为荧惑。中央,土也,其帝黄帝,其佐后土,执绳而治四方;其神为镇星。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执矩而治秋;其神为太白。北方,水也,其帝颛顼,其佐元冥,执权而治冬;其神为辰星。

《博雅》《神名》

土神谓之羵羊,水神谓之罔,木神谓之毕方,火神谓之游光,金神谓之清明。

《晋书》《天文志》

凡五星盈缩失位,其精降于地为人。岁星降为贵臣;荧惑降为童儿,歌谣嬉戏;填星降为老人妇女;太白降为壮夫,处于林麓;辰星降为妇人。吉凶之应,随其象告。
《路史》《后纪》
小昊在位八十有四载,落葬于云阳,其神降于长流之山,主祀于秋,是司反景,故传又称西皇。

《江南通志》《火神》

《苏州府》:炳灵公庙在常熟县,治西北,相传为火神。
《胡广通志》《火神》
东汉宋无忌为火精,唐立庙祀之以禳火灾。

五星五行之神部总论

《朱子全书》

《论祭祀神祇》

如今祭勾芒,他更是远。然既合当祭他,便有些。气。要之,通天地人只是这一气,所以说:洋洋然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虚空偪塞,无非此理,自要人看得活,难以言晓也。

《祛疑说》《鬼神之理》

天一生水,于北水之精化为元武,位镇朔方,此天地自然之道,岂驱而为之哉。

五星五行之神部艺文一

《庖牺赞》魏·曹植

木德风姓,八卦创焉,龙瑞名官,法地象天,庖厨祭祀,网罟鱼畋,瑟以像时,神德通元。

《神农赞》前人

少典之裔,火德承木,造为耒耜,导民播谷,正为雅琴,以畅风俗。

《黄帝赞》前人

少典之孙,神明圣哲,土德承火,赤帝是灭,服牛乘马,衣裳是制,以云名官,功冠五帝。

《少昊赞》前人

祖自轩辕,青阳之裔,金德承土,仪凤帝世,官鸟号名,殊职别系,农正扈氏,各有品制。

《颛顼赞》前人

昌意之子,祖自轩辕,始诛九黎,水德统天,以国为号,风化神宣,威畅八极,靡不祇虔。
《山海经诸神赞》晋·郭璞《白帝少昊》
少昊之帝,号曰金天。磈氏之宫,亦在此山。是司日入,其景则圆。
《南方祝融》
祝融火神,云驾龙骖。气御朱明,正阳是含。作配炎帝,列位于南。
《西方蓐收》
蓐收金神,白毛虎爪。珥蛇执钺,专司无道。立号西阿,恭行天讨。
《北方禺彊》
禺彊水神,面色黧黑。乘龙践蛇,凌云附翼。灵一元冥,立于北极。
《东方勾芒》
有神人面,鸟身素服。御帝之命,锡龄素穆。皇天无亲,行善有福。

五星五行之神部艺文二〈诗〉

《陆浑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韵》唐·韩愈

皇甫补官古贲〈音陆字本公羊传〉浑,时当元史泽乾源。山狂谷狠相吐吞,风怒不休何轩轩。摆磨出火以自燔,有声夜中惊莫原。天跳地踔颠乾坤,赫赫上照穷崖垠。截然高周烧四垣,神焦鬼烂无逃门。三光弛隳不复暾,虎熊糜猪逮猴猿。水龙鼍龟鱼与鼋,鸦䲭雕鹰雉鹄鶤。燖炰煨孰飞奔,祝融告休酌卑尊。错陈齐玫辟〈一作阐〉华园,芙蓉披猖塞鲜繁。千钟万鼓咽耳喧,攒杂啾嚄沸篪埙。彤幢绛旃紫纛幡,炎官热属朱冠裈。髹其肉皮通䏶臀,颓胸垤腹车掀辕。缇颜靺股豹两鞬,霞车虹靷日毂轓。丹蕤縓盖绯翻,红帷赤幕罗脤膰。衁池波风肉陵屯,谽〈一作豁〉呀钜壑颇黎盆。豆登五山瀛四尊,熙熙釂酬笑语言。雷公擘山海水翻,齿牙嚼齧舌腭反。电光磹赪目赪,顼冥收威避元根。斥弃舆马背厥孙,缩身潜喘拳肩跟。君臣相怜加爱恩,命黑螭侦焚其元。天阙〈一作关〉悠悠不可援,梦通上帝血面论。侧身欲进叱于阍,帝赐九河湔涕痕。又诏巫阳反其魂,徐命之前问何冤。火行于冬古所存,我如禁之绝其飧。女丁妇壬传世婚,一朝结雠奈后昆。时行当反慎藏蹲,视桃著花可小骞。月及申酉利复怨,助汝五龙从九鲲。溺厥邑囚之昆皋,皇甫作诗止睡昏。辞誇出真遂上焚,要余和增怪又烦。虽欲悔舌不可扪。
《赠句芒神》李商隐
佳期不定春期赊,春物夭阏兴咨嗟。愿得句芒索青女,不教容易损年华。

五星五行之神部选句

楚屈平《远游》:撰余辔而正策兮,吾将过乎勾芒。历太皞以右转兮,前飞廉以启路。〈又〉凤凰翼其承旂兮,遇蓐收乎西皇。
汉司马相如《大人赋》:左元冥而右黔雷兮,前陆离而后潏湟。祝融惊而跸御兮,清雰气而后行。余车其万乘兮,綷灵盖而树华旗使。勾芒其将行兮,吾欲往乎南娭。
刘向《游逝篇》:绝都广以直指兮,历祝融于朱冥。〈又〉就颛顼而陈词兮,考元冥于空桑。
扬雄《河东赋》:丽钩芒与骖蓐收兮,服元冥及祝融。唐杨巨源诗:元冥怒含风,群物戒严节。

五星五行之神部纪事

《竹书纪年注》:洪水既平,尧归功于舜,将以天下禅之,乃洁齐修坛场于河、洛,择良日率舜等升首山,遵河渚。有五老游焉,盖五星之精也。相谓曰:《河图》将来告帝以期,知我者重瞳黄姚。五老因飞为流星,上入昴。二月辛丑昧明,礼备,至于日昃,荣光出河,休气四塞,白云起,回风摇,乃有龙马衔甲,赤文绿色,缘坛而上,吐《甲图》而去。甲似龟,背广九尺,其图以白玉为检,赤玉为〈阙〉,泥以黄金,约以青绳。检文曰:闿色授帝舜。言虞夏当受天命,帝乃写其言,藏于东序。后二年二月仲辛,率群臣沈璧于洛。礼毕,退俟,至于下昃,赤光起,元龟负书而出,背甲赤文成字,止坛。其书言当禅舜,遂让舜。
《拾遗记》:虞舜在位十年,有五老游于国都,舜以师道尊之,言则及造化之始舜禅于禹。五老去,不知所从。舜乃置五星之祠以祭之,其夜有五长星出,薰风四起,连珠合璧,祥应备焉。
《国语·晋语》:虢公梦在庙,有神人面白毛虎爪,执钺立于西阿,公惧而走。神曰:无走。帝命曰:使晋袭于尔门。公拜稽首,觉,召史嚚占之,对曰:如君之言,则蓐收也,天之刑神也,天事官成。公使囚之,且使国人贺梦。舟之侨告其诸侯曰:众谓虢亡不久,吾乃今知之。君不度而贺大国之袭,于己何瘳。吾闻之曰:大国道,小国袭焉曰服。小国敖,大国袭焉曰诛。民疾君之侈也,是以遂于逆命。今嘉其梦侈必展,是天夺之鉴而益其疾。民疾其态,天又诳之;大国来诛,出令乃逆;宗国既卑,诸侯远己。内外无亲,其谁云救之。吾不忍俟也。将行,以其族适晋。六年,虢乃亡。
《墨子·明鬼篇》:郑穆公当昼日中处乎庙,有神入门而左,鸟身,素服三绝,面状正方。郑穆公见之,乃恐惧奔,神曰:帝享女明德,使予锡女寿十年有九,使若国家蕃昌,子孙茂,毋失。郑穆公再拜稽首曰:敢问神。曰:予为勾芒也。
郭宪《东方朔传》:朔以元封中,游鸿濛之泽,忽遇母采桑于白海之滨。俄而有黄眉翁,指母以语朔曰:昔为我妻,托形为太白之精。今汝亦此星之精也。吾却食吞气,已九千馀年,目中瞳子,皆有青光,能见幽隐之物。三千年一返骨洗髓,二千年一剥皮伐毛,吾生来已三洗髓五伐毛矣。
逆未死时,谓同舍郎曰:天下人无能知朔,知朔者惟大王公耳。朔卒后,武帝得此语,即召大王公问之曰:尔知东方朔乎。公对曰:不知。公何所能。曰:头善星历。帝问诸星皆且在否。曰:诸星俱在,独不见岁星十八年,今复见耳。帝仰天叹曰:东方朔生在朕傍十八年,而不知是岁星哉。惨然不乐。
《搜神记》:麋竺尝从洛归,未达家数十里,路旁见一妇人,从竺求寄载。行可数里,妇谢去,谓竺曰:我天使也。当往烧东海麋竺家,感君见载,故以相语。竺因私请之。妇曰:不可得不烧。如此,君可驰去。我当缓行,日中,火当发。竺乃还家,遽出财物。日中,而火大发。
吴以草创之国,信不坚固,边屯守将,皆质其妻子,名曰:保质童子。少年以类相与娱游者,日有十数。孙休永安三年三月,有一异儿,长四尺馀,年可六七岁,衣青衣,忽来从群儿戏。诸儿莫之识也,皆问曰:尔谁家小儿,今日忽来。答曰:见尔群戏乐,故来耳。详而视之,眼有光芒,爚爚外射。诸儿畏之重问其故。儿乃答曰:尔恐我乎。我非人也,乃荧惑星也,将有以告尔。三公归于司马。诸儿大惊,或走告大人,大人驰往观之。儿曰:舍尔去乎。耸身而跃,即已化矣。仰而视之,若曳一疋练以登天。大人来者,犹及见焉。飘飘渐高,有顷而没。时吴政峻急,莫敢宣也。后四年而蜀亡,六年而魏废,二十一年而吴平,是归于司马也。
《晋书·张祚传》:祚既僭号,有神降于元武殿,自称元冥,与人交语。祚日夜祈之,神言与之福利,祚甚信之。邓云子,清灵真人。《裴君传》:君登太华山,入西洞元石室里。积二十二年奄见五老人皆巾,来诣君,再拜顿首,乞请神诀。乃出,神芝见赐一老人巾青巾、著青衣、拄青杖、带通光阳霞之符,乃东方岁星之大神也。以青华之芝见赐,出青书一卷,是紫微始青道经也。又一老人中赤巾、著赤衣、拄赤杖、带四明朱碧之符,乃南方荧惑星之大神也。以丹华之芝见赐,出龙胎太和丹经二卷见授。又一老人巾黄巾、著黄衣、拄黄杖、带中元八维玉门之符,乃中央镇星之大神也。以黄华之芝见赐,出四气上枢太元黄书八卷见授。又一老人巾白巾、著白衣、拄白杖、带皓灵扶希之符,乃西方太白星之大神也。以白华之芝见赐,出太素玉箓宝元真经三卷见授。又一老人巾苍巾、著苍衣、拄苍杖、带郁真箫凤之符,乃北方辰星之大神也。以苍华之芝见赐,出苍元上箓北斗真经中命四旋经四卷见授。
《集异记》:唐陈导者,豫章人也,以商贾为业。龙朔中,乃泛舟之楚,夜泊江浦,见一舟溯流而来,亦宿于此。导乃移舟近之,见一人庞眉大鼻如吏,在舟检勘文书,从者三五人。导以同旅相值,因问之曰:君子何往。幸喜同宿此浦。庞眉人曰:某以公事到楚,幸此相遇。导乃邀过船中,庞眉亦随之。导备酒馔,饮经数巡,导乃问以姓氏,庞眉人曰:某姓司徒,名弁。被差至楚。导又问曰:所主何公事也。弁曰:公不宜见问。君子此行,慎勿以楚为意,愿适他土耳。导曰:何也。弁曰:吾非人也,冥司使者。导惊曰:何故不得之楚。弁曰:吾往楚行灾,君亦其人也。感君之惠,故相报耳。然君须以钱物计会,方免斯难。导恳苦求之,弁曰:但俟吾从楚回,君可备缗钱一二万相贶,当免君家。导许诺,告谢而别。是岁果荆楚大火,延烧数万家,荡无孑遗。导自别弁后,以忧虑系怀,及移舟而返,既至豫章,弁亦至矣。导以悭鄙为性,托以他事未办所许钱,使者怒,乃令从者持书一缄与导。导开读未终,而宅内掀然火起,凡所蓄财物悉尽。是夕无损他室,惟烧导家。弁亦不见,盖以导悭啬负前约而致之也。
《博异记》:南阳张遵言,求名下第,涂次商山山馆。中夜晦黑,因起厅堂督刍秣,见东墙下一物,凝白耀人。使仆者视之,乃一白犬,大如猫,须睫爪牙皆如玉,毛彩清润,光泽可爱。遵言怜爱之,目为捷飞,言骏奔之甚于飞也。常与之俱,初令仆人张志诚袖之,每饮饲,则未尝不持目前。时或饮食不快,则必伺其嗜而啖之。苟或不足,宁遵言辍味,不令捷飞之不足也。一年馀,志诚袖行,意似懈怠,由是遵言每行,自袖之。饮食转加精爱,夜则同寝,昼则同处,首尾四年。后遵言因行于梁山路,日将夕,天且阴,未至所诣,而风雨骤来。遵言与仆等隐大树下,于时昏晦,𪐝无所睹。忽失捷飞所在,遵言惊叹,命志诚等分头搜讨,未获次。忽见一人,衣白衣,长八尺馀,形状可爱。遵言豁然如月中立,各得辨色。问白衣人何许来,何姓氏,白衣人曰:我姓苏,第四。谓遵言曰:我已知子姓字矣。君知捷飞去处否。则我是也。君今灾厄合死,我缘受君恩深,四年已来,能活我至于尽力辍味,曾无毫釐悔恨,我今誓脱子厄。然须损十馀人命耳。言讫,遂乘遵言马而行,遵言步以从之。可十里许,遥见一冢上有三四人,衣白衣冠,人长丈馀,手持弓剑,形状瑰伟。见苏四郎,俯偻迎趋而拜,拜讫,莫敢仰视。四郎问何故相见,白衣人曰:奉大王帖,追张遵言秀才。言讫,偷目盗视遵言。遵言恐,欲踣地。四郎曰:不得无礼,我与遵言往还,君等须与我且去。四人忧恚啼泣。四郎谓遵言曰:勿忧惧,此辈亦不能戾吾。更行十里,又见夜叉辈六七人,皆持兵器,铜头铁额,状貌可憎恶,跳梁企踯,进退狞暴。遥见四郎,戢毒慄立,惕伏战悚而拜。四郎喝问曰:作何来。夜叉等霁狞毒为戚施之颜,肘行而前曰:奉大王帖,专取张遵言秀才。偷目盗视之状如初。四郎曰:遵言我之故人,取固不可也。夜叉等一时叩地流血而言曰:在前白衣者四人,为取遵言不到,大王已各使决铁杖五百,死者活者尚未分。四郎今不与去,某等尽死。伏乞哀其性命,暂遣遵言往。四郎大怒,叱夜叉,夜叉等辟易,崩倒者数十步外,流血跳迸,涕泪又言。四郎曰:小鬼等敢尔,不然,且急死。夜叉等啼泣喑呜而去。四郎又谓遵言曰:此数辈甚难与语,今既去,则奉为之事成矣。行七八里,见兵仗等五十馀人,形神则常人耳,又列拜于四郎前。四郎曰:何故来。对答如夜叉等。又言曰:前者夜叉牛叔良等七人,为追张遵言不到,尽以付法。某等惶惧,不知四郎有何术,救得某等全生。四郎曰:第随我来,或希粪耳。凡五十人,言可者半。须臾,至大乌头门。又行数里,见城堞甚严。有一人具军容,走马而前。传王言曰:四郎远到,某为所主有限,法不得迎拜于路。请且于南馆小休,即当邀迓。入馆未安,信使相继而召,兼屈张秀才。俄而从行,宫室栏署,皆真王者也。入门,见王披衮垂旒,迎四郎而拜,四郎酬拜,礼甚轻易,言词唯唯而已。大王尽礼,前揖四郎升阶,四郎亦微揖而上。回谓遵言曰:地主之分,不可不尔。王曰:前殿浅陋,非四郎所宴处。又揖四郎。凡过殿者三,每殿中皆有陈设盘榻食具供帐之备。至四重殿中方坐,所食之物及器皿,非人间所有。食讫,王揖四郎上夜明楼。楼上四角柱,尽饰明珠,其光如昼。命酒具乐,饮数巡,王谓四郎曰:有佐酒者,欲命之。四郎曰:有何不可。女乐七八人,饮酒者十馀人,皆神仙间容貌妆饰耳。王与四郎各衣便服,谈笑亦邻于人间少年。有顷,四郎戏一美人,美人正色不接。四郎又戏之,美人怒曰:我是刘根妻,不为奉上元夫人处分,焉涉于此。君子何容易乎。中间许长史,于云林王夫人会上轻言,某已赠语杜兰香姊妹。至多微言,犹不敢掉谑,君何容易欤。四郎怒,以酒卮击牙盘一声,其柱上明珠,毂毂而落,暝然无所睹。遵言良久懵而复醒,元在树下,与四郎及鞍马同处。四郎曰:君已过厄矣,与君便别。遵言曰:某受生成之恩已极矣。都不知四郎之由,以归感戴之所。又某之一生,更有何所赖耶。四郎曰:吾不能言。汝但于商州龙兴寺东廊缝衲老僧处问之,可知也。言毕,腾空而去。天已向曙,遵言遂整辔适商州,果有龙兴寺。见缝衲老僧,遂礼拜。初甚拒遵言,遵言求之不已。老僧夜深乃言曰:君子苦求,吾焉可不应。苏四郎者,乃是太白星精也;大王者,仙府之谪官也,今居于此。遵言以他事问老僧,老僧竟不对,曰:吾今已离此矣。即命遵言归,明晨寻之,已不知其处所矣。《稽神录》:建康江宁县廨之后,有酤酒王氏,以平直称。癸卯岁,二月既望夜,店人将闭户,外忽有朱衣数人,仆甚盛,奄至户前,叱曰:开门,吾将暂憩于此。店人奔告其主。其主出迎,则已入座矣。主人因设酒食甚备,又犒诸从者,客甚谢焉。顷之,有仆夫执细绳百千丈,又一人执橛杙数百枚,前白:请布围。朱衣可之。即出,以杙钉地,系绳其上,围坊曲人家使遍。良久曰事讫,朱衣起至户外。从者白:此店亦在围中矣。朱衣相谓曰:主人相待甚厚,空此一店可乎。皆曰:一家耳,何为不可。即命移杙,出店于围外。顾主人曰:以此相报。遂去,倏忽不见。顾视绳杙,已亡矣。俄而巡使欧阳进逻夜,至店前,使问何故深夜开门,又不灭灯烛何也。主人具告所见,进不信。执之下狱,将以妖言罪之。居二日,江宁大火,朱雀桥西至凤台山,居人焚之殆尽。此店四邻皆为煨烬,而王氏独免。
《异闻总录》:莆田叶元浣子,昂丞相之侄,赵州士婿也。佥书惠州判官乳媪尝出外门与儿戏,见一朱衣人持杖量地,适至其侧,引手画之。曰:到此住。遂去。媪讶郡内常日无此人,归告叶,叶呼吏卒寻访,无所见。明日城中火延烧屋庐甚多,及佥判厅前而止。
《涉异志》:罗源紫霄岩有二神女,号石真妃,灵显颇著。永乐初出海军张元诲等戴星过岭,遇簥二乘侍女数辈执烛笼前导。元诲等疑为于归之妇,弛担候之,忽然不见,知为二妃,叩谢而过。二妃者,罗源徐公里石氏女也。姊曰月华,妹曰雪英,皆有姿色。涉书史五季末处州青巾贼作乱,二女被掳,义不受辱,相继投河死。宋时林孝子戆孙入山采樵,遇二女明妆俨然,肃入其家,延茶久之。月华吟曰:世乱年荒起盗兵,纷纷蝼蚁尚逃生。妾身不幸遭俘虏,雨涕何时积恨平。百尺潺湲探禹穴,寸心皎洁付陶泓。皇天不泯坚贞女,召拜云阶浪得名。雪英吟曰:昔日繁华若转蓬,干玑万琲总成空。肉芝胜比莲花鲊,甘露何如竹叶醲。物外烟霞随处得,世间风雨任牢笼。知君已有曾参行,暂与寻常一径通。吟毕,谓戆孙曰:吾石氏女,遭难而死。上帝闵吾贞烈,敕吾为火部曜灵真妃,吾妹为水部风毒真妃,封此岩为紫霄岩,命吾主之。俗呼曰石八娘岩,是也。君以孝闻,今虽贫不久当贵。已而相别送出,戆孙回望无复人宇矣。
《名山藏典谟记》:吴元年正月,有一老人告省局匠曰:吴王即位,三年当平一天下。匠惊,问之曰:我太白神也。去不见。

五星五行之神部杂录

《风俗通》《汉书》:高祖五年初,置灵星祀后稷也。谨按祀典,既以立稷。又有先农无为灵星复祀后稷也。左中郎将贾逵说以为龙第三,有天田星灵者神也,故祀以报功辰之神为灵星,故以壬辰日祀灵星于东南。金胜木为土,故也。
《蠡海集》:神之生诞,皆假数而言也。少阳生物之数起于七四营,而为二十八。三乃东方木之生,九乃西方金之成,九金为气母之位,故称三月二十八日为东岳之生辰,九月二十八日为五显之生辰。盖五显者五行五气之化也。
《遵生八笺·道藏经》曰:欲灭尸虫,春正上甲乙日视岁星所在,焚香朝朝礼拜,诚心祝曰:臣愿东方明星君扶我魂接我魄,使我寿命绵长如松柏,愿臣身中三尸九虫尽消灭。频频行之吉。
《日知录》:甚矣,人之好言色也。太白星也,而有妻甘氏。《星经》曰:太白上公妻曰女媊,女媊居南斗,食厉天下祭之曰明星。

五星五行之神部外编

《遁甲开山图》:五龙受爰,皇后君也。兄弟四人皆人面龙身长曰角龙,木仙也。次曰羽龙水仙也。父曰宫龙,土仙也。父子同得仙,治在五方,今五行之神也。《华严经》:佛所游处无不遍至,复与无量阿僧,祇诸火神俱其名曰炽然。光藏神,炽然。光轮神,广明。曜神、无尽神、杂宝胜神照,除诸冥神炎云光明神如是一切,悉为众生照除闇冥。
《云笈七签》:岁星员镜,木精元朗东阳之陔。星中有九门,门中出九锋芒,锋芒光垂九百万丈。一门辄有一青帝备门,奉卫于中央青皇真君。星中央有始阳上真青皇道君,讳澄澜,字清凝。夫人讳宝容,字飞云。治在木星之内,镇守九门,运青光流锋以照上下之真。青皇者,东方之上真,始精之尊神也。出入玉清,与高上为友也。其门内青帝或号青灵之公,或号青真,或号青精,或号青帝君,并受事于中央青皇也。
火星员镜,丹精映观南轩。星有三门,门中出三锋芒,锋芒光垂三百万丈。一门内辄有一赤帝备门,奉卫于南真上皇真君。星中央有丹火朱阳赤皇上真道君,讳维渟,字散融。夫人讳华瓶,字元罗。治在火星内,镇守三门,运赤光飞云,以覆天下之真人也。赤皇者,南方之上真,丹宫之贵神。出入玉清,与三元上皇为友也。其星中赤帝君者,或号赤灵之公,或号赤神,或号赤精,或号赤帝,并受事于中央赤皇上真大君也。镇星员镜,土精镇荫黄道。镇星中有四门,门中出四锋芒,锋芒光垂四百万丈。一门各有一黄帝,凡四黄帝备门,奉卫于镇元黄真君也。星中央有中黄真皇道君,讳藏睦,字耽延。夫人讳空瑶,字非贤。治在镇星之内,镇鉴四门,运黄裳流气,朗映中元。中央黄真上皇者,中极之高尊,出入太微,与皇初道君为友也。其备门黄帝,或号曰黄灵之公,或号黄神,或号黄精,或号黄帝君,并受事于中黄上真之君也。
太白星员镜,金精焕耀西辰。太白星中有七门,门中出七锋芒,锋芒光垂七百万丈。一门内各有一白帝,凡有七白帝备门,奉卫于西真上皇道君。星中央有太素少阳白皇上真道君,讳寥凌,字振寻。夫人讳飙英,字灵思。治在金星之内,镇守七门,运白光飞精,以映上元真人。白皇者,西方之上真,太素之尊皇,出入元清,与皇初道君为友也。其门内白帝君,号白灵之公,或号白神,或号白精,或号白帝之君,并受事于中央白皇上真大君也。
辰星员镜,水精洞映北冥。辰星中有五门,门中出五锋芒,锋芒光垂五百万丈。一门各有一黑帝,凡五黑帝,并备一门,奉卫于北真上皇。星中央有大元阴元黑皇道君,讳启恒,字精源。夫人讳元华,字龙娥。治在水星之内,镇守五门之中,运元光流明之气,以朗耀北元之庭。太元上皇真君奏闻高上宫,刻琳房玉札,定玉清紫文,位为上清真公。元皇者,北方之上真,太元之尊君,出入上虚,与紫精道君为友也。其备门黑帝,或号为黑灵之公,或号黑神,或号为黑精,或号为黑帝君,并受事于中央太元黑真上皇君也。
《氏族博考》:岁星,姓碧空,夫人姓涵常。荧惑星姓涣空,名维渟,字散融。夫人姓阳常,名华瓶,字元罗。镇星姓藏睦,名耽延。夫人姓康常,名空瑶,字非贤。太白姓寥灵,名振寻。夫人姓明常,名飙英,字灵思。辰星姓笔咺,名精源。夫人姓渊常,名元华,字龙娥。
《华严纲要》:有无数主火神。所谓普光燄藏主火神,普集光幢主火神,大光普照主火神,众妙宫殿主火神,无尽光髻主火神,种种燄眼主火神,十方宫殿如须弥山主火神,威光自在主火神,光明破暗主火神,雷音电光主火神,如是等而为上首不可称数。皆能示现种种光明,令诸众生热恼除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