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夜明之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夜明之神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十三卷目录

 大明之神部汇考一
  上古〈炎帝神农氏一则 帝喾高辛氏一则〉
  陶唐氏〈帝尧一则〉
  周〈总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高祖一则 武帝元鼎一则 太始一则 宣帝一则 成帝建始一则 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世祖建武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明帝太和一则〉
  晋〈成帝咸和一则〉
  梁〈总一则〉
  北魏〈太祖天兴二则 太宗永兴一则 高祖太和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孝闵帝一则 武帝保定一则〉
  隋〈高祖开皇一则〉
  唐〈总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一则〉
  辽〈总一则 太祖天赞一则 穆宗应历一则 圣宗统和二则 开泰三则〉
  宋〈真宗天禧一则 仁宗皇祐一则 嘉祐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金〈太宗天会一则 熙宗天眷一则 世宗大定三则 章宗明昌一则 宣宗贞祐一则〉
  元〈总一则 世祖至元三则 武宗至大一则〉
  明〈太祖洪武三则 世宗嘉靖一则〉
皇清〈顺治一则〉
 大明之神部汇考二
  礼记〈月令 郊特牲 祭法 祭义 玉藻〉
  左传〈昭公元年〉
  孝经纬〈援神契〉
  国语〈周语 鲁语〉
  广雅〈异祥〉
 大明之神部总论
  南齐书〈礼志〉
  朱子全书〈鬼神〉
 大明之神部艺文一
  周迎日辞        尚书大传
  东君           楚屈平
  东郊朝日赋        唐陆贽
  朝日祝文         图书编
 大明之神部艺文二〈诗〉
  日升歌          晋傅元
  朝日諴夏         隋牛弘
  朝日乐章          唐书
  朝日乐章          同前
  日出行           李白
  朝日乐章七首〈录六首〉  图书编
 大明之神部选句
 大明之神部纪事
 大明之神部杂录
 大明之神部外编
 夜明之神部汇考一
  上古〈炎帝神农氏一则 帝喾高辛氏一则〉
  周〈总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武帝元鼎一则 宣帝一则 成帝建始一则 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世祖建武一则〉
  魏〈明帝太和一则〉
  晋〈成帝咸和一则〉
  梁〈总一则〉
  北魏〈太祖天兴二则 太宗永兴一则 高祖太和一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高祖开皇一则〉
  唐〈总一则〉
  辽〈圣宗统和二则〉
  宋〈真宗天禧一则 仁宗皇祐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金〈总一则 章宗明昌一则〉
  元〈总一则 武宗至大一则〉
  明〈太祖洪武三则 世宗嘉靖一则〉
皇清〈顺治一则〉
 夜明之神部汇考二
  礼记〈月令 祭法 祭义〉
  左传〈昭公元年〉
  春秋纬〈孔演图〉
  国语〈周语 鲁语〉
  广雅〈异祥〉
  月令广义〈月神〉

神异典第十三卷

大明之神部汇考一

上古

炎帝神农氏始祀朝日。
《史记补·三皇本纪》不载。按《拾遗记》:炎帝神农筑圆丘,以祀朝日。
帝喾高辛氏设丘兆以祀日。
《史记·五帝本纪》:帝喾高辛氏,历日月而迎送之。按《路史》:帝喾以日至设丘兆于南郊,以祀上帝日月星辰。

陶唐氏

帝尧命官以春分朝日,秋分饯日。
《书经·虞书·尧典》: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寅宾出日。
〈蔡传〉寅,敬也,宾礼接之,如宾客也。出日方出之日,盖以春分之旦朝方出之日也。

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饯纳日。
〈蔡传〉饯礼送行者之名,纳日方纳之日也。盖以秋分之暮夕方纳之日也。

周制:祭日俾六官各供其事,又帅诸侯朝日于郊。按《周礼·天官》:掌次朝日,祀五帝,则张大次小次,设重㡩重案。
〈订义〉郑康成曰:次谓幄大,幄初往所止居也。小幄既接祭退俟之处。祭义曰:周人祭日以朝及闇,虽有强力,孰能支之。是以退俟,与诸臣代有事焉。

《春官》:大宗伯之职,以实柴祀日月星辰。
典瑞王晋大圭,执镇圭。缫藉五采五就以朝日。
〈疏〉王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故春分朝日秋分夕月也。〈订义〉杨氏曰:日为众阳之宗,上有以参天地之神,故用大圭镇圭缫藉以朝日。

圭璧以祀日月星辰。
小宗伯之职,兆五帝于四郊,四望四类亦如之。
〈订义〉郑锷曰:先儒以四类为日月星辰,考之书云:类于上帝,惟天神则类而祭之,以其神非一故也。日出于东月始乎西其类宜于东西。

大司乐乃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
〈注〉天神谓五帝及日月星辰。

《冬官》:玉人之事,圭璧五寸,以祀日月星辰。
〈订义〉郑锷曰:五天地之中数,所以象三光运,行乎天地之中。

《仪礼·觐礼》:天子乘龙,路载大旂,象日月,升龙降龙,出拜日于东门之外,反祀方明。
〈注〉此谓会同以春者也,帅诸侯而朝日于东郊,所以教尊尊也。

礼日于南门外,礼月与四渎于北门外。
〈注〉此谓会同以夏冬秋者也。

始皇二十八年,东游海上,祠日主。
《史记·秦始皇本纪》不载。按《封禅书》:秦并天下,雍有日月庙,始皇东游海上,祠八神。八神,七曰日主,祠成山,成山斗入海。最居齐东北隅,以迎日出云。〈按本纪始
皇东行在二十八年。
〉汉高祖六年,长安置晋巫祠东君。
《史记》《汉书·高祖本纪》俱不载。按《汉书·郊祀志》:高祖六年,长安置祠祀官、女巫。晋巫祠东君,以岁时祠宫中。
〈注〉师古曰:东君,日也。
武帝元鼎五年,亲郊泰畤朝日。
《汉书·武帝本纪》:元鼎五年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立泰畤于甘泉。天子亲郊见,朝日夕月。
〈注〉师古曰:春朝朝日,秋暮夕月,盖常礼也。郊泰畤而揖日月,此又别仪。

《郊祀志》:武帝祭日以牛,祭月以羊豕特。
太始三年,礼日成山。
《汉书·武帝本纪》:太始三年二月,幸琅邪,礼日成山。
〈注〉孟康曰:礼日,拜日也。如淳曰:祭日于成山也。
宣帝   年,祠日于不夜。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宣帝祠成山于不夜,莱山于黄。成山祠日,莱山祠月。京师近县鄠,则有日月祠。按《地理志》:东莱郡不夜,有成山日祠。
〈注〉师古曰:齐地记云古有日夜出,见于东莱,故莱子立城,以不夜为名。
成帝建始二年,罢成山日祠。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成帝建始二年,匡衡、张谭奏罢。雍旧祠二百三所,成山、莱山皆罢。
平帝元始五年,王莽奏立日庙于长安。
《汉书·平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平帝元始五年,大司马王莽奏:日月雷风山泽,易卦六子之尊气。今或未特祀,或无兆居。宜令日庙于长安城之未地兆,月庙于北郊兆。奏可。

后汉

世祖建武二年初,立日位于圆坛中营。
《后汉书·世祖本纪》不载。按《祭祀志》:建武二年正月,初制郊兆于雒阳城南七里,为圆坛,有四通道以为门。日月在中营内南道,日在东,月在西,别位,不在群神列。陇、蜀平后,乃增广郊祀,日、月、北斗共用牛一头,日、月、北斗无陛。

文帝黄初二年,朝日于东郊。
《三国志·魏文帝本纪》:黄初二年春正月乙亥,朝日于东郊。
明帝太和元年春二月丁亥,祀朝日于东郊。
《三国志·魏明帝本纪》云云。

成帝咸和八年,立日神于天郊。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咸和八年正月,立北郊天郊,则日月诸神也。

梁南郊大明从祀。
《隋书·礼仪志》:梁南郊,日、月从祀,座平地,器以陶匏,席用槁秸。

北魏

太祖天兴二年,立日神于郊坛中壝内。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天兴二年正月,帝亲祀上帝于南郊,为坛,日月在中壝内。
天兴三年二月丁亥,诏有司祀日于东郊。
《魏书·太祖本纪》云云。按《礼志》:天兴三年春,祀日于东郊,用骍牛一。
太宗永兴四年,置日神于宫内。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永兴四年置日月之神及诸小神二十八所于宫内,岁二祭,各用羊一。
高祖太和十六年二月甲午,初朝日于东郊,遂以为常。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北齐

北齐位日于圆坛下丘。
《隋书·礼仪志》:后齐制圆丘,日月于下丘,用苍牲,司空献。

北周

北周以日从祀圆丘,以春分朝日于国东门外。按《隋书·礼仪志》:后周圆丘,日月从祀用牲,各以其方色。以春分朝日于国东门外,为坛,如其郊。用特牲青币,青圭有邸。皇帝乘青辂,及祀官俱青冕,执事者青弁。司徒亚献,宗伯终献。燔燎如圆丘。
孝闵帝元年二月癸酉,朝日于东郊。
《周书·孝闵帝本纪》云云。
武帝保定元年春二月甲午,朝日于东郊。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高祖开皇 年,以日从祀圆丘,又于国东门外为坛,以春分朝日。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仪志》:高祖受命,为圆丘于国之南,日月在丘之第二等,牲用方色犊一。开皇初,于国东春明门外为坛,如其郊。每以春分朝日。

唐祀上帝及蜡百神皆祭大明,又以春分朝日于东郊。
《唐书·礼乐志》: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圆丘,大明、夜明在坛之第一等。〈又〉蜡祭百神,大明、夜明在坛上。〈又〉朝日、夕月无配。〈又〉日、月皆有玷。〈又〉明堂、日、月,以太尊实醴齐,著尊实盎齐,皆二,以山罍实酒一。后祀于圆丘,以太尊二实汎齐。〈又〉冬至祀圆丘,大明、夜明,笾八、豆八、簋一、簠一、豋一、俎一。〈又〉春分朝日于东郊,秋分夕月于西郊,天子亲祠不能,则有司摄事。
元宗开元二十年,定以日月为中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礼仪志》:起居舍人王仲丘撰《大唐开元礼》。二十年九月,颁所司行用,以日月为中祀。
天宝三载,诏升日月为大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三载三月戊寅诏曰:祭之为典以陈至敬名,或不正是相夺,伦日月照临,下土式瞻,既超言象之外,宜极尊严之礼,列为中祀,颇紊大猷,自今以后,升为大祀,仍以四时致祭,庶昭报之诚格于上下,钦崇之称合于典则。

辽制十二月辰日,皇帝、皇后拜日。
《辽史·礼志》:十二月辰日,皇帝、皇后焚香拜日。
太祖天赞三年九月庚子,拜日于蹛林。
《辽史·太祖本纪》云云。
穆宗应历二年冬十一月己卯,日南至,始用旧制行
拜日礼。
《辽史·穆宗本纪》云云。
圣宗统和元年十二月戊申,千龄节,祭日月,礼毕,百僚称贺。
统和四年十一月癸未,祭日月,为驸马都尉,勒德祈福。
开泰二年夏四月甲子,拜日。
开泰四年六月庚戌,上拜日如礼。秋七月,上又拜日。开泰七年夏四月,拜日。
按以上俱《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真宗天禧 年,定以春分朝日。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大祀春分朝日,秋分夕月,天禧初定。
仁宗皇祐二年,诏以日神从祀明堂。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皇祐二年,诏:今祀明堂,日、月、河、海诸神,悉如圆丘从祀之数。日月、大尊各二,在殿上神座左。笾豆,数用中祠。
嘉祐 年,加日月坛,羊、豕各五。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云云。
高宗绍兴三年四月己亥,复举日月之祀。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文献通考》:绍兴三年,司封员外郎郑士彦言,春分朝日,秋分夕月,祀典未举望诏礼,官讲求从之,其后于城外惠照院望祭位版日书曰:大明。月书曰:夜明。玉用圭璧大明币,用赤夜明币,用白礼如祀感生帝。

太宗天会四年春正月丁卯朔,始拜日。
《金史·太宗本纪》云云。按《礼志》:朝日,金初用本国礼,天会四年,始朝日于乾元殿,而后受贺。
熙宗天眷二年,定朔望朝日仪。
《金史·熙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云云。
世宗大定二年,罢朔望朝日。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朔望朝日,大定二年,以无典故罢。
大定十五年,定拜日之礼。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大定十五年,言事者谓今正旦并万寿节,宜令有司定拜日之礼。有司援据汉、书春分朝日,升烟奠玉如圜丘之仪。又按唐《开元礼》,南向设大明神位,天子北向,皆无南向拜日之制。今已奉敕以月朔拜日,宜遵古制,殿前东向拜。诏姑从南向。
大定十八年,上拜日于仁政殿,始行东向之礼。按《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云云。
章宗明昌五年三月庚辰,初定日月常祀。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宣宗贞祐元年闰九月戊辰朔,拜日于仁政殿,自是每月吉为常。
《金史·宣宗本纪》云云。

元制大明,从祀圆坛第一等。
《元史·祭祀志》:从祀圆坛第一等,大明位卯,神位版,丹质黄书。神席绫褥,藉以槁秸。
世祖至元十六年十二月甲申,祀太阳。
至元二十五年春正月庚寅,祭日于司天台。
按以上俱《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三十一年四月,成宗即位,王月祭太阳于司天台。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武宗至大三年,定以春分朝日。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三年冬十月丙午,三宝奴及司徒田忠良等言:春秋朝日夕月,实合祀典。有旨:所用仪物,其令有司速备之。

太祖洪武三年,定以春分朝日。
《大政纪》:洪武三年正月,礼部定朝日夕月礼,朝日以春分,夕月以秋分。
洪武四年,诏定亲祀朝日。
《大政纪》:洪武四年正月,诏定亲祀朝日夕月,服衮冕陪祭,官各服本品,梁冠祭服。九月乙亥诏亲祀日月,斋三日降香斋一日著为令。
洪武二十一年以大明从祀南郊罢朝日之祭。按《大政纪》:洪武二十一年三月增修南郊坛壝于大祀,殿丹墀内叠石为坛,四东西相向,以为日月星辰四坛,从祀其朝日夕月荧星之祭,悉罢之。
世宗嘉靖九年,复建朝日坛以春分祭大明之神。
《续文献通考》:嘉靖九年,用夏言议改建四郊兆日于东郊,兆月于西郊,每岁春分行朝日,礼秋分行夕月礼。
《图书编》:嘉靖九年,建坛朝阳,门外二里许岁春分祭大明之神于朝日坛,西向甲丙戊庚壬年,上祭服亲祀馀年遣文大臣摄之。

皇清

顺治八年
《大清会典》:顺治八年题准
大明之神从祀,

天坛外更立
朝日坛,在朝阳门外东郊,其制一成,每年于春分
日卯时致祭,凡遇甲丙戊庚壬岁,

皇上亲诣行礼,其馀各年遣大臣致祭。

大明之神部汇考二

《礼记》

《月令》

孟冬之月,天子乃祈来年于天宗。
〈注〉天宗,谓日月星辰也。〈疏〉蔡邕云:日为阳宗,月为阴宗。

《郊特牲》

郊之祭也。迎长日之至也。大报天而主日也。兆于南郊,就阳位也。
〈注〉天之神,日为尊。日,太阳之精也。〈疏〉正义曰:虽特尊于出之帝,而又遍报天之一切神,而天之诸神唯日为尊,故此祭者,日为诸神之主,故云主日也。不用所出之帝为主,而主日者,所出尊不与诸神为宾主也。

《祭法》

王宫,祭日也。
〈注〉王宫,日坛王君也,日称君宫坛营域也,〈疏〉日神尊故其坛曰君宫也。《春秋传》曰:日月星辰之神,则雪霜风雨之不时,于是乎禜之。

《祭义》

郊之祭,大报天而主日,配以月,夏后氏祭其闇,殷人祭其阳,周人祭日,以朝及闇。
〈注〉主日者以其光明天之神可见者,莫著焉。〈疏〉主日配以月者,为天无形体悬象著明莫过日月,故以日为百神之主,配之以月,自日以下皆祭,特言月者,但月为重以对日耳。盖天帝独为坛,其日月及天神等共为一坛,故日得为众神之主也。

祭日于坛,祭月于坎,以别幽明,以制上下,祭日于东,祭月于西,以别外内,以端其位。
〈注〉幽明者,谓日照昼,月照夜。〈疏〉祭日于坛,谓春分也。祭月于坎,谓秋分也。月为幽,日为明,日在坛,月在坎,是别幽明定上下,祭日于东,用朝旦之时,是为外。祭日于西,用乡夕之时,是为内,别外内以正其位也。

《玉藻》

天子,元端而朝日于东门之外。
〈注〉按宗伯实柴日月星辰为中祀而用元冕者,以天神尚质。

《左传》《昭公元年》

日月星辰之神,则雪霜风雨之不时,于是乎禜之。

《孝经纬》《援神契》

日神五色,明照四方。

《国语》《周语》

古者,先王既有天下,又崇立上帝、明神而敬事之,于是乎有朝日、夕月以教民事君。

《鲁语》

天子大采朝日,与三公、九卿祖识地德;日中考政,与百官之政事,师尹惟旅、牧、相宣序民事。
〈注〉《周礼》:王搢大圭,执镇圭,藻五采五就以朝日,则大采谓此也,言天子与公卿因朝日以修阳政而习地德,因夕月以治阴教而纠天刑,日照昼月照夜,各因其明以修其事也。

《广雅》《异祥》

朱明曜灵东君,日也,日御谓之羲和。
甲乙为干,干者,日之神也。

大明之神部总论

《南齐书》

《礼志》

何佟之曰王者,兄日姊月。《礼记·保傅》云天子春朝朝日,秋暮夕月,所以明有敬也。而不明所用之定辰。马、郑云用二分之时,卢植云用立春之日。佟之以为日者太阳之精,月者太阴之精。春分阳气方永,秋分阴气向长。天地至尊用其始,故祭以二至,日月礼次天地,故朝以二分,差有理据,则融、元之言得其义矣。

《朱子全书》《鬼神》

气之方来皆属阳,是神;气之反皆属阴,是鬼。日自午以前是神,午以后是鬼。月自初三以后是神,十六以后是鬼。童伯羽问:日月对言之,日是神,月是鬼否。曰:亦是。

大明之神部艺文一

《周迎日辞》尚书大传

维某年某月上日明光于上下勤施于四方,旁作穆穆,维予一人,某欲拜迎于郊,以正月朔日迎日于东郊。

《东君》楚屈平

暾将出兮东方,照我槛兮扶桑。抚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驾龙辀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长太息兮将上,心低徊兮顾怀。羌声色兮娱人,观者憺兮忘归。縆瑟兮交鼓,箫钟兮瑶簴。鸣兮吹竽,思灵保兮贤姱。翾飞兮翠曾,展诗兮会舞。应律兮合节,灵之来兮蔽日。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撰余辔兮高驼翔,杳冥冥兮以东行。

《东郊朝日赋》〈以国家行仲春之令为韵〉唐·陆贽

日为炎精君,实阳德明。至乃照临下土,德盛则光被四国,天垂象圣作则,候春分之节时,则罔愆。顺周官之仪,事乃不忒,于是载青旂,俨翠华盖,留残月旗拂,朝霞咸济。济以皇皇备礼容于邦家,天子躬整服以待曙。心既诚而望赊,倏而罢严,更辟禁城五辂齐驾八鸾启行。风出郊而草偃,泽先路而尘清。卷馀霭于林,薄动神光于旆旌。初破镜而半掩,忽成轮而上,征杲耀荣,光分辉于千品,万类烟煴,瑞色均烛。于四夷八纮一人端冕以仰拜,百辟奉璋而竭诚,故曰天为父,日为兄和气旁通,帝德与日德俱远,清光相对,帝心与日心齐,明时也。春事既用,夹钟律中,登观台而瑞集,睹芳甸而农众,东为阳位,故出拜于国东。仲居时中,乃展礼于春仲。既而盛礼毕,陈钖鸾回轮,家有罄室,巷无居人,备礼服之灿灿。殷游车之辚辚,人望如草,我泽如春,惟天德与圣寿配朝日而长新。伊兹礼之可持,历前代而修之,汉拜庭中,成烦亵之细事。魏朝岁首失礼,经于旧时国家,钦若天命,率由时令矫前王之失德,修古典而施敬,俾伯夷之掌礼侔轩,后以作圣恭承命于春。卿遂观光而兴咏。

《朝日祝文》图书编

嗣天子御名谨,昭告于大明之神,惟神阳精之宗,列神之首,神光下照,四极无遗,功垂今昔,率土仰赖兹,当仲春式遵古典以玉帛牲醴之仪,恭祀于神伏惟鉴歆锡福,黎庶尚飨。

大明之神部艺文二〈诗〉

《日升歌》晋·傅元

东光升朝阳。羲和初揽辔,六龙并腾骧。逸景何晃晃,旭日照万方。皇德配天地,神明鉴幽荒。

《朝日諴夏》隋·牛弘

扶木上朝暾,嵫山沈暮景。寒来游晷促,暑至驰辉永。时和合璧耀,俗泰重轮明。执圭尽昭事,服冕罄虔诚。

《朝日乐章》唐书

《唐书·乐志》曰:贞观中朝日乐。
《肃和》
惟圣格天,惟明飨日。帝郊肆类,王宫戒吉。圭奠春舒,钟歌晓溢。礼云克备,斯文有秩。
《雍和》
晨仪式荐,明祀惟光。神物爰止,灵晖载扬。元端肃事,紫幄兴祥。福履攸假,于昭允王。

《朝日乐章》同前

《唐书·乐志》曰:太乐旧有《朝日迎神送神辞》二章,不详所起。
《迎神》
太阳朝序,王宫有仪。蟠桃彩驾,细柳光驰。轩祥表合,汉历彰奇。礼和乐备,神其降斯。
《送神》
五齐兼酌,百羞具陈。乐终广奏,礼毕崇禋。明鉴万㝢,照临兆人。永流洪庆,式动曦轮。

《日出行》李白

日出东方隈,似从地底来。历天又入海,六龙所舍安在哉。其始与终古不息。〈一作其行终古不休息〉人非元气,安得与之久徘徊,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羲和,羲和汝奚汨没于荒淫之波,鲁阳何德,驻景挥戈,逆道违天,矫诬实多,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涬同科。
《朝日乐章七首》〈录六首〉图书编《迎神》〈熙和〉
仰瞻兮大明,位尊兮王宫。时当仲春兮气融。爰遵祝礼兮报功。微诚兮祈神昭鉴,愿来享兮迓神聪。
《奠玉帛》〈凝和〉
神灵坛兮肃其恭。有帛在篚兮赤琮。奉神兮祈享以纳,予恭奠兮忻以颙。
《初献》〈寿和〉
玉帛方献兮神歆酒行。初献兮武成。斋芳馨兮牺色骍,神容悦兮鉴予情。
《亚献》〈时和〉
二齐升兮气氛芳,神颜怡和兮喜将。予令乐舞兮具张,愿垂普照兮民康。
《终献》〈保和〉
殷勤三献兮告成,群职在列兮周盈,神锡休兮福民,生万世永赖兮神功明。
《送神》〈昭明〉
祀礼既周兮乐舞扬。神享已纳兮还清乡。予当拜首兮奉送,愿恩光兮普万方。永耀熹明兮攸赖,烝民咸仰兮恩光。睹六龙兮御驾,神变化兮凤翥,束帛肴馐兮诣燎方。佑我皇明兮基诸隆长。

大明之神部选句

唐白居易诗:羲和趁日沈西海。
李商隐诗:羲和辛苦送朝阳。
明刘基诗:郁仪手捉三足老鸦脚,脚踏火轮蟠九螭,咀嚼五色若木英,身上五色光陆离。朝发旸谷暮金枢,清晨还上扶桑枝。扬鞭驱龙扶海若,蒸霞沸浪煎鱼龟,煇煌焜耀启幽暗,燠煦草木生芳蕤。

大明之神部纪事

《唐书·新罗传》:新罗元日相庆,是日拜日月神。
《癸辛杂识》:扬州有赵都统,号赵马儿,尝提兵船往援李璮于山东,舟至登莱,殊不可进,滞留凡数月,尝于舟中见日初出海门时,有一人通身皆赤,眼色纯碧,头顶大日轮而上,日渐高,人渐小,凡数月所见皆然。

大明之神部杂录

《尚书大传》:以正月朝迎日于东郊,所以为万物先而尊事天也。
《晋书·礼志》:礼,春分祀朝日于东,秋分祀夕月于西。汉武帝郊泰畤,平旦出行宫,东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即郊日月,又不在东西郊也。后遂旦夕常拜。故魏文帝诏曰:汉氏不拜日于东郊,而旦夕常于殿下东西拜日月,烦亵似家人之事,非事天神之道也。黄初二年正月乙亥,祀朝日于东郊之分,又违礼二分之义。

大明之神部外编

《山海经》:东南海之水,甘泉之间,有羲和国,有女子曰羲和,为帝俊之妻,是生十日。常浴日于甘泉,故日为羲和之子,尧因是立羲和之官以主四时。
《大洞真经》:上皇玉帝君曰:九天真人呼日为濯耀罗,三天真人呼日为圆光蔚。
高上太素君曰:太素天中呼日为眇景也。
玉晨太上大道君曰:道君反日中之神,玉并月中之高灵。
太清大道君曰:太清天中有山名浮,绝三天神王之所治也,彼天人呼日为太明,太极大道元景君曰:太极真人呼日为圆明。
太阳九气玉贤元君曰:太阳九气者,变化三晨之上,策驾紫軿于微元之下,微元者,日中之神名曰玉贤,天中或呼日为微元也。
太一上元禁君曰:赤气王者,日中之上神,其名曰将,车梁能知赤气王名者不死。
上清八皇老君曰:上清真人呼日月为太宝九华。太上郁仪结璘章,日中青帝讳圆常,无字昭龙韬,衣青玉锦帔、苍华飞羽裙,建翠芙蓉晨冠。日中赤帝讳丹虚峙,字绿虹,映衣绛玉,锦帔丹华飞羽裙,建丹符灵明冠。日中白帝讳皓郁将,字回金霞,衣素玉,锦帔白羽飞华裙,建皓灵芙蓉冠。日中黑帝讳澄增停,字元绿炎,衣元玉锦帔黑羽飞华裙,建元山芙蓉冠。日中黄帝讳寿逸阜,字飙晖像,衣黄玉锦帔、黄羽飞华裙,建芙灵紫冠。〈按氏族博考丹虚峙作丹灵峙澄增停作澄溱渟馀同〉日中五帝魂精内神名珠景赤童。
老子历藏中,经日月者,天地之司徒司空也,日姓张名表,字长史。
《洞冥记》:武帝好仙术,与东方朔狎昵朔曰:臣能使少者不老。帝曰:服何药耶。朔曰:东北有地日之草。帝曰:何以知之。朔曰:三足乌数下地食此草,羲和欲驭以手掩乌目,不听下地,长食此草盖鸟兽食此草则美闷不能动矣。
《华严经》:佛所游处无不遍至,复与无量日天子、俱其名曰日天子、眼炎光天子、须弥光胜天子、净宝眼天子、勇猛不退天子、妙华鬘光天子、宝觉天子、明眼天子、胜地童天子、普胜光天子,如是一切皆悉成就清净善根,常欲饶益一切众生。
《拾遗记》:郁华日精又名郁仪奔日之仙,故曰郁仪与日同居。
真诰方朱山真人皆呼日为圆罗耀。
云笈七签日中,赤气上皇真君讳将车梁字高骞,爽日中司命君名接生。
老子明照法叙事,或见童子长五六尺,立而笑,其左上有自然盖者,日中童子也。
《华严纲要》:有无量日天子,所谓日天子,光燄眼天子,须弥光可畏。敬幢天子,离垢宝庄严天子,勇猛不退转天子,妙华缨光明天子,最胜幢光明天子,宝髻普光明天子,光明眼天子,持胜德天子,普光明天子,如是等而为上首,其数无量皆勤修习利益,众生增其善根。

夜明之神部汇考一

上古

炎帝神农氏始揖夜光。
《史记补·三皇本纪》不载。按《拾遗记》:炎帝神农筑圆丘以祀朝日,饰瑶阶以揖夜光。
帝喾高辛氏设丘兆以祀月。
《史记·五帝本纪》:帝喾高辛氏,历日月而迎送之。按《路史》:高辛氏以日至设丘兆于南郊,以祀上帝日月星辰。

周制祀月,俾大宗伯等官各供其事,又率诸侯礼月于北郊。
《周礼》:春官大宗伯之职,以实柴祀日月星辰。
〈订义〉项氏曰:日司昼月司夜。

《典瑞》:圭璧以祀日月星辰。
〈订义〉郑锷曰:先儒以四类为日月星辰,考之书云类,于上帝惟天神则类而祭之,以其神非一故也。

大司乐乃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
〈注〉天神谓日月星辰。

《仪礼·觐礼》:礼日于南门外,礼月与四渎于北门外。
〈注〉此谓会同以夏冬秋者也,礼月于北郊者,月太阴之精以为地神也。

始皇二十八年,东游海上,祠月主。
《史记·秦始皇本纪》不载。按《封禅书》:秦并天下,雍有日月庙,始皇东游海上,祠八神。八神,六曰月主,祠之莱山。在齐北。〈按本纪始皇东行在二十八年。〉

武帝元鼎五年,亲郊泰畤祭月。
《汉书·武帝本纪》:元鼎五年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立泰畤于甘泉。天子亲郊见,朝日夕月。
〈注〉师古曰:朝日,夕月,盖常礼也。郊泰畤而揖日月,此又别仪。

《郊祀志》:武帝祭月,以羊豕特。
宣帝   年,祠月于黄。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宣帝祠成山于不夜,莱山于黄。成山祠日,莱山祠月。京师近县鄠,则有日月祠。
成帝建始二年,罢莱山月祠。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成帝建始二年,匡衡、张谭奏罢。雍旧祠二百三所,成山、莱山皆罢。
平帝元始五年,王莽奏立月庙于长安北郊。
《汉书·平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平帝元始五年,王莽奏:日月雷风山泽,易卦六子之尊气。今或未特祀,或无兆居。宜令日庙于长安城之未地兆,月庙于北郊兆。奏可。

后汉

世祖建武二年初,立月位于圆坛中营。
《后汉书·世祖本纪》不载。按《祭祀志》:建武二年正月,初制郊兆于雒阳城南七里,为圆坛,有四通道以为门。日月在中营内南道,日在东,月在西,别位,不在群神列。

明帝太和元年八月己丑,祀夕月于西郊。
《三国志·魏明帝本纪》云云。

成帝咸和八年,立月神于天郊。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咸和八年正月,立北郊天郊,则日月诸神也。

梁南郊夜明从祀。
《隋书·礼仪志》:梁南郊日月从祀。

北魏

太祖天兴二年,立月神于郊坛中壝内。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天兴二年正月,帝亲祀上帝于南郊,为坛,日月在中壝内。
天兴三年,秋分祭月于西郊,用白羊一。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礼志》云云。
太宗永兴四年,置月神于宫内。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永兴四年置日月之神及诸小神二十八所于宫内,岁二祭,各用羊一。
高祖太和十六年八月,车驾初夕月于西郊,遂以为常。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北齐

北齐置月位于圆坛下丘。
《隋书·礼仪志》:后齐制圆丘,日月于下,丘用苍牲司空献。

北周

北周以月从祀圆丘,以秋分夕月于国西门外。按《隋书·礼仪志》:后周圆丘,日月从祀用牲,各以其方色。以秋分夕月于国西门外,为坛于埳中,方四丈,深四尺,燔燎礼如朝日。

高祖开皇 年,以月从祀圆丘,又于国西门外为坛,以秋分夕月。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仪志》:高祖受命,为圆丘于国之南,日月在丘之第二等,牲用方色犊一。开皇初,于国西开远门外为坎,深三尺,广四丈。为坛于坎中,高一尺,广四尺。每以秋分夕月。牲币与周同。

唐祀上帝及蜡百神皆祭夜明,又以秋分夕月于西郊。
《唐书·礼乐志》: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圆丘,大明、夜明在坛之第一等。〈又〉蜡祭百神,大明、夜明在坛上。〈又〉朝日、夕月无配。〈又〉明堂、日、月,以太尊实醴齐,著尊实盎齐,皆二,以山罍实酒一。〈又〉秋分夕月于西郊,天子亲祀不能,则有司摄事。

圣宗统和元年十二月,千龄节,祭日月。
统和四年十一月癸未,祭日月,为驸马都尉,勒德祈福。
按以上俱《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真宗天禧 年,定以秋分夕月。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大祀春分朝日,秋分夕月,天禧初定。
仁宗皇祐二年,诏以月神从祀明堂。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皇祐二年,诏:今祀明堂、日、月、河、海诸神,悉如圆丘从祀之数。日月、大尊各二,在殿上神座左。笾豆,数用中祀。
高宗绍兴三年四月己亥,复举日月之祀。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金置月神座于郊坛第一等。
《金史·礼志》:郊坛日、月神座于坛上第一等,席皆槁秸。
章宗明昌五年三月庚辰,初定日月常祀。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按《礼志》:大定明昌其礼寝备。夕月坛曰夜明,在彰义门外之西北,当阙酉地,掘地污之,为坛其中。

元制夜明从祀圆坛第一等。
《元史·祭祀志》:从祀圆坛第一等,夜明位酉,神位版,丹质黄书。神席绫褥座,藉以槁秸。
武宗至大三年,定以秋分夕月。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三年冬十月丙午,三宝奴及司徒田忠良等言:春秋朝日夕月,实合祀典。有旨:所用仪物,其令有司速备之。

太祖洪武三年定以秋分夕月。
《大政纪》:洪武三年正月,礼部定朝日夕月礼,朝日以春分,夕月以秋分。
洪武四年,诏定亲祀夕月之仪。
《大政纪》:洪武四年正月,诏定亲祀朝日夕月,服衮冕陪祭,官各服本品,梁冠祭服,九月乙亥诏亲祀日月,斋三日降香斋一日著为令。
洪武二十一年以夜明从祀南郊,罢夕月之祭。按《大政纪》:洪武二十一年三月,增修南郊坛壝于大祀殿丹墀内,叠石为坛,四东西相向以为日月星辰。四坛从祀,其朝日夕月荧星之祭悉罢之。
世宗嘉靖九年,复建夕月坛,以秋分祭夜明之神。
《图书编》:嘉靖九年罢从祀,建坛阜城门外之南二里许,岁秋分祭夜明之神于夕月坛,东向丑辰未戌年上皮弁服亲祀,馀年遣武大臣摄之。

皇清

顺治八年
《大清会典》:顺治八年题准
夜明之神从祀

天坛外,更立
夕月坛在阜成门外西郊,其制一成,每年于秋分
日酉时致祭,以
星辰配,凡遇丑辰未戌年,

皇上亲诣行礼,其馀各年遣大臣致祭。

夜明之神部汇考二

《礼记》

《月令》

孟冬之月,天子乃祈来年于天宗。
〈注〉天宗谓日月星辰也,〈疏〉蔡邕云:日为阳宗,月为阴宗。

《祭法》

夜明,祭月也。
〈注〉夜明,月坛也。〈疏〉月明于夜,故谓其坛为夜明也。

《祭义》

郊之祭,大报天而主日,配以月。
〈疏〉主日配以月者,谓天无形体悬象著明莫过日月,故以日为百神之主,配之以月,自日以下皆祭,特言月者,但月为重以对日耳。

祭日于坛,祭月于坎,以别幽明,以制上下,祭日于东,祭月于西,以别外内,以端其位。
〈注〉幽明者,谓日照昼,月照夜。

《左传》《昭公元年》

日月星辰之神,则雪霜风雨之不时,于是乎禜之。

《春秋纬》《孔演图》

蟾蜍月精也。

《国语》《周语》

古者,先王既有天下,又崇立上帝、明神而敬事之,于是乎有朝日、夕月以教民事君。

《鲁语》

少采夕月,与太史、司载纠虔天刑;日入监九御,使絜奉禘、郊之粢盛,而后即安。
〈注〉夕月以秋,分纠共也,虔敬也,或云少采黻衣也,昭谓朝日以五采,则夕月以三采也,载天文也,此因夕月而共敬观天法,考行度以知妖祥也。

《广雅》《异祥》

夜光谓之月,月御谓之望舒。
甲乙为干。干者,日之神也。寅卯为枝,枝者,月之灵也。

《月令·广义》《月神》

素娥,月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夜明之神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