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后土皇地祇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神异典

 第十二卷目录

 后土皇地祇部汇考一
  商〈汤一则〉
  周〈总一则 武王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总一则 武帝元鼎一则 元封二则 太初一则 天汉一则 宣帝神爵一则 五凤一则 元帝初元一则 成帝建始二则 永始二则 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世祖建武一则 中元二则〉
  魏〈总一则〉
  晋〈元帝太兴一则〉
  隋〈高祖开皇一则〉
  唐〈高宗永徽一则 乾封一则 元宗开元三则〉
  宋〈总一则 真宗景德一则 大中祥符二则 徽宗政和一则〉
  金〈总一则〉
  元〈武宗至大一则〉
  明〈太祖洪武二则 成祖永乐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穆宗隆庆一则〉
皇清〈顺治三则 康熙一则〉
 后土皇地祇部汇考二
  礼记〈曲礼 祭法〉
 后土皇地祇部艺文一
  河东赋          汉扬雄
  谏幸汾阴疏        宋孙奭
 后土皇地祇部艺文二〈诗〉
  地郊飨神歌        晋傅元
  梁北郊登歌二首      梁沈约
  周祀方泽歌四首     北周庾信
  方丘歌四首       隋牛弘里
  神州歌           前人
  祭方丘乐章四首      唐褚亮
  祭神州乐章三首       前人
  祭方丘乐章三首      旧唐书
  祭汾阴乐章
  顺和           韩思复
  太蔟角          卢从愿
  姑洗徵           刘晃
  南吕羽           韩休
  太和            王晙
  雍和            贾曾
  寿和            苏颋
  舒和            何鸾
  凯安            蒋挺
  禅社首祭地祇乐三首    贺知章
  灵具醉〈禅社首祭地祇送神〉源乾曜
  祭神州乐章二首      旧唐书
  后土庙           罗隐
  后土琼花图        明瞿佑
 后土皇地祇部纪事
 后土皇地祇部杂录
 后土皇地祇部外编

神异典第十二卷

后土皇地祇部汇考一

汤以伐夏,祭告后土。
《书经·汤诰》:王曰:肆台小子,将天命明威,不敢赦,敢用元牡,敢昭告于上天神后,请罪有夏。
〈蔡传〉神后,后土也。

周制:以夏日至礼地祇于泽中之方丘,大封建国,则先告后土。
《周礼·地官》:鼓人以灵鼓鼓社祭。
〈注〉社祭,祭地祇也。

《春官》:大宗伯之职,王大封,则先告后土。
〈订义〉黄氏曰:注疏说,后土非也,古人常以后土对皇天。《春秋传》曰:君履后土而戴皇天。后土,地也。五行之神,后土黎所食者,称号同耳。《禹贡》徐州贡土五色,孔传王者,封五色,土为社建诸侯,则各割其方,色土与之,使立社,周礼太封告后土,谓将裂土而封之,不曰社而曰后土,社生物,后土主土祈告,因其事类而称之,五行之神,后土四时分王,与黄帝祭于南方。建国非其事类,故武成告于皇天后土。孔传曰告于天社是也,大封宗伯告后土,建邦国,大祝告后土。易氏曰以大封之意告大示也。

大司乐乃奏大蔟,歌应钟,舞咸池,以祭地示。
〈注〉地祇所祭于北郊,谓神州之神及社稷,〈疏〉以其下文若乐八变者,是昆崙大地即知此地祇非大地也,是神州之神可知。按《河图括地象》云:昆崙东
南万五千里曰神州,是知神州之神也。〈订义〉刘迎曰:地示即乐八变而出者,郑既谓地示则主昆皋又谓祭神州之神,及社稷不知神州昆皋何所据。

凡六乐者,一变而致羽物,及川泽之示;再变而致裸物,及山林之示;三变而致鳞物,及丘陵之示;四变而致毛物,及坟衍之示;五变而致介物,及土示;六变而致象物,及天神。
〈注〉土祇原隰及平地之神,〈疏〉原隰及平地以其生九谷故知此土祇中非直有原隰,亦有平地之神也,若然彼不言原隰而乃云土祇者,欲见原隰中有社稷,故郑君驳异云五变而致土祇。土祇者,五土之总神。

凡乐,函钟为宫,大蔟为角,姑洗为徵,南吕为羽,灵鼓灵鼗,丝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夏日至,于泽中之方丘奏之。若乐八变,则地示皆出,可得而礼矣。
〈注〉地祇则主昆皋。〈订义〉王氏曰:函钟西南方之律,万物于是致养乎,地求地示而礼之,则其乐之宫宜以物致养之,方故以函钟郑锷曰:天神而地灵,故以灵名其鼓与鼗。又曰乐用林钟言,地为万物之君,终于南吕象其作成万物之效,鼓鼗言其德之灵管,象其生之众,空桑言其道无所不容,咸池言其泽无所不遍,而丘之体又象地之方,祭之日用夏至一阴始生之,日以类求类,安有神之不出乎。王昭禹曰:言地示则大示,社稷五祀、五岳、四渎、山林川泽、四方百物之属,莫不以类而毕出。

大祝辨六号:一曰神号,二曰鬼号,三曰示号,四曰牲号,五曰齍号,六曰币号。
〈注〉示号若云后土地祇。

凡大禋祀肆享,祭示,则执明水火而号祝。
〈订义〉刘氏曰:祭示祭地方泽。

建邦国,先告后土,用牲币。
〈订义〉郑康成曰:后土,社神也。〈按大宗伯注易氏引大祝告后土谓以大封之意告大示似指地言与郑注异故并载备考〉
武王以伐商,祭告后土。
《书经·武成》:惟一月壬辰,旁死魄,越翼日癸巳,王朝步自周,于征伐商,底商之罪,告于皇天后土。
〈传〉后土,社也。〈疏〉天子出征,必类帝宜社,此告皇天后土,即泰誓类于上帝,宜于冢土,故云:后土,社也。僖十五年,《左传》云:戴皇天而履后土,彼晋大夫要秦伯故以地神后土而言之,与此异也。

始皇二十八年,东游海上,祠地主。
《史记·秦始皇本纪》不载。按《封禅书》:始皇东游海上,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二曰地主,祠太山、梁父。盖地贵阳,祭之必于泽中圆丘云。〈按本纪始皇东行在二十八年。〉

汉制三岁一祭后土于汾阴,以夏至日祭地。
《汉旧仪》:汉法三岁一祭地于河东汾阴后土宫,以夏至日祭地,地祇出。
武帝元鼎四年冬十一月甲子,立后土祠于汾阴脽上。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按《郊祀志》:天子郊雍,曰:今上帝朕亲郊,而后土无祀,则礼不答也。有司与太史令谈、祠官宽舒议:天地牲,角茧栗。今陛下亲祠后土,后土宜于泽中圜丘为五坛,坛一黄犊牢具。已祠尽瘗,而从祠衣上黄。于是天子东幸汾阴。汾阴男子公孙滂洋等见汾旁有光如绛,上遂立后土祠于汾阴脽上,如宽舒等议。上亲望拜,如上帝礼。
元封四年,祠后土。
《汉书·武帝本纪》:元封四年春三月,祠后土。诏曰:朕躬祭后土地祇,见光集于灵坛,一夜三烛。幸中都宫,殿上见光。其赦汾阴、夏阳、中都死罪以下。
元封六年,行幸河东,祠后土。
《汉书·武帝本纪》:元封六年春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诏曰:朕礼首山,昆田出珍物,化或为黄金。祭后土,神光三烛。其赦汾阴殊死以下,赐天下贫民布帛,人一匹。
太初二年,行幸河东,祠后土。
《汉书·武帝本纪》:太初二年春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令天下大酺五日,膢五日,祠门户,比腊。夏四月,诏曰:朕用事介山,祭后土,皆有光应。其赦汾阴、安邑殊死以下。
天汉元年春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宣帝神爵元年春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
《汉书·宣帝本纪》云云。
五凤三年,行幸河东,祠后土。
《汉书·宣帝本纪》:五凤三年春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诏曰:朕饬躬斋戒,郊上帝,祠后土,神光并见,或兴于谷,烛耀斋宫,十有馀刻。
元帝初元四年春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
《汉书·元帝本纪》云云。
成帝建始元年,作北郊,罢汾阴后土祠。
《汉书·成帝本纪》:建始元年冬十二月,作长安南北郊,罢甘泉、汾阴祠。
建始二年春三月辛丑,上始祀后土于北郊。
《汉书·成帝本纪》云云。
永始三年冬十月,皇太后诏有司复汾阴后土祠。
永始四年春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
按以上俱《汉书·成帝本纪》云云。
平帝元始五年,尊称地祇为皇地后祇。
《汉书·平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元始五年,大司马王莽奏言:谨与太师光、大司徒宫、羲和歆等八十九人议,皆曰天子父事天,母事地,今称天神曰皇天上帝,泰一兆曰泰畤,而称地祇曰后土,与中央黄灵同,又兆北部未有尊称。宜令地祇称皇地后祇,兆曰广畤。奏可。

后汉

世祖建武十八年,幸蒲坂,祠后土。按《后汉书·世祖本纪》:建武十八年春三月壬午,幸蒲坂,祠后土。〈注〉蒲坂,县,属河东郡。后土祠在今蒲州汾阴县西北。
中元元年,尊薄太后为高皇后,配食地祇,始立北郊兆域。
《后汉书·世祖本纪》:中元元年冬十月甲申,使司空告祠高庙曰:吕太后不宜配食高庙,同祧至尊。薄太后母德仁慈。其上薄太后尊号曰高皇后,配食地祇。迁吕太后庙主于园。是岁,初起明堂、灵台、辟雍,及北郊兆域。宣布图谶于天下。
中元二年春正月辛未,初立北郊,祀后土。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按《祭祀志》:北郊在雒阳城北四里,为方坛四陛。建武三十三年正月辛未,郊。别祀地祇,位南面西上,高皇后配,西面北上,皆在坛上,地理群神从食,皆在坛下,如元始中故事。〈建武三十三年
即中元二年。

〉魏

魏方丘所祭曰皇皇后地,地郊所祭曰皇地之祇。按《三国志·魏明帝本纪注》:曹氏糸世,出自有虞氏,方丘所祭曰皇皇后地,以舜妃伊氏配;地郊所祭曰皇地之祇,以武宣皇后配。

元帝太兴二年,祀地祇于天郊。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兴二年,始议立南郊于巳地。三月辛卯,帝亲郊祀。是时尚未立北坛,地祇众神共在天郊。

高祖开皇 年,定以夏至祭皇地祇,孟冬祭神州之神。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礼仪志》:高祖命国子祭酒辛彦之议定祀典。为方丘于宫城之北十四里。夏至之日,祭皇地祇于其上,以太祖配。北郊孟冬祭神州之神,以太祖武元皇帝配。

高宗永徽 年,废神州地祇之祀。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通典》:神州地祇,谓王者所卜居吉土,五千里之内地名也。永徽中,废神州之祀。
〈注〉礼部尚书许敬宗奏方丘祭地之外别有神州,谓之北郊地,分为二,既无典据又不通,请合为一祀。
乾封 年,诏依旧祀神州。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通典》云云。
元宗开元十一年二月壬子,如汾阴,祠后土。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旧唐书·礼仪志》:开元十年,下制曰:王者承事天地以为主,郊享泰尊以通神。盖燔柴泰坛,定天位也;瘗埋泰圻,就阴位也。将以昭报灵祇,克崇严配。爰逮秦、汉,稽诸祀典,立甘泉于雍畤,定后土于汾阴,遗庙嶷然,灵光可烛。朕观风唐、晋,望秩山川,肃恭明神,因致禋敬,将欲为人求福,以辅升平。今此神符,应于嘉德。行幸至汾阴,宜以来年二月祠后土,所司准式。先是,脽上有后土祠,尝为妇人塑像,则天时移河西梁山神塑像,就祠中配焉。至是,有司送梁山神像于祠外之别室,内出锦绣衣服,以上后土之神,乃更加装饰焉。又于祠堂院外设坛,如皇地祇之制。及所司起作,获宝鼎三枚以献,十一年二月,上亲祠坛上,如方丘仪。
开元十二年,祀后土于汾阴。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通典》:开元十二年二月二十二日,祀后土于汾阴脽上。太史奏:荣光出河,休气四塞,祥风绕坛,日扬其光。
开元二十年,如汾阴,祀后土。是年新礼成定。夏至日,祭皇地祇于方丘;立冬后,祭神州地祇于北郊。按《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年冬十一月庚申,如汾阴,祀后土。
《旧唐书·礼仪志》:二十年,萧嵩为中书令,改撰新礼。祀天一岁有四,祀地有二。
《通典·开元礼》:夏至日祭皇地祇于方丘坛上,以高祖神尧皇帝配座。立冬后,祭神州地祇于北郊,以太宗文武圣皇帝配座。

宋以夏至祭皇地祇,以孟冬祭神州地祇。
《宋史·礼志》:宋初,方丘在宫城之北十四里,以夏至祭皇地祇。别为坛于北郊,以孟冬祭神州地祇。建隆以来,迭奉四祖崇配二坛。太平兴国以后,但以宣祖、太祖更配。真宗乃以太宗配方丘,宣祖配神州地祇。
真宗景德四年,遣官祭汾阴后土。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文献通考》:景德四年正月,以朝陵遣工部尚书王化基诣汾阴致祭,其后又诏自今凡告天地,仍诣祠告祭,命礼官考定衣冠制度,令有司修制遣使奉上。
大中祥符三年,诏以明年祀汾阴后土。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三年六月庚戌,河中父老千馀人请祀后土,不许。七月辛丑,文武官、将校等三上表请祀汾阴后土。八月丁未,诏明年春有事于汾阴,州府长吏勿以修贡助祭烦民。
大中祥符四年,祀汾阴后土地祇。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四年春正月辛巳,诏执事汾阴懈怠者,罪勿原。乙酉,习祀后土仪。二月辛酉,祀后土地祇。是夜,月重轮,还奉祇宫,紫气四塞。
徽宗政和七年,上后土皇地祇徽号。
《宋史·徽宗本纪》:政和七年五月己丑,如玉清和阳宫,上承天效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祇徽号宝册。辛丑,祭地于方泽。按《礼志》:徽宗政和六年,诏以王者父天母地,乃者祗率万邦黎庶,强为之名,以玉册、玉宝昭告上帝,而地祇未有称谓,谨上徽号臼承天效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祇。明年五月,诣玉清和阳宫奉上宝册,所用之礼,以瘗坎易燎柴,设望瘗位,玉以黄琮及两圭有邸,币以黄,舞以八成,其馀并如奉上玉皇尊号之仪。

金祭皇地祇并神州地祇于方丘。
《金史·礼志》:方丘仪祭前一日,司天监、郊社令各服其服,帅其属,升设皇地祇神座于坛上北方,南面,席以槁秸。又设神州地祇神座于坛之第一等东南方,席以槁秸。

武宗至大二年,议行北郊礼定皇地祗位。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二年十一月乙酉,尚书及太常礼仪院言:郊祀者,国之大礼。今南郊之礼已行而未备,北郊之礼尚未举行,今年冬至祀天南郊,请以太祖皇帝配;明年夏至祀地北郊,请以世祖皇帝配。制可。按《祭祀志》:至大二年十二月甲辰朔,尚书太尉右丞相、太保左丞相、田司徒、郝参政等复奏曰:南郊祭天于圜丘,大礼已举。其北郊祭皇地祇于方泽,并神州地祇、五岳四渎、山林川泽及朝日夕月,此有国家所当崇礼者也。当圣明御极而弗举行,恐遂废弛。制若曰:卿议甚是,其即行焉。又按《志》:南郊神位:昊天上帝位天坛之中,少北,皇地祇位次东,少却,皆南向。神席皆缘以缯,绫褥素座,昊天上帝色皆用青,皇地祇色皆用黄,席皆以槁秸。

太祖洪武元年,定以夏至日祀后土于方丘。
《春明梦馀录》:洪武元年,李善长等进方丘说曰:按三代祭地之礼见于经传者,夏以五月、商以六月、周以夏至日祀之于泽中之方丘,盖王者事天明事地察,故冬至报天夏至报地,所以顺阴阳之义也,祭天于南郊之圜丘,祭地于北郊之方泽,所以顺阴阳之位也。然先王亲地有社存焉。礼曰享天于郊祀地于国,又曰郊所以明天道社所以神地道,又曰郊社所以祀上帝,又曰明乎郊社之礼,或以社对帝,或以社对郊,则祭祀所以亲地也。《书》曰:敢昭告于皇天后土。《左氏》曰:戴皇天履后土则古者亦名地祇为后土矣。曰地祇,曰后土,曰社,皆祭地也,此三代之正体而释经之正说,自郑元惑于纬书而谓夏至于方丘之上祭昆崙之祇。七月于泰圻之坛祭神州之祇,析而二之后世宗焉。一祭自汉武用祀官宽舒议,立后土祠于汾阴脽上,礼如祇祀而后世又宗之于北郊之外。仍祀后土,元始间王莽奏罢甘泉泰畤,复长安南北郊以正月上辛,若丁天子亲合祀天地于南郊,而后世又因之多合祭焉,由汉历唐千馀年间,亲祀北郊者,惟魏文帝之太和,周武帝之建德,隋高祖之开皇,唐元宗之开元四祭而已,宋元丰中,议专祭北郊,故政和中专祭者,凡四南渡以后则惟摄祀而已,元皇庆间议夏至专祭地,久未施行,今当以经为正,拟今岁夏至日祀方丘以五岳、五镇、四海、四渎,从祀上是之。
洪武十年,合祀后土于圆丘。
《春明梦馀录》:洪武十年始定合祀礼,即圆丘旧壝作大祀殿坛,而屋之罢方丘,而是岁即奉天殿行焉。
成祖永乐十九年正月甲子朔,命皇太子诣天地坛,奉安后土皇地祇神主。
《大政纪》云云。
世祖嘉靖九年,建方泽坛以夏至祭皇地祇。
《春明梦馀录》云云。
穆宗隆庆二年五月丙寅,亲祭地于方泽。
《续文献通考》云云。

皇清

顺治元年
《大清会典》:顺治元年定每岁夏至大祀。
地于
方泽以
五岳
五镇
四海
四渎为四从坛配享。
顺治十四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四年奉
太祖
太宗配享
方泽行奉安
神位礼。
顺治十七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七年四月合祀。

地于
大享殿。
康熙六年
《大清会典》:康熙六年奉
世祖章皇帝配享,
方泽
上亲诣行礼,是年题准每岁夏至大祀。
地于
方泽奉
太祖高皇帝
太宗文皇帝
世祖章皇帝配享以
五岳
五镇
四海
四渎
四陵山分四从坛

上亲诣行礼。

后土皇地祇部汇考二

《礼记》

《曲礼》

天子祭天地。
〈疏〉《地统书·括地象》云:地中央曰昆崙,又云其东南方五千里曰神州,以此言之,昆崙在西北别统四方九州,其神州者,是昆崙东南一州耳,于神州中更分为九州,则禹贡之九州是也。地神有二岁,有二祭,夏至之日祭昆崙之神于方泽,一也,夏正之月祭神州地祇于北郊,二也。或云建申之月祭之与郊天相对。

《祭法》

瘗埋于泰折,祭地也。
〈注〉折,炤晢也,必为炤明之名尊神也。

后土皇地祇部艺文一

《河东赋》汉·扬雄

伊年暮春,将瘗后土,礼灵祇,谒汾阴于东郊,因兹以勤崇垂鸿,发祥隤祉,钦若神明者,盛哉铄乎,越不可载已。于是命群臣,齐法服,整灵舆,乃抚翠凤之驾,六先景之乘,掉奔星之流旃,彏天狼之威弧。张耀日之元旄,扬左纛,被云梢。奋电鞭,骖雷辎,鸣洪钟,建五旂。羲和司日,颜伦奉舆,风发飙拂,神腾鬼趡;千乘霆乱,万骑屈桥,嘻嘻旭旭,天地稠㟼。簸丘跳峦,涌渭跃泾。秦神下詟,蹠魂负沴;河灵矍踢,瓜华蹈衰。遂臻阴宫,穆穆肃肃,蹲蹲如也。灵祇既乡,五位时叙,絪缊元黄,将绍厥后。于是灵舆安步,周流容与,以览虖介山。嗟文公而悯推兮,勤大禹于龙门,洒沈菑于豁渎兮,播九河于东濒。登六观而遥望兮,聊游浮以经营。乐往昔之遗风兮,喜虞氏之所耕。瞰帝唐之嵩高兮,隆周之大宁。汨低回而不能去兮,行睨垓下与彭城。濊南巢之坎坷兮,是幽岐之夷平。乘翠龙而超河兮,陟西岳之峣峥。云龙䬠䬠而来迎兮,泽渗漓而下降,郁萧条其幽蔼兮,滃汎沛以丰隆。叱风伯于南北兮,呵雨师于西东,参天地而独立兮,廓荡荡其亡双。遵逝乎归来,以函夏之大汉兮,彼何足与比功。建乾坤之贞兆兮,将悉总之以群龙。丽钩芒与骖蓐收兮,服元冥及祝融。敦众神使式道兮,奋六经以摅颂。隃于穆之缉熙兮,过清庙之雍雍;轶五帝之遐迹兮,蹑三皇之高踪。既发轫于平盈兮,谁谓路远而不能从。

《谏幸汾阴疏》宋·孙奭

先王卜征五年,岁习其祥,祥习则行,不习则增修德而改卜,陛下始毕东封,更议西幸,殆非先王卜征五年慎重之意,其不可一也,夫汾阴后土,事不经见,昔汉武帝将封禅,故先封中岳祀汾阴,始巡幸郡县,遂有事于泰山。今陛下既已登封,复欲幸汾阴,其不可二也。古者圜丘方泽所以郊祀天地,今南北郊是也。汉初承秦,唯立五畤以祀天而后土无祀,故武帝立祠于汾阴。自元成以来,从公卿之议,遂徙汾阴后土于北郊,后之王者多不祀,汾阴今陛下已建,北郊乃舍之而远祀汾阴,其不可三也。西汉都雍去汾阴至近,今陛下经重关越险阻,轻弃京师根本而慕西汉之虚名,其不可四也。河东唐王业之所起也。唐又都雍,故明皇间幸河东,因祀后土圣朝之兴事,与唐异而陛下无故,欲祠汾阴其不可,五也。昔者周宣王遇灾而惧,故诗人美其中兴以为贤主,比年以来,水旱相继,陛下宜侧身修德以答天谴,岂宜下徇奸回远劳民庶,盘游不已,忘社㮨之大计,其不可,六也。夫雷以二月启,蛰八月收声,育养万物,有人君之象,失时则为异,今震雷在冬,为异尤甚,此天意丁宁以戒,陛下而返未悟,殆失天意,其不可七也。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今国家土木之工累年未息,水旱荐臻饥馑居多,乃欲劳民事神,神其享之乎。此其不可,八也。陛下必欲为此者,不过效汉武帝、唐明皇,巡幸所至,刻石颂功,以崇虚名,誇示后世,尔陛下天资圣明,当慕二帝三王,何为下袭汉唐之虚名,其不可,九也。唐明皇以嬖宠奸邪内外交害身播国屯兵交阙,下亡乱之迹如此由狃于承平,肆行非义,稔致祸败,今议者引开元故事,以为盛烈,乃欲倡导陛下而为之,臣窃为陛下不取此,其不可十也。臣言不逮意,陛下以臣言为可取,愿赐清问以毕臣说。

后土皇地祇部艺文二〈诗〉

《地郊飨神歌》晋·傅元

整泰丘,埃皇祇。众神感,群灵仪。阴祀设,吉礼施。夜将极,时未移。祇之体,无形象。潜泰幽,洞忽荒。祇之出,薆若有。灵无远,天下母。祇之来,遗光景。昭若存,终冥冥。祇之至,举欣欣。舞象德,歌成文。祇之坐,同欢豫。泽雨施,化云布。乐八变,声教敷。物咸亨,祇是娱。齐既洁,侍者肃。玉觞进,咸穆穆。飨嘉豢,歆德馨。祚有晋,暨群生。溢九壤,格天庭。保万寿,延亿龄。〈埃字疑误〉

《梁北郊登歌二首》梁·沈约

方坛既埳,地祇已出,盛典弗愆,群望咸秩,乃升乃献,敬成礼卒,灵降无兆,神飨载谧,允矣嘉祚,其升如日,至哉坤元,实惟厚载,躬兹奠飨,诚交显晦,或升或降,摇珠动佩,德表成物,庆流皇代,纯嘏不愆,祺福是赉。
《周祀方泽歌四首》北周·庾信昭夏〈降神〉

报功阴泽,展礼元郊。平琮镇瑞,方鼎升庖。调歌丝竹,缩酒江茅。声舒钟鼓,器质陶匏。列耀秀华,凝芳都荔。川泽茂祉,丘陵容卫。云饰山罍,兰浮汎齐。日至之礼,歆兹大祭。
昭夏〈奠玉帛〉

曰若厚载,钦明方泽。敢以恭敬,陈之玉帛。德包含养,功藏灵迹。斯箱既千,子孙则百。
登歌〈初献〉

质明孝敬,求阴顺阳。坛有四陛,琮分八方。牲牷荡涤,萧合馨香。和鸾戾止,振鹭来翔。威仪简简,钟鼓喤喤。声和孤竹,韵入空桑。封中云气,坎上神光。下元之主,功深盖藏。
皇夏〈望坎位〉

司筵撤席,掌礼移次。回顾封坛,恭临坎位。瘗玉埋俎,藏芬敛气。是曰就幽,成斯地意。
《方丘歌四首》隋·牛弘《昭夏》
柔功畅,阴德昭。陈瘗典,盛元郊。筐幂清,膋鬯馥。皇情虔,具寮肃。笙颂合,鼓鼗会。出桂旌,屯虬盖。敬如在,肃有承。神胥乐,庆福膺。
《登歌》〈奠玉帛〉
道惟生育,器乃包藏。报功称范,殷荐有常,六瑚已馈,五齐流香。贵诚尚质,敬洽义章。神祚惟永,帝业增昌。
《诚夏》〈初献〉
厚载垂德,昆丘主神。阴坛吉礼,北至良辰。鉴水呈洁,牲栗表纯。樽壶夕启,币玉朝陈。群望咸秩,精灵毕臻。祚流于国,祉被于人。
《昭夏》
奠既彻,献已周。竦灵驾,逝远游。洞四极,匝九县。庆方流,祉恒遍。埋玉气,掩牲芳。晰神理,显国文。

《神州歌》前人

四海之内,一和之壤。地曰神州,物赖生长。咸池既降,泰圻斯飨。牲牷尚黑,圭玉实两。九㝢载宁,神功克广。
《祭方丘乐章》唐·褚亮《唐书·乐志》曰:贞观中,夏至祭皇地祇于方丘。

顺和


万物资以化,交泰属升平。易从业惟简,得一道斯宁。具仪光玉帛,送舞变咸英。黍稷良非贵,明德信惟馨。
肃和

至矣坤德,皇哉地祇。开元统纽,合大承规。九宫肃列,六典相仪。永言配命,长保无亏。

雍和


柔而能方,直而能敬。厚载以德,大亨以正。有涤斯牷,〈一作牲〉有馨斯盛。介兹景福,祚我休庆。

顺和


阴祇协赞,厚载方贞。牲币具举,箫管备成。其礼惟肃,其德惟明。神之听矣,式鉴虔诚。
《祭神州乐章》前人《唐书·乐志》曰:贞观中祭神州于北郊。
肃和

大矣坤仪,至哉神县。包含日域,牢笼月竁。露洁三清,风调六变。皇祇介祉,式歆恭荐。

雍和


泰圻严享,阴郊展敬。礼以导神,乐以和性。黝牲在列,黄琮俯映。九土既平,万邦贻庆。

舒和


坤道降祥和庶品,灵心载德厚群生。水土既调三极泰,文武毕备九区平。
《祭方丘乐章》旧唐书《唐书·乐志》曰:睿宗太极元年祭皇地祇于方丘。

顺和


坤厚载物,德柔垂祉。九域咸雍,四溟为纪。敬因良节,虔修阴祀。广乐式张,灵其降止。
金奏

坤元至德,品物资生。神凝博厚,道协高明。列镇五岳,环流四瀛。于何不载,万宝斯成。

顺和


乐备金石,礼光尊俎。大享爰终,洪休是举。雨零感节,云飞应序。缨绂载辞,皇灵具举。

《祭汾阴乐章》

《唐书·乐志》曰:明皇开元十一年,祭皇地祇于汾阴。

顺和           韩思复

大乐和畅,殷荐明神。一降通感,八变必臻。有求斯应,无德不亲。降灵醉止,休徵万人。

《太蔟角》卢从愿

坤元载物,阳乐发生。播殖资始,品汇咸亨。列俎棋布,方坛砥平。神歆禋祀,后德惟明。

《姑洗徵》刘晃

大君出震,有事郊禋。斋戒既肃,馨香毕陈。乐和礼备,候暖风春。恭惟降福,实赖明神。

《南吕羽》韩休

于穆浚哲,维清缉熙。肃事昭配,永言孝思。涤濯静嘉,馨香在玆。神之听之,用受福釐。

《太和》王晙

于穆圣皇,六叶重光。太原刻颂,后土疏场。宝鼎呈符,歊云孕祥。礼乐备矣,降福穰穰。

《雍和》贾曾

蠲我餴饎,絜我膋芗。有豆孔硕,为羞既臧。至诚无昧,精意惟芳。神其醉止,欣欣乐康。

《寿和》苏颋

礼物斯具〈一作备〉,乐章乃陈。谁其作主,皇考圣真。对越在天,圣明佐神。窅然汾上,厚泽如春。

《舒和》何鸾

乐奏云阕,礼章载虔。禋宗于地,昭假于天。惟馨荐矣,既醉歆焉。神之降福,永永万年。

《凯安》蒋挺

维岁之吉,维辰之良。圣君绂冕,肃事坛场。大礼已备,大乐斯张。神其醉止,降福无疆。
《禅社首祭地祇乐》贺知章顺和

至哉含柔德,万物资以生。常顺称厚载,流谦通变盈。圣心事能察,增广陈厥诚。黄祇僾如在,泰折俟咸亨。

太和


肃我成命,于昭黄祇。裘冕而祀,陟降在斯。五音克备,八变聿施。缉熙肆靖,厥心匪离。
肃和

黄祇是祗,我其夙夜。寅畏诚絜,匪遑宁舍。礼以琮玉,荐厥茅藉。念兹降康,胡宁克暇。
《灵具醉》〈禅社首祭地祇送神〉源乾曜
灵具醉,杳熙熙。灵将往,眇禗禗。顾明德,吐正辞。烂遗光,流祯祺。
《祭神州乐章》旧唐书《唐书·乐志》曰:太乐旧有《祭神州迎送神词》二章,不详所起。
迎神

黄舆厚载,赤寰归德。含育九区,保安万国。诚敬无怠,禋祀有则。乐以迎神,其仪不忒。
送神

神州阴祀,洪恩广济。草树沾和,飞沈沐惠。礼修鼎俎,奠歆瑶币。送乐有章,灵轩其逝。

《后土庙》罗隐

四海兵〈一作干〉戈尚未宁,始于云外学〈一作谩劳淮海写〉仪形。九天元女犹无圣,后土夫人岂有灵。一带好云侵鬓绿,两层〈一作行〉危岫拂眉青。韦郎年少知何在,〈一作眈闲事〉端坐思量〈一作案上休看〉太白经。

《后土琼花图》明·瞿佑

阿武临朝若鬼神,春风屡动壁衣尘。唐臣不敢扬君丑,移谤琼花观里人。

后土皇地祇部纪事

《辽史·太祖淳钦皇后传》:后尝至辽、土二河之会,有女子乘青牛车,仓卒避路,忽不见。未几,童谣曰:青牛妪,曾避路。盖谚谓地祇为青牛妪云。
《女里传》:女里,字涅烈衮,逸其氏族,补积庆宫人。应历初,为习马小底,以母忧去。一日至雅伯山,见一巨人,惶惧走。巨人止之曰:勿惧,我地祇也。葬尔母于斯,当速诣阙,必贵。女里从之,累迁马群侍中。时景宗在藩邸,以女里出自本宫,待遇殊厚,女里亦倾心结纳。及穆宗遇弑,女里奔赴景宗。是夜,集禁兵五百以卫。既即位,以翼戴功,加政事令,契丹行宫都部署,赏赉甚渥,寻加守太尉。
《稽神录》:江南司农少卿崔万安,分务广陵,尝病,苦脾泄困甚,其家人祷于后土祠,是夕,万安梦一妇人珠珥珠,履衣五重皆编贝玉为之,谓万安曰:此病可治,今以一方相与,可取青木香、肉豆蔻等分枣肉为丸,米饮下二十丸。又云此药大热,疾平即止。如其言服之,遂愈。
广陵孔目吏欧阳某者,居决定寺之前。其家妻小遇乱,失其父母。至是有老父诣门,使白其妻,我汝父也。妻见其贫陋,不悦,拒绝之。父又言其名字及中外亲族甚悉,妻竟不听。又曰:吾自远来,今无所归矣。求尔,权寄门下信宿可乎。妻又不从。其夫劝,又不可。父乃曰:去,吾将讼尔矣。左右以为何讼耳,亦不介意。明日午,暴风雨从南方来,震霆入欧阳氏之居,牵其妻至中庭,击杀之。大水平地数尺,邻里皆漂荡不自持。后数日,欧阳之人至后土庙,神座前得一书,即老父讼女文也。
《春渚纪闻》:李右辖公素初为吉州永丰尉,夜梦二神赴庭,一神秉牒见诉云某县境地,神也,被邻邑地神妄生威福,侵境以动吾民,民因为大建福宇,日餍牲牢之奉,某之祠香火不属也。以公异日当宰衡天下,故敢求决于公,公素为抑邻神越疆之罪,二神拜伏,而出既觉闻报新祠火起,神座一爇而尽。

后土皇地祇部杂录

魏曹植诰咎文:五灵振悚,皇祗赫怒。
《后山诗话·唐人记》:后土事以讥武后尔。
明刘基诗:檄召皇地示部署岳,渎神受约天皇墀。

后土皇地祇部外编

《尚书·旋玑钤》:有神人名石年,苍色大眉,戴玉理驾,六龙出地轴,号皇神农,始立地形,甄度四海,东西九十万里,南北八十一万里。
《华严经》:佛所游处,无不遍至,复与佛世界微尘数诸地神,俱其名曰净华光神、善思光明神、杂华庄严神、散宝炎神、随时乐观神、金眼胜神、毛孔散香神、应时和音神、如是一切皆于过去佛所普修愿行。
《异闻录》:京兆韦安道,起居舍人真之子。举进士,久不第。唐大足年中,于洛阳早出,至慈惠里西门,晨鼓初发,见中衢兵仗,如帝者之卫。前有甲骑数十队,次有宦者,持大杖,衣画裤,夹道前驱,亦数十辈。又见黄屋左纛,有月旗而无日旗。又有近侍才人宫监之属,亦数百人。中有飞伞,下见衣珠翠之服,乘大马,如后主人饰,美丽光艳,其容动人。又有后骑,皆妇人才官,持钺,负弓矢,乘马从,亦千馀人。时天后在洛,安道初谓天后之游幸。时天尚未明,问同行者,皆云不见。又怪衢中金吾街吏,不为静路。久之渐明,见其后骑一宫监,驰马而至。安道因留问之:前所过者,非人主乎。宫监曰:非也。安道请问其事,宫监但指慈惠里之西门曰:公但自此去,由里门,循墙而南,行百馀步,有朱扉西向者,扣之问其由,当自知矣。安道如其言扣之。久之,有朱衣官者出应门曰:公非韦安道乎。曰:然。官者曰:后土夫人相候已久矣。遂延入。见一大门如戟门者,官者入通,顷之,又延入。有紫衣宫监,与安道叙语于庭,延一宫中,置汤沐。顷之,以大箱奉美服一袭,其间有青袍牙笏绶及巾靴毕备,命安道服之。宫监曰:可去矣。遂乘安道以大马,女骑道从者数人。宫监安道联辔,出慈惠之西门,由正街西南,自通利街东行,出建春门。又东北行,约二十馀里,渐见夹道戍守者,拜于马前而去。凡数处,乃至一大城,甲士守卫甚严,如王者之城。凡经数重,遂见飞楼连阁,下有大门,如天子之居,而多宫监。安道乘马,经翠楼朱殿而过,又十馀处,遂入一门内。行百步许,复有大殿,上陈广筵重乐,罗列樽俎,九奏万舞,若钧天之乐。美妇人十数,如妃主之状,列于筵左右。前所与同行宫监,引安道自西阶而上。顷之,见殿内宫监如赞者,命安道西间东向而立。顷之,自殿后门,见卫从者,先罗立殿中,乃微闻环佩之声。有美妇人,备首饰衣,如谒庙之服,至殿间西向,与安道对立,乃是昔于慈惠西街飞伞下所见者也。宫监乃赞曰:后土夫人,乃冥数合为匹偶。命安道拜,夫人受之;夫人拜,安道受之,如人间宾主之礼。遂去礼服,与安道对坐于筵上。前所见十数美妇人,亦列坐于左右,奏乐饮馔,及昏而罢。则以其夕偶之,尚处子也。如此者盖十馀日,所服御饮馔。皆如帝王之家。夫人因谓安道曰:某为子之妻,子有父母,不告而娶,不可谓礼。愿从子而归,庙见尊舅姑,得成妇之礼,幸也。安道曰:诺。因下令,命车驾即日告备。夫人乘黄犊之车,车有金翠瑶玉之饰,盖人间所谓库车。上有飞伞覆之,车徒傧从,如慈惠之西街所见。安道乘马,从车,而安道左右侍者十数人,皆才官宦者之辈。行十馀里,有朱幕城供帐,女吏列候,于行宫供顿之所。夫人遂入供帐中,命安道与同处,所进饮馔华美。顷之,下令命所从车骑,减去十七八,相次又行三数里,复下令去从者。乃至建春门,左右才有二十骑人马,如王者之游。既入洛阳,欲至其家,安道先入,家人怪其车服之异。安道遂见其父母。二亲惊久之,谓曰:不见尔者,盖月馀矣,尔安适耶。安道拜而明言曰:偶为一家迫以婚姻。言新妇即至,故先上告。父母惊问未竟,车骑已及门矣。遂有侍婢及阉奴数十辈,自外正门,传绣茵绮席,罗列于庭,及以翠屏画帏,饰于堂门,左右施细绳床一,请舅姑对坐。遂自外门,设二锦步障,夫人衣礼服,重佩而入。修妇礼毕,奉翠玉金瑶罗纨,盖数十箱,为人间贺遗之礼,置于舅姑之前。爰及叔伯诸姑家人,皆蒙其礼。因曰:新妇请居东院。遂又有侍婢阉奴。持房帷供帐之饰,置于东院,修饰甚周,遂居之。父母相与忧惧,莫知所来。是时天后朝,法令严峻,惧祸及之,乃具以事上奏请罪。天后曰:此必魅物也,卿不足忧。朕有善咒术者,释门之师,九思、怀素二僧,可为卿去此妖也。因诏九思、怀素往,僧曰:此不过妖魅狐狸之属,以术去之易耳。当先命于新妇院中设馔,置坐位,请期翌日而至。真归,具以二僧之语命之,新妇承命,具馔设位,辄无所惧。明日,二僧至,既毕馔端坐,请以新妇相见,将施其术。新妇递至,亦致礼于二僧。二僧忽若物击之,俯伏称罪,目眦鼻口流血。真具以事上闻。天后因命。二僧对曰:某所咒祝者,不过妖魅鬼物,此不知其所从来,想不能制。天后曰:有正谏大夫明祟俨,以太一异术制录天地诸神祇,此必可使也。遂召崇俨。崇俨谓真曰:君可以今夕,于所居堂中,洁诚坐,以候新妇所居室上,见异物至而观。其胜则已,或不胜,则当更以别法制之。真如其言,至甲夜,见有物如飞云,赤光若惊电,自崇俨之居,飞跃而至。及新妇屋上,忽若为物所扑灭者,因而不见。使人候新妇,乃平安如故。乙夜,又见物如赤龙之状,拿攫喷毒,如群鼓,乘黑云有光者,至新妇屋上,又若为物所扑,有呦然之声而灭。使人候新妇,又如故。又至子夜,见有物朱发锯牙,盘铁轮,乘飞雷,轮铓角呼奔而至,既及其屋,又如为物所杀,称罪而灭。既而质明,真怪惧,不知其所为计,又具以事告。崇俨曰:前所为法,是太乙符法也,但可摄制狐魅耳,今既无效,请更责之。因致坛醮之箓,使徵八纮厚地,山川河渎,丘墟水木,主职鬼魅之属,其数无阙,崇俨异之。翼日,又徵入世上天界部八极之神,其数无阙。崇俨曰:神祇所为魅者,则某能制之,若然,则不可得而知也。试请目见而责之。因命于妇新院设馔,请崇俨。崇俨至坐,请见新妇,新妇方肃答,将拜崇俨,崇俨又忽若为物所击,奄然斥倒,称罪请命,目眦鼻口流血于地。真又益惊惧,不知所为。其妻因谓真曰:此九思、怀素、明正谏,所不能制也,为之奈何。闻昔安道初与偶之时,云是后土夫人,此虽人间百术,亦不能制之。今观其与安道夫妇之道,亦甚相得,试使安道致词,请去之,或可也。真即命安道谢之曰:某寒门,新妇灵贵之神,今幸与小子伉俪,不敢称敌;又天后法严,惧因是祸及,幸新妇且归,为舅姑之计。语未终,新妇泣涕而言曰:某幸得配偶君子,奉事舅姑,夫为妇之道,所宜奉舅姑之命,今舅姑既有命,敢不敬从。因以即日命驾而去,遂具礼告辞于堂下。因请曰:新妇女子也,不敢独归,愿得与韦郎同去。真悦而听之,遂与安道俱行,至建春门外,其前时车徒悉至,其所都城仆使兵卫悉如前。至城之明日,夫人被法服,居大殿中,如天子朝见之像,遂见奇容异人之来朝,或有长丈馀者,皆戴华冠长剑,被朱紫之服,云是四海之内,岳渎河海之神。次有数千百人,云是诸山林树木之神而已。又以天下诸国之王悉至。时安道于夫人坐侧,置一小床,令观之。因最后通一人,云:大罗天女。安道视之,天后也。夫人乃笑谓安道曰:此是子之地主,少避之。令安道入殿内小室中。既而天后拜于庭下,礼甚谨。夫人乃延天后上,天后数四辞,然后登殿,再拜而坐。夫人谓天后曰:某以有冥数,当与天后部内一人韦安道者为匹偶,今冥数已尽,自当离异,然不能与之无情。此人苦无寿。某当在某家,本愿与延寿三百岁,使官至三品,为其尊父母厌迫。不得久居人间,因不果与成其事。今天女幸至,为与之钱五百万,与官至五品,无使过此,恐不胜之,安道命薄耳。因而命安道出,使拜天后。夫人谓天后曰:此天女之属部人也,当受其拜。天后进退,色若不足而受之。于是诺而去。夫人谓安道曰:以郎常善画,某为郎更益此艺,可成千世之名耳。因居安道于一小殿,使垂帘设幕,召自古帝王及功臣之有名者于前,令安道图写。凡经月馀,悉得其状,集成二十卷,于是安道请辞去。夫人命车驾,于所都城西,设离帐祖席,与安道诀别。涕泣执手,情若不自胜,并遗以金玉珠瑶,盈载而去。安道既至东都,入建春门,闻金吾传令,于洛阳城中访韦安道,已将月馀。既至,谒天后。坐小殿见之,且述前梦,与安道所叙同,遂以安道为魏王府长史,赐钱五百万。取安道所画帝王功臣图视之,与秘府之旧者皆验,至今行于代焉。天策中,安道卒于官。
《云笈七签》:诸天内铭、九地三十六音,以元始同存空灵,建号结自然之名,表于九元,演流外国三十六音。如是天地各有三十六分。天则有三十六天王,以应三十六国;地则有三十六土皇,以应三十六天。天王典真,土皇主仙。第一垒色润地正音土皇,姓秦讳孝景椿。第一垒色润地行音土皇,姓黄讳昌上文。第一垒色润地游音土皇,姓青讳元文基。第一垒色润地梵音土皇,姓蜚讳忠阵星。第二垒刚色地正音土皇,姓戊讳坤文光。第二垒刚色地行音土皇,姓郁讳黄母生。第二垒刚色地游音土皇,姓元讳乾德维。第二垒刚色地梵音土皇,姓长讳皇萌。第三垒石脂色泽地正音土皇,姓张讳维神保。第三垒石脂色泽地行音土皇,姓周讳伯上仁。第三垒石脂色泽地游音土皇,姓朱讳明车子。第三垒石脂色泽地梵音土皇,姓庚讳文敬士。第四垒润泽地正音土皇,姓贾讳云子高。第四垒润泽地行音土皇,姓谢讳伯无元。第四垒润泽地游音土皇,姓巳讳文秦阵。第四垒润泽地梵音土皇,姓行讳机正方。第五垒金粟泽地正音土皇,姓华讳延期明。第五垒金粟泽地行音土皇,姓黄讳龄我容。第五垒金粟泽地游音土皇,姓云讳探无渊。第五垒金粟泽地梵音土皇,姓蒋讳通八光。第六垒金刚铁泽地正音土皇,姓李讳上少君。第六垒金刚铁泽地行音土皇,姓范讳来力安。第六垒金刚铁泽地游音土皇,姓长讳李季元。第六垒金刚铁泽地梵音土皇,姓王讳驷女容。第七垒水制泽地正音土皇,姓唐讳初生映。第七垒水制泽地行音土皇,姓吴讳正法图。第七垒水制泽地游音土皇,姓汉讳高文彻。第七垒水制泽地梵音土皇,姓京讳仲龙首。第八垒大风泽地正音土皇,姓葛讳元升先。第八垒大风泽地行音土皇,姓华讳茂云长。第八垒大风泽地游音土皇,姓羊讳真洞元。第八垒大风泽地梵音土皇,姓周讳尚敬原。第九垒洞渊无色刚维地气正音土皇,姓极讳无上元。第九垒洞渊无色刚维地气行音土皇,姓升讳虚元浩。第九垒洞渊无色刚维地气游音土皇,姓赵讳上伯元。第九垒洞渊无色刚维地气梵音土皇,姓农讳勤元伯。右九垒之地,极下洞渊洞源,纲维天地,制使不落。上则去第一垒五百二十亿万里,下则无穷无境,无边无际,皆纲维之气。如是第九垒土皇以三月一日、六月二日、九月三日、十二月四日,一年四过,乘五色云舆,九色飞龙,执中元命神之章,从伧老仙官耀天羽骑万二千人,上诣波梨答和天,奏九地学道得仙人名,言于四天之主。
《华严纲要》:有佛世界,微尘数主地神,所谓普德净华主地神、坚福庄严主地神,妙华严树主地神、普散众宝主地神、净目观时主地神,妙色胜眼主地神、香毛发光主地神、悦意音声主地神、妙华旋髻主地神、金刚严体主地神,如是等而为上,首有佛世界微尘数,皆于往昔发深重愿,愿常亲近诸佛如来,同修福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