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娼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八百二十二卷目录

 娼妓部名流列传
  唐
  李娃       关盼盼
  薛涛       刘采春
  太原妓      舞柘枝女
  常浩       襄阳妓
  王福娘      杨莱儿
  王苏苏      颜令宾
  张窈窕      史凤
  盛小丛      崔徽
  刘国容      赵鸾鸾
  莲花妓      徐月英
  宋
  秦少游妓     刘兴祖
  严蕊       周韶
  胡楚       龙靓
  盼盼       苏小娟
  周氏       谭意哥
  楚娘       山氏
  元
  汪怜怜      汪佛奴
  明
  薛素素      杨幽妍
  张润       赛涛
  朱斗儿      赵丽华
  朔朝霞      周青霞
  王儒卿      姜舜玉
  徐翩翩      赵彩姬
  马守真      朱无瑕
  孙瑶华      崔重文
  郝文珠      郑如英
  景翩翩      马圭
  马如玉      薛素素
  沙宛在      杨玉香
  郭鸾鸾      张回
  羽儒       周文
  梁小玉      素带
  呼文如      王微
  蔡彬       郝婉然
  李贞俪      茹琼
  杨宛       顾娟娟
 娼妓部艺文一
  陈思王七启        魏曹植
  娼妇自悲赋〈有序〉    梁江淹
  禁断女乐敕        唐苏颋
  大府李卿外妇马淑志    柳宗元
  上河东公启        李商隐

艺术典第八百二十二卷

娼妓部名流列传

李娃

《义妓传》:天宝中常州刺史郑公时望甚崇有一子,始弱冠,隽朗有词藻,其父爱而器之曰:此吾家千里驹也。应乡试秀才,举将行,乃盛其车服,计京师薪储之费,可支二年。许谓之曰:观尔之才,当一战而胜,今丰尔之给,将遂其志也。生亦自负,视上第如指掌,自毗陵发,月馀抵长安,居于布政里,常游东市,还自平康东门,入将访友于西南,至鸣珂曲见一宅门,庭不甚广,而室宇严邃,阖一扉。有娃方凭一双鬟青衣立,妖姿要妙,绝代未有,生瞥见,停骖良久不忍纵步,乃诈坠鞭于地,候其从者敕取之。累盼于妓,妓回眸凝睇,情甚相慕,竟不敢措辞而去。生自尔意若有失,乃密徵于其友游长安之熟者。友曰:此侠邪女李氏宅也。曰:妓可求乎。对曰:李氏颇赡,往来皆贵豪,所得甚广,非累百万不能动其志也。生曰:但患不谐,虽百万何惜。他日盛服而往,扣其门,俄有侍儿启扃见生,驰走大呼曰:前时坠鞭郎至矣。娃大悦曰:尔姑止之,吾即出也。生闻之,私喜,行至萧墙,间见一姥垂白上偻,知是娃母,乃前拜致词曰:闻兹地有隙院,愿税以居,信乎。姥曰:惧湫隘不足以辱长者,敢言直耶。延入宾馆,与生偶坐,因曰:某有女娇小,欲识上客。乃命娃出,明眸皓腕,举步艳冶,生遽惊起,莫敢仰视,拜毕叙寒,燠触类妍,媚目所未睹,茶后进酒,器用甚洁,欢笑方洽,不觉日暮。姥访其居远近,生诒之曰:在延平门数里。姥曰:鼓已发矣,速归无犯禁。生曰:道里远,奈何可假片席地相容乎。娃曰:不见责僻陋方,将居之宿何害焉。生数目姥,姥曰:唯唯。生乃召家僮请以双缣备一宵之馔,妓笑而止之,留以俟他辰,固辞终不许。俄徙坐西堂,帷幕帘榻焕然夺目,籹奁衾枕亦皆侈丽。乃张烛进馔,品味甚盛。彻馔姥起,生娃各叙邂逅相慕之意。生曰:此来非止求居,愿偿平生之志耳。言未终,姥至询其故,笑曰:男女之际,大欲存焉。情苟相得,虽父母不能制也。生遂下阶拜谢,愿以身为厮养。姥遂呼之为郎,饮酣而散,及旦尽徙其囊橐于李,不复与亲知相闻。日会倡优辈狎戏,囊中渐铄,乃鬻骏乘及其家僮,岁馀资斧荡然。娃情弥笃而姥意已怠,乃授计于娃,使偕生诣祈嗣。生大喜,质衣而往,返至里北门,娃谓生曰:此东转小曲中某之姨宅,暂往觐可乎。生如其言抵一车门,青衣促生下驴,适有一人出访曰谁,曰李娃也。乃入舍,俄有妪出迎,年可四十馀,问生曰:吾甥何在。娃至妪迎谓曰:何久疏绝。相视而笑,娃引生拜之。妪意甚慇勤,若将留娃信宿者,而尽屏其车马相与入西戟门。偏院中有山亭竹树,逶迤葱茜,生谓娃曰:此姨之私第耶。笑而不答,以他语对。坐食顷有一人控大宛,汗流驰至曰:姥遇暴疾,势甚殆,宜速归。娃谓姨曰:方寸乱矣,某疾驰去,候返乘。姨便与郎偕来,生拟随步,其姨与侍儿偶语,以手挥之,令生止干户外曰:姥且殁矣,当共议丧事,以济其急。奈何遽去乃止,共计凶仪斋祭之用。日晚乘不至,姨曰:无复命何也。郎先往视,某当继来。生遂往至旧宅门,扃钥甚密,以泥缄之,生大骇,诘其邻人,邻人曰:姥本税居约已周,今徙去矣。问何徙,曰:不知也。生恚甚欲诣姨诘之,日晚计程不能达,乃赁榻而寝,自昏达旦,目不交睫。质明至姨所,叩扉不应,大呼至数四,阍者徐出,生遽询姨氏在乎。曰:无之。生曰:昨暮在此,今何往。且此谁氏之第。曰:此崔尚书宅,昨有人税此院,云迟中表之远至者,未暮去矣。生惶惑狂发,罔知所措,因返访布政里旧邸,邸主哀而进膳。生怨懑绝食,三日遘疾甚笃,旬馀愈甚,邸主惧不起徙诸凶肆之中。肆人共伤叹而互饲,之后稍愈。执繐帏以自给,累月渐复壮,每听哀歌辄呜咽流泣不能自止,归则效之。生聪敏,曲尽其妙,虽长安无有伦比。初二肆之,备凶器者互争胜负,其东肆车舆皆奇丽,唯哀挽不敌东肆。长知生音妙,乃醵钱三万索雇焉。其党阴教,生新声而相赞和,累旬人莫知之其二肆。长相谓曰:我等各阅所长于天门街,以较优劣。不胜者罚直五万,以备酒馔,可乎。各许诺立契署保,于是里胥声于贼曹,闻于京尹,及期士女尽赴巷,无居人。自旦阅之,及亭午历举辇舆威仪之具,西肆皆不胜。师有惭色,乃置层榻于南隅,有长髯者拥铎而进,翊卫数人。于是奋髯扬眉,扼腕顿颡而登乃歌白马之词,恃其夙胜,顾盼左右,旁若无人,齐声赞扬以为独步一时矣。有顷东肆长于北隅上设连榻,有乌巾少年左右五六人秉翣而至,即生也。整其衣服,俯仰甚徐,申喉发调,容若不胜,乃歌薤露之章。举声清越,响振林木,曲度未终,闻者歔欷掩泣。西肆长为众所诮,益惭耻。密置所输之直于前而遁。四座愕眙,莫之测也。先是天子方下,访俾外方之牧岁。一至阙下,谓之入计时,适遇生父在京师,与同列者易服,窃往观焉。有老竖即生乳母婿也,察生容辞,欲认未敢,泫然流涕,生父惊而诘之因告曰:歌者之貌,颇似郎之亡子。父曰:吾子以多财为盗所害,奚至是耶。言讫亦泣,及归,竖间驰往访于其党,皆曰:郑氏之子,徵其名且易之矣。竖意不释然,迫而察之良是。生见竖色动,回翔将匿于众中。竖遂持其袂强挟以归,父见之怒,其玷辱乃徒行出至曲江杏园,东褫其衣以马鞭鞭之数百。垂毙委之而去,其师使人阴随之归,告同党共加伤叹谋。瘗之而气犹未绝,因共荷归以苇筒灌勺,饮经宿乃活。月馀手足犹不能举,其挞处皆溃烂,同辈恶其秽,复弃之道。周行路咸伤之,往往投以馀餐,如是十旬方杖策而起。被布裘乞食,裘百结如悬鹑。自秋徂冬,夜入粪窟,书则周游廛肆。一日冒大雪行乞,门多不启,至安邑东门循理垣北转第七八,有一门独启,左扉即娃宅也。生不知之,遂连声疾呼饥冻之甚。音响悽切,所不忍听。娃自门中闻之,谓侍儿曰:此必郑生,我辨其音矣。趋而出,见生枯瘠疥疠,殆非人状。娃意感焉,乃谓曰:岂非某郎也。生羞愤俱极,口不能言,领颐而已。娃前抱其颈以绣襦拥而归于西厢,失声长恸曰:令子一朝及此,我之罪也。绝而复苏,姥大骇奔至曰:何也。娃曰:某郎。姥遽曰:何不逐之。娃敛容却睇曰:不然,此良家子也。当昔驱高车持多金至此,不踰期而荡尽。以计逐之,令其失志,不得齿于人伦父子,天性也。使其情绝杀而弃之,又困踬若此,天下之人尽知为某也。生亲戚满朝,一旦当权者熟察本末,祸将及矣。况欺天负人,鬼神不祐,某为姥子,迨今有二十岁矣,计所获不啻千金。姥年已六十馀,愿计二十年衣食之用以自赎。当就近别居,晨昏不废温凊,于姥亦无所苦。姥度其志坚,乃许之。因以给姥之馀金,于北隅税一隙院,乃与生沐浴更衣。先以汤粥通其肠,次以酥乳润其脏,旬馀方荐。水陆之馔,巾履皆取珍异者,未数月肌肤丰腴,卒岁平愈如初。娃谓生曰:体已康矣。曩昔之业可温习乎。生思之曰:十得二三耳。娃命车出游,生骑而从,至书肆令生自择取,计费百金,尽载以归。因令生专气务学,俾夜作昼,孜孜矻矻,娃常隅坐宵分乃寐。伺其疲倦,即劝缀诗赋,二岁而业大就。生谓娃曰:可策名矣。娃曰:未也。更令精熟一年,曰:可矣。于是遂一上登甲科,声振礼闱。虽前辈见其文罔,不敛衽敬羡,愿友之而不可得。娃曰:未也,秀才幸擢一第便自谓致身青云,子行秽迹鄙不侔他士。当砻淬利器以求再捷,方可连辔群英耳。生由是益自勤苦,声价弥甚。其年遇大比诏,徵四方之隽生应直。言极谏科策,名第一,授成都参军将之官。娃谓生曰:某今日始不相负矣,愿以残年归养老姥,君当结媛鼎族以奉蒸,尝中外婚媾,无自黩也。勉思自爱,某从此去矣。生泣曰:子若弃我,当自刭以就死。娃固辞不从,生劝请弥恳。娃曰:送子涉江,至于剑门,当令我回。生许诺,月馀至剑门,未及发而除书至生父。繇常州诏入拜成都尹兼剑南采访使,浃辰父到,生因投刺谒于邮亭。父不敢认见,其祖父官讳,方大惊,命登阶抚背恸哭,遂为父子如初。因访其由,具陈本末,大奇之,诘娃安在。曰:送某至此,当令复还。父曰:不可。翌日命驾与生先之成都,留娃于剑安别馆。明日命媒氏备六礼以迎焉。娃既归,岁时伏腊,妇道甚修,治家严整,极为亲所眷。后数岁生父母偕殁,持孝甚至,感灵芝白燕之异,终制累迁清显之任。十年间至数郡,娃封汧国夫人,有四子,皆为大官,其卑者犹为太原尹。唐人白行简作《李娃传》

关盼盼

《全唐诗话》:乐天有和燕子楼,诗其序云:徐州张尚书亦有爱妓盼盼,善歌舞,雅多风态。为校书郎时游淮泗间,张尚书宴予酒酣,出盼盼以佐欢。予因赠诗落句云: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一欢而去。尔后绝不复知,兹一纪矣。昨日司勋员外郎张仲素绘之访余,因吟诗,有燕子楼诗三首,辞甚婉丽。诘其由,乃盼盼所作也。绘之从事武宁军,累年颇知盼盼始末。云张尚书既殁,彭城有张氏旧第,中有小楼名燕子。盼盼念旧爱而不嫁,居是楼十馀年,于今尚在。盼盼诗云: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长。又云: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人思悄然。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销一十年。又云:适看鸿雁岳阳回,又睹元禽逼社来。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余独爱其新作,乃和之云: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燕子楼中寒月夜,秋来祇为一人长。钿带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著即潸然。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二年。又: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又赠之绝句:黄金不惜买蛾眉,拣得如花四五枝。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后仲素以余诗示盼盼,乃反覆读之,泣曰:自公薨背妾,非不能死,恐百载之后,以我公重色,有从死之妾,是玷我公清范也。所以偷生耳。乃和白公诗云: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去随。盼盼得诗后,怏怏旬日,不食而卒。但吟云:儿童不识冲天物,谩把青泥污雪毫。出《长庆集》

薛涛

《稿简赘笔》:蜀妓薛涛字洪度,本长安良家子。父郑因官寓蜀,涛八九岁知声律。其父一日坐庭中,指井梧示之曰:庭中一枯梧,挺干入云中。令涛续之,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愀然久之,父卒母孀居韦皋镇,蜀召令侍酒赋诗,因入乐籍。涛暮年屏居浣花溪,著女冠服,有诗五百首。
《蜀笺谱》:薛涛侨止百花潭,躬撰深红小彩笺。裁书供吟,酬献贤杰。时谓之雪涛笺。晚岁居碧鸡坊,刱吟诗楼,偃息于上。后段文昌,再镇蜀,涛卒,文昌为撰墓志。

刘采春

《全唐诗·小传》:刘采春,越州妓也。
《云溪友议》:安人元相国应制科之选,历天禄畿尉。则闻西蜀乐籍有薛涛者,能篇咏,饶词辩,常悄悒于怀抱也。及为监察,求使剑门以御史,推鞫难得见焉。及就除拾遗府公严司空绶知微之之欲,每遣薛氏往焉。临途诀别,不敢挈行。洎登翰林,以诗寄曰:锦江滑腻峨嵋秀,化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话,文章分得凤凰毛。纷纷词客皆停笔,个个君侯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元公既在中书论与裴晋公,度子弟撰及第,议出同州,乃廉问浙东,别涛已逾十载,方拟驰使往蜀取涛。乃有俳优周季南季崇及妻刘采春,自淮甸而来善弄。陆参军歌声彻云,篇咏虽不及涛而华容莫之比也。元公似忘薛涛而赠采春曰:新妆巧样画双蛾,慢裹恒州透额罗。正面偷输光滑笏,缓行轻踏皱纹靴。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更有恼人肠断处,选词能唱望夫歌。望夫歌者,即罗唝之曲也。采春所唱一百二十首,皆富代才子所作,五六七言皆可和者,其词曰: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载儿夫婿去,经岁又经年。借问东园柳,枯来得几年。自无枝叶分,莫怨太阳偏。莫作商人妇,金钗当卜钱。朝朝江口望,错认几人船。那年离别日,只道往桐庐。桐庐人不见,今得广州书。昨日胜今日,今年老去年。黄河清有日,白发黑无缘。閒向江头采白蘋,常随女伴赛江神。众中不敢分明语,暗掷金钱卜远人。昨夜黑风寒,牵船浦里安。潮来打缆断,摇橹始知难。采春一唱是曲,闺妇行人莫不涟洏且以槁砧尚在,不可夺焉。元公求在浙江七年,因醉题东武亭诗曰:役役人间事,纷纷碎簿书。功夫两衙尽,留滞七年馀。病痛梅天发,亲情海岸疏。因循未归得,不是恋鲈鱼。卢侍郎简求戏曰:丞相虽不恋鲈鱼,乃恋谁耶。

太原妓

《全唐诗话》:欧阳詹游太原悦一妓,将别,约至都相迎。途中寄诗曰:驴马渐觉远,回头长路尘。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去意自未甘,居情谅犹辛。万里东北晋,千里西南秦。一履不出门,一车无停轮。流萍与匏系,早晚期相亲。妓思之不已,得疾且甚,乃刃其髻藏之,谓女弟曰:欧阳生至可以为信。又作诗曰:自从别后减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欲识旧来云髻样,为奴开取缕金箱。绝笔而逝,及詹至,如其言示之。詹启函,一恸而绝。孟简赋诗哭之,序云穆元道,访予常叹其事,元道颇惜之。

舞柘枝女

《云溪友议》:李八座翱潭州席上,有舞柘枝者,匪疾而颜色忧悴。殷尧藩侍御当筵而赠诗曰:姑苏太守青娥女,流落长沙舞柘枝。满座绣衣皆不识,可怜红脸泪双垂。明府诘其事,乃姑苏台韦中丞爱姬所生之女也。曰:妾以昆弟夭丧,无以从人,委身乐部,耻辱先人。言讫涕咽,情不能堪。亚卿为之吁叹曰:吾辈与韦族其姻旧矣。速命更其舞服,饰以褂襦。延与韩夫人相见,顾其言语清楚,宛有冠盖,风仪抚念,如其所媵。遂于宾榻中选士而嫁之。舒元舆侍郎闻之,自京驰诗赠李公曰:湘江舞罢忽成悲,便脱蛮靴出绛帏。谁是蔡邕琴酒客,魏公怀旧嫁文姬。

常浩

《全唐诗·小传》:常浩,妓也。

襄阳妓

《全唐诗·小传》:贾中郎与武补阙登岘山,遇一妓同饮,自称襄阳人。

王福娘

《全唐诗·小传》:王福娘字宜之,解梁人,北里前曲妓也。

杨莱儿

《全唐诗·小传》:杨莱儿字蓬仙,利口敏妙,进士赵光远一见溺之,后为豪家所得。

王苏苏

《全唐诗·小传》:王苏苏,南曲中妓也。

颜令宾

《全唐诗·小传》:颜令宾,南曲妓也。

张窈窕

《全唐诗·小传》:张窈窕寓居于蜀,当时诗人雅相推重。

史凤

《云仙杂记》:史凤,宣城妓也。待客以等差甚异者,有迷香洞,神鸡枕锁莲灯。次则交红被,传香枕,八分羊。下列不相见,以闭门羹待之。使人致语曰:请公梦中来。冯垂客于凤,罄囊有铜钱三十万,尽纳之,得至迷香洞,题九迷诗于照春屏而归。

盛小丛

《云溪友议》:李尚书讷夜登越城楼,闻歌曰:雁门山上雁初飞。其声激切,召至曰:在籍之妓盛小丛也。曰:汝歌何善。曰:小丛是梨园供奉南不嫌女甥也,所唱之音乃不嫌之授也。今色将衰,歌当废矣。时察院崔侍御元范自府幕而拜,即赴阙庭,李君连夕饯崔君于镜湖光候亭。屡命小丛歌饯,在座各为一绝句赠之,亚相为首倡,崔下句云:独向柏台为老吏。皆曰:侍御凤阁,中书即其程也,何以老于柏台。众请改之,崔让曰:某但止于此,任宁望九迁乎。是年秋,崔君鞫狱于谯中,乃终于柏台之任。杨封卢高数篇亦其次也。听盛小丛歌送崔侍御,浙东廉使李讷诗曰:绣衣奔命去情多,南国佳人敛翠娥。曾向教坊听国乐,为君重唱盛丛歌。奉和亚台御史崔元范诗曰:杨公留宴岘山亭,洛浦高歌五夜情。独向柏台为老吏,可怜林木响馀声。团练判官杨知至诗曰:燕赵能歌有几人,落花回雪似含嚬。声随御史西归去,谁伴文翁怨九春。观察判官封彦冲诗曰:连幕才为绿水宾,忽乘骏马入咸秦。为君唱作西湖调,日暮偏伤去住人。观察使卢邺诗曰:何郎戴豸别贤侯,更吐歌珠宴玉楼。莫道江南不同醉,即陪舟楫上京游。前进士高湘诗曰:谢安春渚饯袁宏,千里仁风一扇清。歌黛惨时方酩酊,不知公子重飞觥。处士卢激诗曰:乌台上客紫髯公,共捧天书静镜中。桃叶不须歌白苧,耶溪暮雨起樵风。

崔徽

《丽情集》:崔徽,蒲妓也。裴敬中为察官奉使,蒲中与崔徽相从累月,敬中言旋徽不得去。怨抑不能自支,后数月敬中密友东川幕白知退至蒲,有丘夏善写真知退,为徽致意于夏,果得绝笔。徽持画谓知退曰:为妾谢敬中崔徽,一旦不及卷中人,徽且为郎死矣。明日发狂,自是卒。

刘国容

《开元天宝遗事》:长安名妓刘国容有姿色,能吟诗,与进士郭昭述相爱,他人莫敢窥也。后昭述释褐,授天长簿,遂与国容相别。诘旦赴任,行至咸阳,国容使一女仆驰矮驹赍短书云:欢寝方浓,恨鸡声之断爱。恩怜未洽,叹马足以无情。使我劳心,因君减食,再期后会,以结齐眉。长安子弟多讽诵焉。

赵鸾鸾

《全唐诗·小传》:赵鸾鸾,平康名妓也。

莲花妓

《全唐诗·小传》:莲花妓,豫章人也。陈陶隐南昌西山,镇帅严宇,尝遣之侍陶,陶不顾,因求去。献诗一首:莲花为号玉为腮,珍重尚书遣妾来。处士不生巫峡梦,虚劳神女下阳台。

徐月英

《全唐诗·小传》:徐月英,江淮间妓也。有集行世,其叙怀诗云:为失三从泣泪频,此身何用处人伦。虽然日逐笙歌乐,长羡荆钗与布裙。
《北梦琐言》:江淮间有徐月英,亦娼者。其送人诗云:惆怅人间事久违,两人同去一人归。生憎平望亭中水,忍照鸳鸯相背飞。又云:枕前泪与阶前雨,隔个閒窗滴到明。亦有诗集《金陵徐氏》。诸公子宠一营妓,卒乃焚之。月英送葬谓徐公曰:此娘平生风流,没亦带焰。时号美戏也。

秦少游妓

《义妓传》:义妓者,不知其姓氏家世娼籍。善讴,尤喜秦少游乐府,得一篇辄手笔口哦不置。久之少游坐钩,党南迁,道长沙访潭土风俗。妓籍中可与言者或举妓遂往焉,少游初以潭去京数千里,其俗山獠夷陋,虽闻妓名,意甚易之。及睹其姿容,既美而所居复潇洒可人,即京洛间亦未易得。咄咄称异,坐语间顾见几上文一编,就视之目曰:秦学士词因取竟阅,皆己平日所作者。环视无他文,少游窃怪之,故问曰:秦学士何人也。妓不知其少游,具道才品,少游曰:能歌乎。曰:素所习也。少游益怪曰:乐府名家无虑数百,若何独爱此,不惟爱之,而又习之歌之,似情有独钟者。彼秦学士亦曾遇若乎。曰:妾僻陋在此,彼秦学士京师贵人焉,得至此即至此,岂顾妾哉。少游乃戏曰:若爱秦学士,徒悦其辞耳。使亲见其貌,未必然也。妓叹曰:嗟乎,使得见秦学士,虽为之妾,御死复何恨。少游察其诚,因谓曰:若果欲见之,即我是也。以朝命贬黜,道经于此。妓大惊色,若不怿者,稍稍引退入告母媪,媪出设位坐。少游于堂,妓冠帔立阶下,北面拜少游。起且避媪,掖之坐以受拜,已乃张筵饮,虚左席,示不敢抗。母子左右侍觞酒,一行率歌,少游词一阕以侑之,卒饮甚欢。比夜乃罢,止少游宿,衾枕席褥必躬设。夜分寝定,妓乃寝。平明先起,饰冠帔,奉沃匜立帐外,以俟少游。感其意,为留数日,妓不敢以燕惰见,愈加敬礼。将别,嘱曰:妾不肖之身,幸侍左右。今学士以王命不可久留,妾惧贻累,又不敢从行。惟俟洁身以报,他日北归幸一过妾,妾愿毕矣。少游许之,一别数年,少游竟死于藤妓。自遇少游,闭门谢客,独与媪处宦府,有召辞不获然后往。誓不以此身负少游也。一日昼寝,寤惊曰:吾与秦学士别,未常见梦。今梦来别,非吉兆也。秦其死乎。亟遣仆沿途觇之,数日得报,乃谓媪曰:吾昔以此身许秦学士,今不可以死,故背之。遂衰服以赴行数百里,遇于旅馆将入,门者禦焉。告之故而后入临其丧,拊棺绕之三周,举声一恸而绝。左右惊救之,已死矣。

刘兴祖

《贵耳集》:李珏,闽人,随兄尉永新。邑妓刘兴祖貌不妍,受纳士女。李以兄任满欲归,适有江西漕试,复留候试。了而别刘,有楼美洁,李修读其上。及试刘津其行李捷至,刘备犒捷之费。李复来治省,课居数月如京。行囊色色取办,辇镪束帛以壮其行。祝李早擢第,富贵无相忘,省捷时犒倍之。邻里姗笑刘之愚,李不来矣。李还家一年无信,邻里昨笑者又复椰揄之。忽一日李书至刘,虽知李有来音,犹未知李之可践盟否。李首谒令乞刘去,籍令欣然予之。夙有约事,主母当恭孝抚儿女如己子。执釜鬵以奉朝夕,使彼此可安可久。李许其约,归近李舍,先书问信,主母进退,唯命主母知其来。越二十里外迓之,一见如妯娌,然李令某处任此,韶教曾茂实言之。

严蕊

《齐东野语》:天台营妓严蕊字幼芳,善琴奕歌舞,丝竹书画色艺冠一时,间作诗词。有新语颇通古今,善逢迎四方。闻其名,有不远千里而登门者,唐与正守台,日酒边常命赋红白桃花,即成《如梦令》云: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与正赏之双缣,又七夕郡斋开宴,坐有谢元卿者,豪士也。夙闻其名,因命之赋词以己之姓为韵。酒方行,而已成《鹊桥仙》云: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光微谢,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人间刚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元卿为之心醉,留其家半载,尽客囊台馈赠之而归。其后朱晦庵以使节行部至台,欲摭与正之罪,遂指其常与蕊为滥。系狱月馀,蕊虽被箠楚而一语不及,唐然犹不免受杖。移籍绍兴,且复就越置狱。鞫之久不得其情,狱吏因好言诱之曰:汝何不早认,亦不过杖罪。况已经断罪不重,科何为受此辛苦邪。蕊答云:身为贱妓,纵是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罪。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其辞既坚,于是再痛杖之,仍系于狱。两月之间一再受杖,委顿几死。然声价愈腾,至彻阜陵之听。未几朱公改除而岳霖商卿为宪,因贺朔之际。怜其无罪,乃命之作词自陈,蕊略不搆思即口占《卜算子》云: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即日判令从良,继而宗室近属,纳为小妇以终身焉。《夷坚志》亦尝略载其事而不能详。余盖得之天台,故家云。

周韶

《宋诗选·小传》:周韶,杭妓。

胡楚

《宋诗选·小传》:胡楚,杭妓。

龙靓

《宋诗选·小传》:龙靓,杭妓。

盼盼

《宋诗选·小传》:盼盼,泸南官妓。

苏小娟

《宋诗选·小传》:苏小娟,钱塘妓。

周氏

《宋诗选·小传》:周氏,闽妓。

谭意哥

《宋诗选·小传》:谭意哥,长沙妓。后归汝州张生,生子登第。

楚娘

《宋诗选·小传》:楚娘,建昌妓,后归三山林茂叔。

山氏

《宋诗选·小传》:山氏,永嘉妓。

汪怜怜

《辍耕录》:汪怜怜,湖州角妓也。涅古伯经历常属意焉。汪曰:君若不弃寒微,当以侧室处妾,鼠窃狗偷,妾决不为此态。涅乃遣媒妁,备财礼娶之,经三载死。汪髡发尼寺,时公卿士大夫有往访之者,汪故毁其身形,以绝狂念,卒老于尼。

汪佛奴

《辍耕录》:汪佛奴,歌儿也,姿色秀丽。嘉兴富户濮乐间以中统钞一千锭娶为妾。一日桂花盛开,濮置酒,佛奴奉觞。濮有感于中,潸然堕泪。佛奴请问其故,濮曰:吾老矣,非久于人世者,汝宜善事后人。佛奴亦泣下,誓无贰志,人莫之信。既而濮果死,佛奴独居尼寺,深藏简出,操行洁白,以终其身。

薛素素

《甲乙剩言》:京师东院本司诸妓,无复佳者,惟史金吾宅后有薛五素素,姿度艳雅,言动可爱,能书作黄庭小楷,尤工兰竹,下笔迅扫,各具意态,虽名画好手不能过也。又善驰马,挟弹能以两弹先后发,必使后弹击前弹碎于空中。又置一弹于地,以左手持弓,右手从背上反引其弓以击地下之弹,百不失一也。素素亦自爱重,非才名士不得一见其面。又负侠好奇,独倾意于袁六微之。余笑谓袁曰:袁黑横得素素相怜,能无为我辈妒杀。素素好佛,师俞羡长,好诗,师王行甫。人亦以薛校书呼之,虽篇什稍逊,洪度而众伎翩翩,亦昔媛之少双者也。

杨幽妍

《杨幽妍别传》:幽妍小字胜儿,生母刘行一在南院,负艳声,早岁落籍,去嗣陈氏。陈之姨董四娘挈往金阊,习吴语,遂善吴歈。董笑曰:是儿甫八岁,如小燕、新莺,不知谁家郎有福,死此雏手。陈殁,抚于杨媪,媪奇严,课书课绣,课琴棋妙,有夙解不督而能女。兄弟多方狡狯嘲弄,绍侮终不能勾其一粲也。庚申杨媪避难吴越,载幽妍与俱,年已破瓜矣。薄幸难嫁,有心未逢,俯首叩膺,形于咏叹。一旦遇张圣清于秀林,山之屯云馆,群醉满前席,纠无主。独幽妍兀坐匡床,旁无转属,掠鬟舐袖,笑而不言。私祷云:侬得耦此生,死可矣。张圣清者,才高笔隽,骨采神恬。造次将迎,绸缪熨帖,人莫觉其为廉察使子也。舟中载图史,弦索悉付小青衣排当,小青衣能射主人意中事,兼工竹肉。圣清曰:此西方迦陵鸟,以迦陵呼之,每携入竹屿花溪,递作新弄而最不喜平康狭邪之游。谓此辈正堪与鬅头奴,大腹长髯,贾相徵逐岂容邪,魔入我心腑,至是与幽妍目成者,久之明之,遂合镜于舟次焉。干时溽暑,昼则布席长林,暮则移桡别渚。疏帘清簟,萦绕荼烟,翠管朱弦,淋漓酒气。幽妍自谓十五岁以前未尝经此韵人韵事,即圣清亦曰:世岂有闺中秀林,下风具足如胜儿者乎。眤熟渐久,绝不角劲,语媟词两人交相怜,亦复交相重曰:吾曩过香州草庵,外闻老尼经声,跃然抱出世之想。自惭绊缚不能掣鞲奋飞,今眤君串珠缠臂,持戒精严,同心如兰,愿言倚玉,十年不死,请事空王。宿羽流萤,实闻斯语,圣清饮涕,而谢之七月应试。白下幽妍,送别青溪,注盼捷音,屈指归信。并尔杳然及重九言,旋而幽妍先驱度江去矣。自此低迷憔悴,瘵疾转深,腰减带围,骨见衣表。王修微谓余曰:吾平生不解相思病何许状,亦不识张郎何许人,能使人病,病者又能愿为张郎死,郎不顾亦立枯为人腊矣。圣清闻之,遣急足往视幽妍,开缄捧药,涕泗汎澜。妪凶忍闭绝鱼雁,消息不通,幽妍典簪珥赂侍儿,属桃叶渡闵老作字以达意焉。扃鐍斗室,不见一人,即王孙贵游剥啄者,皆刀绳自矢而已。媪卞怒并甚挝詈,无人理取,死数四,救而复苏。不得已复载之东来,圣清侦状,义不员心,有侠客徐内史就中为调人,弹压悍妪,无得故悬高价杀此铁石儿,媪唯唯。圣清乃纳聘迎为少妇,稽首廉察公逡巡如女士,且觊宜男勿诘责也。比入室,病甚犹强起,薰香浣衣,劈笺涤砚,圣清手书唐人百绝句,授之读,皆上口,又雅能领略大义。每环回离肠断魂之句,掩抑不自胜,真解语花也。病中解脱,了无怖容,佛号喃喃,手口颇相续。忽索镜自照,不觉拍几恸哭曰:胜儿薄命,遂止于斯。又好言谓圣清曰:君自爱切,勿过为情痴。旁招诃笑妾如有知,当转男子身以报君耳。又曰:妾命在呼吸,偃大人新宅不祥,盍移就郡医疗之。岁偪除夕,圣清归侍椒觞,别去幽妍惙惙,喘益促。侍儿问有何语传寄郎君,但瞪目搥胸不复成声矣。盖壬戌腊月二十七日也,圣清奔入城且号且含殓,延僧修忏撤荤血者,兼旬雕刻紫檀主置座隅,或怀之出入,衣袖衾裯间食寝必祝祝必啼啼曰:吾欲采不死药,乞返魂香起幽妍于地下而不可得,又欲金铸之丝绣之倩,画师写照百回而未必肖也。何如徵传眉道人为逝者重开生面乎。余曰:传且就恐挑哀端,候君病良已乃敢出而讵料君子终不及见也。幽妍墓在龙华里,圣清选地结茆龛祀文佛如来,偿其始愿修竹,老梅环映左右,清芬凉影,飒如有人画眉。郎散花女,其将比肩捉臂踏歌而嬉于此乎。古有庐江吏华山畿、欧阳詹、秦少游之义娼纠结夙缘,一恸而卒。初疑出于诞妄,今乃信为果然。如幽妍圣清者,少判在凤窠,群鸳鸯牒中,岂死于情哉。死于数也。命不忍以介静,辞为作别传,付子墨、墨娥相与流通之。死乎。不死矣。

张润

《龙子犹张润传》:张润行三瓜洲人,少鬻为阊关潼子门妓,善歌,微有韵致。与贾人程生交善,许以必嫁。程惑焉,为之破家,衣敝履穿,不敢复窥张室。而张念之不置也,一息遇诸门,亟呼入,相持大恸,程具道所以不敢状。张自出青蚨具餐止,宿夜半语程曰:侬向以身许君,不谓君无赖至此,然侬终不可以君无赖故而委身他姓。侬有私财五十金,许今以付君,君可贸易他方,一再往有赢利,便图取侬。侬与君之命毕此矣。语达旦,空囊授之,珍重而别。程既心荡,无复经营之志,且贫儿暴富,馋态不禁,乃别往红楼市欢,罄其资而归。而张不知也,久之复遇诸门,居然窭子容耳。闻张呼惊,欲走匿。张使婢阑之以入,叩其故诡云:中道遭寇,仅以身免。自怜薄命,无颜见若。张悲愤甚,一恸几绝,程亦悔且泣,徐如此当奈何。张曰:此吾两人命绝之日也。生而暌,何如死而合。君如不忘初愿,惟速具毒酒,与君相从地下耳。言讫泪下如注,程不知所为,张迫之再,无已潜取毒,毒酒以进。张且泣且饮,便倾半壶。程觉其有异,大恐遽尽吸之。已而两人皆死。既死捣乃觉,从傍人教剖生羊灌之。张活,次及程则无疗矣。盖毒性下坠,张先饮味薄,故可起,亦天意所以诛薄倖也。程父讼之,长洲江令令廉得程负心始末,乃责其父而释张。当此时,张之名震于一郡,郡之好事者咸往问疾,求识面以为快,或呼为药张三从所殉也,或呼为痴张三谓其所殉非人也。张疾愈,郡人士争交欢之声,价益隆。然性好迭宕,不誉缙绅,竟以此浮沉数年,无一大遇。聊随一卖丝者终焉。

赛涛

《明诗选·小传》:赛涛,杭州赵氏女,从灯市中,被掠为临清妓,后归周子文,有《曲江集》

朱斗儿

《明诗选·小传》:朱斗儿,号素蛾,吴妓。

赵丽华

《明诗选·小传》:赵丽华字如燕,小字宝英,南院妓。

朔朝霞

《明诗选·小传》:朔朝霞,金陵妓。

周青霞

《明诗选·小传》:周青霞,杭妓。

王儒卿

《明诗选·小传》:王儒卿,字赛玉,金陵官妓。

姜舜玉

《明诗选·小传》:姜舜玉,自号竹雪居士,金陵旧院妓。

徐翩翩

《明诗选·小传》:徐翩翩,字飞卿,一字惊鸿,南院妓,有集。

赵彩姬

《明诗选·小传》:赵彩姬,字令燕,南院妓。

马守真

《明诗选·小传》:马守真,字湘兰,一字月娇,金陵妓有集。

朱无瑕

《明诗选·小传》:朱无瑕,字泰玉,金陵妓,有《绣佛斋集》

孙瑶华

《明诗选·小传》:孙瑶华,字灵光,金陵妓,后归新安汪景纯,有《远山楼集》

崔重文

《明诗选·小传》:崔重文,字嫣然,小字媚儿,南院妓。

郝文珠

《明诗选·小传》:郝文珠,字昭文,金陵妓,宁远伯李如松镇辽东致幕中掌书记。

郑如英

《明诗选·小传》:郑如英,字无美,小名妥,旧院妓。

景翩翩

《明诗选·小传》:景翩翩,字三昧,一字惊鸿,建昌妓,有《散花吟》

马圭

《明诗选·小传》:马圭,字文玉,吴妓。

马如玉

《明诗选·小传》:马如玉,字楚屿,本姓张金陵,旧院妓。

薛素素

《明诗选·小传》:薛素素,字润娘,嘉兴妓,有《南游草》

沙宛在

《明诗选·小传》:沙宛在,字嫩儿,自称桃叶女郎,有《蝶香集》,闺情百首绝句。

杨玉香

《明诗选·小传》:杨玉香,金陵妓。

郭鸾鸾

《明诗选·小传》:郭鸾鸾,杭州妓,与罗阳王道通唱和,见《简平子集》

张回

《明诗选·小传》:张回,字渊如,一字观若,金陵妓。

羽儒

《明诗选·小传》:羽儒字素兰,一字静和,常熟人,生不识姓,善音律,推律得羽声,遂以为氏,有诗集。

周文

《明诗选·小传》:周文字绮生,嘉兴妓。

梁小玉

《明诗选·小传》:梁小玉,杭人,有《嫏嬛集》

素带

《明诗选·小传》:素带,吴中小妓。

呼文如

《明诗选·小传》:呼文如,小字祖江,夏营妓,后归楚人。丘齐云有《遥集编》

王微

《明诗选·小传》:王微字修微,扬州妓,晚号草衣道人,有《期山草樾馆》诗集。

蔡彬

《明诗选·小传》:蔡彬字清卿,江都妓。

郝婉然

《明诗选·小传》:郝婉然字蕊珠,京师珠市妓,有《调鹦集》

李贞俪

《明诗选·小传》:李贞俪字澹如,桃叶妓,有《韵芳集》

茹琼

《明诗选·小传》:茹琼,钱塘妓。

杨宛

《明诗选·小传》:杨宛字宛叔,金陵妓,有《钟山献正续集》

顾娟娟

《明诗选·小传》:顾娟娟,嘉兴妓。

娼妓部艺文一

《陈思王七启》魏·曹植

镜机子曰:既游观中原,逍遥閒宫,情放志荡。淫乐未终,亦将有才人妙妓,遗世越俗。扬北里之流声,绍阳阿之妙曲。尔乃御文轩,临洞庭,琴瑟交挥,左篪右笙,钟鼓俱振,箫管齐鸣。然后姣人乃被文縠之华,褂振轻绮之飘飖。戴金摇之熠耀,扬翠羽之双翘。挥流芳,耀飞文,历盘鼓,焕缤纷。长裾随风,悲歌入云。蹻捷若飞,蹈虚远蹠。陵跃超骧,蜿蝉挥霍。翔尔鸿翥,濈然凫没。纵轻体以迅赴景,追形而不逮。飞声激尘,依违厉响。才捷若神,形难为象。于是为欢未渫白日西颓散乐变饰微步中闺,元眉弛兮铅华落。收乱发兮拂兰泽。形媠服兮扬幽若,红颜宜笑,睇盼流光。时与吾子携手同行,践飞除,即闲房,华烛烂,幄幕张。动朱唇,发清商。扬罗袂,振华裳。九秋之夕,为欢未央,此声色之妙也。子能从我而游之乎,元微子曰:予愿清虚,未暇此游也。
《娼妇自悲赋》〈有序〉梁·江淹
汉有其录而亡其文,泣蕙草之飘落,怜佳人之埋暮,乃为辞焉。

粤自赵东来,舞汉宫瑶序。金陈桂枝娇风素,壁翠楼明月徒秋。歌声忽散,伤人复愁。君王更衣,露色未晞。侍青銮以云耸,夹丹辇以霞飞。愿南山之无隙,指寿陵以同归。俄而绿衣坐夺,白华卧进。屑骨不怜,擅金谁吝。九重已闭,高门自芜。青苔积兮银阁涩,网罗生兮玉梯虚。度九冬而廓处,遥十秋以分居。伤营魄之已尽,畏松柏之无馀。归故乡之末光,实夫君之晚滋。去柏梁以掩袂,出桂苑而敛眉。视朱殿以再暮,抚巅华而一疑。于是怨帝关之遂岨,怅平原之何极。霜绕衣而葭冷,风飘轮而景昃。御思赵而不顾,马怀燕而未息。泣远山之异峰,望浮云之杂色。若使明镜前兮,碎孤雁之锦翼,乃为诗曰:曲台歌未徙,黄壤哭已亲。玉玦归无色,罗衣会成尘。骄才雄力君何怨,徒念薄命之苦辛。

《禁断女乐敕》唐·苏颋

敕朕闻乐者起于心,心者动于物,物不正则不可为乐,乐不和则不能理人。况天生黎蒸,区别男女,外则导之以礼,中则由之以乐。苟或不臧,孰云致理。自有隋颓靡,庶政彫弊。徵声遍于郑卫,衒色矜于燕赵。广扬角抵,长袖从风,聚而观之,浸以为俗。此所以戒王夺志,夫子遂行也。朕方大变,浇讹用清淄,蠹眷兹女乐事,切骄淫,伤风害政,莫斯为甚。既违令式,尤宜禁断。自今以后,不得更然。仍令御史金吾严加捉搦,如有犯者,先罪长官,务令杜绝,以称朕意。

《大府李卿外妇马淑志》柳宗元

氏曰马,字曰淑,生广陵,母曰刘,客倡也。淑之父曰总,既孕而卒,故淑为南康讴者。李君为睦州诋狂寇,见诬左官,为循州录。过而慕焉,纳为外妇。偕窜南海上,及移永州,州之骚人多,李之旧日载酒往焉。闻其操鸣,弦为新声,抚节而歌,莫不感动。其音美其容,以忘其居之远,而名之辱幸其若是也。元和五年五月十九日积疾,卒于湘水之东。葬东冈之北,陲年二十四铭曰:容之丰兮艺之工,隐忧以舒和乐雍。佳冶彫殒逝安穷,谐鼓瑟兮湘之浒,嗣灵音兮永终古。

《上河东公启》李商隐

商隐启:两日前于张评事处伏睹手笔,兼评事传指意,于乐籍中赐一人,以备纫补。其悼伤以来,光阴未几。梧桐半死,才有述哀;灵光犹存,且兼多病。眷言息裔,不暇提携,或小于叔夜之男,或幼于伯喈之女。检庾信苟娘之启,常有酸辛;咏陶潜通子之诗。每嗟飘泊。所赖因依德宇,驰骤府庭,方思效命旌旄,不敢载怀乡土。锦茵象榻,石馆金台,入则倍奉光尘,出则揣摩铦钝。兼之早岁,志在元门,及到此都,更敦夙契,自安衰薄,微得端倪。至于南国妖姬,丛台妙妓,虽有涉于篇什,实不接于风流。况张懿仙本自无双,曾来独立,既从上将,又托英僚。汲县勒铭,方依崔瑗;汉庭曳履,犹忆郑崇。宁复河里飞星,云间坠月窥西家之宋玉,恨东舍之王昌。诚出恩私,非所宜称。伏惟克从至愿,赐寝前言,使国人尽保展禽酒肆不疑阮籍,则恩优之理,何以加焉。干冒尊严,伏用惶灼。谨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