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庖宰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八百十四卷目录

 庖宰部汇考
  书经〈序〉
  周礼〈天官冢宰上〉
  史记〈天官书〉
  后汉书〈礼仪志〉
  唐书〈百官志〉
  唐六典〈典庖〉
  宋史〈天文志 兵志〉
  中华古今注〈厨人禳衣〉
  荆川稗编〈朱子集说〉
  明会典〈厨役通例〉
 庖宰部艺文一
  论楚惠王吞蛭      汉王充
  游刃赋         唐张楚
 庖宰部艺文二〈诗〉
  宫词       花蕊夫人费氏
 庖宰部选句
 庖宰部纪事
 庖宰部杂录
 庖宰部外编
 牙侩部汇考
  周礼〈地官〉
  唐类函〈首率〉
  明大诰〈官私牙〉
  续文献通考〈回易库 管市司〉
  明会典〈市廛〉
皇清
  大清会典〈市廛〉
 牙侩部选句
 牙侩部纪事
 牙侩部杂录

艺术典第八百十四卷

庖宰部汇考

《书经》《序》

古者,伏牺氏之王天下也。〈疏〉《律历志》曰:结作网罟,以取牺牲,故曰伏牺,或曰包牺。言取牺而包之,顾氏读包为庖,取其牺牲,以供庖厨也。

《周礼》《天官冢宰上》

庖人掌共六畜、六兽、六禽,辨其名物。凡其死生鲜薧之物,以共王之膳。与其荐羞之物,及后世子之膳。羞共祭祀之好,羞共丧纪之庶,羞宾客之禽献。凡令禽献以法授之,其出入亦如之。凡用禽献,春行羔豚膳膏香,夏行腒鱐膳膏臊,秋行犊麛膳膏腥,冬行鲜羽膳膏膻,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之膳禽不会。
〈注〉六畜,六牲也。始养之曰畜,将用之曰牲。《春秋传》曰卜日,曰牲。郑司农云:六兽麋、鹿、熊、麇、野豕、兔。六禽,雁、鹑、鴳、雉、鸠、鸽。元谓兽人,冬献狼,夏献麋。又内则无熊,则六兽当有狼,而熊不属六禽。于禽献及六挚,宜为羔、豚、犊、麛、雉、雁。凡鸟未孕曰禽。司马职曰大兽公之,小兽私之。凡计数之荐亦进也。备品物曰荐致滋味,乃为羞。王言荐者味,以不亵为尊。郑司农云:鲜谓生肉,薧谓乾肉,好羞谓四时所为膳食。若荆州之䱹鱼,青州之蟹胥。虽非常物,进之孝也。丧纪丧事之祭,谓虞祔也。禽献,献禽,于宾客献,古文为兽。杜子春云:当为献令,令兽人也。禽兽不可久处,宾客至将献之,庖人乃令兽人,取之必书所当献之数,与之及其来致禽,亦以此书校数之。至于献,宾客又以此书,付使者展而行之,掌客乘禽于诸侯,各如其命之数,聘礼乘禽于客,日如其饔饩之数,士中日则二双,用禽献谓煎和之,以献王。郑司农云:膏香,牛脂也。以牛脂和之,腒乾雉鱐。乾鱼膏,臊豕膏也,以豕膏和之。杜子春云:膏臊,犬膏腥,豚膏也,鲜鱼也,羽雁也,膏膻羊脂也。元谓膏腥,鸡膏也。羔豚物生而肥犊,与麛物成而充腒,鱐暵热而乾鱼,雁水涸而性定,此八物者,得四时之气。尤盛为人食之。弗胜是以用休废之脂膏,煎和膳之。牛属司徒土也,鸡属宗伯木也,犬属司寇金也,羊属司马火也,膳禽四时所膳禽献,加世子可以会之。

内饔掌王及后世子膳羞之割,烹煎和之事,辨体名肉,物辨百品味之物。王举则陈其鼎俎,以牲体实之,选百羞酱物,珍物以俟馈,共后及世子之膳。辨腥臊膻香之不可食者。牛夜鸣则庮,羊冷毛而毳膻,犬赤股而躁臊,鸟皫色而沙鸣,狸豕盲视而交睫腥,马黑脊而般臂蝼。凡宗庙之祭祀,掌割亨之事,凡燕饮食,亦如之。凡掌共羞脩刑膴胖骨鱐,以待共膳。凡王之好赐肉脩,则饔人共之。
〈注〉割肆解肉也,烹煮也,煎和齐以五味,体名脊胁。肩臂臑之属,肉物胾燔之属,百品味庶羞之属,言百举成数,取于镬以实鼎,取于鼎以实俎实鼎。曰:脀实俎。曰载先进食之时,恒选择其中御者,膳夫掌之,是乃共之腥臊膻香,可食者。是别其不可食者,则所谓者皆臭味也。冷毛毛长,总结也。皫失色,不泽美也,沙澌也。交睫腥腥,当为星声之误也。肉有如米者,似星般臂臂毛有文。郑司农云:庮朽木臭也,蝼蝼蛄臭也。杜子春云:盲视当为望视掌共,共当为具羞庶羞也,脩锻脯也。胖如脯而腥者,郑司农云:刑膴谓夹脊肉,或曰膺肉也。骨鱐谓骨有肉者,元谓刑铏羹也。膴䐑肉,大脔所以祭者,骨牲体也。鱐乾鱼好赐,谓王所善而赐也。

外饔掌外祭祀之,割亨共其脯脩刑膴,陈其鼎俎实之。牲体鱼腊,凡宾客之飧,饔飨食之事,亦如之。邦飨耆老孤子则掌其割亨之事,飨士庶子亦如之。师役掌共其献赐脯肉之事。凡小丧纪,陈其鼎俎而实之。
〈注〉飧客,始至之礼饔,既将币之礼,致礼于客,莫盛于饔孤子者,死王事者之子也。士庶子卫王宫者,若今时之飨卫士矣。王制曰:周人养国,老于东胶。养庶老于虞庠,献谓酌其长帅,陈鼎俎谓丧事之奠祭。

亨人掌共鼎镬,以给水火之齐职,外内饔之爨,亨煮辨膳羞之物,祭祀共大羹,铏羹宾客亦如之。
〈注〉镬所以煮肉及鱼腊之器,既孰乃脀于鼎,齐多少之量,职主也。爨今之灶,主于其灶,煮物大羹肉。湆郑司农云:大羹不致五味也,铏羹加盐菜矣。

《史记》《天官书》

张素为厨,主觞客。
〈注〉索隐曰:素嗉也。《尔雅》云鸟张嗉。郭璞云:鸟受食之处也。正义曰:张六星,六为嗉,主天厨饮食,赏赉觞客。占以明为吉,暗为凶,金火守之,国兵大起。

《后汉书》《礼仪志》

夕牲注先郊日,太史令牵牲,就庖豆酌毛血。

《唐书》《百官志》

仓曹司仓参军,事守公廨,庖厨仓库市肆。

《唐六典》《典庖》

后周有典庖中士一人。

《宋史》《天文志》

柳宿八星,天之厨宰也。主尚食和滋味。〈又〉外厨六星,为天子之外厨,主烹宰以供宗庙。〈又〉屠肆二星,在昴度东北,主屠宰烹杀。

《兵志》

有御厨,御膳厨,供庖务库。
《中华古今注》《厨人𧟄衣》
厨人𧟄衣,厮徒之服也,取其便于用耳。乘舆进食者,有服𧟄衣。前汉董偃绿帻青褠,加𧟄衣以见武帝,厨人之服也。

《荆川稗编》《朱子集说》

官制曰:冢宰之职,自汉以来,分裂四出,不可收拾。自膳夫至腊人,凡鸟兽鱼鳖,烹炮之事,分入少府。到得本朝,则自膳夫庖人,而下尽收入御前供奉官。

《明会典》《厨役通例》

弘治十三年,奏准太常。光禄二寺,逃回厨役许里。甲人等首官解部,不许津贴盘缠,其在原籍中途,及到部陜诈诓骗。告害人者,问罪,原词立案不行,逃回至三次者,问发口外为民。
凡王府厨役,弘治十六年,奏准王府,老疾厨役名缺,原户丁不愿替役者,务要奉有本管上司明文,方许。于相应人户内,佥补其有扶同王府人员。朦胧佥补者,治以枉法赃罪。各该布政司启王知会,凡有厨役名缺,除该护卫。并仪卫司佥拨者,仍旧佥补。外其应该民间,佥补者长史司勘实行布政司转行,原佥州县照名佥补教授等官,不许听凭下人,哄诱私出,批帖开写,令旨逼勒殷实大户。图利侵害违者,许本人具告,合于上司查究治罪。
又定郡王府厨役,每位四名,行令有司与护,卫人户内中半佥拨。
正德四年,奏准各处镇巡等官,通查各王府民厨,退回原籍当差,止拨军厨应役。如无护卫司去处,照旧其拨用后,不许分外科扰。致令消乏累民,佥补该衙门,如有占吝民厨,不行退革及科扰各项厨役者,井辅导官治罪。
嘉靖元年,题准二寺厨役,行委该寺公正官,查审见在新佥替役,逐名年貌籍贯,著役月日,曾否逃回,有无妻室,支粮若干,及每寺原额若干,逃故若干,巳勾未到,见在当差若干,拨与各监若干,重复顶补,即与改正。有粮无人,即与除豁,备造清册二本,一本留寺,一本送部,以凭类填格眼文簿,仍审真正弟男子侄,不拘丁数,实报年岁。另造馀丁文册,送部遇厨役事。故馀丁年十五以上,对册相同,方准替役。其年六十以上,老疾无丁者,送寺勘明,类送顺天府,给引照回,免本身差役,仍具奏佥代。其逃回原役,严限起解,津贴盘缠不得过二十两。新佥替役务,加存恤。不许厨甲人等勒掯,需索逼。令逃回以后,二寺三年一次通查食粮,并馀丁名数。十年一次造册,各送部稽查格眼。簿内见在逃,故名役通行原籍。知会见在及有馀丁,不许重勾原籍。户丁原籍亦不许以查理为由,重复起解,致扰里甲。
嘉靖二年,题准新封郡王,照例拨给军厨四名,其有奏讨民厨者,不准。
六年,题准厨役有缺选,各馀丁及同乡人补役,免行原籍清勾。
太常光禄二,寺厨役九年,议准凡诡名冒顶,远年逃故厨役者,通行革退。仍停止同乡顶补之例,以后厨役消乏,太常寺不足一千名,光禄寺不足四千名。许选在册馀丁有力业者,送部查验收役。不许辄行原籍勾扰,仍三年一次攒造馀丁文册,送部查考,不许仍前一概滥收,若果馀丁不足本部,另行议处奏请。又议准二寺,每年各委堂上官一员,督同博士四署,掌印官,清理厨役,督察一应奸弊。周岁更代之际,仍会同巡视科道,并本部委官查考一次,如有占役诈冒情弊,就行参治。其神宫监大亨门,井该寺各署,写字人役,亦于年终会查更换。
又议准各处禁密之地,该内臣执役,非厨子所敢擅入。及各处事简人多者,俱量行裁革,备造文册查考,永为定例。
又议准神宫监奉先殿,内臣太常寺,每月轮拨厨役二百名,与供薪水。如遇致祭打扫,仍取回供役。其惊赶寒鸦等项人役,每日辰入巳出,不许掯留私作。尚膳监内臣,原跟用厨役六百三十六名。光禄寺亦量拨与二百名,分用馀俱取回该寺。查照原署著役,凡先前占用厨役,已经清查退出者,该寺及原委科道官照名查点,分拨当差,不许虚称退出。仍旧占用其太常寺直厅门库等项,既有兵部佥拨人数,不许又用厨役止拨。与卿五名,少卿四名,寺丞三名,典簿博士二名。看守牙牌祭服,不许巧立名目。冒占违者,听监收钱粮,科道官纠举。
又题准王府,新封应佥及逃故老疾厨役,除有护卫仪卫司去处,照旧佥拨军厨外,其无护卫仪卫司例,该佥拨民厨者,俱照民校事例。每名每年于均徭内带徵银一十二两,类解布政司转发,该府长史司雇人应役。
十七年,题准今后厨役各司府,非奉礼部明文清勾,不许擅自起解扰民。
十九年,题准神宫监差使,厨役系太常寺额内之数,不许增添。
三十一年,题准各王府郡王,无护卫仪卫司者,许从实具奏,拨与民厨二名,每名徵银十两,给发雇役。三十六年,题准太常,光禄二寺各役食粮,每名除月支六斗外,妻粮减去一斗,止支三斗。
隆庆元年,题准太常寺厨役存留一千五十名,内神宫监直庐薪水三百名,看库二十二名,看坛一百二十五名。又大众每月四日拔草,四孟及岁暮,先期十日各准四十名,暂赴执役事毕,回寺其每日惊,赶寒鸦二十名,即于直庐薪水三百内,差用仍遵先年事例。一应祭祀公务,照旧供役。光禄寺存留三千四百名,除大庖厨,留七百名。大亨门一百名,凉楼伴当三十名,东西舍饭店五十名,御酒房四十名,苦酒房二十名。馀者悉掣回寺当差,其各衙门厅署跟随写字等项,该寺堂官务要剂量,拨用不得仍旧多占。万历元年,题准厨役冒籍者,多止纳官钱,未曾实历。今后王府典膳有缺,本寺务加详覈,果系年深亲历,方与呈送吏部选用。

庖宰部艺文一

《论楚惠王吞蛭》汉·王充

按惠王之吞蛭,不肖之主也。有不肖之行,天不祐也。何则惠王不忍谴蛭,恐庖厨监食,法皆诛也。一国之君,专擅赏罚而赦人,君所为也。惠王通谴菹中,何故有蛭,庖厨监食,皆当伏法。然能终不以饮食行诛于人,赦而不罪,惠莫大焉。庖厨罪觉而不诛,自新而改后,惠王赦细而活,微身安不病。今则不然,彊食害己之物,使监食之臣,不闻其过失,御下之威无禦非之心,不肖一也。使庖厨监食,失甘苦之和,若尘土落于菹中,大如虮虱,非意所能览,非目所能见,原心定罪,不明其过,可谓惠矣。今蛭广有分数,长有寸度,在寒菹中,眇目之人犹将见之,臣不畏敬,择濯不谨,罪过至重,惠王不谴,不肖二也。菹中不当有蛭,不食投地。如恐左右之见,怀屏隐匿之处,足以使不见,何必食之。如不可食之物,误在菹中,可复隐匿。而强食之,不肖三也。有不肖之行而天祐之,是天报祐不肖人也。食生物者,无有不死腹中,热也。初吞蛭时,未死。而腹中热,蛭动作,故腹中痛。须臾,蛭死腹中,痛亦止。蛭之性食血,惠王心腹之积,殆积血也。故食血之虫死,而积血之病愈,令尹知蛭入腹中,必当死出。因再拜贺,病不为伤著己,知来之德,以喜惠王之心。是与子韦之言,星徙太卜之言,地动无以异也。

《游刃赋》〈以目无全牛必有馀地为韵〉唐·张楚

善乎庖丁之养刃也。锋不钝锐不衄,横爽气以凛凛,顿霜威之肃肃。内则道协于心,外则手应于目。三年之后,不见全牛。于是手以之发,刃以之投,其虚,其徐。刃以吻合所倚,所触血自潜流牛之间兮,称有刃之厚兮。云无以无厚之刃,入有间之躯,与切泥而不别,将委土而何殊。忘其骨节之难易,未尝肯綮其斯,须以天合,天騞然响,然目不视矣,手有存焉。窾之导兮,自大郤之批兮。自穿始以一剖终,以万全匠石代之,以运斤未可争长孔。〈缺〉杀之而用剑,难乎。同年则说屠羊以浅术,望鼓刀以战,慄期百发而百中。笑无固而无必,乃知丁之道也。可久丁之伎也,难有利推百鍊,不愧于太阿。声中八音,自合于经。首日居月诸勇。王安石诗:赐篚外庭纷锦绣,燕庖中禁续新樵。富弼诗:塞路移君庖,盈车载春醴。
郑侠诗:为客留公驻斯须,精庖馔玉歌贯珠。
苏轼过汤阴市,得豌豆大麦粥,诗:逆旅唱晨粥,行庖得时珍。〈又〉蔓菁芦菔羹,诗:我昔在田间,寒庖有珍烹。〈又〉那因江鲙美,遽厌天庖膻。〈又〉登庖更作器,何以免屠刲。〈又〉成阴障日行当见,取笋供庖计已疏。〈又〉定教舞袖掣伊凉,更想夜庖鸣瓮盎。〈又〉东道无辞信使频,西邻幸有庖齑酿。
孔文仲诗:应烦北道开樽俎,又费公庖几万钱。黄庭坚诗:北馔厌羊酪,南庖富笋菜。〈又〉食笋诗:我来白下聚,此族富庖宰。
张耒诗:肥兔与奔鹑,日夕悬庖屋。
韩驹诗:嘉蔬随客庖,香饭出僧甑。
张九成诗:烹庖入盘俎,点酱真味足。
刘子翚诗:花瓷汤酒欲生香,竹外庖厨闻剁肉。徐照诗:盆栽怪木缘能画,池畜珍鱼不入庖。
虞集诗:给札修辞持玉笔,赐羹充腹出珍庖。〈又〉萧萧

庖宰部选句

庾信诗:飞鱼时触钓,翳雉屡悬庖。
杜甫诗:池水观为政,厨烟觉远庖。〈又〉客子庖厨薄,红楼枕席清。
李白诗:伊尹生空桑,指庖佐皇极。
柳宗元诗:再期永日闲,提挈移中庖。
元稹诗:曲突翻成沼,行廊却代庖。李商隐诗:虎过遥知阱,鱼来且佐庖。陆龟蒙诗:藓乾粘晚砌,烟湿动晨庖。
其贾馀君欲口传等文,惠之相好,我方神遇觉。良庖之不如若然者,游合逍遥之事,刃合虚白之意。倘游必有方。刃何不利,冉冉兮。虽不可知,恢恢兮。常有馀地方,将解千牛,然后踌躇以满志。

庖宰部艺文二〈诗〉

《宫词》花蕊夫人费氏

厨船进食簇时新,列坐无非侍从臣。日午殿头宣索鲙,隔花催唤打鱼人。徒御图中见,犹想君庖赐满车。〈又〉诹日修王贡,兼时视客庖。〈又〉山多美竹深宜屋,江有嘉鱼远致庖。〈又〉烧香招五老,行厨庖六丁。
宋濂诗:合庖集鱼雁,响屐锵琅球。
张羽过云岩诗:斋庖竹外烟,汲路松间雪。

庖宰部纪事

《史记·三皇本纪》:太昊伏羲氏养牺牲以庖厨,故曰庖牺。
《风俗通》:燧人始钻木取火,炮生为熟。
《史记·商本纪》: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干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负鼎俎,以滋味说汤,致于王道。
《管子·小称篇》:易牙以调和事公,公曰:惟烝婴儿之未尝。于是烝其首子而献之公。
《公羊疏》:晋灵公为无道,使诸大夫皆内朝。赵盾已朝而出,与诸大夫立于朝。有人荷畚自闺而出者,赵盾曰:彼何也,夫畚曷为出乎闺。呼之不至,曰:子大夫也。欲视之,则就而视之。赵盾就而视之,则赫然死人也。赵盾曰:是何也。曰膳宰也。熊蹯不熟,公怒以斗摮而杀之,支解将使我弃之。赵盾曰:嘻。趋而入,灵公望见赵盾愬而再拜,赵盾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趋而出。灵公心怍焉。
《礼记·檀弓》:知悼子卒,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杜蒉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杜蒉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太师也,不以诏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毋废斯爵也。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
《庄子·养生主篇》: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却,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馀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王充《论衡·福虚篇》:楚惠王食寒菹而得蛭,因遂吞之,腹有疾而不能食。令尹问王,安得此疾也。王曰:我食寒菹而得蛭,念谴之而不行其罪乎。是废法而威不立也,非所以使国人闻之也。谴而行诛乎,则庖厨监食者,法皆当死,心又不忍也。我恐左右见之也,因遂吞之。令尹避席再拜而贺曰:臣闻天道无亲,惟德是辅。王有仁德,天之所奉也。病不为伤,是夕也。惠王之后而蛭出,及久,患心腹之积皆愈。
韩子《内储说》:下昭僖侯之时,宰人上食,而羹中有生肝焉。昭侯召宰人之次而诮之曰:若何为置生肝寡人羹中。宰人顿首,服死罪曰:窃欲去,尚宰人也。文公之时,宰臣上炙而发绕之。文公召宰人而谯之曰:女欲寡人之哽耶,奚为以发绕炙。宰人顿首再拜,请曰:有死罪三,援砺砥刀,利犹干将也。切肉肉断,而发不断,臣之罪一也。援木而贯脔,而不见发,臣之罪二也。奉炽炉炭,火尽赤红而炙熟,而发不烧,臣之罪三也。堂下得无微有疾臣者乎。公曰:善。乃召其堂下而谯之,果然,乃诛之。一曰,晋平公觞客,少庶子进炙而发绕之,平公趣杀庖人,毋有反令。庖人呼天曰:嗟乎,臣有三罪,死而不自知乎。平公曰:何谓也。对曰:臣刀之利,风靡骨断而发不断,是臣之一死也。桑炭炙之肉红白而发不焦,是臣之二死也。炙熟又重睫而视之,发绕炙而目不见,是臣之三死也。意者堂下,其有翳憎臣者乎,杀臣不亦蚤乎。
《说苑》:齐王厚送女,欲妻屠牛吐。屠牛吐辞以疾,其友曰:子终死腥臭之肆而已乎,何为辞之吐。应之曰:其女丑。其友曰:子何以知之。吐曰:以吾屠知之。其友曰:何谓也。吐曰:吾肉善而去,若少耳。吾肉不善,虽以吾附益之,尚犹贾不售。今厚送子,子丑故耳。其友后见之,果丑。传曰:目如擗杏,齿如编贝。
《汉书·陈平传》:里中社,平为宰,分肉甚均。里父老曰:善,陈孺子之为宰。平曰:嗟乎,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此肉矣。
《搜神记》:淮南王安好道术,设厨宰以候宾客。
独断帻者,古之卑贱执事,不冠者之所服也。孝武帝幸馆陶公主家,召见董偃。偃傅青褠绿帻,主赞曰:主家庖人臣。偃昧死再拜,谒上为之起,乃赐衣冠,引上殿。
《后汉书·刘圣公传》:更始王诸功臣,其所授官爵者,皆群小贾竖,或有膳夫庖人,多著绣面衣、锦裤、襜褕、诸于,骂詈道中。长安为之语曰: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
《晋书·列女传》:周顗母李氏,字络秀,汝南人也。少时在室,顗父浚为安东将军,时尝出猎,遇雨,过止络秀之家。会其父兄不在,络秀闻浚至,与一婢于内宰猪羊,具数十人之馔,甚精办而不闻人声。浚怪使觇之,独见一女子甚美,浚因求为妾。其父兄不许,络秀曰:门户殄瘁,何惜一女。若连姻贵族,将来庶有大益矣。父兄许之。遂生顗及嵩、谟。李氏遂得为方雅之族。《齐书·刘琎传》:建元初,琎为武陵王晔冠军征虏参军。晔与僚佐饮,自割鹅炙。琎曰:应刃落俎,膳夫之事,殿下亲执鸾刀,下官未敢安席。因起请退。
《虞悰传》:悰善为滋味,和剂皆有方法。豫章王嶷盛馔飨宾,谓悰曰:今日肴羞,宁有所遗不。悰曰:恨无黄颔𦞦,何曾《食疏》所载也。《梁书·太祖五王传》:安成康王秀,字彦达,太祖第七子也。天监元年,封安成郡王。性仁恕,在京师,旦临公事,厨人进食,误而覆之,去而登车,竟朝不饭,亦不之诮也。
《北史·恩倖传》:侯刚,字乾之,河南洛阳人也。其先代人,本出寒微。少以善于鼎俎,得进膳出入,积官至尝食典御,后封武阳县侯,进爵为公。司空、任城王澄以其起由膳宰,颇窃侮之云:此近为我举食。刚自太和进食,遂为典御,历两都、三帝、二太后,将三十年。
《邢峙传》:峙,字士峻,方正纯厚,有儒者风。厨宰进太子食,菜有邪蒿,峙令去之,曰:此菜有不正之名,非殿下宜食。文宣闻而嘉之。
《隋书·王劭传》:劭笃好经史,遗落世事。用思既专,性颇恍忽,每至对食,闭目凝思,盘中之肉,辄为仆从所啖。劭弗之觉,唯责肉少,数罚厨人。厨人以情白劭,劭依前闭目,伺而获之,厨人方免笞辱。
《唐书·韩思彦传》:思彦巡察剑南,益州高赀兄弟相讼,累年不决,思彦敕厨宰饮以乳。二人寤,齧肩相泣曰:吾乃夷獠,不识孝义,公将以兄弟共乳而生耶。乃请辍讼。
《韦庶人传》:常侍马秦客高医,光禄少卿杨均善烹调,皆引入后廷。均、秦客烝于后。
《和逢尧传》:逢尧,岐州岐山人。武后时,负鼎诣阙下上书,自言愿助天子和饪百度。有司让曰:昔桀不道,伊尹负鼎于汤;今天子圣明,百司以和,尚何所调。逢尧不能答,流庄州。
《韦陟传》:陟性侈纵。穷治馔羞,每食视庖中所弃,其直犹不减万钱,宴公侯家,虽极水陆,曾不下著。
《唐国史》:补德宗非时,召吴凑为京兆尹,便令赴上凑疾,驱诸客至府,已列筵毕。或问曰:何速。吏对曰:两市日有礼席,举铛釜而取之,故三五百人之馔可立办也。
《因话录》:元和中有僧,鉴虚作煮肉,法行于世。
《三水小牍》:陆存者,愚儒也。衰白之后方,调授汝州剡城。令时乾符,丁酉岁也。是秋,王仙芝党与起,自海沂来攻郡,途经剡城。存微服将遁,为贼所掳。其酋问曰:汝何等人也。存绐之曰:某庖人也。乃令溲煎油作,移时不成。贼酋怒曰:这汉谩语,把剑来。存惧,急撮面两手,速迫曰:祖祖父父,世世业业。众大笑,释之。《五代史·吴越世家》:董昌表,钱镠偏将。中和二年,越州观察使刘汉宏与昌有隙,汉宏遣其弟汉宥、都虞候辛约,屯兵西陵。镠率八都兵渡江,窃敌军号,斫其营,营中惊扰,因焚之,汉宥等皆走。汉宏复遣将黄圭、何肃屯诸暨、萧山,镠皆攻破之。与汉宏遇,战,大败之,杀何肃、辛约。汉宏易服持脍刀以遁,追者及之,汉宏曰:我宰夫也。举刀示之,乃免。
《周本纪》:太祖皇帝,姓郭氏名威。少孤,依潞州人。常氏尝游于市,市有屠者,常以勇服其市人。威醉呼,屠者使进几割肉,割不如法,叱之,屠者披其腹示之曰:尔勇者,能杀我乎。威即前,取刀刺杀之,一市皆惊。《南唐书》:某御厨者,失其姓名,唐长安旧人也。从中使至江表,未还,闻崔引诛北司,遂亡命而某留事吴。及烈祖受禅,御膳宴,设赖之略,有中朝承平遗风。长食味有鹭鸶饼、天喜饼、驼蹄、餤春、分餤密云饼、铛糟炙珑璁餤、红头佥五色,馄饨子,母馒,旧法俱存。钱惟演《家王故事》:先臣镇东南,日尝大会宾客,食鳖𦡱。而庖人因刀伤手,以纸濡血,纸堕食器中。先臣得之,遂藏于袖,且顾左右曰:无令掌膳者知。
《宋史·王延德传》:延德,开封东明人,方总角,宣祖爱其谨厚,召置左右。太宗尹京,署为亲校,专主庖膳,尤被倚信。太平兴国初,授御厨副使。
《东轩笔录》:宋仁宗游后院,还宫索浆急。宫嫔曰:大家何不于外宣索。而受渴曰:吾屡顾不见镣子,恐问之则所司有得罪者。杨慎曰:镣子,庖人之称。
御史有阍吏,隶台中四十馀年,事二十馀中丞矣。颇能道其事,尤善评其优劣。每声诺之时,以所执之梃,待中丞之贤,否中丞贤,则横其梃。中丞不贤,则直其梃,此语諠于缙绅。凡为中丞者,唯恐其梃之直也。范讽为中丞,闻望甚峻,阍吏每声诺,必横其梃。一日,范视事,次阍吏报事范视之,其梃直矣。范大惊,立召问曰:尔梃忽直,岂睹我之失邪。吏初讳之,苦问乃言曰:昨日见中丞召客亲,谕庖人以造食。中丞指挥者数四庖人去,又呼之复丁,宁教诫者。又数四大,凡役人者,授以法而观,其成苟不如,法有常刑矣,何事喋喋之繁。若使中丞宰天下之事,不止一庖人之任,皆欲如此,喋喋不亦劳而可厌乎。某心鄙之,不知其梃之直也。范大笑惭谢,明日视之,梃复横矣。
《宋史·吴师礼传》:师礼兄师仁,字坦求。笃学厉志,不事科举。丧亲,庐墓下,日倩旁寺僧造饭一钵以充饥,不复置庖爨。
《问奇类林》:蔡太师京厨婢数百人,庖子十五人。段丞相有老婢、名膳。祖四十年,阅百婢、仅九婢可嗣法。《江行杂录》:京都中下之户,不重生男。每生女则爱护如捧璧擎珠。甫长成,则随其姿质,教以艺业,用备士大夫,采拾娱侍。名目不一,有所谓身边人,本事人,供过人,针线人,堂前人,剧杂人,拆洗人,琴童,棋童,厨娘等级。截乎不紊,就中厨娘最为下色,然非极富贵家,不可用余。以宝祐丁巳,参阃寓江陵。尝闻时官中有举其族人置厨娘事,首末甚悉,谩书之以发一笑。其族人名某者,奋身寒素,巳历二倅一守。然受用澹泊,不改儒家之风,偶奉祠居里,便嬖不足。使令饮馔,且大粗率守。念昔留某官,处晚膳,出京都。厨娘调羹极可口,适有便介,如京谩作,承受人书托以物色,费不屑较。未几,承受人复书曰:得之矣。某人年可二十馀,近回自府第,有容艺,能算能书。旦夕,遣以诣直。不旬月,果至。初憩五里头,时遣脚夫,先申状来,乃其亲笔也。字画端楷,历叙庆幸。即日,伏事左右,末乞以四轿接取。庶成体面,辞甚委曲殆,非庸碌女子所可及。守一见,为之破颜。及入门,容止循雅,红裙翠裳。参视左右,乃退守,大过所望。少选亲朋,皆议举杯为贺厨娘。厨娘遽至,使厨请曰:未可展会,明日且具常食,五杯五分。厨娘请食品,菜品。质次,守书以示之。食品第一为羊头,佥菜品第一为葱齑。馀皆易办者,厨娘谨奉旨教。举笔砚,具物料。内羊头佥五分,各用羊头十个,葱齑五牒,合川葱五斤,他物称是。守固疑其妄然,未欲遽示以俭鄙,姑从之而密觇其所用。翌旦,厨师告物料齐,厨娘发行,奁取锅、铫、盂、勺、汤、盘、之属,令小婢先捧以行,灿耀目,皆白金所为,大约计该五十七两。至如刀砧杂器,一一精致,傍观啧啧。厨娘更围袄围裙,银索攀膊掉臂,而入据坐。胡床徐起,切抹批脔,惯熟条理,真有运斤成风之势。其治羊头也,漉置几上,别留脸肉,馀悉掷之地。众问其故,厨娘曰:此皆非贵人所食矣。众为拾顿他所,厨娘笑曰:若辈真狗子也。众虽怒,无语以答。其治葱齑也,取葱微彻,过沸汤,悉去须叶,视楪之大小分寸而截之。又除其外数重,取条心之似韭黄者。以淡酒醯浸渍,馀弃置了不惜。凡所供备,馨香脆美,济楚细腻,难以尽其形容。食者举著无嬴,馀相顾称好。既撤席,厨娘整襟再拜曰:此日试厨,幸中台意,须照例支犒。守方迟难厨娘曰:岂非待捡。例邪探囊,取数幅纸以献曰:是昨在某官处所得支,赐判单也。守视之,其例每展会支赐绢帛,或至百匹钱,或至三二百千,无虚拘者。守破悭勉强私窃,喟叹曰:吾辈事力单薄,此等筵宴,不宜常举,此等厨娘,不宜常用。不两月,托以他事善遣,以还其可笑如此。
《梦溪笔谈》:吴中一士人,好附托显位。是时,侍御史李制知常州,士人游毗陵,挈其徒饮倡家。顾谓一驺卒曰:汝往白李二,我在此饮,速遣有司持酒肴来。李二,谓李御史也。俄顷,郡厨以饮食至,甚为丰腆。有一蓐医适在其家,见其事后,至御史之家,因语及之。李君极怪,使人捕得驺卒,乃兵马都监所假,受士人教戒,就使庖买饮食,以绐坐客耳。
李景使大将胡则守江州,江南国下曹翰以兵围之。三年,城坚不可破。一日,则怒一饔人,鲙鱼不精,欲杀之。妻某遽止之,曰:士卒守城累年矣,暴骨满地,奈何以一食杀士卒耶。则乃舍之。王文正大尉,局量宽厚。一日,其子弟愬于公曰:庖肉为饔人所私,食肉不饱,乞治之。公曰:汝辈人,料肉几何。曰:一斤。今但得半斤,食其半,为饔人所廋。公曰:尽一斤,可得饱乎。曰:尽一斤,固当饱。曰:此后人料一斤半,可也。其不发人过,皆类此。
《却扫编》:翟资政公巽,平日谈论,喜作文语,虽对使令,亦然为中书舍人。时后省有庖者,艺颇精翟,亟称之,后更懈怠。众以尤翟曰:此小人也。而公数称奖之,故令如此,公自治之,翟不得已,呼使前责曰:汝以刀匕,微能数见称赏,而敢疏慢如此。使众人以骄灌,夫之罪归,汝文于汝安乎。左右皆匿笑,而庖竟不解为何等语也。
《贵耳集》:杨伯洪知黄州,忽一日早饭,觉有薄荷气,食之后疑,素养白鸡、黑犬。就其内饲之,鸡与犬俱毙。有孙来前,以匙数粒食之,晚亦毙。杨始惊,急服解毒药,呕血数升。遂将庖者鞠之,乃云童德兴授其药,庖则荆湖制司人,复改为饭局,童谕之,药不验,当以薄荷可发。朝廷知之,差中使赍金器宣赐,兼抚问伯洪。引庖者,对中使自白,本末中使亦惊,复奏童德兴赴召。虑事觉先,饮药而卒。
《同话录》:蒋大防母夫人云:少日随亲谒泰山。东岳,天下之精艺毕集。有一庖人,令一人袒背俯偻于地,以其背为刀几,取肉一斤许。运刀细缕,之撤肉而拭兵,背无丝毫之伤。
《元史·赵璧传》:璧遣中书右丞。冬,祀太庙,有司失黄幔,索得于神庖灶下,已甚污弊。帝闻,大怒曰:大不敬,当斩。璧曰:法止杖断流远。其人得不死。
《云林遗事》:同郡有富室,池馆芙蓉盛开,邀云林饮。庖人出馔,拂衣起不可止。主人惊愕,叩其所以曰:庖人多髯菧,多者不洁,吾何留焉。坐客相顾哄堂。
《贤弈编》:黄宪副公卷性孤介,悃朴而甚好客。客至,座己徐起,临庖服,犊鼻衣,治具治毕,乃盥手更衣出,率以为常。耿先生一日偕元孚、周进士候公,公欢甚,纵谈名理,移日不辍。已有婢从屏间禀曰:烹鸡熟矣,请割。如是者三而公谈益剧,乃命婢曰:汝姑自割。既供馔出,胾肋狼藉不为意也。

庖宰部杂录

《礼记》:君子远庖厨,凡有血气之类,弗身践也。
司徒奉牛司马,奉羊庖人治庖。
关尹子《四符篇》:庖人羹蟹,遗一足机上,蟹已羹,而遗足尚动。是生死者,一气聚散尔。
《庄子·逍遥游》: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韩子·八说篇》:酸甘咸淡不以口断,而决于宰尹,则厨人轻君,而重于宰尹矣。
《淮南子》:忧父之疾者,子治之者,医进献者,祝治祭者庖。
调平五味者,庖也。
喜武非侠也,喜文非儒也,好方非医也,好马非驺也,知音非瞽也,知味非庖也。
《贾谊治安策》:屠牛垣一朝解,十二牛而芒,刃不顿者所排击剥割,皆众理解也。至于髋髀之所,非斤则斧急。就篇厨宰切割给使,令注厨庖屋也。宰主烹饪者,脔䐑曰:切胖。解曰:割给主也。主供此役也。王逸《楚辞注》:彭祖好知滋味,善斟雉羹以事帝尧。《晋书·石崇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膳穷水陆之珍。唐元宗,端午三殿宴群臣,诗序有云:厨人尝散热之馔,酒正行逃暑之饮。庖捐恶鸟,俎献肥龟。
《投荒杂录》:岭南无问贫富之家,教女不以针缕纺绩为功,但躬庖厨勤刀机。而已善醯醢菹鲊者,得为大好女矣。斯岂遐裔之天性,欤故偶民争婚聘者,相与语曰:我裁袍补袄。即灼然不会。若修治水蛇黄鳝,即一条必胜一条矣。
《东京梦华录》:凡民间吉凶,筵会椅卓。陈设器皿,合盘酒檐,动使之类。自有茶酒司,管赁吃食下酒。自有厨司,以至托盘下。请书安排坐次,尊前执事,歌说劝酒,谓之白席人,总谓之四司。
《涪翁杂说》:燕人脍鲤方寸,切其腴以啖,所贵腴鱼腹下肥处也。故杜子美诗云:偏劝腹腴贵年少。
叶时《礼经·会元膳羞篇》:六畜,六兽,六禽之名,死生鲜薧荐羞之物。膳羞、好羞禽兽之供,此庖人掌之也。又曰:庖人办香臊腥膻之膏,而欲适四时之宜。
《晁氏客语》:越人按图而言燕,遇燕人则北矣,岂若知燕而不言者耶。读崔氏珍庖,而谓能精于饮馔,岂若调和适口,习熟自然应法。问其法,则不能言者耶。《闻见后录》:曹植七启,言食味有芳莲之巢龟。张协七命,言食味有丹穴之鹨。虽极盛馔,二物似不宜充庖也。
《演繁露》:宣帝元康二年,诏曰:吏或擅兴徭役,饰厨传以称誉。过客按厨传,两事也。厨庖也,以好饮食供过客则为饰厨也。传者,驿也,具车马资行役则为饰传也。今人合厨传为一概,谓丰馔为厨传,非也。
《熊氏经说》:周礼家以牛属司徒,而配土鸡。属宗伯而配木羊,属司马而配火犬,属司寇而配金,莫能释其义。愚谓牛牟,然而鸣其音,多宫鸡之音,多角羊之音,多徵犬之音,常张口而为商,必有音中羽者。而司空之官,不可见矣。庖人膳膏,四时各从,五行所克。胜者,则牛鸡羊犬足矣。以月令證之,则冬官必有彘人,彘当属司空而配水。
《丹铅杂录》:易鼎卦初,六鼎颠趾,利出否沈存中,曰:古鼎中有三足,皆空所容物者,所谓鬲也。煎和之法,常欲清在下,体在上,则易熟而不偏烂。及升鼎则浊滓,皆归足中鼎。卦初爻鼎,颠趾利出否,谓浊否在下,须先泻而虚之。九二阳爻,始为鼎有实。今京师大庖钩,悬而煮不使著釜底,亦古人遗意也。今按沈之说,得象意可补易注之缺。晋石崇以饴浴釜,贾协《齐民要术》有涂瓮法,皆古庖人之遗意。
《清暑笔谈》:都下庖制食物,凡鹅、鸭、鸡、豕类,用料物炮炙,气味辛醲,已失本然之味。夫五味主淡,淡则味真。昔人偶断殽羞,食淡饭者,曰:今日方知真味,向来几为舌本所瞒。

庖宰部外编

《列仙传》:神仙所至,自有六甲行庖,随所需即有。抱朴子刘安升仙,见上帝,误称寡人,谪守天庖。

牙侩部汇考

《周礼》

《地官》

司市掌市之治教政刑,量度禁令。
〈订义〉刘氏曰:政谓平百物,轻重之价,量谓执五量,以定谷米之平度。谓谨五度,以定布帛之制。

以量度成贾而徵儥〈音育〉
〈订义〉郑康成曰:徵召也,儥买也。 王昭禹曰:量以量多少度,以度长短。既以度量而平之,则物价之高下,既定然,后可以召儥。

质人掌成市之货贿,人民,牛马,兵器,珍异。
〈订义〉郑康成曰:成平也。 王昭禹曰:物有美恶,直有贵贱,人有好恶,二三而不齐。苟使买儥之人,自相为市,无所质而自化,居庶物有无相济,岂可得哉。此质人所以掌成其买儥焉。成者,使彼此皆成,而无亏也。

凡卖儥者质剂焉。大市以质,小市以剂。
〈订义〉杨氏曰:质谓牙保,剂谓卖买交纳。

掌稽市之书契。
〈订义〉易氏曰:契之为物,人执其一,予者执左,见其予之。之仁取者,执右见。其取之之义,合之以为验。示其取予之,信而已。

同其度量,壹其淳〈音准〉制,巡而考之,犯禁者举而罚之。
〈订义〉王昭禹曰:同其度,则齐其长短。同其量,则齐其浅深。壹其淳则齐,其布帛之幅广。壹其制则齐,其布帛之匹长。既同而壹之,又巡行而考校之,其或犯禁则举,其货罚其人如此,则诈伪者,无所容其间矣。

贾师各掌其次之货贿之治,辨其物而均平之,展其成而奠〈音定〉其价,然后令市。
〈订义〉郑康成曰:贾师定物价。 贾氏曰:展其成而奠,其贾以其知物贾,故也。

《唐类函》《首率》

汉书曰:节驵侩注:节,谓节物贵贱。际侩,其馀利比于千乘之家。侩,谓会合二家交易者。驵侩,首率也。

《明大诰》《官私牙》

大诰云:天下府州县镇,店去处不许,有官牙、私牙。一切客商货物,照例投税之后,任从发卖。

《续文献通考》

《回易库》

元世祖至元中立回,易库于诸路,掌市易币帛诸物。

《管市司》

明太祖洪武中,立管市司,三日一次,较勘街市,秤尺并依时,估定其物价。

《明会典》《市廛》

凡城市乡村,诸色牙行及船埠,头并选有抵业人,户充应官,给印信文簿,附写客商船。户住贯姓名,路引字号。物货数目,每月赴官查照,私充者,杖六十。所得牙钱入官,官牙埠头,容隐者,笞五十,革去。
凡诸物,行人评估物价,或贵或贱。令价不平者,计所增减之。价坐赃论,入己者,准窃盗论,免刺。
凡买卖诸物,两不和同,而把持行市,专取其利,及贩鬻之徒。通同牙行共为奸,计卖物以贱为贵,买物以贵为贱者,杖八十。若见人有所买卖在傍,高下比价,以相惑乱而取利者,笞四十。若己得利物,计赃重者,准窃盗论,免刺。
一各处客商,辐辏去处。若牙行及无藉之徒,用强邀截客货者,不论有无诓赊货物,问罪俱枷号一个月。如有诓赊货物,仍监追完足发落。
凡私造斛斗,秤尺不平,在市行使及将官降斛斗,秤尺作弊增减者,杖六十,工匠同罪。

皇清《大清会典》《市廛》

凡城市乡村,诸色牙行及船埠头,并选有抵业人户,充应官给印信、文簿,附写客商船户。住贯姓名路引字号,物货数目,每月赴官查照。私充者,杖六十。所得牙钱入官,官牙埠头容隐者,笞五十,革去。凡诸色行人,评估物价,或贵或贱,令价不平者,计所增减之价,坐赃论一两以下,笞二十,罪止杖一百。徒三年入己者,准窃盗论,免刺。
凡买卖诸物,两不和同,而把持行市,专取其利,及贩鬻之徒,通同牙行,共为奸计,卖物以贱为贵,买物以贵为贱者,杖八十。若见人有所买卖在傍,高下比价。以相乱而取利者,笞四十。若己得利物,计赃重者,准窃盗论,免刺。
一各处客商,辐辏去处。若牙行及无藉之徒,用强邀截客货者,不论有无诓赊货物,问罪俱枷号一个月。如有诓赊货物,仍监追完足发落。凡私造斛斗秤尺不平,在市行使及将官降斛斗,秤尺作弊增减者,杖六十,工匠同罪。

牙侩部选句

王安石寄曾子固诗:思君挟奇璞,愿售无良侩。贺铸留别僧讷诗:穴从西班谁比数,牛侩马医犹尔汝。
陆游寓叹诗:人怪羊裘忘富贵,我从牛侩得贤豪。

牙侩部纪事

《汉书·赵王彭祖传》:赵王擅权。使使即县为贾人榷会。〈注〉平会两家买卖之贾者。榷者,禁他家,独王家得为之也。即,就也。就诸县而专榷贾人之会,若今之和市矣。
《后汉书·逢萌传》:萌与同郡徐房、平原李子云、王君公相友善,并晓阴阳,怀德秽行。房与子云养徒各千人,君公遭乱独不去,侩牛自隐。时人为之论曰:避世墙东王君公。
《善谑集》:晋庾纯之父,尝为伍伯。贾充之先,尝为驵侩。充置酒而纯,末至充曰:君行常在人,先今何忽后。纯曰:会有少市井事未了,是以后尔。
《唐书·王君廓传》:君廓,并州石艾人。少孤贫,为驵侩。《旧唐书·食货志》:除陌法天下公私,给与货易,率一贯旧算二十益,加算为五十,给与他物,或两换者,约钱为率算之,市牙各给印纸。
《懒真子录》:唐世士大夫,崇尚家法。柳氏为冠公绰唱,之仲郢和之,其馀名士亦各修整。旧传柳氏出一婢,至宿卫韩金吾家,未成。券闻主翁于厅事上买绫,自以手取视之,且与驵侩议价,婢于窗隙偶见,回作中风状仆地,其家怪问之,婢乃云:我正以此疾,故出柳宅也。因出外舍问曰:汝此疾,几何时也。婢曰:不然,昔曾伏事柳家郎君,岂忍伏事卖绢牙郎也。其标韵如此。
《唐书·张又新传》:又新尝买婢迁约,为牙侩搜索陵突,御史劾举,李逢吉庇之,事不穷治。
《高骈传》:骈以军事属吕用之。用之者,鄱阳人,世为商侩,往来广陵,得诸贾之驩。
《尚书》:故实京师书侩孙盈者,名甚著。盈父曰:仲容亦鉴书,画精于品目。凡豪家所宝多经,其手真伪无逃焉。
《集异记》:宁王方集宾客欢话之际,鬻马牙人曲神奴者,请呈二马焉。宁王即于中堂阅试步骤,毛骨形相神骏、精彩。座客观之,不相上下。宁王顾问神奴曰:其价几何。牙人先指曰:此一千缗。次指曰:此五百缗。宁王欣然谓左右曰:如言付钱,马送上厩。宾客莫测其价之悬殊,即共咨询。宁王曰:诸公未喻,当为验之。即令鞭辔驰驱,往复数四,笑谓座客曰:辨其优劣否。皆曰不知。宁王乃顾千贯者曰:此马缓急,百返蹄下不起纤埃。复顾五百缗者曰:此马往来十过,足下颇生尘埃,以此等其价之高下焉。座客乃伏。
《玉堂閒话》:洛中有大寮,世籍膏粱,不分牝牡。偶市一马,都莫知其妍媸,为驵侩所欺,曰:此马不唯驯良,齿及二十馀岁,合直两马之资,况行不动,尘可谓驯良之甚也。遂多金,以市之侩既倍获利。临去又曰:此马兼有榅桲出牙也。于是大喜,诘旦乘出如鹅鸭之行,及至家矜衒曰:此马不唯驯熟兼饶得果子牙,两所复召侩,别赠二十。
《容斋随笔》:吕南公所书,建昌南城人曰:陈策尝买骡,得不可被鞍者,不忍移之他人,命养于野庐,俟其自毙。其子与猾驵计,因经过官人马,即磨破骡背,以衒贾之,既售矣。策闻,自追及告以不堪,官人疑策爱也,秘之。策请试,以鞍亢亢,终日不得被,始谢还焉。曰:危整者,买鲍鱼,其驵舞秤权阴厚整,鱼人去身留,整傍请曰:公买止五斤,已为公密倍入之,愿𢌿我酒。整大惊,追鱼人数里,返之酬以直。又饮驵醇酒曰:汝所欲酒而已,何欺寒人为。
《吴中往哲记》:刘以则,常熟人,富而好客,虽挟巫卜小技,往谒之,无不有所赠,名闻江湖。过阳山花家,见其门系耕牛数十头,叹曰:此卖牛牙郎家耶。不交礼,竟去。

牙侩部杂录

班固连珠,故玙璠之为宝,非驵会之术,伊吕之为佐,非左右之旧。
《新论·因显篇》:昔有卖良马于市者,已三旦矣,而市人不顾。乃谓伯乐曰:吾卖良马,而市人莫赏。今子一顾,请献半马之价。于是伯乐造市来,而迎睇之去,而目送之一朝之价,遂至千金。此马非昨为驽骀,今成駃騠也。由人莫之,赏求有为之,顾盼者也。故物无所因,良马困于驵阓,有所因则一顾千金。
《谈苑》:今人谓驵侩为牙本,谓之互郎,主互市事也。唐人书互作似牙字,因转为牙。今人谓万为力,千为撇,但数目可按,故能存本字,不然亦若,牙耳。《东京梦笔录》:凡顾觅人力干,当人酒食作匠之类,各有行。老供顾觅女使,即有引至牙人。
《丹铅杂录》:伊尹负鼎,以干汤谓尹,有鼎鼐之才也。犹书曰:迓衡。云:耳横议者,遂谓伊尹为庖人,若然则衡秤也。尹曰:迓衡,其亦舞秤权之市魁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