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刀镊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八百十三卷目录

 佣工部汇考
  周礼〈天官〉
  扬雄方言〈甬〉
 佣工部艺文
  佣赁判         唐白居易
 佣工部纪事
 佣工部杂录
 佣工部外编
 刀镊部艺文一
  题刀镊民传后      宋黄庭坚
 刀镊部艺文二〈诗〉
  镊工          元僧雪岩
 刀镊部选句
 刀镊部纪事
 刀镊部杂录

艺术典第八百十三卷

佣工部汇考

《周礼》《天官》

冢宰以九职任万民,九曰閒民无常职,转移执事。
愚案成周计,民受田馀夫,亦及之安有閒民。今谓之閒民,必其单丁下户,既不能胜耕,又不能从事于园圃。虞衡薮牧之地,与夫工商嫔妇之业,圣人难,以强之受职也。亦列于九职之终者,以八职之中,不可无此等人。
《方言》《甬》
自关而东,陈魏宋楚之间,保庸谓之甬。
保言,可保信也。

佣工部艺文

佣赁判

有客户闲人,请移执事。许之,恐因有流散。不许,则见无常职。欲允其请,仍立案牒为其限,约州以为优,具请省裁。
《对》唐·白居易
闲人者,五列在周官。虽去家而不归,终寓世而无职。乔木空在,乘白云而不见。断蓬斯飘,待凉风而未得。今乃请移执事,愿效劬劳诚,自强而不息,复知迷而可尚必也。末游是恣浮迹,难悛许之而行,未敢闻命。如或恪居尔职,无俾我虞,遂其由衷是,亦奚扰况复存乎。案牍置以堤防,自可定于职司,亦何请于华省。

佣工部纪事

《拾遗记》:傅说赁为赭衣者,舂于深岩以自给。
《说苑》:贵德篇桓公之平陵,见家人有年老而自养者。公问其故,对曰:吾有子九人,家贫无以妻之,吾使佣而未返也。桓公取外御者,五人妻之。
《古诗纪》:琴歌小序,百里奚为秦相,堂上乐作所赁,浣妇自言知音,因援琴抚弦而歌问之,乃其故妻,还为夫妇。
《贫士传》:陈仲字子终,齐人也。适楚居于陵,自谓于陵仲子,穷不苟求,食不非义。楚王遣使持金欲聘为相,其妻曰:乱世多害,恐先生不保也。遂相与逃去,为人灌园。
《史记·田完世家》:湣王之遇杀,其子法章变名姓为莒太史敫家佣。太史敫女奇法章状貌,以为非恒人,怜而尝窃衣食之,及齐亡臣相聚求湣王子。于是共立法章,是为襄王。襄王既立,立太史氏女为王后。《贫士传》:王高者,秦时人也。家徒壁立,夫妇昼则佣耕,夜则伐草烧,博饥食藜。藿寒衣草衣,而安然不变所守焉。
《史记·刺客传》:荆轲死。高渐离乃变名姓为人佣保,匿作于宋子。久之,作苦,闻其家堂上客击筑,彷徨不能去。每出言曰:彼有善不善。从者以告其主,曰:彼佣乃知音。召使击筑,一座称善。
《陈涉世家》: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栾布传》:栾布者,梁人也。始梁王彭越为家人时,尝与布游。穷困,赁佣于齐,为酒人保。数岁,彭越去之巨野中为盗,而布为人所略卖,为奴于燕。为其家主报仇,燕将臧荼举以为都尉。
《郑当时传》:当时,字庄,陈人也,迁为大农令,汉征匈奴,招四夷,天下费多,财用益匮。庄任人宾客为大农僦人,多逋负,以此陷罪,赎为庶人。〈注〉谓当时作大农,任宾客僦人取庸直也。或者贳物以应官取庸,故下云多逋负也。
《丞相匡衡传》:丞相匡衡者,东海人也。好读书,从博士受诗。家贫,衡佣作以给食饮。才下,数射策不中,至九,乃中丙科。其经以不中科故明习。
《后汉书·梁鸿传》:鸿字伯鸾,扶风平陵人也。父让,王莽时为城门校尉,封修远伯,使奉少昊后,寓于北地而卒。鸿时尚幼,以遭乱世,因卷席而葬。后受业大学,家贫尚节介,博览无不通,而不为章句。学毕,乃牧豕于上林苑中。曾误遗火延及它舍,鸿乃寻访烧者,问所去失,悉以豕偿之。其主犹以为少。鸿曰:无它财,愿以身居作。主人许之。因为执勤,不懈朝夕。邻家耆老见鸿非恒人,乃共责让主人,而称鸿长者。于是始敬异焉,悉还其豕。鸿不受而去。遂至吴,依大家皋伯通,居庑下,为人赁舂。每归,妻为具食,不敢于鸿前仰视,举案齐眉。伯通察而异之,曰:彼佣能使其妻敬之如此,非凡人也。乃方舍之于家。鸿潜闭著书十馀篇。《班超传》: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人。永平五年,兄固被召诣校书郎,超与母随至洛阳。家贫,常为官佣书以供养。
《杜根传》:根字伯坚。永初元年,举孝廉,为郎中。时和熹邓后临朝,权在外戚。根以帝年长,宜亲政事,与同时郎上书直谏。太后大怒,收执根等,令盛以缣囊,于殿上扑杀之。执法者以根知名,私语行事人使不加力,既而载出城外,根得苏,因得逃窜,为宜城山中酒家保。积十五年,酒家知其贤,厚敬待之。
《吴祐传》:公沙穆来游太学,无资粮,乃变服客佣,为吴祐赁舂。与语大惊,遂共定交于杵臼之间。
《贫士传》:徐稚字孺子,豫章南昌人也。家贫,常赍磨镜具,到所住佣以自给。桓帝以元纁备礼,徵聘陈蕃胡广黄琼,交辟不就。
《陈留耆旧传》:范丹学通三经,常自赁灌园。
《高士传》:夏馥字子治,灵帝即位,中常侍曹节等专朝,禁锢善士,谓之党人,馥虽不交时官,然声名为节等所惮,遂与汝南范滂山阳、张俭等数百人,并为节所诬,悉在党中诏。下郡县各捕以为党魁。馥乃顿足而叹曰:孽自己作,空污良善,一人逃死,祸及万家,何以生为。乃自剪须,变服易形,入林虑山中为冶工。客作形貌毁,悴积佣三年而无知者。后诏委放俭等皆出,馥独叹曰:已为人所弃,不宜复齿乡里矣。留赁作不归。家人求不知处,其后有识其声者,以告同郡。止乡太守濮阳潜使人以车迎馥,馥自匿不前,潜车三返乃得馥。
《后汉书·申屠蟠传》:蟠字子龙,陈留外黄人也。家贫,佣为漆工。郭林宗见而奇之。同郡蔡邕深重之召为主簿,不行。再举有道,不就。绝迹于梁砀之间,因树为屋,自同佣人。
《郭太传》:庾乘字世游,颍川鄢陵人也。少给事县庭为门士。林宗见拔之,劝游学宫,遂为诸生佣。后能讲论,自以卑第,每处下座,诸生博士皆就雠问,由是学中以下座为贵。徵辟并不起,号曰徵君。
魏略焦先字孝然,河东人。建安十六年,关中乱,先失家属,独窜于河渚间。饥不苟食,寒不苟衣。天寒时,构火以自炙,饥则出为人客,作饱食而已不取其直。扈累字伯重,京兆人也。黄初元年,徙诣洛阳,县官以其孤老,给廪月五升。五升不足食,颇行佣作以裨粮,粮尽,复出人与不取。
《吴志·阚泽传》:泽字德润,会稽山阴人也。家世农夫,至泽好学,居贫无资,常为人佣书,以供纸、笔,所写既毕,诵读亦遍。
《述异记》:石勒尝佣于临水,为游军所囚,会有群鹿傍道,军人竞逐之,勒乃获免。
《南史·王僧孺传》:僧孺家贫,常佣书以养母。
《香案牍》:成公兴佣于寇谦之,从母家使垦田寇。一日于林下布算周髀历法,不合,公兴教之,应手而成。《唐书·王绍宗传》:绍宗,字承烈,梁左民尚书铨曾孙。系本琅琊,徙江都云。少贫侠,嗜学,工草隶,客居僧坊,写书取庸自给,凡三年。庸足给一月即止,不取赢,人虽厚偿,辄拒不受。徐敬业起兵,闻其行,以币劫之,称疾笃。复令唐之奇强遣,不肯赴,敬业怒,将杀之,之奇曰:彼人望也,杀之沮士心,不可。由是免。事平,大总管李孝逸表其节,武后召赴东都,谒殿中,褒慰良厚,擢太子文学。累进秘书少监。
《王琚传》:琚,怀州河内人。年甫冠,见驸马都尉王同皎,同皎器之。会谋刺武三思,琚义其为,即与周璟、张仲之等共计。事泄亡命,自佣于扬州富商家,识非庸人,以女嫁之,厚给以赀,琚赖以济。
韩愈圬者《王承福传》:王承福世为京兆长安农夫,天宝之乱,丧其土田,手镘衣食馀三十年。舍于市之主人而归,其屋食之当焉,视时屋食之贵贱,而上下其圬之。佣以偿之,有馀,则以与道路之废疾饿者。《摭言萧》:颖士性异,常严酷。昔有一仆事之十馀载,颖士每一箠楚,百馀不堪其苦,人或激之,择木其仆曰:我非不能他从迟留者,乃爱其才耳。
《辽史·韩知古传》:知古,蓟州玉田人,善谋有识量。太祖平蓟时,知古六岁,为淳钦皇后兄欲稳所得。后来嫔,知古从焉,未得省见。久之,负其有,怏怏不得志,挺身逃庸保,以供资用。其子匡嗣得亲近太祖,因间言太祖召见与语,贤之,命参谋议。
《五代史·梁家人传》:梁太祖母曰文惠皇后王氏,单州单父人也。其生三子:长曰广王全昱,次曰朗王存,其次太祖。后少寡,携其三子佣食萧县人刘崇家。太祖壮而无赖,县中皆厌苦之。崇患太祖慵惰不作业,数加笞责,独崇母怜之,时时自为栉沐,戒家人曰:朱三非常人也,宜善遇之。
《宋史·郭进传》:进,深州博野人。少贫贱,为钜鹿富家佣保。有膂力,倜傥任气,结豪侠,嗜酒蒱博。其家少年患之,欲图杀进,妇竺氏阴知其谋,以告进,遂走晋阳依汉祖。汉祖壮其材,留帐下。历云州观察使。
《张绎传》:绎字思叔,河南寿安人。家甚微,年长未知学,佣力于市,出闻邑官传呼声,心慕之,问人曰:何以得此。人曰:此读书所致尔。即发愤力学,遂以文名。《过庭录》:祖宗时有陜民,值凶荒,母妻之别地受佣民,居家耕种自给。逾月一,往省母外日,省母少俟,其妻出让,其夫曰:我与尔母在此,乃不为意略,不相顾乎。民与妻相诟,责不已。民曰:尔拙于为生,受佣于人,乃复怨我。妻曰:谁不为佣耶。民意妻讥,其母怒以犁柄击妻,一中而死。事至有司,当位者皆以故杀十恶论,案成一明,法者折之,曰:其妻既受人佣,义当暂绝。若以十恶故杀论,民或与其妻奸,将以夫妻论乎。以平人论乎,众皆晓服,遂定以斗杀情理,轻奏闻折之者,被褒赏焉。
《元史·赵弘毅传》:弘毅,字仁卿,真定晋州人。少好学,家贫无书,佣于巨室,昼则为役,夜则借书读之。或闵其志,但使总其事而不役焉。
《郭回传》:回,邵武人。素贫,母卒,回佣身得钱葬之。《游宦纪闻》:明太祖微行,至一小店,佣人供之,太祖出对云:小店三杯两盏,有甚东西。佣对云:大明一统万年,不分南北。此盖元逋臣隐作酒肆佣耳,太祖访知之,特赐恩宥。
《广济县志》:史玉明,太西乡人。父早丧,事母至孝,佣工奉母。每春雨连朝,蓑笠未具,适苦饥私,祷天霁方佣,而云忽四合。玉明呼抢曰:明则饥耳,如我母何。须臾,天复霁,母老,起居艰苦,必负置田畔奉食。及母卒,佣工自给,有山一段,田一亩,只身搆茇舍,墓侧有虎过之,拜而退。嘉靖初,以病终于墓茇舍。
《权子》:燕市一瞽子佣为人作面,且磨、且罗,中夜作苦,浩歌自如。一夕,主妻感慨,蹴主公谓曰:阿公徼天,颇饶于赀视瞽佣奚。若乃终身营营,反不逮渠之适,何也。主人曰:唯唯吾第试之。翌日,瞽请发廪取麦,主人故置金镪麦中,从旁伺之。瞽倾麦磨上,忽闻铿然声,手探拾之,以为遗也。怀之,踧踧色动,凝宁踌躇,窃四听无人声,乃痼之床下,时作时往蹑之。自是歌辍作,亦不力。主乘间发取其金,瞽不知也。踰时,瞽辞主人欲去,主人佯许之。濒行,即地取金,亡矣。窅然自丧,乃复跪恳求复为佣云。
《列朝诗集》:小传谷淮字文东,客于淮阳,佣书稚而秀,颇好博览,仿文徵仲书法,给事澄江张学士家。

佣工部杂录

《鹖冠子》:伊尹酒保,立为世师。
《柳宗元送薛存义之任序》:凡民之食于土者,出其十一佣乎。吏使司平于我也,今我受其直,怠其事者,天下皆然。岂惟怠之,又从而盗之,向使佣一夫于家,受若直,怠若事,又盗若货器,则必甚怒而黜罚之矣。《辍耕录》:今人之指佣工者,曰:客作三国时,已有此语。焦光饥则出为人客,作饱食而已。
《上海县志》:穷农无田,为人佣耕,曰:长工。农月暂佣者,曰忙工。田多而人少,倩人助工而报之,曰伴工。

佣工部外编

《神仙传》:老子将去而西出关,以升昆䮗关,令尹喜占风气逆,知当有神人来过。乃扫道四十里,见老子而知是也。老子在中国都未有所授,知喜命应得道,乃停关中。老子有客徐甲,少赁于老子,约日雇百钱,计欠甲七百二十万钱。甲见老子出关游行,速索偿不可得,乃倩人作辞,诣关令以言老子。而为作辞者,亦不知甲已随老子二百馀年矣。唯计甲所应得直之多,许以女嫁甲,甲见女美,尤喜,遂通辞于尹喜。得辞大惊,乃见老子,老子问甲曰:汝久应死,吾昔赁汝为官卑,家贫无有使役,故以太元清生符与汝,所以至今日,汝何以言吾。吾语汝到安息国,固当以黄金计直还汝,汝何以不能忍。乃使甲张口向地,其太元真符立出于地,丹书文字如新,甲成一聚枯骨矣。喜知老子神人,能复使甲生,乃为甲叩头请命,乞为老子出钱还之。老子复以太元符投之甲,立更生。喜即以钱二百万与甲,遣之而去。
仙人李八百者,欲授唐公房仙术。乃为作佣客,身作恶疮,脓溃臭恶,使公房夫人舐之,疮愈,乃授丹经一卷。
《集仙传》:祝大伯不知何所人,尝为佣于信州贵溪。《江西通志》:瞿夫人,洪州黄元仙妻也。隋末,元仙弃官隐于罗山。贫甚,夫人为人佣织以养其姑,如此者十年。一日忽谓元仙曰:昨闻帝命,当与子别。俄顷化为青气,数丈腾空而去。
《酉阳杂俎》:秀才权同休友人元和中落第,旅游苏湖间,遇疾,贫窘走使者,本村野人雇已一年矣。疾中思甘豆汤,令其市甘草,雇者久而不去,但具火汤。秀才且意其怠于祗,承复见折树枝,盈握,仍再三搓之,微近火上,忽成甘草。秀才心大异之,且意必有道者。良久,取粗沙数掊,捘已成豆矣。及汤成,与甘豆无异,疾亦渐差,秀才谓曰:余贫迫若此,无以寸步,因褫垢衣授之,可以此办少酒肉。余将会村老丐,少道路资也。雇者微笑,此固不足办,某当营之。乃斫一枯桑树,成数筐,札聚于盘上,噀之悉成牛肉。复汲数瓶水,顷之乃旨酒也。村老皆醉饱,获束缣三千,秀才方惭谢雇者曰:某本骄雅不识道者,今返请为仆。雇者曰:予固异人,有少失谪于下贱,合役于秀才,若限未足,复须力于他人,请秀才勿变,常庶卒某事也。秀才虽诺之,每呼指色上面,蹙蹙不安。雇者乃辞曰:秀才若此,果妨某事也。因说秀才修短穷达之数,且言万物无不可化者,唯淤泥中朱漆著及发药力不能化,因去不知所之也。

刀镊部艺文一

《题刀镊民传后》宋·黄庭坚

陈留,江端礼季共曰:陈留,市上有刀镊民,年四十馀,无室家子姓,惟一女年七八岁矣。日以刀镊所得钱,与女子醉饱。醉则簪花吹长笛,肩女而归,无一朝之忧,而有终身之乐,疑以为有道者也。

刀镊部艺文二〈诗〉

《镊工》元·僧雪岩

一声镊子噪秋蝉,门内老僧惊昼眠。白发尽时元发在,夕阳芳草自芊芊。

刀镊部选句

梁简文帝诗:下床著珠佩,捉镜安华镊。〈又〉中妇织流,黄篇调丝。时绕腕易,镊乍牵衣。
徐陵织流黄诗:数镊经无乱,新浆纬易牵。
杜甫诗:休镊鬓毛斑。
耿湋诗:银杯乍灭中心火,金镊惟多两鬓丝。
白居易诗:懒镊从须白,休医任眼昏。〈又〉满镊霜毛送老来。
杜牧诗:金镊洗霜鬓,银觥滴露桃。李商隐诗:羞镊镜中丝。
李郢诗:青鬓已缘多病镊,可堪风景促流年。
贾岛诗:白发无心镊,青山去意多。
陆龟蒙诗:翠镊有寒锵,碧花无定影。
韦庄诗:白发太无情,朝朝镊又生。
罗邺诗:双鬓多于愁里镊,四时须向醉中销。
徐寅昔游诗:不书胝渐稳,频镊鬓无根。
王安石诗:翁虽齿长我,未见白可镊。〈又〉微言归易悟,疾若髭赴镊。〈又〉试令取一毫,亦乏寸金镊。
司马光诗:白发添新镊,红尘满弊衣。
陈师道诗:直使颔须深作白,未应投镊愧诸孙。苏轼诗:已将镜镊投诸地,喜见苍颜白发新。〈又〉理发更惭霜满镊。
黄庭坚《陈留镊工》诗:弹镊送归鸿。

刀镊部纪事

《广博物志》:轩辕作镜、镊、剃刀。
《洞林卷》:县令施安置镊,令郭璞射之。璞曰:非簪、非钗,常在颔下鬓发,饰物是有两岐。
《宋书·范晔传》:义康饷孔熙,先铜匕、铜镊等物。《唐类函》:齐书曰:高帝令左右拔白发。隆王昌时五岁,帝曰:儿言我是谁。答曰:太翁也。帝曰:岂有为人曾祖拔白发。即掷去镊。
《南齐书·文安王皇后传》:后讳宝明,建元四年为皇太子妃,无宠。太子为宫人,制新丽衣裳及首饰,而后床帷陈,设故旧钗镊十馀枚。
《谐噱录》:王僧虔晚年,恶白发。一日对客左右进铜镊,僧虔曰:却老先生至矣。
《酉阳杂俎》:魏末有人至狐穴前,得金刀镊、玉唾壶。《隋书·南蛮传》:大业三年,遣人送金盘、贮香花、并镜镊。《酉阳杂俎》:海州司马韦敷曾住嘉兴,道遇释子,希遁深于缮生之术,又能用日辰可代药石,见敷镊白曰:贫道为公择日拔之。经五六日,僧请镊其半,及生色若黳矣。凡三镊之鬓,不复变,座客有祈镊者,僧言取时,稍差别后髭色,果带绿,其妙如此。
《墨客挥犀》:彭渊材至庐山太平观,见狄梁公像,眉目入鬓。熟视久之,呼刀镊者,使剃其眉尾,令作卓枝入鬓之状,家人辈望见,惊笑。渊材怒曰:何笑。吾前见范文正公,恨无耳毫,今见狄梁公,不敢不剃眉,何笑之乎耳。毫未至天也,剃眉人也,君子修人事以应天奈,何儿女子以为笑乎。
有一郎官,年六十馀,置媵妾数人,须已斑白。令其妻妾互镊之,妻忌其少,恐为群妾所悦,乃去其黑者,妾欲其少,乃去其白者,不踰月,颐颔遂空。
《贵耳集》:京下忽阙见钱市间,颇皇皇。忽一日秦会之呼一镊工,栉发以五千当二钱犒之,谕云:此钱数日间有旨,不使早用之。镊工亲得钧旨,遂与外人言之,不三日间,京下见钱顿出。
《异闻总录》:明秀州方子张,其田仆邹大善刀镊。

刀镊部杂录

《释名》:镊摄也,摄发也。
《说文》:籋钳也。〈籋与镊同〉《唐类函通俗》曰:摄减须发,谓之镊。
孔孺七别,长袖随腕而遗曜紫镊,承鬓而骋辉。《日知录》:北人谓镊工为待诏。
《考槃馀事》:小文具匣一,以紫檀为之,内藏小裁刀、锥子、挖耳、挑牙、消息、修指甲刀、剉指、剔指刀、发刡镊子等件,旅途利用,似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