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商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八百八卷目录

 商贾部汇考一
  周〈成王一则〉
  汉〈高祖二则 惠帝一则〉
  隋〈高祖开皇一则〉
  辽〈圣宗统和一则〉
  宋〈孝宗淳熙一则〉
  金〈海陵正隆一则〉
  元〈世祖中统二则 成宗元贞一则 英宗至治一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商贾部汇考二
  礼记〈月令〉
 商贾部总论
  管子〈小匡 轻重乙〉
  白虎通〈商贾〉
 商贾部名流列传
  周
  白圭       计然
  弦高
  唐
  宋清
 商贾部艺文一
  招海贾         唐柳宗元
 商贾部艺文二〈诗〉
  佑客乐          陈后主
  和江中贾客       北周庾信
  贾客乐          唐张籍
  邯郸贾         明李东阳
 商贾部纪事
 商贾部杂录

艺术典第八百八卷

商贾部汇考一

成王定通商之制。
《周礼》:天官太宰之职,六曰商贾,阜通货贿。
〈注〉金玉曰货,布帛曰贿,〈疏〉自然之物曰货,人所为曰贿。

高祖重商贾税租。
《汉书·食货志》:汉兴,以为秦钱重难用,更令民铸荚钱。黄金一斤。而不轨逐利之民畜积馀赢以稽市物,痛腾跃,米至石万钱,马至匹百金。天下已平,高祖乃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重税租以困辱之。
高祖八年,定贾人服物之制。
《汉书·高祖本纪》:八年春三月,令贾人毋得衣锦绣绮縠絺纻罽,操兵,乘马。
惠帝令商贾子孙不得宦为吏。
《汉书·食货志》:孝惠、高后时,为天下初定,复弛商贾之律,然市井子孙亦不得宦为吏。

高祖开皇十六年六月甲午,制工商不得进仕。
《隋书·高祖本》纪云云。

圣宗统和, 年平商贾价。
《续文献通考》:圣宗统和中,耶律隆运为大丞相,请平诸郡商贾价从之。

孝宗淳熙五年六月癸未,诏京西湖北商人以牛马负茶出境者罪死。
《宋史·孝宗本纪》云云。

海陵正隆, 年诏温汤置市。
《续文献通考》:海陵正隆中,诏汝州百五十里内州县量遣商贾赴温汤置市。

世祖中统元年夏四月置互市于涟水,军禁私商不得越境,犯者死。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世祖中统, 年立燕京平准库,以均平物价。
《续文献通考》云云。
成宗元贞, 年诸使外国者不得为商。
《续文献通考》云云。
英宗至治, 年置市舶司听海商贸易。
《续文献通考》:英宗至治中,置市舶司于泉州,庆元广东三路听海,商贸易归徵其税,禁子女金银,丝绵下番其馀,并无所沮。

洪武, 年京城置塌房,停积客商货物。
《续文献通考》云云。
世宗嘉靖, 年凡贩鬻之徒,卖物以贱为贵,买物以贵为贱者杖。
《续文献通考》云云。

商贾部汇考二

《礼记》

《月令》

孟秋易关市,来商旅,纳货贿,以便民事,四方来集,远乡皆至,则财不匮,上无乏用,百事乃遂。
〈注〉易关市谓轻税以来通商旅。

商贾部总论

《管子》

《小匡》

今夫商群萃而州处,观凶饥审国变,察其四时而监,其乡之货以知,其市之贾负任,担荷服牛辂马以周四方,料多少计贵贱,以其所有易其所无,买贱鬻贵,是以羽毛不求,而至竹箭有馀,于国奇怪时,来珍异物聚旦,昔从事于此,以教其子弟相语,以利相示,以时相陈,以知贾少,而习焉其心安焉,不见异物而迁焉,是故其父兄之教不肃,而成其子弟之学,不劳而能夫,是故商之子常为商。

《轻重乙》

桓公曰:皮干、筋骨、竹箭、羽毛、齿革,不足为此有道乎。管子曰:唯曲衡之数为可耳。桓公曰:行事奈何。管子对曰:请以令为诸侯之商贾立客,舍一乘者,有食三乘者,有刍菽五乘者,有伍养天下之商贾,归齐若流水。

《白虎通》《商贾》

商贾何谓也,商之为言商,商其远近度其有亡,通四方之物,故谓之商也。贾之为言固,固其有用,物以待民,来以求其利者也。行曰:商,止曰贾,易曰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论语曰沽之哉,我待价者也。即如是,尚书曰肇牵车牛远服,贾用方言远行,可知也,方言钦厥父母,欲留供养之也。

商贾部名流列传

白圭

《史记·货殖传》:白圭,周人也。当魏文侯时,李克务尽地力,而白圭乐观时变,故人弃我取,人取我与。夫岁孰取谷,予之丝漆;茧出取帛絮,与之食。太阴在卯,穰;明岁衰恶。至午,旱;明岁美。至酉,穰;明岁衰恶。至子,大旱;明岁美,有水。至卯,积著率岁倍。欲长钱,取下谷;长石斗,取上种。能薄饮食,忍嗜欲,节衣服,与用事僮仆同苦乐,趋时若猛兽鸷鸟之发。故曰:吾治生产,犹伊尹、吕尚之谋,孙吴用兵,商鞅行法是也。是故其智不足与权变,勇不足以决断,仁不能以取予,彊不能有所守,虽欲学吾术,终不告之矣。盖天下言治生祖白圭。白圭其有所试矣,能试有所长,非苟而已也。

计然

《史记·货殖传》:昔者越王勾践困于会稽之上,乃用范蠡、计然。计然曰:知斗则修备,时用则知物,二者形则万货之情可得而观已。故岁在金,穰;水,毁;木,饥;火,旱。旱则资舟,水则资车,物之理也。六岁穰,六岁旱,十二岁一大饥。夫粜,二十病农,九十病末。末病则财不出,农病则草不辟矣。上不过八十,下不减三十,则农末俱利,平粜齐物,关市不乏,治国之道也。积著之理,务完物,无息币。以物相贸易,腐败而食之货勿留,无敢居贵。论其有馀不足,则知贵贱。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财币欲其行如流水。修之十年,国富,厚赂战士,士赴矢石,如渴得饮,遂报彊吴,观兵中国,称号五霸。

弦高

《淮南子·人间训》:秦穆公使孟明举兵袭郑,过周以东,郑之贾人弦高,蹇他相与谋曰:师行数千里,数绝诸侯之地,其势必袭郑。凡袭国者,以为无备也。今示以知其情,必不敢进。乃矫郑伯之命,以十二牛劳之。三率相与谋曰:凡袭人者,以为弗知,今已知之矣,守备必固,进必无功。乃还师而反,晋先轸举兵击之,大破之。殽郑伯乃以存国之功赏弦高,弦高辞之曰:诞而得赏,则邻国之信废矣,为国而无信,是俗败也。赏一人而败国,俗仁者弗为也。以不信得厚赏,义者弗为也。遂以其属,徙东夷终身不反。

宋清

按柳宗元《宋清传》:清,长安西部药市人也。居善药,有自山泽来者,必归宋清氏,清优主之。长安医工,得清药辅其方辄易售。咸誉清疾病疕疡者,亦皆乐就清求药。冀速已清,皆乐然响应。虽不持钱者,皆与善药。积券如山,未尝诣取直,或不识遥与券,清不为辞,岁终度不能报。辄焚券,终不复言,市人以其异,皆笑之。曰:清蚩妄人也。或曰:清其有道者,欤清闻之。曰:清逐利以活妻子耳,非有道也,然谓我蚩妄者亦谬。清居药四十年,所焚券者百数十人,或至大官,或连数州,受俸博其馈遗清者,相属于户。虽不能立报,而以赊死者千百,不害清之为富也。清之取利远远,故大岂若小市人哉。一不得直则怫然,怒再则骂而仇耳。彼之为利不亦剪,剪乎吾见蚩之有在也。清以是得大利,又不为妄,执其道不废,卒以富求者,益众其应益广。或斥弃沉废,亲与交视之。落然者,清不以怠遇其人,必与善药如故。一旦复柄,用益厚报清,其远取利皆类此。吾观今之交乎,人者炎而附寒,而弃鲜有能类清之为者。世之言徒,曰:市道交呜呼,清市人也,今之交有能望报如清之远者乎,幸而庶几则天下之穷困,废辱得不死亡者众矣,市道交岂可少耶。或曰:清非市道人也。柳先生曰:清居市不为利之道,然而居朝廷,居官府。居庠塾乡,党以士大夫自名者,反争为之,不已悲夫,然则清非独异于市人也。

商贾部艺文一

《招海贾》唐·柳宗元

咨海贾兮,君胡以利易生,而卒离其形。大海荡泊兮,颠倒日月。龙鱼倾兮,神怪隳突。沧茫无形兮,往来遽卒。阴阳开阖兮,氛雾滃渤。君不返兮,逝恍惚舟。航轩昂兮,下上飘鼓。腾趠峣嵲兮,万里一睹。崒入泓坳兮,视天若亩。奔螭出抃兮,翔鹏振舞。天吴八首兮,更笑迭怒。垂涎闪舌兮,挥霍旁午。君不返兮,终为虏黑。齿齴鳞,文肌三角骈列耳。离披反龂,义牙踔嵚,崖蛇首狶鬣虎豹皮,群没互出,欢遨嬉臭腥。百里雾雨瀰,君不返兮,以充饥弱水。蓄缩其下,不极投之必沉。负羽无力,鲸鲵疑畏,淫淫嶷嶷,君不返兮,卒自贼。怪石森立,涵重渊高,下列置滔,危颠崩涛,搜疏剡戈鋋,君不返兮,砉沉颠其外,大泊泙𣽂沦终,古回薄旋天垠,八方易位更错,陈君不返兮。乱星辰东极西倾,海流下属泯泯,超忽纷荡,沃殆而一跌兮。沸入汤谷舳舻,霏解梢若木,君不返兮。魂焉薄海,若啬货号风雷,巨鳌颔首,岳山颓猖狂,震𧈅翻九垓,君不返兮,糜以摧咨海贾兮。君胡乐出幽险而疾平夷,恟骇愁苦而以忘其归,上党易野恬以舒蹈,蹂厚土坚无虞岐,路脉布弥九区出,无入有百货,俱周游傲,睨神自如。撞钟击,鲜恣欢娱,君不返兮。欲谁须胶鬲,得圣捐盐鱼,范子去相安,陶朱吕氏行贾,南面孤弘羊心计,登谋谟煮盐大冶九卿,居禄秩山,委收国租,贤智走诺,争下车逍遥纵,傲世所趋,君不返兮。谥为愚咨海贾兮,贾尚不可为,而又海是图,死为险魄兮。生为贪夫,亦独何乐哉,归来兮,宁君躯。
商贾部艺文二〈诗〉《估客乐》陈后主
三江结俦侣,万里不辞遥。恒随鹢首舫,屡逐鸡鸣潮。

《和江中贾客》北周·庾信

五两开船头,长桥发新浦。悬知岸上人,遥振江中鼓。

《贾客乐》唐·张籍

金陵向西贾客多,船中生长乐风波。欲发移船近江口,船头祭神各浇酒。停杯共说远行期,入蜀经蛮谁别离。金多众中为上客,夜夜算缗眠独迟。秋江初月猩猩语,孤帆夜发潇湘渚。水工持楫防暗滩,直过山边及前侣。年年逐利西复东,姓名不在县籍中。农夫税多长辛苦,弃业长为贩宝翁。

《邯郸贾》明·李东阳

邯郸奇货千金抵,阳翟贾儿双睥睨。掌珠飞堕华阳宫,宫中老蚌光如虹。关门不开玉符剖,秦人河山赵人手。邯郸种玉玉不死,移向宫中生玉子。长安宝气横九州,贾儿身贵封为侯。匹夫怀璧尚不可,何怪贪儿死奇货。

商贾部纪事

《史记·五帝本纪》:舜就时于负夏,〈注〉言乘时射利也。管子《轻重丁篇》:桓公曰:四郊之民贫,商贾之民富。寡人欲杀商贾之民,以益四郊之民,为之奈何。管子对曰:请以令决濩洛之水,通之杭庄之间。桓公曰:诺。行令未能一岁,四郊之民殷然益富,商贾之民廓然益贫。桓公召管子而问曰:此其故何也。管子对曰:决濩洛之水,通之杭庄之间,则屠酤之汁肥,流水则蚊晫,巨雄翡燕小鸟皆归之,宜昏饮此水上之乐也。贾人畜物而卖为雠,买为取市,未央毕而委舍其守列,投蚊晫巨雄,新冠五尺,请挟弹怀丸,游水上弹,翡燕小鸟被于暮,故贱卖而贵买,四郊之民卖贱,何为不富哉。商贾之人何为不贫乎。桓公曰:善。
《左传》:僖三十二年,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三十三年,秦师遂东,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不腆敝邑,为从者之淹,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告于郑,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束载,厉兵,秣马矣,使皇武子辞焉。曰:吾子淹久于敝邑,唯是脯资,饩牵竭矣,为吾子之将行也。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圃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閒敝邑,若何,杞子奔齐,逢孙杨孙奔宋。
荀罃之在楚也。郑贾人有将寘诸褚中以出,既谋之,未行,而楚人归之,贾人如晋,荀罃善视之,如实出己,贾人曰:吾无其功,敢有其实乎,吾小人,不可以厚诬君子,遂适齐。
《史记·平准书》:东郭威咸阳、孔仅为大农丞,领盐铁事;桑弘羊以计算用事,侍中。咸阳,齐之大煮盐,孔仅,南阳大治,皆致生累千金,故郑当时进言之。弘羊,雒阳贾人子,以心计,年十三侍中。故三人言利事析秋毫矣。
杨可告缗遍天下,中家以上大抵皆遇告。杜周治之,狱少反者。乃分遣御史廷尉正监分曹往,即治郡国缗钱,得民财物以亿计,奴婢以千万数,田大县数百顷,小县百馀顷,宅亦如之。于是商贾中家以上大率破,民偷甘食好衣,不事畜藏之产业,而县官有盐铁缗钱之故,用益饶矣。
《汉书·高祖本纪》:十年九月,代相国陈豨反。上问豨将,皆故贾人。上曰:吾知与之矣。乃多以金购豨将,豨将多降。
《货殖传》:成都罗裒訾至钜万。初,裒贾京师,随身数十百万,为平陵石氏持钱。其人彊力。石氏訾次如、苴,亲信,厚资遣裒,令往来巴蜀,数年间致千馀万。裒举其半赂遗曲阳、定陵侯,依其权力,赊贷郡国,人莫敢负。擅盐井之利,期年所得自倍,遂殖其货。
宛孔氏之先,梁人也,用铁冶为业。秦灭魏,迁孔氏南阳,大鼓铸,规陂田,连骑游诸侯,因通商贾之利,有游閒公子之名。然其赢得过当,瘉于孅啬,家致数千金,故南阳行贾尽法孔氏之雍容。
鲁人俗俭啬,而丙氏尤甚,以铁冶起,富至钜万。然家自父兄子弟约,頫有拾,卬有取,贳贷行贾遍郡国。邹、鲁以其故,多去文学而趋利。
周人既孅,而师史尤甚,转毂百数,贾郡国,无所不至。雒阳街居在齐秦楚赵之中,富家相矜以久贾,过邑不入门。设用此等,故师史能致十千万。师史既衰,至成、哀、王莽时,雒阳张长叔、薛子仲訾亦十千万。莽皆以为纳言士,欲法武帝,然不能得其利。
论衡杨子云,作法言蜀富贾人,赍钱十万愿载于书,子云不听。
《蜀志·先主传》:先主好交结豪侠,年少争附之。中山大商张世平、苏双等赀累千金,贩马周旋于涿郡,见而异之,乃多与之金财。先主由是得用合徒众。
《晋书·苻坚载记》:时商人赵掇、丁妃、邹瓫等皆家累千金,车服之盛,拟则王侯,坚之诸公竞引之为国二卿。黄门侍郎程宪言于坚曰:赵掇等皆商贩丑竖,市郭小人,车马衣服僭同王者,官齐君子,为藩国列卿,伤风败俗,有尘圣化,宜肃明典法,使清浊显分。坚于是推检引掇等为国卿者,降其爵。乃下制:非命士已上,不得乘车马于都城百里之内。金银锦绣,工商、皂隶、妇女不得服之,犯者弃市。
《异苑》:晋陵曲阿扬,资财数千万,计三吴人,皆取值为商贾,治生辄得倍值,或行长江,卒遇暴风,及劫盗者,若投,钱多获免济。孔帖、唐崔陵为湖南观察使,商贾流通,赀物益饶。徐申进,岭南节度使,外番岁以珠玳瑁香,文犀浮海,至申,于常贡外未尝剩,索商贾饶盈。
卢钧擢,岭南节度使,海道商船始至异时,帅府争先往贱售,其珍钧一不取。
《宋史·许骧传》:骧,字允升,世家蓟州。祖信,父唐,世以财雄边郡。后唐之季,唐知契丹将扰边,白其父曰:今国政废弛,狄人必乘衅而动,则朔、易之地,民罹其灾。苟不即去,且为所虏矣。信以资产富殖,不乐他徙,唐遂潜赍百金而南。未几,晋祖革命,果以燕、蓟赂契丹,唐归路遂绝。尝拥商赀于汴、洛间,见进士缀行而出,窃叹曰:生子当令如此。因不复行商,卜居睢阳,娶李氏女,生骧,风骨秀异。唐曰:成吾志矣。郡人戚同文以经术聚徒,唐携骧诣之,且曰:唐顷者不辞父母,死有馀恨,今拜先生,即吾父矣。又自念不学,思教子以兴宗绪,此子虽幼,愿先生成之。骧十三,能属文,善词赋。唐不识字,而罄家产为骧交当时秀彦。骧太平兴国初诣贡部,与吕蒙正齐名,太宗尹京,颇知之。及廷试,擢甲科。
《苏缄传》:缄,字宣甫,泉州晋江人。举进士,调广州南海主簿。州领蕃舶,每商至,则择官阅实其赀,商皆豪家大姓,习以客礼见主者,缄以选往,商樊氏辄升阶就席,缄诘而杖之。樊诉于州,州召责缄,缄曰:主簿虽卑,邑官也,商虽富,部民也,邑官杖部民,有何不可。州不能诘。
《拊掌录》:绍兴中,河南往来客商携长安,秦汉间碑刻求售于士大夫,多得善价。
《宜春传》:信录彭则为巨贾,置产甚厚,喜儒学,为其子延接师友,不问其费,常以羡馀。买国子监书两本,一本藏于家,一本纳于州,学郡从事,杨辨为之记。中间目则为贩,夫子孙耻之。太常少卿,徐师闵知州见其人其文,叹曰:此善事也,尚不能掩贩夫之目,它日人其谁肯为善乎。于是略窜易首尾,而去贩夫,字命其从事,余衷名其记,则之子孙,始以为荣焉。
《元史·刘浚传》:浚,字济川。至正十三年,江西贼攻福州。众多溃去,浚独。鏖战三时顷,中箭堕马,骂声不绝,遂割其喉舌而死。浚仲子健尽散家赀,结死士百人,诈为工商流丐,入贼中,夜半,发火,健手斩杀其父者。郁离子微,济阳之贾人。渡河而亡,其舟栖于浮苴之上号焉,有渔者以舟往救之,贾人曰:救我,与百金。渔者载而升诸陆,则与十金,他日贾人浮吕梁而下,舟薄于石又覆,渔者在焉,人曰:盍救之。渔者曰:是许金而不酬者也。立而视之,遂没。

商贾部杂录

《尚书》:酒诰肇,牵车牛远服贾,〈注〉肇敏服事也。敏于贸易,牵车牛远事贾也。
《管子》:商人通贾倍道,兼行以夜,续日千里,而远者利在前也。
《古谚古语》:长袖善舞,多财善贾。
《唐六典》:屠酤兴贩者为商,〈又〉以三贾均市,精为上贾,次为中贾,粗为下贾。
韩愈《原道篇》:为之贾,以通其有无。
能改斋漫录,和买二字见孔颖,达左氏义。昭公十六年,晋朝起聘子有,环宣子谒诸,郑伯子产曰:贾人既成买矣。商人曰:必告君大夫。子产曰:今吾子以教来辱,而谓敝邑强夺。商人是教敝邑,背盟誓也。颖达云上,称买诸贾人,则是和买,而子产谓之强夺者,朝子以威福之,其贾必贱,商人欲得,告君大夫,子产知非其和买,故云然也。
《辍耕录》:今人以善能营生者,为经纪。唐滕王元婴与蒋王皆好聚敛,太宗尝赐诸王帛敕,曰:滕叔、蒋兄自能经纪,不须赐物。韩昌黎作柳子厚墓志,云:舅弟卢遵又将经纪,其家则自唐已有此言。
世斥贪利之人,必曰:汝便是庞居士矣,盖相传以为居士,家赀巨万,殊用劳神。窃自念曰:若以与人,又恐人之我。若不如置,诸无何有之,乡因辇送大海中,举家修道,总成證果。又以为居士,即襄阳庞德公,释氏传灯录,庞居士传云:襄州居士庞蕴者,衡州衡阳县人也,字道元,世本业儒,志求真谛,德宗贞元初,碣石头迁禅师,豁然有省,后参马祖,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答曰: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却向汝道。遂于言下顿悟,元旨乃留驻参承,有偈曰: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团圞头,共说无生话。元和六年,北游襄汉,随处而居。女灵照卖竹漉篱以供朝夕,将入灭,谓曰:视日早晚,以报灵照。遽曰:日已中矣,而有蚀也。居士出户观视,即登父座,合掌坐亡,居士曰:我女机锋捷矣,更延七日,州牧于公。頔闻之,来问居士,谓曰: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好住世间,皆如影响。言讫,枕公膝而化庞婆,走田中,谓其子庞大曰:汝父死矣。庞大曰:嗄停锄脱去婆为焚烧,毕自后莫知其所,按此传知非,庞德公明矣。但亦不言,其富何耶。辇财之说,特恐后人所傅会耳,然今之积金畜谷倍息,计赢校斗斛合,籥诈欺不得自休息,又否则射歉,饥发积授枚识出,布筹会入穷日疲极而睡者,能以居士之事,便作真想,岂不为养生之福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