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风筝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八百四卷目录

 藏钩部汇考
  邯郸淳艺经〈藏钩〉
 藏钩部艺文
  藏钩赋          晋庾阐
 藏钩部选句
 藏钩部纪事
 藏钩部杂录
 鞦韆部汇考
  荆楚岁时记〈鞦韆施钩之戏〉
  事物原始〈打鞦韆〉
 鞦韆部艺文一
  汉武帝后庭鞦韆赋〈并序〉唐高无际
 鞦韆部艺文二〈诗〉
  杂忆           唐元稹
  鞦韆词           王建
  鞦韆咏〈并序〉      周复俊
  寒食后         元张弘范
  拆鞦韆           前人
  鞦韆谣          萨都剌
  应制题鞦韆        泰不花
  西湖春日壮游即事    道士马臻
  鞦韆            前人
  鞦韆怨          明蔡羽
  鞦韆行           王问
 鞦韆部纪事
 鞦韆部杂录
 风筝部艺文一
  纸鸢赋          唐唐采
  前题            杨誉
  息灯鹞文          赵昕
 风筝部艺文二〈诗〉
  风筝          唐司空曙
  前题            鲍溶
  前题            高骈
  题纸鸢止宋齐丘哭子〈并序〉李家明
  风筝           宋田锡
  纸鸢            寇准
  前题            王令
  纸鹞           宋伯仁
  风筝           金显宗
  纸鸢          石抹世绩
  风鸢图〈十首〉      明徐渭
 风筝部纪事
 风筝部杂录

艺术典第八百四卷

藏钩部汇考

邯郸淳艺经

藏钩

义阳腊日饮祭之后,叟妪儿童为藏钩之戏,分为二曹以校胜负,若人偶即敌,对人奇即人为游附,或属上曹,或属下曹,名为飞乌,以齐二。曹人数一钩藏在数手中,曹人当射,知所在一藏,为一筹。三筹为一都。

藏钩部艺文

《藏钩赋》晋·庾阐

叹近夜之藏钩,复一时之戏,望以道生为,元帅以子仁为佐,相思朦胧,而不启。目炯冷而不畅,多取决于公长,乃不咨于大匠,钩运掌而潜流手,乘虚而密放示微迹,而可嫌露疑似之情状,辄争材以先叩,各锐志于所向意,有往而必乖策,靡陈而不丧,退怨叹于独见慨,相顾于惆怅,夜景焕烂流光,西驿同朋诲,其夙退对者,催其连射,忽攘袂以发奇探,意外而求迹。奇未发,而妙待意愈求,而累僻疑空拳之可取,手含珍而不摘,督猛炬而增明,从因朗而心隔,壮颜变成。衰容神材比为愚策。

藏钩部选句

李白诗:更怜花月下,宫女笑藏钩。
李商隐诗,隔坐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汴梁宫人诗,翠翘珠掘背,小殿夜藏钩。

藏钩部纪事

汉武故事,钩弋夫人少,时手拳,帝披其手,得一玉钩,手得展,故因为藏钩之戏,后人效之。
《异苑》:晋海西公时,有贵人会因藏钩,欻有一手间,在众臂之中,修骨巨指,毛色粗黑,举坐咸惊,寻为桓大司马所杀,旧传,藏钩令人生,离斯验深矣。
渚宫故事,殷仲堪与桓元共藏钩,一朋百筹,桓朋欲不胜,唯馀虎探在顾,恺之为殷仲,堪参军属病疾,在廨桓遣信请,顾起病令射取虎探,即来坐定,语顾云,君可取钩。答云,赏百匹布。顾即取得钩,桓朋遂胜。《酉阳杂俎》:旧记,藏钩令人生离,或言古语有徵也,举人高映善意,钩成式尝于荆州,藏钩每曹五十馀人,十中其九同曹,钩亦知其处,当时,疑有他术,访之映言,但意举止,辞色若察囚视盗也,山人石旻尤妙。打钩与张,又新兄弟善暇,夜会客,因试其意,钩注之必中张。遂寘钩于巾襞中,旻曰,尽张空拳左有顷眼,钩在张君悫头,左翅中其妙。如此旻后,居扬州成式,因识之。曾祈其术,石谓成式曰,可先画人首,数十遣胡越,异办。则相授,疑其见欺,竟不及画。
孔帖王琚既失志,稍自放在州与官属小吏,摴蒱藏钩为乐。

藏钩部杂录

《荆楚岁时记》:岁前为藏钩之戏,按周处风土记,醇以告蜡,竭恭敬于明祀,乃有藏彄腊日之后,叟妪各随其侪为。藏彄分二曹,以校胜负。辛氏三秦记,以为钩弋夫人所起,周处成公绥并作彄字艺经,庾阐则作钩字,其事同也。俗云此戏令人生离,有禁忌之家,则废而不修。
《酉阳杂俎续集》:列子云,瓦抠者巧,钩抠者惮以黄金。抠者昏殷。敬训曰,彄与抠同,众人分曹,手藏物探取之,又令藏钩剩一人,则往来于两朋,谓之饿䲭。海录碎事,段成式诗序云,赏心乐事不废,良辰迁烛投钩,必穷永夜。
《东皋杂录》:孔常甫言,唐有藏钩,诗云,城头旗鼓传花枝,席上搏拳掘松子。
《采兰杂志》:九为阳数。古人以二十九日为上九,初九日为中九,十九日为下九,每月下九置酒为妇女之欢。名曰,阳会盖女子阴也。待阳以会。故女子于是夜为藏钩之戏,以待月明至有忘寐,而达曙者。

鞦韆部汇考

《荆楚岁时记》

鞦韆施钩之戏

古今艺术图云,鞦韆北方山戎之戏,以习轻趫者,施钩之戏,以绠作蔑,缆相𦊰绵亘数里,鸣鼓牵之求诸外典,未有前事公输子游楚,为舟战其退,则钩之进则强之名曰:钩强遂以时越,以钩为戏。意起于此,涅槃经曰,斗轮骨轮索其鞦韆之戏乎,鞦韆亦施钩之类也。

事物原始打鞦韆

《荆楚岁时记》云:春时悬长绳于高木,士女衣綵服坐于其上,而推引之名曰,打鞦韆。

鞦韆部艺文一

《汉武帝后庭鞦韆赋》〈并序〉唐高无际
臣无际才非马融,位叨麟阁属秘书,监博陵崔公画,鞦韆障而得一观,皓齿蛾眉遍于后,庭鞦韆之观乐焉,考古之文苑惟鞦韆。赋未有作,况鞦韆者千秋也。汉武祈千秋之寿,故后宫多鞦韆之乐,今因睹斯,画而善前名臣,虽不敏谨,述汉武后庭鞦韆赋,以歌之词曰:

大哉汉武兮,尊一人域中无事兮,天下皆春丰比黍兮,欲东巡风雨时若兮,辉光日新百寮良哉。六宫清谧外无金革之警,内驭玉帛之逸王母,呈益地之图素女授延龄之术,河鼓效职于永巷,洛神负书而入室,当是时也。初度禖燕之辰,未届亲蚕之日,斗春服竞新裳临镜台耀。殿堂态越千金之态,香除百和之香,下珠楼巡玉砌,并伍徐出丛三连袂,照绿池而娇多步,晴天而影细妍兮,雅佳兮,丽争攀桃李之花,竞说间以红绨丛娇,乱立以推进一态。婵娟而上跻乍龙伸而蠖屈,将欲上而复低,擢纤手以星曳腾,弱质而云齐一去一来,斗舞空之花蝶双上双下,乱晴野之虹蜺径如风捷如电倏忽。顾盼万人皆见,香裾飒以牵空珠汗集,而光面时进时退以游以遨,类七纵而七擒期必高,而让高取其至乐靡辞,其体劳徒观其天仙步,虚飞鸟颉颃飞鸟不离于羽族。天仙不举而自上汉皇,由是辟昭阳临未央,歌虞舜诫幽王知所以失知,所以昌察六宫之閒,旷耗五綵之衣裳,念一朝之罢,织想十月之寒,霜俾游者,有礼乃辍,而不荒。岂兹赏之为乐,盖欲习夫采桑必令动也,无害何必劳,而有妨诏宫掖慕共姜。克勤筐篚之事,继美葛覃之章,则知汉武之德,与尧舜而齐芳于昭圣王兮,穆穆兮皇皇。

鞦韆部艺文二〈诗〉

《杂忆》元稹
花笼微月竹笼烟,百尺丝绳拂地悬。忆得双文人静后,潜教桃叶送鞦韆。

《鞦韆词》王建

长长丝绳紫复碧,袅袅横枝高百尺,少年儿女重鞦韆,盘巾结带分两边,身轻裙薄易生力,双手向空如鸟翼,下来立定重系衣,复畏斜风高不得,傍人送上那足贵,终睹鸣珰斗自起,回回若与高树齐,头上宝钗从堕地,眼前争胜难为休,足踏平地看始愁。
《鞦韆咏》〈并序〉周复俊
昔人赋,丽人行而近世学士亦有鞦韆之作,其思一也,惜词谢雅驯情,流绮靡君子讥之,余乃借反骚以见志,而率道之以正焉。

闺中少女怯春眠,日日行游玉砌偏,芳草萋时花压谷,高台望处柳弥川,綵丝荡飏浑无迹,绣柱萦纡会有缘,弱力儗攀青汉上,笑声常寄白云边,莺鸣拂涧如争胜,蝶舞穿林亦助怜,倏忽扶摇曾万里,寻常轩举讵三千,丹褣一任丹霞落,翠带双飘翠叶搴,绝伎渐惊凌幻化,纤肢宜妒为婵娟,楼藏绿水侵珠履,陌染飞尘上翠钿,面药肯随清露泣,佩香遥借惠风传,倒垂度影天山竹,仰睇澄光玉井莲,蹑景偶同黄鹄举,凭虚聊听紫云旋,私危落势频相顾,共许轻容未易捐,岂逐鱼轩春宴后,若依鸾扇晚妆妍,团情团思牵芳杜,微酒微歌近小筵,宁羡玉楼双进斝,不窥宝马并摇鞭,闲寮倚幌临明月,佳树垂条锁嫩烟,蒲柳不因凉后萎,千秋常傍此台前。

《寒食后》元·张弘范

家家钻火露新烟,花褪残红柳吐绵。底是游人肠断处,杏桃影里拆鞦韆。

《拆鞦韆》前人

画柱青苔卧寂寥,綵绳无计恋春娇,可怜明月梨花院,闲杀春风第一宵。

《鞦韆谣》萨都剌

寒梅零落春雪洒,萧郎腰瘦无一把,澹黄杨柳未成阴,何人已系青骢马,画楼深处迎春归,鞦韆影里红杏肥,濛濛花气湿人面,东风吹冷轻罗衣,衣上粉珠流不歇,暗解翠裙花下摺,殷勤莫遣燕子知,会向人间报风月。

《应制题鞦韆》泰不花

芙蓉宫额半涂黄,双送鞦韆过画墙,帘底燕惊花雨乱,树头蜂绕袜尘香,巧将新月添眉黛,閒倚东风响佩珰,归去绿窗和困睡,暂凭春梦到辽阳。

《西湖春日壮游即事》道士马臻

笙歌箫鼓沸春涛,耳目难禁应接劳,院落鞦韆谁氏女,彩绳掷起过墙高。

《鞦韆》前人

绿窗美人闭深院,燕语莺啼春事半,画栏睡足四无人,空与东君说幽怨,綵绳袅袅挂青烟,罗袜纤纤翩翠袖,红妆高出墙头花,绣带斜飞亭际柳,香风荡漾春谁主,愿学飞仙飞不去,黄昏溪月浸梨花,背立鞦韆悄无语。

《鞦韆怨》明·蔡羽

丹楯朱干傍花砌,青丝流苏两头系,葡萄结束相思带,玉钗斜挽盘龙髻,对对来寻花下绳,双双去作云间戏,难消寂寂玉楼情,可惜青青芳草地。玉楼易断肠,芳草令心乱。空上鞦韆架,春愁未曾断。

《鞦韆行》王问

东风桃李斗芳辰,城边陌上啼莺新,当窗美人罢针线,并结鞦韆招比亲,百尺长绳挂香雾,结束衫裙学仙举,一回蹴蹋一回高,渐绝飞尘逼清宇,幼女十五才出闺,举步娇羞花下迷,自矜节柔绝轻趫,不倩人扶独上梯,春意撩人重离析,每出邀欢不知夕,柳暗沙昏未肯归,汗湿鲛绡不爱惜,此戏曾看北地多,三三五五聚村娥,笑声远出垂杨里,倦游归客意如何,今日江南初见此,丽人如花映瑶水,金饰丹题綵作绳,宜在君家墙院里。

鞦韆部纪事

《东京梦华录》: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有两画船上立鞦韆,船尾百戏人上竿,左右军院虞候监,教鼓笛相和,又一人上蹴鞦韆,将平架筋斗,掷身入水,谓之水鞦韆。

鞦韆部杂录

《缃素杂记》:许慎说文后序,徐注云案,词人高无际作鞦韆赋序。云,鞦韆汉武帝后庭之戏也,本云千秋祝寿之词也,语讹传为秋千,后人不审本义,乃旁加革为鞦韆,字案秋千非皮革所为又非车马之用不合从革,又古今艺术曰,秋千北方山戎戏,以习轻趫又开元遗事,云天宝宫中,至寒食节,竞竖秋千,令宫嫔辈以为晏乐,帝呼为半仙之戏,都下士民因而呼之。

风筝部艺文一

《纸鸢赋》唐采
代有游童乐事,末工饰素纸以成鸟象飞鸢之戾空翻兮,将度振沙之鹭杳兮,空光渐陆之鸿抑之则有限,纵之则无穷动息乎,丝纶之际,行藏乎。掌握之中其翰非逸其羽,乃疾弄轻影,昂素质,侔瑞鹊之临河,学灵乌之就日,诡状万殊奇姿,匪一冲激,吹而频惊入增尘,而乍失及夫晚际,萧寥近日迢遥,出虚景逼长霄,艳艳裔裔,亭亭迢迢,如片云之初下,似残雪之欲销,何裕如之嚣嚣,纷携兹而玩玩,其上同绮翼之迁乔,其下若驯驺之就,唤虞罗获免弦缴,莫惮野鹄来迁,而伴飞都人相视,而指看叹乎,升沉得势,真假相乱,殊不惭鹦鹉之被笼,苍鹰之受绊六鹢。尚退于宋都大鹏,犹沉于海畔,彼无识而无知,亦曷足以见嗤。但仰牵运不能自为,无仙鹤九皋之响,乏晨鸡五德之奇零落,倏忽悠扬,暂时偕鸳鸯之侣入。凤凰之池,向若劳力,高风莫吹,安有望于寥廓,必不出于藩篱,且纸之所尚,事有攸往,供笔陈之乐起词华之赏。故莫载于凤文,而反图于䲭像。因人而进,争路而长。固不济于时,须欲屏之兮,何爽。

《前题》杨誉

相彼鸢兮,亦飞戾天,问何能尔风之力焉,余因稽于造物,知不得于自然,原其始也。谋及小童,徵诸哲匠蔡伦造纸,公输献状理纤篾,以体成刷丹青,而神王殷然。而髡彼羽翼邈尔而引,夫圆吭膺系纤缕趾续长绳,俯剧骖之七达,挂高台之九层,形全而和。似斗鸡之养纪渻目大不睹,若异鹊之在雕陵,因所好而毛羽思有遇,而鶱腾鄙宋都之退鹢,慕溟海之抟鹏,于是扇以扶摇纵诸寥廓,绚练倏闪翕赫,忽霍瞬息而上千里,咄嗟而游大漠,翔鶤仰而不逮,况青鸟之与黄雀彼都人士瞻伫城隅初指中天之鹤远言拂日之乌,望有尘埃。谓翻形而载,旆听无音响,疑避影以衔芦,始回翔于元气,终出入于高衢,所以羽翮既成,云霄自致,期上腾以奋激,何中路之颠,坠力不培风势,将控地感鱼龙之失,水义蚊䖟之附骥,比画虎之非真与刍狗之同弃,宁待时而蓄力,信因人以成事,吁嗟鸢兮,适时与我兮,相期知我者,使我飞浮。不知我者,谓我拘留啄腐鼠兮,非所好啸茅栋兮,增至愁才与不才,且异能鸣之雁。适人之适将同可狎之鸥我于风兮,有待风于我兮,焉求幸接飞廉之便,因从汗漫之游,当一举而万里焉,比夫榆枋之与鸴鸠者哉。

《息灯鹞文》赵昕

大吴之国,练祁之乡,厥惟春仲风鹞腾骧,盼曜灵之既没伫,朗月之渐扬,士庶殷阗语笑相望,殆卜昼以卜夜,与将翱而将翔,小史告余曰,此民祈也,往往竞胜,昏漏逾辉鹞之形质为制,颇微巃钟,作格蜜香是衣六翮甫具翼以奋飞,映阴霞兮,目送系綵绳兮,手挥乍徐引以垂势,尚轇轕而阻轻抟,扶摇其冥举用飘飘乎,遐征长庚失其的,砾荧惑疑其正中照耀碧城,姮娥惊顾,纷纭绀霄,飞琼罢舞视墨子之木鸢,绰有奇光,比夏人之白鸽,固无朝娱。我闻淮阴巧制事启,汉邦楚歌云上,或云子房迹其原本亦蠲,韨之所为维疁城之淫巧,乃岁埤而日滋,况复缘以綵缯,加以金支烛,若银烂擎如军,持星斗五夜电绕四垂,一灯所直兼两百铢,富者馀于豪逞,贫者匮于夸毗,宁逋国征嬉戏,及时景彼先哲侈靡,是尤丁男攸诫。佩犊带牛女子可织,霄灯夜篝,何芳淑之初,序费委捐于道,周三办两税动踰春秋,我愧抚字尔甘瘅忧自。今以始三老子弟,其仁义以为网,节俭以为罗,批楮裂竹灭焰断紽。日出日入耕凿而歌,凤凰屡见圣世休和永息,灯鹞为乐孔多。

风筝部艺文二〈诗〉

《风筝》唐·司空曙

高风吹玉柱,万籁忽齐飘。飒树迟难度,萦空细渐销。松泉鹿门夜,笙鹤洛滨朝。坐与真僧听,支颐向寂寥。

《前题》鲍溶

何响与天通,瑶筝挂望中,张弦难按指,操缦喜当风。雁柱虚连势,鸾歌且坠空,夜和霜击磬,晴引凤归桐。幽咽谁生怨,清泠自匪躬,秦姬收宝匣,搔首不成功。

《前题》高骈

夜静弦声响碧空,宫商信任往来风。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移将别调中。
《题纸鸢止宋齐丘哭子》〈并序〉李家明
烈祖受杨氏禅,迁让皇于海陵,元宗继统用齐丘之谋,无少长杀之,齐丘无子晚得一子,随卒。恸不止,家明曰,惟臣能止之,乃为诗书纸鸢,上乘风吹之,度至齐丘家,遂绝其缕。齐丘见之,惭感乃止。

安排唐祚革强吴,尽是先生作计谟。一个孩儿𢬵不得,让皇百口合何如。

《风筝》宋·田锡

白蘋洲暖春风生,画楼槛迥银筝鸣,铿锵节奏急复慢,空中一部天乐声,三十六宫深䆗窱,绣楣藻井光相照,十三弦上千般声,朝霭微吟暮烟啸,夜来亲奉月中闻,繁弦促节何纷纭,碎如鸾铃与珂佩,巫山队仗迎湘君,晚来金屋愁微雨,风细筝声不全举,依稀嫔妾怕人知,啾啾切切私相语,洪纤断续何所拘,凤凰对著飞鸾孤,梧桐枝边泊未稳,琅玕节上鸣相呼,有时方奏俄中绝,宫商斗顿如刀截,杏花露重鸳鸯寒,空见如霜满庭月,有时半日全无风,一一暮天楼阁红,唯闻鸟雀啄弦上,暖珠寒玉何玲珑,清音朝朝与暮暮,误声不管周郎顾,祗嫌雅郑交奏时,宝铎丁东暗相妒。

《纸鸢》寇准

碧落秋方静,腾空力尚微。清风如可托,终共白云飞。

《前题》王令

谁作轻鸢壮远观,似嫌飞鸟未多端,才乘一线凭风去,便有愚儿仰面看,未必青霄因可到,偶能终日遂为安,扶摇不起沧溟远,笑杀鹏抟似尔难。

《纸鹞》宋伯仁

弄假如真舞碧空,吹嘘全在一丝风。惟惭尺五天将近,犹在儿童掌握中。

《风筝》金显宗

心与寥寥太古通,手随轻籁入天风。山长水阔无寻处,声在乱云空碧中。

《纸鸢》石抹世绩

鸱鸢雕鹗谁雌雄,假手成形本自同。果物戏人人戏物,为风乘我我乘风。扶摇漫拟层霄上,高下都归半纸中。儿辈呶呶方伫目,岂知天外有冥鸿。

《风鸢图》〈十首〉明·徐渭

柳条搓线絮搓绵,搓够千寻放纸鸢。消得春风多少力,带将儿辈上青天。
我亦曾经放鹞嬉,今来不道老如斯。那能更驻游春马,间看儿童断线时。
缚竹糊腔作鸟飞,崩风坠雨烂成泥。明朝又是清明节,斗买饧糖柳市西。
江北江南纸鹞齐,线长线短迥高低。春风自古无凭据,一任骑牛弄笛儿。
村庄儿女竞鸢嬉,凭仗风高我怕谁。自古有风休尽使,竹腔麻缕不堪吹。
春来偏与老人雠,腰膂如弓项领柔。看鹞观灯都好景,正难高处去抬头。
天台饶舌骂丰干,何事吟鸢巧弄抟,昨夜风馀收堕筏,唤回拾得换寒山。
鸢长线短欲何之,万丈无由辨得斯,瞥见游丝天正午,寸搓纸撚钉书时。
此物等为刍狗草,此飞等是土龙泥。东风自古西吹去,不是吹侬合向西。
马添鸽籥与膏焚,整队红云过玉真,何处邻姬不停织,细听灯火理筝银。

风筝部纪事

《诚斋杂记》:韩信约陈从中起,乃作纸鸢放之以量未央宫远近,欲穿地入宫中。
《独异志》:梁武帝太清三年,侯景围台城,简文缚纸鸢飞空告急,于外景令左右善射者射之,及堕皆化为禽鸟飞入云中,不知所在。
《南唐书·申渐高传》:元宗时,有李家明亦优人,宋齐丘止一子,辄死悲哭踰月。齐王景达勉之不从,家明曰:是易喻尔作纸鸢,大书其上曰,一子不能舍,如让皇百口,何纵之。坠其第中。齐丘取观焉,为收泪而止。《唐书·田悦传》:悦使杨朝光攻临洺将张伾。伾固守,食且尽,赏赐不足,乃饰爱女示众曰:库廪竭矣,愿以此女代赏。士感泣,请死战,大破悦军。有诏河东马燧、河阳李芃与昭义军救伾。三节度次狗、明二山间,未进。伾急,以纸为风鸢,高百馀丈,过悦营上,悦使善射者射之,不能及。燧营噪迎之,得书言三日不解,临洺士且为悦食。燧乃自壶关鼓而东,破卢疃,战双冈,禽贼大将卢子昌而杀朝光,悦遁保洹水。
《全唐诗话》:高骈镇蜀,日以南诏,侵暴筑罗城四十里,朝廷虽加恩赏,亦疑其固护,或一日闻奏乐声,响知有改移,乃题风筝寄意曰,夜静弦声响碧空,宫商信任往来风,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移将别调中。旬日,报到移镇渚宫。
《挥麈后录》:徽宗初践,祚曾文肃公当国禁中放纸鸢,落人间有以为公言者,公翌日奏其事,上曰,初无之传者之妄也,当令诘治所从来,公从容进曰,陛下即位之初,春秋方壮罢朝馀,暇偶以为戏,未为深失。然恐一从诘问有司,观望使臣下诬服,则恐天下向风而靡,实将有损于圣德,上深惮服。然失眷始于此也。

风筝部杂录

《续博物志》:今之纸鸢引丝而上,令儿张口望视,以泄内热。
《帝京景物略》:燕旧有风鸢戏,今已禁则,剖秫秸二寸错互贴,方纸其两端纸各红绿,中孔以细竹横安,秫杆上迎风张而疾趋,则转如轮红,绿浑浑如晕。曰,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