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弄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八百三卷目录

 弄丸部汇考
  丸经〈承式章 崇古章 审时章 因地章 择利章 定基章 取友章 正仪章 置序章 试艺章 记止章 制财章 衍数章 运筹章 决胜章 出奇章 权舆章 制器章 取材章 适宜章 处用章 观形章 善行章 宁志章 集智章 举要章 知几章 守中章 玩心章 贵和章 待傲章 知人章〉
 弄丸部纪事
 弄丸部杂录

艺术典第八百三卷

弄丸部汇考

丸经叙

捶丸古战国之遗策也,粤若稽古庄子之书。昔者楚庄王偃兵,宋都得市南勇士熊宜僚者,工于丸士众称之,以当五百人,乘以剑而不动,捶九丸于手一军停战而观之。庄王免于敌而霸降世尚习,盖闻而知之未造其理也,至宋徽宗,金章宗皆爱捶丸,盛以锦囊击,以綵棒碾玉缀顶,饰金缘边,深求古人之遗制而益致其精也。且夫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而圣人称之。方今天下隆平边陲宁谧,将帅宴安于櫜弓服矢之际,士卒嬉游于放牛归马之馀,苟非弹石习闲,何以临机而制敌,至如芳春永昼,长夏留阴,秋朗气清,冬晴雪霁,高飙微动纤云不惊半酣,乍醒,饫饱含餔于斯。块坐鞅掌其不肌肤固会,而筋骸束焉者,几希矣,宜乎。视土燥湿坚坌,而安基择地平峻凹凸,以制胜,拽肘运杖击杓收窝体,无低昂意,无急躁手,持欲固意运欲和诚,足以收其放心,养其血脉而怡怿乎。神情者矣,不以勇胜,不以力争,斯可以正己而求诸身者也。由是观之,亦卫生之微奥,而训将练兵之一伎也,宜乎。君子不器而与众乐之,考古今制,作之详索筹算多少之计述为丸经二卷,增注简谅好事者,从而咏歌之,因书以为叙。

承式章

捶丸之制全式。为上破式,次之违式,出之。
捶丸之式,先习家风,后学体面,折旋中矩,周旋中规,失利不嗔,得隽不逞,若喜怒见面,利口伤人,君子不与也。

让采索窝
让人先抛毬儿,得采者便索窝。

忘撺成算
手中无撺者,算输一筹,无鹰觜同。

因动为击
毬儿基上安定,或被风吹动,当称风落如。不称风落或自那动者,亦算打了。

对权不易
对定毬棒不可换易,或再换及抹去子者,亦算输一筹。

乖令背式罚不可恕
他人得胜索著法度不依,随者算输一筹。毬儿打在窝中,用棒拨出者输一筹。

趋时争利赏不为加
自己毬儿在不得埨处,却那在便利之埨者,不赏而有罚。

胜负靡常色斯举矣。
赢即矜能逞语,输即发怒便走,或至骂仆嗔朋抛毬掷棒,此非闲雅君子,真小人耳。俚语云,废毬棒磨靴底,眼睛饱肚里饥,桦皮脸拖狗皮,输便怒赢便喜,吃别人不回礼,此之谓也。

崇古章

灵台潜虚较若画一会,其至常精艺无二。
人心随时更异,谓如窝脚会儿本自一家,今分两处窝脚,只使撺棒能走能飞能收。窝法度更多人不易学,会儿只打扑棒能飞不能走,又不能收窝法度,更少人甚易学。今不晓诸般法度,只说别人是窝脚,殊不知艺到精处,同一理而已,岂有差别。

先登者生之徒,后撞者死之计。
先有人二棒打在窝边,后来人二棒误撞前毬,不问有画无画,先活后死,故意打去撞人者,算输一筹。

踰埨越纵从累其主。
毬儿著身者,若在埨上行者死了毬儿,但是伴当在埨上行走者死了,本官毬儿不在埨上,著人无伤。

放土安基随埨起垒
倒棒正棒基中安下垫棒,棒上不放土者自死一筹,土尖垒起样子有添无减捶者,若将棒于顶上按实,即算输一筹。毬上毬翻杖撅儿皮塔儿砖角等,不放乾土索窝者,自死一筹。诸杂巧捶皮面打著毬儿者,皆是活毬,若是木分著毬者,谓之上棒
死毬也。

矜能丧善
有等人说捶丸,时只是高强打处便赢,未尝有输,及到场上口,中说得精细手,拙不能应口,一筹不展,全场输了。俚语云,高者不说,说者不高是也。

方欺苟瞒。
有等人场上引著十馀伴,当将一般颜色毬儿打在死处,却放一个在好处,做活毬又去打。行处带踏子在死处,踢在活处俟。人眼不见,把他人毬儿踢在死处,小厮每踏在土里,然后拿死毬如此者,真可耻也。

挂窝住傍致疑成隙
凡棒柄窝上横过抹著,毬儿算挂窝抹不著,算上毬儿打在住处,傍边上画记定教人远看,不要到根前本不那动,教人猜疑,遂成嫌隙。

因人上画
毬儿被人踢动,只教本人上画,若是自家上画,死了毬儿。

正赛诡随
今人口巧手拙,但打得诡,随不得正赛之规度,怎争胜负,心懵懂,性刚燥,强辩不伏,自害惶恐。俚语云,有智赢无智,输只此是也。

览而记之神斯会矣。
熟看此书,自然捶击得法,众皆敬服,岂不快哉。

审时章

作有时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饫饱之馀,心无所碍,取择良友,三三五五于园林清胜之处,依法捶击风,雨阴晦大寒大暑不与也。

乐有节
议定会数,或五或七,会满为止,惟在和血脉养性情,涤烦襟,消饮食而已,勿为荒逸。

有时则事不废,
知时为嬉则不误事,

有节则志不妨。
既不荒逸志不邪矣。

无时无节则事废,而志妨。有时有节则身安而志逸。
不得其时,则荒废政事,伤气动志,得其时,则心平气和,志自乐矣。

因地章

地形有平者,有凸者,有凹者,有峻者,有仰者,有阻者,有妨者,有迎者,有里者,有外者。
诸形绝无曰,平龟背。曰,凸。中低曰,凹势。颇曰,峻之。上曰仰前,隔曰阻后。碍曰妨可。反曰迎左,高曰里右,高曰外。

平者勿失。
地形平,则众皆可及我,既及家众若失,家则败。

凸者有取。
形如龟背,难从中行,必观左右形势,而取用

凹者有行。
两高中低,可从中行,到家不难。

峻者欲缓
毬住峻坡,窝在坡下,不可力击,轻缓击之。

仰者欲及
窝在上,毬在下,不到则不能上,必使到窝边落也。

阻者欲越
窝与毬相隔,必高超可至。

妨者用巧
后既有碍难于运棒,当取地形对棒端正。

迎者勿及
窝后有墙壁,或木石者,不可定,至窝边落,恐迎回无功。

里者里之
吾左高,窝在右,当反里之就其势。

外者外之
吾右高,窝在左,当反外之就其势。

立飞者囊
扑棒单手,盛于革囊也。

行蹲者笼
撺棒杓棒,盛于提蓝也。

所称既备,无不胜矣。
凡称心之棒,既全有已如此者,无有不胜之道也。

择利章

土有坚者,有坌者,有燥者,有湿者。
地之形也。

坚者损之。
土硬毬难止,力大则远,故减力而击之。

坌者益之
土松毬难行,故加力击之。

燥者湿者随形处之,
观土燥湿随地宜而击。
因地之利制胜之道也。得地利之宜,亦取胜之一端也。

定基章

基纵不盈尺,横亦不盈尺,
纵长也。横阔也,皆不满一尺也。

择地而处之
拣好地画基

直向而画之。
直对窝也

瓦砾则除之
若有瓦砾草木等物,除毕然,后画基。

权弯者利陷。
船样棒不利,剑脊基偏,利碟样基。

权直者利凸
棒直不利碟,样基偏利剑脊基。

作基不左立
假如向南击毬,画基者,不得居西,可居东。

丸不处基外
毬安在基外者败。

权不击基
画毕及未画,不可基内试棒。

足不踏基,手不拭基,无易基,
恐利他也。

无毁基
禁恶徒也,

后碍家傍不处基,
后碍损棒,难运窝傍,复来难为。

不践家傍,恐有作也。
窝边周围五尺内,不许人行,恐凶恶之徒,埇土阻毬作坑,陷毬。窝边行者同班皆输。

故动复择基,两反不许作。
倘有同班一毬,在左一毬,在右所住。难为彼同类者,故为不得已而动之,动已复拣好基如此者,将动毬人来,往两遭不许击毬,

此禦奸之术也。
禁虚诈奸恶之法也。

取友章

恭必泰
恭敬者必安详。

浮必乱
轻浮者必争乱。

泰者善之徒。
君子也

乱者恶之徒,
小人也。

君子小人其争也,不同其朋也,有异。
君子小人其志不同,在人识察之也。

君子之争,艺高而服众。
技艺高,人自服。

小人之争,奇诈而谋利。
技艺低,以诈取利。

是故会朋必以君子,而远小人也。
必进君子,退小人。

昔楚庄王为匏居之台,宴者相者赞者,而皆贤者伍举称之。
称其能会贤人也。

灵王为章华之台,宴者相者赞者皆非贤者,伍举谏之。
谏其不得贤人,而所近者小人也。

捶丸会朋,不可不慎也。
捶丸虽为聚娱,憸佞之人不可与同乐也,君子慎之。

正仪章

斸场建旗
毬场上斸成了,窝立彩色旗儿,

合众同乐。
合聚捶丸之人相与同乐,

恪慎其仪,各事其事。
各人谨守进退,各去关牌领筹,

奔竞躁逸。
争取筹棒口逞手,

号呶諠哗。
在场闹噪叫嚣,

比于败群不可与也。
如此之人,不循规矩,是如败群搅众,即逐去之。

有斐君子其仪不忒。
如有文质君子,依守规式,自有容仪不至差失。

安如闲如。
容止安详。

夭如申如周旋闲雅,
转旋动,作夭夭申申如也。
不劳神于极,以畅四肢。不太任力至于疲乏,但要得四体血脉和畅而已。

非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耶。
所以怡悦性情,使自娱乐也。

置序章

初击者,择基而安。
头棒安基

其次随处而作。
二棒随毬住处,便击不许,安基安则败。

其次择基谓之强。
二棒安基者,强梁之徒也。

初击不容谓之阻。
头棒不许人安基者,是阻人能也。

强阻者,君子恶之,小人作之。
强阻之辈,君子不悦,小人为能。

基既处己,总投于地,以次行列,取而安之。
取毬安于基内也。

远者先,近者后,左者先,右者后。
离窝远者,先击若头棒者,左边先击。

所以置先后之序也。
此乃定先后之法也。

试艺章


权者,所持之棒也,故以棒为操之,权

有立者。
撺当立而运十数为,全副八数为中副,其次为小副,飞者立者,次及十棒,不可改制。行者不可使飞。飞者不可使行,扑棒单手者,当立运者也。

蹲者
今人曰,减膝是也,杓棒鹰嘴,当蹲

行者。
撺棒是也,

飞者
扑棒单手,杓棒是也。

远者立近者蹲。
随宜用力也。

无阻则行,有阻则飞。
随宜用棒,

行者不蹲,
撺棒不减膝,

飞者随宜,
扑棒单手当立,杓棒鹰嘴当蹲。

有阻不定行,无阻不定飞,有阻多飞,无阻多行。
随宜斟酌,用棒务在取中。

返此则迷,
若执定一端,取中难矣。

是以持欲固
紧持棒也,

运欲和
使力得中。

无低昂。
不起身疾也,

无空权,
二手皆当有棒也。

心手相对,古之法也。
运棒时手对心。

记止章

丸至之所
毬所住处也,

当以杖画,
记其止也,

勿前勿后勿左勿远,
恐彼有所利也。

唯画于右,可去寸许,长亦相比,
定法也。

凡动于我,
或毬撞或衣动或足动或手动或棒动或他物动毬也。

令安画首
令彼动我毬者,代我安于初,所画之前头,

勿远勿后,
恐彼得利。

彼乃为败。
彼既动我毬,彼毬已击,则不用。未击则不许击也。

我若无画,彼虽为败,吾亦任,去不可复位。
若我初无画,彼动我毬。则任我毬之所往,不可取。回复安本处,彼虽为输,恐我亦不得其利,故也。

相去分釐,
两毬相离也,

及有妨阻,
今人谓之子。
无复动移。两毬相并及有子俱不可动,若动者为输。

中身为败,复从我击。
我毬著他人身者,他人为败,取我之毬,再复击之,不击亦从我心。

制财章

富不出微财,
富厚者不吝赛,

贫不出重货,
贫薄者不倍偿,

富出微财,则耻贫出重货,则竭
量力而为之,可也。

智者有方财不绝,
捶击有法,故得常胜,所以财不尽也。

愚者无方,将恐竭。
捶击无法,所以常负,财不足用也。

不绝者,必胜之基。
财不绝则心安,故胜

将竭者必败之道。
财将尽心,不安愈怯,愈输也。

衍数章

十数九数为大会,八数七数为中会,六数五数为小会,四数三数为一朋,二人为单对。十数八数六数可分,不分从之,九数七数五数四数三数皆不分。
双数可分单数,不可分四数,虽双数少亦不可分也。

分者相朋也。
朋者班也,

不分者,各逞其能也,相朋者,一朋胜多为赢。
倘五人为一班,于一班中多胜一人者,是赢。相等曰平。

各逞者,他不胜,而我胜为赢。
初棒赢二棒,二棒赢三棒,三棒赢四棒,是也。

于三会中。
大会中会小会

俱胜一败,免一败者。
俱上独一不上,免一不上者。

一朋一败,勿免其取。
三四人击,丸独一不上,不可不取,其物数少。故也

一日不三会。
一日不赌三会,惜物故也。

有遗不为输。
二十筹为满,倘赢得十九筹,是遗一筹,若遗一筹,利物不可得矣。

昨所得今不用义也。
昨日胜得十九筹,唯一筹未得,今日不可理昨日所胜十九筹,乃义聚之道也。

运筹章

大筹二十,中筹十五,小筹一十。
此谓分班时,三会也。

初胜三,次胜二,后胜一。
牌数

初胜次,次胜后,后胜四。
初赢二,二赢三,三赢四。

四者不可用也。
不可打第四棒。

最上多初,其中多次,其下多后。
上中下之能也。

复有争先,满三竭五。
每人五牌,三番胜方得一牌,如此五番,他牌尽

胜得一。
所谓初棒,二棒,三棒,都同止得一牌。

无再争。
一人上窝,馀皆不用。

上者不偏能。
飞行远近不偏,能一种也。

中者亚之。
比上者,稍低,亦不偏能也。

下者阻其偏,不可行矣。
下等者,若不随意则必窘矣。

是故必擅可也。
欲专此事,必精此艺。

决胜章

众为已败之形。
已败之形者,失棒换棒著身,著毬悬空挂,窝砖上阁毬淤持基,拿死毬,踏子,放子,那毬踢人。毬儿换死毬,基中摸子,上棒毬儿,自上画数,次安毬基中,试棒基外,安毬画基,不于左埨上行。

吾为决胜之妙。
得之于心,应之于手,志过于人,是为决胜。

人皆见我,所以中之,能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能。
机深识广人难度也。

妙之妙者也,风坠而中,不可为胜,若不隔埨,可准初中。
风吹上窝者,别人已安毬在基内,则不算。初棒未曾安毬,在基者算初棒。

抑亦乘机,决胜之妙也。
此在己之能虑胜,而后会亦兵家之成算也。

出奇章

致于死地则无生,致于生地则无怯,死而复生,生而复死,谓之出奇。
心手相应故也,

君子无所怯,小人有所惧,无怯者坦然,有惧者戚,若坦则多胜,戚则多败,多胜者神舒而气和,多败者色厉而内荏。
人心有所主,则无惧无怯,量胜而击之,故无败衄心无所主,则妄动而失利。将之用兵亦然。

智者察之,迫而胜之,
彼既怯,可急乘机而胜之。

若陨大石于高山矣。
彼既怯而败,我既陵而胜,则我之势如高山推石,不可阻矣,良将以之。

权舆章

权舆始计也,造衡自权始造车,自舆始丸准轮轮。量权权量身。
毬欲量棒大小,棒欲量身长短,相称则利相欺,则不利矣。

琢磨之失,虽能亦败。
造棒刮棒,失其法度,虽善击者,亦不能以巧胜彼矣。

突者宽薄,遥者窄厚。
突者激起也,而欲皮面宽木分薄,遥者击远也,凡扑棒撺棒,单手杓棒,欲令致远,必须皮面窄木分厚,若违此式,则不相应矣。

偏歆为乖
棒头不可拽,手不可脱手

端为中。
棒头中为妙,

不预磨削。
不预磨削,恐翘坏矣。

不毁心脊。
勿将棒中心刮陷,及将脊刮低也。

先刃次,脊后平其心。
最后刮心也,

赘木为丸,乃坚乃久。
赘木者,瘿木也,坚牢。故可久而不坏。

无窦为劣,轻重欲称。
无眼者,不可用太重则迟。太轻,则飘

工从主料以理。
工者匠也,造棒必从击毬主人心之所好,凡治料诸棒,必当依此理也。

善胜者,不恃力唯恃地。
知地形为上。

制器章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夫欲精善其艺,必须得好利器,谓如击得毬,好亦须得好棒。

器利艺精,心手相应,临事发机,无不中也。
又有好棒丸经之妙,悟之于心,捶击之法,熟之于手,百发百中,今有新旧权制具录,于左。
正棒头打八面    倒棒斜插花
卧棒斜插花     撺棒斜插花
皮塔斜插花     燕尾斜插花
倒棒翻捲帘     底板基儿胲里基儿      两肩基儿
山口四面基儿    山口四面打皮塔山口打棒尾     背身打土儿
背身打翻杖     背身弹棒背身正棒      背身扑棒
竹撅儿打四边    皮塔打八面
近双弹棒      远双弹棒
三根弹棒      叠柄弹棒
三撅三毬弹棒    双撅双毬倒棒打撺井里拔       正棒头翻撅儿棒尾皮塔      棒尾打四边
棒上安偏棒     棒上安正棒
棍儿飐棒      前撅翻过后后撅掀过前     棍子翻撅儿杓儿⺮惆遄已上新法
土尖}}砖角        毬上毬
翻杖        直杖纽杖        靴尖
雁点头       泥撅儿
泥虾䗫       正棒头倒棒头       土尖棒尾
飐棒        积棒
打燕尾       远近小上儿〈已上古法〉

取材章

取材之方,不可不察。
夫欲造棒,采取材料,不可不知其法。

秋冬取木,用其坚也。
秋冬木值津气在内,所以坚牢,故可取也。

筋胶以牛用其固也。
牛筋牛胶性最坚固,其他不及也。

竹取劲干,用其刚也。
南方大竹刚劲厚实,故可为柄。

朴斲以时,用其柔也。
春夏天气,温暖筋胶相和,可以造棒也。

适宜章

远近随宜。
或远或近,随人便益。

各安其能。
随各人所能,用棒索窝。

远无百步之遥。
虽远勿出,百步之外,

近必盈丈之外。
一丈之内太近,故必一丈之外,以及数丈之类也。

远多则疲。
运力多故疲,

近多则弱。
不能致远,故弱

远者,难从近者,易行。
致远者,少致近者多。

有力者,利远无力者,利近
强弱不同。

远者拙
粗也。

近者巧
细也。

百步之遥,不可再
太远,不可两遭

半百之遥,不可数。
五六十步不可频数。

各适其宜而已矣。
远近适其宜而已矣。

处用章

熟地必革,
谓熟窝不再击,每日须当改革。

毋教以利。
不许指与人地形埨道便利,处教者,算输。

阻利勿许。
不许放子,及埇土脚躧陷地,如此者算输。

假权勿从。
不许借棒,与他人使

错丸弃之。
错击他人,毬者算输。

为妨出之。
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影他人使棒,如此者出之

阴结为奸。
谓二人平日相亲爱,或分班时,分开而于自班中。故不肯用意,以致失利,如此乃谓暗中与人相结。是为朋奸如此者,勿使分开。若彼二人自欲分开,而复如此者,名曰打劫,不可以入会矣。

非击为败。
挑拨推砍兜削刮𦥝扫碾如此者,皆算输。

代施倍罚。
替他人击者,算输二埨。

驭众处用之道也。
亦兵家鞠旅,用卒之义也。

观形章

击不他视专睹,其丸他视,伤权专睹必利。
夫击毬时,眼勿看窝,而下棒专,观于毬必得,其利

权从心。
棒随心转。

心从形,
心从地势,

从心先形,
欲从心所作,必先观其地形。

从形必中。
随地形者,必上窝。

从形者,胜从力者败。
随地形者,胜恃自力者败。

从力虽胜,谓之侥倖。
偶然得也。

善行章

行止者,嫌爱之端,
行止善,则可敬不善,则可鄙厌。

言语者,荣辱之阶。
言不可妄诞,妄诞则辱,不妄则荣。

讷于言,敏于行,正己践言,是为善行。
慎言语谨,行止。先行其言,斯为善矣。

言行有常,君子贵之。
言顾行,行顾言,成德之人也。

宁志章

心之所之定,而处之勿徇于己。
心所定向,无循己私。

赧莫赧于易。
易者将本色,毬儿相换,及毬儿在不好处,换在好处。

耻莫耻于复。
复者,初击不利,欲再击也。

既易既复,同朋尽败。
若易毬,若重击,非但本人为输,同班尽皆作输,虽得胜亦不为胜。

悬有三,曰高曰平曰低,不可用也。
高者仰也,平者立也,低者盈寸而下空也,悬毬于此三者,皆不可用。

集智章

善巧者,不以力
不恃力也。

善争者不以奇。
善争者,君子之争,君子不作奇怪也。

善巧左右逢其源,善争者嘿嘿而取胜。
艺高不言而胜也。

奇怪索隐谓之侮,平易无颇谓之德。
平易可为法,奇怪不可学。

奇怪者,人所未睹也,平易者,众所共知也,奇怪数出。君子疾之,小人玩之。
奇怪者,小人之所以争能也,平易者,君子之所以存心也。

举要章

众集纭纭,吾将傍通。
若众毬聚在窝边,吾取地势傍通,行之傍通者,借埨也。

鼎足难通,勇者必胜。
谓三人,毬在我前,一毬正对,两毬在正,对之左右。吾欲左则左,有阻吾欲右,则右,有阻欲正则正,有阻是以直,至窝中,必胜勇者不怯也。

有强力之中,有势末之巧。
难至之所用力,多复有不须用力,但稍击可随形上窝者。

有不虞之中,
偶然中也。

有求中之蹶,
用诈求中,反成败蹶。

故先度为上,
先看地势,土性,度其远近,避其妨阻也。

先度后动,百发百中,先动后度,百发百蹶。
不可侥倖求中,不度而中,谓之偶然。

故曰,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分毫不可苟且。

此决胜之要,智者所守也。
有智之人,必须熟览此书。

知几章

先人者制人,
捶击熟闲,心有定向,必能制人。

后人者制于人。
捶击不熟,临时发几,志先怯弱,必为人所制也。

制人者,人皆仰之。
心手相应,发无不中,人必称善。

制于人者,人皆卑之。
多死少活,人皆笑之。

人仰之,三军之帅也。
众心服而归之,将之用兵亦由是也。

人卑之,匹夫之谅也。
众所不与,难力争矣。

几者动之,由事之微。
几者人心,念发动之初,善恶从此而分,荣辱存焉。

胜负之先见者也。
胜负皆萌于此,

知几知微君子哉。
见几而作,不俟终日,惟君子能之。

守中章

击高当踰致远当臻,
过树过墙必当高超,而过击远者必过所限。

不踰不臻为败之名。
不能过,不能制,为败。

所操从人。
所操之棒,各从人心,

所主从胜。
索窝从赢者,

操不从人,主不从胜,君子不为也。
君子之人,不作此也。

玩心章

斯术无方,制心为上。
收其放心也。

心体既明,玩心为上。
自己心体已明,必观他人之心,如何。

玩心者,观其形,听其声,有怯于心,必显诸形显,诸形者我得迫而胜之。
睹形乘胜

怯者无复。
怯而输者,必难复胜,

既无以复,我可纵横。
纵横者,自在乘胜。

纵之横之,彼心愈惊,彼惊我宁,必胜之徵。
彼既惶惧,我心既安,必胜之道也。

初胜勿骄,骄而必失。
初既胜,当自慎,毋为骄,骄必败。

慎终如始,乃可无敌。

贵和章

君子无所争,
正己而不求于人,

和而不同。
捶丸处虽,若平等相近,而尊卑之序,不可紊乱。

奴颜巧言佞也。
就场论是谈非,称长道短,巧佞之人,不可近也。

正虑随情和也。
但思捶击之法,自为娱乐,无有争心。

和而不同,君子贵之。
贵贱有等不相夷,躐成德者,贵重之

便佞取赢,君子不贵也。
便僻巧佞,务取胜于人者,君子不与也。

待傲章

以多待一曰傲,
众待其来,其人慢期,不至傲也。

众不悦一曰,孤。
所作不可人意,自逞其能,孤也。

轻恌曰,贱。
行止轻薄,故曰,贱人。

取恶曰,凶。
所为侵犯于人,人疾恶之,故曰,凶人。

跛足目盲伛偻耳,聋不可与也。
残疾者,不与嬉乐。

便佞之徒,不足道也。
谄曲之人,不足与言。

是故贵贱不相效。
贱者不敢效贵,效则干犯,在上之人,而取败矣。

同类必相求。
朋友之交,可以相效,

多胜无矜,色数败无恚容,君子也。
多胜不誇,数败无怒,君子也。

知人章

观志知人
观其意趣,可知人之善恶。

观心知己。
内观此心,则己之言行,亦可自知也。

心欲宁,
心要静定,

志欲逸,
志欲宁适,

气欲平,
气要温和,

体欲安,
体要安舒,

貌欲恭,
容止端庄,

言欲讷,
语言简当。

有诸中必形诸外。
由乎中而应乎外。

胜负决矣,
捶丸胜负已定。

正赛行矣,
赌赛已毕。
体不安,观其手足失措。

貌不恭,
容止急躁。

作于意,
意思嗔恚。

见于色,
颜色愠怒。

形于言,
出言不让。

小人也。
此等可见其为小人也。

心平气和,不形于色,不作于意,君子也。
胜负不动,于心容止,自若成德人也。

弄丸部纪事

《庄子·达生篇》: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痀偻者,承蜩犹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
《徐无鬼篇》:市南宜僚弄丸,而两家之难解。〈注〉市南宜僚善弄丸,铃常八个在空中,一个在手,楚与宋战,宜僚披胸受刃,于军前弄丸铃,一军停战,遂胜之。《西京杂记》:京兆有古生者,学弄矢,摇丸摴蒱之术为都掾吏。
《珍珠船》:有术士,于腕间出弹子二丸,皆五色叱令,变即化双燕,飞腾名燕,奴又令变,即化二小剑,交击须臾,复为丸入腕中。

弄丸部杂录

汉李尤平乐观赋,飞丸跳剑沸渭回扰。
《魏志·刘晔传》:晔少子陶,注曰:陶有大辩,意凌青云,尝谓傅元曰:智者图国;天下群愚,如弄一丸于掌中。晋傅元《正都赋》:跳丸掷戟,飞剑舞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