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蹴鞠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八百二卷目录

 蹴鞠部汇考
  汪云程蹴鞠谱〈毬门社规 毬门式 毬门物色 毬门人数 下场口诀 一人场户 二人场户 三人场户 健色名 踢搭名色 打揎诀 下截解数 中截解数 上截解数 成套解数 坐地解数 禁踢诀 那展侧脚诀 取样跷踢侧脚捷诀 官场下作 输赢筹数 锦语 不踢诀〉
 蹴鞠部艺文一
  鞠城铭            汉李尤
  温汤御毬赋          唐阎宽
  内人蹋毬赋〈以仁疑玉毬仰术为韵〉阙名
  气毬赋            仲无颇
 蹴鞠部艺文二〈诗〉
  幸梨园亭观打毬应制〈并序〉 唐沈佺期
  前题              崔湜
  打毬篇〈并序〉         蔡孚
  幸梨园观打毬应制       武平一
  酬韩校书愈打毬歌       张建封
  观打毬有作          杨巨源
  抛毬乐词〈二首〉       刘禹钖
  抛毬乐诗〈二首〉       皇甫松
  观打毬             张祐
  宫词〈二首〉     蜀花蕊夫人费氏
  题明皇打毬图        宋晁无咎
  宫词             杨太后
  春词            元萨都剌
  蹋鞠篇〈二首〉         郭翼
  续〈蹋鞠〉         杨维桢
  贺铁崖先生蹋鞠篇       明袁华
  端午赐观骑射击毬侍宴      王绂
  端午日观打毬应制        王直
  蹴鞠             沈一贯
 蹴鞠部纪事
 蹴鞠部杂录
 蹴鞠部外编

艺术典第八百二卷

蹴鞠部汇考

汪云程蹴鞠图谱毬门社规
初起毬头,用脚踢起,与骁色。骁色挟住,至毬头右手顿在,毬头膝上用膝筑起,一筑过。不过撞在网上下来,守网人踢住与骁色,骁色复挟住仍前去顿在毬头,膝上筑过,左右军同或赛二筹,或赛三筹拈𨷍分前后,筑过数多者,胜众以花红利物酒果,鼓乐赏贺焉。

毬门式


毬门物色

职事旗  毬门彩  红绿绢  插戴花插戴旗  红缨   铜铃    银盘银盏   香案   果盒   利物
排旗   引旗   幌索   网上伞

毬门人数

都部署校正   社司  知宾  正挟副挟  解蹬  毬   挟色  主会守网  节级  骁色  会干  都催左军  右军  出尖  斜飞

下场口诀

身如立笔,〈身欲直〉手如提物,〈手欲垂〉身用旋安,〈要宛〉〈转〉脚用活立。〈要跳跃〉

一人场户

直身正立,不许拗背,或打三截解数,或打成套解数,或打活解数。一身俱是蹴鞠旋转,纵横无施不可,虽擅场校尉,千百中一人耳。

二人场户

每人两踢,名打二曳开,大踢名白打,一人单使脚名挑,踢一人使杂踢名厮弄。亦惟校尉能之。

三人场户

校尉一人,茶头一人,子弟一人,立站须用均停,校尉过轮与子弟,子弟用右肷与茶头,须转一遭方使。杂踢所谓抛下须当右者是也,又有顺行转动名小官,场三人定位名三不顾,一人当头名出尖,自古及今罔能。或易其他如四人场户,名下火。五人场户名小出尖,六人场户名大出尖。七人场户名落花流水,八人场户名凉伞儿,九人场户名踢花心,十人场户名全场。俱是巧立名色,错乱喧鬨,颇为不经,兹并削去不使淆诸谱焉。

健色名

六锭银   虎掌    人月圆
古老钱   锁子菊   葵花
不断云   曲水万字  云台月
五角    六叶龙   旋罗虎掌
香烟篆   斗底    叶底桃
灵花虎掌  侧金盏   龟背
鹁鸰头   梨花虎掌  一对银
一瓶花   十二月   两朵云

踢搭名色

内外肷   左右两肷  入步肷左右分肷  左右完肷  左右空肷左右摆膝  左右两膝  左右摄膝
迓鼓膝   左右旋膝  子膝入步膝   偷步膝   走马膝
左右两拐  两逼拐   两捽拐
两听拐   不拐   左右摄泊拐入步拐   左右捎拐  背剑拐
销腰拐   披挂拐   两脚下拐
鸳鸯拐   合扇拐   敲根拐
两杀拐   两右两搭  左右单搭
左右拗搭  左右摄搭  入步搭
剪搭    左右分搭  左右八字
左右拗八字 摘步八字  左右两拔搂
左右侧拔搂 左右斜蹬  走马蹬
左右展蹬  流星蹬   左右正蹬
两拗蹬   不蹬   左右飞蹬提袍蹬   锁腰蹬   左右两抄
左右听抄  侧脚背抄  左右入步抄
走马抄   左右捻   虚捻
满脚捻   不捻   拍板捻左右拐捻  侧捻    鱼儿捻
宝捻    引脚捻   拜捻
双脚捻   左右两肩  左右丁字捻
斜肩    侧肩    背肩
左右足干  展脚干   拗脚干
单脚干   不足干  锁腰足干画眉足干  入步足干  圆光足干
披肩足干  提袍足干  鸳鸯足干

打揎诀

打揎添气也,事须易而实难,不可太坚,坚则健色浮。急蹴之,损力。不可太宽,宽则健色虚,泛蹴之不起,须用九分著气,乃为适中。

下截解数

脚面住   脚头    转关
双转关   虚捻    侧捻
满捻    脚头实捻  正骑
剪骑    侧骑    凤衔珠
叠脚    满叠脚   挑叶
鹅插食   步步随   满树花

中截解数

巧膝蹬   三捧敲   下珠帘
    踏    子膝孤注拐

上截解数

砑金领   大过桥   拗鬓
拗挟    摺叠鬓   十字鬓
透鬓    三点金   斜插花
画眉儿   五花儿   风摆荷
掉水燕   莺落架   劈破桃
仙人过桥  燕归巢   玉项牌
套玉环   挂玉钩   玉阑干
绣带儿   飞挟    十字绣带
飞鬓    缴脑    错认鬓
野马跳涧  复还京   朝天子
节节高

成套解数

一套  实捻   虚捻   双实捻
双虚捻  满脚捻

二套  左右那实〈按字典无此字〉左右脚面住
           拐

三套  左右白住凤衔珠
左右鹅插食凤衔珠
左右绣带凤衔珠
左右挑起一尺落下凤衔珠

四套  一对正骑    一对挟骑
朝天正骑    一对拗骑
一对剪骑    朝天拗骑
五套  搊拾白住    两捧巧白住三捧巧白住

六套  转关叠脚    左右叠脚
左右双叠脚

七套  左右胁外绣带  左右肩下绣带
面前十字绣带

八套  左右砑金领挟  左右大过桥挟
左右飞挟

九套  左右摺叠鬓   左右十字鬓
左右飞鬓    左右透鬓
左右拗鬓

十套  朝天燕归巢   斜插花燕归巢
三跳涧燕归巢  朝天子燕归巢放下脚面住飞起燕归巢

十一套 朝天仙人过桥  朝天掉水燕
朝天画眉儿   朝天风摆荷
朝天劈破桃   朝天野马跳涧朝天套玉环   朝天挂玉钩

坐地解数

脚面住   左右肷   砑金领大过桥   掉水燕   风摆荷
五花儿  玉兰干    急三踢
仙人过桥  右左摺叠鬓 野马跳涧

禁踢诀

左右干望下 顺风拐望下 两踢望下
头踢望下  右膝望下  右肷望下左摆搂望下 右肩望下  右抄望下
左抄望下  右八字望下

那展侧脚诀

那脚即是入步侧脚,须当步稳,务要随身倒,步不可乱,那动脚如踢气毬,只可说,不可踢,若踢动一踢,都不是。须要明师开发,亲手撇出教一踢。有一踢撇一踢得一踢,休想场户上寻得。一踢来如泛在右肷上,来就将右脚向右边,却使左肷如泛在左肷上,来就将左脚向左,使右肷如左上泛,短先入右脚,却使左踢搭,如右上泛,短先入左脚,却使右踢搭,如右上泛深用左脚向后,却使右脚踢搭,如左上泛深,使右脚。向后,却使左踢搭,如右上泛深阔,使左脚去右脚根,后使右踢搭,如左上泛深阔,使右脚去左脚根,后使左脚踢搭,或抄或拿两踢或蹬或锁腰或披肩,并以高为易,以低为难也。

取样跷踢侧脚捷诀

那步迓鼓膝  侧脚子膝  倒脚画眉那步圆光足干 那步两踢   侧脚锁腰那步逼拐   那步八字   那步摄膝那步满脚捻  那步不拐  侧脚听拐那步走马抄  那脚步步随  侧步披肩那步走马膝  侧脚胁下拐  那步摆膝

官场下作

迎头拐  论居中来,使右脚向左脚根,后却用左
拐下。

入鬓拐  论过右来,将左鬓迎入下右拐,使搭出
论。

合扇拐  论从右过侧脚,先使左拐,后用右拐出。
寻论

背剑拐  论过头出,使左拐从右肩后出。使踢出。


画眉拐  左拐高起,到面上过,如画眉相似寻论。急斜拐  下若右拐过头,向前,后使搭论。
十字拐  先使左拐,后使右拐,如十字意。
叠二拐  不问左右,连两拐寻论。
鸳鸯拐  先下左拐,面前过,后用右拐出。
日上三竿 不问左右,连三踢,或三搭,后寻论。肷拐   论泛右来脚,向右使右拐,用关搭出论。捎拐   论泛背后落身望前,使拐头上过出论。鲤鱼泼刺 下一左拐,或右拐一膝一蹬,以搭出论。凤翻身  论泛后落,转身或下拐,或下搭或蹬脚
转身。

听拐   下左拐,头歪望右下右,头歪向左,使耳
听。

秋千搭  先起膝高抬伸脚,使搭寻出论。
招搭   先使脚尖相迎,招后用搭,下寻论。夜叉扳搭 右拐论侧步去右边,后使左搭高起。请搭   用两手相请意,后下或左搭或右搭寻。


鎗拐   下一或左拐,或右拐直,直起落使搭出
论。

和尚投并 论看高来直下,两手作围,使健色围内
下双捻。

实捻   正面论来低毒,便使捻下。
一字搭  右脚向左边划过,右如写一字意,后寻
论。

磨搭   使脚如推磨,一般下搭寻论。
花肩   用左肩摄住放下,使足干上,右肩下出
论。

骁膝   使膝高起下住,足干再起,膝上放下寻。


屏风拐  论泛阔左那脚,向左下,右拐高起,右上
寻论。

跨口拐  正面泛来不动,脚使搭下。
圆光拐  下一左拐从头上过,如圆光一般右上。
寻论

错认拐  论泛右拐临下,右脚那向右,使右拐下。摺叠拐  左右上一般,或一边,或两边,连三拐四。
五拐寻论。

骑住   认得泛真下正骑剪,骑拗骑

输赢筹数

肷辞不到者输一小筹   踢脱输一大筹失围出论输一小筹    过头不到输一大筹出论压左输一小筹    不到输一大筹左论偷右下输一小筹   踢脱输一大筹迎头下右输一小筹    踢脱输一大筹转身赶趁输一小筹    踢脱输一大筹下搭重四拐输一小筹   踢脱输一大筹无关搭出论输一小筹   踢脱输一大筹下论转身输一小筹    踢脱输一大筹入步拐输一小筹     踢脱输一大筹骑头出论输一小筹    不到差输一大筹退步下搭输一小筹    踢脱输一大筹

锦语

解数〈一〉  勘肷〈二〉  转花枝〈三〉 火下〈四〉皮破〈五〉  出尖〈六〉  落花流水〈七〉
斗底〈八〉  花心〈九〉  全场〈十〉
健色〈气毬〉 打揎〈添气〉 添气〈吃物〉 夹气〈相争〉宿气〈中酒〉 朝天〈巾帽〉 拐搭〈鞋靴〉 单脬〈无钱〉夹脬〈有钞〉 脬声〈言语〉 幕串〈多口〉 网儿〈衣服〉上网〈上盖〉 下网〈里衣〉 补踢〈干事〉 顺行〈跟随〉水脉〈酒〉  足目〈饱〉  脉透〈醉〉  褪了〈饥〉〈行〉  上手〈得〉  下马〈与〉  入步〈来〉〈不好〉  圆〈好〉   入网〈进星〉 五角〈村〉遭数〈老〉  踢透〈死〉  虎掌〈手〉  梢拐〈后〉嵌角〈瞎〉  肷辞〈去〉  插脚〈向前〉

不踢诀

网儿里  饮酒后  筵席前  气毬表乾有风起  泥水处  无子弟  灯烛下无下网  见相识

蹴鞠部艺文一

《鞠城铭》汉·李尤

圆鞠方墙仿象阴阳法,月衡对二六相当,建长立平。其例有常,不以亲疏,不有阿私,端心平意,莫怨其非,鞠政犹然,况乎执机。

《温汤御毬赋》唐·阎宽

天宝六载,孟冬十月,霜清东野,斗指北阙,已毕三农亦休百工,皇帝思温汤而顺动,幸会昌之离宫。越三日,下明诏,伊蹴鞠之戏者,盖用兵之技也,武由是存义不可舍,顷徒习于禁中,今将示于天下,广场惟新扫除,克净平望,若砥。下看犹镜微露,滴而必闻纤尘飞,而不映。欲观乎。天子之入先受乎,将军之令宛驹冀骏体佶心闲。银鞍月上华,勒星还细尾,促结高鬐,难攀俨齐足,以骧首待驰骛乎,其间羽林孤儿力壮身勇,盖稷门而未健攀,秦鼎而非重积,习为。常成规亲奉咸技痒,而愿效望鸣銮而跂踵云开。紫殿日临丹墀,无哗众士,其局各司圣神之,主于是乎帅师君前决死且不敢辞。珠毬忽掷,月仗争击,并驱分镳交臂叠迹,或目留而形往,或出群而受敌禀王,命以周旋去天威兮,咫尺有骋趫材,专工接来未拂地,而还起乍从空而倒回密阴林,而自却坚石壁而迎开,百发百中如电如雷。更生奇绝能出虑表,善学都卢仍骑騕袅,轻剧腾狖,迅𢬵鸷鸟。梢虚而讶人手长,攒角而疑马身小。分都骤满别部行收,哮啖则破山荡谷踊跃则跳峦簸。丘争靡违,于君子中宁谢于诸侯,况赏罚之必信,旌君国之大猷,其中志气超神,眉目胜画地祇卫跸山灵,捧靶众沸渭以纷纭,独雍容而闲暇,峨冠而云散,五色挥策,而日回三舍状,威凤之飞翔等神龙之变化,此神人兮,有作,岂臣子之齐驾是时也。天宇辟睿情欢命,京尹将属官美斯场之宠丽成,今日之游盘,详其指挥,雅标干事之首察其任,使孰为知人之难。遂赏功而褒德,何缣缟之戋戋,尹乃拜首稽首,逡巡不受。曰,子来之功臣,何力之有夫,称物以平施,则可大而可久。故职司与役徒,亦恩加其赐厚,且称兹艺精鍊古来罕见,寓今斯成伐谋是擅可以震叠戎狄康宁宇县,汉祖未误,果有白登之围。唐尧阙修载劳丹浦之战,然明者睹于未兆,戒者图于不见,城诚狭颇积往来之勤马,虽调恐生衔橛之变,凭览则至乐,躬亲则非便。帝曰,俞忠哉,真知言之选。
《内人蹋毬赋》〈以仁疑玉毬仰术为韵〉阙名
毬犹求也,展转驰逐兮,将求仁而得仁,毬上有嫔,毬以行于道嫔,以立于身出,红楼而色妙,对白日而颜新,旷古未作。于今始陈,俾众伎而皆掩擅,奇能而绝伦。于是扬袂叠足,徘徊踯躅,虽进退而有据,常兢兢而自勖毬体兮。似珠人颜兮,似玉,下则雷风之宛转,上则神仙之结束,无习斜流恒为正游。毬不离足,足不离毬,弄金盘而神仙欲下,舞宝剑则夷狄来投。方知吾君偃武之日,修神仙之术。但欲扬其善教,岂徒悦其淑质。谓艳色兮,可轻使宫女兮,程功而出疑履地兮,不履其地疑腾虚兮,还践其实当是时也。华庭纵赏万人瞻仰,洛神遇而耻乘流飞燕,逢而惭在掌几,看制而动息,几度纷而来往,倏而复归于云霄,何微妙之忽恍。

《气毬赋》仲无颇

气之为毬,合而成质。俾腾跃而攸利,在吹嘘而取实。尽心规矩,初因方以致圆,假手弥缝,终使满而不溢,苟投足之有便知入门,而无必时也。广场春霁寒食景妍交争,竞逐驰突喧阗,或略地以丸走,乍陵空以月圆,可转之功混成之会。虽无侣而是匹,谅有皮之足贵傅,毛非取奚资蔚矣之。文实腹可嘉,且养浩然之气。观夫浑兮,无覆块。若有形方劳,击触曾匪遑宁其升木也。许子之瓢始挂其坠地也,魏王之瓠斯零惧欲挤于沟壑,将不出于户庭,智不待乎。扃锁妙乃存乎,苞裹坚彊斯致。虽吐纳之在君蕴畜为功,信盈虚,而自我念脩完之是急,如穿凿之忘可勿怀弃掷委质,操持舍之则藏。岂凝滞之兴诮苏而复上,犹轻举之可思彼,跳丸之与蹴鞠,又何足以加之。

蹴鞠部艺文二〈诗〉

《幸梨园亭观打毬应制〈并序〉唐·沈佺期

诗纪,景龙四年,春二月,上御梨园,命三品以上抛毬拔河,韦巨源唐休璟衰老,随縆踣地,不能兴上。及皇后妃主临观大笑。

今春芳苑游,接武上琼楼。宛转萦香骑,飘飖拂画毬。俯身迎未落,回辔逐傍流。祇为看花鸟,时时误失筹。

《前题》崔湜

年光陌上发,香辇禁中游。草绿鸳鸯殿,花明翡翠楼。宝杯承露酌,仙管杂风流。今日陪欢豫,皇恩不可酬。

《打毬篇》〈并序〉蔡孚

臣谨按打毬者,往之蹴鞠,古戏也。黄帝所作兵势以练武,士知有材也。窃美其事,谨奏打毬篇一章。凡七言九韵

德阳宫北苑东头,云作高台月作楼,金锤玉蓥千金地,宝杖雕文七宝毬,窦融一家三尚主,梁骥频封万户侯,容色由来荷恩顾,意气平生事侠游,共道用兵如断蔗,俱能走马入长楸,红鬣锦鬟风騄骥,黄络青丝电紫骝,奔星乱下花场里,初月飞来画杖头,自有长鸣须决胜,能驰迅足满先筹,薄暮汉宫愉乐罢,还归尧室晓垂旒。

《幸梨园观打毬应制》武平一

令节重遨游,分镳戏綵毬。骖驔回上苑,蹀𨇾绕通沟。影就红尘没,光随赭汗流。赏阑清景暮,歌舞乐时休。

《酬韩校书愈打毬歌》张建封

仆本修文持笔者,今来帅领红旌下,不能无事习蛇矛,闲就平场学使马,军中伎痒骁智材,竞驰俊逸随我来,护军对引相向去,风呼月旋明光开,俯身仰击复傍击,难于古人左右射,齐观百步透短门,谁羡养由遥破的,儒生疑我新发狂,武夫爱我生雄光,杖移鬃底拂尾后,星从月下流中场,人不约心自一马,不鞭蹄自疾凡情,莫辨捷中能拙目,翻惊巧时失韩生,讶我为斯艺劝我,徐驱作安计不知,戎事竟何成且愧,吾人言一惠。

《观打毬有作》杨巨源

新扫毬场如砥平,龙骧骤马晓光晴,入门百拜瞻雄势,动地三军唱好声,玉勒回时沾赤汗,花騣分处拂红缨,欲令四海氛烟静,杖底纤尘不敢生。
《抛毬乐词》〈二首〉刘禹锡
五綵绣毬圆,登君玳瑁筵,最宜红烛下,偏称落花前。上客如先起,应须赠一船。
春早见花枝,朝朝恨发迟,及看花落后,却忆未开时。幸有抛毬乐,一杯君莫辞。

《抛毬乐诗》〈二首〉皇甫松

红拨一声飘,轻毬坠越绡,带翻金孔雀,香满绣蜂腰。少小抛分数,花枝正索饶。
金蹙花毬小,真珠绣带垂,几回冲蜡烛,千度入春怀。上客终须醉,觥杯自乱排。

《观打毬》张祐

白马顿红缨,捎毬紫袖轻,晓冰蹄下裂,寒瓦杖头鸣。叉手胶粘去,分鬃线道絣,自言无战伐,髀肉已曾生。

《宫词》〈二首〉蜀花蕊夫人费氏

小毬场近曲池头,宣唤勋臣试打毬,先向画廊排御幄,管弦声动立浮油。
自教宫娥学打毬,玉鞍初跨柳腰柔,上棚知是官家认,遍遍长赢第一筹。

《题明皇打毬图》宋·晁无咎

宫殿千门白昼开,三郎沉醉打毬回,九龄已老韩休死,明日应无谏疏来。

《宫词》杨太后

击鞠由来岂作嬉,不忘鞍马是神机,牵缰绝尾施新巧,背打星毬一点飞。

《春词》元·萨都剌

深宫尽日垂珠箔,别殿何人度玉筝,白面内官无一事,隔花时听打毬声。

《蹋鞠篇》〈二首〉郭翼

倡园小奴花个个,蹋鞠朝朝花里过,钗坠蜻蜓髻倭堕,髻倭堕玉珑,璁倚娇树双脸红。
绿云草色光如苔,綵缕红扇相当开,美人凌波蹴月来,蹴月来不堕地,袖回风动罗袂。
《续〈蹋鞠〉杨维桢
月牙束靿红幧首,月前脱落葵花斗,君看脚底软金莲,细蹴花心寿郎酒。
《和铁崖先生蹋鞠篇》明·袁华
冶家女儿髻,偏梳教坊出,入不受呼蹙,金小袜飞,双凫飞双凫,曳双袂玉围腰珠络臂。

《端午赐观骑射击毬侍宴》王绂

葵榴花开蒲艾香,都城佳节逢端阳,龙舟竞渡不足尚,诏令禁籞开毬场,毬场新开向东苑,一望晴烟绿莎软,万马骞腾鼓吹喧,五云缭绕旌旗展,羽林年少青纶巾,秀眉丰脸如神人,锦袍窄袖巧结束,金鞍宝勒红缨新,纷纭来往尤迅速,马上时看藏马腹,背挽雕弓金镞鸣,一剪柔条碎新绿,忽闻有诏命分棚,毬先到手人誇能,马蹄四合云雾集,骊珠落地蛟龙争,彩色毬门不盈尺,巧中由来如破的,剨然一击电光飞,平地风云轰霹雳,自矜得隽意气粗,万夫誇羡声喧呼,摐金伐鼓助喜色,共言此乐人间无,鸾舆临幸天颜喜,宴赐千官醉蒲醑,光禄尊开北斗傍,箫韶乐奏南薰里,微臣何幸遭盛明,清光日近多恩荣,呈诗敢拟长杨赋,万岁千秋颂太平。

《端午日观打毬应制》王直

玉勒千金马,雕文七宝毬。鞚飞惊电掣,伏奋觉星流。欻过成三捷,欢传第一筹。庆云随逸足,缭绕殿东头。

《蹴鞠》沈一贯

小桃微雨夜来香,朝入鸡坊暮狗坊,无赖杨花偏解妒,团风先占打毬场。

蹴鞠部纪事

《史记·苏秦传》:临菑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蹋鞠者。
《西京杂记》:太上皇徙长安居,深宫悽怅不乐。高祖窃因左右问其故,以平生所好皆屠贩少年斗,鸡蹴鞠,以此为欢,今皆无此以,故不乐。高祖乃作新丰。《汉书·东方朔传》:董君贵宠,天下莫不闻。郡国走马蹴鞠剑客辐辏董氏。
《枚乘传》:乘子皋诏使赋平乐馆,善之。拜为郎。从行至甘泉、雍、河东,东巡狩,封泰山,寒决河宣房,游观三辅离宫馆,临山泽,弋猎射驭狗马蹴鞠刻镂,上有所感,辄使赋之。〈注〉师古曰,蹴足蹴之也,鞠以韦为之中,实以物蹴蹋,为戏乐也。
《霍去病传》:去病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也。〈注〉服虔曰,穿域穿地为鞠室也。《西京杂记》:成帝好蹴鞠,群臣以蹴鞠为劳体,非至尊所宜。帝曰,朕好之可择似而不劳者,奏之,家君作弹棋以献。
《后汉书·梁冀传》:冀性嗜酒,能挽满、弹棋、格五、六博、蹴鞠、意钱之戏。
《太平御览》:魏略曰,孔桂字叔林性便妍,好蹴鞠,故太祖爱之,每在左右。
《唐书·薛仁贵传》:仁贵子讷,讷生子嵩,嵩相卫洺邢等州节度使,好蹴鞠,隐士刘钢劝止曰:为乐甚众,何必乘危邀晷刻欢。嵩悦,图其形坐右。
《郭知运传》:知运子英杰英乂,英乂封定襄郡王,拜剑南节度使。教女伎乘驴击毬,钿鞍宝勒及他服用,日无虑万数。
《酉阳杂俎》:张芬,曾为韦皋行军,曲艺过人,常于福感寺趯鞠高及半塔。
《唐书·刘悟传》:悟犯法,系河南狱,留守韦夏卿贷免。李师古厚币迎之,始未甚知,后从击毬,轩然驰突,撞师古马仆,师古恚,将斩之,悟盛气以语触师古,不慑,师古奇其才,令将后军。
《唐国史补》:宪宗问赵相,宗儒曰,人言卿在荆州,毬场草生何也。对曰,死罪有之,虽然草生不妨毬,子往来上,为之启齿。
《唐书·宦者传》:刘克明得幸敬宗。敬宗善击毬,于是陶元皓、靳遂良、赵士则、李公定、石定宽以毬工得见便殿。
《周宝传》:宝会昌时,迁方镇才校入宿卫,与高骈皆隶右神策军,历良原镇使,以善击毬,俱备军将,军骈以兄事宝。宝强毅,未尝诎意于人。官不进,自请以毬见,武宗称其能,擢金吾将军。以毬丧一目。进检校工部尚书、泾原节度使。
《东观奏记》:上敦睦九族于诸侯,王尤尽友爱,即位后,于十六宅起,雍和殿每月三,两幸与诸侯王击鞠,合乐锡赉有差。
《摭言》:咸通中新进士,集月灯阁为蹴鞠,会四面看棚栉比。
《通鉴》:唐僖宗,广明元年二月,杀左拾遗侯昌业,昌业以上专务游戏,上疏极谏。上大怒,召昌业至内侍省赐死,上好蹴鞠,斗鸡尤善击毬,尝谓优人石野猪曰,朕若应击毬,进士举须为状元。对曰,若遇尧舜作礼部侍郎,恐陛下不免驳放。上笑而已。
广明元年三月,田令孜奏以陈,敬瑄杨师立王勖罗元杲镇三川。上令四人击毬,赌之,敬瑄得第一筹,即以为西川节度使。
南唐近事,元宗幼学之年,冯权常给使左右,上深所亲倖。每曰我富贵之日,为尔置银靴焉。保大初听政之暇,命亲王及东宫旧僚击鞠欢极,颁赉有等。语及前事,即日赐金三十斤以代银靴,权遂命工锻靴穿焉,人皆哂之。
元宗嗣位之初,春秋鼎盛,留心内宠宴私击鞠,略无虚日,常乘醉命乐工杨花飞奏《水调词》进酒花飞唯歌南朝天子好风流一句。如是者数四上。既悟,覆杯大怿厚赐金帛以旌敢言。上曰,使孙陈二主得此一句,固不当有衔璧之辱也,翌日,罢诸欢宴,留心庶事,图闽吊楚,几致治平。
《五代史·梁家人传》:太祖东归,留友伦宿卫,伺察昭宗所为。友伦击鞠坠马死,太祖大怒,以兵七万至河中。昭宗涕泣,不知所为。
《庄宗本纪》:同光三年春正月庚子,如东京毁,即位坛为鞠场。二月己巳,聚鞠于新场。
《洛中记异录》:周先乙酉岁,王师平蜀,庄宗诏太原节度使孟知祥西入川,镇成都。先是蜀人打毬,或一捧便入湖子者为猛入。音讹为孟入得荫一筹,其后孟得两蜀之地,乃僭大号洎子昶降,乃知荫一筹者果一子也。
《辽史·穆宗本纪》:应历三年三月庚寅,如应州击鞠。丁酉,汉遣使进毬衣及马。
《马得臣传》:得臣为谏议大夫,知宣徽院事。时上击鞠无度,上书谏曰:臣窃观房元龄、杜如晦,隋季书生,向不遇太宗,安能为一代名相。臣虽不才,陛下在东宫,幸列侍从,今又幸得侍圣读,未有裨补圣明。陛下尝问臣以贞观、开元之事,臣请略陈之。臣闻唐太宗侍太上皇宴罢,则挽辇至内殿;元宗与兄弟欢饮,尽家人礼。陛下嗣祖考之祚,躬侍太后,可谓至孝。臣更望定省之馀,睦六亲,加爱敬,则陛下亲亲之道,比隆二帝矣。臣又闻二帝耽玩经史,数引公卿讲学,至于日昃。故当时天下翕然向风,以隆文治。今陛下游心典籍,分解章句,臣愿研究经理,而笃行之,二帝之治不难致矣。臣又闻太宗射豕,唐俭谏之;元宗臂鹰,韩休言之;二帝莫不乐从。今陛下以毬马为乐,愚臣思之,有不宜者三,故不避斧钺言之:窃以君臣同戏,不免分争,君得臣愧,彼负此喜,一不宜。跃马挥杖,纵横驰鹜,不顾上下之分,争先取胜,失人臣礼,二不宜。轻万乘之尊,图一时之乐,万有一衔勒之失,其如社稷、太后何。三不宜。倘陛下不以臣言为迂,少赐省览,天下之福,群臣之愿也。书奏,帝嘉叹良久。
《萧孝忠传》:孝忠为东京留守。时禁渤海人击毬,孝忠言:东京最为重镇,无从禽之地,若非毬马,何以习武。且天子以四海为家,何分彼此。宜弛其禁。从之。游幸表兴宗重熙十一年十二月,幸延寿,寺饭僧诏。宋使观击鞠。
《耶律塔不也传》:塔不也,仲父房之后。以善击鞠,幸于上,凡驰骋,鞠不离杖。
《燕山丛录》:显灵宫道士,韩承义工于蹴鞠,肩背膺腹皆可代足,兼应数敌,皆给自弄。乃使鞠绕身,终日不堕。
《宋史·郭从义传》:从义以左金吾卫上将军致仕。善击毬,尝侍太祖于便殿,命击之。从义易衣跨驴,驰骤殿庭,周旋击拂,曲尽其妙。既罢,上赐坐,谓之曰:卿技固精矣,然非将相所为。从义大惭。
《礼志》:打毬,本军中戏。太宗令有司详定其仪。三月,会鞠大明殿。有司除地,竖木东西为毬门,高丈馀,首刻金龙,下施石莲花坐,加以采缋。左右分明主之,以承旨二人守门,卫士二人持小红旗唱筹,御龙官锦绣衣持哥舒棒,周卫毬场。殿阶下,东西建日月旗。教坊设龟兹部鼓乐于两廊,鼓各五。又于东西毬门旗下各设鼓五。閤门豫定分朋状取裁。亲王、近臣、节度观察防禦团练使、刺史、驸马都尉、诸使司副使、供奉官、殿直悉预。其两朋官,宗室、节度以下服异色绣衣,左朋黄襕;右朋紫襕打毬供奉官左朋服紫绣,右朋服绯绣,乌皮靴,冠以华插脚折上巾。天厩院供驯习马并鞍勒。帝乘马出,教坊大合《凉州曲》,诸司使以下前导,从臣奉迎。既御殿,群臣谢,宣召以次上马,马皆结尾,分朋自两厢入,序立于西厢。帝乘马当庭西南驻。内侍发金合,出朱漆毬掷殿前。通事舍人奏云:御朋打东门。帝击毬,教坊作乐奏鼓。毬既度,飐旗、鸣钲、止鼓。帝回马,从臣捧觞上寿,贡物以贺。赐酒,即列拜,饮毕上马。帝再击之,始命诸王大臣驰马争击。旗下擂鼓。将及门,逐厢急鼓。毬度,杀鼓三通。毬门两傍置绣旗二十四,而设虚架于殿东西阶下。每朋得筹,即插一旗架上以识之。帝得筹,乐少止,从官呼万岁。群臣得筹则唱好,得筹者下马称谢。凡三筹毕,乃御殿召从臣饮。又有步击者、乘驴骡击者,时令供奉者朋戏以为乐云。
《文彦博传》:彦博知益州。尝击毬钤辖廨,闻外喧甚,乃卒长杖一卒,不伏。呼入问状,令引出与杖,又不受,复呼入斩之,竟毬乃归。
儿世说,文潞公幼与群儿击毬,毬蹴入柱穴中,公以水灌之,毬即浮出。
《过庭录》:滕甫元发视范文正为皇考舅,自少侍文正侧,文正爱其才,待如子,甫爱击角毬。文正每戒之不听,一日,文正寻大郎肄业,乃击毬于外,文正怒命取毬,令小吏直面以铁槌碎之,毬为铁所击起,中小吏之额,小吏护痛间,滕在傍拱手微言曰,快哉,文正亦优之。
《紫薇杂记》:熙宁间,神宗与二王禁中打毬,上问二王欲赌何物,徐王曰,臣不别赌物,若赢时,只告罢了新法。
《挥麈后录》:高俅者,本东坡先生小史,笔扎颇工。东坡自翰苑,出帅中山,留以予曾文肃,文肃以史令已多辞之,东坡以属王晋卿元符末,晋卿为枢密,都承旨时祐陵为端王,在潜邸日已自好文,故与晋卿善。在殿庐待班解后,王云,今日偶忘记带篦刀子来,欲假以掠鬓可乎。晋卿从腰取之。王云,此样甚新可爱。晋卿言近创造二副一犹未用,少刻当以驰内。至晚遣俅赍往,值王在园中蹴鞠,俅候报之际,睥睨不巳,王呼来前询曰,汝亦解此技耶。俅曰,能之。漫令对蹴。遂惬王之意,大喜呼隶辈云,可往传语,都尉既谢。篦刀之贶并所送人,皆辍留矣。由是日见亲信,踰月王登宝位,上优宠之眷渥,甚厚。不次迁拜其侪类援以祈恩。上云,汝曹争如彼好脚迹邪,数年间,建节循至使相,遍历三衙者,二十年领殿前司职事,自俅始也。父敦复复为节度使,兄伸自言业进士,直赴殿试,后登八坐,子侄皆为郎潜,延阁恩倖无比极,其富贵然不忘苏氏,每其子弟入都则给养问恤,甚勤。靖康初祐陵南下,俅从驾。至临淮以病为解,辞归京,当时侍行如童贯,梁师成辈。皆坐诛,而俅独死于牖下。
《过庭录》:王齐叟彦龄霖弟也,有绝才,九流无所不能宣和间以蹴鞠驰天下名。
《宋史·周必大传》:必大除兵部侍郎,兼太子詹事。上日御毬场,必大曰:固知陛下不忘阅武,然太祖二百年天下,属在圣躬,愿自爱。上改容曰:卿言甚忠,得非虞衔橛之变乎。正以雠耻未雪,不欲自逸尔。升兼侍读,改吏部侍郎,除翰林学士。久雨,奏请减后宫给使,宽浙郡积逋,命省部议优恤。内直宣引,论:金星近前星,武士击毬,太子亦与,臣甚危之。上俾语太子,必大曰:太子人子也,陛下命以驱驰,臣安敢劝以违命,陛下勿命之可也。
《桯史》:隆兴初,孝宗锐志复古,戒燕安之鸩,躬御鞍马,以习劳事,仿陶侃运甓之意,时召诸将击鞠殿中,虽风雨亦张油帟布沙除地,群臣以宗庙之重,不宜乘危交章进谏,弗听。一日,上亲按鞠折,旋稍久,马不胜勚逸入庑,间檐甚低,触于楣夹陛惊呼失色,亟奔凑马,已驰。而过上手拥楣垂立,扶而下。神采不动,顾指马所往,使逐之殿下,皆称万岁。盖与艺祖抵城,挽鬃事若合符节,英武天纵,固宜有神助也。
《贵耳集》:萧鹧巴恭奉孝庙击毬,每圣语许,除步帅久不降旨,孝庙亦以北人不欲处三衙,忽鹧巴醉中语,侵孝庙云官家会乱说,许臣除步帅,数次久不降旨,孝庙怒,送福州居住,居数月,德寿忽语孝庙,云萧鹧巴如何不见。孝庙举前说奏知德寿云,北人性直。官家不当戏之,唤取归来,德寿赐钱五千缗,仰福帅津遣赴阙,仍旧还职,及德寿发引日,鹧巴号哭于路,欲绝北人归顺,本朝真终始而不变者也。
《东京梦华录》:驾登宝津楼,诸军呈百戏,先设綵结小毬门于殿前,有花装男子百馀人,皆裹角子向后拳。曲花悫头半著红半,著青锦袄。子义栏束带丝鞋各跨雕鞍花,驴子分为两队,各有朋头一名,各执綵画毬,杖谓之小打。一朋头用杖击弄毬子如缀,毬子方坠地,两朋争占供与朋头,左朋击毬子过门入,孟为胜。右朋向前争占,不令入孟,互相追逐,得筹。谢恩而退。
宰执亲王宗室,百官入内,上寿左右军筑毬殿前,旋立毬门,约高三丈许,杂綵结络留门一尺许,左军毬头苏述长脚悫头红锦袄,馀皆卷脚悫头亦红锦袄。十馀人右军毬,头孟宣并。十馀人皆青锦衣乐部哨笛杖鼓断,送左军先以毬团转,众小筑数遭有一对次,毬头小筑数下,待其端正,即供毬与毬头,打犬肷过毬门,右军承得毬,复团转众小筑,数遭次毬头亦依前供毬与毬头,以大肷打过,或有即便复过者,胜胜者赐以银碗锦綵,拜舞谢恩。以赐锦共披而拜也。不胜者毬头吃鞭,仍加抹抢下酒,假鼋鱼密浮酥捺花。
《梦溪笔谈》:海州士人李慎言,尝梦至一处水殿中,观宫女戏毬,山阳蔡绳为之传,叙其事甚详,有抛毬曲十馀阕,词皆清丽,今独记两阕,侍燕黄昏晓未休,玉阶夜色月如流,朝来自觉承恩醉,笑倩傍人认绣毬,堪恨隋家几帝王,舞裀揉尽绣鸳鸯,如今重到抛毬处,不是金炉旧日香。
《金史·礼志》:拜天金因辽旧俗,以重五、中元、重九日行拜天之礼。重五于鞠场,中元于内殿,重九于都城外。其制,刳木为盘,如舟状,赤为质,画云鹤文。为架高五六尺,置盘其上,荐食物其中,聚宗族拜之。若至尊则于常武殿筑台为拜天所。重五日质明,陈设毕,百官班俟于毬场乐亭南。皇帝靴袍乘辇,宣徽使前导,自毬场南门入,至拜天台,降辇至褥位。皇太子以下百官皆诣褥位,宣徽赞:拜。皇帝再拜。上香,又再拜。排食抛盏毕,又再拜。饮福酒,跪饮毕,又再拜。百官陪拜,引皇太子以下先出,皆如前导引。皇帝回辇至幄次,更衣,行射柳、击毬之戏,亦辽俗也,金因尚之。凡重五日拜天礼毕,插柳、毬场为两行,当射者以尊卑序,各以帕识其枝,去地约数寸,削其皮而白之。先以一人驰马前导,后驰马以无羽横镞箭射之,既断柳,又以手接而驰去者,为上。断而不能接去者,次之。或断其青处,又中而不能断,与不能中者,为负。每射,必伐鼓以助其气。已而击毬,各乘所常习马,持鞠杖。杖长数尺,其端如偃月。分其众为两队,共争击一毬。先于毬场南立双桓,置板,下开一孔为门,而加网为囊,能夺得鞠击入网囊者为胜,或曰:两端对立二门,互相排击,各以出门为胜。毬状小如拳,以轻韧木枵其中而朱之。皆所以习跷捷也。既毕赐宴,岁以为常。
《马贵中传》:贵中为司天监。大定八年,世宗击毬于常武殿,贵中上疏谏曰:陛下为天下主,守宗庙社稷之重,围猎击毬皆危事也。前日皇太子坠马,可以为戒,臣愿一切罢之。上曰:祖宗以武定天下,岂以承平遽忘之邪。皇统尝罢此事,当时之人皆以为非,朕所亲见,故示天下以习武尔。
《朮虎筠寿传》:贞祐间为器物局直长,迁副使。贞祐三年七月,工部下开封市白牯取皮治御用鞠仗。筠寿以其家所有鞠仗以进,因奏曰:中都食尽,远弃庙社,陛下当坐薪悬胆之日,奈何以毬鞠细物动摇民间,使屠宰耕牛以供不急之用,非所以示百姓也。宣宗不怿,掷仗笼中。明日,出筠寿为桥西提控。
《石抹元传》:石抹元,字希明,懿州路胡土虎猛安人。七岁丧父,号泣不食者数日。十三居母丧如成人。尝为击鞠戏,马踣,叹曰:生无兄弟,而数乘此险,设有不测,奈何。由是终身不复为之。
《宣宗明惠皇后传》:点检撒合辇教上骑鞠,后传旨戒之云:汝为人臣,当辅君以正,顾乃教之戏邪。再有闻,必大杖汝矣。
《元史·阿沙不花传》:不花平章政事,有近臣蹴鞠帝前。帝即命出,钞十五万贯,赐之阿沙。不花顿首言曰,以蹴鞠而受上赏,则奇技淫巧之人,日进而贤者日退矣。将如国家,何臣死不敢奉诏,乃止。
《兰阳县志》:周佺善蹴鞠,曲折回旋极尽其致。

蹴鞠部杂录

《刘向别录》:蹴鞠者,传言黄帝所作,或曰,起战国之时,蹋鞠兵势也。所以练武士知有材也,皆因嬉戏而讲练之。
《太平御览》:风俗通曰,丸毛谓之鞠,
郭璞二苍解诂曰,鞠毛丸可蹋戏。
《会稽典录》:曰汉末三国鼎峙,年兴金革上以弓,马为务家。以蹴鞠为学,干是名儒洪笔绝而不续。
《缃素杂记》:世俗有蹙融之,戏谓以奕局,取一道人各行五棋。即所谓格五也,唐资暇集谓,融宜作戎,此戏生于黄帝,蹙鞠意在军戎也。殊非圆融之义,又引庾元威。著座右方所言,蹙戎者,即今之蹙融也。其说甚佳然谓生于黄帝蹙鞠则又误矣按汉书枚皋传云蹙,鞠刻镂。又霍去病传云,尚穿域鞠,颜师古注云。鞠以韦为之中实,以毛蹴以为戏,乐也。则蹙鞠非蹙融明矣,案西京杂记,云汉成帝好蹙鞠,群臣以蹙鞠为劳体,非至尊所宜。帝曰,朕好之可择似而不劳者,奏之,家君乃作弹棋以献。又唐薛嵩好蹙鞠,刘钢劝止之曰,为乐甚,众何必乘危邀顷刻之欢,皆谓蹙鞠为劳,动则明知非蹙戎也。今人又以蹙鞠为击鞠。盖蹴击一也。沈存中乃以击鞠为击,木毬子故谓与蹴鞠异,反以为传写之误非也。故唐书所载,但云击毬不谓之鞠,其义甚明。
《画墁录》:颜师古注前汉蹴鞠,蹴鞠以韦为之中实,以物蹴踏为戏乐,若于气毬中用物,何如。胜踢故人亦有谬作。
《中山诗话》:鞠皮为之实,以毛蹙蹋而戏。晚唐已不同矣,归氏子弟嘲皮日休云,八片尖皮砌作毬,火中燀了水中揉。一包闲气如常在,惹踼招拳卒未休。今柳三复能之述曰,背装花屈膝,白打大廉斯,进前行两步,跷后立多时。柳欲见晋公,无由,会公蹴毬后园偶迸出,柳挟取之,因怀所业戴毬以见,公出书再拜者三。每拜毬起复于背,膂悫头间,公乃笑,而奇之。遂延于门下,然弟子拜师常理也。独毬多贱人能之,每见劳于富贵子弟,莫不拜辞而去,此师拜弟子也,术不可不慎,此亦可喻大云。
《齐东野语》:蹴鞠谜,云,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
《太平清话》:踏鞠始于轩后军中练武之剧,以革为圜囊实以毛发,今则鼓之以气,又有滚弄飞弄之技,不知始于何人,国初彭氏云秀,以女流清芬挟是技,游江海。叩之谓有解,一十有六詹同文赠之,以衮弄行珍珠船,淮南阳渥燃千围之烛以击毬。
《陕西通志》:蹴鞠之戏,盖古兵势也,汉兵家有蹴鞠,二十五篇。蹴毬始于唐,植两修竹高数丈,络网于上为以度毬,毬工辄分左右朋,以角胜负焉。
《事物原始刘向别录》云:蹴鞠黄帝军中之乐,所以练武事也,或曰,起于战国,时蹋鞠兵势也,按唐归日安嘲皮日休云,八片尖斜砌作毬,火中燀了水中揉,一包闲气如常在,惹踼招拳卒未休。此可见其制矣,宋柳三复云,背装花屈膝,白打大廉斯,进前行两步,跷后立多时。此可见其法矣,今时小儿以铅锡为钱,装以鸡羽。呼为。箭子三四成群走,踼有里外廉拖鎗,耸膝突肚佛顶珠,剪刀拐子名色亦蹴鞠之遗意也。

蹴鞠部外编

《唐杜光庭录异记》:苏校书者,好酒,唱望江南,善制毬杖,外混于众内潜修真,每有所阙,即以毬杖干于人,得所酬之金以易酒,一旦于郡中,白日升天约是壬申癸酉年也。晋州汾西令张文涣长官说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