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投壶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九十七卷目录

 投壶部汇考
  礼记〈少仪 投壶〉
  投壶仪节〈合用之人 合用之物 仪节 鲁鼓音节 狸首声调 诗乐作止之节 奏诗投壶之节〉
  投壶新格〈投壶式图〉
  正字通〈士部壶字注〉
 投壶部总论
  大戴礼〈投壶第七十八〉
  颜氏家训〈艺术篇〉
  经说〈投壶〉
 投壶部艺文一
  投壶赋         魏邯郸淳
  投壶铭         明何景明
  壶矢铭          袁九龄
 投壶部艺文二〈诗〉
  古歌            失名
  华山畿          梁失名
  无题           唐曹唐
  投壶           明丘浚
 白傅园投壶联句〈并序〉    周金
 投壶部纪事
 投壶部杂录
 投壶部外编

艺术典第七百九十七卷

投壶部汇考

《礼记》《少仪》

侍射则约矢,侍投则拥矢,胜则洗而以请,客亦如之,不角,不擢马。
〈注〉投壶之礼亦宾主各四矢,尊者则委四矢于地,一一取而投之,卑者不敢委于地故悉拥抱之也,射与投壶之礼,胜者之弟。子酌酒置于丰上,其不胜者跪而饮之,若卑者得胜,则不敢径酌,当前洗爵而请行觞也,客若不胜,则主人亦洗而请以优宾也,角兕觥也。今饮尊者及客不敢用角,但如常献酬之爵也,擢进而取之也,马者投壶之胜算每一胜则立一马,至三马而成胜。若一朋得二马,一朋得一马,则二马者取彼之一马足成己之三马。今卑者虽得二马,不敢取尊者之一马,以成己胜也。

《投壶》〈大全〉

蓝田吕氏曰:投壶射礼之细也,射者男子之所有事,因而饰之以礼,乐也。古者诸侯之射也,必先行燕礼,卿大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因燕礼之间且以乐,宾且以习容且以讲艺也,投壶者,不能尽于射,礼而行其节也,庭之修广或不足以致侯置鹄宾客之众,或不足以备官比耦,则是礼也。弧矢之事虽不能行,其容体比于礼,其节比于乐,志正体直,审固而求中,所以观德者,犹在此,先王所以不废也,壶之为器所以实,酒而置之席间者也,原其始也,必以燕饮之间谋以乐宾,或病于不能为射也,举席间之器以寄射节焉,此投壶所由兴也。

投壶之礼,主人奉矢,司射奉中,使人执壶,主人请曰:某有枉矢哨壶,请以乐宾,宾曰:子有旨酒嘉肴,某既赐矣,又重以乐,敢辞,主人曰:枉矢哨壶,不足辞也,敢固以请,宾曰:某既赐矣,又重以乐,敢固辞,主人曰:枉矢哨壶,不足辞也,敢固以请,宾曰:某固辞不得命,敢不敬从。
〈注〉中者盛算之器,或如鹿或如兕或如虎或如闾,闾如驴形,一角而岐,蹄或如皮树,皮树亦兽,名其状未闻皆刻木为之。上有圆圈,以盛算枉材不直也,哨口不正也,此篇投壶是大夫士之礼。《左传》:晋侯与齐侯燕投壶则诸侯亦有之也,〈大全〉严陵方氏曰:矢将以授宾,故主人奉之中,将以待获,故司射奉之壶,将以待投。故使人执之,而已曰:使人则不必有攸司也,夫人而为之可也。中或以鹿或以兕或以虎或以闾或以皮树皆刻木,以象其形凿其背以盛,算必象兽形者,则以服猛为义,因而为隆杀焉,亦犹侯用虎豹之类尔必谓之,中者,射以中为善。故盛算之,器因以为名,投壶亦用射之,中者以其为,射之类亦以中为善故也。

宾再拜受,主人般还曰辟,主人阼阶上拜送,宾般还曰辟。
〈注〉般还言不敢直前则辟之容也,曰:辟则告之,使知其不敢当也。

已拜受矢,进即两楹间,退反位,揖宾就筵。
〈注〉主人拜送矢之后,主人之赞者,持矢授主人,主人于阼阶,上受之,而进就楹间,视投壶之处,所复退反阼阶之位,西向揖,宾以就投壶之席也。宾主之席皆南向。

司射进度壶,间以二矢半,反位,设中东面,执八算兴。
〈注〉疏曰:司射于西阶上,于执壶之人处受壶,来宾主筵前量度而置壶于宾主筵之南,间以二矢。半者投壶有三处,室中堂上及庭中也。日中则于室日,晚则于堂。太晚则于庭中,各随光明故也。矢有长短,各随地之广狭,室中狭矢长五,扶堂上稍广,矢长七,扶庭中大广,矢长九。扶四指曰:扶扶广四寸五,扶者二尺也。七扶者二尺八寸也,九扶者三尺六寸也,矢虽有长短,而度壶则皆使去,宾主之席各二矢半也,是室中去席五尺,堂上去席七尺,庭中则去席九尺也,度壶毕仍还西阶上之位,而取中以进而设之,既设中乃于中之西,而东面手执八算而起。〈大全〉严陵方氏曰:射矢则四算,投壶亦如之,宾与主则八算矣。

请宾曰:顺投为入,比投不释,胜饮不胜者,正爵既行,请为胜者立马,一马从二马,三马既立,请庆多马,请主人亦如之。
〈注〉疏曰:司射执八算,起而告于宾曰:投矢于壶以矢本入者,乃名为入则为之释算,若以末入则不名为入亦不为之释算也。比频也,宾主要更递而投,不得。以前既入而喜,不待后人投之而己频投。频投虽入亦不为之释算也,若投之胜者则酌酒以饮,不胜者正爵即此,胜饮不胜之爵也。以其正礼故谓之,正爵既行,行爵竟也。为胜者立马者谓取算,以为马表其胜之数也。谓算为马者,马是威武之用。投壶及射亦是习武。故云马也,一马从二马者,每一胜辄立一马,礼以三马为成。若专三马则为一成。但胜偶未必专频得三,若胜偶得二劣偶得一,一既劣于二故彻取劣,偶之一以足,胜偶之二为三,故云一马从二马,若频得三成,或取彼足为三马,是其胜已成,又酌酒以庆贺多马之人也,此告宾之辞其告主人亦此辞也。

命弦者曰:请奏狸首,间若一,大师曰诺。
〈注〉司射命乐工奏诗章,以为投壶之节,狸首诗篇名也,今亡间若一者诗乐作止所间疏数之节,均平如一也,大师乐官之长也。〈大全〉蓝田吕氏曰:狸首之诗言宾主以礼相会也。犹匏叶兔首不敢以微薄废礼而忘欢也,其诗曰:狸首之班然执女手之卷,然宾主之欢于是乎,交非特诸侯之事,故卿大夫士所以亦得用也。

左右告矢具,请拾投,有入者,则司射坐而释一算焉。宾党于右,主党于左。
〈郑注〉拾更也,告矢具请更投者,司射也。司射东面立,释算则坐以南为右,北为左也,已投者退各反其位。

卒投,司射执算曰:左右卒投,请数,二算为纯,一纯以取,一算为奇,遂以奇算告,曰:某贤于某若干纯,奇则曰奇,钧则曰左右钧。
〈注〉疏曰:纯全也,二算合为一全,地上取算之时,一纯则别而取之一算。谓不满纯者,奇只也。故云一算为奇,以奇算告者。奇馀也。左右数钧等之,馀算手执之而告曰:某贤于某若干纯,贤谓胜也。胜者若有双数,则云若干纯,假令十算则云五纯也。奇则曰:奇者假令九算,则曰:九奇也。钧则曰:左右钧者,钧犹等也。等则左右各执一算以告。

命酌曰:请行觞,酌者曰诺,当饮者皆跪奉觞曰:赐灌,胜者跪曰:敬养。
〈注〉司射命酌酒者,行罚爵酌者,胜党之弟子也。既诺,乃于西阶上南面设丰洗觯升酌,坐而奠于丰之上,其当饮者,跪取丰上之酒,手捧之,而言赐灌灌犹饮也,谓蒙赐之饮也,服善而为尊敬之辞也,其胜者则跪而言敬以此觞为奉养也,虽行罚爵犹为尊,敬之辞以答赐灌之辞也。

正爵既行,请立马,马各直其算,一马从二马,以庆,庆礼曰:三马既备,请庆多马,宾主皆曰诺,正爵既行,请彻马。
〈注〉正礼罚酒之爵,既行,饮毕司射乃告宾主请为胜者树立其马,直当也,所立之马各当其初,释算之前,投壶与射礼皆三番而止。每番胜则立一马,假令宾党三番俱胜,则立三马,或两胜而立二马,其主党但一胜立一马,即举主之一马益宾之二马,所以助胜者,为乐也。以庆谓以此庆贺多马也,饮正礼庆爵之后,司射即请彻去,其马以投壶礼毕也,礼毕则行无算爵。郑氏曰:饮庆爵者,偶亲酌不使弟子无丰。

算多少视其坐,筹,室中五扶,堂上七扶庭中九扶,算长尺二寸,壶颈修七寸,腹修五寸,口径二寸半,容斗五升,壶中实少豆焉。为其矢之跃而出也,壶去席二矢半,矢,以柘若棘,毋去其皮。
〈注〉算之多少视坐上之人数,每人四矢,亦四算也。筹矢也,扶与肤同室中五扶以下,三句说见上章,吕氏曰:棘柘之心,实其材坚且重也,毋去,其皮质而已矣。

鲁令弟子辞曰:毋怃,毋敖,毋偕立,毋踰言,偕立踰言有常爵,薛令弟子辞曰:毋怃,毋敖,毋偕立,毋踰言,若是者浮,司射,庭长,及冠士立者,皆属宾党,乐人,及使者,童子,皆属主党。
〈注〉弟子宾党主党之年,稚者投壶,时立于堂下以其或相亵狎。故戒令之鲁薛之辞意同,而文小异故记者并列之怃亦敖也。偕立不正所向也,踰言远谈他事也。有常爵谓有常例罚爵也,浮亦罚也。一说谓罚爵之盈满,而浮泛也。庭长即司正也,冠士外人来观投壶成人加冠之士也,乐人国子之能为乐者,非作乐之瞽人也。使者主人所使荐羞者也。

鼓○囗○○囗囗○囗○○囗半○囗○囗○○○囗囗○囗○鲁鼓○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半○囗○○○囗囗○薛鼓取半以下为投壶礼,尽用之为射礼,鲁鼓○囗○○囗囗○○半○囗○○囗○○○○囗○囗○薛鼓○囗○○○○囗○囗○囗○○○囗○囗○○囗○半○囗○囗○○○○囗○
〈注〉郑氏曰:圆者击鼙方者击鼓。疏曰:记者因鲁薛击鼓之异图而记之,但年代久远无以知其得失,用半鼓节为投壶用,全鼓节为射礼。〈大全〉长乐陈氏曰:主人以仁接宾,则乐人乐宾者也。使者及童子事人者也。故属主党司射作人者也。庭长正人者也。冠士行礼者也。立者观礼者也。故属宾党壶以授矢,致乐者也。故主党执之中以盛算取胜者也。故宾党奉之,然党虽有,宾主之辨,而主党之乐人必位于西阶之上,使人执壶亦立于司射之侧,凡皆所以就宾。
司马光投壶仪节合用之人
礼生一人〈唱赞〉  司射一人〈司投〉  司正一人〈司罚〉  使人一人〈执壶荐羞〉赞者二人〈取矢〉酌者二人〈行觞〉  弦者〈歌诗击磬击鼓〉
赞者用弟子为之,酌者即宾主胜党之弟子。按方氏曰:以弦歌狸首则,弦者,当有瑟今兹未能姑缺之。

合用之物

壶  矢〈八〉 中  算〈八十〉丰  觯  磬鼓  鼙  酒壶 羞楪 水碗 盥盆 帨巾
按礼盥手洗爵有罍以盛水,有枓勺以𣂏水有洗以盛弃水,今人以盥盆盥手以水碗洗爵,虽非古亦可从也。

仪节

宾主皆起,降坐序立,主东,宾西,馀见图。
司正令弟子,司正曰:毋怃,毋敖,毋偕立,毋踰言,偕立踰言有常爵,有諠哗失礼者,司正言某人失礼罚之使人执壶,主人捧矢,于壶取四矢,捧之主人致辞,宾对辞,主人曰:某有枉矢哨壶,请以乐宾,宾曰:子有旨酒嘉肴,某既赐矣,又重以乐,敢辞,主人曰:枉矢哨壶,不足辞也,敢固以请,宾曰:某既赐矣,又重以乐,敢固辞,主人曰:枉矢哨壶,不足辞也,敢固以请,宾曰:某固辞不得命,敢不敬从。
宾拜受,鞠躬拜兴。拜兴平身,宾将拜主人,退避曰敢避。
主人送矢,宾受矢,主人复位。
拜送鞠躬,拜兴拜兴平身。宾亦退避,曰敢避。
赞者授主人矢,于壶取四矢,授主人。
主人进视投所设席,皆南向。
复位,主人揖宾就席。司射度壶,司射于执壶人处,取壶,置宾主席之,南取主人矢,度之各二矢半。
司射设中坐设中于西,阶主所立位之前,取算实八算于中,横委其馀算于中西。
司射奏投壶之令,请宾司射曰:顺投为入,比投不释,胜饮不胜者,正爵既行,请为胜者立马,一马从二马,三马既备,请庆多马。
请主人司请宾。
宾主皆坐,司射执算于中西,东面坐,取中之八算,执之改,实八算于中而起。
命弦者奏乐,司射曰:请奏狸首,间若一,弦者曰诺,奏乐一终。
请投司射曰:矢具,请拾投,乐二终,循鼓声。宾主迭投。一矢乐五终尽四矢,有入者,司射化而释算一矢释一算,宾于中右,主于中左。
卒投,数算。司射曰:左右卒。投赞者二人撤矢,司射坐置馀算于中,西起告曰:请数,于中西东面坐,先数右算,后数左算钧则左右各执一算,以告曰:左右钧有胜者,多一算则执一算,以告左胜曰:左贤于右一奇,右胜曰:右贤于左。一奇三则曰:三奇多二算,则执二算以告,曰:某贤于某一纯,四则曰:二纯败壶则不请数。复奏乐请投。
命酌行罚,司射举手,曰:请行觞,酌者曰诺,胜者之子弟,既诺,乃于西阶上南面设丰,复洗觯升酌酒坐奠丰上。
当饮者跪取酒,致辞胜者跪对辞,胜者揖饮者东面跪丰,旁取酒捧揖。胜者曰:赐灌。胜者西面跪对曰:敬养。左右钧则不行罚。复奏乐请投。
饮酒使者坐荐羞。
皆起,还酌者觯。
复位主揖宾就席。
立马,司射曰:请立马,坐取胜者,已数,算立于胜者,初释算之前,遂兼敛左右算,置中西,又取中之八算执之改实八算,于中而起。
赞者送矢,命弦者奏乐,一终,请投卒投。行罚立马同前礼。
赞者送矢命弦者奏乐,同前礼。
行庆礼,若胜者得二马,劣者得一马,则司射取劣者一马益胜者。告曰:一马从二马。复告曰:三马既备,请庆多马。宾主皆曰诺。若胜者频得三马,则止告曰:三马既备,请庆多马。
胜者酒自酌,酒立饮。
饮酒使者荐羞。
撤马,司射曰:请撤马。仍置中西。宾主皆退。
众宾僎以次耦投如前礼。止令赞者送矢奏乐,请投礼毕。宾主请复就坐行无算爵。
怃傲也,踰言远谈他事也。曰:辟告之以不敢当也。顺投以矢本入也。以末入非顺矣,比频也。以入而喜而频投。虽入亦不为释也。间若一者诗乐作,止所间疏数之节,均平如一也。拾投更迭而投也。纯全也。奇只也,灌犹饮也。养奉养也,或谓拜受。拜送可答拜而无避也。

鲁鼓音节

圆者击鼙方者,击鼓磬声,缓急应鼓之句,句二

○囗〈句〉○○囗〈句〉囗○囗〈句〉○○囗〈句〉

狸首声调

今取原壤所歌者,以士大夫可通用也。然例以马氏取诗者,不以迹害理之,说则曾孙侯氏八句亦可通用,故并著其调。

狸 首 之 斑 然 执 女 手 之 卷然
曾 孙 侯 氏 四 正 具 举 大 夫君 子 凡 以 庶 士 小 大 莫 处御 于 召 所 以 燕 以 射 则 燕则 誉〈士叶所誉叶雨〉

诗乐作止之节

先击磬以宣歌声,每歌一终,一击鼓歌五终则五击。

奏诗投壶之节

诗歌五终一终为一节,先歌一节以听,再歌一节。始投循歌声之终,鼓声之始,而发矢宾主迭发一矢四节。尽四矢乃卒投数算。
投壶新格叙
《传》曰:张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张文武弗为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君子学道从政,勤劳罢倦必从容宴息。以养志游神故可久也,荡而无度,将以自败故圣人制礼以为之,节因以合朋友之,和饰宾主之欢且寓其教焉。夫投壶细事游戏之类,而圣人取之以为礼用,诸乡党用诸邦国其故,何哉。郑康成曰:投壶射之细也,古者君子射以观德,为其心平体正端壹审固,然后能中故也。盖投壶亦犹是矣,未审度于此,而取中于彼仁道存焉,疑畏则疏惰慢则失义方象焉。左右前却过分则差中庸著焉,得十失二成功。尽弃诫慎明焉,是故投壶可以治心,可以修身,可以为国,可以观人。何以言之夫投壶者,不使之过亦不使之不及,所以为中也。不使之偏颇流散,所以为正也。中正道之根柢也。圣人作礼乐,修刑政立教化垂典谟凡所施为不啻,万端要在纳民心于中正,而已然难得,而制者无若人之心也。自非大贤守道敦固则放荡倾移,无不至,求诸少选且不可得,是故圣人广为之术以求之,投壶与其一焉观夫,临壶发矢之际性无粗密莫不耸然,恭谨志存中正,虽不能久可以习焉岂非治心之道欤,一矢之失犹一行之,亏也。岂非修身之道乎,兢兢业业慎终如始岂非为国之道欤,君子之为之也。确然不动其心俨,然不改其容,未得之而不慑。既得之而不骄小人之为之也,俯身引臂挟巧取奇,苟得而无愧,岂非观人之道欤,由是言之。圣人取以为礼宜矣,彼博奕者以诡谲相高。以残贼相胜。孔子犹云: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为之犹贤乎,已况,投壶者又可鄙略而轻废哉,古者壶矢之制揖让之容,今虽阙焉,然其遗风馀象犹彷佛也。世传投壶格图皆以奇隽难得者为右。是亦投琼探𨷍之类耳,非古礼之本意也,余今更定新格增损旧图以精密者为,右偶中者为下,使夫。用机徼倖者无所措其手焉,壶口径三寸耳,径一寸,高一尺。实以小豆壶去席二箭半,箭十有二枚长,二尺有四寸。以全壶不失者,为贤。苟不能全。则积算先满百二十者胜,后者负。俱满。则馀算多者胜,少者负,为图列之,左方并各释其指意焉。
有初箭十算,
首箭中者,君子作事谋,始以其能慎始故,赏之第二箭,以下连中不绝者,皆五算,若一箭不中,次箭皆为散箭,其违中内有贯耳,及骁者其箭别计。假若有初箭仍贯耳,则二十算是也。旧图初箭一筹其次每箭加二筹,尽四箭而止。甚非劝功之道。今自二箭以下连中不绝者,皆赏之所以勉人于不解也。

全壶无算
无算者不以耦之算数,多少皆胜之也。若两人俱全,则复计其馀算。以次胜负,夫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全壶实难,故君子贵之。

有终十五算
末箭中也,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故比之有初又加五算也。

散箭一算
贯耳十算
耳小于口而能中之,是其用心愈精故赏之。

骁箭十算
亦谓之骁皆俊猛意也,谓投而不中,箭激反跃捷而得之,复投而中者也。为其已失而复得之,不远复善补过者也,故赏之,若复投而贯耳者,其算别计,复投而不中者废之。

败壶不问已有之算皆负
谓十二箭皆不中,大无功也,若两人皆败,则亦计馀算,以决胜负。

横耳横壶皆依常算,无赏。
横耳谓箭横加耳,上旧五十筹横壶,谓横加壶口旧四十筹皆依常算无赏,谓偶然而横非投者工何足,以赏。若为后箭所击而坠地者,与不中同

倚竿。龙首龙尾狼壶带剑耳,倚竿皆废其算。
倚竿谓,箭斜倚壶口中,旧十五筹龙首。谓倚竿正箭,首正向己者,旧十八筹龙尾,谓倚竿而箭羽正,向己者,旧十五筹。狼壶谓,转旋口上而成倚竿者。旧十四筹带剑谓,贯耳。不至地者旧十五筹耳。倚竿旧十五筹,皆废其算,谓皆倾邪。险诐不在,于善而旧图以为奇。箭多与之,算甚无谓也。今废其算所以罚之,然亦异于不中者,故于连中全壶皆得通数,若为后箭所击,及自坠壶。若耳中者,与不中同。

倒中倒耳壶中之算尽,废之。
倒中旧百二十筹倒耳,旧不问筹数并满此则颠倒反覆恶之,大者奈何以为上赏,今尽废其算所以明逆应之道。
连中


有初有初

首箭中也,君子作事谋,始以其能谨始,故赏之。〈右十算〉
连中

二箭以下连中而不绝者。〈右五算〉
散箭


贯耳贯耳

谓耳小于口,而能中之,是亦用心愈精,故赏之。〈右十算〉
散箭

第一箭不中,次箭皆为散箭。〈右一算〉
横耳


有初贯耳有初贯耳

假若有初箭仍贯耳,则其算别计。〈右二十算〉
横耳

谓箭加耳上旧五十算,偶然而横,非投者之工,何足。以赏若为后,箭所触而坠地者与不中同。〈右依常算无赏〉
横壶


连中贯耳连中贯耳

旧图初箭二筹其,次每箭加二筹尽四箭止,今自二箭已下,连中不绝者,皆赏。所以勉人于不解。〈右二十算〉
横壶

谓横加壶口旧算筹同横耳。〈右依常算〉
倒中


倚竿倚竿

倚竿谓箭斜倚壶口,中旧十五筹。〈右废其算〉
倒中

旧一百二十筹。〈右壶中之算尽废〉
倒耳


耳倚竿耳倚竿

与不中者,同旧并十五筹同倚竿。〈右并废其算〉
倒耳

旧不问前后筹数,并满同倒中例。〈右壶中之算尽废〉
有终


全壶全壶

两人俱全,谓之。上胜取中一箭,赏之。〈右无算〉
有终

末箭中也,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故比之有初,又加五算。
龙首


骁箭骁箭

谓之骁者皆俊猛意也,故而赏之。〈右十算〉
龙首

倚竿而箭首正向己者,旧十八筹同倚竿。〈右废其算〉
龙尾


带剑带剑

贯耳不至地者,旧同倚竿。〈右废其算〉
龙尾

倚竿而箭首正向己者,旧十五筹同倚竿。〈右废其算〉
败壶


浪壶浪壶

谓旋口上而成倚竿者,旧十四筹同倚竿。〈右废其算〉
败壶

谓十二箭俱不中也,若两人皆败,则亦计馀算以决胜负。〈右不问已有之筹皆负〉

正字通士部壶字注

投壶礼诸侯大夫士皆有之,壶颈修七寸,腹五寸,径修一寸,半容斗五升。

投壶部总论

大戴礼

投壶第七十八

投壶之礼,主人奉矢,司射奉中,使人执壶,主人请曰:某有枉矢哨壶,请乐宾,宾曰:子有旨酒嘉肴,又重以乐,敢辞,主人曰:枉矢哨壶,不足辞也,敢以请,宾曰:某赐旨,酒嘉肴,又重以乐,敢固辞,主人曰:枉矢哨壶,不足辞也,敢固以请,宾对曰:某固辞不得命,敢不敬从,宾再拜受,主人般还曰避,主人阼阶上再拜送,宾般还曰避,已拜受矢,进即两楹间,退反位,揖宾就筵,司射进度壶,反位,设中,执八算。请于宾曰:奏投壶之令曰:顺投而入,比投不释,算胜饮不胜,正爵既行,请为胜者立马,三马既立,庆多马,请主人亦如之,命弦者曰:请奏狸首,间若一,太师曰诺,左右告矢具,请拾投,有入者,则司射坐而释一算焉。宾党于右,主党于左,卒投,司射执馀算曰:左右卒投,请数,二算为纯,一纯以取,一算为奇,有胜则司射,以其算告,曰:某党贤于某党贤若干纯,奇则曰奇,钧则曰左右钧,举手曰:诸胜者之弟子为不胜者酌,酌者曰诺,以酌皆请举酒,当饮皆跪奉觚曰:赐灌,胜者跪曰:敬养,司正曰:正爵既行,请为胜者立马,各直其算,上一马从二马,以庆,庆礼曰:三马既立,请庆多马,宾主人皆曰诺,正爵既行,请彻马,周则复始既算,算多少视其坐,筹,八分堂上七扶堂中五扶,庭下九扶,算长尺二寸,堂下司正,司射,庭长,及冠士立者,皆属宾党,乐人,及童子,使者,皆属主党,降揖其阼阶,及乐事皆与射同节,壶中置小豆。为其矢跃而去也,壶去席二矢半,以柘若棘,无去其皮,大七分,曾孙侯氏今日泰射于一张,侯参之曰:今日泰射,四正具举,大夫君子,凡以庶士,小大莫处,御于君所,以燕以射,则燕则誉,质参既设,执旌既载于侯既亢中获既置壶脰,修七寸,口径二寸半,壶高一尺三寸,受豆五升,壶腹修五寸。
弓既平张,四侯且良,决拾有常,既顺乃让。乃揖乃让乃隮其堂,乃节。其行既志,乃张射。夫命射,射者之声御车之旌。既获,卒莫凡雅二十六篇,其八篇可歌。歌鹿鸣狸首,鹊巢采蘩采蘋伐檀,白驹驺虞八篇。废不可歌七篇。商齐可歌也,三篇间歌史。辟史义史见史童史谤史宾拾声睿挟鲁命,弟子辞曰:无荒,无傲,无倨立,无踰言,若是者,有常爵嗟尔不宁,侯为尔不朝于王,所故亢,而射女,强食食尔。曾孙侯氏百福。

《颜氏家训》《艺术篇》

投壶之礼,近世愈精,古者实以小豆为其矢之跃也,今则唯欲其骁,益多益喜,乃有倚竿带剑。狼壶豹尾龙首之名,其尤妙者,有莲花骁汝南周瑰弘正之子。会稽贺徽贺革之子并能一箭四十馀骁,贺又尝为小障,置壶其外,隔障投之无所失也。至邺以来亦见广宁兰陵诸王有此校具举国。遂无投得一骁者弹棋亦近世雅戏消愁释愦时可为之。

《经说》投壶

大小戴记皆有投壶篇,而文小异大,戴记注云,壶高尺二寸,受斗五升,小戴记注又曰:腹容斗五升三分益,一为二斗得圆囷之象。积三百二十四寸也。以腹修五寸,约之圜周。二尺七寸有奇。是腹径九寸彊,而口径二寸半也,尝试思之以周尺比今之尺,则尺二寸仅七寸许,而腹围二尺七寸有奇,则与近世铸者所差无几,腹径之度不相远,而脰修腹修之度不同。每以周尺较古人壶与樽之度,知古者席地而坐其用器物皆不必甚高,其受斗五升又未知。古人之量何如也,陈太常礼书谓,壶当如释奠。壶尊又谓如著尊,不用足。今壶尊亦有足欲如著尊著地无足者,令尺二寸之度,表里如一,其中可受斗五升,愚按陈氏但知壶之可无足,不知壶之可无耳也。《经》云:壶制惟腹口颈三体小。戴言,即大戴所谓脰大小。戴所记皆未尝言耳。古者宾席主席同时并设当其。宾主般还曰辟,皆拜而受矢揖宾就筵。司射进,席壶间注云度壶,度其所设之处,壶去坐二矢半,则堂上宾席主席斜行各七尺,宾党于右,主党于左,有胜则司射举其奇算,告曰:某贤于某党钧,则曰右左钧。宾主耦射二席并设各。如今壶样夹以两耳,则自宾席主席望之,皆不得其正,以此知投壶不当有耳。惟其无耳。而但取中于口,是以主宾之席皆可正面投之,如齐晋之射足以为乐,若特谓耳小于口,而赏其用心愈精,遂使耳算倍多人争,偶尔之侥倖舍中正而贵,旁巧又焉足贵哉。此虽前贤所定以投耳。经无明文不敢曰然壶口径周尺二寸半,不尤小于今之壶耳哉。拟合止存有初有终连中全壶。骁箭倚竿散箭馀皆不算。如骁箭本非古以不远复善补过存之,倒中则壶中之算尽废,小戴附鼓节,大戴附歌诗。大戴又曰:鹿鸣商齐,皆可歌,则不但奏狸首而已,投壶古逸礼,篇名故二戴皆记之。

投壶部艺文一

投壶赋         魏邯郸淳


古者诸侯,间于天子之事则相朝也,以正班爵讲礼献功,于是乃崇其威仪,恪其容貌,繁登降之节,盛揖拜之,数几,设而弗倚酒澄,而弗举肃肃济济。其惟敬焉。敬不可久,礼成于饫,乃设大射否则投壶,植兹华壶凫氏所铸厥高二尺,盘腹修颈。饰以金银。文以雕镂象物,必具距筵七尺杰焉。植驻矢,惟二四或柘或棘丰本纤末绸劲且直,执笇,奉中,司射是职,曾孙侯氏与之皆得然。后观夫投者之闲,习察妙巧之所极,络绎联翩,爰爰兔发,翻翻隼集,不盈不缩,应壶顺入何其善也。每投不空,四矢退效既入跃出荏苒偃仰僶俛趋下,馀势振掉又足乐也。拟议于此,命中。于彼动之如志靡有违也。譬诸为政群职罔弛左右毕投效奇数钧列置功笇称善告贤三载,考绩幽明始分也,比投不释增是自遂虽往有功义所不贵春秋贬翚亦犹是类也,若乃撮矢作骄,累掇,联取一往之,纳二巧无与。耦斯乃绝伦之才,尤异之技也,柯列葩布匪罕匪稠虽就置,犹弗然矧迥绝之,所投惟兹巧之妙丽亦希世之寡,俦调心术于混冥,适容体于便安纷纵奇于施舍显必中以微观悦举坐之耳。目乐众心而不倦,瑰玮百变恶可穷赞。

投壶铭         明何景明

直尔躬发尔矢,虽不中不远矣。

壶矢铭          袁九龄

矢肇柘棘礼射,所沿庆马歌狸侑乐,宾筵淮渑作酒,齐晋相先玉女石妓巧斗婵娟,累掇连取,曹偶夐然,倪老善削丰本锐前东南竹箭,美亦具焉,宜配凫壶。雅歌盘旋君才元淑赋言,百千青门拍板音,以节宣妙制一手奇会两全为。物虽藐藉君永传。
投壶部艺文二〈诗〉古歌            失名

上金殿,著玉尊,延贵客,入金门,入金门,上金堂,东厨具肴膳,椎牛烹猪羊,主人前进酒,琴瑟为清商,投壶对弹,棋博奕并复行。

华山畿          梁失名

夜相思投壶不停,箭忆欢作娇时。

无题           唐曹唐

北斗西风吹白榆,穆公相笑夜投壶,花前玉女来相问,赌得青龙许赌无。

投壶           明丘浚

玳瑁筵开宴玉楼,哨壶枉矢请相投。力期一中端倪巧,语重三辞礼数优。罚盏饮来分胜负,倚竿飞处迭赓酬。山翁不管淹留醉,只倚银屏漫数筹。

白傅园投壶联句〈并序〉   周金

癸巳之夏五月二十有一日,鸿胪晋陵师慎白君饮祠部,闽平嵩刘公于池亭,于时,郡侯西川鹭洲赵公节,推任丘渔洲韩公侍御是邑慨斋。曹公并予与焉,流觞泛舟备诸乐事。主人复设壶于庭,壶颈修可七尺不类,今制雕镂藻饰嵌立,几面几四足环拱象盘,腹间交系鼓铙势相逼压,初不甚解其意,及飞矢入洞,则踊跃戛击,如奏咸韶,谐律吕,铿锵之声欢动四座,于是宾主各命笇,较艺以饮。复相率为联,句以歌之,而予乃序其略,于篇题之下。

泛罢清池乐事深〈金〉奇壶,惊见逼乔林日华应雨飘轻隼。〈平嵩〉电影排空度远岑乍似宫商生洞口〈鹭洲〉恍疑泉濑在庭心雅歌亦有穿云调,〈渔洲〉笑指修篁酒漫斟。〈慨斋〉

投壶部纪事

《左传》:昭公十二年,晋侯享诸侯,子产相郑伯,辞于享,请免丧而后听命,晋人许之,礼也。晋侯以齐侯宴,中行穆子相,投壶,晋侯先,穆子曰:有酒如淮,有肉如坁,寡君中此,为诸侯师,中之,齐侯举矢曰:有酒如渑,有肉如陵,寡人中此,与君代兴。亦中之,伯瑕谓穆子曰:子失辞,吾固师诸侯矣,壶何为焉。其以中俊也。齐君弱,吾君归,弗来矣,穆子曰:吾军师彊禦,卒乘竞劝,今犹古也。齐将何事,公孙叟趋进曰:日旰君勤,可以出矣,以齐侯出。
《西京杂记》:武帝时,郭舍人善投壶,以竹为矢,不用棘也,古之投壶取中而不求还,故实小豆恶其矢,跃而出也,郭舍人则激矢令还一矢百馀,反谓之为骁。言如博之掔枭于掌中为骁杰也,每为,武帝投壶辄赐金帛。
《后汉书·祭遵传》:遵为将军,取士皆用儒术,对酒设乐,必雅歌投壶。
《献帝春秋》:袁绍闻魏郡兵反,与黑山贼等数万人共覆,邺引满投壶言笑自若。
《魏志·王弼传》:弼性和理,乐游宴,解音律,善投壶。为尚书郎。
《魏略·邯郸》:淳,字元淑,作《投壶赋》千馀言,奏之文帝,以为工,赐帛千匹。
游楚好投壶自娱,
晋阳秋王胡之善于投壶,言手熟闭目。
《太平御览》《晋书》曰:石崇有妓善投壶,隔屏风投之。《南史·柳恽传》:齐竟陵王尝宿晏,明旦将朝,见恽投壶枭不绝,停舆久之,进见遂晚。齐武帝迟之,王以实对。武帝复使为之,赐绢二十匹。
《唐书·裴宽传》:宽,性通敏,工骑射、弹棋、投壶。
《高丽传》:高丽俗喜奕、投壶、蹴鞠。
《大唐新语》:卢藏用博学工文章,善草隶投壶弹琴。莫不尽妙。
《朝野佥载》:薛慎惑者,善投壶,龙跃隼飞矫无遗箭置壶于背,后却反矢以投之,百发百中。
《韩昌黎集》:郑儋神道碑,郑公与宾客朋游,饮酒必极醉,投壶博奕,穷日夜而不厌。
《茅亭客话》:伪蜀进士,陈熙载,字季和,文学之外书画之尤者,皆阅而识之。郡中好事之家,所宝藏者,多经其目真,伪无所逃焉,受均贼署配连州,岁馀,或有乡人西来因寓书云,某在家日于某处埋一铁投壶瓶,实以铜钱书,若到家可使令掘之,既而书至。遂于所言处掘得一铁,投壶瓶其中惟见一龟才,容壶腹之内无能出之,翌日,取看即不见龟,但空壶而已。《归田录》:杨大年,每遇作文则与门人宾客饮博投壶,而不妨搆思挥翰如飞,文不加点。
《渑水燕谈录》:司马温公既居洛,每对客赋诗,谈文或投壶以娱,宾公以旧格不合礼,意更定新格以为倾邪,险诐不足为,善而旧图反为奇箭多与之算。如倚竿带剑之类,今皆废其算,以罚之,颠倒反覆,恶之。大者。奈何。以为上如倒中之类,今当尽废,壶中算以明逆顺大,抵以精审者,为上。偶中者,为下。使夫用机徼倖者,无所措手,此足以见公之志,虽嬉戏之间亦不忘于正也。
《闻见前录》:康节先生赴河南尹,李君锡会投壶君。锡末箭中耳,君锡曰:偶尔中耳,康节应声曰:几乎,败壶坐客以为的对。
《宋史·岳飞传》:飞好贤礼士,博览经史,雅歌投壶,恂恂如书生。
《元史·小云石海涯传》:小云石海涯,初,袭父官为两淮万户府达鲁花赤。镇永州,御军极严猛,行伍肃然。稍暇,辄投壶雅歌,意所畅适,不为形迹所拘。
《列朝诗集小传》:山阴陈鹤神,宇奇秀工。诸技艺凡投壶博戏,酒政𨷍筹一遇兴至靡不穷态极巧。

投壶部杂录

魏王粲投壶赋序有云:夫注心锐志,自求诸身投壶是也。
邯郸淳艺经投壶法,十二筹以象,十二月之数。《唐书·礼乐志》:骁壶投壶乐也
孔帖上官仪著《投壶经》一卷。
唐文粹孙逖伯乐川记云:笑投壶之失辞。
诗所骁壶乐,隋炀帝所制也。
《太平御览》:晋傅元投壶赋序曰:投壶者,所以矫懈而正心也。
《崔宴传》曰:投壶者,皆以多算饮少算。
投壶曰谓之投壶者,取名蓨薮渐而转易铸金代焉。逮之于后人事生矣,壶底去一尺,其下荀以龙元运之,以皫虾燕尾矢十二,长二尺八寸,古者投壶击鼓为节。带剑十二倚十八,狼壶二十剑七十三。百六十筹得一马三马成。
《宛委馀编》:汉有投壶氏,因中行穆子相,晋侯投壶而生子因以为氏。

投壶部外编

《神异经》:东荒山中有大石室,东王公居焉,长一丈头发皓白人形鸟面,而虎尾载一黑熊,左右顾望恒与一玉女投壶。每投千二百矫,设有入不得出者,天为之嘘,矫出而脱误不接者天为之笑。《异苑》:晋清河陆机,初入洛次河南之偃师,时久,结阴望道左,若有民居因往投宿,见一年少神姿端远,置易投壶与机言论妙得。元微既晓,便去阁逆旅妪妪曰:此东数十里无村落,止有山阳王家冢耳,机方知昨所遇者信王弼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