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挂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四十七卷目录

 射覆部纪事
 挂影部纪事
 挂影部杂录
 拆字部汇考一
  拆字数〈序 指迷赋 元黄剋应歌 元黄叙 元黄歌 花押赋 探元赋 齐景至理论 字画经验 字体诗诀 四季水笔 画有阴阳 八卦断〉

艺术典第七百四十七卷

射覆部纪事

《汉书·东方朔传》:朔待诏金马门,稍得亲近。上尝使诸数家射覆,置守宫盂下,射之,皆不能中。朔自赞曰:臣尝受易,请射之。乃别蓍布卦而对曰:臣以为龙又无角,谓之为蛇又有足,跂跂脉脉善缘壁,是非守宫即蜥蜴。上曰:善。赐帛十匹。复使射他物,连中,辄赐帛。时幸倡郭舍人,滑稽不穷,常侍左右,曰:朔狂,幸中耳,非至数也。臣愿令朔复射,朔中之,臣榜百,朔不能中,臣赐帛。乃覆树上寄生,令朔射之。朔曰:是窭数也。舍人曰:果知朔不能中也。朔曰:生肉为脍,乾肉为脯;树上为寄生,盆下为窭数。上令倡监榜舍人。
《魏志·管辂传》:馆陶令诸葛原迁新兴太守,辂往祖饯,宾客并会。原自起取燕卵、蜂窠、蜘熊蛨驮丑A使射覆。卦成,辂曰:第一物,含气须变,依乎宇堂,雄雌以形,翅翼舒张,此燕卵也。第二物,家室倒县,门户众多,藏精育毒,得秋乃化,此蜂窠也。第三物,觳觫长足,吐丝成罗,寻网求食,利在昏夜,此蜘漱。举坐惊喜。平原太守刘邠取印囊及山鸡毛著器中,使筮。辂曰:内外方员,五色成文,含宝守信,出则有章,此印囊也。高岳岩岩,有鸟朱身,羽翼元黄,鸣不失晨,此山鸡毛也。清河令徐季龙取十三种物,著大箧中,使辂射。云:器中藉藉有十三种物。先说鸡子,后道蚕,遂一一名之,惟以梳为枇耳。
《辂别传》曰:诸葛原字景春,亦学士。好卜筮,数与辂共射覆,不能穷之。景春与辂有荣辱之分,因辂饯之。景春言:今当远别,后会何期。且复共一射覆。辂占既皆中。景春大笑,卿为我论此卦意,纾我心怀。辂为开爻散理,分赋形象,言徵辞合,妙不可述。景春及众客莫不言听后论之美,胜于射覆之乐。
故郡将刘邠字令元,清和有思理,好《易》而不能精。与辂相见,意甚喜欢。欲从辂学射覆。
清河令徐季龙,字开明,有才机。与辂相见,留辂经数日。辂占猎既验,季龙曰:君虽神妙,但不多藏物耳。于是取十三种物,欲以穷之,辂射之皆中。季龙乃叹曰: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其此之谓乎。
辂射覆名物,见术流速,东方朔不过也。往孟荆州为列人典农,常问亡兄:昔东方朔射覆得何卦,正知守宫、蜥蜴二物者。亡兄于此为安卦生象,辞喻交错,微义豪起,变化相推,会于辰巳,分别龙蛇,各使有理。言绝之后,孟荆州长叹息曰:吾闻君论,精神腾跃,殆欲飞散,何其汪汪乃至于斯耶。
《吴志·赵达传》:达,河南人也。少从汉侍中单甫受学,用思精密,计飞蝗,射隐伏,无不中效。或难达曰:飞者固不可校,谁知其然,此殆妄耳。达使其人取小豆数斗,播之席上,立处其数,验覆果信。尝过知故,知故为之具食。食毕,谓曰:仓卒乏酒,又无嘉肴,无以叙意,如何。达因取盘中只箸,再三从横之,乃言:卿东壁下有美酒一斛,又有鹿肉三斤,何以辞无。时坐有他宾,内得主人情,主人惭曰:以卿善射有无,欲相试耳,竟效如此。遂出酒酣饮。
《海录碎事》:有以茱萸,令郭璞射之者,璞曰:子如赤,铃含元珠。按文言之是茱萸。梁元帝《洞林序》云:河东郭生才能射覆,按郭生,郭璞也。
《湖广通志》:蔡铁善卜,为南郡王义宣府史。王镇盛昌于斋内,见一白鼠缘屋梁上,命左右射得之。内函中,命铁卜之。铁曰:白色之鼠,背明而户弯弧射之。绝其左股,腹孕五子,三雄二雌。若不见信,剖腹而知。王命剖之,皆如铁言。赐钱万贯。
唐张说《梁四公记》:梁天监中有闯䨲杰,䴰䵎仉。四公谒武帝,帝见之甚悦。因命沈隐侯约作覆。将与百僚其射之。时太史适获一鼠,纳匣而缄之,以献帝筮之。遇蹇之噬嗑,帝占成,群臣受命。献卦者,八人有命待成。俱出帝占,寘诸青蒲,申命闯公。揲蓍对曰:圣人布卦,依象辨物,何取异之。请从帝命卦。时八月庚子日巳时,闯公举帝卦,撰占置于青蒲而退。读帝占曰:先蹇后噬,嗑是其时。内艮外坎,是其象。坎为盗,其鼠也。居蹇之时,动而见嗑,其拘系矣。噬嗑六爻四,无咎。一利。艰贞非盗之事,上九荷校灭耳。凶是因盗,获戾必死,鼠也。群臣蹈舞呼万岁。帝自矜其中,颇有喜色。次读八臣占词,皆无中者。末启闯公占曰:时日王相必生鼠矣。且阴阳晦而入文明,从静止而之震动。失其性,必就擒矣。金盛之月制之,必金。子为鼠辰,与艮合体,坎为盗,又为隐伏。隐伏为盗,是必生鼠也。金数于四,其鼠必四。离为文明,南方之卦。日中则昃,况阴类乎。晋之繇曰:死如弃如实,其事也。日敛必死,既见生鼠。百僚失色。而尤闯公曰:占辞有四,今者惟一。何也。公曰:请剖之。帝性不好杀,自恨不中。至日,昃鼠且死矣。因令剖之,果妊三子。
《江盈科谈》:言北齐高祖尝燕近臣为乐。高祖曰:我与汝等作谜,可共射之。卒律葛答,诸人皆射不得。或云是髐子箭。高祖曰:非也。石动筒曰:臣已射得。高祖曰:是何物。动筒对曰:是煎饼。高祖笑动筒曰:射著是也。高祖又曰:汝等诸人为我作一谜,我为汝射之。诸人未作。动筒为谜,复云卒律葛答。高祖射不得。问曰:此是何物。答曰:是煎饼。高祖曰:我始作之,何用更作。动筒曰:承大家热铛子,更作一个。高祖大笑。
《山堂肆考》:丁文杲覆射蜂曰:蘤蘤者,华山中采花,虽无官职,一日两衙启之。果蜂也。
太宗取一物,令文杲射。文杲云:有头有足,不石即玉。欲要琐头,不能入腹。乃压书石龟也。
《玉壶清话》:赵晋公在中书,闻丁文杲善射覆,召至,函一物令射之。文杲书四句云:太岁当头坐,诸神列两旁。其中有一物,犹带洞庭香。发函视之,乃用历日第一幅,裹绿橘一枚也。
《唐书·袁天纲传》:天纲子客师,亦传其术,为廪牺令。高宗置一鼠于奁,令术家射,皆曰鼠。客师独曰:虽实鼠,然入则一,出则四。发之,鼠生三子。
《龙城录》:明皇识射覆之术,上皇始平祸乱,在宫所,与道士冯存澄因射覆。得卦曰:合因。又得卦曰:斩关。又得卦曰:铸印。乘轩存澄起谢曰:昔此卦三灵为最善,黄帝胜炎帝而筮得之,谓合因、斩关、铸印、乘轩,始当果断,终得嗣天。上皇掩其口曰:止矣,默识之矣。后即位应其术焉。
《杜阳杂编》:罗浮先生轩辕集善射覆,上遣嫔御取金,盆覆白鹊以试之。集方休于所舍,忽起谓中贵人曰:皇帝安能更令老夫射覆盆乎。中贵人皆不喻其言,于是上召,令速至。而集才及玉阶,谓上曰:盆下白鹊宜早放之。上笑曰:先生早已知矣。
《唐书·李景让传》:景让,字后己。大中中,进御史大夫,蒋伸辅政,景让名素出伸右,而宣宗择宰相,尽书群臣当选者,以名内器中,祷宪宗神御前射取之,而景让名不得。
《茅亭客话》:崔尊师名无斁。王氏据蜀,由吴江而来。托以聋瞆,诚有道之士也。每观人书字,而知休咎。能察隐伏逃亡,山藏地秘,生期死限,千里之外骨肉安否。未尝遗策。时朝贤士庶奉之如神。明龙兴观道士唐洞卿,令童子以器盛萝卜,送杜天师光庭。值崔在院门坐,遂乞射覆。崔令童子于地上划一个字,童子划一此字。崔曰:萝卜尔,童子送回,拾一片损梳,置于器中,再乞射覆。崔曰:划一字于地。童子指前来此字。崔曰:梳尔。洞卿怪童子来迟,童子具以崔射覆为对。洞卿久知崔有道,令童子握空拳,再指此字。崔曰:空拳尔。洞卿亲诣崔曰:一字而射覆者,三皆不同。非有道,讵能及此。崔曰:皆是童子先言,非老夫能知尔。此字象萝卜,亦象梳,亦象空拳。何有道邪。崔相字托意,指事皆如此类。
《南唐近事》:钟傅镇江西,日客有以射覆之法求谒。傅以历日包一橘致袖中,使射之。客口占一歌以揭之,云:太岁当头立,诸神莫敢当。其中有一物,常带洞庭香。
《闻奇录》:叶简剡人,善卜筮。有将橘子合之,令占。曰:千似珠色如丹,倘能劈破同分吃,争不惭愧洞庭山。又将巾子射覆云:近来好裹束,各自竞尖新。秤无三五两,因何号一斤。又将鸡子二个占云:此物不难知,一雄兼一雌。请将打破看,方明混沌时。
《金史·麻九畴传》:九畴,字知几。初因经义学《易》,后喜邵尧夫《皇极书》,因学算数,又喜卜筮、射覆之术。
《元史·田忠良传》:忠良,字正卿,通儒家、杂家言,世祖召至。指西序第二人谓忠良曰:彼手中握何物。对曰:鸡卵也。果然。帝喜,又曰:朕有事萦心,汝试占之。对曰:以臣术推之,当是一名僧病耳。帝曰:然,国师也。至元十一年,帝猎于柳林,御幄殿,侍臣甚众,顾忠良曰:今拜一大将取江南,朕心已定,果何人耶。忠良环视左右,目一人,对曰:是伟丈夫,可属大事。帝笑曰:此伯颜也,为西王旭烈兀使,朕以其才留用之,汝识朕心。赐钞五百贯、衣一袭。八月,帝出猎,驻辇召忠良曰:朕有所遗,汝知何物,还可复得否。对曰:其数珠乎。明日,二十里外人当有得而来献者。已而果然。帝喜,赐以貂裘。

挂影部纪事

《东坡志》:林至和二年,成都人。有费孝先者,始来眉山,云近游青城山,访老人村,坏其一竹床。孝先谢不敏,且欲偿其直。老人笑曰:子视其下字,云此床以某年月日造,至某年月日为费孝先所坏。成坏自有数,子何以偿为。孝先知其异,乃留师事之。老人授以易轨革挂影之术。前此未知有此学者,后五六年,孝先以致富。今死矣。然四方治其学者,所在而有,皆自托于孝先。真伪不可知也。聊复记之,使后人知挂影之所自也。
《东轩笔录》:唐坰知谏院成都人。费孝先为作挂影画。一人衣金紫,持弓箭,射落一鸡坰。语人曰:持弓者,我也。王丞相生于辛酉,即鸡也。必因我射而去位。则我亦从而贵矣。翌日,抗疏以弹荆公。又乞留班,颇諠于殿陛。主上怒降坰为太常寺大祝监,广州军资库。以是年八月被责,坰叹曰:射落之鸡乃我也。
李璋尝令费孝先作挂影画,凤立于双剑上。又画一凤据厅所,又画一凤于城门。又画一凤立重屋上。其末画一人紫绶偃卧,四孝服卧于傍。及璋死,其事皆验。剑上双凤者,璋为凤宁军节度使也。厅所者,尝知凤翔府,末年谪官郢州,召还卒于襄州凤台驿。襄州有凤林关也。两子侍行,璋既病久,复有二子解官省疾,至襄之次日,璋薨,四子衰服之应也。
自至和嘉祐已来,费孝先以术名天下。士大夫无不作挂影,而应者甚多。独王平甫不喜之,尝语人曰:占卜本欲前知,而挂影验于事,后何足问耶。
《墨客挥犀》:李璋太尉罢郢州。入朝至襄阳,疾病止驿舍两月馀,璋尝命蜀人费孝先作挂影。先画一凤止于林下,有关焉。又画一凤立于台,又画衣紫而哭者五人,盖襄州南数里有凤林,关传舍名凤台驿。始璋止二子侍,三子守官于外。闻璋病甚,悉来奔视。至之翌日,璋乃卒。果临其丧者五人。
《渑水燕谈》:录术士李某忘其姓名,亦传管辂。轨革法画挂影,颇有验。今丞相顷尝问之挂影。画水边一月,中有口。未几除知湖州。又卢龙图秉使,占挂影亦同,乃除知渭州。字虽不同,而其影皆同。
《可谈》:余幼时随母氏在常州。时见钱秀才开图书,知人三世姓。男子知妇姓,女子知夫姓。无不验。吾家三姊长适吴氏,次适沈氏,钱阅书皆言夫姓吴。时怪其差缪,后数年,沈姊离婚归宗,嫁吴宽夫。不知图书何为,而亿中乃尔。生齿浩繁,岂此数帙,文字所能该括。

挂影部杂录

《闻见后录》:今世俗谓挂影者,亦易之象学也。如见豕负涂载鬼一车,非象而何。未易以义理训也。予见王庆曾言,蚤日羁穷尝从一头陀占卦象。其词云:须逢庚午方亨快,半是春来半是秋。头陀云,岂君运行庚午、春秋之间,少快邪。久之无验。晚用秦相君荐至参知政事,相君庚午。生半春半秋,秦字也。其异如此。《老学庵笔记》:蔡元长当国时,士大夫问轨革。往往画一人戴革而祭。辄指之曰:此蔡字也。必由其门而进,及童贯用事。又有画地上奏,乐者曰:土上有音,童字也。其言亦往往有验。及二人者废,则亦无复占。得此卦。绍兴中,秦桧之专国柄,又多画三人,各持禾一束,则又指之曰:秦字也。其言亦颇验。及秦氏既废,亦无复占得此卦矣。若以为妄,则绍兴中如黑象辈畜书数百册,对人检之。予亲见其有三人持禾者在其间,亦未易测也。
《拊掌录》:熙宁间,蜀中日者费孝先筮易,以丹青寓吉凶,谓之挂影。其后转相祖述。画人物不常,鸟或四足,兽或两翼,人或儒冠而僧衣。故为怪以见象。米芾好怪,常戴俗帽,衣深衣,而摄朝靴绀。缘朋从目为活挂影。

拆字部汇考一

《拆字数》

《序》

夫先天者,已露之机。后天者,未成之兆也。先天则有事始,占一事之吉凶,后天则有所未知,而出仓卒之顷。而休咎验焉。故先天为易测,后天为难测也。先天则有执著而成卦,后天触物即有卦。此全在人心,神之所用也。其能推测之精,所用之活,则无一事一物莫逃之数矣。我居者为中,现于前者为离,现于后者为坎,出于左者为震,出于右者为兑,在我左角者为艮,在我右角者为乾。在乾左角者为坤。此八卦位,八方而定吉凶。立八卦而定克应,取时日而定吉凶。观变爻而定体用。故我坐则其祸福应于二卦成数之间。我立则其祸福应于中分二卦之间。大抵坐则静,行则动,立则半动半静,静则应迟,动则应速。凡有触于我,而有意以为我之吉凶,则吉凶在我,应验在人。意者何如。盖八卦之画既定,六爻之断既明,仍参以生剋之理,究以刑冲之蕴,万无一失矣。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仍当以心求,不可以迹求。不可拘泥物员,为天卦,物方为地卦,是为序。

《指迷赋》

尝闻相字乃前贤妙术。古今秘文。为后学之成规,辨吉凶之易见。相人不如相字,即相其人,变化如神,精微入圣。自古结绳为政,如今花押成数言,心声也。字心画也。心形如笔,笔画一成,分八卦之休囚,定五行之贵贱。决平生之祸福,知目前之吉凶。富贵贫贱,荣枯得失,皆于笔画见之。或指吉为凶,或指凶为吉,先问人之五行,次看人之笔画。相生相旺,则吉。相剋相泄,则凶。如此观之,万无一失。为官则笔满金鱼,致富则笔如宝库。一生孤独,见于字画之欹斜。半世贫穷,乃是笔端之愚浊。非夭即贱。三山削出,皆非显达之人。四大其亡,尽是寂寥之辈。父母俱庆,乾坤笔肥,母早亡兮。坤笔,乃破父。先逝兮乾笔,乃亏坎。是田园并祖宅稳重,加官艮为男女,及兄弟不宜损折。兑上主妻宫之巧拙,离宫主官禄之荣枯。震为长男,巽为驿马。乾离囚走,壬主竞争。震若勾尖,常招是非。妻定须离,若是员净,禄官亦要清明。离位昏蒙,乃是剥官之杀。兑宫破碎,宜婚硬命之妻。金命相逢,火笔剋陷,妻儿木命。亦怕逢金破财,常有水命,不宜土笔。不见男儿,火命若见水笔,定生口舌。土命若见木笔,祖产自消。相生相旺,皆吉。相剋相刑,定凶举一隅,自反凭五行而相之。略说根源,以示后学。

《元黄剋应歌》

元者,天也。黄者,地也。应者,剋应之期也。天地造化,剋应之谓也。
歌曰
凡是挥毫落楮时  便将凶吉此中推忽听傍语如何说  便把斯言究隐微倘是欢言多吉庆  若闻愁语见伤悲听得鹊声云有喜  偶逢鸦叫祸无移带花带酒忧还退  遇醢逢醯事转迷更看来人何服色  五行深处说根基有人抱得婴儿至  好把阴阳两字推男人抱子占儿女  妇人抱子问熊罴一女一子成好事  群阴相挽是仍非若见女人携女子  阴私连累主官非忽然写字宽衣带  诸事从今可解围跛子瞽人持杖至  所谋蹇滞不能为竹杖麻鞋防孝服  权衡柄印主操持见果断之能结果  逢衣须说问良医若见丹青神鬼像  断他神鬼事相随若画翎毛花果类  必然妆点事须知有时击磬敲椎响  定有佳音早晚期寺观铃铙钟鼓类  要知仙佛与禳祈倘是携来鱼雁物  友朋音信写相思逢梅可说娣媒动  见李公私理不亏见肉定须忧骨肉  见梨怕主有分离仕宦官员俄顷至  贵人相遇不移时出笔拔毫通远信  笔头落地事皆迟墨断须防田土散  财空写砚忽乾池犬吠如号忧哭泣  猫呼哀绝有人欺贼盗将临休见鼠  喜人摧动爱闻鸡马嘶必定行人至  鹊噪还应远客归字是朱书忧血疾  不然火厄有忧危楼上不宜书火字  木边书古有枯枝朱书更向炉边写  荧惑为灾信有之破器偶来添砚水  切忧财耗物空虚笔下忽然来蟢子  分明吉庆喜无疑若在右边须弄瓦  左边必定产男儿叶上写来多怨望  花间书字色情迷果树边傍能结果  竹间阻节事迟疑晴宜书日雨宜水  夏火秋金总是时更审事情分向背  元黄剋应细详推

《元黄叙》

龟图未判,此为太古之淳风。鸟迹既分,爰识当时之制。字虽具存于简牍,当深究其源流。成其始者,信不徒然。即其终之,岂无奥义。同田曰富,分贝为贫。两木相并以成林,每水归东是为海。虽纷纷而莫述,即一一而可知。不惟徒羡于简笺,亦可预占乎休咎。春蛇秋蜊,无非归笔下之功。白虎青龙,皆不离毫端之运。今生好癖,博学博文,少年与笔砚相亲,半世与诗书为侣。识鱼鲁之舛,穷亥豕之讹。别贤愚之字,昭然于毫端。察祸福之机,瞭然于心目。鲜而当理,敢学说字之荆公。挟以动人,未逊后来之谢石。得失何劳于龟卜,依违须决于狐疑。岂徒笔下以推尊,亦至梦中而讲究。刀悬梁上,后操刺史之权。松出腹间,果至三公之位。皆前人之已验,非后学之私言。洞察其阴阳,深明爻象。则吉凶之悔吝,可知已矣。

《元黄歌》

大抵画乃由心出,以诚剖决要分明。出笔发毫逢定位,笔头若出干无成。墨断定知田土散,纸破须防不正人。犬吠一声防哭泣,鼠来又忌贼来侵。赤朱写字血光动,叶上书来有怨盟。忽见鸡鸣知可喜,人惊梦觉事通灵。马嘶必有行人至,猫过须防不正人。船上不宜书火字,楼头亦忌有官刑。有时戏在炉中写,遇火焚烧忽不宁。破器莫教添砚水,定知财散更伶仃。笔下偶然蝇蟢至,分明六甲动阴人。在左定生男子兆,右至当为添女人。曾见人家轻薄辈,口中含饭问灾迍。直饶目下千般喜,也问刑徒法里寻。花下写来为色欲,女人情意喜相亲。花开花落寻灾福,刻应之时勿自盲。麒麟凤凰为吉兆,猪羊牛马是凡形。此际真搜元妙理,其中然后有分明。应验只须勤记取,灾祥议论觉风生。

《花押赋》

夫押字者,人之心印也。古人以结绳为证,今人以押字为名。大凡穷通之理,皆与阴阳相应。先观五行之衰旺,次察六神之强胜。五行者,立木卧土,勾金点火,曲水之象。六神者,青龙朱雀,螣蛇元武,勾陈白虎之形。上大阔方,火乃发用。坚瘦有力,木乃生荣。金要方而水要圆,土要肥而木要正。故曰炎炎火旺,玉堂拜相。洋洋水秀,金阙朝元。木盛兮仁全义广,金旺兮性急心刚。土薄而离巢破祖,土厚而福禄绵长。故曰木少水多,根根折挫。金少火多,两窟三窝。金斜而定然子少,木曲而中不财丰。盖画长兮象天居上,土卧厚兮象地居下。内木停兮象人在于中央,三才全兮如身居其大厦。无天有地兮,父早刑。有天无地兮,母先化。有木孤兮,昆弟难倚。夫天失兮,故基已罢。内实外虚兮,虽才高而无成。外实内虚兮,终富厚而显赫。龙蟠古字,必有将相之权,不正偏斜,定是孤穷之客。螣蛇缠体,飘流万里。元武剋身,妨妻害子。身之土透天,常违父母之言。而有失兄弟之礼,只将正印,按五行仔细推详。大小吉凶,搜六神而无不验矣。

《探元赋》

且夫天字者,乃乾健也。君子体之。地字者,乃坤顺也。庶人宜之。君子书天,得其理也。庶人书地,亦合宜也。夏木春花,此乃敷荣之日。冬梅秋菊,正是开发之时。一有背违,宁无困顿。日字要看停午,月来须问上弦。假如风雨,要逢长旺之时,若是雪霜,莫写炎蒸之候。牡丹芍药,只是虚花。野杏山桃,皆为结实。森森松柏,终为梁栋之材。郁郁蓬蒿,不过园篱之物。书来风竹,判以清虚。写到桑蚕,归于饱暖。锣鸣炮响,可言声势之家,波滚船,行俱作飘流之士。鱼龙上达,犬豕下流。泉石烟霞,自是清贫之士,轩窗台榭,难言暗昧之徒。河海江山,所为广大,涧溪沼沚,作事卑微。灯烛书在,夜间自然耀彩。月星写于日午,定是埋光椒桂芝兰。岂出常人之口。桑麻禾麦,决非上达之人。黄白绿青红,许以相逢。艳冶宫商角徵羽,言他会遇知音。剑戟戈矛,终归武士。琴书笔砚,乃是文人。问贱与贫,因见自谦之德。书富乃贵,已萌妄想之心。金玉珠珍,不过守财之辈,荣华显达,欲寻及第之方。恩情欢爱,既出笔端,淫荡痴迷,常眠花下。酒浆脍炙,哺啜者不常书之。福寿康宁,老大者多应写此。且如龙蟠虎踞,宁无变化之时。凤翥鸾翔,终有飞腾之日。体如鹭立,孤贫之士无疑。势如鸦飞,饶舌之徒可测。惊蛇失道,只寻入穴之谋。舞鹤离巢,自有冲霄之志。急如鹊跳,是子轻浮缓似鹅行。斯人稳重,如篁蓊郁,休言豁达,心怀似水飘流。未免萧条家道,或若炎炎之火,或如点点之云,一生喜怒无常,终身成败不保。风摇嫩竹,早年卓立难成。雨洗桃花,晚岁羁栖无倚。为人潇洒,乃如千树之江梅。赋性温柔,何异数株之岩柳。烟萝系树,卓立全倚于他人。霜叶辞柯,飘零不由于自己。画似棱棱之枯禾,孤苦伶仃,形如泛泛之浮萍。贫穷漂泊,无异巉岩之怪石。巉崄营生,有如耸拔之奇峰。孤高处世,金绳铁索,此非岩谷之幽人,玉树瑶琴,定是邦家之良佐。乱丝缠结,定知公事牵连。利刃交加,即是私家格角。撇如罗带,际遇阴人。捺似拖钩,刑伤及己。勾似锦靴,遭逢官贵。画成横枕,疾病临身。切忌横冲半断,不保荣身。仍嫌直落中枯,难言高寿。剔成新月,出门便见光辉。点作星飞,守旧宁无晦滞。至若挥毫带煞,秉生死之重权,落纸无成,作奔趋之贱役。起腾腾之秀气,主有文章。生凛凛之寒光,宁无声价。半浓半淡,作事多乖。倚东倚西,撑持不暇。字短则沉沦不显,字长则潦倒无成。拾后拈前,所为险阻。忘前顿后,举动沬趄。且如偃仰,遇庶人则成号泣。君子飞腾若是拘挛,逢君子乃是刑囚。庶人必能勤苦,造其理也。即此推之,余向遇异人,曾授元黄诸篇,今遇异翁,授此赋毕。遂问曰:愿得公之姓名,公不答而去。

《齐景至理论》

天下之妙,无过一理。理既能明,在乎明学。学者穷究,莫难乎性。性既明达,其理昭然。且苍颉始制之时,观迹成象,以之运用,应变随机。且释老梵经,王勃佛记,迨今飞轮宝藏之内,既深且密,非高士莫得而闻。何由睹之,其汉高有荥阳之围,以木生火,终不能灭。有人梦腹上生松,丝悬山下,后为幽州刺史。十八为三公,不十为卒。春秋说十四心为德,国志云口在天上为吴。晋书黄头小人为恭,以人负吉为造。八女之解,安禄山两角,女子绿衣裳,端坐太行,邀君王一正之月能灭亡。正月也,郭璞云:永昌有昌之象,其后昌隆。罗四维也。其偶如此,且人禀阴阳造化,凭五行妙思,一言一语,一动一静,然后挥毫落楮,点画勾拔,岂不从于善恶,得之于心,悬之于手。心正则笔正,心乱则笔乱。笔正则万物咸安,笔乱则千灾竟起。由是考之,其来有目达者,以理晓昧者,以字拘难,莫难于立意,贵于言辞。立意须在一门,言词务在必中。余幼亲师友,温故知新,志在取进。场屋为祖宗之光,遂乃屈身假道,每以诗酒自娱。渡江乘兴,偶信宿于岩谷,观溪山之清流,闻禽鸟之好音。殆非人世。忽见一人道貌古怪,披头跣足,踞坐磻石之上,余由是坐之于侧良久。交谈之际,询余曰:子非齐景乎。予惊讶豫知姓名,疑其必异人所授。答之曰:然。异人曰:混沌判肇,苍颉制字者,余也。自传书契天下,天下大定,后登天为东华帝君。今居于此,乃东华洞天。余曾有奇篇,昔付谢石,今当付汝。今子之来,可熟记速去。不然尘世更矣。于是拜而受之。退而密观奥妙,乃元黄妙诀,神机解字之文,得其方妙,如谷之应声,善恶悉见,祸福显然。定生死于先知,决狐疑于豫见。后之学者,幸珍重之。

《字画经验》

敷字 昔在任宰清,拆之云:此字十日内放笔,果以十日罢任。
家字 凡人书之,家宅不宁。空字头,豕应在亥月者也。
荆字 甘而刑,不利小人,大宜君子。
砚字 有一字夫出之乱,尔见名之兆。
典字 曲折多四,十日内有兴进之兆。贵人必加官进禄,雅宜便。四十日内有进纳之喜。
果字 凡事善果披剃,盖口中无才,又云进小口。马字 昔有马雅官写马字,无点,马无足,不可动。来字 来带两人之才,皆未见信。行人未应,三人同来财。午未年发。
葵字 逢春发生,又占名利,逢癸可发,占病不宜。二十日有惊恐之兆。
但字 如日初升,常人主孤,凡事未如意。十日身坦然。
谦字 故人嫌,盖无廉耻,目下有事,多是非。
亨字 高未高,了未了,须防小人,不足及外,孝不祥。达字 二十日未达,即日井不顺,少喜多忧。
奇字 占婚奇偶未偕,应十一日难。为兄弟字不全。俊字 一住一利,交友难为。父兄反覆,文书干连,变易凶。
常字 占病堂上,人灾有异。姓异,母上有堂字,头下有哭字头。
每字 昔曹石遣人相此字,异日必为人母。后果然。城字 逢丁戊日,六神动忌。丁戌日,田土不足,进力成功。
池字 凡事拖延,有日逢蛇,必利。盖添虫为蛇。春字 高宗写此,时秦桧用事,石云秦头太重,压日无光。桧闻名,召而遣之。
一字 土字,一字王也。
益字 有吏人书益字,二十八日有血光之厄。至期果然。
田字 有人出此相言,直看是王,横看是王。必主大贵。

《字体诗诀》

天字及二人,作事必有因。一天能庇盖,初主好安身。地字如多理,从此出他乡。心如蛇口毒,去就尽无妨。人字无凶祸,文书有入来。主人自卓立,凡事保和谐。金字得人力,屋下有多财。小人多不足,凡事要安排。木字人未到,初生六害临。未年财禄好,切莫要休心。水字可求望,中防有是非。文书中有救,出入总相宜。火字小人相,中人大发财。灾忧须见过,日下有人来。土字日下旺,田财尽见之。穿心多不足,骨肉主分离。东字正好动,凡事早求人。牵连须有事,财禄自交欣。西字宜迁改,为事忌恶人。心情虽洒落,百事懒栖身。南字穿心重,还教骨肉轻。凡事却有幸,田土不安宁。北字本比和,不宜分彼此。欲休尚未休,问病必见死。身字主己事,侧伴更添弓。常藉人举荐,仍欣财禄丰。心字无非火,秋初阴小灾。小人多不足,夏见必灾来。头来须鄙衰,发可却近贵。要过丑丑前,凡事皆顺利。病来如何疾,木命最非宜。过了丙丁日,方知定不危。言字如何拆,人来有信音。平生多计较,喜吉事应临。行字问出入,须知未可行。不如姑少待,方免有灾惊。到字若来推,出入尚颠倒。虽然吉未成,却于财上好。得来问日下,宁免带勾陈。凡事未分付,行人信不真。开字无分付,营谋尚未安。欲开开不得,进退两皆难。附字问行人,行人犹在路。为事却无凶,更喜有分付。事字事难了,更又带勾陈。手脚仍多犯,月中方可人。卜字求测事,停笔好消详。上下俱不足,所为宜不祥。望字逢寅日,所谋应可成。主须不正当,却喜有功名。福字来求测,须防不足来。相连祸逼迫,一口又兴灾。禄字无祖产,当知有五成。小人生不足,小口有灾惊。贵字多近贵,六六发田财。出入须无阻,宜防失落灾。用字主财用,有事必经州。谁识阴人事,姓王并姓周。康字未康泰,要防阴小灾。所为多不逮,财禄亦难来。宁字占家宅,家和人口增。财于中主发,目下尚伶仃。吉字来占问,反教吉又凶。因缘犹未就,作事每无终。宜字事且且,须知在目前。官非便了当,家下亦安然。似字人事,所为应不成。独嫌人力短,从则堪行。多字宜迁动,死中还得生。事成人侈靡,两日过方明。古字多还吉,难逃刑剋灾。虽然似喜吉,口舌却终来。洪宜人共活,火命根基别。事还牵制多,应是离祖业。香字忌暗箭,木上是非来。十八二十八,好看音信回。清字贵人顺,财来蓄积盈。阴人是非事,不净更多年。虚惟头似虎,未免有虚惊。凡事亦可虑,仍防家不宁。远字事多达,行人有信音。为事既皆遂,喜吉又来临。同字如难测,商量亦未然。两旬事方足,尚恐不周员。字人共事,亦多生是非。所为应不敛,小口有灾危。飞字须可喜,反覆亦非多。意有飞腾象,求名事即宜。秀字多不实,无事亦孤刑。五五加一岁,还生事不宁。风字事无宁,逢秋愈不吉。疾多风癣攻,更防辰戌日。天字已成夭,亦多吞噬心。事皆蒙庇盖,行主二人临。元字二十日,所为应有成。平生刑剋重,兀兀不安宁。秋字秋方吉,小人多是非。须知和气散,目下不为宜。申字是非长,道理亦有破。终然屈不伸,谋事难有祸。甲字利姓黄,求名黄甲宜。只愁田土上,还惹是和非。川字如来问,当知有重灾。仍防三十日,不足事还来。墟字若问事,虎头蛇尾惊。有人为遮盖,田土不安宁。辰字如写成,主有变化象。进退虽两难,功名却可望。青字事未顺,须知不静多。贵人仍不足,日久始安和。三字多迁改,为事亦无主。当知二生三,本由一生二。八如来问测,分字亦安让。凡事多费解,仍防公挠忧。字须有学识,初主似空虚。家下不了事,名因女子中。士为大夫体,未免犯穿心。拮据是非散,番多吉事临。

《四季水笔》

春水昏浊 夏水枯涸 秋水澄清 冬水凝结
水为财,忌居乾兑坎,包,点不为杀,必为贵人。

《画有阴阳》

长中有短为阳中阴。短中有长为阴中阳。粗细轻重,以此为例。阳中有阴则佳,阴中有阳反凶。壬字头画是阳中有阴,任字头是阴中有阳,水笔不流,流则不佳。戴流珠名映星,小人囚系,取福下至上,一三取祸,上至下一三。

《八卦断》

乾宫笔法如鸡脚,父母初年早见伤。若不早年离侍下,也须抱疾及为凶。
坤宫属母看荣华,切忌勾陈杀带斜。一点定分荣禄位,一生富贵最堪誇。
艮位排来兄弟宫,勾陈位笔性他凶。纵然不剋并州破,也主参商吴楚中。
巽宫带口子难逢,见子须知有剋刑。饶君五个与三个,未免难为一个成。
震位东方一位间,要他笔正莫凋残。若逢枯断须沾疾,腰脚交他不得安。
离是南方火位居,看他一点定荣枯。若还员净荣官禄,燥火炎炎定不愚。
坎为财帛定卦位,水星笔横占他方。若见笔尖无大小,根基至老主荣昌。
兑位西方太白间,只宜正直莫凋残。若然坑陷并尖缺,妻子骄奢保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