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术数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六百八十七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一
  太乙淘金歌〈数命源流太乙入局法 求天目 求计神 求客目 求主客算 求大将宫 求参将宫 释将 入式之法要有八 杜塞 关囚 格 对 掩 击 迫 提挟 四郭固 门发将具 八门起例 数主阴阳 宫数易和 天变 地变 人变 三才足 评十数 主客定计 审主客 论浅深 定胜负 岁乙相格 五福 大游 三基 四神 天乙 地乙 直符 阳九 阴六 十二宫分野 释太乙式仪 释运式仪 太乙式不同 八门所主 释十六神所主 释始击将临四七之舍 释定目将主八门之方 十一神所属 附八方风〉

艺术典第六百八十七卷

术数部汇考一

《太乙淘金歌》

太乙者,太极也。二目者,两仪也。大小四将者,四象也。合其数而为七者,七政也。日月五星,垂象于天。知乾坤否泰,明岁时灾祥。黄帝则以成书,传于后世。而元妙幽微习者,亦寡。愚与呆子牟生,用六陈子坐谈,或谓兵机神秘,不可得而闻也。愚曰:法固有在,所贵先知。先知者,三式耳。愚校三式,编太乙时成,以《淘金歌》为捷旨,纪验灾祥,用之于兵,无不刻应。其知天、知地、知人,岂特知彼、知己而已哉。峕天启七年丁卯正月十八日,巴西刘养鲲书于桐梓公署。

数命源流太乙入局法

黄帝元年上元头,五元六纪除为则。
盖黄帝生而神灵,气合造化。正位之始,命大挠占斗建而作甲子,命风后瞻微垣以作是书。天地之气,至此清明。衣冠文物,至此大备。所以即位元年之始,正为上元甲子之首也。每太乙一元,该七十二局,盖太乙宫行二十四,天地支分十二,天目行度数十八,合三象齐一,故以七十二局为一元。五元合而为三百六十年,数为六纪,六十年为一纪,即甲子一周也。六纪而为三百六十年是也。与数齐一,合周天之数,故为一运终始。置上元,今将黄帝元年为始,细列后来各上元年于左。

太乙三年一宫游,
夫太乙者,水位也。遇土即止,故避而不入中五也。河图之数,五十有五,而太乙之数去五,止用五十也。错综而成八宫,盖上驾天一生水,而地六,故为乾也。下驾地二生火,而天七,故为兑也。左驾天三生木,而地八,故为艮也。右驾地四生金,而天九,故为离也。故一宫为乾,在西北。二宫为离,居正南。三宫为艮,居东北。四宫为卯,居正东。五宫居中,太乙不入。六宫为酉,正西。七宫为坤,居西南。八宫为子,居正北。九宫为巽,居东南。并八间神,申戌亥丑寅辰巳未共十六神,所以统天地之气,测天地之候也。

二十四年一周毕。
太乙游行八宫,每宫住三年。二十四年为一周者,周而复始,不入中五。

一天二火三为鬼,四木六金坤在七。八水九巽中应五,神宫定位天机秘。
乐产曰:太乙理治以明人事,已知未来王者,得一以为天下正。故差一宫以就乾也。
一乾,天门也,主冀州。文昌临之,若关囚,有迫胁君父之象。
二离,火门也,主荆州。太乙临之,诛将相。
三艮,鬼门也。主青州,始击临之,主后妃宠嬖,进用中宫,有兵事之象。
四震,日门也,主徐州及胡兵,始击临之,西戎侵扰。六兑,月门也,主雍州,客大将临之,南蛮来侵扰。七坤,人门也,主梁益,主大将临之其分,有兵革灾发。
八坎,水门也,主兖州,太乙临之,大臣被诛,青徐有乱。
九巽,风门也,主扬州,客大将临之,主北狄侵扰。

太乙仍须甲子求,诸将皆当依此识。
求甲子者,以上元甲子为始推算也。诸将者,二目并主客大小将也。求上元者,截至元世祖至元元年甲子,为上元第一纪起算是也。自帝尧甲子至正统甲子,共六十三甲子。
此二解,互相参考,则差一元六十年。

求天目

天目上元起于申,
天目者,文昌也,照鉴万物,故云天目。居斗魁之前,为台辅之象,在天为阳,号文昌,属主将之首,乃荧惑之星。建南方旺夏三月,上元甲子岁起申。

依数顺行十六神。阳局天地重留算,阴局艮巽亦重轮。
天目文昌,自上元甲子岁起武德,顺行十六神,阳遁至乾坤,重留一算,阴局至艮巽,重留一算,俱十八年一周天。以太乙入局之数,用十八累除之,不及者,命起武德行阳遁乾坤,重留一算,阴遁遇艮巽,重留一算,惟乾坤重之馀,则一位一算,数尽处为天目所在。
假令第二丙子元辛丑年,太乙入二十六局,以十八除之,馀八数,初起武德,顺行历乾,重留一算,则八至丑宫,为天目也。馀仿此。

子为地主丑阳德,艮称和德吕申寅。高丛卯位太阳辰,大炅为巽巳大神。大威是午天道未,大武为坤武德申。酉宫太簇戌阴主,阴德大义乾亥神。
《律历志》云:太极尊三辰五星于上,而元顺转统三元五行于下,而太易流行分布四维,行于十二支辰,故有十六神名。

求计神

子岁计神寅上起,丑牛寅鼠逆周流。
计神者,岁星之使也。图计之宿,为太乙烛笼,用以筹度军国动静,主客胜负,为二目之首,四将之源。上元甲子岁起于吕申,逆行十二支,不用四维,故子年常加寅,丑年常加丑,寅年子,卯年亥,辰年戌,巳年酉,午年申,未年未,申年午,酉年巳,戌年辰,亥年卯。逆行十二次为一周也。
假令辛丑年,则计神在丑是也。馀仿此。
求客目 即始击也
次求客目因何向,计神用加和德上。下看天目所临辰,其宫便为始击将。
始击者,地目也。属客将之计,乃填星之精,建中央之气,旺四季之月。常以计神加和德艮,顺行十六神,看天目所临之下,为始击将,乃客目也。盖地目由天目而生,计神加和德者,艮乃鬼门司幽冥之事,以计神加之,可以计谋阴暗秘密之事,度军国存亡之动静,察主客胜负之机微也。
假令辛丑年,便以计神加丑,和德艮上,则天目临艮,乃客目在艮。馀仿此。

求主客算

二目投算复如何,只观其中数几多。八宫起八七宫七,间神起一数不过。顺行数至太乙前,得算之数是其源。满十去之馀零者,便为大将宫自然。
此求主客大将之算也。求主算者,视天目何在。如在子艮卯巽午坤酉乾八正宫者,各依宫分起算,顺数所过宫分,间神不用,至太乙前一宫,止通得几数,乃主算之数也。如在丑寅辰巳未申戌亥八间辰者,皆初一算起,至顺数所过宫数,间神不用,至太乙前一宫止,得数,乃主大之算,弃十不用,馀零者,主大将宫也。凡得数,以十去之,零一则大将在一宫,零二在二宫是也。馀仿此。
求客算者,视始击所在,亦如主算法,顺行,所至太乙前一宫,是客算也。盖太乙者,岁君之象。算主宫前而止者,是以尊君之义,而不敢凌越也。
假令太乙在一宫,天目在申,申系间神,初起一算,顺行,除所过间神,历酉属六宫,通得七数,乃主算得单七也。太乙在一宫,不敢越过乾也。

求大将宫

若也自一至于九,随得便为诸将首。十算仍将九去之,馀零大将依宫究。
此求主客大将之宫也。天目所在数,至太乙前一宫止,得数,乃主大将之宫,始击所在。数至太乙前一宫止,得数,乃客大将之宫。如三数,即大将在三宫。四数,即大将在四宫也。如或一十、二十、三十者,则以九除之。不及者,大将宫也。大抵不及十与零,凡见一则在一宫,见二则在二宫。馀仿此。
假令第二丙子元辛丑年,太乙在一宫,阳德为天目,乃间神初起一算,历艮卯巽午坤,至酉止,通得三十二,乃主算也。则主大将在二宫,客目则在艮。顺数至太乙宫前,客算得三十一乃,客大将在一宫也。馀仿此。

求参将宫

三因大将满十去,馀零参将契于天。客将还从客目数,主将由主法如前。
由天地二目,所数主客二,大将三,因乃为主客二参将。如大将在三宫,而三因之,则参将在九宫也。

释将

假令第二丙子元辛丑年,主大将在二宫,则主参将在六宫。客大将在一宫,则客参将在三宫也。馀
仿此。

入式之法要有八

第一先推积年在何上元,属何甲子,得数多少,以七
十二除之,视太乙在何局。

第二详太乙所到何宫,不令越犯。
第三详天目所在何宫,以定诸将。
第四详计神属在何神,用加和德,以求始击。
第五详天目所到宫,与间神位,起算至太乙前止,取
主算,以求大将。

第六详始击所临宫,与间神位,起算至太乙前止,取
客算,以求客大将。

第七详上下二目所到别宫分,则以宫数为首,起算,
历数所过数,至太乙前一宫止,看得算多少。如在间神初,起一算为首,顺数所过宫数,间神不用,至太乙前一宫,看得数多少。如二目临太乙宫,只算本宫便住。

第八详二目所积之数,满十去之,馀零者,大将所住
之宫也。

杜塞

有算无门又无将,名曰杜塞不可向。只因五算出无缘,为将记此是榜样。
凡主客数得单五、十五、二十五、三十五者,名杜塞,所向不通。由太乙不入中五,则主客大小将,俱无所主。若主算得杜,则将败兵亡,须切忌之。岁计遇之,不可出兵,只宜固守,吉。否则凶。
假令陈后主祯明三年己酉,系第一甲子元四十六局,其年太乙在九宫,吕申为天目,主算得单五,则主算杜塞,后主当修德慎政,则可。乃遣萧摩诃等妄弄兵事,遂至败亡。

关囚

主客大小将既知,亟定关囚格对是。
立式有关囚、格对。关囚谓太乙同宫为囚,数齐为关。天目入太乙宫为囚,不利主人。岁计遇关囚,大凶,主有崩亡篡弑之事,将为奔败之祸。若天目主客、大小诸将,与太乙同宫,总名曰囚,若在易绝之地,大凶。在绝阳、绝阴之宫,大臣诛。凡诸将与太乙同宫近天目者,谋在内及同姓。近地目者,谋在外及异姓。算和,谋成。算不和,内挟,谋不成。若主囚而客对格,战则客胜。若客囚而主对格,战则主胜。如文昌将囚始击将格,客胜。格对者,谓对冲太乙之宫也。客目与客大小将冲,太乙之宫为格。主目与主大小将冲,太乙之宫为对。详见下文。

主客忽然同一位,客关主人最可忌。为将便须切记之,先起为良后灾至。
谓主客大小将相值同宫,数齐为关。关之为义,将相自相嫉忌,事不由君,而相攻克,以算多者胜,和者胜。大抵先有主而后有客,主不能关客也。当此时,宜先举者胜。
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己亥,系第一甲子元三十六局。其年太乙四宫,天目在大武,计神在高丛,始击临大威,客算得二十七,大将在七宫,与天目同宫,此乃客关主目也。故蜀魏吴不尊献帝,自相攻伐,关候攻樊城,破曹仁。吕蒙袭荆州,破关侯。乃先举者胜也。

诸将若同太乙宫,名曰囚兮有悲泣。
天目主客、大小四将与太乙同宫,号曰囚。囚者,拘系而执之之义。主有奔亡篡弑之祸。若在易绝之地,大凶。在绝阳、绝阴之地,自败。宦官之算,和者成,不和者,谋不成也。行兵遇囚,所当之将有凶,宜避之也。
梁元帝承圣三年甲戌,系第一甲子元第十一局。其年太乙在四宫,高丛为天目,主算得单四,主将在四宫,此即齐数为关,同宫为囚。元帝身被俘馘也。

格在太乙望始击,只此一名须秘密。
始击与主客大小将,与太乙宫对为格。格言上下相格,变易其君之义。臣挟君主之象。若在绝阳之宫,必败。岁计遇之,人君不利有为。
梁简文帝大宝二年辛未,系第一甲子元第八局。太乙在三宫,天目在阳德,计神在天道,始击临大武。此年始击格太乙,侯景逼梁主禅位于豫章王,寻弑之。

天目若冲太乙宫,号曰对兮必无忒。
文昌宫与太乙宫相冲为对,主大臣怀二心,君逐忠良,将吏奸回,民多狙诈。以不逊君故也。
晋惠帝永兴元年甲子,系第二丙子元四十九局。太乙在一宫,天目临大炅,与太乙宫对。其年,刘渊诳归。

〈掩者,阴盛阳衰,阴掩阳也。君弱臣强,如太阳之蚀,犹王纲失序,上替下陵之谓也〉

客目太乙同为掩,客非利兮定遭邅。始击掩主最为凶,算不利兮殃此年。
始击将与太乙同宫为掩。掩者,掩袭击杀之义。岁计遇之,王纲失序,君弱臣强。不然,外郡侵伐,盗贼蜂起。如在绝阳之乡,为人君凶。绝阴之宫,则大臣诛。
隋炀帝大业七年辛未,系第一元甲子六十八局。太乙在八宫,大神为天目,天道为计神,始击临地,主格掩太乙。其年,王纲繁苛,徭役频兴,烟尘蜂起,天下骚动。

若在左右鸣为击,内外仍分后与先。
击者,上凌下替,击搏之谓。乃始击在太乙先后一宫也。在前为外击,在后为内击。外击则诸侯逆命,大臣悖叛,外夷侵凌。内击则主同姓内宦后妃之属,专权背叛。间神急,正宫缓。岁计遇之,凶,不利先举。
汉安帝延光二年癸亥,系第五壬子元第十二局。太乙在四宫,天目在太阳,计神在高丛,始击临寅在太乙后一位,间神之宫内击。是年,内宦张让、段圭等专政卖官,诛戮大臣也。晋安帝义熙十四年戊午,系第四庚子元十九局。太乙在八宫,天目在武德,计神亦在武德,始击艮三宫在前一宫外击。是年,赫连据长安,刘裕废帝。

〈迫者,逼迫之义。上不以道御下,下不以忠事上。上下相凌,迫挟之象也〉

文昌主客大小将,太乙前后,慎勿向此,为宫迫太乙尊,间神之道,更凶。论遇此之时,须守分用,将行兵去不存。
文昌主客大小四将,在太乙前后一宫者,皆为迫。在宫为宫迫,在辰为辰迫。宫迫灾缓,辰迫灾急。在前为外迫,在后为内迫。迫者,逼迫挟持之义,上不以道驭下,下不以义忠上,上下凌迫,有挟持之象。外迫,大臣逆命。内迫,或后妃同姓之属有谋。算和者谋成,不和者谋不成。若在绝阳之地,先胜后败。用将行兵,去不回也。岁计遇迫,人主忌之。
晋简文帝咸安元年辛未,系第三戊子元四十四局。太乙在八宫,阳德为天目,外辰迫,主算三十三,主大将三宫外宫迫。是年,桓温废帝。
汉成帝阳朔元年丁酉,系第三戊子元第十局。太乙在四宫,天目在吕申,主算单一,内辰迫。其年,姻戚王氏专权,内通宫室。

提挟

次论提挟灾难测,太乙天目挟于客。客与太乙挟主凶,用兵遇此行多厄。
提挟者,推势挟持之义。主客二目,或一与太乙在正宫,为提在,间神为挟,主文臣专权之象。算和凶,不和死。文昌与太乙挟客,客凶。始击与太乙挟主,主凶也。
晋安帝隆安元年丁酉,系第三戊子元七十局。太乙在九宫,天目在天道。主算得三十,主大将三宫,计神在大神,始击临高丛,客算单四,客大将四宫,太乙与主将挟客于四宫,则主胜而客败也。是年,魏主拓跋圭图中山,破慕容鲜。

大忌挟持太乙宫,为将用之丧其躬。
此谓主客将挟太乙宫也。客大将、客参将,或客目挟太乙,则客将死。若主目主大小将挟太乙,则主将死。如遇提挟,不可兴师出战。战必败。为将者,慎之。
汉献帝建安三年戊寅,系第一甲子元十五局。太乙在六宫,天目在大威,计神在地主,始击临大武。客算得单七,客大将在七宫,客参将在一宫,乃客挟太乙,不利为客。是年,曹操攻吕布,杀之。操得为主之道也。

四郭固

经中更有四郭固,不离提挟在其中。
四郭固者,经中皆不直指,盖固者,执滞不通之谓。乃客主大小将,皆提挟,或囚迫掩击,为四郭固,盖重叠之语也。岁计遇之,主有篡弑之事。此内外环围,迫挟君父之象。人君宜修德政,远谗佞,纳忠良,求直谏也。
汉灵帝中平二年乙丑,系第一元甲子第二局。太乙在一宫,太簇为天目,主算单六,主大将在六宫,主参将在八宫,此提挟也。客目临阴,主客算得单一,客大将在一宫,客参将在三宫,此掩击也。乃主客二目,并主客大小将,提挟掩击太乙宫,是四郭固也。是年,黄巾反乱,董曹兵起。

门发将具

仍看五将发不发,三门具时听细说。客目击将将有囚,主目发时君欢悦。
五将发者,太乙为监将,文昌为主目将,始击为客目将,主目所生为主大将,客目所生为客大将,是
谓五将。值关囚、挟迫格对等向,为不发。若不值,是为发也。三门者,开、休、生也。如主将发,又会三门之下,此大吉也。

文昌之宿若无迫,始击纵横不对格。谓之将发喜来迎,大利兴师宜远征。
此复解上文五将发不发之意。文昌与主大小将无囚迫挟者,为主将发,利为主也。若始击与客大小将无掩击格挟者,为客将发,利为客也。反此皆为不发,发则宜扬兵出战,攻击取胜。不发则宜屯兵固守,潜以待隙为吉。

八门起例

常以开门加太乙,各门临处有凶吉。杜死惊伤有灾沴,开休生下喜盈溢。
凡阳遁,皆以开门。阴遁,皆以杜门为直事。常加太乙宫,二遁皆顺行,八三四以开、休、生、伤、杜、景、死、惊为序,视主将在开休生门下者,吉。如岁计占用三门下分野,物阜民安。不然,则灾沴作矣。
假令第三丙子元辛丑年,二十六局,其年太乙在一宫,便以开门加乾一宫,顺行,则休临坎,生临艮,伤临震,杜临巽,景临离,死临坤,惊临兑是也。馀仿此。
又法,二遁,直事所加,则异。八门定向,则同。
以上十条,皆释局之要旨。人能触类究理,则天意明于上,人事验于下矣。
开门为直使,加太乙一宫,顺行则休门临正北,生门临东北,死门临西南。此阳遁例也。
夏至后用阴遁,太乙初起,九宫为首,次八七六四三二一为序。天目起寅,亦顺行,遇艮巽,重留一算,计神起申,亦逆行十二支,求始击将,计神仍加和德上,顺行十六神,视天目下为始击将,自二目所在,亦顺行数至太乙前一宫止,为主客算,乃大将宫,弃十不用,馀一数乃一宫也,二数乃二宫也。大抵阴阳遁,惟时计用之馀,岁月日三季皆不用也。凡太乙在宫八门,直事计神所在主目位次,皆以阳遁对冲,推客目并八门定向,与遁皆同,各依宫数顺算正宫间神,悉如阳遁法。对冲者,一九对,二八对,三七对,四六对是也。
假令夏至后庚子日寅时用事,仍以甲子日起算,积至庚子日,得三十七算。
夫太乙者,人君之象,不可得而凌犯。盖天目者,主将,我之辅翼也。在太乙同宫,曰关,曰囚,由臣之入于宫掖也。君暴则臣诛,臣奸则君弑,各相衰旺以定之也。如在太乙前后一宫者,为迫,由臣之迫胁君父,以犯阙廷,则诸侯逆命,臣下反叛理也。与太乙宫冲,冲则名为对,此不逊君也。主大臣怀奸,阴蓄异志,与夫客目客将我之仇敌也。可远而不可近。同宫曰掩,则有篡弑之祸。冲宫曰格,则多侮犯之虞。挨宫之前后者,通名曰击,则侵凌畿甸,毁渎朝廷,是不期而然矣。宫前曰外击,乃异姓王臣之辈。宫后曰内击,乃后妃阉寺之类。皆详其衰旺易和,而休咎自不容逃矣。

数主阴阳

一三七九属单阳,不宜出军可自防。二四六八十单阴,伏匿隐藏作主强。
一三五七九数为阳,二四六八十数为阴。若太乙主客,二目在阳宫,数得阴为和,在阴宫数得阳为和,和则利攻战,不和则利固守潜伏。经曰:能识奇伏,转祸为福。斯之谓也。

十四十八为上和,将军更有喜情多。二十三逢祯祥见,经中更有说次和。二十九并三六二,塞休兵静偃干戈。下和十二连十六,二十七兮有资福。又占三十四为祥,三十八兮多天禄。
十四、十八、二十三为上和,国有祯祥。主客二目得此,为将者大利。二十九、三十二、三十六为次和,天下休兵,兆民丰乐。十二、十六、二十七、三十四、三十八为下和,岁计遇之,人民安乐。
汉文帝元年壬戌,系第五壬子元七十一局。太乙在九宫,天目在大武,主算得二十九,乃为次和。是年,天下安平,兆民富庶。

十一十三三十七,单孤之阳主为灾。二十四兮客算凶,兵家遇此号孤阴。
十一、十三、三十七为孤阳,不利主人。二十四为孤阴,不利为客。

宫数易和

一是纯阳九绝阴,二方之气最凶深。次二与八为易气,三七为和最须记。四六为绝正旺乡,若遇休关灾自至。
一属乾,阴极而绝于阳。九属巽,阳极而绝于阴。阴阳到此而穷极,此为绝阳绝阴之数。得此最极,二为离,应午。八为坎,应子。子午为冬夏二至之首,阴减而阳生,阳消而阴长,乃阴阳将易之数也。三属
艮,而三阳用事,万物欲苏也。七属坤,三阴用事,万物将成。此阴阳相生之数也。四属震,而应卯。六属兑,而应酉。乃春秋之分,阳盛交而衰,阴盛交而败。卯为阳气,正而盛。酉为阴气,正而盛。主各逢客自招祸也。若主囚格而主凶,太乙在阳绝之地。遇囚关迫击者,则主大凶也。

天变

岁计单一至于九,天有变兮生灾咎。彗见从来灾沴生,雷电四时还总有。
天变谓彗孛,飞流出现,五星差度,雷电霜雹非时,云霞变怪,推日月薄蚀也。谓太乙初入宫一年,主算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或关囚格对,及阴阳不和,则有天变也。又曰:无天则有天变,谓算无十也。若遇午而下上不相连接,则有灾变出现,尤重。人君冢宰当之。
宋仁宗庆历八年戊子,系第三戊子元第一局。太乙在一宫,初入一年,天目在申,主算得单七,是为天变。其年,无云而震者五,夏竦免相,不利冢宰也。

地变

十一十二二十二,三十二兮号无地。十三十四二十三,三旬之数尽合记。二十一并二十四,两旬一二相连次。三十一同三十三,三十四逢亦须记。太乙经中乃明载,算没五兮号无地。年忧地震预年知,虫虎山河为变异。
以上为无地之算,为算不及五,主地震山崩,海溢河竭,飞蝗竟天,人民相食之变。应司空之象也。谓岁计逢十一、十二、十三、十四或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及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三十四,皆为无地之算,号曰地变。更遇关囚、掩迫、绝气、相死,尤凶。
鲁襄公二十四年,即周灵王二十三年壬子,系第五壬子元第六十局。太乙在六宫,天目在子,主算得二十三,是为无地。其年,大水,人民大饥。

人变

单十二十三四十,口舌妖言交杂入。谓之人变好修禳,莫待临期有悲泣。
主算得单十、二十、三十、四十,谓之人变,主有口舌妖言,盗贼聚起,兵丧流亡,怪异瘟疫,大人庶人之象也。
魏明帝孝昌四年戊申,系第五壬子元五十七局。太乙在三宫,天目在阴主。主算得单十。是年,盗贼蜂起,参朱荣反,应人变也。

三才足

若得十六二十六,名曰三才天地足。十八十九二十九,国有祯祥天降福。
算得十六、二十六、三十六、十七、二十七、十八、二十八、三十八、十九、二十九、三十九,岁计遇此,即有祯祥,民安年丰,为三才俱足之算。若无关囚、掩迫、格对、提挟等,则应祯祥也。
汉高祖七年辛丑,系第五壬子元五十局。其年太乙在一宫,天目在六神,主算得十六。是年,长乐宫成,四海偃戈,人民安乐,礼乐初兴,知皇帝之贵也。

评十数

一二为宫占在君,阴阳和合气氤氲。
一为正宫,二为比宫。岁计遇此,占在君。算和,无囚迫,则人君有庆。不和,囚迫,则天变有忧也。
后赵石勒,建平元年庚寅,系戊子元第三局。太乙在一宫,天目在阴主,主算得单一。其年,石勒称号即位,缘天目迫太乙宫为急,故享国不久,国亦寻灭。

三四徵兮宗庙尊,和与不和细区分。
三为正徵,四为比徵。有变在宗庙,算和则有增饰迁神,主加尊号。不和更囚迫掩击,则主废陷。新莽建国三年辛未,系第三戊子元四十四局。太乙在八宫,天目在阳德,主算得二十三。是年,王莽修饰太庙,追赠伊祖尊号,缘主大将宫迫,太乙迫后,宗庙遂废毁也。

五六为羽后妃属,吉凶便益依经局。
五为羽,六为比。羽占在后妃算,和,无囚迫、击挟等,则有庆立之吉。反此,则有丧废之忧也。
汉惠帝元年丁未,系第五壬子元五十六局。太乙在三宫,天目在太簇,主算得十五,杜塞不通,兆在后妃。是年,吕氏专政,戚姬遭人彘之祸。
唐睿宗景云元年庚戌,系第三戊子元二十三局。太乙在九宫,天目在阴德,主算得十六,天目对太乙,在九宫。是年,韦后毒中宗,而遭诛。

七八商音应子孙,数中得此细重论。
七为商,八为比。商岁计得此,占在子孙,无关掩囚迫等,则太子有成立之象。算不和,更兼囚迫、关格,则有废黜之忧也。
唐中宗景龙元年丁未,系第三戊子元二十局。太
乙在八宫,天目在太簇,主算得单七。其年,太子重浚诛武三思,被左右所杀。

九十自来属角音,岁计临之算庶人。
九为角,十为比。角占在庶人,算和无囚迫,民安物阜。若不和,更值囚迫等,则疫疠饥馑,人民流亡。晋穆帝永和八年壬子,系第三戊子元三十五局。太乙在一宫,天目在地主,主算得三十九,算不和,兼天目宫迫太乙宫。是年,兵戈疫疠,天下人民流荒。

算数气和无囚迫,乐产经中应自神。
此总结上文之意,是数计之数,各以类占。若无掩击、囚迫、关格、提挟,则各有喜庆。反此,则各有凶灾也。

主客定计

为客最难详定计,便以合神加太岁。文昌临处审根源,依数算来太乙前。亦如主客推之法,是为定计各军全。得此故为偏助客,关囚格对类前篇。
定计者,是为客重审之算,盖以客难而主易,是以再审而用之定计。若无关格、掩击等咎,为客大利。用年则以年支合加太岁,用月则以月支合加月,建用日则以日支合加日支,用时则以时支合加时支,顺行十六神,看文昌所临之下,是为定计之目,即于本目下起数,亦如前求主客数法命之,得算而为客定计。大将之宫,是以重而审计,以助客之吉也。合神者,如子与丑合,寅与亥合,卯与戌合,辰与酉合,巳与申合,午与未合是也。
汉献帝建安五年庚辰,系第一甲子元十七局。太乙在七宫,天目在大武,主算得单七,主大将在七宫,乃关而又囚,计神在阴主,始击在大义,客算得二十七客,大将在七宫,此乃主客同关。经曰:主不能关,客又见客,算长利深入。便以庚辰年合神酉,加太岁辰位,天目临吕申,起算太乙前十六,乃为定计目也。计大将在六宫,计参将在八宫是也。此局利于为客,故颜良攻刘延,关侯救刘延,二家皆屯黎阳。此乃陈兵原野,旗鼓相望,先动为客。故关侯先动,而斩颜良于万众之中也。馀仿此。

审主客

主客前后如何断,备此歌中条条贯。平安之岁八方宁,先起客兮合天算。后起为主合古义,鸷鸟猛兽潜其迹。掩人不备暗中窥,累岁用兵战必克。
此言主客先后之义也。审动静之机,察吉凶之兆,推威德之应,若陈兵原野,旗鼓相望,先动为客,后应为主。若安居之时,相征相战,先举者为主,后应者为客。王希明曰:审天道顺逆,必须先定主客之算。若主客算善,三门俱,五将发,阴阳和,利于兴师,所向必克。若主客算恶,三门不具,五将不发,阴阳不和,陈师必凶,所向必败。又须明主客动静,而分吉凶。若算长,和必胜。若算短,不和必败。凡太乙所在,明天道顺逆,主客动静之用。夫主者,兵所归也。客者,兵所举也。大抵安居之代,四境宁静,先起为主。如鸷鸟猛兽,敛身弭后,掩人之不备也。但为主,不必求定计。
大扺主客机微,最难辨认。动静万状,变化无穷。或有变客为主,亦有化主为客,非可胶柱论也。在智者临机推测,而本经言陈兵原野,旗鼓相望,先动为客,后应为主,此言彼我兵,皆出疆,两营相对,彼若先动,我守彼攻,此我主而彼客也。我若先动,彼营未动,则我客而彼主也。至于安居之代,先举为主,后应为客,此变客为主也。其道非止主客之论,诚使彼兵先举,临我边疆,营垒久待,我兵出攻,彼反为主,我反为客,此先举为主也。或彼虽先起,我有预备,来则战,彼虽先举,犹客也。如此其可概论哉。要不过静则为主,动则为客也。

论浅深

算长宜利于深入,为将行兵宜急速。算短觑长利浅攻,误用之时救无及。
算长者,利深入,行兵宜急。算短者,利浅攻,行兵宜缓。数得十以上为长,以下为短。客算长而主算短,则主败。客算短而主算长,则客败也。

定胜负

将将相关多恐惧,一泉二蛟林二虎。为将先须细辨论,五行相克谨搜寻。二目纳音何以定,主来克客主军赢。客克主兮主不利,若也同音三阵平。
此为主客诸将相关也。犹一林居二虎,一泉住两蛟,其势必争而分胜负。谓太乙主客,各有胜衰,势不两立。若不得已而战,以二目纳音决之,取五行生克为用,谓武德。太簇,阴德,属金。吕申,高丛,太炅属木。大义地主属水,大神大威属火,和德太阳,天道大武,阴主阳德,属土。
假令主目在高丛卯木上,客目在阳德丑土上,木克土,主胜客败。若客目在阳德丑土上,主目在武
德申金上,金土相生,阴阳和同,战必和解也。

岁乙相格

太乙太岁如相格,举动兵戈有忧结。
太乙格,太岁之年,主有兵戈。元女曰:岁乙相格,主有兵戈之患。详见下文。

太岁忽居未与坤,三宫太乙格为津。彗星若见东北隅,助太岁兮喜复新。若见西南为囚迫,疾病兵丧多凶厄。
太乙在三宫,太岁临未申为格对,当彗出东北,助太岁。有庆我比,虽有格战,灾亦轻。如第一甲子元辛未、乙未、丙申、己未、庚申,第二丙子元癸未、甲申、丁未、戊申、辛未、壬申,第三戊子元乙未、丙申、己未、庚申、癸未、甲申,第四庚子元丁未、戊申、辛未、壬申、乙未、丙申,第五壬子元己未、庚申、癸未、甲申、丁未、戊申,此三十也。

太乙移来在四宫,酉年为格灾难测。当应太白出西方,兵宁道泰强家国。木星东北不为祥,岁月灾迍为兵革。
太乙在四宫,太岁在酉,当为太白出西方,助太岁。东国前败,西国后败,彗星东见,却主崩亡,民流兵革疾疫也。如第一甲子元癸酉、丁酉、辛酉,第二丙子元乙酉、己酉、癸酉,第三戊子元丁酉、辛酉、乙酉,第四庚子元己酉、癸酉、丁酉,第五壬子元辛酉、乙酉、己酉年是也。

若也太岁居于午,太乙八宫相格苦。南方或有荧惑星,助太岁兮为甘露。辰星北现变为凶,兵革崩亡伤旱雨。
太乙在八宫,太岁在午,当有荧惑出南方,助太岁,其占北国先败,南国后败。若辰星北出,则反为兵革崩亡,时雨不调。若伤民疫,为灾尤甚。如第一甲子元壬午、丙午、庚午,第二丙子元甲午、戊午、壬午,第三戊子元丙午、庚午、甲午,第四庚子元戊午、壬午、丙午,第五壬子元庚午、甲午、戊午年是也。

岁次加临戌亥年,太乙居九最迍邅。五谷丰登何宿现,彗星为出巽方边。更兼挟迫恶疾疫,人民寥落为兵迁。
太乙在九宫,太岁次戌亥,彗星出乾,助太岁。五谷丰登。若出东南,则反,主民亡兵革,瘟疫流行也。如第一甲子元丙戌、丁亥、庚戌、辛亥、甲戌、乙亥,第二丙子元戊戌、己亥、壬戌、癸亥、丙戌、丁亥,第三戊子元庚戌、辛亥、甲戌、乙亥、戊戌、己亥,第四庚子元壬戌、癸亥、丙戌、丁亥、庚戌、辛亥,第五壬子元甲戌、乙亥、戊戌、己亥、壬戌、癸亥是也。
五福 十神
五福太乙行次宫,乾艮巽坤末兼中。四十五年移一位,上元甲子起一宫。
每宫常住四十五,除之不及,命起一宫,主四十五年满,则交入二宫。
唐太宗贞观八年甲午,是年五福入中宫,故京洛之分,四十年物阜民安,而有贞观之治也。
自贞观八年甲午起,至明天启三年癸亥止,凡九百九十年,以二百二十五年为一周,两除为四百五十四,除去九百,尚馀九十年。
以宫法二除去九十,自天启甲子起五福,入艮宫,至丁卯,四年矣。

大游

大游太乙最为凶,入宫逆数见形踪。七六四三二一九,数论原来八是终。三十六年移一位,上元起七逆回宫。
大游太乙,天地凶神,逆游八宫,不入中五。起自七宫,三十六年移一宫,十二年治天,十二年治地,十二年治人者。察人君善恶,二百八十八年一周,复起七宫,所临邦国之分,主水旱兵荒,流亡恶事。智者宜预避之。
经曰:大游在阳宫,蜀汉可全身。大游在阴宫,辽东不用兵。大游在一八三四,为治阳宫,则西南巴蜀之地,无凶事。若在九二七六,为治阴宫,则辽东之间无事。
七六四三二一九八,此大游所行之序。自始建甲子起,一积至所用之年,以二百八十八累除之,馀者不及数,命起七宫,主三十六年满,则交入六宫。又主三十六年满,则交入四宫也。
隋炀帝大业元年乙丑,是年,大游入三宫艮地,为青州之分。自陈隋以来,连年灾旱兵戈,民人死伤无算。
查自大业元年乙丑,入三宫,算起,至天启四年甲子止,共一千二十年。以小周法三除去,尚馀一百五十六算,又以宫法三十六数四除之,零一十二算,入八宫子地,至天启七年丁卯,十五年矣。太乙统宗自后,唐明宗长兴元年庚寅岁,大游入七宫起,至天启三年癸亥止,共六百九十四算。以
小周法二除之,尚馀一百一十八数。又以三十六宫法三除之,尚零十算。顺行则在乾一宫,已十年,自甲子至丁卯年,已十四年。
俱与淘金歌顺逆不同俟考

三基

三基太乙行宫别,君主三十为定则。臣基三岁民基一,君臣午上为初说。民基起戌是根源,顺行十二为真诀。
三基者,君臣民基也。盖君基太乙,人君之象。圣人南面而治,顺天之道。治天之位,故起午宫也。臣基太乙,同起午宫,顺行十二支,三年移一宫,三十六年一周,复起午宫,盖君臣承赞王业,不可相离之象。故君臣同起午也。民基太乙,起于戌宫,顺行十二支,一年移一宫,十二年一周,复起戌宫,盖人君化民而治,庶民不可与人君同行也。金镜式云:凡三基太乙所在之邦,不可攻伐。主钝兵挫锐。惟遁世者,利往其国也。
君基太乙者,人君之象。若所临之国,主守而强,五谷丰登,兵强将勇,远近归服。所临分野,若人君修德,上浃天道,下合人心,王化升平,民登富寿。若妄行徭役,窃弄兵戈,重征赋税,广营宫室,此为不浃天道,反为水旱灾异也。
自上元甲子起卯邦,顺行十二支,每三十年移一宫。
君基于天启三年甲子,入辰宫。
臣基太乙者,辅佐之象,所临之邦,当生义士忠臣,文武辅佐。所在分野,人民富寿,五谷丰登。
自上元甲子起午宫,行十二支,每三年移一宫,三十六年一周。复起午邦,以三十六累除之,不及者起午。
臣基于天启三年甲子,入戌宫,三年至丁卯,入亥宫。
民基所临之邦,其民富寿,五谷丰登,无兵戈疫疠之患。
自上元甲子起戌,顺行十二支,每一年移一宫,积算以十二累除之,十二年一周,起戌。
民基卯年在丑。
三基十二邦图

四神 绛宫 明堂 玉堂
次第推求四太乙,水火金木为殃疾。每常三岁移一宫,上元甲子起于一。九宫尽后接绛宫,通共十二为原则。

四神

太乙者,乃天乙水气之元神,立纲正纪,所在之分,有道之邦则昌,无道之代则凶。如其方不吉,人主谨德慎政,则改为吉。不然,兵革水旱,人民相食。
自上元甲子起一宫,顺行十二宫,每三年移一宫,三十六年一周,复起一宫也。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绛明玉十二宫之次序也。自上元甲子,积至所用之年,以三十六累除之,不及者,命起一宫,每三年移一宫,顺行也。

天乙

天乙太乙乃金精,顺次推排十二宫。甲子上元从六起,三年一徙顺行踪。
天乙太乙,即乾宫真一之气。取六宫逆金之气,其体属金,肃杀万物,兵革相徙。所临之邦,即有胜负,谓金有决断之气,所在分野,兵戈大起。
自上元甲子起六宫,顺行十二宫,每三年移一宫,三十六年一周,复起六宫。
六七八九,绛明玉一二三四五,此天乙所行之序也。
自上元甲子起,至所用之年,以三十六累除之,不及者,命起六宫,每三年移一宫,顺行也。

地乙

地乙死丧最凶言,上元甲子九宫九。顺行十二宫中序,三年亦易亦如前。
地乙太乙者,六己土神也。掌握方隅所守之土舍,主兵戈饥荒,人民流亡。若临无道之邦,凶灾尤甚。所临分野,五谷不收,兵革水旱尤旺。四季之宫,自上元甲子起九宫,顺行十二宫,每三年移一宫,三十六年一周,复起九宫。
九绛明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此地乙所行之序也。
自上元甲子,积至所用之年,以三十六累除之,不及者,命起九宫,每三年移一宫,顺行也。

直符

直符旱涝厄虫蝗,阴旺尤甚作灾殃。上元甲子元从五,十二宫中顺数详。
直符太乙者,阳元之火神也。天地之使星,天遣观察人间善恶,掌万民祸福。若临无道之邦,兵革水旱,蝗虫饥馑,人民流亡,赤地千里。若乘生旺之宫,为灾尤甚。
自上元甲子起五宫,顺行十二宫,每三年移一宫,三十六年一周,复起五宫。
起法五六七八九,绛明玉一二三四,此直符所行之序也。
自上元甲子,积至所用之年,以三十六累除之。不及者,命起五宫,顺行,每三年移一宫也。

阳九

太乙阳九灾要算,四千五百六十看。一元为首灾甚明,天急斯时宜修善。又有四百五十六,亦有灾兮小数足。小元必定是饥荒,大数终时天下哭。
此乃阳九厄六之期,以四百五十六年为一元,十元为一大元,乃四千五百六十年。自始有甲子之年除起,值小元临终,饥馑兵荒。值大元临终,天下荒荒,厄会之期矣。凡入厄会之期,大则百年,小则旬岁之灾。
自始有甲子,积至所用之年,得数,以四百五十六年累除之也。

阴六

太乙在厄要参详,二百八十八数当。大厄之末别有数,四千三百二十殃。小厄尽时灾较可,大厄穷终都会亡。
此乃阴六厄会之期,以二百八十八为小厄,十五小元乃一大元,计四千三百二十年也。小元临终,犹有旬载之凶。大厄终时,则有百年之乱也。自始有甲子,积至所用之年,得数,以二百八十八累除之是也。

十二宫分野

一宫冀州   二宫荆州   三宫青州四宫徐州   五宫豫州   六宫雍州七宫梁州   八宫兖州   九宫扬州绛宫交州〈离〉明堂益州〈坤〉玉堂幽州〈艮〉

释太乙式仪

昔者,燧人氏仰观斗极,而定方位。庖羲氏因而画八卦。逮乎黄帝受命,创制式为体三重,上青、中赤、下黄,天地人备矣。天有十二次,地有十二辰,旋斡十二中,并罗合六神,以定神位也。
释运式仪 计九段第一详太岁所在辰

欲求计神合神,故先计之计神者,太岁在寅,计神在子,以次逆行,十二辰,俱十二年一周。
第二详太乙所在宫

以算求之,而得其数,备在前术也。
第三详何神为天目

天目者,文昌将是也。以算求之,从武德行十六神,遇阴德大武,重留一算,而得所在阴德为乾,大武为坤。乾为天门,坤为地户。天目之神,行至天门。地户之方,以伺其命。故重留一算以待之。
第四详何神为计神

欲加和德宫,求客目计,以立始击将也。
第五详以计神加和德之宫

和德为艮宫之名,艮为鬼门方,求幽冥吉凶之初。故曰鬼门。神户以计谋之,加和德宫,文昌将临之所,得为始击将也。文昌将为主人,始击将为客是也。曰主而得客之义也。
第六视天地二目各在何所

文昌将名上目,亦曰天目,属主计用之也。始击将名曰下目,亦曰地目,属客。天有动而机无穷,客主静,故始击将属客,客计用之也。配天者,地也,静以待之。主主静,故文昌之将属主配地。然求之,曰主以待客也。其上下二目,亦总名之曰天目。
第七直算求客主将所在

先视天目所在,为主人计之首。天目在正宫,从正宫数所起。若在间神,数从一起。常左门依宫数,数于地位来,至太乙之宫止。所得之数,名为主算。次计神加和德宫,视上天目所临,为始击将。在正宫,从正宫数起。若在间神,从一数起。常左行,数于地位来,亦至太乙之宫止,名曰客算。盖算者,筹算之谓。二目者,二相之谓。是二相定筹算于上,以禀君命,而行太乙法。人君故至太乙宫前止,而算之数也。故算多者、长者,胜。少者、短者,负也。
第八论主客置算以命大将

凡算得十,则置一算。得二十,则置二算。得三十,则置三算。得四十,则置四算。若得十六,弃十置六馀者,皆去其整,以取其零数者,为大将之宫也。因而三之,则参将所在之宫也。
第九论定计所在

定计即重审客也。为客难先起不易故也。常以太岁合神,加太岁所合,视下所临为定计置算。立大小将,不同前法也。

太乙式不同〈谓四季太乙所用不同〉

一宫在乾,主冀州、并州。若文昌将关囚,必有相迫挟之义。
乾者,君之位也。文昌将关囚,是谓相佐迫挟之象。

一宫在离,主荆州、豫州。太乙临之,人君诛将相。
离者,南方之卦,明堂之位也。故太乙在离宫,犹人君处明堂而布政,人君当审顺逆,察正邪,则诛戮应之。

三宫艮,主青州、主后妃。始击将临之,嬖宠进宫中,兵起。
客之所在,以应所冲。主之所在,以应所临。始击将即客上将,在艮宫,其应在坤。乾为父,坤为母。故坤为纯阴之卦,主后妃。又坤属土,主中宫。始击主后兵,是以嬖宠进中宫,兵起也。

四宫在震,主徐州。若始击临之,西戎侵。
始击属客,以应所冲。其冲兑,兑主雍州之郊,有西戎在焉。故主西戎侵也。

六宫在兑,主雍州。若客大将临之,南楚侵。
客大将所临,以应所冲。兑冲震,震主徐州之郊,而有南楚。故主南楚侵,始击临之亦然。

七宫在坤,主梁州、益州。若主大将临之,梁、益兵起。
主大将所应,即在所临。临坤主梁、益州兵起。

八宫在坎,主兖州。太乙临之,大臣诛。
坎者,北方之卦,紫微宫帝庭之所,太乙居之,向明而治以考善恶,为名二目。因对大臣悖逆,人君诛之也。

九宫在异,主扬州。若客大将临之,北狄侵。
客大将所在以应所冲异冲乾主冀州并州之郊西北狄在焉故主北狄侵

八三四九为阳宫二七六一为阴宫一宫为纯阳九宫为纯阴
五月一阴至戌月单阴至亥月纯阴戌亥一宫之地故曰纯阴也十一月一阳至辰月单阳至巳月纯阳辰巳九宫之地故曰纯阳也

四六为绝二八为易
四卯六酉春秋分位阴阳气别故曰绝气二八为易二午八子冬夏二至之位阴阳之气交易之始故曰易气太乙与掩迫关击在易绝之地皆凶

八门所主

天有八门,以通八风。地有八方,以镇八卦。仍取纪纲,从其年,即各随其门,吉凶而行矣。
开门,以远行,拓土开疆,宜西北出师,建旗帜,立城隍。凡举百事吉。
休门,宜进伐,聚众理兵,宜北行。凡举百事,战伐大胜。生门,宜营建,拜官宜东北行,吉。战伐大胜,凡百事吉。伤门,宜渔猎讨捕见血之事,行掩袭刑杀,向方吉也。杜门,宜隐伏讨伐恶逆,不宜战伐出军,坚守待敌,吉。凡举百事,凶。
景门,宜振扬士卒,及突围,不敢战。宜和亲,向南出,吉。凡举百事,大凶。
死门,宜死丧弋猎,埋葬,向西南行,吉。宜固守,不利战斗,大败。
惊门,宜攻城击战,扬兵宜,西行,吉。宜伏兵掩袭,凡举百事,凶。
又八门开休生三门,大吉。景门小吉。杜伤死门,大凶。惊门,小凶。
吉门有气,大吉。无气,中平。凶门有气,大凶。无气,中平。

释十六神所主

《尔雅》曰:气和为玉烛。《律历志》曰:太极运三辰五星于上,而元气转三统五行于下。大易之一气分为二,谓刚柔也。化而为四时,谓春夏秋冬也。行于十二次,四维代序不同,是为十六神也。
乾神曰阴德,秋交将变,阴气大行,故曰阴德。
亥神曰大义,建亥之月,六阴皆备,阴之义大,故曰大义。
子神曰地主,建子之月,阴气尚行,一阳初生于下,与地为主,故曰地主。
丑神曰阳德,建丑之月,二阳用事,见龙在田,阳德施普,故曰阳德。
艮神曰和德,冬春相交,阴阳气和,群物方生,故曰和德。
寅神曰吕申,建寅之月,木之气旺,万物初生,吕屈者申,故曰吕申。
卯神曰高丛,建卯之月,木气大旺,万物初出,而布地丛,故曰高丛。
辰神曰太阳,建辰之月,阴气退藏,居天位,故曰太阳。巽神曰太炅,大明之甲也。春夏相交,盛暑方至,阳气大,故曰太炅。
巳神曰大神。
午神曰大威,建午之月,阳气上行,一阴初生,逼于阳。阳气盛极,天地交酷,故曰大威。
未神曰天道,建未之月,二阴用事,是坤之六二,直方大象,曰直方大,不习,无不利,地道光也。故曰天道。金照曰建未之月,火能生土,土于此旺,故未曰天道也。坤神曰大武,金火相交,阴气始令杀伤万物,故曰大武。
申神曰武德,建申之月,金之气旺,万物将死,荠将生,故曰武德。
酉神曰大簇,建酉之月,阴气大旺,万物皆熟,大有品族,故曰大簇。
戌神曰阴主,建戌之月,阳气居藏,阴气居天位,故曰阴主。

释始击将临四七之舍

始击将者,荧惑之精。随岁之所加,临二十八舍于岁中,各有所主之事。
东方七舍 角,大人有忧,兵亡。 亢,有疾病之灾。
氐,内有大灾。 房,将相有忧。 心,太子诸王有忧。尾,后宫有惊。 箕,士卒流亡。

北方七舍 斗,关梁闭塞。 牛,籴贵,岁饥,牺牲鸟死。
女,后妃疾,火灾。 虚,诸侯有变,更改政令,有赦,主哭泣。 危,岁多疾病,兵起。 室,岁不收。 壁,文章发。

西方七舍 奎神为糵。 娄,山林有贼,道路不通。
胃,五谷不登。 昴,胡人疾病,燕兵起。 毕,边兵刑罚。 觜,牛马急行。 参,宫室有移动,事将有忧。

南方七舍 井,有水灾。 鬼,民安,疾病。 柳,民流亡。
星,忧,火灾。 张,礼义多变。 翼,阴阳失序,雨水。轸,有大丧。

释定目将主八门之方

八门占吉凶,定计推灾变,此八门直事,加定计大将之宫,以占九州之灾变。开门临处,所向通达。休门临处,疾病灾伤。杜门临处,闭塞不通。景门临处,火光怪异。死门临处,死丧埋葬。惊门临处,惊恐民流。

十一神所属

始击火  定计水  主大将金  文昌土太阴水  太乙金  主参将水  合神水客大将水 计神金  客参将水。

附八方风

乾坎艮上有风至,利客先举莫留停。震巽离宫信风至,后举为主定成功。坤风谋败两不利,风来兑上客伏兵。主宜备设方获吉,过此之时必见凶。


太乙不值文掩迫,将发门具顺阴阳。更得算和中上下,百事逢之总吉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