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二十卷目录

 弋部汇考
  礼记〈月令〉
  周礼〈夏官〉
 弋部艺文
  弋不射宿赋        唐王起
 弋部选句
 弋部纪事
 弋部杂录
 弋部外编
 猎部汇考
  礼记〈曲礼 王制 月令〉
 猎部艺文〈诗〉
  周南兔罝三章
  齐风还三章
  齐风卢令三章
  游猎篇          晋张华
  观猎           唐李白
  前题            王维
  前题            张祐
  观徐州李司空猎       前人
  赠猎骑           杜牧
  祭常山回小猎       宋苏轼
  司竹监烧苇园因召都巡检柴贻勖左藏以其徒会猎园下         前人
 猎部选句
 猎部纪事
 猎部杂录

艺术典第二十卷

弋部汇考

《礼记》《月令》

季春之月,毕翳无出九门。

《周礼》《夏官》

司弓矢,矰矢茀矢,用诸弋射。
〈订义〉郑锷曰:矰矢,言可结缯缴之矢也,矰高也,茀矢亦结缴之矢,可以刜罗飞鸟也。茀刜也,微轻可以及高,故用诸弋射。孔子曰:弋不射宿。孟子曰:思援弓缴而射之,皆弋射也。

田弋充笼箙矢,共矰矢。
〈订义〉王昭禹曰:笼与箙皆所以盛矢,笼以竹为之箙,以革为之。诗曰:象弭鱼服田弋之时,则共矢。以其矢充实于笼之中。郑康成曰:矰矢不在箙者,为其相绕乱将用,乃共之。郑锷曰:矰矢有绳缴,非笼箙之物,故别言之。

缮人掌王之用,弓弩矢箙矰弋抉拾。
〈订义〉易氏曰:箙所以盛矢,诗所谓鱼服是已,矰则矢之有缴者,用之于弋,诗所谓弋,凫与雁是已。

弋部艺文

《弋不射宿赋》唐·王起

禽之生兮择其翔,集弋为絷兮修其决,拾飞则骋伎或雕俎。是求宿必表仁,亦良弓用戢无欺,其处闇必济其不及。岂惮杀而为心,将好生而是急。当其白日既曛,皎月才分,歛翮争萃来巢。有群同在笼之无见,虽惊弦而不闻,岂不知剪其羽,饰旌旗之靡,靡裂其肉,成炮炙之纷。纷盖以忘机,为心方同海上之子,俯窥见害奚恃太平之君。四旋既藏六钧,遂弨物则咸。若德用不扰三驱之礼,未弘五豝之仁,为小蒲且希伎,自贯于青云踅蔟,设官爰射乎妖鸟。岂以窥城上之鸟。栖殒中月之鹊绕至道,在兹怀仁有归,恩同于解网戒,比于合围,且以顺行而蒐,宁恨于风毛雨血。当夕而殒,奚思于不鸣。不飞,谅身剪而知惧实。羽族之有依,我思古人聿。求夫子蓄矍相之艺,不发于非时,当山梁之求必资乎。顺理从禽之礼,斯得夜猎之,夫多耻物,既全诸真艺,亦藏诸身。则知率是道也。在博施于仁。

弋部选句

齐谢眺诗:春心澹容与,挟弋步中林。
唐杜甫诗:童戏左右岸,罟弋毕提携。
柳宗元诗:野鹭行看弋,江鱼或共叉。白居易诗:自矜罗弋巧,鸾鹤在冥冥。
李绅诗:虞人掠水轻浮弋,翡翠惊飞飞不息。
杜牧诗:九华山路云遮寺,清弋江村柳拂桥。
陆龟蒙诗:江洲藏晚弋,篱落覆寒舂。
又南北路何长,中有万弋张。
宋苏轼诗:何当禁毕弋,看引雪衣儿。
又射弋狐,兔供朝脯。
又孤鸿方避弋,老骥犹在坰。
潘尼诗:沉钓出比目,举弋落双飞。
杨亿诗:燕重衔泥远,鸿惊避弋高。
苏舜钦诗:得泥初燕喜,避弋去鸿轻。
刘筠诗:黄山远隔奔霄骑,紫塞孤飞避弋鸿。
殴阳修诗:空枝冻鸟雀,痴不避弹弋。
岑安卿诗:随阳足稻粱,直夜防机弋。

弋部纪事

晏子景公好弋,使烛邹主鸟而亡之。公怒,诏吏杀之。晏子曰:烛邹有罪,三请数之,以其罪而杀之。公曰:可于是召而数之。公前曰:烛邹,汝为吾君主鸟而亡之,是罪一也,使吾君以鸟之故杀人,是罪二也。使诸侯闻之,以吾君重鸟以轻士,是罪三也。数烛邹罪,已毕请杀之。公曰:勿杀,寡人闻命矣。
《左传》:哀公七年,宋人围曹,郑桓子思曰:宋人有曹,郑之患也。不可以不救,冬,郑师救曹,侵宋,初,曹人或梦众君子立于社宫,而谋亡曹,曹叔振铎请待公孙彊,许之,旦而求之曹,无之,戒其子曰:我死,尔闻公孙彊为政,必去之,及曹伯阳即位,好田弋,曹鄙人公孙彊好弋,获白雁,献之,且言田弋之说,说之,因访政事,大说之,有宠使为司城以听政,梦者之子乃行,彊言霸说于曹伯,曹伯从之,乃背晋而奸宋,宋人伐之,晋人不救。
《韩子·外储说》:田子方问唐易鞠曰:弋者何慎。对曰:鸟以数百目视子,子以二目御之,子谨周子廪。田子方曰:善。子加之弋,我加之国。郑长者闻之曰:田子方知欲为廪,而未得所以为廪。夫虚无无见者,廪也。一曰:齐宣王,问弋于唐易子曰:弋者奚贵。唐易子曰:在于谨廪。王曰:何谓谨廪。对曰:鸟以数十目视人,人以二目视鸟,奈何不谨廪也。故曰:在于谨廪也。曰:然则为天下何以异此廪。今人主,以二目视一国,一国以万目视人主,将何以自为廪乎。对曰:郑长者有言曰:夫虚静无为,而无见也。其可以为此廪乎。
卫人有佐弋者,鸟至,因先以其裷麾之,鸟惊而不射也。
齐宣王问匡倩曰:儒者弋乎。曰:不也。弋者,从下害于上者也,是从下伤君也。儒者以为害,义故不弋。《吕氏春秋·处方篇》:韩昭釐侯出弋,靷偏缓。昭釐侯居车上,谓其仆:靷不偏缓乎。其仆曰:然。至,舍,昭釐侯射鸟,其右摄其一靷,适之。
《史记·楚世家》:顷襄王十八年,楚人有好以弱弓微缴加归雁之上者,王召而问之。对曰:小人之好射鶀雁,罗鸗,小矢之发也,何足为大王道也。且称楚之大,因大王之贤,所弋非直此也。昔者三王以弋道德,五霸以弋战国。故秦、魏、燕、赵者,雁也;齐、鲁、韩、卫者,青首也;邹、费、郯、邳者,罗鸗也。外其馀则不足射者。见鸟六双,以王何取。王何不以圣人为弓,以勇士为缴,时张而射之。此六双者,可得而囊载也。其乐非特朝夕之乐也,其获非特凫雁之实也。王朝张弓而射魏之大梁之南,加其右臂而径属之于韩,则中国之路绝而上蔡之郡坏矣。还射圉之东,解魏左肘而外击定陶,则魏之东外弃而大宋、方与二郡者举矣。且魏断二臂,颠越矣;膺击郯国,大梁可得而有也。王请缴兰台,饮马西河,定魏大梁,此一发之乐也。若王之于弋诚好而不厌,则出宝弓,婆新缴,射噣鸟于东海,还盖长城以为防,朝射东莒,夕发浿丘,夜加即墨,顾据午道,则长城之东收而太山之北举矣。西结境于赵而北达于燕,三国布𦐊,则从不待约而可成也。北游目于燕之辽东而南登望于越之会稽,此再发之乐也。若夫泗上十二诸侯,左萦而右拂之,可一旦而尽也。今秦破韩以为长忧,得列城而不敢守也;伐魏而无功,击赵顾病,则秦魏之勇力屈矣,楚之故地汉中、析、郦可得而复有也。王出宝弓,婆新缴,涉鄳塞,而待秦之倦也,山东、河内可得而一也。劳民休众,南面称王矣。故曰秦为大鸟,负海内而处,东面而立,左臂据赵之西南,右臂傅楚鄢郢,膺击韩魏,垂头中国,处既形便,势有地利,奋翼鼓𦐊,方三千里,则秦未可得独招而夜射也。欲以激怒襄王,故对以此言。襄王因召与语。《淮南王传》:淮南王安为人好读书鼓琴,不喜弋猎狗马驰骋。《汉书·苏武传》:单于弟于靬王弋射海上。武能网纺缴,檠弓弩,于靬王爱之,给其衣食。三岁馀。
《西京杂记》:广川王去疾,好聚无赖少年,游猎毕弋无度。
《魏志·乌丸传》〈注〉:乌丸俗善骑射,居无常处,以穹庐为宅,皆东向日,弋猎禽兽。
《灌畦暇语》:昔蒲且子善,弋者也,詹何闻而说之,从受其术而以钓闻于营国。
《晋书·翟汤传》:汤子庄,字祖休。少以孝友著名,遵汤之操,不交人物,耕而后食,语不及俗,惟以弋钓为事。及长,不复猎。或问:渔猎同是害生之事,而先生止去其一,何哉。庄曰:猎自我,钓自物,未能顿尽,故先节其甚者。且夫贪饵贪钩,岂我哉。时人以为知言。
《王羲之传》:羲之既去官,与东土人士尽山水之游,弋钓为娱。
《孟陋传》:陋字少孤,武昌人也,清操绝伦,布衣素食,以文籍自娱。口不及世事,未曾交游,时或弋钓,孤兴独归,虽家人亦不知其所之也。
《裴启语林》:桓石秀,豁第二子也。不以荣爵婴心,唯以弋钓为事,游览乐足一丘。
《北齐书·刘逖传》:逖,字子长,彭城丛亭里人也。逖少而聪敏,好弋猎骑,以行乐为事。
《唐书·蜀悼王愔传》:愔为岐州刺史。数畋游,为非法,帝频责教,不悛。乃削封户及国官半,徙虢州。久之,还户,增至千。复出驰弋,败民稼,高宗怒,贬黄州刺史。《宋史·保吉传》:吉善弋猎,畜鸷禽兽数百,令官健罗雀饲之,人有规劝者辄怒之。
《墨客挥犀》:僧悟空在江外见一猿坐树杪,弋人伺其便射之,箭中母腹,母呼其雄至,付子已哀鸣数声,乃拔箭堕地而死,射者折矢弃弓,誓不复射。

弋部杂录

《易·小过》:六五: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诗经·郑风·女曰鸡鸣篇》: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大雅·桑柔篇》:如彼飞虫,时亦弋获。按〈注〉言己之言,亦或有中也。
《管子·问篇》:国之子弟无上事,衣食不节;率子弟不田弋猎者几何人。
《庄子·胠箧篇》:夫弓弩毕弋机变之智多,则鸟乱于上矣。
《列子·殷汤篇》:蒲且之弋也,弱弓纤缴,乘风振之,连双鸧于青云之际。用心专,动手均也。
《韩子·说疑篇》:为人主者,诚明于臣之所言,则虽毕弋驰骋,撞钟舞女,国犹且存也。
《吕氏春秋·功名篇》:善弋者下鸟乎百仞之上,弓良也。《贵当篇》:夫事无大小,固相与通。田猎驰骋,弋射走狗,贤者非不为也。
《史记·秦始皇本纪》:内史肆、佐弋竭。〈注〉秦时少府有佐。《主术训》:不焚林而猎豺,未祭兽罝罦,不得布于野。《人间训》:焚林而猎愈多,得兽后必无兽。
蔡邕《月令章》句:猎捷也,言以捷取之猎,亦曰狩。狩,兽也。
《郑康成诗》:笺田猎搏兽也,亦曰畋畋田也。
《唐书·礼乐志》:驱逆之骑止,然后百姓猎。
《李筌太白阴经》:古之诸侯田猎者,为田除害,上所以供承宗庙下,所以闲习武事。太古之时,人食禽兽之肉,衣禽兽之皮,后代人数寖多,衣食不足,于是神农教其殖谷,导以纺绩,自是之后,禽兽盈山林下,平士害禾稼,为人之苦于秋冬,无事则畋猎。
《虎荟》:虎所至,伥鬼先驱猎人,以乌梅杨梅布地,鬼嗜酸不顾虎,虎乃可擒。
凡虎夜视,以一目放光,一目看物。猎人候而射之,弩箭才及,目光随堕地得之者,如白石是也。
《虎伥》:凡虎之出入,则引导以避其凶,故猎者捕虎,先设汤饭衣鞋于前,以为使之少滞,则虎不知以落机阱。
《孙楚鹰赋序》:郭延考从者,韛二鹰以侍侧郭边人也。好弋猎。
《李德裕与黠戛斯可汗书》:回鹘未灭已前,可汗勿以饮食。为甘弋猎为乐。
《宋史·天文志》:天阴五星从天子,弋猎之臣不明则为吉明,则禁言泄。
《岳阳风土记》:巴陵雅,甚多土人。谓之神无敢弋者,穿堂入庖厨,略不畏园林果实未熟,耗啄已半。
《野客丛谈》:三山老人云:扬子云法言:鸿飞冥冥弋人,何慕焉。一本作纂故退之诗云:肯效屠门嚼久嫌弋者,纂后汉逸民传序。云扬子曰:鸿飞冥冥弋者,何篡焉。注篡本作慕法,言篡宋衷。注曰:篡今人谓以计取。物曰:篡乃是篡字,又非纂字也。故陈子昂碑曰:弋人何篡,鸿飞高云。张曲江诗曰:今我游冥冥弋者,何所慕则用元字。梁肃四皓赞曰:弋者何思,鸿飞冥冥又转为思字。

弋部外编

《列仙传》:赤将子者,黄帝时人也,不食五谷而食百草。华至尧时,为木工能随风雨上下时,市中卖缴,亦谓之缴父。
《淮南子》:尧使羿,缴大风于青丘之野。

猎部汇考〈按射猎讲武大事详于戎政此艺术所载者不过猎户之流备艺术之一事尔〉

《礼记》

《曲礼》

士不取麛卵。
〈注〉麛鹿子凡,兽子亦通名之。

《王制》

天子杀则下大绥,诸侯杀则下小绥,大夫杀则止佐车,佐车止则百姓田猎。
〈注〉此言田猎之礼,尊卑贵贱之次。

豺祭兽然后田猎。
〈大全〉严陵方氏曰:豺祭兽盖,季秋之月也。

《月令》

孟夏驱兽,毋害五谷,毋大田猎。
〈注〉夏猎曰:苗正为驱兽之害,禾苗者耳。

猎部艺文〈诗〉

《周南兔罝三章》

化行俗美,贤才众多,虽罝兔之野人而其才之可用,犹如此,故诗人因其所事以起兴而美之,而文王德化之,盛因可见矣。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兴也〉肃肃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兴也〉肃肃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兴也〉

《齐风还三章》

猎者交错于道路,且以便捷轻利相称,誉如此。

子之还兮,遭我乎峱之间兮,并驱从两肩兮,揖我谓我儇兮。〈赋也〉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并驱从两牡兮,揖我谓我好兮。〈赋也〉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阳兮,并驱从两狼兮,揖我谓我臧兮。〈赋也〉
《齐风卢令三章》此诗大意与还略同

卢令令,其人美且仁。〈赋也〉
卢重环,其人美且鬈。〈赋也〉
卢重鋂,其人美且偲。〈赋也〉

《游猎篇》晋·张华

岁暮凝霜结,坚冰冱幽泉。元云晻合,素雪纷连翩。鹰隼始击鸷,虞人献时鲜。严驾鸣俦侣,揽辔过中田。舆徒既整饬,容服丽且妍。武骑列重围,前驱抗修旃。倏忽似回飙,络绎若浮烟。鼓噪山渊动,冲尘云雾连。轻缯拂素霓,纤网荫长川。游鱼未暇窜,归鸟不得还。由基控繁弱,公差操黄间。机发应弦倒,一纵连双肩。僵禽正狼籍,落羽何翻翻。积获被山阜,流血丹中原。驰骋未及勌,曜灵俄移晷。结罝弥薮泽,嚣声振四鄙。鸟惊触白刃,兽骇挂流矢。仰手接游鸿,举足蹴犀兕。如黄披狡兔,青骹撮飞雉。鹄鹭不尽收,凫鹥安足视。日宴徒御劳,赏勤课能否。野飨会众宾,元酒甘且旨。珍羞坠归云,纤肴出渌水。人生忽如寄,居世遽能几。荣辱浑一门,安知恶与美。游放使心狂,覆车难再履。伯阳为我诫,检迹投清轨。

《观猎》唐·李白

太守耀清威,乘閒弄晚辉。江沙横猎骑,山火绕行围。箭逐云鸿落,鹰随月兔飞。不知白日暮,欢赏夜方归。
又             王维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又             张祐
残猎渭城东,萧萧西北风。雪花鹰背上,冰片马蹄中。臂挂捎荆兔,腰悬落箭鸿。归来逞馀勇,儿子乱弯弓。

《观徐州李司空猎》前人

晚出郡城东,分围浅草中。红旗开向日,白马骤迎风。背手抽金镞,翻身控角弓。万人齐指处,一雁落寒空。

《赠猎骑》杜牧

已落双雕血尚新,鸣鞭走马又翻身。凭君莫射南来雁,恐有家书寄远人。

《祭常山回小猎》宋·苏轼

青盖前头点皂旗,黄茅冈下出长围。弄风骄马跑空立,趁兔苍鹰掠地飞。回首白云生翠巘,归来红叶满征衣。圣朝若用西凉簿,白羽犹能效一挥。

《司竹监烧苇园因召都巡检柴贻勖左藏以其徒会猎园下》前人

官园刈苇岁留槎,深冬放火如红霞。枯槎烧尽有根在,春雨一洗皆萌芽。黄狐老兔最狡捷,卖侮百兽常矜誇。年年此厄竟不悟,但爱蒙密争来家。风回焰捲毛尾热,欲出已被苍鹰遮。野人来言此最乐,徒手晓出归满车。巡边将军在近邑,呼来飒飒从矛叉。戍兵久闲可小试,战鼓虽冻犹堪挝。雄心欲搏南涧虎,阵势颇学常山蛇。霜乾火烈声爆野,飞走无路号且呀。迎人截来砉逢箭,避犬逸去穷投罝。击鲜走马殊未厌,但恐落日催栖鸦。弊旗什鼓坐数获,鞍挂雉兔肩分麚。主人置酒聚狂客,纷纷醉语晚更哗。燎毛燔肉不暇割,饮啖直欲追羲娲。青丘云梦古所吒,与此何啻百倍加。苦遭谏疏说夷羿,又被赋客嘲淫奢。岂如閒官走山邑,放旷不与趋朝衙。农工已毕岁云暮,车骑虽少宾殊佳。酒酣上马去不告,猎猎霜风吹帽斜。

猎部选句

唐王绩诗: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杜甫诗:长陵锐头儿,出猎待明发。
又:一生自猎知无敌,百中争能耻下鞲。又:春歌丛台上,冬猎青丘旁。
李白诗:淮南年年游侠儿,白日毬猎夜拥掷。
又:闲骑骏马猎,一射两虎穿。
又:猛虎吟洞壑,饥鹰猎秋空。
又:但将游猎誇轻趫。
高适诗:往来射猎西山头。
韩翊诗:腊雪夜看宜纵饮,寒芜昼猎不妨行。
李商隐诗:日晚鸊鹈泉畔猎,路人遥识郅都鹰。又:灞陵夜猎随田窦,不识寒郊自转篷。
罗隐诗:灞陵老将无功业,犹忆当时夜猎归。
陶雍诗:新鹰饱肉惟閒猎,旧剑生衣懒更磨。
又:惯猎金河路,曾逢雪不迷。
杜荀鹤诗:虎狼遇猎难藏迹,松柏因风易举头。卢纶诗:当风看猎拥苍鹰,岂在终年穷一经。
方干诗:樵猎两三户,凋疏是近邻。
宋苏辙诗:南山李将军,匹马独行猎。
陆游诗:晓猎南山雪未消。
黄克晦诗:下楼忽听中山猎,白马烟中一点飞。

猎部纪事

《史记·三皇本纪》:太皞庖羲氏,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羲氏。
《尸子》:宓羲氏之世,天下多兽,故教人以猎。
《史记·货殖传》:蜀卓氏,即铁山鼓铸,运筹策,倾滇蜀之民。田池射猎之乐,拟于人君。
《韩非子·说林篇》:孟孙猎得麑,使秦西巴载之持归,其母随之而啼。秦西巴弗忍而与之。孟孙归,至而求麑。答曰:余弗忍而与其母。孟孙大怒,逐之。居三月,复召以为其子傅。其御曰:曩将罪之,今召以为子傅,何也。孟孙曰:夫不忍麑,又且忍吾子乎。
《倒言篇》:鲁人烧积泽。天北风,火南倚,恐烧国。哀公惧,自将众趣救火者。左右无人,尽逐兽而火不救,乃召问仲尼。仲尼曰:夫逐兽者乐而无罚,救火者苦而无赏,此火之所以无救也。乃下令曰:不救火者,比降北之罪;逐兽者,比入禁之罪。令未下遍而火已救矣。《汉书·贾山传》:选其贤者使为常侍诸吏,与驰驱射猎,一日再三。
《史记·李广传》: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魏志·太祖本纪注》:于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
《管辂传》:清河令徐季龙使人行猎,令辂筮其所得。《郑浑传》:浑为邵陵令,民皆剽轻,不念产殖。浑所在夺其渔猎之具,课吏耕桑。
《王隐晋书》:魏舒性好射,著苇衣入山泽,每猎大获。《世说》:孙盛为庾公记室参军,从猎,将其二儿俱行,庾公不知,忽于猎场见齐庄,时年七八岁,庾谓曰:君儿亦复来耶。应声答曰:所谓无小无大,从公于迈。《晋书·郭文传》:文字文举,河内轵人也。少爱山水,尚嘉遁,入吴兴馀杭大辟山中穷谷无人之地,倚木于树,苫覆其上而居焉。猎者时往寄宿,文夜为担水而无勌色。《何法盛晋中兴书》:桓石,秀豁第二子也。桓冲尝与共登九井山,猎徒甚盛。观者倾坐,石秀未尝属盼,啸咏而已。
《宋书·周朗传》:朗为庐陵内史,郡界有野兽,母薛氏欲见猎,朗乃合围纵火,令母观猎。火逸烧郡廨,朗以秩米起屋偿之。
《魏书·咸阳王垣传》:垣性好畋渔,无日不出。秋冬猎雉兔,春夏捕鱼蟹。鹰犬常数百头,自言我宁三日不食,不能一日不猎。
《唐书·赵武孟传》:孟武少游猎,以所获馈母。母泣曰:汝不为好事而放荡,吾安望哉。遂力学后为御史。《大唐新语》:姚崇素与张说不叶,说讽赵彦昭弹之,明皇不纳。俄校猎渭密,召会于行在。谓崇曰:卿亦知猎乎。对曰:臣少居泽中,以呼鹰逐犬为乐,犹不知书。张璟谓:臣当位极人臣,乃折节读书。臣少为猎师,老而犹能。上大悦,与偕马臂鹰,迟速在手,动必称旨。《虎荟》:长庆中,处士马拯、马沼约游衡山。拯先至,见庞眉僧举动朴野,邂逅欢甚。倩,拯仆,随下山市盐酪,俄顷,沼至云山下,见虎食人讫化为僧,拯询知是已仆,方骇,顾僧亦来,口血尚殷。二人绐僧云:井有怪物。因共窥井,推僧坠井中,乃虎也。下石压杀之,急趋归。日已瞑,见猎者张机道傍,召二人宿棚上,曰:虎方暴不可归。二人从之。薄暮,猛虎触机,矢贯心死。及明,二子分金与猎者而归。
《孔帖吕元膺传》:邓虢川谷深旷,人业射猎而不务农。张直方好驰猎,后居东都,弋猎尤甚。洛阳飞鸟皆识之,见必群噪。
《辽史·道宗本纪》:咸雍六年,禁汉人捕猎。
《续文献通考》:辽道宗清宁二年四月,诏曰:方夏长养鸟兽孳育之时,不得纵火于郊。
《茅亭客话》:永康军太平兴国中,虎暴大纵误入市,市人千馀叫噪逐之,虎为人逼,弭耳瞩目而坐,或一怒则跳身咆哮,市人皆颠沛,长吏追捕猎者,李次口失其名,众云李次口至矣,虎闻忙然窝入屋下匿身,李遂以戟刺之,仍以短剑刺虎心,前取血亟饮之。《宋史·礼志》:太宗将北征,因阅武猎,近郊以多盗猎狐兔者,命禁之。
《真宗本纪》:祥符三年,禁民自春及秋,毋捕猎。
《范廷召传》:廷召善骑射,尝出猎,有群鸟飞过,发矢并贯其三。
《王凯传》:凯散施结客,日驰猎南山下。
《郭廷谓传》:鹰鹞户日献雉兔,田猎户岁入皮革。《虎荟》:哀陵间多间兽,州有采捕将散设槛阱,取之以为职业。忽一日报官言,昨夜槛发请主帅,移厨命宾席将校往临之,至则虎在深阱中,官寮宅院,民间妇女皆设幄幕而看之,其猎人先造一大枷,仍具钉锁,四角系縆施于阱中,即徐徐以土填之,鸷兽渐出,则蹙而钉之,四面以索趁之而行,看者随而笑之。浔阳有一猎人,常取虎为业,于径施弩弓焉。每日视之,见虎迹而箭已发,未曾得虎。旧说云人为虎所食。即作伥鬼之事。即于其侧树下,密伺二更后,见有小鬼,青衣髡发齐眉而来。弓所拨箭发而去后,食顷,有一虎来,履弓而过既知之,更携一只箭而去,复如前状。此人速下树,架箭登树觇之。少顷虎至,履弓箭发其虎,贯胁而死,其伥鬼良久,却回见虎死,鼓舞而去。弘治间,仁和尹居官颇不职,时猎者得一虎士林中,阿谀者从而贺之,诗以为治效。
俞文荣,上海人,晚年登第后,梦王十朋以侍生帖来谒,时与其弟私语曰:吾年老矣,梦十朋定得鼎甲耶。时俞公年已六旬后,列三甲应得县令,除补前一夕,复梦十朋以侍生帖来拜,亦不解。明日补乐清始悟前梦至乐,修其墓隧而访其子孙,复梦十朋谒而谢之,何以为报。明日猎者以虎皮送入堂下,谓此十朋墓所获。

猎部杂录

《易经》:屯:六三:象即鹿,无虞以从禽也。
恒:九四:田旡禽。象曰:久非其位,安得禽也。
解: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贞吉。
《诗经·魏风·伐檀篇》: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兮。《豳风·七月篇》:言私其豵,献豜于公。
《管子·菁茅谋》:西方之氓者,带济负河,菹泽之萌也。渔猎取薪,蒸而为食。
南方之氓者,山居谷处,登降之氓也,上斲轮轴,下采杼栗,田猎而为食。
《庄子·齐物论》:梦哭泣者,旦而田猎。
《秋水篇》:陆行不避兕虎者,猎夫之勇也。
《韩非子·外储说》:夫猎者,托车舆之安,用六马之足,使王良佐辔,则身不劳,而易及轻兽矣。今释车舆之利,捐六马之足与王良之御,而下走逐兽,则虽楼季之足无时及兽矣。
《淮南子·时则训》:山林薮泽,有能取疏食、田猎禽兽者,野虞教导之。
《主术训》:不焚林而猎。豺未祭兽,罝罦不得布于野。《人间训》:焚林而猎,愈多得兽,后必无兽。
《蔡邕·月令章句》:猎捷也,言以捷取之猎,亦曰狩,狩兽也。
《郑康成诗》:笺田猎搏兽也,亦曰畋畋田也。
《唐书·礼乐志》:驱逆之骑止,然后百姓猎。
《李筌太白阴经》:古之诸侯田猎者,为田除害,上所以供承宗庙下,所以闲习武事。太古之时,人食禽兽之肉,衣禽兽之皮,后代人数寖多衣食不足,于是神农教其殖谷,导以纺绩。自是之后,禽兽盈山林下,平土害禾稼,为人之苦,于秋冬无事则畋猎。
《虎荟》:虎所至,伥鬼先驱猎人,以乌梅杨梅布地,鬼嗜酸不顾虎,虎乃可擒。
凡虎夜视,以一目放光,一目看物,猎人候而射之,弩箭才及,目光随堕地得之者,如白石是也。
《虎伥》:凡虎之出入,则引导以避其凶,故猎者捕虎,先设汤饭衣鞋于前,以为使之少滞,则不知以落机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