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牧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十八卷目录

 牧部汇考
  周礼〈天官 地官〉
  管子〈山至数〉
  宁戚牧牛说
 牧部艺文〈诗〉
  小雅无羊四章
  饭牛歌          周宁戚
  牧童           唐张籍
  牧童词           李涉
  牧童            刘驾
  牧童词          储光羲
  放牛歌          陆龟蒙
  牧童词           僧峦
  前题           元周权
  牧羊儿土鼓        明太祖
  牧牛词           高启
  牧羊儿土鼓应制      吴宗伯
  西安牧笛          丘弘
 牧部纪事
 牧部杂录
 牧部外编

艺术典第十八卷

牧部汇考

《周礼》《天官》

太宰之职,以九职任万民,四曰泽牧,养蕃鸟兽。
〈注〉泽无水,曰泽牧,牧田在远郊,皆畜牧之地。

《地官》

牧人掌牧六牲,而阜蕃其物,以共祭祀之牲牷。
〈注〉六牲,谓牛马羊豕犬鸡,郑司农云牷纯也。元谓牷体完具,〈疏〉释曰:云掌牧六牲而阜蕃其物者,阜盛也,蕃息也,物谓毛物,言使肥盛,蕃息各有毛物。谓五官各有牛人羊人犬人豕人之等,择取纯毛物者,以供牧人,牧人又供与充人,刍之三月以祭祀,故云以供祭祀之牲牷也。按《尔雅》所释,六畜有马牛羊豕犬鸡,故郑依而释之。按膳夫供六牲。郑注云:始养之曰畜,将用之曰牲,此则曰牲,亦据将用为言也。

《管子》《山至数》

桓公问于管子曰:准衡轻重国会,吾得闻之矣,请问县数。管子对曰:狼牡以至于冯会之日,龙夏以北,至于海庄,禽兽牛羊之地也,何不以此通国筴哉。桓公曰:何谓通国筴。管子对曰:冯市门一吏书赘,直事若其事,唐圉牧食之人,养视不失捍殂者,去其都秩,与其县秩,大夫不乡赘合游者,谓之无礼义,大夫幽其春秋,列民幽其门山之祠,冯会龙夏牛羊牺牲,月贾十倍异日。此出诸礼义,籍于无用之地。因扪牢筴也,谓之通。〈按管子书语多古奥不可解,或有讹字,亦不敢轻改,姑存之〉
《宁戚牧牛说》〈本无名氏,疑唐宋人所作,托言宁戚耳〉古人有卧牛衣,而待旦则知牛之寒盖有衣矣。饭牛而牛肥则知牛之馁,盖啖以菽粟矣。衣以褐荐,饭以
菽粟。古人岂重畜如此哉,以此为衣食之本。故耳此所谓时,其饥饱以识性情者也,每遇耕作之月,除已牧放夜复饱饷至五更初,乘日未出,天气凉而用之,则力倍于常半,日可胜一日之功。日高热喘便令休息,勿竭其力,以致困乏。此南方昼耕之法也。若夫北方陆地平远,牛皆夜耕以避昼热。夜半仍饲以刍豆,以助其力。至明耕毕则放去。此所谓节其作息,以养其血气也。今槁秸不足,以充其饥。水浆不足,以济其渴。冻之,曝之,瘠之,役之,劳之,又从而鞭笞之,则牛之毙者过半矣。饥欲得食,渴欲得饮,物之情也。至于役使困乏,气喘汗流,耕者。急于就食,或放之山,或逐之水,牛困得水,动辄移时,毛窍空疏,因而乏食,以致疾病生焉。放之高山,筋力疲乏。颠蹶而僵仆者,往往相籍也。利其力而伤其生,乌识其为爱养之道哉。牛之为病不一,其用药与人相似。但大为剂以饮之,无不愈者。便溺有血,伤于热也。以致便血之药治之。冷结则鼻乾而不喘,以发散药投之,热结即鼻汗而喘,以解利药投之,其或天行疫疠,率多薰蒸相染,其气然也,爱之则当离避他所,拔除沴音戾气,而救药或可偷生。传曰养备动时,则天不能使之病,畜牛之家,诚能节适养护,如前所云则自无病。然有病而治,犹愈于不治,若夫医治之,宜则亦有说。周礼兽医掌疗兽病,凡疗兽病灌而行之,以发其恶,然后药之,其来尚矣。今诸处自有兽工,相病用药,不必预陈方药,恐多差误也。
牧部艺文〈诗词〉《小雅无羊四章》此诗言牧事有成,而牛羊众多也。

谁谓尔无羊,三百维群,谁谓尔无牛,九十其犉。尔羊来思,其角濈濈。尔牛来思,其耳湿湿。〈赋也〉
或降于阿,或饮于池,或寝或讹,尔牧来思。何蓑何笠,或负其糇,三十维物,尔牲则具。〈赋也〉
尔牧来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尔羊来思,矜矜兢兢,不骞不崩,麾之以肱,毕来既升。〈赋也〉
牧人乃梦,众维鱼矣,旐维旟矣,大人占之,众维鱼矣,实维丰年,旐维旟矣,室家溱溱。〈赋也〉

《饭牛歌三首》周宁戚

南山矸,白石烂,生不逢尧与舜禅。短布单衣适至骭,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
沧浪之水白石粲,中有鲤鱼长尺半。弊布单衣裁至骭,清朝饭牛至夜半。黄犊上阪且休息,吾将舍汝相齐国。
出东门兮厉石斑,上有松柏青且阑。粗布衣兮缊缕,时不遇兮尧舜主,牛兮努力食细草,大臣在尔侧,吾当与尔适楚国。〈此首见刘向《别录》

《牧童》唐·张籍

远牧牛绕村,四面禾黍稠。陂中饥乌啄牛背,令我不得戏陇头。入陂草多牛散行,白犊时向芦中鸣。隔堤吹叶应同伴,还彀长鞭三四声。牛羊食草莫相触,官家截尔头上角。

《牧童词》李涉

朝牧牛,牧牛下江曲。夜牧牛,牧牛村口谷。荷笠出林,春雨细芦管,卧吹沙草绿。乱插蓬蒿箭满腰,不怕猛虎欺黄犊。

《牧童》刘驾

牧童见客拜,山果怀中落。昼日驱牛归,前溪风雨恶。

《牧童词》储光羲

不言牧田远,不道牧陂深。所念牛驯扰,不乱牧童心。圆笠覆我首,长叶披我襟。方将忧暑雨,亦以惧寒阴。大牛隐层坂,小牛穿近林。同类相鼓舞,触物成讴吟。取乐须臾间,宁问声与音。

《放牛歌》陆龟蒙

江草秋穷似秋半,十角吴牛放江岸。邻肩抵尾乍依猥,横去斜奔忽分散。荒陂断堑无端入,背上时时孤鸟立。日暮相将带雨声,田家烟火微茫湿。

《牧童词》僧峦

牧童见人俱不识,尽著芒鞋戴蓑笠。朝阳未出众山时,露滴蓑衣犹半湿。二月三月时,平原草初绿,三个五个骑羸牛,前村后村来放牧。笛声才一举,众稚齐歌舞。看看白日又西斜,各自骑牛又归去。

《前题》元·周权

我牧不惮远,牧多良苦辛。所幸牧已狎,驯扰无败群。平原湿春烟,碧草何披纷。大牛隐重陂,小牛饮芳津。旦出露未晞,及归景常曛。时复扣角歌,歌俚全吾真。取乐田野间,世事非所闻。歌阑卧牛背,仰见天际云。

《牧羊儿土鼓》明·太祖

群羊朝牧遍山坡,松下常吟乐道歌。土鼓抱时山鬼听,石泉濯处涧鸥和。金华谁识仙机密,兰渚何知道术多。岁久市中终得信,叱羊洞口白云过。

《牧牛词》高启

尔牛角弯环,我牛尾秃速。共拈短笛与长鞭,南陇东冈去相逐。日斜草远牛行迟,牛劳牛饥唯我知。牛上唱歌牛下坐,夜归还向牛边卧。长年牧牛百不忧,但恐输租卖我牛。

《牧羊儿土鼓应制》吴宗伯

维群三百饱青刍,土鼓消闲化日舒。笋箨绿垂风暖后,豆花红绽雨晴初。山中草长云生石,野外风柔块作桴。万物欣欣皆自得,吾皇端拱绍唐虞。

《西安牧笛》丘弘

山抹浮岚映暮霞,牧童吹笛过平沙。陇头袅袅风偏细,牛背悠悠日欲斜。不用岳阳闻铁管,却疑黄鹤落梅花。数声清响潜蛟舞,驱驾风雷得意赊。

牧部纪事

《史记·秦本纪》:非子居犬丘,好马及畜,善养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马于汧渭之间,马大蕃息。孝王曰:昔柏翳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今其后世亦为朕息马,朕其分土为附庸。邑之秦。《列子·黄帝篇》:周宣王之牧正有役人梁鸯者,能养野禽兽,委食于园庭之内,虽虎狼雕鹗之类,无不柔驯者。雄雌在前,孳尾成群,异类杂居,不相搏噬也。王虑其术终于其身,令毛丘园传之。梁鸯曰:鸯,贱役也,何术以告尔。惧王之谓隐于尔也,且一言我养虎之法。凡顺之则喜,逆之则怒,此有血气者之性也。然喜怒岂妄发哉。皆逆之所犯也。夫食虎者,不敢以生物与之,为其杀之之怒也;不敢以全物与之,为其碎之之怒也。时其饥饱,达其怒心。虎之与人异类,而媚养己者,顺也;故其杀之,逆也。然则吾岂敢逆之使怒哉。亦不顺之使喜也。夫喜之复也必怒,怒之复也常喜,皆不中也。今吾心无逆顺者也,则鸟兽之视吾,犹其侪也。故游吾园者,不思高林旷泽;寝吾庭者,不愿深山幽谷,理使然也。
《淮南子·道应训》:宁戚欲干齐桓公,困穷无以自达,于是为商旅,将任车,以商于齐,暮宿于国门之外。桓公郊迎客,夜开门,避任车,爝火甚盛,从者甚众,宁戚饭牛车下,望见桓公而悲。击牛角而疾商歌。桓公闻之,抚其仆之手曰:异哉。歌者非常人也。命后车载之。桓公及至,从者以请。桓公赣之衣冠而见,说以为天下。桓公大说,将任之。群臣争之曰:客,卫人也。卫之去齐不远,君不若使人问之。问之而故贤者也,用之未晚。桓公曰:不然。问之,患其有小恶也。以人之小恶而忘人之大美,此人主之所以失天下之士也。《庄子·骈拇篇》:臧与谷,二人相与牧羊,而俱亡其羊。问臧奚事,则挟筴读书;问谷奚事,则博塞以游。二人者,事业不同,其于亡羊均也。
《吴越春秋》:娄门外鸡墟者,吴王牧鸡处。
《韩诗外传》:吴延陵季子游于齐,见遗金,呼牧者取之。牧者曰:子居之高,视之下;貌之君子,而言之野也。吾有君不君,有友不友,当暑衣裘,君疑取金者乎。延陵季子知其为贤者,请问姓字。牧者曰:子乃皮相之士也;何足语姓字哉。遂去。延陵季子立而望之,不见乃止。孔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吕氏春秋·贵生篇》:鲁君闻颜阖得道之人也,使人以币先焉。颜阖守闾,鹿布之衣,而自饭牛。鲁君之使者至,颜阖自对之。使者曰:此颜阖之家耶。颜阖对曰:此阖之家也。使者致币,颜阖对曰:恐听缪而遗使者罪,不若审之。使者还反审之,复来求之,则不得已。《慎人篇》:百里奚之未遇时也,亡虢而虏晋,饭牛于秦,传鬻以五羊之皮。公孙枝得而说之,献诸缪公,三日,请属事焉。缪公曰:买之五羊之皮而属事焉,无乃天下笑乎。公孙枝对曰:信贤而任之,君之明也;让贤而下之,臣之忠也;君为明君,臣为忠臣。彼信贤,境内将服,敌国且畏,夫谁暇笑哉。缪公遂用之。
《列子·杨朱篇》:杨朱见梁惠王,言治天下犹运诸掌。梁王曰:先生有一妻一妾而不能治,三亩之园而不能芸;而言天下如运诸掌,何也。对曰:君见夫牧羊者乎。百羊为群,使五尺童子荷箠而随之,欲东而东,欲西而西。使尧牵一羊,舜荷箠而随之,则不能前矣。《符子》:汉王闻宋朦子方牧羊于巨泽,鼓而歌南方之诗。使者进谓宋朦子曰:汉王闻先生之贤,使使者致命于先生,而委国政焉。宋朦子矍然而顾,谓使者曰:是何言欤,令汉王待四海之士,与十群之羊,其于职司也,奚以异乎。而大王废其牧羊之任,委以四海之政,是错乱天位,倒置人伦。不愿为也。乃逃于山阴之阳。
《列仙传》:商丘瑕子吹笙牧豕,七十不娶妻而死。《史记·平准书》:天子始巡郡国。北出萧关,从数万骑,猎新秦中。新秦中或千里无亭徼,于是诛北地太守以下,而令民得畜牧边县。官假马母,三岁而归。及息什一,以除告缗用,充仞新秦中。〈注〉《汉书音义》曰:令民得畜牧于边县也。瓒曰:先是,新秦中千里无民,畏寇不敢畜牧,令设亭徼,故民得畜牧也。李奇曰:边有官马,今令民能畜官母马者,满三岁归之也。及有蕃息,与当出缗算者,皆复令居新秦中,又充仞之也。谓与民母马,令得为马种;令十母马还官一驹,此为息什一也。瓒曰:前以边用不足,故设告缗之令,设亭徼,边民无警,皆得田牧。新秦中已充,故除告缗,不复取于民也。
《汉书·项羽传》:居鄛人范增,年七十,素好奇计。往说梁曰:陈胜败固当。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自怀王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南公称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其势不长。今君起江东,楚𧔧起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复立楚之后也。于是梁乃求楚怀王孙心,在民间为人牧羊,立以为楚怀王,从民望也。
《楚元王传》:秦始皇帝葬于骊山之阿,下锢三泉,上崇山坟,其高五十馀丈,周回五里有馀,棺椁之丽,宫馆之盛,工匠计以万数。天下苦其役而反之,骊山之作未成,而周章百万之师至其下矣。项籍燔其宫室营宇,往者咸见发掘。其后牧儿亡羊,羊入其凿,牧者持火照求羊,失火烧其臧椁。自古至今,葬未有盛如始皇者也。数年之间,外被项籍之灾,内离牧竖之祸,岂不哀哉。
《公孙弘传》:弘家贫,牧豕海上。年四十馀,乃学春秋杂说。
《卫青传》:青父郑季,以县吏给事侯家。与阳信长公主家僮卫媪通,生青,少时归其父,父使牧羊。民母之子皆奴畜之,不以为兄弟数。
《卜式传》:式以田畜为事。有少弟,弟壮,式脱身出,独取畜羊百馀,田宅财物尽与弟。式入山牧,十馀年,羊致千馀头,买田宅。而弟尽破其产,式辄复分与弟者数矣。时汉方事匈奴,式上书,愿输家财半助边。上使使问式:欲为官乎。式曰:自少牧羊,不习仕宦,不愿也。使者以闻。上以语丞相弘。弘曰:此非人情,愿陛下勿许。上不报。式归,复田牧,会贫民大徙,县官无以尽赡。式复持钱二十万与河南太守。河南上富人助贫民者,上识式姓名,曰:是固前欲输其家半财助边者。乃召拜式为中郎,赐爵左庶长。式不愿为郎,上曰:吾有羊在上林,欲令子牧之。式既为郎,布衣草蹻而牧羊。岁馀,羊肥息。上过其羊所,善之。式曰:非独羊也,治民亦犹是矣。以时起居,恶者辄去,毋令败群。上奇其言。《苏武传》:单于欲降武,知武终不可胁,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武杖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旄尽落。
《路温舒传》:温舒父为里监门。使温舒牧羊,温舒取泽中蒲,编以为牒,用写书。
《王尊传》:尊字子赣,涿郡高阳人也。少孤,归诸父,使牧羊泽中。尊窃学问,能史书。
《司马迁传》:迁生龙门,耕牧河山之阳。
《货殖传》:乌氏蠃畜牧,及众,斥卖,求奇缯物,间献戎王。戎王十倍其偿,予畜,畜至用谷量牛马。秦始皇令蠃比封君,以时与列臣朝请。
《后汉书·马援传》:援年十二而孤,少有大志,诸兄奇之。尝受齐诗,意不能守章句,乃辞况,欲就边郡田牧。况曰:汝大才,当晚成。良工不示人以朴,且从所好。会况卒,援行服期年,不离墓所;敬事寡,不冠不入庐。后为郡督陲,送囚至司命府,囚有重罪,援哀而纵之,遂亡命北地。遇赦,囚留牧畜,宾客多归附者,遂役属数百家。转游陇汉间,尝谓宾客曰: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因处田牧,至有牛马羊数千头,谷数万斛。既而叹曰:凡殖货财产,贵其能施赈也,否则守钱虏耳。乃尽散以班昆弟故旧,身衣羊裘皮裤。
《孙期传》:期字仲彧,济阴成武人也。少为诸生,习京氏易、古文尚书。家贫,事母至孝,牧豕于大泽中,以奉养焉。远人从其学者,皆执经垄畔以追之,里落化其仁让。
《刘盆子传》:赤眉立盆子为帝,自号建世元年。初,赤眉过式,掠盆子及二兄恭、茂,皆在军中。恭少习尚书,略通大义。及随崇等降更始,即封为式侯。以明经数言事,拜侍中,从更始在长安。盆子与茂留军中,属右校卒吏刘侠卿,主刍牧牛,号曰牛吏。及崇等欲立帝,求军中景王后者,得七十馀人,唯盆子与茂及前西安侯刘孝最为近属。崇等议曰:闻古天子将兵称上将军。乃书札为符曰上将军,又以两空札置笥中,遂于郑北设坛场,祠城阳景王。诸三老、从事皆大会陛下,列盆子等三人居中立,以年次探札。盆子最幼,后探得符,诸将乃皆称臣拜。盆子时年十五,被发徒跣,敝衣赭汗,见众拜,恐畏欲啼。茂谓曰:善藏符。盆子即齧折弃之,复还依侠卿。侠卿为制绛单衣、半头赤帻、直綦履,乘轩车大马,赤屏泥,绛襜络,而犹从牧儿遨。《梁鸿传》:鸿字伯鸾,扶风平陵人也。父让,王莽时为城门校尉,封修远伯,使奉少昊后,寓于北地而卒。鸿时尚幼,以遭乱世,因卷席而葬。后受业太学,家贫而尚节介,博览无不通,而不为章句。学毕,乃牧豕于上林苑中。曾误遗火延及他舍,鸿乃寻访烧者,问所去失,悉以豕偿之。其主犹以为少。鸿曰:无他财,愿以身居作。主人许之。因为执勤,不懈朝夕。邻家耆老见鸿非恒人,乃共责让主人,而称鸿长者。于是始敬异焉,悉还其豕。鸿不受而去。
《承宫传》:宫少孤,年八岁为人牧豕。乡里徐子盛者,以春秋经授诸生数百人,宫过息庐下,乐其业,因就听经,遂请留门下。
《魏志·杨俊传》:俊避地并州。本郡王象,少孤特,为人仆隶,年十七八,见使牧羊而私读书,因被箠楚。后嘉其才质,即赎象著家,聘娶立屋,然后与别。象后为散骑常侍。
《晋书·王育传》:育字伯春,京兆人也。少孤贫,为人佣牧羊,每过小学,必歔欷流涕。时有暇,即折蒲学书,忘而失羊,为羊主所责,育将鬻己以偿之。同郡许子章,敏达之士也,闻而嘉之,代育偿羊,给其衣食,使与子同学,遂博通经史。
《张华传》:华字茂先,范阳方城人也。父平,魏渔阳郡守。华少孤贫,自牧羊,同郡卢钦见而器之。乡人刘放亦奇其才,以女妻焉。
《神仙传》:苏仙公者,桂阳人,宅在郡城东北,出入往来不避燥湿。至于食物,不惮精粗。先生家贫,常自牧牛,与里中,小儿更日为牛郎。先生牧之,牛则徘徊侧近,不驱自归。馀小儿牧牛,牛则四散跨冈越崄。诸儿问曰:尔何术也。先生曰:非汝辈所知。
《虎荟》:晋复阳县里民家儿,常牧牛,牛急舐此儿,舐处悉白,儿俄而死。
《三十国春秋》:沮渠蒙逊,其先世为匈奴左,沮渠因以官为,氏少牧羊,卧息田畔,忽见沙门以手摩其头。曰:尔后当王此土。不久苦焉,言终而灭。
崔鸿,前燕录李景,字延祐。少贫见养叔父,尝使牧羊。景见其叔子讲诵,羡之,后从博士,乞得百馀字。牧羊之暇,折草木书之。叔乃悟曰:吾家千里驹也,而令骐骥久踬盐坂,乃为娶妻教学。孟姜字天水,冀北人也。少孤贫,为河北陈不识家牧羊。年十五,身长七尺九寸,聪慧美风仪,不识奇之,妻之以女。
《魏书·参朱荣传》:荣父新兴,太和中,继为酋长。家世豪擅,财货丰嬴。曾行群马,见一白蛇,头有两角,游于马前。新兴异之,谓曰:尔若有神,令我畜牧蕃息。自是之后,日觉滋盛,牛羊驼马,色别为群,谷量而已。朝廷每有征讨,辄献私马,兼备资粮,助裨军用。高祖嘉之,除右将军、光禄大夫。及迁洛后,特听冬朝京师,夏归部落。每入朝,诸王公朝贵竞以珍玩遗之,新兴亦报以名马。转散骑常侍、平北将军、秀容第一领民酋长。新兴每春秋二时,恒与妻子阅畜牧于川泽,射猎自娱。《太平御览》:后魏书曰:游明根字志远,幼年遭乱为栎阳王氏奴。主使牧羊,明根以浆倩人,书字路边,画地学之。长安镇将窦瑾见之,呼问其姓名,乃告,游雅使人赎之。
《北齐书·苏琼传》:琼,字珍之,武强人也。迁南清河太守,其郡多盗,及琼至,民吏肃然,奸盗止息。或外境奸非,辄从界中行过者,无不捉送。零陵县民魏双成失牛,疑其村人魏子宾,列送至郡,一经穷问,知宾非盗者,即便放之。双成诉云:府君放贼去,百姓牛何处可得。琼不理,其语密走私访,别获盗者。从此畜牧不收,多放散,云:但付府君。
《唐书·王希夷传》:希夷,徐州滕人。家贫,父母丧,为人牧羊,取佣以葬。
《张说》:开元十三年,陇右监牧,颂德碑序。元年,牧马二十四万匹,十三年乃四十三万匹,上顾谓监牧。张景顺曰:我马几何,其蕃育,卿之力也。对曰:帝之福也,仲之令也,臣何力之有焉。
《辽史·萧蒲奴传》:蒲奴,字留隐,奚王楚不宁之后。幼孤贫,佣于医家放牛。伤人稼,数遭笞辱。医者尝见蒲奴熟寐,有蛇绕身,异之。教以读书,聪敏嗜学。不数年,涉猎经史,习骑射。既冠,意气豪迈。开泰间,选充护卫,稍进用。俄坐罪黥流乌古部。久之,召还,累任剧,迁奚六部大王。
《续文献通考》:辽初诸牧监,北面有西路群牧使司,有倒塔岭。西路群牧使司,有洋河。北马群司,有漠南马群司,有漠北滑水马群司。
金群牧,所掌检校群牧畜养蕃息之事。
《宋濂·王冕传》:元王冕者,诸暨人,七八岁时,父命牧牛陇上。窃入学舍,听诸生诵书,听已辄默记。暮归,亡其牛,或牵牛来责蹊田。父怒挞之,已而复如初。
《王先生小传》:先生名毅,字刚。叔父机命牧牛,挂书牛角而读之,随牛而东西,行日入忘归。
《近峰闻略》:宋姚镛,守章贡郡人。赵东野,题跨牛图诗赠之曰:骑牛无笠又无蓑,断垄横冈到处过。暖日春风不常有,前村雨暗欲如何。规之也后,卒贬衡阳,近吾苏刘完庵,钲为佥事将致,政有宪臣索,题牧牛图诗曰:牧子驱牛去若飞,免教风雨湿蓑衣,回头笑指桃林外,多少牧牛人未归。宪臣亦感泣挂冠去。

牧部杂录

《左传》:昭公七年,楚子之为令尹也。为王旌以田,芋尹无宇断之。曰:一国两君,其谁堪之,及即位,为章华之宫,纳亡人以实之,无宇之阍入焉。无宇执之,有司弗与。曰:执人于王宫,其罪大矣,执而谒诸王,王将饮酒,无宇辞曰:天子经略,诸侯正封,古之制也。封略之内,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谁非君臣,故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马有圉,牛有牧,以待百事,今有司曰:女胡执人于王宫,将焉执之。
《庄子·达生篇》:田开之曰:闻之夫子曰:善养生者,善牧羊然,视其后者而鞭之。
公孙龙子舜牧羊于潢阳,还尧举为天子。
《荀子·荣辱篇》:今人之生也,万多蓄鸡狗猪彘,又蓄牛羊。
《韩子·外储说》:韩宣子曰:吾马菽粟多矣,甚臞,何也。寡人患之。周市对曰:使驺尽粟以食,虽无肥,不可得也。名与多与之,其实少,虽无臞,亦不可得也。主不审其情实,坐而患之,马犹不肥也。
《史记·义纵传》:宁成家居,上欲以为郡守。御史大夫弘曰:臣居山东为小吏时,宁成为济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成不可使治民。上乃拜成为关都尉。
《货殖传》:陆地牧马二百蹄,牛蹄角千,千足羊,泽中千足彘。
《匈奴传》: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其畜之所多则马、牛、羊,其奇畜则橐䒷、驴、骡、駃騠、騊駼、驒騱。逐水草迁徙。
《说文》曰:羌西戎,牧羊人也,字从羊人。
唐次山子元子戏牧儿曰:尔为牧歌,当不责尔暴。牧儿歌去,乃暴他人之田,田主鞭之,啼而冤元子。元子友真卿过,元子曰:彼牧儿望次山犹儓隶,不敢干其主,及苟戏乃或与次山,犹仇雠斯岂盛德也。欤元子报真卿曰:吾戏牧儿,得过几不免彼行于世,有爱憎相忌,是非相反焉。得不因苟戏以及者乎,吾当以戏为规。
《墨客挥犀》:陈莹中,为予言。神宗皇帝一日行后苑,见牧猳豚者,问何所用。牧者对曰:自祖宗以来,长令畜之,自稚养之以,至大则杀之。必养其稚者,前朝不敢易尔不知果安用。神宗沉思久之,诏付有司,禁中自今不得复畜。
《苏轼策》:里有畜马者,患牧人欺之,而盗其刍菽也。又使一人焉,为之厩长。厩长立而马益癯。《罗湖野录》:潼川府天宁则禅师蚤业儒词章,婉缛既从释得法,于俨首座,而为黄檗胜之。孙有牧牛词,寄以满庭芳,调曰:咄这牛儿,身强力健,几人能解牵骑,为贪原上,绿草嫩离离,只管寻芳逐翠,奔驰后,不顾倾危,争知道,山遥水远,回首到家迟。牧童,今有智,长绳牢把,短杖高提,入泥入水,终是不生疲,直待心调步稳。青松下,孤笛横吹,当归去,人牛不见,正是月明时。世以禅语为祠,意句圆美,无出此右,或讥其徒以不正之声,混伤宗教。然有乐于呕吟,则因而见道,亦不失为善巧方,便随机设化之一端耳。
《元史·董文用传》:右丞卢世荣建议立法治财,视常岁当倍增,而民不扰。文用问曰:此钱取于右丞之家耶。将取之于民耶。牧羊者,岁尝两剪其毛,今牧人日剪其毛而献之,则主者固悦其得毛之多矣,然而羊无以避寒热,即死且尽,毛又何可得哉。世荣不能对。《郁离子》:穆王得八骏以造王母,归而伐徐偃王,灭之。乃立天闲内外之厩,八骏居天闲,食粟日石,其次乘居内厩,食粟日八斗,又次居外厩,食粟日六斗,其不企是选者为散马,日食粟五斗。又下者为民马,弗齿于官,牧以造父,为司马。故天下之马无遗良,而上下其食者,莫不甘心焉。
《续文献通考》:明初,江北诸郡县限于长江马,至京难滁介,江淮多山,山下故多旷土饶荐草水泉可牧。

牧部外编

《宋史·赵自然传》:又有秦州民家子赵抱一者,常牧羊田间。一夕,有叩门召之者,以杖引行,杖端有气如烟,其香可悦。俄至山崖绝顶,见数人会饮,音乐交奏,与人间无异。抱一骇而不测。会巡检司过其下,闻乐声,疑群盗欢聚,集村民梯崖而上。至则无所睹,抱一独在,援以下之,具言其故。
《畿辅通志》:白羊山在元氏县西北五十里,昔有童子牧羊,见二老奕棋,童子从旁观之。奕毕,二老不见。驱羊不动,尽化为石。至今宛若白羊状,故名。
《归化县志》:宋元祐间,有欧阳二仙对奕文笔山上,坊晏北海牧牛于此,观奕二仙,各与一桃,后亦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