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圃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十三卷目录

 圃部汇考
  诗经〈郑风将仲子之三章 齐风东方之三章 豳风七月之七章〉
  周礼〈天官 地官〉
  齐民要术〈园篱第三十一〉
 圃部名流列传
  唐
  郭橐驼
  宋
  苏云卿
 圃部艺文一
  菊圃记          唐元结
  老圃赋         宋洪咨夔
  小圃记         元马祖常
 圃部艺文二〈诗〉
  观圃人艺植        宋鲍照
  行园           梁沈约
  从皇太子出元圃      庾肩吾
  同王十三维偶然作    唐储光羲
  同群公题张处士菜园     高适
  暇日小园散病将种秋菜督勤耕牛兼书触目 杜甫
  佐还山后寄         前人
  竖子至           前人
  园             前人
  白露            前人
  甘园            前人
  废畦            前人
  春园即事          王维
  蔬圃           宋朱熹
  积芳圃           前人
  晚蔬园           前人
  药园            前人
  为圃二首         刘克庄
  学圃亭          周紫芝
  种圃            张耒
  理蔬           杨万里
  偶圃小园因题二首〈录一〉 王禹偁
  学圃吟         元贡师泰
  蔬圃           许有孚
  菜薖为余唐卿赋      明高启
  新治圃成          袁凯
  灌园            前人
  春园            谢榛
  晨起行园治蔬        施渐
  题老圃卷          王绂
  筑圃            徐楚
 圃部选句
 圃部纪事
 圃部杂录
 圃部外编

艺术典第十三卷

圃部汇考

《诗经》《郑风将仲子之三章》

将仲子兮,无踰我园,无折我树檀。
〈正义〉太宰职云:园圃毓草木,园者圃之藩,故其内可以种木也。

《齐风东方之三章》

折柳樊圃,狂夫瞿瞿。
〈正义〉孙炎曰:樊,圃之藩也。郭璞曰:谓藩篱也。种菜之地,谓之圃。其外藩篱,谓之园。太宰九职,二曰园圃毓草木。注云:树果蓏曰圃园其藩也。是圃内可以种菜,又可以树果蓏。其外列樊篱以为樊。

《豳风七月之七章》

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
〈朱注〉场圃同地物生之时,则耕治之以为圃,而种菜茹。物成之际,则筑坚之以为场,而纳禾稼。盖自田而纳之于场也。

《周礼》《天官》

太宰之职,以九职任万民,二曰园圃,毓草木。
〈疏〉此即载师所云场圃,任园地,谓在田畔树菜蔬果蓏者。

《地官》

载师,以场圃任园地。
〈订义〉薛平仲曰:田不可种植,妨五谷之生。惟室庐之傍,有园圃以毓草木。于此则树果蓏也。常时则辟
场为圃而种植。九月则筑圃以为场,而纳禾稼。此则埸圃同出远地。 郑锷曰:场以登禾黍之入,圃以为果蓏之区。

闾师。凡任民任圃。以树事贡草木。
〈订义〉郑康成曰:贡草木,谓葵韭果蓏之属。

场人掌国之场圃,而树之果蓏珍异之物,以时敛而
藏之。
〈订义〉王昭禹曰:载师以埸圃任园地,所谓国之场圃,则属于公者,场人之所掌也。所谓民之场圃,则属于私者,闾师之所掌也。 郑康成曰:果,枣李之属。蓏,瓜匏之属。珍异,蒲桃枇杷之属。 王昭禹曰:先王之时,径行必有桑,疆埸必有瓜。所以尽地力而无遗利。方物之生,则辟场为圃,所以种植。及物之成,则筑圃为场,所以收穫。

《齐民要术》《园篱第三十一》

凡作园篱法,于墙基之所,方整深耕。凡耕,作三垄,中间相去各二尺。秋上酸枣熟时,收,于垄中穊种之。至明年秋,生高三尺许,间断去恶者,相去一尺留一根,必须稀穊均调,行五条直明相当。至明年春,剥去横之剥,必留距。
若不留距,侵皮痕,逢大寒即死。

剥讫,即编为巴篱,随宜夹剥,务使舒缓。
急则不复得长故也。

又至明年春,更剥其末,又编之高,七尺便足。
欲高作者,亦任人意。

匪直奸人惭笑而返,狐狼亦息望而回。行人见者,莫不嗟叹,不觉白日西移,遂忘前途尚远,盘桓瞻瞩,久而不能去。枳棘之篱,折柳樊圃,斯其义也。其种柳作之者,一尺一树,初时斜插,插时即编。其种榆荚者,一同酸枣。如其裁榆,与柳斜直,高与人等,然后编之。数年长成,共相蹙迫,交柯错叶,特似房栊。既图龙蛇之形,复写鸟兽之状,缘势嵚崎,其貌非一。若值巧人,其便采用,则无事不成,尤宜作杌。其盘纡茀郁,其文互起,萦布锦绣,万变不穷。

圃部名流列传

郭橐
《唐柳宗元·种树郭橐驼传》:郭橐驼,不知始何名。病偻,隆然伏行,有类橐者。故乡人号之驼。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云。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视驼所种树,或移徙。无不活;且硕茂,蚤实以蕃。他植者虽窥伺效慕,莫能如也。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蚤而蕃之也。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己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雠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驼曰: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然吾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最尔植,督尔穫,蚤缲而绪,蚤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饔飧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问者嘻曰:不亦善夫。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也。

苏云卿

《宋史本传》:云卿,广汉人。绍兴间,来豫章东湖,结庐独居。待邻曲有恩礼,无良贱老稚皆爱敬之,称曰苏翁。身长七尺,美须𩒹,寡言笑,布褐单履,终岁不易,未尝疾病。披荆畚砾为圃,艺植耘芟,灌溉培壅,皆有法度。虽隆暑极寒,土焦草冻,圃不绝蔬,滋郁畅茂,四时之品无阙者。味视他圃尤胜,又不二价,市鬻者利倍而售速,先期输直。夜织屦,坚韧过革舄,人争贸之以馈远。以故薪米不乏,有羡则以周急应贷,假者负偿,一不经意。溉园之隙,闭门高卧,或危坐终日,莫测识也。少与张浚为布衣交,浚为相,驰书函金帛属豫章帅及漕曰:余乡人苏云卿,管、乐流亚,遁迹湖海有年矣。近闻灌园东湖,其高风伟节,非折𥳑能屈,幸亲造其庐,必为我致之。帅、漕密物色,曰:此独有灌园苏翁,无云卿也。帅、漕乃屏骑从,更服为游士,入其圃,翁运锄不顾。进而揖之,翁曰:二客何从来耶。延入室,土锉竹几,地无纤尘,案上有《西汉书》一册。二客恍然自失,默计此为苏云卿也。既而汲泉煮茗,意稍款浃,遂扣其乡里,徐曰:广汉。客曰:张德远广汉人,翁当识之。曰:然。客又问:德远何如人。曰:贤人也。第长于知君子,短于知小人,德有馀而才不足。因问:德远今何官。二客曰:今朝廷延起张公,欲了此事。翁曰:此恐怕他未便了得在。二客起而言曰:张公令某等致公,共济大业。因出书函金币寘几上。云卿鼻间隐隐作声,若自咎叹者。二客力请共载,辞不可,期以诘朝上谒。旦遣使迎伺,则扃户阒然,排闼入,则书币不启,家具如故,而翁已遁矣,竟不知所往。帅、漕复命,浚附几叹曰:求之不早,实怀窃位之羞。作箴以识之,曰:云卿风节,高于傅霖。予期与之,共济当今。山潜水杳,邈不可寻。弗力弗早,予罪曷针。
《游宦纪闻》:苏翁者,初不知其何许人。绍兴兵火末,来豫章东湖南岸,结庐独居。待邻右有恩礼,无良贱老稚,皆不失其欢心。故人爱且敬之,称曰苏翁,犹祖翁妇翁云。身长九尺,美须髯,寡言笑,布褐草履,终岁不易。未尝疾病,筋力数倍于人,食啖与人亦倍。巨锸长柄,略与身等,披荆棘,转瓦砾,辟废地为圃,或区或架,或篱且塍,应四时蔬菜,不使一阙。艺植耕芟,皆有法度。灌注培壅,时刻不差。虽隆暑极寒,土石焦灼,草木冻死,圃中根荄芽甲,滋郁畅茂。以故蔬不绝,圃味视他圃蔬为最胜。市鬻者,利倍而售速。每先期输直不二价,而人无异辞。昼尔治圃,宵而织屦,屦坚韧革,舄可穿,屦不可败。织未脱手,人争贸之以馈远,号曰苏公履。薪米不至匮乏,且有馀羡。喜周急,人有贷假,随力所及,应负偿,一不经意。闭门高卧,或危坐终日,人莫测识。先是,高宗南渡,急贤如饥渴。时张公浚为相,驰书函金币,且移书属豫章漕及帅曰:余乡人苏云卿,管乐流亚,遁迹湖海有年矣。近闻灌园东湖,其高风伟节,非折简所能屈。幸亲造其庐,为我必致之。漕帅密谕物色彼人曰:此有灌园苏翁者,无云卿也。漕帅即相与变服,为游客,入其圃。翁运锄不顾。二客前揖,与语。翁良久,问:客何从来。乃延入室,土锉竹几,辉光溢然,地无纤尘,案上留西汉书一册。二客神融意消,恍若自失。默计曰:此为苏云卿也,必矣。既而汲泉煮茗,意稍款接。客遂扣曰:翁仙里何地。徐曰:广汉客。曰:张德远,广汉人。翁当识之。曰:识之。客遂泛问张公世系材品,翁历历陈叙,且曰:不知张今何官。盖其初不料张公使其访己,而欲致之也。二客遂笑,谓翁曰:某等备乏漕帅,实非游者。张公今秉相权,令某等造庐,以礼致公,共济大业。出书函金币于其案上。翁色遽变,喉中隐隐有声,似怨张公暴己者。至是始知翁,广汉人,即云卿是已。然终不知云卿其字耶,抑名耶。继旌旗填委,坚请翁同载以归。再三谢,不可许。诘朝上,谒越夕,遣吏迎伺,则扃户阒然,从他径排闼入,惟书币留案上,俨然如昨日,室空而人不可得见矣。形迹辽绝,莫知所终。此隆兴士,宋自适字,正文所纪苏翁本末如此。宋后得翁遗址,面揖湖山,平地数十,仍筑小庵,以寄仰高之思。章泉先生为名之曰灌园庵。

圃部艺文一

《菊圃记》元结
舂陵俗不种菊,时自远致之,植于前庭坛下。及再来也,菊已无矣。徘徊旧圃,嗟叹久之,谁不知菊也,芳华可赏,在药品是良药,为蔬菜是佳蔬。纵须地趋走,犹宜徙植修养,而忍蹂践不爱惜乎。于戏,贤士君子,自植其身,不可不慎择所处。一旦遭人不爱重,如此菊也,悲伤奈何。于是更为之圃,重畦植之,其地近宴息之堂,吏人不此奔走近登,望之亭旌旄,不此行列。纵参歌妓,菊非可恶之草,使有酒徒,则菊为助兴之物。为之作记,以托后人,并录《药经》,列于记后。

《老圃赋》宋·洪咨夔

嗟余生之刺乖,甘偭密而即疏。痛虺隤其倦游,赢盘薄乎闲居。老既怯于山峤,穷莫备乎泽车。坐玩相牛之经,閒钞种树之书。五十步兮野园,数百步兮破庐。一秃翁以自乐,群痴儿而共锄。冰解寒袪,霏开日舒。濯濯我畦,浏浏我渠。稚甲怒长,鲜荚蔚扶。涉熟成趣,驩然忘劬。翁放锄,顾儿而言曰:汝亦知夫,世有遇不遇之蔬乎。鴽酿施蓼,螷醢侑菹,蔌蒲羞鳖,食菰荐鱼。芥酱且胾,葱渫且胊。烈有桂椒,滑有菫榆。已多乎燧人,庖羲氏之初。而况织翠屠苏,殷红氍毹,淋漓觞斝,轰豗钟竽。猩唇豹胎之鼎,素鼋紫驼之厨。始馋涎其趋新,中便腹而厌馀。于是荤臊望风而引却,芳辛候色而应须。撷翠苕于昆丘,掇瑶颖乎方壶。蔗浆盛夏而冻合,萍齑祁寒而煖敷。行以白玉,奉之绿珠。五侯鲭兮逊美,天酥酏兮失腴。此其遇合,不啻初识之机云,晚见之严徐也。若乃岩壑栖迟,竹屋槿篱,莼擅场于秋风,空结鲈鱼之思。韭争长于春雨,未办黄粱之炊。荻生而河豚上,橙熟而蟹螯肥。指虽动而莫验,腹不负其几希。已而凌寒采薇,近阳刈葵,袪萱堂背,襜芹涧湄。镵黄独之雪苗,筐白薤之露蕤。茗蘼芜以涤烦,醪枸杞而补羸。冷淘煮兮槐茁,餫饨斫兮齑滋。泫膏铏兮雹突,饫粪火兮蹲鸱。酣糟紫姜之掌沐,醯青蔯之丝云。蒸莺粟之乳涛,汹胡麻之糜轮。囷鹅鸭之瓠郁,屈龙蛇之芝婆。娑熊蟠之菘虬髯之菭鲚。孕子兮棕鱼鳖,解裙兮树鸡,竹竞绷兮稚子,蕨初拳兮小儿。以至太华之藕,黄河之茹,婆罗之菠菱,大宛之苜蓿,南越之鹿角,江东之专蹄。与夫蜀之鸡苏,龙鹤栮脯加皮。名器纷纶,色光陆离。性异温凉,气分旺衰。芼择加精,调胹得宜。香闻爽心,味适解眉。有举案之接敬,无轑釜之见欺。芬芬苾苾,杂陈更进。可以苏文园之渴,疗首阳之饥。彼其石芥老而愈劲,苦笋少而已奇。蔊育拂士之风,菊抱幽人之姿。回睨蔓菁随地,而易质薯蓣。视人而变形,曾不满乎一嗤。矧肯数乎恶苣邪蒿,臭蒜而秽,荽然是蔬也。进不荣于珥貂鸣玉之齿,退不豪乎洒削胄脯之颐。烟云喷薄乎夜读之吻,风露簸荡乎朝吟之脾。与斋其争道,食方丈乎,何期其不遇可知已。儿拱而前,其然岂然,诸葛以姓行,元修以字传。玉糁得坡老而重,银茄为涪翁而妍。与其见赏于肉食之鄙,孰若托名于捽茹之贤。盖穷患姱名之不立,而不患并日之食粥。达患宿学之不能行,而不患一著之万钱。苟道义之信,饱饭蔬食而乐焉。翁捧腹一笑,长歌振林。皎白驹之束刍,毋金玉兮尔音。

《小圃记》元·马祖常

余环堵中,治方一畛地,横纵为小畦者,二十一塍。昆崙奴颇善汲,昼日縆水十馀石,井新浚,土厚泉美,灌注四通,春阳土脉,亦坟起。古所谓滋液渗漉,何生不育者,信矣哉。杂芦菔蔓菁葱薤诸种,布分其间,栅以秸薪,限狗马越入蹂躏。圃在前时,为故主马厩,土有粪,合水之膏泽,并渍之后,菜熟芼羹,以侑廪米之饙馏。吾于世资,盖寡取也。如是可日计矣。学子汪琯曰:铸铁作齿,缀于横木,使土平细,尤宜菜。余谓不然,土之力完,则殖繁。若力尽,则亦不殖矣。因为治《小圃记》

圃部艺文二〈诗〉

《观圃人艺植》宋·鲍照

善贾笑蚕渔,巧宦贱农牧。远养遍关市,深利穷海陆。乘轺实金羁,当垆信珠服。居无逸身伎,安得坐梁肉。徒承属生幸,政缓吏平睦。春畦及耘艺,秋场早芟筑。泽阅既繁高,山营又登熟。抱锸垄上餐,结茅野中宿。空织已尚浮,宁知俗翻覆。

《行园》梁·沈约

寒瓜方卧垄,秋菰亦满陂。紫茄纷烂漫,绿芋郁参差。初菘向堪把,时韭日离离。

《从皇太子出元圃》庾肩吾

春光起丽谯,屣步陟山椒。阁影临飞盖,莺鸣入洞箫。水还登故渚,树长合前桥。绿荷生绮叶,丹藤上细苗。顾循惭振藻,何足拟琼瑶。

《同王十三维偶然作》唐·储光羲

野老本贫贱,冒暑锄瓜田。一畦未及终,树下高枕眠。荷蓧者谁子,皤皤来息肩。不复问乡墟,相见但依然。腹中无一物,高话羲皇年。落日临层隅,逍遥望晴川。使妇持蚕筐,呼童榜渔船。悠悠泛渌水,去滴浦中莲。莲花艳且美,使我不能还。

《同群公题张处士菜园》高适

耕地桑柘间,地肥菜常熟。为问葵藿资,何如庙廊肉。

《暇日小园散病将种秋菜督勤耕牛兼书触目》杜甫


不爱入州府,畏人嫌我真。及乎归茅宇,旁舍未曾嗔。老病恐拘刺,应接丧精神。江村意自放,林木心所欣。秋耕属湿地,山雨近甚勺。冬菁饭之半,牛力晚来新。深耕种数亩,未甚后四邻。嘉蔬既不一,名数颇具陈。荆巫非苦寒,采撷接青春。飞来两白鹤,暮啄泥中芹。雄者左翮垂,损伤已露觔。一步再流血,尚惊矰缴勤。三步六号叫,志屈悲哀频。鸾凰不相待,侧颈诉高旻。杖藜俯沙渚,为汝鼻酸辛。

《佐还山后寄》前人

几道泉浇圃,交横落幔坡。葳蕤秋叶少,隐映野云多。隔沼连香芰,通林带女萝。甚闻霜薤白,重惠意如何。

《竖子至》前人

楂梨才缀碧,梅杏半传黄。小子幽园至,轻笼熟柰香。
山风犹满把,野露及新尝。欹枕江湖客,提携日月长。

《园》前人

仲夏流多水,清晨向小园。碧溪探艇阔,朱果烂枝繁。始为江山静,终防市井喧。畦蔬绕茅屋,自足媚盘餐。

《白露》前人

白露团甘子,清晨散马蹄。圃开连石树,船渡入江溪。凭几看鱼乐,回鞭急鸟栖。渐知秋实美,幽径恐多蹊。

《甘园》前人

春日清江岸,千甘二顷园。青云羞叶密,白雪避花繁。结子随边使,开筒近至尊。后于桃李熟,终得献金门。

《废畦》前人

秋蔬拥霜露,岂敢惜凋残。暮景数枝叶,天风吹汝寒。绿沾泥滓尽,香与岁时阑。生意春如昨,悲君白玉盘。

《春园即事》王维

宿雨乘轻屐,春寒著弊袍。开畦分水白,间柳发红桃。草际成棋局,林端举桔槔。还持鹿皮几,日暮隐蓬嵩。

《蔬圃》宋·朱熹

花柳绕宅茂,先生在郊居。下帷良已苦,时作带经锄。

《积芳圃》前人

乐事从兹不易涯,朱门还似野人家。行看靓艳须携酒,坐对清阴只煮茶。晓起苍凉承坠露,晚来光景乱蒸霞。平生结习今馀几,试数毗那襋上花。

《晚蔬园》前人

未觉閒来岁月频,荷锄方喜土膏匀。连畦已放瑶簪露,覆地行看玉本新。小摘登盘先饷客,晚炊当肉更宜人。却怜寂寞公仪子,拔尽园蔬不叹贫。
《药圃》前人
种药春畦有近功,不辞耘耔谩劳躬。渐看杞菊充庖下,即见芝英入笼中。病去自知非往日,身轻何必御冷风。出门会有儿童笑,不是当年植杖翁。

《为圃二首》刘克庄

屋边废地稍平治,装点风光要自怡。爱敬古梅如宿士,护持新笋似婴儿。花窠易买姑添价,亭子难营且筑基。老矣四科无人处,旋锄小圃学樊迟。
衰病归来占把茅,譬如僧葺退居寮。因存橘树斜通径,怕碍荷花小著桥。古有功名兴钓筑,今无物色到渔樵。可怜岁晚閒双手,种罢芜菁撷菊苗。

《学圃亭》周紫芝

疏泉灌空畦,折柳小樊圃。关心有幽事,寄意在衡宇。但恐经纶人,兹焉忽高举。慎勿厌荷锄,烟蓑湿春雨。

《种圃》张耒

僦舍亦为圃,从人笑我痴。自求佳草木,仍插小籓篱。吾事正如此,人生聊自怡。霜松未及尺,独我见奇姿。

《理蔬》杨万里

小摘我何惜,频来径自成。青虫捕仍有,蠹叶病还生。贫里犹存灶,霜馀正可羹。窥园未妨学,抱瓮更须营。

《偶圃小园因题二首》〈录一〉王禹偁

偶营菜圃为盘飧,淮渎祠前水北村。泉响静连衙鼓响,柴门深近子城门。濛濛细雨春蔬甲,亹亹寒流老树根。从此商于地图上,画工添个舍人园。

《学圃吟》元·贡师泰

江边乞地学种蔬,周遭步量弓百馀。十日去耕十日锄,耕锄未毕仆已痡。东家倩人不受呼,西家倩人纳官租。菜苗虫食且半枯,昨朝许有今朝无。出门抱瓮空踌躇,南邻老圃笑吾迂。共倚大树立须臾,手把一卷神农书。口称此事焉可诬,治土贵熟壅贵腴。三犁两耜工力俱,燥湿得所避亢淤。田不荦确坚已觕,深畦浅垄画成区。四分井字旁通渠,浏浏野水翻渴乌。然后种艺皆荣敷,寒暑按节顺弗踰。风和日媚雨露濡,水菘山芥菠䔖皋。韭黄薤白葱榝苏,绿葵青藿华靓姝。藻荇芹茆蘋藻芜,瓜瓞茭藕苔笋蒲。蔓菁芦菔连根株,牡丹芍药萼重跌。茄房豆荚悬瓠壶,紫姜红蓼郁雕胡。王延蹲䲭巧相扶,皮毛脱迸明月珠。长颈短脰理肤,冰浆雪液如凝酥。翠鳞银甲虬髯须,魁首肥颜施丹朱。琅玕琥珀钩珊瑚,镵斸摘掇视密疏。多盈筐筥少盈裾,削剥淹渍役膳奴。甘脆鲜微芗味殊,主奠翼翼宾于于。熟可羹芼生可咀,适口绝胜羞仙厨。子欲学圃不蚤图,只今后时将何如。列鼎肉食称鄙夫,炰脍日厌荤与鱼。请子置之勿次且,褒衣博带归尔儒。吾计子食当晨晡,家园自足供所需。予嗤翁言亦何愚,翁实勤苦少暇娱。白须黑面形瘠癯,暵即胼胝汗辘轳。涝即腰胫没垢污,矧兹恶苣与苦荼。加以臭蒜杂秽荽,邪蒿浊苋兼滑榆。多食呕泄神志瘉,得失往往如瑕瑜。西伯爱歜垂圣谟,大官专膳国以墟。曾晢嗜枣宣尼徒,亦有请学讥樊须。孤竹采薇终饿殂,屈到好芰竟离居。元亮隐菊多令誉,诸葛元修名岂虚。陶家齑瓮庾家菹,黄金不聘苏东湖。是非荣辱理不渝,世间万物皆乘除。翁言固辨亦过谀,邻家有酒且共沽。醉酣仰面一长吁,忽见黄鹄翔天衢。

《蔬圃》许有孚

有池可汲园可斸,拂袖归来心愿足。自甘学圃为小
人,爱此菜茹并苜蓿。元修雨后脆且腴,诸葛敷荣色浓绿。萝卜生儿芥有孙,芋魁出水频浇沃。罢锄时或钓池鱼,隐几何曾梦蕉鹿。既无抱瓮老翁劳,亦免趋炎胁肩辱。吾尝寓甲第,纷纷厌粱肉。吾今旦烹葵,食郁杂野蔌。彼紫驼峰出翠釜,争如菘韭侑炊粟。五侯之鲭世所贵,五辛之盘吾亦欲。庸人皆被富贵熏,或羡吾饕是清福。但令此色毋驻颜,隽味齧根充我腹。三年不窥惭仲舒,吾侪何可轻樊须。九月筑场十月涤,连年藉此输官租。

《菜薖为余唐卿赋》明·高启

柱桐里中君始归,菜花满园黄蜂飞。桔槔倚树长不用,江南雨多山土肥。方畦独绕看新绿,晚食何须尚思肉。翠缕登盘春薤香,金钗出盎冬菹熟。我家亦在莼菰乡,秋风便应归共尝。潮州司马成何事,回首空愁足万羊。

《新治圃成》袁凯

隙壤所自治,剪拂去茏茸。幸无棼秽杂,况此清泉涌。灌滋竟朝夕,勾萌各森耸。青蒲已弥泽,黄瓜方卧龙。春菁向堪把,秋梨日应重。自余通宦籍,职事劳纷冗。禄食虽云美,私心恒自恐。归来得萧茆,采撷聊自奉。且遂丘园乐,永谢承明宠。

《灌园》前人

荒陂渺渺接连筒,葱叶青青芥叶红。不道虞卿著书手,白头衣食野人同。

《春园》谢榛

水村人寂寂,迟日敞柴关。菜甲春初细,园丁雨后閒。沙边来白鸟,柳外出青山。此地多幽意,行歌莫便还。

《晨起行园治蔬》施渐

处痾情方愆,览籍亦棼结。止迹丘樊间,喜与荷锄列。晨星沐未遑,周葺幸馀力。夙英始敛华,密露若莹雪。螽趯感杂歌,鵙鸣及豳月。萋萋瓜畔空,厌厌豆畦歇。观化有消虚,徵情既伸屈。庶几东陵隐,岂伊公仪哲。永此藿食资,耕凿藏吾劣。
《题老圃庵》王绂
桑榆宜晚境,筑圃近茅堂。凿沼分流水,编篱补坏墙。雨晴瓜蔓绿,风暖菜花香。客过饕鸡黍,村醪剪韭尝。

《筑圃》徐楚

垂老学为圃,乘秋课筑场。编筠聊覆屋,叠石更围墙。蔓草芟宜尽,嘉蔬刈可尝。亲朋时一过,漫说午桥庄。

圃部选句

楚屈原《楚辞》: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于县圃汉司马相如赋:雍容乎礼园,翱翔乎书圃。
魏曹植《籍田赋》:大凡人之为圃,各植其所好焉。好甘者,植乎荠。好苦者,植乎荼。好香者,植乎兰。好辛者,植乎蓼。至于寡人之圃,无不植也。
晋陶潜诗:南圃无遗秀,枯条盈北园。
宋鲍照诗:折柳樊埸圃,员绠汲潭壑。
唐宋之问诗:秉愿守樊圃,归闲欣艺牧。
孟浩然诗:先人留素业,老圃作邻家。
杜甫诗:具舟将出峡,巡圃念携锄。
李白诗:上陈渔樵事,下叙农圃言。
王维诗:荷锄修药圃,散帙曝农书。
郑谷诗:香锄抛药圃,烟艇忆莎陂。
皮日休辛夷花诗:一枝拂地成瑶圃,数树参差是蕊宫。
王建诗:春圃紫芹长卓卓,暖泉青草一丛丛。
戴复古诗:忆在藏春圃,花边细话时。
韩愈秋雨联句:枣圃落青玑,瓜畦烂文贝。
孟郊诗:菱湖有馀翠,茗圃无荒畴。
李绅诗:竹扉梅圃静,水巷橘园幽。
韦庄立春诗:雪圃乍开红菜甲,綵幡新剪绿杨丝。温庭筠诗:门带果林招邑吏,井分蔬圃属邻家。宋韩琦诗:花去春丛蝴蝶乱,雨匀朝圃桔槔闲。元元好问诗:春雨蔬成圃,秋霜柿满林。

圃部纪事

《礼记》:射义,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左传》:隐公十一年,公祭钟巫,齐于社圃。
庄公十九年,王姚嬖于庄王,生子颓,子颓有宠,蔿国为之师,及惠王即位,取蔿国之圃以为囿。
僖公三十三年,秦师袭郑,郑使皇武子辞。曰: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閒敝邑,若何。
哀公十七年,春,卫侯为虎幄于籍圃。《管子·轻重甲篇》:桓公忧北郭民之贫,召管子问曰:北郭者,尽屡缕之氓也,以唐园为本利,为此有道乎。管子对曰:请以令禁百钟之家不得事,千钟之家不得为唐园,去市三百步者不得树葵菜,若此,则空闻有以相给资;则北郭之氓,有所雠其手搔之功,唐园之利,故有十倍之利。
《庄子·天地篇》:子贡南游于楚,反于晋,过汉阴,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凿隧而入井,抱瓮而出灌,搰搰然用力甚多而见功寡。子贡曰:有械于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见功多,夫子不欲乎。为圃者仰而视之曰:奈何。曰: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挈水若抽,数如泆汤,其名为槔。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闻之吾师,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吾非不知,羞而不为也。子贡瞒然惭,俯而不对。有间,为圃者曰:子奚为者邪。曰:孔丘之徒也。为圃者曰:子非夫博学以拟圣,于于以盖众,独弦哀歌以卖名声于天下者乎。汝方将忘汝神气,堕汝形骸,而庶几乎。而身之不能治,而何暇治天下乎。子往矣,无乏吾事。
《列子》:子列子居郑圃,四十年人无识者。国君卿大夫视之,犹众庶也。
《汉书·孙宝传》:宝为京兆尹。署故吏侯文为东部督邮。霸陵杜,稚季者大侠,杜门不通水火,穿舍后墙为小户,但持锄自治园,不敢犯法。
《后汉书·吴祐传》:祐以光禄四行迁胶东侯相。时济北戴宏父为县丞,宏年十六,从在丞舍。祐每行园,尝闻讽读之音,甚奇之,与为友,宏卒成儒宗,知名东夏。祐在胶东九年,迁齐相,梁冀表为长史。及冀诬奏李固,祐争之,不听。冀出祐为河间相,因自免归家,不复仕,躬灌园蔬,以经书教授。年九十八卒。
《谢承·后汉书》:法真隐居大泽,讲论艺术,历年不问〈一作窥〉园圃。
《后汉记》:沛国戴翼锄园得黄金印。
《陈留耆旧传》:范丹学通三经,尝自赁灌园。
《魏志·陶谦传注》:程昱就东莞綦母君受《公羊传》,兼该群业。至历年潜志,不窥园圃。
《裴启语林》:管宁尝与华子鱼少相亲友共园中锄菜,见地有片金,挥锄如故,与瓦石无异,华提而掷去。《晋书·华廙传》:廙既免官,削爵土。帝后又登凌云台,望见廙苜蓿园,阡陌甚整,依然感旧。太康初大赦,乃袭封。
《许孜传》:孜亲没,立宅墓次,奉亡如存,鹰雉栖其梁,檐鹿与猛兽扰其庭圃。
《王隐·晋书》:凉州牧张骏,增筑四城厢各千步,东城殖园果命曰讲武场,北城殖园果,命曰元武圃。
《太平御览》:向秀与吕安灌园于山阳,收其馀利,以供酒食之费。
《桂阳先贤记》:苏紞常除门庭,有众宾来。紞告母曰:人招紞去,已种药著后园梅树下,可治百病。一叶愈一人,卖此药,过足供养。
《华阳国志》:何随家养竹园,人盗其笋。随行遇见,恐盗者觉怖走竹伤其足,挈履徐步而归。
《宋书·柳元景传》:元景迁尚书令,侍中、将军如故。时在朝勋要,多事产业,唯元景独无所营。南岸有数十亩菜园,守园人卖得钱二万送还宅,元景曰:我立此园种菜,以供家中啖尔。乃复卖菜以取钱,夺百姓之利邪。以钱乞守园人。
《梁书·范元琰传》:元琰家贫,以园蔬为业。尝出行,见人盗其菜。母问盗者为谁,元琰不泄。或有涉沟盗其笋者,元琰伐木为桥以渡之。盗者大惭。
《唐书·明崇俨传》:四月,帝忆瓜,崇俨索百钱,须臾以瓜献,曰:得之缑氏老人圃中。帝召老人问故,曰:埋一瓜失之,土中得百钱。
《裴宽传》:刺史韦诜登楼,见人于后圃有所瘗藏者,访诸吏,曰:参军裴宽居也。与偕来,诜问状,答曰:宽义不以包苴污家,适有人以鹿为饷,致而去,故瘗之。《开元遗事》:学士许慎宴花圃,未尝具幄设坐,使僮仆聚落花铺坐下。曰:吾自有花裀。
《玉堂闲话》:有一秀才求婚,卜人曰:君之室方二岁,在滑州郭南,姓某氏,其父母灌园为业。秀才不乐,径诣滑州访之。一日,伺其父母出,引女婴使前,以细针内其囟中而去,女竟无恙。后秀才登第,娶廉使女,其妻每天气阴晦,辄发头痛,医者以药封脑上,有顷肉溃,出一针,遂愈。因访问女之所出,方知本圃者之女云。《太平广记》:张老者,扬州六合县园叟也。韦恕有女,既笄,张老延媒媪求娶之。媪曰:岂有衣冠子女,肯嫁圃叟耶。张老强之,媪不得已,入言之。韦恕怒曰:为吾报之,今日内,得五百缗,即可。未几,车载纳于韦氏,诸韦大警曰:吾度其必无,今不移时而钱到,当如之何。遂许焉。张老既娶韦氏,园业不废,鬻蔬不辍。亲戚恶之。张老曰:某王屋山下有一庄,明旦当归耳。他日可令大兄往天坛山南相访。后如其言访之,盖仙云。《逸史》:刘晏少好道术,遇道流三人,饮酒极欢。曰:世间还得似我辈否。一人曰:王十八后晏于衡山县,吃冷淘,菜香芳洁。刘公问:此菜何所得。荅曰:县有官园子王十八,能种此菜。刘公访王十八,与俱归。其后刘公病已,属纩得王十八药三丸,灌之,蹶然而起。
《宋史·王刚中传》:提举太平兴国宫。归次番阳,营圃植竹。
《王十朋传》:十朋知饶州。丞相洪适请故学基益其圃,十朋曰:先圣所居,十朋何敢与人。
《清异录》:汴老圃纪生,一锄芘三十口。病笃,呼子孙戒曰:此土十亩地,便是青铜海也。
《后山谈丛》:参寥如洛游,独乐园有地,高亢,不因枯,蘖生芝二十馀本。寥谓老圃,盍润泽之使长茂。圃曰:天生灵物,不假人力。寥叹曰:真温公之役也。

圃部杂录

《易经》:贲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注〉丘谓丘墟,园谓园圃。
《诗经·小雅》: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箨,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谷。〈注〉言爱,当知其恶也。《管子·揆度篇》:民之无本者贷之圃疆。
《庄子·天运篇》:古之至人,假道于仁,托宿于义,以游逍遥之虚,食于苟简之田,立于不贷之圃。逍遥,无为也;苟简,易养也;不贷,无出也。古者谓是采真之游。《知北游篇》:仲尼曰:稀韦氏之囿,黄帝之圃,有虞氏之宫,汤武之室。
《列子》:三亩之圃不能耘。
《吕氏春秋·尊师》:治唐圃,疾灌寖,务种树;织葩屦,结罝网,梱蒲苇;之田野。
《韩诗外传》:千乘之君,不通货财,冢卿不修币施,大夫不为场圃。
《淮南子·主术训》:夏取果蓏,秋畜蔬食。
《说文》:种菜曰圃。
《风俗通》:圃,补也,从口甫声。
《后汉书·仲长统传》:场圃筑前,果园树后。
王粲羽猎赋:遵古道以游豫兮,昭劝助乎农圃。谢灵运山居赋:杏坛柰园,橘林栗圃,桃李多品,梨枣殊所。
《水经注》:睢水东南流,历于竹圃,水次绿竹,阴渚菁菁。实望世人言梁王之竹圃也。
《谢眺辞记室笺》:拾耒场圃,奉笔兔园。
《北史·甄琛传》:专事产业,躬亲农圃。
《燕都游览志》:月张园,在阜城门,由旁城垣下,入门,两旁垂柳拂地,黛柏苍槐,深环石砌。堂后枕一池,甚修广,倒影入屋,楹周遭菜畦,乃属冉都尉矣。
《方舆胜览》:四川重庆路,有荔枝圃,在郡治。
《丹铅总录》:洪迈老圃赋云:织女耀而瓜荐,大昴中而芋食。《春秋元命包》云:织女星主瓜果。《孝经援神契》云:仲冬昴星,中收芋莒。正用此二事,而人罕知其所出。

圃部外编

《山海经》:槐江之间,实惟帝之平圃。〈注〉即县圃也。《穆天子传》:春山之泽,水清出泉温和,无风,飞鸟百兽之所饮,先王之所谓县圃。
《淮南子》:昆崙之山,有层城九重,高一千里。县圃、阆风在昆崙之中,是其蔬圃。蔬圃之地,灌之潢水三周。《拾遗记》:昆崙之山第三层下,有芝田蕙圃,皆数万顷,群仙种耨焉。
《广异记》:昆崙第九层,有芝圃,悉种灵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