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农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三卷目录

 农部汇考一
  诗经〈豳风〉
  周礼〈天官 地官 冬官〉
  礼记〈王制 月令〉
  大戴礼〈夏小正〉
  管子〈地员〉
  贾思协齐民要术〈杂说 耕田 收种 种谷〉

艺术典第三卷

农部汇考一

《诗经》《豳风》

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
〈注〉正月则往修田器,二月则举趾而耕。


八月其穫。
〈注〉禾之早者,可穫也。


十月穫稻。
〈注〉穫稻以酿酒也。


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麦,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宫功,昼尔于茅,宵尔索绹,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注〉场圃同地物生之时,则耕治之以为圃,而种菜茹物成之际,则筑坚之以为场,而纳禾稼。盖自田而纳之于场也。禾者,谷连槁秸之总名。禾之秀实,而在野曰稼,先种后熟曰重,后种先熟曰穋,再言禾者,稻秫菰粱之属,皆禾也。

《周礼》《天官》

大宰之职以九职任万民,一曰三农,生九谷。
〈疏〉郑司农云:三农平地山泽,九谷黍、稷、秫、稻、麻、大小豆、大小麦,后郑以为无秫,大麦而有粱菰,以秫亦粟与稷黏疏为异,又大麦所用处少,故并去之。必知有粱菰者,食酱云:凡膳食之,宜有犬宜粱鱼,宜菰故知有粱菰也。且前七谷之中,依月令,麦属东方,黍属南方,麻属西方,豆属北方,稷属中央,故知有黍稷麻豆麦稻与小豆所用处多。故知有稻,有小豆也。必知有大豆者。生民诗云:艺之荏菽荏菽,大豆后稷之所殖,故知有大豆也。

《地官》

大司徒之职,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种,以教稼穑树蓺。
〈注〉壤亦土也。以万物自生焉,则言土。以人所耕而树蓺焉,则言壤。〈疏〉辨十二壤之物者,分别物之所生,而知其所殖之种,遂即以教民。春稼、秋穑以树其木,以蓺其黍稷也。


闾师凡任民任农,以耕事贡九谷。
〈疏〉太宰职云:三农生九谷,故此还使贡九谷也。


遂人凡治野以土宜,教氓稼穑以兴锄,利氓以时器,劝氓以疆予,任氓。
〈注〉氓懵懵无知貌,时器铸作钱镈之属,疆予谓民有馀力,复予之田,若馀夫然。〈疏〉以土宜教氓稼穑者,高田种黍稷,下田种稻麦,是教之稼穑云。以兴锄利氓者,锄助也。兴起其民以相佐助,是与民为利,故云利氓也。


县正趋其稼事,而赏罚之。
酂长,趋其耕耨。
里宰以岁时合耦于锄,以治稼穑,趋其耕耨,行其秩叙,以待有司之政令,而徵敛其财赋。
〈注〉《考工记》曰:耜广五寸二,耜为耦。此言两人相助,耦而耕也。郑司农云:锄读为藉。杜子春云:锄读为助,谓相佐助也。元谓锄者,里宰治处也。若今街弹之室于此,合耦使相佐助,因放而为名。季冬之月,令命农师计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是其岁时,与合人耦,则牛耦亦可知也。秩叙受耦,相佐助之次第。


草人掌土化之法,以物地,相其宜而为之种。
〈注〉土化之法化之使美,若汜胜之术也。以物地占其形色,为之种黄白,宜以种禾之属。

凡粪种,骍刚用牛,赤缇用羊,坟壤用麋,渴泽用鹿,咸潟用貆,勃壤用狐,埴垆用豕,疆用蕡,轻爂用犬。
〈注〉凡所以粪种者,皆谓煮取汁也。赤缇縓色也。渴泽故水处也。潟卤也,貆貒也,勃壤粉解者,埴垆黏疏者,疆疆坚者,轻爂轻脆者,故书骍为挈,坟作
鼢,杜子春,挈读为骍。谓地色赤,而土刚强也。郑司农云:用牛,以牛骨汁渍其种也,谓之粪种。坟壤多鼢鼠也,壤白色蕡麻也。元谓坟壤润解。


稻人掌稼下地。


凡稼泽,夏以水殄草而芟夷之。
〈注〉殄病也,绝也。郑司农说:芟夷以《春秋》传曰芟夷,蕴崇之今时谓禾下麦为荑下麦,言芟刈其禾于下种麦也。元谓将以泽地为稼者,必于夏六月之时,大雨时行,以水病绝草之后生者,至秋水涸芟之明年乃稼。

泽草所生,种之芒种。
〈注〉郑司农云:泽草之所生,其地可种芒,种芒种稻麦也。

旱暵,共其雩敛。
〈注〉稻人共雩敛稻急水者也,郑司农云:雩事所发敛。〈疏〉此旱雩据夏五月已后修雩者,若四月龙见而雩,未必旱暵也。


司稼掌巡邦野之稼,而辨穜稑之种,周知其名,与其所宜地以为法,而县于邑闾。
〈注〉周犹遍也,遍知种所宜之地县,以示民后,年种榖用为法也。

巡野观稼,以年之上下出敛法。
〈疏〉此观稼亦谓秋熟时,观稼善恶,则知年上下丰凶,以此丰凶而出税敛之法。

《冬官》

匠人为沟洫。
〈疏〉古者人耕皆畎上种谷,畎遂沟洫之间通水,故知通利田间水道。

耜广五寸,二耜为耦,一耦之伐,广尺深尺谓之𤰝,田首倍之,广二尺深二尺谓之遂。
〈注〉古者耜一金两人并发,之其垄中曰𤰝,𤰝曰伐伐之言发也。𤰝畎也,今之耜岐头两金象古之耦也。田一夫之所佃百亩,方百步地遂者。夫间小沟遂上亦有径。

《礼记》《王制》

制农田百亩,百亩之分,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


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虽有凶旱水溢,民无菜色。

《月令》

孟春之月,王命布农事,命田舍东郊,皆修封疆,审端径术,善相丘陵,阪险,原隰,土地所宜,五谷所殖,以教道,民必躬亲之,田事既饬,先定准直,农乃不惑。
〈陈注〉田,田畯也,舍居也。天子命田畯居东郊以督耕者,皆使修理其封疆,谓井田之限域也。步道曰径术,与遂同田之沟洫也。审而端之使无迂壅,封疆有界限,径术有阔狭,土地有高下,五种有宜否,皆须田畯,躬亲教饬之,以定其准直,则农民无所疑惑。


孟春行冬令,则水潦为败,雪霜大挚,首种不入。
〈陈注〉此亥水之气所淫也。摰伤折也。百谷惟稷先种,故云首种。〈大全〉临川吴氏曰:亥水属亥气乘阴故水潦,而败诸谷稷最先种,春寒伤其种,故不收成入谓收成而入于仓廪也。


仲春之月,耕者少舍,乃修阖扇,寝庙毕备,毋作大事,以妨农之事。


仲春行冬令,则阳气不胜,麦乃不熟。


孟夏之月,命野虞,出行田原,为天子劳农劝民,毋或失时。命司徒循行县鄙,命农勉作,毋休于都,是月也,驱兽毋害五谷,农乃登麦。


孟夏行秋令,则苦雨数来,五谷不滋。


仲夏之月,农乃登黍。


仲夏行冬令则雹冻伤谷行春令则五谷晚熟


季夏之月,土润溽暑,大雨时行,烧薙行水,利以杀草,如以热汤,可以粪田畴,可以美土疆。
〈陈注〉除草之法,先芟薙之俟乾则烧之,烧薙者,烧所薙之草也。大雨既行于所烧之地,则草不复生矣。故云利以杀草时,暑日烈,其水之热如汤,草之烧
烂者,可以为田畴之粪,可以使土疆之美。


季夏行春令,则榖实鲜落。
〈陈注〉鲜洁而堕落也。


行秋令,则丘隰水潦,禾稼不熟。


孟秋之月,农乃豋谷。


孟秋行冬令,则阴气大胜,介虫败谷,行春令,则其国乃旱,阳气复还,五榖无实。


仲秋之月,乃命有司,趣民收敛,务畜菜,多积聚,乃劝种麦,毋或失时,其有失时,行罪无疑。


仲秋行夏令,则五谷复生。


季秋之月,乃命冢宰,农事备收,举五谷之要,藏帝籍之收于神仓,祗敬必饬。


孟冬之月,劳农以休息之。


仲冬之月,农有不收藏积聚者,马牛畜兽有放佚者,取之不诘。


季冬之月,令告民出五种,命农计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

《大戴礼》《夏小正》

正月:农纬厥耒。纬,刺也。刺其耒云尔者,用是见君之亦有耒也。初岁祭耒,始用畅也。其用初云尔,畅也者,终岁之用祭也。言是月之始用之也。
农率均田。率者,循也。均田者,始除田也。言农夫急除田也。
农及雪泽。言雪泽之无高下也。初服于公田。古有公田焉者。古言先服公田,而后服其田也。
二月:往耰黍,禅。禅,单也。
三月:祈麦实。麦实者,五谷之先见者,故急祈而记之也。
五月:心中,种黍、菽、糜时也。
九月:鞠荣而树麦,时之急也。

《管子》《地员》

夫管仲之匡天下也,其施七尺。渎田悉徙,五种无不宜,其立后而手实。其木宜蚖芲与杜松,其草宜楚棘,见是土也,命之曰五施,五七三十五尺,而至于泉,呼音中角,其水仓,其民彊。 赤垆历彊肥,五种无不宜,其麻白,其布黄,其草宜白茅与雚,其木宜赤棠,见是土也,命之曰四施,四七二十八尺,而至于泉,呼音中商,其水白而甘,其民寿。 黄唐无宜也,唯宜黍秫也,宜县泽,行廧落,地润数毁,难以立邑置廧,其草宜黍秫与茅,其木宜杶扰桑。见是土也,命之曰三施,三七二十一尺,而至于泉。呼音中宫,其泉黄而糗,流徙。斥埴宜大菽与麦。其草宜萯雚,其木宜杞。见是土也,命之曰再施,二七十四尺,而至于泉,呼音中羽。其泉咸,水流徙。 黑埴宜稻麦。其草宜苹蓨,其木宜白棠,见是土也,命之曰一施,七尺而至于泉,呼音中徵,其水黑而苦。
坟延者六施,六七四十二尺,而至于泉,陕之芳七施,七七四十九尺,而至于泉,祀陕八施,七八五十六尺,而至于泉,杜陵九施,七九六十三尺,而至于泉。延陵十施,七十尺,而至于泉。环陵十一施,七十七尺,而至于泉。蔓山十二施,八十四尺,而至于泉,付山十三施,九十一尺,而至于泉。付山白徒十四施,九十八尺,而至于泉,中陵十五施,百五尺,而至于泉。青山十六施,百一十二尺,而至于泉。青龙之所居,庚泥,不可得泉。赤壤嶅山十七施,百一十九尺,而至于泉。其下清商,不可得泉。山白壤十八施,百二十六尺,而至于泉。其下骈石,不可得泉,徙山十九施,百三十三尺,而至于泉。其下有灰壤,不可得泉。高陵土山二十施,百四十尺,而至于泉。 山之上命之曰县泉,其地不乾,其草如茅与走,其木乃樠。凿之二尺,乃至于泉。山之上命曰复吕,其草鱼肠与莸,其木乃柳。凿之三尺,而至于泉。山之上命曰泉英,其草蕲白昌,其木乃杨,凿之五尺,而至于泉。山之材,其草兢与蔷,其木乃格,凿之二七十四尺,而至于泉。山之侧,其草葍与蒌,其木乃品榆,凿之三七二十一尺,而至于泉。 凡草木之道,各有谷造。或高或下,各有草木。叶下于蒌,蒌下于苋,苋下于蒲,蒲下于苇,苇下于雚,雚下于蒌,蒌下于荓,荓下于萧,萧下于薜,薜下于萑,萑下于茅,凡彼草物,有十二衰,各有所归。 九州之土,为九十物,每州有常,而物有次。 群土之长,是唯五粟,五粟之物,或赤、或青、或白、或黑、或黄,五粟五章,五粟之状,淖而不韧,刚而不觳,不泞车轮,不污手足,其种大重细重,白茎白秀,无不宜也。五粟之土,若在陵在山,在在衍,其阴其阳,尽宜。桐柞莫不秀长,其榆其柳,其檿其桑,其柘其栎,其槐其杨,群木蕃滋数大,条直以长。其泽则多鱼,牧则宜牛羊,其地其樊,俱宜竹箭、藻龟、楢檀,五臭生之,薜荔白芷,蘪芜椒连。五臭所校,寡疾难老,士女皆好,其民工巧,其泉黄白,其人夷姤。五粟之土,乾而不格,湛而不泽,无高下葆泽以处,是谓粟土。粟土之次曰五沃,五沃之物,或赤、或青、或黄、或白、或黑、五沃五物,各有异则,五沃之状,剽怷橐土,虫易全处,怷剽不白,下乃以泽,其种大苗细苗,赨茎黑秀,箭长。五沃之土,若在丘在山,在陵在冈,若在陬陵之阳,其左其右,宜彼群木,桐柞枎杶,及彼白梓,其梅其杏,其桃其李,其秀生茎起,其棘其棠,其槐其杨,其榆其桑,其杞其枋,群木数大,条直以长,其阴则生之楂藜,其阳则安树之五麻,若高若下,不择畴所,其麻大者如箭如苇,大长以美,其细者如雚如蒸,欲有与名,大者不类,小者则治;揣而藏之,若众练丝。五臭畴生,莲与蘪芜,槁本白芷。其泽则多鱼,牧则宜牛羊。其泉白青,其人坚劲,寡有疥骚,终无痟酲。五沃之土,乾而不斥,湛而不泽。无高下葆泽以处,是谓沃土。沃土之次曰五位,五位之物,五色杂英,各有异章。五位之状,不塥不灰,青怷以菭及,其种大苇无,细苇无,赨茎白秀。五位之土,若在冈在陵,在在衍,在丘在山,皆宜竹箭,求黾楢檀,其山之浅,有笼与斥。群木安逐,条长数大。其桑其松,其杞其茸,种木胥容,榆桃柳栋。群药安生,姜与桔梗,小辛大蒙。其山之枭,多桔符榆。其山之永,有箭与苑。其山之傍,有彼黄䖟,及彼白昌,山藜苇芒。群药安聚,以圉民殃。其林其漉,其槐其栋,其柞其谷,群木安逐,鸟兽安施。既有麋麃,又且多鹿,其泉青黑,其人轻直,省事少食。无高下葆泽以处,是谓位土。位土之次曰五蘟,五蘟之状,黑土黑菭,青怷以肥,芬然若灰。其种櫑葛,赨茎黄秀恚目,其叶若苑。以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二,是谓蘟土。蘟土之次曰五壤,五壤之状,芬然若泽若屯土,其种大水肠,细水肠,赨茎黄秀,以慈忍水旱,无不宜。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二,是谓壤土。壤土之次曰五浮,五浮之状,捍然如米,以葆泽,不离不坼。其种忍蘟,忍叶如雚叶,以长狐茸,黄茎黑茎黑秀,其粟大,无不宜也。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二,凡上土三十物,种十二物。中土曰五怷,五怷之状,廪焉如壏,润湿以处,其种大稷细稷,赨茎黄秀,以慈忍水旱。细粟如麻,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三。怷土之次曰五纑,五纑之状,强力刚坚,其种大邯郸,细邯郸。茎叶如枎杶,其粟大。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三。纑土之次曰五壏,五壏之状,芬焉若糠以肥,其种大荔细荔,青茎黄秀,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三。壏土之次曰五剽,五剽之状,华然如芬以脤,其种大秬细秬。黑茎青秀,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四。剽土之次曰五沙。五沙之状,粟焉如屑尘厉,其种大萯细萯,白茎青秀以蔓,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四。沙土之次曰五塥,五塥之状,累然如仆累,不忍水旱,其种大樛杞,细樛杞黑茎黑秀,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四。凡中土三十物,种十二物。 下土曰五犹,五犹之状如粪,其种大华细华,白茎黑秀,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五。犹土之次曰五弘,五弘之状如鼠肝,其种青梁,黑茎黑秀,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五。弘土之次曰五殖,五殖之状,甚泽以疏、离坼以臞塉,其种雁膳,黑实朱跗黄实,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六。五殖之次曰五觳,五觳之状娄娄然,不忍木旱,其种大菽细菽,多白实,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六。觳土之次曰五凫,五凫之状,坚而不骼,其种陵稻、黑鹅、马夫。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七。凫土之次曰五桀,五桀之状,甚咸以苦,其物为下,其种白稻长狭,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七,凡下土三十物,其种十二物,凡土物九十,其种三十六。

《贾思协·齐民要术》《杂说》

夫治生之道不仕则农,若昧于田畴则多匮乏,只如稼穑之利,虽未逮于老农规画之间,窃自同于后稷所为之术,条例后行。
凡人家营田须量己力,宁可少好,不可多恶。假如一具牛总营得小亩三顷,据齐地大亩一顷,三十五亩也。每年一易,必须频种其杂田地,即是来年谷资。欲善其事,先利其器。悦以使人人忘其劳,且须调习器械,务令快利,秣饲牛畜常须肥,健抚恤其人常遣欢悦,观其地势,乾湿得所。凡秋收了,先耕荞麦地,次耕馀地,务遣深细不得趁,多看乾湿随时。盖磨著切,见世人耕了仰著土块,并待孟春。盖若冬乏水雪连夏亢阳。徒道秋耕不堪下种,无问耕得多少,皆须旋盖磨如法,如一具牛两个月,秋耕计得小亩三顷。经冬加料喂至十二月内,即须排比农具,使足一入。正月初未开阳气上即更。盖所耕得地一遍,凡田地中有良、有薄者,即须加粪、粪之其踏粪法。凡人家秋收后,治粮场上,所有穰谷等并,须收贮一处。每日布牛脚下三寸厚,每平旦收聚堆积之还,依前布之经宿,即堆聚计,经冬一具牛踏成三十车粪,至十二月正月之间,即载粪,粪地计小亩,亩别用五车计粪,得六亩匀摊耕。盖著未须转起,自地亢后,但所耕地随向盖之。待一段总转了,即横盖一遍计,正月二月两个月又转一遍,然后看地宜纳粟,先种黑地,微带下地,即种糙种。然后种高壤白地,其白地候寒食后,榆荚盛时纳种,以次种大豆油麻等田。然后转所粪得所耕五六遍。每耕一遍,盖两遍。最后盖三遍,还纵横盖之。候昏房心中下黍种,无问谷小亩一升。下子则稀穊得所候。黍粟苗未与垄齐,即锄一遍,黍经五日更报锄第二遍。候未蚕老毕,报锄第三遍,如无力即止。如有馀力,秀后更锄第四遍。油麻大豆并锄两遍止,亦不厌早锄谷第一遍,耕科定,每科只留两茎,更不得留多,每科相去一尺,两垄头空务欲深细。第一遍锄未可全深,第二遍唯深是求,第三遍较浅于第二遍,第四遍较浅于第三遍。
凡荞麦五月耕,经三十五日草烂得转,并种耕三遍。立秋前后皆十日内种之。假如耕地三遍,即三重著子下,两重子黑,上头一重子白,皆是白汁满似如脓。即须收刈之。但对梢相答铺之,其白者日渐尽变为黑,如此乃为。得所若待上头总黑半,已下黑子尽落矣。其所粪种黍地亦刈黍子,即耕两遍。熟盖下糠麦,至春锄三遍止。
凡种小麦地以五月内耕一遍,看乾湿。转之耕三遍为度。亦秋社后,即种至春,能锄得两遍最好。
凡种麻地,须耕五六遍。倍盖之,以夏至前十日下子。亦锄两遍,仍须用心细意,抽拔全稠、闹细弱、不堪留者,即去却。一切但依此法,除虫灾外,小小旱不至全损,何者。缘盖磨数多故也。又锄耨以时。谚曰:锄头三寸泽,此之谓也。尧汤旱涝之年,则不敢保,虽然此乃常式。古人云:耕锄不以水旱息,功必获丰年之收。如去城郭近,务须多种瓜菜茄子等,且得供家有馀出卖,只如十亩之地。灼然良沃者,选得五亩,二亩半种葱,二亩半种诸杂菜,似邵平者种瓜,萝卜其菜,每至春二月内,选良沃地二亩。熟种葵,莴苣作畦,栽蔓菁。收子至五月六月,拔诸菜先熟者,并须胜衰亦收子讫应空闲地,种蔓菁莴苣萝卜等,看稀稠,锄其科至七月六日十四日,如有车牛,尽割卖之。如自无车牛,输与人。即取地种秋菜葱,四月种萝卜及葵,六月种蔓菁,七月种芥,八月种瓜。二月种,如拟种瓜四亩留,四月种,并锄十遍。蔓菁芥子,并锄两遍。葵萝卜锄三遍。葱但培锄四遍。白豆小豆一时种齐,熟且免摘角。但能依此方法,即万不失一。

《耕田》

《周书》曰:神农之时天雨粟,神农遂耕而种之。作陶冶,斤斧为耒耜,锄耨以垦草莽。然后五谷与助百果。藏实世本曰:倕作耒耜倕,神农之臣也。《吕氏春秋》曰:耜博六寸。《尔雅》曰:斪斸谓之定犍,为舍人曰斪斸锄也。一名定纂文曰:养苗之道,锄不如耨,耨不如划,划柄长三尺,刃广二寸,以划地除草。许慎说文曰:耒,手耕曲木也。耜,耒端木也。斸,斫也。齐谓之镃基,一曰斤,柄性自曲者也。田陈也。树谷曰田象形从口,从十阡陌之制也。耕种也。从耒井声,一曰古者井田。刘熙释名曰田填也。五谷填满其中,犁利也。利发土绝,草根耨似锄,以薅禾也。斸诛也。主以诛锄根株也。凡开荒山、泽田,皆七月芟艾之草乾即放火,至春而开垦其林,木大者,杀之,叶死不扇,便任耕种。三岁后根枯茎朽,以火烧之。耕荒毕以铁齿𨫒楱,再遍杷之漫掷黍穄劳,亦再遍。明年乃中为谷田。凡耕高下田,不问春秋,必须燥湿得所为佳,若水旱不调宁燥不湿。
燥虽耕块一经得雨地,则粉解。湿耕坚垎洛,数年不佳。谚曰:湿耕泽锄不如归去,言无益而有损。湿耕者,白背速𨫒楱之亦无伤,否则大恶也。字典无〉

春耕寻手劳。
古曰:耰今曰劳。《说文》曰:耰摩田器。今人亦名,劳曰摩,鄙语曰耕,曰摩劳也。

秋耕待白背劳。
春多风,若不寻劳地,必虚。燥秋田㙷实,㙷劳令地硬。谚曰:耕而不劳,不如作暴。盖言泽难遇,喜天时故也。桓宽盐铁论曰:茂木之下无丰草,大块之间
无美苗。

凡秋耕欲深,春夏欲浅,犁欲廉,劳欲再。
犁廉耕细牛复不疲,再劳地熟旱亦保泽也。

秋耕䅖青者,为上。
比至冬月,青草复生者,其美与小豆同也。

初耕欲深,转地欲浅。
耕不深,地不熟,转不浅,动生土也。

菅茅之地,宜纵牛羊践之。
践则根浮。

七月耕之,则死。
非七月,复生矣。

凡美田之法,菉豆为上,小豆、胡麻次之,悉皆五六月中种,七月八月犁䅖杀之为春谷,田则亩收十石。其美与蚕矢熟粪同,凡秋收之后,牛力弱,未及即秋耕者。谷黍穄粱秫茇之下,即移羸速锋之也。恒润泽而不坚硬,乃至冬初尝得耕劳,不患枯旱,若牛力少者,但九月十月一劳之至春种。亦得《礼记》月令曰:孟春之月,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
郑元注曰:谓上辛日,郊祭天。《春秋传》曰:春郊祀后稷,以祈农事。是故启蛰而郊社而后耕。上帝太微之帝。

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躬耕帝籍。
元辰,盖郊后吉辰也。帝籍,为天神借民力所治之田也。

是月也,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
此阳气蒸达,可耕之候也。《农书》曰:土长冒撅,陈根可拔耕者,急发也。

分田司。
田,谓田畯,主农之官。

善相丘陵阪险原隰土地,所宜五谷,所殖以教导民田事,既饬先定准,直农乃不惑。仲春之月,耕者少舍,乃修阖扇。
舍犹止也,蛰虫启户。耕事少间而治门户,用木曰阖,用竹苇曰扇。

无作大事以妨农事,孟夏之月,劳农劝民无或失时。
重力劳来之。

命农勉作、无休于都。
急趋农也,王居明堂。礼曰:无宿于国也。

季秋之月,蛰虫咸俯在内,皆墐其户。
墐谓涂闭之,此避杀气也。

孟冬之月,天气上腾,地气下降,天地不通,闭塞而成冬,劳农以休息之党,正属民饮酒正齿位是也。仲冬之月,土事无作慎无发。盖无发室屋地气沮泄,是谓发天地之房诸蛰,则死民必疾疫。
夫阴用事尤重闭藏案,今世有十月十一月耕者,匪直逆天道害蛰虫,地亦无膏润,收必薄少也。

季冬之月,命田官,告民出五种。
命田官告民出种,大寒过农事将起也。

命农,计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
耜者,耒之金,耜广五寸,田器镃基之属。

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回于天,数将几终。
言日月星辰运行至此,皆匝于故会次舍也。纪纪合也。

岁且更始专,而农民毋有所使。
而犹汝也,言专一汝农民之心,令人预有志于办稼之事,不可徭役,则志散失其业也。

孟子曰:士之仕也,犹农夫之耕也。
赵岐注曰:言仕之为急,若农夫不可不耕。

魏文侯曰:民春以力耕,夏以锄耘,秋以收敛。杂阴阳书曰:亥为天仓耕之始。《吕氏春秋》曰:冬至后,五旬七日菖。生菖者,百草之先生者也。于是始耕。
高诱注曰:菖,菖蒲水草也。

《淮南子》曰:耕之为事也,劳织之为事也。扰扰劳之事,而民不舍者,知其可以衣食也。人之情不能无衣食。衣食之道必始于耕织之物。若耕织始初甚劳,终必利也。众又曰:不能耕而欲黍粱,不能织而喜缝裳,无其事而求其功,难矣。泛胜之书曰:凡耕之本,在于趋时和土,务粪泽旱,锄穫春冻,解地气,始通土一和解。夏至天气始暑,阴气始盛,土复解夏,至九十日,昼夜分天地气和。以此时耕田,一而当五,名曰膏泽。皆得时功,春地气通,可耕坚硬强地,黑垆土辄平摩其块以生草,草生复耕之,天有小雨复耕,和之勿令有块,以待时,所谓强土而弱之也。春候地气始通,橛木长尺二,寸埋尺见,其二寸立春后土块散上没橛陈,根可拔。此时二十日以后,和气去即土刚以此时耕,一而当四。和气去,耕四不当一。杏始华荣辄耕,轻土弱土望杏花落复耕,耕辄蔺之草生,有雨泽耕重蔺之土,甚轻者,以牛羊践之,如此则土强,此谓弱土而强之也。春气未通,则土历适不保泽,终岁不宜稼。非粪不解,慎无旱耕,耕须草生至可种时,有雨即种土相亲苗,独生草秽烂,皆成良田。此一耕而当五也。不如此而旱耕,块硬苗秽同孔出不可锄,治反为败田。秋无雨而耕绝,土气土坚垎名曰脂田。及盛冬耕泄阴气土枯燥名曰脯田。脯田与脂田,皆伤田。二岁不起稼,则一岁休之。凡爱田,常以五月耕,六月再耕,七月勿耕,谨摩平以待种时。五月耕,一当三。六月耕,一当再。若七月耕,五不当一。冬雨雪止辄以蔺之掩地,雪勿使从风飞去,后雪复蔺之,则立春保泽冻虫死。来年宜稼,得时之和,适地之宜田,虽薄恶,收可亩十石。按崔实四民月令曰:正月地气上腾,上长冒橛,陈根可拔,急菑强土,黑垆之田。二月阴冻毕释,可菑美田,缓土及河渚水处。三月杏花盛,可菑沙白轻土之田。五月六月可菑麦田。崔实政论曰:武帝以赵过为搜粟,都尉教民耕殖其法,三犁共一牛一人将之下种,挽耧皆取备焉。日种一顷,至今三辅犹赖其利,今辽东耕犁辕长四尺,回转相妨,既用两牛二人牵之。一人将耕一人下种二人挽耧,凡用两牛六人一日才种二十五亩,其悬绝如此。
按三犁共一牛,若今三脚耧矣。未知耕法如何,今自济州迤西犹用长辕犁,两脚耧长辕耕平地,尚可于山涧之间,则不任用,且回转至难、费力,未若齐人蔚犁之柔便也。两脚耧种垄穊,亦不如一脚耧之得中也。

《收种》

杨泉物理论曰:粱者,黍稷之总名。稻者,乃粳之总名。菽者,众豆之总名。三谷各二十种,为六十蔬果之实助。谷各二十,凡为百种。故《诗》曰:播厥百谷也,

凡五谷种子,浥郁则不生,生者亦寻死,种杂者禾则早晚不均,舂复减而难熟,粜卖以杂糅,见疵炊爨,失生熟之节。所以特宜存,意不可徒然。粟黍穄粱秫,常岁岁别收选好穗纯色者,劁刈高悬之,至春治取别种以拟明年种子。
耧耩秫种一斗可种一亩,量其家田所须种子多少,种之。

其别种种子,尝须加锄。
锄多,则无秕也。

先治而别埋还,以所治穰草蔽窖。
先治场,净不杂窖埋,又胜器盛不尔,必有为杂之患。

将种前二十许,日开出水洮。
浮秕去,则无莠。

即晒令燥种之,依周官相地所宜,而粪种之。泛胜之术曰:牵马令就谷堆食数口,以马践过,为种无虸筹蚄虫也。周官曰:草人掌土化之法,以物地,相其宜而为之种。
郑元注曰:土化之法,化之使美若泛胜之术也。以物地,占其形色为之种,黄白宜以种禾之属。

凡粪种骍刚用牛赤缇、用羊坟壤、用麋渴泽、用鹿咸潟、用貆勃壤、用狐埴垆、用豕强、用蕡轻爂、用犬。
此草人职郑元注曰:粪种者,谓煮取汁也。赤缇縓色也。渴泽故水处也,潟卤也,貆貒也,勃壤粉解者埴垆黏疏者,疆强坚者,轻爂轻脆者,故书骍为挈,坟作鼢,杜子春挈读为骍,谓地色赤,而土刚强也。郑司农云:用牛,以牛骨汁渍其种也。谓之粪种。坟壤多鼢鼠也,壤白色蕡麻也。

淮南术曰:从冬至日,数至来年正月朔日,五十日者,民食足不满五十日者,日减一斗有馀日,日益一斗。泛胜之书曰:种伤湿郁热,则生虫也。取麦种,候熟可穫、择穗大彊者,斩束立场中之高燥处,曝使极燥,无令有白鱼,有辄扬治之取乾艾杂;藏之麦一石、艾一把;藏以瓦器、竹器,顺时种之,则收常倍。取禾种择高大者斩一节,下把悬高燥处,苗则不败。欲知岁所宜以布囊,盛粟等诸物,种平量之埋阴地。冬至后五十日,发取量之息最多者,岁所宜也。崔实曰:平量五谷各一升,小罂盛埋垣北墙阴下,馀法同上师旷占术曰,杏多实不虫者,来年秋禾善五木者,五谷之先欲知五谷。但视五木择其木盛者,来年多种之,万不失一也。

《种谷》

种谷粟也,名粟谷者。五谷之总名,非止谓粟也。然今人专以稷为谷,望俗名之耳,《尔雅》曰:粢稷也。《说文》曰:粟嘉谷实也。从卤从米。广志曰:有赤粟白茎,有黑格雀粟,有张公斑,有含黄,有苍背稷,有雪白粟,亦名白粟。又有白蓝下竹头青白逯麦擢石精狗蹯之名种,云郭璞注《尔雅》曰:今江东呼,粟为粢。孙炎曰:稷,粟也。按今世粟名,多以人姓字为名目,亦有观形立名,亦有会义为名,聊复载之,云尔朱谷高居黄刘猪獬道悯黄聒谷黄雀懊。黄续命黄百日粮,有起妇黄辱稻粮,奴子场音加支谷焦金黄䳺合履。今一名麦争场此,十四种早熟耐旱免虫聒谷,黄辱稻粮二种味美。今堕车下马看白
群羊悬蛇,赤尾龙虎、黄雀、民溱马、泄缰、刘猪、赤李谷黄、河摩粮、东海黄石、岁青、茎青、黑好黄、陌南木隈堤黄、宋痴指张黄、兔胠青、惠日黄、写风赤、一睍黄、山鹾顿党黄,此二十四种,穗皆有毛。耐风兔雀暴,一睍黄一种,易舂宝珠黄,俗得白张邻黄、白鹾谷钧于黄,张蚁白耿虎黄、都奴赤茄芦黄、薰猪赤魏爽黄、白茎青竹根黄、调母粱磊碨黄、刘沙白憎延黄、赤粱谷灵忽黄、獭尾青续得黄、得容青孙延黄、猪矢青烟薰黄、乐婢青平寿黄、鹿橛白鹾折作黄、穇阿居黄、赤巴粱鹿蹄黄、钺狗仓可怜黄、米谷鹿橛青阿返,此三十八种中,租大谷白鹾谷、调母粱二种,味美。择谷青、阿居黄猪矢青二种,味恶。黄穇、乐婢青二种易舂。竹叶青、石柳阅竹叶青,一名胡谷。水黑谷、忽泥青、冲天棒、雉子青、鸱脚、谷雁头青、揽堆黄青、子规,此十种晚熟耐虫灾。则尽矣。字典不载〉

凡谷成熟有早晚,苗秆有高下,收实有多少,质性有强弱,米味有美恶,粒实有息耗。
早熟者,苗短而收多。晚熟者,苗长而收少。强苗者,短黄谷之属是也。弱苗者,长青白黑者是也。收少者,美而耗收多者,恶而息也。

地势有良薄。
良田宜种晚,薄田宜种早。良地非独,宜晚,早亦无害。薄地宜早,晚必不成实也。

山泽有异宜。
山田种强苗以避风霜,泽田种弱苗以求华实也。

顺天时,量地利,则用力少而成功多。任情返道劳而无获。
入泉伐木,登山求鱼手,必虚迎风散水逆坂走,丸其势难。

凡谷田菉豆、小豆底为上。麻、黍、胡麻,次之。芜菁、大豆为下。
常见瓜底不减菉豆,本既不论聊,复寄之。

良地一亩,用子五升,薄地三升。
此为植谷,晚田加种也。

谷田,必须岁易。
子,则秀多而收薄矣。

二月、三月种者为稙禾。四月、五月种者为稚禾。二月上旬及麻菩杨生,种者为上时。三月上旬及清明节、桃始华,为中时。四月上旬、及枣叶生,桑花落,为下时。岁道宜晚者,五月、六月初亦得。凡春种,欲深宜曳重挞。夏种,欲浅直置自生。
春风冷生迟不曳挞,则根虚。虽生辄死,夏气热而生速,曳挞遇雨必坚垎其泽。泽多者,或亦不须挞。必欲挞者,宜须待白背湿。挞令地坚硬故也。

凡种谷,雨后为佳。遇小雨,宜接湿种。遇大雨待秽生
小雨。不接湿无以生禾苗。大雨不待白背湿辘,则令苗瘦。秽若盛者,先锄一遍,然后纳种,乃佳也。

春若遇旱,秋耕之地,得仰垄待雨。
春耕者,不中也。

夏若仰垄,匪直荡汰不生。兼与草秽俱出。凡田欲早晚相杂。
防岁道,有所宜。

有闰之,岁节气近后,宜晚田,然大率欲早,早田倍多于晚。
早田净而易治晚者,芜秽难出。其收任多少,从岁所宜,非关早晚,然早谷皮薄米实而多,晚谷皮厚米少而虚也。

苗生如马耳,则镞锄。
谚曰:欲得谷,马耳镞。

稀豁之处,锄而补之。
用功盖不足信,利益动能百倍。

凡五谷,唯小锄为良。
小锄者,非直省功,谷亦倍胜。大锄者,草根繁茂,用功多而收益少。

良田,率一尺留一科。
刘章耕田歌曰:深耕穊种立苗欲疏,非其类者,锄而去之。谚云:回车倒马,掷衣不下。皆十石而收。言大稀、大穊之收,皆均平也。

薄地寻垄蹑之。
不耕故。

苗出垄,则深锄。锄不厌数周而复始。勿以无草而暂停。
锄者,非止除草,乃地熟而实,多糠薄米息,锄得十遍,便得八米也。

春锄起地,夏为除草,故春锄不用触湿,六月以后,虽湿亦无嫌。
春苗既浅,阴未覆地,湿锄则地坚。夏苗阴厚,地不见日,故虽湿亦无害矣。管子曰:为国者,使农寒耕,而热芸。芸,除草也。

苗既出垄,每一经雨白背时,辄以铁齿𨫒楱纵横耙而劳之。
耙法令人坐上数,以手断去草。草塞细,则伤苗。如此令地软易锄,省力中锋正。

苗高一尺,锋之。
三遍者,皆佳。

耩者,非不壅本苗深谷草益实,然令地坚硬、乏泽难耕。锄得五遍已。上不须耩。
必欲耩者,刈谷之后,即锋锄下。令突起,则润泽,易耕。

凡种欲牛,迟缓行种,人令促步,以足蹑垄底。
牛迟则子匀,足蹑则苗茂。足迹相接者,亦不可烦挞也。

熟速刈乾速积。
刈早则镰伤,刈晚则穗折,遇风则收减,湿积则槁烂,积晚则损耗,连雨则生耳。

凡五谷大判,上旬种者全收,中旬中收,下旬下收杂。阴阳书曰:禾生于枣或杨,九十日秀,秀后六十日成。禾生于寅,壮于丁。午长于丙,老于戊,死于申,恶于壬癸,忌于乙丑。凡种五谷以生长壮日种者,多实。老恶死日种者,收薄。以忌日种者,败伤。又用成收满平定日,为佳。泛胜之书曰:小豆忌卯,稻麻忌辰,禾忌丙,黍忌丑,秫忌寅未,小麦忌戌,大麦忌子,大豆忌申卯。凡九谷有忌日。种之,不避其忌,则多伤败,此非虚语也。其自然者,烧禾黍则害瓠。
《史记》曰:阴阳之家,拘而多忌止,可知其梗概,不可委曲从之谚曰:以时及泽,为上策也。

《礼记》

月令曰:孟秋之月,修宫室,坏垣墙。仲秋之月,可以筑城郭,穿窦窖,修囷仓。
郑元曰:为民当,入物当藏也。堕曰窦,方曰窖。按谚曰:家贫无所有,收墙三五堵,盖言秋墙坚实,土功之劳一时,求逸亦贫家之宝也。

乃命有司趣民收敛,务蓄菜多积聚。
始为禦冬之备。

季秋之月,农事备收。
备,犹尽也。

孟冬之月,谨盖藏循行积聚,无有不敛。
谓刍米,薪蒸之属也。

仲冬之月,农有不收藏,积聚者,取之不诘。
此收敛尤急之时,有人取者,不罪。所以警其主也。

《尚书》考灵曜曰:春鸟星昏中,以种稷。
鸟朱鸟鹑,火也。

秋虚星昏中,以收敛。
虚元枵也。

庄子长梧封人曰:昔予为禾耕而卤莽之,则其实亦卤莽而报。予芸而灭裂之,其实亦灭裂而报予。
郭象曰:卤莽,灭裂,轻脱末略,不尽其分。

予来年变齐,深其耕而熟耰之。其禾繁以滋,予终年厌飧。孟子曰: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
赵岐注曰:使民得务农不违,夺其时,则五谷饶足不可胜食也。

谚曰: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
赵岐曰:乘势居富贵之势镃基,田器耒耜之属待时,谓农之三时。

又曰:五谷者,种之美者也。苟为不熟,不如稊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
赵岐曰:熟成也,五谷虽美种之不成,不如稊稗之草其实可食。为仁不熟亦犹是。

《淮南子》曰:夫地势水东流,人必事焉,然后水潦得谷行。
水势虽东流,人必事而通之。使得循谷而行也。

禾稼春生,人必加功焉。故五谷遂长。
高诱曰:加功谓芸耕之也,遂成也。

听其自流待其自生。大禹之功不立,而后稷之智不用,禹决江疏河以为天下兴利,不能使水西流,后稷辟土垦草以为百姓力农,然而不能使禾冬生。岂其人事不至哉。其势不可也。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四时不可易也。

食者民之本,民者国之本,国者君之本,是故人君,上因天时,下尽地利,中用人力,是以群生遂长,五谷蕃殖,教民养育六畜,以时种树,务修田畴,滋殖桑麻,肥硗高下,各因其宜。丘陵、阪险、不生五谷者,以树竹木。春伐枯槁,夏取果蓏,秋蓄蔬食。
菜食曰蔬,谷食曰食。

冬伐薪蒸。
大曰薪,小曰蒸。

以为民资,是故生无乏用,死无转尸。
转弃也。

故先王之政,四海之云至,而修封疆。
四海云至一月也。

虾蟆鸣燕降,而通路除道矣。
燕,降一月。
阴降百泉,则修桥梁。阴,降百泉十月。

昏张中,则务种谷。
一月昏,张星中于南方,朱鸟之宿。

大火中,则种黍菽。
大火昏,中六月。

虚中,即种宿麦。
虚昏中,九月。

昴星中,则收敛、蓄积,伐薪木。
昴星西方,白虎之宿。季秋之月,收敛蓄积。

所以应时修备,富国利民,霜降而树谷,冰泮而求穫。欲得食则难矣。又曰:为治之本,务在安民。安民之本,在于足用。足用之本,在于勿夺时。
言,不夺民之农要时。

勿夺时之本在于省事,省事之本在于节欲。
节止欲贪。

节欲之本,在于反性。
反其所,受于天之所性也。

未有能摇其本而静其末,浊其源而清其流者也。夫日回而月周时,不与人游。故圣人不贵尺璧而重寸阴,难得而易失也。故禹之趋时也,履遗而不纳冠,挂而不顾,非其争先也,而争其得时也。《吕氏春秋》曰:苗其弱也,欲孤。
弱小也苗始生小时,欲得孤峙疏数则茂好也。

其长也,欲相与俱。
言相依植不偃仆。

其熟也,欲相扶。
相扶持,不伤折。

是故三以为族,乃多粟。
族聚也。

吾苗有行,故速长弱不相害,故速大横行必得从,行必术正其行,通其风。
行,行列也。

盐铁论曰:惜草芳者,耗禾稼惠盗贼者,伤良人。泛胜之书曰:种无期,因地为时。三月榆荚时雨膏地强可种禾,薄田不能粪者,以原蚕矢杂禾种,种之。则禾不虫,又取马骨剉一石、以水三石煮之,三沸漉去滓以汁渍附子五枚、三四日去附子,以汁和蚕矢羊矢各等分挠令洞,洞如稠粥,先种二十日时,以溲种如麦饭状,当天旱燥时溲之立乾,薄布数挠令易乾。明日复溲,天阴雨则勿溲,六七溲而止,辄曝。谨藏勿令复湿,至可种时,以馀汁溲而种之。则禾稼不蝗虫,无马骨,亦可用雪汁,雪汁五谷之精也。使稼耐旱,常以冬藏雪汁器盛埋于地中。治种如此,则收常倍。泛胜之书区种法曰:汤有旱灾,伊尹作为区田,教民粪种,负水浇稼。区田以粪气为美,非必须良田也。诸山陵近邑,高危倾阪及丘城上,皆可为区田。区田不耕,旁地庶尽地力。凡区种不先治地,便荒,地为之以亩为率。今一亩之地,长十八丈,广四丈八尺,当横分十八丈,作十五町。町间分为十四道,以通人行,道广一尺五寸,町皆广一尺五寸,长四丈八尺。尺直横鉴町作沟。沟一尺深,亦一尺积穰于沟间,相去亦一尺。尝悉以一尺地积穰不相受。令弘作二尺地以积穰,种禾黍于沟,间夹沟为两行,去沟两边各二寸半,中央相去五寸,旁行相去亦五寸,一沟容四十四株,一亩合万五千七百五十株。种禾黍,令上有一寸土,不可令过一寸,亦不可令减一寸。凡区种麦令相去二寸,一行一沟容五十二株,一亩凡四万五千五百五十株麦。上土令厚二寸,凡区种大豆令相去一尺二寸,一沟容九株。一亩凡六千四百八十株。
禾一斗有五万一千馀粒,黍亦少此少许,大豆一斗一万五千馀粒。

区种荏令相去三尺,胡麻相去一尺,区种天旱,常溉之。一亩常收百斛上农,夫区方深各六寸,间相去九寸。一亩三千七百区,一日作千区,区种粟二十粒。美粪一升,合土和之,亩用种二升,秋收区别三升粟亩收百斛。丁男长女治十亩,十亩收千石。岁食三十六石,支二十六年中农,夫区方九寸,深六寸,相去二尺,一亩千二十七区,用种一升,收粟五十一石。一日作三百区下农。夫区方九寸,深六寸,相去二尺。一亩五百六十七区,用种六升,收二十八石,一日作二百区。
谚曰:顷不比亩,善谓多恶。不如少善也。昔兖州刺史刘仁之老、成懿德,谓予言曰:昔在洛阳于宅田以七十步之地域为区,田收粟三十六石,然则一亩之收有过百石矣。少地之家所宜遵用也。

区中草生茇之区间,草以划,划之。若以锄锄。苗长不能芸之者,以镰比地刈其草矣。泛胜之书曰:验美田至十九石中,田十三石,薄田一十石,尹泽取减法。神农复加之,骨汁、粪汁、种种剉马骨、牛羊猪麋鹿骨一斗,以雪汁三斗煮之。三沸取汁,以渍附子。率汁一斗附子五枚,渍之五日去,附子捣麋鹿羊矢等分置汁中,熟挠和之,候晏温又溲曝,状如后稷法,皆溲汁乾乃止。若无骨煮缲蛹汁,和溲如此,则以区种之大旱浇之。其收至亩百石以上,十倍于后稷。此言马蚕,皆虫之先也。及附子令稼耐旱,终岁不失于穫。穫不可不速。常以急疾为务芒张黄捷穫之,无疑穫禾之法熟过半断之孝经。援神契曰:黄白土宜禾。《说文》曰:禾嘉谷也。以二月始生,八月而熟,得之中和,故谓之禾。禾,木也。木王而生金,王而死。崔寔曰:二月三月可种植禾,美田欲稠,薄田欲稀。泛胜之书曰:植禾,夏至后八十九十日,常夜半候之。天有霜若白露下,以平明时令两人持长索,相对各持一端,以概禾中去霜露,日出乃止。如此禾稼、五谷不伤矣。泛胜之书曰:稗既堪水旱,种无不熟之时。又特滋茂盛,易生芜秽。良田亩得二三十斛,宜种之备凶年。稗中有米熟,捣取米炊食之。不减粟米,又可酿作酒。
稗甚美酿,尤踰黍秫。魏武使典农种之。顷收二千斛,斛得米三四斗,大俭可磨食也。若值丰年,可以饭牛马猪羊。

虫食桃者,粟贵杨泉。物理论曰:种作曰稼稼,犹种也。收敛曰穑穑,犹收也。古今之言云耳。稼农之本,穑农之末,本轻而末重,前缓而后急,稼欲熟,收欲速,此良农之务也。《汉书·食货志》曰:种谷,必杂五种,以备灾害。
师古曰:岁月有宜及,水旱之利也。种即五谷,谓黍、稷、麻、麦、豆也。

田中不得有树,用妨五谷。
五谷之田,不宜树果。谚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匪直妨耕种,损禾苗,抑亦惰。夫之所休息,竖子之所嬉游。故齐桓公问于管子曰:饥寒室屋漏而不治,垣墙坏而不筑,为之奈何。管子对曰:沐涂树之枝。公令左右沐涂树之枝,其年民被布帛治屋筑垣。公问:此何故。管子对曰:齐夷莱之国也。一树而百乘息其下,以其不稍也。众鸟居其上,丁壮者挟丸操弹居其下,终日不归。父老拊枝而论,终日不去。今吾沐涂树之枝,日方中无尺阴行者,疾走,父老归而治产。丁壮归而有业。

力耕数耘,收穫如寇盗之至。
师古曰:力,谓勤作之也。如寇盗之至,谓促遽之甚恐,为风雨所损也。

环庐树桑菜茹,有畦。
《尔雅》曰:菜谓之,蔬不熟曰馑菜总名也。凡草莱可食,通名曰蔬。案师古曰:环绕也,菜熟曰茹,犹生曰草,死曰茹。

瓜瓠果蓏。
应劭曰:木实曰果,草实曰蓏。张晏曰:有核曰果,无核曰蓏。臣瓒案木上曰果,地上曰蓏。《说文》曰:在木曰果,在草曰蓏。许慎注淮南子曰:在树曰果,在地曰蓏。郑元注周官曰:果桃李属,蓏瓜瓠属。郭璞注尔雅曰:果木子。高诱注吕氏春秋曰:有实曰果,无实曰蓏。宋沈约注春秋元命苞曰:木实曰果,蓏瓜瓠之属。韩康伯注易传曰:果蓏者,物之实。

殖于疆埸。
张晏曰:至此易主,故曰埸。师古曰:诗小雅信南山云:中田有庐,疆埸有瓜,即此谓也。

鸡豚狗彘,毋失其时。女修蚕织,则五十可以衣帛,七十可以食肉,入者必持薪樵轻重相分,斑白不提携。
师古曰:斑白者,谓发杂色也。不提携者,所以优老人也。

冬民既入,妇人同巷相从,夜绩女工,一月得四十五日。
服虔曰:一月之中,又得夜半为十五日。凡四十五日也。

必相从者,所以省费燎火,同巧拙,而合习俗。
师古曰:省费燎火之费也,燎所以为明火,所以为温也。

董仲舒曰:春秋他谷不书,至于麦禾不成,则书之以此见圣人,于五谷,最重于麦禾也。赵过为搜粟都尉,过能为代田一亩三圳。
师古曰:圳,垄也。

岁代处,故曰代田。
师古曰:代,易也。

古法也,后稷始圳田,以二耜为耦。
师古曰:并两耜而耕。

广尺,深尺,曰圳。长终亩一亩三圳,一夫三百圳而播种于圳中。
师古曰:播布也,种谓谷子也。

苗生叶以上,稍耨陇草。
师古曰:耨锄也。

因隤其土以附苗根。
师古曰:隤谓下之也。

故其诗曰:或耘或耔,黍稷薿薿。
师古曰:小雅甫田之诗,薿薿盛貌。
芸除草也,耔附根也,言苗稍壮,每耨辄附根,比盛暑
陇尽,而根深能风与旱。
师古曰:能读,曰耐。

故薿薿而盛也,其耕耘下种田器,皆有便巧。率十二夫为田一井,一屋,故亩五顷。
邓展曰:九夫为井,三夫为屋,夫百耕于古为十二顷,故百步为亩。汉时二百四十步为亩,古千二百亩,则得今五顷。

用耦犁,二牛三人,一岁之收,常过缦田,亩一斛以上。
师古曰:缦田,谓不为圳者也。

善者倍之。
师古曰:善为圳者,又过缦田二斛已上。

过使教田,太常三辅。
苏林曰:太常主诸陵,有民故亦课田种。

大农置功,巧奴与从事,为作田器二千石,遣令长三老力田,及里父老善田者,受田器,学耕稼养苗状。
苏林曰:为法,意状也。

民或苦少牛,亡以趋泽。
师古曰:趋读曰趣,趋及也,泽雨之润泽也。

故平都令光教过,以人挽犁。
师古曰:挽,引也。

过奏光,以为丞教民,相与庸挽犁。
师古曰:庸功也,言换功共作也。义,亦与庸赁同。

率多人者田,日三十亩,少者十三亩,以故田多垦辟。过试以离宫卒田其宫壖地。
师古曰:离宫别处之宫,非天子所常居也。壖馀也,宫壖地,言外垣之内,内垣之外也。谓缘河壖地庙。垣壖地其义皆同,守离宫卒閒而无事,因令壖地为田也。

课得谷皆多其劳田,亩一斛以上,令命家田三辅公田。
李奇曰:令使也命者教也,令离宫卒教其家田,公田也。韦昭曰:命谓爵命者,命家谓受爵,命一爵为公士,以上令得田,公田优之也。

又教边郡,及居延城。
韦昭曰:居延,张掖县也。时有田卒也。

是后边城河东弘农三辅太常民,皆便代田,用力少而得谷多。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