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闺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闺悟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

 第三百七十卷目录

 闺悟部艺文一
  登遐颂〈二首〉      晋陆云
  跋徐夫人所书华严经梁武忏
              宋周必大
 闺悟部艺文二〈诗〉
  浣纱篇赠陆上人     唐宋之问
  华山女           韩愈
  赠施仙姑         施肩吾
  题毛女真         宋苏轼
  得仙诗         于本大妻
  补仙官诗         王氏女
  坐忘女         元高德裔
  吴山女道士        萨都剌
  西湖竹枝词         潘纯
  圣姑庙          明高启
 闺悟部纪事
 闺悟部外编

闺媛典第三百七十卷

闺悟部艺文一

《登遐颂二首》晋·陆云大胜山上女

大胜之娥,厥犹翼翼,降宫有和,纳符帝侧。挥杖指辰,绝音颓息,苕苕元右,在彼峻极。
何女子

逝矣何女,芳灵既彫,安寝曾丘,逝魂清霄。丧魄载营,大墓崇朝,玉趾再步,于焉逍遥。

《跋徐夫人所书华严经梁武忏》宋周必大


郁林蔡侯子羽,故母徐氏,三衢人。宣和间,刑部侍郎讳敷言之女。潜心内典,学虞世南书,尝手写《华严经》。梁武忏皆终部帙,所谓女人身得度者,其子将藏是书于名山。求予一言。予谓夫人为如此,郗氏之业在所不论,二经果报,宁复弃捐。《华严经》云:南方国有长者妻,名曰善慧,见佛神力,心生觉悟。《法华经》云:比丘尼憍昙毗得佛授记,后名光相如来。予知夫人此念不断,将尽味来世,岂止资其冥福而已。庆元丙辰六月丙寅。

闺悟部艺文二〈诗〉

《浣纱篇赠陆上人》宋之问
越女颜如花,越王闻浣纱。国微不自宠,献作吴王娃。山薮半潜匿,苧萝更蒙遮。一行霸勾践,再笑倾夫差。艳色夺人目,敩嚬亦相誇。一朝还旧都,靓妆寻若耶。鸟惊入松网,鱼畏沉荷花。始觉冶容妄,方悟群心邪。钦子秉幽异,世人共称嗟。愿言托君怀,倘类蓬生麻。家住雷门曲,高阁凌飞霞。淋漓翠羽帐,旖旎采云车。春风艳楚舞,秋月缠胡笳。自昔专娇爱,袭玩唯矜奢。达本知空寂,弃彼犹泥沙。永割偏执性,自长熏修芽。携妾不障道,来止妾西家。

《华山女》韩愈

街东街西讲佛经,撞钟吹螺闹宫庭。广张罪福恣诱胁,听众狎恰排浮萍。黄衣道士亦讲说,座下寥落如明星。华山女儿家奉道,欲驱异教归仙灵。洗妆拭面著冠帔,白咽红颊长眉青。遂来升座演真诀,观门不许人开扃。不知谁人暗相报,訇然振动如雷霆。扫除众寺人迹绝,骅骝塞路连辎軿。观中人满坐观外,后至无地无由听。抽钗脱钏解环佩,堆金叠玉光青荧。天门贵人传诏召,六宫愿识师颜形。玉皇颔首许归去,乘龙驾鹤来青冥。豪家少年岂知道,来绕百匝脚不停。云窗雾阁事恍惚,重重翠幕深金屏。仙梯难攀俗缘重,浪凭青鸟通丁宁。

《赠施仙姑》施肩吾

缥缈吾家一女仙,冰容虽小不知年。有时频夜看明月,心在嫦娥几案边。

《题毛女真》宋·苏轼

雾鬓风鬟木叶衣,山川良是昔人非。祇应閒过商颜
老,独自吹箫月下归。

《得仙诗》于本大妻

醉舞狂歌踏落花,绿罗裙带有丹砂。往来城市买山药,那个西山是我家。

《补仙官诗》王氏女

玩水登山无足时,诸仙频下听琴徽。此心不念居尘世,惟见天边双鹤飞。

《坐忘女》〈女环州张氏年十三赠诗者甚多〉元·高德裔

结习销来性自圆,去留元不问人天。逍遥自是忘形蝶。枯寂宁同委蜕蝉。无碍真空常荡荡,若存馀息尚绵绵。立忘坐脱皆游戏,定力何尝有变迁。

《吴山女道士》萨都剌

吴山紫阳庵,浙民丁氏,弃族为全真。一日召妻入山,书付四句云:懒散六十三,妙用无人识。顺逆两俱忘,虚空镇长寂。抱膝而逝。尸堂尚存。其妻束发簪冠,为道士,奉夫尸,不下山二十年。一节可尚也。姓王,名守真。因赋此以赠之。
赠诗

不见辽东丁令威,旧游城郭昔人非。镜中春去青鸾老,华表山空白鹤归。石竹泪乾斑雨在,玉箫声断彩云飞。洞门花落无人扫,独坐苍苔补道衣。

《西湖竹枝词》潘纯

云髻高梳鬓不分,扫除虚室事元君。新糊白纸屏风上,尽画蓬莱五色云。

《圣姑庙》〈在洞庭鼋头山,晋王彪女,或云姓李氏〉明·高启

湖心涌出鼋头山,白波翠岛非人寰。清虚宜作水仙府,鳞堂荷屋居其间。渊都群灵谁为主,烟鬓翛然一神女。柔姿谁敢狎相亲,笑叱鼍龙起雷雨。玉骨蝉轻蜕几秋,世缘已断静无愁。采兰已约湘滨会,拾翠时陪汉上游。水禽翔鸣卫芝盖,长在苍茫杳冥外。鲛人献绡裁作衣,螺女供珠缀为佩。花落閒祠谢古春,莲帏瑶席掩香尘。空山夜夜星河远,芳渚年年蘅杜新。霞舒雾捲凝光彩,笑语无闻复谁待。冷风几度引舟回,宛似蓬莱隔烟海。猿叫枫林鱼跃波,桂旗翻翠暮寒多。女巫伫望飞裙度,独奏箜篌引曼歌。椒觞奠罢沉元璧,鸟没遥天湛空碧。遗情不结楚台云,世人何处寻踪迹。

闺悟部纪事

《苏氏家传》:闵子损,蚤丧母。父娶后妻,生二子。母嫉损,所生子衣绵絮衣,损以芦花絮。父冬月,令损御车,体寒失靷。父察知之,欲遣后母,损启父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父善其言。母亦感悟,遂成慈母。
《后汉书》:伶元妾樊通德,能言。赵飞燕姊妹事既作《飞燕外传》元语通德曰:斯人俱灰灭也,盛时疲精神驰骛嗜欲,宁知终归荒田野草乎。通德掩袖视烛影,以手拥髻凄然泣下。
《十六国春秋》:王延九岁丧母,孝行有闻。后母卜氏御之无道。延恭事弥谨,卜常取蒲䖆败麻与之贮衣。延知而不言。卜冬月杖之流血,令求生鱼。延扣冰恸哭而得,与之。卜乃心悟,抚之如所生也。
《诫斋杂记》:卢虔后妻元氏升堂讲老子《道德经》。虔弟元明隔纱帷听之。
《韩仙传》:叔过匡庐之五老峰谒祖墓,经萧存旧址,存初与先父共庐于兹,字伯诚,隐此而死。叔少为所抚。存有子蚤死,女萧小贞出家为尼于西林庵。叔访之,号泗终日,劝其复俗,终不就。因遗金二十两于家,立其孙凌汉焉。叔因见小贞之操,题其壁曰:中郎有女能传业,伯道无儿可保家。今日匡山过旧院,空将衰泪洒烟霞。予进曰:此女可度之。叔曰:能乎。予遂赠药一粒,曰:汝孝敬可重,吾叔吾父,汝父所爱,吾故报汝以此也。女再拜而退。是夕服之,神思精爽,见寺神谓曰:韩相公侄,非人也,见位天仙。汝可师之。次辰,女罗地而告曰:妾父之死,妾独捐生,欲报至恩。故假于释今者,吾师大仙也。愿度顽形,愿补陋浊。予悯之,遂以丹饵之。是夕化。叔泣而瘗之。予因送于龟台金母,易名琼,琼侍卫以长生焉。
《北梦琐言》:唐张裼尚书典晋州,外贮所爱营妓,生一子。其内子苏氏,号尘外,妒忌,不敢取归。乃与所善张处士为子。居江淮间,常致书题,问其存亡,资以钱帛。及渐成长,教其读书。有人告以非处士之子,尔父在朝官高。因窃其父与处士缄劄,不告而遁归京国。时公已薨,至宅门,僮仆无有识者,但云江淮郎君,兄弟皆愕然。其嫡母苏夫人尘外泣而谓诸子曰:诚有此子,吾知之矣。我少年无端,致其父子死生永隔,我罪多矣。家眷聚泣,取入宅,齿诸兄弟之列。
《妆楼记》:有女子卸冠者,奉观音大士甚肃,比丘尼往往劝其修净土,云:当作观音观。观其法身,愈大愈妙。自此,夜恒梦见之,然甚小,若妇人钗头玉佛状。一日,其夫寄一玉观音,类梦中所见,自是奉之益笃。《北梦琐言》:仙传有徐仙姑居南岳魏夫人坛,群僧调之,乃自颠仆,乃修道,而为灵官所呵护也。
《旌德县志》:杨女郎庙,在县东北十五里。世传宁国县岳山杨女,少奉佛,不茹荤,父母责之,遁于杨木中。因伐木投潭水,溯流而回,剜木为女像,祷祀有应。南唐保大中创佛舍,今分祠会胜寺,即杨三娘庙。
《善诱文》:苏东坡自谓:窜逐海上,去死地稍近,心颇忧之。愿学寿禅师放生,以證善果。敬以亡母蜀郡太君程氏遗留簪珥,尽买放生,以荐父母冥福。其子迈在东坡之侧,见所买放生,盈轩蔽地,或掉尾乞命,或竦翅哀鸣。迈怜悲其意,急请放之。旁有侍妾名朝云者,见迈衣袷有蠕动,视之,乃虱也。妾遽以指爪陨其命。东坡训之曰:圣人言,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今我远取诸物以放之,汝今近取诸身以杀之耶。妾曰:奈齧我何。东坡曰:是汝气体感召,而生者不可罪,彼要当拾而放之,可也。今人杀害禽鱼之命,是岂禽鱼齧人耶。妾大悟,自后罕茹腥物,多食蔬菜而已。
《东坡题跋》:李如埙之妹,既笄,发病,见前世冤对,日夜笞之。遂归诚佛法。梦中见佛与受戒,平遣冤者。李因蔬食,不嫁。
东坡在儋耳,常负大瓢,行歌田间。所歌皆哨遍也。一日,遇一媪谓坡曰:学士昔日富贵,一场春梦耳。东坡因呼为春梦婆。
《唾玉集》:张商英,字天觉,号无尽。常见梵册整齐,叹吾儒之不若。夜执笔,妻向氏问:何作。曰:欲作无佛论。向曰:既曰无,又何论。公骇其言而止。
《春渚纪闻》:裴亚卿言:为童稚时,侍其祖母文安县君。闻语居宣城之日,邻有俗子,忘其姓名,娶妇甚都,而悍于事姑。每夫外归,必泣诉其凌虐之苦,夫常默然。一夕,于灯下出利刃示其妇,妇曰:将安用此。夫好谓之曰:我每见汝诉我,以汝姑之不容我。与汝持此去之,如何。妇曰:心所愿也。夫曰:今则未也。汝且更与我谨之一月。令汝之勤至,而俾姑之虐暴,四邻皆知其由,然后与汝可密行其事,人各快其死,亦不深穷暴死之由也。妇如其言。于是怡颜柔语,晨夕供侍,及市珍鲜以进饮馔。姑不知其然,即前抚接顿加和悦几月矣。复乘酒取刃玩于灯下,其气愤愤,呼其妇语之曰:汝姑日来于汝,若何。曰:日来视我,非前日比也。又一月,复扣两刃问之,妇即欢然曰:姑今于我情好倍加,前日之事,慎不可作也。再三言之。夫徐握刃怒视之曰:汝见世间有夫杀妇者乎。曰:有之。复见有子杀母者乎。曰:未闻也。夫曰:人之生也,以孝养为先,父母之恩,杀身莫报。及长而娶妇,正为承奉舅姑,以长子息耳。汝归我家,我每察汝恃少容色,不能承顺我母,乃反令为此,大逆天地神明,其容之乎。我造此刃,寔要断汝之首,以快我母之心。姑贷汝两月,使汝改过怡颜,尽为妇之道于我母。待汝之心知曲不在母,而安受我刃也。其妇战惧,泪如倾雨,拜于床下曰:幸恕我此死,我当毕此生前,承顺汝母,常如今日,不敢更有稍懈也。久之,乃许。其后妇姑交睦,播于亲党。有密知此事者,因窃语之。闻者皆谓:此虽俗子而善于调御,转恶为良。虽士君子,有不能处者矣。
《中洲野录》:鄱阳何梅谷英妻,垂老好事佛。自辰至夕,必念观音菩萨千遍。梅谷以儒学闻于时,止之,则弗从;弗止,则恐贻笑士伦。一日,呼妻,至再且三,随应随呼,弗辍。妻怒曰:何聒噪若是耶。梅谷徐答曰:呼仅二三,汝即我怒。观音一日被尔呼千遍,安得不汝怒耶。妻顿悟,遂止。
《净土节要》:张夫人暮年不茹荤,日诵弥陀。家人皆笑之,谓:老人宜滋补颐养而已,仆仆如此,恐无益而有损。夫人修之愈笃。年七十九,每夜暗中,见四壁皆缨络,光辉烛人,恍若白昼。临卒,焚香几上,烟宛转结成一弥陀小像。初,犹烟色渐觉淡黄,遂作真金色,眉目若画,一手下垂,若今塑接引像。众皆拜诵佛号,烟像甫消,而夫人属纩矣。
《嘉兴府志》:蒋十八居士,与其妻廿二孺人,日诵《大乘经》,断除嗜欲积四十年。同日洗漱、更衣、焚香、书颂而终。居士颂曰:这个幻身,四大合成。今日分散,各归其根。诸幻既灭,灰飞烟绝。如空中风,犹碧天月。既无障碍,又能皎洁。一切永断,无复言说。孺人颂曰:看过莲经万四千,平生香火有因缘。西方自是吾归路,风月同来般若船。
《龙安府志》:仙女桥,一女人磨针。彰明主簿弃官隐于窦中。未几至图山修道,抵仙女桥,见因问之。答曰:铁杵磨绣针,功久自然成。明遂感悟。《名山藏·文苑记》:王世贞故与锡爵同里相善。锡爵有女,以守节蜕化。其未化时,感冥契立,恬澹教门,世贞悦之。尊之为昙阳大师,拜为弟子。

闺悟部外编

《冥报记》:隋开皇年中,滑人杜明福妻齐氏,常诵《法华经》。没后,为崔氏男子,名彦武。至仁寿四年,崔年三十,为滑守。一日,了然通前生事,顾谓从者曰:吾昔为此郡人妇,今知家处。因乘马抵城闉入修巷,指门而呼杜氏。明福老矣,即出拜迎崔入门,先升堂,指东壁圬墁之隆处,谓明福曰:吾昔所持《经》、金钗藏于此。七卷末纸火爇字,咸如说。复指庭前树曰:吾尝断发置诸穴中。取之,又得。明福计物故之日,及生之年,略无差焉。遂请施宅为寺。崔即日为之上言,请置寺,因号明福。
《独异志》:唐柳子升妻郑氏,无疾而终。临卒时,告子升曰:不离君之身后十八年,更与君为亲。已而子升年近七十,再娶于崔氏,或多省前生之事。后产一男而卒。
《全唐诗》:戚逍遥,冀州南宫人。幼好道,父以女诫授逍遥,逍遥曰:此常人之事耳。遂取《老子仙经》诵之。年二十馀,适同邑蒯浔。不为尘俗事,惟独居一室,绝食静想,作歌云:笑看沧海欲成尘,王母花前别众真。千岁却归天上去,一心珍重世间人。人悉以为妖。一夜,闻室内有人语声。又三日,忽闻屋裂声如雷,仰视天半,逍遥与众仙俱在云中,历历闻分别语,观望无不惊叹。
《平乐府志》:宋端平间,昭之,乐山里鲊塘村人,诞谭氏二女,继母不慈,备极苦楚。一旦脱胎,于圣山绝顶,飘然羽化。呼吸风雨,应如影响,闻者异之。舅氏陶公躬耕望雨,适二女至,女曰:饭我即雨。舅氏犹豫。女复曰:饭我即雨。舅氏饭之。二女飞腾圣山,俄然大雨如注。舅氏从上呼则下应,从下呼则上应,变幻无端,莫知所之。时孀妇应祭,因登高有难色,女即飞茅于诞山之原。里人即立祠以祀,每岁旱,有祷辄应。故世传为诞仙山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闺悟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