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闺巧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

 第三百四十八卷目录

 闺巧部列传
  吴
  吴王赵夫人
  唐
  柳宜城妾琴客   卢眉娘
  后唐
  西蜀李夫人    妇人童氏
  宋
  朱亿女      宗妇曹氏
  王之才妻李氏   和国夫人王氏
  张昌嗣母文氏   刘夫人
  黄由妻胡氏    卢氏
  赵希泉妻汤氏   翠翘
  谢宜休妻阿环
  元
  黄道婆      管夫人
  仇英女      石女
  尤求女      赵均妻文氏
  庄氏女      丁氏女
  明
  倪岳妻卢氏    许氏
  王长卿妻
 闺巧部艺文一
  绣赋           梁张率
  马室女雷五葬志     唐柳宗元
  王氏广陵散记        顾况
  为人撰乞巧文       沈亚之
 闺巧部艺文二
  七夕穿针        梁刘孝威
  剪綵          唐张九龄
  人日剪綵         徐延寿
  听妻弹别鹤操        元稹
  和微之听妻弹别鹤操因为解释其义依韵加四句           白居易
  绣             罗隐
  绣鸳鸯诗          曹组
  朱氏草虫〈朱氏毗陵人善画草虫〉 宋杨万里
  听姨女乔夫人鼓风入松  金元好问
  吴中女子画花鸟歌     元虞集
  题张萱美人织锦图      乃贤
  听琴歌           杨寿
  绣妇行          揭祐民
  听琴歌          洪希文
  赠张姓女          贡奎
  题管夫人竹石图       郑元
  理绣           杨维桢
  题画兰          管道升〈赵孟頫妻〉
  刺绣图和杨孟载      明高启
  戏诸姊作假花        周洁
 闺巧部艺文三
  点绛唇〈惠山夜月赠鼓琴者〉宋毛滂
  高山流水〈丁基中善琴题赠〉吴文英
  金菊对芙蓉        刘清夫
 闺巧部纪事
 闺巧部杂录
 闺巧部外编

闺媛典第三百四十八卷

闺巧部列传

吴王赵夫人

《拾遗记》:吴王赵夫人,丞相赵达之妹。善书画,巧妙无双。能于指间,以綵丝织为龙凤之锦。宫中号为机绝。孙权尝叹魏蜀未平,思得善画者,图山川地形。夫人乃进所写江湖九州、山岳之势,夫人又于方帛之上绣作五岳列国地形。时人号为针绝。又以胶续丝发作轻幔,号为丝绝。

柳宜城妾琴客

《丽情集》:琴客,柳宜城之爱妾也。善抚琴,宜城请老而琴客出嫁,顾况为作歌。

卢眉娘

《杜阳杂编》:永贞元年,南海贡奇女卢眉娘,年十四。称本北祖帝师之裔,自大足中流落于岭表。幼而慧悟,工巧无比,能于一尺绢上绣《法华经》七卷,字之大小,不逾粟粒,而点画分明,细于毛发,其品题章句,无有遗阙。更善作飞仙盖,以丝一缕,分为三缕,染成五彩,于掌中结为伞盖五重。其中有十洲三岛,天人玉女、台殿麟凤之象,而外列执幢捧节之童,亦不啻千数。其盖阔一丈,秤之无三数两,自煎灵香膏傅之,则虬硬不断。上叹其工,谓之神助,因令止于宫中。每日但食胡麻饭二三合。至元和中,宪宗皇帝嘉其聪慧而奇巧,遂赐金凤环,以束其腕。知眉娘不愿住禁中,遂度以黄冠,放归南海,仍赐号曰逍遥。及后神迁,香气满室,弟子将葬,举棺觉轻,即彻其盖,惟有藕屦而已。后入海,人往往见乘紫云游于海上,是时罗浮处士李象先作《卢逍遥传》,而象先之名无闻,故不为世人传焉。

后唐

西蜀李夫人

《图绘宝鉴》:李夫人,西蜀名家女,未详世胄。善属文,尤工书画。郭崇韬伐蜀,得之。夫人以崇韬武弁,常郁悒不乐。月夕独坐南轩,竹影婆娑可喜,即起,挥毫濡墨,模写窗纸上,明日视之,生意具足。人间往往效之,遂有墨竹。

妇人童氏

《宣和画谱》:妇人童氏,江南人也。莫详其世系,所学出王齐翰画工,道释人物,童以妇人而能丹青,故当时缙绅家妇女往往求写照焉。有文士题童氏画诗曰:林下才华虽可尚,笔端人物更清妍。如何不出深闺里,能以丹青写外边。后不知所终。今御府所藏《六隐图》,其一也。
《画鉴》:五代妇人童氏,画《六隐图》,见于《宣和画谱》。今藏山阴王子才监簿家。乃画范蠡至张志和等六人,乘舟而隐居,山、水、树、石、人物,如豆许大,甚可爱。

朱亿女

《苏州府志》:朱亿女,郡人,淑行婉质,工琴书。至道初,裴愈奉使两浙,闻其才艺,奏之,召至京师。既入宫掖,赐号白莲花夫人。后出俗刺血书《莲花经》一部,改赐慈济广惠大师。亿子光禄卿,公绰之女二十,娘子嫁朝请郎李防,亦聪慧,作《混元图》赠宜人。

宗妇曹氏

《宣和画谱》:宗妇曹氏,雅善丹青,所画皆非优柔软媚,取悦儿女子者。真若得于游览,见江湖山川间胜概,以集于毫端耳。尝画《桃溪蓼岸图》,极巧有品,题者曰:咏雪才华称独秀,回文机杼更谁如。如何鸾凤鸳鸯手,画得桃溪蓼岸图。由此益显其名于世。但所传者不多耳。然妇人女子能从事于此,岂易得哉。今御府所藏五:《桃溪图》一,《柳塘图》一,《蓼岸图》一,《雪雁图》一,《牧羊图》一。
《续骪骳说》:宗妇曹夫人,善丹青,作《临平藕花图》,人争影写。

王之才妻李氏

《画继》:朝议大夫王之才妻,崇德郡君李氏公择之妹也,能临松竹木石,见本即为之,卒难辨,又与可每作竹以贶人。一朝士张潜迂疏修,谨作纡竹以赠之,如是不一。又作一横绢丈馀,著色偃竹,以贶子瞻过南昌山谷,借而李临之。后数年,示米元章于真州。元章云:非鲁直自陈,不能辨也。作诗曰:偃蹇宜如李,挥毫已逼翁。卫书无遗妙,琰慧有馀工。熟视疑非笔,初披飒有风。固藏。惟谨钥化去,或难穷山谷,亦有题姨母李夫人墨竹、偃竹及墨竹图歌诗载集中。

和国夫人王氏

《画继》:和国夫人王氏,显恭皇后之妹,宗室仲輗之室也。善字画,能诗章,兼长翎毛。每赐御扇即翻新意,彷佛成图轴,多称上旨。一时宫邸珍贵其迹。

张昌嗣母文氏

《画继》:文氏,湖州第三女,张昌嗣之母也,居郫湖州。始作黄楼障,欲寄东坡,未行而湖州谢世。遂为文氏奁具,文氏死复归湖州孙。因此二家成讼,文氏尝手临此图于屋壁,暮年尽以手诀传昌嗣。今昌嗣亦名世矣。

刘夫人

《图绘宝鉴》:刘夫人,希字号夫人。建炎年掌内翰文字,善画人物,师古人笔法,及写宸翰,字高宗甚爱之。画上用奉华堂印。

黄由妻胡氏

《图绘宝鉴》:胡氏,平江胡元功尚书女,黄尚书由之妻。自号惠斋居士,精于琴、书、画、梅竹、小景,俱不凡,时比之李易安。

卢氏

《图绘宝鉴》:妇人卢氏,许州人。能作墨竹,梅圣俞尝赋诗题之。

赵希泉妻汤氏

《图绘宝鉴》:汤夫人,叔雅之女,赵希泉妻。写梅竹,每以父閒庵图书识其上。

翠翘

《图绘宝鉴》:翠翘,洪内翰侍人失其姓,自题云翠翘。戏笔字画,婉媚。程大昌题诗云戏作风枝斜,再恼玉堂宿。

谢宜休妻阿环

《图绘宝鉴》:谢宜休妻,小字阿环,遗其姓氏。山水学李成精妙,合格竹学王华亦可观。

黄道婆

《辍耕录》:闽广多种木棉,纺织为布,名曰吉贝。松江府东去五十里许,曰乌泥泾。其地土田硗瘠,民食不给。因谋树艺以资生业,遂觅种于彼。初无踏车椎弓之制,率用手剖去子线弦竹弧,振掉成剂厥,功甚艰。国初时有一妪名黄道婆者,自崖州来,乃教以做造捍弹纺织之具,至于错纱配色,综线挈花,各有其法,以故织成被褥带帨,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粲然若写。人既受教,竞相作为转货他郡家,既就殷。未几妪卒,莫不感恩,洒泣而共葬之,又为立祠,岁时享之。越三十年祠毁,赵愚轩重立,今祠复毁,无人为之创建道婆之名,日渐泯灭无闻矣。

管夫人

《图绘宝鉴》:管夫人,名道升,字仲姬,赵文敏室赠魏国夫人,能书善画,墨竹梅兰。
《琅嬛记》:管夫人性喜兰梅,下笔精妙,不让水仙,有时对庭中修竹,亦自兴至不能自休。
《妮古录》:管夫人亦尝画悬崖朱竹一枝,杨廉夫题云网得珊瑚枝,掷向筼筜谷。明年锦棚儿,春风生面目。
《荻楼杂抄》:赵魏公夫人管道升,善书画。吾竹房尝题其所画。竹石竹房有一私印,是好嬉子三字,即以此印倒用于跋尾。人皆以为竹房之误,魏公见之曰:此非误也。这瞎子道妇人会作画,倒好嬉子。

仇英女

《丹青志》:仇英之女,号杜陵,内史能人物画,绰有父风,赞曰:粉黛钟灵,翱翔画苑,寥乎罕矣。仇媛慧心内朗,窈窕之杰哉。必也律之女行,厥亦牝鸡之晨也。

石女

《保定府志》:石女,张蔡公女也。有巧思,与人接谈,袖中细剪春花、秋菊、细草、垂杨,罔不入神。其剪制香奁绝巧,夺目得之者,珍藏焉。

尤求女

《苏州府志》:尤求号凤丘,长洲人,工写山水,兼人物。女适周凤仪,传父笔,凤仪亦精画,晚年夫妇持斋藉画以给朝夕。

赵均妻文氏

《苏州府志》:文氏名淑,字端容。贡士从简女赵均。妻性明慧,所见幽花、异卉、小虫、怪蝶,信笔渲染,鲜妍生动,均手为题署,远近购者填塞。贵姬季女争来师事,均以是得旨,蓄庀具与宾客,论篆籀,隐居放言。十馀年淑卒,未几均亦亡。

庄氏女

《真率斋笔记》:陈郡庄氏女,精于女红,好弄琴。有琴一张名曰驻电,每弄《梅花曲》闻者皆云有暗香,人遂籍籍称女曰庄暗香女,更以暗香名琴。一日悔曰此岂女儿事耶。遂绝弦不复鼓矣。
庄暗香暗中弹琴,右手指有金花照烂几案,因自造《金花》之曲。

丁氏女

《诚斋杂记》:蔡州丁氏女,精于女红,每七夕祷以酒果,忽见流星坠筵中,明日花上有金梭。

倪岳妻卢氏

《江宁县志》:卢氏,讳允贞布政使雍之女。归倪文毅公岳能诗,尤喜图染,有《璇玑图》《九歌图》甚精妙。

许氏

《沧溟集》:许氏,许公琼之长女,其先凤阳人,徙长兴,生十岁观古图画,问知大义,遂善绘事。见者谓吴兴管夫人,以来所未有也。尝曰刺绣制形,图画制意。形致欲实,意致欲虚。父奇之。年二十归承德君,盖赘婿也。承德君故儒侠好客,不事生产,久之承德君交游日益盛,生产日益微许。尝鬻所图画佐缓急,承德君不知也。

王长卿妻

《甲乙剩言》:长卿,新安人,能诗。其内人精于紩绣,尝观其绣佛,纤密㶷烂,而发丝眉目光相衣纹俨若道。元运筦余所见宋绣最多,此绣当不多,让即谓之针,王可也。王行甫汪明生,诸君多以篇咏重之第性严妒长卿,往朔方谒周中丞虑有外私,使向绣佛前,受邪淫戒而去。

闺巧部艺文一

绣赋           梁张率


寻造物之妙巧,固饰化于百工。嗟莫先于黼绣,自帝虞而观风。杂藻火与粉米,郁山龙与华虫。若夫观其缔缀,与其依放龟龙。为文神仙成象,总五色而极思。藉罗纨而发想,具万物之有状。尽众化之为形,既绵华而稠彩,亦密照而疏明。若春隰之扬蘤,似秋汉之含星。已间红而韵紫,亦表元而里素。间绿竹与蘅杜,杂青松与芳树。若乃邯郸之女,宛洛少年。顾影自媚,窥镜自怜。极车马之光饰,尽衣裳之妖妍。既徙倚于丹墀,亦徘徊于青阁,不息末而反本。吾谓遂离乎浇薄。

马室女雷五葬志     唐柳宗元

马室女雷五,父曰师儒业进士。雷五生巧慧异甚。凡事丝纩文绣,不类人所为者,余睹之甚骇。家贫,岁不易衣而天姿,洁清修严,恒若簪珠,玑衣纨縠,寥然不易,为尘垢杂,年十五病死。后二日,葬州东郭东里,以其姨母为妓于余也。将死,曰:吾闻柳公尝巧我慧,我今不幸死矣。安得公之文志我于墓。其父母不敢,遽请葬之日,余乃闻焉,既而闵焉,以攻石之后也。遂为砂书元塼。追而纳诸墓。

王氏广陵散记        顾况

众乐琴之臣妾也,《广陵散曲》之师长也。琅琊王淹兄女未笄,忽弹此曲,不从地出,不从天降,如有宗师存焉。曲有日宫散、月宫散、归云引、华岳引。意者虚寂之中有宰察之神司,其妙有以授王女于戏天鄙吝,而绝神明。倜傥而授中,散没,而王女生其间,寥寥五六百年,先王作乐殷荐上,帝有不得而闻者,鼓钟时动敢告于太师。

为人撰乞巧文       沈亚之

邯郸人伎妇李客子七夕祀织女,作穿针戏取笤篁芙蓉杂致席上,以望巧所降。其夫以为沈下贤工文,能创窈窕之思,善感物态,因请撰为情语,以道所欲词曰:

惟云渚之震秋兮,矢旷碧以凝慕。悬韶桂于奼月,泫明泪之新露。即河房之将,期俨龙轮以就驭。恭闻司巧之多,方妾修馨香以奉,具窃独溺于自私,希灵娥之所付羽,碧凝其异质兮。韵隆虹于霾霁,假文羽于孔雀兮。而使擅夫佳丽载云,蝉之重緌兮。涂蛮金于绮彗,细绡缕于藕肠兮。差莲跗以齿致,而纤爪之丝虫兮。袅檐机之夕缀是物之巧,功善饰。愿赐妾于针纫也。葩萼郁于浓妍,包多宜以善喜,引纤吹于,轻飙若将翔,而复倚醉,光春之流景,播清香于万里,霓烟出乎无间,缥窈眇以斐亹,若披若曳兮。扯平林兮,横晓水袭霁旦之繁芳兮。因文映而增绮澹,冉冉其夥容,世无容,以偕此是物之巧容,善态。愿委妾于态媚也。短蒲狭涘兮,曲溜溢鵁鶄鹓雏兮。引乳娣戏音清谐兮,荡曳牵游裾之低凝兮。蔓春心于淇裔枯寒劲干兮,噫气摆风叫夜兮。留澡雪留韵凄涩兮,映𠹗咽吟梦语之,连涟感霜钟之流,越是物之巧,音善感。愿付妾于管弦也。

闺巧部艺文二〈诗〉

七夕穿针        梁刘孝威


缕乱恐风来,衫轻羞指现。故穿双眼针,持缝合欢扇。

剪綵          唐张九龄

奼女矜容色,为花不让春。既争芳意早,谁待物华真。叶作参差发,枝从点缀新。自然无限态,长在艳阳晨。

人日剪綵         徐延寿

闺妇持刀坐,自怜裁剪新。叶催情缀色,花寄手成春。帖燕留妆户,黏鸡待饷人。擎来问夫婿,何处不如真。

听妻弹别鹤操        元稹

别鹤声声怨夜弦,闻君此奏欲潸然。商瞿五十知无子,更付琴书与仲宣。

和微之听妻弹《别鹤操》因为解释其义,依韵加。四句           白居易


义重莫若妻,生离不如死。誓将死同穴,其奈生无子。商陵追礼教,妇出不能止。舅姑明旦辞,夫妻中夜起。起闻双鹤别,若与人相似。听其悲唳声,亦如不得已。青田八九月,辽城一万里。徘徊去住云,呜咽东西水。写之在琴曲,听者酸心髓。况当秋月弹,先入忧人耳。怨抑掩朱弦,沈吟停玉指。一闻无儿叹,相念两如此。无儿虽薄命,有妻偕老矣。幸免生别离,犹胜商陵氏。

绣             罗隐

一片丝罗〈照全唐诗阙三字〉,洞房西室女工劳。花随玉指添春色,鸟逐金针长羽毛。蜀锦谩誇声自贵,越绫虚设价功高。可中用得鸳鸯被,红叶枝枝不碍刀。

绣鸳鸯诗          曹组

柴扉花屿接江湖,头白成双得自娱。春晚有时描一对,日长销得绣工夫。

朱氏草虫〈朱氏毗陵人善画草虫〉 宋杨万里

常州草虫天下奇,女郎点笔不缘师。未应好手传轮扁,便恐前身是郭熙。
笔端生意已如生,点缀沙虫机不停。浅著鹅黄作蝴蝶,深将猩血染蜻蜓。

听姨女乔夫人鼓风入松  金元好问

白雪朱弦一再行,春风纤指十三星。云窗雾阁有今夕,宝靥罗裙无此声。潇洒寒松度虚籁,悠扬飞絮搅青冥。胎仙不比湘灵瑟,五字钱郎莫漫惊。

吴中女子画花鸟歌     元虞集

吴中女子颜色好,洗面看花花为悄。调朱弄粉不自施,写作窗间雪衣鸟。绿窗沉沉春昼迟,半生心事花鸟知。花残鸟去人不归,细雨梅酸愁画眉。

题张萱美人织锦图      乃贤

织锦秦川窈窕娘,新翻花样学宫坊。窗虚转轴莺声滑,腕倦停梭粉汗香。双凤回翔金缕细,五云飞动綵丝长。明年夫婿封侯日,裁得宫袍远寄将。

听琴歌           杨寿

十八年少谁家女,绰约容仪衣楚楚。秋波潋滟映春山,暂驻空刀裁白纻。轻移莲步出重帏,玉纤閒理焦桐丝。琳琅婺女不足数,前身疑是蔡文姬。一鼓天风生再鼓,山月明苍龙夜啼。老蛟泣孤鸾别鹤,不敢鸣一弦宫牛鸣,古盎应黄钟。二弦商梧桐,叶落敲银床。三弦角野猿,暮啸岩花落。四弦徵百啭,黄鹂绿阴里。五弦羽洞庭,潇潇落寒雨。大宫小宫错杂弹,一堂鱼水情交欢。我闻此声重太息,历代圣贤能作述。杏坛千古有遗音,何须更听湘妃瑟。

绣妇行          揭祐民

回文未动机心忙,幼时学刺双鸳鸯。渐摹小景作芦雁,稍引初智成麇獐。几回停线望长晷,年深勾拨入教坊。宫罗裁就绣御用,伴伍推让尊前行。一丝欲理三涤手,龙凤密凑云分光。臂垂枯木挂猿狖,眼注寒水明鹙鸧。瘖瘖蜩蝉壳未脱,栉栉蚕腹丝为僵。晴天日杲等馀事,清夜膏继争毫芒。鸣机裂下棚忽解,掴掴一弗声闻廊。千秋万岁奉圣王,若比倚市真谁强。

听琴歌          洪希文

疏帘曲槛蘋风凉,细腰美人藕丝裳。神閒意定丰度远,玉指纤纤弹履霜。乔林莺啭日卓午,出涧泉鸣夜未央。孤鸾别鹤生暗恨,毋以冰炭置我肠。

赠张姓女          贡奎

张家女儿八岁馀,手把椽笔誇能书。翠眉玉貌画不如,一朝献艺承明庐。风云会合冠佩集,当面濡毫翻墨汁。弱身窈窕才过膝,步腕回旋万钧力。怒鲸横海枯树立,震空忽堕巅崖石。功成直与造化俱,欻见声名起京邑。紫裘蒙茸年少儿,宝刀琼带羊角觿。平生一字不到眼,对此悄然颜色赧。君不见蔡文姬、班婕妤风流文采,绝代无吁嗟。陶家五男子,总令纸笔为荒芜。

题管夫人竹石图       郑元

谁裁弄玉碧云箫,吹过琼台月影遥。白鹤一双何处下,水晶宫里赤阑桥。

理绣           杨维桢

拣得金针出象筒,鸳鸯双刺扇罗中。却嗔昨夜狸奴恶,抓乱金床五色绒。

题画兰          管道升〈赵孟頫妻〉

赵管才高柳絮风,水晶宫里画幽丛。秋来纫作夫君佩,羞杀回文漫自工。

刺绣图和杨孟载      明高启

翠丝盘叶碧玲珑,小萼花铺茜缕红。梦里鸳鸯留不得,分明却在绣床中。

戏诸姊作假花        周洁

镂花雕叶百般新,巧手分明遂夺真。自是深闺无定鉴,金钱输与弄虚人。

闺巧部艺文三〈词〉

点绛唇〈惠山夜月赠鼓琴者〉宋毛滂

绣岭横秋,玉螭吹暑迎凉气。碧崖流水,流入春葱指。
半倚朱颜,微亸连环珥,通深意。月明风细,分付知

音耳。
高山流水〈丁基仲善琴题赠〉吴文英
素弦一一起秋风,写柔情多在春。葱徽外,断肠声,霜霄暗落。惊鸿低颦处,剪绿裁红,仙郎伴新制,还赓旧曲。映月帘栊,似名花并蒂,日日醉春浓。《吴中空传》有西子应不解,换徵移宫,兰蕙满襟,怀唾碧总喷花茸,后堂深,想费春工。客愁重时,听蕉窗雨碎泪湿琼钟恁风流也,称金屋贮娇慵。

金菊对芙蓉        刘清夫

浅拂春山,慢横秋水。玉纤閒理丝桐按,清泠繁露淡泞。悲风素弦,瑶轸调新,韵颤翠翘金簇。芙蓉叠钩,重锁轻挑,慢摘特地情浓。泛商刻羽,无穷似和。鸣鸾凤律应雌雄,问高山流水。此意谁同。个中只许知音,听有茂陵车马《雍容画》帘人静琴心,三叠时倒金钟。

闺巧部纪事

《中华古今注》:高羊氏娶于陈丰氏,女能制鞞鼓、钟磬、埙篪。
《拾遗记》:成王五年,有因祇之国去王都九万里,献女工一人,善工巧,体貌轻洁。被纤罗杂绣之衣,长袖修裾,风至则结其衿带,恐飘飘不能自止也。其人善织,以五色丝纳于口中,手引而结之,则成文锦。
《太霄经》:朱仲,尝于会稽卖珠,汉高后时人。仲以素书倚酒于女几家。女几盗写学其术。女几,陈市上酒妇也。
《西京杂记》:霍光妻遗淳于衍蒲桃锦二十四疋,散花绫二十五疋。绫出钜鹿陈宝光家。宝光妻传其法,霍显召入其第,使作之,机用一百二十镊。六十日成一疋,疋直万钱。
《古今注》《雉朝飞》者,牧犊子所作也,其声中绝。魏武帝宫人有卢女者,故冠军将军阴叔之妹,年七岁,入汉宫,学鼓琴。琴特鸣异于诸伎,善为新声,能传此曲,卢女至明帝崩,后放出嫁为尹更生之妻。
《女红馀志》:桓豁女,字女幼,制绿锦衣带,作竹叶样,远视之无二也。故无瑕诗云:带叶新裁竹,簪花巧制兰。女幼,庾宣妇。
《琅琊漫抄》:永嘉闺妇以青梅雕剜脱核,镂以花鸟,纤细可爱,以手擘之,玲珑如小盒,阖之复为梅,谓之梅篮。李太白诗云:珍盘荐雕梅,岂即梅篮欤。
《谢氏诗源》:更嬴之妻能作锁云囊,佩之,陟高山,有云处,不必开囊,而自然有云气入其中。归至家启视,皆有云气,白如绵,自囊而出。囊大如蚕茧,而可以开合。更嬴善射,每言能仰射入云中,其妻不信,因以一囊系箭头,令射之。及坠,验之,果有白云在内。因名箭曰锁云。
《荆楚岁时记》:七月七日,为牵牛织女聚会之夜。是夕,人家妇女结綵缕,穿七孔针,或以金银鍮石为针,陈瓜果于庭以乞巧。有蟢网于瓜上,则以为符应。《文苑》:真珠沈世坦谢美人制鱼书甚旨,一时传诵。中有云:制楚江之鲤,裁越国之绫,造化杳冥,出兹针线。鳞甲髣髴,成彼丹青。虽辜弹铗之心,聊作传书之使。素手得蒙一水,宁辞鲛室衔珠。綵毫倘点双睛,尚冀龙门烧尾。注曰:昔杨隐之女有仙术,与父争衡,隐之以土,撚作小丸,散土中,即生梧桐数株,枝叶青葱。女以素绫剪小鱼,一沾水即跃去,共为笑乐,忘其贫约。续《博物志·山东风俗》:遇正月,取五姓女,年十馀岁者,共卧一榻,覆之以衾,以箕扇之。良久如梦寐,或欲刺文绣,事笔砚,理管弦。俄顷乃寤,谓之扇天卜以乞巧。《琅嬛记》:八九月中,月轮外轻,云时有五色下,黄人每值此则争呼,女子向月拜之,谓之乞巧。惟吴媪有一女,年十二,拜之甚勤。一夕月下,飞五色綵云,如手掌大,驻于女前,众皆恐,女径吸食之,味甚香美。明旦梳头窥镜,面色艳冶,弹琴读书不习,而能媪喜甚,改名为綵云。
《女红馀志》:女丸以黎洞宝香为琴,以昆山碧玉为弦,故曰碧弦琴。
《熙朝乐事》:七夕妇女对月穿针,谓之乞巧,或以小盒盛蜘蛛,次早观结网疏密,以为得巧多寡。
《帝京景物略》:七月七夕之午,丢巧针,妇女曝盎水日中,顷之水面膜生,以绣针投之,则浮看水底针影有成云物、花头、鸟兽影者,有成鞋及剪刀、水茄影者,谓乞得巧。其影粗如槌,细如线,直如轴蜡,此拙徵矣。妇或叹,女有泣者。
《女红馀志》:羊侃姬张静婉能织奇锦,有金梭玉蹑伏兔辘轳,皆人间所无之宝为饰。
《元散堂诗话》:试莺以朝鲜厚茧纸作鲤鱼函,两面俱画鳞甲,腹下令可以藏书。此古人尺素结鱼之遗制也。试莺每以此遗迁,尝有诗云:花笺制叶寄郎边,江上寻鱼为妾传。郎处斜阳三五树,路中莫近钓翁船。贞观中事也。
《珍珠船》:李汧公妾名七,七善琴与筝。
《资暇录》:始建中蜀相崔宁之女,以茶杯无榇病其熨,指取楪子承之,既啜,而杯倾,乃以蜡环楪子之央,其杯遂定。即命匠以漆环代蜡,进于蜀相。蜀相奇之,为制铭而话于宾亲人,人为便用是。后传者更环其底,愈新其制以至百状焉。
《致虚阁杂俎》:薛瑶英于七月七日令诸婢共剪轻綵作连理花千馀朵,以阳起石染之,当午散于中庭,随风而上。遍空中如五色云霞,久之方没。谓之渡河。吉庆花藉以乞巧。
《柳河东集》:柳子夜归,自外庭有设祠者,餰饵馨香,蔬果交罗,插竹垂緌,剖爪犬牙,且拜且祈,怪而问焉。女隶进曰:今兹秋孟七夕,天女之孙将嫔于河,鼓邀而祠者,幸而与之巧。驱去蹇拙,手目开利,组纴缝制,将无滞于心焉。为是祷也。
《图绘宝鉴》:越国夫人王氏,端献王妇。王审琦,后作篆隶有古法,为小诗有林下风。致以淡墨写竹,整整斜斜,曲尽其态见者,疑其影落缣素。
《画继》:章友直之女煎能如其父,以篆笔画棋盘,笔笔相似。
《琅嬛记》:姚月华笔札之暇时,及丹青、花卉、翎毛,世所鲜及。尝为杨生画芙蓉匹鸟,约略浓淡,生态逼真。杨喜不自持,觅银光纸,裁书谢之。其略云:连枝欲长,忽阻山蹊。比翼将翔,遽乖云路。思结章台垂柳,心驰普救啼莺。幸传尺素之丹青,岂任寸心之铭刻。江湖恍在案,波浪忽翻窗。植写断肠,飞挥交颈,茧纸发其枝干,兔管写之羽毛。雌戏蘋川,雄怀苔石。色与露花同照烂,翼将风叶共低昂。明镜晓开,老忆文君之面;疏萤夜度,遥思织女之机。所冀吾人获,同斯画越溪。吴水之上,常得双开汉树;秦草之间,永教对舞。
《江阴县志》:陈继儒题江阴,周氏两女画周荣公。二女合手所画花草、翎毛。运笔精微,传彩炳焕。花有露,鸟有声,几令造化,无权画苑老名家不及也。

闺巧部杂录

《新论》:珠圆罗绉虽女子,运巧不能为之。
《鸿烈解》:蔡之幼女卫之稚,质捆纂组杂,奇彩抑黑,质杨赤文。
《盐铁论》:中山素女,抚流徵于堂上。
《韩诗外传》:麑衣而盩领,而女不以巧获罪。《妮古录·墨竹》:或云李夫人貌窗上竹影所成。
《画继》:陈晖、晦叔、经略子妇桐庐方氏,作梅竹,极清远。又临兰亭,并自作草书,俱可观。
《画麈》:世但知封膜作画,不知自舜妹嫘始。客曰:惜此神技,创自妇人。予曰:嫘尝脱舜于瞍象之害,则造化在手,堪作画祖。

闺巧部外编

《贾氏说林》:沈休文雨夜斋中独坐,风开竹扉,有一女子携络丝具,入门便坐。风飘细雨如丝,女随风引,络络绎不断,断时亦就口续之,若真丝焉。烛未及跋得数两,起,赠沈曰:此谓冰丝,赠君,造以为冰纨。忽不见。沈后织成纨,鲜洁明净,不异于冰制扇。当夏日,甫携在手,不摇而自凉。
《诚斋杂记》:王彦伯善鼓琴,至吴邮亭,维舟中渚,秉烛理琴,忽见一女子坐于东床,亦取琴调之,乃楚光明曲。迟明,女取锦绣赠别,彦伯以玉琴答之而去。《桂苑丛谈》:郑代肃宗时为润州刺史,兄侃,嫂张氏。女年十六,名采娘,贞淑其仪。七夕夜,沉香筵,祈于织女。是夕,梦云舆雨盖蔽空,驻车命采娘曰:吾织女,祈何福。曰:愿乞巧耳。乃遗一金针,长寸馀,缀于纸上,置裙带中。令三日勿语,汝当奇巧。不尔,化成男子。经二日,以告其母。母异而视之,则空纸矣,其针迹犹在。张氏数女皆卒,至娠,采娘病而不言。张氏有恨言曰:男女五人皆卒,复怀何为。将服药以损之,药至将服,采娘昏闇之内,忽称杀人。母惊而问之,曰:女若终当为男子,母之所怀是也。闻药至情急,是以呼之。母异之,乃不服药。采娘寻卒,既葬,母悲念,乃收常所戏之物而匿之。未逾月,遂生一男子。或有动所匿之物,儿即啼哭。张氏哭女,儿即啼哭。罢即愈,乃采娘后身也。因名曰叔子,后位至柱史。
《子真画谱》:张芸叟临江而居,其妻遗一素绫鲤鱼,首尾宛然,腹藏短牍,但未画鳞甲耳。芸叟试为点染,便跃入江中,不知所之。后渔人网得白鱼,破腹,无肠者,卖之。买者命内人煮之,及熟,启视,不复存矣。自后,网得者即放去,谓神鱼云。芸叟,讳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