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闺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闺义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

 第四十卷目录

 闺义部列传一
  周
  鲁孝义保     秦穆公姬
  楚成郑瞀     晋圉怀嬴
  黎庄夫人     周主忠妾
  卫宗二顺     鲁义姑姊
  齐义继母     梁节姑姊
  魏芒慈母     召南申女
  蔡人之妻     魏节乳母
  盖将之妻
  汉
  珠崖二义     京师节女
  邰阳友娣
  后汉
  张雨       盛道妻
  羊道妻蔡氏
  晋
  郑休妻石氏    靳康女
  广汉汝妇
  宋
  南平王铄妃江氏
  南齐
  吴翼之母丁氏   乘公济妻姚氏〈范法恂妻附〉
  徐灵礼妻
  北魏
  平原女子孙氏   孙道温妻赵氏
  隋
  钟士雄母蒋氏   杨庆妻王氏
  唐
  王兰英      李湍妻
  韩会妻郑氏    衡方厚妻程氏
  窦烈妇      李氏妻王阿足
  高睿妻秦氏    周迪妻
  李畬母      姚女
  廖匡济母     林廿五妻谢氏
  南唐
  练夫人      刘仁赡妻薛氏
  辽
  耶律奴妻萧氏
  宋
  何世忠妻李氏   侯延广乳母
  范希周妻吕氏   王袤妻赵氏
  丁国兵妻     李易母蒋氏
  周虎母何氏    邓六娘
  陈韡妻林氏    毛惜惜
  陈文龙母     施妳婆
  赵卯发妻雍氏   蔡某妻张氏
  赵宁妻马氏    某氏女
  欧阳昌邦妻严氏  淮阴义妇
  高义妇      林氏女
  刘仝子妻林氏   翁真姑
  元
  程鹏举妻     王玉妻某氏
  刘平妻胡氏    杜友开妻吴氏
  赵碧澜二妾    姚里氏
  李仲义妻刘氏   柴氏
  官胜娘      任女
  葛聚妻彭氏    唐八妙
  钱珍妻顾氏    卢廷瑞继妻周氏
  朵那       杨伯远妻王氏
  张某妻高氏    张义妇

闺媛典第四十卷

闺义部列传一

鲁孝义保

《刘向·列女传》:鲁孝义保者,鲁孝公称之保母。臧氏之寡也。初,孝公父武公,与其二子长子括,中子戏,朝周宣王。宣王立戏为鲁太子。武公薨。戏立,是为懿公。孝公时,号公子。称最少。义保与其子俱入宫养。公子称。括之子伯御,与鲁人作乱,攻杀懿公,而自立,求公子称于宫,将杀之。义保闻伯御将杀称,乃衣其子,以称之衣卧于称之处。伯御杀之,义保遂抱称以出。遇称舅鲁大夫于外。舅问:称死乎。义保曰:不死,在此。舅曰:何以得免。义保曰:以吾子代之。义保遂以逃十一年,鲁大夫皆知称之在保。于是请周天子杀伯御,立称。是为孝公。鲁人高之。《论语》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其义保之谓也。

秦穆公姬

《刘向·列女传》:穆姬者,秦穆公之夫人,晋献公之女,太子申生之同母姊,与惠公异母。贤而有义。献公杀太子申生,逐群公子。惠公号公子夷吾,奔梁。及献公卒,得因秦立,始即位。穆姬使纳群公子,曰:公族者,君之根本。惠公不用,又背秦赂晋饥,请粟于秦。秦与之,秦饥请粟于晋,晋不与。秦遂兴兵与晋战,获晋君,以归。秦穆公曰:扫除先人之庙,寡人将以晋君见。穆姬闻之,乃与太子罃,公子弘,与简璧衰绖,屦薪以迎。且告穆公曰:上天降灾,使两君罢。以玉帛相见,乃以兴戎。婢子娣姒不能相教,以辱君命。晋君朝以入,婢子夕以死。惟君其图之。公惧,乃舍诸灵台。大夫请以入,公曰:获晋君以功归,今以丧归。将焉用。遂改馆晋君,馈以七牢而遣之。穆姬死,穆姬之弟重耳入秦,秦送之晋,是为晋文公。太子罃思母之恩,而送其舅氏也。作诗曰: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君。子曰:慈母生孝子。《诗》云:敬慎威仪,维民之则。穆姬之谓也。

楚成郑瞀

《刘向·列女传》:郑瞀者,郑女之嬴媵,楚成王之夫人也。初成王登台临后宫,宫人皆倾观,子瞀直入不顾,徐步不变。王曰:行者顾,子瞀不顾。王曰:顾吾以女为夫人。子瞀复不顾。王曰:顾吾又与女千金,而封若父兄。子瞀遂不顾。于是,王下台而问曰:夫人,重位也;封爵,厚禄也。一顾可以得之,可得而遂不顾,何也。子瞀曰:妾闻妇人以端正和颜为容。今者大王在台上,而妾顾,则是失仪节也。不顾,告以夫人之尊,示以封爵之重,而后顾。则是妾贪贵乐利,以忘义理也。苟忘义理,何以事王。王曰:善。遂立以为夫人。处期年,王将立公子商臣,以为太子。王问之于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齿末也,而又多宠子。既置而黜之,必为乱矣。且其人蜂目而豺声,忍人也,不可立也。王退而问于夫人。子瞀曰:令尹之言,信可从也。王不听,遂立之。其后商臣以子上救蔡之事谮子上,而杀之。子瞀谓其保曰:吾闻妇人之事,在于馈食之间而已。虽然,心之所见,吾不能藏夫。昔者子上言:太子之不可立也。太子怨之,谮而杀之。王不明察,遂辜无罪。是白黑颠倒,上下错谬也。王多宠子,皆欲得国。太子贪忍,恐失其所。王又不明,无以照之。嫡庶分争,祸必兴焉。后,王又欲立公子职。职,商臣庶弟也。子瞀退而与其保言曰:吾闻信不见疑,今者,王必将以职易太子。吾惧祸乱之作也。而言之于王,王不应。其以太子为非吾子,疑吾谮之者乎。夫见疑而生,众人孰知其不然与。其无义而生,不如死以明之。且王闻吾死,必寤太子之不可释也。遂自杀。保母以其言通于王。是时,太子知王之欲废之也,遂兴师作乱。围王宫,王请食熊蹯,而死不可得也。遂自经。君子曰:非至仁,孰能以身试。《诗》曰:舍命不渝。此之谓也。

晋圉怀嬴

《刘向·列女传》:怀嬴者,秦穆公之女,晋惠公太子之妃也。圉质于秦,穆公以嬴妻之。六年,圉将逃归。谓嬴氏曰:吾去国数年,子父之接忘,而秦晋之友不加亲也。夫鸟飞反乡,狐死首丘。我其首晋而死,子其与我行乎。嬴氏对曰:子,晋太子也,辱于秦。子之欲去,不亦宜乎。虽然,寡君使婢子侍,执巾栉以固子也。今吾不足以结子,是吾不肖也。从子而归,是弃君也。言子之谋,是负妻之义也。三者无一可行,虽吾不从子也,子行矣。吾不敢泄言,亦不敢从也。子圉遂逃归。君子谓:怀嬴善处夫妇之间。

黎庄夫人

《刘向·列女传》:黎庄夫人者,卫侯之女,黎庄公之夫人也。既往,而不同欲所务者,异未尝得见。甚不得意,其傅母闵夫人,贤而公反不纳。怜其失意,又恐其已见遣,而不以时去。谓夫人曰:夫妇之道,有义则合,无义则去。今不得意,胡不去乎。乃作诗曰:式微式微,胡不归。夫人曰:妇人之道,一而已矣。彼虽不吾以,吾何可以离于妇道乎。乃作诗曰: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终执贞一,不违妇道,以俟君命。君子故序之,以编于诗。

周主忠妾

《刘向·列女传》:周主忠妾者,周大夫妻之媵妾也。大夫号主父,自卫仕于周,二年且归。其妻淫于邻人,恐主父觉其淫者。忧之,妻曰:无忧也。吾为毒酒,封以待之矣。三日,主父至。其妻曰:吾为子劳,封酒相待。使媵婢取酒而进之,媵婢心知其毒酒也。计念:进之,则杀主父,不义。言之,又杀主母,不忠。犹豫,因阳僵覆酒。主父大怒,而笞之。既已,妻恐媵婢言之。因以他过笞,欲杀之。媵知将死,终不言。主父弟闻其事,具以告主父。主父惊,乃免媵婢,而笞杀其妻。使人阴问媵婢,曰:汝知其事,何以不言,而反几死乎。媵婢曰:杀主以自生,又有辱主之名,吾死则死耳。岂言之哉。主父高其义,贵其意,将纳以为妻。媵婢辞曰:主辱而死,而妾独生。是无义也。代主之处,是逆礼也。无义逆礼,有一犹愈。今尽有之,难以生矣。欲自杀,主父闻之,乃厚币而嫁之。四邻争娶之,君子谓忠妾为仁厚。夫名无细而不闻,行无隐而不彰。《诗》云:无言不酬,无德不报。此之谓也。

卫宗二顺

《刘向·列女传》:卫宗二顺者,卫宗室灵王之夫人,而及其傅妾也。秦灭卫,君乃封灵王世家。使奉其祀。灵王死,夫人无子而守寡,傅妾有子,傅妾事夫人八年不衰,供养愈谨。夫人谓傅妾曰:孺子养我甚谨,子奉祀,而妾事我,我不聊也。且吾闻,主君之母,不妾事人。今我无子,于礼斥绌之人也。而留以尽其节,是我幸也。今又烦孺子,不改故节。我甚内惭。吾愿出居外,以时相见,我甚便之。傅妾泣而对曰:夫人欲使灵氏受不祥耶。王不幸早终,是一不祥也。夫人无子,而婢妾有子,是二不祥也。夫人又欲出居外,使婢子居内,是三不祥也。妾闻忠臣下君无怠倦时,孝子养亲患无日也。妾岂敢以小贵之故,变妾之节哉。供养固妾之职也。夫人又何勤乎。夫人曰:无子之人,而辱主君之母。虽子欲尔,众人将谓我不知礼也。吾终愿居外而已。傅妾退,而谓其子曰:吾闻君子处顺,奉上下之仪,修先古之礼。此顺道也。今夫人难我,将欲居外,使我居内。此逆也。处逆而生,岂若守顺而死哉。遂欲自杀。其子泣而守之不听。夫人闻之,欢遂许傅妾留终年供养不衰。君子曰:二女相让,亦诚君子。可谓行成于内,而名立于世矣。《诗》云: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此之谓也。

鲁义姑姊

《刘向·列女传》:鲁义姑姊者,鲁野之妇人也。齐攻鲁,至郊,望见一妇人,抱一儿,携一儿而行。军且及之,弃其所抱,抱其所携而走。山儿随而啼,妇人遂行不顾。齐将问儿曰:走者尔母耶。曰:是也。母所抱者,谁也。曰:不知也。齐将乃追之。军士引弓将射之,曰:止。不止,吾将射尔。妇人乃还。齐将问:所抱者,谁也。所弃者,谁也。对曰:所抱者,妾兄之子也。所弃者,妾之子也。见军之至力,不能两护。故弃妾之子。齐将曰:子之于母,其亲爱也。痛甚于心。今释之,而反抱兄之子。何也。妇人曰:己之子,私爱也。兄之子,公义也。夫背公义而向私爱,亡兄子而存妾子。幸而得免,则鲁君不吾畜,大夫不吾养。庶民国人不吾与也。夫如是,则胁肩无所容,而累足无所履也。子虽痛乎,独谓义何。故忍弃子而行义,不能无义而视鲁国。于是,齐将按兵而止。使人言于齐君,曰:鲁未可伐也。乃至于境山泽之妇人耳,犹知持节行义,不以私害公,而况于朝臣士大夫乎。请还。齐君许之。鲁君闻之,赐妇人束帛百端,号曰义姑姊,公正诚信,果于行义。夫义,其大哉。虽在匹妇,国犹赖之。况以礼义治国乎。《诗》云:有觉德行,四国顺之。此之谓也。

齐义继母

《刘向·列女传》:齐义继母者,齐二子之母也。当宣王时,人有斗死于道者,吏讯之,被一创。二子兄弟立其傍,吏问之,兄曰:我杀之。弟曰:非兄也,乃我杀之。期年,吏不能决言之于相,相不能决言之于王。王曰:今皆赦之,是纵有罪也;皆杀之,是诛无辜也。寡人度其母能知子善恶,试问其母。听其所欲杀活。相召其母,问之曰:母之子杀人,兄弟欲相代死,吏不能决言之于王,王有仁惠,故问母,何所欲杀活。其母泣而对曰:杀其少者。相受其言,因而问之,曰:夫少子者,人之所爱也。今欲杀之,何也。其母对曰:少者,妾之子也。长者,前妻之子也。其父疾且死之时,属之于妾曰:善养视之。妾曰:诺今既受人之托,许人以诺,岂可以忘人之托,而不信其诺耶。且杀兄活弟,是以私爱废公义也,背言忘信,是欺死者也。夫言不约束,已诺不分,何以居于世哉。子虽痛乎,独谓行何。泣下沾襟,相入言于王,王美其义,高其行,皆赦不杀,而尊其母号曰义母。君子谓:义母信而好义,洁而有让。《诗》曰:恺悌君子,四方为则。此之谓也。

梁节姑姊

《刘向·列女传》:梁节姑姊者,梁之妇人也。因失火,兄子与其己子在火中,欲取兄子,辄得其子,独不得兄子。火盛,不得复入,妇人将自趣火。其人止之曰:子本欲取兄之子,惶恐卒误得尔子,中心谓何,何至自赴火。妇人曰:梁国岂可户告人晓也。被不义之名,何面目以见兄弟国人哉。吾欲复投吾子,为失母之恩,吾势不可以生,遂赴火而死。君子谓:节姑姊,洁而不污。《诗》曰:彼其之子,舍命不渝。此之谓也。

魏芒慈母

《刘向·列女传》:魏芒慈母者,魏孟阳氏之女,芒卯之后妻也。有三子,前妻之子五人皆不爱,慈母遇之甚异,犹不爱。母乃命其三子不得与前妻子齐衣服,饮食起居,进退,甚相远。前妻之子犹不爱。于是,前妻中子犯魏王,令当死。慈母忧戚悲哀,带围减尺,朝夕勤劳,以救其罪。人有谓慈母曰:何勤劳忧惧如此。慈母曰:如妾亲子,虽不爱妾,犹救其祸,而除其害。独于假子,而不为,何以异于凡母。其父为其孤也,而使妾为其继母。继母如母,为人母不能爱其子,可谓慈乎。亲其亲而偏其假,可谓义乎。不慈且无义,何以立于世。彼虽不爱妾,安可以忘义乎。魏安釐王闻之,高其义,曰:慈母如此,可不赦其子乎。乃赦其子复其家。自此,五子亲附慈母,雍雍若一。慈母以礼义之渐,率导八子,咸为魏大夫卿士,各成于礼义。君子谓:慈母一心。《诗》云:鸤鸠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言心之均一也,鸤鸠以一心养七子,君子以一仪养万物,一心可以事百君,百心不可以事一君。此之谓也。

召南申女

《刘向·列女传》:召南申女者,申人之女也。既许嫁于酆,夫家礼不备,而欲迎之。女与其人言:以为夫妇者,人伦之始也。不可不正。《传》曰:正其本,则万物理。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是以本立,而道生;源洁,而流清。故嫁娶者,所以重承业,继先祖,为宗庙主也。夫家轻礼违制,不可以行,遂不肯往夫家。讼之于理,致之于狱。女终以一物不具,一礼不备,守节持义,必死不往而作。《诗》曰:虽速我狱,室家不足。言夫家之礼不备足也。君子以为得妇道之仪,故举而扬之,传而法之,以绝无礼之求,防淫欲之行焉。又曰:虽速我讼,亦不女从。此之谓也。

蔡人之妻

《刘向·列女传》:蔡人之妻者,宋人之女也。既嫁于蔡,而夫有恶疾,其母将改嫁之。女曰:夫之不幸,乃妾之不幸也。奈何去之。适人之道,一与之醮,终身不改。不幸遇恶疾,不改其意。且夫采采芣苢之草,虽其臭恶,犹始于捋采之,终于怀撷之,浸以益亲。况于人乎。况于夫妇之道乎。彼无大故,又不遣妾,何以得去。终不听其母,乃作芣苢之诗,君子曰:宋女之意,甚贞而一也。

魏节乳母

《刘向·列女传》:魏节乳母者,魏公子之乳母。秦攻魏破之,杀魏王瑕,诛诸公子,而一公子不得,令魏国曰:得公子者,赐金千镒;匿之者,罪至夷。节乳母与公子俱逃。魏之故臣见乳母,而识之,曰:乳母无恙乎。乳母曰:嗟乎。吾奈公子何。故臣曰:今公子安在。吾闻秦令有能得公子者,赐金千镒,匿之者,罪至夷。乳母傥言之,则可以得千金,知而不言,则昆弟无类矣。乳母曰:吁。我不知公子之处。故臣曰:我闻公子与乳母俱逃。母曰:吾虽知之,亦终不可以言。故臣曰:今魏国亦破,亡族已灭。子匿之,尚谁为乎。母吁而言曰:夫见利而反上者,逆也;畏死而弃义者,乱也。今持逆乱而以求利,吾不为也。且夫凡为人养子者,务生之,非为杀之也。岂可以利赏畏诛之故,废正义而行逆节哉。妾不能生而令公子擒也。遂抱公子逃于深泽之中。故臣以告秦军,秦军追见,争射之。乳母以身为公子蔽矢,著身者数十,与公子俱死。秦王闻之,贵其守忠死义,乃以卿礼葬之,祠以太牢,宠其兄为五大夫,赐金百镒。君子谓:节乳母,慈惠敦厚,重义轻财,礼为孺子。室于宫择诸母及阿者,必求其宽仁慈惠,温良恭敬,慎而寡言者,使为子师,次为慈母,次为保母。皆居子室,以养全之他人,无事不得往。夫慈故能爱,乳狗搏人,伏鸡搏狸,恩出于中心也。《诗》云:行有死人,尚或墐之。此之谓也。

盖将之妻

《刘向·列女传》:盖将之妻,盖之偏将丘子之妻也。戎伐盖,杀其君。令于盖群臣曰:敢有自杀者,妻子尽诛。丘子自杀,人救之,不得死。既归,其妻谓之曰:吾闻将节勇,而不果生。故士民尽力,而不畏死。是以战胜攻取,故能存国安君。夫战而忘勇,非孝也;君亡不死,非忠也。今军败,君死,子独可生。忠孝忘于身,何忍以归。丘子曰:盖小戎大,吾力毕能尽,君不幸而死,吾固自杀也,以救,故不得死。其妻曰:曩日有救,今又何也。丘子曰:吾非爱身也,戎令曰:自杀者,诛及妻子,是以不死。死又何益于君。其妻曰:吾闻之,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今君死而子不死,可谓义乎。多杀士民,不能存国,而自活,可谓仁乎。忧妻子而忘仁义,背故君而事强暴,可谓忠乎。人无忠臣之道,仁义之行,可谓贤乎。《周书》曰:先君而后臣,先父母而后兄弟,先兄弟而后交友,先交友而后妻子,妻子,私爱也;事君,公义也。今子以妻子之故,失人臣之节,无事君之礼,弃忠臣之公道,营妻子之私爱,偷生苟活,妾等耻之。况于子乎。吾不能与子蒙耻而生焉。遂自杀,戎君贤之,祠以太牢,而以将礼葬之,赐其弟金百镒,以为卿,而使别治盖。君子谓:盖将之妻,洁而好义。《诗》曰:淑人君子,其德不回。此之谓也。


珠崖二义

《刘向·列女传》:二义者,珠崖令之后妻,及前妻之女也。女名初,年十三。珠崖多珠,继母连大珠以为系臂,及令死,当送丧。法内珠入于关者,死,继母弃其系臂珠。其子男,年九岁,好而取之,置之母镜奁中。皆莫之知,遂奉丧归。至海关,关候士吏搜索,得珠十枚于继母镜奁中。吏曰:嘻。此值法,无可奈何,谁当坐者。初在左右,曰:初当坐之。吏曰:其状何如。对曰:君不幸,夫人解系臂弃之。初心惜之,取而置夫人镜奁中。夫人不知也。继母闻之,遽疾行问初,初曰:夫人所弃珠,初复取之置夫人奁中。初当坐之。母意亦以初为实。然怜之,乃因谓吏曰:愿且待幸无劾儿,儿诚不知也。此珠妾之系臂也,君不幸,妾解去之,而置奁中。迫奉丧道远,与弱小俱忽然忘之,妾当坐之。初固曰:实初取之。继母又曰:儿但让耳,实妾取之。因涕泣,不能自禁。女亦曰:夫人哀初之孤,欲强活初身,夫人实不知也。又因哭泣,泣下交颈。送葬者,尽哭哀恸。傍人莫不为酸鼻挥涕。关吏执笔书劾,不能就一字。关候垂泣,终日不能忍决。乃曰:母子有义如此,吾宁坐之,不忍加文。且又相让,安知孰是。遂弃珠而遣之。既去,后乃知男独取之也。君子谓:二义慈孝。《论语》曰: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若继母与假女推让争死,哀感傍人,可谓直耳。

京师节女

《刘向·列女传》:京师节女者,长安大昌里人之妻也。其夫有雠,人欲报其夫,而无道径,闻其妻之仁孝有义,乃劫其妻之父,使要。其女为中谲,父呼其女,告之。女计念:不听之,则杀父,不孝;听之,则杀夫,不义。不孝不义,虽生,不可以行于世。欲以身当之。乃且许诺曰:旦日在楼上新沐,东首卧则是矣。妾请开户牖待之。还其家,乃告其夫,使卧他所。因自沐居楼上,东首开户牖而卧。夜半雠家果至,断头持去,明而视之,乃其妻之头也。雠人哀痛之,以为有义,遂释,不杀其夫。君子谓:节女仁孝,厚于恩义也。夫重仁义轻死亡,行之高者也。《论语》曰:君子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此之谓也。

邰阳友娣

《刘向·列女传》:女娣者,邰阳邑任延寿之妻也,字季儿。有三子。季儿兄季宗,与延寿争葬父事。延寿与其友田建阴杀季宗,建独坐死,寿会赦,乃以告季儿。季儿曰:嘻。独今乃语我乎。遂振衣欲去。问曰:所与共杀吾兄者,为谁。延寿曰:田建。田建已死,独我当坐之。汝杀我而已。季儿曰:杀夫不义,事兄之雠,亦不义。延寿曰:吾不敢留汝,愿以车马及家中财物尽以送汝,听汝所之。季儿曰:吾当安之,兄死而雠不执,与子同枕席,而使杀吾兄。内不能和夫家,又纵兄之雠,何面目以生,而戴天履地乎。延寿惭而去,不敢见季儿。季儿乃告其大女曰:汝父杀吾兄,义不可以留;又终不复嫁矣,吾去汝而死,善视汝两弟。遂以身自经而死。冯翊王让闻之,大其义,令县复其三子,而表其墓。君子谓:友娣善复兄雠。诗曰:不僭不贼,鲜不为则。季儿可以为则矣。

后汉

张雨

《后汉书·方术谢夷吾传》注:寿张县女子张雨,早丧父母,年五十,不肯嫁,留养孤弟二人,教其学问,各得通经。皆为聘娶,皆成善士。夷吾荐于州府,使各选举,表复雨门户。

盛道妻

《后汉书·列女传》:犍为盛道妻者,同郡赵氏之女也,字媛姜。建安五年,益部乱,道聚众起兵,事败,夫妻执系,当死。媛姜夜中告道曰:法有常刑,必无生望,君可速潜逃,建立门户,妾自留狱,代君塞咎。道依违未从。媛姜便解道桎梏,为赍粮货。子翔时年五岁,使道携持而走。媛姜代道持夜,应对不失。度道已远,乃以实告吏,应时见杀。道父子会赦得归。道感其义,终身不娶焉。

羊道妻蔡氏

《野客丛谈》:羊祐父道先妻孔融女,后妻蔡邕女。孔氏生发,蔡氏生承祐。时发与祐俱病,度不能两存。乃专心养发,故得济。祐竟病死。后汉蔡邕传无闻。

郑休妻石氏

《晋书·列女传》:郑休妻石氏,不知何许人也。少有德操,年十馀岁,乡邑称之。既归郑氐,为九族所重。休前妻女既幼,休父布临终,有庶子沈生,命弃之,石氏曰:奈何使舅之后不存乎。遂养沈及前妻女。力不兼举,九年之中,三不举子。

靳康女

《晋书·列女传》:靳康女者,不知何许人也。美姿容,有志操。刘曜之诛靳氏,将纳靳女为妻,靳女曰:陛下既灭其父母兄弟,复何用妾为。妾闻逆人之诛也,尚洿宫伐树,而况其子女乎。因号泣请死,曜哀之,免康一子。

广汉汝妇

《皇甫谧·列女传》:广汉汝妇者,汝敦之妻也。居世殷富,兄弟早孤。而嫂贪吝,敦以所受田宅、奴婢,三百馀万,悉让与兄。裁留园地数十亩,起舍耕作土中,得金一器。敦以示妻,妻曰:本言让先祖所有也。此金非其有耶。敦曰:固吾意也。乃俱担金与兄嫂,嫂初谓:叔穷乏,来欲借贷。有不悦之色,见金而喜,兄乃恻然感悟,弃妻还金。

南平王铄妃江氏

《宋书·南平王铄传》:铄素不推事世祖,又为元凶所任,上乃以药内食中毒杀之,时年二十三,追赠侍中、司徒。三子:敬猷、敬渊、敬先。敬猷嗣,官至黄门郎。敬渊初封安南县侯,官至后军将军。敬先继庐陵王绍。前废帝景和末,召铄妃江氏入宫,使左右于前逼迫之,江氏不受命。谓曰:若不从,当杀汝三子。江氏犹不肯。于是遣使于第杀敬猷、敬渊、敬先,鞭江氏一百。其夕废帝亦殒。

南齐

吴翼之母丁氏

《南齐书·孝义韩灵敏传》:会稽永兴吴翼之母丁氏,少丧夫,性仁爱。遭年荒,分衣食以贻里中饥饿者,邻里求借,未尝违。同里陈穰父母死,孤单无亲戚,丁氏牧养之,及长,为营婚娶。又同里王礼妻徐氏,荒年客死山阴,丁为买棺器,自往敛葬。元徽末,大雪,商旅断行,村里比屋饥饿,丁自出盐米,计口分赋。同里左侨家露四丧,无以葬,丁为办冢椁。有三调不登者,代为输送。丁长子妇王氏守寡执志不再醮。州郡上言,诏表门闾,蠲租税。

乘公济妻姚氏〈范法恂妻附〉

《南齐书·孝义韩灵敏传》:建武三年,吴兴乘公济妻姚氏生二男,而公济及兄公愿、乾伯并卒,各有一子欣之、天保,姚养育之,卖田宅为娶妇,自与二男寄止邻家。明帝诏为其二子婚,表门闾,复徭役。吴郡范法恂妻褚氏,勤苦执妇业。宋升明中,孙昙瓘谋反亡命,褚谓其子僧简曰:孙越州先姑之姊子,与汝父亲则从母兄弟,交则义重古人。逃窜脱不免,汝宜收之。昙瓘寻伏法,褚氏令僧简往敛葬。年七十馀,永明中卒。僧简在都,闻病驰归,未至而褚已卒,将殡,举尸不起,寻而僧简至焉。

徐灵礼妻

《南齐书·孝义韩灵敏传》:广陵徐灵礼妻遭火救儿,焚死。太守刘悛以闻。

北魏

平原女子孙氏

《魏书·列女传》:平原鄃县女子孙氏男玉者,夫为灵县民所杀。追执雠人,男玉欲自杀之,其弟止而不听。男玉泣曰:女人出适,以夫为天,当亲自复雪,云何假人之手。遂以杖殴杀之。有司处死以闻。显祖诏曰:男玉重节轻身,以义犯法,缘情定罪,理在可原,其特恕之。

孙道温妻赵氏

《北史·列女传》:西魏武功县孙道温妻赵氏者,安平人也。万俟丑奴之反,围岐州,久之无援。赵乃谓城中妇女曰:今州城方陷,义在同忧。遂相率负土,昼夜培城,城竟免贼。大统六年,赠夫岐州刺史,赠赵安平县君。

钟士雄母蒋氏

《隋书·列女传》:钟士雄母者,临贺蒋氏女也。士雄仕陈为伏波将军。陈主以士雄岭南酋帅,虑其反覆,每质蒋氏于都下。及晋王广平江南,以士雄在岭表,欲以恩义致之,遣氏归临贺。既而同郡虞子茂、钟文华等作乱,举兵攻城,遣人召士雄,士雄将应之。蒋氏谓士雄曰:我前在杨都,备尝辛苦。今逄圣化,母子聚集,没身不能上报,焉能为逆哉。汝若禽兽其心,背德忘义,我当自杀于汝前。士雄于是遂止。蒋氏复为书与子茂等,谕以祸福。子茂不从,寻为官军所败。上闻蒋氏,甚异之,封为安乐县君。

杨庆妻王氏

《隋书·河间王弘传》:弘子庆越王侗称制,拜宗正卿。世充将篡,庆首为劝进。世充既僭伪号。以兄女妻之,署荣州刺史。及世充将败,庆欲将其妻同归长安,其妻谓之曰:国家以妾奉箕帚于公者,欲以申厚意,结公心耳。今叔父穷迫,家国阽危,而公不顾婚姻,孤负付属,为全身之计,非妾所能责公也。妾若至长安,则公家一婢耳,何用妾为。愿得送还东都,君之惠也。庆不许。其妻遂沐浴靓妆,仰药而死。{{Annotation|按《唐书·列女传》曰:王谓左右曰:唐胜则郑灭,郑安则吾夫死,若是,何益。乃饮药死。}}

王兰英

《唐书·列女传》:王兰英者,独孤师仁之姆。师仁父武都谋归唐,王世充杀之。师仁始三岁,免死禁锢,兰英请髡钳得保养,许之。时丧乱,饿死者籍籍,游丐道路以食师仁,身啖土饮水。后诈为采薪,窃师仁归京师。高祖嘉其义,诏封兰英永寿乡君。

李湍妻

《唐书·列女传》:李湍妻某氏。湍籍吴元济军,元和中,自拔归乌重引,妻为贼缚而脔食之,将死,犹号于湍曰:善事乌仆射。观者叹泣。重引请以其事属史官,诏可。

韩会妻郑氏

《怀庆府志》:郑氏,河阳中书舍人韩会妻,文公愈之嫂也。愈生三岁,父仲卿暨母皆没。鞠育于郑,情若所生。会后贬官,竟死迁所。氐扶榇归葬。又就食江南,皆携叔以行,教诲婚娶,恩义甚笃。艰苦守贞,垂三十年。亲见愈登进士,垂大名。其亡也,文公服期,以报事闻朝野,士大夫皆以为法焉。

衡方厚妻程氏

《唐书·列女传》:衡方厚妻程氏。太和中,方厚为邕州录事参军。招讨使董昌龄治无状,方厚数争事,昌龄怒,将执付吏,辞以疾,不免,即以死告,卧棺中。昌龄知之,使阖棺甚牢。方厚闭久,以爪攫棺,爪尽乃绝。程惧并死,不敢哭。昌龄恬不疑,厚遣其丧。程徒行至阙下,叩右银台门,自刵陈冤,下御史鞫治有实,昌龄乃得罪。文宗诏封程武昌县君,赐一子九品正员官。

窦烈妇

《唐书·列女传》:窦烈妇者,河南人,朝邑令毕某妻。初,同州军乱,逐节度使李瑭走河中,令匿望仙里,不知所舍乃雠家也。夜半盗入,捽令首,欲杀之,窦泣蔽捍,苦持贼袂,至中刀不解,令得脱走不死,贼亦去。京兆闻之,归酒帛医药,几死而愈。

李氏妻王阿足

《唐书·列女传》:李氏妻王阿足者,深州鹿城人。早孤,无兄弟。归李氏数岁,夫死无子,以嫠姊高年无供养,乃不忍嫁。昼耕夜织,能办生事,馀二十年,姊乃亡,葬送如礼。乡人服其义,争遣女妻往师其风训。寿终于家。

高睿妻秦氏

《唐书·列女传》:高睿妻秦。睿为赵州刺史,为默啜所攻。州陷,睿仰药不死,至默啜所,示以宝带异袍,曰:降我,赐尔官;不降,自死。睿视秦,秦曰:君受天子恩,当以死报,贼一品官安足荣。自是皆瞑目不语。默啜知不可屈,乃杀之。

周迪妻

《唐书·列女传》:周迪妻某氏。迪善贾,往来广陵。会毕师铎乱,人相掠卖以食。迪饥将绝,妻曰:今欲归,不两全。君亲在,不可并死,愿见卖以济君行。迪不忍,妻固与诣肆,售得数千钱以奉。迪至城门,守者谁何,疑其绐,与迪至肆问状,见妻首已在枅矣。迪裹馀体归葬之。

李畬母

《唐书·列女传》:李畬母者,失其氏。有渊识。畬为监察御史,得廪米,量之三斛而赢,问于吏,曰:御史米,不概也。又问车庸有几,曰:御史不偿也。母怒,敕归馀米,偿其庸,因切责畬。畬乃劾仓官,自言状,诸御史闻之,有惭色。

姚女

《陕西通志》:姚女,澄城人。嫂李氏不得于姑,每鞭笞,辄以身蔽。将适人,忽危坐而逝。嫂亦恸哭死,里中立祠祀焉。

廖匡济母

《赣州府志》:廖匡济母,失其姓,虔化人。匡济仕湖南马希范为决胜指挥使,帅衡山与黔苗鏖战死。希范遣使来吊其母,母曰:廖氏三百口,受上温饱之赐,即灭族未足为报,况一子乎。幸勿为念。希范嘉母知大义,厚恤其家。

林廿五妻谢氏

《闽书》:林廿五妻谢氏,始自泽头,徙感德场家于斯,葬于斯矣。会伪闽升场为县,有逞其私者,谋建桓门。将没,廿五居而夷其墓。谢方新寡,襁其幼子,徒步四千里,赴汴京,坐肺石三日,得诉符,下所部俾勿坏。廉访使孙泽撰墓碑,极称之。

南唐

练夫人

《浦城县志》:练氏,章太傅仔钧妻,智识过人。仔钧以西北面行军,招讨使,辟于朝付。步骑五千人,屯西岩山时,江西兵假道山下,遣王建封求应于建安,期以七日,后至,欲军法处之,夫人请曰:常委以腹心,今当宥之。仔钧不可,夫人密令逃去。且给以行资。建封遂仕南唐,南唐将伐建安。命屠其城,建封使军吏访夫人处,遂解甲徒步,拜夫人曰:夫人亲戚,内外乞示,录姓名,当保全之。夫人曰:城中居民,不啻万家。妾不先死,而贪内外亲属之生,可乎。愿司空全大义,无以老妾为念。建封感其言,止戮首乱者数十人。全城之功,郡人德焉。仔钧十三子,其八子皆练氏所生也,后子孙皆贵显。

刘仁赡妻薛氏

《清河县志》:薛氏,清淮节度使越王刘仁赡妻。赡守寿春,周世宗引大军攻之,赡誓死守。幼子从谏,泛小舟将以自全,赡令军法斩之。监军求救于夫人薛氏。薛氏曰:吾固不忍,然法不可私,节不可损。若贷其死,则刘氏遂为不忠之门,妾何面目见将士乎。促斩之,然后哭成服,及城陷,仁赡死,夫人亦不食死。

耶律奴妻萧氏

《辽史·列女传》:耶律奴妻萧氏,小字意辛,国舅驸马都尉陶苏干之女。母胡独公主。意辛美姿容,年二十,始适奴。事亲睦族,以孝谨闻。尝与娣姒会,争言厌魅以取夫宠;意辛曰:厌魅不若礼法。众问其故,意辛曰:修己以洁,奉长以敬,事夫以柔,抚下以宽,毋使君子见其轻易,此之为礼法,自然取重于夫。以厌魅获宠,独不愧于心乎。闻者大惭。初,奴与枢密使乙辛有隙。及皇太子废,被诬夺爵,没入兴圣宫,流乌古部。上以意辛公主之女,欲使绝婚。意辛辞曰:陛下以妾葭莩之亲,使免流窜,实天地之恩。然夫妇之义,生死以之。妾自笄年从奴,一旦临难,顿尔乖离,背纲常之道,于禽兽何异。幸陛下哀怜,与奴俱行,妾即死无恨。帝感其言,从之。意辛久在贬所,亲执役事,虽劳无难色。事夫礼敬,有加于旧。寿隆中,上书乞子孙为著帐郎君。帝嘉其节,召举家还。子国隐,乾统间始仕。保大中,意辛在临汉,谓诸子曰:吾度卢彦伦必叛,汝辈速避,我当死之。贼至,遇害。

何世忠妻李氏

《顺德县志》:李氏,羊额秘书校郎何世忠妻。开宝三年,命桂州道行营都部署,潘美尹崇珂征南汉,师次白,田粮匮。李氏捐粟饷军,七日遂擒刘鋹。封恭人,赐浮连冈永泰里山田三万亩。比卒,命有司葬之,番禺何大山,其墓也。《通志》曰:穷乡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岂不伟哉。

侯延广乳母

《宋史·侯益传》:益子延广,初在襁褓中,遭王景崇之难,乳母刘氏以己子代延广死。刘氏行丐抱持延广至京师,还益。

范希周妻吕氏

《摭青杂说》:建炎庚戌岁,建州凶,贼范汝为饥荒啸聚,至十馀万。时朝廷以边境多故,未遑致讨,遂命本路官司姑务招安,汝为听命,遂领其徒出屯州城,名曰招安,但不杀人而已。其劫人财物,掠人妻女,常自若也。州县不能制。次年春,吕忠翊本关西人,得受福州监税官方之任,道过,建州为贼徒所劫。吕监有女,十七八岁,亦为所掠。是时,贼徒正盛,吕监不敢陈理,委之而去。汝为有族子,范希周本士人,三入上舍,间在学校曾试中上等,陷在城中不能自脱。年二十五六岁,犹未娶。吕监之女,为希周得见,其为宦家女,又颜色清丽,性情和柔,遂卜日合族,告祖备礼,册为正室。是冬,朝廷命韩郡王统大军,讨捕。吕氏谓希周曰:妾闻贞女不事二夫,君既告祖成婚,则君家之妇也。孤城危迫,其势必破,则君乃贼之亲党,必不能免。妾不忍见君之死。引刀将自刎,希周止之。曰:我陷在贼,虽非本心,无以自明。死有馀刑,汝衣冠宦族,儿女掳劫,在此为大不幸。大军将士皆是北人,汝既是北人,或语言相合,宛转寻著,亲戚骨肉,可再生也。吕氏曰:果然,妾亦终身不嫁人。但恐为军人将校所掳,吾誓不再辱。唯一死耳。希周曰:我万一漏网,得延残生,亦终身不娶,以答汝今日之心。先是吕监与韩郡王有旧,韩过福州,辟吕监为提辖,官同到建州十馀日,城破。希周不知所之,吕氏见兵势正盛,度不能免,乃就一荒屋中自缢。吕监巡视次适见之,使人解下,乃其女也。良久,方苏言其所,以父子相见,且悲且喜。事定,吕监随韩帅归临安,将令其女改适。吕氏不肯,父骂曰:令汝从人文官,未可知武官,可必有也。县君不肯做,尚恋恋为逆贼之妻。不忍抛耶。吕氏曰:彼名虽曰贼,其实君子也。但为宗人所逼,不得已而从之。在贼中,常与人作方便。若有天理,其人必不死。儿今且在家作老女,事二亲,亦多快活。何必嫁也。绍兴壬戌岁,吕监为封州将领。一日,有广州使臣贺承信以公牒到,将领司吕监延于厅上。既去,吕氏谓吕监曰:适来者何人也。吕监曰:广州使臣。吕氏曰:言语步趋,宛类建州范氏子。吕监笑曰:汝范家子死于乱兵,骨已朽矣。彼自姓贺,与范家子何涉。汝道世间只有一个范家子邪。吕氏不敢复言。后半载,贺承信又以职事到封州将领司事务,缭绕未得了,毕时,复至。吕氏厅事吕监,或特延以酒食,次熟,问其乡贯出身。贺羞愧白吕监曰:某建州人,实姓范。宗人范汝为叛逆。某陷于城中,既而大军来讨城,破举。黄旗招安,某恐以贼人宗族,一并诛夷。遂姓贺。出就招安,后拨在岳承宣军下,收杨幺,某以南人便水,常在前锋,某每战尤尽力。主将知之。贼平之后,遂特与其解,由初任和州指使,第一任合,就监官,当以阙达,遂只受此广州指使。吕监又问曰:令孺人何姓。初娶再娶乎。贺泣曰:在贼中时,掳得一官员家女为妻。是冬,城破。夫妻各自散逃,且约苟存性命,彼此勿嫁娶。后来又在信州得见老母,今不曾娶,只有母子二人,并一爨妾而已。语讫,悲泣失声。吕监感其恩义,亦为泣。下引入堂中,见其女,住数日,事毕。结束奁具,令随希周归广州。后一年,吕监解罢,迂道之广州,待希周任满,同赴临安。吕监得淮上州钤,范得淮上监税官。广州有一兵官郝大夫,常与余说其事。

王袤妻赵氏

《宋史·列女传》:赵氏王袤妻,饶州乐平人。建炎中,袤监上高酒税,金犯筠,袤弃官逃去,赵从之行。遇金人,缚以去,系袤夫妇于刘氏门,而入剽掠刘室。赵宛转解缚,并解袤,谓袤曰:君速去。俄而金人出,问袤安往,赵他指以误之。金人追之不得,怒赵欺己,杀之。袤方伏丛薄间,望之悲痛,归刻赵像以葬。袤后仕至孝顺监镇。

丁国兵妻

《宋史·列女传》:建炎四年,盗祝友聚众于滁州龚家城,掠人为粮。东安县民丁国兵者及某妻为友所掠,妻泣曰:丁氏族流亡已尽,乞存夫以续其祀。贼遂释夫而害之。

李易母蒋氏

《扬州府志》:蒋氏扬州人,李易母也。易以建炎戊申状元,授佥书江都军判官。三年,金人犯境,守臣胡纺遣将拒敌。且谕易曰:吾曹义当死,城守君有母,宜急避之。易归,告其母,母曰:我去,则汝必无坚守,志死生与汝同之。闻者感泣,既而敌知有备,亟引去。

周虎母何氏

《凤阳府志》:何氏,周虎母。金围和州急,城中兵少,无固志。虎部分将士拒守。氏年九十,抱孙息期,与儿偕存亡。虎既战胜,推功归母,进封永国太夫人。

邓六娘

《广东通志》:邓六娘,理宗时龙江邓梦槐之第六女,解元邓伯瑜之幼妹也。天性仁孝,略知书史。父梦槐殁后,兄伯瑜夫妻连丧,仅遗一侄,甫周岁。赀产饶裕,六娘年十六,痛兄嫂沦亡,邓氏一丝不绝如线。日夜涕泣,深虑族戚窥伺。乃誓抚藐孤,终身不字。迨侄成长,命名履元,后参广州路吏。娶李氏,履元感姑之德,夫妻终身敬养,无惰容。六娘六十而殁,今邓氏宗支繁衍,约有千指,皆六娘所遗泽也。累代特祠祀之,私谥曰贞孝。

陈韡妻林氏

《仙游县志》:枢相陈韡妻林氏,石牌后林知县涣之女。适候官陈韡为妻,知书能文,有丈夫志。绍定间,寇陷汀邵、延平诸邑,韡起复守延平,兼招捕使。林氏以书与韡约曰:死则同死。遂毅然赴官所,人相感激。曰:太守携家为死守计,我辈何畏。有从奔走王事而妻子无依者,林氏皆延之州宅。日与游,处其子,则与己子同学,人无不尽死力。未几,寇平,郡人举贺。时称为义母,授封清源夫人。

毛惜惜

《宋史·列女传》:毛惜惜者,高邮妓女也。端平二年,别将荣全率众据城以叛,制置使遣人以武翼郎招之。全伪降,欲杀使者,方与同党王安等宴饮,惜惜耻于供给,安斥责之,惜惜曰:初谓太尉降,为太尉贺更生。今乃闭门不纳使者,纵酒不法,乃叛逆耳。妾虽贱妓,不能事叛臣。全怒,遂杀之。越三日,李虎破关,擒全斩之,并其妻子及王安以下预叛者百有馀人悉傅以法。

陈文龙母

《宋史·陈文龙传》:文龙,福州兴化人。丞相俊卿之后,益王称制于福州,以文龙参知政事。兴化石手军叛,复命文龙为知军。大军入广,遣使徇兴化通判曹澄孙开门降,执文龙,械送杭州,不食死。其母系福州尼寺中,病甚,无药,左右视之泣下。母曰:吾与吾儿同死,又何恨哉。亦死。众叹曰:有斯母,宜有是儿。为收葬之。

施妳婆

《春渚纪闻》:湖州乌墩镇沈氏婢,其邻里呼之施妳婆者,年六十馀,髽两髻明,其尚处子也。年二十为沈氏婢,会大疫。主公主母继亡,独馀二女子,各十数岁,无旁亲可依。为生施,即佣舂旁舍,或织草屦,与缝纫之事。得钱以给二女,且教护之。至于长大,择良为配,更为抚抱其子,尽力奴事。镇人皆如,敬爱之每,大家出游,则假守舍,馀物满前,一毫不移也。

赵卯发妻雍氏

《宋史·赵卯发传》:卯发,字汉卿,昌化人。咸淳十年,权通判池州。元兵渡江,池守王起宗弃官去,卯发摄州事,缮壁聚粮,为守禦计。明年,元兵至李王河,都统张林阴降,阳助卯发。卯发知不可守,乃置酒会亲友,与诀,谓其妻雍氏曰:将城破,吾守臣不当去,汝先出走。雍氏曰:君为命官,我为命妇,君为忠臣,我独不能为忠臣妇乎。卯发笑曰:此岂妇人女子之所能也。雍氏曰:吾请先君死。卯发笑止之,兵薄池,卯发晨起书几上曰:君不可叛,城不可降,夫妻同死,节义成双。与雍同缢从容堂死,林降。元丞相伯颜具棺衾合葬于池,祭墓而去。事闻,赠文华待制,谥文节,雍氏赠顺义夫人。

蔡某妻张氏

《商丘县志》:张氏,睢阳蔡某妻。既嫁,而夫属死。略尽骨俱无归。张不御膏沐,鬻囊中装,饥寒苦积十年,馀举十八丧,手自植松楸,身沾涂泥。见者皆泣,卒办其家事,徐仲车有《睢阳篇》

赵宁妻马氏

《保德州志》:马氏,赵宁妻。以十世同居,敕封配德夫人。

某氏女

《吉安府志》:某氏女,失其姓。泰和人。许聘萧楚,父母以楚贫,改适他姓。嫁之日,楚适过其车下,僮仆偶以言女,知之,遂缢死车中。楚义之,终身不娶,读书三顾山下。

欧阳昌邦妻严氏

《临江府志》:严氏,新喻人,欧阳昌邦妻。素闲于礼,处娣姒最和顺。其姒汪氏先卒,未葬。而严氏既得疾,临终谓其夫曰:我与姒睦死,而得合葬无恨。族姻难之,昌邦曰:是举也,吾将以风天下妯娌不和者。遂合葬于擢秀乡之南,赤石冈,表曰妯娌阡。

淮阴义妇

《淮安府志》:淮阴义妇,姓李氏。大义乡富商妻。商伴见而悦之,道杀其夫,厚殓以归。绐云:溺死,且尽归其财。除丧,谋婚,许嫁之。适家有暴水,水有浮沤。其人顾而笑。固问之,恃已生一子,不虞其雠己也。即以实告之,曰:前夫之溺,我所为也。所刺之处,浮沤状正如今日。义妇嘿然,伺其便奔,告有司。卒正其狱,即缚其子赴淮投之,已而自投死焉。

高义妇

《浙江通志》:高义妇,馀姚烛湖人。初许嫁里人张氏子,已而张子瞽。其家使媒来,曰:吾子不幸瞽。爱女惟改所归。父母将诺。女涕泣曰:男女通名,祸福无改。命之所遭,义无离贰。今夫不幸瞽,我遂弃之,而彼卒以瞽受冻馁,我何面目立人世耶。父母悟,卒归于张。养夫以终老,乡闾高其行,号曰义妇。

林氏女

《福清县志》:林氏女,钟门人。年十九,贫不能嫁,镇帅达吉,闻其美,令伍长强聘于其父,女誓不从。俄而,军士丛至,女据地哭曰:嫁娶有礼,帅何为者哉。吾有死而已。决不能为若妇也。帅知终不可犯,遂舍之而去。

刘仝子妻林氏

《福清县志》:林氏,刘仝子妻。仝子仕宋,为监丞。宋南奔,仝子与妻兄林同者,开局募士,以扶宋。元兵至,同齧指,血书于壁,而死。仝子出走自经,林氏为有司所执,令具状。林叱曰:林刘二族,世为忠臣。欲以忠义报国,事不成,天也。汝知去岁有以血书壁死者乎。是吾兄也。遂遇害,次年宋亡。

翁真姑

《海澄县志》:翁真姑,年十六丧父,弟与权孤幼。族人阴欲谋弟,以利其产。真姑知之,携弟窜他方,抚教。自誓不嫁,后弟登进士,第主真阳簿。真姑得净土,莲花地,结庵,持素以终馀年。今翁族子孙岁祭,悉用斋食。

程鹏举妻

《辍耕录》:程公鹏举,在宋季被掳于兴元版桥张万户家为奴,张以俘女某氏妻之。既婚之三日,即窃谓其夫曰:观君之才貌,非久在人后者。何不为去计,而甘心于此乎。夫疑其试己也,诉于张。张命箠之。越三日,复告曰:君若去,必可成大器。否则,终为人奴耳。夫愈疑之,又诉于张,张命出之,遂鬻于市人家。妻临行以所穿绣鞋一易程一履,泣而别曰:期执此相见。程感悟,奔归宋。时年十七八,以荫补入官。迨国朝统一海宇,程为陕西行省参知政事,自与妻别已三十馀年。义其为人,未尝再娶。至是遣人携向之鞋履,往兴元访求之市家。云:此妇到吾家,执作甚勤,遇夜未尝解衣以寝,每纺绩达旦,毅然莫可犯。吾妻异之,视如己女。将半载,以所成布匹偿元鬻镪物。乞身为尼,吾妻施赀以成其志。见居城南某庵中。所遣人即往,寻见,以曝衣为由,故遗鞋履在地。尼见之,询其从来,曰:吾主翁程参政使寻其偶耳。尼出履示之,合亟拜曰:主母也。尼曰:鞋履复全,吾之愿毕矣。归见程相公与夫人,为道致意。竟不再出,告以参政。未尝娶,终不出。旋报移文本省遣使,檄兴元路官为具礼,委幕属李克复防护其车舆,至陕西,重为夫妇焉。

王玉妻某氏

《宁晋县志》:王玉妻某氏,玉金末归元,署为左帅府监军。时金将武仙降元,复叛。玉从史天泽攻武仙,仙遣人赍诰命,诱诰玉妻。妻拒曰:妾岂可使夫怀二心于国家。仙怒,围之数匝,杀其子宁寿。

刘平妻胡氏

《元史·列女传》:胡烈妇,渤海刘平妻也。至元七年,平当戍枣阳,车载其家以行。夜宿沙河傍,有虎至,衔平去。胡觉起追及之,持虎足,顾呼车中儿,取刀杀虎,虎死,扶平还至季阳城求医,以伤卒。县官言状,命恤其母子,仍旌异之。

杜友开妻吴氏

《辍耕录》:杜阳父友开,江阴人。隐居教授,妻吴辟纑以资之。天历间,浙右菑荒,米价腾涌,学徒散去,困于饥饿。吴之兄弟屡劝,斩丘木,粥基地,以少延馀息。阳父坚持不可,继欲挈吴归。吴曰:夫既尽孝,妾独以不义自处。宁不食。遂相枕藉而卒。

赵碧澜二妾

《辍耕录》:吴兴赵公碧澜,宋宗室也。老而益贫,二妾方少艾。虑无以安其心,因遣之去。咸弗肯嫁,数献肴酒,致殷勤焉。公于卒也,覆诸水曰:慎毋再见,昔吾割情忍爱,以去尔。尔勿我忘,祇搅我心耳。既而各与其父母,俱至泣而言,曰:妾家每岁请给,足可养赡。愿执事,终身为尼,以报主恩。公遂复留之。他日公死,果如所言。公有寡女,复资育之。四明黄伯成先生玠尝有诗曰:感之以诚,感必深;应之以真,应必捷。真情一合,了勿离听。我长歌碧澜妾,碧澜亦是诸王孙,世殊事异老且贫,少陵尚爱燕玉煖,况是当时真贵人。春衣典尽春寒峭,二妾朱颜正娇好。忍将罗带拆同心,懊恨浮生头白早。珠钿翠靥幸仅存,此时犹及嫁夫君。十二楼头燕子去,挥手不可留仙裙。去妾相悲两相约,既去犹烦送肴酌。主君讵忍覆弃之,见此翻令心绪恶。一心专天天得知,忍著主衣还事谁。遂携衾襆与俱来,后君死者当为尼。碧澜堂下双溪水,使客往来岂知此。不愿新欢恋旧恩,千万人中两人耳。

姚里氏

《元史·耶律留哥传》:癸酉三月,推留哥为辽王,立妻姚里氏为妃。耶厮不等劝留哥称帝,留哥曰:是逆天也。乃与其子薛阇奉金币入觐。既见。帝问旧何官,曰:辽王。帝命赐金虎符,仍辽王,留哥卒。姚里氏入奏,会帝征西域,皇太子承制以姚里氏佩虎符,权领其众七年,帝还,姚里氏携次子善哥、铁哥、永安及从子塔塔儿、孙收国奴,见帝于河西阿里湫城。奏曰:留哥既没,官民乏主,其长子薛阇扈从有年,愿以次子善哥代之,使归袭爵。帝曰:薛阇不可遣,当令善哥袭其父爵。氏泣曰:薛阇,前妻所出,嫡子,宜立。善哥,婢子所出,若立之,是私己而蔑天伦。帝叹其贤,给驿骑四十,俘人九口、马九匹、白金九锭,币器皆以九计,许以薛阇袭爵,而留善哥、塔塔儿、收国奴于朝,惟遣其次子永安从氏东归。

李仲义妻刘氏

《元史·列女传》:李仲义妻刘氏,名翠哥,房山人。至正二十年,县大饥,平章刘哈剌不花兵乏食,执仲义欲烹之。仲义弟马儿走报刘氏,刘氏遽往救之,涕泣伏地,告于兵曰:所执者是吾夫也,乞矜怜之,贷其生,吾家有酱一瓮、米一斗五升,窖于地中,可掘取之,以代吾夫。兵不从,刘氏曰:吾夫瘦小,不可食。吾闻妇人肥黑者味美,吾肥且黑,愿就烹以代夫死。兵遂释其夫而烹刘氏。闻者莫不哀之。

柴氏

《元史·列女传》:秦闰夫妻柴氏,晋宁人。闰夫前妻遗一子尚幼,柴氏鞠如己出。未几柴氏有子,闰夫病且死,嘱柴氏曰:我病不复起,家贫,惟二幼子,汝能抚其成立,我死亦无憾矣。闰夫死,家事日微,柴氏辛勤纺绩,遣二子就学。至正十八年,贼犯晋宁,其长子为贼驱迫,在围中,既而得脱。初在贼时,有恶少与张福为仇,往灭其家。及官军至,福诉其事,事连柴氏长子,法当诛。柴氏引次子诣官泣诉曰:往从恶者,吾次子,非吾长子也。次子曰:我之罪可加于兄乎。鞫之至死不易其言。官反疑次子非柴氏所出,讯之他囚,始得其情。官义柴氏之行,为之言曰:妇执义不忘其夫之命,子趋死而能成母之志,此天理人情之至也。遂释免其长子,而次子亦得不死。时人皆以为难。二十四年,有司上其事,旌其门而复其家。

官胜娘

《元史·列女传》:方宁妻官胜娘者,建宁人。宁耨田,胜娘馌之,见一虎方攫其夫,胜娘即弃馌奋挺连击之,虎舍去,胜娘负夫至中途而死。有司以闻,为旌复其家。

任女

《畿辅通志》:任女,霸州人。顺帝时,红军攻围信,安女恐被掠,怀金携弟,徙居仁义乡。终身不字,抚弟成家。年九十馀卒。

葛聚妻彭氏

《汝宁府志》:彭氏,至正末金刚台丞相彭平第三女。隐士葛聚避兵金刚台,平以女妻之。后因诏还乡。聚谓氏曰:飞鸟反乡,狐死首丘。我祖宋家于枣庄,汝能与我俱乎。氏遂哀告父母,许之。时道路多寇,聚为所执,欲兵之。氏以身代,伤其左手,贼义而释之。

唐八妙

《宣城县志》:唐寿五之女,字八妙,兄贞一仕翰林,承旨死,子安七幼,妙怜其孤,遂留抚之。主家事不嫁,安七坐事戍岭南,会赦归,妙以寿终。

钱珍妻顾氏

《苏州府志》:顾氏,名淑清,常熟钱珍妻。元季张氏之乱,游兵剽掠,举家逃难。珍前妻邵遗一子,名友安。顾氏子名虎,俱在襁褓,欲负与,俱力不能胜,乃弃虎于强家湾。抱友安入江阴城。七日,兵退而归。乡里咸称其贤,方之鲁义姑,云淑清。后生二子友仁、友义,皆成立,年八十四终。

卢廷瑞继妻周氏

《苏州府志》:周氏,名妙宁。年十九为卢廷瑞继妻。视先配所生,恩踰己出。廷瑞为江浙行省属官,临安一妪为人鬻金珠,偶失无偿,将杀身以自明。哭泣过市,周闻而哀之。谓廷瑞:妪失物,无几将以死扺责,妾愿脱簪珥为偿。廷瑞善之,乃代输其价,妪得无死。事闻于省,宰相以下,皆称其贤。后以夫贵,封恭人。

朵那

《浙江通志》:朵那,郡城东伟兀氏之女奴也。年十九,勤敏谨愿,主官他郡,卒。朵那奉主妇日谨。主妇亦委以腹心。至正二十年秋,寇陷杭,劫官民。府库至伟兀家,无所得。乃反接主妇柱下,以刃砺颈上,诸侍婢皆散走,朵那独以身蔽主妇,请代死。且告曰:将军所利者财,岂利杀人哉。家之宝货,皆我所藏。主母固弗知,若免主母,我当悉与将军。寇喜,即解主妇缚。乃探金银珠玉币帛等物,置堂上,寇争取之,又欲犯朵那身。朵那持刀欲自屠,曰:我主二千石,我誓不从他姓。况汝贼乎。寇惊异,舍而去。朵那泣拜主妇曰:弃主货,全主命,权也。妾受命主,钥失货而全身,非义也。请从此死。乃自杀。

杨伯远妻王氏

《浙江通志》:杨伯远妻王氏,萧山西兴人。至正间江水为患,伯远为里正,筑堰不就,日受责。王氏痛之,割股投于水,沙涨堰成,固名曰股堰。

张某妻高氏

《绍兴府志》:高氏,馀姚人。初许张氏子,已而张病瞽听,改卜,父母将诺,氏涕泣不从,卒归张。

张义妇

《闽书》:张义妇者,本邹平人李午妻。午同从子零戍福宁。午客死,张力作,养舅姑。凡四刺股,疗其疾。舅姑没,喟然叹曰:夫死千里外,不能归骨。舅姑在也,今舅姑殁矣,犹不复归。奚以生为卧冰,自誓曰:夫骨能归,终不冻死。月馀,不死。乡人惊异,相率赠之。张书事衣背,且行且丐,四阅月乃至,见零。问夫葬处,则荒莽莫辨矣。张哀号几绝,忽午凭童子发狂,言将死时状,且曰:西郊夫人桥,我葬处也。张启视,得之。持骨祝曰:诚妾夫也。入口当融如雪,黏如胶已。果然。有司上其事,请给复使零护丧归,至正间。旌其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闺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