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闺孝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

 第三十二卷目录

 闺孝部列传一
  汉
  陈寡孝妇     齐太仓女
  东海孝妇
  后汉
  姜诗妻      孝女叔先雄
  孝女曹娥     庞清母
  敬杨       蒲三姑
  七女       蒋瓒妻李氏
  晋
  公孙何      杨香
  罗氏女      王氏五女
  严氏       浣纱女
  北魏
  胡长命妻张氏   卢元礼妻李氏
  河东姚氏
  南齐
  陈氏三女     吴康之妻赵氏
  王氏女      屠氏女
  羊缉女佩任    张建女
  梁
  张稷女      宣城女
  陈孝女      宛陵女子
  隋
  孝女王舜     刘昶女
  孝妇覃氏
  唐
  卫孝女      郑义宗妻卢氏
  刘寂妻夏侯氏   于敏直妻张氏
  杨绍宗妻王氏   李孝女
  王孝女      程氏女
  卢甫妻李氏    贾孝女
  汴女李      饶娥
  高悯女      陶氏
  谢小娥      杨含妻萧氏
  郑孝女      山阳女
  范氏       章氏二女
  李廷诲妻     冯孝女
  卢氏女      汪氏
  丁氏女
  后唐
  贺氏二女     林氏女〈杨女附〉
  聂氏女
  宋
  黄奉先      陈氏女
  李之仪妻胡氏   张孝女
  毋邛妻马氏    崔志女
  章琼妻盛氏    赵倚
  韩秀妻李氏    岳武穆女
  朱云孙妻刘氏   利氏女
  丰城农妇     孟氏
  张氏菊花     朱娥
  彭氏女      罗江士人女张氏
  吕仲洙女     童八娜
  鲍赛赛      陈孝女
  定二娘      赵必愿妻汤氏
  牟何回      夏氏女
  曹小娥      庄某妻王氏
  马氏女      张伯威妹
  郑魏挺妻刘氏   焦孝女
  刘元默妻丁氏   卢翼妾俞氏
  吴樵妻李氏    杨氏女
  留恭妻徐氏    邓九娘
  陈氏女      杨成姐
  夏氏女      陈氏女
  林孝妇柳氏    彭括妻翁氏
  连世瑜妻方氏   颜兴祖妻史氏
  丘腴妻叶氏    曾三娘
  王康臣妻刘氏   李昌期妻何氏
  刘氏二女
  元
  陈自中女    李毅妻何氏
  程植妻王氏    汪宗臣妻戴氏
  赵淑仪      俞新之妻闻氏
  建德王氏女    秦氏二女〈孙氏女许氏女张氏女附〉
  袁氏孤女     赵孝妇
  马英〈赵氏女附〉 畏吾氏三女
  葛妙真      姚氏
  宋无妻赵氏    毛妇丁氏  金火二仙姑    傅君用母黎氏
  陈氏女      曹处女
  武氏女      甄璧女
  金九女      夏氏三女
  李伟妻文氏    白氏
  韩老女      戚象祖妻朱氏
  贺若妇      伏氏女
  高历妻张氏    夏某妻叶氏
  唐氏女      张申锡妻曹氏
  杨载妻黄氏    杨孝女
  陈高妻林道外   𥟖道娘
  金汝安

闺媛典第三十二卷

闺孝部列传一

陈寡孝妇

《刘向·列女传》:孝妇者,陈之少寡妇也。年十六而嫁。未有子,其夫当行戍。夫且行时,嘱孝妇曰:我生死未可知。幸有老母,无他兄弟。倘吾不还,汝肯养吾母乎。妇应曰:诺。夫果死不还。妇养姑不衰,慈爱愈固。纺绩以为业,终无嫁意。居丧三年,其父母哀其年少而早寡也,将取而嫁之。孝妇曰:妾闻之信者,人之干也;义者,行之节也。妾幸得离襁褓,受严命而事夫。夫且行时,属妾以其老母。既许诺之矣。夫受人之托,岂可弃哉。弃托不信,背死不义,不可。母曰:吾怜女年少早寡也。孝妇曰:妾闻宁载于义而死,不载于地而生。且夫养人老母而不能卒,许人以诺而不能信,将何以立于世,夫为人妇,固养其舅姑者也。夫不幸先死,不得尽为人子之礼,今又使妾去之,莫养老母,是明夫之不肖,而著妾之不孝。不孝不信,且无义,何以生哉。因欲自杀。其父母惧,而不敢嫁也。遂使养其姑,二十八年。姑死,葬之。终奉祭祀。淮阳太守以闻汉孝文皇帝,高其义,贵其信,美其行,使使者赐之黄金四十斤,复之终身。号曰孝妇。君子谓:孝妇备于妇道。《诗》云:匪直也人,秉心塞渊。此之谓也。

齐太仓女

《刘向·列女传》:齐太仓女者,淳于公之少女也,名缇萦。淳于公无男,有女五人。孝文皇帝时,淳于公有罪当刑。是时,肉刑尚在。诏狱系长安,当行,会逮。公骂其女曰:生子不生男,缓急非有益。缇萦自悲泣,而随其父至长安。上书曰:妾父为吏,齐中皆称廉平。今坐法,当刑。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属。虽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由也。妾愿入身为官婢,以赎父罪,使得自新。书奏天子,怜悲其意。乃下诏曰:盖闻有虞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示,而民不犯。何其至治也。今法有肉刑五,而奸不止。其咎安在。非朕德薄,而教之不明欤。吾甚自愧。夫训道不纯,而愚民陷焉。《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已加焉。或欲改行为善,而其道无由。朕甚怜之。夫刑者,至断支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痛而不德也。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自是之后,凿颠者髡,抽胁者笞,刖足者钳。淳于公遂得免焉。君子谓:缇萦一言,发圣主之意,可谓得事之宜矣。《诗》云:辞之怿矣,民之莫矣。此之谓也。

东海孝妇

《搜神记》:汉时,东海孝妇养姑甚谨。姑曰:妇养我勤苦,我已老,何惜馀年,久累年少。遂自缢死。其女告官云:妇杀我母。官收系之,拷掠毒治。孝妇不堪苦楚,自诬服之。时,于公为狱吏,曰:此妇养姑十馀年,以孝闻。彻必不杀也。太守不听,于公争不得理,抱其狱词,哭于府而去。自后,郡中枯旱,三年不雨。后太守至,于公曰:孝妇不当死,前太守枉杀之。咎当在此。太守即时身祭孝妇冢,因表其墓。天立雨,岁大熟。长老传云:孝妇名周青青,将死,车载十丈竹竿,以悬五幡,立誓于众曰:青若有罪愿杀。血当顺下;青若枉死,血当逆流。既行刑,已其血青黄缘幡竹而上,极标,又缘幡而下云。

后汉

姜诗妻

《后汉书·列女传》:广汉姜诗妻者,同郡庞盛之女也。诗事母至孝,妻奉顺尤笃。母好饮江水,水去舍六七里,妻尝溯流而汲。后值风,不时得还,母渴,诗责而遣之。妻乃寄止邻舍,昼夜纺绩,市珍羞,使邻母以意自遗其姑。如是者久之,姑怪问邻母,邻母具对。姑感惭呼还,恩养愈谨。其子后因远汲溺死,妻恐姑哀伤,不敢言,而托以行学不在。姑嗜鱼鲙,又不能独食,夫妇常力作供鲙,呼邻母共之。舍侧忽有涌泉,味如江水,每旦辄出双鲤鱼,常以供二母之膳。赤眉散贼经诗里,弛兵而过,曰:惊大孝必触鬼神。时岁荒,贼乃遗诗米肉,受而埋之,比落蒙其安全。永平三年,察孝廉,显宗诏曰:大孝入朝,凡诸举者一听平之。由是皆拜郎中。诗寻除江阳令,卒于官。所居治,乡人为立祀。

孝女叔先雄

《后汉书·列女传》:孝女叔先雄者,犍为人也。父泥和,永建初为县功曹。县长遣泥和拜檄谒巴郡太守,乘船堕湍水物故,尸丧不归。雄感念怨痛,号泣昼夜,心不图存,常有自沈之计。所生男女二人,并数岁,雄乃各作囊,盛珠环以系儿,数为诀别之辞。家人每防闲之,经百许日后稍懈,雄因乘小船,于父堕处恸哭,遂自投水死。弟贤,其夕梦雄告之:却后六日,当共父同出。至期伺之,果与父相持,浮于江上。郡县表言,为雄立碑,图像其形焉。

孝女曹娥

《后汉书·列女传》:孝女曹娥者,会稽上虞人也。父盱,能弦歌,为巫祝。汉安二年五月五日,于县江溯涛迎婆娑神,溺死,不得尸骸。娥年十四,乃沿江号哭,昼夜不绝声,旬有七日,遂投江而死。至元嘉元年,县长度尚改葬娥于江南道傍,为立碑焉。〈注娥投衣于水,祝曰:父尸所在衣当沈。衣随流至一处而沈,遂随衣而没。衣字或作瓜。见项原列女传。会稽典录曰:上虞长度尚弟子邯郸淳,字子礼。时甫弱冠,而有异才。尚先使魏朗作曹娥碑,文成未出,会朗见尚,尚与之饮宴,而子礼方至督酒。尚问朗碑文成未。朗辞不才,因试使子礼为之,操笔而成,无所点定。朗嗟叹不暇,遂毁其草。其后蔡邕又题八守曰:黄绢幼妇,外甥曰。〉
庞淯母
《后汉书·列女传》:酒泉庞淯母者,赵氏之女也,字娥。父为同县人所杀,而娥兄弟三人,时俱病物故,雠乃喜而自贺,以为莫己报也。娥阴怀感愤,乃潜备刀兵,常帷车以候雠家。十馀年不能得。后遇于都亭,刺杀之。因诣县自首。曰:父雠已报,请就刑戮。福禄长尹嘉义之,解印绶欲与俱亡。娥不肯去。曰:怨塞身死,妾之明分;结罪理狱,君之常理。何敢苟生,以枉公法。后遇赦得免。州郡表其闾。太常张奂嘉叹,以束帛礼之。按《皇甫谧·列女传》:酒泉烈女庞娥亲者,庞子夏之妻,赵君安之女也。君安为同县李寿所杀,娥亲有男弟三人,皆欲报仇。寿深以为备,会遭灾疫,三人皆死。寿闻大喜,会宗族相庆,贺云:赵氏强壮已尽,唯有女弱。何足复忧。防备懈弛。娥亲子淯出,行闻寿此言,还以启娥亲。娥亲既素有报仇之心,及闻寿言,感激愈深,怆然陨涕曰:李寿,汝莫喜也。终不活汝,戴履天地为吾门户,吾三子之羞也。焉知娥亲不手刃杀汝,而自徼倖邪。阴市名刀,挟长持短,昼夜哀酸,志在杀寿。寿为人凶豪,闻娥亲言,更乘马带刀,乡人皆畏惮之。比邻有徐氏妇忧娥亲不能制,每谏止之曰:李寿,男子也。凶恶有素,如今备卫在身,子虽有猛烈之志,而彊弱不敌,邂逅不制,则重受祸于寿,绝灭门户,痛辱不轻也。愿详举动,为门户计。娥亲曰:父母之雠,不同天地共日月者也。李寿不死,娥亲视息世间,活复何求。今虽三弟早死,门户泯绝,而娥亲犹在。岂可假手于人哉。若以卿心况我,则李寿不可得杀;论我之心,寿必为我所杀明矣。夜数磨砺,所持刃讫,扼腕切齿,悲涕长叹。家人及邻里咸共笑之,娥亲谓左右曰:卿等笑,直以我女弱,不能杀寿故也。要当以寿颈血污此刀刃,令汝辈见之。遂弃家事,乘鹿车,伺寿。至光和二年二月上旬,以白日清时,于都亭之前,与寿相遇。便下车,扣寿马叱之。寿惊愕,回马欲走。娥亲奋刀斫之,并伤其马,马惊,挤道边沟中。娥亲寻复,就地斫之,中树,折所持刀。寿被创,未死。娥亲因前,欲取寿所佩刀,杀寿。寿护刀,瞋目大呼,跳梁而起。娥亲乃挺身奋手,左抵其额,右舂其喉,反复盘旋,应手而倒。遂拔其刀,以截寿头,持诣都亭,归罪有司。徐步诣狱,辞颜不变。时福禄长汉阳尹嘉不忍论娥亲,即解印绶,去官,弛法纵之。娥亲曰:雠塞身死,妾之明分也;治狱制刑,君之常典也。何敢贪生以枉官法。乡人闻之,倾城奔往观者,如堵。莫不为悲喜慷慨嗟叹也。守尉不敢公纵,阴语使去,以便宜自匿。娥亲抗声大言曰:枉法逃死,非妾本心。今雠人已雪,死则妾分乞,得归法,以全国体。虽复万死于娥亲,愿足不敢贪生,为明廷负也。尉故不听所执。娥亲复言曰:匹妇虽微,犹知宪制。杀人之罪,法所不纵。今既犯之,义无可逃。乞就刑戮,陨身朝市,肃明王法,娥亲之愿也。辞气愈厉,而无惧色。尉知其难夺,强载还家。凉州刺史周洪,酒泉刘班等,并共上表,称其孝烈,刊石立碑,显其门闾。

敬杨

《梓潼士女志》:敬杨,涪郭孟妻,杨文之女也。始生失母,八岁,父为盛某所杀。无宗亲,依外祖郑行。年十七适孟,孟与盛有旧,盛数往来孟家。敬杨涕泣,谓孟曰:盛凶恶薄命,为女,非男比。但恶雠未报,未尝一日忘也。虽妇人拘制,然父子恩深,恐卒狂惑,益君祸患,君宜疏之。孟以告盛,盛不纳。安汉元年,盛至孟家,敬杨以大杖打杀盛。将自杀,孟止之,与俱逃涪令。双胜出,追闻其故,而止。安慰二门,会赦,得免。中平四年,涪令向遵为立图,表之。

蒲三姑

《济南府志》:蒲三姑,蒲台人,蒲茂三女也。因父无子,誓不适人。各择地穿圹,作屋其中,为台其上。请父问:百岁后,适何所。父曰:惟用吾马以驾輀车,任其所适耳。父卒,女如命,至第三女所筑台下葬焉。

七女

《济南府志》:七女,世代姓氏俱无考。相传,古有育七女者,恫亲无嗣,皆不适人。定省孝养,如子。亲没,以裙负土,筑坟,各穴地以殉于旁,俗呼为七女墓。

蒋瓒妻李氏

《淮安府志》:李氏,山阳县人,名妙宁,蒋瓒妻也。年十四,为蒋氏童养妇。舅暹患痢,妙宁恻然祷祝,剪左股肉三脔,煎汤以进。而病愈。年二十,始合卺,终以孝闻。

公孙何

《皇甫谧·列女传》:颍川公孙何者,孙氏之女。年十三,怨家报其父,父走得免。何与母俱亡,母先为所得,仇人甚悦,争欲取心。何便驰出,叩头涕泣曰:老母常有笃疾,垂没之人,安足残戮,以塞忿哉。我是其儿,父母所怜。不如杀我。遂杀之,而舍其母。

杨香

《虎荟》:杨香,杨丰女也。随父田间刈稻,丰为虎所噬。香年才十四,身无寸兵,遽扼虎颈。虎奔逸,得免。太守孟肇之上其事,诏旌门闾。

罗氏女

《常德府志》:罗氏女,茶陵人。父均用令曲陵,溺水死。女寻尸不获,亦赴水死。其后,宋嘉其孝,封孝烈灵妃,立庙祀之。

王氏五女

《江南通志》:王氏五女,西洞庭人。俱未字。父殁,各负土成冢,旦夕绕墓哀号,死。时人伤焉。因名五女坟。

严氏

《浙江通志》:严氏,馀杭人。夫孝明失其姓,严事舅以孝闻。咸康五年,火舅丧未葬。孝明适他出,严号哭,誓与柩焚,火为之灭,郡守以闻,诏旌其闾。

浣纱女

《温州府志》:浣纱女,永嘉人。居蜃川,莫知姓名。家贫,踰笄不嫁。事母至孝,纺绩为养,夜浣纱而旦成。布名鸡鸣布。及母卒,抱石自沈于水里。人为立祠、建坊。

北魏

胡长命妻张氏

《魏书·列女传》:乐部郎胡长命妻张氏,事姑王甚谨。太安中,京师禁酒,张以姑老且患,私为酝,为有司所纠。王诣曹自告曰:老病须酒,私酿,王所为也。张氏曰:姑老抱患,张主家事,姑不知酿,其罪在张。主司疑其罪,不知所处。平原王陆丽以状奏,高宗义而赦之。

卢元礼妻李氏

《魏书·列女传》:赵郡柏人,人赵郡太守李叔引之女,范阳卢元礼之妻。性至孝,闻于州里。父卒,号恸几绝者数四,赖母崔氏慰免之,得全。三年之中,形骸消瘠,非人扶不起,及归夫氏,与母分隔,便饮食日损,涕泣不绝,日就尪羸。卢氏合家慰喻,不解,乃遣归宁。还家乃复故,如此者八九焉。后元礼卒,李追亡抚存,礼无违者,事姑以孝谨著。母崔,以神龟元年终于洛阳,凶问初到,举声恸绝,一宿乃苏,水浆不入口者六日。其姑虑其不济,亲送奔丧。而气力危殆,自范阳向洛,八旬方达,攀榇号踊,遂卒。有司以状闻。诏曰:孔子称毁不灭性,盖为其废养绝类也。李既非子,而情不胜哀,虽觉大过,而孝出至性,若不加旌异,则无以劝引浇浮。可追号曰:贞孝女宗,易其里为孝德里,标李卢二门,以惇风俗。

河东姚氏

《魏书·列女传》:河东姚氏女者,字女胜,少丧父,无兄弟,母怜而守养。年六七岁,便有孝性,人言其父者,闻辄垂泣。邻伍异之。正光中,母死,女胜年十五,哭泣不绝声,水浆不入口者数日,不胜哀,遂死。太守崔游申请为营墓立碑,自为制文,表其门闾,比之曹娥,改其里曰上虞里。墓在郡城东六里大道北,至今名为孝女冢。

南齐

陈氏三女

《南齐书·孝义韩灵敏传》:会稽人陈氏,有三女,无男。祖父母年八九十,老耄无所知,父笃病,母不安其室。值岁饥,三女相率于西湖采菱莼,更日至市货卖,未尝亏怠。乡里称为义门,多欲取为妇,长女自伤茕独,誓不肯行。祖父母寻相继卒,三女自营殡葬,为庵舍墓侧。

吴康之妻赵氏

《南齐书·孝义韩灵敏传》:晋陵吴康之妻赵氏,父亡弟幼,值岁饥,母老病笃,赵诣乡里自卖,言辞哀切,乡里怜之,人人分升米相救,遂得免。及嫁康之,少时夫亡,家欲更嫁,誓死不贰。

王氏女

《南齐书·孝义韩灵敏传》:永兴概中里王氏女,年五岁,得毒病,两目皆盲。性至孝,年二十,父母死,临尸一叫,眼皆血出,小妹娥舐其血,左目即开,时人称为孝感。

屠氏女

《南齐书·孝义韩灵敏传》:诸暨东洿里屠氏女,父失明,母痼疾,亲戚相弃,乡里不容。女移父母远住苧罗,画樵釆,夜纺绩,以供养。父母俱卒,亲营殡葬,负土成坟。忽闻空中有声云:汝至性可重,山神欲相驱使。汝可为人治病,必得大富。女谓是妖魅,勿敢从,遂得病。积时,邻舍人有中溪蜮毒者,女试治之,自觉病便差,遂以巫道为人治疾,无不愈。家产日益,乡里多欲娶之,以无兄弟,誓守坟墓不肯嫁,为山贼劫杀。县令于琳之具言于郡。

羊缉女佩任

《南史·孝义萧矫传》:羊缉之女佩任者,乌程人。随母还舅氏,母亡,昼夜号哭,不饮食三日而亡,乡里号曰女表。

张建女

《颜氏家训》:思鲁等第四,舅母亲吴郡张建女也。有第五妹,三岁丧母,灵床上屏风及平生旧物,屋漏沾湿,出曝晒之。女一见,伏床流涕。家人怪其不起,乃往抱持。荐席淹渍,精神伤怛,不能饮食,亟以问医。医诊视云:肠断矣。因便吐血,数日而亡。内外怜之,莫不悲叹。

张稷女

《梁书·张稷传》:稷为安北将军,青冀二州刺史,宽弛无防。州人徐道角等夜袭州城,害稷。稷长女楚瑗,适会稽孔氏,无子归宗。至稷见害,女以身蔽刃,先父而卒。

宣城女

《宣城县志》:宣城女,失其姓氏。天监中人。与母共寝,母为猛兽所攫。女啼呼搏逐,转辗数十里,兽毛尽落,乃置其母去。女抱母,气尚微属,经时,乃绝。太守萧琮上其事,有诏旌闾。

陈孝女

《广东通志》:陈孝女,博罗人。父志卒,无后。女幼,痛父,矢志不嫁。营葬毕,以宅为龙华寺,田为祀田,令僧主之。大同二年,卒。广州刺史萧誉立祠寺侧,表曰:孝女。南汉封为昌福夫人。明洪武二十四年,稽天下僧田改命僧志净主祀,后田归豪右。嘉靖三十七年,始复有郡人叶春及为之记。

宛陵女子

《梁书·孝行滕昙恭传》:宣城宛陵有女子与母同床寝,母为猛虎所搏,女号叫拿虎,虎毛尽落,行十数里,虎乃弃之。女抱母还,犹有气,经时乃绝。太守萧琛赙焉,表言其状。有诏旌其门闾。〈按此与前宣城女事略同,疑,故并存之。〉

孝女王舜

《隋书·列女传》:孝女王舜者,赵郡王子春之女也。子春与从兄长忻不协,齐亡之际,长忻与其妻同谋杀子春。舜时年七岁,有二妹,粲年五岁,璠年二岁,并孤苦,寄食亲戚。舜抚育二妹,恩义甚笃。而舜阴有复雠之心,长忻殊不为备。姊妹俱长,亲戚欲嫁之,辄拒不从。乃密谓其二妹曰:我无兄弟,致使父雠不复。吾辈虽是女子,何用生为。我欲共汝报复,汝意何如。二妹皆垂泣曰:唯姊所命。是夜,姊妹各持刀踰墙而入,手杀长忻夫妇,以告父墓。因诣县请罪,姊妹争为谋首,州县不能决。文帝闻而嘉叹,特原其罪。

刘昶女

《隋书·列女传》:刘昶女者,河南长孙氏之妇也。昶在周,尚公主,为上柱国、彭国公,数为将帅,位望隆显。与高祖有旧。及受禅,甚亲任,历左武卫大将军、庆州总管。其子居士,为太子千牛备身,聚徒任侠,不遵法度,数得罪。上以昶故,每辄原之。居士转恣,每大言曰:男儿要当辫头反缚,蒢蘧上作獠舞。取公卿子弟膂力雄健者,辄将归家,以车轮括其颈而棒之。殆死能不屈者,称为壮士,释而与交。党与三百人,其趫捷者号为饥鹘队,武力者号为蓬转队。每鞲鹰绁犬,连骑道中,殴击路人,多所侵夺。长安市里无贵贱,见之者皆辟易,至于公卿妃主,莫敢与校者。其女则居士之姊也,每垂泣诲之,慇勤恳恻。居士不改,至破家产。昶年老,奉养甚薄。其女时寡居,哀昶如此,每归宁于家,躬勤纺绩,以致其甘脆。有人告居士与其徒游长安城,登故未央殿基,南向坐,前后列队,意有不逊。时有人言居士遣使引突厥令南寇,当于京师应之。帝谓昶曰:今日之事,当复如何。昶犹恃旧恩,不自引咎,直前答曰:黑白在于至尊。上大怒,下昶狱,捕居士党与,治之甚急。宪司又奏昶事母不孝。其女知昶必不免,不食者数日,每亲调饮食,手自捧持,诣大理饷其父。见狱卒,跪以进之,歔欷呜咽,见者伤之。居士坐斩,昶竟赐死于家。诏百僚临视。时其女绝而复苏者数矣,公卿慰谕之。其女言父无罪,坐子以及于祸。词情哀切,人皆不忍闻见。遂布衣蔬食以终其身。上闻而叹曰:吾闻衰门之女,兴门之男,固不虚也。

孝妇覃氏

《隋书·列女传》:孝妇覃氏者,上郡钟氏妇也。与其夫相见未几而夫死,时年十八。事后姑以孝闻。数年间,姑及伯叔皆相继死,覃氏家贫,无以葬。于是躬自节俭,昼夜纺绩,蓄财十年,而葬八丧,为州里所敬,上闻而赐米百石,表其门闾。

卫孝女

《唐书·列女传》:卫孝女,绛州夏县人,字无忌。父为乡人卫长则所杀,无忌甫六岁,无兄弟,母改嫁。逮长,志报父仇。会从父大延客,长则在坐,无忌抵以甓,杀之。诣吏称父冤已报,请就刑。巡察使褚遂良以闻,太宗免其罪,给驿徙雍州,赐田宅。州县以礼嫁之。

郑义宗妻卢氏

《唐书·列女传》:郑义宗妻卢者,范阳士族也。涉书史,事舅姑恭顺。夜有盗持兵劫其家,人皆匿窜,惟姑不能去,卢冒刃立姑侧,为贼捽捶几死。贼去,人问何为不惧,答曰:人所以异鸟兽者,以其有仁义也。今邻里急难尚相赴,况姑可委弃耶。若百有一危,我不得独生。姑曰:岁寒然后知松柏后凋,吾乃今见妇之心。

刘寂妻夏侯氏

《唐书·列女传》:刘寂妻夏侯,滑州胙城人,字碎金。父长云为盐城丞,丧明。时刘已生二女矣,求与刘绝,归侍父疾。又事后母以孝称。五年父亡,毁不胜哀,被发徒跣,身负士作冢,庐其左,寒不绵、日一食者三年。诏赐物二十段、粟十石,表异门闾。后其女居母丧,亦如母行,官又赐粟帛,表其门。

于敏直妻张氏

《唐书·列女传》:于敏直妻张氏者,皖城公俭女也。生三岁,每父母病,已能昼夜省侍,颜色如成人。及长,愈恭顺仁孝。俭病笃,闻之,号泣几绝。俭死,一恸遂卒。高宗懿其行,赐物百段,以状属史官。

杨绍宗妻王氏

《唐书·列女传》:杨绍宗妻王者,华州华阴人。在褓而母亡,继母鞠爱。父征辽殁,继母又卒,王年十五,乃举二母柩而立父象,招魂以葬,庐墓左。永徽中,诏:杨氏妇在隋时,父殁辽西,能招魂克葬。至祖父母茔隧,亲服版筑,哀感行路。因赐物段并粟,以阙表门。

李孝女

《唐书·列女传》:李孝女者,名妙法,瀛州博野人。安禄山乱,被劫徙他州。闻父亡,欲间道奔丧,一子不忍去,割一乳留以行。既至,父已葬,号踊请开父墓以视,宗族不许。复持刀刺心,乃为开。见棺,舌去尘,发治拭之。结庐墓左,手植松柏,有异鸟至。后,母病,或不食饮,女终日不视匕箸,及亡,刺血书于母臂而葬,庐墓终身。

王孝女

《唐书·列女传》:王孝女,徐州人,字和子。元和中,父兄皆防秋屯泾州,吐蕃寇边,并战死。和子年十七,单身被发徒跣缞裳抵泾屯,日丐贷,护二丧还,葬于乡,植松柏,剪发坏容,庐墓所。节度使王智兴白状,诏旌其门。

程氏女

《饶州府志》:程氏女,忠庄公五世孙。乾元中为盗所掠杀其父兄。时,安史乱,中原多梗,民相挺以起,吏莫能禁。女以计得脱,愬之州刺史颜真卿捕首恶磔之市。女且悲且喜,探心以祭父兄,而自啖之。凶党不悟,又掠女为妻。越五年,有一男一女矣。女既熟其人,益详其事。外待之谨,内恨之深。五月五日,女盛具酒殽,俦类坌集,女觇其醉卧,皆手刃之,无一脱者。并自杀其男女。县以闻之州刺史,裴士淹释不罪,刻颂州门,表其孝。

卢甫妻李氏

《唐书·列女传》:卢甫妻李,秦州成纪人。父澜,永泰初为蕲令。梁、宋兵兴,澜谕降剧贼数千人。刺史曹升袭贼,败之。贼疑澜卖己,执澜及其弟渤,兄弟争相代死,李见父被执,亦请代父,遂皆遇害。宣慰使李季卿闻状,诏赠李孝昌县君,澜、渤并赠官。

贾孝女

《唐书·列女传》:贾孝女,濮州鄄城人。年十五,父为族人元基所杀。孝女弟彊仁尚幼,孝女不肯嫁,躬抚育之。彊仁能自树立,教伺元基杀之,取其心告父墓。彊仁诣县言状,有司论死。孝女诣阙请代弟死,高宗闵叹,诏并免之,内徙洛阳。

汴女李

《唐书·列女传》:汴女李者,年八岁父亡,殡于堂十年,朝夕临。及笄,母欲嫁之。断发,丐终养。居母丧,哀号过人,自庀葬具,州里送葬千馀人。庐于墓,蓬头,跣足而负土,以完园茔,莳松数百。武后时,按察使薛季昶表之,诏树阙门闾。

饶娥

《唐书·列女传》:饶娥字琼真,饶州乐平人。生小家,勤织纴,颇自脩整。父绩,渔于江,遇风涛,舟覆,尸不出。娥年十四,哭水上,不食三日死。俄大震电,水虫多死,父尸浮出,乡人异之,归赗具礼,葬父及娥鄱水之阴。县令魏仲光碣其墓。建中初,黜陟使郑叔则表旌其闾,河东柳宗元为立碑。

高悯女

《唐书·列女传》:高悯女名妹妹,父彦昭事李正己。及纳拒命,质其妻子,使守濮阳。建中二年,挈城归河南都统刘元佐,纳屠其家。时女七岁,母李怜其幼,请免死为婢,许之。女不肯,曰:母兄皆不免,何赖而生。母兄将被刑,遍拜四方。女问故,答曰:神可祈也。女曰:我家以忠义诛,神尚何知而拜之。问父在所,西向哭,再拜就死。德宗骇叹,诏太常谥曰悯。诸儒争诔之。彦昭从元佐救宁陵,复汴州,累功授颍州刺史。朝廷录其忠,居州二十年不徙,卒赠陕州都督。

陶氏

《处州府志》:陶氏,建中间人。夫亡,事姑克孝。姑病,竭力医祷。及卒,一号三绝,负土成坟。县令李公为作文碑,表其墓。至今呼为孝妇坟。

谢小娥

《李公佐·谢小娥传》:小娥,姓谢氏,豫章人,估客女也。生八岁,丧母。嫁历阳侠士段居贞,居贞负气重义,交游豪。俊,小娥父畜巨产,隐名商贾间,常与段婿同舟贩货,往来江湖。时小蛾年十四,始及笄。父及夫俱为盗所杀,尽掠金帛。段之弟兄,谢之从侄,与童仆辈数十,悉沈于江。小娥亦伤胸折足,漂流水中。为他船所获,经夕而活。因流转乞食,至上元县,依妙果寺尼净悟之室。初父之死也,小娥梦父谓曰:杀我者,车中猴,门东草。又数日,复梦其夫谓曰:杀我者,禾中走,一日夫。小娥不自解悟,书此语,广求智者辨之。历年不得。至元和八年春,余罢江西从事,扁舟东下,淹泊建业,登瓦官寺阁,有僧齐物者,重贤好学,与余善。因告余曰:有孀妇名小娥者,每来寺中,示我十二字谜语。某不能辨。余遂请齐公书于纸,乃凭槛书,空凝思,默虑坐。客未倦,了悟其文,令寺童疾召小娥前至,询访其由。小娥呜咽良久,乃曰:我父及夫,皆为贼所杀。迩后,尝梦父告曰:杀我者,车中猴,门东草。又梦夫告曰:杀我者,禾中走,一日夫。岁久,无人悟之。余曰:若然者,吾审详矣。杀汝父,是申兰,杀汝夫是申春。思车中猴,车字去上下各一画,是申字。又申属猴,故曰车中猴;草下有门,门中有东,乃兰字也。又禾中走,是穿田过,亦是申字也。一日夫者,夫上更一画,下有日,是春字也。杀汝父是申兰,杀汝夫是申春,足可明矣。小娥恸哭再拜,书申兰申春名于衣中,誓将访杀二贼,以复其冤。娥因问余姓氏官族,垂涕而去。尔后,小娥便为男子服,佣保于江湖间。岁馀,至浔阳群,见竹户上有纸榜云:召佣者。小娥乃应召,诣门问其主,乃申兰也。兰引归,娥心愤貌顺。在兰左右,甚见亲爱。金帛出入之数,无不委娥。已二岁馀,竟不知娥是女人也。先是,谢氏之金宝、锦绣、衣物、器具,悉掠在兰家。小娥每执旧物,未尝不暗泣。移时,兰与春,宗昆弟也。时春一家住大江北,独树浦,与兰往来密洽。兰与春同去,经月多获财帛而归。每留娥与妻蔺氏同守家室,酒肉衣服,给娥甚丰。或一日,春携文鲤兼酒诣兰,娥私叹曰:李君精悟明鉴,皆符梦言。此乃天启其心,志将就矣。是夕,兰与春会群贼毕,至酣饮暨诸凶既去。春沈醉卧于内室,兰亦露寝于庭。小娥潜锁春于内,抽佩刀先断兰首,呼号,邻人并至。春擒于内,兰死于外,获赃收货数至千万。初兰春有党,数十,暗记其名,悉擒就戮。时,浔阳太守张公善其志行,旌表,乃得免死。时元和十二年夏也。复父夫之雠,毕归本里见亲属。里中豪族争求聘,娥誓心不嫁。遂剪发被褐,访道于牛头山,师事大士尼将律师。娥志坚行苦,霜舂雨薪,不倦筋力,十三年始受具戒于泗州开元寺。竟以小娥为法号,不忘本也。其年夏月,余始归长安,途经泗滨,过善义寺,谒大德尼。令操戒新见者,数十。净发鲜帔,威仪雍容,列侍师之左右,中有一尼,问师曰:此官岂非洪州李判官二十三郎者乎。师曰:然。曰:使我获报家仇,得雪冤耻,是判官恩德也。顾余悲泣,余不之识,询访其由。娥对曰:某名小娥,顷乞食孀妇也。判官时为辨申兰申春二贼名字,岂不忆念乎。余曰:初不相记,今即悟也。娥因泣,具写记申兰申春,复父夫之仇,志愿相毕经营,始终艰苦之状,小娥父谓余曰:报判官恩,当有日矣。岂徒然哉。嗟乎。余能辨二盗之姓名,小娥又能竟复父夫之雠。神道不昧,昭然可知。小娥厚貌深辞,聪敏端特。鍊指跛足,誓求真如。爰自入道,衣无絮帛,斋无咸酪,非律仪禅理。口无所言,后数日告我,归牛头山,扁舟汎淮,云游南国,不复再遇。君子曰:誓志不舍复父夫之仇,节也;佣保杂处不知女人,贞也。女子之行,唯贞与节,能终始全之而已。如小娥,足以儆天下逆道乱常之心,足以观天下贞夫孝妇之行余备详前事,发明隐文,暗与冥会,符于人心。知善不录,非春秋之义。故作传,以旌美之。〈按《幽怪录》作任华妻,《唐书·列女传》
载,较略。不存。

〉杨含妻萧氏

《唐书·列女传》:杨含妻萧,父历,为抚州长史,以官卒,母亦亡。萧年十六,与娟皆韶淑,毁貌,载二丧还乡里,贫不能给舟佣,次宣州战鸟山,舟子委柩去。萧结庐水滨,与婢穿圹纳棺成坟,莳松柏,朝夕临,有驯乌、缟兔、菌芝之祥。长老等为立舍,岁时进粟缣。丧满不释缞,人高其行。或请昏,女曰:我弱不能北还,君诚为我致二柩葬故里,请事君子。于是,含以高安尉罢归,聘之,且请除素。萧以亲未葬,许其昏,辞其采。已葬,乃释服而归杨云。

郑孝女

《唐书·列女传》:郑孝女,兖州瑕丘人。父神佐,为官兵,战死庆州。时母已亡,又无兄弟,女时年二十四,即剪发毁服,身护丧还乡里,与母合葬。庐墓下,手树松柏成林。初,许适牙兵李元庆,至是,谢不嫁。大中中,兖州节度使萧俶状于朝,有诏旌表其闾。

山阳女

《唐书·列女传》:山阳女赵者,父盗盐,当论死,女诣官诉曰:迫饥而盗,救死尔,情有可原,能原之邪。否则请俱死。有司义之,许减父死。女曰:身今为官所赐,愿毁服依浮屠法以报。即截耳自信,侍父疾,卒不嫁。〈按《文薮》咸通六年,沧州盐院吏赵鏻犯罪至死。既就刑,有女请从曰:七岁母亡,蒙父私盐,利衣食之。今父坐罪,合随死。盐院官崔据义之,具以事闻,诏灭父死。女泣曰:身今为官赐,誓落发奉佛以报。因于怀中出刀,截耳以示信。待父受减死刑,创愈。遂归浮屠。与《唐书》所载事略同,而地异。〉

范氏

《陕西通志》:范氏,延安宜君人。夫死不嫁。事姑孝。姑患病,久不痊。忽闻肉香,欲食甚急。村野莫能致,氏刲左膊肉,深至骨,以奉姑。姑随愈。事闻,旌表。乡人以割骨名村。

章氏二女

《歙县志》:章氏二女,邑南人章项女也。母程氏与二女登山采桑,母为虎所攫,二女号呼搏虎,母获脱。终身奉母不嫁,刺史刘赞嘉之,蠲其户税,改所居为孝女乡。

李廷诲妻

《扬州府志》:牙将李廷诲妻,广陵人。初选入吴王宫。吴亡,嫁李。珠翠服饰,颇极华焕。继姑悉收之,一无所恨。日被箠楚,无怨言。或为不平,答曰:新妇不能奉顺耳。终不改初志。宋太平兴国中,郡守改其里曰崇孝。

冯孝女

《浙江通志》:冯孝女居钱塘,少孤。不嫁以养母。母病,刲股。母死,号恸呕血。既葬,结草庐墓下,日焚香。蔬食刺臂血写经,舍宅为寺,以荐母。长庆三年,诏赐束帛。赐寺额曰报恩,今钱塘县有孝女南北二乡。

卢氏女

《浙江通志》:女永嘉人,居卢奥。一日,与母行,遇虎,将噬母,女以身当之。虎得女,母乃免。后有人见其跨虎而行,里人为建祠于永宁乡。至宋理宗朝,封曰孝祐。

汪氏

《宁海县志》:汪氏家塔山,早丧夫。守节不二。勤织以事其姑。姑好饮湖水,去家五里,日汲以供之。姑殁,遂投湖死。乡人称为孝妇湖。

丁氏女

《温州府志》:丁氏女,永嘉人。家象浦。性至孝。及笄不嫁,纺绩渔钓,以给母衣食。一夕,暴风雨,溪涨溺死。乡人立祠浦旁,祀之。

后唐

贺氏二女

《临海县志》:贺氏二女,大英如,小华如,一乳而生。长兴二年,父渔溺于水。二女年十九,与弟瑄号哭江浒,求父尸不得。俱投江而死。宋宣和中,滕膺破贼金七佛,见二女阴助于滕。旌其里曰孝感。

林氏女〈杨女附〉

《岳州府志》:林氏女,华容人。母疾,药之弗愈。祷于天,刲股为粥进。母病遂瘥。同时,有杨女者效之。诏旌表。

聂氏女

《太平府志》:聂氏女,贫家儿也。年十三,随母采薪。虎攫母去,女持刀从后追虎,抱其颈,刺杀之,尸得全。

黄奉先

《池州府志》:黄奉先,黄太尉女。太尉当仁宗朝,以荐领兵征西凉。初闻命,辄哭曰:吾大父征西凉而死,吾父亦死之,今吾又将死矣。吾妻有身,方三月,未卜男女奈何。后妻生奉先,太尉陷于夏。奉先年十八,痛父募卒,往袭夏,得父回。赏赉进帙踰常格。

陈氏女

《龙溪县志》:陈氏女,田家子也。家于赤岭。庆历间,父病,药不能疗。女年十五,祷于神,取肝为馔,以进父,食之,愈。进士陈起严林文焕相与白于郡,表其居曰旌孝坊。县令傅天麒,书其事,勒于石。

李之仪妻胡氏

《济南府志》:胡淑修,海丰人,李之仪妻,尚书右丞胡宿女。读书善属文。嘉祐中,从其祖母至内庭。光献皇后拊之,曰:是胡氏有学能文之女乎。之仪母死,淑修自负土封穴,哭泣不辍。手植松柏,遂成茂林。

张孝女

《兖州府志》:张孝女,费县平邑人,徐郎妻也。事其母徐氏有异孝。元丰元年,县闻于朝,旌其里。

毋邛妻马氏

《青州府志》:马氏,安丘人,毋邛妻。邛父母死,负土筑墓,马与之俱泣血,三年不衰香火于臂。元丰间,进士周完宾铭其墓。

崔志女

《辟寒》:政和中,济南府禹城县孝义村崔志女,性至孝。母病,久思鱼,不得。女曰:闻昔王祥卧冰得鱼,想不难也。兄弟皆曰:汝女子,何妄论古今。女曰:父母有儿女,本欲养生。兄谓女不能耶。乃同乳妪焚香誓于天,往河中卧冰,凡十日,得鱼三尾,鳞鬣稍异。归以馈母,母病顿愈。人或问:方卧冰寒否。曰:以身试冰,殊不觉寒也。

章琼妻盛氏

《浙江通志》:章琼妻,盛氏,昌化人。姑何氏性急,盛氏伺颜色,终日侍立无惰容。姑病,鬻簪珥以供医药甘旨。病剧,乃闭閤刳胁,取肝为膳以进。长姒潘氏化其孝,亦刲股焉。政和六年,权知州事转运使刘既济,上其事,诏旌表。

赵倚

《宣政杂录》:宣和间,都下赵倚年十二,随母嫁里中田生。生勇而暴戾,母每遭毒手。积六年,每见母被凌辱,即劝母去。母终无意,一日,倚病,母遭叱詈。倚病中愤郁,因力遣。母出买药时,田生尚寝,倚乃阖户持刀杀田生,连十馀下,以力弱不能中要害,而田亦宛转血中。邻人排闼入,倚曰:吾母以身归田生,执爨具饭,乳子浣衣,勤劳旦夕,而未尝得田生一善言。为人子者,得不痛心。恨吾病甚,不能力断其首。即以刃付逻,卒束手就执。既行,犹回视诸人曰:好视吾母。行人皆为之泣下。狱察其孝,亦为谳上,上哀其诚,止从杖而编置焉。

韩秀妻李氏

《黄州府志》:李氏,韩秀妻。宣和末,秀客汴。姑老病剧,氏泣祷于天,求医调治,愈,益尽孝,姑每语人曰:吾今年九十三,吾媳亦六十,老矣。吾子有若无也,吾非媳,无以至此。

岳武穆女

《漳浦县志》:岳武穆女,许配高东溪第四子。武穆被收,女方幼,遂抱银瓶赴井死。世传银瓶小姐是也。按察梁大用作亭覆其井榜,曰:孝娥。刘瑞铭之略云:天柱臲,日为月,祸忠烈,父冤莫雪,抱瓶赴井泉化血,曹江之娥符尔节噫嘻。井泉可竭,名不可灭。

朱云孙妻刘氏

《宋史·列女传》:吉州安福县朱云孙妻刘氏,姑病,云孙刲股肉作糜以进而愈。姑复病,刘亦刲股以进,又愈。尚书谢谔为赋《孝妇诗》

利氏女

《闽书》:利氏女,父卒无他兄弟,独与母居。家赀甚丰,女之从兄公谦,一夕乘间,杀其母。尽挈其赀去,逃匿得免。女因削发为尼,行四方物色之。忽得之处州湖南。时公谦方击毬,女走诉。州获之守感其孝,为械送本州寘法。事在建炎绍兴间。

丰城农妇

《紫薇杂记》:丰城农挈母妻就食,语妻曰:母老可弃之。妇不忍,掖姑,陷淖,见金,拾之。登岸,其夫已为虎食。

孟氏

《陕西通志》:孟氏,延安人。父戍永乐城,夏人攻城,陷之。父死,孟呼号徒步,亟入城中。获父尸,大恸而毙。夏人怜之,并其父瘗焉。

张氏菊花

《青州府志》:张氏,乐昌人。父为虎翼军校。张氏生七年,继母潜使侩者鬻之,绐其父云:失之矣。父哭三日,丧明。由是,落军籍,为民侩者,鬻于故尚书范公家,名曰菊花,以媵其女。适泗州人金氏张氏与父别,二十一年,一旦遇于金氏之门,而识之。相抱痛哭,遂辞金氏,与父归。父怒继母,欲殴而逐之。张氏曰:儿非母不得入贵人家,母乃有德于儿。又何怨焉。今赖天之力,得复见父。若儿归,而母逐,儿心安乎。父乃止。父时年且八十,无他子。家甚贫,鬻薪为业。未几,父卒。张氏养继母尽子道,母老不能行。所适稍远,则张氏负之。母卒,独处一室,日一蔬食,佣作富家。每与女仆语,专诲以忠勤,有不受而诟之,辄谢不与较。遇劳辱之事,则以身先之,与之钱刀、衣服,固辞。强之,不得已辞,多受少。见尺薪寸帛,不忍弃,必拾归。女仆之幼者,则为之栉沐䌥纫,视之如己女。至于猴犬,饮食以时,无不驯服。张氏去辄数日,悲鸣嗟乎。世之服儒衣冠,读诗书,以君子自名者,其忠孝廉让如张氏者,几希。岂得以其微贱而忽之耶。

朱娥

《宋史·列女传》:朱娥者,越州上虞朱回女也。母早亡,养于祖媪。娥十岁,里中朱颜与媪竞,持刀欲杀媪,一家惊溃,独娥号呼突前,拥蔽其媪,手挽颜衣,以身下坠颜刀,曰:宁杀我,毋杀媪也。媪以娥故得脱。娥连被数十刀,犹手挽颜衣不释,颜忿恚,断其喉以死。事闻,赐其家粟帛。其后,会稽令董皆为娥立像于曹娥庙,岁时配享焉。

彭氏女

《宋史·列女传》:彭女,生洪州分宁农家。从父泰入山伐薪,父遇虎,将不脱,女拔刀斫虎,夺其父而还。事闻,诏赐粟帛,敕州县岁时存问。

罗江士人女张氏

《宋史·列女传》:张氏,罗江士人女。其母杨氏寡居。一日,亲党有婚会,母女偕往,其典库雍乙者从行。既就坐,乙先归。会罢,杨氏归,则乙死于库,莫知杀者主名。提点成都府路刑狱张文饶疑杨有私,惧为人知,杀乙以灭口,遂命石泉军劾治。杨言与女同榻,实无他。遂逮其女,考掠无实。吏乃掘地为坑,缚女于其内,旁列炽火,间以水沃之,绝而复苏者屡,辞终不服。一日,女谓狱吏曰:我不胜苦毒,将死矣,愿一见母而绝。吏怜而许之。既见,谓母曰:母以清洁闻,奈何受此污辱。宁死箠楚,不可自诬。女今死,死将讼冤于天。言终而绝。于是石泉连三日地大震,有声如雷,天雨雪,屋瓦皆落,邦人震恐。勘官李志宁疑其狱,夕具衣冠祷于天。俄假寐坐听事,恍有猿坠前,惊寤,呼吏卒索之,不见。志宁自念梦兆:非杀人者袁姓乎。有门卒忽言张氏馈食之夫曰袁大,明日袁至,使吏执之,曰:杀人者汝也。袁色动,遽曰:吾怜之久矣,愿就死。问之,云:适盗库金,会雍归,遂杀之。杨乃得免。时女死才数日也。狱上,郡榜其所居曰孝感坊。

吕仲洙女

《宋史·列女传》:吕仲洙女,名良子,泉州晋江人。父得疾濒殆,女焚香祝天,请以身代,刲股为粥以进。时夜中,群鹊绕屋飞噪,仰视空中,大星煜耀如月者三。越翼日,父瘳。女弟细良亦相从拜祷,良子郤之,细良恚曰:岂姊能之,儿不能耶。守真德秀嘉之,表其居曰懿孝。

童八娜

《宋史·列女传》:童八娜,鄞之通远乡建奥人。虎衔其大母,女手拽虎尾,祈以身代。虎为释其大母,衔女以去。始,林栗侍亲官其地,尝目睹之。已而为守,以闻于朝,祠祀之。

鲍赛赛

《异林》:鲍赛赛,辰州人。年十五,随父耕畬,归遇虎,攫父去,赛赛操刃追之,相持良久,竟毙于虎。

陈孝女

《齐东野语》:陈孝女,钱塘人也。父业儒尝,漫游江淮间。居胭脂岭下,家粗给。乙亥,兵火挈家,永嘉山中悉为盗所掠。仅留一女,十岁,携之乞食以归。故居荡不复存。因寄五里塘旧仆家,闻殊胜寺设粥供,日携女子就寺丐食,凡数月。僧扣所以,颇怜之,俾留众寮供榜疏职,时孙元帅下李知事者,东平人也。颇知书,亦寓寺傍,暇日至寺,必从容与僧谈。欲谋一士为友,僧以陈为荐,一见投合如久。要馆谷加厚。其女亦得其家欢心。居数日,当丁丑仲春,女子忽谓其父云:吾母墓在故居侧,数年不至矣。闻主人将为湖山游,能乘此机一往拜埽否。父以告,李欣然。与俱既至墓所,拜奠罢。李携酒偕饮旁舍,女悲泣不已。久之,勉之还,则泣告曰:比闻李氏今将北归,吾父子必将从之,父老子幼,南北万里,何日可再至吾母墓下。此所以痛也。言与泪俱下,父亦感痛。而女躄踊呼号,声振林木。久而仆地,视之死矣。李义之,因与墓邻,敛而祔于母冢之旁,云:呜呼。古有曹饶二娥,焜耀史册,著为美谈,今陈氏女年甫十四,而天性至孝,抱冢泣死,视曹饶无愧矣。因详著,以俟传忠孝者。

定二娘

《癸辛杂识》:瑞州高安县旌义乡郑千里女,定二娘,性至孝。己酉秋千里,抱病危甚。女刲股和药以进,疾遂瘥。

赵必愿妻汤氏

《金坛县志》:汤氏,左司谏邦彦女。幼失父,事母孝。母疾久不愈,氏为尝矢溺以验之,虑不起,刲股刳肝以佐药,疾遂愈。或诵其事于朝,赵丞相汝愚子华文官秦邸,闻而贤之,曰:为女如此,其为妇可知。乃聘为其子必愿妻。卒能事舅姑,为贤妇。必愿官度支郎中汤,封宜人。

牟何回

《四川总志》:牟何回,荣县人,荣德山北箐口民女也。嘉泰四年,牧牛至晚,母迓回归,及中途遇虎,衔母去。回持杖疾走,号泣击虎,虎遂舍其母,坐于地。回直前持母,母尚能言,会父与邻人偕来,虎去,母寻死,得全尸而返。

夏氏女

《台州府志》:夏氏女,字阿九,黄岩建山人。嘉定间,随父樵于山。父前遇虎,女叫号直前,执薪鞭虎,曰:汝可食我,无食我父。且鞭且泣,踰数十步,虎弃其父,而啖之。

曹小娥

《浙江通志》:曹小娥,黄岩人。嘉熙二年二月晦,同其母范及邻居二十人采笋陆婆坑。范为虎所得,众悉惊溃。娥叫号,亟行数百步,逐虎,虎掉尾拂娥,踞坐熟视,娥以身翼母,推之下山,尚喘息。会救者至,以布衾裹归,母死,而尸得完。里人吊之,娥不能言,徐曰:黄虎也,吾不得代吾母死也。

庄某妻王氏

《金坛县志》:王氏,金坛人,归庄某。其父某为石城县丞,而没,有子介卿,早世孙天锡,懦不自立。王氏葬之大云乡堵庄之原。既葬,而家益贫,王氏惧身没,后坟墓不保。乃倾平生蚕缫纺绩之赢,建庵以居守者,买田六十亩赡之,请太常丞刘宰书之石俾:王氏庄氏子孙,不得析。而坟墓得以永保焉。

马氏女

《广西通志》:马氏女,全州城南马脉女也。在室时,脉病。女刲股进,疾瘥。邻里闻于官。淳祐十年,太守朱朝散为之立孝,忱坊。

张伯威妹

《宋史·孝义张伯威传》:伯威妹嫁崔均,其姑王疾,妹剔左臂肉作粥以进,达旦即愈。知大安军罗植即伯威所居立纯孝坊,崔均所居立孝妇坊。事闻,诏伯威与升擢,倍赐其妹束帛。

郑魏挺妻刘氏

《宁国县志》:刘氏,溧水人。适宁国郑魏挺,姑刘性严。刘能左右得其欢心,姑卧病九载,日夜视汤药,衣不解带,晨必露祷于天。姑卒,脱簪珥助为送终赀。三年不食肉,以挺官封孺人,子希声官,加恭人。

焦孝女

《定陶县志》:焦孝女,家贫甚。父早丧,女与母居。性纯悫,事母至孝。母疾甚,思燎麦,女遍叩弗得。时隆冬,盛寒,女号泣于郊,竟日不辍,麦倏穗,取归以食母,母疾遂瘳。时人谓女孝感所致。

刘元默妻丁氏

《浙江通志》:丁氏,刘元默妻,永嘉人。事舅姑晨昏无违礼。舅病痱,侍养益勤。羹非手调不进。元默女弟为尼,病剧,丁迎归,与共卧起,扶掖经岁。里有子嗜学而父难之,丁召其母,谕与己子同学,且资以金钱。后俱补太学。丁卒,朱晦庵铭其墓。

卢翼妾俞氏

《四川总志》:俞氏,节判卢翼妾。蒲江人。姑田氏年八十馀,病笃,俞刲股进汤,姑病愈。县令晁宾申表其门。

吴樵妻李氏

《岳州府志》:李氏,平江吴樵妻。年十四,母家有火变,兄嫂远散,李氏独守母舍不动。良久,火止。阖宅皆焚,二室岿然独存。后以樵贵封安人。

杨氏女

《闽书》:杨氏女,父安国患血疾,经年不愈。女刳胸取肝为粥以进,父疾随瘥。乡党称奇孝。里人林士元为之记。

留恭妻徐氏

《闽书》:留恭妻徐氏,忠宣妇也。为女时,端简有仪。归留氏,奉忠宣无违礼。邵阳之贬徐服劳中馈供子,妇职忠宣忘谴焉。好观经史,见子勤励,则悦。故子元刚亦登甲科,而笃于孝。

邓九娘

《泸溪县志》:邓九娘,璩之女孙也。许字未婚,以处女守节,撤其环瑱,至老不嫁。以养父母,好善乐施。舍创上林、杨源、广仁、载兴,白塔等寺,咸范其祖父母及父母像于寺龛,俾得世祀,以永孝思。并施寺田数千亩于各寺,以为烝尝资。时皆称其孝,各寺俱为立碑记之。

陈氏女

《福建通志》:陈氏女,龙溪人。年十五,父病,药弗疗,祷神剔肝以进,父食之愈。

杨成姐

《温州府志》:杨成姐,永嘉杨定女也。母王氏疾笃,女焚香刲股为糜,以饲,疾遂瘳。

夏氏女

《江宁府志》:夏氏女,高淳人。年十二,割肝愈母。旌其里曰:昭孝。

陈氏女

《温州府志》:陈氏女,永嘉人。少孤不知父母墓所。誓不嫁,结庵山侧,纺绩自给,尝望山拜曰:吾父母葬于此,遂终身焉。

林孝妇柳氏

《温州府志》:林妇柳氏,平阳人。居莒溪,善事舅姑。姑没,舅老,苦足疮。氏日为洗濯傅药。久之,益剧痛甚。手不可触,忽遇异人,曰:汝舅疮恶,将陨命。第吸酢和药吮之,可活也。妇如其言,阅数月,果瘳。郡守上其事。后三子待聘、待问、待举,皆贵显。氏年八十卒,葬藻溪。表曰柳孝妇墓。

彭括妻翁氏

《闽书》:翁氏,纪之女孙也。猎涉方册,览曹娥碑,心慕之。年十五,母病。吁天泣祷,割股投羹,母饮之忽有神护,疾随痊。里中朝议彭俣闻其贤,力为季子括求婚。既归,以其孝父母者孝舅姑。舅没,姑耄,且多疾。翁日夜侍汤药,至忘寝食。姑曰:愿汝妇如汝。姑没,哀毁凄切,闻者陨涕。

连世瑜妻方氏

《乐清县志》:方氏,连世瑜妻。事姑至孝。姑没,刻像事之。年七十不衰。

颜兴祖妻史氏

《龙溪县志》:史氏,颜颐仲子兴祖之妻。宰相弥远孙女少保之妇。性笃孝,克尽妇道。姑病,氏忧形于色,日侍左右,未尝少离,汤药必躬,衣裳必手自浣濯。姑没,哭泣尽哀,持丧。及葬,未尝踰礼。景定元年,事闻。封孺人,号曰孝妇。

丘腴妻叶氏

《闽书》:丘腴妻叶氏,事姑以孝。诸妇有谗叶者,姑始疑。迨姑病,诸妇无忧色,叶朝夕不懈,怛然以忧。姑方感其孝,以子允贵,赠郡夫大。

曾三娘

《同安县志》:曾三娘,家同禾里曾溪乡。年及笄,流寇煽乱,其父被掳,三娘乘马操戈,率众陷阵,以救其父。见势不敌,遂自刎死。

王康臣妻刘氏

《广东通志》:刘氏,灵山人。孝子王康臣妻,贡士刘颜之女。刲股疗其翁,诏旌异之。

李昌期妻何氏

《广东通志》:何氏,东莞人。乡贡士何汉臣女也。幼孤,年十岁适李昌期。事舅姑唯谨。舅有疾,刲股炼糜以进,疾寻愈。乡邑嘉异之。昌期早世,足不踰阈,邻妪罕觌其面。宋咸淳十年,邑令袁梦册为立孝妇坊。景炎二年,旌表门闾,仍赐束帛。元初有司以闻,重建孝节坊云。

刘氏二女

《广东通志》:刘氏二女,南海人。家西城之折桂坊。母病,一女剖肝,一女割股奉母。母疾遂瘳。乡闾感动,经略使龚茂良上其事。诏特旌表其门。至今,西城犹有双阙遗迹。

陈自中女

《金华府志》:女,宋行军司马陈自中女,元司徒萍姊也。宋亡时,及兄弟与母杨夫人相失。后,萍贵,寻访其母,不获,不御酒肉者,二十年。在家,孝思尤切。断发誓不嫁,燃指为香以祷,十指仅存其四。既而传闻母在顺州某家,萍以金币名马请。勿得。乃闻于朝,为降旨赐与金币,文锦甚厚,迎母以归。与兄芹适自南来,遂奉还兰溪。服勤孝养,终身为比丘尼。欧阳元云:陈氏女灼顶,累百燃指,凡六吁于神明,卒遂其愿。古史传所载烈妇人事,何加焉。

李毅妻何氏

《平山县志》:何氏,名璋,至元时,人父泉祖母曹氏,泉之真定,娶新乐贾氏,生女璋,男圭。璋配部掾李毅,五年泉终。圭亦死。后,毅尹长垣十三年,迁束鹿。璋父遗言:平山东南二里许濯梨园外,坟地二亩,死即归我先茔。璋痛,弟圭死。系且绝,遂诣真定,按察司告迁灵榇。按察喜其孝,许之。至县新安寺,梦人告以中央墓是汝祖土。觉悲,乃发中墓验之,果然。合葬祖母曹氏,父泉弟圭。及母贾氏,卒亦合葬于父所。璋拜扫十五年,窃自悲曰:妾在一日,为此坟主一日,妾死,安能保其松楸乎。为欷歔泣下,与夫毅谋立石,表墓,并乞铭以志之。

程植妻王氏

《广信府志》:王氏,程植妻。名静婉。馀干人。年十九事植。越五年,而植病革。时嘱王善事父母。王泣而对服。阕母氏欲夺其志。王曰:未亡人代夫子,执定省礼于舅姑,遵遗命也。卒矢靡他,又五年,舅没,事姑翁氏益婉顺。至元壬午时,姑年七十,病卧床蓐。一夕,群盗入门,持刃向姑。王以身翼蔽,愿代姑死。盗义之,而两释焉。姑当弥,留语王曰:愿汝子妇,以汝事我者,事汝。吾死瞑目矣。后王寿而且康,子妇诸孙事之惟谨。人以为孝德之报云。

汪宗臣妻戴氏

《旌德县志》:戴氏,汪宗臣妻。孝事祖姑,年二十二,夫亡。二姑皆相继殁。治丧营葬,执礼无愆。乡里称孝至,元中旌表。

赵淑仪

《苏州府志》:赵淑仪,梦炎女。居吴梦炎卧病时,年七十馀。家贫无医药,淑仪年十八,焚香祷天,刲股以进。父患寻愈。大德中,里社上于总管董章,制《孝女歌》书綵障门,仍赠钱帛豚酒。

俞新之妻闻氏

《绍兴府志》:闻氏,山阴俞新之妻。大德四年,夫殁。闻年尚少,即断发自誓。姑久病风,失明。闻手涤秽滓,日漱口舐其目,目为复明。及姑没,躬率其子,负土筑坟葬之。

建德王氏女

《元史·列女传》:至大间,建德王氏女,父出耘舍傍,遇豹,为所噬,曳之升山。父大呼,女识父声,惊趋救,以父所弃锄击豹脑,杀之,父乃得生。

秦氏二女〈孙氏女、许氏女、张氏女附〉

《元史·列女传》:秦氏二女,河南宜阳人,逸其名。父尝有危疾,医云不可攻。姊开户默祷,凿己脑和药进饮,遂愈。父后复病欲绝,妹割股肉置粥中,父小啜即稣。孙氏女,河间人。父病癞十年,女祷于天,求以身代,且吮其脓血,旬月而愈。许氏女,安丰人。父疾,割股啖之乃痊。张氏女,庐州人,嫁为高垕妻。母病目丧明,张氏归省,抱母泣,以舌舐之,目忽能视。州县各以状闻,褒表之。

袁氏孤女

《元史·列女传》:袁氏孤女,建康路溧水州人,年十五。其母严氏,孀居极贫,瘫痪卧于床者数年,女事母至孝。至正十二年,兵火延其里,邻妇强携其女出避火,女泣曰:我何忍舍母去乎,同死而已。遂入室抱母,共焚而死。

赵孝妇

《元史·列女传》:赵孝妇,德安应城人。早寡,事姑孝。家贫,佣织于人,得美食必持归奉姑,自啖粗粝不厌。尝念姑老,一旦有不讳,无由得棺,乃以次子鬻富家,得钱百缗,买杉木治之。棺成,置于家。南邻失火,时南风烈甚,火势及孝妇家,孝妇亟扶姑出避,而棺重不可移,乃抚膺大哭曰:吾为姑卖儿得棺,无能为我救之者,苦莫大焉。言毕,风转而北,孝妇家得不焚,人以为孝感所致。

马英〈赵氏女附〉

《元史·列女传》:马英,河内人,性孝友。父丧哀毁,二兄继殁,英独事母甚谨,又奉二寡嫂与居,使得保全嫠节。及丧母,卜地葬诸丧,亲负土为四坟,手植松柏,庐墓侧终身。赵氏女名玉儿,冠州人。尝许为李氏妇,未婚夫死,遂誓不嫁,以养父母。父母殁,负土为坟,乡里称孝焉。

畏吾氏三女

《元史·列女传》:畏吾氏三女,家钱塘。诸兄远仕不归,母思之疾,三女欲慰母意,乃共断发誓天,终身不嫁以养母,同力侍护四十馀年。母竟以寿终。事上,并赐旌异。

葛妙真

《元史·列女传》:妙真,宣城民家女。九岁,闻日者言,母年五十当死,妙真即悲忧祝天,誓不嫁,终身斋素,以延母年。母后年八十一卒。

姚氏

《元史·列女传》:姚氏,馀杭人,居山谷间。夫出刈麦,姚居家执爨。母何氏往汲涧水,久而不至。俄闻覆水声,亟出视,则虎衔其母以走。姚仓卒往逐之,即以手殴其胁,邻人竞执器械以从,虎乃置之而去。姚负母以归,求药疗之,奉养二十馀年而卒。

宋无妻赵氏

《苏州府志》:赵氏,宋无妻。年十九归无。家俭,事二亲孝谨。尝刲股灼臂,祷其疾。佐无成家,不少怠。丧葬大事,咸藉赵力。年七十四,先无卒。

毛妇丁氏

《稗史》:毛妇丁氏,养姑甚孝。姑病,刲股肉作羹食之,而痊。

金火二仙姑

《遵化州志》:仙姑,邑民康小二之第二女。父元时为铁冶炉头,锻铁不溶。女恐父获愆,祝天,自跃入炉。铁遂溶,惟遗鞋只,随汁流出。后上闻,封其父为重宁侯,赠女为金火二仙姑。至今,冶中立祠祀之。

傅君用母黎氏

《邵武府志》:黎氏,傅君用母。孀居,事姑甚谨。每定省,必察其饥寒。夜则抱衾侍寝。若是者,馀四十年。天历初,姑年九十有九。是岁,腊前三日。黎氏病革,姑问之,𥟖曰:老人善自养,待三日后,则为百岁人矣。有诸孙在,请勿为虑。言既而没,其姑戚然,三日亦卒。

陈氏女

《处州府志》:陈氏,名妙真。七岁失怙恃,祖母林氏育之。林年七十,妙真年甫笄,誓养祖母,终身不嫁。林遘疾,妙真泣告于天,愿以身代。林疾寻愈。三年乃终,妙真丧葬尽礼,刱庵守墓。至正初,事闻。表其门,曰孝女,名其庵曰孝节,学士宋濂为之记。

曹处女

《浙江通志》:曹处女,钱塘县人,名雪,字玉英。年十三善鼓琴,十五工词翰。母殁,竭力躬营葬。年五十不嫁,尝自誓曰:死作处女冢。至正间,钱塘丧乱。处女闭户三日,饿而死。杨廉夫吊之以诗曰:曹处女白雪霙,母惜白雪霙。抱玉真珠擎,十三善瑶琴,不作濮上声。十五弄彤管,不作花草情。叮咛媒与妁,必嫁与公卿。英英马上郎,貂帽绣衣裳。官家捉处女,愿作处女郎。昨日交处女弊,今日催处女妆。贮以黄金屋,荐以白玉床。大珠连理带,七宝合欢囊。大珠五十万,七宝百万镪。黄羊尾如扇,文鸡若凤凰。置酒结高宴,长跪起行觞。处女誓慈母,有死不下堂。慈母莫敚志,皎节如秋霜。嗟嗟曹处女,处女节独苦。事母终母丧,母坟成负土。白发五十秋,五十终处女。誓作处女坟,南山华表柱。荒城兵火交,三日不开户。生作独月娥,死作黔娄女。我作处女辞,用激城中三嫁妇。

武氏女

《太原县志》:武氏女,名管婴。年十七未嫁。至正间,避兵山洞。父被执,女奔谓兵曰:勿杀我父,愿以身代。众乃释其父,父逃去。又言:我有金瘗井边。众往掘,果得金,方争取,女投井死。

甄璧女

《新乐县志》:甄璧女,年十八。悯亲无后,誓不嫁。送亲终,筑坟,后卒,葬于甄女墓旁。

金九女

《兖州府志》:金九女,城武人。邑有老父,无子。惟有九女,誓不适人。养父母以终身。后卒,同穴而葬。至明弘治六年,岁荒,有发冢得志,石铭曰:孝哉九女,踰时弗嫁。甘旨奉亲,温凊冬夏。风树既悲,白华亦谢。墓可封哉,永敦风化,李佐时笔也。

夏氏三女

《兖州府志》:夏氏三女,滕县人。父母无子,三女事父母尽孝。及父母死,三女亲负土为坟。名三女冢。

李伟妻文氏

《曲沃县志》:文氏,李伟妻,谦亨母。事姑孝谨,姑早寡,晚遘足疾。氏左右扶掖,朝暮无间,卒成痀瘘。

白氏

《太原县志》:白氏,太原人。夫某,弃家为僧。氏年二十,养姑,服勤绩纴以供租赋。夫一日还,迫使他适。不从,断发以誓。夫复去,姑没,竭力营葬,肖姑像,祀之终身。

韩老女

《太平县志》:韩老女,义井人。父冈娶高氏,生老女,名善。母死,女哭泣不食。父哭目昏,医曰:舐之可退障。女日为父舐,眼复明如旧。人称孝女。

戚象祖妻朱氏

《金华县志》:朱氏,名寿。生有淑质,义乌人。归金华戚象祖。台寇杨镇龙攻婺宣慰,使史弼捕获之。时,寿父环有亡奴在贼中,奴尝怨环,欲报诬:环出赀助镇龙反。史怒寇甚,凡狱辞所引,必尽杀之。环子元寝疾,不能起,视寿而泣。寿曰:昔缇萦能救父,我独非人耶。乃走,告法曹掾冯耿贤曰:妾父无罪,亡奴欲诬以不道,倘事不得,直一家枉作泉下鬼。闻君素长者,独不能相活耶。言与泪俱。冯怒曰:此岂汝女子所知。寿哀祈益切,冯为恻然良久,麾寿去曰:汝但归,吾知所处矣。明日,使吏椎奴口,不果诬。

贺若妇

《蓝田县志》:贺若妇,邑人也。姑有疾,刲股肉奉姑,疾遂愈。郡县以闻,敕旌表。

伏氏女

《黄州府志》:伏氏女,黄梅人。甫受某聘,某亡,誓不再嫁。母病,疽吮之而愈。年二十七卒,里人哀之。

高历妻张氏

《庐江县志》:张氏,高历妻。母病,目丧明。氏归省,抱母而泣,以舌舐之,忽复能视。州县以状闻,旌表。

夏某妻叶氏

《松江府志》:叶氏,名妙真,乌泥泾人。归夏某,翁病废,日侍汤药涤垢,秽七年,寒暑无间。既没,负土成坟。感动邻里,时称为夏孝妇。

唐氏女

《歙县志》:唐氏女,小名佛姑。年十一,祖元病笃。勺饮不入,凡七昼夜,女斋沐刲左股和糜以进,祖病遂瘳。邦人有《孝女传》

张申锡妻曹氏

《江宁府志》:曹氏,句容张申锡妻。姑病笃,昼夜衣不解带。及没,哀悴骨立,劳瘁而死。申锡哀之,更不再娶。

杨载妻黄氏

《台州府志》:黄氏,名集义,通《内则》《孝经》《论语》,归同里杨载。既归,而舅姑没。大舅年耄,驭下甚严。黄事之益谨,日躬调饮食,随所欲以进。或思异味,虽远百里,必力致之。如是十年如一日。大舅喜曰:吾家新妇,真孝妇也。由是,乡人皆以孝妇称之。

杨孝女

《嘉兴府志》:杨孝女者,嘉兴人。无他兄弟,事父母至孝。既笄,欲嫁之。女曰:恨身不为男,以大父母门,忍弃父母他适耶。侍养终身,不复言嫁。及卒乡,人立祠祀焉。

陈高妻林道外

《闽书》:陈高妻林道外,父节为仙游尉。早死,三孙傫然。道外勤抚之。既归高。以孝敬闻。久之,三弟先后继亡。林氏且无后,道外每值暮春,辄往祭林先墓。涕泗交流,复告其族子书院。山长履为主其田赋,以供粢盛。
黎道娘
《广东通志》:黎道娘,番禺板桥人。父瑛镇卒,弟庶方在襁褓。道娘矢志不字,母强之。对曰:母寡弟幼,何忍背弃。元末,寇掠邑里。扶母挈弟,奔山谷间。纺绩以供。母卒,哀毁几绝。年八十四卒,子孙世思其德,建祠祀之。

金汝安

《宁波府志》:金汝安,鄞人。金良女。少以孝闻,父母多疾。汝安侍奉惟谨。及笄,里中大家慕其贤,争欲致聘。汝安曰:父母老且病,虽有兄弟驱驰门户事,柰朝夕养何。卒不许。自是绝荤茹蔬,衣不绮绣。夜则焚香吁天,愿减己算以益父母。父先母一岁没。既服斩衰三年,又服齐衰三年。逮终丧,年已四十七。遂不嫁,尝有盗其赀者,事觉,欲诉于官。汝安止之曰:盗迫饥寒,忍罪之乎。其家乃已前史官,危素传其事,为之赞曰:先民论:楚大夫屈原之忠,过乎忠者也,予观汝安之孝,过乎孝者也。然其行可以愧丈夫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