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闺媛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

 第一卷目录

 闺媛总部汇考
  易经〈系辞上 说卦传〉
  诗经〈小雅斯干〉
  礼记〈曲礼 檀弓 郊特牲 内则 玉藻 大传 少仪 杂记 昏义〉
  仪礼〈昏礼〉
  尔雅〈释训 释亲〉
  素问〈上古天真论篇〉
  小尔雅〈广义〉
  大戴礼记〈本命〉
  方言〈闺媛称谓七则〉
  白虎通〈爵 谥 文质 三纲六纪 姓名 嫁娶〉
  释名〈释姿容 释长幼 释亲属〉
  博雅〈释亲〉
  蠡海集〈人身类〉

闺媛典第一卷

闺媛总部汇考

《易经》《系辞上》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
〈本义〉此变化之成形者。〈大全〉朱子曰:天地父母分明,是一理。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则凡天下之男,皆乾之气;天下之女,皆坤之气。便彻上彻下,即是一个气都透了。通人物言之,在动物,如牝马之类;在植物,亦有男女,如麻有牡麻,及竹有雌雄之类,皆离阴阳、刚柔不得。又曰:岂得男便都无阴,女便都无阳。这般须要错看。

《说卦传》

乾,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震一索而得男,故谓之长男,巽一索而得女,故谓之长女,坎再索而得男,故谓之中男,离再索而得女,故谓之中女,艮三索而得男,故谓之少男,兑三索而得女,故谓之少女。
〈本义〉索,求也。揲蓍以求爻也。男女,指卦中一阴一阳之爻而言。〈大全〉节斋蔡氏曰:乾坤交而生震、巽、坎、离、艮、兑,故以能生者为父母,而生者为子。一索、再索、三索者,以初中终三画,而取长中少之序也。震、坎、艮,皆阳,故曰男,巽、离、兑,皆阴,故曰女。

《诗经》《小雅斯干》

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惟酒食是议,无父母贻罹。
〈朱注〉裼褓也,瓦纺砖也,仪善罹忧也。寝之于地,卑之也;衣之以褓,即其用而无加也;弄之以瓦,习其所有事也。有非,非妇人也。有善,非妇人也。盖女子以顺为正,无非足矣。有善,则亦非。其吉祥可愿之事也。惟酒食是议,而无遗父母之忧,则可矣。《易》曰:无攸遂在中馈贞吉。而孟子之母亦曰:妇人之礼,精五饭羃酒浆,养舅姑缝衣裳而已矣。故有闺门之修,而无境外之志。此之谓也。

《礼记》《曲礼》

男女不杂坐,不同椸枷,不同巾栉,不亲授,嫂叔不通问,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于梱,内言不出于梱,女子许嫁,缨,非有大故,不入其门,姑,姊,妹,女子子,已嫁而反,兄弟弗与同席而坐,弗与同器而食。
〈集说〉郑氏曰:不杂坐,谓男子在堂,女子在房也。椸可以枷衣者,通问谓相称谢也。诸母,庶母也,漱浣也。庶母贱,可使漱衣,不可使漱裳。裳贱尊之者,亦所以远别。外言内言,男女之职也。不出入者,不以相问也,梱门,限也。女子许嫁系缨,有从人之端也。大故,宫中有灾变,若疾病,乃后入也。女子有宫者,亦谓由命士以上也。孔氏曰:不亲授者,男女有物不相亲授也。诸母,谓父之诸妾有子者。外言内言,谓男职在官政,女职在织纴,各有限域,不得滥豫。女子,妇人通称也。妇人质弱,不能自固,必有系属。故恒系缨,缨有二时,一是少时,常佩香缨。《内则》云:男女未冠笄,紟缨是也。二是许嫁时,系缨昏礼,主人入亲,说妇缨。郑注:妇人十五许嫁,笄而礼之,因著,缨是也。盖以五采为之其制,未闻大故,谓丧病之属也。女子已许嫁,则有宫门,列为成人。惟有丧病等,乃可入其门。女子子者,谓已嫁女子,男子则单称子,女子则重言子者。郑注:《丧服》云:是别于男子,故云女子子。女虽已嫁,及成人,犹宜别席兄弟,弗与同席、同器,未嫁亦然。长乐刘氏曰:家人内政不严,以防之于细微之初;不刚,以正之于未然之始。则其悔咎,不可逭矣。故夫妇未七十,虽同藏,未有可嫌也。圣人制礼必尔者,以无嫌正有嫌也。用有情之难,正无情之易也。而况于男女未有室
家者哉。女子许嫁,缨所以系,属其心以著诚于夫氏,起其孝义也。既许嫁,则有姆教之,处于阃内之别室。男子非有疾忧之故,不入其门也。严陵方氏曰:嫂叔不通问,若问安、问疾之类。盖生不相通问,死不相为服,皆所以推而远之而已。《坊记》言:妇人疾问之,不问其疾。谓之姑,非为侄行称之,亦为姑之兄弟言之而已。若侄行则卑,而无嫌矣。谓之女子子,非为父行称之,亦为女子子兄弟言之而已。若父行则尊,而无嫌矣。故下文正言兄弟者,为是故也。若是则第曰:姊,妹足矣,而又言姑与女子子,何哉。盖姑则尊行也,女子子则卑行也,姊妹则同行也。制礼者以为出嫁而反者,其类虽多要为之,不过是三等而已。故必举是,以为言焉。永嘉戴氏曰:嫂叔不通问,比于不授受则尤严矣。死丧之威,嫂叔不相为服,如路人。然曾同室之,不如其推而远之。若此其严哉。男不言内,女不言外,礼也。外言入梱,则谋及妇人,死之招也。内言出梱,则妇言是用乱之阶也。庐陵胡氏曰:系缨,有固束之义,此及丧服。皆云女子子重,云子者,衍文也。郑云:重言子者,别于男子也。只云女子已别于男子矣,安用更言子乎。

女子许嫁,笄而字。
郑氏曰:女子以许嫁为成人。马氏曰:女子许嫁,则十五而笄;未嫁,则二十而笄。笄而字之,犹男子之冠也。

夫人之讳,虽质君之前,臣不讳也,妇讳不出门。
孔氏曰:夫人,君之妻,夫人,本家所讳。臣虽对君前,言语不为讳也。妇讳,谓妇家之讳,但于妇宫中不言耳。门,谓妇宫门。若于宫外,则不讳。故臣对君前则不讳也。田氏曰:《杂记》母之讳,宫中讳妻之讳不举诸其。侧此妇讳与母讳同者,杂记分尊卑,此据不出门,大略言之耳。

妇人不立乘。
郑氏曰:妇人不立乘,异于男子。孔氏曰:妇人质弱,不倚乘倚立也,男子倚乘,而妇人坐乘。蓝田吕氏曰:妇人不立乘,从安也。严陵方氏曰:坐乘则安。妇人所乘,谓之安车者,以此。

仆御妇人,则进左手,后右手。
郑氏曰:进左后右,远嫌也。孔氏曰:仆在中央,妇人在左,仆御之时,进左手持辔,使形微相背,若进右手,则近相向。故后右手,以远嫌也。

天子之妃曰后,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士曰妇人,庶人曰妻。
郑氏曰:后之言后也,夫人言扶孺之言,属妇之言,服妻之言,齐也。孔氏曰:后,君也。明配至尊为海内,小君夫人之名,惟诸侯得称。《论语》云:邦君之妻,邦人称之曰君夫人,是也。孺言其为亲属,妇言服事其夫,妇号亦上下通称。故《春秋》逆妇姜于齐,是诸侯亦呼妇也。《谷梁传》云:言妇有姑之辞,服事舅姑,故通名妇。庶人贱,无别称,判合齐体而已,通言之,则上下通曰妻。《诗》曰:刑于寡妻。是天子亦曰妻也。蓝田吕氏曰:天子之妃所以称后者,有继后之辞,合二姓之好,以继圣人之后,以为天地社稷宗庙之主。则有继者也。夫者,帅人之称也。男子谓之丈夫士之贵者,命为大夫。称之曰夫子,则夫人者,亦帅其嫔妇,以事君故。诸侯之妃曰夫人。若邦人称之则曰君夫人,言君之夫人也。大夫曰孺人,士曰妇人,《丧大记》卿之妻曰内子。《春秋传》赵盾以叔隗为内,子是也。大夫妻曰世妇,士则止曰士之妻而已,未闻有孺人、妇人之称。况妇人者,已嫁之达称,非特士妻之名,或古有之。考于经传,未之有也。庶人曰妻。妻者,贵贱同称。贵者尚文,故其名异;贱者尚质,无所改也。严陵方氏曰:自天子至于庶人皆有妃。独天子曰后,以有君道故也。诸侯之夫人,一国之小君,亦有君道,不得谓之后者,妃之有君道,惟天子足以当之故也。曰夫人者,以其为一国之小君,而人所事也。故称夫,然非夫之也,故称人。大夫曰孺人者,需人而有所属,谓之孺。大夫能帅人,而人之所属也。故其妃曰孺人。凡妃皆有所属,而止大夫曰孺人者。以言乎上,则夫人之尊,不宜以有所属名之;以言乎下,则士之卑不足以人所属名之故也。妇以事人,士亦以事人为事,故其妃名以妇人。庶人曰妻,妻有二义,与夫齐而莫之胜者,妻之道也。承夫而在下者,妻之位也。前言天子有妻,则以天子之尊,而妻之所当承故也。此言庶人曰妻,则以庶人之卑,而妻得与之齐故也。位以大为贵,故天子之妻名之以其位;道无乎不在,故庶人之妻名之以其道。亦各有所当而已。长乐刘氏曰:后者,后也,德配于天子,育其嗣息,以为之后也。

生曰母,曰妻,死曰妣,曰嫔。
郑氏曰:嫔妇,人有法度者之称也。横渠张氏曰:妣者,比也。所以配先考之德,自非生者之称。故可以无嫌,生日自不言妣妻,死曰嫔,然于古不见有此称。若嫔者,嫔于虞。又九嫔,是妇人之美称,然此等之称,亦不特施之于祭祀而已。长乐陈氏曰:《书》曰嫔于虞《诗》曰嫔于京,则亦生谓之嫔也。生曰母曰妻,亲之也。死曰妣曰嫔,敬之也。

妇人之挚,椇,榛,脯,脩,枣,栗。
郑氏曰:挚之,言至也。妇人无外事,见以羞物也。椇榛,木名,椇枳也,有实。今邳郯之东,食之榛,实似栗而小。孔氏曰:妇人,惟初嫁有挚,以见舅姑。椇,即今之白石,李形,如珊瑚,味甜美。脯,搏肉,无骨,而曝之。脩,取肉锻治而加姜桂,乾之,如脯。所以用此六物者,椇,训法也;榛,训至也;脯,始也;脩,治也;枣,蚤也;栗,肃也。妇人有法,始至脩身,蚤起肃敬也。故后夫人以下,皆以枣栗为挚,取其蚤起,战栗自正也。案《昏礼》,妇见舅,以枣栗;见姑,以腶脩。其榛椇所用,无文。石林叶氏曰:妇人之道,主于事人,其职专于中馈。故挚以椇、榛、脯、脩、枣、栗。椇榛,取其循法度,以至于礼也;脯脩,取其治己齐家以治正也;枣栗,取其夙夜在公而肃谨也。

《檀弓》

妇人不越疆而吊人。
孔氏曰:妇人无外事,故不越疆而吊人。长乐陈氏曰:妇人见兄弟,可以及阈,而不可以踰阈。送迎可以及门,而不可以出门。吊人可以出门,而不可以越疆。许穆夫人欲归唁于卫,而不可得,则越疆而吊人。如之何而可。

《郊特牲》

妇人从人者也,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
郑氏曰:从,谓顺其教令。马氏曰:夫主于义,故有所帅无所从。妇主于听,故有所从无所帅。妇者,恒其德者也。有三从之义,无一违之礼。故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

妇人无爵,从夫之爵,坐以夫之齿。
郑氏曰:爵,谓夫命为大夫,则妻为命妇。严陵方氏曰:夫尊,则妇亦尊;夫卑,则妇亦卑。尊卑同,故爵齿亦从夫而已,以爵齿各有尊卑故也。

《内则》

妇事舅姑,如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衣绅,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偑箴,管,线,纩,施縏帙,大觿,木燧,衿缨,綦屦。
郑氏曰:笄,今簪也。衣绅衣而著绅縏,小囊也。縏帙,言施,明为箴管线纩有之衿,犹结也。妇人有缨,示系属也。孔氏曰:此论女事父母,妇事舅姑,所服之衣,所佩之物,皆异于男子。妇人之笄,异于上男子笄縰。故郑于此注始云笄,今簪也。帙,刺也。以针刺帙而为縏囊,故云縏帙,馀物皆不言,施独于箴管线纩之下,而言施縏帙,明为四物而施矣。新安朱氏曰:妇人不冠则所谓髻,笄,即为固髻之用。亦名为簪,而非如二弁之簪矣。山阴陆氏曰:白地绣谓之纷。纷,绣也。纯画也。《周官》五色纷纯,即《书》所谓元纷纯黑地,五采,缋。凡纯,黼纯为上,画纯次之,纷纯又次之;其最后缋纯,缋纯一名缀纯。以此箴管,管所以管箴。刀砺,砺所以砺刀。衿缨,以衿结缨。綦屦,以綦约屦。缨或谓之緌,亦或谓之帨。《昏礼》母施衿结,帨妇人。谓嫁曰归,以有系属为正。严陵方氏曰:针贮以管,线贮以纩。衿衣,小带也。《士昏礼》所谓母施衿是矣。缨非冠缨之缨,《诗》所谓亲结其缡是矣。缨,示有属;缡,示有别。别于此,则属于彼矣。綦屦,即著綦于屦,与前互文耳。

以适父母舅姑之所,及所,下气怡声,问衣燠寒,疾痛苛痒,而敬抑搔之,出入则或先或后,而敬扶持之,进盥,少者奉槃,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问所欲而敬进之,柔色以温之,饘,酏,酒,醴,芼,羹,菽,麦,蕡,稻,黍,粱,秫,惟所欲,枣,栗,饴,蜜,以甘之,菫,荁,枌,榆,兔,甍,滫,瀡,以滑之,脂,膏,以膏之,父母舅姑,必尝之而后退。
郑氏曰:适之也,怡悦也,苛疥也,抑按搔摩也。先后之随时便也。槃承盥水者,巾以涚手温藉也。承尊者必和颜色,酏粥也,芼菜也,蕡熬枲实,荁菫类也。冬用菫,夏用荁,榆白曰枌兔新生者,甍,乾也。秦人溲曰滫,齐人滑曰瀡,必尝之而后退者,敬也。

父母舅姑将坐,奉席请何乡,将衽,长者奉席请何趾,少者执床与坐,御者举几,敛席与簟,县衾,箧枕,敛簟而襡之。
郑氏曰:将衽,谓更卧处襡韬也。须卧,乃敷之也。山阴陆氏曰:少者执床与坐,侍者举几。则父母舅姑兴矣。子妇敛襡,以是为节。《说文》云:床,安身之坐者。至于恭坐,则席县衾,敛衾而县之,箧枕,敛枕而箧之。

父母舅姑之衣,衾,簟,席,枕,几,不传,杖,屦,祗敬之,勿敢近,敦,牟,卮,匜,非馂莫敢用,与恒食饮,非馂莫之敢饮食。
郑氏曰:传,移也。牟读曰:堥卮匜,酒浆器,敦牟,黍稷器。馂,乃用之恒常也。旦夕之常食馂,乃食之。孔氏曰:杖屦,是尊者服御之重。弥须恭敬。故云祗敬之,勿敢偪近也。敦,则《周礼》有玉敦,今之杯盂也。《隐义》曰:堥,土釜也。今以木为器,象土釜之形。卮,酒器。匜,盛水浆之器。与及也,接上敦牟之文,非但不敢用及。父母常食饮食,非因馂时,莫敢饮食。

父母在,朝夕恒食,子妇佐馂,既食恒馂,父没母存,冢子御食,群子妇佐馂如初。
郑氏曰:子妇佐馂,妇皆与夫馂也。既食恒馂,每食馂而尽之,末有原也。御食,侍食也。谓长子侍母食也,侍食者不馂其妇,犹皆馂也。孔氏曰:以父母食不能尽,故子妇佐助,馂食之,使尽。勿使有馀,而再设也。群子妇,谓冢子之众弟妇也。如初者,如上父母在,子妇佐馂之礼。山阴陆氏曰:言群子妇佐馂,不言冢妇。冢妇不与也。盖舅没则姑老,冢妇代政矣。

在父母舅姑之所,有命之,应唯,敬对,进退周旋慎齐,升降出入揖游,不敢哕噫,嚏咳,欠伸,跛倚,睇视,不敢唾洟,寒不敢袭,痒不敢搔,不有敬事,不敢袒裼,不涉不撅,亵衣衾不见,里父母唾洟不见,冠带垢,和灰请漱,衣裳垢,和灰请浣,衣裳绽裂,纫箴请补缀,五日则燂汤请浴,三日具沐,其间面垢,燂潘请靧,足垢,燂汤请洗。
郑氏曰:慎齐,齐庄也。睇,倾视也。《易》曰:明夷睇于左股。袭,谓重衣也。不有敬事,不敢袒裼,父党无容也。撅,揭衣也。亵衣衾不见,里为其可秽;父母唾洟不见,辄刷去之也。手曰漱,足曰浣,和,渍也。绽,犹解也。潘米,汁也。严陵方氏曰:应以唯,则无诺也。周旋者,周回而旋转也。揖游者,揖让而游息也。哕噫嚏咳,则声为不恭,欠伸跛倚,睇视,则貌为不恭。唾洟,则声貌俱为不恭矣。故每不敢为也。寒不敢袭,痒不敢搔,则不敢适己之便故也。父母唾洟不见,致其洁也。靧面以潘,贵其滑也。

男不言内,女不言外,非祭非丧,不相授器,其相授,则女受以篚,其无篚,则皆坐,奠之,而后取之,外内不共井,不共湢浴,不通寝席,不通乞假,男女不通衣裳,内言不出,外言不入,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夜行以烛,无烛则止,道路,男子由右,女子由左。
郑氏曰:男不言内,女不言外,谓事业之次序。祭严丧遽,授器不嫌也。奠,停地也。湢浴,室也。拥,犹障也。长乐刘氏曰:男者,学业于外,志于四方者也。不当与知内政,复何言哉。女者,正洁于内,志于四德者也。不当与知外政,亦何言哉。言,则乱于先王正家之法矣。非丧祭之严,且敬也。无急事,不相授器焉。其相授也,女则用篚,否则奠之于地外。内不共井,嫌同汲也。不共湢浴,嫌相亵也。不通寝席,嫌相亲也。不通乞假,嫌往来也。不通衣裳,恶淆杂也。内言不出,恶交于外也。外言不入,恶交于内也。有烛则行,夜有不可得而已也。无烛则止,行则涉于不明也。严陵方氏曰:女受以篚,则男所受。可知言女受,而不及男者,受阴事,女以受为正故也。奠,谓定之于地也。以于地,故坐奠之。坐亦跪也。与《曲礼》言坐而迁之同义。拥蔽其面者,恶外有所亵也。庆源辅氏曰:内外异事,男女异职。非祭非丧,不相授器者,祭严则不嫌,丧遽有不暇。其相授,则女授以篚,其无篚,则坐奠而后取。惟当时所授受,必如此,故于丧祭有不暇也。井湢一定,故言不共寝席;衣衾可移易,故言不通外内。泛也,男女切也。无烛则止,自防者至矣。

子妇孝者敬者,父母舅姑之命,勿逆勿怠,若饮食之,虽不耆,必尝而待,加之衣服,虽不欲,必服而待,加之事,人代之,己虽弗欲,姑与之而姑使之,而后复之。
郑氏曰:尝而待,待后命而去。服而待,待后命,释藏也。庆源辅氏曰:父母舅姑之命,或有未便,而不能委曲将顺之。而遽逆之,而遂怠焉。犹未能尽爱敬之道也。必如后所言,然后可。

舅没则姑老,冢妇所祭祀宾客,每事必请于姑,介妇请于冢妇,舅姑使冢妇,毋怠,不友无礼于介妇,舅姑若使介妇,毋敢敌耦于冢妇,不敢并行,不敢并命,不敢并坐。
郑氏曰:姑老,谓传家事于长妇也。必请于姑者,妇虽受传,犹不敢专行也。介妇,众妇也。请于冢妇,以其代姑之事。毋怠者,虽有勤劳,不敢懈倦也。严陵方氏曰:妇人以从人为事,故冢子之妻谓之冢妇。犹之宗子之妻谓之宗妇也。舅姑使冢妇毋怠者,不以居长而敢自怠。毋敢敌耦于冢妇者,两相亢为敌,两相合为耦。言事之劳逸,不敢与冢妇均也。不敢并行,并坐,亦毋敢敌耦之事也。庆源辅
氏曰:舅没则姑老,不以年计之也。有妇,则可以传家事矣。然至于祭祀,宾客,礼之大者,亦必请命于姑,然后从事。夫然后妇,姑各得其宜。介妇不敢敌耦于冢妇,必如是而后冢妇之志行,而家事宜矣。
新安朱氏曰:不友无礼于介妇。此句之义未详,或疑友当作敢。江陵项氏曰:不友无礼于介
妇,当连上下文读之,上文云舅姑使冢妇毋怠,不友无礼于介妇,言舅姑若任使冢妇,冢妇毋得以尊自怠,而凌辱众妇,令其代己也。不友,谓烦虐之;无礼,谓麾叱之。怠也,不友也,无礼也。三者皆当以毋字统之。下文云舅姑若使介妇,毋敢敌耦于冢妇,不敢并行,不敢并命,不敢并坐。亦谓不得恃舅姑之使令,而傲冢妇也。两节皆主使令言之。

凡妇不命适私室,不敢退,妇将有事,大小必请于舅姑,子妇无私货,无私畜,无私器,不敢私假,不敢私与,妇或赐之饮食,衣服,布帛,佩帨,茝兰,则受而献诸舅姑,舅姑受之,则喜,如新受赐,若反赐之,则辞,不得命,如更受赐,藏以待乏,妇若有私亲兄弟,将与之,则必复请其故赐,而后与之。
郑氏曰:妇,侍舅姑者也。故不命适私室,不敢退,不敢专行,故大小必请于舅姑,家事统于尊。故无私货,私畜,私器,私假,私与。或赐之者,谓私,亲兄弟藏以待乏,待舅姑之乏也,不得命者,不见许也。严陵方氏曰:私室,即妇室也。其视舅姑之室若公所故也。子妇无私货,以至不敢私与,以家事统于尊故也。茝兰,皆香草也。而献诸舅姑者,不敢私受人故也。请其故赐,而后与之者,不敢私与人故也。

子生,男子设弧于门左,女子设帨于门右,三日始负子,男射女否。
郑氏曰:弧者,示有事于武;帨者,事人之佩巾。表男女始有事也。山阴陆氏曰:设帨,知有酒食之事而已。严陵方氏曰:设弧于门左,左者,天道所尊;设帨于门右,右者,地道所尊。

三月之末,择日,剪发为鬌,男角女羁,否则男左女右。
郑氏曰:鬌,所遗发也。夹囟曰角午达曰羁。孔氏曰:三月剪发,所留不剪者,谓之鬌。囟者,是首脑之上缝。故《说文》云:十,其字象小儿脑不合也。夹囟两旁,当角之处,留发不剪,曰角。午达者,案《仪礼》云:度尺而午。注云:一纵一横曰午。今女剪发,留其顶上纵横各一,相交通达,故云午达,不如两角相对,但纵横各一在顶上,故曰羁,羁者,只也。严陵方氏曰:角则相对,以其耦也。羁则相午,以其奇也。扬雄所谓羁角之哺,果而啖之是矣。或男耦而女奇,取阴阳之相须也;或男左而女右,取阴阳之相类也。

子能食食,教以右手,能言,男唯女俞,男鞶革,女鞶丝。
郑氏曰:俞,然也。鞶,小囊,盛帨巾者,男用韦,女用缯。

女子十年不出,姆教婉娩听从,执麻枲,治丝茧,织纴组紃,学女事,以共衣服,观于祭祀,纳酒浆笾豆菹醢,礼相助奠。
郑氏曰:不出,恒居内也。婉,谓言语也。娩之言媚也。媚,谓容貌也。紃,绦也。观于祭祀,以下当及女时而知。孔氏曰:自此至右手一节,论女子自幼及嫁,为女事之礼。案九嫔注云:妇德贞顺,妇言辞令,妇容婉娩,妇功丝枲。则婉娩合为妇容。郑以此上下备其四德,以婉为妇言,娩为妇容,听从为妇顺,执麻枲以为妇功,组紃皆为绦,纴谓缯帛,或云组,是绶也。然则,薄阔为组,似绳者,为紃。下云十有五年而笄,此观于祭祀,是未嫁之前,观看须于庙外,纳此酒浆、笾豆、菹醢之等,置于神坐,一纳包此六事也。严陵方氏曰:不出,谓常居闺閤之内也。听,则有所受;从,则无所违。皆女德也。执麻枲,则绩事也。治丝茧,则蚕事也。织以机,纴以箴,组绶属,凡此皆学女事,以共衣服之用也。观于祭祀,则欲其习熟是事故也非特观之而已又且纳酒浆笾豆菹醢等物以致其礼。相助长者,而奠之于神焉。庆源辅氏曰:婉,有委曲之意;娩,有迟缓之意。听从,所谓以顺为正也。妇人之容德,莫此为盛也。执,与孔子执,御之执同。治,有慎意,安于执麻枲,而慎于治丝茧,夫教也。始于德容,中于女工之事,终于祭祀之礼。妇人之事尽是矣。山阴陆氏曰:《诗》曰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所谓治,有如此者,若麻枲女工之事,烦缛者也。是故谓之执。即言观祭祀,兼纳酒浆,亦观也礼相。礼相者,助奠,助长者奠,礼相以貌,助奠以力。新安朱氏曰:纳,谓奉而入之。

十有五年而笄,二十而嫁,有故,二十三年而嫁,聘则为妻,奔则为妾,凡女拜,尚右手。
郑氏曰:十五而笄,谓应年许嫁者。女子许嫁,笄而字之。其未许嫁,二十则笄。有故谓父母之丧,聘问也。妻之言齐也。以礼聘问,则得与夫敌礼。妾之言接也。闻彼有礼,走而往焉。以得接见于君子也。右手,阴也。孔氏曰:女拜右手,汉时行之也。严陵
方氏曰:三五而圆者,月也。故女子之年,至是数而笄。笄者,妇人首饰,盖成人之服也。夫男子冠,则有成人之礼;女子笄,则当许嫁之时矣。然嫁止于二十,娶必止于三十者,阴以少为美,阳以壮为强,故也。然经亦举其大略耳。故王氏谓:女子非二十而后可嫁,以为二十而不嫁,则非礼。男子三十而娶,四十强而仕。推此可知,聘言由彼,而问此。奔言自此而趋彼。拜尚右手,尊阴道也。江陵项氏曰:郑氏注《周礼·肃拜》云:若今妇人揖,盖古之拜。如今之揖,折腰而已。介冑之士,不拜,故以肃为礼,以其不可以折腰也。然则,其仪特敛手向身,微作曲势耳。郑氏之所谓,揖,盖如此。此正今时妇人揖礼也。据郑氏说,则汉时妇人之拜,不过如此。或者乃谓自唐武氏,始尊妇人,不令拜伏。则妄误之甚矣。周天元时,令妇人拜天台,作男子拜,则虽虏俗,妇人亦不作男子拜也。况古者男子之拜,但如今人之揖。则妇人之拜,安得已如今之伏。此理之必无者也。大抵今之男子,以古男子之拜为揖。故其拜也,加之以跪伏,为稽颡之容。今之妇人,亦以古妇人之拜为揖。故其拜也,加之以拳曲,作虚坐之势,视古已加,不得为之减矣。此经尚右手者,特言敛手右向,如孔子拱而尚右之尚,非若今用手按膝作跪也。男子尚左亦然。古跪自是一礼,与拜与伏不相干。

《玉藻》

凡燕食,妇人不彻。
郑氏曰:妇人不彻质,不备礼。严陵方氏曰:妇人弱不胜事,故不彻。庆源辅氏曰:妇人不彻,妇人故难尽责以男子之礼,且不忧其弱而不彻也。

《大传》

其夫属乎父道者,妻皆母道也,其夫属乎子道者,妻皆妇道也。
郑氏曰:母焉,则尊之;妇焉,则卑之。尊之卑之,明非己伦,以厚别也。孔氏曰:此言他姓妇人来嫁,己族本无昭穆。于己亲,惟系夫尊卑而定。母,妇之号也。道,犹行列也。若其夫随属于己之父行者,其妻皆己之母行也。其夫随属于己之子行者,其妻皆己之妇行也。故妇人来嫁,己伯叔之列,即谓之为母也。来嫁于己之子行,即谓之为妇也。男女若无尊卑伦类相聚,则淫乱易生。

《少仪》

妇人吉事,虽有君赐肃拜,为尸坐则不手拜,肃拜,为丧主,则不手拜。
郑氏曰:肃拜,拜低头也。手拜,手至地也。妇人以肃拜为正,凶事乃手拜耳。为尸,为祖姑之尸也。士虞《礼》曰:男男尸女女尸为丧,主不手拜者,为夫与长子,当稽颡也。其馀亦手拜而已。虽或为唯,或曰丧为主,则不手拜,肃拜也。孔氏曰:此一节论妇人拜仪,妇人吉礼,不手拜,但肃拜。肃拜,如今妇人拜也。吉事,及君赐,悉然。手拜,则《周礼》空首。郑注《周礼》空首拜,头至手此。云手至地不同者,此手拜之法。先以手至地,而头来至手。两注不同,其实一也。肃拜,是妇人之常。而《昏礼》妇拜扱地,以其新来为妇,尽礼于舅姑故也。《左传》穆嬴顿首于宣子之门者,有求于宣子,非礼之正也。下云为丧主则不手拜,明不为丧主,其馀轻丧凶事,则手拜也。《周礼》坐尸,嫌妇人或异,故记者明之。尸坐,谓虞祭,若平常吉祭,共以男子一人为尸祭。统云:设同几是也。妇人为尸,或答拜时,但肃拜,而不手拜也。长乐陈氏曰:肃拜,俯其手而肃之也。妇人与介者之拜也。手拜者,手至地也。《士昏礼》妇拜扱地是也。严陵方氏曰:肃拜者,低头屈膝以致其肃尔。莫重于君赐吉事,虽有之,亦止于肃拜而已。为尸,亦拜者以妇人容,或答拜故也。庆源辅氏曰:言虽有君赐,肃拜,以见肃拜非简也。自是妇人,礼当然。凶事变常,故手拜。为尸坐,为丧主,不手拜,则又变于丧。

《杂记》

妇见舅姑,兄弟姑姊妹皆立于堂下,西面北上,是见已,见诸父,各就其寝,女虽未许嫁,年二十而笄,礼之,妇人执其礼,燕则鬈首。
郑氏曰:其见主于尊者,兄弟以下,在位,是为已见不复特见也。诸父旁尊,各就其寝,亦为见时不来也。女虽未许嫁,年二十亦为成人矣。礼之,酌以成之。言妇人执其礼,明非许嫁之笄,既笄之后去之。鬈首,犹若女有鬌紒也。孔氏曰:妇来,明日而见舅姑之时,兄弟姑姊妹皆立于舅姑之堂下,东边西乡,以北为上,近堂为尊也。妇自南门而入,入则从于夫之兄弟、姑姊妹前度,以因是即为相见不复,更别诣其室见之。故云:是已见也。诸父,谓夫之叔伯。妇于明日各往其寝,见之,不与舅姑同日也。女子十五许嫁,而笄。则主妇及女宾为笄礼,主妇
为之著笄,女宾以醴礼之。若未许嫁,至二十而笄。则妇人礼之,无主妇女宾,不备仪也。既笄后,寻常燕居,则去其笄,而鬈首。谓分发为鬌纷也。既未许嫁,犹为少者处之。

《昏义》

古者,妇人先嫁三月,祖庙未毁,教于公宫,祖庙既毁,教于宗室,教以妇德,妇言,妇容,妇功,教成祭之,牲用鱼,芼之以蘋藻,所以成妇顺也。
郑氏曰:嫁女者,必就尊者教成之。教之者,女师也。祖庙,女所出之祖也。公,君也。宗室,宗子之家也。妇德,贞顺也。妇言,辞令也。妇容,婉娩也。妇功,丝麻也。祭之,祭其所出之祖也。鱼蘋藻,皆水物,阴类也。鱼为俎实,蘋藻为羹菜。祭无牲牢,告事耳,非正祭也。其齐盛用黍,云君使有司告之宗子之家,若其祖庙已毁,则为坛而告焉。孔氏曰:祖庙未毁,谓与君为骨肉亲。庙有四高祖庙未毁,除。此欲嫁之女,教于公宫也。祖庙既毁,谓与君四从以外,同高祖之父,以上其庙既迁,是祖庙既毁。此女则教于大宗子之室。三月教之,其教已成。祭女所出祖庙,告以教成也。未教之前,先教四德,又祭而告,欲使嫁而为妇,奉遵此教而成和顺也。天子当言王宫。郑注知兼天子者。公宫,谓公之宫,若天子公邑,官家之宫耳。非谓诸侯公宫也。云嫁女必就尊者,教成之者。案《内则》,女子十年不出,使姆教成之。明已前恒教,但嫁前三月,特就公宫之教,欲尊之也。云教之者女师。即《周南》言告师氏。《昏礼注》云:姆妇人,五十无子者也。云女所出之祖,谓女父与君所分出之祖。或与君共高祖,而分出。天子虽七庙,止自高祖以下与诸侯同也。云公,君也者。天子诸侯皆称君。云宗室,宗子之家,而不云大宗、小宗,则大宗小宗之家,悉得教之。与大宗近者,于大宗教之;与大宗远者,于小宗教之。此记谓君之同姓,若君之异姓,亦有大宗小宗。其族人嫁女,各于其家也。祭其所出之祖者,此女出于君之高祖,则祭高祖庙;出于君之曾祖,则祭曾祖。以下皆然。女亲行祭诗云:谁其尸之有。齐季女是也。祭君之庙,应用牲牢,今俎惟鱼也,不用正牲,则无稻粱;既以蘋蘩为羹,则当有齐盛;而士祭特牲黍稷,故知此亦用黍也。公族教于宗室者,使有司告之。若卿大夫以下,则女主之,宗子掌其礼也。为坛而告者,谓与宗子或同曾祖假令宗子。为士,只有父祖庙,曾祖、高祖无庙,则为坛于宗子之家而告焉。此注或有作墠者,误也。盖祭法适士,一庙一坛,则曾祖为坛也。大夫三庙二坛,则高祖及高祖之父为坛。惟宗子为中士、下士,但有一庙,无坛,则为墠而告之耳。严陵方氏曰:鱼之为物,柔巽隐伏,上下随阳。《易》言: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亦以之比妇人。其牲用之,固所宜矣。马氏曰:妇人以顺为本,故先教之以德。德,本也。言,文也。容者,又其文之动也。功者,又其德之馀事也。四者备,则祭之,以告其成也。

《仪礼》《昏礼》

女子许嫁,笄而醴之,称字。
〈注〉许嫁,已受纳徵礼也。笄,女之礼,犹冠男也。使主妇、女宾执其礼。

妇入三月,然后祭行。
〈注〉入夫之室,三月之后,于祭乃行,谓助祭也。

庶妇则使人醮之,妇不馈。
〈注〉庶妇,庶子之妇也。使人醮之,不飨也。酒不酬酢曰醮,亦有脯醢。适妇酌之,以醴尊之;庶妇酌之,以酒卑之。其仪则同。不馈者,共养统于适也。

父送女,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毋违命。
〈注〉夙,早也。早起夜卧,命,舅姑之教命。

母施衿结帨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
〈疏〉释曰:宫事,谓姑命妇之事。

庶母及门内施鞶,申之以父母之命,命之曰:敬恭听宗尔父母之言,夙夜无愆,视诸衿鞶。
〈注〉庶母,父之妾也。鞶鞶,囊也。所以盛帨巾之属。

《尔雅》《释训》

美女为媛。
〈疏〉《诗·鄘风》:君子偕老,云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孙炎曰:君子之援助。然则,由有美可以援助君子,故云美女为媛。

《释亲》

女子谓姊妹之夫为私。
〈注〉诗曰谭公维私。

女子同出,谓先生为姒,后生为娣。
〈注〉同出谓俱嫁,事一夫。《公羊传》曰:诸侯娶一国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娣者何。弟也。此即其义也。

女子谓兄之妻为嫂,弟之妻为妇。
〈注〉犹今言新妇是也。

长妇谓稚妇为娣妇,娣妇谓长妇为姒妇。
〈注〉今相呼先后,或云妯娌。〈疏〉母妇之号,随夫尊卑;娣姒之名,从身长幼。以其俱来夫族,其夫班秩,既同尊卑,无以相加,遂从身之少长。女子同出,谓先生为姒,后生为娣。郭云:同出谓俱嫁,事一夫也。事一夫者,以己生先后为娣姒,则知娣姒以己之年,非夫之年也。故贾逵、郑元,及杜预皆云:兄弟之妻,相谓为姒,言两人相谓,长者为姒。知娣姒之名,不计夫之长幼也。

妇称夫之父曰舅,称夫之母曰姑。姑舅在则,曰君舅、君姑,没则曰先舅、先姑。
〈注〉《国语》曰:吾闻之先姑。

谓夫之庶母为少姑,夫之兄为兄公。
〈注〉今俗呼兄钟,语之转耳。

夫之弟为叔,夫之姊为女公,夫之女弟为女妹。
〈疏〉《说文》云:妇,服也。从女持帚洒扫也。《白虎通》云:妇者,服也。以礼屈服。谓之舅姑者,何。舅者,旧也。姑者,故也。旧故老人称也。夫之父母谓舅姑,何。尊如父而非父者,舅也;亲如母而非母者,姑也。

《素问》《上古天真论篇》

帝曰:人年老而无子者,材力尽邪。将天数然也。
〈注〉阴阳者,万物之终始也。此复论男女阴阳气血,有始有终,有盛有衰,各有自然之天数,材力精力也。

岐伯曰: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
七为少阳之数,女本阴体,而得阳数者,阴中有阳也。人之初生,先从肾始,女子七岁肾气方盛,肾主骨。齿者,骨之馀,故齿更。血乃肾之液,发乃血之馀,故发长也。按阴阳之道,孤阳不生,独阴不长。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是以,天乙生水,地二生火。离为女,坎为男。皆阴阳互换之道。故女得阳数,而男得阴数也。

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
天癸天乙,所生之癸水也。冲脉任脉,奇经脉也。二脉并起于少腹之内胞中,循腹上行,为经血之海。女子主育胞胎。夫月为阴,女为阴,月一月而一周,天有盈有亏,故女子亦一月而经水应时下泄也。亏即复生,故于初生之时,男女搆精当,为有子,虚则易受故也。

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
肾气者,肾藏所生之气也。气生于精,故先天癸至,而后肾气平。肾气足,故真牙生。真牙者,尽根牙也。

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
肾生骨髓,髓生肝,肝生筋。母子之相生也。女子四七精血盛极之时,是以筋骨坚,发长极也。血气盛,则充肤热肉,是以身体盛壮。

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
阳明之脉,荣于面,循发际。故其衰也,面焦发堕。夫气为阳血,脉为阴。故女子先衰于脉,而男子先衰于气也。再按足阳明之脉,并冲任挟脐,上行冲任脉虚,而阳明脉亦虚矣。

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
三阳之脉,尽上于头,三阳脉衰,故面皆焦。血脉华于色,血脉衰,故发白也。

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地道,下部之脉道也。三部九候论曰下部。地足,少阴也。癸水藏于肾,天癸竭,是足少阴下部之脉,道不通,冲任虚,是以形衰而无子也。

《小尔雅》《广义》

寡妇曰嫠。妾,妇之贱者,谓之属妇,属,逮也。逮妇之名,言其微也。

《大戴礼记》《本命》

阴以阳化,阳以阴变。故男以八月而生齿,八岁而毁齿,一阴一阳然后成道;二八十六,然后情通,然后其施行。女七月生齿,七岁而毁;二七十四然后其化成。合于三也,小节也。中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合于五也,中节也。太古男五十而室,女三十而嫁,备于三五,合于八八也。八者维刚也。
女者,如也。子者,孳也。女子者,言如男子之教,而长其义理者也。故谓之妇人。妇人,伏于人也。是故无专制之义,有三从之道:在家从父,适人从夫,夫死从子,无所敢自遂也。故令不出闺门,事在馈食之间而已矣。是故女及日乎闺门之内,不百里而奔丧,事无独为,行无独成之道。参知而后动,可验而后言,宵夜行烛,宫事必量,六畜蕃于宫中,谓之信也,所以正妇德也。女有五不取:逆家子不取,乱家子不取,世有刑人不取,世有恶疾不取,丧父长子不取。逆家子者,为其逆德也;乱家子者,为其弃于天也;丧父长子者,为其无所受命也。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不顺父母去,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淫,为其乱族也;妒,为其乱家也;有恶疾,不可与共粢盛也;口多言,为其离亲;盗窃,为其反义也。妇有三不去:有所取无所归,不去;与更三年丧,不去;前贫贱后富贵,不去。

《方言》《闺媛称谓七则》

自家而出谓之嫁,由女而出为嫁也。
女谓之嫁子。
宫婢女厮,谓之娠。
〈注〉女厮,妇人给使者,亦名娠。

娋孟,姊也。
〈注〉今江东江越间,呼姊声如市。

筑娌,匹也。
〈注〉今关西兄弟,妇相呼为筑里。

娌,耦也。
妪,色也。

《白虎通》《爵》

妇人无爵何。阴卑无外事,是以有三从之义,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故夫尊于朝,妻荣于室,随夫之行。故《礼·郊特牲》曰:妇人无爵坐,以夫之齿。《礼》曰:生无爵,死无谥。

《谥》

夫人无谥者何。无爵故无谥。或曰:夫人有谥,夫人一国之母,修闺门之内,群下亦化之。故设谥以彰其善恶。《春秋传》曰:葬宋恭姬。《传》曰:其称谥何。贤也。《传》曰:哀姜者何。庄公夫人也。卿大夫妻无谥何。贱也。公妾所以无谥何。卑贱无所能务,犹士卑小不得有谥也。太子夫人无谥何。本妇人。随夫。太子无谥,其夫人不得有谥也。

《文质》

妇人之贽,以枣栗腶脩者,妇人无专制之义,御众之任,交接辞让之礼,职在供养馈食之间。其义一也。故后夫人以枣栗腶脩者,凡内修阴也。又取其朝早起,栗战慄自正也。腶脩者,脯也。故《春秋传》曰:宗妇觌用币,非礼也。然则枣栗云乎。腶脩云乎。

《三纲六纪》

男称兄弟,女称姊妹何。男女异姓,故别其称也。何以言之。《礼亲·属记》曰:男子先生,称兄,后生称弟。女子先生,为姊,后生,为妹。父之昆弟不俱谓之世叔,父之女昆弟俱谓之姑,何也。以为诸父曰内亲也。故别称之也。姑当外适人,疏,故总言之也。至姊妹,亦当外适人,所以别诸。姊妹何以为。事诸姑,礼等;可以外出,又同。故称略也至姊妹田,虽欲有略之,姊尊妹卑,其礼异也。《诗》云:问我诸姑,遂及伯姊。谓之舅姑何。舅者,旧也。姑者,故也。旧故之者,老人之称也。谓之姊妹何。姊者,恣也。妹者,末也。称夫之父母谓之舅姑何。尊如父,而非父者,舅也。亲如母,而非母者,姑也。故称夫之父母为舅姑也。〈恣,《博雅》作咨。〉

《姓名》

男女异长,各自有伯仲,法阴阳各自有终始也。《春秋传》曰:伯姬者何。内女称也。妇人十五称伯,仲何。妇人值少变阴阳道,促蚤成。十五通乎织纴之事,思虑定,故许嫁笄而字。

《嫁娶》

《礼》:男娶女嫁,何阴卑不得自专。就阳而成之。故《传》曰:阳倡阴和,男行女随。男不自专娶,女不自专嫁。必由父母须媒妁何远耻防淫泆也诗云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又曰:娶妻如之何。匪媒不得。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阳数奇,阴数偶。男长女幼者,阳舒阴促。男三十筋骨坚强,任为人父。女二十肌肤充盛,任为人母。合为五十,应大衍之数,生万物也。故《礼·内则》曰:男三十壮有室,女二十壮而嫁。七岁之阳也,八岁之阴也。七八十五,阴阳之数备,有相偶之志。故《礼记》曰:女子十五许嫁,笄而字。《礼》之称字,阴系于阳,所以专一之节也。阳尊,无所系。二十五系者,就阴节也。阳舒而阴促,三十数,三终奇阳节也。二十数,再终偶阴节也。阳小成于阴,大成于阳。故二十而冠,三十而娶。阴小成于阳,大成于阴。故十五而笄,二十而嫁也。一说《春秋谷梁传》曰:男二十五系,女十五许嫁。感阴阳也。阳数七,阴数八。男八岁毁齿,女七岁毁齿。阳数奇三,三八二十四,加一为五,而系心也。阴数偶,再成十四,四加一为五,故十五许嫁也。各加一者,明专一系心。所以系心者何。防其淫泆也。
妇人所以有师,何学事人之道也。《诗》曰:言告师氏。言告,言归礼。《昏经》曰:告于公宫三月,妇人学一时足以成矣。与君无亲者,各教于宗庙妇之室。国君取大夫之妾,士之妻,老无子者,而明于妇道,又禄之,使教宗室五属之女。大夫、士,皆有宗族,自于宗子之室,学事人也。女必有傅姆,何尊之也。《春秋传》曰:傅,至矣。姆未至,妇人学事舅姑,不学事己父母者,示妇与夫一体也。《礼内则》曰:妾事夫人,如事舅姑。尊嫡绝妒嫉之原。《礼服传》曰:妾事女君,与事舅姑同也。妇事夫有四礼焉。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而朝,君臣之道也。恻隐之恩,父子之道也。会计有无,兄弟之道也。闺阃之内,衽席之上,朋友之道也。闻见异辞,故设此也。有五不娶:乱家之子不娶,逆家之子,世有刑人恶疾,丧父长子,此不娶也。出妇之义,必送之,接以宾客之礼,君子绝愈于小人之交。《诗》云:薄送我畿,天子妃谓之后,何后君也。天下尊之,故谓之后。明海内小人之君也,天下尊之,故系王言之。《春秋传》曰:迎王后于纪国。君之妻称之曰夫人,何明。当扶进。夫人,谓非妾也。国人尊之,故称君夫人也。自称小童者,谦也。言己智能寡少,如童蒙也。妻者,何谓。妻者,齐也。与夫齐体,自天子下至庶人,其义一也。妾者,接也。以时接见也。嫁娶者,何谓也。嫁者,家也。妇人外成以出,适人为家。娶者,取也。男女,谓男者,任也,任功业也。女者,如也。从如人也。在家从父母,既嫁从夫,夫没从子也。《传》曰:妇人有三从之义也。夫妇者,何谓也。夫者,扶也,扶以人道者也。妇者,服也,服于家事,事人者也。配匹者,何谓。相与偶也。婚姻者,何谓也。昏时行礼,故谓之婚也。妇人因夫而成,故曰:姻。《诗》云:不惟旧因,谓夫也。又曰燕尔新婚,谓妇也。

《释名》《释姿容》

拜于妇人为扶,自曲扶而上下也。

《释长幼》

女,如也。妇人外成如人也。故三从之义。少如父教,嫁如夫命,老如子言。青徐州曰:,忤也。始生时,人意不喜,忤忤然也。
十五曰童。女子之未笄者,亦称之也。

《释亲属》

父之姊妹曰姑。姑,故也。于已为久故之人也。
姊,积也。犹日始出,积时多,而明也。
妹,昧也。犹日始入,历时少,尚昧也。
姑谓兄弟之女为侄。侄,迭也。共行事夫更迭进御也。夫之父曰舅。舅,久也。久,老称也。
夫之母曰姑。亦言故也。
姊妹之子曰出。出嫁于异姓而生之也。
妻之姊妹曰娣。娣,弟也。言与己妻相长弟也。
母之姊妹曰姨,亦如之礼。谓之从母为娣,而来则从母列也。故虽不来,犹以此名之也。
姊妹互相谓夫曰私,言于其夫兄弟之中,此人与己姊妹有恩私也。
妾谓夫之嫡妻曰女君,夫为男君,故名其妻曰女君也。
嫂,叟也。叟,老者称也。叟,缩也。人及物,老皆缩小于旧也。
夫之兄曰公。公,君也。君,尊称也。俗间曰兄章章灼也。章灼,敬奉之也。又曰兄忪,是己所敬见之,怔忡自肃,齐也。俗或谓舅曰章,又曰忪,亦如之也。
少妇谓长妇,曰姒。言其先来,己所当法似也。
长妇谓少妇曰娣,娣,弟也。己后来也,或曰先后以来,先后之第也。青徐人谓长妇曰稙长,禾苗先生者曰稙,取名于此也。荆豫人谓长妇曰熟。熟,祝也。祝,始也。天子之妃曰后。后,后也。言在后,不敢以副言也。诸侯之妃曰夫人。夫,扶也。扶助其君也。
卿之妃曰内子。子,女子也。在闺门之内,治家也。大夫之妃曰命妇。妇,服也。服家事也。夫受命于朝,妻受命于家也。
士庶人曰妻。妻,齐也。夫贱不足以尊,称故齐等言也。天子妾有嫔嫔。宾也,诸妾之中见宾敬也。
妾,接也。以贱见接幸也。
侄娣曰媵,媵承事嫡也。
无夫曰寡。寡,踝也。踝踝,单独之言也。

《博雅》《释亲》

媓妣,,奶媪,姐母也。娋孟,姊也。,妹也。娣社,妯娌娣姒,先后也。女如也。姑谓之威妪,谓之妻姑故也。姊,咨也。也。妹,末也。妻,齐也。妇服也。妾,接也。妻之母谓母姼君,妻谓之小君,女子谓之妇人,妻谓之嬬。音子,音必,奶音奶,娋音削。姊音姊。即媦,音胃,妹声之转。〉

《蠡海集》《人身类》

女人产育,哺养以乳。乳之体,居经络气血始终之间也。盖自寅时,气始于手太阴,肺经,出于云门穴,云门在乳上,阴阳继续,以行周十二经。至丑时,归于足厥阴,肝经,入于期门穴。期门在乳下,出于上,入于下,肺领气,肝藏血。乳正居于其间也。
男得阳气,根于子;女得阴气,根于午。男子之生也,抱母向于子;女子之生也,负母向于午也。或曰:男生必伏,女生必仰。男气盛于阳,女气盛于阴。背为阳,腹为阴。观溺水死者可知矣,男伏而女仰。
男子气在于阴,女子气在于乳。坎为男位,北在下。离为女位,南在上。故也是以女子之生也,七月而齿,七岁而龀,二七而天癸至,至七七而天癸绝。
女子经脉色赤,而乳汁色白。白者,金之色也,金为气化之原,乳为赋气之始,是生养之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