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沐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一百八卷目录

 沐浴部汇考
  礼记〈玉藻〉
  周礼〈天官 春官〉
  仪礼〈聘礼〉
 沐浴部艺文一
  盥盘铭          周武王
  澡盘铭          晋傅元
 沐浴部艺文二〈诗〉
  沐浴子          唐李白
  河中城南姚家浴后题赠主人  吕温
  沐浴           白居易
  香山寺石楼潭夜浴      前人
  新沐浴           前人
  咏浴            韩偓
  奉和扈从温泉宫承恩赐浴  蔡希周
  浴罢          元僧宗衍
 沐浴部纪事
 沐浴部杂录
 沐浴部外编

人事典第一百八卷

沐浴部汇考

《礼记》《玉藻》

日五盥,沐稷而𩔁粱,栉用椫栉,发晞用象栉,进机进羞,工乃升歌。
〈注〉盥,洗手也。沐稷,以淅稷之水洗发也。𩔁粱,以淅粱之水洗面也。椫栉,白木梳也。晞,乾也。象栉,象齿梳也。发湿则滑,故用木梳。乾则涩,故用象栉也。沐而饮酒曰机。羞则笾豆之实也。工乃升歌,以琴瑟而歌焉。既充之以和平之味,又感之以和平之音,皆为新沐,气虚致其养也。

浴用二巾,上絺下绤,出杅,履蒯席,连用汤,履蒲席,衣布晞身,乃屦,进饮。
〈注〉杅浴,盘也。履,践也。蒯席,蒯草之席也。冻,洗也。履蒯席之上而以汤洗其足垢,然后立于蒲席,而以布乾洁其体,乃著屦而进饮也。

《周礼》《天官》

宫人掌王之六寝之修,为其井匽,除其不蠲,去其恶臭,共王之沐浴。
〈订义〉郑康成曰沐浴所以自洁清。贾氏曰宫人掌洁清之事,沐用潘,浴用汤。王氏详说曰:鬯人云凡王之斋事,共其秬鬯。郑氏谓以给沐浴,盖斋日沐浴与平日之沐浴异。此所以必用秬鬯,然共其秬鬯,不言沐浴者,直谓共之于家人耳。

《春官》

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
郑康成曰岁时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上之类。衅浴,谓以香薰草药沐浴。贾氏曰一月有三巳,据上旬之巳而为祓除之事。见今三月三日水上戒浴是也。项氏曰衅器以厌妖,沐浴以去恶,若此者,岁时有之,女巫皆掌其事。

《仪礼》《聘礼》

卿馆于大夫,大夫馆于士,士馆于工商,管人为客三日具沐,五日具浴。
〈注〉馆者,必于庙,不馆于敌者,之庙为大,尊也。管人,掌客馆者也。

飧不致,宾不拜,沐浴而食之。
〈注〉饔饩以束帛致之草,次馔飧具轻,不以束帛致宾,无拜受之文,沐浴自洁清,尊主国君赐也。

沐浴部艺文一

《盥盘铭》周武王

与其溺于人也,宁溺于渊。溺于渊犹可游也,溺于人不可救也。

《澡盘铭》晋·傅元

与其澡于水,宁澡于德。水之清犹可秽也,德之修不可尘也。

沐浴部艺文二〈诗〉

《沐浴子》唐·李白

沐芳莫弹冠,浴兰莫振衣。处世忌太洁,志人贵藏辉。沧浪有钓叟,吾与尔同归。

《河中城南姚家浴后题赠主人》吕温

新浴振轻衣,满堂寒月色。主人有美酒,况是曾相识。

《沐浴》白居易

经年不沐浴,尘垢满肌肤。今朝一澡濯,衰瘦颇有馀。老色头鬓白,病形支体虚。衣宽有剩带,发少不胜梳。自问今年几,春秋四十初。四十已如此,七十复何如。

《香山寺石楼潭夜浴》前人

炎光昼方炽,暑气宵弥毒。摇扇风甚微,褰裳汗霢霂。起向月下行,来就潭中浴。平石为浴床,洼石为浴觓。绡巾薄露顶,草屦轻乘足。清凉咏而归,归上石楼宿。

《新沐浴》前人

形适外无恙,心恬内无忧。夜来新沐浴,肌发舒且柔。宽裁夹乌帽,厚絮长白裘。裘温裹我足,帽煖覆我头。先进酒一杯,次举粥一瓯。半酣半饱时,四体春悠悠。是月岁阴暮,惨冽天地愁。白日冷无光,黄河冻不流。何处征戍行,何人羁旅游。穷途绝粮客,寒狱无灯囚。劳生彼何苦,遂性我何优。抚心但自愧,孰知其所由。

《咏浴》韩偓

再整鱼犀拢翠簪,解衣先觉冷森森。教移兰烛频羞影,自试香汤更怕深。初似洗花难抑按,终忧沃雪不胜任。岂知侍女帘帷外,剩取君王几饼金。

《奉和扈从温泉宫承恩赐浴》蔡希周

天行云从指骊宫,浴日馀波锡诏同。彩凤氤氲拥香溜,纱窗宛转闭和风。来将兰气冲皇泽,去引星文捧碧空。自怜遇坎便能止,愿托仙槎路未通。

《浴罢》元·僧宗衍

浴罢振轻袂,漱齿汲石井。木落岁已秋,山深夜逾静。细咏馀幽响,清心寄真境。松门凉月阴,拄杖一僧影。

沐浴部纪事

《路史·帝禹》:夏后氏不矜不伐,不自满,假投,一馈而七起,一沐而三捉发,曰:予惟四海之士须于门,而四方之民弗至也。
《书经·顾命》:惟四月哉生魄,王不怿,甲子,王乃洮水。按注:王发大命,临群臣必斋戒沐浴,今疾病危殆,故但洮盥沬面。
《史记·鲁世家》:周公戒伯禽曰:我一沐三捉发,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
《汲冢周书》:王会解堂后,东北为赤帟,焉浴盆在其中。按注:虽不用而设之,敬诸侯也。
《齐语》:桓公自莒反于齐,使鲍叔为宰,辞曰:臣,君之庸臣也。若必治国家者,则管夷吾乎。公使人请诸鲁,鲁束缚以予齐使,齐使受而以退。比至,三衅、三浴之。桓公亲逆之于郊,而与之坐问焉。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晋公子重耳,及曹,曹共公闻其骈胁,欲观其裸,浴,薄而观之。
楚送公子重耳于秦,秦伯纳女五人,怀羸与焉。奉匜沃盥,既而挥之。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而囚。
晋侯之竖头须,守藏者也。其出也。窃藏以逃,尽用以求纳之,及入,求见,公辞焉以沐,谓仆人曰:沐则心覆,心覆则图反,宜吾不得见也。居者为社稷之守,行者为羁绁之仆,其亦可也。何必罪居者,国君而仇匹夫,惧者甚众矣,仆人以告公,公遽见之。
二十八年,卫侯闻楚师败,惧,出奔楚,使元咺奉叔武以受盟,六月,晋人复卫侯,公子歂犬,华仲,前驱,叔武将沐,闻公至,喜,捉发走出,前驱射而杀之,公知其无罪也。枕之股而哭之。
文公十八年,齐懿公之为公子也,与邴歜之父争田,弗胜。及即位,乃掘而刖之。而使歜仆纳阎职之妻而使职骖乘。夏五月,公游于申池,二人浴于池,歜以扑抶职,职怒。歜曰:人夺女妻而不怒一抶女庸何伤。职曰:与刖其父而弗能病者,何如。乃谋弑懿公,纳诸竹中。
《庄子·田子方篇》:孔子见老聃,老聃新沐,方将被发而乾,慹然似非人。
《晏子·谏下篇》:景公之嬖妾婴子死,公守之三日,不食。肤著于席,不去。晏子入曰:有术客与医俱言曰闻婴子病死,愿请治之。公喜,遽起曰:病犹可为乎。晏子曰:君请屏洁沐浴饮食,间病者之宫,彼亦将有鬼神之事焉。公曰:诺。屏而沐浴。晏子令棺人入敛,已敛而复曰:医不能治病,已敛矣,不敢不以闻。
《琅嬛记》:西施举体有异香,每沐浴竟,宫人争取其水积之罂瓮,用松枝洒于帷幄,满室俱香。《礼记·檀弓》:石骀仲卒,无适子,有庶子六人,卜所以为后者,曰:沐浴佩玉则兆,五人者皆沐浴佩玉,石祁子曰:孰有执亲之丧,而沐浴佩玉者乎,不沐浴佩玉,石祁子兆,卫人以龟为有知也。
《韩子·内储说》:昭僖侯浴,汤中有砾。僖侯曰:尚浴免,则有当代者乎。左右对曰:有。僖侯曰:召而来。谯之曰:何为置砾汤中。对曰:尚浴免,则臣得代之,是以置砾汤中。
燕人李季好远出,其妻私有通于士,季突至,士在内,妻患之。其室妇曰:令公子裸而解发,直出门,吾属佯不见也。于是公子从其计疾走出门。季曰:是何人也。家室皆曰:无有。季曰:吾见鬼乎。妇人曰:然。为之奈何。曰:取五姓之矢,浴之。季曰:诺。乃浴以矢。一曰浴以兰汤。
《史记·万石君传》:石奋子建为郎中令,每五日洗沐归谒亲,入子舍,窃问侍者,取亲中裙厕牏,身自浣涤。《郑当时传》:当时孝景时为太子舍人。每五日洗沐,尝置驿马长安诸郊。
《汉书·霍光传》:光及上官桀受遗诏辅少主。光时休沐出,桀辄入代光决事,由是与光争权。燕王旦自以昭帝兄,常怀怨望。桀与燕王旦通谋,诈令人为燕王上书,言光专权自恣,疑有非常。伺光出沐日奏之。桀欲从中下其事。书奏,帝不肯下。
《杨敞传》:敞子恽为中郎将。郎官故事,令郎出钱市财用,给文书,乃得出,名曰山郎。移病尽一日,辄偿一沐,或至岁馀不得沐。其豪富郎,日出游戏。货赂流行,传相放效。恽为中郎将,罢山郎。其疾病休谒洗沐,皆以法令从事。
《琅嬛记》:卓文君闺中庭内有一井,文君手汲则甘香,用以沐浴则滑泽鲜好,他人汲之与常井等,沐浴亦不少异,至今尚存。即文君井也。
《后汉书·刘宽传》:宽简略嗜酒,不好盥浴,京师以为谚。《云仙杂记》:灵帝起裹游馆千间,渠水绕砌,莲大如盖,长一丈,其叶夜舒昼卷,名夜舒荷。宫人靓妆,解上衣著内服,或共裸浴。西域贡茵墀香,煮汤,馀汁入渠,号流香渠。
《文献通考》:后汉三月上巳,官民皆契于东流水上,曰洗濯韨除,去宿垢疢为大絜。
《吴志·孙登传》:初,登所生庶贱,徐夫人少有母养之恩,后徐氏以妒废处吴。徐氏使至,所赐衣服,必沐浴服之。
《下帷短牒》:卫玠盥面用化玉膏及芹泥,故色愈明润,终不能枯槁。
《拾遗记》:石虎为四时浴室,用鍮石斌玞为堤岸,或以琥珀为瓶,杓夏则引渠水以为池。池中皆以纱縠为囊,盛百杂香渍于水中。严冰之时作铜屈龙数千枚,各重数十斤,烧如火色,投于水中则池水恒温,名曰燋龙温池。引凤文锦步障萦蔽浴所,共宫人宠嬖者解媟服宴戏,弥于日夜。名曰清嬉浴室浴罢泄水于宫外,水流之所名温香渠。渠外之大争来汲取,得升合以归,其家人莫不怡悦。至石氏破灭,燋龙犹在邺城,池今夷塞矣。
《晋书·王恬传》:恬性傲诞,不拘礼法。谢万尝造恬,既坐,少顷,恬便入内。万以为必厚待己,殊有喜色。恬久之乃沐头散发而出,据胡床于庭中晒发。
《张忠传》:忠隐于太山。苻坚遣使徵之。使者至,忠沐浴而起,谓弟子曰:吾馀年无几,不可以逆时主之意。浴讫就车。
《异苑》:北海任诩字彦期,从军十年乃归。临还握粟出卜,师云:非屋莫宿,非食时莫沐。诩结伴数十,共行。暮遇雷雨,不可蒙冒,相与庇于岩下。窃意非屋莫宿戒,遂负檐栉休,岩崩压,停者悉死。至家,妻先与外人通情,谋共杀之。请以湿发为识,妇宵则劝诩令沐,复忆非食时莫沐之忌,收发而止。妇惭愧负怍,乃自沐焉。散发同寝。通者夜来,不知妇人也,斩首而去。
《北齐书·房豹传》:释褐开府参军,兼行台郎中,随慕容绍宗。绍宗自云有水厄,遂于战舰中浴,冀以厌当之。豹曰:夫命也在天,岂人理所能延促。公若实有灾眚,恐非禳所能解;若其实无,何禳之有。绍宗笑曰:未能免俗,聊复尔尔。
《周书·张元传》:元年六岁,其祖以夏中热甚,欲将元就井浴。元固不肯从。祖谓其贪戏,乃以杖击其头曰:汝何为不肯洗浴。元对曰:衣以盖形,为覆其亵。元不能亵露其体于白日之下。祖异而舍之。
《开元天宝遗事》:华清宫中除供奉两汤外,别更有长汤十六,所嫔御之类浴焉。
奉御汤中以文瑶密石,中央有玉莲汤泉,涌以成池。又缝锦绣为凫雁于水中,帝与贵妃施钑镂小舟,戏玩于其间。宫中退水出于金沟,其中珠缨宝络流出街渠,贫民日有所得焉。
辟寒,天宝六载,更温泉曰华清宫汤,治井为池,环山列宫室上于华清,新广一池,制度宏丽。禄山于范阳以玉鱼龙凫雁石梁石莲花以献,雕镌尤妙。上大悦,命陈于汤中,仍以石梁横于其上,而莲花才出于水际。上因幸,解衣将入,而鱼龙凫雁皆奋鳞举翼,状若飞动。上因恐,却之。莲花石至今在。
五色线陈鸿长恨传,贵妃赐浴华池,清澜三尺中洗明玉,正出水,力弱不胜罗绮。
《唐书·李白传》:白供奉翰林。犹与饮徒醉于市。帝坐沈香亭子,意有所感,欲得白为乐章;召入,而白已醉,左右以水沬白,稍解,援笔成文,婉丽精切。
《李德裕传》:元和后数用兵,宰相不休沐。德裕在位,虽遽书警奏,皆从容裁决,率午漏下还第,休沐辄如令,沛然若无事时。
《高骈传》:骈笃意求神仙。弃人间事,绝妾媵,虽将吏不得见。客至,先遣诣薰濯,诣方士祓除,谓之解秽。《辟寒》:唐隐君子田游岩一日冬晴就汤泉沐发,风于朝晖之下,适所亲者至,曰:高年岂不自爱而草草若是耶。游岩笑而答曰:天梳日帽,他复何需。
《云仙杂记》:石裕方明造酒,数斛。忽解衣入其中,恣沐浴而出,告子弟曰:吾平生饮酒,恨毛发未识其味,今聊以设之,庶无厚薄。
《酉阳杂俎》:予门吏陆畅,江东人,语多差误。轻薄者多加诸以为剧语。予为儿时,常听人说陆畅初娶童溪女,每旦群婢捧匜以银奁盛藻豆,陆不识,辄沃水服之。其友生问君为贵门女婿,几多乐事。陆云贵门礼法甚有苦者。曰:俾予食辣麨,殆不可过。《清异录》:段文昌微时,贫几不能自存,既贵,遂竭财奉身。晚年尤甚。以木瓜益脚膝,银棱木瓜胡样桶濯足。盖用木瓜树解合为桶也。
《孔帖》:梁太祖母生三子,其次太祖。后少寡,携三子佣食。萧县人刘崇家母时自为栉沐,曰:朱三非常人也。《北梦琐言》:归登尚书每浴必屏左右,自于浴斛中坐移时,或有外窥者,见一巨龟吹水也。
《五代史·赵凤传》:于峤者,自庄宗时与凤俱为翰林学士。峤与邻家争水窦,为安重诲所怒,凤即左迁峤秘书少监。峤因被酒往见凤,凤知其必不逊,乃辞以沐发。
《清异录》:郭尚贤尝云服饵导引之馀,有二事乃养生大要,梳头浴脚是也。尚贤每夜先发后脚方寝,自曰梳头浴脚长生事,临卧之时小太平。
《孔帖》:南诏环王以麝涂身,日再涂,再澡。
《宋史·蒲宗孟传》:宗孟以翰林学士出知河中,性侈汰。常日盥洁,有小洗面、大洗面、小濯足、大濯足、小大澡浴之别。每用婢十数人,一浴至汤五斛,他奉养率称是。
《梦溪笔谈》:王荆公面黧黑,门人忧之,以问医。医曰:此垢污,非疾也。进澡豆令公沬面。公曰:天生黑于予,澡豆其如予何。
《石林燕语》:王荆公性不善缘饰,经岁不洗沐,衣服虽弊亦不浣濯。与吴冲卿同为群牧判官时,韩持国在馆中,三数人尤厚善,无日不过从。因相约每一两月即相率洗沐。定力院家各更出新衣为荆公,番号拆洗王介甫云。出浴,见新衣辄服之,亦不问所从来也。《拊掌录》:沈括存中方就浴,刘贡父遽哭之曰:存中可怜已矣。众愕问,云:死矣,盆成括也。
《墨庄漫录》:汤泉有处,甚多大热而气烈,乃硫黄汤。唯利州平痾镇汤泉温,温可探云,是朱砂汤。人传昔有两美人来浴,既去,异香郁郁,累日不散。李端叔过浴池上,作诗云华清赐浴记当年,偶托荒山结胜缘。未必兴衰异今昔,曾经天女卸金钿。
《志怪录》:文献公诞时,一蛇自屋陊于前,举头张喙,久之方去。及七日浴,忽飘风暴雨劈其澡盆为二片,与母俱无惊动。
《东坡志林》:元丰七年十二月,浴泗州雍熙塔下,戏作《如梦》西阕云水垢何曾相受,细看两俱无有。寄语揩背人,尽日劳君挥肘,轻手,轻手,居士本来无垢。又云自净方能洗彼,我自汗流呀气。寄语澡浴人,且共肉身游戏。但洗,但洗,俯为世间一切。
《老学庵笔记》:胡浚明酷好字说,尝因浴,出大喜,曰:吾适在浴室中有所悟字说,直字云在隐,可使十目视,吾力学三十年,今乃能造此地。
《遂昌杂录》:宋僧温日观居葛岭玛瑙寺,鲜于伯机父爱之。温时至其家,袖瓜啖其大龟抱轩前。支离叟或歌或笑,每索汤浴,鲜于公必躬为进澡豆。其法中所谓散圣者,其人也。按注:支离叟即伯机家所种松也。《辍耕录》:赵公琪字元德,飘然有神仙思。常使方士烧水银、硫黄、朱砂、黄金等物为神丹,以资服食。有玉溪李简易先生者,得道为神仙。数访公,授以其术,久之隐去。或以为不死。公思之,一日见其至,喜而固留之,先生曰:吾远来甚热,请具浴。公即具浴,先生就浴室,久之不闻声,日且暮,公亲候之,见有光昱然在水上,圆如初日,出不复见先生所在。
《蓼花洲閒录》:西川费孝先,善轨革,世皆知名。有大名人王旻因殖货至成都,求为卦,孝先曰:教住莫住,教洗莫洗。再三戒之,令诵此言,足矣。旻志之,及行,途中遇大雨,憩一屋下,路人盈塞,乃思曰,教住莫住,得非此耶。随冒雨行,未几屋颠覆,独得免。焉旻之妻已私邻,比欲讲终身之好俟。旋归,将致毒谋旻。既至,妻约其私人曰:今夕新沐者乃夫也,日欲晡,呼旻洗沐,重易巾栉。旻悟曰教洗莫洗,得非此也。坚不从,妇怒,不省自沐,夜半反被害。
《癸辛杂识》:贾似道之为相也,学舍纤悉无不知之。雷宜中长成均也,直舍浴堂久圮,遂一新之。或书其壁云:碌碌盆盎中,忽见古罍洗,雷未之见也,一日见贾语次,忽云碌碌盆盎中雷恍然不知所答,深用自疑,久之,入浴堂,见之乃悟云。
《真腊风土记》:真腊地苦炎热,每日非数次澡洗则不可过。入夜亦不免一二次,初无浴室孟桶之类,但每家须有一池,否则两三家合一池,不分男女皆裸形入池。惟父母尊年在池则子女卑幼不敢入,或卑幼先在池则尊长亦回避之。如行辈则无拘也,或三四日,或五六日,城中妇女三三五五,咸至城外河中漾洗。至河边,脱去所缠之布而入水,会聚于河者动以千数。虽府第妇女亦预焉,略不以为耻,自踵至顶皆得而见之。城外大河无日无之。唐人暇日颇以此为游观之乐。闻亦有就水中偷期者,水常温如汤,惟五更则微凉,至日出则复温矣。
《元氏掖庭记》:顺帝每遇上巳日,令诸嫔妃祓于内园,迎祥亭,漾碧池,池之旁一潭曰香泉潭,至此日则积香水以注于池,池中又置温玉狻猊,白晶鹿,红石马等。嫔妃澡浴之馀则骑以为戏。
《贫士传》:王宾志不愿仕,家贫无业,卖药以资。郡守姚善枉谒衡门,宾㨿坐受拜,以道诲之若师弟子。姚少师广孝,贵,归来访,弗肯见,方盥掩面而走。

沐浴部杂录

《诗经·国风·伯兮篇》: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小雅·都人士篇》:予发曲局,薄言归沐。
《礼记·曲礼》:居丧之礼,头有创则沐,身有疡则浴。《内则》:适父母舅姑之所,进盥,少者奉槃,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
子事父母,五日则燂汤请浴,三日具沐,其间面垢,燂潘请𩔁,足垢,燂汤请洗,少事长,贱事贵,共帅时。按注:燂,温也。
外内不共井,不共湢浴。按注:湢,浴室。
《荀子·不苟篇》:新浴者振其衣,新沐者弹其冠,人之情也。其谁能以己之僬僬,受人之掝掝哉。
《韩子·六反篇》:古者有谚曰:为政犹沐也,虽有弃发,必为之。爱爱弃发之费而忘长发之利,不知权者也。《论衡·变动篇》:南方至热,煎沙烂石,父子同水而浴。《讥日篇》《沐书》曰:子日沐,令人爱之。卯日沐,令人白头。使丑如嫫母,以子日沐,能得爱乎。使十五女子以卯日沐,能白发乎。且沐者,去首垢也。洗去足垢,盥去手垢,浴去身垢,能去一形之垢,其实等也。洗、盥、浴不择日,而沐独有日。如以首为最尊,尊则浴亦治面,面亦首也。如以发为最尊,则栉亦宜择日。栉用木,沐用水,水与木俱五行也。用木不避忌,用水独择日乎。《孔帖》:大祀中祀,接神斋宫,祀前一日皆沐浴。
《癸辛杂识》:蜀人未尝浴,虽盛暑不过以布拭之耳。谚曰蜀人生时一浴,死时一浴。

沐浴部外编

《侍儿小名录拾遗》:前南郑尉李云于长安求纳一姬,其母未许,云曰:予誓不婚,乃许之。号姬曰楚宾,数年后姬卒,卒后经岁,遂婚前南郑沈氏,及婚,云浴于净室,见楚宾执一贴药,末径前谓云曰:誓余不婚,今又与沈家作婿,无物相奉,赠君香一贴以资沐浴。泻药末入斛中,以钗搅水讫,而去。云甚觉不安,羸困不能出浴,遂死。支体如绵,筋骨并散。
《括异志》:有住庵僧王了因,事母至孝,母病危笃,日夜祷于所事韦天护法神,诚意感格,忽神降其身作蛮语云:悯汝孝诚,故救汝母。教以药饵,遂愈。自是神常降之,言人休咎,多验。远近趋之,一日有人请祷,僧不谨,神怒责,遂发狂不可止,索浴。左右不得已,具汤。与之。汤百沸犹以为冷,投于中宛转为快,众拜祈哀,神曰:姑薄惩之尔。遂免,及出浴,举体略无少损,病亦愈,神不复降矣。
《高坡异纂》:李茂元,洛阳人。正德辛巳登进士,拜行人尝使陕,浴于故华清宫温泉。其池中石座上有红斑文俗讹传为杨妃入月痕也。茂元见之,心动。浴罢登舆,夜宿公馆,有妇人至,容貌绝世而肌肉颇丰,自称太真,言君一念所及,幽明相感,不能忘情,遂惑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