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洒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一百七卷目录

 洒扫部汇考
  礼记〈曲礼 少仪〉
  周礼〈天官 夏官 秋官〉
  仪礼〈有司彻〉
  管子〈弟子职〉
 洒扫部艺文〈诗〉
  扫地     五代僧齐己
  扫地二首     明辛全
 洒扫部纪事
 洒扫部杂录
 洒扫部外编
 斋戒部汇考
  礼记〈曲礼 郊特牲 祭义 祭统〉
  周礼〈天官 春官 秋官〉
  后汉书〈礼仪志〉
  唐书〈礼乐志〉
 斋戒部艺文一
  答斋议          汉蔡邕
  斋居赋          宋张耒
 斋戒部艺文二〈诗〉
  詶令狐相公冬季南郊宿斋见寄
              唐刘禹锡
  斋戒满夜戏招梦得     白居易
  斋戒            前人
  斋居春久感事遣怀      前人
  致斋太一宫       宋钱惟演
 斋戒部纪事
 斋戒部杂录

人事典第一百七卷

洒扫部汇考

《礼记》《曲礼》

凡为长者粪之礼,必加帚于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尘不及长者,以箕自乡而扱之。
〈注〉:粪,除秽也。《少仪》云:埽席前曰𢬵,义与粪同。《疏》曰:初持箕往,时帚置箕上,两手举箕,当埽时一手捉帚,举一手衣袂以拘障于帚前,且埽且迁,故云拘而退。扱敛取也,以箕自向敛取粪秽,不以箕向尊者。

《少仪》

泛埽曰埽,埽席前曰𢬵,𢬵席不以鬣,执箕膺擖。
〈注〉鬣谓帚也,帚恒埽,地不洁清也。膺,亲也。擖,舌也。持箕将去粪者,以舌自乡,〈正义〉此明主人与宾洒埽之事。泛埽者,泛广也。若近路大宾来主人,宜广埽之谓。外内俱埽谓之埽,埽席前曰𢬵者,若近路小宾来则止埽,席前不得名埽,则但曰𢬵也。所以然者,𢬵是除秽,埽是涤荡。𢬵席不以鬣者,鬣谓埽地。帚也,若帚席上不得用埽,地帚也。执箕膺擖者,膺人之胸前,擖箕之舌也。箕是去物之具,贱者执之,不可持向尊者。当持箕舌自向胸前。

《周礼》《天官》

阍人掌埽门庭。
〈订义〉贾氏曰:阍人掌中门,则门相当之地唯中门。若馀门,各有守门者埽之。

《夏官》

隶仆掌五寝之埽除粪洒之事。

《秋官》

野庐氏邦之有大师,则令埽道路。
〈订义〉王昭禹曰:令埽道路,所以致洁。

《仪礼》《有司彻》

有司彻埽堂。
〈注〉为傧尸,新之,少仪曰:泛埽曰埽,埽席前曰𢬵。〈疏〉为傧尸新之者,正祭于室之时,堂亦埽讫,今将傧尸,又埽之故云为傧尸,新之。引少仪者,若直埽席前止可云拚,今云埽不云拚,明于堂庙,汎埽引之见汎埽为义也。

《管子》《弟子职》

凡拚之道,实水于盘,攘臂袂及肘。堂上则播洒,室中握手。执箕膺揲,厥中有帚。入户而立,其仪不忒。执帚下箕,倚于户侧。凡拚之纪,必由奥始。俯仰磬折,拚毋有彻。拚前而退,聚于户内。坐板排之,以叶适己。实帚于箕。先生若作,乃兴而辞。坐执而立,遂出弃之。既拚反立,是协是稽。
洒扫部艺文《扫地》五代僧齐己
日日扫复洒,不容纤物侵。敢望来客口,道似主人心。蚁过光中少,苔依润处深。门前亦如此,一径入疏林。

《扫地二首》明·辛全

此地本乾净,如何积土尘。待予扫除净,另辟一乾坤。


昨日阶前土,重重扑我裳。呼童洒扫净,击缶迓羲皇。

洒扫部纪事

《家语·致思篇》:孔子之楚,而有渔者献鱼焉。夫子再拜受之,使弟子扫地将以享祭。
《前汉书·齐悼惠王传》:周勃少时,欲求见齐相曹参,家贫无以自通,乃常独早埽齐相舍人门外。舍人怪之,以为物而司之,得勃。勃曰:愿见相君无因,故为子埽,欲以求见。于是舍人见勃,曹参因以为舍人。
《后汉书·列传序》:安帝时,汝南薛包孟尝,好学笃行,以至孝闻。及父娶后妻而憎包,分出之,包日夜号泣,不能去,至被驱杖。不得已,庐于舍外,旦入而洒埽,父怒,又逐之。
《第五伦传》:伦为乡啬夫,平徭赋,理怨结,得人欢心。自以为久宦不达,遂将家属客河东,变名姓,自称王伯齐,载盐往来太原、上党,所过辄为粪除而去,陌上号为道士。按注:粪除,犹扫除也。
《赵孝传》:孝尝从长安还,欲止邮亭。亭长先时闻孝当过,以有长者客,埽洒待之。
《张让传》:帝使掖庭令毕岚。作翻车渴乌,施于桥西,用洒南北郊路,以省百姓洒道之费。
《陈蕃传》:蕃尝闲处一室,而庭宇芜秽。父友同郡薛勤来候之,谓蕃曰:孺子何不洒埽以待宾客。蕃曰:大丈夫处世,当埽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甚奇之。
《世说新语》:补郭林宗每行,宿逆旅,辄躬自洒埽。及明去后,人至见之,曰:此必郭有道昨宿处也。
《魏志·王凌传注·魏略》曰:凌为长,遇事髡刑。五岁,当道埽除。时太祖车过,问:此何徒。左右以状对。太祖曰:此子师兄子也,所坐亦公耳。于是主者选为骁骑主簿。《辽史·景宗睿知皇后传》:后萧氏,讳绰,小字燕燕,北府宰相思温女。早慧。思温尝观诸女埽地,惟后洁除,喜曰:此女必能成家。帝即位,选为贵妃。寻册为皇后,生圣宗。
《冷斋夜话》:谢逸字无逸,临川人,胜士也。朱世英以德行荐于朝,当入学,意欲不行。不得已诣之,信宿而返。所居一堂生涯如庞蕴予,尝过之,少君方炊,稚子宗野汲水而无逸诵书埽除,顾见予,放帚大笑曰:聊复尔耳。予作偈曰:老妻营炊,稚子汲水。庞公埽除,丹霞适至。弃帚迎朋,一笑相视。不必灵照,多说道理。世英闻之,亦作偈曰:提篮临照,埽地谢公。一般是面,做作不同。不假语默,通透玲珑。更若不会,换手搥胸。《齐东野语》:岳鹏举征群盗,过庐陵。托宿廛市,质明为主人洒埽门宇,洗涤盆盎而去。
《寓圃杂记》:乡先生尤安礼,字文度。朝廷授以祭酒,奏曰:臣无德有命。为都宪。又奏曰:臣无材。遂擢为贵州参议,罢官归吴,有一子,先生命之洒埽,执彗以问曰:大人,地从何处埽起。可见其家谦厚之风也。
《清暑笔谈》:暇日过僧寺,入净室,见僧埽地,次曰:净室何须著埽。僧拈起帚柄近前曰:土上加灰。余曰:棒不著便好。与二十帚柄去。《香案牍》:宋来子常洒埽一市。
洒埽部杂录
《诗经·唐风山有枢章》:子有廷内,弗洒弗埽。
《豳风·东山章》:洒埽穹窒,我征聿至。按注行者之妻思其夫之劳苦,洒埽穹窒,以待其归。而其夫之行,忽已至矣。
《小雅·伐木章》:于粲洒埽,陈馈八簋。
《大雅·抑四章》:洒埽廷内,维民之章。按注章,表也。按大全丰氏曰,洒埽廷内,举家之事也。家齐不足以为民之章乎。《礼记·曲礼》:纳女于大夫,曰备埽洒。
《内则》:凡内外,鸡初鸣,洒埽室堂,及庭,布席,各从其事。《丧大记》:疾病,外内皆埽。按《疏》:外内皆埽者,为宾客来问病者。
《武进县志》:元旦戒,不埽地。即埽必向内,勿除垢秽于外。尝见《唐书》载此事,云恐埽去如愿也。如愿,吉鬼。
洒埽部外编
《稽神录》:徐仲宝者,长沙人。所居道南有大枯树,合抱无数。有仆夫洒埽其下,沙中获钱百馀,以告仲宝。仲宝自往,亦获数百。日每需钱,即往埽其下,必有所得。《龙兴慈记》:圣祖埽梵宇,以帚击伽蓝像,令缩足起,待我埽,即缩起。

斋戒部汇考

《礼记》

《曲礼》

齐者不乐不吊。
〈大全〉《吕氏》曰:古之有敬事者,必齐。齐者,致精明之德也。乐则散,哀则动,皆有害于齐也。不乐不吊者,全其齐之志也。

《郊特牲》

齐之元也。以阴幽思也,故君子三日齐,必见其所祭者。
〈注〉齐而元冠元衣,顺鬼神幽黯之意。且以致其阴幽之思也。见其所祭之亲,精诚之感也。〈正义〉三日谓致齐时也。三日齐,思其亲之居处笑语,故祭时如见其所祭之亲也。

《祭义》

致齐于内,散齐于外,齐之日,思其居处思其笑语,思其志意,思其所乐,思其所嗜,齐三日,乃见其所为齐者。
〈大全〉严陵方氏曰:齐于内所以慎其心,齐于外所以防其物。散齐若所谓不饮酒,不茹荤之类。齐三日则致齐而已。必致齐然后见其所谓齐者。思之至故也。

《祭统》

及时将祭,君子乃齐,齐之为言齐也。齐不齐,以致齐者也。是故君子非有大事也。非有恭敬也。则不齐,不齐则于物无防也。耆欲无止也。及其将齐也。防其邪物,讫其耆欲,耳不听乐,故记曰:齐者不乐,言不敢散其志也。心不苟虑,必依于道,手足不苟动,必依于礼,是故君子之齐也。专致其精明之德也。故散齐七日以定之,致齐三日以齐之,定之之谓齐,齐者精明之至也。然后可以交于神明也。是故先期旬有一日,宫宰宿夫人。夫人亦散齐七日,致齐三日,君致齐于外。夫人致齐于内,然后会于太庙。
〈注〉宿读为肃,犹戒也。〈大全〉严陵方氏曰:散齐即祭义,所谓散齐于外是也。致齐即祭义,所谓致齐于内是也。此以时之先后为序,彼以事之内外为序也。以齐于内,故又谓之宿,以其宿于内也。以齐于外,故又谓之戒,言戒于外也。若心不苟虑,与讫其嗜欲之类,则所以齐其内也。若手足不苟动,与防其邪物之类,则所以齐其外也。夫散者集之,则一归乎定。故散齐七日以定之,致其至焉。则未始不齐,故致齐三日以齐之,定言定于外,齐言齐于内。散齐七日,致齐三日则及祭,凡十日矣。故先期旬有一日宫宰,宿夫人而诏之,齐也。大宰言前期十日,帅执事而十日遂戒,则于是日而遂散齐也。听外治者,君也,故致齐于外。听内职者,夫人也,故致齐于内。与祭义所谓内外者,异矣。彼谓一身之内外,齐于内外,所以辨其位。会于太庙,所以联其事。

《周礼》《天官》

大宰之职,祀五帝,则掌百官之誓戒。
〈订义〉刘迎曰:誓戒者,誓其所当戒者也。戒百官以所当奉祭之事,恐其不敬也。

前期十日,帅执事而卜日,遂戒。
王氏曰记云:七日戒,三日宿。又曰:散斋七日以定之,致斋三日以齐之。齐之之谓斋,定之之谓戒。散斋七日,致斋三日,凡十日也。

膳夫王齐日三举。
贾氏曰谓散齐致齐,齐必变食。故加牲体至三太牢。史氏曰:当不饮酒,不茹荤之时,惧其食力之不足则不能胜祭事,故三举以助之,非谓盛杀而供也。

《春官》

鬯人,凡王之齐事,共其秬鬯。郑锷曰:王之齐事,将以致敬于鬼神。秬鬯者,非如三酒,可饮之物,共以给王之浴而已。内以致其精明之德,外则用其芬芳之物。内精明,外芬芳宜其馨香之至,可以交于神明。

大史戒及宿之日,与群执事,读礼书而协事。
贾氏曰:戒谓散斋七日,宿谓致斋三日。当此日与群执事预祭之官,读礼书而协事,恐事有失错,物有不供故也。

《秋官》

大司寇之职,若禋祀五帝,则戒之日,莅誓百官,戒于百族。
〈订义〉郑锷曰:大宰祀五帝,前期十日而卜日,此谓戒之日。则既得吉卜而戒,以斋戒不钦,将待以刑。王氏详说曰:《郊特牲》曰:卜之日,王立于泽,亲听誓命,受教谏之义,献命库门之内,戒百官也。太庙之内,戒百族也。百官云者,百执事也。百族云者,王之族姓也。族姓之与于祭为重于百官矣。故戒百官于库门之内,而戒百族于太庙之内。正所以辨亲疏之义。

《后汉书》《礼仪志》

凡斋,天地七日,宗庙、山川五日,小祠三日。斋日内有污染,解斋,副倅行礼。先斋一日,有污秽灾变,斋祀如仪。大丧,唯天郊越绋而斋,地以下皆百日后乃斋,如故事。

《唐书》《礼乐志》

凡祭祀之节有六,二曰斋戒。其别有三:曰散斋,曰致斋,曰清斋。大祀,散斋四日,致斋三日;中祀,散斋三日,致斋二日;小祀,散斋二日,致斋一日。大祀,前期七日,太尉誓百官于尚书省曰:某日祀某神祇于某所,各扬其职。不供其事,国有常刑。于是乃斋。皇帝散斋于别殿;致斋,其二日于太极殿,一日于行宫。前致斋一日,尚舍奉御设御幄于太极殿西序及室内,皆东向。尚舍直长张帷于前楹下。致斋之日,质明,诸卫勒所部屯门列仗。昼漏上水一刻,侍中版奏请中严。诸卫之属各督其队入陈于殿庭,通事舍人引文武五品以上裤褶陪位,诸侍卫之官服其器服,诸侍臣斋者结佩,诣閤奉迎。二刻,侍中版奏外办。三刻,皇帝服衮冕,结佩,乘舆出自西房,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即御座,东向,侍臣夹侍。一刻顷,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请就斋室。皇帝降座入室,文武侍臣还本司,陪位者以次出。凡预祀之官,散斋理事如旧,唯不吊丧问疾,不作乐,不判署刑杀文书,不行刑罚,不预秽恶。致斋,唯行祀事,其祀官已斋而阙者摄。其馀清斋一日。

斋戒部艺文一

《答斋议》汉·蔡邕

诏召尚书,问立春当斋,迎气东郊。尚书左丞冯方殴杀指挥使于尚书西祠,可斋否。得无不宜。具对

议郎臣蔡邕博士任敏,死罪。对按《礼》:上帝之祠,无所为废。斋者,所以致斋,不敢涣散其意,宫室至大,指使至微,不在斋洁之处。元和诏,礼无免斋,宜以自洁,静交神明,本无嫌间,祠室又宽,可斋无疑。《诗》云:唯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夫斋以恭奉明祀文王,所以怀福,无有不宜,臣邕敏愚戆,死罪。

《斋居赋》宋·张耒

仲夏之月,阴气始至。阳既盛而初剥,阴浸亨而用事。水伏畏涸,火燎方炽。其于人也,心实过炎,而肾受其弊。惟人之生,受命在子。推卦曰坎,于行为水。微阳所潜,元气之始。故火甚烈明,正气或因而衰,则水受害者,君子之所深畏。于是居事,燕息涤虑,斋居既静,事以为形。又远眺而高居,却纷华而弗陈。与淡泊乎为徒,绝嗜窒欲,爱精啬神,声色不御,滋味罕亲。冲然与和,俱游湛兮,以道合真。故能体强志宁,愉乐寿考,远去疾厉,保此难老。呜呼,苟能推此以尽道,考此以察物,则岂惟斋戒以御时,宜其颠沛而勿失。且夫冰炭相乘,利害交至,陨真盗和,岂独阴沴道心。惟微易失难,常困于侵陵。有如微阳,则浣心涤志,以却外垢,虚中保和,以全天君。故能涉至变而不濡,更万变而常存。盖将穷年以斋居,岂特养生而善身乎。

斋戒部艺文二〈诗〉

《詶令狐相公冬季南郊宿斋见寄》唐刘禹锡


坛下雪初霁,南城冻欲生。斋心祠上帝,高步领名卿。沐浴含芳泽,周旋听佩声。犹怜广平守,寂寞竟何成。

《斋戒满夜戏招梦得》白居易

纱笼灯下道场前,白日持斋夜坐禅,无复更思身外事,未能全尽世间缘。明朝又拟亲杯酒,今夕先闻理管弦。方丈若能来问疾,不妨兼有散花天。

《斋戒》前人

每因斋戒断荤腥,渐觉尘劳染爱轻。六贼定知无气色,三尸应恨少恩情。酒魔降服终须尽,诗债填还亦欲平。从此始堪为弟子,竺乾师是古先生。

《斋居春久感事遣怀》前人

斋戒坐三旬,笙歌发四邻。月明停酒夜,眼闇看花人。赖学空为观,深知念是尘。犹思闲语笑,未忘旧交亲。久作龙门主,多为兔苑宾。水嬉歌尽日,雪宴烛通晨。事事皆过分,时时自问身。风光抛得也,七十四年春。

《致斋太一宫》宋·钱惟演

紫馆天神贵,纶闱地望清。斋心奉蠲洁,摄事罄诚明。殿翼如轩翥,坛垓类削成。直官琳札密,太宰绣衣轻。薜荔罗芳席,虹蜺曳綵旌。星陈五帝佐,体荐一元牲。苍驷回风驭,珍禽警露声。丹霞升晓气,若木竞新英。挹袂宁无友,凌霄自放情。受釐宣室对,贾傅异诸生。

斋戒部纪事

《独异志》:禹伤其父功不成,乃南逃衡山,斩马以祭之,仰天而啸。忽梦神人,自称元夷苍水使者,谓禹曰:欲得我书者,斋焉。禹遂斋三日。乃降金简玉字之书,得治水之要。
《礼记·王制》:太史典礼,执简记,奉讳恶。天子斋戒受谏,司会以岁之成,质于天子,冢宰斋戒受质,大乐正,大司寇,市,三官以其成,从质于天子,大司徒,大司马,大司空,斋戒受质,百官各以其成,质于三官。大司徒,大司马,大司空,以百官之成,质于天子。百官斋戒受质,然后休老劳农,成岁事,制国用。
《月令》:季春之月,后妃斋戒,亲东乡躬桑。
《周语》:宣王即位,不藉千亩。虢文公谏曰:不可。夫民之大事在农,是故稷为大官。告王曰:王其祗祓,监农不易。王乃即斋宫,百官御事,各即其斋三日。王乃淳濯飨醴,及期,郁人荐鬯,牺人荐醴,王祼鬯,飨醴乃行,百吏、庶民毕从。及藉,今弃其大功,何以用民。
《左传·庄公四年》:楚武王伐隋,将斋,入告夫人邓曼曰:余心荡,邓曼叹曰: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无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王遂行,卒于樠木之下。《管子·中匡篇》:桓公与管仲父而将饮之。掘新井而柴焉,十日斋戒,召管仲。管仲至,公执爵,夫人执尊,觞三行,管仲趋出。公怒曰:寡人斋戒十日而饮仲父,寡人自以为修矣,仲父不告寡人而出,其故何也。鲍叔隰朋趋而出。及管仲于途。曰:公怒。管仲反,入,倍屏而立,公不与言。少进中庭,公不与言。少进传堂,公曰:寡人斋戒十日而饮仲父,自以为脱于罪矣,仲父不告寡人而出,未知其故也。对曰:臣闻之,沈于乐者洽于忧,厚于味者薄于行慢于朝者缓于政,害于国家者危于社稷,臣是以敢出也。
《庄子·人间世篇》:颜回见仲尼,仲尼曰:斋,吾将语若。颜回曰: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若此,则可以为斋乎。曰:是祭祀之斋,非心斋也。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达生篇》:祝宗人元端以临牢筴,说彘曰:汝奚恶死。吾将三月豢汝,十日戒,三日斋,藉白茅,加汝肩尻乎雕俎之上。
梓庆削木为鐻,鐻成,见者惊犹鬼神。鲁侯曰:子何术以为焉。对曰:臣工人,何术之有。虽然,有一焉。臣为鐻,未尝敢以耗气也,必斋以静心。斋三日,而不敢怀庆赏爵禄;斋五日,不敢怀非誉巧拙;斋七日,辄然忘吾有四肢形体也。器之所以凝神者,其是与。
《家语·公西赤问篇》:季桓子将祭斋三日,而二日钟鼓之音不绝。冉有问于孔子,子曰:孝子之祭也,散斋七日,慎思其事。致斋三日而一用之,尤恐其不敬也。而二日伐鼓,何居焉。
《韩子·外储说篇》:宋人,有请为燕王以棘刺之端为毋猴者,必三月斋,然后能观之。燕王因以三乘养之。右御冶工言王曰:臣闻人主无十日不燕之斋。今知王不能久斋以观无用之器也,故以三月为期。
《史记·蔺相如传》:赵得楚和氏璧,秦王愿以十五城易璧。相如奉璧入秦,秦王无意偿赵城。相如谓秦王曰:和氏璧,天下所共传宝也。赵王送璧时,斋戒五日,今大王亦宜斋戒五日,设九宾于廷,臣乃敢上璧。秦王遂许斋五日。相如度秦王虽斋,决负约,乃使其从者,归璧于赵。秦王斋五日后,乃设九宾礼于廷,引赵使者。相如至,谓秦王曰:臣诚恐见欺于王而负赵,故令人持璧归赵矣,臣请就汤镬。
《李斯传》:二世拜赵高为中丞相,乃献鹿,谓之马。二世问左右:此乃鹿也。左右皆曰马也。二世惊,自以为惑,乃召太卜,令卦之,太卜曰:陛下春秋郊祀,奉宗庙鬼神,斋戒不明,故至于此。可依盛德而明斋戒。于是乃入上林斋戒。
《秦本纪》:二世梦白虎啮其左骖马,杀之,心不乐。问占梦。卜曰:泾水为祟。二世乃斋于望夷宫,赵高令阎乐杀二世。立子婴为秦王。令子婴斋,当庙见,受玉玺。斋五日,子婴与其子二人谋曰:我闻赵高与楚约,灭秦宗室而王关中。今使我斋见庙,此欲因庙中杀我。我称病不行,丞相必自来,来则杀之。婴不行,高果自往。子婴遂刺杀高于斋宫。
《汉书·韩信传》:汉王用信为大将。召信欲拜之。萧何曰:王必择日斋戒,设坛场具礼,乃可。王许之,人人各自以为得大将。至拜,乃韩信也,一军皆惊。
《文献通考》:光武幸鲁,祭泰山上,斋。夜读《河图》,会昌符曰:赤刘之九会命岱宗。感此文乃召梁松,按索河图谶文。
《搜神记》:王业,和帝时为荆州刺史,每出行部,沐浴斋素,以祈于天地,当启佐愚心,无有枉百姓。在州七年,惠风大行,苛慝不作。
《后汉书·彭宠传》:宠自立为燕王。五年春,宠斋,独在便室。苍头子密等三人因宠卧寐,共缚著床,告外吏云:大王斋禁,皆使吏休。遂即斩宠头,持以诣阙,封为不义侯。
《墨庄漫录》:应劭汉官仪曰,周泽为太常,斋,有疾,其妻怜其年老,窥内问之。泽大怒,以为干斋,遂收送诏狱自劾。论者讥其诡激。时谚云:生世不谐,为太常妻。一岁三百六十日,三百五十九日斋,一日不斋,醉如泥。《后汉书·蔡邕传》:邕上封事,条宜所施行七事表左:一事:明堂月令,天子以四立及季夏之节,迎五帝于郊,所以导致神气,祈福丰年。清庙祭祀,追往孝敬,养老辟雍,示人礼化,皆帝者之大业,祖宗所祗奉也。而有司数以蕃国疏丧,宫内产生,及吏卒小污,屡生忌故。窃见南郊斋戒,未尝有废,至于他祀,辄兴异议。岂南郊卑而他祀尊哉。孝元皇帝策书曰:礼之至敬,莫重于祭,所以竭心亲奉,以致肃祗者也。又元和故事,复申先典。前后制书,推心恳恻。而近者以来,更任太史。忘礼敬之大,任禁忌之书,拘信小故,以亏大典。礼,妻妾产者,斋则不入侧室之门,无废祭之文也。所谓宫中有卒,三月不祭者,谓士庶人数堵之室,共处其中尔,岂谓皇居之旷,臣妾之众哉。自今斋制宜如故典,庶答风霆灾妖之异。
《晋书·刘曜载记》:终南山崩,长安人刘终于崩所得白玉方一尺,有文字曰:皇亡,皇亡,败赵昌。井水竭,构五梁,咢酉小衰困嚣丧。呜呼。呜呼。赤牛奋靷其尽乎。时群臣咸贺,以为勒灭之徵。曜大悦,斋七日而后受之于太庙。
《干宝晋纪》:刘毅为司隶校尉,常斋而疾,其妻出看之,表解斋。
《南史·武帝本纪》:帝晚乃溺信佛道,日止一食,膳无鲜腴,惟豆羹粝饭而已。虽在蒙尘,斋戒不废。
《陈书·徐孝克传》:孝克太建四年,徵为秘书丞,不就,乃蔬食长斋,持菩萨戒,昼夜讲诵《法华经》,高宗甚嘉其操行。
《文献通考》:隋令太史署,常以二月八日于署庭中以太牢祀老人星,兼祀天星、大帝、天一、太一、日月五星。勾陈北极北斗三台二十八宿,丈人星,孙星都四十六座,凡应合祀。享官亦太医,给除秽气,散药先斋。一日服之以自洁。
《旧唐书·礼仪志》:中宗景龙十三年十一月,亲祀南郊,国子祭酒祝钦明希旨上言,后亦合助祭,遂以皇后为亚献,仍补大臣李峤等女为斋娘,执边豆焉。《王维传》:维,字摩诘。弟兄俱奉佛,居常蔬食,不茹荤血;晚年长斋,不衣文綵。
《礼仪志》:贞元六年,有事于南郊。诏以皇太子为亚献,亲王终献。上问礼官:亚献、终献合受誓诫否。柳冕曰:准《开元礼》,献官前七日于内受誓诫。词云:各扬其职,不供其事,国有常刑。今以皇太子为亚献,请改曰词,云各扬其职,肃奉常仪。从之。
《唐书·高骈传》:骈笃意求神仙。造迎仙等楼,薰斋其上,祈与仙接。
《宋史·礼志》:咸平二年旱,诏有司祠雷师、雨师。内出李邕《祈雨法》:以甲、乙日择东方地作坛,取土造青龙,长吏斋三日,诣龙所,祝酹。
天禧元年正月,诏以十五日行宣读天书之礼。前二日,斋于长春殿。
皇祐二年,行大享明堂礼。九月二十四日未漏上水一刻,百官朝服,斋于文德殿。政和五年。太常寺上《明堂仪》:皇帝散斋七日于别殿,致斋三日于内殿。其行事、执事官致斋三日,前一日并服朝服立班省馔,祀日并祭服。陪位官致斋一日。绍兴四年,太常寺看详、国子监丞王普言明堂有未合礼者十一事。其七,皇帝未后诣斋室,则是致斋二日有半,乞用质明以成三日之礼。其八,斋不饮酒茹荤,乞罢官给酒馔,俾得专心致志,交于神明。从之。
天圣五年郊三献终,太祝升殿,彻豆。三日,又斋长春殿,谢玉清昭应宫。神宗元丰六年十一月二日,帝将亲郊。是日晚,斋于大庆殿。三日,荐享于景灵宫,斋于太庙。四日,朝享七室,斋于南郊之青城。政和四年五月夏至,亲祭地于方泽。皇帝散斋七日于别殿,致斋七日于内殿,一日于斋宫。前一日告配太祖室,其有司陈设及皇帝行事,并如郊祀之仪。
政和《祈谷仪》:前期降御札,以来年正月上辛祈谷,祀上帝。前祀十日,太宰读誓于朝堂,刑部尚书莅之;少宰读誓于太庙斋宫,刑部侍郎涖之。皇帝散斋七日,致斋三日。祀日,自斋殿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至大次。
《见闻录》:中官冯保客徐寿,久奉长斋。其未得罪之前一年,忽见寸许童子行几上,惊问之,曰:吾乃汝之元神也,汝不破斋,不得祸。否则祸旋及之矣。已而蒲州相公召饮,强之食,始破荤血。未几遂以论奏逮下狱。《造邦贤勋录》:上与陶凯论斋戒当致诚,因谓善长曰:人之一心极难检点,心为身之主,若一事不合理则百事皆废。所以常自检心,凡事必求至当,今每遇斋戒,必思齐整心志,对越神明。

斋戒部杂录

《礼记·月令》:仲夏之月,君子斋戒,处必掩身,毋躁。《玉藻》:将适公所,宿斋戒,居外寝。
《坊记》:子云,七日戒,三日斋,承一人焉以为尸,过之者趋走,以教敬也。
刘冯事始《春秋合诚图》曰:黄帝请问太乙长生之道。太乙曰:斋戒六丁,可成功。注云:丁取丁宁,戒取戒慎也。
《齐东野语》《庄子·人间世》云:仲尼曰:斋,吾语若。颜回曰: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若此则可以为斋乎。曰:祭祀之斋,非心斋也。郑元注曰:荤辛,菜也。按《说文》:荤,臭菜也。锴曰通,谓芸、薹、椿、韭、蒜、葱、阿魏、之属,气不洁也。《荀子哀公篇》孔子曰:夫端衣元裳,冕而乘辂者,志不在于食荤。注云荤菜,葱韭之属。《论语》斋必变食。《周礼》膳夫王斋三举。郑注云斋必变食也。《疏》曰斋必变食,故加牲礼,至三太牢。胡明仲论梁武曰:祭祀之斋,居必迁,坐必变,服必变食。食为盛馔,一其心志,洁其气体,以与神明交。未尝不饮酒,不茹荤也。晦庵释斋必变食,亦取庄子。而黄氏亦兼取之。朱又谓荤是五辛。又曰今致斋有酒,非也。然《礼》中乃有饮不至醉之说,何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