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患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患难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七十五卷目录

 患难部总论
  易经〈坎卦 明夷卦 蹇卦 困卦 既济卦 系下传〉
  孔子家语〈困誓〉
  册府元龟〈患难 逃难 亡命〉
  性理会通〈力行〉
 患难部艺文一
  贤难           汉王符
  党锢列传序        后汉书
  被幽连珠        梁简文帝
  祭河南张员外文      唐韩愈
 患难部艺文二〈诗〉
  王风有兔爰爰三章
  渔父歌
  绝命词         汉息夫躬
  被执作诗        梁庾肩吾
  赠中尉李彪      北魏韩延之
  断句            刘昶
  菩提寺禁裴迪来相看说逆贼等凝碧池上作音乐供奉人等举声便一时泪下私成口号诵示裴迪          唐王维
  述怀            杜甫
  彭衙行           前人
  乱后逢村叟〈一作时世行〉 杜荀鹤
  旅泊遇郡中叛乱示同志    前人
  和友人送弟         前人
  老夫〈五首〉       明袁凯
  逃难诗          洪若皋

人事典第七十五卷

患难部总论

《易经》《坎卦》

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
〈程传〉坎者,陷也。理无过而不已,过极则必陷坎,所以次大过也。〈本义〉习重习也,坎险陷也。其象为水,阳陷阴中,外虚而中实也。此卦上下皆坎,是为重险中,实为有孚心,亨。之象以是而行必有功矣。

彖曰:习坎,重险也。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维心亨,乃以刚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险不可升也,地险山川丘陵也,王公设险以守其国,险之时用大矣哉。
象曰:水荐至,习坎;君子以常德行,习教事。
〈本义〉治己治人,皆必重习,然后熟而安之。

初六:习坎,入于坎窞,凶。
〈本义〉以阴柔居重险之下,其陷益深,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习坎入坎,失道凶也。
九二:坎有险,求小得。象曰:求小得,未出中也。
〈本义〉处重险之中,未能自出,故为有险之象。然刚而得中,故其占可以求小得也。

六三:来之坎坎,险且枕,入于坎窞,勿用。象曰:来之坎坎,终无功也。
〈本义〉以阴柔不中正,而履重险之间,来往皆险。前险而后枕,其陷益深,不可用也。枕倚著,未安之意。

六四:樽酒簋贰,用缶,纳约自牖,终无咎。象曰:樽酒簋贰,刚柔际也。
〈本义〉先儒读樽酒簋,为一句贰用。缶为一句,今从之,贰益之也。九五尊位,六四近之,在险之时,刚柔相际。故有但用薄礼,益以诚心进结自牖之象。牖非所由之正,而室之所受以明也。始虽艰阻,终得无咎。

九五:坎不盈,祗既平,无咎。象曰:坎不盈,中未大也。
〈本义〉九五虽在坎中,然以阳刚中正,居尊位而时亦将出矣。

上六:系用徽纆,寘于丛棘,三岁不得,凶。象曰:上六失道,凶三岁也。
〈程传〉以其陷之深,取牢狱,为喻阴柔而陷之深,至于三岁,不得免也。

《明夷卦》

明夷:利艰贞。
〈本义〉夷,伤也。为卦,下离上坤。日入地中,明而见伤之象,故为明夷。又其上六为暗之主,六五近之,故占者利于艰难以守正,而自晦其明也。

彖曰:明入地中,明夷。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利艰贞,晦其明也,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本义〉蒙大难谓遭纣之乱而见,囚内难谓为纣近亲在其国内,如六五之近于上六也。

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
〈程传〉君子无所不照,然用明之过则伤于察,而无含弘之度。古之圣人设前旒屏树者,不欲明之尽乎隐也。

初九:明夷于飞,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本义〉飞而垂翼,见伤之象。占者行而不食,所如不合。时义当然不得而避也。

象曰:君子于行,义不食也。
〈本义〉唯义所在,不食可也。

六二:明夷,夷于左股,用拯马壮,吉。象曰:六二之吉,顺以则也。
〈本义〉伤而未切救之,速则免矣。

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贞。象曰:南狩之志,乃大得也。
〈本义〉以刚居。刚又在明体之上,而屈于至暗之下,正与上六闇主为应。故有向明除害,得其首恶之象。然不可以亟也,故有不可疾贞之戒。成汤起于夏台,文王兴于羑里,正合此爻之义,而小事亦有然者。

六四:入于左腹,获明夷之心,于出门庭。象曰:入于左腹,获心意也。
〈本义〉左腹者,幽隐之处。获明夷之心于出门庭者,得意于远去之义。盖离体为至明之德,坤体为至闇之地。下三爻明在闇外,故随其远近高下而处之。不同六四以柔正居闇地,而尚浅,故犹可以得意于远。去五以柔中居闇地而已迫,故为内难正志,以晦其明之象。上则极乎闇矣,故为自伤其明以至于闇。又足以伤人之明,盖下五爻皆为君子。独上一爻为闇君也。

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贞。象曰:箕子之贞,明不可息也。
〈本义〉居至闇之地,近至闇之君,而能正其志,箕子之象也,贞之至也。〈大全〉云峰胡氏曰:士大夫处平时易处明夷之地,难处明夷之时。为微子比干犹易,为箕子难。微子已去,不可复去。比干已死,不必复死。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此殷有三仁,而爻独以箕子言之也。〈程传〉箕子虽遭患难,其明自存不可灭息。若遇祸患遂失其所守,则是亡其明乃灭息也。古之人如扬雄者,是也。

上六:不明晦,初登于天,后入于地。
〈本义〉以阴居坤之极,不明其德,以至于晦始则处高位,以伤人之明终必至于自伤,而坠厥命。故其象如此。

象曰:初登于天,照四国也。后入于地,失则也。
〈本义〉照四国以位言。

《蹇卦》

蹇: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
〈程传〉西南坤方体顺,而易东北艮方体止,而险在蹇难之时。利于顺处平易之地,不利止于危险也。处顺易则难可纾止,于险则难益甚。蹇难之时,必有圣贤之人,则能济天下之难,故利见大人也。济难者,必以大正之道而坚固其守,故贞则吉也。凡处难者,必在乎守贞正。设使难不解不失正德,是以吉也。若遇难而不能固其守,入于邪滥,虽使苟免,亦恶德也。

彖曰:蹇,难也,险在前也。
〈程传〉蹇有险阻之义,屯亦难也,困亦难也。同为难,而义则异。屯者,始难而未得通;困者,力之穷。蹇乃险阻艰难之义,各不同也。险在前也,坎险在前,下止而不得进,故为蹇。

见险而能止,知矣哉。
〈程传〉犯险而进,则有悔咎,故美其能止为知也。〈大全〉中溪张氏曰:蹇之所以为难者,以其险之在前也。见坎险之难而明艮止之义,非智者。孰能识之。

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东北,其道穷也。利见大人,往有功也。当位贞吉,以正邦也。蹇之时用大矣哉。
〈程传〉处蹇之时,济蹇之道,其用至大。天下之难,岂易平也。非圣贤不能其用,可谓大矣。顺时而处,量险而行,从平易之道,由至正之理,乃蹇之时用也。

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
〈程传〉山之峻阻,上复有水,坎水为险陷之象。上下险阻,故为蹇也。君子观蹇难之象,而以反身修德,君子之遇险阻必反求诸己,而益自修君子修德以俟时而已。

《困卦》

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本义〉困者,穷而不能自振之义。坎刚为兑柔所掩,九
二为二阴所掩,四五为上六所掩,所以为困。坎险兑说,处险而说是身,虽困而道则亨也。二五刚中,又有大人之象。占者处困,能亨,则得其正矣,非大人其孰能之。故曰:贞。又曰:大人者明,不正之小人不能当也。有言不信,又戒以当务晦默,不可尚口益取困穷。

彖曰:困,刚掩也。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
〈程传〉下险而上说,为处险而能说。虽在困穷艰险之中乐,天安义自得其说乐也。时虽困也,处不失义,则其道自亨。困而不失其所,亨也。君子大人通称。〈大全〉张氏曰:处险而说,如颜子在陋巷而不改其乐,柳下惠阨穷而不悯,夫子厄于陈畏于匡,孟子毁于臧仓,身弥困而道弥亨,唯君子能之。

贞大人吉,以刚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
〈程传〉当困而言,人所不信。欲以口免困,乃所以致穷也。

象曰: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本义〉水下漏则泽上枯,故曰:泽无水致命,犹言授命言持,以与人而不之有也。能如是,则虽困而亨矣。〈大全〉朱子曰:困厄有重轻,力量有小大。若能一日十二时点检自己,念虑动作,须是合宜。仰不愧俯,不怍如此而不幸填沟。壑丧身殒,命有不暇恤,只得成就一个。是处如此,则方寸之间全是天理。虽遇大困厄,有致命遂志而已。亦不知有人之,是非向背惟其是而已。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岁不觌。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
〈本义〉臀物之底也,困于株木伤而不能安也。初六以阴柔处困之底,居暗之甚,故其象占如此。〈大全〉中溪张氏曰:人之体,行则趾为下,坐则臀为下。初六困而不行此坐,困之象也。

九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亨祀,征凶,无咎。象曰:困于酒食,中有庆也。
〈本义〉困于酒食,厌饫苦恼之意。酒食人之所欲,然醉饱过宜,则是反为所困矣。朱绂方来,上应之也。九二有刚中之德以处困时,虽无凶害,而反困于得其所欲之多,故其象如此。而其占利以亨,祀若征行则非其时,故凶而于义,为无咎也。

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象曰:据于蒺藜,乘刚也。入于其宫,不见其妻,不祥也。
〈本义〉阴柔而不中正,故有此象。而其占则凶,石指四蒺藜,指二宫,谓三而妻则六也,其义则系辞备矣。

九四:来徐徐,困于金车,吝,有终。象曰:来徐徐,志在下也。虽不当位,有与也。
〈本义〉初六九四之正,应九四处位不当。不能济物而初六方困于下,又为九二所隔,故其象如此。然邪不胜正,故其占虽为可吝,而必有终也。金车为九二象,未详,疑坎有轮象也。

九五:劓刖,困于赤绂。乃徐有说,利用祭祀。
〈本义〉劓刖者,伤于上下。上下既伤,则赤绂无所用而反为困矣。九五当困之时,上为阴掩,下则乘刚,故有此象。然刚中而说,体故能迟久而有说也。占具象中又利用祭祀,久当获福。

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说,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曰动悔有悔,征吉。象曰:困于葛藟,未当也。动悔有悔,吉行也。
〈本义〉以阴柔处困极,故有困于葛藟于臲,曰动悔之象。然物穷则变,故其占曰:若能有悔,则可以征而吉矣。

《既济卦》

象曰: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大全〉平庵项氏曰:人之用莫大于火,而火常生患。善济火者,莫如水。思火之为患,而储水以防,使水常在火上,其力足以胜之,则其患亡矣。是故君子致道立教,设政举事,知末流之生患,必皆有以防而济之。进斋徐氏曰:既济,虽非有患之时,而患每生于既济之后。君子于此,慎思而豫为之防,则不至于患矣。

六四:繻有衣袽,终日戒。象曰:终日戒,有所疑也。
〈程传〉终日戒惧,常疑患之将至也。处既济之时,当畏慎如是也。

《系下传》

易之兴也,其于中古乎。作易者,其有忧患乎。
〈本义〉夏商之末,易道中微。文王拘于羑里而系彖辞,易道复兴。

是故,履,德之基也;谦,德之柄也;复,德之本也;恒,德之固也;损,德之修也;益,德之裕也;困,德之辨也;井,德之地也;巽,德之制也。
〈本义〉履礼也,上天下泽定分不易,必谨乎此。然后其
德有以为基而立也。谦者自卑,而尊人又为礼者之所,当执持而不可失者也。九卦皆反身修德以处忧患之事也,而有序焉。基所以立柄,所以持复者,心不外而善端存恒者。守不变而常且,久惩忿窒欲以修身。迁善改过以长善,困以自验其力,井以不变其所,然后能巽顺于理,以制事变也。

履,和而至;谦,尊而光;复,小而辨于物;恒,杂而不厌;损,先难而后易;益,长裕而不设;困,穷而通;井,居其所而迁;巽,称而隐。
〈本义〉此如书之九德,礼非强世。然事皆至极,谦以自卑而尊,且光复阳微而不乱于群阴。恒处杂而常德不厌,损欲先难习熟则易,益但充长而不造作,困身困而道亨,井不动而及物,巽称物之宜而潜,隐不露。

履,以和行;谦,以制礼;复,以自知;恒,以一德;损,以远害;益,以兴利;困,以寡怨;井,以辨义;巽,以行权。
〈本义〉寡怨谓少所怨,尤辨义谓安,而能虑。

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当文王与纣之事邪。是故其辞危。危者使平,易者使倾,其道甚大,百物不废。惧以终始,其要无咎,此之谓易之道也。
〈本义〉危惧故得平安,慢易则必倾覆,易之道也。

《孔子家语》《困誓》

孔子曰:不观高崖,何以知颠坠之患;不临深泉,何以知没溺之患;不观巨海,何以知风波之患,失之者其在此乎。士慎此三者,则无累于身矣。

《册府元龟》《患难》

老子有言,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则知患难之于世也,无准否泰之于人也。靡常消息盈虚,既明鉴而斯在屈伸合散,信任运而可量叔世,惟艰圣人。堙厄而体,道祸机莫测贤者。逃遁以俟时,至有沈厕以幸全。系狱而获宥道,存于己命在于天。或垂名声于后代,或擅美誉于当世,信谓知穷达存亡之至者也。若乃被患于深刑,无辜于横议,道之废也,其如命何。

《逃难》

语曰:贤者避世。易曰:君子见几。盖天步既艰刑,网方密。或显斥于权要,或见谗于邪谄。私憾方逞大戮,将至是以变易姓名,毁坏形貌,诡道以出间。行而去投迹于绝域,濯缨于洪波,以至隐迹穷山之中,潜身复壁之下。属辞悽怆拊心涕洟,生民之穷,良可哀也。若乃负过越逸,背国奔亡,节行无闻,逋逃是保纪于著事,罪莫大焉。

《亡命》

《商书》曰:自作孽,不可逭。老氏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然而倒行逆施,处阴休影,天有所幸命,或可逃。非欲绝迹以远人,盖乃冯生而避法。越自淑世,迁讹淫刑以逞末俗。偷巧任气相高,故有疾走避仇。幽藏复怨破去,机械变易姓氏者,若乃自底不类连逮,馀党穿窬亟遁脱身长往。或欲智免,其如命何。虽追捕之令具存于方木,而赦宥之泽亦被乎。率土由是移乡以防其不绝,涤瑕以许其自新,斯乃天地兼容,荆棘蒙润者矣。

《性理会通》《力行》

人之于患难,只有一个处置。尽人谋之后,却须泰然处之。有人遇一事则心心念念,不肯舍毕,竟何益若不会处置了,放下便是无义无命也。
人莫不知命之不可迁也,临患难而能不惧,处贫贱而能不变,视富贵而能不慕者,吾未见其人也。处患难知其无可奈何,遂放。意而不反,非安于义命者。

患难部艺文一《贤难》汉·王符

世之所以不治者,由贤难也。所谓贤难者,非直体聪明服德义之谓也。此则求贤之难,得尔非贤者之所难也。故所谓贤者,乃将言乎。循善则见,妒行贤则见嫉也,而必遇患难者也。虞舜之所以放殛,子胥之所以被诛,上圣大贤犹不能自免于嫉妒,则况乎中世之人哉。此秀士所以虽,有贤材美质。然犹不得直道而行,遂成其志者也。处士不得直,其行朝臣不得直其言,此俗化之所以败,闇君之所以孤也。齐侯之所以夺国,鲁公之所以放逐,皆败绩厌覆于不暇而用及治乎。故德薄者,恶闻美行;政乱者,恶闻治言,此亡秦之所以诛,偶语而坑术士也。念世俗之人,自慢其亲而憎人敬之自简,其亲而憎人爱之者,不少也,岂独品庶贤材时有焉。邓通幸于文帝,尽心而不违,吮痈而无吝色。帝病不乐,从容曰:天下谁最爱朕者乎。邓通欲称太子之孝,则因对曰:莫若太子之最爱陛下也。及太子问疾,帝令吮痈,有难色。帝不悦,而遣太子。既而闻邓通之常吮痈也,乃惭而怨之。及嗣帝位,遂致通罪,而使至于饿死。故邓通行所以尽心力而无害人,其言所以誉太子而昭孝慈也。太子自不能尽其称,则反结怨,而归咎焉。称人之长,欲彰其孝,且犹为罪,又况明人之短矫世者哉。且凡士之所以为贤者,且以其言与行也。忠正之言,非徒誉人而已也,必有触焉。孝子之行非徒吮痈而已也,必有驳焉。然则循行论议之士,得不遇于嫉妒之名,免于刑戮之咎者,盖其幸者也。比干之所以剖心,箕子之所以为奴,伯宗之所以死,郤宛之所以亡,夫国不乏于妒男也,犹家不乏于妒女也。近古以来,自外及内,其争功名妒过己者,岂希也。予以唯两贤为宜不相害乎。然也。范睢绌白起,公孙弘抑董仲舒,此同朝共君宠禄争,故耶唯殊。邦异途利害不干者,为可以免乎。然也。孙膑修能于楚,庞涓自魏变计诱,以刖之。韩非明治于韩,李斯自秦作思致而杀之。嗟士之相妒,岂若此甚乎。此未达于君,故受祸耶。唯见知为可以将信乎。然也。京房数与元帝论难,使制考,功而选守。晁错雅为景帝所知使汉法,而不乱夫。二子之于君也,可谓见知深而宠爱殊矣。然京房冤死,而上曾不知晁错。既斩而帝乃悔此材明,未足以卫身。故及难邪。唯大圣为能,无累乎。然也。帝乙以义,故囚文王以仁,故拘夫体至行仁义,据南面师尹卿士,且犹不能无难。然则夫子削迹,叔向缧绁,屈原放沉,贾谊贬黜,钟离废替,何敞束缚,王章抵罪,平阿斥逐,盖其轻士者也。诗云:无罪无辜。谗口敖敖,彼人之心于何其臻,由此观之妒媚之攻击也,亦诚工矣。贤圣之居世也,亦诚危矣。故所谓贤难也,者非贤难也,免则难也。彼大圣群贤,功成名遂。或爵侯伯,或位公卿尹。据天官简在帝心,夙夜侍宴,名达而犹有。若此则又况乎。畎亩佚民山谷,隐士因人乃达时,论乃信者乎。此智士所以钳口结舌括囊共默而已者也。且闾阎凡品何独识哉。苟望尘僄声而已矣。观其论也,非能本闺𨵦之行迹察臧否之虚实也。直以面誉我者,为智谄谀己者,为仁处奸利者,为行窃禄位者,为贤尔。岂复知孝悌之原,忠正之直,纲纪之化,本途之归哉。此鲍焦所以立枯于道,左徐衍所以自沈于沧海者也。谚曰:一大吠形,百犬吠声。世之疾此,固久矣哉。吾伤世之不察,真伪之情也。故设虚义以喻其心,曰今观宰司之取士也。有似于司原之佃也,昔有司原氏者。燎猎中野鹿斯,东奔司原纵噪之西方之众。有逐狶者,闻司原之噪也。竞举音而和之司原,闻音之众。则反辍己之逐而往,伏焉。遇夫俗恶之狶,司原喜而自以获白瑞珍禽也。尽刍豢单囷仓以养之豕俛仰嚘咿,为作容声司原愈益珍之居。无何烈风兴而泽雨作灌,巨豕而恶涂渝逐骇惧真声出。乃知是家之艾豭尔此随声逐响之过也,众遇之未赴信焉。今世主之于士也,目见贤则不敢用耳。闻贤则恨不及,虽自有知也。犹不能取必更待群司之,所举则亦惧失麟鹿而获艾豭奈何其不分者也,未遇风之变者故也。使一朝奇政雨集则险隘之徒阘茸之,质亦将别矣。夫众小朋党而固位谗妒群吠齧贤,为祸败也,岂希三代之以覆列国之以灭。后人犹不能革此,万官所以屡失守而天命数靡常者也。诗云:国既卒,斩何用不监呜呼。时君俗主不此察也。

《党锢列传序》后汉书

孔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言嗜恶之本同,而迁染之途异也。夫刻意则行不肆,牵物则其志流。是以圣人导人理性,裁抑宕佚,慎其所与,节其所偏,虽情品万区,质文异数,至于陶物振俗,其道一也。叔末浇讹,王道陵缺,而犹假仁以效己,凭义以济功。举中于理,则强梁褫气;片言违正,则厮台解情。盖前哲之遗尘,有足求者。霸德既衰,狙诈萌起。彊者以决胜为雄,弱者以诈劣受屈。至有画半策而绾万金,开一说而锡琛瑞。或起徒步而仕执圭,解草衣以升卿相。士之饰巧驰辩,以要能钓利者,不期而景从矣。自是爱尚相夺,与时回变,其风不可留,其敝不能反。及汉祖仗剑,武夫㪍兴,宪令宽赊,文礼简阔,绪馀四豪之烈,人怀陵上之心,轻死重气,怨惠必雠,令行私庭,权移匹庶,任侠之方,成其俗矣。自武帝以后,崇尚儒学,怀经协术,所在雾会,至有石渠分争之论,党同伐异之说,守文之徒,盛于时矣。至王莽专伪,终于篡国,忠义之流,耻见缨绋,遂乃荣华丘壑,甘足枯槁。虽中兴在运,汉德重开,而保身怀方,弥相慕袭,去就之节,重于时矣。逮桓灵之间,主荒政谬,国命委于阉寺,士子羞与为伍,故匹夫抗愤,处士横议,遂乃激扬名声,互相题拂,品覈公卿,裁量执政,婞直之风,于斯行矣。夫上好则下必甚,矫枉故直必过,其理然矣。若范滂、张俭之徒,清心忌恶,终陷党议,不其然乎。初,桓帝为蠡吾侯,受学于甘陵周福,及即帝位,擢福为尚书。时同郡河南尹房植有名当朝,乡人为之谣曰:天下规矩房伯武,因师获印周仲进。二家宾客,互相讥揣,遂各树朋徒,渐成尤隙,由是甘陵有南北部,党人之议,自此始矣。后汝南太守宗资任功曹范滂,南阳太守成琎亦委功曹岑晊,二郡又为谣曰:汝南太守范孟博,南阳宗资主画诺。南阳太守岑公孝,弘农成琎但坐啸。因此流言转入太学,诸生三万馀人,郭林宗、贾伟节为其冠,并与李膺、陈蕃、王畅更相褒重。学中语曰:天下模楷李元礼,不畏强禦陈仲举,天下俊秀王叔茂。又渤海公族进阶、扶风魏齐卿,并危言深论,不隐豪强。自公卿以下,莫不畏其贬议,屣履到门。时河内张成善说风角,推占当赦,遂教子杀人。李膺为河南尹,督促收捕,既而逢宥获免,膺愈怀愤疾,兄案杀之。初,成以方伎交通宦官,帝亦颇谇其占。成弟子牢脩因上书诬告膺等养太学游士,交结诸郡生徒,更相驱驰,共为部党,诽讪朝廷,疑乱风俗。于是天子震怒,班下郡国,逮捕党人,布告天下,使同忿疾,遂收执膺等。其辞所连及陈寔之徒二百馀人,或有逃遁不获,皆悬金购募。使者四出,相望于道。明年,尚书霍谞、城门校尉窦武并表为请,帝意稍解,乃皆赦归田里,禁锢终身。而党人之名,犹书王府。自是正直废放,邪枉炽结,海内希风之流,遂共相标榜,指天下名士,为之称号。上曰三君,次曰八俊,次曰八顾,次曰八及,次曰八厨,犹古之八元、八凯也。窦武、刘淑、陈蕃为三君。君者,言一世之所宗也。李膺、荀昱、杜密、王畅、刘祐、魏朗、赵典、朱㝢为八俊。俊者,言人之英也。郭林宗、宗慈、巴肃、夏馥、范滂、尹勋、蔡衍、羊陟为八顾。顾者,言能以德行引人者也。张俭、岑晊、刘表、陈翔、孔昱、范康、檀敷、翟超为八及。及者,言其能导人追宗者也。度尚、张邈、王考、刘儒、胡母班、秦周、蕃向、王璋为八厨。厨者,言能以财救人者也。又张俭乡人朱并,承望中常侍侯览意旨,上书告俭与同乡二十四人别相署号,共为部党,图危社稷。以俭及檀彬、褚凤、张肃、薛兰、冯禧、魏元、徐乾为八俊,田林、张隐、刘表、薛郁、王访、刘祗、宣靖、公绪恭为八顾,朱楷、田槃、疏耽、薛敦、宋布、唐龙、褒咨、宣褒为八及,刻石立墠,共为部党,而俭为之魁。灵帝诏刊章捕俭等。大长秋曹节因此讽有司奏捕前党故司空虞放、太仆杜密、长乐少府李膺、司隶校尉朱㝢、颍川太守巴肃、沛相荀昱、河内太守魏朗、山阳太守翟超、任城相刘儒、太尉掾范滂等百馀人,皆死狱中。馀或先殁不及,或亡命获免。自此诸为怨隙者,因相陷害,睚眦之忿,滥入党中。又州郡承旨,或有未尝交关,亦离祸毒。其死徙废禁者,六七百人。熹平五年,永昌太守曹鸾上书大讼党人,言甚方切。帝省奏大怒,即诏司隶、益州槛车收鸾,送槐里狱掠杀之。于是又诏州郡更考党人门生故吏父子兄弟,其在位者,免官禁锢,爰及五属。光和二年,上禄长和海上言:礼,从祖兄弟别居异财,恩义已轻,服属疏末。而今党人锢及五族,既乖典训之文,有谬经常之法。帝览而悟之,党锢自从祖以下,皆得解释。中平元年,黄巾贼起,中常侍吕强言于帝曰:党锢久积,人情多怨。若久不赦宥,轻与张角合谋,为变滋大,悔之无救。帝惧其言,乃大赦党人,诛徙之家皆归故郡。其后黄巾遂盛,朝野崩离,纪纲文章荡然矣。凡党事始自甘陵、汝南,成于李膺、张俭,海内涂炭,二十馀年,诸所蔓衍,皆天下善士。三君、八俊等三十五人,其名迹存者,并载乎篇。陈蕃、窦武、王畅、刘表、度尚、郭林宗别有传。荀昱附祖淑传。张邈附吕布传。胡母班附袁绍传。王考字文祖,东平寿张人,冀州刺史;秦周字平王,陈留平丘人,北海相;蕃向字嘉景,鲁国人,郎中;王璋字伯仪,东莱曲城人,少府卿:位行并不显。翟超,山阳太守,事在陈蕃传,字及郡县未详。朱㝢,沛人,与杜密等俱死狱中。唯赵典名见而已。

《被幽连珠》梁·简文帝

吾闻道行,则五福俱奏运闭,则六极所钟。是以麟出而悲,岂唯孔子途穷则恸宁比嗣宗。

《祭河南张员外文》唐·韩愈

贞元十九年,君为御史;余以无能,同诏并跱。君德浑刚,标高揭己;有不吾如,唾犹泥滓。余戆而狂,年未三纪;乘气加人,无挟自恃。彼婉娈者,实惮吾曹;侧肩帖耳,有舌如刀。我落阳山,以尹鼯猱;君飘临武,山林之牢。岁弊寒凶,雪虐风饕,颠于马下,我泗君咷。夜息南山,同卧一席;守隶防夫,抵顶交蹠。洞庭漫汗,粘天无壁;风涛相豗,中作霹雳;追程盲进,帆船箭激。南上湘水,屈氏所沈;二妃行迷,泪踪染林;山哀浦思,鸟兽叫音。余唱君和,百篇在吟。君止于县,我又南踰;把盏相饮,后期有无。期宿界上,一又相语;自别几时,遽变寒暑。枕臂攲眠,加余以股,仆来告言,虎入厩处,无敢惊逐,以我去。君云是物,不骏于乘;虎取而往,来寅其徵。我预在此,与君俱膺;猛兽果信,恶祷而凭。余出岭中,君俟州下;偕掾江陵,非余望者。郴山奇变,其水清写;泊砂倚石,有遌无舍。衡阳放酒,熊咆虎嗥;不存令章,罚筹猬毛。委舟湘流,往观南岳;云壁潭潭,穹材攸擢。避风太湖,七日鹿角,钩登大鲇,怒颊豕;脔盘炙酒,群奴馀啄。走官阶下,首下尻高;下马伏涂,从事是遭。予徵博士,君以使己,相见京师,过愿之始。分教东生,君掾雍首,两都相望,于别何有。解手背面,遂十一年;君出我入,如相避然;生阔死休,吞不复宣。刑官属郎,引章讦夺;权臣不爱,南昌是斡。明条谨狱,氓獠户歌;用迁澧浦,为人受瘥。还家东都,起令河南;屈拜后生,愤所不堪。屡以正免,身伸事蹇;竟死不升,孰劝为善。丞相南讨,余辱司马;议兵大梁,走出洛下。哭不凭棺,奠不亲斝;不抚其子,葬不送野;望君伤怀,有陨如泻。铭君之绩,纳石壤中;爰及祖考,纪德事功;外著后世,鬼神与通;君其奚憾,不余鉴衷。呜呼哀哉,尚飨。

患难部艺文二〈诗〉

《王风有兔爰爰三章》

周室衰微,诸侯背叛。君子不乐其生,而作此诗。

有兔爰爰,雉离于罗,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尚寐无吪。
有兔爰爰,雉离于罦,我生之初尚无造,我生之后,逢此百忧,尚寐无觉。
有兔爰爰,雉离于罿,我生之初尚无庸,我生之后,逢此百凶,尚寐无聪。

《渔父歌》

《吴越春秋》曰:伍子胥逃楚,与楚太子建奔郑,晋顷公欲因太子谋郑。郑知之,杀太子建。伍员奔吴,追者在后。至江江中,有渔父子。胥呼之,渔父欲渡,因歌:云云子胥止芦之漪。渔父又歌:云云既渡。渔父视之,有饥色,曰:为子取饷,渔父去。子胥疑之,乃潜深苇之中。父来,持麦饭,鲍鱼羹盎浆。求之不见,因歌而呼之:云云子胥出饮。食毕,解百金之剑以赠。渔父不受,问其姓名不答。子胥诫渔父曰:掩子之盎浆无令其露,渔父诺胥行。数步渔者,覆船自沈于江。

日月昭昭乎,寖已驰与子期乎,芦之漪。


日已夕兮,予心忧悲。月已驰兮,何不渡为。事浸急兮,将奈何。


芦中人,芦中人,岂非穷士乎。

《绝命词》汉·息夫躬

《汉书》曰:躬初,待诏,数危言高论,自恐遭害,著绝命词。后数年,乃死如其文。

元云泱郁,将安归兮。鹰隼横厉,鸾徘徊兮。矰若浮焱,动则机兮。丛棘栈栈,曷可栖兮。发忠亡身,自绕罔兮。冤颈折翼,庸得往兮。涕泣流兮,萑兰心结愲兮,伤肝虹蜺耀兮,日微孽杳冥兮,未开痛入天兮,呜呼冤际绝兮,谁语仰天高兮,自列招上帝兮。我察秋风为我吟,浮云为我阴。嗟若是兮,欲何留抚神龙兮,揽其须游旷迥兮,反无期雄失据兮,世我思。

《被执作诗》梁·庾肩吾

发与年俱暮,愁将罪共深。聊持转风烛,暂映广陵琴。

《赠中尉李彪》北魏·韩延之

延之仕晋,位平西府录事参军,刘裕招之不屈。后奔姚,兴明帝。泰常二年,入魏为武牢镇将,赐爵鲁阳侯。

贾生谪长沙,董儒诣临江。愧无若人迹,忽寻两贤踪。追昔渠阁游,策驽厕群龙。如何情愿夺,飘然独违从。痛哭去旧国,御泪届新邦。哀哉无援民,嗷然失侣鸿。彼苍不我闻,千里告志同。

《断句》刘昶

宋文帝第九子封晋熙王,位中书令废。帝以为徐州刺史,人言昶有异志,将诛之。昶发兵无应者,奔魏弃母妻。唯携妾一人,骑马自随,在道为断句。孝文使持节都督,吴越彭楚诸军事,镇徐州。

白云满鄣来,黄尘暗天起。关山四面绝,故乡几千里。
菩提寺禁裴迪来,相看说逆贼等。凝碧池上作音乐,供奉人等。举声便一时泪下,私成口号诵。
《示裴迪》唐·王维《纪事云禄》山大会凝碧池,梨园子弟欷歔泣下。乐工雷海清掷乐器,西向大恸贼,支解于试马殿。维时拘于菩提寺,有诗云:云后闻行在贼平。皆下狱,独维得免。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述怀》杜甫

去年潼关破,妻子隔绝久。今夏草木长,脱身得西走。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朝廷慜生还,亲故伤老丑。涕泪授拾遗,流离主恩厚。柴门虽得去,未忍即开口。寄书问山川,不知家在否。比闻同罹祸,杀戮到鸡狗。山中漏茅屋,谁复依户牖。摧颓苍松根,地冷骨未朽。几人全性命,尽室岂相偶。嵚岑〈一作崟〉猛虎场,郁结回我首。自寄一封书,今已十月后。反畏消息来,于心亦何有。汉运初中兴,生平老耽酒。沉思欢会处,恐作穷独〈一作途〉叟。

《彭衙行》〈合阳县西北有彭衙城〉前人

忆昔避贼初,北走经险艰。夜深彭衙道,〈一作门〉月照白水山。尽室久徒步,逢人多厚颜。参差谷鸟吟,〈一作鸣〉不见游子还。痴女饥咬我,啼畏虎狼闻。〈一作猛虎〉怀中掩其口,反侧声愈嗔。小儿强解事,故索苦李餐。一旬半雷雨,泥泞相牵攀。既无禦雨〈一作温〉备,径滑衣又寒。有时经〈一作最〉契阔,竟日数里间。野果充糇粮,卑枝成屋椽。早行石上水,暮宿天边烟。少留周〈一作固一作同〉家洼,欲出芦子关。故人有孙宰,高义薄曾云。延客已曛黑,张灯启重门。煖汤濯我足,剪纸招我魂。从此出妻孥,相视涕阑干。众雏烂漫睡,唤起沾盘餐。誓将与大子,永结为弟昆。遂空所坐堂,安居奉我欢。谁肯艰难际,豁达露心肝。别来岁月周,胡羯仍搆患。何当有翅翎,飞去堕尔前。
《乱后逢村叟》〈一作时世行〉杜荀鹤
经乱衰翁居破村,村中何事不伤魂。因供寨木无桑柘,为著乡兵绝子孙。还似平宁徵赋税,未尝州县略安存。至于鸡犬皆星散,日落前山独倚门。

《旅泊遇郡中叛乱示同志》前人

握手相看谁敢言,军家刀剑在腰边。遍搜宝货无藏处,乱杀平人不怕天。古寺拆为修寨木,荒坟开作甃城塼。郡侯逐出浑闲事,正是銮舆幸蜀年。

《和友人送弟》前人

君说无家祇弟兄,此中言别若为情。干戈闹日分头去,山水寒时信路行。月下断猿空有影,雪中孤雁却无声。我今骨肉虽饥冻,幸喜团圆过乱兵。

《老夫五首》明·袁凯

老夫避兵荒山侧,三日无食在荆棘。鞋袜破尽皮肉碎,血破两踵行不得。于时瘦妻实卧病,十声呼之一声应。夜深困绝倚枯树,逐魂啼来雨如注。


老夫避兵黄浦上,八月秋涛势逾壮。蛟龙变化不自谋,鲸鲵偃蹇还漂荡。船中小儿惧且泣,妇女呕吐无人色。我独兀坐面向天,篙师疾呼更索钱。


老夫避兵三江口,江中夜夜蛟龙吼。砉然一声脑欲裂,千尺长堤忽如走。须臾海门风雨来,江水震荡如奔雷。同行百船半沉溺,无力救之空叹息。


老夫避兵三泖边,泖水阔绝无人烟。恶风三日天正黑,湿云臭雾相盘旋。草头飞虫齧人肉,更有青蛇口尤毒。小儿无知恣奔走,我欲近前捉其手。


老夫避兵东海头,海风吹衣夜飕飕。黄蒿断岸少人迹,饥鸢无食声啾啾。狐狸向人呼姓名,两足直立当前行。自信从来胆力壮,此日对之魂欲丧。

《逃难诗》洪若皋

丙申十三载,正月上元时。苍茫闻盗贼,东方光迷离。须臾门巷里,四路皆贼骑。翻身下床走,颠倒衣裳披。骨肉各自散,对面不相辞。单身赴东邻,越墙又度篱。篱高不可度,足失刺伤皮。我身已难保,焉复顾四肢。后围到邻家,东西莫所之。邻翁似认我,见我长叹咨。汝是读书人,不走尚在兹。我有夹墙内,急入莫再迟。携我杵臼后,墙实狭且卑。推我侧身入,戒我勿动移。墙头盖荐棘,墙面挂席箕。布置未及已,贼忽劈门楣。老翁亟他往,霍霍响矛。魂飞胆似落,噤气勿嘘吹。中有两小女,展转声嘻嘻。低头掩其口,高声反问谁。惟贼眼奢侈,玉帛与珠玑。急打东房去,无心恋茅茨。不知谁家妇,娇娆哭甚悲。曰马奔封豕,绎络走青丝。哀声与铁杖,懔慄寒心脾。漫漫长夜窟,手足无所施。低头若颈折,自卯及夕曦。皮肉已尽死,局蹐不知疲。炮声四五动,哄闻势少绥。拨身杂众人,脱袍去接䍦。要命争先走,不复知忸怩。路逢我妻在,偕出东城陴。顾我虽得脱,父母尚未知。母年六十六,父年近期颐。平时少行走,何以经险巇。父母养子时,百年有所资。生我不得力,身完纵何为。行人指示我,适间有二耆。云是贵家翁,双双东驱驰。从此十里许,尚可相攀追。既听消息真,但走且莫羁。新来海上贼,数万满城弥。年少市棍徒,白裹混相欺。男妇尽被掳,寸草不复遗。去去何甸甸,搰搰田沟澌。所遇多流血,呻吟道傍尸。往来动契阔,悲号振平菑。担甑或负釜,抱子或牵牺。攘攘数百辈,杂沓相挤推。夜深后岭道,雨后北山崥。既无灯火具,径滑泥又滋。水涡并突口,白影互相疑。平生苦短视,十步九僛僛。山麓逢幼弟,仗尔来扶持。安乐重友生,兄弟急难宜。迢迢踰岩谷,群峰势参差。昏鸦哺数子,林树声喔咿。寒坑泉幽咽,野竹风飔飔。回首斗城中,烈火照通逵。黤黰气上积,皇天惨不怡。暮宿王家庵,晨过大寺基。深山雪如练,万丈白长麾。龙门翻银涛,千军列素帷。春寒穷谷里,风景自堪奇。早风吹折骨,冰霜生口髭。指落不得直,面目黑青黧。两日未饮食,口燥腹又饥。吾妻卧路泣,掩面不能随。艰难古不免,步步且自支。黄昏到寺中,僧去存老尼。衣袍换升米,折椽向地炊。烟尘著湿眼,半夜成粥糜。血回汤入口,魂招饭翻匙。新栖且安息,生理漫图维。三日归我宗,父母亦来斯。昆弟陆续到,团聚哭淋漓。惊定还拭泪,喜极复呜戏。村妇墙头笑,村童满堂窥。村老四五人,叹惜前致词。闻君新构房,今日可耘耔。灰烬并瓦屑,不留寸题榱。人生有哀乐,天地有盛衰。桑田变沧海,何处是灵芝。一家幸会合,岂复论旧赀。攘攘唐黄巾,纷纷汉赤眉。无地无豪杰,颠沛是吾师。九州四海大,亘古长熙熙。广厦千万间,怀葛至今垂。我无邻家翁,今在海之湄。父母不得见,何况妻与儿。多谢邻家翁,豁达露襟期。谁肯流离际,忘身济人危。吾知丈人者,不受世磷缁。誓将与丈人,结欢致所私。妖氛犹未靖,梦寐长劳思。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患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