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贫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六十八卷目录

 贫富部总论
  书经〈洪范〉
  韩诗外传〈论贫富〉
  盐铁论〈贫富〉
  法言〈学行篇〉
 贫富部艺文
  辩施           梁刘协
 贫富部纪事
 贫富部杂录
 贵贱部总论
  罗隐两同书〈贵贱〉
 贵贱部艺文〈诗〉
  车马行          梁戴皓
  感兴            杨贲
 贵贱部纪事
 贵贱部杂录

人事典第六十八卷

贫富部总论

《书经》《洪范》

五福,一曰寿,二曰富。
〈注〉五福以寿为先,虽寿无以养其生,故富次之。

六极,四曰贫。

《韩诗外传》《论贫富》

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蒿莱,蓬户瓮牖,桷桑而无枢,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子贡乘肥马,衣轻裘,中绀而表素,轩不容巷,而往见之。原宪楮冠黎杖而应门,正冠则缨绝,振襟则肘见,纳履则踵决。子贡曰:嘻。先生何病也。原宪仰而应之曰:宪闻之:无财之谓贫,学而不能行之谓病。宪、贫也,非病也。若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学以为人,教以为己,仁义之匿,车马之饰,衣裘之丽,宪不忍为之也。子贡逡巡,面有惭色,不辞而去。原宪乃徐步曳杖,歌商颂而反,声沦于天地,如出金石。天子不得而臣也,诸侯不得而友也。故养身者忘家,养志者忘身,身且不爱,孰能忝之。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盐铁论》贫富〈第十七〉

大夫曰:余结发束修年十三,幸得宿卫,给事辇毂之下,以至卿大夫之位,获禄受赐,六十有馀年矣。车马衣服之用,妻子仆养之费,量入为出,俭节以居之,奉禄赏赐,一二筹册之,积浸以致富成业。故分土若一,贤者能守之;分财若一,知者能筹之。夫子贡之废著,陶朱公之三至千金,岂必赖之民哉。运之六寸,转之息耗,取之贵贱之间耳。

文学曰:古者,事业不二,利禄不兼,然后诸业不相远,而贫富不相悬也。夫乘爵禄以谦让者,名不可胜举也;因权势以求利者,入不可胜数也。食湖池,管山海,刍荛者不能与之争泽,商贾不能与之争利。子贡以布衣致之,而孔子非之,况以势位求之者乎。故古者大夫思其仁义以充其位,不为权利以充其私也。
大夫曰:山岳有饶,然后百姓澹焉。河、海有润,然后民取足焉。夫寻常之污,不能溉陂泽,丘阜之木,不能成宫室。小不能苞大,少不能澹多。未有不能自足而能足人者也。未有不能自治而能治人者也。故善为人者,能自为者也,善治人者,能自治者也。文学不能治内,安能理外乎。

文学曰:行远者假于车,济江、海者因于舟。公输子能因人主之材木,以构宫室台榭,而不能自为专室狭庐,材不足也。欧冶能因国君,以为金炉大钟,而不能自为一鼎盘材,无其用也。君子因人主之正朝,以和百姓,润众庶,而不能自饶其家,势不便也。故舜耕于历山,恩不及州里,太公屠牛于朝歌,利不及妻子,及其见用,恩流八荒,德溢四海。故舜假之尧,太公因之周,君子能修身以假道者,不能枉道而假财也。
大夫曰:道悬于天,物布于地,知者以衍,愚者以困。子贡以著积显于诸侯、陶朱公以货殖尊于当世。富者交焉,贫者澹焉。故上自人君,下及布衣之士,莫不戴其德,称其仁。原宪、孔伋,当世被饥寒之患,颜回屡空于穷巷,当此之时,迫于窟穴,拘于缊袍,虽欲假财信奸佞,亦不能也。

文学曰:孔子云: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事,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君子求义,非苟富也。故刺子贡不受命而货殖焉。君子遭时则富且贵,不遇,退而乐道。不以利累己,故不违义而妄取。隐居修节,不欲妨行,故不毁名而趋势。虽附之以韩、魏之家,非其志,则不居。富贵不能荣,谤毁不能伤也。故原宪之缊袍,贤于季孙之狐貉,赵宣孟之鱼食,甘于知伯之刍豢,子思之银佩,美于虞公之垂棘。魏文侯轼段干木之闾,非以其有势也;晋文公见韩庆,下车而趋,非其多财,以其富于仁,充于德也。故贵何必财,亦仁义而已矣。

《法言》《学行篇》

或谓子之治产,不如丹圭之富。曰:吾闻先生相与言,则以仁与义;市井相与言,则以财与利。如其富。如其义。或曰:先生生无以养,死无以葬,如之何。曰:以其所以养,养之至也;以其所以葬,葬之至也。或曰:猗顿之富以为孝,不亦至乎。颜其馁矣。曰:彼以其粗,颜以其精;彼以其回,颜以其贞。颜其劣乎。颜其劣乎。或曰:使我纡朱怀金,其乐不可量也。曰:纡朱怀金之乐,不如颜氏子之乐。颜氏子之乐也,内;纡朱怀金之乐也,外。或曰:请问屡空之内。曰:颜不孔,虽得天下不足以为乐。然亦有苦乎。曰:颜苦孔之卓也。或人瞿然曰:兹苦也,祗其所以为乐也欤。

贫富部艺文《辩施》梁·刘协

山皋非为鸟植林,林茂而鸟自栖之。江湖非为鱼凿潭,潭深而鱼自归之。处世非为人积财,财积而人自依之。非其所招,势使然也。怀璧之子,未必能惠,而人竞亲者。有惠人之资也。被褐之士,性能轻财,而皆疏之者,无惠人之资也。令富而俭。𠫤犹见亲敬贫,而仁施必见疏慢,非行之失,彼情变也。策驷登山,不得直辔而行。泛舟入海,不得安身而坐。何者。山路迂回,海水沦没,行者欲直而路曲之。坐者欲安而水荡之。仁者欲施而贫遏之。富而赈物,德不为难。贫而俭啬,行非为过。天之道,损有馀之人,情矜不足也。昆山之下,以玉抵鸟,彭蠡之滨,以鱼食犬。而人不爱者,非性轻财,所丰故也。挈瓶丐水,执萑求火,而人不吝者。非性好施,有馀故也。口非匏瓜,不得不食,身非木石,不得不衣。食不满腹,岂得辍口。而惠人衣不蔽形,何得露体。而施物,非性俭吝,不足故也。饥馑之春,不赈朋戚。多稔之秋,飨及四邻。不赈朋戚,人之恶。惠及四邻,人之善。盖善恶之行,出于性情,而系于饥穰也。以此观之,太丰则恩情生。寠乏则仁惠废也。相马者,失在于瘦,求千里之步亏也。相人者,失在于贫,求恩惠之迹缺也。轻财之士,世非少也。然而不见者,贫掩之也。德行未著,而称我能,犹足不能行而卖躄、药。望人信之,实为难矣。

贫富部纪事

《韩子难一篇》:桓公解管仲之束缚而相之。管仲曰:臣有宠矣,然而臣卑。公曰:使子立高、国之上。管仲曰:臣贵矣,然而臣贫。公曰:使子有三归之家。管仲曰:臣富矣,然而臣疏。于是立以为仲父。霄略曰:管仲以贱为不可以治贵,故请高、国之上;以贫为不可以治富,故请三归;以疏为不可以治亲,故处仲父。管仲非贪。以便治也。
《管子·轻重丁篇》:桓公曰:四郊之民贫,商贾之民富。寡人欲杀商贾之民以益四郊之民,为之奈何。管子对曰:请以令决瓁洛之水,通之杭庄之间。桓公曰:诺。行令未能一岁,而郊之民殷然益富,商贾之民廓然益贫,桓公召管子而问曰:此其故何也。管子对曰:决瓁洛之水,通之杭庄之间,则屠酤之汁肥流水。则蚊虻、巨雄、翡燕、小鸟,皆归之,宜昏饮,此水上之乐也,贾人蓄物而卖为雠,买为取。市未央毕而委舍其守列,投蚊蛇巨雄,新冠五尺,请挟弹怀丸游水上,弹翡燕小鸟,被于暮;故贱卖而贵买,四郊之民卖贱,何为不富哉。商贾之人何为不贫乎。桓公曰:善。
《楚语》:斗且廷见令尹子常,子常与之语,问蓄货聚马。归以语其弟,曰:楚其亡乎。不然,令尹其不免乎。吾见令尹,令尹问蓄聚积实,如饿豺狼焉,殆必亡者也。夫古者聚货不妨民衣食之利,聚马不害民之财用,国马足以行军,公马足以称赋,不是过也。公货足以宾献,家货足以共用,不是过也。夫货、马邮则阙于民,民多阙则有离畔之心,将何以封矣。昔斗子文三舍令尹,无一日之积,恤民之故也。成王闻子文之朝不及夕也,于是乎每朝设脯一束、糗一筐,以羞子文。至于令尹秩之。成王每出子文之禄,必逃,王止而后复。人谓子文曰:人生求富,而子逃之,何也。对曰:夫从政者,以庇民也。民多旷者,而我取富焉,是勤民以自封也,死无日矣。我逃死,非逃富也。故庄王之世,灭若敖氏,唯子文之后在,至于今处郧,为楚良臣。是不先恤民而后已之富乎。今子常,先大夫之后也,而相楚君无令名于四方,民之羸馁,日日已甚。四境盈垒,道殣相望,盗贼司目,民无所放。是之不恤,而蓄聚不厌,其速怨于民多矣。积货滋多,蓄怨滋厚,不亡何待。夫民心之愠也,若防大川焉,溃而所犯必大矣。子常其能贤于成、灵乎。成不礼于穆,愿食熊蹯,不获而死。灵王不顾于民,一国弃之,如遗迹焉。子常为政,而无礼不顾甚于成、灵,其独何力以待之。期年,乃有柏举之战,子常奔郑,昭王奔随。
《左传》:襄公二十二年,郑公孙黑肱有疾,归邑于公,召室老宗人,立段而使黜官薄祭,祭以特羊,殷以少牢,足以共祀,尽归其馀邑曰:吾闻之,生于乱世,贵而能贫,民无求焉。可以后亡,敬共事君,与二三子,生在敬戒,不在富也。己巳,伯张卒,君子曰善哉,诗曰:慎尔侯度,用戒不虞,郑子张其有焉。
《晋语》:叔向见韩宣子,宣子忧贫,叔向贺之,宣子曰:吾有卿之名,而无其实,无以从二三子,吾是以忧,子贺我何故。对曰:昔栾武子无一卒之田,其官不备其宗器,宣其德行,顺其宪则,使越于诸侯,诸侯亲之,戎、狄怀之,以正晋国,行刑不疚,以免于难。及桓子骄泰奢侈,贪欲无蓺,略则行志,假贷居贿,宜及于难,而赖武之德,以没其身。及怀子改桓之行,而修武之德,可以免于难,而离桓之罪,以亡于楚。夫郤昭子,其富半公室,其家半三军,恃其富宠,以泰于国,其身尸于朝,其宗灭于绛。不然,夫八郤,五大夫三卿,其宠大矣,一朝而灭,莫之哀也,唯无德也。今吾子有栾武子之贫,吾以为能其德矣,是以贺。若不忧德之不建,而患货之不足,将吊不暇,何贺之有。宣子拜稽首焉,曰:起也将亡,赖子存之,非起也敢专承之,其自桓叔以下,嘉吾子之赐。
《新序·刺奢篇》:鲁孟献子聘于晋,宣子觞之三徙,钟石之悬,不移而具。献子曰:富哉家。宣子曰:子之家孰与我家富。献子曰:吾家甚贫,惟有二士,曰颜回,兹无灵者,使吾邦家安平,百姓和协,惟此二者耳。吾尽于此矣。客出,宣子曰:彼君子也,以养贤为富。我鄙人也,以钟石金玉为富。孔子曰:孟献子之富,可著于春秋。《韩诗外传》:子路与巫马期薪于韫丘之下,陈之富人有处师氏者,脂车百乘,觞于韫丘之上。子路与巫马期曰:使子无忘子之所知,亦无进子之所能,得此富,终身无复见夫子,子为之乎。巫马期喟然仰天而叹,闟然投镰于地,曰:吾尝闻之夫子,勇士不忘丧其元,志士仁人不忘在沟壑。子不知予与。试予与。意者、其志与。子路心惭,故负薪先归。孔子曰:由来,何为偕出而先返也。子路曰:向也,由与巫马期薪于韫丘之下,陈之富人有处师氏者,脂车百乘,觞于韫丘之上,由谓巫马期曰:使子无忘子之所知,亦无进子之所能,得此富,终身无复见夫子,子为之乎。巫马期喟然仰天而叹,闟然投镰于地,曰:吾尝闻夫子:勇士不忘丧其元,志士仁人不忘在沟壑。子不知予与。试予与。意者,其志与。由也心惭,故先负薪归。孔子援琴而弹:诗曰:肃肃鸨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苍天,曷其有所。予道不行邪,使汝愿者。《吴语》:越将伐吴,楚申包胥使于越,越王句践问战。胥问:王所以与之战者。王曰:越国之中,富者吾安之,贫者吾予之,救其不足,裁其有馀,使贫富皆利之,求以报吴。愿以此战。申包胥曰:善则善矣,未可以战也。《淮南子·精神训》:子夏见曾子,一臞一肥。曾子问其故,曰:出见富贵之乐而欲之,入见先王之道又说之。两者心战,故臞;先王之道胜,故肥。推此志,非能贪富贵之位,不便侈靡之乐,直宜迫性闭欲,以义自防也。虽情心郁殪,形性屈竭,犹不得已自强也。故莫能终其天年。若夫至人,量腹而食,度形而衣,容身而游,适情而行,馀天下而不贪,委万物而不利,处大廓之宇,游无极之野,登太皇,冯太一,玩天地于掌握之中。夫岂为贫富肥臞哉。故儒者非能使人弗欲,而能止之;非能使人勿乐,而能禁之。夫使天下畏刑而不敢盗,岂若能使无有盗心哉。
《家语》:七十二弟子解,端木赐,字子贡。家富累千金,常结驷连骑以造原宪。原宪居蒿庐蓬户之中,与之言先王之义,原宪衣弊衣冠并日蔬食,衎然有自得之志。子贡曰:甚矣。子之病也。原宪曰:吾闻无财者谓之贫,学道不能行者谓之病,吾贫也。非病也。子贡惭,终身耻其言之过。子贡好贩,与时转货,历相鲁卫而终于齐。
《孔丛子·陈士义篇》:枚产问子顺曰:臣匮于财闻猗顿善殖货欲学之,然先生同国也。当知其术,愿以告我。答曰:然,知之,猗顿鲁之穷士也。耕则常饥,桑则常寒,闻陶朱公富,往而问术焉。朱公告之,曰:子欲速富,当畜五牸,于是乃适西河,大畜牛羊于猗氏之南,十年之间,其滋息不可计,赀拟王公,驰名天下,以兴富于猗氏。故曰:猗顿且夫为富者非唯一术,今子徒问猗顿何也。枚产曰:亦将问之于先生也。答曰:吾贫而子问以富术,纵有其术,是不可用之术也。昔人有言能得长生者,道士闻而欲学之,比往言者死矣。道士高蹈而恨,夫所欲学,学不死也。其人已死而犹恨之,是不知所以为学也。今子欲求殖货而问术于我,我且自贫,安能教子以富乎。子之此问,有似道士之学不死者也。
《列子·天瑞篇》:齐之国氏大富,宋之向氏大贫;自宋之齐,请其术。国氏告之曰:吾善为盗。始吾为盗也。一年而给,二年而足,三年大穰。自此以往,施及州闾。向氏大喜。喻其为盗之言,而不喻其为盗之道,遂踰垣凿室,手目所及,亡不探也。未及时,以赃获罪,没其先居之财。向氏以国氏之谬己也,往而怨之。国氏曰:若为盗若何。向氏言其状。国氏曰:嘻。若失为盗之道至乎。此今将告若矣。吾闻天有时,地有利。吾盗天地之时利,云雨之滂润,山泽之产育,以生吾禾,殖吾稼,筑吾垣,建吾舍。陆盗禽兽,水盗鱼鳖,亡非盗也。夫禾稼、土木、禽兽、鱼鳖,皆天之所生,岂吾之所有。然吾盗天而亡殃。夫金玉珍宝,谷帛财货,人之所聚,岂天之所与。若盗之而获罪,孰怨哉。
《金楼子》:魏文侯见宋陵子三仕不愿。文侯曰:何贫乎。曰:王见楚富者,牧羊九十九,而愿百常。访邑里故人,其邻人贫,有一羊者,富拜之曰:吾羊九十九,今君之一盈成我百,则牧数足矣。
《史记·陈丞相世家》:陈丞相平者,阳武户牖乡人也。少时家贫。及长,娶妻,富人莫肯与者,贫者平亦耻之。久之,户牖富人有张负,张负女孙五嫁而夫辄死,人莫敢娶。平欲得之。邑中有丧,平贫,侍丧,以先往后罢为助。张负既见之丧所,独视伟平,平亦以故后去。负随平至其家,家乃负郭穷巷,以弊席为门,然门外多有长者车辙。张负归,谓其子仲曰:吾欲以女孙予陈平。张仲曰:平贫不事事,奈何予女乎。负曰:人固有好美如陈平而长贫贱者乎。卒与女。为平贫,乃假贷币以聘,予酒肉之资以内妇。负诫其孙曰:毋以贫故,事人不谨。事兄伯如事父,事嫂如事母。平既娶张氏女,赍用益饶,游道日广。
《汉书·邓通传》:通,蜀郡南安人也。文帝说之。赏赐通钜万以十数,官至上大夫。上使善相者相通,曰:当贫饿死。上曰:能富通者在我,何说贫。于是赐通蜀严道铜山,得自铸钱。邓氏钱布天下,其富如此。
《卜式传》:式上书,愿输家财半助边。不报,会浑邪等降,县官费众,仓府空,贫民大徙,皆卬给县官,无以尽赡。式复持钱二十万与河南太守,以给徙民。河南上富人助贫民者,上识式姓名,曰:是固前欲输其家半财助边。乃赐式外繇四百人,式又尽复与官。是时富豪皆争匿财,唯式尤欲助费。上于是以式终长者,乃召拜式为中郎。
《拾遗记》:琅琊王溥,即王吉之后。吉先为昌邑中尉,奕世衰凌。及安帝时,家贫不得仕。乃挟竹简插笔于洛阳市佣书,美于形貌,又多文辞。来僦其书者,丈夫赠其衣冠,妇人遗其珠玉。一日之中,衣宝盈车而归。积粟于廪,九族宗亲莫不仰其衣食。洛阳称为善笔,而得富溥。先时家贫,穿井得铁印。铭曰:佣力得富钱至亿,庾一土三田,军门主簿。后以一亿钱输官,得中垒校尉三田一土,垒字也。中垒校尉,掌北军垒门。故曰:军门主簿,积善降福,明神报焉。
《述异记》:吴桓王时,金陵雨五谷于贫民家,富者则不雨矣。
《世说》:阮仲容、步兵居道南,诸阮居道北。北阮皆富,南阮贫。七月七日,北阮盛晒衣,皆纱罗锦绮。仲容以竿挂大布犊鼻㡓于中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复尔耳。
《晋书·淳于智传》:上党鲍瑗家贫苦,或谓之曰:淳于叔平神人也,君何不试就卜,知祸所在。瑗性质直,不信卜筮,曰:人生有命,岂卜筮所移。会智来,应詹谓曰:此君寒士,每多屯虞,君有通灵之思,可为一卦。智乃为卦,卦成,谓瑗曰:君安宅失宜,故令君困。君舍东北有大桑树,君径至市,出门数十步,当有一人持荆马鞭者,便就买以悬此树,三年当暴得财。瑗承言诣市,果得马鞭,悬之三年,浚井,得钱数十万,铜铁器复二十馀万,于是致赡。
《搜神记》:周揽啧者,贫而好道,夫妇夜耕,困,息卧。梦天公过而哀之,敕外有以给与。司命按籍,云:此人相贫,限不过此。唯有张车子,应赐钱千万。车子未生,请以借之。天公曰:善。曙觉,言之。于是夫妇戮力,昼夜治生,所为辄得,赀至千万。先时,有张妪者,常往周家佣赁,野合,有身,月满,当孕,便遣出外,驻车屋下,产得儿。主人往视,哀其孤寒,作糜粥食之。问:当名汝儿作何。妪曰:今在车屋下而生,梦天告之,名为车子。周乃悟曰:吾昔梦从天𢌿钱,外白以张车子钱贷我,必是子也。财当归之矣。自是居日衰减,车子长大,富于周家。京兆长安有张氏,独处一室,有鸠自外入,止于床。张氏祝曰:鸠来,为我祸也,飞上承尘;为我福也,即入我怀。鸠飞入怀。以手探之,则不知鸠之所在,而得一金钩。遂宝之。自是子孙渐富,赀财万倍。蜀贾至长安,闻之,乃厚赂婢,婢窃钩与贾。张氏既失钩,渐渐衰耗。而蜀贾数罹穷厄,不为己利。或告之曰:天命也。不可力求。于是赍钩以反张氏,张氏复昌。故关西称张氏传钩云。
《幽明录》:馀杭人沈纵家素贫,与父同入山。得一玉豚,从此所向如意,田蚕并收,家遂富。
海陵人黄寻,先居家卑贫,常因大风雨散钱飞至其家,皆拾而得之。寻巨富,钱数至千万。
《异苑》:张永家,地有泉,出小龙在焉,从此遂为富室,逾年因雨腾跃而去,于是生赀日不暇给,俗说云与龙共居,不知神龙效矣。
《宋书·戴法兴传》:法兴家贫,父硕子,贩纻为业。法兴二兄延寿、延兴并修立,延寿善书,法兴好学。山阴有陈载者,家富,有钱三千万,乡人咸云:戴硕子三儿,敌陈载三千万钱。
《北齐书·渔阳王绍信传》:绍信,文襄第六子也。历特进、开府、中领军、护军、青州刺史。行过渔阳,与大富人钟长命同床坐。太守郑道盖谒,长命欲起,绍信不听,曰:此何物小人,而主人公为起。乃与长命结为义兄弟,妃与长命妻为姊妹,责其阖家长幼皆有赠贿,钟氏因此遂贫。
《独异志》:元宗朝宰相卢怀慎无疾暴终,夫人崔氏止儿女,不令号哭,曰:公命未终,我得知之。语曰:公清俭而廉洁,蹇进而谦退,四方赂遗毫发不留。与张燕公同时为相,张纳货山积,其人尚在,奢俭之报岂虚也哉。及宵分,公复生,左右以夫人之言启陈,公曰:理固不同,冥司有三十炉,日夕鼓橐,为说铸横财,我无一焉,恶可匹哉。言讫复绝。
《唐书·马燧传》:燧子汇畅燧没后,以赀甲天下,畅亦善殖财,家益丰。晚为豪幸牟侵,又汇妻讼析产。贞元末,神策中尉杨志廉讽使纳田产。至顺宗时,复赐之。中官往往逼取,畅畏不敢𠫤,以至困穷。终少府监,赠工部尚书。诸子无室庐自托。奉诚园亭观,即其安邑里旧第云,故当世视畅以厚畜为戒。
《摭言》:卢肇,宜春人,与同郡。黄颇赴举颇富,肇贫郡牧,饯颇甚盛。肇策蹇而过。明年肇状元及第,归刺史以下迎接。因看竞渡,肇席上赋诗曰:向道是龙刚不信,果然衔得锦标归。
《清异录》:吕圜贫,秋深大风。邻人朱录事富而轻圜,后叠小纸掷圜前,云吕圜,洛阳人也。身寒而德,备一日吼,天氏作孽,独示威于圜。
《宋史·范杲传》:杲知制诰家贫,贷人钱数百万。母兄晞性啬,尝为兴元少尹,居京兆,殖货钜万。亲故有自长安来者,绐杲曰:少尹不复靳财物,已挥金无算矣。杲闻之喜,因上言兄老,求典京兆以便养。太宗从其请。改工部郎中,罢知制诰。杲既至,而晞吝如故,且常以不法事干公府。杲大悔。杲不善治生,家益贫,杲端坐终日,不知计所出,人皆笑之。
《挥麈后录》:李撰,字子约,毗陵人。曾文肃在真定,李为教授。家素穷约。夫人尝招其母妻燕集,时有武官提刑宋者,妻亦预席。宋妻盛饰而至,珠翠耀目。李之姑妇所服浣衣不洁清。各携其子俱来:宋之子眉目如画,衣装华焕;李之子惷甚,然悉皆弦诵如流。左右共哂之,夫人笑曰:教授今虽贫,诸郎俱令器,它时未易量。提刑之子虽楚楚其服,但趍走之才耳。子约五子,四登科,三人至侍从,二人为郎,弥纶、弥大、弥性、弥逊、弥正也。宋之子浚,止于閤门祗候,果如夫人之言。《檐曝偶谈》:东阳陈同甫,尝与客言,有一士邻于富家。贫而屡空,每羡其邻之乐。旦日衣冠谒而请焉,富翁告之曰:致富不易也。子归斋,三日而后。告子如言,复谒乃命待于屏间。设高几纳师资之贽,揖而进曰:大凡致富之道,当先去其五贼。五贼不除,富不可致。请问其目。曰:即今之所谓仁、义、礼、智、信是也。士胡卢而退。

贫富部杂录

《礼记·坊记》:子云,贫而好乐,富而好礼,天下其几矣。按注:天下其几,言此不多见也。
《古谚》:以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倚市门。
《荀子·修身篇》:君子贫穷而志广,隆仁也;富贵而体恭,杀势也。
《淮南子·齐俗训》:且富人则车舆衣纂锦,马饰传旄象,帷幕茵席,绮绣条组,青黄相错,不可为象。贫人则夏被褐带索,含菽饮水以充肠,以支暑热;冬则羊裘解札,短褐不掩形,而炀灶口。故其为编户齐民无以异,然贫富之相去也,犹人君与仆虏,不足以论之。《说林训》:有盗而富者,富者未必盗;有廉而贫者,贫者未必廉。
《论衡·量知篇》:贫人好滥,而富人守节者,贫人不足而富人饶侈。贫人富人,并为宾客,受赐于主人,富人不惭而贫人常愧者,富人有以效,贫人无以复也。《别通篇》:富人之宅,以一丈之地为内。内中所有,柙匮所赢,缣布丝帛也。贫人之宅,亦以一丈为内。内中空虚,徒四壁立,故名曰贫。
《搜采异闻录》:少时见前辈一说,云富人有子不自乳。而使人弃其子而乳之。贫人有子不得目乳,而弃之,以乳他人之子。富人懒行,而使人肩舆。贫人不得自行,而又肩舆。是皆习以为常,而不察之也。天下习以为常,而不察之者,推此亦多矣。而人不以为异,悲,夫甚爱其论。后乃得之于晁,以道客语中,故谨书之,益广其传。
寓简杜子春,苦贫,遇老人于西市。与钱三百万,用尽又与一千万,复尽又与三千万。曰:此而不悛贫,在膏肓矣。园叟张老与韦义方金二十镒,又与一故席帽,令于扬州北邸卖药。王老家取钱一千万,李生遇二舅,令持拄杖于波斯邸,取钱二千万,世间有如许閒钱而贫者,求一个不可得。张景藏谓冯元常于相法,取钱愈多则官愈进,娄师德性自不贪,使其取钱必败。卢怀慎虽贵尚贫,死忽复生曰:冥司有三十炉,日夜为张说铸横财。我无一焉,贫富信有定命也哉。《木几冗谈》:义则捉襟见肘,不妨为富。不义则高车驷马,不失为贫。
《槎庵燕语》:世路违顺之境,贫难而富易。家庭骨肉之间,贫易而富难。

贵贱部总论

《罗隐两同书》

《贵贱第一》
夫一气所化,阳尊而阴卑。三才肇分,天高而地下。龟龙为鳞介之长麟,凤处羽毛之宗,金玉乃上。石之标芝,松则卉木之秀。此乃贵贱之理,著之于自然也。龟龙有神灵之别,麟凤有仁爱之异,金玉有鉴润之奇,芝松有贞秀之姿,是皆性禀殊,致为众物之所重也。然则万物之中,唯人为贵。人不自理,必有所尊。亦以明圣之才而居亿兆之上也。是故时之所贤者,则贵之以为君。长才不应代者,则贱之以为黎庶。然处君长之位,非不贵矣。虽莅力有馀而无德,可称则其贵不足贵也。居黎庶之内,非不贱矣。虽贫弱不足而有道,可采则其贱未为贱也。何以言之,昔者殷纣居九五之位,孔丘则鲁国之逐臣也。齐景有千驷之饶,伯夷则首阳之饿士也。此非不尊卑,道阻飞伏,理殊然。而百代人君竞慕丘夷之义,三尺童子羞闻纣景之名。是以贵贱之途,未可以穷达论也。故夫人主所以称尊者,以其有德也。苟无其德,则何以异于万物乎。是故明君者,纳陛轸虑,旰食兴怀,劳十起而无疲,听八音而受谏。盖有由矣,且崆峒高卧,黄轩致顺风之请。颍水幽居,帝尧发时雨之让。夫以鳏夫独善之操,犹降万乘之尊。况天子厚载之恩,而为百姓所薄者哉。盖不患无位,而患德之不修也。不忧其贱,而忧道之不笃也。易曰: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苟无其仁,亦何能守位乎。是以古之人君,乾乾而夕惕,岂徒为名而已哉。实恐坠圣人之大,宝辱先王之馀庆也。故贵者荣也,非有道而不能居。贱者辱也,虽有力而不能避也。苟以修德不求其贵,而贵自求之。苟以不仁欲离其贱,而贱不离之。故昔虞舜处于侧陋,非不微矣。而鼎祚肇建,终有揖让之美。夏桀亲御,神器非不盛矣。而万姓莫辅,竟罹放逐之辱。古公避贱而迁居,岂求其贵也。行未辍策邑城岐下,胡亥笑尧禹之陋,岂乐其贱也。死不旋踵,地分灞上,夫以虞舜之微,非有谷帛之利,以悦于众也。夏桀之盛,非无戈戟之防,以禦于敌也。古公之兴,非以一人之力,自强于家国也。胡亥之灭,非以万乘之尊,愿同于黔首也。贵者愈贱,贱者愈贵。求之者不得,得之者不求。岂皇天之有私,惟德佑之而已矣。故老氏曰:道尊德贵。其是之谓乎。

贵贱部艺文〈诗〉《车马行》梁·戴皓

巩洛风尘处,冠盖相填咽。多称魏其冷,竞随田鼢热。轮趣白虎第,珂聚黄金穴。献酒悉葡萄,酬言尽飞铁。东都蛇已铸,西山绶应结。期集类蒸烟,晚至如吹雪。子云尔何事,门巷无车辙。

《感兴》杨贲

贵人昔未贵,咸愿顾寒微。及自登枢要,何曾问布衣。平明登紫阁,日晏下彤闱。扰扰路傍子,无劳歌是非。

贵贱部纪事

《论衡·书虚篇》:夏后孔甲,田于东蓂山,天雨晦冥,入于民家,主人方乳。或曰:后来之子必贵。或曰:不胜,之子必贱。孔甲曰:为余子,孰能贱之。遂载以归,折轑,斧斩其足,卒为守者。
《晋书·魏舒传》:舒尝诣野王,主人妻夜产,俄而闻车马之声,相问曰:男也,女也。曰:男,书之,十五以兵死。复问:寝者为谁。曰:魏公舒。后十五载,诣主人,问所生儿何在,曰:因条桑为斧伤而死。舒自知当为公矣。
《梁书·沈顗传》:顗从叔勃,贵显齐世,每还吴兴,宾客填咽,顗不至其门。勃就见,顗送迎不越于阃。勃叹息曰:吾乃今知贵不如贱。
《汇苑》:王显与唐太宗有旧,帝微时尝戏显曰:王显抵老,不作茧。及帝登极而显谒,因奏曰:臣今日得作茧耶。帝笑曰:未可知也。召其三子,皆授五品。显独不及,谓曰:卿无贵相,朕非为卿惜也。时仆射房元龄曰:陛下既有龙潜之旧,何不试与之。帝与之三品官,更取紫袍金带,锡之其夜卒。
《梦溪笔谈》:予姻家朝散郎王九龄常言:其祖贻永侍中,有女子嫁诸司使夏偕,因病危甚,服医朱岩药,遂差。貂蝉喜甚,置酒庆之。女子于坐间求为朱岩奏官,貂蝉难之,曰:今岁恩例已许门医刘公才,当候明年。女子乃哭而起,径归不可留。貂蝉追谢之,遂召公才,谕以女子之意,辍是岁恩命以授朱岩。制下之日而岩死。公才乃嘱王公曰:朱岩未受命而死,法容再奏。公然之,再为公才请。及制下,公才之尉氏县,使人召之。公才方饮酒,闻得官,大喜,遂暴卒。一四门助教,而死二医。一官不可妄得,况其大者乎。
《渑水燕谈录》:冯当世少孤,寓武昌纵饮不羁。一夕醉卧郊外溪边,有渔者罢渔舣舟困眠,有人叱之曰:冯侍中在此,安得不避。渔者惊起,步月岸上。一人衣冠熟睡草间,询之,知为冯也。即拜曰:他日贵显,幸勿忘。具以梦告,因请卧舟中,以避风露。冯睡至晓,与共载入郡。后冯贵使访渔舟,不复见。
《过庭录》:丁石举人也,与刘莘老同里发贡。莘老第一丁,第四丁亦才子也。后失途在教坊中,莘老拜相与,丁线见同贺莘老,莘老以故不欲廷辱之。乃引见于书室中,再三慰劳丁石,丁石曰:某忆昔与相公同贡,今贵贱相去如此。本无面见相公,又朝廷故事不敢废,诚负惭汗线见,因白启。相公曰:石被相公南巷口,头掷下。至今赶逐不上。刘为大笑。
《随手杂录》:陆彦回为真州通判,一日疾,几卒。幕官诸人白郡为下致仕状,状附递即安。明日遂出听事,而不知乞致仕矣。诸人遂密告其妻,其妻遣老媪诣州,且言朝奉。到官未久,与同官初无怨仇,诸人皆作官养老幼。独朝奉令致仕,何耶。郡主与诸人厚赂,健步趁递。后八日状回,乃白陆,陆欣然欲具会以集同寮。是夕病复作,乃卒。
《松江府志》:青村陶应炎治生大穰,因欲求一官,适阙下计会近臣引见,世祖命脱帽相之。但曰:江南富人也。赐马湩三金钟而已。近臣为之请,帝曰:议官之。未几帝崩。大德初,始授徽之休宁榷茶提举。卜日上,官僚吏率音乐款门迎导,至则死矣。同邑有曹元珍者,由盐司佐史注县吏,时吏禄以贿干县尹郭也,先不花知元珍久不得赋禄,遂首拔之。元珍喜,告祠堂,然后出趋事,忽中风坠地,不能起,起而郭去,官终其身不得升斗禄。是皆可以为不知命而妄求者戒。

贵贱部杂录

《易经》:屯象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系辞上传》:卑高以陈,贵贱位矣。
《礼记·曲礼》:大夫士相见,虽贵贱不敌,主人敬客,则先拜客,客敬主人,则先拜主人。
曾子问,贱不诔贵,礼也。
《周礼·夏官》:司士掌群臣之版,以治其政令,辨其贵贱,祭统夫祭有十伦焉,见贵贱之等焉。
《鹖冠子》:万贱之直,不能挠一贵之曲。《遒徇编》:贱人身子值钱反多,大贵人不值一文钱。问何故,曰:无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