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悲欢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五十三卷目录

 悲欢部汇考
  方言〈悲伤杂释〉
 悲欢部总论
  艺圃折中〈无声乐〉
 悲欢部艺文一
  笑赋           晋孙楚
  连珠            陆机
  伤己赋         宋谢灵运
  伤心赋〈有序〉     北周庾信
  泣赋           梁江淹
  三笑图又赞        宋苏轼
  登西台恸哭记        谢翱
  欢赋〈有序〉       明屠隆
 悲欢部艺文二〈诗〉
  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 唐杜甫
  自悲           白居易
  悲哉行          李咸用
  愁感代哭         明刘基
  仿杜工部同谷七歌     虞淳熙
  虎溪三笑图        僧良琦
 悲欢部纪事
 悲欢部杂录

人事典第五十三卷

悲欢部汇考

《方言》《悲伤杂释》

悼惄悴憖伤也。自关而东汝颍陈蔡之间通语也,汝谓之惄,秦谓之悼,宋谓之悴,楚颍之间谓之憖。

悲欢部总论

《艺圃折中》

《无声乐》

仆在童龀,与同队行,笑令曰:无声乐,其令以十数辈环立相视,笙箫鼓板,各司其一。无其器而有其状,其手之所指,口之所拟,身之所倚,足之所履,俨如其部之器。瞪目禁声,先笑者,犯大抵笑者,不惑人之状,亦自惑其状。曰:是何等作为貌像邪。此笑机所以暗发,而不可禁也。然亦多轻衒者,犯沈重者,免仆素非沈重者,而率当不犯。每记当是时,亦有道处之方,其将作此态也。先定想于胸中,曰:此予之平时手足口体也,今变动而为是耳。而又何足笑哉。又能目寓而神不营,形接而心不随,常恃此以自免辈类,且讶之。呜呼。壮而长也,能守此道,以涉世何忧患之能入哉。

悲欢部艺文一

《笑赋》晋·孙楚

有度俗之公子,总万物之细故,心髣髴乎巢由,以得意为至乐,不拘恋乎凡流,会亲戚于高宇,结宗盟于绸缪,所以交颈偃仰,椎胸指掌,亢洪声于通谷,顺长风以流响,气参谭以相属,若将颓而复往,或嚬蹙俛首,状似愁悲,怫郁唯转,呻吟郁伊,或㩦手悲啸,嘘天长叫,迟重则如陆沉,轻疾则如水漂,徐疾任其口颊,圆合得乎机要,或中路背叛,更相毁贱,倾倚叵我,彫声迄乎日晏,信天下之笑林,调谑之巨观也。

《连珠》陆机

臣闻死别长城,生离函谷。辽东寡妇之悲,代郡孀妻之哭,是流痛所感,还崩杞梁之城,洒泪所沾,终变湘陵之竹。

《伤己赋》宋·谢灵运

嗟夫,卞赏珍于连城,孙别骏于千里,彼珍骏以贻爱,此陋容其敢拟,丁旷代之渥惠,遭谬眷于君子,眺徂岁之骤经,睹芳春之每始,始春芳而羡物,终岁徂而感已,貌憔悴以衰形,意幽翳而苦心,出衾裯而载坐,辟襜幌以迥临,望步檐而周流,眺幽闺之清阴,想轻綦之往迹,餐和声之馀音,播芬烟而不熏,张明镜而不照,歌白华之绝曲,奏蒲生之促调。
《伤心赋》〈有序〉北周·庾信
余五福无徵,三灵有谴,至于继体,多从夭折,二男一女,并得胜衣,金陵丧乱,相继亡殁,羁旅关河,倏然白首苗而不秀,频有所悲,一女成人,长孙孩稚,奄然原壤,何痛如之。既伤即事,追悼前亡,唯觉伤
心,遂以伤心为赋,若夫入室生光,非复企及夹河为郡,前途逾远。婕妤有自伤之赋,扬雄有哀祭之文,王正长有北郭之悲,谢安石有东山之恨,斯既然矣。至若曹子建、王仲宣、傅长虞、应德琏、刘韬之母、任延之亲,书翰伤切,文词哀痛,千悲万恨,何可胜言。龙门之桐,其枝已折,卷葹之草,其心实伤,呜呼哀哉。赋曰:

悲哉秋风,摇落变衰,魂兮远矣,何去何依,望思无望,归来不归,未达东门之意,空惧西河之讥,在昔金陵,天下丧乱,王室板荡,生民涂炭,兄弟则五郡分张,父子则三州离散,地鼎沸于袁曹,人豺狼于楚汉,或有拥树罹灾,藏衣遭难,未设桑弧,先空柘馆,人惟一丘,亭遂千秋,边韶永恨,孙楚长愁,张武壮之心疾,羊南城之泪流,痛斯传体,寻兹世载,天道斯慈,人伦此爱,膝下龙摧,掌中珠碎,芝在室而先枯,兰生庭而蚤刈,命之修短哀哉已满。鹤声孤绝,猿吟肠断,嬴博之间,路似新安。藤缄轊椟,蘖掩虞棺,不封不树,惟棘惟栾。天怆怆而无色,云苍苍而正寒。况乃流寓秦川,飘飖播迁,从官非官,归田不田,对玉关而羁旅,坐长河而暮年,已触目于万恨,更伤心于九泉。至于三虎二龙,三珠两凤,并有山泽之灵,各入熊罴之梦,望陇首而不归,出都门而长送。对宝碗而痛心,抚元经而流恸。石华空服,犀角虚篸,风无少女,草不宜男,乌毛徒覆,兽乳空含。震为长男之宫,㢲为长女之位。在我生年,先凋此地人,生几何百忧俱至。二王奉佛,二郗奉道,必至有期,何能相保。凄其零露飒焉,秋草去矣,黎民哀哉,仲仁冀羊祜之前识,期张衡之后身,一朝风烛,万古埃尘,丘陵兮何忍,能留兮几人。

《泣赋》梁·江淹

秋日之光流兮以伤雾,离披而杀草,风清冷而绕堂。视左右而不暖,具衣冠而自凉,默而登高谷,坐景山倚桐柏。对石泉直视百里,处处秋烟阒寂。以思情绪,留连江之永矣。莲欲红,南有乔木,叶以穷心。蒙蒙兮恍惚,魄漫漫兮囱东。咏河兖之故俗,眷徐扬之遗风。眷徐扬兮阻关梁,咏河兖兮路未央。道尺折而寸断,魂十逝而九伤。欷潺湲兮沫袖,泣呜唈兮染裳。若夫景公齐山,荆卿燕市,孟尝闻琴,马迁废史,少卿悼躬,夷甫伤子,皆泣绪如丝,讵能仰视镜,终古而若斯。况余辈情之所使哉。

《三笑图又赞》宋·苏轼

近于士人处,见石恪画此图。三人者,皆大笑。至于冠履衣服手足,皆有笑容。其后三小童罔测,所谓亦大笑。世言侏儒观优而笑,或问其所见,则曰:彼岂欺我哉。此画正类此,写呈钦之兄,想亦当捧腹绝倒,抚掌胡卢冠缨索绝也。彼三士者,得意忘言,胡卢一笑,其乐也天嗟。此小子麋鹿狙猿,尔各何知,亦复粲然,万生纷纶,何鄙何妍,各笑其笑,未知孰贤。

《登西台恸哭记》谢翱

始故人唐宰相鲁公开府南服,余以布衣从。明年别公,漳水湄。后明年公以事过张睢阳,及颜杲卿所尝往来处,悲歌慷慨,卒不负其言,而从之游。今其诗具在可考也。余恨死无以藉手,见公而独记。别时数语,每一动念,即于梦中求之。或山水池榭,云岚草木,与所别之处,及其时适相类,则徘徊顾盼,悲不敢泣。又后三年,过姑苏。姑苏公初开府旧治也。望夫差之台,而始哭公焉。又后四年,而哭之于越台。又后五年,及今而哭于子陵之台。先是一日,与友人甲乙若丙约,越宿而集,午雨未止。买榜江涘,登岸谒子陵祠,憩祠旁,僧舍毁垣,枯甃如入墟墓。还与榜人治祭具,须臾雨止。登西台设主于荒亭隅,再拜跪伏,祝毕号而恸者三复,再拜起,又念予弱冠时往来,必谒拜祠下,其始至也,侍先君焉。今余且老江山人,物眷焉若失,复东望泣拜不已。有云从南来,渰浥浡郁,气薄林木,若相助以悲者,乃以竹如意击石。作楚歌招之曰:魂朝往兮何极,暮来归兮关水黑。化为朱鸟兮有咮焉食。歌阕竹石俱碎,于是相向感唶,复登东台抚苍石,还憩于榜中。榜人始惊,予哭云适有逻舟之过也。盍移诸。遂移榜中流,举酒相属,各为诗以寄所思。薄暮雪作风凛,不可留登岸宿乙家,夜复赋诗怀古。明日益风雪,别甲于江。余与丙独归,行三十里又越宿乃至。其后甲以书及别诗来言,是日风帆怒驶,逾久而后,济既济,疑有神阴相以著兹游之伟。余曰:呜呼。阮步兵死,空山无哭声,且千年矣。若神之助,固不可知。然兹游亦良伟,其为文词因以达意,亦诚可悲已。余尝欲仿。太史公著季汉月表,如秦楚之际,今人不有知余心,后之人必有知余者。于此宜得书,故纪之以附季汉事。后时先君登台,后二十六年先君讳某。字某登台之岁,在乙丑云。
皋羽倜傥有节,尝布衣杖策,参人军事,未几善哭。如唐衢过姑苏望夫差之台恸哭,终日过勾越行禹窆间,北向哭。乘舟至鄞过蛟门,登候潮山,感夫
子浮桴之叹,则又哭。晚登子陵西台,以竹如意击石,歌招魂之词,歌阕竹石俱碎,失声哭。何其情之悲也。
《欢赋》〈有序〉明·屠隆
余处冗贱,百忧煎人,侧身天地,长苦局蹐。思欲挥闷散心,寄兴楮墨。我思古人,动多忧戚。昔士衡叹逝,文通赋恨,惊心动魄,一字一叹,每一披览,秋气飒飒,风雨欲来,使人恻怆,几不知有生人之乐矣。友人冯梦祯谓仆曰:子何不为《欢赋》。悦心畅意,破彼我之烦懑。宣万物之郁塞,则此道贵矣。夫愁苦之语,易好欢娱之言难工。然乌可以其难而含毫丧沮也,于是为赋焉。文通诸君子见当掩口。

晨登山阿,下览八纮,天地开朗,风日熹明,游人出嬉,川涂载平。于是仆本旷士,解颜畅郁,百虑尽捐,万愁若失。我思古人,欢情靡一,娟娟皇娥,夜处璇闺。薄焉遵渚,帝子是依,精灵感化,中心不违,清歌相答,游漾忘归。轩辕守和,冥心合道,梦游华胥,万国熙皞。终登空同后,天地老子。晋天才神骨,萧爽丹经,既成扪霞,直上群英,夷犹九州,粪壤薄富。贵而不怀,希世外之幽,赏英英穆满志,狭乾坤万里烟骛。八骏雷奔,谒西王母登彼昆崙。奏白云之长谣,俯弱水而历天门。秦家公主,气凌紫氛,一当萧史,遂厌人群。揽虹霓而作佩,制丹霞以为裙。睇楼上之明月,蹑天边之彩云。长辞绮阁,永随夫君,千秋万岁,此乐何云。越王破吴,奏凯言归,载蛾眉于金车,挂将士以锦衣。楼船压江涛,朱旗晃日辉。缇骑填乎广陌,罗绮盈于中闺。堂上烛灭,笙歌不喧,尊罍酒清,房栊月昏。阍者出客,主人留髡,坐细毳以中夜,倾一石而何言。至若汉帝英雄,初诛项王,山河入掌,弓矢斯藏。过丰沛兮访故,偕父老兮徜徉。歌大风兮而慷慨,览云物之飞扬。又如延年献歌,夫人初御,惊玉骨之凝霜,艳轻绡之如雾。楼阁含风,阶除坠露,洵明珠之照人,判倾城于一顾。卫霍出塞,士马精强,匈奴灭汉道昌。黄金朱第,列侯煌煌。细钗作队,歌舞成行,相如弄琴,文君私喜。临邛夜亡。成都归市,姿态艳目,芙蓉心死红兰茁,芳砌青苔生玉戺。虽贫贱其何伤。愿百龄以为矢,若夫太液波明昭阳,月满香莲。𦊰舟凉风,送管黛色,欲绝歌声,乍缓既和,媚而魂痴,亦宛丽而心断。兔园既开,梁王意欢,碧瓦宵白,朱门夜寒,集词客之鸿藻,驱冻云于毫端。孟德芟除,四方蒿莱。雄图既就,猛士归来。引漳河以为池,铸铜雀以为台。清吹干云,步辇轰雷,高歌烈士,泰山崔嵬,陈王妙才,应刘卓荦宝马。金羁光辉,历落出驰东郊。归宴平乐,神飙荡空,青山映阁,会稽诸贤,远览高步,山川崩峭,云物莽互,乔松夹道,修篁绕户,一咏一觞。凌虚径度,庾公风流,作镇武昌。挟宾佐娱,景光览明月,登胡床酣饮,其无人代长啸而下。天霜又有征夫戍边,思妇含悽,长想忽见,远行乍归。今夕何夕,月白星辉。高堂敞兮春溶溶,朱帘捲兮秋漫漫。新婚合兮出琼佩,佳期至兮藉芳兰。金炉兮乍燄,红烛兮未残。莫不款尔弥洽,爽焉和愉,寸肠不结,双眉长舒,知离忧之为何物。岂羡夫神仙之所居。

悲欢部艺文二〈诗〉

《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唐·杜甫

有客,有客字子美,白头乱发垂过耳,岁拾橡栗随狙公。天寒日暮山谷里,中原无书归不得。手脚冻皴皮肉死。呜呼。一歌兮歌已哀,悲风为我从天来。
长镵,长镵白木柄,我生托子以为命。黄精无苗山雪盛,短衣数挽不掩胫。此时与子空归来,男呻女吟四壁静。呜呼。二歌兮歌始放,邻里为我色惆怅。
有弟有弟在远方,三人各瘦何人强。生别展转不相见,胡尘暗天道路长。东飞驾鹅后鹙鸧,安得送我置汝旁。呜呼。三歌兮歌三发,汝归何处收兄骨。
有妹有妹在钟离,良人早殁诸孤痴。长淮浪高蛟龙怒,十年不见来何时。扁舟欲往箭满眼,杳杳南国多旌旗。呜呼。四歌兮歌四奏。林猿为我啼清昼。四山多风,溪水急寒,雨飒飒枯树湿黄蒿,古城云不开。白狐跳梁黄狐立,我生何为在穷谷,中夜起坐万感集。呜呼。五歌兮歌正长,魂招不来归故乡。
南有龙兮在山湫,古木巃嵷枝相樛,木叶黄落龙正蛰,蝮蛇东来水上游。我行怪此安敢出,拔剑欲斩且复休。呜呼。六歌兮歌思迟,溪壑为我回春姿。
男儿生不成名身已老,三年饥走荒山道,长安卿相多少年,富贵应须致身早。山中儒生旧相识,但话宿昔伤怀抱。呜呼。七歌兮悄终曲,仰视皇天白日速。

《自悲》白居易

火宅煎熬地,霜松摧折身。因知群动内,易死不过人。

《悲哉行》李咸用

云色阴沈弄秋气,危叶高枝恨深翠。用却春风力几多,微霜逼迫何容易。

《愁感代哭》明·刘基

燕鸿北去又南来,断垄荒冈几劫灰,慈母矶寒风落木,望夫石老雨添苔。江流定与天河合,客泪还经地底回。未必春光便销歇,白华犹发烧残梅。

《仿杜工部同谷七歌》虞淳熙

有客有客吟泽畔,短墙缺岸蓬蒿乱。妖鱼拨刺白蛇横,横皮塔下无昏旦。我生何为在旷野,盲风夜号尘满案。鹿门无妻獠奴走,皮骨空留肠已断。呜呼。一歌兮思徬徨,高天为我零寒霜。
鹞子坞寒山鬼行,有冢累累黄蒿平。往年拾骨方家峪,携母就父同佳城。朝廷虽颁两道敕,尘车茅车空有名。幽宅一闭不复晓,梦中往往疑平生。呜呼。二歌兮歌似哭,白杨瑟瑟悲风木。
六月六日夜飞电,坐草畏风不敢扇。我行呼妹炊兰汤,浴弟盆中看婉娈。长大有才实倍我,学字磨穿青铁砚。口绝盐醯耻共牢,相随南北常相见。怜我无依在我傍,寒原幽谷同贫贱。呜呼。三歌兮歌乐饥,鹡鸰鸿雁霜洲飞。
大妹哭夫城东隅,小妹哭夫海昌庐。城隅泪乾海昌湿,新鬼旧鬼争冥途。买舟昨日吊新鬼,雉经暑月无完肤。牵衣顿足相向哭,弟妹失声眼尽枯。三年不见语音改,是耶非耶灯前呼。可怜头上榛半尺,良人一掷簪珥无。呜呼。四歌兮转凄切,野田水涩寒声咽。雄雉单飞两雌死,丈夫归来哭内子。杨家孤坟草萧萧,李家灵衣风靡靡。去岁长安笑语喧,今年穗帐烟尘委。霞帔新裁翟冠好,芳魂不去惊犹视。呜呼。五歌兮意难陈,鼓盆欲下还逡巡。
有女有女寄外家,伶仃飘泊空如花。采得双柑不忍食,索人远道寄阿爷。陶令多情中郎苦,一形一影西日斜。愿汝出门鼓琴瑟,不愿去国悲胡笳。呜呼。六歌兮音转细,晦日无光掩青桂。
白白袒免头上绕,两度三号哭年少。长夜幽林叹一声,山鸟惊飞虎伥叫。千里提㩦多苦辛,十年梦寐空啼笑。病骨棱层影渐销,蘋香何日生秋庙。呜呼。七歌兮歌正哀,操戈挥日登荒台。

《虎溪三笑图》僧良琦

境缘心妄起,心悟境自忘。三老同一笑,物我两茫茫。月照清溪水,风散白莲香。无端一笑已,千古笑何长。

悲欢部纪事

《吴越春秋》:禹济江,南省水理。南到计于苍梧,而见缚人,禹拊其背而哭。益曰:斯人犯法,自合如此,哭之何也。禹曰:天下有道,民不罹辜;天下无道,罪及善人。吾闻,一男不耕,有受其饥;一女不桑,有受其寒。吾为帝统治水土,调民安居,使得其所,今乃罹法如斯,此吾德薄,不能化民證也。故哭之悲耳。
《史记·周本纪》:幽王以褒姒为后,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为烽燧大鼓,有寇至则举燧火。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乃大笑。幽王说之,为数举烽火。其后不信,诸侯益亦不至。
《韩子·和氏篇》: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奉而献之厉王。厉王使玉人相之。玉人曰:石也。王以和为诳,而刖其左足。及厉王薨,武王即位。和又奉其璞而献之武王。武王使玉人相之,又曰:石也。王又以和为诳,而刖其右足。武王薨,文王即位。和乃抱其璞而哭于楚山之下,三日三夜,泣尽而继之以血。王闻之,使人问其故,曰:天下之刖者多矣,子奚哭之悲也。和曰:吾非悲刖也,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真士而名之以诳,此吾所以悲也。
《说苑·复恩篇》:鲍叔死,管仲举上衽而哭之,泣下如雨,从者曰:非君父子也,此亦有说乎。管仲曰:非夫子所知也,吾尝与鲍子负贩于南阳,吾三辱于市,鲍子不以我为怯,知我之欲有所明也;鲍子尝与我有所说王者,而三不见听,鲍子不以我为不肖,知我之不遇明君也;鲍子尝与我临财分货,吾自取多者三,鲍子不以我为贪,知我之不足于财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士为知己者死,而况为之哀乎。
《韩子·外储说篇》:文公反国,至河,令笾豆捐之,席蓐捐之,手足胼胝面目黧黑者后之。咎犯闻之而夜哭。公曰:寡人出亡二十年,乃今得反国。咎犯闻之不喜而哭,意不欲寡人反国耶。犯对曰:笾豆,所以食也,席蓐,所以卧也,而君捐之;手足胼胝,面目黧黑,劳有功者也,而君后之。今臣有与在后,中不胜其哀,故哭。《说苑·权谋篇》:晋文公伐卫,入郭,坐士令食,曰:今日必得大垣。公子虑俛而笑之。文公曰:奚笑。对曰:臣之妻归,臣送之,反见桑者而助之。顾臣之妻则亦有送之者矣。文公惧,还师而归,至国,而貉人攻其地。
《左传》:僖公十五年,秦伯伐晋,战于韩原。获晋侯,秦许晋平。晋侯使郤乞告瑕吕饴甥,且召之。子金教之言曰:朝国人而以君命赏,且告之曰:孤虽归,辱社稷矣。其卜贰圉也,众皆哭,晋于是乎作爰田。
三十二年,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公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蹇叔之子与师,哭而送之,曰:晋人禦师必于殽。殽有二陵焉。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
文公十五年,齐人归公孙敖之丧。葬视共仲声已不视,帷堂而哭。襄仲欲勿哭,惠伯曰:丧亲之终也。虽不能始善,终可也。史佚有言曰:兄弟致美救乏,贺善吊灾,祭敬丧哀情,虽不同毋绝其爱亲之道也。子无失道,何怨于人。襄仲说帅兄弟以哭之。
十八年丁丑,公薨。冬十月,襄仲杀恶及视而立。宣公夫人姜氏归于齐,将行,哭而过市,曰:天乎。仲为不道,杀适立庶。市人皆哭,鲁人谓之哀姜。
宣公十二年,楚子围郑,郑人卜行成不吉,卜临于大宫,且巷出车,吉,国人大临,守陴者皆哭。楚子退师。注:临哭也,哀其穷哭,故为退师。
十七年,晋侯使郤克徵会于齐,齐顷公帷妇人使观之,妇人笑于房,献子怒,出而誓曰:所不此报,无能涉河。
成公十七年初,声伯梦涉洹,或与己琼瑰食之,泣而为琼瑰,盈其怀,从而歌之曰:齐洹之水,赠我以琼瑰,归乎归乎,琼瑰盈吾怀乎。
襄公二十二年,楚观起有宠于令尹子南,未益禄而有马数十乘,楚人患之,王将讨焉。子南之子弃疾为王御士,王每见之必泣,弃疾曰:君三泣臣矣。敢问谁之罪也。王曰:令尹之不能,尔所知也。国将讨焉。尔其居乎,对曰:父戮子居,君焉用之,泄命重刑,臣亦不为。二十三年,孟孙卒,臧孙入哭,甚哀多涕,出,其御曰:孟孙之恶子也。而哀如是,季孙若死,其若之何,臧孙曰:季孙之爱我,疾疢也。孟孙之恶我,药石也。美疢不如恶石。夫石犹生我,疢之美,其毒滋多,孟孙死,吾亡无日矣。
三十一年夏六月,公薨。冬,十月,滕成公来会葬,惰而多涕,子服惠伯曰:滕君将死矣。怠于其位,而哀已甚,兆于死所矣。能无从乎。
《史记·孙武传》:武以兵法见于吴王阖闾。阖闾曰:可试以妇人乎。曰:可。于是出宫中美人,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即三令五申之。于是鼓之右,妇人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复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妇人复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以明而不如法,吏士之罪也。遂斩队长二人以徇。
《韩子·难三篇》:郑子产晨出,过束匠之闾,闻妇人之哭也,抚其御之手而听之。有间,遣吏执而问之,则手绞其夫者也。异日,其御问曰:夫子何以知之。子产曰:其声惧。凡人于其亲爱也,始病而忧,临死而惧,已死而哀。今哭夫已死,不哀而惧,是以知其有奸也。
《左传》:昭公十六年三月,晋韩起聘于郑,郑伯享之,子产戒曰:苟有位于朝,无有不共恪,孔张后至,立于客间,执政禦之,适客后,又禦之,适县间,客从而笑之,事毕,富子谏。曰:夫大国之人,不可不慎也。几为之笑,而不陵我,我皆有礼。夫犹鄙我,国而无礼,何以求荣。十八年,郑禳火于元冥回禄,祈于四鄘,书焚室而宽其征,与之材,三日哭,国不市,使行人告于诸侯。二十一年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叔辄哭日食。〈注意在于忧灾〉昭子曰:子叔将死,非所哭也。八月,叔辄卒。二十八年,昔贾大夫恶,娶妻而美,三年不言不笑,御以如皋,射雉获之,其妻始笑而言,贾大夫曰:才之不可以已,我不能射,女遂不言不笑。
定公四年,吴入郢,楚子奔随。初,伍员与申包胥友,其亡也。谓申包胥曰:我必复楚国,申包胥曰:子能复之,我必能兴之,及昭王在随,申包胥如秦乞师。秦伯使辞焉。曰:寡人闻命矣。子姑就馆,将图而告,对曰:寡君越在草莽,未获所伏,下臣何敢即安,立依于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入口,七日,秦师乃出。
十年,公子地有白马四,公嬖向魋,魋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鬣以与之,地怒,使其徒抶魋而夺之,魋惧将走,公闭门而泣之目尽肿。
《晏子·杂上篇》:晏子为庄公臣,言大用。每朝赐爵益邑,俄而不用。每朝致邑与爵,爵邑尽退。朝而乘嘳,然而叹终而笑。其仆曰:何叹笑相从数也。晏子曰:吾叹也,哀吾君不免于难。吾笑也,喜吾自得也。吾亦无死矣。崔杼果弑庄公。
《谏上篇》:景公游于牛山,北临其国城,而流涕曰:若何滂,滂去此而死乎艾。孔梁、丘据皆从而泣,晏子独笑于傍,公刷涕而顾晏子曰:寡人今日游悲,孔与据皆从寡人而涕泣。子之独笑,何也。晏子对曰:使贤者常守之,则太公、桓公将常守之矣。使勇者常守之,则庄公灵公将常守之矣。数君者将守之,则吾君安得此位而立焉。以其迭处之迭,去之至于君也。而独为之流涕,是不仁也。不仁之君,见一谄谀之臣,见二,此臣之所以独窃笑也。
《外篇》:景公宿于路寝之宫,夜分闻西方有男子哭者。公悲之,明日朝问于晏子曰:寡人夜者闻西方有男子哭者,声甚哀,气甚悲,是奚为者也。寡人哀之。晏子对曰:西郭有布衣之士盆成括也,父之孝子兄之顺弟也。又尝为孔子门人,今其母不幸而死,祔柩未葬,家贫身老,子恐力不能合祔,是以悲也。公曰:子为寡人吊之。因问其偏祔何所在,晏子奉命往吊而问偏之所在。盆成括再拜稽首而不起。曰:偏祔寄于路寝,得为地下之。臣拥札操笔给事宫殿中右陛之下,愿以某日送,未得君之意也。穷困无以图之,布唇枯舌焦心热中,今君不辱而临之,愿君图之。晏子入复乎公,公喟然太息,乃使开凶门以迎盆成括,盆成括于是临事不敢哭。奉事以礼毕出门,然后举声焉。《列子·周穆王篇》:燕人生于燕,长于楚,及老而还本国。过晋国,同行者诳之;指舍曰:此若先人之庐。乃涓然而泣。指垄曰:此若先人之冢。其人哭不自禁。同行者哑然大笑,曰:予昔绐若,此晋国耳。其人大惭。及至燕,真见先人之庐冢,悲心更微。
《礼记·檀弓》:孔子先反,门人后,雨甚至,孔子问焉。曰:尔来何迟也。曰:防墓崩。孔子不应,三,孔子泫然流涕曰:吾闻之,古不修墓。
伯鱼之母死,期而犹哭。夫子闻之,曰:谁与哭者。门人曰:鲤也。夫子曰:嘻,其甚也。伯鱼闻之,遂除之。
孔子之卫,遇旧馆人之丧,入而哭之哀,出,使子贡说骖而赙之,子贡曰:于门人之丧,未有所说骖,说骖于旧馆,无乃已重乎。夫子曰:予乡者入而哭之,遇于一哀,而出涕,予恶夫涕之无从也。小子行之。
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子曰:何为不去也。曰:无苛政。夫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
阳门之介夫死,司城子罕入而哭之哀,晋人之觇宋者,反报于晋侯曰:阳门之介夫死,而子罕哭之哀,而民说,殆不可伐也。
《家语·致思篇》:孔子适齐,中路闻哭者之声,其音甚哀。孔子谓其仆曰:此哭哀则哀矣,然非丧者之哀矣。驱而前,少进,见有异人焉,拥镰带索,哭者不哀。孔子下车,追而问曰:子何人也。对曰:吾丘吾子也。曰:子今非丧之所,奚哭之悲也。丘吾子曰:吾有三失,晚而自觉,悔之何及。吾少时好学,周遍天下,后还丧吾亲,是一失也;长事齐君,君骄奢失士,臣节不遂,是二失也;吾平生厚交,而今皆离绝,是三失也。夫树欲静而风不停,子欲养而亲不待,往而不来者年也,不可再见者亲也,请从此辞,遂投水而死。
《说苑·辨物篇》:孔子晨立堂上,闻哭者声音甚悲,孔子援琴而鼓之,其音同也。孔子出,而弟子有叱者,问:谁也。曰:回也。孔子曰:回何为而叱。回曰:今者有哭者其音甚悲,非独哭死,又哭生离者。孔子曰:何以知之。回曰:似完山之鸟。孔子曰:何如。回曰:完山之鸟生四子,羽翼已成乃离四海,哀鸣送之,为是往而不复返也。孔子使人问哭者,哭者曰:父死家贫,卖子以葬,父将与其别也。孔子曰:善哉,圣人也。
《左传》:哀公十年,公会吴子、邾子、郯子,伐齐南鄙,师于鄎,齐人弑悼公,赴于师。吴子三日哭于军门之外。《家语·辨物篇》:叔孙氏之车士曰子锄商,采薪于大野,获麟焉,折其前左足,载以归,叔孙以为不祥,弃之郭外。使人告孔子曰:有麇而角者,何也。孔子往观之,曰:麟也。胡为来哉。胡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泣沾衿。子贡问曰:夫子何泣尔。孔子曰:麟之至,为明王也,出非其时而见害,吾是以伤哉。
《正论篇》:郕人子蒲卒,哭之呼灭。子游曰:若是哭也,其野哉。孔子恶野哭者。哭者闻之,遂改之。
《尸子》:曾子每读丧礼,下泪沾襟。
《礼记·檀弓》:子夏丧其子而丧其明,曾子吊之,曰:吾闻之也。朋友丧明则哭之。曾子哭,子夏亦哭,曰:天乎。予之无罪也。曾子怒,曰:商,女何无罪也。吾与女事夫子于洙泗之间,退而老于西河之上,使西河之民,疑女于夫子,尔罪一也。丧尔亲,使民未有闻焉。尔罪二也。丧尔子,丧尔明,尔罪三也。而曰:尔何无罪欤。子夏投其杖而拜,曰:吾过矣。吾过矣。吾离群而索居,亦已久矣。
文伯之丧,敬姜据其床而不哭,曰:昔者吾有斯子也。吾以将为贤人也。吾未尝以就公室,今及其死也。朋友诸臣未有出涕者,而内人皆行哭失声,斯子也。必多旷于礼矣夫。
《说苑·正谏篇》:赵简子举兵而攻齐,令军中有敢谏者罪至死,被甲之士,名曰公卢,望见简子大笑;简子曰:子何笑。对曰:臣有夙笑。简子曰:有以解之则可,无以解之则死。对曰:当桑之时,臣邻家夫与妻俱之田,见桑中女,因往追之,不能得,还反,其妻怒而去之,臣笑其旷也。简子曰:今吾伐国失国,是吾旷也。于是罢师而归。
《吕氏春秋·精通篇》:钟子期夜闻击磬者而悲,使人召而问之曰:子何击磬之悲也。答曰:臣之父不幸而杀人,不得生;臣之母得生,而为公家为酒;臣之身得生,而为公家击磬。臣不睹臣之母三年矣。昔为舍氏睹臣之母,量所以赎之则无有,而身固公家之财也。是故悲也。钟子期叹嗟曰:悲夫。悲夫。心非臂也,臂非椎非石也。悲存乎心而木石应之,故君子诚乎此而谕乎彼,感乎已而发乎人,岂必彊说乎哉。
《贾谊·新书》:邹穆公死,邹之百姓,若失慈父,行哭三月。四境之邻于邹者,士民向方而道哭。
《礼记·檀弓》:陈庄子死,赴于鲁,鲁人欲勿哭,缪公召县子而问焉。县子曰:古之大夫,束脩之问不出竟,虽欲哭之,安得而哭之,今之大夫,交政于中国,虽欲勿哭,焉得而勿哭,且臣闻之,哭有二道,有爱而哭之,有畏而哭之,公曰:然,然则如之何而可,县子曰:请哭诸异姓之庙,于是与哭诸县氏。
《说苑·权谋篇》:下蔡威公闭门而哭,三日三夜,泣尽而继以血,旁邻窥墙而问之。曰:子何故而哭,悲若此乎。对曰:吾国且亡。曰:何以知也。应之曰:吾闻病之将死也,不可为良医;国之将亡也,不可为计谋;吾数谏吾君,吾君不用,是以知国之将亡也。
《列子·汤问篇》:韩娥东之齐,过逆旅,逆旅人辱之。韩娥因曼声哀哭,一里老幼悲愁,垂涕相对,三日不食。《史记·滑稽传》:齐威王八年,楚大发兵加齐。齐王使淳于髡之赵请救兵,赍金百斤,车马十驷。淳于髡仰天大笑,冠缨索绝。王曰:先生少之乎。髡曰:何敢。王曰:笑岂有说乎。髡曰:今者臣从东方来,见道傍有穰田者,操一豚蹄,酒一盂,而祝曰:瓯窭满篝,污邪满车,五谷蕃熟,穰穰满家。臣见其所持者狭而所欲者奢,故笑之。于是齐威王乃益赍黄金千镒,白璧十双,车马百驷。髡辞而行,至赵。赵王与之精兵一万,革车千乘。楚闻之,夜引兵而去。
《艾子后语》:齐宣王谓淳于髡曰:天地几万岁而翻覆。髡对曰:闻之先师天地以万岁为元,十二万岁为会,至会而翻覆矣。艾子闻其言,大哭。宣王讶曰:夫子何哭。艾子收泪而对曰:臣为十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上百姓而哭。王曰:何也。艾子曰:愁他那年上何处去躲这场灾难。
《战国策》:魏文侯与田子方饮酒而称乐。文侯曰:钟声不比乎,左高。田子方笑。文侯曰:奚笑。子方曰:臣闻之,君明则乐官不明则乐音。今君审于声,臣恐君之聋于官也。文侯曰:善,敬闻命。
魏王与龙阳君共船而钓,龙阳君得十馀鱼而涕下。王曰:有所不安乎。如是,何不相告也。对曰:臣无敢不安也。王曰:然则何为涕出。曰:臣为臣之所得鱼也。王曰:何为也。对曰:臣之始得鱼也,臣甚喜,后得又益大,今臣直欲弃前之所得矣。今以臣之凶恶,而得为王拂枕席。今臣爵至人君,走人于庭,辟人于涂。四海之内,美人亦甚多矣,闻臣之得幸于王也,必褰裳而趋大王。臣亦犹曩臣之前所得鱼也,臣亦将弃矣,臣安能无涕出乎。
《淮南子·览冥训》:雍门子以哭见孟尝君,已而陈辞通意,抚心发声。孟尝君为之增欷歍唈,流涕狼戾不可止。
《史记·平原君传》:平原君家楼临民家。民家有躄者,槃散行汲。平原君美人居楼上,临见,大笑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门,请曰:臣闻君之喜士,士不远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贵士而贱妾也。臣不幸有罢癃之病,而君之后宫临而笑臣,臣愿得笑臣者头。平原君笑应曰:诺。躄者去,平原君笑曰:观此竖子,乃欲以一笑之故杀吾美人,不亦甚乎。终不杀。居岁馀,宾客门下舍人稍稍引去者过半。平原君怪之,曰:胜所以待诸君者未尝敢失礼,而去者何多也。门下一人前对曰:以君之不杀笑躄者,以君为爱色而贱士,士即去耳。于是平原君乃斩笑躄者美人头,自造门进躄者,因谢焉。其后门下乃复稍稍来。
《孔丛子·儒服篇》:子高游赵,平原君客有邹文季节者,与子高相善,及将还鲁,诸故人诀既毕,文节送行三宿临别,文节流涕交颐子高徒抗手而已,分背就路,其徒问曰:先生与彼二子善,彼有恋恋之心,未知后会何如,悽怆流涕,而先生厉声高揖此无乃非亲亲之谓乎。子高曰:始焉谓此二子丈夫尔,乃今知其妇人也。人生则有四方之志岂鹿豕也哉而常聚乎。其徒曰:若此二子之泣非邪。答曰:斯二子良人也。有不忍之心,若于取断,必不足矣。其徒曰:凡泣者一无取乎。子高曰:有二焉。大奸之人,以泣自信,妇人懦夫,以泣著爱。
《说苑·尊贤篇》:应侯与贾午子坐,闻其鼓琴之声,应侯曰:今日之琴,一何悲也。贾午子曰:夫张急调下,故使人悲耳。急张者,良材也;调下者,官卑也。取夫良材而卑官之,安能无悲乎。应侯曰:善哉。
《吕氏春秋·长见篇》:吴起治西河之外,王错谮之于魏武侯,武侯使人召之。吴起至于岸门,止车而望西河,泣数行而下。其仆谓吴起曰:窃观公之意,视释天下若释躧,今去西河而泣,何也。吴起抿泣而应曰:子不识。君知我而使我毕能西河可以王。今君听谗人之议,而不知我,西河之为秦取不久矣,魏从此削矣。吴起果去魏入楚。有间,西河毕入秦,秦日益大,此吴起之所先见而泣也。
《论衡·逢遇篇》:昔周人有仕数不遇,年老白首,泣涕于途者。人或问之:何为泣乎。对曰:吾仕数不遇,自伤年老失时,是以泣也。
《汉书·项籍传》:羽与汉王约,中分天下。巳约,羽解而东。五年,汉王进兵追羽,用张良计,与齐梁诸侯皆大会。羽壁垓下,军少食尽。汉帅诸侯兵围之数重。羽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乃惊曰: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多也。起饮帐中。有美人姓虞氏,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乃悲歌慷慨,自为歌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曲,美人和之。羽泣下数行,左右皆泣,莫能仰视。《外戚传》:惠帝七年而崩。太后发丧,哭而泣不下。留侯子张辟疆为侍中,年十五,谓丞相陈平曰:太后独有帝,今哭而不悲,君知其解未。陈平曰:何解。辟疆曰:帝无壮子,太后畏君等。今请拜吕台、吕产为将,将兵居南北军,及诸吕皆官,居中用事。如此则太后心安,君等幸脱祸矣。丞相如辟疆计请之,太后说,其哭乃哀。《中山靖王胜传》:胜建元三年来朝,天子置酒,胜闻乐声而泣。问其故,胜对曰:臣闻悲者不可为累欷,思者不可为叹息。故高渐离击筑易水之上,荆轲为之低而不食;雍门子壹微吟,孟尝君为之于邑。今臣心结日久,每闻幼眇之声,不知涕泣之横集也。
《神异经》:东方有人不妄语,恒笑,仓卒见之,如痴。《淮南子·说山训》:东家母死,其子哭之不哀,西家子见之,归谓其母曰:社何爱速死,吾必悲哭社。夫欲其母死者,虽死亦不能悲哭矣。
《汉书·昌邑哀王膊传》:膊薨,子贺嗣。昭帝崩,无嗣,大将军霍光徵王贺典丧。贺到霸上,大鸿胪郊迎,驺奉乘舆车。王使仆寿成御,郎中令龚遂参乘。旦至广明东都门,遂曰:礼,奔丧望见国都哭。此长安东郭门也。贺曰:我嗌痛,不能哭。至城门,遂复言,贺曰:城门与郭门等耳。且至未央宫东阙,遂曰:昌邑帐在是阙外驰道北,未至帐所,有南北行道,马足未至数步,大王宜下车,乡阙西面伏,哭尽哀止。王曰:诺。到,哭如仪。
《王莽传》:莽军师外破,大臣内畔。愈忧,不知所出。崔发言:周礼及春秋左氏,国有大灾,则哭以厌之。故易称先号咷而后笑。宜呼嗟告天以求救。莽自知败,乃率群臣至南郊,陈其符命本末,仰天曰:皇天既命授臣莽,何不殄灭众贼。即令臣莽非是,愿下雷霆诛臣莽。因搏心大哭,气尽,伏而叩头。又作告天策,自陈功劳,千馀言。诸生小民会旦夕哭,为设飧粥,甚悲哀及能诵策文者除以为郎,至五千馀人。蹛恽将领之。《何并传》:并徙颍川太守,代陵阳严诩。诩本以孝行为官,谓掾史为师友,有过辄闭閤自责,终不大言。郡中乱,王莽遣使徵诩,官属数百人为设祖道,诩据地哭。掾史曰:明府吉徵,不宜若此。诩曰:吾哀颍川士,身岂有忧哉。我以柔弱徵,必选刚猛代。代到,将有僵仆者,故相吊耳。
《后汉书·来歙传》:歙与盖延进攻公孙述。蜀人大惧,使刺客刺歙,未殊,驰召盖延。延见歙,因伏悲哀,不能仰视。歙叱延曰:虎牙何敢然。今使者中刺客,无以报国,故呼巨卿,欲相属以军事,而反效儿女子涕泣乎。刃虽在身,不能勒兵斩公邪。延收泪强起,受所诫。《赵壹传》:壹造河南尹羊陟,不得见。壹以公卿中非陟无足以托名者,乃日往到门,陟自强许通,尚卧未起,壹径入上堂,遂前临之,曰:窃伏西州,承高风旧矣,乃今方遇而忽然,奈何命也。因举声哭,门下惊,皆奔入满侧。陟知其非常人,乃起,延与语,大奇之。执其手曰:良璞不剖,必有泣血以相明者矣。
《梁冀传》:冀妻孙寿善为妖态,作折腰步,龋齿笑,以为媚惑。
《三齐略记》:郑司农常居不其城南山中教授,黄巾乱乃避,遣生徒崔琰、王经诸贤于此,挥涕而散。《后汉书·逸民传》:陈留老父者,不知何许人也。桓帝世,党锢事起,守外黄令陈留张升去官归乡里,道逢友人,共班草而言。升曰:吾闻赵杀鸣犊,仲尼临河而反;覆巢竭渊,龙凤逝而不至。今宦竖日乱,陷害忠良,贤人君子其去朝乎。夫德之不建,人之无援,将性命之不免,奈何。因相抱而泣。老父趋而过之,植其杖,太息言曰:吁。二大夫何泣之悲也。夫龙不隐鳞,凤不藏羽,网罗高悬,去将安所。虽泣何及乎。二人欲与之语,不顾而去。
《祢衡传》:孔融爱衡才,数称述于曹操。操欲见之,而衡数辱操。操怒,谓融曰: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鼠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今送与刘表,视当如何。于是遣人骑送之。临发,众人为之祖道,先供设于城南,乃更相戒曰:祢衡悖虐无礼,今因其后到,咸当以不起折之也。及衡至,众人莫肯兴,衡坐而大号。众问其故,衡曰:坐者为冢,卧者为尸,尸冢之间,能不悲乎。
《吴志·孙权传》:建安五年,孙策薨,以事授权,权哭未及息。策长史张昭谓权曰:孝廉,此宁哭时邪。且周公立法而伯禽不师,非欲违父,时不得行也。况今奸宄竞逐,豺狼满道,乃欲哀亲戚,顾礼制,是犹开门而揖盗,未可以为仁也。乃改易权服,扶令上马,使出巡军。《魏志·王修传注·傅子》曰:太祖既诛袁谭,枭其首,令曰:敢哭之者,戮及妻、子。于是王叔治、田子泰相谓曰:生受辟命,亡而不哭,非义也。畏死忘义,何以立世。遂造其首而哭之,哀动三军。军正白行其戮,太祖曰:义士也。赦之。
《苏则传注·魏略》曰:则在金城,闻汉帝禅位,以为崩也,乃发丧;后闻其在,自以不审,意颇默然。临淄侯植自伤失先帝意,亦怨激而哭。其后文帝出游,追恨临淄,顾谓左右曰:人心不同,当我登大位之时,天下有哭者。时从臣知帝此言有为而发也,而则以为为己,欲下马谢。侍中傅巽目之,乃悟。
《蜀志·谯周传》:建兴中,丞相亮领益州牧,命周为劝学从事。按注《蜀记》曰:周初见亮,左右皆笑。既出,有司请推笑者,亮曰:孤尚不能忍,况左右乎。
《马忠传》:忠为人宽济有度量,但诙啁大笑,忿怒不形于色。
《晋书·阮籍传》:籍性至孝,母终,正与人围棋,对者求止,籍留与决赌。既而饮酒二斗,举声一号,吐血数升。及将葬,食一蒸肫,饮二斗酒,然后临诀,直言穷矣,举声一号,因又吐血数升。毁瘠骨立,殆致灭性。裴楷往吊之,籍散发箕踞,醉而直视,楷吊谚毕便去。或问楷:凡吊者,主哭,客乃为礼。籍既不哭,君何为哭。楷曰:阮籍既方外之士,故不崇礼典。我俗中之士,故以轨仪自居。时人叹为两得。又兵家女有才色,未嫁而死。籍不识其父兄,径往哭之,尽哀而还。其外坦荡而内淳至,皆此类也。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
《陆云传》:云与兄机齐名,吴平,入洛。机初诣张华,华问云何在。机曰:云有笑疾,未敢自见。俄而云至。华为人多姿致,又好帛绳缠须。云见而大笑,不能自已。先是,尝著缞绖上船,于水中顾见其影,因大笑落水,人救获免。
《世说》:王戎丧儿万子,山简往省之,王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曰:圣人忘情,最下不乃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𥳑服其言,更为之恸。《襄阳耆旧传》:羊公与邹润甫登岘山,垂泣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登此远望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不可得知,念及令人悲伤。
《晋书·羊祜传》:祜卒,时年五十八。帝素服哭之,甚哀。是日大寒,帝涕泪沾须鬓,皆为冰焉。南州人征市日闻祜丧,莫不号恸,罢市,巷哭者声相接。吴守边将士亦为之泣。其仁德所感如此。
《魏舒传》:舒子混,清惠有才行,为太子舍人。年二十七,先舒卒,朝野咸为舒悲惜。舒每哀恸,退而叹曰:吾不及庄生远矣,岂以无益自损乎。于是终服不复哭。《淳于智传》:夏侯藻母病困,诣智卜,忽有一狐当门向之嗥。藻怖愕,驰见智。智曰:其祸甚急,君速归,在狐嗥处拊心啼哭,令家人惊怪,大小必出,一人勿出,哭勿止,然后其祸可救也。藻还,如其言,母亦扶病而出。家人既集,堂屋五间拉然而崩。
《语林》:王武子葬,孙子荆哭之甚悲。宾客莫不垂涕,哭毕,向灵座曰:卿常好驴鸣,今为君作驴鸣。既作声似真,宾客大笑。孙闻笑顾,谓曰:诸君不死,令王武子死乎。
《世说》:任育长尝行从棺邸下度,流涕悲哀。王丞相闻之曰:此是有情痴。
王长史登茅山,大恸哭曰:琅邪王伯舆,终当为情死。《晋书·孝武本纪》:简文之崩也,时年十岁,至晡不临,左右进谏,答曰:哀至则哭,何常之有。谢安尝叹以为精理不减先帝。
《顾恺之传》:恺之,桓温引为大司马参军,甚见亲昵。温薨后,恺之拜温墓,赋诗云:山崩溟海竭,鱼鸟将何依。或问之曰:卿凭重桓公乃尔,哭状其可见乎。答曰:声如震雷破山,泪如倾河注海。
《王珣传》:初,珣既与谢安有隙,在东闻安薨,便出京师,诣族弟献之,曰:吾欲哭谢公。献之惊曰:所望于法护。于是直前哭之甚恸。法护,珣小字也。
《谢安传》:羊昙者,太山人,知名士也,为安所爱重。安薨后,辍乐弥年,行不由西州路。尝因石头大醉,扶路唱乐,不觉至州门。左右白曰:此西州门。昙悲感不已,以马策扣扉,诵曹子建诗曰: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恸哭而去。
《慕容熙载记》:熙伪皇后苻氏死,熙服斩缞,食粥。制百寮于宫内哭临,令沙门素服。使有司案检哭者,有泪以为忠孝,无则罪之,于是群臣震惧,莫不含辛以为泪焉。
《苻登载记》:登率众下陇入朝那,姚苌据武都相持,累战互有胜负。苌退还安定。登率骑万馀围苌营,四面大哭,哀声动人。苌恶之,乃命三军哭以应登,登乃引退。
《世说》:桓南郡被召作太子洗马,船泊荻渚,王大服散后已小醉,往看桓。桓为设酒,不能冷饮,频与左右:令温酒来。桓乃流涕呜咽,王便欲去。桓以手巾掩泪,因谓王曰:犯我家讳,何预卿事。王叹曰:灵宝故自达。桓南郡与道曜讲老子,王侍中为主簿,在坐。桓公曰:王主簿,可顾名思义。王未有答,且大笑。桓公曰:王思道故能作大家儿笑。
《莲社高贤传》:陆修静,吴兴人。早为道士,置馆庐山,时远法师居东林,其处流泉匝,寺下入于溪,每送客过此,辄有虎号鸣,因名虎溪。后送客未尝过,独陶渊明与修静至,语道契合,不觉过溪。因相与大笑,世传为三笑图。
《宋书·王元谟传》:元谟迁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加都督。雍土多侨寓,元谟请土断流民,当时百姓不愿属籍,罢之。其年,元谟又令九品以上租,使贫富相通,境内莫不嗟怨。民间讹言元谟欲反,时柳元景当权,元景弟僧景为新城太守,以元景之势,制令南阳、顺阳、上庸、新城诸郡并发兵讨元谟。元谟令内外宴然,以解众惑,驰启孝武,具陈本末。帝知其虚,驰遣主书吴喜公抚慰之,又答曰:梁山风尘,初不介意,君臣之际,过足相保,聊复为笑,伸卿眉头。元谟性严,未尝妄笑,时人言元谟眉头未曾伸,故帝以此戏之。
《刘怀慎传》:怀慎子德愿为秦郡太守。德愿性粗率,为世祖所狎侮。上宠姬殷贵妃薨,葬毕,数与群臣至殷墓。谓德愿曰:卿哭贵妃若悲,当加厚赏。德愿应声便号恸,抚膺擗踊,涕泗交流。上甚悦,以为豫州刺史。又令医术人羊志哭殷氏,志亦呜咽。他日有问志:卿那得此副急泪。志时新丧爱姬,答曰:我尔时自哭亡妾耳。志滑稽,善为谐谑,上亦爱狎之。
《谈薮》:王元景使梁刘孝绰,送之泣下,元景无泪,谢曰:卿勿怪我,别后当阑干耳。
《魏书·诸帝子孙传》:艾陵伯苌性刚毅,虽有吉庆事,未尝开口而笑。高祖迁都,苌以代尹留镇。除怀朔镇都大将,因别赐苌酒,虽拜饮,而颜色不泰。高祖曰:闻公一生不笑,今方隔山,当为朕笑。竟不能得。高祖曰:五行之气,偏有所不入。六合之间,亦何事不有。左右见者,无不扼腕大笑。
《北齐书·安德王延宗传》:兰陵王芒山死,妃郑氏以颈珠施佛。广陵王使赎之。延宗手书以谏,而泪满纸。河间死,延宗哭之泪赤。
《北史·崔瞻传》:瞻除太子中庶子,时诏议三恪之礼,太子少傅魏收为一议,朝士莫不雷同。瞻别立异议,收读讫笑而不言。瞻正色曰:圣上诏群臣议国家大典,少傅名位不轻,瞻议若是,须赞其所长;若非,须诘其不允。何容读国士议文,直此冷笑。
《隋书·厍狄士文传》:士文拜贝州刺史。至州发擿奸隐,长吏尺布升粟之赃,无所宽贷。得千馀人而奏之,上悉配防岭南,亲戚相送,哭泣之声遍于州境。至岭南,遇瘴疠死者八九,于是父母妻子唯哭士文。士文闻之,令人捕捉,挝捶盈前,而哭者弥甚。
《李穆传》:穆兄子崇,周元年,以父贤勋,封回乐县侯。时年尚小,拜爵之日,亲族相贺,崇独泣下。贤怪而问之,对曰:无勋于国,而幼少封侯,当报主恩,不得终于孝养,是以悲耳。贤由此大奇之。
《唐书·张公谨传》:公谨改襄州都督。卒官,年四十九。帝将出次哭之,有司奏:日在辰,不可。帝曰:君臣犹父子也,情感于内,安有所避。遂哭之。
《清异录》:娄师德位贵而性通豁,尤善捧腹大笑,人谓师德为齿牙春色。
《隋唐嘉话》:李太史与张文收率更坐,有暴风自南而至,李以南五里当有哭者,张以为有音乐。左右驰马观之,则遇送葬者,有鼓吹焉。
《唐书·李义府传》:义府貌柔恭,与人言,嬉怡微笑,而阴贼褊忌著于心,凡忤意者,皆中伤之,时号义府笑中刀。
《桂苑丛谈》:周郑客唐衢,有文老而无成,善哭,每一声音调哀切,闻者泣下。常游太原,遇享军,酒酣,乃哭,满座不乐,主人为之罢宴矣。
《闻见后录》:元和中,处士唐衢善哭,闻白乐天谪辄大哭。衢后死,乐天有诗云:何当向坟前,还君一掬泪。《临汉诗话》:韩愈游华山,穷极幽险,心悸目眩,不能下,发狂号哭,投书与家人,别华阴令百计取之,方能下。《唐书·刘崇鲁传》:帝以李溪辅政,及墨麻出,崇鲁辄掠麻大哭。帝问焉,崇鲁曰:今虽乏人,岂宜取憸人为宰相。溪由是不得相。溪亦劾奏,絁巾惨带,不入国门;崇鲁向殿哭,厌诅天祚,殆人之妖。然崇龟始闻哭麻,恚不食。曰:吾兄弟未始以声利败名,今不幸乃生是儿。《清异录》:和鲁公慷慨厚德,每滑稽则哄堂大笑。时博士杨永符能草圣,有省郎闻鲁公笑声,戏谓杨曰:丞相口欢笑。永符曰:予忝事笔墨,方挥扫之际,亦谓太博手怒耶。
《东轩笔录》:陈抟字图南,有经世之才,生唐末厌五代之乱。入武当山学神仙,自晋汉已后,每闻一朝革命,则嚬蹙数日。人有问者,瞪目不答。一日,方乘驴游华阴,市人相语曰:赵点检作官家。抟惊喜大笑,人问其故,又笑曰:天下这回定叠也。太祖事周,为殿前都点检,抟尝见天日之表,知太平自此始耳。
《宋史·扈蒙传》:蒙有笑疾,虽上前不自禁。
《通鉴》:范仲淹选监司,取班簿,视不才者一笔勾之。富弼曰:一笔勾,一家哭矣。仲淹曰:一家哭,何如一路哭邪。遂悉罢之。
《宋史·包拯传》:拯权知开封府,迁右司郎中。拯立朝刚毅,贵戚宦官为之敛手,闻者皆惮之。人以包拯笑比黄河清。
《闻见后录》:司马丞相薨于位,程伊川主丧事。专用古礼,东坡自使所来吊伊川,止之曰:公方预吉礼,非哭则不歌之义。不可入。东坡不顾,以入。曰:闻哭则不歌,不闻歌,则不哭也。伊川不能敌其辩也。
《云谷杂记》:司马温公,元丰末来京师,都人竞愿识之,及薨,京之民罢市而往吊。粥衣以致奠,巷哭以道车者,盖以千万数。上命户部侍郎赵赡内侍省押班,冯宗道护其丧归葬,赡等还告民,哭公哀甚,如哭其私亲,四方来位历葬者,盖数万人。
《宋史·邓绾传》:绾迁职方员外郎。时王安石得君专政,极其佞谀。安石荐于神宗,除集贤校理、检正中书孔目房。乡人在都者皆笑且骂,绾曰:笑骂从汝,好官须我为之。
《东坡志林》:己卯上元,予在儋耳。有老书生数人来过曰:良月佳夜,先生能一出乎。予欣然从之,步城西入僧舍,历小巷,民夷杂蹂屠酤纷然,归舍已三鼓矣。舍中掩关熟寝,已再鼾矣。放杖而笑,孰为得失。问先生何笑,盖自笑也。然亦笑。韩退之钓鱼无得,更欲远去。通鉴绍圣中以吕惠卿知大名府监察御史,常安民言惠卿赋,性深险。今将过阙,必言先帝而泣以感动陛下,希望留京帝纳之,及惠卿至京,请对见帝,果言先帝事而泣,帝正色不答,计卒不施而去。
《墨客挥犀》:舒王性酷嗜书,虽寝食间手不释卷昼,或宴居默坐,研究经旨,知常州对客语,未尝有笑容。一日大会宾佐,倡优在庭,公忽大笑,人颇怪之。乃共呼优人,厚遗之。曰:汝之艺能使太守开颜,其可赏也。有一人窃疑公笑不由此,因乘间启公。公曰:畴日席上偶思咸恒二卦,豁悟微旨,自喜有得,不觉发笑耳。贵耳集孝,皇圣明亦为左右者所惑,有一川官得郡陛辞,有宦者奏知,来日有川知州上殿,官家莫要笑。寿皇问如何不要笑,外面有一语云:裹上悫头,西字脸,恐官家见了笑。只得先奏。所谓知州者,面大而横阔,故有此语。来日上殿,寿皇一见,忆得先语便笑,卿所奏不必宣读,容朕宫中自看。愈笑不已。其人出外,曰:早来天颜甚悦,以某奏劄称旨。殊不知西字脸先入之言,所以动寿皇之笑也。
《湘山野录》:安鸿渐有滑稽清才,而复内惧妇。翁死哭于柩,其孺人素性严,呼入穗幕中诟之,曰:汝哭何因无泪。渐曰:以帕拭乾。妻严戒曰:来日早临,定须见泪。渐曰:唯。计既窘,来日以宽巾湿纸置于额,大叩其颡而恸,恸罢其妻又呼入窥之。妻惊曰:泪出于眼,何故额流。渐对曰:仆但闻自古云水出高原。
《三朝野史》:金陵帅阃赵以夫过衢州,访秘书徐霖,相见后觌面大恸。左右见者骇然,不知所哭何事。元来哭世道艰险,小人在朝,君子在野,生民不见太平之治,与霖俱怀婺纬之忧,故也。

悲欢部杂录

《易经·同人卦》:九五:同人,先号咷而后笑。
《离卦》: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震卦》:笑言哑哑。按程传:哑哑,言笑和适之貌。
《萃卦》:上六:赍咨涕洟,无咎。按大全缙云冯氏曰:萃极而散,穷无所倚之,象赍咨叹也。涕洟,悲泣也。
《诗经·召南草虫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
《邶风·燕燕篇》: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卫风·氓蚩篇》: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豳风·东山篇》: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小雅·斯干篇》:爰笑爰语。
《大东篇》:眷言顾之,潸焉出涕。
《小明篇》:念彼共人,涕零如雨。
《礼记·曲礼》:父母有疾,笑不至矧。按注:齿本曰:矧,笑而见矧,是大笑也。
《礼斗威仪》:君乘土而王,其民人好大笑。
乐动声,仪人情,喜则笑矣。
《淮南子·说林训》:杨子见逵路而哭之,为其可以南,可以北;墨子见练丝而泣之,为其可以黄,可以黑。《说苑·贵德篇》:满堂饮酒,有一人独索向隅而泣,则一堂之人皆不乐矣。
《无能子·答鲁问篇》:无能子从父之弟。鲁问曰:鲁尝念未得而忧,追已往而悲得,酒酣醉陶然不知。今则不能忘乎酒矣。无能子曰:汝之忧,汝之悲,自形乎。自心乎。曰:自心。曰:心可睹乎。曰:不可睹。无能子曰:不可睹者,忧悲之所生也。求忧悲之所生,且不可睹。忧悲何寄哉。忧悲无寄,则使汝遂其未得还其已往,又将谁付耶。今汝随而悲忧之,是欲系风擒影也。汝无忧悲之所寄,而有味酒之陶然。不能自得,反浸渍于曲糵,岂酿器乎。
《栾城遗言》:程正叔引《论语》云:南郊行事,回不当哭。温公曰:古人但云哭则不歌,不曰歌则不哭,盖朋友之故,何可预期。
可谈蔡持正自左揆责知安州,常作安陆十诗。吴处厚捃摭笺注:蔡坐此,贬新州。其诗有云: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吴注云:未知蔡确此时独笑何事。先公帅广崇宁元年正月游蒲涧,同越俗也。见游人簪凤尾花,作口号中一联云:孤臣正泣龙须草,游子空簪凤尾花。盖以被遇先朝,自伤流落,后监司元论乃指此句以为罪其诬。注云:契勘,正月十二日哲宗皇帝已大祥,岂是孤臣。正泣之时,鞫狱竟无他意。谗口可畏如此,既不得笑,又不得哭。
释常谈泣于岐路,谓之杨朱之泣。淮南子曰:杨朱见岐路而泣之。曰:可以南可以北。高诱曰:嗟。其别易而会难也。
《五色线桓谭新论》:人闻长安乐,则出门西向而笑。闻肉味美,则过屠门而大嚼。
《能改斋漫录》:世言笑之不情者,为乾笑。按宋范晔谋逆就刑于市,妻来别骂晔曰:身固不足塞罪,奈何枉杀子孙。晔乾笑而已。按乾笑自此始。
秘阁有古《笑林》十卷,晋孙楚笑赋曰:信天下之笑林,调谑之具观。笑林本此。
《辍耕录》:杨铁崖云:坡翁跋石,恪所画以为三人皆大笑,至衣服冠屦皆有笑态。其后之童子,赤罔知而大笑。永叔书室图三笑于壁,想见石恪所作,与此无异。然坡翁所跋三笑,不言为谁,山谷特实以远公陶陆事。陈贤良舜俞《庐山记》,亦谓举世信之。有赵彦通者作《庐岳独笑》一篇,谓远公不与修静,同时楼攻愧,亦言修静。元嘉末,始来庐山时,远公亡已三十馀年,渊明亡亦二十馀年,其不同时,信哉。后世传讹,往往如此,使坡翁见之,亦当绝倒也。
《凝斋笔语》:阳主笑阴主,哭故同人号咷。指六二笑,指九五也。
《玉笑零音》:杨朱泣岐路,阮籍泣穷途,一以悲道之多端,一以悲道之不达。
《珍珠船》《南史·乐预传》曰:此事人笑,褚公至今齿冷,无为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