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忧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五十二卷目录

 忧乐部汇考
  书经〈洪范〉
  尔雅〈释诂 释训〉
  方言〈忧愁杂释〉
 忧乐部总论
  礼记〈曲礼〉
  孔子家语〈在厄〉
  子华子〈执中〉
  春秋繁露〈论齐桓公鲁桓公〉
  扬子〈学行篇〉
  韩诗外传〈三忧〉
  申鉴〈政体〉
 忧乐部艺文一
  释愁文          魏曹植
  九愁赋           前人
  与曹昭伯笺         应琏
  序愁赋         梁简文帝
  忧箴          唐柳宗元
  愁赋            符载
  颜乐亭铭         宋程颢
  坐愁赋〈有序〉      晁补之
  愁赋          明王世贞
  四愁赋           黄淮
 忧乐部艺文二〈诗词〉
  四愁诗〈并序〉      汉张衡
  咏愁           宋王微
  夜愁示诸宾       梁王僧孺
  愁            唐杜甫
  长乐坡送人赋得愁     白居易
  赋愁〈并序〉        魏扶
  愁             杜牧
  百忧            孟郊
  独愁            前人
  夜忧            前人
  春愁            前人
  愁诗           李廷璧
  春愁            韦庄
  愁             前人
  愁           金李俊民
  愁〈以上诗〉      明张彦伦
  相见欢       南唐后主李煜
  无愁可解〈反解愁〉    宋苏轼
  诉衷情〈旅愁〉       唐庚
  声声慢〈咏愁〉      明刘基
  桃源忆故人〈春愁〉    郑中卿
  眼儿媚〈春愁〉      王元美
  少年游〈愁 以上词〉    前人
 忧乐部纪事
 忧乐部杂录

人事典第五十二卷

忧乐部汇考

《书经》《洪范》

六极,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忧。
〈注〉忧者,心不宁也。

《尔雅》《释诂》

怡、怿、悦、欣、衎、喜、愉、豫、恺、康、、般,乐也。
〈注〉皆见诗〈疏〉皆谓喜乐怡者和乐也。《小雅节南山》云既夷既怿。怿者,悦乐也。《商颂那篇》云亦不夷,怿悦者,心乐也。《小雅》都人士云:我心不悦欣者,笑喜之乐也。《大雅凫鹥》云:旨酒欣欣。《毛传》云:欣欣然,乐也衎者。饮食之乐也。《小雅南有嘉鱼》云:嘉宾式燕,以衎喜者。《说文》云:不言而悦也。《小雅彤弓》云:中心喜之愉者,安閒之乐也。《唐风山有枢》云:他人是愉。《毛传》云:愉乐也,豫者逸乐也。《小雅白驹》云:逸豫无期,恺者康乐也。《小雅鱼藻》云:岂乐饮酒康者,安乐也。《唐风蟋蟀》云:无以太康者,乐之久也。《小雅鹿鸣》云:和乐且湛。又《卫风氓篇》云:无与士耽。郑笺云:耽非礼之乐,般者游乐也。

恙、写、悝、盱、繇、惨、恤、罹,忧也。
〈注〉今人云:无恙谓无忧也。写有忧者,思散写也。诗曰:悠悠我悝,云何盱矣。繇役以为忧愁也。〈疏〉皆谓忧愁也。《恙者聘礼》云:公问君,宾对公再拜。郑注云:拜其无恙。郭云:今人言无恙,谓无忧也。写者有忧者,思散写也。《小雅车辖》云:我心写兮,繇者繇役,亦
为忧愁惨者,心忧也。恤者,《小雅祈父》云:胡转予于恤罹者,王风兔爰云:逢此百罹。

《释训》

悠悠、洋洋,思也。
〈注〉皆忧思。〈疏〉《郑风子衿》云:悠悠我思,𨚍风二子。乘舟云中,心养养。此皆想念忧思也。

殷殷、茕茕、忉忉、博博、钦钦、京京、忡忡、惙惙、怲怲、弈弈,忧也。
〈疏〉《小雅正月》云:忧心慇慇。《毛传》云:慇慇然痛也。又云,忧心茕茕。《毛传》云:茕茕,忧意也。《桧风羔裘》云:劳心忉忉。郑笺云:三谏不从,待放而去,思君如是,心忉忉然。又素冠云:劳心博博。《毛传》云:博博,忧劳也。秦风云:忧心钦钦。毛传云:思望之,心中钦钦然。小雅正月云:忧心京京。毛传云:京京,忧不去也。召南草虫云: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毛传云:忡忡,犹冲冲也。郑笺云:未见君子者,谓在途时也。在途时忧忧,不见君子,无以宁父母,故心冲冲然。又曰:忧心惙惙。毛传云:惙惙,忧也。小雅頍弁云:忧心怲怲。毛传云:怲怲,忧盛满也。又云:忧心弈弈。毛传云:弈弈,然无所薄也。此皆作者歌事以咏心忧也。

《方言》《忧愁杂释》

慎济鴢惄湿桓忧也。宋卫或谓之,慎或曰:鴢,陈楚或曰:湿或曰:济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或曰:惄。或曰:湿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志而不得,欲而不获,高而有坠,得而中亡。谓之湿,或谓之惄。

忧乐部总论

《礼记》

《曲礼》

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大全〉应氏曰:志满则溢,乐极则反。

《孔子家语》《在厄》

子路问于孔子曰:君子亦有忧乎。子曰:无也。君子之修行也,其未得之,则乐其意,既得之,又乐其治,是以有终身之乐,无一日之忧。小人则不然,其未得也,患弗得之,既得之,又恐失之,是以有终身之忧,无一日之乐也。

《子华子》《执中》

子华子曰:撞钧石之钟,六乐合奏于庭,所以写乐也。而隐忧者,临之而逾,悲不主乎乐故也。郁摇而行歌,促弦而急弹,所以写忧也。而安恬者,得之而逾,欢不主于忧故也。然则忧乐在外也,所以主之者,内也。内之所感赭苍五色,东西留区而昧者,则不之知也。故曰:观流水者,与水俱流。其目运而心逝者欤。

《春秋繁露》《论齐桓公鲁桓公》

谓一元者,大始也。知元年志,大人之所重,小人之所轻。是故治国之端在正名,名之正,兴五世,五传之外,美恶乃形,可谓得其真矣,非子路之所能见。非其位而即之,虽受之先君,春秋危之,宋缪公是也;非其位不受,不受之先君,而自即之,春秋危之,吴王僚是也;虽然,苟能行善得众,春秋弗危,卫侯晋以正书葬是也;俱不宜立,而宋缪公受之先君而危,卫宣弗受先君而不危,以此见得众心之为大安也。故齐桓非直弗受之先君也,乃率弗宜为君者而立,罪亦重矣,然而知恐惧,敬举贤人而以自覆盖,知不背要盟,以自湔浣也,遂贤君,而霸诸侯;使齐桓背恶,而无此美,得免杀灭,乃幸也。何霸之有。鲁桓忘其忧,而祸逮其身;齐桓忧其忧,而立功名。推而散之,凡人有忧而不知忧者,凶,有忧而深忧之者,吉。易曰:复自道,何其咎。此之谓也。匹夫之反道以除咎,尚难,人主之反道以除咎、甚易。诗云:德輶如毛。言其易也。

《扬子》《学行篇》

或曰:使我纡朱怀金,其乐不可量也。曰:纡朱怀金之乐,不如颜氏子之乐。颜氏子之乐也,内;纡朱怀金之乐也,外。或曰:请问屡空之内。曰:颜不孔,虽得天下不足以为乐。然亦有苦乎。曰:颜苦孔之卓也。或人瞿然曰:兹苦也,祇其所以为乐也欤。

《韩诗外传》《三忧》

孔子曰:君子有三忧:弗知,可无忧与。知而不学,可无忧与。学而不行,可无忧与。诗曰:未见君子,忧心惙惙。

《申鉴》《政体》

或曰:圣王以天下为乐。曰:否。圣王以天下为忧,天下以圣王为乐。凡主以天下为乐,天下以凡主为忧。圣王屈己以申天下之乐。凡主申己以屈天下之忧。申天下之乐,故乐亦报之。屈天下之忧,故忧亦及之。天下之道也。

忧乐部艺文一

《释愁文》魏·曹植

予以愁惨,行吟路边,形容枯悴,忧心如醉,有元灵先生见而问之曰:子将何疾,以至于斯,答曰:吾所病者愁也,先生曰:愁是何物,而能病子乎,答曰:愁之为物,惟恍惟惚,不召自来,推之弗往,寻之不知其际,握之不盈一掌,寂寂长夜,或群或党,去来无方,乱我情爽,其来也难退,其去也易追,临餐困于哽咽,烦冤毒于酸嘶,加之以粉饰不泽,饮之以兼肴不肥,温之以金石不消,麾之以神膏不希,授之以巧笑不悦,乐之以丝竹增悲,医和绝思而无措,先生岂能为我蓍龟乎,先生作色而言曰:予徒辩子之愁形,未知子愁所由而生,我独为子言其发矣,方今大道既隐,子生末季,沉溺流俗,眩惑名位,濯缨弹冠,咨趣荣贵,坐不安席,食不终味,遑遑汲汲,或憔或悴,所鬻者名,所拘者利,良由华薄,凋损正气,吾将赠子以无为之药,给子以淡薄之汤,刺子以元虚之针,灸子以淳朴之方,安子以恢廓之宇,坐子以寂寞之床,使王乔与子遨游而逝,黄公与子咏歌而行,庄子与子具养神之撰,老聃与子致爱性之方,趣避路以栖迹,乘轻云以翱翔,于是精骇魂散,改心回趣,愿纳至言,仰崇元旨,众愁忽然,不辞而去。

《九愁赋》前人

嗟离思之难忘,心惨毒而含哀,践南畿之末境,越引领之徘徊,眷浮云以太息,顾攀登而无阶,匪徇荣而愉乐,信旧都之可怀,恨时王之谬听,受奸枉之虚辞,扬天威以临下,忽放臣而不疑,登高陵而反顾,心怀愁而荒悴,念先宠之既隆,哀后施之不遂,虽危亡之不豫,亮无远君之心,刈桂兰而秣马,舍余车于西林,愿接翼于归鸿,嗟高飞而莫攀,因流景而寄言,响一绝而不还,伤时俗之趋险,独怅望而长愁,感龙鸾而匿迹,如吾身之不留,窜江介之旷野,独眇眇而沉舟,思孤客之可悲,改予身之翩翔,岂天监之孔明,将时运之无常,谓内思而自策,算乃昔之愆殃,以忠言而见黜,信毋负于时王,俗参差而不齐,岂毁誉之可同,竞昏瞀以营私,害予身之奉公,共朋党而妒贤,俾予济乎长江,嗟大化之移易,悲性命之攸遭,愁慊慊而继怀,怛惨惨而情挽,旷年载而不回,长去君兮悠远,御飞龙之蜿蜒,扬翠霓之华旌,绝紫霄而高骛,飘弭节于天庭,披轻云而下观,览九土之殊形,顾南郢之邦壤,咸芜秽而倚倾,骖盘桓而思服,仰御骧以悲鸣,纡予袂而长涕,仆夫感以失声,履先王之正路,岂淫径之可遵,知犯君之招咎,耻干媚而求亲,顾旋复之无軏,长自弃于遐滨,与麋鹿以为群,宿林薮之葳蓁,野萧条而极望,旷千里而无人,民生期于必死,何自苦以终身,宁作清水之沉泥,不为浊路之飞尘,践蹊隧之危阻,登岧峣之高岑,见失群之离兽,觌偏栖之孤禽,怀愤激以切痛,苦回忍之在心,愁戚戚其无为,游绿林而逍遥,临白水以悲啸,猿惊听而失条,亮无怨而弃逐,乃余行之所招。

《与曹昭伯笺》应琏

空城寥廓所闻者,悲风所见者,鸟雀。昔陈司空为邑宰,所在幽闲独坐,愁思幸赖,游蚁以娱其意,以今况之,定不虚矣。损书及远,若从云坠。

《序愁赋》梁·简文帝

情无所治,志无所求,不怀伤而忽恨,无惊猜而自愁,玩飞花之入户,看斜晖之度寮,虽复玉觞浮碗,赵瑟含娇,未足以袪斯耿耿。息此长谣。

《忧箴》唐·柳宗元

忧可无乎。无谁以宁。子如不忧,忧日以生,忧不可常,常则谁怿。子常其忧,乃小人戚,敢问忧。方吾将告子有闻,不行有过,不徙宜言,不言不宜,而烦宜退,而勇不宜,而恐中之诚恳,过又不及,忧之大方,唯是为急。内不自得甚泰。为忧省而不疚,虽死优游。所忧在道,不在乎祸,吉之先见,乃可无过,告子如斯,守之勿堕。

《愁赋》符载

愁之为物也,亲贱贫傲富贵。无贤知兮,不肖事违。衷而必至,非元黄之色,殊甘辛之味。其去也,若缘云之难。其来也,类走丸之易。愁兮愁志,士蹇以徘徊。郁风云之气,挺栋梁之材。思宏廓以经济,刻洪勋于鼎鼐。命路犹隘,天衢未开。沧波悠悠,以东注白。日忽忽其西,颓元德拊髀以泣下。孔明抱膝而思,来愁兮愁静。女怅其谁语,耸端操而不爽,抱明心以自处,当泮冰之良辰。期鸣雁之得侣,桃李艳于淑景,蕙兰生于幽渚。望蹇修兮不来,念良人兮何许。愁兮愁边,塞兮行役,始忘家而徇国,忽时淹而岁。积金河流而更遥铜柱去而太剧,凝云披岭,惊沙满碛。马向北以嘶风,人上陇而吹笛。功名慨其缅邈,鬓发飒以斑白。伏波据鞍而骨惊定,远操戈而涕激。愁兮愁禁,掖兮恩光,争修曼态,竞饰明珰。动千金之巧笑,希一顾于君王。娇妒盈于思虑,移夺起于毫芒。何长门之咫尺。邈阻绝乎陵冈。宫殿深兮月皎,歌吹清兮夜长。班姬无言以掩扇,陈后回裾而就床。愁兮愁春与,秋兮登临,放臣寓目,游子开襟,枫江千里,青壁万寻。微波荡漾,灌木萧森,杳杂花而覆水,见槁叶之乱林。起宋玉之沉思,伤屈平之远心。愁兮愁,往事纷其断续申生,被谮周勃,受辱乐毅,无阶以转燕,黄权何计而归。蜀投令君于虚器,疑卞和之美玉。李广失路于匈奴,徐市泛舟于海曲。过山阳而日晚,望西陵而树绿。包胥感激于秦庭,邹阳畏偪于梁狱。愁兮愁羁志,杳而无伴,鸿渐于陆层霄未半,怀戴君与利物,每行吟而坐叹,安得百斛之醇醪。使斯愁也,霞开而雾散者哉。

《颜乐亭铭》宋·程颢

天之生民,是为物则非学非师,孰觉孰识。圣贤之分,古难其明。有孔之遇,有颜之生。圣以道化贤,以学行万世。心目破昏为醒周爰阙里,惟颜旧止巷污,以榛井湮而圮。乡闾蚩蚩,弗视弗履,有卓其谁,师门之嗣追古念,今有恻其心,良价善谕,发帑出金巷治以辟井渫而深,清泉泽物,佳木成阴,载基载落,亭曰:颜乐。昔人有心,予忖予度,千载之上,颜惟孔乐。百世之下,颜居孔作。盛德弥光,风流日长,道之无疆,古今所常。水不忍废,地不忍荒。呜呼。正学其何可忘。
《坐愁赋》〈有序〉晁补之
鲁人阎子,仲武行年七十四,躬耕于鄙,岁旱不入而色藜藿。促鼓其琴作坐愁之声,尝所与游晁子补之恐其伤也,为作《坐愁赋》假翁与过者,语以解之其辞曰。

彼何人而处廓兮,匪三闾而独醒。鬓毛毵,其雪糅兮,眸子瞭。其星明块,独守此中野兮,囷无禾。而爨清拂素琴之浮埃,理坐愁之遗声。忽推几而睨天,送飞鸿之杳冥。或过其前曰:有心哉。然何求昔林类之行歌。云:既老而无忧。翁年运而德,加翁何为乎。坐愁翁偶顾而若闻,犹援琴而不舍。曰:子非鲁之儒服者,邪何以不知漆室女者,昼辍纴而淫思,宵倚楹而悲咤。彼浅哉。其量人匪鲁忧而欲嫁,岂不误邪。吾亦伤夫鲁之君子,昔在厄而不糁赐,自殖而何诛。顾乘轩而中绀,羌同道而耻。兹乃长饥乎。回宪彼林,类其何人。虽信贤而独善。或者曰:未既也。请言翁之近者,昔苏门之遁民,縆枯桐之一弦,匪无弦之寂默,异五弦之啾諠。对阮子惟长啸,为嵇生才一言。人欲怒之,戏排诸渊。勃窣而出,则又粲然。彼何知夫坐愁,几跹跹乎乐天矣。然圣人犹以谓乐,天有忧之大者也,况忧人之忧,岂有既哉。于是翁泛然,可油然谢曰:忧乐外矣,吾当虚之。

《愁赋》明·王世贞

摇落穷愁,云胡在心。棼如蚕丝,历乱难禁。又似胶漆,黏结。不分沈冥,昼晦郁术寒云。七情之表,五蕴之外,别搆愁国。金汤衣带,海输何竭。酒攻不解,于是仆产乐土,晚系愁庭,出入愁伍,寝食愁并。朱颜向墨,鬒鬓移素。中肠阴窄,骈胁徐露。邻死尺寸,厌生万端,抚膺搏颊,聊举其凡。在昔齐相初羁燕储未释,狐腋已空,乌头尚黑。贿幸姬兮不顾,望故乡兮长隔。鸡迫明而咿喔,马中夜而茧栗。崤关垂启追兵已迫,若乃荆卿既遣,吕王若故刃,隔提囊尸,分踞柱。秦兵电发,檄书星布,君父怨谪,国人指詈,辽左奚匿易流。堪揭抚头颅而非我知,社稷之他氏,至如苏季献策,三年不收,然桂欲烬因鬼虚谋。貂离披而别体,马局蹐而异投。鸣机转轧,戛釜谁留。荣将贵逝,辱与贱求。爰有中废长门,追宠增成。君恩一失,六宫见轻,玉阶绝迹,银井无声。明月含波,春花欲霰,宫车径度,箫韶别殿,空乞赋于黄金,但沈吟于纨扇。又乃弃妻斥女,缄思窦公爰爰。白兔趯趯,草虫鸳鸯、瓦坼玳瑁、床空。滔戍不归,嘉书未返。铁岭天遥,榆关梦转。睹三星以何夕。叹流年之渐晚。其或中朝凤,女远嫁乌孙,酪浆盛腥。毳褐奇温,穹庐代宇,服匿承樽,髵䰄赭面。啁啾兽言,盼嵯峨之金屋,隔缥缈之玉门。虽托情于黄鹄,竟绝轨于南辕。载有王稽,内诛安平,外畔应侯。奉朝明主,兴叹一士,谔谔沈几。先见欲辞,不可觉祸。难远嗟富贵之履危,仍寄愿于贫贱。未若屈子悬肠,郢都削迹。汉涘詹尹,谢筴渔父,鼓枻隐宗,国之犹线,慨谗夫之为虿乐,猗桑之无知。睹耿雉而尚寐,抱石匪远,回光难觊。及夫晋祚中衰,司空被羁,卢郎感交,破涕为诗,如何抚枕,遂异闻鸡倚危谯而清啸,掞扶风之妙辞。双辀骇驷,华盖摧坻,百鍊绕指。七尺难期于戏,梁狱重关。夏台累榭,四候辞春,两仪偏夜。雀鼠同贪荆棘,互藉贝锦,滔天金鸡,杳赦功成,不赏冤极,何论感飞霜于六月。迟返照于九阍。身将奋而俄掣,声欲举而潜吞。惧于垣之属耳。独黯然以销魂。乱曰:秋风至兮愁以来,秋风逝兮愁不归。愁带长兮无可减,愁泪枯兮不沾衣。万古愁兮一身敛,祇应人世有愁稀。

《四愁赋》黄淮

冲虚子索居,屏迹息虑省躬,因洞观夫元化。爰有感于深衷,年与时驰,羌景物之不异。情随事变,何欣戚之靡同。若乃阳和煦育,品汇昭融,秾李芳桃,耀繁华于朝日。金鞍绣毂,醉罗绮于春风。转歌喉之窈窕,霭香雾之空濛。蹋鞠斗鸡,斯游未已。争妍索笑,其乐何穷。我则低摧丧气,忧闷填胸,虚负岁华之迁,易那知花信之始。终听檐外鸣禽,空教梦断见墙头。飞絮始觉春浓,嘅穷途之寂寂,奈幽思之忡忡。至若兰雨传香,鸥波涨绿,开池馆以来南薰,折荷筒以泛醽醁。和白纻之新词,歌采莲之丽曲。或鸣琴以俯清流,或岸帻而倚修竹。扇影风泛兮齐纨,簟纹凉透兮湘玉。我则众秽流腥,炎蒸蕴毒,飞虻旋绕,遣拂何暇于言谈。流汗沾濡起居不离乎裀褥。纷然尘垢之侵肌,蕞尔烟灶之迷目。焉敢恣其趋跄,岂能频于盥沐。及夫序属,三秋金风扇冷。时维残腊素雪,扬威盼乡,信之沉迷目穷,雁字苦凝,寒之惨慄,体怯鹑衣,漏沉沉兮长夜,魂渺渺兮亲闱警。铎传声兮骇胆,而慄魄残灯照影兮洒泪。而长吁于斯时也,尔乃斗胜誇奇,携朋拉友,浥九霄之沆瀣,待月南楼玩六出之奇葩。张筵北牖列侍,女拥歌姬荐嘉肴,称寿酒。婉兮媚物之情,哆兮悬河之口。第恐为乐未央,而盛时年貌之不留。又岂知穷愁迫蹙,而羁人岁月之易久也。嗟夫。余尝究夫庶物之理,万化之原,是非互见,得失相沿,竞侈靡纵,游观则流之于放闵。阨穷极愁,苦复溺之于偏况。消长盈虚,实元机之旋斡,而穷通寿夭,岂人事之能迁。是故陋巷箪瓢,回也不改其乐。易箦待尽,参乎独得其传。又若陆绩颠危而不忘乎孝行,史迁残毁而犹校夫陈编。韩退之贬潮阳,而侃然正大之气上干霄汉。杜子美走川峡,而恳乎忠爱之情,屡见诗篇。此皆腾辉于汗简,非徒誇大于浮言,复有至人道备德全,不与时化,不为物牵。吻悲喜于一致,安性命之自然。匪棘匪徐,留心澹泊之域。爰清爰静,游神冲漠之天,斯其盛矣,我愿学焉。

忧乐部艺文二〈诗词〉

《四愁诗》〈并序〉      汉张衡

张衡不乐,久处机密。阳嘉中出为河间相,时国王骄奢不遵法度,又多豪右并兼之家。衡下车治,威严能内察属县,奸滑行巧劫,皆密知名下。吏收捕尽服,擒诸豪侠游客,悉惶惧逃出境。郡中大治,争讼息狱,无系囚,时天下渐弊,郁郁不得志,为四愁诗以美人,为君子以珍宝,为仁义以水深。雪雰为小人思,以道术为报贻于时,君而惧谗,邪不得以通其辞曰。

我所思兮在太山,欲往从之梁父艰。侧身东望涕沾翰。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我所思兮在桂林,欲往从之湘水深。侧身南望涕沾襟,美人赠我青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路远莫致倚惆怅,何为怀忧心烦伤。
我所思兮在汉阳,欲往从之陇阪长。侧身西望涕沾裳,美人赠我貂襜褕,何以报之明月珠。路远莫致倚踟蹰,何为怀忧心烦纡。
我所思兮在雁门,欲往从之雪雰雰。侧身北望涕沾巾,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路远莫致倚增叹,何为怀忧心烦惋。

《咏愁》宋·王微

自予抱羁思,眇与日月长。载离非宋远,谁谓河难航。忧随横霖密,慨因朗旭彰。负之苦不胜,即之竟无妨。如彼引鲲鱼,待尽守空梁。天地岂私贫,运至岂固当。既悟非形兆,兹数讵可攘。

《夜愁示诸宾》梁·王僧孺

檐露滴为珠,池水含成璧。万行朝泪泻,千里夜愁积。孤帐闭不开,寒膏尽复益。谁知心眼乱,看朱忽成碧。

《愁》唐·杜甫

江草日日唤愁生,巫〈一作春〉峡泠泠非世情。盘涡鹭浴底心性,独树花发自分明。十年戎马暗万国,异域宾客老孤城。渭水秦山〈一作川〉得见否。人经罢病虎纵横。

《长乐坡送人赋得愁》白居易

行人南北分征路,流水东西接御沟。终日坡前恨离别,漫名长乐是长愁。
《赋愁》〈并序〉魏扶
白乐天分司东洛,朝贤悉会兴化亭送别,酒酣,各请一字,至七字诗,以题为韵。

愁,迥野,深秋。生枕上,起眉头。闺阁危坐,风尘远游。巴猿啼不住,谷水咽还流。送客泊舟入浦,思乡望月登楼。烟波早晚长羁旅,弦管终年乐五侯。

《愁》杜牧

聚散竟无形,回肠自结成。古今留不得,离别又潜生。降虏将军思,穷秋远客情。何人更憔悴,落第泣秦京。

《百忧》孟郊

萱草女儿花,不解壮士忧。壮士心是剑,为君射斗牛。朝思除国雠,暮思除国雠。计尽山河画,意穷草木筹。智士日千虑,愚夫唯四愁。何必在波涛,然后惊沈浮。伯伦心不醉,四皓迹难留。出处各有时,众议徒啾啾。

《独愁》前人

前日远别离,昨日生白发。欲知万里情,晓卧半床月。常恐百虫鸣,使我芳草歇。

《夜忧》前人

岂独科斗死,所嗟文字捐。蒿蔓转骄弄,菱荇减婵娟。未遂摆鳞志,空思吹浪旋。何当再霖雨,洗濯生华鲜。

《春愁》前人

春物与愁客,遇时各有违。故花辞新枝,新泪落故衣。日暮雨寂寞,飘然亦同归。

《愁诗》李廷璧

到来难遣去难留,著骨黏心万事休。潘岳愁丝生鬓里,婕妤悲色上眉头。长途诗尽空骑马,远雁声初独倚楼。更有相思不相见,酒醒灯背月如钩。

《春愁》韦庄

自有春愁正断魂,不堪芳草思王孙。落花寂寂黄昏雨,深院无人独倚门。

《愁》前人

避愁愁又至,愁至事难忘。夜坐心中火,朝为鬓上霜。不经公子梦,偏入旅人肠。借问高轩客,何乡是醉乡。

《愁》金·李俊民

解使回肠断,能催两鬓秋。天涯未归客,容易上眉头。

《愁》明·张彦伦

来何容易去何迟,半在胸中半在眉。门掩落花春去后,窗含残月酒醒时。浓如野外连天草,乱似空中惹地丝。除却王侯歌舞地,人间无处不相随。

《相见欢》南唐·后主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无愁可解》〈反解愁〉宋·苏轼
光景百年,看便一世,生来不识愁味。问愁何处来,更开解个甚底。万事从来风过耳,何用不著心里。你唤做展却眉,便是达者。也则恐未。此理、本不通言,何曾道、欢游胜如名利。道则浑是错,不道如何即是。这里元无我与你。甚唤做物情之外。若须待醉了、方开解时,问无酒、怎生醉。
《诉衷情》〈旅愁〉唐庚
平生不会敛眉头,诸事等闲休。元来却到愁处,须著与他愁。残照外,大江流去,悠悠风悲。兰杜烟淡,沧浪何处扁舟。
《声声慢》〈咏愁〉明·刘基
无踪无迹,难语难言,依依只在心曲。雨冷云昏日暮。海涯天角,轻衾梦回。酒醒夜悠悠,虫响灯绿事去也。纵相怜,不是那时金屋。镜里清扬婉娩,凭朱槛知他为谁,颦蹙凤老梧桐,惨淡九峰青矗,湘江泪痕未尽,有岭猿相伴。幽独向此际,更堪那怀古送目。
《桃源忆故人》〈春愁〉郑中卿
东风料峭寒吹面,低下绣帘休捲。憔悴怕他春见,一任莺花怨。新愁不受诗,排遣尘满玉毫,金砚若问此愁深浅,天阔浮云远。
《眼儿媚》〈春愁〉王元美
青草茸茸正芳柔。倩雨酿春愁。问愁几许,刚来一寸,眼底眉头。少年无限人间事,抛掷向东流。而今只办,三杯软饱,涂抹穷愁。

《少年游》〈愁〉前人

万群哀雁破苍茫,无语立斜阳。远山几点高城,千堞总是向昏黄。欲将杯酒和情斗,情至酒先降。剽掠腰围拨扶心,泪酿作鬓毛霜。

忧乐部纪事

《庄子·让王篇》:尧以天下让许由,许由不受。又让于子州支父,子州支父曰:以我为天子,犹之可也。虽然,我适有幽忧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夫天下至重也,而不以害其生,又况他物乎。唯无以天下为者,可以托天下也。舜让天下于子州支伯,子州支伯曰:予适有幽忧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故天下大器也,而不以易生。此有道者之所以异乎俗者也。《山海经》:芘湖之水,其中多倏鱼,其状如鸡而赤毛,三尾六足四首,其音如鹊,食之可以已忧。
霍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尾有鬣,名曰朏朏,养之可以已忧。
《礼记·文王世子》:文王之为世子,朝于王季日三,其有不安节,则内竖以告文王,文王色忧,行不能正履,王季复膳,然后亦复初。
《左传》:隐公元年,郑伯克段于鄢,遂寘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颍考叔曰:君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遂为母子如初。
桓公九年冬,曹太子来朝,宾之以上卿,礼也。享曹太子,初献乐,奏而叹,施父曰:曹太子其有忧乎,非叹所也。
《荀子·尧问篇》:楚庄王谋事而当,群臣莫逮,退朝而有忧色。申公巫臣进问曰:王朝而有忧色,何也。庄王曰:不谷谋事而当,群臣莫能逮,是以忧也。其在中蘬之言也,曰:诸侯自为得师者王,得友者霸,得疑者存,自为谋而莫己若者亡。今以不谷之不肖,而群臣莫吾逮,吾国几于亡乎。是以忧也。
《庄子·田子方篇》:肩吾问于孙叔敖曰:子三为令尹而不荣华,三去之而无忧色。吾始也疑子,今视子之鼻间栩栩然,子之用心独奈何。孙叔敖曰:吾何以过人哉。吾以其来不可却也,其去不可止也。吾以为得失之非我也,而无忧色而已矣。
《晋语》:厉公将伐郑,范文子不欲,曰:若以吾意,诸侯皆畔,则晋可为也。唯有诸侯,故扰扰焉。凡诸侯,难之本也。得郑忧滋长,安用郑。郤至曰:然则王者多忧乎。文子曰:我王者也乎哉。夫王者成其德,而远人以其方贿归之,故无忧。今我寡德而求王者之功,故多忧。子见无土而欲富者,乐乎哉。
《左传》:宣公十二年,秋,晋师归,桓子请死,晋侯欲许之,士贞子谏曰:不可,城濮之役,晋师三日谷,文公犹有忧色,左右曰:有喜而忧,如有忧而喜乎,公曰:得臣犹在,忧未歇也。困兽犹斗,况国相乎,及楚杀子玉,公喜而后可知也。曰:莫余毒也已,楚是以再世不竞,今又杀林父以重楚胜,其无乃久不竞乎。
《晋语》:悼公与司马侯升台而望曰:乐夫。对曰:临下之乐则乐矣,德义之乐则未也。公曰:何谓德义。对曰:诸侯之为,日在君侧,以其善行,以其恶戒,可谓德义矣。《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吴公子札自卫如晋,将宿于戚,闻钟声焉。曰:异哉。夫子获罪于君以在此,惧犹不足,而又何乐。夫子之在此也。犹燕之巢于幕上,君又在殡,而可以乐乎,遂去之,文子闻之,终身不听琴瑟。昭公元年春,楚公子围聘于郑,遂会于虢,寻宋之盟也。楚公子围设服离卫,叔孙穆子曰:楚公子美矣。君哉,郑子皮曰:二执戈者前矣。蔡子家曰:蒲宫有前,不亦可乎,楚伯州犁曰:此行也。辞而假之寡君,郑行人挥曰:假不反矣。伯州犁曰:子姑忧子晰之欲背诞也。子羽曰:当璧犹在,假而不反,子其无忧乎,齐国子曰:吾代二子悯矣。陈公子招曰:不忧何成,二子乐矣。卫齐子曰:苟或知之,虽忧何害,宋合左师曰:大国令,小国共,吾知共而已,晋乐王鲋曰:小旻之卒章善矣。吾从之,退会,子羽谓子皮曰:叔孙绞而婉,宋左师简而礼,乐王鲋字而敬,子与子家持之,皆保世之主也。齐卫陈大夫,其不免乎,国子代人忧,子招乐忧,齐子虽忧弗害。夫弗及而忧,与可忧而乐,与忧而弗害,皆取忧之道也。忧必及之,太誓曰:民之所欲,天必从之,三大夫兆忧,忧能无至乎,言以知物,其是之谓矣。十五年,晋荀跞如周葬穆后,籍谈为介,既葬除丧,以文伯宴,樽以鲁壶,王曰:伯氏,诸侯皆有以镇抚王室,晋独无有,何也。文伯揖籍谈,籍谈不能对,归以告叔向,叔向曰:王其不终乎,吾闻之,所乐必卒焉。今王乐忧,若卒以忧,不可谓终,王一岁而有三年之丧二焉。于是乎以丧宾宴,又求彝器,乐忧甚矣。且非礼也。二十年,齐侯饮酒乐,公曰:古而无死,其乐若何,晏子对曰:古而无死,则古之乐也。君何得焉。昔爽鸠氏始居此地,季荝因之,有逢伯陵因之,蒲姑氏因之,而后太公因之,古者无死,爽鸠氏之乐,非君所愿也。《庄子·山木篇》:市南宜僚见鲁侯,鲁侯有忧色。市南子曰:君有忧色,何也。鲁侯曰:吾学先王之道,修先君之业;吾敬鬼尊贤,亲而行之,无须臾离居。然不免于患,吾是以忧。市南子曰:君之除患之术浅矣。夫丰狐文豹,栖于山林,伏于岩穴,静也;夜行昼居,戒也;虽饥渴隐约,犹且胥疏于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然且不免于网罗机辟之患,是何罪之有哉。其皮为之灾也。今鲁国独非君之皮邪。吾愿君刳形去皮,洒心去欲,而游于无人之野。南越有邑焉,名为建德之国。其民愚而朴,少私而寡欲;知作而不知藏,与而不求其报;不知义之所适,不知礼之所将。猖狂妄行,乃蹈乎大方。其生可乐,其死可葬。吾愿君去国捐俗,与道相辅而行。君曰:彼其道远而险,又有江山,我无舟车,奈何。市南子曰:君无形倨,无留居,以为君车。君曰:彼其道幽远而无人,吾谁与为邻。吾无粮,我无食,安得而至焉。市南子曰:少君之费,寡君之欲,虽无粮而乃足。君其涉于江而浮于海,望之而不见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穷。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远矣。故有人者累,见有于人者忧。故尧非有人,非见有于人也。吾愿去君之累,除君之忧,而独与道游于大莫之国。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惼心之人不怒;有一人在其上,则呼张歙之;一呼而不闻,再呼而不闻,于是三呼邪,则必以恶声随之。向也不怒而今也怒,向也虚而今也实。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列子·天瑞篇》:孔子游于太山,见荣启期行乎郕之野,鹿裘带索,鼓琴而歌。孔子问曰:先生所以乐,何也。对曰:吾乐甚多:天生万物,惟人为贵。而吾得为人,是一乐也。男女之别,男尊女卑,故以男为贵;吾既得为男矣,是二乐也。人生有不见日月、不免襁褓者,吾既以行年九十矣,是三乐也。贫者士之常也,死者人之终也,处常得终,当何忧哉。
《仲尼篇》:仲尼閒居,子贡入侍,而有忧色。子贡不敢问,出告颜回。颜回援琴而歌。孔子闻之,果召回入,问曰:若奚独乐。回曰:夫子奚独忧。孔子曰:先言尔志。曰:吾昔闻之夫子曰:乐天知命故不忧,回所以乐也。孔子愀然有间曰:有是言哉。汝之意失矣。此吾昔日之言尔,请以今言为正也。汝徒知乐天知命之无忧,未知乐天知命有忧之大也。今告若其实:修一身,任穷达,知去来之非我,亡变乱于心虑,尔之所谓乐天知命之无忧也。曩吾修诗书,正礼乐,将以治天下,遗来世;非但修一身,治鲁国而已。而鲁之君臣日失其序,仁义益衰,情性益薄。此道不行一国与当年,其如天下与来世矣。吾始知诗书、礼乐无救于治乱,而未知所以革之之方。此乐天知命者之所忧。虽然,吾得之矣。夫乐而知者,非古人之所谓乐知也。无乐无知,是真乐真知;故无所不乐,无所不知,无所不忧,无所不为。诗书、礼乐,何弃之有。革之何为。颜回北面拜手曰:回亦得之矣。出告子贡。子贡茫然自失,归家淫思七日,不寝不食,以至骨立。颜回重往喻之,乃反丘门,弦歌诵书,终日不辍。
《礼记·杂记》:子贡观于蜡,孔子曰:赐也乐乎,对曰:一国之人皆若狂,赐未知其乐也。子曰:百日之蜡,一日之泽,非尔所知也。张而不弛,文武弗为也。弛而不张,文武弗为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韩子·说林篇》:齐攻宋,宋使臧孙子南求救于荆。荆大说,许救之,甚欢。臧孙子忧而反。其御曰:索救而得,今子有忧色,何也。臧孙子曰:宋小而齐大。夫救小宋而恶于大齐,此人之所以忧也。而荆王说,必以坚我也。我坚而齐弊,荆之所利也。臧孙子乃归。齐人拔五城于宋而荆救不至。
《战国策》:智伯欲伐卫,遗卫君野马四百,璧一。卫君大说,群臣皆贺,南文子有忧色。卫君曰:一国大欢,而子有忧色何。文子曰:无功之赏,无力之礼,不可不察也。野马四,百璧一,此小国之礼,而大国致之,君其国之。卫君以其言告边境。智伯果起兵而袭卫,至境而反曰:卫有贤人,先知吾谋也。
《列子·说符篇》:赵襄子使新稚穆子攻翟,胜之,取左人中人;使遽人来谒之。襄子方食而有忧色。左右曰:一朝而两城下,此人之所喜也;今君有忧色。何也。襄子曰:夫江河之大也,不过三日;飘风暴雨不终朝,日中不须臾。今赵氏之德行无所施于积,一朝而两城下,亡其及我哉。孔子闻之曰:赵氏其昌乎。夫忧者所以为昌也,喜者所以为亡也。胜非其难者也;持之,其难者也。贤主以此持胜,故其福及后世。齐、楚、吴、越皆常胜矣,然卒取亡焉,不达乎持胜也。唯有道之主为能持胜。
《韩诗外传》:鲁监门之女婴相从绩,中夜而泣涕。其偶曰:何为而泣也。婴曰:吾闻卫世子不肖,所以泣也。其偶曰:卫世子不肖,诸侯之忧也,子曷为泣也。婴曰:吾闻之异乎子之言也。昔有宋之桓司马得罪于宋君,出于鲁,其马佚而𩥇吾园,而食吾园之葵,是岁、吾闻园人亡利之半。越王勾践起兵而攻吴,诸侯畏其威,鲁往献女,吾姊与焉,兄往视之,道畏而死。越兵威者、吴也,兄死者、我也。由是观之,祸与福相反也。今卫世子甚不肖,好兵,吾男弟三人,能无忧乎。诗曰:大夫跋涉,我心则忧。是非类与乎。
《列子·天瑞篇》: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又有忧彼之所忧者,因往晓之,曰:天,积气耳,亡处亡气。若屈伸呼吸,终日在天中行止,奈何忧崩坠乎。其人曰:天果积气,日月星宿,不当坠耶。晓之者曰:日月星宿,亦积气中之有光耀者;只使坠,亦不能有所中伤。其人曰:奈地坏何。晓者曰:地积块耳,充塞四虚,亡处亡块。若躇步跐蹈,终日在地上行止,奈何忧其坏。其人舍然大喜,晓之者亦舍然大喜。
《礼记·祭义》:乐正子春下堂而伤其足,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数月不出,犹有忧色,何也。乐正子春曰:善如尔之问也。吾闻诸曾子,曰: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不辱其身,可谓全矣。故君子顷步而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之道,予是以有忧色也。
《孔丛子·抗志篇》:费子阳谓子思曰:吾念宗周将灭,泣涕不可禁也。子思曰:然此亦子之善意也。夫能以智知可知,而不能以智知未可知,危之道也。今以一人之身,忧世之不治,而泣涕不禁,是忧河水之浊而以泣清之也。其为无益莫大焉。故微子去殷,纪季入齐,良知时也。唯能不忧世之乱而患身之不治者,可与言道矣。
《庄子·让王篇》:韩魏相与争侵地。子华子见昭僖侯,昭僖侯有忧色。子华子曰:今使天下书铭于君之前,书之言曰:左手攫之则右手废,右手攫之则左手废。然而攫之者必有天下。君能攫之乎。昭僖侯曰:寡人不攫也。子华子曰:甚善。自是观之,两臂重于天下也,身亦重于两臂。韩之轻于天下亦远矣,今之所争者,其轻于韩又远。君固愁身伤生以忧戚不得也。僖侯曰:善哉。教寡人者众矣,未尝得闻此言也。子华子可谓知轻重矣。
《战国策》:楚王游于云梦,有狂兕车依轮而至,王亲引弓而射,一发而殪。王抽旃旄而抑兕首,仰天而笑曰:乐矣,今日之游也。寡人万岁千秋之后,谁与此乐矣。安陵君泣数行下而进曰:臣入则编席,出则陪乘。大王万岁千秋之后,愿得以身试黄泉,蓐蝼蚁,又何如得此乐而乐之。王大说,乃封坛为安陵君。
文侯与虞人期猎。是日,饮酒乐,天雨。文侯将出,左右曰:今日饮酒乐,天又雨,公将焉之。文侯曰:吾与虞人期猎,虽乐,岂可不一会期哉。乃往,身自罢之。魏于是乎始强。
《后汉书·梁冀传》:冀妻孙寿善为妖态,作愁眉啼妆,以为媚惑。
《黄宪外史·燕言篇》:徵君游古息国,归见郭泰立于庭。郭泰问曰:子焉适而至暮也。曰:甫钓于汝水之滨,乐而忘归,是以暮也。曰:然则子何为而有忧色耶。曰:不得鱼则乐,得鱼则忧。曰:子何以不得鱼为乐乎。曰:甫亦乐鱼之乐,而亦忧鱼之忧也。不得则纵,得之则烹。鱼乐于纵而忧于烹今吾之忧,是鱼得其饵,而吾得其鱼也。故忧然。则今之为士者,皆得饵之鱼乎。郭泰笑曰:子其纵矣,窥子之意。将王室以为壑。诸侯以为池洋,然纵之而赴于壑,是子以王室为忧乎。曰:微子不吾知也,子且休矣,乃取琴而歌。
《晋书·王承传》:承为东海太守,去官,东渡江。是时道路梗涩,人怀危惧,承每遇艰险,处之夷然,虽家人近习,不见其忧喜之色。既至下邳,登山北望,叹曰:人言愁,我始欲愁矣。
《世说》:谢公在东山畜妓,简文曰:安石必出,既与人同乐,亦不得不与人同忧。
《文中子·王道篇》:子在长安,杨素、苏夔、李德林皆请见子,与之言归而有忧色。门人问子,子曰:素与吾言,终日言政,而不及化。夔与吾言,终日言声,而不及雅。德林与吾言,终日言文,而不及理。门人曰:然则何忧。子曰:非尔所知也。二三子皆朝之预议者。今言政而不及化,是天下无礼也。言声而不及雅,是天下无乐也。言文而不及理,是天下无文也。王道从何而兴乎。吾所以忧也。门人退,子援琴鼓荡之,什门人皆沾襟焉。《问易篇》:魏徵曰:圣人有忧乎。子曰:天下皆忧,吾独得不忧乎。徵退子谓董常曰:乐天知命,吾何忧。常曰:非告徵也,子亦二言乎。子曰:徵所问者,迹也。吾告汝者,心也。
《闻见前录》:康节先公与富韩公有旧,公自汝州得请归洛,养疾筑大第,与康节天津隐居相迩。公曰:自此可时相招矣。康节一日过之,公有忧色,康节问公曰:先生度某之忧,安在。康节曰:岂以王安石罢相,吕惠卿参知政事,惠卿凶暴,过安石乎。公曰:然。康节曰:公无忧,安石、惠卿本以势利,合势利相敌,将自为仇矣。不暇害他人也。未几惠卿果叛安石。
贤奕沈屯子偕友人入市听打谈者说,杨文广围困柳州,城中内乏粮饷,外阻援兵。蹙然踊叹不已。友拉之归。日夜念不置。曰:文广围困至此,何由得解。以此悒悒成疾,家人劝之相羊坰外以纾其意,又忽见道上有负竹入市者,则又念曰:竹末甚锐,衢上行人必有受其戕者。归益忧病,家人不得计,请巫。巫曰:稽冥籍若来世,当轮回为女人所适,夫为麻哈回夷族也。貌陋甚,其人益忧,病转剧姻。友省者慰曰:善,自宽病乃愈也。沈屯子曰:若欲吾宽,须杨文广围解。负竹者抵家又麻哈子作休书,见付乃得也。夫世之多忧,以自戕者类此也夫。

忧乐部杂录

《易经·乾卦文言》: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
《说卦·十一坎》:其于人也,为加忧、为心病。按正义为加忧。取其忧,险难也。为心病,忧其险难,故心病也。《书经·大禹谟》:罔淫于乐。
《诗经·召南草虫章》: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又〉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邶风·柏舟章》: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遨以游。按注:耿耿,小明忧之貌也。隐痛也,隐忧之深。如此非为无酒,可以遨游而解之也。〈又〉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按注:悄悄,忧貌。辟拊心也。摽拊心貌。按大全庆源辅氏曰:此章又言其所忧之事,以至于拊心,而有摽则其忧极矣。
《泉水章》: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北风章》:出自北门,忧心殷殷。
《二子乘舟章》:愿言思子,中心养养。按注:养养,犹漾漾,忧不知所定之貌。
《卫风·伯兮章》: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按注言:焉得忘忧之草,树之北堂,以忘吾忧乎。《魏风·园有桃章》:心之忧矣,我歌且谣。〈又〉心之忧矣,聊以行国。按注:出游于国中,而写忧也。
《唐风·蟋蟀章》: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太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按注:大康过于乐也。
《小雅·正月章》:正月繁霜,我心忧伤,民之讹言,亦孔之将,念我独兮,忧心京京,哀我小心,癙忧以痒。按注:京京,大也。癙忧,幽忧也。痒,病也。繁霜失节不以其时,众人莫以为忧,我独忧之,以至于病也。
《小弁章》:心之忧矣,疢如疾首。按注:疢如疾首,忧之甚也。
《礼记·曲礼》:有忧者侧席而坐。
《乐记》:乐极则忧,敦乐而无忧者,其唯圣人乎。
《孝经·纪孝行章》:子曰:孝子之事亲也,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
《淮南子·原道训》:古之人有居岩穴而神不遗者,永世有势为万乘而日忧悲者。由此观之,圣亡乎治人,而在于得道;乐忘乎富贵,而在于得和。知大己而小天下,则几于道矣。所谓乐者,岂必处京台、章华,游云梦、沙丘,耳听《九韶》《六莹》,口味煎熬芬芳。驰骋夷道,钓射鹔鹴之谓乐乎。吾所谓乐者,人得其得者也。夫得其得者,不以奢为乐,不以廉为悲,与阴俱闭,与阳俱开。故子夏心战而臞,得道而肥。圣人不以身役物,不以欲滑和,是故其为欢不忻忻,其为悲不惙惙。万方百变,消摇而无所定,吾独慷慨,遗物而与道同出。是故有以自得之也,乔木之下,空穴之中,足以适情;无以自得也,虽以天下为家,万民为臣妾,不足以养生也。能至于无乐者,则无不乐;无不乐,则至极乐矣。夫建钟鼓,列管弦,席旃茵,傅旄象,耳听朝歌北鄙靡靡之乐,齐靡曼之色,陈酒行觞,夜以继日,强弩弋高鸟,走犬逐狡兔,此其为乐也。炎炎赫赫,怵然若有所诱慕,解车休马,罢酒彻乐,而心忽然,若有所丧,怅然若有所亡也。是何则。不以内乐外,而以外乐内。乐作而喜,曲终而悲。悲喜转而相生,精神乱营,不得须臾平。察其所以,不得其形,而日以伤生,失其得者也。是故内不得于中,禀授于外而以自饰也。不浸于肌肤,不浃于骨髓,不留于心志,不滞于五脏。故从外入者,无主于中,不止;从中出者,无应于外,不行。故听善言便计,虽愚者知说之;称至德高行,虽不肖者知慕之。说之者众,而用之者鲜;慕之者多,而行之者寡。所以然者何也。不能反诸性也。夫内不开于中而强学问者,不入于耳而不著于心,此何以异于聋者之歌也。效人为之而无以自乐也。
天下之要,不在于彼而在于我,不在于人而在于身,我身得则万物备矣。彻于心术之论,则嗜欲好憎外矣。是故无所喜而无所怒,无所乐而无所苦,万物元同也。无非无是,化育元耀,生而如死。夫天下者亦吾有也,吾亦天下之有也,天下之与我,岂有间哉。夫有天下者,岂必摄权恃势,操杀生之柄,而以行其号令耶。吾所谓有天下者,非谓此也,自得而已。自得,则天下亦得我矣。吾与天下相得,则尝相有,已又焉有不得容其间者乎。所谓自得者,全其身者也。全其身,则与道为一矣。故虽游于江浔海裔,驰要袅,建翠盖,目观掉羽、武象之乐,耳听滔朗奇丽激抮之音,扬郑、卫之浩乐,结激楚之遗风,射沼滨之高鸟,逐苑囿之走兽,此齐民之所以淫泆流湎。圣人处之,不足以营其精神,乱其气志,使心怵然失其情性。处穷僻之乡,侧溪谷之间,隐于榛薄之中,环堵之室,茨之以生茅,蓬户瓮牖,揉桑为枢,上漏下湿,润浸北房,雪霜瀼灖,浸潭菰蒋,逍遥于广泽之中,而徜徉于山峡之旁,此齐民之所为形植黎累,忧悲而不得志也。圣人处之,不为愁悴怨怼,而不失其所以自乐也。是何也。则内有以通于天机,而不以贵贱、贫富、劳逸失其志德者也。《诠言训》:心有忧者,匡床衽席,弗能安也;菰饭犓牛,弗能甘也;琴瑟鸣竽,弗能乐也。患解忧除,然后食甘寝宁,居安游乐。由是观之,生有以乐也,死有以哀也。今务益性之所不能乐,而以害性之所以乐,故虽富有天下,贵为天子,而不免为哀之人。凡人之性,乐恬而憎悯,乐佚而憎劳。心常无欲,可谓恬矣;形常无事,可谓佚矣。游心于恬,舍形于佚,以俟天命。自乐于内,无急于外,虽天下之大,不足以易其一概。日月庾而无溉于志,故虽贱如贵,虽贫如富。大道无形,大仁无亲,大辩无声,大廉不嗛,大勇不矜。五者无弃,而几乡方矣。
《修务训》:或曰:无为者,寂然无声,漠然不动,引之不来,推之不往。如此者,乃得道之像。吾以为不然。尝试问之矣:若夫神农、尧、舜、禹、汤,可谓圣人乎。有论者必不能废。此五圣者,天下之盛主,劳形尽虑,为民兴利除害而不懈。奉一爵酒不知于色,挈一石之尊则白汗交流,又况赢天下之忧,而海内之事者乎。其重于尊亦远也。且夫圣人者,不耻身之贱,而愧道之不行;不忧命之短,而忧百姓之穷。是故禹之为水,以身解于阳眄之河。汤之旱,以身祷于桑山之林。圣人忧民,如此其明也,而称以无为,岂不悖哉。
《申鉴·杂言篇》:为世忧乐者,君子之志。不为世忧乐者,小人之志也。太平之世,事闲而民乐遍焉。
《谯周法训》:君子处陋巷之中,奚乐也。曰:乐得其亲,乐得其友,乐圣人之道也。
《文中子·述史篇》:子曰:可与共乐,未可与共忧。可与共忧,未可与共乐。吾未见可与共忧乐者也。二帝三王可与忧矣。
《梦书》:梦梳篦,为忧解也。梦见虮虱,而有忧至也。《墨庄漫录》:蔡绦约之西清诗话云:人之好恶,固自不同。杜子美在蜀作闷诗,乃云捲帘惟白水,隐几亦青山。若使予居此,应从王逸少语,吾当卒以乐死,岂复更有闷乎。予以谓此,时约之未契,此语耳。人方忧愁亡聊,虽清歌妙舞,满前无适而非闷。子美居西川,一饭未尝忘君,其忧在王室而又生理不具与。死为邻其闷甚矣。故对青山,青山闷。对白,水白水闷。平时可爱乐之物,皆寓之为闷也。约之处富贵,所欠二物耳。其后窜斥,经历崎岖险阻,必悟此诗之为工也。《老学庵笔记》:荆公诗云:闭户欲推愁,愁终不肯去。刘宾客诗云:与老无期约,到来如等闲。舍人子苍取作一联,云推愁不去还相觅,与老无期稍见侵。此古句,盖益工矣。
柳子厚诗云:海上尖山似剑铓,秋来处处割愁肠。东坡用之云:割愁还有剑铓山,或谓可言割愁肠不可,但言割愁亡兄仲。高云晋张望诗曰:愁来不可割,此割愁二字出处也。
《经锄堂杂志》:世间遇如意事,其乐不过三日,至于不如意事,未至亦忧已。至亦忧,过去亦忧,故忧乐。虽曰相对要之,乐少忧多也。
观微子或问君子忧乎,曰:不忧。然则君子乐乎。曰:不乐。何以其能不忧不乐也。曰:知还祸者福之还,穷者通之还,丧者得之还,亏者盈之还,知是。是以不忧。福者祸之还,穷者通之还,得者丧之还,盈者亏之还,知是。是以不乐。然终无忧乐乎。曰:不忧。则乐矣,不乐则忧矣。
庸书问曰:颜子之乐,可得闻乎。答曰:古人以尽伦为乐,瞽叟底豫舜之乐也。兄弟既翕,周公之乐也。若曰:风月之怀,花柳之兴,万物同体,天地为侣,斯后人之衍言,毋乃诞乎。
《檐曝偶·谈旧传》得意诗:有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好事者续以失意诗。寡妇携儿泣,将军被敌擒。失恩宫女面,下第举人心。形容悲喜之状极矣。
《太平清话》:焚香试茶,洗砚鼓琴,校书候月,听雨浇花,高卧勘方,经行负暄,钓鱼对画,漱泉支杖,礼佛尝酒,晏坐翻经,看山临帖,倚竹,皆一人独享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