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十九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三十八卷目录

 十六岁部汇考
  素问〈上古天真论〉
 十六岁部纪事
 十七岁部纪事
 十八岁部纪事
 十九岁部纪事
 二十岁部汇考
  礼记〈曲礼 内则〉
  释名〈释长幼〉
 二十岁部艺文〈诗〉
  百年歌〈录一首〉     晋陆机
 二十岁部纪事

人事典第三十八卷

十六岁部汇考

《素问》《上古天真论》

丈夫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写,阴阳和,故能有子。
〈注〉灵枢经曰:冲脉任脉皆起胞中,上循腹里为经络之海。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会于咽喉,别而络唇口血气盛,则充肤热肉血独盛,则淡渗皮肤生毫毛。今妇人之生有馀于气不足,于血以其数脱血也。冲任之脉不荣唇口,故须不生焉。是则男子之天癸,溢于冲任充肤热肉而生髭须。女子之天癸,溢于冲任充肤热肉为经水下行而妊子也。男子二八精气满溢,阴阳和合写泄其精,故能有子也。

十六岁部纪事

《孔丛子·居卫篇》:子思年十六适宋,宋大夫乐朔与之言学焉,朔曰:尚书虞夏数四篇善也。下此以讫于秦费,效尧舜之言耳,殊不如也。子思答曰:事变有极,正自当耳。假令周公尧舜不更时异处,其书同矣。乐朔曰:凡书之作,欲以喻民也简易为上,而乃故作难知之辞,不亦繁乎。子思曰:书之意兼复深奥训诂成义古人所以为典雅也。曰:昔鲁委巷亦有似君之言者。伋答之曰:道为知者传,苟非其人道不传矣今君何似之甚也。乐朔不悦而退,曰:孺子辱吾。其徒曰:鲁虽以宋为旧,然世有雠焉,请攻之。遂围子思,宋君闻之,不待驾而救子思,子思既免,曰:文王困于羑里作周易,祖君屈于陈蔡作春秋,吾困于宋可无作乎。于是撰中庸之书四十九篇。
《后汉书·戴凭传》:凭字次仲,汝南平舆人也。习京氏易。年十六,郡举明经,徵试博士,拜郎中。时诏公卿大会,群臣皆就席,凭独立。光武问其意。凭对曰:博士说经皆不如臣,而坐居臣上,是以不得就席。帝即召上殿,令与诸儒难说,凭多所解释。帝善之,拜为侍中。《汝南先贤传》:周昉字伟公,年十六,任郡小吏。世祖巡狩汝南,掾史试经,昉尤能诵读,拜为守丞。昉以未冠,请去。师事徐州刺史盖豫,明经,举孝廉,拜郎中。《后汉书·孔融传》:山阳张俭为中常侍侯览所怨,览为刊章下州郡,以名捕俭。俭与融兄褒有旧,亡抵于褒,不遇。时融年十六,俭少之而不告。融见其有窘色,谓曰:兄虽在外,吾独不能为君主邪。因留舍之。
《魏志·管宁传》:宁年十六丧父,中表悯其孤贫,咸共赠赗,悉辞不受,称财以送终。
《夏侯渊传注·世语》曰:渊第三子称,年十六,渊与之田,见虎奔,称驱马逐之,禁之不可,一箭而倒。名闻太祖,太祖把其手喜曰:我得汝矣。与文帝为布衣之交,每宴会,气陵一坐,辩士不能屈。世之高名者多从之游。《独异志》:吕蒙随姊夫邓当击贼,年十六,呵叱而前,当不能禁止。归言于母曰:贫贱谁可居,设有功,富贵可致。又曰:不探虎穴,焉得虎子。遂成大名。
《诚斋杂记》:殷秘书愿,夜梦牛皮上有二土。又有赤土在其上,其子年十六,解曰:牛皮革也。二土是圭字,是鞋字也。赤朱色朱是珠字也。大人当得珠履乎。果然。《梁书·冯道根传》:道根年十六,乡人蔡道斑为湖阳戍主,道斑攻蛮锡城,反为蛮所困,道根救之。匹马转战,杀伤甚众,道斑以免,由是知名。
《王暕传》:暕子训,年十六,召见文德殿,应对爽彻。上目送久之,顾谓朱异曰:可谓相门有相矣。
《陈书·岑之敬传》:之敬年十六,策《春秋左氏》、制旨《孝经》义,擢为高第。御史奏曰:皇朝多士,例止明经,若颜、闵之流,乃应高第。梁武帝省其策曰:何妨我复有颜、闵邪。因召入面试,令之敬升讲座,敕中书舍人朱异执《孝经》,唱《士孝章》,武帝亲自论难。之敬剖释纵横,应对如响,左右莫不嗟服。乃除童子奉车郎,赏赐优厚。《周书·齐炀王宪传》:宪,太祖第五子也。武成初,除益州总管、益宁巴卢等二十四州诸军事、益州刺史,进封齐国公,邑万户。初,平蜀之后,太祖以其形胜之地,不欲使宿将居之。诸子之中,欲有推择。遍问高祖已下,谁能行此。并未及对,而宪先请。太祖曰:刺史当抚众治民,非尔所及。以年授者,当归尔兄。宪曰:才用有殊,不关大小。试而无效,甘受面欺。太祖大悦。以宪年尚幼,未之遣也。世宗追遵先旨,故有此授。宪时年十六,善于抚绥,留心政术,辞讼辐凑,听受不疲。蜀人怀之,共立碑颂德。
《隋书·李德林传》:德林年十六,遭父艰,自驾灵舆,反葬故里。时正严冬,单衰跣足,州里人物由是敬慕之。博陵豪族有崔谌者,仆射之兄,因休假还乡,车服甚盛。将从其宅诣德林赴吊,相去十馀里,从者数十骑,稍稍减留。比至德林门,才馀五骑,云不得令李生怪人熏灼。
《唐书·田布传》:王承元者,承宗弟也。有沈谋。年十六,劝承宗亟引兵共讨李师道,承宗少之,不用,然军中往往指目之。
《张志和传》:志和始名龟龄。十六擢明经,以策干肃宗,特见赏重,命待诏翰林,授左金吾卫录事参军,因赐名。
《五代史·李周传》:周,字通理,邢州内丘人,唐昭义军节度使抱真之后也。父矩,遭世乱不仕,尝谓周曰:邯郸用武之地,今世道未平,汝当从军旅以兴吾门。周年十六,为内丘捕贼将,以勇闻。是时,梁、晋兵争山东,群盗充斥道路,行者必以兵卫。内丘人卢岳将徙家太原,舍逆旅,傍徨不敢进,周意怜之,为送至西山。有盗从林中射岳,中其马,周大呼曰:吾在此,孰敢尔邪。盗闻其声,曰:此李周也。因各溃去。
《王凝传》:凝为高阳关行营钤辖,咸平初,契丹南侵,凝率所部兵设伏于瀛州西,出其不意腹背奋击,挺身陷敌。凝子昭远,年十六,从行即单骑疾呼,突入阵中。掖凝出,左右披靡不敢动。
《卢革传》:革,字仲辛,湖州德清人。少举童子,知杭州马亮见所为。诗嗟异之秋。贡士密戒主司勿遗革,革闻语人曰:以私得荐,吾耻之去,弗就。后二年,遂首选至登第,年才十六。
《贤奕》:邹立斋公智,年十六。发解蜀省迎宴,日闾巷睹者藉,藉叹羡公,马上占绝句云:龙泉山下一书生,偶占三巴第一名。世上许多难了事,市儿何用喜相惊。《明外史·王鏊传》:鏊年十六,随父读书,国子监诸生争传诵其文。侍郎叶盛、提学御史陈选奇之,称为天下士。
《周孟中传》:孟中,年十六,侍父询分教嵊县。问学于乡先生王钝,慨然有求道志。

十七岁部纪事

《汉书·枚乘传》:乘子皋。年十七,上书梁共王,得召为郎。《后汉书·王畅传》:畅拜南阳太守。郡中豪族多以奢靡相尚,畅常布衣皮褥,车马羸败,以矫其敝。同郡刘表时年十七,从畅受学。进谏曰:夫奢不僭上,俭不逼下,循道行礼,贵处可否之间。蘧伯玉耻独为君子。府君不希孔圣之明训,而慕夷齐之末操,无乃皎然自贵于世乎。
《襄阳耆旧传》:后汉杨虑,字威方,襄阳人。少有德行,为沔南冠冕,州郡礼重诸公,辟命皆不能屈。年十七而天门徒数百人,宗其德范。号为德行。杨君许洗是虑同里人,少师虑为魏武从事中郎,事刘备。昔在刘表坐论陈元德者,其人也。虑弟仪。
《魏志·王基传》:基以孝称。年十七,郡召为吏,非其好也,遂去,入琅琊界游学。
《吴志·孙坚传》:坚字文台,吴郡富春人,盖孙武之后也。少为县吏。年十七,与父共载船至钱塘,会海贼胡玉等从匏里上掠取贾人财物,方于岸上分之,行旅皆住,船不敢进。坚谓父曰:此贼可击,请讨之。父曰:非尔所图也。坚行操刀上岸,以手东西指麾,若分部人兵以罗遮贼状。贼望见,以为官兵捕之,即委财物散走。坚追,斩得一级以还;父大惊。由是显闻。
《会稽先贤传》:淳于长通,年十七。说宓氏易经贯洞内事万言,兼《春秋》。乡党称曰圣童。
《后赵录》:石虎晋永兴中,与勒相失。嘉平元年,刘琨送勒母王及虎于葛陂,时年十七。性残忍,好驰猎諠游。无纪度,尤善弹,数弹。人军中每患之。勒白王曰:此儿凶暴,无使军人杀之,声名可惜。宜自除也。王曰:快牛犊子,小时多能破车,为复小忍而怯之。
《梁书·元帝本纪》:帝既长好学,博综群书,下笔成章,出言为论,才辩敏速,冠绝一时。高祖尝问曰:孙策昔在江东,于时年几。答曰:十七。高祖曰:正是汝年。
《吉翂传》:翂年十七,应辟为本州主簿。出监万年县,摄官期月,风化大行。
《诚斋杂记》:梁太尉从事中郎江从简,年十七,有才思。为采荷调以刺何敬容,敬容览之,不觉嗟赏,爱其巧丽。敬容时为宰相,其词曰:欲持荷作柱,荷弱不胜梁。欲持荷作镜,荷暗本无光。
《后魏书·常山王遵传》:遵子素,素子可悉陵,年十七,从世祖猎,遇一猛虎,陵遂空手搏之以献。世祖曰:汝才力绝人,当为国立事,勿如此也。即拜内行阿千。《夏侯道迁传》:道迁,谯国人。少有志操。年十七,父母为结婚韦氏,道迁云:欲怀四方之志,不愿取妇。家人咸谓戏言。及至婚日,求觅不知所在。于后访问,乃云逃入益州。仕萧鸾,以军勋稍迁至前军将军、辅国将军。随裴叔业至寿春,为南谯太守。两家虽为婚好,而亲情不协,遂单骑归国。
《周书·贺若敦传》:敦父统,为东魏颍州长史。大统二年,执刺史田迅以州降。统之谋执迅也,虑事不果,又以累弱既多,难以自拔,沈吟者久之。敦时年十七,乃进策曰:大人往事葛荣,已为将帅;后入尔朱,礼遇犹重。韩陵之役,屈节高欢,既非故人,又无功效。今日委任,无异于前者,正以天下未定,方藉英雄之力。一旦清平,岂有相容之理。以敦愚计,恐将来有危亡之忧。愿思全身远害,不得有所顾念也。统乃流涕从之,遂定谋归太祖。
《唐书·元结传》:结少不羁,十七乃折节向学,事元德秀。天宝十二载举进士,礼部侍郎阳浚见其文,曰:一第慁子耳,有司得子是赖。果擢上第。复举制科。
《大唐新语》:张楚金,年十七,与兄越石同以茂才应举。所司以兄弟不可两收,将罢越石。楚金辞曰:以顺则越石长,以才则楚金不如,请某退。时李绩为州牧,叹曰:贡才本求才行,相推如此,可双举也。令两人同赴上京,俱擢第,迁刑部尚书。
《全唐诗话》:王维,年十七。时九日忆山东弟兄。云: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渑水燕谈录》:夏文庄公竦,初侍其父监通州。狼山盐场渡口。诗曰:渡口人稀黯翠烟,登临尤喜夕阳天。残云右倚维杨树,远水难回建业船。山引乱猿啼古寺,电驰甘雨过閒田。季鹰死后无归客,江上鲈鱼不直钱。时年十七,后之题诗,无出其右。
《宋史·晁补之传》:补之聪明强记,才解事即善属文,王安国一见奇之。十七岁从父官杭州,萃钱塘山川风物之丽,著《七述》以谒州通判苏轼。轼先欲有所赋,读之叹曰:吾可以阁笔矣。
《张耒传》:耒,字文潜,楚州淮阴人。幼颖异,十三岁能为文,十七时作《函关赋》,已传人口。
《金史·纥石烈良弼传》:天会中,选诸路女直字学生送京师,良弼与纳合椿年皆童丱,俱在选中。是时,希尹为丞相,以事如外郡,良弼遇之途中,望见之,叹曰:吾辈学丞相文字,千里来京师,固当一见。乃入传舍求见,拜于堂下。希尹问曰:此何儿也。良弼自赞曰:有司所荐学丞相文字者也。希尹大喜,问所学,良弼应对,无惧色。希尹曰:此子他日必为国之令器。留之数日。年十七,补尚书省令史。簿书过目,辄得其隐奥。虽大文牒,口占立成,词理皆到。时学希尹之业者称为第一。
《明外史·龚诩传》:诩,昆山人。建文四年,年十七,为金川门守卒,燕王兵至,谷王橞与李景隆等开门迎降,诩恸哭去之。归昆山隐居,教授杜门不出。

十八岁部纪事

《新序·杂事篇》:齐有闾丘邛年十八,道遮宣王曰:家贫亲老,愿得小仕。宣王曰:子年尚稚,未可也。闾丘邛对曰:不然,昔有颛顼行年十二而治天下,秦项橐七岁为圣人师,由此观之,邛不肖耳,年不稚矣。宣王曰:未有咫角骖驹而能服重致远者也,由此观之,夫士亦华发堕颠而后可用耳。闾丘邛曰:不然。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骅骝绿骥,天下之俊马也,使之与狸鼬试于釜灶之间,其疾未必能过狸鼬也;黄鹄白鹤,一举千里,使之与燕服翼,试之堂庑之下,庐室之间,其便未必能过燕服翼也。辟闾巨阙,天下之利器也,击石不阙,刺石不锉,使之与管槁决目出眯,其便未必能过管槁也,由是观之,华发堕颠与邛,何以异哉。宣王曰:善。子有善言,何见寡人之晚也。邛对曰:夫鸡豚欢嗷,即夺钟鼓之音;云霞充咽则夺日月之明,谗人在侧,是以见晚也。诗曰:听言则对,谮言则退。庸得进乎。宣王拊轼曰:寡人有过。遂载与之俱归而用焉。故孔子曰:后生可畏,安知来者之不如今。此之谓也。《汉书·贾谊传》:谊,雒阳人也,年十八,以能诵诗书属文称于郡中。河南守吴公闻其秀才,召置门下,甚幸爱。文帝初立,闻河南守吴公治平为天下第一,故与李斯同邑,而尝学事焉,徵以为廷尉。廷尉乃言谊年少,颇通诸家之书。文帝召以为博士。是时,谊年二十馀,最为少。
《终军传》:军少好学,以辩博能属文闻于郡中。年十八,选为博士弟子。至府受遣,太守闻其有异材,召见军,甚奇之,与交结。军揖太守而去,至长安上书言事。武帝异其文,拜军为谒者给事中。
《陈万年传》:万年子咸,年十八,以万年任为郎。有异材,抗直,数言事,刺讥近官,书数十上,迁为左曹。
《冯野王传》:野王字君卿,受业博士,通诗。少以父任为太子中庶子。年十八,上书愿试守长安令。宣帝奇其志,问丞相魏相,相以为不可许。后以功次补当阳长。《后汉书·范冉传》:冉,陈留外黄人也。少为县小吏,年十八,奉檄迎督邮,冉耻之,乃遁去。到南阳,受业于樊英。又游三辅,就马融通经,历年乃还。后为莱芜长。《襄阳耆旧传》:庞统,字士元,少未有识者,惟德公重之。年十八,使诣司马德操,德操与语自昼达夜乃叹息曰:德公诚知人,此实盛德也。必南州士之冠冕。由是显名。
《魏志·臧霸传》:霸字宣高,泰山华人也。父戒,为县狱掾,据法不听太守欲所私杀。太守大怒,令收戒诣府,时送者百馀人。霸年十八,将客数十人径于费西山中要夺之,送者莫敢动,因与父俱亡命东海,由是以勇闻。黄巾起,霸从陶谦击破之,拜骑都尉。
《满宠传》:宠字伯宁,山阳昌邑人也。年十八,为郡督邮。时郡内李朔等各拥部曲,害于平民,太守使宠纠焉。朔等请罪,不复钞略。
《王肃传》:肃字子雍。年十八,从宋忠读《太元》,而更为之解。
《王粲传》:景初中,下邳桓威出自孤微,年十八而著《浑舆经》,依道以见意。
《和洽传注》:许劭字子将。《汝南先贤传》曰:召陵谢子徵,高才远识,见劭年十八时,乃叹息曰:此则希世出众之伟人也。
《晋书·桓温传》:温,宣城太守彝之子也。彝为韩晃所害,泾令江播豫焉。温时年十五,枕戈泣血,志在复雠。至年十八,会播已终,子彪兄弟三人居丧,置刃杖中,以为温备。温诡称吊宾,得进,刃彪于庐中,并追二弟杀之,时人称焉。
《王谈传》:谈年十岁,父为邻人窦度所杀。谈阴有复雠志,而惧为度所疑,寸刃不畜,日夜伺度,未得。至年十八,乃密市利锸,阳若耕锄者。度常乘船出入,经一桥下,谈伺度行还,伏草中,度既过,谈于桥上以锸斩之,应手而死。既而归罪有司,太守孔岩义其孝勇,列上宥之。
《霍原传》:原年十八,观太学行礼,因留习之。贵游子弟闻而重之,欲与相见,以其名微,不欲昼往,乃夜共造焉。父友同郡刘岱将举之,未果而病笃,临终,敕其子沈曰:霍原慕道清虚,方成奇器,汝后必荐之。
《南齐书·褚伯玉传》:伯玉少有隐操,寡嗜欲。年十八,父为之婚,妇入前门,伯玉从后门出。遂往剡,居瀑布山。《梁书·伏挺传》:挺有才思,好属文。齐末,州举秀才,对策为当时第一。高祖义师至,挺迎谒于新林,高祖见之甚悦,谓曰颜子,引为征东行参军,时年十八。
《张缅传》:缅,字元长,车骑将军弘策子也。年数岁,外祖中山刘仲德异之,尝曰:此儿非常器,为张氏宝也。齐永元末,义师起,弘策从高祖入伐,留缅襄阳,年始十岁,每闻军有胜负,忧喜形于颜色。天监元年,弘策任卫尉卿,为妖贼所害,缅痛父之酷,丧过于礼,高祖遣戒喻之。服阕,袭洮阳县侯,召补国子生。起家秘书郎,出为淮南太守,时年十八。高祖疑其年少未闲吏事,乃遣主书封取郡曹文案,见其断决允惬,甚称赏之。《陈书·岑之敬传》:之敬年十六,梁武帝召试。除童子奉车郎,赏赐优厚。十八,预重云殿法会,时武帝亲行香,熟视之敬曰:未几见兮,突而弁兮。即日除太学限内博士。
《陆琛传》:世祖为会稽太守,琛年十八,上《善政颂》,甚有词采,由此知名。
《魏书·胡叟传》:叟赋韦杜二族,一宿而成,时年十有八矣。其述前载无违旧美,叙中世有协时事,而末及鄙黩。人皆奇其才,畏其笔。世犹传诵之,以为笑狎。《隋书·李文博传》:文博在内校书,虞世基子亦在其内,盛饰容服,而未有所却。文博因从容问之年纪,答云:十八。文博乃谓之曰:昔贾谊当此之年,议论何事。君今徒事仪容,故何为者。
《长孙晟传》:晟,性通敏,略涉书记,善弹工射,趫捷过人。时周室尚武,贵游子弟咸以相矜,每共驰射,时辈皆出其下。年十八,为司卫上士。初未知名,人弗之识也,唯高祖一见,深嗟异焉,乃携其手而谓人曰:长孙郎武艺逸群,适与其言,又多奇略。后之名将,非此子耶。《杨尚希传》:尚希龆龀而孤。年十一,辞母请受业长安。涿郡卢辩见而异之,令入太学,专精不倦,同辈皆共推伏。周太祖尝亲临释奠,尚希时年十八,令讲《孝经》,词旨可观。太祖奇之,赐姓普六茹氏,擢为国子博士。《唐书·褚亮传》:亮,字希明,幼聪敏好学。善属文,博览无所不至,经目必记于心。喜游名贤,尤善谈论。年十八诣陈仆射徐陵与商确文章深异之。陈后主闻而召见,使赋诗江总及诸词人,在坐莫不推善。
《房元龄传》:元龄年十八,举进士。授羽骑尉,校雠秘书省。吏部侍郎高孝基名知人,谓裴矩曰:仆观人多矣,未有如此郎者,当为国器,但恨不见其耸壑昂霄云。《御史台记》:唐辛郁,管城人也,旧名太公,弱冠,遭太宗于行,所问何人。曰:辛太公。太宗曰:何如旧太公。郁曰:旧太公八十始遇文王,今臣适年十八已遇陛下,过之远矣。太宗悦,命值中书。
《唐书·陈子昂传》:子昂十八未知书,以富家子,尚气决,弋博自如。他日入乡校,感悟,即痛修敕。文明举进士。《李晟传》:晟年十八,往事河西王忠嗣,从击吐蕃。悍酋乘城,杀伤士甚众,忠嗣怒,募射者,晟挟一矢殪之,三军欢奋。忠嗣抚其背曰:万人敌也。
《宋史·王岩叟传》:岩叟,字彦霖,大名清平人。幼时,语未正已知文字。仁宗患词赋致经术不明,初置明经科,岩叟十八,乡举、省试、廷对皆第一。
《王钦若传》:太宗伐太原时,钦若才十八,作《平晋赋论》献行在。
《张岊传》:岊,字子云。以赀为牙将,有胆略,善骑射。天圣中,西夏观察使阿遇有子来归。阿遇寇麟州,虏边户,约还子然后归所虏。麟州还其子,而阿遇辄背约。安抚使遣岊诘问,岊径造帐中,以逆顺谕阿遇,阿遇语屈,留岊共食。阿遇抽佩刀,贯大脔啖岊,岊引吻就刀食肉,无所惮。阿遇复弦弓张镞,指岊腹而彀,岊食不辍,神色自若。阿遇抚岊背曰:真男子也。翌日,又与岊纵猎,双兔起马前,岊发两矢,连毙二兔。阿遇惊服,遗岊马、橐驼,悉归所虏。州将补为来远砦主。手杀伪首领,夺其甲马。时年十八,名动一军。
《程颐传》:颐,字正叔。年十八,上书阙下,欲天子黜世俗之论,以王道为心。
《慎知礼传》:知礼,衢州信安人。父温其,有词学,仕钱俶,终元帅府判官。知礼幼好学,年十八,献书于俶,署校书郎。未几,命为掌书记。
《挥麈前录》:李昌武宗谔之子昭遘,十八岁锁厅及第。昭遘子杲卿,杲卿子士廉,皆不逾是岁登甲科。凡三世俱曾为探花郎,亦衣冠之盛事也。
《明外史·陈茂烈传》:茂烈,励志读书,每至夜分。祖母悯其弱,屡止之。乃帷灯默诵不辍。年十八,慨然叹曰:善学圣人者,莫如颜曾颜之克己。曾之,日省非切务欤作《省克录》自考。

十九岁部纪事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夏六月,公薨,立敬归之娣齐归之子公子禂,〈注禂昭公名〉穆叔不欲。曰:是人也。居丧而不哀,在戚而有嘉容,是谓不度,不度之人,鲜不为患,若果立之,必为季氏忧,武子不听,卒立之,比及葬,三易衰,衰衽如故衰,于是昭公十九年矣,犹有童心,君子是以知其不能终也。
《后汉书·任延传》:更始元年,以延为大司马属,拜会稽都尉,时年十九,迎官惊其壮。
《王允传》:允同郡郭林宗尝见允而奇之,曰:王生一日千里,王佐才也。遂与定交。年十九,为郡吏。时小黄门晋阳赵津贪横放恣,为一县巨患,允讨捕杀之。《吴志·刘繇传》:繇年十九,从父韪为贼所劫质,繇篡取以归,由是显名。
《陈武传》:武子脩有武风,年十九,权召见奖励,拜别部司马,授兵五百人。时诸将新兵多有逃叛,而脩抚循得意,不失一人。权奇之。
《宋史·寇准传》:准少英迈,通《春秋》三传。年十九,举进士。太宗取人,多临轩顾问,年少者往往罢去。或教准增年,答曰:准方进取,可欺君邪。后中第,授大理评事。《渑水燕谈录》:初寇莱,公十九擢进士第。有善相者曰:君相甚贵,但及第太早,恐不善终,若功成早退,庶免深祸,盖君骨类卢多逊耳。后果如其言。
《谈圃》:王德用号黑王相公。年十九从父讨西贼,威名大震,西人儿啼。即呼黑大王来,以惧之。

二十岁部汇考

《礼记》

《曲礼》

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
男子二十冠而字。
〈注〉冠而字之,敬其名也。

《内则》

二十而冠,始学礼,可以衣裘帛,舞大夏,惇行孝弟,博学不教,内而不出。
〈注〉始学礼以成人之道,当兼习五礼大夏禹乐,乐之文武兼备者也,孝弟百行之本。博学不教,恐所学未精,故不可为师,以教人也。内而不出言蕴蓄其德,美于中而不自表见其能也。

《释名》《释长幼》

二十曰弱,言柔弱也。

二十岁部艺文〈诗〉

《百年歌》〈录一首〉      晋陆机

二十时肤体彩,泽人理成美目淑,貌灼有,荣被服冠带丽且清光车骏马游,都城高谈雅,步何盈盈清酒浆炙奈乐何清酒浆炙奈乐何。

二十岁部纪事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长而敦敏,成而聪明。按注正义曰:成谓年二十冠,成人也。
舜年二十以孝闻。
《吴王濞传》:高帝十一年秋,淮南王英布反,东并荆地,劫其国兵,西渡淮,击楚,高帝自将往诛之。刘仲子沛侯濞年二十,有气力,以骑将从破布军蕲西,会甀。《魏志·杜畿传》:畿字伯侯,京兆杜陵人也。少孤,继母苦之,以孝闻。年二十,为郡功曹,守郑县令。县囚系数百人,畿亲临狱,裁其轻重,尽决遣之,虽未悉当,郡中奇其年少而有大志也。
《刘劭传》:陈郡太守任城孙该著文赋,传于世。注《文章叙录》曰:该字公达。强志好学。年二十,上计掾,召为郎中。著《魏书》
《吴志·张昭传》:昭弟子奋年二十,造作攻城大攻车,为步骘所荐。昭不愿曰:汝年尚少,何为自委于军旅乎。奋对曰:昔童汪死难,子奇治阿,奋实不才耳,于年不为少也。遂领兵为将军,连有功效。
《骆统传》:孙权以将军领会稽太守,统年二十,试为乌程相,民户过万,咸叹其惠理。权嘉之,召为功曹,行骑都尉。
《梁书·朱异传》:异年十馀岁,好群聚蒲博,颇为乡党所患。既长,乃折节从师,遍治《五经》,尤明《礼》《易》,涉猎文史,兼通杂艺,博奕书算,皆其所长。年二十,诣都,尚书令沈约面试之,因戏异曰:卿年少,何乃不廉。异逡巡未达其旨。约乃曰:天下唯有文义棋书,卿一时将去,可谓不廉也。
《隋书·王頍传》:頍少好游侠,年二十,尚不知事。为其兄颙所责怒,于是感激,始读《孝经》《论语》,昼夜不倦。遂读《左传》《礼》《易》《诗》《书》,乃叹曰:书无不可读者。勤学累载,遂遍通五经,究其旨趣,大为儒者所称。
《唐书·马璘传》:璘少孤,流荡无业所。年二十,读汉马援传,至丈夫当死边野,以马革裹尸而归,慨然曰:使吾祖勋业坠于地乎。
《渤海敬王奉慈传》:奉慈七世孙戡,幼即好学,年二十,明《六经》,举进士,就礼部试,吏唱名乃入,戡耻之。明日,径返江东,隐阳羡里。阳羡民有斗争不决,不之官而诣戡以辨。
《懒真子》:王禹玉,年二十许就扬州。秋解试瑚琏赋官韵端木,赐为宗庙之器。满场中多第二韵用木字,云唯彼圣人,粤有端木而禹玉独于第六韵,用之上希颜氏愿为可铸之金。下笑宰予耻作不雕之木,则其奇巧,亦异矣哉。
《元史·杨惟忠传》:惟忠,字彦诚,弘州人。金末,以孤童子事太宗,知读书,有胆略,太宗器之。年二十,奉命使西域三十馀国,宣畅国威,敷布政条,俾皆籍户口属吏,乃归,帝于是有大用意。
《见闻录》:徐文贞公,年二十。廷对大司寇林贞肃公俊得公所射策。谓当第一,以属内阁,时少师杨文忠公廷和居首揆用子,嫌不预读卷,诸阁臣持故事谓林公所取,抑居第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