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七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三十六卷目录

 七岁部汇考
  礼记〈曲礼 内则〉
  释名〈释长幼〉
 七岁部纪事
 七岁部杂录
 八岁部汇考
  礼记〈内则〉
  素问〈上古天真论〉
 八岁部纪事
 九岁部汇考
  礼记〈内则〉
 九岁部纪事
 十岁部汇考
  礼记〈曲礼 内则〉
 十岁部艺文〈诗〉
  百年歌〈录一首〉     晋陆机
 十岁部纪事

人事典第三十六卷

七岁部汇考

《礼记》《曲礼》

人生,七年曰悼,虽有罪,不加刑焉。
〈注〉吕氏曰:悼,怜爱也。悼者幼而知,未及,虽或有罪,情不出于故,故不加刑。

《内则》

子生,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
〈注〉蚤其别也。

《释名》《释长幼》

七年曰悼,悼,逃也。知有廉耻,隐逃其情也。亦言是时而死,可伤悼也。

七岁部纪事

《路史·炎帝纪》:炎帝柱,神农子也。七岁有圣德,佐神农氏。历芊原铭百药,爰忌其人比梩定利。芟芨及寒,土时雨至。则挟创乂以从事,于畴殖百疏区百谷别其疏。遫深耕圣作以兴岁天均。时而地均财,于是神农之功广,而天下殷赈矣。
《新序》:项橐七岁,为圣人师。
《东观汉记》:鲁恭,父建武。初为甘陵太守,卒官时年十二。弟平,年七岁,昼夜号踊不绝声。郡中赙赠无所受,归服丧,礼过成人。
《后汉书·张霸传》:霸字伯饶,蜀郡成都人也。年数岁而知孝让,虽出入饮食,自然合礼,乡人号为张曾子。七岁通春秋,复欲进馀经,父母曰汝小未能也,霸曰我饶为之,故字曰饶焉。
《黄琬传》:琬字子琰。少失父。早而辩慧。祖父琼,初为魏郡太守,建和元年正月日食,京师不见而琼以状闻。太后诏问所食多少,琼思其对而未知所况。琬年七岁,在傍,曰:何不言日食之馀,如月之初。琼大惊,即以其言应诏,而深奇爱之。
《会稽典录》:王充,字仲任。为儿童游戏,不好狎侮。父诵奇之,七岁教书数。
《世说》:陈太丘与友期行,期日中。过中不至,太丘舍去,去后乃至。元方时年七岁,门外戏。客问元方:尊君在不。答曰:待君久不至,已去。友人便怒曰:非人哉。与人期行,相委而去。元方曰:君与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则是无信;对子骂父,则是无礼。友人惭,下车引之。元方入门不顾。
《魏志·王脩传》:脩字叔治,北海营陵人也。年七岁丧母。母以社日亡,来岁邻里社,脩感念母,哀甚。邻里闻之,为之罢社。
《常林传》:林字伯槐,河内温人也。年七岁,有父党造门,问林曰:伯先在不,汝何不拜。林曰:临子字父,何拜之有。于是咸共嘉之。
《夏侯渊传注·世语》曰:渊第五子荣,字幼权。幼聪惠,七岁能属文,诵书日千言,经目辄识之。文帝闻而请焉。宾客百馀人,人一奏刺,悉书其乡邑名氏,世所谓爵里刺也,客示之,一寓目,识之遍谈,不谬一人。帝深奇之。
《世说》:何晏,年七岁,明慧若神,魏武奇爱之,因晏在宫内,欲以为子。晏乃画地令方,自处其中。曰:何氏之庐也。
《世说》:王戎七岁,常与诸小儿游。看道边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取之,惟戎不动。人问之,答曰:树在道傍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
魏明帝于宣武场上断虎爪牙,纵百姓观之。王戎七岁,亦往看。虎攀栏而吼,其声震地,观者无不辟易颠仆,戎湛然不动,了无恐色。
《晋书·刘元海载记》:元海,龆龀英慧,七岁遭母忧,擗踊号叫,哀感旁邻,宗族部落咸共叹赏。时司空太原王昶等闻而嘉之,并遣吊赙。
《荀羡传》:羡字令则。清和有准。才年七岁,遇苏峻难,随父在石头,峻甚爱之,恒置膝上。羡阴白其母,曰:得一利刀,子足以杀贼。母掩其口,曰:无妄言。
《刘殷传》:殷七岁丧父,哀毁过礼,服丧三年,未曾见齿。《桓元传》:元,大司马温之孽子也。温临终,命以为嗣,袭爵南郡公。七岁,温服终,府州文武辞其叔父冲,冲抚元头曰:此汝家之故吏也。元因涕泪覆面,众并异之。《谢尚传》:尚,幼有至性。七岁丧兄,哀恸过礼,亲戚异之。《苻坚载记》:坚年七岁,聪敏好施,举止不踰规矩。每侍洪侧,辄量洪举措,取与不失机候。洪每曰:此儿姿貌镶伟,质性过人,非常相也。高平徐统有知人之鉴,遇坚于路,异之,执其手曰:苻郎,此官之御街,小儿敢戏于此,不畏司隶缚邪。坚曰:司隶缚罪人,不缚小儿戏也。统谓左右曰:此儿有霸王之相。左右怪之,统曰:非尔所及也。后又遇之,统下车屏人,密谓之曰:苻郎骨相不恒,后当大贵,但仆不见,如何。坚曰:诚如公言,不敢忘德。
《十六国春秋》:辛攀,字怀远。年七岁,随父爽在京师北地程晓。爽之亲友目攀而笑曰:犁牛骍犊,孺子之谓。攀曰:戏及人亲,非雅训也。晓及众宾大奇异之。《夏录》:土谷浑拾寅者,虔国之弟也。年数岁,数大啼哭。母氏忧其不慧,父树洛子曰:此儿吾家骊驹,伯乐尚不能目之,而况庸人哉。终成吾门户者,必在此子。年六七岁而器识不凡,或谓之神童。
《杜祭酒别传》:君在孩抱之中,异于凡童,举宗奇之。年六七岁在县北郭与小儿辈为竹马戏,有车行,老公停车视之,叹曰:此有奇相,公恨不见。
《徐邈别传》:邈,东莞人。岐嶷朗慧聪悟,七岁涉学,诗赋成章。
《孝子传》:华光,字荣祖,彭城人。年七岁,欲见父像,求画其父形像,朝夕拜谒。母有病,辄呼天祷祠,母即瘳愈。每得珍甘,置父像前。
吴猛,年七岁时,夏日,伏于亲床下,恐蚊虻及父母。《世说》:孙盛为庾公记室参军,从猎,将其二儿齐庄俱行,庾公不知,忽于猎场见齐庄,时年七八岁,庾谓曰:君亦复来耶。应声答曰:所谓无小无大,从公于迈。张元之、顾敷是顾和中外孙,皆少而聪慧,和并知之,而常谓顾胜。亲重偏至,张颇不怿。于时张年九岁,顾年七岁,和与俱至寺中,见佛般泥洹像,弟子有泣者,有不泣者。和以问二孙。元谓:被亲故泣,不被亲故不泣。敷曰:不然。当由忘情故不泣,不能忘情故泣。司空顾和与时贤共清言。张元之、顾敷是中外孙,年并七岁,在床边戏。于时闻语,神情如不相属。暝于灯下,二儿共叙客主之言,都无遗失。顾公越席而提其耳曰:不意衰宗复生此宝。
《宋书·王景文传》:景文长子绚,字长素。年七岁,读《论语》至周监于二代,外祖何尚之戏之曰:耶耶乎文哉。绚即答曰:草蓊风必偃。少以敏慧见知。及长,笃志好学,官至秘书丞。
《谢庄传》:庄,太常弘微子也。年七岁,能属文,通《论语》。及长,韶令美容仪,太祖见而异之,谓尚书仆射殷景仁、领军将军刘湛曰:蓝田出玉,岂虚也哉。
《广博物志》:谢庄七岁,能文章,当时称江东独步。王僧虔长子名慈,外祖江夏王刘义恭迎之,入中斋施诸宝物恣其所取,慈惟取素琴一张,孝子图一事。时慈才七岁。
《南齐书·谢𤅢传》:𤅢年七岁,王彧见而异之,言于宋孝武。孝武召见于稠人广众之中,𤅢举动闲详,应对合旨,帝甚悦,诏尚公主,值景和败,事寝。仆射褚渊闻𤅢年少,清正不恶,以女结婚,厚为资送。
《齐春秋》:晋安王子懋,武帝子也。年七岁,时母阮淑媛,尝病危笃,请僧行道,有献莲花供佛者。众僧以铜罂盛水花更鲜,子懋流涕礼佛誓曰:若使阿姨护佑愿,华竟斋如故。七日斋毕,华更鲜红,看视罂中。稍有根须,阮病寻差,世称其孝感。
《梁书·南康简王绩传》:绩,字世谨,高祖第四子。天监八年,封南康郡王,邑二千户。出为轻车将军,领石头戍军事。十年,迁使持节、都督南徐州诸军事、南徐州刺史,进号仁威将军。绩时年七岁,主者有受货,洗改解书,长史王僧孺弗之觉,绩见而辄诘之,便即时首服,众咸叹其聪警。
《西阳王大钧传》:大钧性厚重,不妄戏弄。年七岁,高祖尝问读何书,对曰:学《诗》。因命讽诵,音韵清雅,高祖因赐王羲之书一卷。
《建平王大球传》:大球,字仁珽。大宝元年,封建平郡王,邑二千户。性明惠夙成。初,侯景围京城,高祖素归心释教,每发誓愿,恒云:若有众生应受诸苦,悉衍身代当。时大球年甫七岁,闻而惊谓母曰:官家尚尔,儿安敢辞。乃六时礼佛,亦云:凡有众生应获苦报,悉大球代受。其早慧如此。
《庾于陵传》:于陵,七岁能言元理。既长,清警博学有才思。
《陈庆之传》:庆之第五子昕。七岁能骑射。
《王规传》:规子褒,七岁能属文。外祖司空袁昂爱之,谓宾客曰:此儿当成吾宅相。
《王承传》:承,仆射暕子。七岁通《周易》,选补国子生。《刘昭传》:昭幼清警,七岁通《老》《庄》义。
《南史·明僧绍传》:僧绍子山宾,七岁能言元理。
《陈书·傅縡传》:縡幼聪敏,七岁诵古诗赋至十馀万言。《北齐书·崔昂传》:昂年七岁而孤,伯父吏部尚书孝芬常谓所亲曰:此儿终当远至,是吾家千里驹也。《袁聿脩传》:聿脩,七岁丧父,居处礼度,有若成人。《隋书·郎茂传》:茂少敏慧,七岁诵《骚》《雅》,日千馀言。《卢太翼传》:太翼,七岁诣学,日诵数千言,州里号曰神童。
《王贞传》:贞少聪敏,七岁好学,善《毛诗》《礼记》《左氏传》《周易》,诸子百家,无不毕览。
《房彦谦传》:彦谦长兄彦雅,以彦谦天性颖悟,每奇之,亲教读书。年七岁,诵数万言,为宗党所异。
《大唐新语》:贾嘉隐,年七岁,以神童召见。时太尉长孙无忌、司空李绩于朝堂立语,李戏之曰:吾所倚者何树。嘉隐对曰:松树。李曰:此槐也,何忽言松。嘉隐曰:以公配木,则为松树。无忌连问之曰:吾所倚者何树。嘉隐曰:槐树。无忌曰:汝不能复矫对耶。嘉隐应声曰:何须矫对,但取其以鬼配木耳。绩曰:此小儿作獠面,何得如此聪明。嘉隐又应声曰:胡面尚为宰相,獠面何废聪明。绩状貌胡也。
《唐书·吕才传》:才子方毅,七岁能诵经。太宗闻其敏,召见,奇之,赐束帛。
《李百药传》:百药七岁能属文,父友陆乂等共读徐陵文,有刈琅邪之稻之语,叹不得其事。百药进曰:《春秋》鄅人藉稻,杜预谓在琅邪。客大惊,号奇童。
《寿王瑁传》:初,帝以永王等尚幼,诏不入谒。瑁七岁,请与诸兄众谢,拜舞有仪矩,帝异之。
《丁公著传》:公著三岁丧母。七岁,见邻媪抱子,哀感不肯食,请于父绪,愿绝粒学老子道,父听之。
《任敬臣传》:敬臣五岁丧母,哀毁天至。七岁,问父英曰:若何可以报母。英曰:扬名显亲可也。乃刻志从学。汝南任处权见其文,惊曰:孔子称颜回之贤,以为弗如也。吾非古人,然见此儿,信不可及。
《裴敬彝传》:敬彝七岁能文章,性谨敏,宗族重之,号甘露顶。
《李邺侯外传》:开元十六年,元宗御楼大酺,夜于楼下置高座,召三教讲论。泌姑子员俶,年九岁,潜求姑备儒服,夜升高座,词辩锋起,谭者皆屈。元宗奇之,召入楼中,问姓名。乃曰:半千之孙,宜其若是。因问外更有奇童如儿者乎。对曰:舅子泌,年七岁,能赋敏捷。问其宅居所在,命中人潜伺于门,抱之以入,戒勿令其家知。元宗方与张说观棋,中人抱泌至。俶与刘晏,皆在帝侧。及元宗见泌,谓说曰:后来者与前儿迥殊,仪状真国器耳。说曰:诚然。遂命说试为诗。即令咏方圆动静。曰:愿闻其状。说应曰:方如棋盘,圆如棋子,动如棋生,静如棋死。说以其幼,仍教之曰:但可以意虚作,不得更实道棋子。泌曰:随意即甚易耳。元宗笑曰:精神全大于身。泌乃言曰: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得意。说因贺曰:圣代嘉瑞也。元宗大悦,抱于怀,抚其头,命果饵啖之。遂送申王院,两月方归。仍赐衣物及綵数十。且谕其家曰:年少,恐于儿有损,未能与官。当善视之,乃国器也。
《儿世说》:刘晏七岁为正字,入禁中起居贵妃,妃置膝上,亲为画眉总髻。上问曰:卿为正字,正得几字。曰:天下字皆正,惟朋字未正。
李宗谔,七岁,耻以父任,得官,后举进士。三馆两制,不数年,如父职。
李礼成七岁其姑曰:此儿平生未尝回顾异,日必为重器。
《唐书·李贺传》:贺七岁能辞章,韩愈、皇甫湜始闻未信,过其家使贺赋诗,援笔辄就如素搆,自目曰《高轩过》,二人大惊,自是有名。
《蒋乂传》:乂性锐敏,七岁时,见庾信《哀江南赋》,再读辄诵。
《高郢传》:郢子定,辩惠,七岁读《尚书》《汤誓》,跪问郢曰:奈何以臣伐君。郢曰:应天顺人,何云伐邪。对曰:用命赏于祖,不用命戮于社,是顺人乎。郢异之。
《宋史·刘温叟传》:温叟性重厚方正,动遵礼法。唐武德功臣政会之后。叔祖崇望,相昭宗。父岳,后唐太常卿。温叟七岁能属文,善楷隶。岳时退居洛中,语家人曰:吾儿风骨秀异,所未知者寿耳。今世难未息,得与老夫皆为温、洛之叟足矣。故名之温叟。
《杨澈传》:澈字晏如,徽之宗人也,世家建阳。父思进,晋天福中北渡海,因家于青州之北海,累佐使幕。澈幼聪警,七岁读《春秋左氏传》,即晓大义。周宰相李榖召令默诵,一无遗误,榖甚异之。
《司马朴传》:朴字文季,少育于外祖范纯仁。绍圣党事起,父宏上书论辨得罪。纯仁责永州,疾失明,客至,必令朴导以见。时方七岁,进揖应对如成人,客皆警叹。《种放传》:放沈默好学,七岁能属文,不与群儿戏。《唐肃传》:肃当钱俶时,始七岁,能诵《五经》,名闻其国中。后与孙何、丁谓、曹商游,学者慕之。
《崔遵度传》:遵度纯介好学,始七岁,授经于叔父宪,尝以《春秋》编年、《史》《汉》纪传之例问于宪,宪曰:此儿他日成令名矣。
《李遵勖传》:遵勖子端懿,字元伯,性和厚,喜问学,颇通阴阳、医术、星经、地理之学。七岁,授如京副使。侍真宗东宫,尤所亲爱,尝解方玉带赐之。稍长,出入宫禁如家人。
《李清臣传》:清臣,字邦直,魏人也。七岁知读书,日数千言,暂经目辄诵,稍能戏为文章。客有从京师来者,与其兄谈佛寺火,清臣从傍应曰:此所谓灾也,或者其蠹民已甚,天固儆之耶。因作《浮图灾解》。兄惊曰:是必大吾门。
《杨亿传》:亿七岁,能属文,对客谈论,有老成风。
《刘一止传》:一止七岁能属文,试太学,有司欲举八行,一止曰:行者士之常。不就。登进士第,为越州教授。《司马光传》:光生七岁,凛然如成人,闻讲《左氏春秋》,爱之,退为家人讲,即了其大指。自是手不释书,至不知饥渴寒暑。群儿戏于庭,一儿登瓮,足跌没水中,众皆弃去,光持石击瓮破之,水迸,儿得活。其后京、洛间画以为图。
《席旦传》:旦七岁能诗,尝登沉黎岭,得句警拔,观者惊异。
《贾黄中传》:黄中幼聪悟,七岁能属文,触类赋咏。父常令蔬食,曰:俟业成,乃得食肉。十五举进士,授校书郎、集贤校理。
《闻见前录》:贾黄中,唐相耽四世孙也。年七岁,以童子举及第。李文公昉赠之诗曰:七岁神童古所难,贾家门户有衣冠。十人科第排头上,五部经书诵舌端。见榜不知名字贵,登筵未识管弦欢。从今稳上青云去,万里谁能测羽翰。至太平兴国中,遂参大政。
《续湘山野录》:晏殊,相年七岁。自临川诣都下求举神。童时寇莱,公出镇金陵殊以所业求见莱公。一见器之,既辞命所乘赐马鞯辔送还。旅邸复谕之曰:马即还之鞯辔,奉资桂玉之,费知人之,鉴今罕其比。《渑水燕谈录》:麻先生仲英,有俊才。七岁能诗,随侍官鄜州宋翰林白方谪官鄜,闻而召之坐,赋诗十篇。宋大称赏。翌日,宋以浣溪笺李廷圭墨诸葛氏笔遗之,乃赠以诗曰:宣毫歙墨川笺纸,寄与麻家小秀才。七岁能吟天骨异,前生应折桂枝来。
《儿世说》:鲜于文宗,七岁丧父。父以种芋时亡,明年,对芋呜咽,如此终身。
宿食舒自卖与王氏,得大麦九斛,以养母才。七岁后,官上党太守。
《桐江诗话》:山谷,七岁作牧童诗云:骑牛远远过前村,吹笛风斜隔陇闻。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
《春渚纪闻》:陆农,师左丞之父。少师公规生,七岁不能言。一日忽书壁间云:昔年曾住海三山,日月宫中数往还。无事引他天女笑,谪来为吏向人间。自此能言语。后登进士第,官至卿监,寿八十而终。
《冷斋夜话》:临川谢逸闲居,多从衲子游。不喜对书生。一日,有贡士来谒。坐定曰:每欲问无逸一事,辄忘之。尝闻人言,欧阳修果何如人。无逸熟视久之曰:旧亦一书生,后甚显达尝参大政。又问:能文章否。无逸曰:也得。无逸之子宗野,方七岁,立于旁闻之,匿笑而去。《吉安府志》:李如圭,吉水人。七岁能文,随父宦至京。孝宗召见,诵尚书无逸。上喜赐宴,因父在以珠帘隔之,罢宴撤珠帘以赐如。
高正夫,安福人。七岁通《五经》。宁宗召试宝,慈宫赐衣绶除正字,说书宝谟阁尚豫章郡主。《长沙府志》:谭昭宝,字珍卿,茶陵人。提举用式子也。五岁能读《五经》。知为文辞。七岁应童子科,中上第。其谢启略曰:七岁远离于膝下,九经流出于胸中。蓍卦兼太极之图,蓬矢效由基之射。童科虽异文解则,同破云川千古之天荒,驾月殿丹梯之云路。启上,理宗见而奇之,大加称赏。
贺德英,湘乡人。七岁能文,理宗淳祐丙戌父以讼系狱。德英乃诣县自陈乞试以赎父罪。令问所习对以通《毛诗》《春秋》,语孟策与诗赋。令各出一题,援笔立就。遂荐于朝与金起岩等同试,德英第一。
《金史·麻九畴传》:九畴三岁识字。七岁能草书,作大字有及数尺者,一时目为神童。章宗召见,问:汝入宫殿中,亦惧怯否。对曰:君臣,父子也。子宁惧父耶。上大奇之。
《徒单镒传》:镒颖悟绝伦,甫七岁,习女直字。
《元史·许衡传》:衡幼有异质,七岁入学,授章句,问其师曰:读书何为。师曰:取科第耳。曰:如斯而已乎。师大奇之。每授书,又能问其旨义。久之,师谓其父母曰:儿颖悟不凡,他日必有大过人者,吾非其师也。遂辞去,父母强之不能止。
《韩性传》:性七岁读书,数行俱下,日记万言。
《庐江县志》:吕谊静乐,知县吕廷信子。七岁能文,洪武十年,举神童召见,命读大诰应对豁然。上喜悦之,御赐袍带笔墨,授翰林院博士。
《山房随笔》:三水林观过,年七岁,嬉游市中,以鬻诗自命或戏。令咏转失气云视之,不见名曰:希听之不闻名。曰:夷不啻若是。其口出人皆掩鼻而过之,林试神童科,不甚达。
《檐曝偶谈》:和叔时年七岁,其伯氏问曰:日出雨落,公婆相角是何语。和叔曰:阴阳不和。
《见闻录》:三原王公,承𥙿七岁。作屋隙诗略曰:风来臬上响,月到枕边明。又作先师孔子,木主朝夕拜之,春秋则于太淑,人所取钱十数文,具香果而祭之。《雪涛诗评》:江夏吴伟,号小仙。以画名世,武宗赐号曰:画状元,当其童时,鬻于人家为伴读。年七岁,才入塾。便伸纸作小画一幅,题其额曰:白头一老子,骑驴去饮水。岸上蹄踏蹄,水中嘴对嘴。塾师见之大奇,然则伟亦天授,非人力也。
《明外史·彭勖传》:勖幼有异禀。七岁,从乡人入佛寺,独不拜。僧强之,叱曰:彼不衣冠而袒跣,何拜为。
《胡翰传》:翰幼聪颖异常儿。七岁时,道拾遗金,坐守其人而还之。
《艾南英传》:南英,七岁作《竹林七贤论》
《处州府志》:戴梦龄,青田人。岐疑颖悟,七岁如成人。为文操笔立就。一日先辈谓之曰:项羽闻楚歌赋作,者多不工童子能之乎。梦龄唯唯移时草就。坐客惊骇曰:此奇才也。有司将以闻于朝。其父固辞,乃止未冠而卒。后人名其所居之山为神童峰。
《长沙府志》:邓熛,益阳人也。七岁能文,邑令命破白颈乌鸦立破云浑具乎。色之元间具乎。色之素太极中之一物也。
《莆田县志》:林万潮,年七岁。作闻鼓诗:谁击堂前鼓,如闻出地雷。百花犹未发,全仗数声催。

七岁部杂录

《谈苑》:王元长曰:小儿五岁,曰鸠车之戏;七岁,曰竹马之游。

八岁部汇考

《礼记》

《内则》

八年,出入门户,及即席饮食,必后长者,始教之让。

《素问》《上古天真论》

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
〈注〉八为少阴之数,男本阳体而得阴数者,阳中有阴也。

八岁部纪事

《尸子》:蒲衣生八年,舜让以天下;周王太子晋生八年,而服师旷。
《后汉书·冯勤传》:勤八岁善计。按注:计,算术也。
《承宫传》:宫字少子,琅邪姑幕人也。少孤,年八岁为人牧豕。乡里徐子盛者,以春秋经授诸生数百人,宫过息庐下,乐其业,因就听经,遂请留门下,为诸生拾薪。执苦数年,勤学不倦。经典既明,乃归家教授。
《吴志·骆统传》:统字公绪,会稽乌伤人也。父俊,官至陈相,为袁术所害。统母改适,为华歆小妻,统时八岁,遂与亲客归会稽。其母送之,拜辞上车,面而不顾,其母涕泣于后。御者曰:夫人犹在也。统曰:不欲增母思,故不顾耳。
《儿世说》:骆统八岁,年饥,统饮食裒少,曰:士大夫糟糠不足我,何心独饱。
《何晏别传》:晏,时小养魏宫。七八岁便慧心天悟,众无愚智,莫不贵异之。魏武帝读兵书有所未解,试以问晏,晏分晰所疑,无不冰释。
《蜀志·诸葛瞻传》:瞻字思远。建兴十二年,亮出武功,与兄瑾书曰:瞻今已八岁,聪慧可爱,嫌其早成,恐不为重器耳。
《魏志·王昶传》:昶,称乐安任昭先淳粹履道内敏外恕。吾友之善之。愿儿子遵之。注:昭先名嘏。《别传》曰:嘏八岁丧母,号泣不绝声,自然之哀,同于成人,故幼以至性见称。
《裴潜传》:潜子秀,咸宁中,为尚书仆射。注:《文章叙录》曰:秀字季彦。弘通博济,八岁能属文,遂知名。
《晋书·裴秀传》:秀好学,有风操,八岁能属文。
《盛彦传》:彦少有异才。年八岁,诣吴太尉戴昌,昌赠诗以观之,彦于坐答之,辞甚慷慨。
《刘曜载记》:曜字永明,元海之族子也。少孤,见养于元海。幼而聪惠,有奇度。年八岁,从元海猎于西山,遇雨,止树下,迅雷震树,旁人莫不颠仆,曜神色自若。元海异之曰:此吾家千里驹也,从兄为不亡矣。
《乐广传》:广字彦辅,南阳淯阳人也。父方,参魏征西将军夏侯元军事。广时年八岁,元常见广在路,因呼与语,还谓方曰:向见广神姿朗彻,当为名士。卿家虽贫,可令专学,必能兴卿门户也。
《谢尚传》:尚字仁祖,豫章太守鲲之子也。八岁,神悟夙成。鲲尝携之送客,或曰:此儿一坐之颜回也。答曰:坐无尼父,焉别颜回。席宾莫不叹异。
《苻坚载记》:坚质性过人,八岁,请师就家学。洪曰:汝戎狄异类,世知饮酒,今乃求学邪。欣而许之。
《前秦录》:苻坚八岁请就师学,洪曰:尚小。未可。吾年十三,方欲求师,时人犹以为速成。
《世说》:张吴兴年八岁,亏齿,先达知其不常,故戏之曰:君口中何为开狗窦。张应声答曰:正使君辈从此中出入。
范宣年八岁,后园挑菜,误伤指,大啼。人问:痛邪。答曰:非为痛,身体发肤,不敢毁伤,是以啼耳。
《儿世说》:索琳八岁,父靖曰:吾儿廊庙之才,州郡吏不足污吾儿也。
《宋书·周续之传》:续之年八岁丧母,哀戚过于成人,奉兄如事父。
《裴松之传》:松之年八岁,学通《论语》《毛诗》。博览坟籍,立身简素。
《南齐书·徐孝嗣传》:孝嗣,字始昌,东海郯人也。祖湛之,宋司空;父聿之,著作郎:并为太子劭所杀。孝嗣在孕得免。幼而挺立,风仪端简。八岁,袭爵枝江县公,见宋孝武,升阶流涕,迄于就席。帝甚爱之。尚康乐公主。《王慈传》:慈,字伯宝,琅邪临沂人,司空僧虔子也。年八岁,外祖宋太宰江夏王义恭迎之内斋,施宝物恣听所取,慈取素琴石研,义恭善之。
《梁书·丘迟传》:迟,字希范,吴兴乌程人也。父灵鞠,有才名,仕齐官至太中大夫。迟八岁便属文,灵鞠常谓气骨似我。黄门郎谢超宗、徵士何点并见而异之。《庾肩吾传》:肩吾八岁能赋诗,特为兄于陵所友爱。《范云传》:云,字彦龙,南乡舞阴人,晋平北将军汪六世孙也。年八岁,遇宋豫州刺史殷琰于涂,琰异之,要就席,云风姿应对,傍若无人。琰令赋诗,操笔便就,坐者叹焉。尝就亲人袁照学,书一夜不怠。照抚其背曰:卿精神秀朗而勤于学,卿相才也。
《甄恬传》:恬数岁丧父,哀感有若成人。年八岁,问其母,恨生不识父,遂悲泣累日,忽若有见,言其形貌,则其父也,时以为孝感。
《陈书·王元规传》:元规八岁而孤,兄弟三人,随母依舅氏往临海郡,时年十二。郡土豪刘瑱者,资财巨万,以女妻之。母以其兄弟幼弱,欲结强援,元规泣请曰:因不失亲,古人所重。岂得苟安异壤,辄婚非类。母感其言而止。
《谢贞传》:贞八岁,尝为《春日閒居》五言诗,从舅尚书王筠奇其有佳致,谓所亲曰:此儿方可大成,至如风定花犹落,乃追步惠连矣。由是名辈知之。
《陆琼传》:琼父云公,梁给事黄门侍郎,掌著作。大同末,云公受梁武帝诏校定《棋品》,到溉、朱异以下并集。琼时年八岁,于客前覆局,由是京师号曰神童。异言之武帝,有敕召见,琼风神警亮,进退详审,帝甚异之。琼第三子从典,幼而聪敏。八岁,读沈约集,见回文研铭,从典援笔拟之,便有佳致。
《魏书·裴骏传》:骏从弟安祖,少而聪惠。年八九岁,就师讲《诗》,至《鹿鸣篇》,语诸兄云:鹿虽禽兽,得食相呼,而况人也。自此之后,未曾独食。
《阳平王新成传》:新成子钦,钦子子孝,字季业。早有令誉,年八岁,司徒崔光见而异之曰:后生领袖,必此人也。
《北齐书·永安简平王浚传》:浚,字定乐,神武第三子也。初,神武纳浚母,当月而有孕,及产浚,疑非己类,不甚爱之。而浚早慧,后更被宠。年八岁时,问于博士卢景裕曰:祭神如神在。为有神邪,无神邪。对曰:有。浚曰:有神当云祭神神在,何烦如字。景裕不能答。
《彭城景思王浟传》:浟,字子深,神武第五子也。元象二年,拜通直散骑常侍,封长乐郡公。博士韩毅教浟书,见浟笔迹未工,戏浟曰:五郎书画如此,忽为常侍开国,今日后宜更用心。浟正色答曰:昔甘罗幼为秦相,未闻能书。凡人唯论才具何如,岂必动誇笔迹。博士当今能者,何为不作三公。时年盖八岁矣。
《徐之才传》:之才,丹阳人也。父雄,事南齐,位兰陵太守,以医术为江左所称。之才幼而俊发,五岁诵《孝经》,八岁略通义旨。曾与从兄康造梁太子詹事汝南周舍宅听《老子》。舍为设食,乃戏之曰:徐郎不用心思义,而但事食乎。之才答曰:盖闻圣人虚其心而实其腹。舍嗟赏之。
《周书·王罴传》:罴孙述,字长述。少聪敏,有识度。年八岁,太祖见而奇之,曰:王公有此孙,足为不朽。即以为镇远将军。
《隋书·苏威传》:威子夔,八岁诵诗书,兼解骑射。
《何妥传》:妥少机警,八岁游国子学,助教顾良戏之曰:汝既姓何,是荷叶之荷,为是河水之河。应声答曰:先生姓顾,是眷顾之顾,是新故之故。众咸异之。
《庾质传》:质,字行脩,少而明敏,早有志尚。八岁诵梁世祖《元览》《言志》等十赋,拜童子郎。
《唐书·孔颖达传》:颖达八岁就学,诵记日千馀言,闇记《三礼义宗》
《徐齐聃传》:齐聃八岁能文,太宗召试,赐所佩金削刀。《严武传》:武幼豪爽。母裴不为挺之所答,独厚其妾英。武始八岁,怪问其母,母语之故。武奋然以铁锤就英寝,碎其首。左右惊白挺之曰:郎戏杀英。武辞曰:安有大臣厚妾而薄妻者,儿故杀之,非戏也。父奇之,曰:真严挺之子。
《刘晏传》:元宗封泰山,晏始八岁,献颂行在,帝奇其幼,命宰相张说试之,说曰:国瑞也。即授太子正字。公卿邀请旁午,号神童,名震一时。
《传信记》:刘晏,年八岁。献东封书,上览而奇之。命宰相出题,就中书试验。张说源乾曜等咸宠荐上,以晏间生秀妙,引晏于内殿,纵六宫观看,贵妃坐晏于膝,上亲为晏画眉作丱髻,宫中人投果遗花者,不可胜数也。寻拜晏秘书省正字。
《宋史·慕容延钊传》:延钊子德丰,幼聪悟,延钊爱之,尝曰:兴吾门者必此子。八岁,补山南东道衙内指挥使。《郭咨传》:咨,字仲谋,赵州平棘人。八岁始能言,聪敏过人。举进士,累英州刺史。
《刘恕传》:恕,字道源,筠州人。恕少颖悟,书过目即成诵。八岁时,坐客有言孔子无兄弟者,恕应声曰:以其兄之子妻之。一坐惊异。
《蔡元定传》:元定,字季通,建州建阳人。生而颖悟,八岁能诗,日记数千言。
《邢恕传》:恕子居实有异材,八岁为《明妃引》,黄庭坚、晁补之、张耒、秦观、陈师道皆见而爱之。
《刘庠传》:庠,字希道,彭城人。八岁能诗。蔡齐妻以子,用齐遗奏,补将作监主簿。复中进士第。
《西清诗话》:鲁直少警悟,八岁能作诗。送人赴举云:送君归去明主前,若问旧时黄庭坚。谪在人间今八年,此已非髫稚语矣。
《元史·岳柱传》:柱自幼容止端严,性颖悟,有远识。方八岁,观画师何澄画《陶母剪发图》,岳柱指陶母手中金钏诘之曰:金钏可易酒,何用剪发为也。何大惊,即易之。
《明外史·刘珝传》:珝子鈗,八岁时,宪宗召见,爱其聪敏,且拜起如礼,即命为中书舍人。宫殿门阈高,仝官杨一清常提之出入。帝虑牙牌易损,命易以银。
《杨继宗传》:继宗擢嘉兴知府。大兴社学,民间子弟八岁不就学者,罚其父兄。
《刘溥传》:溥八岁赋《沟水诗》,时目为圣童。

九岁部汇考

《礼记》

《内则》

九年,教之数日。
〈注〉数日知朔,望与六甲也。

九岁部纪事

《儿世说》:扬子云言吾家童乌,九岁预吾元文。
《后汉书·班固传》:固字孟坚。年九岁,能属文诵诗书,及长,遂博贯载籍,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
《杨厚传》:厚母初与前妻子博不相安,厚年九岁,思令和亲,乃托疾不言不食。母知其旨,瞿然改意,恩养加笃。博后至光禄大夫。
《申屠蟠传》:蟠字子龙,陈留外黄人也。九岁丧父,哀毁过礼。服除,不进酒肉十馀年。每忌日,辄三日不食。《世说》:崔骃,有文才,不其县令往造之。骃子瑗年九岁,书门曰:虽无干木,君非文侯,何为光光入我。闾里令见之问骃曰:必儿所书。召瑗使书乃书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徐孺子年九岁,常月下戏,人语之曰:若令月中无物,当极明邪。徐曰: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无此必不明。
《儿世说》:黄香,九岁失母,思慕憔悴事父。夏则扇其枕簟,冬则温其被席。京师号曰:天下无双江夏黄童。《幼童传》:杨氏子者,梁国人也。九岁甚聪慧,孔君平诣其父,父不在,乃呼儿出。为设果,果有杨梅,指以示儿:此君家果。儿即答曰: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
《魏志·司马朗传》:朗字伯达,河内温人也。九岁,人有道其父字者,朗曰:慢人亲者,不敬其亲者也。客谢之。《晋书·王延传》:延字延元,西河人也。九岁丧母,泣血三年,几至灭性。每至忌日,则悲啼一旬。继母卜氏遇之无道,恒以蒲穰及败麻头与延贮衣。其姑闻而问之,延知而不言,事母弥谨。
《刘殷传》:殷曾祖母王氏,盛冬思菫而不言,食不饱者一旬矣。殷怪而问之,王言其故。殷时年九岁,乃于泽中恸哭,曰:殷罪衅深重,幼丁艰罚,王母在堂,无旬月之养。殷为人子,而所思无获,皇天后土,愿垂哀悯。声不绝者半日,于是忽若有人云:止,止声。殷收泪视地,便有菫生焉,因得斛馀而归,食而不减,至时菫生乃尽。
《桂苑丛谈》:崔英,年九岁,在秦王苻坚宫内读书。坚殿上方卧诸生皆趋,英独缓步,怪而问之。英曰:陛下如慈父,非桀纣君,何用畏乎。又问:卿读何书。曰:《孝经》。坚曰:有何义。曰:在上不骄。坚为之起。更问有何义,曰:自天子至于庶人章,上爱下,下敬上。坚曰:卿好待十七,必用卿为大夫。英曰:日月可重见,陛下至尊,不可再睹洪恩,士或可用则用,何在后期。坚曰:须待十七,必召卿也。及期,拜谏议大夫。
《小名录》:后燕慕容农,字厚,小字恶奴,垂第三子也。年九岁,问太史黄曰:俗称参辰相,见万人相,食各自一宿,何为如是。曰:昔高辛氏,有二子,长曰伯阏,主辰;次曰实沈,主参。日寻干戈,自相征讨。后帝不藏,使伯阏主。辰实沈主参别而离之,相见则争故代传言。然农曰:天有定宿,以人甄之,而成憎爱二子之前,参辰云何。不能对。垂深奇之。《梁书·刘霁传》:霁年九岁,能诵《左氏传》,宗党咸异之。《陈书·虞荔传》:荔幼聪敏,有志操。年九岁,随从伯阐候太常陆倕,倕问《五经》凡有十事,荔随问辄应,无有遗失,倕甚异之。
《顾野王传》:野王幼好学。九岁能属文,尝制《日赋》,领军朱异见而奇之。
《徐陵传》:陵子份,少有父风,年九岁,为《梦赋》,陵见之,谓所亲曰:吾幼属文,亦不加此。
《魏书·任城王云传》:云子澄,澄子顺,字子和。九岁师事乐安陈丰,初书王羲之《小学篇》数千言,昼夜诵之,旬有五日,一皆通彻。丰奇之,白澄曰:丰十五从师,迄于白首,耳目所经,未见此比。江夏黄童,不得无双也。澄笑曰:蓝田生玉,何容不尔。
《陆俟传》:俟子馛,馛子琇,字伯琳,馛第五子。母赫连氏,身长七尺九寸,甚有妇德。馛有以爵传琇之意。琇年九岁,馛谓之曰:汝祖东平王有十二子,我为嫡长,承袭家业,今已年老,属汝幼冲,讵堪为陆氏宗首乎。琇对曰:苟非斗力,何患童稚。馛奇之,遂立琇为世子。《北齐书·李铉传》:铉九岁入学,书《急就篇》,月馀便通。《周书·李贤传》:贤幼有志节,不妄举动。尝出游,遇一老人,须眉皓白,谓之曰:我年八十,观士多矣,未有如卿者。必为台牧,卿其勉之。九岁,从师受业,略观大旨而已,不寻章句。或谓之曰:学不精勤,不如不学。贤曰:夫人各有志,贤岂能彊学待问,领徒授业耶。唯当粗闻教义,补己不足。至如忠孝之道,实铭之于心。问者惭服。
《隋书·陆爽传》:爽祖顺宗,魏南青州刺史。父概之,齐霍州刺史。爽少聪敏,年九岁就学,日诵二千馀言。齐尚书仆射杨遵彦见而异之,曰:陆氏代有人焉。
《于仲文传》:仲文,字次武,建平公义之兄子。父寔,周大左辅、燕国公。仲文少聪敏,髫龀就学,耽阅不倦。其父异之曰:此儿必兴吾宗矣。九岁,尝于云阳宫见周太祖,问曰:闻儿好读书,书有何事。仲文对曰:资父事君,忠孝而已。太祖甚嗟叹之。
《杜整传》:整少有风概,九岁丁父忧,哀毁骨立,事母以孝闻。
《杨异传》:异美风仪,沉深有器局。髫龀就学,日诵千言,见者奇之。九岁丁父忧,哀毁过礼,殆将灭性。
《唐书·张士衡传》:士衡,瀛州乐寿人。父文庆,北齐国子助教。士衡九岁居母丧,哀慕过礼。博士刘轨思见之,为泣下,奇其操,谓文庆曰:古不亲教子,吾为君成就之。乃授以《诗》《礼》
《苏味道传》:味道九岁能属辞,与里人李峤俱以文翰显,时号苏李。
《李泌传》:元宗开元十六年,悉召能言佛、道、孔子者,相答难禁中。有员俶者,九岁升堂,词辩注射,坐人皆屈。帝异之,曰:半千孙,固当然。
《白居易传》:居易工诗。九岁暗识声律。其笃于才章,盖天禀然。
《后村诗话》:李烈祖为徐温养子。年九岁,咏灯诗云:主人若也勤挑拨,敢向尊前不尽心。徐不复常儿待之。《宋史·元绛传》:绛,字厚之,钱塘人。生而敏悟,五岁能作诗,九岁谒荆南太守,试以三题,上诸朝,贫不能行。长,举进士。
《王禹偁传》:禹偁,字元之,济州钜野人。世为农家,九岁能文,毕士安见而器之。
《王应麟传》:应麟,字伯厚,庆元府人。九岁通《六经》,淳祐元年举进士,历江西制置使、翰林学士。
《任谅传》:谅,字子谅,眉山人,徙汝阳。九岁而孤,舅欲夺母志,谅挽衣泣曰:岂有为人子不能养其亲者乎。母为感动而止。谅力学自奋,年十四,即冠乡书。登高第。《孙固传》:固,字和父,郑州管城人。幼有立志。九岁读《论语》,曰:吾能行此。徂徕石介一见,以公辅期之。
《元史·齐荣显传》:荣显,字仁卿,聊城人。父旺,金同知山东西路兵马都总管。荣显幼聪悟,总角与群儿戏,画地为战阵,端坐指挥,各就行列。九岁,代父任为千户,佩金符,从外舅严实来归,屡立战功。
《韩性传》:性九岁通《小戴礼》,作大义,操笔立就,文意苍古,老生宿学,皆称异焉。
《廉希宪传》:希宪幼魁伟,举止异凡儿。九岁,家奴四人盗五马逃去,既获,时于法当死,父怒,将付有司,希宪泣谏止之,俱得免死。又尝侍母居中山,有二奴醉出恶言,希宪曰:是以我为幼也。即送系府狱,杖之。皆奇其有识。
《明外史·朱善传》:善九岁通经史大义,能属文。

十岁部汇考

《礼记》

《曲礼》

人生十年曰幼,学。
〈大全〉朱子曰:十年曰幼,为句绝学,字自为一句。

《内则》

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学书计,衣不帛襦裤,礼帅初,朝夕学幼仪,请肄简谅。
〈注〉书谓六书计,谓九数礼帅,初谓行礼,动作皆循。习初教之方也,肄习也简书篇数也。谅言语信实也,皆请于长者而习学之也。
十岁部艺文《百年歌》〈录一首〉     晋陆机
一十时颜如蕣华,晔有晖体如飘风。行如飞,娈彼孺子相追随终,朝出游,薄暮归。六情逸豫心无违。清酒浆炙奈乐何。清酒浆炙奈乐何。

十岁部纪事

《通鉴前编》:颛顼高阳氏,年十岁,佐少昊。
《香案牍》:季充,号负图先生伏生,十岁就石壁中受。充尚书,授四代之事,伏生以绳绕腰领,一读一结十寻之绳,皆成结矣。
《童子传》:孔林,鲁国人。年十岁诣鲁相,客有献雁者叹曰:天之于人,生五谷以为之食。有鱼鸟以为之肴。众宾咸曰:诚如公旨。林曰:不然,夫万物所生,各禀天气,不必为人,人徒以智得之。故蚊蚋食人,蚓虫啖土。非天为蚊蚋生人,为蚓生土。公曰:童子辩焉。
《后汉书·孔融传》:融字文举,鲁国人,孔子二十世孙也。七世祖霸,为元帝师,位至侍中。父宙,太山都尉。融幼有异才。年十岁,随父诣京师。时河南尹李膺以简重自居,不妄接士宾客,敕外自非当世名人及与通家,皆不得白。融欲观其人,故造膺门。语门者曰:吾是李君通家子弟。门者言之。膺请融,问曰:高明祖父尝与仆有恩旧乎。融曰:然。先君孔子与君先人李老君同德比义,而相师友,则融与君累世通家。众坐莫不叹息。太中大夫陈炜后至,坐中以告炜。炜曰:夫人小而聪了,大未必奇。融应声曰:观君所言,将不早惠乎。膺大笑曰:高明必为伟器。
《魏志·刘廙传》:刘廙字恭嗣,南阳安众人也。年十岁,戏于讲堂上,颍川司马德操拊其头曰:孺子,孺子,黄中通理,宁自知不。
《拾遗记》:贾逵,年五岁,明惠过人。其姊韩瑶之妇嫁瑶,无嗣而归,居焉。亦以贞明见称,闻邻中读书,旦夕抱逵隔篱而听之。逵静听不言,姊以为喜,至年十岁,乃暗诵《六经》。姊谓逵曰:吾家贫困,未尝有教者入门,汝安知天下有三坟五典而诵无遗句耶。逵曰:忆。昔姊抱逵于篱间,听邻家读书,今万不遗一。乃剥庭中桑皮以为牒,或题于扉屏,且诵且记。
《晋书·裴秀传》:秀少好学,有风操。叔父徽有盛名,宾客甚众。秀年十岁,有诣徽者,出则过秀。
《范宣传》:宣字宣子,陈留人也。年十岁,能诵诗书。尝以刀伤手,捧手改容。人问痛邪,答曰:不足为痛,但受全之体而致毁伤,不可处耳。家人以其年幼而异焉。《吕光载记》:光年十岁,与诸童儿游戏邑里,为战阵之法,俦类咸推为主。部分详平,群童叹服。
《西戎叶延传》:叶延年十岁,其父为羌酋姜聪所害,每旦缚草为姜聪之像,哭而射之,中之则号泣,不中则瞋目大呼。其母谓曰:姜聪,诸将已屠鲙之矣,汝何为如此。叶延泣曰:诚知射草人不益于先雠,以申罔极之志耳。
《搜神后记》:临淮公荀序,字休元。母华夫人,怜爱过常。年十岁,从南临归,经青草湖,时正帆风驶,序出塞郭,忽落水。比得下帆,已行数十里,洪波淼漫,母抚膺远望。少顷,见一掘头船,渔父以楫棹船如飞,载序还之,云:送府君还。荀后位至常伯、长沙相,故云府君也。《宋书·蔡廓传》:廓子兴宗,年十岁失父,哀毁有异凡童。廓罢豫章郡还,起二宅。先成东宅,与兄轨;廓亡而馆宇未立,轨罢长沙郡还,送钱五十万以补宅直。兴宗年十岁,白母曰:一家由来丰俭必共,今日宅价不宜受也。母悦而从焉。轨有愧色,谓其子淡曰:我年六十,行事不及十岁小儿。
《谢方明传》:方明子惠连,幼而聪敏,年十岁,能属文,族兄灵运深相知赏。
《儿世说》:萧思话,十岁好骑屋栋,打细腰鼓,邻曲患之,后折节有令望。
《南史·傅昭传》:昭六岁而孤,哀毁如成人,为外祖所养。十岁,于朱雀航卖历日,雍州刺史袁顗见而奇之。顗尝来昭所,昭读书自若,神色不改。顗叹曰:此儿神情不凡,必成佳器。
《梁书·谢胐传》:胐父庄,有名前代。胐幼聪慧,庄器之,常置左右。年十岁,能属文。庄游土山赋诗,使胐命篇,胐揽笔便就。琅邪王景文谓庄曰:贤子足称神童,复为后来特达。庄笑,因抚胐背曰:真吾家千金。
《陶弘景传》:弘景幼有异操。年十岁,得葛洪《神仙传》,昼夜研寻,便有养生之志。谓人曰:仰青云,睹白日,不觉为远矣。
《韩怀明传》:怀明客居荆州。年十岁,母患尸疰,每发辄危殆。怀明夜于星下稽颡祈祷,时寒甚切,忽闻香气,空中有人语曰:童子母须臾永差,无劳自苦。未晓,而母豁然平复。乡里异之。
《张缅传》:缅,车骑将军弘策子也。年数岁,外祖中山刘仲德异之,尝曰:此儿非常器,为张氏宝也。齐永元末,义师起,弘策从高祖入伐,留缅襄阳,年始十岁,每闻军有胜负,忧喜形于颜色。
《陈书·周弘正传》:弘正幼孤,及弟弘让、弘直,俱为叔父侍中护军舍所养。年十岁,通《老子》《周易》,舍每与谈论,辄异之,曰:观汝神情颖悟,清理警发,后世知名,当出吾右。《魏书·贾彝传》:彝,字彦伦,本武威姑臧人也。六世祖敷,魏幽州刺史、广川都亭侯,子孙因家焉。父为苻坚钜鹿太守,坐讪谤系狱。彝年十岁,诣长安讼父获申,远近叹之,佥曰:此子英俊,贾谊之后,莫之与京。弱冠,为慕容垂骠骑大将军、辽西王农记室参军。
《北齐书·邢卲传》:卲年十岁便能属文,雅有才思,聪明强记,日诵万馀言。族兄峦,有人伦鉴,谓子弟曰:宗室中有此儿,非常人也。
《三国典略》:赵隐,年十岁,司徒崔光奇之。谓宾客曰:古人云:观眸子足以知人,此儿必当远至。
《隋书·韦世康传》:世康幼而沈敏,有器度。年十岁,州辟主簿。
《唐书·舒王元名传》:高祖之在大安宫,太宗晨夕使尚宫问起居,元名才十岁,保媪言:尚宫有品当拜。元名曰:此帝侍婢耳,何拜为。太宗壮之,曰:真吾弟也。《渤海敬王奉慈传》:奉慈七世孙戡。年十岁即好学,大寒,掇薪自炙。夜无然膏,默念所记。
《该闻录》:唐路丞相,随父必从浑瑊。会平凉为人所执死焉,随方在婴襁中,迨十岁。母谓随曰:汝还识汝父不。随呜咽无言,母曰:视汝眉目,宛若父之眉目。随遂览照观之,殒绝于地,后终身不复临镜。
《清异录》:临川李善宁之子,十岁能即席赋诗。亲友尝以贫家壁试之,略不搆思吟曰:椒气从何得,灯光凿处分。拖涎来藻饰,惟有篆愁君。拖涎,指蜗牛也。《儿世说》:杨亿十岁,太宗召见,谓曰:卿久离乡里,得无念父母乎。曰:臣见陛下,一如臣父母。
《宋史·范纯祐传》:纯祐字天成,性英悟自得,尚节行。方十岁,能读诸书;为文章,藉藉有称。父仲淹守苏州,首建郡学,聘胡瑗为师。瑗立学规良密,生徒数百,多不率教,仲淹患之。纯祐尚未冠,辄自学,齿诸生之末,尽行其规,诸生随之,遂不敢犯。自是苏学为诸郡倡。《林特传》:特字士奇。祖揆,仕闽为南剑州顺昌令,因家顺昌。特少颖悟,十岁,谒江南李景,献所为文章,景奇之,命作赋,有顷而成,授兰台校书郎。
《邵亢传》:亢,字兴宗,丹阳人。幼聪发过人,方十岁,日诵书五千言。赋诗豪纵,乡先生见者皆惊伟之。
《綦崇礼传》:崇礼,字叔厚,高密人,后徙维之北海。祖及父皆中明经进士科。崇礼幼颖迈,十岁能作邑人墓铭,父见大惊曰:吾家积善之报,其在兹乎。
《朱台符传》:台符字拱正,眉州眉山人。父赋,举拔萃,历度支判官,卒于殿中丞。台符少聪颖,十岁能属辞,尝作《黄山楼记》,士友称之。
《程珌传》:珌以端明殿学士致仕,卒,年七十有九,赠特进、少师。珌十岁咏冰,语出惊人。
《路振传》:振,字子发,永州祁阳人,唐相岩之四世孙。岩贬死岭外,其子琛避地湘潭间,遂居焉。振父洵美事马希果,署连州从事,谢病终于家。振幼颖悟,五岁诵《孝经》《论语》。十岁听讲《阴符》,裁百言而止,洵美责之,俾终其业。振曰:百言演道足矣,馀何必学。洵美大奇之。《元史·谢端传》:端幼颖异,五六岁能吟诗,十岁能作赋。《欧阳元传》:元幼岐嶷,母李氏,亲授《孝经》《论语》、小学诸书,八岁能成诵,始从乡先生张贯之学,日记数千言,即知属文。十岁,有黄冠师注目视元,谓贯之曰:是儿神气凝远,目光射人,异日当以文章冠世,廊庙之器也。言讫而去,亟追与语,已失所之。部使者行县,元以诸生见,命赋梅花诗,立成十首,晚归,增至百首,见者骇异之。
《马祖常传》:祖常七岁知学,得钱即以市书。十岁时,见烛攲烧屋,解衣沃水以灭火,咸嗟异之。
《明外史·程敏政传》:敏政十岁侍父官四川,巡抚罗绮以神童荐。英宗召试,悦之,诏读书翰林院,官给廪馔。学士李贤、彭时、吕原、中允刘珝咸就之讲授贤尤爱重之,以女妻焉。
《邵宝传》:宝少孤,事母至孝。甫十岁,母疾,为奏告天,愿减己算延母年。
《珍珠船》:廖凝,十岁作《咏白诗》,云:满汀鸥不散,一局黑全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