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六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三十五卷目录

 三岁部纪事
 四岁部纪事
 五岁部纪事
 五岁部杂录
 六岁部汇考
  礼记〈内则〉
 六岁部纪事

人事典第三十五卷

三岁部纪事

《路史》:炎帝,神农氏生。三岁知稼穑般戏之事,必以黍稷日于淇山之阳求其利,民宜久食之,谷而艺之。《稗史》:东方朔,三岁秘谶一览,暗诵于口。
《梁书·昭明太子传》:太子统,字德施。生而聪睿,三岁受《孝经》《论语》
《隋书·元德太子昭传》:昭,炀帝长子也,生而高祖命养宫中。三岁时,于元武门弄石狮子,高祖与文献后至其所。高祖适患腰痛,举手凭后,昭因避去,如此者再三。高祖叹曰:天生长者,谁复教乎。由是大奇之。高祖尝谓曰:当为尔娶妇。昭应声而泣。高祖问其故,对曰:汉王未婚时,恒在至尊所,一朝娶妇,便则出外。惧将违离,是以啼耳。上叹其有至性,特钟爱焉。
《唐书·权德舆传》:德舆,生三岁,知辨四声。
《谢法慎传》:法慎,甫三岁,已有知。时母病,不饮乳,惨惨有忧色。或以珍饵诡悦之,辄不食,还以进母。
《宋史·宗室列传》:德昭子惟吉,字国祥,母郑国夫人陈氏。惟吉生甫弥月,太祖命辇至内廷,择二女媪养视之,或中夜号啼,必自起抚抱。三岁,作弱弓轻矢,植金钱为的,俾之戏射,十发八中,帝甚奇之。
《徐积传》:积孝行专于天禀。三岁父死,旦旦求之甚哀,母使读《孝经》,辄泪落不能止。
《金史·麻九畴传》:九畴,三岁识字。
《元史·王恂传》:恂性颖悟,生三岁,家人示以书帙,辄识风、丁二字。母刘氏,授以《千字文》,再过目,即成诵。《伯颜传》:伯颜生三岁,常以指画地,或三或六,若为卦者。
《珍珠船》:柳下一小儿,才三岁,曲拍皆中节,在母怀中食乳,撚手指应节,盖宿习也。

四岁部纪事

《孔融别传》:孔文举,年四岁时。每与诸兄共食梨,引小者,人问其故。答曰:我小儿,法当取小。由此宗族奇之。《晋书·谢安传》:安年四岁时,谯郡桓彝见而叹曰:此儿风神秀彻,当不减王东海。
傅畅,自叙畅。年四岁,散骑,常侍扶风,曾叔虎以德量,喜与余戏,常解衣褶被其背。脱余金环与侍者,谓余当吝惜之。而经数日,不索遂于此,见名言论甚重。《儿世说》:傅亮四岁能解衣,与人无吝。郤超称其才名过乃父。
《南史·蔡兴宗传》:兴宗,幼为父廓所重,谓有己风。与亲故书曰:小儿四岁,神气似可,不入非类之室,不与小人游。故以兴宗为之名,兴宗为之字。
《儿世说》:宋虞愿,四岁,中庭橘熟,人竞取之,愿独恬然。《梁书·义安王大昕传》:大昕,年四岁,母陈夫人卒,便哀慕毁悴,有若成人。《刘歊传》:歊幼有识慧,四岁丧父,与群儿同处,独不戏弄。
《陶季直传》:季直,丹阳秣陵人也。祖悯祖,宋广州刺史。父景仁,中散大夫。季直早慧,悯祖甚爱异之。悯祖尝以四函银列置于前,令诸孙各取,季直时甫四岁,独不取。人问其故,季直曰:若有赐,当先父伯,不应度及诸孙,故不取。悯祖奇之。
《儿世说》:陶弘景,四岁以荻为笔,画灰中学书。
《周书·萧大圜传》:大圜,幼而聪敏,神情俊悟。年四岁,能诵《三都赋》《孝经》《论语》
《唐书·权德舆传》:德舆,生四岁,能赋诗,积思经术,无不贯综。
《宋史·刘永年传》:永年字君锡,生四岁,授内殿崇班,许出入两宫。仁宗使赋《小山诗》,有一柱擎天之语。帝误投金杯瑶津亭下,戏谓左右曰:能取之乎。永年一跃持之而出,帝拊其首曰:奇童子也。常置内中,年十二,始听出外。
《真德秀传》:德秀,字景元,后改为景希建之,浦城人。四岁受书过目成诵。
《陈埙传》:埙,字和仲,庆元府鄞人。大父叔平与同郡楼钥友善,死,钥哭之。埙才四岁,出揖如成人。钥指槃中银杏使属对,埙应声曰:金桃。问何所据。对曰以杜诗鹦鹉啄金桃。钥竦然曰:亡友不死矣。《袁逢吉传》:逢吉,四岁能诵《尔雅·孝经》
《元史·铁哥传》:铁哥父斡脱赤殁,铁哥甫四岁,性颖悟,不为嬉戏。从那摩入见,帝问谁氏子,对曰:兄斡脱赤子也。帝方食鸡,辍以赐铁哥。铁哥捧而不食,帝问之,对曰:将以遗母。帝奇之,加赐一鸡。
《尧山堂外纪》:解缙,四岁时,出游市。偶跌,众笑之,吟曰:细雨落绸缪,砖街滑似油。凤皇跌在地,笑杀一群牛。《明外史·李东阳传》:东阳,四岁能径尺书,景帝召试之。甚喜,抱置膝上。赐果钞,还家,后两召讲《尚书大义》,称旨命入京学。

五岁部纪事

《后汉书·朱穆传》:穆,字公叔。年五岁便有孝称。父母有病,辄不饮食,差乃复常。
《世说》:孔文举有二子,大者六岁,小者五岁。昼日父眠,小者床头盗酒饮之,大儿谓曰:何以不拜。答曰:偷,那得行礼。
《三国志·钟会传》:会字士季,颍川长社人,太傅繇小子也。少敏惠夙成。中护军蒋济著论,谓观其眸子,足以知人。会年五岁,繇遣见济,济甚异之,曰:非常人也。《儿世说》:贾逵,五岁不能言,其姊每携听邻塾读书,辄默识。后一能言,便诵之如流。
《晋书·羊祜传》:祜年五岁,时令乳母取所弄金环。乳母曰:汝先无此物。祜即诣邻人李氏东垣桑树中探得之。主人惊曰:此吾亡儿所失物也,云何持去。乳母具言之,李氏悲惋。时人异之,谓李氏子即祜之前身也。《卫玠传》:玠年五岁,风神秀异。祖父瓘曰:此儿有异于众,顾吾年老,不见其长成耳。
《傅畅传》:畅字世道。年五岁,父友见而戏之,解畅衣,取其金环与侍者,畅不之惜,以此赏之。
《悯怀太子传》:宫中尝夜失火,武帝登台望之。太子时年五岁,牵帝裾入闇中。帝问其故,太子曰:暮夜仓卒,宜备非常,不宜令照见人君也。由是奇之。尝从帝观豕牢,言于帝曰:豕甚肥,何不杀以享士,而使久费五谷。帝嘉其意,即使烹之。因抚其背,谓廷尉傅祗曰:此儿当兴我家。尝对群臣称太子似宣帝,于是令誉流于天下。
《范粲传》:粲子乔,字伯孙。年二岁时,祖馨临终,抚乔首曰:恨不见汝成人。因以所用砚与之。至五岁,祖母以告乔,乔便执砚涕泣。
《武陵庄王澹传》:澹母诸葛太妃表澹不孝,由是澹与妻子徙辽东。其子禧年五岁,不肯随去,曰:要当为父求还,无为俱徙。陈诉历年,太妃薨,然后得还。
《世说》:桓宣武薨,桓南郡年五岁,服始除,桓车骑与送故文武别,因指语南郡:此皆汝家故吏佐。元应声恸哭,酸感旁人。
《妮古录》:王子敬,五岁有书,意卫夫人书大雅,吟赐之。齐春秋刘献,字圭,沛人,五岁闻舅孔昭先读《管宁传》欣然请更读。因听受曰:可及此耳。
《梁书·庾沙弥传》:沙弥父佩玉,宋升明中坐沈攸之事诛,沙弥时始生。年至五岁,所生母为制采衣,辄不肯服。母问其故,流涕对曰:家门祸酷,用是何为。
《昭明太子传》:太子生而聪睿,五岁遍读五经,悉能讽诵。
《元帝本纪》:世祖聪悟俊朗,天才英发。年五岁,高祖问:汝读何书。对曰:能诵《曲礼》。高祖曰:汝试言之。即诵上篇,左右莫不惊叹。
《到沆传》:沆父撝,齐五兵尚书。沆幼聪敏,五岁时,撝于屏风抄古诗,沆请教读一遍,便能讽诵,无所遗失。《王僧孺传》:僧孺年五岁,读《孝经》,问授者此书所载述,曰:论忠孝二事。僧孺曰:若尔,常愿读之。
《谢蔺传》:蔺五岁,每父母未饭,乳媪欲令蔺先饭,蔺曰:既不觉饥。彊食终不进。舅阮孝绪闻之,叹曰:此儿在家则曾子之流,事君则蔺生之匹。因名之曰蔺。《滕昙恭传》:昙恭年五岁,母杨氏患热,思食寒瓜,土俗所不产。昙恭历访不能得,衔悲哀切。俄值一桑门问其故,昙恭具以告。桑门曰:我有两瓜,分一相遗。昙恭拜谢,因捧瓜还,以荐其母。举室惊异。寻访桑门,莫知所在。
《陶季直传》:季直五岁丧母,哀若成人。初,母未病,于外染衣;卒后,家人始赎,季直抱之号恸,闻者莫不酸感。《儿世说》:庾子舆,五岁读《孝经》。手不释卷,或曰:此书文句不多,何用自苦。曰:孝德之本,何谓不多。
《陈书·岑之敬传》:之敬年五岁,读《孝经》,每烧香正坐,亲戚咸加叹异。
《阮卓传》:时有武威阴铿。幼聪慧,五岁能诵诗赋,日千言。
《魏书·河南王曜传》:曜五岁,尝射雀于太祖前,中之,太祖惊叹焉。
《高宗文成皇帝纪》:帝少聪慧,世祖爱之,常置左右。年五岁,世祖北巡,帝从在后,逢虏帅桎一奴欲加其罚。帝谓之曰:奴今遭我,汝宜释之。帅奉命解缚。世祖闻之,曰:此儿虽小,欲以天子自处。意奇之。
《任城王云传》:云,年五岁,恭宗崩,号哭不绝声。世祖闻之而呼,抱之泣曰:汝何知而有成人之意也。
《北齐书·邢卲传》:卲,字子才,河间邺人,魏太常贞之后。父虬,魏光禄卿。卲小字吉,少时有避,遂不行名。年五岁,魏吏部郎清河崔亮见而奇之,曰:此子后当大成,位望通显。
《周书·觓斯徵传》:徵幼聪颖,五岁诵《孝经》《周易》,识者异之。
《朝野佥载》:苏颋年五岁,裴谈过其父。颋方在,乃试诵庾信《枯树赋》。将及终篇,避谈字,因易其韵曰:昔年移树,依依汉阴。今看摇落,悽怆江浔。树犹如此,人何以任。谈骇叹久之,知其他日必主文章也。
《儿世说》:张鷟,五岁梦大鸟五彩降于家。占云:文章瑞国。
《三国典略》:赵隐,字彦深。年五岁,母傅便孀居。谓之曰:家贫儿小,何以能济。隐泣而言曰:若天矜儿,大当仰报。
《贵耳集》:黄巢,五岁侍翁父,为菊花联句。翁思索,未至,巢信口应曰:堪与百花为总首,自然天赐赭黄衣。巢之父怪,欲击巢。乃翁曰:孙能诗,但未知轻重,可令再赋一篇。巢应之曰: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移共桃花一处开。跋扈之意已见,婴孩之时,加以数年,岂不为神器之大盗耶。《宋史·元绛传》:绛,字厚之,钱塘人。生而敏悟,五岁能作诗,九岁谒荆南太守,试以三题,上诸朝,贫不能行。长,举进士。
《贾黄中传》:黄中父玭,善教子。黄中幼聪悟,方五岁,玭每旦令正立,展书卷比之,谓之等身书,课其诵读。《和㠓传》:㠓字显仁,凝第四子也。生五六岁,凝教之诵古诗赋,一历辄不忘。试令咏物为四句诗,颇有思致,凝叹赏而奇之,语岘曰:此儿他日必以文章显,吾老矣,不见,汝曹善保护之。
《李韶传》:韶,字元善,弥逊之曾孙也。父文饶,为台州司理参军,每谓人曰:吾司臬多阴德,后有兴者。韶五岁,能赋梅花。嘉祐四年,与其兄宁同举进士。
《钱协传》:协字穆父,彦远之子也。生五岁,日诵千言。十三岁,制举之业成。
《洪湛传》:湛,字惟清。幼好学,五岁能为诗,未冠,录所著十卷为《龆年集》。举进士,有声。
《许应龙传》:应龙,字恭甫,福州闽县人。五岁通经旨,座客曰小儿气食牛,应龙应声丈夫才吐凤为对,四座嘉叹。
《天中记》:王元之,五岁已能诗,因太守赏白莲,倅言于太守,召而吟一绝云:昨夜三更里,嫦娥堕玉簪。冯夷不敢受,捧出碧波心。又云:佳人方素面,对镜理新妆。守曰:天授也。
《闽川士传》:林杰,幼而聪明秀异,言发成文。五岁,至王仙君霸坛。遂口占云:羽客已归云路去,凡炉草木尽彫残。不知千载归何日,空使时人埽旧坛。会七夕,堂前乞巧,因试其乞巧诗。杰援笔曰:七夕今朝看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咏荔枝诗云:金盘摘下排朱果,红壳开时饮玉浆。郑副使作奇童传,刘制使重为序,以贻之。
《金史·移剌履传》:履字履道,辽东丹王突欲七世孙也。父聿鲁,早亡。聿鲁之族兄兴平军节度使德元无子,以履为后。方五岁,晚卧庑下,见微云往来天际,忽谓乳母曰:此所谓卧看青天行白云者耶。德元闻之,惊曰:是子当以文学名世。
《元史·孝友传》:郭狗狗,平阳翼城人。父宁,为钦察先锋使首领官,戍大良平。宋将史太尉来攻,夜陷大良平,宁全家被俘。史将杀宁,狗狗年五岁,告史曰:勿杀我父,当杀我。史惊问宁曰:是儿几岁耶。宁曰:五岁。史曰:五岁儿能为是言,吾当全汝家。即以骑送宁等往合州。道遇国兵,骑惊散,宁家俱得还。御史以事闻,命旌之。
《明外史·闻龙传》:龙生有至性,五岁丧母,哭声感路人。事父定省中礼。
《罗伦传》:伦,永丰人。五岁尝随母入园收果,长幼竞取,伦独赐而后受。
《张元祯传》:元祯,五岁能诗。宁靖王召见异之,命名元徵,既而为巡抚韩雍所器。曰:人瑞也。乃易元祯。《儿世说》:詹金龙,五岁同弟召见帝,以果分赐,命对曰:一盂果子赐五岁之神童。曰:三尺草莽对万年之天子。
《野史·查铎传》:铎同县张棨,五岁受书,彻晓大义。尝闻鸡声,遽欲起。母问之,则举小学以对。母笑曰:汝才读书,便晓其义耶。应曰:儿愿为之,岂第晓之而已。

五岁部杂录

《谈苑》:王元长曰,小儿五岁曰,鸠车之戏。七岁曰,竹马之游。
《群碎录》:男子入学多用七岁五岁,盖俗有男忌双,女忌只之说。至冠笄亦然。按北齐李浑弟绘六岁愿入学,家人以偶年俗忌,约弗许。伺其伯姊笔牍之,便辄窃用。未几,通急就章,则其来久矣。

六岁部汇考

《礼记》

《内则》

子生六年,教之数与方名。
〈注〉数谓一十、百、千、万方名东、西、南、北也。

六岁部纪事

《东观汉记》:马援,字客卿。幼而岐嶷,年六岁能接应诸公,专对宾客。尝有死罪亡命者来过,客卿藏匿,不令人知。外若讷而沉敏,兄甚奇之,以为将相器。故以客卿字焉。
张堪,字君游。年六岁,受业长安,治梁丘易才美而高。京师号曰圣童。
《吴志·陆绩传》:绩年六岁,于九江见袁术。术出橘,绩怀三枚,去,拜辞堕地,术谓曰:陆郎作宾客而怀橘乎。绩跪答曰:欲归遗母。术大奇之。
《晋书·范汪传》:汪字元平,雍州刺史晷之孙也。父稚,早卒。汪少孤贫,六岁过江,依外家新野庾氏。荆州刺史王澄见而奇之,曰:兴范族者,必是子也。
《傅祗传》:祗子宣,年六岁丧继母,哭泣如成人,中表异之。
《宋书·谢瞻传》:瞻,字宣远,一名檐,字通远,陈郡阳夏人,卫将军晦第三兄也。年六岁,能属文,为《紫石英赞》《果然诗》,当时才士,莫不叹异。
《梁书·徐勉传》:勉年六岁,时属霖雨,家人祈霁,率尔为文,见称耆宿。
《简文帝本纪》:太宗幼而敏睿,识悟过人,六岁便属文,高祖惊其早就,弗之信也。乃于御前面试,辞彩甚美。高祖叹曰:此子,吾家之东阿。
《江革传》:革幼而聪敏,早有才思,六岁便解属文。父柔之深加赏器,曰:此儿必兴吾门。
《刘歊传》:歊幼有识慧。六岁诵《论语》《毛诗》,意所不解,便能问难。
《幼童传》:孙士潜,字石龙。六岁上书,七岁属文。
金楼子自叙曰:余六岁解为诗。奉敕为诗曰:池萍生已合,林花发稍周。因而稍学为文也。
《陈书·姚察传》:察幼有至性,事亲以孝闻。六岁,诵书万馀言。弱不好弄,博奕杂戏,初不经心。勤苦厉精,以夜继日。
《陆琼传》:琼幼聪慧有思理,六岁为五言诗,颇有词采。《北齐书·李浑传》:浑弟绘,字敬文。年六岁,便自愿入学,家人以偶年俗忌,约而弗许。伺其伯姊笔牍之閒,而辄窃用,未几遂通《急就章》。内外异之,以为非常儿也。《废帝本纪》:帝,天保元年,立为皇太子,时年六岁。性敏慧。初学反语,于迹字下注云自反。时侍者未达其故,太子曰:迹字足傍亦为迹,岂非自反耶。尝宴北宫,独令河间王勿入。左右问其故,太子曰:世宗遇贼处,河间王复何宜在此。
《周书·张元传》:元年六岁,其祖以夏中热甚,欲将元就井浴。元固不肯从。祖谓其贪戏,乃以杖击其头曰:汝何为不肯洗浴。元对曰:衣以盖形,为覆其亵。元不能亵露其体于白日之下。祖异而舍之。
《唐书·段秀实传》:秀实六岁,母疾病,不勺饮至七日,病间乃肯食,时号孝童。
《辽史·耶律孟简传》:孟简性颖悟。六岁,父晨出猎,俾赋《晓天星月诗》,孟简应声而成,父大奇之。
《宋史·宗室传》:德昭子惟吉生甫弥月,太祖命辇至内廷,养视之。常乘小乘舆及小鞍鞁马,命黄门拥抱,出入常从。太祖崩,惟吉才六岁,昼夜哀号,孝章皇后慰论再三,始进饘粥。《韩世忠传》:世忠子彦直,字子温。生期年,以父任补右承奉郎,寻直秘阁。六岁,从世忠入见高宗,命作大字,即拜命跪书皇帝万岁四字。帝喜之,拊其背曰:他日,令器也。亲解孝宗丱角之繻傅其首,赐金器、笔研、监书、鞍马。年十二,赐三品服。绍兴十七年,中两浙转运使司试。明年,登进士第。
《虞允文传》:允文,字彬甫,隆州仁寿人。父祺,登政和进士第,仕至太常博士、潼川路转运判官。允文六岁诵《九经》,七岁能属文。
《胡沂传》:沂,字周伯,绍兴馀姚人。父宗伋,号醇儒,能守所学,不逐时好。沂颖悟,六岁诵《五经》皆毕,不忘一字。《吉安府志》:李献可,吉水人。年六岁,能诗文,善奇对。一日,有参政避雨庙中。献可亦入庙避雨。奇之言于朝,孝宗召入宫时,宫女正午睡,帝指宫女命为诗。献可即跪曰:御手指婵娟,青春白昼眠。粉匀香汗湿,髻压翠云偏。柳妒眉间绿,桃嫌脸上鲜。梦魂何处是,应绕帝王边。帝拊其背曰:卿何不作我家儿。命宫女为绣御掌于背,以赐归。
《金史·女奚烈守愚传》:守愚,六岁知读书。既龀,或谓食肉昏神识,乃戒而不食。
《明良录略》:宋濂,字景濂,金华人。在妊七月生。六岁为诗歌,有奇语,人呼为神童。
《明外史·杨守陈传》:守陈子茂仁,六岁,入小学。客有指铜炉令赋者。应声曰:范金以为体,然火以为用。客大异之。
《王华传》:华六岁戏水,滨有醉濯足者,遗其金。华取投诸水,待其人至,指而还之。
《王稚登传》:稚登六岁能擘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