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周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三十四卷目录

 初生部杂录
 初生部外编
 周岁部汇考
  颜氏家训〈风操篇〉
 周岁部纪事

人事典第三十四卷

初生部杂录

《书经·召诰》:若生子,罔不在厥初生,自贻哲命。
《诗经·大雅·大明章》:太任有身,生此文王,缵女维莘,长子维行,笃生武王,保右命尔,燮伐大商。按注:克缵,太任之女。事者,维此莘国以其长。女来嫁于我,天又笃厚之。使生武王,保之助之,命之而使之,顺天命以伐商也。
《崧高章》:维岳降神,生甫及申。
《洛书》:甄耀度黄帝曰:凡人生一日,天帝赐算三万六千。又赐纪二千。圣人得三万六千七百二十。凡人得三万六千一纪,主一岁。圣人加七百二十。
《山海经·南山经》:杻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按注:佩谓带其皮尾。
《西山经》:崇吾之山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
《中山经》:青要之山有鸟焉,名曰鴢,其状如凫,青身而朱目赤尾,食之宜子。
《道德经·元符篇》: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䘒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嗌不嗄,和之至也。《家语·执辔篇》:子夏问于孔子曰:商闻易之生人及万物,鸟兽昆虫,各有奇偶,气分不同,而凡人莫知其情,惟达道德者能原其本焉。天一,地二,人三,三如九,九九八十一,一主日,日数十,故人十月而生;八九七十二,偶以承奇,奇主辰,辰为月,月主马,故马十二月而生;七九六十三,三主斗,斗主狗,故狗三月而生;六九五十四,四主时,时主豕,故豕四月而生;五九四十五,五为音,音主猿,故猿五月而生。四九三十六,六主律,律主鹿,故鹿六月而生;三九二十七,七主星,星主虎,故虎七月而生;二九一十八,八主风,风主蛊,故虫八月而化;其馀各从其类矣。鸟鱼生阴而属于阳,故皆卵生。龁吞者,八窍而卵生。龃嚼者,九窍而胎生。昼生者类父,夜生者类母。敢问其然乎。孔子曰:然。吾昔闻诸老聃亦如汝之言。
《庄子·天地篇》:厉之人夜半生子,遽取火而视之,汲汲然唯恐其似己也。
《风俗通》:俗间多有禁忌,生三子者,五月生者,以为妨害父母。
《谯周法训》:一产二子者,当以后生者为兄,言其先胎也。答曰:此野人之凿语耳。君子不测暗,安知胎之先后也。
《博物志》:妇人妊娠未满三月,著婿衣冠,平旦左绕井三匝,详观影而去。勿反顾,勿令人知。见必生男。妇人妊娠不欲令见丑,恶物异类。鸟兽食当避其异。常味不欲,令见熊罴虎豹。及射鸟射雉,食牛心白犬肉、鲤鱼头,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听诵诗书讽咏之音,不听淫声,不视邪色。以此产子,必贤明端正,寿考所谓父母胎教之法,故古者妇人妊娠,必慎所感。感于善,则善,感于恶,则恶矣。妊娠者,不可啖兔肉,又不可见兔。令儿唇缺,又不可啖生姜,令儿多指。《续博物志》:日月蚀而私者,生儿则多疾。日月晦朔弦望而私者,生儿则愚。痴瘖哑钩,绞了戾逐阵而私者,生儿多凶暴无礼。亦犹木日造曲,而酸水日造酱。则生虫九。焦日种谷,则不生芽。六合日遣鬼,鬼不去。火日安蜂,则蜜苦。土日种麻,则不生。
计然云人受命于天地,变化而生。一月而膏,二月而脉,三月而胚,谓如水胞之状。四月而胎,谓如水中虾䗫胎也。五月而筋,六月而骨。谓血气变为肉,肉为脂,脂为骨也。七月而成形,八月而动。九月而躁。十月而生。
《西溪丛语·左氏》: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杜预曰:寐寤而庄公已生,故惊而恶之。甚言其生之易也。据风俗通不举寤生子。俗说儿堕地,未可开目,便能视者,谓之寤生。子妨父母,郑武公老终天年,姜氏亦然。岂有妨父母乎。其说与杜预异。
《缃素杂记·旧唐书》:载明皇时,宰相李林甫自无学术,仅能秉笔。有才名于时者,尤忌之。林甫典选部时,选人严迥判语杕杜二字。林甫不识,谓吏部侍郎韦陟曰:此谓杕杜,何也。陟俛首不敢言。又太常少卿姜度妻诞子,林甫手书庆之曰:闻有弄獐之庆。客视之掩口。故东坡云:甚欲去为汤饼。客惟愁错写弄獐书。盖用此也。惜乎新史不载其事。
《临汉诗话》:寇莱公七月十四日生。魏野诗云:何时生上相,明日是中元。李文定公迪八月十五日生。于黔中作中秋八月诗以献。仅数百言,皆以月况文。定其中句有蟾辉吐光育,万种我公蟠。屈为心胸老桂根。株撼不折。我公得此为清节,孤轮碾空周复圆。我公得此为机权,馀光烛物无洪细。我公得此为经济。终篇大率皆如此。
《希通录·晋语》:胥臣对文公曰:昔者太任娠文王,不变沙瘦于豕牢,而得文王。不加疾焉。韦氏云瘦小也,沙便也。豕牢,厕也。不加疾言,易也。设有是事,犹当剪焉。况于诬乎。老泉帝喾论,尝辟吞卵等事,为庶几胥臣之言,无稽甚矣。
《云麓漫抄》:秦益公生日,蜀人李善诗云:无穷身有无穷乐,第一人为第一官。其后言者,以为过。有旨禁之,仍著为令。然前辈类多有之,如荆公东坡皆有。曾鲁公张文定生日诗,又载曾郡守献秦,十纯裴度,只今称圣相之句。解云李义山韩碑诗,帝得圣相,相曰度。盖取晏子春秋。仲尼鲁之圣相也。意以禁生日诗。为非圣相,为可称其他诟訾。前贤为不少。
彦周诗话,钱昭度能诗。尝作吕申公夷简生日诗。云:磻溪重得吕,维岳再生申。可谓著题。
《爱日斋丛抄·颜氏家训》言:江南风俗,二亲若在,每至生日,常有酒食之事,无教之徒,虽以孤露其日,皆为供顿酣畅,声乐不知有所感伤。程氏云:人无父母,生日当倍悲伤。更安忍置食张乐以为乐。若具庆者,可矣。此同颜训之意固不论在上者。然如梁元帝,当载诞之辰,辄斋素。讲经。唐太宗谓长孙无忌曰:是朕生日,世俗皆为欢乐,在朕翻为感伤。今君临天下,富有四海而欲承颜膝下。永不可得此,子路有负米之恨也。诗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奈何以劬劳之日,更为宴乐乎。泣数行下,群臣皆流涕。则前世人主,未以生日为重而庆贺,成俗已久矣。《漫录》又记唐中宗以降诞日,宴侍臣内戚,与学士联句。人主生日乐宴为寿,殆始见此时。固莫盛于明皇也。按开元十七年八月,上以生日,宴百官于花萼楼下。左丞相乾曜,右丞相说帅百官上表,请以每岁八月初五日为千秋节,布于天下。咸宁宴乐,休暇三日。此置节之始。十九年以千秋节降,死罪流,以下原之。此恩赦之始。二十四年八月千秋节,群臣皆献宝镜,九龄献千秋金镜。录至代宗大历元年十月,上生日。诸道节度献金帛器服,珍玩骏马,此受贡之始。德宗以诞日,岁诏佛老大论麟德殿并,诏给事中徐岱等讲说。此说法之始。穆宗长庆元年,诏七月六日是朕载诞之辰。其日百僚命妇宜于光顺门进名参贺。朕门内与百僚相见,虽尝敕停,寻复行之。此进名受贺之始。长庆四年,敬宗初立徐泗观察使王知兴,以上生日请于泗州置戒坛,度僧尼资福。此度僧之始。文宗开成二年,诏朕之生辰,不欲屠宰,用表好生。非是信尚空门,将希无妄之福,自今宴会,蔬食任陈,脯醢永为常例。此禁屠宰之始。纪节以来,袭为大典,虽本自开元,而明皇久以生日为重矣。王皇后宠衰泣曰:三郎独记,不得何忠。脱紫半臂,换一斗面为生日汤饼耶。盖旧事也。明皇不惟自寿,每至让皇帝宪,生日必幸其宅。移时宴乐。惠宣太子业被疾,明皇自视。会既愈,幸其第,置酒赋诗,为初生欢。此恺悌之至情。天宝十四年六月一日,贵妃杨氏生日,幸华清宫。于长生殿奏新曲,会南海进荔枝,因名荔枝香。天宝十载正月,安禄山生日,赐衣服玩器酒馔,以宫妾。蕃将亦用此。朱仲新云:唐人生日多具汤饼,引梦得送张与诗:尔生始悬弧,邀我作上宾。引箸举汤饼,祝赐天麒麟。此当谓初生时。少陵自有宗武诗也。《云溪友议》载西川韦相公皋因作生日,节镇皆贡珍奇。独东川卢八座送一歌姬为馈。礼生男子,设弧于门左。女子设帨于门右。三日始负子。男射女否,如东魏高澄,尚冯翊公主生子三日,时帝幸其第,锡锦彩。唐章敬吴,后生代宗三日。元宗临澡之。王毛仲妻产子三日,元宗命高力士赐酒馔金帛,授其儿五品官。姜崿以公主,子生三日,元宗曰:他物无以饷,吾孙赐六品官,绯衣银鱼。又武后时,拾遗张德生男三日,杀羊会同僚补阙,杜肃告其屠杀,杨太真以锦绣为襁褓裹禄山,云贵妃三日洗儿也。皆以三日为重。东坡贺子由生,孙云昨闻万里,孙已振三日浴。今俗以三朝浴儿,殆古意也。晬谓子生一岁。《颜氏家训》:江南风俗,儿生一期,为制新衣,盥浴装饰,男则用弓矢纸笔,女则刀尺针缕,并加饮食之物,及珍宝玩,置之儿前,观其发意所取,以验贪愚廉知,名之为试儿。亲表聚集。燕享云:《玉壶野史》记曹武惠王始生,周晬日父母以百玩之,具罗于席,观其所取。武惠王左手提干戈,右手提俎豆。斯须取一印,馀无所视。曹真定人江南,遗俗乃如此。今俗谓试周是也。惟相传满月,且文之为弥月。指诗诞弥,厥月言之。按毛诗曰:诞,大也。弥,终也。郑氏曰:终十月而生。吕成公注:莆田郑氏曰,弥,满也。其义非谓儿生及月。《唐书》高宗龙朔三年,子旭轮生满月,大赦北户,录云岭俗家富者。妇产三日,或足月洗儿,作团油饭,以煎鱼虾、鸡鹅、猪羊,灌肠蕉子、姜桂、豆豉,为之陆务观,谓此即东坡记盘游饭语相近,必传者之误。其云足月,即满月也。东坡又记,闽人生子三日,浴儿时,家人及宾客皆戴葱钱。曰葱使儿聪明,钱使儿富。大要三日之礼,通古今当共重耳。
《挥麈前录》:赐生辰器币,起于唐,以宠藩镇。五代至遣使命。周世宗眷遇魏宣懿,始以赐之,自是执政为例。《懒真子》:东坡诗云,甚欲去为汤饼,客却愁错写弄獐书。弄獐乃李林甫事汤饼,人皆以为明皇王后故事,非也。刘禹锡赠进士张盥诗云:忆尔悬弧日,余为座上宾。举著食汤饼,祝辞添麒麟。东坡正用此诗,故谓之汤饼客也。必食汤饼者,则世所谓长命面者也。《容斋续笔》:今时人家,双生男女,或以后生者为长。谓受胎在前。或以先生者为长,谓先后当有序。然固有经,一日或亥子时生,则弟乃先兄一日矣。辰时为弟,巳时为兄。则弟乃先兄一时矣。按《春秋公羊传》:隐公元年,立适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何休注云:子谓左右,媵及侄娣之子,质家亲,亲先立娣。文家尊,尊先立侄。其双生也,质家据见立先生文家。据本意立后生乃知长幼之次。自商周以来,不同如此。《甲申杂记》:见任执政官生日,赐以酒饩。张文定以宣徽使在院,神宗特命赐之,非例也。
《石林燕语》:故事生日,赐礼物,惟亲。王见任执政官,使相然,亦无外赐者,元丰中,王荆公罢相,居金陵。除使相辞,未拜官。止特进神宗,特遣内侍,赐之盖异恩也。可谈近世长吏生日,寮佐画寿,星为献例。只受文字其画。却回但为礼数而已。王安礼自执政,出知舒州生日。属吏为寿,或无寿星画者,但有作画。轴红绣囊,缄之必谓退回。王忽令尽启封,挂画于厅事,标所献人名衔于其下,良久引客焚香,共相瞻礼其间。无寿星者,或有佛像,或神鬼,唯一兵官。乃崔白画,二猫既至前,惭惧失措,或云时有囊缄墓铭者,吏不敢展此,尤不可生日祝寿墓铭。凶事非徒,失献芹之意。必须贻祸,小节不可不戒。古人不欺幽隐,正谓此类。《癸辛杂识》:施仲山云,士大夫至晚年,多事偏僻之术。非惟致疾,然不能有子。盖交感之道,必精与气接。然后可以生育,而偏僻之术,必加系缚之法。气不能过,是以不能有子也。爱身者当慎之。
《野客丛谈》《世说》载:晋元帝生子,普赐群臣。殷羡谢曰:皇子诞育,普天同庆,臣无勋焉,猥蒙颁赉。帝笑曰:此事岂可使,卿有勋邪。后南唐时,宫中尝赐洗儿,果有近臣谢表云:猥蒙宠数,深愧无功。此正用世说事。而李后主亦曰:此事如何,著卿有功。故东坡洗儿词,谓深愧无功,此事如何著得侬。又用南唐史中语,又观北史,有一事亦相类。秦孝王妃生男,隋文帝大喜,颁赐群官。有差李文博曰:今王妃生男,于群臣何事。乃妄受赏,此事亦然。但其言差隐耳。
《群碎录·寤生》《左传》:郑庄公寤生,惊姜氏。杜氏注:云寐寤而庄公生,风俗通云,儿生未能开目视者,曰寤生。为是。
《空同子》:双生以后为兄者,昧化理也。凡产必前动,谓之回转无碍。则首始下。首下则生矣。即以受气先后,疑则回转时,先气者先出矣。斯造化至妙之几,所以全母子者也。予亦双生子,先生者体大,差长,亦独先龀。
《日知录》:生日之礼,古人所无。〈余昔年流寓蓟门生日有致馈者答书云小弁之逐子始说我辰哀郢之放臣乃言初度〉《颜氏家训》曰:江南风俗,儿生一期,为制新衣。盥浴装饰,男则用弓矢纸笔,女则刀尺针缕,并加饮食之物。及珍宝服玩置之儿前,观其发意所取,以验贪廉智愚。名之为试儿。亲表聚集,因成宴会。自兹以后,二亲若在,每至此日,常有饮食之事。无教之徒,虽已孤露。〈魏晋间人以父亡为孤露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少加孤露赵彦深见母自陈幼小孤露亦谓之偏露唐孟浩然送莫氏甥诗平生早偏露〉其日皆为供顿酣畅声乐。不知有所感伤。梁孝元年少之时,每八月六日载诞之辰,尝设斋,讲自阮修容。〈元帝所生母〉薨后,此事亦绝。是此礼起于齐梁之间。逮唐宋以后,自天子至于庶人,无不崇饰。此日开筵,召客赋诗称寿。而于昔人,反本乐生之意,去之远矣。

初生部外编

《云笈七签》:上清高圣,太上大道君者,盖二晨之精气,庆云之紫烟。玉晖辉焕,金映流真。结化含秀苞,凝元神寄胎。母氏育形为人,母妊三千七百年,乃诞于西那天郁察山。浮罗岳丹元之阿。
《高上玉皇本行集经》:昔有国,名号光严妙药。其国王者,名曰净德。时王有后名宝月光。其王无嗣,一日思我今将老而无太子,身或崩殁,社稷九庙委付何人。即便敕下诏,诸道众于诸宫殿,清净严洁,广陈供养。六时行道,遍祷真圣。已经半载不退。初心忽从,一夜宝月光皇后梦太上道君,与诸至。真金姿玉质,清净之俦。驾五色龙,舆拥耀星。旌荫明霞。盖是时,太上道君安坐龙舆,抱一婴儿,身诸毛孔,放百亿光照诸宫殿,作百宝色。幢节前导,浮空而来。是时皇后心生欢喜,恭敬接礼。长跪道前,白道君言:今王无嗣,愿乞此子为社稷主。伏愿慈悲哀悯听许。尔时道君答皇后言:愿特赐汝。是时皇后礼谢,道君而乃收之。皇后收已,便从梦归。觉而有娠。怀胎一年,于丙午岁正月九日午时,诞于王宫。当生之时,身宝光燄充满王国。《拾遗记》:帝颛顼,高阳氏,黄帝孙,昌意之子。昌意出河滨,遇黑龙负元玉图。时有一老叟谓昌意云:生子必叶水德而王。至十年,颛顼生。手有文如龙,亦有玉图之象。其夜昌意仰视天,北辰下化为老叟。
帝喾之妃,邹屠氏之女也。轩辕去蚩尤之凶,迁其民善者,于邹屠之地。迁恶者于有北之乡。其先以地命族,后分为邹氏。屠氏女行不践地,常履风云,游于伊洛。帝乃期焉,纳以为妃。妃常梦吞日,则生一子。凡经八梦,则生八子。世谓为八神。亦谓八翌。翌,明也。亦谓八英。亦谓八力。言其神力英明。翌成万象,亿兆流其神睿焉。
《竹书纪年》:帝尧陶唐氏,母曰庆都,生于斗维之野,常有黄云覆其上。及长,观于三河,常有龙随之。一旦,龙负图而至,其文要曰:亦受天祜。眉八彩,须发长七尺二寸,面锐上丰下,足履翼宿。既而阴风四合,赤龙感之。孕十四月而生尧于丹陵,其状如图。及长,身长十尺,有圣德,封于唐。梦攀天而上。高辛氏衰,天下归之。帝禹夏后氏,母曰修己,出行,见流星贯昴,梦接意感,既而吞神珠。修己背剖,而生禹于石纽。
《遁甲开山图》:女狄暮汲石纽山下泉水中,得月精如鸡子,爱而含之。不觉而吞,遂有娠。十四月而生夏禹。《大戴礼记》:颛顼娶于滕氏,滕氏奔之子谓之女禄,氏产老童。老童娶于竭水氏,竭水氏之子谓之高,氏产重黎及吴回。吴回氏产陆终。陆终氏娶于鬼方氏,鬼方氏之妹谓之女隤,氏产六子;孕而不粥,三年,启其左胁,六人出焉。其一曰樊,是为昆吾;其二曰惠连,是为参胡;其三曰篯,是为彭祖;其四曰莱,是为云郐人;其五曰安,是为曹姓;其六曰季连,是为芈姓。季连产付祖氏,付祖氏产内熊,九世至于渠,娄鲧出。自熊渠有子三人,其孟之名为无康,为句亶王;其中之名为红,为鄂王;其季之名为疵,为戚章王。昆吾者,卫氏也;参胡者,韩氏也;彭祖者,彭氏也;云郐人者,郑氏也;曹姓者,邾氏也;季连者,楚氏也。
《风俗通》:楚之先出自帝颛顼。其裔孙曰陆终。娶于鬼方氏。是谓女嬇。盖孕而三年不育,启其左胁,三人出焉。启其右胁,三人又出焉。
《吴越春秋》:无余传世十馀,末君微劣,不能自立,转从众庶为编户之民,禹祀断绝。十有馀岁,有人生而言语,其语曰鸟禽呼:咽喋咽喋。指天向禹墓曰:我是无余君之苗末,我方修前君祭祀,复我禹墓之祀,为民请福于天,以通鬼神之道。众民悦喜,皆助奉禹祭,四时致贡,因共封立,以承越君之后,复夏王之祭,安集鸟田之瑞,以为百姓请命。自后稍有君臣之义。《释迦氏谱》《普曜经》云:菩萨住兜,率天有六十六亿。诸天共议,言:今菩萨将降,当生何国。父母真正,宗族和睦,威德雄猛。志性弘雅,各言诸国,皆有便。问菩萨何国降神。菩萨答云:其国种姓,有六十种。德一生补处,尔乃降神。今此释种炽盛,五谷丰熟,人民滋茂,相承德本。父性仁贤,母怀贞。良前五百,世为菩萨。母应往降神处,彼胞胎因果,经云,又观五事。一观众生受道,熟未即知。皆是初发心来所成熟者。二观时者,即知堪受清净妙法。三观何国,处在地心,即知此三千世界。阎浮提中迦毗罗国,最在地中。四观何族贵盛。即知释迦第一甘蔗苗裔,圣王之后。五观往缘,即知白净王、过去有缘王,真可为父母。又知其母寿命,满足十月生。已七日便即命终。菩萨尔时为欲广利诸天。故现五衰相,又现五瑞。一光照大千二地,十八相动,三魔宫隐蔽四,三光不明五,八部震骇于时。诸天见是,两相具问菩萨。菩萨答言:当舍此天生阎浮提。诸天闻已,咸慕久住。菩萨答曰:生无不死,爱合必离。诸行无常,寂灭为乐。我生释种,出家成佛,当为众生建大法幢,竭烦恼,海净入正道。设大法会,请诸天人。汝等亦当同餐法食。诸天闻已,咸喜愿生。
菩萨问天以何形貌,降神母胎,梵天强威白。言梵典所尊,象形第一。何以故。三兽渡水,兔马未知深浅。用譬二乘不达,法本象步,尽底以譬大乘。解畅三界,便以春末夏初,树始华茂。沸宿应下,化为白象。诸根寂定,现从日光。所行不左,降母右胁。瑞应修行。二经皆云化乘六牙,白象冠日之精,发兜率宫,诸天翼从。满虚空中,作乐散华,大光普照。以四月八日明星出时,降神母胎,夫人眠梦,见人乘象入右胁内。影现于外,如在琉璃。身安心乐,觉已具说王睹瑞相。召明占者,皆曰此胎圣子,当为轮王。若出家者,必成正觉。尔时诸天皆见菩萨已生,王宫当成佛道,我等当为眷属。及受法,化于时,凡有九十九亿。诸天下生,人间又有从他化。以下生于人中。其数无量,又有色界。诸天为受道,故下生人间而作仙人。
时王思惟,怀娠将满,作此念时,夫人白王欲往园观。即敕庄严,蓝毗尼园,华果泉池,栏楯阶陛,七宝庄饰。鸾凤众鸟,翔集其中。幡盖妓乐,香华备满。十万宝辇,四兵外备。采女姿妙八万四千,给侍夫人。又择童女八万四千赍,持香华先往彼园。又敕臣妇,皆令侍从夫人。尔时即升宝舆,导从往林。满空八部,亦同随往。大华严云林中现瑞,凡有十种。乃至十方诸佛,脐中放光,普照此林,现佛方来。
普曜云王后临产,乘云母车,游怜鞞树,坐师子床。六反震动三千国土,四天挽车,梵王前导,树为屈枝。经云十月满足,于四月八日日初出。时于无忧树下,华叶茂盛,便举右手欲牵摘之。菩萨渐渐从右胁出,佛所行赞,云古昔王生,或从股生,手生,顶生,腋生,我从右胁而生。大善权经菩萨欲不由胞胎,一顷成佛。为防人疑恐,是变化不受法,故现受胎生。经中前后,所现皆灭。疑生信文多不载。〈今以四月八日入胎亦以此月八日生则十二月在胎也〉
于时树下生七茎。七宝莲花。大如车轮。菩萨堕莲花上,无扶侍者,自行七步。大善权云,为应七觉,故行七步。涅槃经于十方面,各行七步。经云便举右手,言我于一切天人中,最尊最胜,无量生死尽矣。利益一切,天人大善,权云举手现相者,为除外道。自尊必堕,恶道故本起云。天上天下惟我为尊。三界皆苦,何可乐者。
时四天王以天缯接侍,置宝几上,帝释执盖。梵王执白拂左右侍立。难陀、龙王兄弟于空,吐水温凉沐浴。身普曜云,释梵雨香,九龙下香水浴身。修行云水左温右冷,释衣裹身,太子身黄金色,诸释一日,生五百男。修行云国中,长者八万四千,各诞是男。
《佛祖历代通载》:周昭王瑕二十五年二月八日,世尊生于迦毗罗卫国,蓝毗尼园波罗叉树下。从母摩耶夫人右胁而出。姓刹利,父净饭天,母大清净。生时九龙吐水,金盘沐已。相好庄严,具三十二大人之相,诸经有别。
《南齐书·顾欢传》:欢著《夷夏论》,老子入关之天竺维卫国,国王夫人名曰净妙,老子因其昼寝,乘日精入净妙口中,后年四月八日夜半子时,剖左腋而生,坠地即行七步,于是佛道兴焉。此出《元妙内篇》
《续博物志》:老君其母曾见日精,下落如流星,飞入口中。有娠。七十二岁而生于陈国涡水李树下。剖左腋而生,长一十二尺。
《佛祖历代通载》:周定王瑜二十一年丁巳,老聃氏于是年九月十四日,生于楚国陈郡苦县濑乡曲仁里。《魏书》云:老聃父姓韩名乾,字元毕。母曰精敷。二合而娠孕,八十年而生于李树下,因以为姓。
第九祖伏驮密多者,提伽国人姓毗舍罗。既受佛陀,难提付嘱,后至中印度行化。时有长者,香盖携一子而来。瞻礼尊者曰:此子处胎六十年,因号难生。第十祖胁尊者,中印度人也。本名难生,初将诞,父梦一白象,背有宝座,座上安一明珠,从门而入。光照四众,既觉遂生。后值伏驮尊者执侍左右,未尝睡眠。谓其胁不至席,遂号胁尊焉。
《指月录》:十祖胁尊者,中印度人。姓氏未详,处胎六十年。将诞之夕,母梦白象,载一宝座,座置一明珠入门乃生。生而神光烛室,体有奇香。
《佛国记》:毗舍离国毗舍离城北有塔,名放弓。仗以名此者,恒水上流有一国王。王小夫人生一肉胎,大夫人妒之言汝生不祥之徵,即盛以木函,掷恒水中。不流。有国王游观,见水上木函,开看见千小儿端正殊特。王即取养之,遂便长大。甚勇健,所往征伐,无不摧伏。次伐父王本国,王大愁忧。小夫人问王何故愁忧。王曰:彼国王有千子,勇健无比。欲来伐吾国,是以愁耳。小夫人言:王勿愁忧。但于城东作高楼,贼来时置我楼上,则我能却之。王如其言。至贼到时,小夫人于楼上语贼言:汝是我子,何故作反逆事。贼曰:汝是何人。云是我母。小夫人曰:汝等若不信者,尽仰向张口。小夫人即以两手搆两乳,乳各作五百道,堕千子口中。贼知是我母,即放弓仗。
外国图长人国娠,六年乃生。而白首,儿则长大,乘云而不还,龙类也。
《佛祖历代通载》:第十八祖伽邪舍,多摩提国人也。姓郁头蓝。父天盖,母方圣尝梦大神持鉴,因时有娠。凡七日而诞,肌体莹如琉璃,未尝洗沐,自然香洁。第二十一祖婆修盘头者,罗阅城人也。姓毗舍祛,父光盖,母严一家富而无子,父母祷于佛塔而求嗣焉。一夕母梦吞明暗二珠,觉而有孕。经七日有一罗汉名贤众,至其家,光盖设礼。贤众端坐受之。严一出拜,贤众辟席,云回礼法身。大士光盖罔测其由。遂取一宝珠跪献。贤众试其真伪,贤众即受之,殊与逊谢。光盖不能忍,问曰,我是丈夫,致礼不顾,我妻何德。尊者辟之贤众曰,我受礼纳珠,贵福汝耳。汝妇怀圣子,生当为世灯慧日。故吾辟之,非重女人也。贤众又曰,汝妇当生二子,一名婆修盘头,则吾所尊者。也二名刍尼,昔如来在雪山修道,刍尼巢于顶上。佛既成道,刍尼受报为那提国王。佛记云汝至第二五百年生罗阅,城毗舍祛家,与圣同胞,今无爽矣。后一月,果生二子。
第二十三祖鹤勒那者,月氏国人也。姓婆罗门,父千胜母金光,以无子故,祷于七佛金幢。即梦须弥山顶,一神童持金环云,我来也。觉而有孕。
第二十五祖婆舍斯多者,罽宾国人也。姓婆罗门,父寂行母常安乐。初母梦得神剑,因而有孕。即诞拳左手,遇师子尊者,显发宿因密受心印。
天水赵氏,世为秦人。初母张夫人梦梵僧,谓曰:当生贵子。即出囊中舍利,使吞之。及诞,所梦僧白画入其室,摩其顶曰:必当大弘教法。言讫而灭。既成人,高颡高目,大颐方口。长六足五寸,其音如钟。
天台山德韶国师示寂师,处州龙泉。陈氏母夜梦白光触体,因而有娠。及诞,尤多奇异。
天衣义怀禅师生,陈氏温州乐清人。世以渔,为业。母梦星陨于屋,除而光照户,遂娠。及生,尤多奇。
法云圆通法秀禅师,秦州陇城人也。生辛氏。母梦僧癯甚须发尽白,托宿曰,我麦积山僧也。觉而娠。先是,麦积山有僧,亡其名。日诵法华,与应乾寺鲁和尚善。尝欲从之。游方鲁老之既去,绪语曰:他日当寻我竹铺坡前。铁彊岭下。俄有儿生。其所鲁闻之,往观焉。儿为一笑,三岁愿随鲁归。遂冒鲁氏。
江州东林常总禅师生剑州,尤溪施氏母梦男子颀,然色如金,握白芙蓉三柄以授之。但一柄得馀委地,觉而娠。后诞三子,伯仲皆不育。总其季也。
径山佛照德光禅师入寂,讳德光。姓彭氏。临江新喻人。父术母袁梦异僧入室,惊寤有娠。既生,乃祖曰,吾家世积德,乃生此儿。必光吾门,因是命名。
《指月录》:酒仙遇贤禅师,姑苏长洲林氏子。母梦吞大珠而孕。生多异祥,貌伟怪,口容双拳。
天台山德韶国师,处州龙泉人。族陈氏。母叶梦白光触体,觉而娠。生而杰异。
吉州隆庆院庆闲禅师,福州古田卓氏子。母梦胡僧授以明珠而孕。及生,白光照室。
宗杲大会普觉禅师,宣城奚氏子。其母梦一僧黑颊隆鼻,神人卫之造于卧室。问其何所居,对曰,岳北。觉而有身。哲宗元祐四年己巳十一月十日巳时,诞师。白光透室,举邑称异。
江州圆通道旻禅师,世称古佛。兴化蔡氏子,母梦吞摩尼宝珠有娠。

周岁部汇考

《颜氏家训》

《风操篇》

江南风俗,儿生一期,为制新衣,盥浴装饰,男则用弓矢纸笔,女则刀尺针缕,并加饮食之物,及珍宝服玩,置之儿前,观其发意所取,以验贪廉愚智,名之为试儿。亲表聚集,致宴享焉。自兹已后,二亲若在,每至此日,常有酒食之事耳。

周岁部纪事

《晋书·桓温传》:温字元子,宣城太守彝之子也。生未期而太原温峤见之,曰:此儿有奇骨,可试使啼。及闻其声,曰:真英物也。彝以峤所赏,故遂名之曰温。
《零陵先贤传》:郑产零陵人,为白土乡啬夫。时民家产,子一岁辄出口钱。以故贫家鲜有。举子者,产劝百姓勿杀。子口钱皆为代出。郡县具以闻。上钱因得免。改白土曰更生乡。
《录异记》:道士郤法遵居庐山,简寂观道,行精确独,力检校以历数年。全无徒弟。忽梦元中法师谓之曰:汝无人甚见勤劳。今有童子,所恨年小耳。既觉话之于众。出山过民,王家有孩子年才一晬。见法遵至来,抱其足不肯舍去。法遵去后,昼夜啼号,累日不息。法遵至则欣然迎之。其父母曰:三五年后即舍为童子。果符元中梦授之语。
《宋史·曹彬传》:彬,字国华,真定灵寿人。父芸,成德军节度都知兵马使。彬始生周岁,父母以百玩之具罗于席,观其所取。彬左手持干戈,右手持俎豆,斯须取一印,他无所视,人皆异之。
《金史·王庭筠传》:庭筠,字子端,河东人。生未期,视书识十七字。
《海槎馀录》:黎俗男女周岁,即文其身。自云不然。则上世祖宗不认其为子孙也。身穿花厚布衣,露腿赤足。头戴漆帽,傍赘尺许。雉尾二茎,披肩颔阔可耻也。男子家富者,两耳复赘盏口大,银圈十数为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