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初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初生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三十二卷目录

 初生部纪事一

人事典第三十二卷

初生部纪事一

《史记·补三皇本纪》:太皞庖牺氏,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蛇身人首。
《淮南子·脩务训》:史皇产而能书。
《拾遗记》:春皇者,庖牺之别号。所都之国,有华胥之洲。神母游其上,有青虹绕神母,久而方灭。即觉有娠,历十二年而生庖牺。长头修目,龟齿龙唇,眉有白毫,须垂委地。或人曰:岁星十二年一周天,今叶以天时。《史记·补三皇本纪》:炎帝神农氏,母曰女登。为少典妃,感神龙而生炎帝。人身牛首。
《路史》:炎帝神农氏,母安登感神于常羊,生神农于列山之石室。生而九井出焉。三辰而能言,五日而能行。七朝而齿具。按注:《春秋元命》苞云:少典妃安登游于华阳,有神龙首感之于常羊。生神子,人面龙颜,好耕,是为神农。《荆记》云,神农既育,九井自穿旧言,汲一井,则八井震动。
《竹书纪年》:帝挚少昊氏,母曰女节,见星如虹,下流华渚,既而梦接意感,生少昊。登帝位。
帝颛顼高阳氏,母曰女枢,见瑶光之星贯月如虹,感己于幽房之宫,生颛顼于若水。首戴干戈,有圣德。生十年而佐少昊氏,二十而登帝位。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
《竹书纪年》:黄帝轩辕氏,母曰附宝,见大电绕北斗枢星,光照郊野,感而孕。二十五月而生帝于寿丘。弱而能言。
《拾遗记》:轩辕出自有熊之国,母曰昊枢。以戊己之日生,故以土德称王也。时有黄星之祥。
《史记·五帝本纪》:高辛生而神灵,自言其名。按注:自言其名曰岌。
《宋书·符瑞志》:帝喾高辛氏,生而骈齿,有圣德。
帝舜有虞氏,母曰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目重瞳子,故名重华。龙颜大口,黑色,身长六尺一寸。眉长与发等。
《拾遗记》:商之始也,有神女简狄游于桑野,见黑鸟遗卵于地,有五色,文作八百字。简狄拾之,贮以玉筐,覆以朱绂。夜梦神母谓之曰:尔怀此卵,即生圣子,以继金德。狄乃怀卵一年,而有娠。经十四月而生契。祚以八百,叶卵之文也。虽遭旱厄,后嗣兴焉。
《竹书纪年》:初,高辛氏之世妃曰简狄,以春分元鸟至之日,从帝祀郊禖,与其妹浴于元丘之水。有元鸟衔卵而坠之,五色甚好,二人竞取,覆以二筐。简狄先得而吞之,遂孕。胸剖而生契。长为尧司徒,成功于民,受封于商。后十三世,生主癸。主癸之妃曰扶都,见白气贯月,意感,以乙日生汤,号天乙。
《史记·周本纪》: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适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
《竹书纪年》:帝孔甲田于东阳萯山,天大风晦盲,孔甲迷惑,入于民室,主人方乳,或曰:后来见良日也,之子必大吉。或又曰:不胜也,之子必有殃。孔甲闻之曰:以为余一人子,夫谁殃之。乃取其子以归。既长,为斧所戕,乃作《破斧之歌》,是为东音。
《史记·周本纪》: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按注正义曰尚书帝命验云:季秋之月甲子,赤爵衔丹书入于酆,止于昌户。其书云:敬胜怠者,吉怠胜敬者灭,义胜欲者从,欲胜义者凶。凡事不强则不枉,不敬则不正。枉者废灭,敬者万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不仁守之,不及其世。此盖圣瑞。
《竹书纪年》:季历之妃曰太任,梦长人感己,于豕牢而生昌,是为周文王。
《史记·晋世家》:唐叔虞者,周武王子而成王弟。初,武王与叔虞母会时,梦天谓武王曰:余命女生子,名虞,余与之唐。及生子,文在其手曰虞,故遂因命之曰虞。《秦本纪》: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女脩织元鸟陨卵,女脩吞之,生子大业。
《左传》:隐公元年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按林注云:杜氏谓寐寤,而庄公已生,非也。如此当喜,何得复惊而恶之。《史记》云:生之难是也。武姜困而后寐,因寤而惊。
桓公二年,晋穆侯之夫人姜氏,以条之役生太子,命之曰仇,其弟以千亩之战生,命之曰成师。
六年九月,丁卯,子同生,以太子生之礼举之,接以太牢,卜士负之,士妻食之,公与文姜宗妇命之,公曰:是其生也。与我同物,命之曰同。按注:物类也,谓同日。《续博物志》:佛者,本号释迦文。即天竺释迦卫国王之子。于四月八日夜,从母右胁而生。有三十二相当。周庄王九年、鲁庄公七年夏四月,常星不见,夜明是也。《左传》:闵公二年,成季之将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间于两社,为公室辅,季氏亡则鲁不昌,又筮之,遇大有之乾。曰:同复于父,敬如君所,及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僖公十七年,晋太子圉为质于秦,秦归河东而妻之,惠公之在梁也。梁伯妻之,梁嬴孕过期,卜招父与其子卜之,其子曰:将生一男一女,招曰:然,男为人臣,女为人妾,故名男曰圉,女曰妾,及子圉西质,妾为宦女焉。
宣公三年初,郑文公有贱妾。曰燕姞,梦天使与己兰。曰:余为伯倏,余而祖也。以是为而子,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既而文公见之,与之兰而御之,辞曰:妾不才,幸而有子,将不信,敢徵兰乎,公曰:诺,生穆公,名之曰兰。
四年初,若敖娶于郧,生斗伯比,若敖卒,从其母畜于郧,淫于郧子之女,生子文焉。郧夫人使弃诸梦中,虎乳之,郧子田,见之,惧而归。夫人以告,遂使收之,楚人谓乳谷,谓虎于菟,故命之曰斗谷于菟,以其女妻伯比,实为令尹子文。
襄公二十六年初,宋芮司徒生女子,赤而毛,弃诸堤下,共姬之妾,取以入,名之曰弃,长而美。
《家语·本姓解》:孔子娶于宋之幵官氏,一岁而生伯鱼,鱼之生也,鲁昭公以鲤鱼赐孔子,荣君之贶,故因以名曰鲤,而字伯鱼。
《左传》:昭公二十八年初,叔向娶于申公巫臣氏,生伯石,伯石始生,子容之母走谒诸姑。曰:长叔姒生男,姑视之,及堂,闻其声而还。曰:是豺狼之声也。狼子野心,非是,莫丧羊舌氏矣。遂弗视。
二十九年,公衍,公为,之生也。其母偕出,公衍先生,公为之母曰:相与偕出,请相与偕告,三日,公为生,其母先以告,公为为兄,公私喜于阳谷,而思于鲁。曰:务人为此,祸也。且后生而为兄,其诬也久矣,乃黜之而以公,衍为太子。
《侍儿小名录》:齐惠公妾萧同叔子,生子弃之,有狸乳,而鹯覆之,取而养之,字曰无野。是为顷公代有齐国。《国语》:成公之生也,其母梦神规其臀以墨,曰:使有晋国。故名之曰黑臀。
《琅嬛记》:墨子姓翟名乌。其母梦日中赤乌,飞入室中,光辉照耀,目不能正。惊觉生乌,遂名之。
《史记·孟尝君传》:田婴有子四十馀人。其贱妾有子名文,文以五月五日生。婴告其母曰:勿举也。其母窃举生之。及长,其母因兄弟而见其子文于田婴。田婴怒其母曰:吾令若去此子,而敢生之,何也。文顿首,因曰:君所以不举五月子者,何故。婴曰:五月子者,长与户齐,将不利其父母。文曰:人生受命于天乎。将受命于户耶。婴默然。文曰:必受命于天,君何忧焉。必受命于户,则高其户耳,谁能至者。
《宋书·符瑞志》:汉高帝父曰刘执嘉。执嘉之母,梦赤鸟若龙戏已,而生执嘉,是为太上皇帝。母名含始,是为昭灵后。昭灵后游于洛池,有玉鸡衔赤珠,刻曰玉英,吞此者王。昭灵后取而吞之;又寝于大泽,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上皇视之,见蛟龙在其上,遂有身而生季,是为高帝。
《史记·外戚世家》:太后,父吴人,姓薄氏,秦时与故魏王宗家女魏媪通,生薄姬,而薄父死山阴,因葬焉。及诸侯畔秦,魏豹立为魏王,而魏媪内其女于魏宫。媪之许负所相,相薄姬,云当生天子。是时项羽方与汉王相距荥阳,天下未有所定。豹初与汉击楚,及闻许负言,心独喜,因背汉而畔,中立,更与楚连和。汉使曹参等击虏魏王豹,以其国为郡,而薄姬输织室。豹已死,汉王入织室,见薄姬有色,诏内后宫,岁馀不得幸。始姬少时,与管夫人、赵子儿相爱,约曰:先贵无相忘。已而管夫人、赵子儿先幸汉王。汉王坐河南宫成皋台,此两美人相与笑薄姬初时约。汉王闻之,问其故,两人具以实告汉王。汉王心惨然,怜薄姬,是日召而幸之。薄姬曰:昨暮夜妾梦苍龙据吾腹。高帝曰:此贵徵也,吾与女遂成之。一幸生男,是为代王。
《卢绾传》:绾,丰人也,与高祖同里。绾亲与高祖太上皇相爱,及生男,高祖、绾同日生,里中持羊酒贺两家。及高祖、绾壮,学书,又相爱也。里中嘉两家亲相爱,生子同日,壮又相爱,复贺两家羊酒。
《外戚世家》:王太后,槐里人,母曰臧儿。臧儿者,故燕王臧荼孙也。臧儿嫁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与两女。而仲死,臧儿更嫁长陵田氏,生男鼢、胜。臧儿长女嫁为金王孙妇,生一女矣,而臧儿卜筮之,曰两女皆当贵。因欲奇两女,乃夺金氏。金氏怒,不肯予决,乃内之太子宫。太子幸爱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时,王美人梦日入其怀。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贵徵也。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按注:索隐曰:即武帝也。汉武故事云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于猗兰殿也。
《汉书·张骞传》:乌孙王号昆莫。昆莫父难兜靡本与大月氏俱在祁连、敦煌间,小国也。大月氏攻杀难兜靡,夺其地,人民亡走匈奴。子昆莫新生,傅父布就翎侯抱亡置草中,为求食,还,见狼乳之,又鸟衔肉翔其旁,以为神,遂持归匈奴,单于爱养之。及壮,以其父民众与昆莫,使将兵,数有功,昆莫自请单于报父怨,遂西攻破大月氏。
《钩弋赵倢伃传》:倢伃,昭帝母也,元始三年生昭帝,号钩弋子。妊身十四月乃生,上曰:闻昔尧十四月而生,今钩弋亦然。乃命其所生门曰尧母门。
《西京杂记》:霍将军妻一产二子,疑所为兄弟。或曰:前生为兄,后生者为弟。今虽俱日,亦宜以先生为兄。或曰:居上者宜为兄,居下宜为弟。居下者前生,今宜以前生为弟。时霍光闻之曰:昔殷王祖甲一产二子,曰嚚曰良,以卯日生嚚,以巳日生良,则以嚚为兄,以良为弟。若以在上者为兄,嚚亦当为弟。昔许釐庄公一产二女,曰妖曰茂,楚大夫唐勒一产二子,一男一女,男曰贞夫,女曰琼华。皆以先生为长。近代郑昌时文长茜并生二男,滕公一生二女,李黎生一男一女,并以前生者为长。霍氏亦以前生为兄焉。
王凤以五月五日生。其父欲不举,曰:俗谚举五日子,长及户,则自害。不则害其父母。其叔父曰:昔田文以此日生,其父婴敕其母曰,勿举。其母窃举之,后为孟尝君。号其母为薛公大家。以古事推之,非不祥也。遂举之。
《后汉书·光武本纪》:皇考南顿君初为济阳令,以建平元年十二月甲子夜生光武于县舍,有赤光照室中。钦异焉,使卜者王长占之。长辟左右曰:此兆吉不可言。是岁县界有嘉禾生,一茎九穗,因名光武曰秀。《王昌传》:昌一名郎。母故成帝讴者,尝下殿卒僵,须臾有黄气从上下,半日乃解,遂妊身就馆。赵后欲害之,伪易他人子,以故得全。
《贾彪传》:彪,补新息长。小民困贫,多不养子,彪严为其制,与杀人同罪。城南有盗劫害人者,北有妇人杀子者,彪出案发,而掾吏欲引南。彪怒曰:贼寇害人,此则常理,母子相残,逆天违道。遂驱车北行,案验其罪。城南贼闻之,亦面缚自首。数年间,人养子者千数,佥曰贾父所长,生男名为贾子,生女名为贾女。
《寒朗传》:朗字伯奇,鲁国薛人也。生三日,遭天下乱,弃之荆棘;数日兵解,母往视,犹尚气息,遂收养之。《虞延传》:延字子大,陈留东昏人也。延初生,其上有物若一疋练,遂上升天,占者以为吉。
《南蛮传》:有啖人国,生首子辄解而食之,谓之宜弟。味旨,则以遗其君,君喜而赏其父。
《夫馀国传》:初,北夷索离国王出行,其侍儿于后妊身,王还,欲杀之。侍儿曰:前见天上有气,大如鸡子,来降我,因以有身。王囚之,后遂生男。王令置于豕牢,豕以口气嘘之,不死。复徙于马兰,马亦如之。王以为神,乃听母收养,名曰东明。东明长而善射,王忌其猛,复欲杀之。东明奔走,南至掩水,以弓击水,鱼鳖皆聚浮水上,东明乘之得度,因至夫馀而王之焉。
《哀牢夷传》:哀牢夷者,其先有妇人名沙壹,居于牢山。尝捕鱼水中,触沈木若有感,因怀妊,十月,产子男十人。后沈木化为龙,出水上。沙壹忽闻龙语曰:若为我生子,今悉何在。九子见龙惊走,独小子不能去,背龙而坐,龙因舐之。其母鸟语,谓背为九,谓坐为隆,因名子曰九隆。及后长大,诸兄以九隆能为父所舐而黠,遂共推以为王。后牢山下有一夫一妇,复生十女子,九隆兄弟皆娶以为妻。
《世说》:胡广本姓黄,五月生。父母恶之,乃置之瓮,投于江。胡翁见瓮流下,闻有小儿啼声,往取,因长养之。以为子。登三司,广后不治其本,亲服云:我本亲已,为死人也。世以此为深讥焉。
《论衡·吉验篇》:广文伯河东蒲坂人也,其生亦以夜半时,适生,有人从门呼其父名。父出应之,不见人,有大木杖植其门侧,其父持杖入门以示人,人占曰:吉。文伯长大学宦,位至广汉太守。文伯当富贵,故父得赐杖。其占者若曰:杖当子力矣。
《后汉书·王吉传》:吉,为沛相,击断非法。若有生子不养,即斩其父母,合土棘埋之。
《张奂传》:奂,拜武威太守。其俗多妖忌,凡二月、五月产子及与父母同月生者,悉杀之。奂示以义方,严加赏罚,风俗遂改,百姓生为立祠,其妻怀孕,梦带奂印绶登楼而歌。讯之占者,曰:必将生男,复临兹邦,命终此楼。既而生子猛,以建安中为武威太守,杀刺史邯郸商,州兵围之急,猛耻见擒,乃登楼自烧而死,卒如占云。
《窦武传》:初,武母产武而并产一蛇,送之林中。后母卒,及葬未窆,有大蛇自榛草而出,径至丧所,以头击柩,涕血皆流,俯仰蛣屈,若哀泣之容,有顷而去。时人知为窦氏之祥。
《鲜卑传》:桓帝时,鲜卑檀石槐者,其父投鹿侯,初从匈奴军三年,其妻在家生子,投鹿侯归怪,欲杀之。妻言:尝昼行闻雷震,仰天视,而雹入其口。因吞之,遂妊。身十月而产此子,必有奇异。且宜长视。投鹿侯不听,遂弃之。妻私语家,令收养焉。名檀石槐。
《灵思何皇后传》:后家本屠者。后性彊忌。光和三年,立为皇后。时王美人妊娠,畏后,乃服药欲除之,而胎安不动,又数梦负日而行。四年,生皇子协,后遂鸩杀美人。董太后自养协,号曰董侯。
《搜神记》:陈仲举微时,常宿黄申家,申妇方产,有扣申门者,家人咸不知,久久方闻屋里有人言:宾堂下有人,不可进。扣门者相告曰:今当从后门往。其人便往。有顷,还,留者问之:是何等。名为何。当与几岁。往者曰:男也。名为奴。当与十五岁。后应以何死。答曰:应以兵死。仲举告其家曰:吾能相此儿当以兵死。父母惊之,寸刃不使得执也。至年十五,有置凿于梁上者,其末出,奴以为木也,自下钩之,凿从梁落,陷脑而死,后仲举为豫章太守,故遣吏往饷申家,并问奴所在;其家以此具告。仲举闻之,叹曰:此谓命也。
《诚斋杂记》:张道陵母梦天人,自魁星中以蘅薇香授之,遂感而孕。
《吴志·孙坚传注·吴书》曰:坚父仕吴,家于富春,葬于城东。冢上数有光怪云气,五色上属于天。曼延数里,众皆往观视。父老相谓曰:是非凡气,孙氏其兴矣。及母怀妊,坚梦肠出绕吴阊门,寤而惧之,以告邻母。邻母曰:安知非吉徵也。坚生,容貌不凡,性阔达,好奇节。《拾遗记》:孙坚母妊坚之时,梦肠出绕腰,有一童女负之,绕吴阊门外。又授以芳茅一茎,童女语曰:此善祥也,必生才雄之子。今赐母以土,王于翼轸之地,鼎足于天下百年。中应于异宝,授于人也。语毕,而觉。旦起筮之。筮者曰:所梦童女负母绕阊门,是太白之精感化来梦。夫帝王之兴,必有神迹自表。白气者,金色。及吴灭而晋践祚,梦之徵焉。
《搜神记》:初,夫人孕而梦月入其怀。既而生策。及权在孕,又梦日入其怀。以告坚曰:昔孕策,梦月入我怀;今也又梦日入我怀,何也。坚曰:日月者,阴阳之精,极贵之象,吾子孙其兴乎。
《吴志·潘夫人传》:吴主权潘夫人,会稽句章人也。父为吏,坐法死。夫人与姊俱输织室,权见而异之,召充后宫。得幸有娠,梦有以龙头授己者,己以蔽膝受之,遂生孙亮。
《魏志·华歆传注·列异传》曰:歆为诸生时,尝宿人门外。主人妇夜产。有顷,两吏诣门,便辟易却,相谓曰:公在此。踌躇良久,一吏曰:籍当定,奈何得住。乃前向歆拜,相将入。出并行,共语曰:当与几岁。一人曰:当三岁。天明,歆去。后欲验其事,至三岁,故往问儿消息,果已死。歆乃自知当为公。
《博物志》:荆州极西南界,至蜀,诸民曰獠子。妇人妊娠七月而产。临水生儿,便置水中。浮则取养之,沈便弃之。然午日多浮,既长皆拔去上齿牙各一,以为身饰。《宋书·符瑞志》:魏文帝始生,有云青色,圆如车盖,当其上。终日望气者,以为至贵之祥。非人臣之气,善相者高元吕曰:其贵不可言。
《拾遗记》:薛夏,天水人也,博学绝伦。母孕夏时,梦人遗之一箧衣,云:夫人必产贤明之子也,为帝王之所崇。母记所梦之日。及生夏之,年以弱冠,才辩过人。魏文帝与之讲论,终日不息,应对如流,无有凝滞。帝曰:昔公孙龙称为辩捷,而迂诞诬妄,今子所说,非圣人之言不谈,子游、子夏之俦。不能过也。若仲尼在魏,复为入室焉。帝手制书与夏,题云入室生。位至秘书丞。居生甚贫,帝解御衣以赐之,果符元所梦。名冠当时,为一代高士。
张承之母孙氏怀承之时,乘轻舟游于江浦之际,忽有白蛇长三尺,腾入舟中。母祝曰:若为吉祥,勿毒噬我。萦而将还,置诸房内,一宿视之不复见蛇,嗟而惜之。邻中相谓曰:昨见张家有一白鹤,耸翮入云,以告承母。母使筮之。筮者曰:此吉祥也。蛇鹤延年之物,从室入云,自下升高之象也。昔吴王阖闾葬其妹,殉以美女珍宝异剑,穷江南之富。未及十年,雕云覆于溪谷,美女游于冢上,白鹄翔于林中,白虎啸于山侧,皆昔时之精灵。今出于世,当使子孙位超臣极,擅名江表。若生子,可以名曰白鹄。及承生,位至丞相,辅吴将军。年踰九十,蛇鹄之祥也。
《宋书·符瑞志》:高贵公初生,有光气昭耀室屋,其后即大位。
《搜神后记》:程咸字咸休。其母始怀咸,梦老公投药与之曰:服此当生贵子。晋武帝时,历位至侍中,有名于世。
《晋书·魏舒传》:舒尝诣野王,主人妻夜产,俄而闻车马之声,相问曰:男也,女也。曰:男,书之,十五以兵死。复问:寝者为谁。曰:魏公舒。后十五载,诣主人,问所生儿何在,曰:因条桑为斧伤而死。舒自知当为公矣。
《刘元海载记》:刘豹妻呼延氏,魏嘉平中祈子于龙门,俄而有一大鱼,顶有二角,轩鬐跃鳞而至祭所,久之乃去。巫觋皆异之,曰:此嘉祥也。其夜梦旦所见鱼变为人,左手把一物,大如半鸡子,光景非常,授呼延氏,曰:此是日精,服之生贵子。寤而告豹,豹曰:吉徵也。吾昔从邯郸张囧母司徒氏相,云吾当有贵子孙,三世必大昌,仿像相符矣。自是十三月而生元海,左手文有其名,遂以名焉。
《刘聪载记》:聪字元明,一名载,元海第四子也。母曰张夫人。初,聪之在孕也,张氏梦日入怀,寤而以告,元海曰:此吉徵也,慎勿言。十五月而生聪焉,夜有白光之异。形体非常,左耳有一白毫,长二尺馀,甚光泽。《前秦录》:苻洪父怀归,为部落小帅。母姜氏寝产洪。《晋书·苻健载记》:健字建业,洪第三子也。初,母羌氏梦大罴而孕之,及长,勇果便弓马,好施,善事人,甚为石季龙父子所亲爱。季龙虽外礼苻氏,心实忌之,乃阴杀其诸兄,而不害健也。
《苻坚载记》:坚字永固,一名文玉,雄之子也。祖洪,从石季龙徙邺,家于永贵里。其母苟氏尝游漳水,祈子于西门豹祠,其夜梦与神交,因而有孕,十二月而生坚焉。有神光自天烛其庭。背有赤文,隐起成字,曰草付臣又土王咸阳。臂垂过膝,目有紫光。洪奇而爱之,名曰坚头。
《石勒载记》:勒字世龙,初名㔨,上党武乡羯人也。其先匈奴别部羌渠之胄。祖耶奕于,父周曷朱,一名乞翼加,并为部落小率。勒生时赤光满室,白气自天属于中庭,见者咸异之。
《李雄载记》:雄字仲俊,特第三子。母罗氏,梦双虹自门升天,一虹中断,既而生荡。后罗氏因汲水,忽然如寐,又梦大蛇绕其身,遂有孕,十四月而生雄。常言吾二子若有先亡,在者必大贵。荡竟前死。雄身长八尺三寸,美容貌。少以烈气闻,每周旋乡里,识达之士皆器重之。有刘化者,道术士也,每谓人曰:关陇之士皆当南移,李氏子中惟仲俊有奇表,终为人主。《吕光载记》:光生于枋头,夜有神光之异,故以光为名。《索紞传》:索充梦见一虏,脱上衣来诣充。紞曰:虏去上中,下半男字,夷狄阴类,君妇当生男。终如其言。《前燕录》:慕容俊字宣英,皝第二子。小字贺赖。跋十三月而生,有神光之异,身长八尺一寸。
《晋书·慕容德载记》:德字元明,皝之少子也。母公孙氏梦日人脐中,昼寐而生德。
《桓元传》:元字敬道,一名灵宝,大司马温之孽子也。其母马氏尝与同辈夜坐,于月下见流星坠铜盆水中,忽如二寸火珠,囧然明净,竞以瓢接取,马氏得而吞之,若有感,遂有娠。及生元,有光照室,占者奇之,故小名灵宝。奶媪每抱诣温,辄易人而后至,云其重兼常儿,温甚爱异之。
《异苑》:桓元生而有光照室。善占者云:此儿生有奇曜,宜目为天人宝。宣武嫌其三文,复言为神灵。宝犹复用三,既难,重前却减神。一字名,曰灵宝。
任城魏肇之初,生有雀飞入,其手占者以为封爵之祥。
《晋书·儒林传》:范隆字元嵩,腾门人。父方魏雁门太守,隆在孕十五月生。
《元帝本纪》:元帝讳睿,宣帝曾孙,琅琊恭王觐之子也。咸宁二年生于洛阳,有神光之异,一室尽明,所藉槁如始刈。及长,白毫生于日角之左,隆准龙颜,目有精曜,顾盼炜如也。
《孝武帝本纪》:初,简文帝见谶云:晋祚尽昌明。及帝之在孕也,李太后梦神人谓之曰:汝生男,以昌明为字。及产,东方始明,因以为名焉。简文帝后悟,乃流涕。《孝武文李太后传》:始简文帝无子,乃令善相者召诸爱妾而示之。时后为宫人,在织坊中,形长而色黑,宫人皆谓之昆崙。既至,相者惊云:此其人也。帝以大计,召之侍寝。后数梦两龙枕膝,日月入怀,意以为吉祥,向侪类说之,帝闻而异焉,遂生孝武帝。
《秃发乌孤载记》:乌孤,河西鲜卑人也。其先八世祖匹孤迁于河西。匹孤卒,子寿阗立。初,寿阗之在孕,母胡掖氏因寝而产于被中,鲜卑谓被为秃发,因而氏焉。《四裔辰韩传》:辰韩初生子,便以石押其头使扁。《焉耆国传》:其王龙安夫人狯胡之女,妊身十二月,剖胁生子,曰会,立之为世子。
《宋书·五行志》:晋海西公生皇子,百姓歌云:凤凰生一雏,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马驹,今定成龙子。其歌甚美,其旨甚微。海西公不男,使左右向龙与内侍妾,生子以为己子。
《王镇恶传》:镇恶祖猛,有文武才。镇恶以五月五日生,家人以俗忌,欲令出继疏宗。猛见奇之,曰:此非常儿,昔孟尝君恶日生而相齐,是儿亦将兴吾门矣。故名之为镇恶。
《异苑》:太原温盘石母怀身三年,然后生。堕地便坐而笑,发覆面,牙齿皆具。
《后赵录》:黎阳民陈武妻产三男一女。上书自陈,令曰:昔周之兴也,四乳八子。今武妻一乳四子,可谓度过姬,祥美加曩日。其赐乳妇一人,谷百石,杂缯十四疋,庶以肃迎嘉祥。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初生部